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86部分


最后在一番龙争虎斗之后终于还是朝堂的大佬们占了优势结果孔融仍然是北海相但是提领了一个安抚灾民特使的莫名奇妙的职务方志的平北将军倒是给了顺便要他组织青州受灾民众移民实边正式开启了移民实边政策的执行。算是一个交换。
至于灵帝对异人的嘉奖全部抹除在诏书中只未提异人和万民表的存在同样的对青州当地的世族也是一点未提。这等于是变相给了当地世族一个信号让他们放心大胆的侵占土地。将失地人口的包袱扔给孔融和方志就行了。
这些傲慢的朝堂大佬不知道他们的一系列作为其实都落在了方志的算计之中对方志和孔融以及站在他们这边的异人来说青州最重要的资源绝对不是土地也不是财货而是人口朝堂大佬为了报复孔融和方志暗中鼓励青州世族肆无忌惮的吞并土地这正是方志所希望看见的结果。
至于孔融除了痛骂朝堂之中那些人面兽心的伪君子之外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开始大肆向异人势力授权让他们持着安抚灾民特使的书前往各地收拢灾民按照一定的比例由异人、孔融和方志一起瓜分这些灾民。[找小说素材就到]
虽然这个局面有些怪异但是至少这些灾民基本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死亡也没有造成严重的暴乱当然了这里面也有太平道的配合他们也在尽量的吸收灾民转移进泰山中为将来的起事积极的准备着。
韩馥的使者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悄悄的冒着大雪出现在平寿城中。
就快进入十二月了方志在青州的事务基本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前前后后方志从青州已经拐走了六、七十万难民分别充实到钦岛的龙门和乐南、乐浪城。
赵云也已经带着本部八千人和一千卫队回返西安平而田豫的部队经过林西部队的扩充之后达到了满员八千人加他的卫队一千人田豫部正式出现在方志的主战部队序列中现在暂时驻守青州平寿和黄县负责最后的难民保护工作。
韩馥的使者达到时方志正在与太史昭蓉练武如果是真正的生死决斗的话太史昭蓉基本没有取胜的希望但是纯粹比步战枪术或者短刃格斗太史昭蓉则占据着优势方志很难取胜。
而且太史昭蓉不像赵云那么给方志留面子每次都弄得方志很狼狈让观战的香香取笑不已虽然打完之后太史昭蓉总是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帮方志裹伤眼里甚至不时的闪着泪花但是每次战斗的时候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一点也不手软。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姑娘在战场和场下像是两个人一样这种巨大的反差让她身的魅力越加凸显出来香香整天花痴一样的看方志与太史昭蓉练武其实就是为了看太史昭蓉可爱到了极点的反差萌。
听说有韩馥的使者求见方志似乎没觉得奇怪反而露出一个终于来了的笑容就继续与太史昭蓉打得乒乒梆梆。习武结束方志彻底没有体力了香汗淋淋的太史昭蓉又红着脸递毛巾一边一言不发的羞羞怯怯的帮着方志的伤口抹药香香则一起笑嘻嘻的帮忙方志则安静的站着由着两个女孩在他身忙乎笑眯眯的有种十分幸福的感觉方志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有点受虐的体质了。
等收拾好了一切方志与太史昭蓉洗了澡换了衣服这才施施然的带着还冒着香气的太史昭蓉还有刚刚与田豫也练习了一场满身臭汗味的甄翔一起去见被凉了半天的韩馥的使者。
其实方志洗完澡一看那使者的名帖时就有些激动不是小激动而是相当的激动因为这个使者可不是个等闲之辈而是一个真正的谋主只可惜这是一个不被重用的几乎是蹉跎了一生到最后极为悲剧的谋主。
当方志看到这个人主动送门来的时候忽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或许自己能改变这个人的悲剧或许智脑大大将他送来本来就是给自己一个礼物或许是因为自己在青州的一系列作为让智脑给了个好人好报的奖励。
方志带着两个近卫将领来到会客的小客厅这个馆驿本来就不大这种会客的地方也显得有些寒酸不过从卷起的窗帘可以看到久已不见的晴空还有被积雪占据的小小庭院已经封冻结冰的水池里面几支枯干的荷杆从积雪中顽强的伸展出来配合周围的池岸乱石看起了很有味道。
坐在炭炉边一个男子悠然自得的自己为自己烹着茶一边欣赏着窗外容易被人忽视的jīng致风景看他嘴角淡然的笑意似乎这整整一午等待的时间一点也没有燃起他的火气反而让他偷得浮生半rì闲好好的清闲了一下。
这人年年纪三十左右脸庞略圆身量不太高肤sè较深浓眉大眼嘴唇留着两撇很jīng致的八胡与下巴的山羊胡似有似无的连城了一圈配合他那温和的眼神给人的感觉不是八胡带来的jīng明果干而是一种与世无争的谦和。
方志有些奇怪如果他真是与世无争的xìng子为何会有那么坎坷的一生呢?
听见脚步声那男子回头看来见由两位气势逼人的将军拱卫在前的年轻人他赶紧利索的站了起来当先躬身施礼不过还没有开口却被方志抢了话头。
“呵呵抱歉啊本官公务繁忙怠慢贵客了恕罪恕罪!”
“不敢!下官冀州刺史府薄曹从事田丰拜见大人。”
“无需多礼坐!”
田丰抬头先是看了一眼这位名满天下的平北将军年轻、平和、大气内敛这是田丰看到方志的第一印象。
至于身后的两名武将那男的将领雄壮霸烈自不必说了倒是那个女将淡淡的表情却掩饰不住身弥漫的强者气息。
两人有个共同点看向方志的眼神都是敬佩和钦服的而且那种温和的眼神不像是在看待级倒像是在看着自己的亲人。
有什么样的下属就会有什么样的主!这是田丰的经验屡试不爽的经验。
看来果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这位年轻的平北将军、丰宁郡太守不愧是一个能够一手搅动整个青、冀两州乃至整个天下的大人物。
“丰谢坐!”
田丰这一礼绝对是行的心甘情愿是对强者的尊重看向方志的眼神也更加的凝重看来这次自己的任务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了。(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二十一章田丰
方志安然坐下心里虽然有少许激动不过掩饰的很好一点也不曾外露这个田丰的原始数据可是内政六阶智力七阶或八阶的牛人在三国的谋主中也是排得号的前十应该有个位置这样的牛人前半生在韩馥治下蹉跎后半生在袁绍帐下被排挤整个一个悲剧啊。(找小说素材就到)
调整了一下心情方志缓缓的开口道:“我没记错的话先生元皓吧?”
“正是有辱大人清听。”
“呵呵如雷灌耳才对!元皓的大名在异人之中流传甚广异人别的本事或许没什么但是这个识人之明可是从无差错的元皓乃当世名士。”
“不敢当大人谬赞了在大人面前丰只是一个小吏而已于社稷国家无尺寸功于乡亲百姓亦无贡献空有名声又有何益?大人为人所不敢为披荆斩棘为大汉开疆拓土扫灭北疆边患为千百万百姓谋得福祉为国家社稷增添鸿运大人才是真名士、大英雄!”
方志愣了一下田丰的夸赞没有一句夸张之词以自己的蹉跎无为作为陪衬显得方志的行径更为辉煌只是方志需要这些夸赞么?特别是一个智慧高达七阶甚至八阶的牛人他即使在真心的夸你你更要小心因为现在两人是分属不同阵营的。
更何况方才方志不过是走的捧杀的路子而田丰还回来的是一个更厉害的捧杀不愧是谋主厉害!
“元皓既知本官英雄不如来本官手下做事如何?总好过元皓现在碌碌无为继续蹉跎下去。”
田丰尴尬的笑了笑刚才自己的几句谦虚之词被方志狠狠的利用了起来。你刚才不是说自己碌碌无为么?那肯定是人不得其用那干脆来我这里我保证发挥你的才干这就是方志的意思只是这让田丰如何回答呢?
不来那是要继续蹉跎了?来了。*则是背主他投的不义之人方志。果然不是易与之辈啊!
“大人说笑了丰是大汉的官员岂有自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道理若是大人觉得丰还有些用处可以向韩刺史或者朝廷行若是官或者朝廷指派丰又岂敢不从命?”
田丰一竿子将事情支到朝堂去。至于韩馥那里肯定是不会同意让方志将田丰撬走的如果真是那样岂不是很没面子虽说自己在韩馥那里也就是个臭脾气的能吏形象但是好歹也是个能干的手下不是应该不会被轻易的放弃。
再说韩馥这人好面子这种打脸的事情也应该不会答应。
可惜田丰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他忘了韩馥还有个最大的毛病胆小寡恩人这种动物是很复杂的但是在极端环境下他的xìng格选择也是很单一的在危急xìng命的时候。如果这人有胆小的xìng格那么他一定会选择逃跑而将其他的所有好品质全部抛弃。
方志不再深究此事。而是神秘莫测的笑了笑他知道田丰为何会悲剧了。田丰是对人xìng的了解太少了总是看到人好的一面可惜决策的时候往往是人坏的一面在发挥作用。
“元皓所言在理呵呵。”
说完方志顿了顿亲自给田丰斟新茶笑眯眯的不说话让田丰心里有些揣揣不知道方志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元皓此来所为何事?”
田丰收起自己有些纷乱的心思想不到方志会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随便的几句已经让自己的心有些乱了关键在于方志的话打在了他的要害即使田丰再没有争强之心身怀屠龙术怎么也会有一展抱负的期望吧方志话就是重新挑起了田丰已经深埋在心里的这个期望。[找小说素材就到]
田丰挺了挺腰背深吸了口气不紧不慢的回道:“下官是受刺史大人委托有些事情向方大人咨询。”
“哦什么事情?”
“韩大人想要知道方大人拿下清河口之后将会与袁家为首的冀州世族全面合作么?”
韩馥与袁家的关系很奇妙韩馥本人应该算是袁隗的弟子但是现在韩馥身居高位谁还愿意做袁家的走狗自然就有了自立门户的意思袁家自然是不能轻易的让韩馥脱离控制于是韩馥只好倒向唯一能与袁家对抗的皇权随着皇权的没落韩馥又找了太平道但是这两个阵营目前似乎都不大靠谱。
后来方志巧妙的介入冀州局势韩馥看到了另一个可能xìng但是方志做事如羚羊挂角前期的布局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胆小的韩馥自然也不敢轻易的下注直到方志与孔融表表示支持天子韩馥这才明白方志跟他一样是要扯着皇权虎皮做大旗的所以立刻派田丰前来想要争取联盟。
只是韩馥有些想当然了虽然大家都是要扯虎皮但是这样就有联盟的基础了么?因事对事但从利益说在冀州太平道才是能给方志带来最大益处的但是如果考虑方志的深层想法保住韩馥让冀州也处于三强对峙的情况是有好处的所以合作倒真的是可行的。
“呵呵元皓以为呢?”
“这.....”田丰有些犹豫没有问出答案反倒被方志逼问自己官职较低倒是不好拒绝胡说一气又怕被方志看不起说真话又让方志有所jǐng觉。
“元皓但说无妨本官不是容不得别人说话的人。”
田丰决定还是实话实说省的倒时候方志打马虎眼。
“那丰就试着说说大人根基不在冀州而在幽州。大人起于微末根基不牢所以在密云和丰宁辗转腾挪机变百出为的就是在密云和丰宁打造一个根基出来随后大人将势力延伸到乐浪而不是直接南下冀州其目的都是一样的大人是要将影响力渗透向中原。从陆路渗透冀州局势复杂各方势力纠缠不容外人插手所以大人选择了海路不得不说大人的眼光确实深远。拿下乐浪大人有了随时将势力投放到中原的能力而冀州就是大人第一个试手的地方。”
方志抿了口茶水笑着点头不愧是顶尖的谋主自己的战略被他分析得丝丝入扣。
田丰见方志微笑倾听着心下不由得叹了口气似乎被自己看穿深谋方志一点都不在乎啊。
“大人入局冀州十分巧妙先是在渤海关闭了冀州的海通路还有这个早早的就布下的清河口港大人利用手里这条黄金航路来钓袁家这条大鱼同时也让冀州的所有势力都垂涎于这个平时载满黄金战时装满粮草的清河口港。只是这个清河口港的命脉却被大人用水军死死的掐住于是冀州的势力只能共享却不能独占大人由此而成功的介入了冀州的局势。大人之谋不可谓不巧妙更妙的是大人居然因果不沾身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却能深刻的影响冀州的局势妙不可言啊!”
方志得意的挑了挑眉这事确实做得漂亮连方志自己也这么觉得方志抬了抬手示意田丰继续。
“随后大人与袁家初步接触为的是向冀州各方表示一个姿态果不其然太平道随后就找了大人而大人为太平道训练将士则将大人的心思暴露无遗!”
方志看着眼眸里jīng光闪烁的田丰好奇的追问了一句。
“哦那我是什么心思啊?”
“发战争财!坐观虎斗左右逢源低买高卖!”
“好!说得好啊!不愧是元皓果然是真名士!”
方志毫不吝啬的夸赞到脸的神sè却并没有被人揭穿了老底的恼怒甚至连一点的尴尬都没有这让田丰有些丧气自己准备好的这雷霆一击居然像是放了空炮啊!
“既然元皓能看到这点那么我还想问问元皓可知道我到底从冀州得到什么?又想让冀州如何?”
田丰叹了口气自己像是被考察的弟子一样心态处了下风啊!
“大人所图谋的不外乎钱粮财货当然最重要的是人口和人才这是大人最紧缺的或者反过来从大人缺什么就明白大人想要什么!”
“jīng彩!还有呢?”
“至于大人想让冀州如何?自然是希望冀州跟幽州一样四分五裂的长期对峙这样对大人才是最好的状态也是一个毫无威胁的冀州。虽然丰不明白大人为何要这么做但是敢肯定大人的目的定是如此。”
方志呼了口气满意的看着田丰厉害!这样的人才怎么能让他在韩馥手下蹉跎呢!
方志眨了眨眼慢慢的倒了杯茶含笑道:“既然刺史大人都明白了他何必还要让你来这一趟呢?元皓不要诓我这些都是你自己的看法吧?韩刺史不接受你的看法对不对?”
田丰心头巨震是啊!方志又猜对了其实这也不是很难猜自己的看法被方志毫不吝啬的猛夸但是在韩馥眼里自己的看法不过是胡思乱想罢了这就是区别啊!
p
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永久地址:】
第三百二十二章观察员
看着略微有些颓丧的田丰方志得意的笑了笑。
“那么元皓说说韩刺史想要如何?或者说他想要我如何?”
“韩刺史希望与大人结盟联手共同对付以袁家为首的冀州世族韩刺史愿与大人等而分之。”
田丰也不再浪费心力了面对着方志这种聪明人还是不要耍什么诡计而且田丰也没有了为韩馥耍诡计的心劲所以干脆直说与聪明人说话其实很容易。
“呵呵韩刺史的想法真是......”
田丰知道方志的言下之意想来方志肯定是要拒绝的不用说别的韩馥给出来的条件根本就不是方志想要的地盘什么的方志手里多的是要是方志真的想要扩张地盘与其来冀州与势大力宏的袁家争夺到不如在幽州与相对弱小的刘虞和公孙瓒抢来的容易所以韩馥的提法完全没有诱惑力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着调。
看来这次是白跑一趟了田丰放下心里的心思反而觉得有些轻松等方志明言拒绝之后自己也就可以回家了。
“韩刺史为何不提太平道呢?”
“这个......丰不知。”
“嘿嘿不是不知道是不能说韩馥与太平道定是有了默契韩馥与太平道联手对付袁家倒是有点意思啊!这样吧待我斟酌一下麻烦元皓在平寿等待几rì可好?”
“元皓敢不从命!”
“很好元皓可以周围转转。这里还是不错的而且举的藏书也不少我让举将藏书楼打开。”
田丰心里一喜这个年代有书看对于一个学士来说可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多谢大人!”
“不谢不谢。呵呵.....”
方志得意的笑着看向田丰的眼神仿佛狐狸看着小鸡。田丰觉得背后的寒毛直竖幸好方志已经回身给甄翔说话让甄翔给田丰和他的从人安排住宿。
看着田丰跟甄翔离开送客到门口的方志得意的笑出声来让一旁有些困惑的太史昭蓉更加的奇怪了。
“志哥哥为何发笑啊?那个田元皓很好笑么?”
太史昭蓉平时说话很柔和甚至有点娇怯的感觉。但是一战场则冷酷的要命。
“不不田元皓一点也不好笑恰恰相反他是个很厉害的谋士刚才你不是也听到了他凭借手头有限的情报就能深刻的认识到我们的战略布局厉害啊!”
太史昭蓉小脸一紧:“那。是不是要留下他不能让他去为我们的敌人效力。”
方志一愣侧头看着太史昭蓉那灼灼的眼神看得太史昭蓉小脸通红双手扭捏的绞在一起。
“昭蓉妹妹你也很厉害没错要将他留下不能为我们的敌人所用。呵呵。”
“哪有.....人家是随口说的了。”
“还是很厉害!呵呵。我们去找香香看看怎么才能将田元皓留下来。”
......................................................
“让嫂嫂查找田元皓的家人所在?哥哥你是要绑架他的家人啊?”香香的声音拔高了一度不过不是惊讶。而是兴〗奋。
“对我找了个接口。让田元皓暂时无法离开然后再跟韩馥说说让田元皓留下来做个联络员或者观察员之类的至于韩馥的结盟求可以有限度的结盟开始的时候可以集中在情报和经济方面嘛。”
方志似乎已经想好了这事的整个cāo作过程信心满满的说道。
“然后呢?”
“田元皓是聪明人他应该明白家人在我们手里其实是好事所以你不必担心他会因此而生气接下来我们只要在适当的时候威胁一下韩馥这个胆小鬼肯定会将田元皓抛弃的等那个时候韩馥再想起田元皓的家人想要利用田元皓的家人威胁他做内应就已经晚了呵呵。”
香香用力的点头对于哥哥的计谋香香一向是很有信心的倒是太史昭蓉的脸sè怪怪的香香一眼看见想了想就明白了太史昭蓉是为了什么于是跳到她身边拉起她的一支胳膊说道。
“昭蓉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利用田元皓的家人不好?”
“嗯.....有点祸不及家人那个......”
“真是老实的姐姐你没看出来嘛田元皓现在在韩馥手下不得志所以他的心里未必没有另投明主的心思但是他是个比较传统的人需要级的指令而这个指令哥哥已经分两步安排好了这么一来田元皓的家人到时候反而可能被韩馥利用所以哥哥这是先帮田元皓解除后顾之忧呢。”
太史昭蓉恍然的点了点头她也不是笨蛋相反智力还相当不错刚才只是没有想到田元皓的话里话外其实并没有干脆的拒绝投效方志于是太史昭蓉有害羞了为了刚才自己的胡思乱想。
“那个.....是我想岔了......”
方志冲太史昭蓉笑了笑转向甄翔道:“定远你比较熟悉冀州如果没有意外田元皓的家人在巨鹿城外的农庄你带人去获得准确地点后将人秘密接走直接送到密云城去此事务要隐秘必要时就说是被韩馥接走了。”
“诺!主公放心劫个人我最拿手了。”
“嘻嘻定远大哥以前就是干这个的。”香香笑嘻嘻的说着怪话。
“呵呵.....”甄翔尴尬的挠了挠后脑仍然被头盔挡住了。
“呵呵等你姐的消息回来就动手带多少人你自己定。速度要快成事后立刻通知我史阿那边会有人沿途接应。”
“诺!”
.............................................................
方志将田丰撂了两天不过田丰一点都不着急他现在在孔融藏书丰富的藏书阁里根本就不想出来田丰家境不大好从来没有想现在这样能在一个藏书这般丰富的藏书楼里尽情留恋。这是何等幸福啊!
什么韩馥什么方志。都靠边站吧!等看完了这几屋子书再说!
只是田丰的想法是不错可惜却是做不到的看书看得自己都不知道姓什么的田丰被人从藏书楼里面给挖了出来方志看着田丰一副邋遢的样子不由得苦笑不已还用得着想办法迟滞田丰么只要将他朝孔融的藏书楼里面一扔。估计没有一年半载他都出不来。
“方方大人。”田丰的样子很狼狈因为几天没有漱洗了更重要的是田丰彻底的忘记了自己来平寿的目的这有些有亏职守啊!
“呵呵元皓真是书痴啊!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田丰拍了拍身的尘土努力的想要将衣服这褶皱抚平在方志温和的目光中。田丰坐了下来一边喝着茶一边迅速的调整自己的心态。
“是这样这几天我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可以跟韩刺史达成一定的合作的当然韩刺史与我是首次合作大家都比较缺乏信任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合作可以从一些影响不大的方面开始。”
田丰心头一凛这方志打的是什么主意?难道是左右逢源的游戏?可是即使是这样方志此刻递过来的橄榄枝。韩馥恐怕也会欢天喜地的接下来。
“大人所言甚是只是不知道。大人所说的影响不大的方面是指......”
“比如商事我们双方可以先从商事入手建立一个稳定的商业渠道这也可以在将来需要的时候稳定的为韩刺史提供物资对吧?”
“是的不过大人邺城南邻黄河与中原道路畅通物资来往也很便利西边是并州经商通道也很畅顺。”
方志咧嘴一笑田丰的意思是韩馥根本就不需要经贸的支持因为韩馥最大的优势就是地缘优势当然了占据平原郡的袁家也一样有地缘优势特别是在袁家得到渤海郡之后地缘优势尤胜韩馥说起来地缘优势最差的就是处于西北的太平道。
“哦是么听说并州有很多战马和牛羊出售不知道是不是?”
“呃.....这个丰不大清楚。”
方志的话是反话并州北部大胜按说会有大批的牛羊战马出售问题是这些东西一大部分被方志优先拿走剩下的被吕布卖给了异人包括李雪音cāo纵的商业组织所以并州的战马价格不但未降反而升了。
“这样啊我这个建议元皓还是如实的转告韩刺史吧。”
“如此丰会立刻回禀韩大人。”
“呵呵不急我觉得为了建立互信我们双方应该互相指派联络人员就像在清河口港的袁家代表还有在平寿城的太平道的代表韩刺史应该也派一个观察员或者联络员元皓觉得如何?”
“大人......大人的意思是让元皓留下?”
“是的元皓大才能不让元皓回去为韩馥谋划对我来说是个好事对吧?”
田丰心里顿时掀起了滔天巨浪方志的话很直白完全没有任何的一丝隐瞒直接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田丰而田丰虽然明知道方志在想尽办法阻止自己为韩馥出谋划策但是心里却没有愤怒有的只是被人赏识的喜悦还有一点骄傲当然还有一些惭愧和担忧以及对方志坦诚大气的敬佩。
“大人多虑了即使我在邺城韩大人也未必会听我的。”
“呵呵还是不在的好就这么说定了元皓将我的意思告诉韩刺史建立稳定的贸易渠道互派观察员和联络员我意图留下元皓的想法元皓也尽可以告知韩刺史。若是韩刺史不同意元皓留下那就不必再派其他人了。”
田丰苦笑不已这是**裸的威胁这个时候田丰才想明白了似乎方志更了解韩馥的秉xìng在留下自己这件事方志从‘胆小’这个xìng格做章轻易的就能让韩馥就范看来自己确实要好好的反省一下。(未完待续)
第三百二十三章绑架家人
方志手里捏着甄姜的回信找到甄翔时他正在院子里与武安国打的难分难解武安国这个人很直爽或者你可以认为他是憨厚基本是谁对他好他就能掏心窝子的那种人所以跟甄翔两个人倒是臭味相投。*
而且两人都热衷于习武虽然不是那种悟xìng很高的武将但是胜在专注所以眼看着就要进入六阶了算是个不错的战将。
跟憨厚的武安国聊了几句随口夸了夸他进步的地方武安国笑得咧着大嘴走了。
“定远你姐的情报来了田元皓的家人在巨鹿城西三十里外的田家庄他的父母呃他父亲不在了只有个老母还有妻子、下人一个都不准漏一共是二十一人都给我全须全尾的送到密云城那你就是大功一件还有帮我带一个东西给你姐这是次平寿的宗家送的属xìng不错的金算筹。”
“诺!保证完成任务!”
“嗯去吧沿途注意安全有问题立刻联络史阿我已经指示他尽量的协助你了。”
甄翔将方志给他的东西收进包裹兴奋的行了个礼快步的跑了出去远处传来他招呼部属的声音随后一阵马蹄声在驿馆外面响起直奔北城门而去。
......................................................
田丰为何不将自己的家人迁往邺城其实很简单没钱!
邺城是巨城冀州的州治本来这个城市里的物价就比其他的县城高再加大量的玩家消费于是物价被进一步推高至于房价。更不用说了。
至于为什么玩家热衷于来邺城定居其实也很简单因为在三国前期重要的战事几乎都集中在冀州而作为冀州重镇的邺城和南皮都是玩家热衷的地方甚至还有玩家在巨鹿、平原投资。*
总之。田丰的家人还老老实实的呆在老家种田的原因就是因为以田丰的俸禄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一家人在邺城安居。而且来到城市里居住除了田丰之外田家将再也没有了别的收入这一家子人都靠着田丰并不丰厚的收益生活怎么看都不靠谱。
因此田丰的父母妻子。都很安分的呆在乡下。
这次雪灾田丰家里也一样的遭到一些损失十来间瓦房被压垮了两间养牛的牲口棚也塌了还好田丰多少寄回了一些银钱然后有乡里乡亲互相帮助加田丰怎么来说也是个官那些世族也不敢欺负他的家人所以勉强也熬过了灾情最严重的时期。
只是庄户人家最怕的还不是天灾。而是**就像今晚一样一支数量不详的马贼悄无声息的就围住了整个田家庄田家庄拢共不到两千口人能聚集的青壮不过五百但是在这群武装到了牙齿的马贼面前大家顿时失去了反抗的意识。
更何况这些马贼是悄无声息的突然突入田家庄的。青壮门大多都还在自己的家里这样子被分隔开谁又敢轻易的反抗。所以田家庄的人只好关紧自己的门户一家人死死的顶住大门。盼望这些马贼能漏过自己家。
巨鹿城在内陆周围全是平原开发度极高基本在城外两百里之内都很少看见超过十人的野怪更别说大队的马贼了这种事情虽然非常的蹊跷但是现在被吓得半死的田家庄人谁也没有去仔细的思考这个问题。
听到马贼们的马蹄声似乎大多奔着庄子北面的田丰家去田家庄的人即是害怕又是庆幸希望这些马贼在田丰家以及其他两户比较有钱的人家收获丰富那就不用来找自己的麻烦了至于出去帮忙还是算了吧虽然田丰家平时对村里人还是很好的不过田丰在外当官这点损失应该不算什么吧。[找小说素材就到]
马贼在田家庄扰攘了一夜整个夜里马贼的马蹄声都轰隆隆的在村里奔来奔去直到鸡鸣的时分马贼的马蹄声才渐渐的远去了即使大胆的田家庄农户也不还是不敢出门只是趴在门缝向外张望可惜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
到大天亮田家庄的人才陆陆续续、战战兢兢的从家里出来四处打听着谁家遭了贼不过一问之下居然没有一家遭贼唯一觉得比较奇怪的是田丰家的人不论是家人还是下人一个也没见着。
大家商议了一下一起到田丰家去打问谁知道田丰家里已经空空如也屋里整整齐齐的似乎没有经过激烈的打斗不过也是那么多的贼人谁敢反抗啊!家里的物件都还在就是细软没有了被盖还在衣物却没有了显然这家子下下一口子不落被人全部劫走了。
田家庄的人惊慌失措得赶紧向巨鹿城报jǐng只不过巨鹿城里却是高家把持的至于田丰的家人如何如何高家的人才不予理会呢报遭贼的书被高县令在将‘劫走’改成‘接走’然后扔在一边不再理会。
这边再看惊慌的田丰家人半夜里田丰家的老老小小被马贼门破门而入企图拼死抵抗的几个下人都被打翻在地但是黑衣黑甲黑巾蒙脸的马贼们却没有杀害他们让紧张的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的妇孺松了口气。
随后一个似乎是头领的人进来很客气的他们收拾细软告诉他们只带走值钱的东西就好。
虽然马贼们没有仔细说什么但是聪明的姐姐田稚和弟弟田锴还是猜到了这些马贼的身份恐怕不简单他们不是来抢钱的而是来绑人的目的么自然是远在邺城的父亲了。
这两个孩子赶紧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母亲和nǎinǎi安慰她们无需担心至于最小的那个弟弟田鉎正流着眼泪鼻涕被母亲捂着嘴吓得连哭都不敢。
田丰的一家人被进一辆相当宽大的马车里面甚至还安置了炭炉被褥至于下人会骑马的都被弄马匹不会骑马的则被马贼带着马趁着夜sè马贼们快速的远遁。
一直走到快要天亮这些马贼来到一个不起眼的村子驻扎下来到了晚则继续行进一连几天都是如此聪明的田稚偶尔掀开马车的帘布望向晴朗的夜空她知道他们正在向北走这可真奇怪。
直到有一天他们进城了田稚和田锴终于数清楚了来绑走他们一家的马贼足足有五百人不过现在他们都换了一身衣服打扮成一队商队护卫随后跟着一对真正的商队一起路虽然现在周围都是人群但是田稚与田锴还是不敢造次毕竟现在情况不明万一自己乱说乱叫说不定会害死母亲、nǎinǎi和小弟弟。
于是这个规模相当大的商队再次路现在是在白天赶路夜晚歇息了不过那些马贼对他们一家看得更加严了而商队的人似乎也知道什么从来不主动来说话甚至连看都不看这边这让田稚觉得非常好奇。
随着商队北行周围的大山越来越多终于有一天商队进入了一个挂着‘方’大旗的要塞之后聪慧的田稚发现整个商队的气氛都变了原本严阵以待的商队似乎忽然放下了千钧重担每个人的脸都挂了轻松的笑容而且看向他们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里面含着和善和好奇原来他们对自己也好奇啊!只不过一直都在忍着呢!
“甄大哥到地头啊!今晚去喝一杯吧几个月没见了。”
那个商队护卫的头头热情的与马贼头目打招呼之间那个马贼头目脸是一脸憨厚的笑容咧着嘴回头看了田稚她们乘坐的马车看到田稚正眨着大眼睛看着自己嘿嘿的笑了笑大声道:“暂时不行等我将人送到密云交到田畴手里我去找你这些rì子跟着主公好几个月都没有沾酒了。”
“说好了啊!”
“呵呵一言为定。”
甄翔目送那对商队去往贸易区卸货自己则笑呵呵的回转到马车边正sè下令:“换装升旗!整队继续前进。”
“诺!”
五百骑士瞬间都换了黑sè的衣甲骑队的旗手也打出了‘方’大旗和一面写着近卫右军将军‘甄’的大旗。
田稚充满好奇和惊羡的看了好一会在放下帘布轻声道:“母亲这些人恐怕是丰宁太守方志的人马这里应该是密云城的南关要塞至于他们为何要将我们一家来这里稚儿就猜不到了。”
“这有什么难猜的肯定是方太守看中父亲的才干所以想要以我们要挟父亲罢了。”田锴晃着大脑袋头的两个童子髻晃来晃去显得有些松弛了这些天都没有好好的给他梳头田氏有些愧疚的笑了笑。
“不要瞎猜了这些事情自然有丰儿去应对既然不是什么山贼想必也不会将我们如何既来之则安之不过大家都谨言慎行不要给老田家丢了脸。”
老太太发话了大家自然都唯唯应是放下了心里的大石老太太终于靠着车壁睡了过去这些rì子提心吊胆的确实累着了。
车里顿时安静了下来田稚看着脸都轻松下来的亲人又好奇的思索着她可不像弟弟那么没见识方太守如果看重父亲就更不可能绑架自己这些人了这事透着蹊跷啊!
p
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永久地址:】
第三百二十四章玩家内讧
当田丰收到妻子的来信得知自己的亲人都已经被方志派人绑到了密云城的时候田丰在前一天也接到了韩馥的任命韩馥不情不愿的给田丰保留了薄曹从事的职务另外任命他作为冀州刺史府的观察使留在方志身边做座探。
本来就很窝火的田丰再接到这封全家都被绑架的消息心里的愤怒和委屈顿时被点燃了气冲冲的田丰手里抓着妻子的来信直冲进馆驿的后院去找方志理论那些卫兵只是好奇的看着却没有阻拦因为方志早就交代过馆驿里随便田丰行动。
田丰找到正在后院与太史昭蓉练武的方志时心里的怒气也渐渐的平息了下来方志虽然看到田丰怒气冲冲的来了但是却没有停下手里的长矛两人仍然打得火花四溅。
逐渐冷静下来的田丰终于恢复了理智他那超高的智商随即发挥作用韩馥的任命与自己家人的去向这两个消息一连接起来田丰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幸好方志早做布局否则自己的家人很可能变成了韩馥手里的人质。
虽然现在方志的作为未必不是拿自己的家人做人质但是结果确实完全不同的被韩馥抓去做人质自己是要作为韩馥的间谍长期呆在方志身边以方志的聪明又怎么会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呢?
而家人被方志控制住自己虽然也是被迫但是却是被迫给方志做事。不用做韩馥的无间道至少没有任何的危险而且从妻子的信中得知当rì是方志的夫人亲自迎接自己家人的并且给他们安置好了大宅。另外还给田家置办了一个商铺和一份田产田丰不由得苦笑这个方志的本钱下得可真大。
不过说起来自己在京城和韩馥那里可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么高规格的待遇。算了现在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闹呢最多也就是发泄一下情绪说起来方志比韩馥更有魄力这点是很明显的。而且与韩馥比起来方志更加真〗实的关注百姓的生活作为一位有良知的士人田丰如果自主选择肯定也会选择方志。而不会选择韩馥。
田丰在院子的门口站着远远的看着完全不像是在习武倒像是舍生忘死搏斗一样的一男一女眼里的神sè十分的复杂人总是要不断的迈过自己心里的坎然后才能大踏步的朝前走。否则就只能永远的原地踏步。
等方志筋疲力尽的结束了练习再找田丰的时候。田丰早已不知去向招来卫兵一问却原来已经又跑去了孔融的藏书楼方志得意的笑了。
............................................................
方志在青州忙着收拢受灾的灾民以及想方设法的谋算田丰的时候在丰宁郡西北面与鲜卑慕容部族交战的前线。却爆发了游戏中第一场玩家之间的大规模战争。
参战的双方是伟昌天涯会与濡原群英会他们的对手是永宁的雄兵会。
其实这事从根子来说。是源于刘虞与方志的对立雄兵会的身后多多少少的有着刘虞的身影而在天涯会和群英会的后面则有着崔林的身影而实际策划这个事情的则是李雪音。
雄兵会的背景并不难查到这种强悍的背景让雄兵会的行事方式比较霸道这点是肯定的即使雄兵会的两位领导已经因为行为失当而下课但是继任的雄兵会首领似乎并没有吸取这个教训或者说这种傲气是根本就不能失去的作为军人失去了这种傲气那军队不都变成绵羊了。
李雪音也是看准了这一点现在在冬季的草原丰宁郡巨大的玩家群体在丰宁郡正规部队的配合下终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