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97部分

的时候自己等人是打了敌军一个措手不及,等势力庞大的敌人反应过来之后,自己这些战力低下,一没有坚城、二没有援军的孤军,就只剩下死路一条。
更何况自己还带着大量第三百六十四章大型对抗任务的财货与人口,这些可都是宝贝,谁看了不眼红,就像趁火打劫的小贼,得手了之后不赶紧跑,难道还准备在此安家不成!
虽然这些黄巾起义军的小渠帅们也很喜欢现在这个土皇帝的感觉,但是,至少他们的脑袋现在还没有被完全烧坏,还能在上级命令到达之后,明白自己的真实处境。
于是从一月四rì开始,在冀州各地的黄巾起义军,不管是成功的攻陷了城镇的胜利者,还是被官府从城市里驱赶出来的丧家犬,全都开始转向,向着冀州西北部前进,想要赶在官府和世族大军发动之前,跑回自己的底盘去。
这是一场赛跑,一群拖家带口装满了盘盘罐罐的乌合之众,与那些刚刚被武装起来的,或者是久经战阵的私兵之间的赛跑,实际上这场赛跑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果。
当然,黄巾起义军也不会放任官军和乡勇在自己袍泽的屁股后面一路追杀,也安排了几只机动部队来sāo扰延迟官军的步调,但是由于越来越多的乡勇出现。形势开始向着不利于黄巾军方向发展第三百六十四章大型对抗任务。
于是,游戏中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次玩家阵营对抗任务出现了----截杀与救援任务!
玩家们激动了!玩家势力坐不稳了!
...............................................
张毅是一家小行会的副会长,因为他是退役军人,对于战争总会比那些只通过玩游戏和从书本上了解战争的人更加懂行,所以,渐渐的成为了行会中的翘楚,坐上了副会长的位置。
这次大型的对抗任务。这家行会自然也不落人后,像这样的小行会。其实还是在朝廷的阵营里比较好一些,至少不用面对强悍的大汉边军,所需要面对的敌人是战力相对低下的黄巾起义军,或者叫黄巾贼。
开始的时候,张毅只会接一些开阳城池周边的任务,他们行会选择的地点是徐州,之所以不选择冀州。是个明白人都懂得,一流行会战青州,二流行会攻汝南,剩下三流以及不入流的,自然就是围着兖州和徐州转了,至于并州和幽州也是可以的,不过那里基本上没有什么任务,因为边军强悍,不需要玩家的参与,至于最热闹的冀州。那里实在是太热闹了,暂时出参与的都是去试水的行会。
张毅xìng格稳重,接下的任务完成度很高,为会里创造了不少的收益,同时也助长了会里乐观轻敌的情绪,结果在张毅在外做任务的时候,行会的高层与几个同类型的行会一起,接下了一个大型的任务。
一伙大概有万人的黄巾贼。正裹挟着将近六七万百姓,从青州城阳郡的宫县出发,正在朝着开阳北边不远的临沂前进。这个任务就是去阻截这伙黄巾贼,然后将那些百姓转运到开阳来。
这个任务的奖励极为丰厚。但是风险也是巨大的,虽然护送百姓的黄巾贼不过万人,这几家小行会东拼西凑的,怎么也能弄出两三万部队出来,黄巾贼的战力并不强,说起来兵力上倒也不亏。
但是任务的难度等级却是七级,已经是非常高难度的任务了,真不知道这些行会的首脑都是怎么想的,看看这个难度就知道,要么是这些黄巾贼里面有强力的战将或者jīng锐部队,要么就是对面有对等任务,而且接下任务的人极为强悍。
只是现在任务不接也已经接了,放弃任务是要损失押金的,若是任务失败,倒是可以退会部分押金的,所以张毅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做任务。
“老大,来了!”张毅身边的梁贤轻声的说道,这个梁贤算是张毅的小弟,对张毅的本事很是佩服,用游戏术语来说就是忠诚度很高的铁杆。
张毅皱了皱眉,心里有些忐忑,远远的山坡后面,出现了一些小黑点,其实斥候早就报告过了,只不过当这数万人真的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的时候,大家还是被震撼了一把,真是漫山遍野啊!
“步兵列阵,刀盾在前,枪兵紧随,弩兵在后!”
玩家坐在地上的部队纷纷起身,他们这么大摇大摆的摆明了战阵,其实是为了将黄巾贼的部队与百姓分开,而且有异人部队堵路,这些黄巾贼又不能掉头,不然还不给异人追着屁股戳,所以只能正面击溃才行。
要不,就干脆放弃这些百姓独自突围逃走,对面的黄巾贼显然是选择了战斗。
看着对面的黄巾贼半天才整好了队形,跟玩家相比似乎并没有什么优势,再看黄巾贼的装备,大部分的黄巾贼是没有甲胄的,甚至连布衣都不一样,只是头上都裹着一张黄巾,手里的武器更是五花八门,有的甚至是锄头木棍,唯一比较靠谱的是数量,黄巾贼显然将百姓中的青壮也补充进了部队,所以数量足足有三万出头。
不过张毅并不担心这些,这些完全没有经过战阵的百姓,一旦看到血腥的战斗场面,立刻就会乱了,反而大大的降低黄巾贼的战斗力,这种情况已经是很常见的,如果这个任务仅仅如此。未免太容易了一些吧,为何是七级难度呢?
两个步兵阵同时向前缓缓的推进,黄巾贼的战阵渐渐的离开了百姓的阵营,这时,忽然一声响箭,然后从山坡后面忽然出现了一队骑兵,踏着积雪疾奔而来。黄巾贼的队伍愣了一下,忽然发了声喊。顿时乱成了一团。
“冲阵!”张毅适时的大喊了一声,步兵阵也同时越累越快的向前压去。
很快战斗就成了一边倒的屠杀,纯玩家组成的骑兵其实人数不多,不过三五百人,但是战力却很强,当然,是相对黄巾贼来说。黄巾贼除了有些装备良好的还在聚堆顽抗,其他都扔下兵器跪地乞降了。
不到两刻,连最后的抵抗也消失了,玩家们顿时一片欢腾,开始兴奋的打扫战场,以及将黄巾降兵与百姓驱赶到一起,对于玩家来说,黄巾贼扔掉武器之后,其实就是百姓了。
正当玩家首脑们开心的商量着回程的时候,地面上传来一丝隐隐的颤动。
“地震?”
“不好。是大队骑兵,赶紧集结部队。”
“快,向山坡上集结部队,不要管百姓和俘虏。”
“快走,不想活了,还贪这些战利品!”
没等到乱哄哄的玩家重新背靠山坡列好战阵,一队黑衣黑甲的骑兵已经快速的在大家的眼前放大,数量足足有三四千。看他们整齐的队形就知道是jīng兵,这些骑兵的脖子上都围着一条黄巾,表明了他们的身份。只是,黄巾贼何时有了这么强悍的骑兵部队了?
很快。这些骑兵在两里之外停了下来,自然而然的组成了一个骑兵方阵,熟悉冷兵器战争的张毅知道,那是对方在歇息马力,等一会,对方就会正式发起进攻了。
看那些无声无息,纪律严明的骑兵,张毅终于知道自己担心的是什么了,这个七级的难度,恐怕就是指的这伙骑兵,不知道是哪个玩家行会的jīng锐,接下了这个对抗任务,看来自己这回是注定要失败了。
“我靠!这是哪个行会的骑兵?要不打个商量,我们认输走人好了!”
“吗的,现在敌对阵营全暴,你觉得对方会放我们走?”
“那不是死定了?十级啊!早知道我不穿这套最好的装备来了,我的二百两啊!”
“未必一定会输,我们占据地利,或者他们不敢强攻,再说他们人数少,我们还有那些百姓的辎重做为障碍,他们冲不过来的。”
“对啊!说不定还能打赢呢!骑兵装备啊!值老钱了!”
“做梦吧你,傻逼!”
“你他吗的怎么骂人,老子怎么傻逼了,不说清楚老子就跟你没完!”
“你确实是傻逼,那是幽州突骑兵!是弓骑兵,他们不需要冲阵,没有重步兵的我们输定了,还不如试试能不能投降。”
张毅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梁贤眨着眼睛看向张毅,不死心的问道:“老大,真的没有办法了?”
“还有一个办法,趁着现在战场还没有拉开,强制下线,这些人为了运送这些百姓,必定不会守尸,这样还能逃过一劫,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
张毅苦笑着回答,同时正在快速的查询任务说明,强制下线是算放弃任务还是算任务失败,结果很失望,是算放弃任务,要接受罚没押金以及扣除功勋值的惩罚。
在场的极为行会首脑都沉默了下来,各自想着心事,良久,才有一人落寞的开声说道:“各位,我认栽了,我会让会里的兄弟强制下线,对不住了。”
“算了,都下线吧,没有理由白白送死的。”
“在这之前,还是先跟对方尝试一下妥协吧。”
“谁去?总不能派个原住民将领去吧,显得忒没诚意。”
张毅左右看了看,大声道:“我去!”
说完,也不等大家同意,一磕马腹,直接冲出阵型,想着对面的敌军奔去,梁贤愣了一下,也猛地一磕马腹:“等等我老大,我也去!”!!!
第三百六十五章全灭
张毅与梁贤两匹战马一前一后直奔着两里之外的骑兵阵而去,马蹄清脆,扬起一蓬蓬的碎雪,一方是山坡上的近两万玩家部队,一方是五六万衣衫褴褛表情麻木的流民,一方是全身铠甲连面部都被面挡遮住的四千骑兵,几万双眼睛都随着这两匹马在移动,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似乎只听见那清脆的马蹄声。
张毅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凝立不动的骑兵,心里的弦其实也绷得紧紧的,谁也不知道,对面的骑兵会不会突然发难。
五百步、三百步、一百步,进入shè程了,对方还是没有行动,大家提到了嗓子眼的心都略微为放了一些下来,但是随即又摒住了呼吸,任由自第三百六十五章全灭己的心脏砰砰乱跳着,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的眼睛上。
张毅一直奔驰到距离大概只有三十步的距离才停下,这个距离上,张毅透过头盔的面挡,能清晰的看到对面为首的两名骑士那清澈而又清冷的眼眸,勒住了自己的战马,张毅微微的呼了口气,让自己的心绪尽量的平和下来。
随即梁贤也在张毅的身侧落后半个马位的位置上停了下来,战马重重的打了个响鼻,冒出一股白雾,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向不远处的那匹黑马,它的心里隐隐有些害怕,因为那不是一匹普通的战马。
“在下是狼牙会的张毅,不知道对面的朋友是哪个行会的,能不能结个缘法,我们愿意认输撤走!”
冷场!似乎过了很久,连张毅的手心都微微的出汗了,一旁的梁贤更是紧张的呼吸都屏住了,差点没被自己给憋死。
“嘿嘿,认输?”左边的那个黑甲骑士冷笑了一声,声音冷得能掉出冰碴子来:“碰到弱的就打。碰到强的就认输,你们的算盘打得倒是不错。”
张毅尴尬的笑第三百六十五章全灭了笑:“这位朋友说的对,这世道本来就是如此的。”
“哈哈.....既然如此,我们干吗让让你们全须全尾的离开,在我们有眼里,你们就是经验,就是银子!”
“你……弱肉强食嘛!不是你说得么?”
张毅仰头大笑:“好。说得好,正是我说的。今天技不如人如之奈何,不过山不转水转,总有再相逢一天,看箭……张毅跟许多的玩家一样,对游戏中多有牛毛的战技和武将技可以说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但是张毅曾经是一个士兵,知道什么叫做强。面对那么多的技能,只有专jīng才是王道。
所以当大家纷纷学习一大堆又好看又好用的技能时,张毅只学了两样,一个武将技狙击,一个战技宁神一击,现在他的宁神一击有49级,绝对是一个很高的级别,已经隐隐的摸到了真正弓箭手的能力边缘。
他之所以跑得这么近,其实一开始就暗藏着谈不成就暗袭的想法,这么近的距离。高达49级的初级战技,张毅觉得即使对方跟自己一样是三阶,甚至比自己高一阶,也未必能躲得开自己这么近距离的偷袭,要怪,就只能怪大家的阵营不同,只能怪他们太过骄傲,居然让自己靠得这么近。
张毅。没有去关注自己的战果,而是以连珠箭的手法,再次shè出一箭。奔向另一个靠右边的骑兵将领,只要这两个将领挂了。这些骑兵就不再可怕了,反而会成为自己的战利品。
只是,张毅第二支箭才离弦,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刚才第一支带着青白sè技能光芒的利箭,被对面那个武将手里的长枪仿似不经意的一撩,就像是雪团撞上了墙壁,‘砰’地散出一蓬银sè的星屑,然后露出黑sè的箭矢的本来面目,被挑的斜斜飞起,然后撞向自己shè出的第二支箭矢,两支箭矢发出一声轻响,一起失去了前进的动力,扎在了雪地上。
“挡,挡开了!?”梁贤吃惊的说道,老大的这手箭术他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他自然不知道老大的箭术练到了多少级,但是,也见过老大凭着这手箭术,干掉过多少三阶的对手,现在居然被对方轻描淡写的就给破了,而且还是在这么近距离的偷袭中被破解掉,这个差距实在是……五阶?”张毅惊讶的问道,没有继续攻击,刚才偷袭不果,现在再攻击就跟小丑一样,所以张毅索xìng放下弓惊讶的问道,对于自己刚才偷袭的事情似乎完全忘记了。
左边的骑兵将领没有搭理张毅的意思,而是抬头看了看远处山坡上的玩家,眼里露出一丝戏虐的笑意。
右边的将领似乎有些气愤,明亮的眼眸里都是怒气,还有鄙视。
“滚回去吧,准备开战了!”
居然是个女孩的声音!张毅惊讶不已,想不到,自己的对手居然是个女xìng玩家,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传出去就不大好听了,偷袭一个女xìng玩家!但是誰叫你捂得这么严实,真是坑爹啊!张毅苦笑着摇了摇头。
正准备打马回返自己的阵营,一边的梁贤忽然惊呼道:“战场拉开了!这么大!”
“笨蛋,骑兵的战场本来就很大,何况这里参战的部队都快十万了,战场能不大么!刚才那些人是不是准备强制下线来着?现在下不了了!这股怨气肯定得你们两个笨蛋来承受,哈哈,笨蛋啊!”
那女玩家的语气极尽讽刺和幸灾乐祸之能事,不过也确实说中了张毅和梁贤此刻尴尬的地位,转眼间,这两位从英雄就变成了罪魁祸首,人心啊!真是莫测!
张毅苦笑不已,摇了摇头看了看一脸呆相的梁贤,有些落寞的说道:“走吧,回去准备战斗吧!”
两人打马回返,实际上这个时候山坡上的一众玩家里面,已经有人发现了战场被拉开,而且,自己这些人已经全部都被笼罩进了战场,这......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去谈判吗?为何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难道是张毅和对方合谋!现在连强制下线都不可能了。
“草你吗的张毅!你吗的将我们都卖了是吧!老子先杀了你!”
“傻逼。”
“我草。你没见他们两安全的回来了,他们跟那些家伙一伙的。”
“屁,一伙的还用回来!”
“我不管,都怪他们,本来我们还有机会下线的。”
“确实都怪他主动攻击对方,我草,这些损失一定要找狼牙会讨回来。”
“就是。说好了,到时候大家一起去。这***张毅!”
不得不说张毅是十分悲催的,原本大家可以选择强制下线,丢掉了部队而已,不会有什么其他损失,最差可以互相自杀,最多掉一级和一件东西,现在战场拉开了。下线和自杀等同于战死,所以说,张毅绝对是罪人!
“大家快准备战斗吧,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哈哈。”
“吗的,反正都是个死,他们不就是想要那些百姓们,我们先去将这些百姓都屠了,或者挟持这些百姓做人质。让他们投鼠忌器。”
“这个主意好,我们赶紧冲进那些百姓的队伍里面去。”
“赞成,赶快行动。”
远处的骑兵见对方的战阵一动,就明白了这些玩家在打什么主意,因为这种事情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了,玩家没有底线,所以他们会尽情的展露人xìng的劣根xìng。
“以千人队为dúlì单位,组成锥形阵。依序反复冲锋,尽量杀伤对方将领!”
“诺!”
“淑雯,你跟我还是独自领队?”
“当然跟着你了。我才三阶,你手下都是四阶的将领。我怎么领队?”
“呵呵,大小姐可是已经四阶了哦?听说雪音姐也在拼命的习武,怎么我看你们对习武都不怎么上心呢?奇怪!卫队,冲锋!”
“吼!”
“轰隆隆!”
战马奔腾的声音极其壮观,在敌人听来绝对是心肝直颤,自己听起来,却觉得气壮河山。
“拼命习武?”谢淑雯奇怪的催马跟上李元志,心里却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难道有什么秘密不成,不行,得问问雪音姐!
四千骑兵是同时起步的,但是随着奔跑过程中的速度和方向调整,整个骑队渐渐的分成了四个尖锐的锥形阵,打头的自然是五阶的李元志。
玩家部队的战力本来就堪忧,何况还是在移动中,那就更乱了,完全失去了阵型,见对方的骑兵豁呼之间就已经到了眼前,玩家们才混乱的各自攻击。
问题是,敌人的攻击比他们的反应更早就到来了,而且,这些jīng锐骑兵的能耐可不是那些新兵菜鸟能比的,第一轮的所有攻击都指向了玩家将领,接着李元志的部队承受了一轮交换打击,部队在李元志的强悍加成下,基本上没有落马的。
骑队迅速的微调着,这个不用李元志去指挥,而是有中低层的将领来指挥,受伤比较重的士兵被换进队伍里面,后面的骑士顶上来,很快,骑兵就撞上了玩家的步兵,仿佛坦克撞进羊群,一霎那间,只见血肉纷飞,哀嚎遍野!
李元志选择的是玩家的最前沿,所以除了阵型左侧的骑兵使用近战武器,其他的骑兵全部是弓箭,而且只需向着左侧攻击,这样一来攻击的密度陡然提升了不少,当李元志的部队还没有完全扫过玩家的部队,第二个锥形阵也跟着撞击了上来,然后的是第三个,第四个,没等最后一伙骑兵的箭雨离开,李元志的骑兵队已经调转头又冲了回来。
步兵失去了战阵,根本无法对快速的、多波次的骑兵冲击做出正确的反应,于是,一个一边倒的大屠杀局面出现了。(未完待续)RQ!!!
第三百六十六章青岛建城
“虽然跟你组队。”云飞翔道:“不过因为我没动手,所以几乎没有收获。不过天殛兄这个方法厉害啊,反正我们现在都已经跟过街老鼠差不多了,以后干脆拿着你那根甘蔗到城里去放禁咒好了,保证升级超快。”
但是,误伤者出现了,混水摸鱼趁机偷东西,或者偷偷PK玩家的动作出现了,场面一场混乱。
双脚一落地,云飞翔感叹道:“啊,还真是脚踏实地的感觉爽啊。”
“天殛兄。”云飞翔道:“你这次又干掉了多少玩家?”
至于方自强等人,则被那旋涡中心一股向上的力量将他们冲了上来。当浮出水面时,小吉快速用了一个不知名的法术,四人便飞上了半空,从空中往下看,那个情形呀,可真叫壮观哪。整个绝望谷里,凡眼睛所看到的地方,几乎都是水,水面上数十个超大旋涡疯狂肆虐着,想来有够水底下那些玩家好受的。而且久不久还有一两件装备很意外地被旋涡转到了中间,又抛了上来,被方自强用那手镯顺手招了过来。
一道道红光从水底喷出,一个个玩家出现在水面上,虽然有不少被旋涡卷去了,不过水流正渐渐减少,对他们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前面是逃亡者和追杀者,后面却是一群有意或无意被卷入的闹事者,统统打了起来。最后不知是哪一个大牌高手不少心被人砍了一下,心火起后,一个超级法术“极度冰封”将那群闹事的全冰住,然后匆匆追上前面。而背后追来的人,却看到了平原第一大真人冰雕,不过,方自强与云飞翔等人的魅力要比那冰雕强多了。
“别高兴得太早。”李一铁指着水面道:“你们看!”
幸好那群会御剑飞行的家伙似乎实力还不是太离谱,飞行技巧还没到真剑仙的地步,大概只能和马车相聘美,所以一下子还追不及众人。
于是,在平原上出现了一副很有趣的场面:四个人跑在前面,而背后却是成千上万的人在追砍着,那越来越多的追杀者中,有不少人朝前面的逃亡者放法术暗器之类的攻击,而不少人也在追杀者中寻找仇家,然后数个雷球风刃便丢了过去。那个人不甘示弱,迅速招来一个泰山压顶,将攻击他的人给砸趴下。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见到一座大山,大半边lou出水面,众人便停了下来,落到山上。
四人一阵惊恐,拔腿就跑。而那些玩家自也不是省油的灯,跑的速度也不慢,紧紧咬在四人身后,不多时,相距已是不远。
其它人见状,也顾不得了,也跟着转身开溜。
“怎么办?”小吉道:“打还是逃?”
“当然是逃了。”云飞翔道:“他们那么强,我们怎么斗得过?”
“喂!”云飞翔道:“我们现在可是在半空啊,要跑也还得等你施法啊。”话未落口,小吉双手捏诀,念了几句咒文,众人便朝一个方向飞去。
“怎么办?”溜得最快的云飞翔回头看了看其它人,道:“是不是应该往下跳?”
“糟了。”小吉道:“那些人一上线就被直接送上水面,而且不久后还会有别的人追来呢?所以我们快跑吧!”
“你可别高兴得太早。”方自强道:“你看看后面?”
李一铁看得咧嘴大笑,一个不少心,后面飞来一个冰锥,扎到他屁股上,痛得他猛跳了起来,一落地,一边骂娘一边快速前冲,一点也不敢停留了。
云飞翔道:“李老大你还不快解开我身上的捆仙索?只要我扛着你们使用缩地成寸术,想这群人也追不上我们。”
“废话。”从后面追上来的李一铁道:“不跳难道等死?”说着,率先往下一纵身,从那斜坡滑了下去。
“什么?”众人大惊。
李一铁手中如意棒朝后一挥,猛然伸长,挑向一个飞行的玩家,那玩家御使脚下飞剑避开了。李一铁道:“看到没?那些家伙会飞,我们怎么可能逃得了?还是先将那几个会飞的轰下来再溜吧。”
方自强见状,一边跑动,一边将这些天学会的黑暗法术朝后面丢,云飞翔和小吉见状也不落后,一个个小法术,火球啊冰锥之类的猛向后面放。最损的是李一铁,不知从何处取出一堆发着淡淡蓝光,明显有毒的三菱钉,通通丢在身后,不用多久,后面便有一大群倒霉鬼踩了上去,身上立即冒出猛毒图案。害得那些倒霉鬼不得不停下来灌解药和血瓶(不停下来会加速毒液的侵蚀力),但一个人停了下来,后面的人便将他撞倒,两人成了一堆拌脚石,将不少来不及闪避的后来者都弄倒在地上了。
一跳嗑嗑碰碰,李一铁是将那如意棒变长,然后用来控制身体的平衡,而方自强则是用长剑扎在山体上,一路下滑,那剑的耐久度多得离谱,也不怕会折断。而小吉的身法非常好,虽然在这种斜坡上移动,速度竟不见增,也不见碰上什么东西。云飞翔就倒霉了,逃跑速度他是最快的,在树林中腾挪闪避的技巧他也是极好的,但在这种地形,他只能稳住身体向下滑,一路上不知撞掉了多少滴血,痛得他直叫娘。
方自强看了看系统单,道:“不多,只有三五百而已。不过吸收了不少能量,我的属xìng又增长了一点点。你们呢?”
云飞翔回头一看,差点没叫娘,水退了大半,旋涡全没了,但却多了数百根巨木啊小船之类的,上面坐着玩家,还有一两个御着剑在半空中飞行,直朝他们杀了过来。
但不管怎么说,都能平安地下来了,头痛的是前面这面平原,这会给逃亡带来非常大的麻烦。正想着,身后突然亮起一阵光芒,五个巨大的六芒星阵从他们身后的半山上出现了,数不清的玩家从里面溜了出来,晃动手中兵器朝方自强等来冲来,其中有些还在怒吼:“十万紫金币啊,我来了!”(看来方自强的悬赏又增了),有些则在喊:“万恶的天殛贱人云飞翔,还我交出宝物和紫金币!”等等,反正该想得到的吼声大都会有。
一股深蓝的光焰从那“甘蔗”中散发出来,周围的空间在一瞬间变成了水的世界,一个巨大无比的旋涡以四人为中心快速旋转着,一下子将周围的玩家和物品全卷了进来,疯狂地甩动着,不过多时,已有数人被那旋流冲到岩石山,砸得直接重生了事,而更多的角sè因为没学过潜泳术,一下子掉了一大堆血。
果然不愧为禁咒啊,方自强看着全是一片水泽的四周赞叹道。
不过,好景不长,先不说李一铁的速度慢得令人发疯,必须让小吉不停地在他身上加漂浮术,而且,众人在山上乱窜了一阵后,朝前方一看,不由心都凉了:“前面是一个高达六十度角的超级大斜坡,而下了坡后,对面便是一片看不到边的平原,看起来,这里似乎是要出绝望谷的地界了。
众人脸sè大变,方自强当即举起那根“神器”级别的甘蔗,喊了声:“天河淼淼!”
李一铁念了几句咒语,收回云飞翔身上的捆仙索。云飞翔念了几句咒语,突然脸sè大变:“不好,这里的结界让我的法术失效了。”
之后小吉在各人身上加了增加防御和减轻体重的法术,三人也都一一跳下去了。
李一铁一棒向后挥击,十分碰巧地砸中一个飞行的玩家,将他打进水里,却只扣掉对方一百来滴血,不由惊叫道:“哇,这些会飞的防御力好强,我们快跑。”说着,转身事先开溜。
第三百六十七章憔悴的孔融
【感谢‘幽灵魔曲’大大的慷慨打赏以及更新票,谢谢!】
孔融忧心如焚,不但吃不好睡不好,还着急上火,弄得嘴里都起了水泡,整个人显得十分的憔悴和狼狈,完全没有了平时翩翩君子的风度。
当他听到方志文亲自到了平寿城时,终于大大的呼了口气,叹道:“救星到了!”
孔融几乎是跑着出来迎接已经从侧门走进了他的宅邸的方志文,方志文见到孔融的样子,大吃了一惊,心里不由得万分感慨,这人实在是太傻了!
“文举兄,你这个样子可实在是......”
“呵呵,为兄现在是焦头烂额啊!焦头烂额,这个样子也是着急上火闹的,快,快进去,正事要紧!”
方志文也不客气,扭头朝武安国点头笑了笑,武安国很憨厚的咧着嘴笑了,随后将目光转向甄翔,两人默契的笑了笑。
带着甄翔和太史昭蓉,方志文被孔融拉进了自己的书房内,孔融也不跟方志文客气,一边让侍从上茶,一边指着挂架上的地图道:“志文,情况如何了?”
方志文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拿起边上的笔,沾了点墨汁,很快的在地图上标识了几个记号,然后给孔融大致的讲解了一下现在黄巾起义军的态势,以及周边汉军和当地世族私军的状态,从方志文的标记中可以看出,似乎在冀州西南和东部,都在酝酿着一场大战。
孔融最然不太懂得军事,但是他博览群书,在方志文讲解之后,立刻就把握住了要点。
“这么说,汝南问题不大,黄巾贼主力正在向西面撤退,没有盘踞在平原地区的意思。即使他们收缩起来,也最多在山区依靠地形苟延残喘,至多能保住几个坚城,冀州的局势正在趋于稳定,这两场大战估计就是转入稳定的转折。”
“没错,文举兄说得都对,青州最麻烦。因为青州都是异人的势力,他们在黄巾贼的外围形成了一层层的保护壳。而青州仅剩下文举兄的北海郡了,其他都已经变成黄巾贼的地盘了,将来,青州会成为一个乱战局面,所以汉军很可能作壁上观,将青州四面围住,任由异人在青州胡闹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孔融的脸上一脸的忧急。眼睛里尽是血丝。
“文举兄勿忧,不是还有我,还有支持你的异人么?”方志文拍了拍孔融的肩膀,接过太史昭蓉递来的茶水,塞进了孔融的手里。
孔融松了口气,转头看向方志文,一副‘靠你了’的表情,他这种对方志文的信任,让方志文既感动又是尴尬,刚才那话。多少也有些客气的成分吧,不成想这实诚人就这么当真了,不过既然如此,那就帮帮他好了,反正自己也是来弄人走的。
“老办法,将流民分流给我和异人势力。”
看着方志文清澈的眼神,孔融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绝对没有能力养活那么多的人口,如果分流出去一部分,孔融也可以多养活一部分。这也是上次方志文给他出的主意。
果然,方志文的第二句来了:“你继续扩张平寿城。争取将平寿城弄成二级城市,甚至三级巨城,这么一来,就不用担心将来平寿会被攻陷,只要平寿不会被轻易攻陷,那么我、异人的军队就能及时的赶来支援,在知道有我们这些外援存在的前提下,黄巾绝对不敢大举进攻平寿。”
“那其他的县治呢?”
“交给异人吧,将原住民集结在平寿、都县一线上,保护住这条海上通道,平寿就是无法攻破的坚城。”
“我懂了,让异人势力在外围挡灾?”
“对,就是这个意思,同时,我会大举向平寿运送物资,让那些黄巾贼知道我在背后支持你。”
孔融重重的呼了口气,似乎将身上一副看不见的重担卸了下来,整个人忽然觉得轻松了起来,自己无解的死局,在方志文这里,三两句话就全盘皆活,而且为平寿和北海郡的原住民,谋划了一个长远的出路。
“谢谢你了,志文!”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伸手接过太史昭蓉手里的茶盏,大大的喝了一口,滋润着干燥的咽喉,舒服的呼了口气,又冲着太史昭蓉笑了笑。
“就这么办,我立刻让人着手去办这些事情,不过还有两个事情要志文协助。”
看着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的孔融,方志文点头应道:“你说!”
“一个,是都县港口的防御问题,我这里无人,只有安国一个人根本没有可用的人手,宗家兄弟要负责都县的防御,所以港口方面我向委托给志文贤弟。”
“这个没有问题,这也是应有之意,港口的最大用家就是我,文举兄忘了?”
“呵呵,好,接着是第二个问题,关于郑乡,既然需要迁移原住民入平寿和都县,郑乡肯定是不能独存的,但是,即使是平寿和都县,其实也并未远离战争,我们这些人是不容退却的,但是做学问的康成公以及他的弟子,还是希望志文贤弟去劝劝,让他们搬到乐浪去吧!”
孔融的这一番话,可是挠到了方志文的痒处,这个可不就是方志文来平寿的最大目的么,跟数十万百姓比起来,郑玄的作用更重要,何况不仅仅是一个郑玄,还有整个的郑乡以及他的弟子呢!
“呵呵,文举兄不说我也会去,到时候文举兄莫要怪我挖墙角。”
“挖墙角!?呵呵,这个词用的好,不过康成公又不是为兄的私物,他去哪里,为兄可是管不着的,只要志文有这个本事,尽管挖去好了,在哪里做学问都是做学问,而且志文贤弟能办起西林学宫,自然也能再支持一个郑乡的,这点为兄可是不会怀疑的。”
孔融的坦荡让人钦佩,不过方志文也不做小人。
“没错,实则我已经让陈氏兄弟和崔琰崔季圭向康成公进言了,结果如何,且看吧,我自然是希望他能去乐浪,不过现在党锢已经解除,或者康成公有出仕的想法呢!”
孔融倒是不敢肯定郑玄没有重新出山的意思,事实上,郑玄现在是党人的一个标杆,或许很多的党人都在等着,或者怂恿着郑玄出山呢,更何况现在黄金乱起,正是一个重新出山的大好时机。
“这个......为兄也不好说,既然贤弟已经派人劝说了,那就安心的等消息吧,或许康成公真的要出仕也说不定,只不过,现在中枢被外戚世族所把持,即使出仕又能如何呢?不说这个,志文,你跟为兄说说,将来的局势会如何发展。”
方志文看着情绪有些低落的孔融,心下微微的叹了口气,随即将这些感慨抛开,指着地图道:“刚才文举兄的看法基本上已经摸到了将来发展的脉络,继续延伸一下,我们就能发现,黄巾贼其实进取不足,守成么,其实也不大可靠,所以,如果我方动用边军和北军五营,加上当地招募的乡勇官军,剿灭黄巾只是时间问题。”
孔融脸上略现喜sè,随即又疑惑的看向方志文,看到方志文悻悻的眼神,就知道肯定不会这样顺当。
“不过......文举注意到那天子允许当地官绅招募乡勇的诏旨没有?”
方志文说到这里,停下不说了,等着孔融自己去思考,孔融这么聪明,其实不用说透,只要点到,以他的聪明劲,很快就能想明白这里面的道道。
“嘶!”孔融倒吸了一口凉气,满面怒sè的喝道:“真是狼子野心!”
方志文喝了。茶,不动声sè的眯着眼睛,孔融的怒气来得快消散得也快,只是一眨眼,孔融的愤怒已经变成了无奈,自失的摇了摇头,孔融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念叨什么,然后侧头看了看淡然的方志文。
“志文贤弟啊!为兄真是佩服你啊!你早早的就在根据这个情况布局了,对吧?”
“对,既然不能改变,那就要适应,就要从中找出最好、最有利的应对办法,就像现在的北海郡一样,只能如此,还能如何?”
孔融仰天长叹:“罢了罢了!我也学志文吧,保护好自己能保护的人就好了,其他的也管不了,也没有能力去管。”
方志文嘿嘿的笑了笑,终于扭转了孔融那种死忠的想法了,大善!
“文举兄能这么想就对了,这天下乃是天下人的天下,非是一家一姓的天下,圣人说达则兼济天下,我想济的一定不是皇家贵族吧?文举兄久研圣人言〗论,可否为我解惑?”
“呵呵,你啊!不错,兼济天下乃是百姓的天下,孟子云‘君轻民贵”民不存何来君?君贤则民附之,不贤则去之!吾辈当为民济世,贤弟教训的是!”
方志文眼睛转了转,不能继续掉书袋了,不然就出丑了,要赶紧转移话题。
“对了,文举兄刚才是如何看出冀州将会有两场大战的?”
“贤弟欺我?你在地图上不是标出了记号么,他们三方聚集在那里难道是举行庆典不成?”
“呵呵,原来是瞎猜的!”
“不对么?”
“对是对,不过文举兄是歪打正着,实际上大战的起因是异人,因为有越来越多的异人接取了对抗任务,所以这两个地区集结的部队数量高达数百万,不战不成啊!”
“呃......”(未完待续)
第三百六十八章郑玄迁徙
以赵商、国渊、任嘏、郗虑、崔琰、孙乾等人为首的郑门弟子们,都恭谨的站立在老师郑玄的门前,等待着老师出现。
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在用眼神各自交流着,老师突然招他们前来,其实大家心里都有些猜测,估计不是说出仕的事情,就是说迁徙的事情,黄巾事起之后,郑乡此地已经一rì三惊不可久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