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99部分

屯妒耐婕遥龃蟮厣希悸艘豢榭榛苨è的大方块,这个场景极为壮观。
“各位,攻不下城池,我们跟战死没有区别,向前是死,退后还是死,放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想要生,攻下面前的城池,将士们,成败在此一举,杀!!”
“杀!杀!杀!”
“攻城!”
“吼啊!~~”
“哐哐......”沉重的步伐整齐的想起,整个大地和城池都震动了起来,城墙上一些尘土瑟瑟而下,方志文站在城头,咧着嘴笑道:“场面真宏伟啊!”
“哥哥,开始吧!”
“好,传令开始攻击,城头的防箭棚打开,让投石机和攻城弩只瞄准对方的投石机和攻城弩,不用管步兵。”
“是!”
“弩兵最大shè程抛shè准备!~放!”
“翁”一声怪异的响声,一片黑云从城头升起,向着正在前进的刀盾兵飞去,数万只沉重的重弩箭一起落下,发出了一声‘砰’然巨响,仿佛一块铁板从天而降,将一整队步兵排成了烂泥,谁说箭矢是靠穿透的?靠重量一样能杀人。
这就是在弩兵将领加成之下的密集shè击技能!这个技能非常稀有,是李shè虎在攻陷阜新的时候得到的奖励,上交给了方志文,现在还是这个技能的第一次使用,果然非常的爽!
黄巾军的指挥部看到这个情况目瞪口呆,但是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要尽快到达城下,这种恐怖的技能就没有用处了。
可惜,城上的部队数量太多了,三万弩兵被分成三队,轮流上前接受方志文的指挥,方志文指哪打哪,仿佛拍苍蝇一样,一下一个,在三百多步的弩箭shè程中,直接灭掉了对方十几队刀盾兵。
另一侧的城墙上,则是赵云在指挥,赵云指挥起弩兵部队,一点也不比骑兵差,跟方志文比起来,虽然没有那个强悍得吓人的密集shè击技能,但是攻防属xìng上的加成一样让城下的黄巾军吃足了苦头。
刀盾兵终于到了弩兵攻击的死角,方志文笑了笑将弩兵的shè击目标转向敌军正在试图向前推进的弩兵部队身上,占据着高度优势,还有将领加成的优势,再加上方志文层出不断的shè击技能,让城下的黄巾军弩兵叫苦不迭,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一个高统帅、高武力、高技能的将领有多么可怕,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云梯终于搭上了,可惜己方弩兵的支援力度实在太小,己方的投石机和攻城弩又遭到了对方的专项压制,根本就发挥不了作用,只能源源不断的派人借着这个机会冲到城下,利用云梯强,靠着人海战术攻了。
方志文一边指挥者弩兵攻击对方的弩兵阵,一边拿着自己的shèrì弓,挑选城下的玩家指挥官,挨个点名,一旦部队的指挥挂了,这些士气低落的士兵直接就崩溃,不但失去了战斗力,甚至还会干扰周围的部队,而这种情况正在逐渐的蔓延开来。
赵伯阳等几个玩家行会的代表,也凑在方志文附近,他们本来是来观察的,现在也纷纷拿着重弩占点便宜,不过他们更多的是在近距离的观察方志文。
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方志文指挥作战,他们很庆幸,自己是站在方志文这边的,这个家伙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再加上一样恐怖的赵云,有他和赵云一起防守城池,即使只是一个小城,那也就是一座永远也无法攻破的城市。
为城下的玩家们默哀一下先。
“嗖!”
“哎呀,我shè中了一个!大爆啊!哈哈。”赵伯阳开心的说道。(未完待续)
第三百七十二章信都大战开始
高密城下的尸山血海成就了方志文的威名,这个一度沉寂下去的黑魔,终于再次露出了獠牙,用数十万条尸体和高密城下大片被鲜血染黑的土地告诉所有人,黑魔的威名不容亵渎。
当方志文挟大胜之威,保护着高密城的居民和郑玄的子弟缓缓北去的时候,远在冀州安平郡信都城外的袁绍部队,终于开始发起攻击。
或者是因为受到了方志文那一场酣畅淋漓大胜的刺激,或者是因为明白了异人不过是纸老虎,袁绍一反以往的小心翼翼,连续下达了全面开huā的进攻命令,不过袁绍并没有昏头,他采用了先清理外围,最后攻城的做法。
此时的安平郡治信都城外第三百七十二章信都大战开始,早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军营群,袁绍为首的当地官兵乡勇和朝廷阵营玩家的部队占据了信都外围,内圈围着信都城建立了一圈的营寨则是黄巾军以及掳掠来的百姓,还有黄巾阵营玩家部队的营地。
双方在这里聚集了超过三百万人,是一场规模空前的大混战的局面。
袁绍集团的代理人安平太守张文,发出了各种攻击以及协助攻击任务后不到一个小时,游戏历史上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战役就此拉开了序幕。
第一轮攻击,袭营战。
与高密的战役很相似,信都大战的序幕也是从夜里的袭营战开始,因为出主意的许攸很清楚玩家的作息习惯,所以在玩家在线人数最少的时候开始了战役,为的就是加大初战的战果,同时也大量的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至于自己这边能参战的玩家部队也会下降这个问题,其实是没有问题的,因为现在不是全面总攻,而是逐营破袭战,攻破一个算一个。纯粹为了杀伤。
城东的营地是背靠信都城城墙上建造的,里里外外足有三层,然后第三百七十二章信都大战开始向北向南,还分布着十数个营地,营地外围是用双层巨木搭成的木栅,中间用泥土填实,形成了一个土围子。虽然高度还不到两丈,但是阻挡骑兵冲击还是没有问题的。敌军要攻击就只能从正面进攻。
而且在木栅顶端铺上木板,就能驻扎弓弩兵,形成第一道防线。至于木栅外面则是陷坑和陷阱密布,这就不得不感谢异人的能耐了,异人怀有的技能大多非常实用,陷阱技能几乎是人人必备的,所以。才能在这么巨大的营地外围,遍布了陷阱。
只是,当战争到来的时候,这些坚固的防御设施,反而让营地里的黄巾首领张牛角极为郁闷,因为坚固的围栏和围栏外面挖烂的地面,限制了自己的出入路径,当正面的几个寨门被敌军堵上之后,自己的部队由于作战面狭窄,根本就发挥不出人数的优势。机动部队只能从侧翼出击,却由于调动距离过远,结果应变的速度太慢,让对手有充足的时间布置了阻挡骑兵的阵地,而被阻的援军在黑夜里,遭到了对方骑兵,以及海量的异人部队的围杀。
张牛角一看对方的攻击手法就是知道,对面的敌军指挥官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将领。现在的张牛角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莽汉农夫了,而是经过正规训练,也算是身经十数战的老兵了。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官军和异人的部队并不急着向大寨内冲击,因为冲进来之后。反而会多面受敌,这是攻击还在坚守的敌军营地的大忌,正确的方法是向两侧发展,占据足够宽的攻击面,然后慢慢的向内推进,直到对方的防御体系崩溃,然后再用骑兵冲击。
这种战术张牛角早就熟极而流了,因为在西安平城下,他们足足攻城守城cāo演了三个月,如果连这些基本的东西都不懂,还不如撒泡尿把自己淹死算了。
张牛角一边指挥部队在道路上设置障碍,并在道路两侧布防,一边不断的给两侧寨墙后面的弩兵补充损失,与对方形成消耗互换,他很清楚的记得方志文话,战争就是打交换比,想办法让对方的损失比你大,你就胜了。
一边,张牛角又让人在第二道营寨加强防御,修建新的防御设施,同时拆除靠近第二层营寨的帐篷和临时建筑,防止对方利用这些障碍物。
至于没有被敌军进攻的西门,张牛角也不敢大意,虽然这里已经是城墙上防御武器的shè程,但是黑夜里也难保会有敌军偷袭,张牛角让人严密防守,不准放人进来,即使是自己人也不行,张牛角已经看见,自己南北两侧的那些异人营地也开始起火,显然是敌人也同时进攻了这些营地,张牛角担心那些营地的溃兵涌进自己的营地,反而会引致自己营地的混乱,这些溃兵应该向西去,被那边没有遭到攻击的营地收容。
同时,张牛角也向不远处的信都城送了信,让对面的褚飞燕不要派兵出援,防止中了对方打援的诡计,至于其他没有遭受攻击的异人营地,张牛角建议他们坚守不出,用防御战消耗对手的兵力。
事实上,张牛角的猜测是正确的,真正的杀手锏确实是埋伏在攻击部队两侧的五万骑兵,如果信都城的援军出来,必定会遭到这支强力打击部队的侧袭,这才是真正的杀招。
可惜,稳重的张牛角让逄纪的这招打援完全落空,而在攻击正面三个营门的部队,却有了一些进展,依靠着强力的弓弩部队,以及大量的投石机和攻城弩,在天亮之前,攻击这三处营门的部队,竟然拿下了这几个营门,并且还在向两侧发展。
至于由玩家担任主攻的另外几处营地,则有胜有败,打成了一场乱战,天亮之后,那五万伏击部队不能白白的做一回观众,终于开始加入了攻击其他营寨的战斗,有了这支强悍的部队,一些已经被摧毁了部分寨墙的异人营地立刻就倒了血霉了。
强悍的骑兵部队从破损的寨墙一拥而入,刀砍马撞迅速的摧毁了玩家的防线,然后向纵深发展,数万匹战马踏营是个什么景象。那绝对的是个人间灾难,看到这种情况,玩家很很聪明的转头就跑,从后面的营门四散逃出,奔向信都城的城墙下,依靠城墙上的弩箭保护,沿着城墙根向南北两侧逃离。
玩家虽然跑了。但是部队可跑不了,两条腿又怎么能快的过四条腿。随即被追杀而致的骑兵一一解决,然后这些骑兵汇合之后,再攻向另外一个营地,一个上午,被马踏连营的一共六个营地,张牛角的南北两边几乎都空了,已经是三面被围的状态。
虽然天亮之后黄巾军从南北大营也派来了支援的骑兵。不过双方经过短暂的战斗之后,黄巾军的骑兵部队迅速的败逃了,因为那绝对不是一个档次的骑兵,战损比实在太吓人了,黄巾军好不容易凑出来的两万骑兵,只一个冲锋就被干掉了五千多,吓得率领骑兵的卜己立刻带兵转进,绕过几个被攻破的营地,贴着城墙根溜走了。
到了午时,袭营战的结果基本都明朗了。黄巾军在东部的连营被踏平了六个,正东方向的营地全失,除了张牛角的大营。
张牛角已经主动放弃了一层营地,退守第二层寨墙,但是来袭营的官兵并没有撤退,而是就地扎营,准备吃了饭接着进攻。
其实这样的营地,根本就挡不住人数优势的官兵进攻。因为有海量的异人协助,在攻城器械上,黄巾军大大的不如。张牛角也知道守下去是必败无疑的,但是还是必须要守。因为走不了,也不能进城。
走不了是因为营寨里有大量的百姓,或者说民兵,这些民兵的行动能力极差,而且行军不同于走路,一旦在半路遭到袭击,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部队,很容易就会陷入混乱然后崩溃,所以还不如结营而守,至少还能消耗一些敌军。
至于不能进城,则是因为城里已经塞满了从各地掳掠来的青壮,张牛角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当时方志文看向自己等人那不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原来自己的什么信仰和理想,都是狗屁来着,看看自己等人的现在的所作所为,跟那些世族豪强根本就没有不同,但是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却再也没有了后退的余地了。
实际上,作为黄巾军的高层,张牛角是知道的,信都这里就是一个修罗场,一个杀人和被人杀的地方,黄巾军从来没有要守住信都不失的想法,信都这里就是为了消耗敌人,同时也是消耗自己的人的地方,为的是给巨鹿、常山、中山一线的城市争取建城和升级的时间。
因此,在信都打成什么样并不要紧,要紧的是尽量的拖延时间,让自己的义父能在预定的时间内,将这些重点防御城市升级到一级城市,形成以这三座城市为基础的第一防线。
所以,张牛角根本也没有逃跑的意思,对于自己的生死,张牛角现在其实也不是那么在乎了,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对信仰的怀疑,又或者是对信仰的坚持。
趁着战斗的间隙,张牛角将自己这一夜和一早上的战斗经验写出来,写给张曼城和褚飞燕,让他们明白自己将要面对是什么样的敌人。
“敌将极为勇悍,敌军之中至少有两名七阶武将,其所带领的骑步兵攻防加成很高,在重弩一轮集火攻击下几乎无损,敌军攻城器械shè程为标准shè程,在攻城时并不占优,但也应予以优先摧毁,敌军的指挥水平很高,必须合理的安排防守部队的轮换,敌军异人拥有大量的混乱、谣言、恐惧、动摇等等辅助技能,对此必须也有所准备,可以动用有相反技能的异人帮助......”
“将,将军,官兵列阵准备进攻了!”
“哦,知道了,通知大家准备迎敌。”张牛角淡淡的应了一句,让慌乱的传令兵有些羞愧,大声的应了一声之后转身跑了,张牛角深深的吸了口气,眯着眼睛透过帐幕的门口,看向烟雾弥漫的天空,自失的摇了摇头。
第三百七十三章颜良文丑之名
【感谢‘亡地后存’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铁钟’大大的更新票,以及……大大的评价票,谢谢了~!】
北大营只坚持了一天就被攻破,张牛角率残军撤退到了南北两个大营,官兵没有办法阻止他们撤离,因为他们都是贴着城墙跑掉的,参与东大营进攻的是袁绍的嫡系部队,由颜良与文丑率领的主战部队,他们可不会冒着对方的箭雨去追击。
当参与进攻的玩家们知道了自己的统领是颜良和文丑之后,都惊讶不已,于是好奇的玩家们借着各种机会,想方设法的去主帐打探,可惜,领取和缴交任务都是在书记官那里进行,根本就没有见到颜良和文丑的机会。
颜良和文丑对异人是不大了解的,对于异人对自己兄弟的崇拜他们倒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自己将异人部队整合进自己的部队之后,他们兄弟二人的数据就基本上泄漏了,因为异人可以从自己的属xìng加成上推算出这两人的数据。
当时在高密,方志文可是只接收异人的部队,绝对不会将异人整合进自己的部队的,要么就是让异人dúlì成军,这种泄漏属xìng数据的事情,方志文是不会干的。
于是,在玩家论坛上,第一份相当真实的七阶强将的数据被公开了,到了这个时候,广大的玩家才终于明白,为何五阶以上的将领会那么强,因为有二次属xìng加成的存在啊!
颜良带领的部队,与四阶玩家带领的同样的一支异人部队,属xìng上足足的差了将近七成,综合成为战力,有好事者计算出一个结果,颜良与那位四阶的老兄部队战力的差距是七百八十倍,当然不能简单的说七百八十人才能干掉对方一人。而是在双方指挥同样数量的部队时,损失比是七百八十比一。
这是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结果,于是又有好事者推算了高密城的战损比,发现那次的战损比似乎还超过了这个数字,至此,玩家们才真正的认清了一个事实,没有上五阶。那绝对是渣,如果想要参与争霸。不是你有多少部队就可以的,关键是有没有强将,于是乎,一场大练等级的活动轰轰烈烈的在玩家中开始了。
颜良与文丑一rì攻陷七个营寨,灭了黄巾贼二十万,一时也是威名远扬。
拿下了北大营,信都城陷入了可能被直接攻击的局面。而剩下的三个大营现在也成了官军的重点攻击对象,褚飞燕、卜己、周仓和张牛角等人吸取东大营的教训,将众多的异人部队整合进南、北、西大营,在大营中用泥土堆出了一个几丈高的土丘,将投石机、攻城弩等器械运到土坡上,利用shè程优势,打击敌军的攻城器械。
同时又将弩兵集中起来,交给有弩兵特长的将领指挥,形成了几个火力输出集团,给进攻方制造了不少的麻烦。还有那些零散的玩家,则领受了各种各样的袭扰、渗透、破袭、斩首等等的任务。
一时间,西大营的争夺居然被僵持住了,双方每天都再打,但是并没有明显的进展,得到的不过是双方都差不太多的一个伤亡损失数字。
事实上这样的结果,是因为主将没有发力,因为袁绍的要求。让颜良和文丑注意消耗异人的力量,还有不要急着攻击,将战役的时间拉长。省的被推到更西边的战线去,那里才是真正的主战场。既然有边军和北军五营,袁绍暂时还不想掺乎进去。
又打了三天,朝廷阵营这边的玩家已经开始有意见了,因为官军的不给力,几乎是让异人部队上去送死,这种做法大大的损伤了袁绍的名声,袁绍这才有些着急了,立刻下令颜良尽快拿下南北两个大营,早rì完成对信都城的包围。
其实这些天,朝廷阵营的玩家们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将周围已经没有多少部队驻守的黄巾营地逐个攻破,别的不说,战役功勋和任务奖励还是拿了不少的,虽然损失也不小,不过为了升级和军职,还是值得的。
一月十九rì,颜良再次对黄巾信都城外南北两个大营同时展开了强攻,这回颜良根本就不跟对方耍什么花样,而是直接让攻城器械吸引了对方的远程武器之后,立刻率领巨盾步兵向寨墙冲去,颜良和文丑亲自上阵各管一边,各自率领一个军团九千人,混杂在十数个同时发起进攻的步兵团中,顶着对方如雨的箭矢朝前冲去。
当寨墙上的守军将领发现不对,将攻击转向颜良和文丑的步兵团时,已经有些迟了,他们距离寨墙已经很近了,只能由寨墙上的弩兵做最后的阻击。
到了寨墙三四十步的距离,颜良发一声喊,整个步兵阵齐齐放下头顶的巨盾,颜良一个彪悍的武将技‘撼地斩’扔了了过去,寨墙上的守军顿时为之一空。
颜良兵团猛地向前一冲,前两排的士兵将身体反转,背对着寨墙蹲下,将手里的大盾以一个很大的角度靠在寨墙上,另一端则抵在泥土里,后一名直接跳上前者的巨盾,再以一个比较小的角度将巨盾倚在寨墙上,就形成了一个简易的登城梯。
颜良一马当先,一声大吼,借助着助跑,在巨盾上一踏,单手一钩一用力,直接上了寨墙,一招横扫天下,将寨墙后方正要涌上寨墙的黄巾军将士齐齐腰斩,颜良的眼前顿时飞起一蓬极其夸张的血雨。
“杀!”颜良大吼了一声,后面的先登死士纷纷登上了寨墙,这时后方的黄巾军也反应过来,纷纷举起巨弩,准备shè击。
“出盾!”
“叮叮当当”一阵密集的撞击声响起,有些立足未稳的官军被直接撞下了城墙,颜良反而踏前了一步,一声大吼又是一个群杀的武将技,直接扔进了距离不远的重弩兵阵地,顿时在弩兵阵里又掀起一阵血雨腥风,让弩兵的节奏为之一停。
颜良带头从寨墙上沿着黄巾军搭建的斜坡冲了下去,一群先登死士紧紧的跟上。猛地撞进了还没有被刀盾兵和长枪兵保护起来的弩兵阵。
两侧的弩兵阵还没有来得及转向,更多的官军已经从这个缺口冲了进来,他们不在宅墙上停留,而是纷纷冲了进去,沿着颜良打开的通道,猛烈的冲击敌军的弩兵阵地,近战的酷烈极其疯狂。面对着一身重甲的官军,黄巾军的弩兵顿时混乱了。混乱的弩兵阻挡了来援的刀盾兵和长枪兵。
混杂在黄巾军中的玩家虽然不断的施放控制技能,但是面对颜良这种强将的等阶压制,效果微乎其微,甚至异人数十人集合起来的战技,也被颜良轻松的挡下,异人们只好将目标对准了普通的士兵,杀一个算一个。只是效率实在太低了。
颜良自然也不会让异人这么轻松的击杀自己的手下,不时的发动跳跃或者冲锋技能,猛地扑进异人群中,挥舞着大刀大砍大杀,碎裂四溅的尸体残肢和内脏,让周围的异人心里颇有些恐惧,不由得纷纷避开了颜良的视线,悄悄溜到别的地方去找便宜。
随着步兵攻进了营寨,导致营寨内的弩兵失去了打击能力,官军和异人组成的重弩部队立刻压上。按照高踞在楼车上的观察哨的指挥,将一片片的箭矢向着黄巾大营里面倾泻,对准备不足的黄巾军形成了惨烈的屠杀。
攻击北大营的文丑也成功的突破了进去,当营寨外面超过十万重弩兵进占了攻击阵位,在高台上指挥的张牛角知道,这营寨是守不住了,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将jīng锐的黄巾军撤向哪里?
由于官军并没有围寨而攻。现在张牛角还有选择,是沿着城墙向西大营撤退,还是直接退回城里去。张牛角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退向西大营。城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由于战争持续不断,城里的各项数值不能提升,反而在不断的下降,城内的民心也在不断的下降,已经有些混乱的苗头了,不能再向城里送人了,不过适当的置换出一些民兵,将老兵送进城里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张牛角甚至觉得,是不是能将城里的妇孺老弱驱赶出来,让他们向西撤退,虽然不一定能成功的到达四百里外的巨鹿,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生机,这么一来,至少能将城里的混乱苗头压制下来。
北大营的周仓也作出了同样的选择,一边抵挡一边有组织的开始撤退,沿着城墙向着西大营撤退。
到了天黑下来,整个战役也基本上结束了,南北两个大营都落进了官军之手,颜良和文丑在数十万玩家面前,再次上演了极为jīng彩的一幕攻城战,这一战的实况转播据说收视率高达17个点,是少有的高收视节目,只是这里面过于血腥的场面都被卡通化处理了,看起来绝对没有现场观看那么激|情和热血。
更不用说那些实战参与的玩家,不管是哪个阵营的玩家,在战役结束之后,都在论坛上发表者自己的感受和观感,论坛上开始蔓延着热血和激|情,诱惑者更多的游侠玩家开始转向将领玩家。
信都大战的第二阶段结束时,方志文刚刚将郑玄等人送上了海船,其实他们已经到都县几天了,但是郑玄坚持要最后离开,先让饥寒交迫的流民上船,其实这些流民都被有序的组织了起来,这方面方志文和赵云都很有经验,根本就不会让任何一个流民冻饿而死,但是看着那些流民居住在临时安置的简易窝棚里,郑玄还是坚持要最后走,方志文无奈,只能答应了。
与方志文站在一起的还有崔琰,他已经决定跟方志文去清河口港,如无意外,崔琰将是未来清河口港的主官了。(未完待续)RQ
第三百七十四章死伤枕藉
“飞燕兄弟,趁着现在西面的通道还是畅通的,尽快将城中的妇孺老弱送走吧!”张牛角终于还是将这个主意说了出来,这事张牛角已经仔仔细细的考虑过了,觉得还是说出来比较好,不管是对城里的守军,还是对这些将要踏上未知前程的妇孺老弱。
“牛角大哥!这怎么行!?”褚飞燕没有细想,虽然信都到巨鹿不过四百里,但是这四百里别说这些老弱妇孺了,就是满城的青壮,想要安安稳稳的走完这四百里的恐怕也不会有多少人,这根本就不是撤退,而是去让这些人送死。
褚飞燕惊讶的看向张牛角,要知道,这些妇孺之中,有许多是黄巾军的亲属啊!这种第三百七十四章死伤枕藉做法,岂不是......
“牛角,我也不赞成!你这么做,不是让这些老弱出去送死么!”周仓闷声闷气的答道,大家将目光转向卜己和杨凤,只有他们两个还没有表态。
杨凤沉吟了一下道:“我赞成牛角大哥的意见。”
卜己犹豫了一会:“牛角,你说说理由吧,要知道这些妇孺里面,有许多是我们将士的亲属,这么做会不会让将士们寒心,甚至哗变!?”
张牛角苦笑道:“你们以为我的心就这么坏?为了城里的混乱不会爆发,就将这些妇孺老弱推出去送死?你们有没有想过,这场仗会打成什么样?还记不记得曾经上过的战略课?”
褚飞燕想了想到:“长期围城,这是城下官军最好的选择,只要每天保持一定的进攻力度,我们最终不战自溃。只是,这个结果我们早就有所预测,我们的战略目的是给师尊争取时间。”
“对啊,既然你们都知道,难道不知道在弹尽粮绝的时候。这些妇孺老弱的下场么?还是你们觉得到时我们干脆举成投降算了?”
“牛角,第三百七十四章死伤枕藉你是说这些老弱很可能会先被饿死?”周仓有些不敢肯定的问道。
“是的,这事是肯定的,我们必须先保证将士的口食,不然如何能完成义父交下的任务?或者周大哥觉得应该放弃任务,保住这些妇孺的生命。”杨凤灼灼的目光看向周仓。
“那现在送他们离开难道就不会死!?”一脸怒气的周仓反问道。
“不会!”回答的居然是褚飞燕:“这些手无寸铁的老弱会被俘虏,然后可能充实进异人的城市。或者被卖掉,又或者被当地的官绅收拢。”
“这是为何?”周仓不解的问道。
“因为他们没有战力。所以反而不会被杀,如果我们全城军民一起行动,则会遭到官军的大举围剿,这些老弱很可能死于战乱,但是如果仅仅是完全没有战力的老弱,这些人就成了肥羊,换取金钱和功勋的肥羊。”
周仓恍然。异人!是对面的异人会捕捉这些老弱来换取金钱和功勋!
如此一来,这招看似残忍的做法,其实却是挽救了这些老弱的生命,唯一比较麻烦的是,如何安抚军中将士的情绪。
“这事,我来做吧,我去给将士们解释!”褚飞燕将这事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不,这是我们大家的决定,应该让全军都知道,这事的前因后果。我想大家一定能理解,我们是准备为了大贤良师、为了理想国度而牺牲,但是没有必要让这些老弱陪我们一起死。”
张牛角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想不到,牺牲的时刻来的这么快,记得仿佛是不久之前,那个总是表情清淡的方大人就说过。自己这些人,都是在用生命来向世人诉说一些东西,天生就是一群悲剧人物。看来还真是如此。
第二天夜里,在压抑不住的哭声中。在凛冽的寒风中,信都城中的老弱扶老携幼,鱼贯走出了信都城的西门,进入西大营,然后在接受了护送任务的玩家部队护送之下,缓缓的融入了深重的夜sè之中。
所有接受了任务的异人都很庆幸,因为他们可以借着这个任务离开信都城了,信都城的最后结果其实已经注定了,除了那些行会的会员,为了给行会挣取功勋值和贡献度而打定了主意战斗到最后一刻,大部分的零散玩家和中小行会,都在寻找着退出任务的方法。
而这个护送任务就是最好的一个退出的方法,只要将人护送到巨鹿,自己也就退出了保卫信都的任务,当然,任务失败了也可以,实际上,他们这些部队的任务,更多是防止这些老弱掉队,或者被野狼野怪伤害,如果遭到了官兵大部队的阻截,玩家们可以以任务失败而放弃这些老弱妇孺。
不但城里的黄巾军明白,连这些异人也都明白了,城里的黄巾军是要将这些人送到朝廷阵营的玩家手里,然后被他们以流民的身份卖出去,或者作为提交任务的道具,从而保住这些黄巾家属以及平民的生命,这点倒是获得了黄巾阵营玩家的一致赞赏,黄巾军的信都渠帅褚飞燕,以及部将张牛角和卜己、周仓、杨凤的人气在黄巾阵营玩家中也上升了不少,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命来享受这些名望带来的好处了。
对面的官军阵营似乎对信都城黄巾的举动也很配合,直到这些老弱走出了几十里,才遭到了玩家的阻截,双方并没有大打出手,因为完全没有必要,远远的看到有敌对阵营的部队出现,这边负责护送的骑兵们仿佛在交接防务一样,迅速的撤离消失在夜幕中,直奔西边的巨鹿而去了。
而这十几二十万老弱,则迅速的被到来的玩家势力给瓜分干净,然后各奔前程去了,至于这些人最终会去哪里,还真不好说,或者会去青州、并州或者幽州,也可能就留在冀州本地,反正无数的家庭就此支离破碎,再相见也许永无期限了。
袁绍不是没有想过抓住这些老弱反过来威胁城里的黄巾军,但是这么做实在是太伤声誉了,战事才刚刚开始,乱世也才刚刚开始,如果一开始就落下这么一个坏名声,那可就不好玩了,所以,袁绍坚决的拒绝了许攸的建议,放任这些老弱妇孺洗白了身份消失在人海中,不成想反而博得了一个仁义的好名声,让袁绍有些洋洋自得。
第二天,颜良和文丑再接再厉,直接将孤立的西大营也一口气攻陷,至此,信都城的合围完成,战役进入了长期围城的阶段。
信都城是三级镇,城墙的高度五丈有多,守军数量超过三十万,这还不包括异人的部队,而且这三十万的部队已经不是那些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民兵,都是在前期残酷战争下幸存下来的老兵,如果官军选择强攻,绝对是一个血流成河的场面。
但是也不能不进攻,如果太过消极,则会有损名望,而且长期的战乱也会干扰即将开始的chūn耕,还有,可能导致朝堂直接的干涉进行换将。袁家在中枢远没有做到一手遮天的程度,特别是现在天子的大义还在,如果给天子找到接口,直接让韩馥来统一指挥安平郡的战事,那就真的坏事了。
因此,官军的攻击每天都在进行,一方面也算是训练士兵吧,这场战斗也充分的展示了冀州世族的家底,源源不绝的大型战争器械不断的投入到战场上,不到五天,城里的大型器械就已经有些跟不上损耗了。
于是,残酷的拼人命的时候到了,每天官军这边都会组织部队,包括异人的部队,组成战阵向城墙冲击,甚至尝试用攻城梯和鹅车接近城墙强攻,虽然都被守军烧毁,但是双方激战之下,损失开始急剧的攀升。
每天在信都城下,都会倒下数千士兵,黄昏的时候站在满目疮痍的信都城头,看着还在燃烧的攻城器械残骸,以及被抛入城中油罐引发的火灾烧毁的建筑,剩下的就是满地的尸体和如同麦田一样的箭矢。
还有零星的没有着甲的士兵,在打扫战场,偶尔有几只乌鸦被惊起,呱呱叫着飞走,又在不远的地方落下,一副苍凉的景象。
实际上尸体什么的大家都不必管,反正到第二天就会被刷新掉,但是被血液染黑的土地,却再也不会变成原本的颜sè了。
城头上,黄巾军的士兵们也在忙碌着,运送守城的器械物资,修理被损毁的设施和城墙,偶尔抬头看看城下尸横遍野的的场面,但是却没有一丝的喜sè,因为在城墙后面,也堆满了死去的兄弟袍泽,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
当信都的战斗打成了胶着战之时,方志文与赵云的部队一起,终于达到了清河口港,这是方志文的部队第一次大规模的进驻清河口港,意味着清河口港彻底的落尽了方志文的手心。
提前到达的还有田丰和李雪音,这两位不是来帮助未来的清河口令崔琰管理清河口港的,而是将会与方志文一起前往安国,将触手伸进冀州腹地,从那里抽取冀州的财富和人口、人才。
方志文到达后,立刻将防务交给了甄翔去布置,然后召集所有的在清河口的文武官员开会,主要目的一是明确诸位将领和官员的分工,二是进行未来冀州战略的说明,三是公布一些最新的任命。
第三百七十五章军师田丰
方志文坐在主位上,这是正式的军事会议,方志文不会像政事会那么轻松。
看了看左右两侧端坐的文武,方志文拿出一封书信,递给坐在自己右侧的田丰。
“元皓,你看看这个,还有没有异议?”
田丰展看来一看,却是一封韩馥盖下了印信的文书,解除了田丰在冀州刺史府的所有职务,并且向方志文郑重的推荐田丰到丰宁郡任职。
其实韩馥接到方志文的书信时,心里开始有些不解,后来在沮授和闵纯的提醒下,赶紧去查问田丰家人的去向,结果田丰的家人早在一年前就已经不知所踪了,韩馥顿时大骂田丰不地道,卖主求荣什么的,甚至想撕掉方志文的信件不予理会。
但是沮授和闵纯都劝他顺水推舟,与方志文保持关系,否则将来吃亏的肯定是韩馥,韩馥考虑再三,终于回了这么一封信。
田丰随意的看了一遍,有点失望的叹了口气,跪坐起来郑重的向方志文行了一礼。
“田丰再无他想了。”
“哈哈,好!既如此,现在我就正式任命田丰田元皓为军师祭酒,主管参谋部!”
方志文话音落下,所有将官一起向田丰行礼:“见过军师!”
“丰谨遵主公之命,还请各位关照!”田丰客气的还礼。
方志文等大家重新坐好,继续说道:“参谋部的人员也正式调整,分成三个部分,作战部负责战役战略规划,有严筱湘为主官,作训部负责将士训练招募,主官为元清,情报部负责情报搜集和分析,情报人员的训练和选拔。特种作战部队的指挥和训练,这部分的主官由田丰兼任。”
史阿从参谋部dúlì出来,另外成立了内情司,负责主管间谍训练和反间谍工作,以及内务安全等等,不过这不属于这次会议的内容。
“任命崔琰崔季圭为清河口令。”
“崔琰谨从命!”
“呵呵,今我又多了两位国士啊!值得庆祝。可惜大战当前!现在继续讲解近期冀州的战略安排,元皓。你来吧!”
田丰拱了拱手,站了起来,走到一侧的地图边上,拿起一直细木棍,开始了战略讲解。
“各位,主公奉天子令,将会率军进入冀州参与平乱事宜。我军将会合共投入两万jīng锐骑兵参加剿贼战事,主公名义上将会接受中郎将卢植大人的指挥。从战略上来看,官军已经失去了进攻的最佳时机,黄巾军已经在太行山区封闭山道建立要塞,并且在山区建立了城池,起事初期,黄巾军掠夺了大量的人口,并将人口集中在巨鹿、廮陶、卢奴为第一线的大城市,强行提升城市等级,同时也向井径、灵寿、南行唐、上曲阳等地汇聚人口。形成第二条城市带,至此,黄巾军的部署已经基本完成。官军丧失了快速镇〗压叛乱的机会,将会变成迁延rì久的攻坚战,事态也就会产生更多的变局。”
田丰稍稍停了一下,让大家都消化一下刚才自己所说的内容,然后才接着说道:“从信都大战中可以看出,一个信都这样的城池。已经让袁家为首的冀州世族流血流泪,更何况更加坚固的巨鹿、廮陶、卢奴?”
“呵呵.....”田丰的话让大家轻轻的笑了起来。
“当然,袁家与韩馥一样。故意将战事拖延,都有着自己的打算。但是现在黄巾军猝而难下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所以,我们也没有必要去坚城之下撞个头破血流,更何况我们是骑兵,适合野战。所以,参谋本部经过研讨,认为应该将战略目标定为协助卢植攻击黄巾军,接应救助流民,保护我丰宁郡的正当商人利益。”
崔琰微微的愣了一下,他还不大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