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85部分

思啊!”
“文举兄,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军伍中最重训练,不准备好。怎么能行事呢?”
“受教了!”
孔融笑呵呵的拱手应道,看来方志文轻轻松松的解决了城外十数万灾民的去处,让孔融大大的松了口气,加上刚才方志文解除了孔融对于自己表文的担忧,孔融积攒在心里的压力,已经是悄然的去除了一大半,整个人都显得轻松了许多。
王修有些惊讶的看向方志文,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感慨。这个方志文果然厉害,不愧是白手起家的枭雄,只看他环环相扣的行事手法。还有孔融在他到来之后的思想变化,就足以证明这个方志文的能耐了。
“既然城外灾民之困已解。志文,北海、青州之灾民又当如何?”
孔融问出了自己心里最后的担忧,实际上,这个才是最大的担忧,虽然城外十数万灾民的担子确实让人压力很大,但是想想整个青州数百万灾民,以及这些灾民一旦生乱所引发的严峻后果,那个压力才叫山大。
“呵呵,文举兄,青州之事暂且放放,那是青州刺史该担心的事情,而不是文举兄该关心的,我们先说说北海的事情。”
孔融略微尴尬的笑了笑,王修也是莞尔一笑。
“志文请说!”
“北海的灾民据我估算,大概有四十到五十万的样子,其实如果当地的大族能就地解决,这些人基本上不算是什么负担,问题是,这些当地大族,似乎有意逼迫这些灾民离开自己的土地,从而实施土地兼并之事,所以才有灾民越演越烈的情况出现。”
“确实如此,不说别的地方,仅仅是平寿城里,高涨的粮价、布价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大族、jiān商是在趁火打劫啊!”
王修感慨的插了一句,眼角瞥向孔融,孔融再次尴尬的笑了笑,他未必就不知道,自己的手段显得过于仁厚,光是用嘴去劝说,这些大族、jiān商完全不给面子,只是让孔融行些霹雳手段,他却又有些下不得手去。而且,一旦孔融与北海本地的世族闹翻,情况若是失控,则孔融去职事小,城外的灾民与城内的居民一旦发生火拼,那可就完蛋了。
所以,孔融的妥协软弱之策,其实也是有些无奈,盖因平寿城里大大小小的事务,其实都是被大族商户所把持的,牵一发而全身动啊!
孔融双手一摊:“如之奈何?”
“呵呵,简单啊!引入外人!”
“什么外人?何来的外人?”孔融奇怪的问道,即使这个时候引入外人,不是远水救近火么?而且,这些外来势力能不能立足还要另说呢。
王修则若有所思的看向方志文,他已经隐隐的猜到了方志文的打算。
“异人!”
“异人!?”孔融惊讶的追问了一句:“异人在城外抢掠绑架的行径,莫非志文不知?”
“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异人也不是全部都是那样的人,正跟我们原住民一样,良莠不齐而已,说句老实话,文举兄你对异人其实一点都不了解。但是,异人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并且是越来越强大的存在,文举兄,不能视而不见啊!”
“这.....”
“既然不能视而不见,那么就要正确的认识,以及正确的管理和利用起来。异人也是汉人,也是你治下的人民。所以,文举兄你不能逃避管理的责任。”
“这......融受教了!那么,应该如何管理和利用异人?还请志文细细道来。”
接下来方志文又开始向孔融灌输他那个既要利用,又要防备,既竞争又依存的理论,并且结合在密云、丰宁郡、乐南以及各地发生的实例,来说明和佐证自己的见解。直到中午时分,足足解说了一个多时辰,方志文才停下来,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喉咙冒烟。
“明白了,志文是要融引入异人商号,来平抑物价,打击豪强jiān商,而融要付出的,是下达一个允许异人收容流民的命令,让异人能够顺利的将失地的流民收容起来。可是,若是异人心怀异志.....”
“我的文举兄啊!难道异人心怀异志你就怕了,这些灾民心怀异志,或者被心怀异志的原住民利用起来,你就不怕了?”
“这.....志文你这是将今rì之祸,延至明rì罢了,这,这.....”
“大人。属下倒是觉得此策可行。”王修插嘴道。
“叔治?那你说说,为何此策可行?”孔融还是有些不能理解,在他看来。方志文的这个办法,其实就是移祸明rì的意思。典型的一个拖字诀,那些府中的油滑老吏,或者都能想出这个办法。
“大人。”王修看了方志文一眼,暗暗的一咬牙道:“适才方大人所言修觉得很有道理,异人的出现和发展壮大,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若是我们将异人当作贼,他们就肯定是贼,若是我们努力的将异人当作合作者甚至伙伴,或者我们才可以将他们管理利用起来,毕竟他们还是大汉的子民,我们有着大义的名号。”
“住嘴!叔治,这些话......”
“文举,讳病忌医有用么?”
“这......”
“事实就是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它都存在,叔治所说的就是事实,如今大汉中枢,已是势成水火,皇权与世族必将分裂,文举,这不是你我能够阻挡的,就如同异人的崛起一样,我们只能去面对和适应。”
方志文的话音落下,室内顿时沉默了下来,这里坐着的三个人,都不是那些脑袋里面一根筋的武将,而是智力都超过四阶的聪明人,所以方志文只是说了个开头,后面会如何就不用再说了,大家都能想得到。
孔融沉默了一会,眼神逐渐的坚定起来,傲人的抬头道。
“志文,国家兴亡,吾虽一人,唯尽力而已矣。”
“文举,国有道,其言足以兴,国无道,其默足以容。做能做的事,或者让能做事的人来做,而你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
方志文的话直接就是打脸,打得孔融脸颊通红,他知道,方志文是说他不自量力的行事,只会坏事,而不会对国家有任何益处。
“文举,不要怪我话说得重,螳臂挡车虽然有一往无前的气势,但是究竟还是一个笑柄罢了,在当前的大势之下,你我根本就连螳螂都算不上,顶多算个蚍蜉吧,呵呵。但是,我们却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孔融苦涩的笑了笑:“莫非就是你所说的那些?”
方志文点头:“正是,国家,非是指一城一地,也不是舆图上那线条框起来的一片,而是人民的集合,有其民斯有其国!文举,只要我们能实实在在的将我们能庇护的百姓庇护住,让他们得以生存下去,得以延续下去,这便是忠于国,至于是非荣辱,不过存乎一心,莫非文举不能为,不敢为么?!”
第三百一十七章七召集玩家
与方志文有着良好合作关系的三十多家玩家势力,同时接到了一封书信,邀请这些玩家势力派人前往青州北海国平寿城,与孔融共同商议如何救助受灾百姓,安抚北海流民的事宜,这事,很有意思啊!
大汉北方遭到严重的雪灾侵袭,这个事情是个人都知道,而且,现在不少的小行会和零散的玩家,都热衷于绑架受灾流民,大发国难财,这个事情在游戏论坛上热闹得很,这些顶尖的大行会,又岂会不知道。
只不过这种绑架灾民的行为既不能获得多大的收益,又会遭到很多玩家的诟病和鄙视,所以这些大行会都没有参与进去,而是更积极的在受灾地区招募百姓进自己的玩家领地,只不过效果也是差强人意。
现在,忽然收到了方志文代孔融发出的邀请信,这些玩家势力的头头脑脑们都意识到,有方志文在的地方,就意味着与官方的合法合作,某非是方志文说服了孔融,让玩家在北海合法的接收灾民?
这种好事一定不能落人之后,这是经验之谈。
实际上,平寿城的情况这些玩家势力多多少少的都有情报,特别是方志文在黄县和平寿大量收拢灾民,运送灾民渡海到乐浪安居的事情,玩家都是知道的,自然也是有羡慕嫉妒恨的,不过誰叫人家是NPC,而你是玩家呢,这个是羡慕不来的。
会谈的地点是平寿府衙的偏厅,为了避免排位之争,方志文将位置安排成为一个圆形,大家团团而坐,自然不用争位置了。
每个行会允许进入现场两人,门口和偏厅四周都被孔融的近卫守着,甄翔和太史昭蓉也站在门口附近值守,特别是太史昭蓉这位英姿飒爽的女将。着实的吸引住这些大行会首领的目光,纷纷猜测这个女将的来历,只是谁也没有能猜到,这个女将居然是智脑根据一个游戏人物创建的。
方志文与孔融二人就站在门外的台阶上迎接客人,一边向孔融和王修介绍这些人的身份,这里面自然少不了赵伯阳、张志军、白馨予、谢淑雯、向洪涛、祁襄俨等等,这些都是方志文的老熟人。大家见面的时候自然很亲切,让孔融看得大为惊异。
等大家都进了偏厅落座。方志文与孔融也跟着进去,然后大门一关,这就是闭门会议了。
会议由孔融来主持,毕竟这里是他的地头,实际上,孔融甚至觉得这个会议应该由方志文来主持才对,毕竟他更了解这些异人。能够知道他们的想法和价值取向,或许能够争取更有利的条件,非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百姓,以及北海的安定。
孔融先大致的介绍了一下北海受灾的情况,以及现在北海所面临的问题,对世族的不作为以及趁火打劫的行为,孔融也没有避讳,而是直言相告,对于官府目前的困境和担忧。孔融也不隐瞒。
“诸位,北海目前受灾民众将近五十万人,而且,天有不测之风云,冬天远未过去,加之地方大族不负责任的压迫,事态可能会变得更加严重,虽然方太守尽力运来粮食物资。并且疏散聚集在城外的灾民,但这只是杯水车薪,不能彻底解决问题。此次召集大家前来,就是希望大家能为北海灾民。能为稳定北海局面出力,融先拜托各位了。”
“不敢!”
“大人太客气了!”
“我等自当尽力。”
玩家首领们纷纷的表态,只不过,这个空口白话谁都能说,具体的,还要看孔融开出的价码。
孔融微微侧头,冲着身边的王修示意了一下,让王修来说出北海给出的价码。
“各位,北海太守府经过仔细的考量,拟定了以下几个合作条款,供大家商榷:第一、允准在座的各位在平寿,以及北海郡各个城池中开设商栈经营粮食布匹等生活物资,但是售价必须接受国相府的指导,并且各位要保证一定的供应量,至于供应量是多少,这个后面的条款有相应的鼓励,当然是越多越好。”
王修说完这一条,停顿了一会,等待大家消化他所说的内容,其实这一条就是一个引子,在座的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有付出才有收获的道理,而且这一条也并非纯粹的付出,粮食即使用官方指导价来出售,也未必就会亏损。
不过,平价售粮虽然能给这些玩家势力带来好名声,但是也会得罪当地的士家大族,以及那些jiān商,这后面的后果就不大好说了,只是,在玩家看来,这点根本就不是问题。
“第二、禁止一切买卖汉民人口的行为,包括直接的与间接的,否则将遭受严惩。”
这点很简单,这些大型的玩家势力,一旦参与进买卖人口的行当里,就会直接催化眼下的乱局,所以这个是玩家势力大举进入北海之后的一个预防措施,这点大家都能理解,也能做到。
“第三、凡是愿意为北海郡提供平价粮食布匹,并且在北海郡拥有领地的行会,北海郡国相府将根据实际提供的物资数量,配给相应的流民招募许可证,具体的比例有待商榷确定。”
这条政策一出,下面的玩家们立刻开始小声的交流起来,这是北海郡给出的第一个甜头,看上去已经十分诱人了。
“第四,各行会应根据自身的实力,派出jīng锐部队,参与地方治安的维护工作,部队的指挥权将由国相府统一指挥,人事、军阶任免、补给以及后勤,由国相府兵曹从事统一管理,但所需补给将会折算成钱粮,由各行会负责。”
这事......其实就是让行会帮助官府养兵,唯一的好处就是,玩家行会可以争取朝部队里塞人,毕竟孔融手下是没有那么多的将领的,而且很显然,孔融的这一举措,实际上是针对北海本地世族而来的,是孔融防备本地世族反扑的一个戒备措施,所以这支部队的将领一定不会是本地世族,那么就只能从玩家那里找将领了,即使不是全部,那也会有一部分。
这个是玩家将手伸进北海官府的一个有效的途径。
“第五、允许异人进入北海官府,从事吏员、府差的工作,这部分吏员、府差的录取,将优先接受各位的推荐。”
这是进入北海zhèngfǔ的第二个有效途径了,虽然吏员的作用不大,但是至少是向前进了一步,不以步伐小而不迈。
“第六、将来可以视情况,任命异人出任地方官府实职。”
这个,虽然有画饼之嫌,不过,孔融的名声还是信得过的,大家对此还是很有些期待的,其实这条是方志文给添上去的,孔融心里实际上是不赞成的,也不想撒这个谎,但是,方志文却知道,一旦黄巾乱起,地方官僚体系彻底崩溃的时候,孔融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给异人授权,先将乱子平了再说,所以这条就不算是谎言画饼了。
“以上就是北海国相府提出的方案,在座的各个行会的首脑如果有意见或者建议,可以提出来大家商讨,争取今天之内,将事情定下来。”
孔融淡淡的说道,虽然他心里有些急切,而且在最后一句也暴露了这点,但是方志文在会前反复的告诉孔融喜怒不要形于sè,孔融还是接受的,他还以为是形象问题,实际这是谈判的要素,方志文也没有直说,孔融既然误会了,那就继续误会吧。
在座的众多玩家们互相低声的磋商着,本来他们就是关系好的坐在一起,方志文也发现了,下面的玩家们隐隐的分成了四个阵营,一个是以天下会为首的阵营,一个是以天涯会为首的阵营,还有一个是以大河会为首的阵营,最后一个,居然是以白馨予的红颜为首的阵营,这个可真是奇怪,难道这个种田行会也有了什么雄心壮志不成?
按说应该不会啊?如果白馨予真的有了争霸之心,李雪音一定会第一个告诉自己,就算李雪音不好意思说,史阿也不会错过这个情报的,即使史阿忽略了,甄姜也不会看不见。这么说来,在这个游戏世界里,已经出现了一个类似种田公会一样的存在了,而且是以红颜为首的,专注于生产和享受游戏,这个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安静的偏厅内,想起一片低沉的嗡嗡声,最后还是天下会的赵伯阳打破了沉默。
“孔大人,方大人,刚才北海国相府的条款我们商议了一下,觉得大体上是可行的,当然,一些细节还不够详细,这些需要我们之间继续的磋商,另外就是关于供应平价物资与收容流民的比例、各行会出资供养的部队的数量限制、可否推荐将领,还有在北海未有领地的行会能否即时申请获得领地,最后一点,能否拥有自主防卫权,两位大人应该明白在下所说的是防卫谁吧?”
孔融看了方志文一眼,不是因为自己没底,而是太有底了,因为异人的这些条件和反应,几乎都落在了方志文的猜测之中,事前方志文都跟孔融探讨过,所以孔融对方志文的预见不由得佩服不已,也这才明白,方志文说得没有错,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
第三百一十八章新保皇党
玩家们提出来的问题多是关于细节和技术方面的基本都不涉及原则方面这说明孔融提出的策略玩家是能够广泛的接受的即使供养军队这个类似抽血的政策玩家们也能接受。[找小说素材就到]
至于所谓的自主防卫权其实就是在与当地世族产生摩擦的时候不至于被直接打成反贼的一个保障但是这个权力如果控制不好非常有可能被玩家钻空子所以这个权力绝对不能够交给玩家。
但是为了安抚玩家免除他们被当地世族打压的担忧孔融提出了一个合法反击的权力在对方主动发起攻击的情况下哪一方被定xìng为反贼将接受天神的仲裁。
这实际是将玩家与世族同等待遇之前在原住民做主的地区玩家攻击原住民肯定被定xìng为反贼反过来则不一定。这个情况只有在方志控制的区域是谁先攻击谁理亏后来这个规矩逐渐被刘虞和公孙瓒采用基本幽州都是这个规矩而现在北海就是幽州之外第一个对玩家采用同等国民待遇的区域。
这对那些没有参与这个会议的北海郡玩家来说绝对是一个意外之喜只是这个意外之喜的来源基本没有人知道最后被落在了方志的头方志倒是白捡了不少的名声。
相关的技术细节虽然繁琐但是有了大方向的认同这些东西并不难达成一致说穿了就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而已。
直到玩家与北海方面完全达成了一致并且签署了协议的换之后会议并没有散会去开庆祝宴会。
“志北海之事已经解决现在该青州的问题了!”
方志笑着拱了拱手转向全都一脸疑惑的玩家道:“刚才见证了诸位与北海国相府的协议。(找小说素材就到)非常高兴至少北海的数十万濒死的百姓有了一条活路不论大家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参与此事但是救助了百姓这一点无法抹杀本官先谢谢大家。”
“不敢不敢。”
“方太守您太客气了。呵呵.....”
“......”
方志笑了笑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接着说道:“北海的数十万百姓得到救助是好事但是在整个青州还有将近三百万的灾民正在冰雪中等待死亡我想这一点在座的大家跟我、跟举的心情是一样的。”
“方大人您说吧想怎么办?我们一定支持您的决定。”
“将青州模式推广就好了。”
“但是其他的太守未必会有这种胆魄。”
“要不干脆我们推孔大人坐青州牧。”
“切你是谁啊!?”
方志不动声sè的看着下面热闹的议论。刚才这些玩家还觉得在北海这里分得一块蛋糕很高兴眨眼之间方志就又扔出一个比北海还要大十倍的蛋糕这个提议肯定能让这些玩家兴〗奋的有些失常所以叫嚣着要将孔融推青州牧宝座的人非止一两个。
方志侧眼看了看孔融的神sè只见孔融的脸难以掩饰的显露出一脸的愕然显然他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张扬和无所顾忌的一群人这都还是异人行会的首脑。若是普通的异人又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呢?方志跟他说起过的关于异人的种种开始在孔融的心里慢慢的发酵看来对于异人是要认真的去认识一番了。
等大家都充分的交流了一下方志才再次大家安静下来。[找小说素材就到]
“刚才我听了大家的不少意见用你们的习惯说那真是天马行空啊!举兄若是做青州牧。我是坚决支持的不过这个事情不可能由下而的推动所以就暂时不要说了。至于有人提到与各郡太守谈判。这个应该是吃力不讨好吧!除了举兄一心为民其他的州郡主官。都与当地的世族关系密切现在大家想要从当地的世族中分走人口、土地和权力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与虎谋皮嘛。”
参与会议的玩家都是人jīng刚才只不过是被方志忽然抛出的一个大蛋糕砸的有些头晕眼花现在冷静下来一想自然都明白想要和平的或者采用交易的形式合法渗透到青州的权力体系中是一种多么不合时宜的想法。
想要夺权只能依靠暴力方志话里话外都指向这个出路只是作为一个大汉官员居然在与玩家谋划夺取地方控制权这个似乎有些问题啊?难道方志也想掺乎到青州的瓜分计划中来?
方志无视玩家们jīng明或者狐疑的眼神还有白馨予那特别奇怪的热切眼神。
“刚才举曾经介绍过青州受灾的情形可能大家当时没有注意到现在在灾民中已经开始发生有组织的吃大户的情形根据当地世族的情报里面很可能有一些人在煽动和组织这些意味着什么想必大家都是清楚的。更重要的是这种事情一旦频繁的发生最终就有可能失去控制变成一场暴乱甚至会影响到冀州去。”
偌大的偏厅里忽然安静下来似乎大家都被方志所描述的场景给吓住了却只听见大家沉重的呼吸声。
“大人。”一声清脆的呼唤将大家的眼神也一起呼唤了过去说话的白馨予只见她秀美的容颜带着淡淡的红晕清澈的眼眸平静的注视这方志态度虽然恬淡安宁但是身却又散发着让人信服的自信和傲然。
“大人想必你已经有了成算不如直接说出来让我们大家参详一下今天这些人能够听从大人的召唤山长水远的赶来肯定是支持大人的。”
“没错!”
“我们听大人的。”
方志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白馨予一眼抬头道:“既然如此有些话我就直说了你们异人知道的比我们更多这些事情在你们眼中应该不是秘密现在大汉朝廷之中皇权与世族的争斗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想必大家都是清楚的。而这种争斗也势必延伸到地方但是现在的情形很明显世族保持地方皇家试图通过宦官收买支持者不过并不成功反而因此被世族抓住漏洞穷追猛打现在的局面是世族强皇权弱。”
“举是坚定的站在大义这一边的各位既然也支持举成为青州牧那么我想大家也是会一致支持重振皇权、打压世族的如果就这点能达成一致那么我希望能形成一个类似万民表之类的东西直接达天听只要有了天子的支持或许事情就有了转机。”
方志话很明白在座的人jīng没有理由听不懂但是他们现在却不敢轻易的表态方志是要求大家公开声明支持皇权这是要站队了换而言之就是游戏中的阵营选择。
但是你若是真的当这里只是游戏那你就败了这个阵营一旦选择了就很难更改了特别是当你选择了保皇阵营的时候如果你先选择了世族阵营或者黄巾的贫民阵营到时候还以说是拨乱反正而投向保皇阵营但是选择了保皇阵营之后再改阵营除了背叛之外不会有别的名声了。
室内再次沉默下来孔融的心脏不受控制的加速了跳动虽然孔融被方志批驳了一番之后明白了皇权和民权存在的区别但是如果能保持大汉的大义孔融还是愿意去努力的即使自己不会再不加思索的接受皇帝旨意但是毫不留情的抛弃皇帝孔融还做不到。
“大人我们红颜公会唯大人马首是瞻完全没有问题。”打破僵局的还是白馨予今天这个亮丽的女孩频出风头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
方志冲着略带得意的白馨予点了点头嘴角翘着一丝笑意红颜现在就是一个种田派他们站在哪个立场其实都没有区别别的玩家既不会因为这样就将他们列为敌对也不会因为这样就从敌对名单将他们划掉。
种田派就是玩家势力中的稳定力量属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典型没有必要谁有愿意去招惹他们呢何况打仗是需要物资的而种田派的物资最多。
因此白馨予的这个承诺其实本质没啥意义但是在这个场合里就非常有意义了显然白馨予是清楚的看到这一点所以才频繁的出招为红颜和种田派在方志和孔融的心里争取了一个极高的地位。
有了红颜带头各个玩家行会也纷纷表态方志在这里说这些就表明方志也会加入保皇派但是这个保皇派却与由皇族和老臣组成的保皇派不大一样更多的情况下以方志和孔融为首的新保皇党其实是在打着保皇的大旗行绥靖地方的事实。
在原则同意了方志的提议之后方志与孔融开始逐渐的将新保皇党的目标和行事方法一一的解说有了这种相当务实的思想诸位行会代表立刻从怀疑转向支持这就是扯虎皮嘛好事!
这个后来被玩家称为新保皇党的组织就这么成立了随后孔融执笔一篇采飞扬、气势磅礴的万民表转眼书就然后大家纷纷签名包括方志当着大家的面这个万民表被专用的皇家信鸽送走现在就等着天子的反应了。
第三百一十九章黄巾百党
!还有‘道家门徒3’大大的评价票,以及‘幽灵魔曲’大大的更新票,十分感谢!】
当方志文正在召集玩家顶尖行会组建新保皇党的时候,赵爱儿也正召集支持太平道的玩家势力,商讨着合作的事宜,这个主意,自然也是方志文给出的。
在方志文看来,那么多支持黄巾的玩家,张角要是不充分的利用起来,那才叫笨呢!虽然那些玩家恐怕也未必安着什么好心,绝对不会有人真心的支持张角,或许有玩家会以张角为拥戴的对象,但是,对于一个组织来说,是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的,所有的玩家组织,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来。
只是,如果害怕玩家居心叵测就拒之千里,那实在是一个弱者的行为,没有包容天下的决心和气度,那还造什么反,不如回家种田算了,作为一个大组织的首领,张角如果连这点胸襟都没有,又怎么能有现在这种局面。
之前是他一直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异人的存在,当方志文将异人的能量和作用给他一说,张角立刻就意识到,异人所拥有的力量绝对不应该被忽视。
自从上次赵爱儿从西安平带回来的那堂战略课内容之后,张角就开始审慎的对待异人的问题,并派遣心腹前往密云、丰宁等地,了解和学习有关异人的事务,而不久前张角与方志文的第二次会面,张角更是直接的提出了如何利用异人力量的问题,方志文也毫不吝啬的加以解说,这让jīng通人民运动的张角茅塞顿开,对方志文颇有种恨不早识的感觉。
回来之后,张角就开始筹划与异人势力的合作。恰好这百年罕见的大雪灾就来了,这场雪灾改变了许多人的未来,也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未来,冀州的情况基本上被大世族和韩馥把持,剩下的都稳定在太平道手里,且不说了。
青州的情况却有些混乱,大小世族趁着这个机会吞并土地、买卖人口。方志文和孔融则利用这个机会收聚人口加强实力,太平道的人自然也想从中分一杯羹。只不过有些有心无力,因为太平道原本就不那么富有,又不会经营、不事生产,虽然现在正在改善,但是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见效的,所以为了不至于在青州落后太多,张角毅然加快了与异人合作的脚步。
当然。合作也不会仅仅限于青州,张角试图引入更多的异人势力,并将之尽量的纳入太平道的体系,将这些异人势力逐渐的归拢到汝南、泰山、太行三处,异人力量的集结使用,是方志文给张角出的一个主意。
而且,在太平道起事之后,会形成自己的政务官僚体系,到时候可以充分的利用占据的山区为为根基,与异人交互换位。在山区建立坚固的堡垒和生产基地,在平原收聚人口,转向山区安置,未来的战区肯定会集中在平原地区,而山区就会成为最大的大后方。
其实这个设计跟密云和丰宁的配合是异曲同工,太平道中的聪明人自然能看得出来,方志文给出的这个主意绝对不是敷衍,而是一个真正的百年大计。
这个计划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与异人的合作,因此,赵爱儿今天这个试探xìng的会议。其实是具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的。
实际上,来参与太平道召集的泰山聚会的。有不少是跟参与北海会议的势力重合的,这些两头下注的势力不在少数,只是,他们之间的的这种内在的关系,原住民是根本无从了解的,只要这些势力不使用同一个名称,他们在现实世界的关系,是不会让原住民知道的。
“各位都是异人,对大汉未来发展的趋势,想必比我们知道的更多。”赵爱儿的开场白与方志文的诡异的相似,或许这就是所有原住民与异人的第一个认识。
“我太平道的宗旨,是救万民于水火,让耕者有其田,劳作者有其酬,力促世间公平公正,行太平安乐之大道。只是,这个宗旨,却不能被霸占了天下土地的世族豪强所接受,我太平道与世族之间是无法并存的,迟早必有一战。”
赵爱儿的话无疑是一个宣言,一个太平道重新向外界发出的宣言,太平道这次的宣言有了变化,原本太平道以推翻大汉统治,重建公平公正的秩序为己任,而现在,太平道却将矛头指向了世族,而刻意的忽略皇权和zhōngyāng政权,似乎太平道已经放弃了推翻皇权,而是要行清君侧的祛邪扶正之举,当然,这个太平道的人也没有说,你自己可以去品味。
赵爱儿略微得意的看了看下面正在低声互相议论的异人代表们,她这个宣言,可以说是一个一举多得的事情,一方面,向皇族传递暧昧的和解信息,一方面为自己重新定位,另一方面,也是告诉异人,不要将太平道的人当傻子,太平道已经不是那个傻乎乎的只会给人当枪使的太平道了,太平道从现在开始,有了自己明确的战略目标,那就是长期存在。
“为了准备这一势必发生的战争,我太平道决定,在山区,世族势力所不及的地区,积极的建立根基,初步我们选定了汝南西部伏牛山区、泰山地区和太行山区这三个地方,在确定了这三个地区之后,我们太平道将会鼓励教众前往以上山区,开垦荒地建立村寨,在合适的时机,立城括地。”
下面异人的议论更加的热烈了,赵爱儿笑着停下来,伸手拿起身侧小道姑斟上的新茶,眯着已经有鱼尾纹的凤眼,满意的看着。
下面的玩家们议论纷纷,其实都还是围绕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太平道似乎重新拟定了一个十分明确的战略,那就是走建立根据地,然后长期对峙的道路,并且选择xìng的缓解了与皇权的对立,确定了贫民阵营这个立场。
这与历史上或者演义中的太平道已经产生了十分明显的分野,而玩家们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先知先觉,现在要全部报废了,一但太平道的谋划成功,未来黄巾起义的局势会如何演化,整个大汉的局面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还真不好说。
不过,大汉皇权、世族、贫民对立的情况肯定是无法逆转的,所以天下迸裂是必然的,只是迸裂之后,原本在历史上形成了世族与皇权两个阵营,而现在,显然是要分成三个阵营了,这或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三国演义。
其实在历史上,江东孙权是顽固世族利益的代表,蜀中刘备是皇权大义以及依附皇权的权贵代表,而曹cāo则是新兴贵族以及平民的代表,这种意义上的三国,确实没有现在这种更彻底的三国阵营有意思。
这次的会议,太平道显然是要建立阵营了,而召集广大的玩家势力,就是为了给贫民阵营拉赞助的。
“我太平道将会加强军事力量的建设,在现阶段,力争以武力保护上述三个地区开发的正常进行,我太平道的首批正规部队,将会在月内进入太行山区和泰山山区,然后组织此次受灾的灾民和教众,非分批进入这两个山区,汝南地区则稍后择机进行。”
“请问灵心道长,那我们能做什么?”
“对呀,召集我们来做什么?”
“各位,山区的建设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灾民们不能吃树根啃树皮,更不能衣不蔽体的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天,我太平道欢迎支持我们理想的异人参与进来,积极为灾民提供粮食布匹和建设物资,同样也欢迎各位将山寨转移到上述地区发展,如果愿意的话,甚至可以加入我们太平道的军队体系中去。”
赵爱儿的这个话一出,下面的异人们顿时激动了,这代表什么?代表着直接进入太平道的官僚和军事体系的机会,代表着太平道开始正式的招兵买马了。
这些能来参加会议的玩家代表,自然都是冲着将来黄巾起义之后,高举黄巾旗帜造反的玩家势力,原本这些玩家势力打的主意,不外乎是跟着黄巾扯旗,等黄巾湮灭之后,他们再继续打着黄巾旗号成为一个反抗阵营。
但是现在太平道忽然振作,一改乌合之众的形象,居然要玩根据地战略,打着长期存在的主意,或许这对于这些坚定的造反派是个好事,至少黄巾的势力不那么容易消亡,那么这个造反阵营的力量就更强大,对于加入这个阵营的玩家势力的好处也就越多。
而太平道此刻多表现出来的高超的战略部署,也赢得了这些异人的尊重,不管怎么样,一个能够以创建贫民阵营为手段,以长期对峙皇权和世族阵营为目标的太平道,远远比一个只会高喊着空泛的口号,悍不畏死的胡搞一通的农民起义要好得太多了。
不用说赵爱儿开出的那些相当诱人的条件,仅仅是太平道表现出来的成熟和稳重,就已经大大的鼓舞了广大造反爱好者的热情。
赵爱儿看着异人们越来越兴奋的表情,以及越来激昂的议论,心里如同喝下了九天蜜露一般,从头顶到脚趾,整个人都通通透透的,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么舒服过,连手里的茶水都分外的清香怡人。
太平道,大有可为啊!
第三百二十章韩馥的使者
青州的局势被方志的小手巧妙的挑动着看似错综复杂的局面在方志的拨动下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各方势力的目光都渐渐的被青州吸引了过来。[找小说素材就到]--/--/
天子收到了由方志牵头所的万民表求朝廷授予孔融全权处置在青州饥寒交迫的三百多四百万灾民更重要的是在万民表中以方志为首的异人势力毫不留情的控诉了青州当地世族不但不对处在死亡边缘的灾民施以援手反而加紧压迫贫民夺取贫民手里仅剩的土地和房屋将这些贫民逼死路的无耻行径要求天子严惩这些为富不仁的世族豪强。
在万民表中异人们还对天子表达了坚定的支持并求天子作为万民之主对这些灾民施以援手。
灵帝收到这份表自然兴奋地手舞足蹈高兴的在后宫里大开天体营在皇权rì渐没落的时候不管方志与孔融是不是真心的支持皇权也不管这些该死的异人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仅仅是这个表本身就狠狠的给了朝中的一众世族代表一个响亮的耳光!
解气!非常解气!
委屈了十几二十年的灵帝终于开怀了一天于是灵帝大笔一挥将孔融拜为青州牧再给方志一个平北将军的衔头其实从品秩看方志的这个平北将军衔比他的丰宁太守还要低了两级按说他完全可以授镇北将军。
但是。灵帝的诏书一向未必能出得了皇宫。所以诏书直接被打了回来朝堂的大臣不同意任命的指令自然传达不下去灵帝此时基本是被架空了的。
方志的所作所为在朝堂里的各位大佬看来当然是**裸的打脸但是方志已经不是一个可以随意拿捏的小势力在幽州方志的势力俨然是第二大势力。(找小说素材就到)朝堂大佬们倾力扶植的公孙瓒现在拿方志也是完全没有办法。
而幽州以南的冀州虽然世族力量强横但是却有内患没有解决。加韩馥的首鼠两端而且冀州的势力与方志的不接壤还隔着一个刘虞呢。
如果一个不好将方志彻底的逼迫到刘虞那个坚定的皇族那边那就悲剧了。
所以对于方志扯虎皮的行为朝堂的大佬不是不能接受对于方志授平北将军这个空衔朝堂大佬们倒是完全没有意见但是授孔融青州牧那绝对不行。另外。如果直接通过这个诏书那就等于让以方志和孔融为首的新派系公然登场了所以朝堂大佬们拼命的阻截这个诏书的下达。
最后在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