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75部分

应该被轻易的剥夺,这是我太平道的教旨所在,不容亵渎。”
“哈哈哈.....好一个以天下贫苦百姓的福祉为己任,希望张先生能一身当之,莫要让天下人失望啊!”
张角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到是真的有种铁肩担道义的架势,连赵爱儿的眼神都满是钦服,这或许就是张角的人格魅力所在,敢说、敢做、也敢于坦然承担,一点都不怯场,这绝对是骗子的最高境界,连自己都骗了,想必他自己也认为,他就是天下百姓的救世主吧。
不管他做的对不对,也不管他的理想是不是不切实际,仅仅是这种坚定的信仰,以及数十年不懈的努力和最求,拥有这种执着和信念的人,本身的人格就是很吸引人的,有时候,人活在世上,就是要做一些事情,追求一些事情,全心全意的去实现一些事情,即使最后失败了,也不枉此生,这是一种境界,或许旁观者很难理解。
只有身处其间,真正的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的人,才有资格去评论这一切。
方志文正sè点了点头,不再与张角争论这些,转向赵爱儿道:“既然贵掌教有此宏愿,那与世族乃至京城的那位贵胄,恐怕天生就是敌对的,从某种意义上,甚至与某也是敌对的,不过这是将来的事情,眼前贵教与丰宁却无敌对的事实,所以,合作是可行的。至于将来是否会敌对,那要等将来再说。”
赵爱儿笑着点头,一阵河风吹来,河边的麦田里麦浪翻滚,隐隐传来一股麦子的清香,几只不知名的小鸟划过微黄的麦田,飞翔蓝sè的天空,天上白云悠悠,好一派悠闲的田园风光。(未完待续。!~!
第两百七十八章上了恶当
【很抱歉,前面两章的章节错了,两百七十五章出现了重复,这章的章节号是回归了正路,呵呵。】
“那么敢问方大人打算如何与我教合作呢?”赵爱儿不疾不徐的问道,虽然语气很平淡,但是眼里的那一丝兴奋,却是掩藏不住的,方志文不知道她是在为太平道能与丰宁一系的势力合作而兴奋,还是为了自己的想法得到实现而兴奋,这个女人反正不简单。
“那要看贵教有什么地方需要某的合作了,事实上,某对于冀州的情况也不是十分了解,那rì袁家的人也没有仔细说过,只是将人领走了而已。”
方志文随口的回答却包含着丰富的信息,这就需要赵爱儿和张角快速的从中弄清楚方志文所要传达的意思了,否则连对方的意图都搞不清楚,不是很丢人。
方志文说了这一句含含糊糊,看上去内容丰富的话语,其实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待价而沽。
赵爱儿素有急智,几乎是本能的就抓住了方志文的想法,但是张角就显得略微慢了一点,方志文倒不会因此看轻张角,张角是一个以魅力见长的人物,而不是以智慧著称,否则黄巾的大好局面,也不会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
“哦,既如此,贫道就直说了,我教亦有护教护法,但是这些护法都是农夫出身,不懂得战阵之术,不知道大人能否代为训练一二?”
方志文不得不再次赞叹,赵爱儿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代为训练军队,这点正是针对黄巾势力缺乏正规军事训练这点来的,更有意思的是,这个要求还是一个非常有份量的试探。代为训练护教私军,这就是在造反,方志文会做又敢做么?
一旦方志文敢跟太平道在军事上展开合作,那么这些合作内容会不会有心无心的被透露出去?方志文会不会一夜之间就变成世族的死敌?
从谈判上来看,赵爱儿已经提出了一个方案,不管方志文接受或者不接受,方志文都应该亮亮自己的想法,这也让赵爱儿能逐渐摸清方志文的底线和打算。是谈判桌一种巧妙的应对,这个看似有点过分的要求,其实作用大着呢,更何况这要求是赵爱儿说出来的。并不代表太平道的最终态度,一旁的张角随时可以将之否定。
一个有些过分的要求,既能看到方志文对待太平道的最终定位,又能试探方志文的筹码和想法,还能将球踢到方志文那边。如果方志文一个不小心,被赵爱儿套进陷阱也说不定。
却是高明!
“是么,乐南城里正在招募士兵,只要是合格的士兵。不论他是农夫出身,或者是世族出身。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进了军队。就要守军队的规矩。”
方志文的应答也很有意思,他并没有对赵爱儿的要求进行回应,但是也可以看做是进行了回应,乐南正在招兵,并且不论出身,那么太平道的人自然也可以去参加了,你太平道的人混进军队接受训练,将来做了逃兵也好,正常退役也好,最后去了太平道参加起义,反正跟方志文是没有关系的,即使是太平道硬要攀赖方志文,恐怕也是攀赖不上的。
换一个角度看,方志文确实答应了帮助太平道训练军队,从这点上可以看出,方志文是真的对太平道暂时没有敌意,甚至是在鼓励太平道的发展,也说明方志文不是坚定的汉臣,至少,绝对不是什么忠贞的保皇党,至于他与世族的关系,从这个回答上倒是看不清楚。
还有就是最后的那句守规矩,意思是jǐng告赵爱儿,一旦进了军队,就只能当自己是个军人,而不是太平道的人,军法严苛,到时候就不要说方志文无情了。
赵爱儿问得妙,方志文答得也巧,这一次算是平手。
“哦,大人准备招募多少士兵呢?”
“一两万没有问题,多了怕养不起呢。”
“我太平道倒是有点善心人士的捐助,为了协助大人守御边塞,保我大汉百姓的安宁,我教愿意捐献一些给大人作为军资的。”
“军队自有供养,无需尔等百姓cāo心。”
“应该的,没有军队戍边守御,何来安宁的生活,大人万勿推辞。”
“兵者,国之重器,岂能为私人所把持?此事休提,如果贵教想要与丰宁城做生意,那倒是欢迎的,丰宁城牛羊等物产丰富,乐浪则盛产木铁,贵教随时可以前去交易。说起来,贵教一向只是依靠捐助么?没有自己的教产?某一个军汉尚且知道,若想要实现自己的目标,就需要支持供养强大的军队,就需要有众多的人口从事生产,产生税赋和粮食,贵教以何自持呢?”
方志文的这番话里有两个意思,一是坚决的拒绝了太平道的捐助,或者说对于训练军队所支付的代价,这种无需代价的事情,怎么看都是很诡异的,尽管方志文强调只需要太平道正常的在丰宁一系进行贸易就可以,但是,这种好事谁敢轻易的伸手去拿呢?
另一个意思,就是在建议太平道于丰宁城建立正常的贸易关系,更是在对太平道的自持能力,以及太平道行事纲领的一种质疑。
“大人,贫道敢问大人在乐南招募的军队有何打算呢?”
赵爱儿先问她最关注的问题,至于方志文对太平道发展模式的质疑,这个要由张角来回答了,这种纲领xìng的东西,赵爱儿不好越俎代庖。
“军队自然是要作战的,还能用来做什么?乐浪盗贼众多,更有从高句丽远来的强盗,当然也有从辽东越境的盗匪,可以说是盗贼蜂起,军队招募出来,自然是要去剿灭这些讨厌的盗匪的,呵呵。”
赵爱儿彻底明白了,为何方志文不需要太平道付出代为训练军队的代价,他是想用太平道的军队去跟公孙瓒和高句丽打仗,这么一想,赵爱儿甚至有种自投罗网的感觉,这个方志文不是一开始就打算从太平道的人骗过去当炮灰吧?
说起来,乐浪人口稀少,确实缺少兵员,实际上这个问题在丰宁和密云也是一样存在的,如果太平道肯出人去帮方志文打仗,方志文肯定是十分乐意的,或许在赵爱儿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方志文心里已经笑开了花吧?
想到这里,赵爱儿不由得有些沮丧,气势自然也低落了不少,这个名闻遐迩的方志文果然不好相与,自己尽管已经很谨慎了,最后还是落了圈套,自动伸过脖子去给方志文宰,实在是可怜又可笑,而方志文则谨慎的表现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显然是故意做出来打击赵爱儿的。
张角虽然急智差点,但是智力还是不缺的,这么明显的情况和事实还想不明白的话,那就真的不适合做一个领袖了。
“方大人真是好谋算,老道佩服啊!不过,太平道的信众众多,人却是不缺的,但也请方大人顾惜人命,清剿盗贼是好事,损伤过多可就有伤天和了,伤损过重,到时候怕是招募不到军队了。”
张角的这句话很大气,直接就认了眼前这个亏,不过却也向方志文发出了jǐng告,气势上一点也不弱。
“某是军人,自当遵从战争的法则,这点张先生无需担忧。倒是刚才某家的疑问,张先生略为解释一二可好?”
其实方志文的这个问题,张角未必没有仔细想过,但是张角的手下多是贫民出身,会做生意经营的不多,读书人更加少,而张角与他兄弟这数十年来,都是在奔走传教,在传教和招募信徒方面,这几兄弟算是专家,但是经营、战争以及战略方面,张氏兄弟其实就相当的薄弱了。
甚至在外交方面,赵爱儿虽然是专家级别的人物,但是真正的与周边势力进行合纵连横,方志文还是第一家,这也说明,张角对周边的势力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或者说,对于太平道的整体定位非常的模糊,甚至模糊到完全将周边的势力看做对手,这种将所有的人都看成对手的行为,绝对是自杀的行为。
今天与方志文的交谈,张角收获最大的,是方志文明知道与太平道有着根本上的对立,仍然选择在现阶段与太平道合作,这种将利益放在最高点,而忽略意识形态的做法,对张角启发很大。
现在方志文再次提出一个太平道何以自持的问题,又命中了太平道的软肋,太平道之所以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偷偷摸摸的低调发展,可以说是一种策略,也可以说是一种无奈,太平道是后起势力,在世族把持的地方想要发展,只能是在夹缝中求存,虽然开始的时候有某个势力的强力支持,但是现在,由于太平道已经是一个庞然大物,原本支持太平道的势力,现在更多是忌惮太平道,甚至还在企图渗透和分化瓦解太平道。
方志文虽然只是问了太平道经济潜力的问题,但是这个经济潜力并非是孤立存在的,而是涉及到这个组织的结构、纲领和路线问题,可以说是一个整体的某个侧面,在经济自持能力上的缺乏,同样也会体现在战略上的幼稚,还有军事上的缺陷等等,甚至还需要反思在组织结构上的问题。
方志文的这个问题,实实在在的击中了张角最核心的弱点,不解决这个问题,张角的组织始终都只是一群乱民,一群乌合之众,作为一个领袖,张角即使再自大,也能看清楚自己所需要面临的问题,在理想和纲领上,或许张角能够自欺欺人,但是在实打实的钱粮军队面前,什么样的谎言都是苍白的。!~!
第两百七十九章黄巾无人
“原来是找她们九个拍摄时尚杂志。”将泰妍九人送走后,金圣元看了一会儿书,偶然间看到今天的rì期,心头一动,起身前往赵贞雅的办公室。
果然,办公的灯亮着,赵贞雅并没有离开,金圣元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赵贞雅的声音有些干涩,应该是长时间抿着嘴的缘故,金圣元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金圣元推门走进,一股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
办公室中的布置很简约,以白sè格调为主,空气中带着淡淡的柠檬清香,rǔ白sè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窗台上摆放着两盆吊兰,为白sè的格调中增添了几分清新的绿意,加上温暖的气息,整个房间好似处在一个dúlì的小世界中。
书桌上的摆设一丝不乱,赵贞雅正坐在电脑前工作,白sè条纹的西服,一件格子夹棉女式衬衣,戴着一副粉sè镜框的眼镜,以往干练的短发已经留长,在脑后卷起一个随意的发髻。
“圣元,你怎么来了?”赵贞雅有些讶异地看了金圣元一眼,问道。只要不是在正式场合,她对金圣元的称呼都很随意,而金圣元也从来不会在意这种问题。
“听泰妍她们说,你在为她们拍摄画报,我就过来看一看。”金圣元笑了笑,走到电脑前,说道。
“嗯。”赵贞雅点点头,似是不经意地说了一句:“泰妍最近的体态丰润许多。”
金圣元面上的神sè微微一僵,想要辩驳什么。却又发现赵贞雅已经专注于刚刚没有完成的工作,只好作罢,站在她背后看着电脑上的照片。
当初他邀请赵贞雅做时尚杂志社的社长、主编,固然是因为看重赵贞雅的能力,但也有一方面原因是他在这个领域只有赵贞雅一个熟人。
但是,他没想到赵贞雅居然这么快就将杂志社经营得有声有sè,而且对这件事如此上心。俨然已经把时尚杂志社当做她的工作重心。
不得不说,S.M公司对艺人形象的打造非常专业,《GEE》这首歌曲中。泰妍九人如同美女蜡像一般可爱的形象获得了几乎所有粉丝的喜爱。
金圣元站在背后看着赵贞雅jīng心整理泰妍九人刚刚拍摄的画报。艺人的画报几乎都要经过jīng细的编辑才会发布,甚至有些女艺人和画报中的形象很难让人相信是同一个人。
当然,作为频繁露面、参加各种活动的歌手。泰妍她们只是做一些小修改而已,比如帮侑lì调一下亮度之类的。
“泰妍的皮肤真的很好。”过了片刻,赵贞雅完成手头的这部分工作,突然开口说道。
“嗯?”金圣元一愣,随口应了一声。赵贞雅在工作的时候一向都很专注,今天怎么会突然和他聊起这些闲话?
“你们两个家伙真是让人羡慕,完全就是逆生长!”赵贞雅不理会金圣元的惊诧,继续说道“泰妍这个小家伙天生童颜,时间简直就是她亲妈!你也是。越活越年轻!”赵贞雅似乎是真的很嫉妒金圣元他们两个,说着从电脑中找出一张金圣元在2004年的照片和他近期的照片。
第一期杂志拍摄时,因为金圣元没有时间拍摄外景画报,所以朴贞允提议,把金圣元从2004年到现在的所有私人照片拿出来。让赵贞雅挑选使用。现在,他的很多照片都还存在赵贞雅的电脑上。
“看看你2004年时的样子,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赵贞雅把两张照片对比着说道“二十二岁时长得像三十岁一样成熟,现在二十七岁面相反倒像是二十岁刚出头。”
“那时候刚退役。饱经风吹rì晒也不曾护理,现在养尊处优,皮肤自然好了。”金圣元笑着说道“而且我以前参加节目时,有医师说过,我的长相是另外一种童颜,年纪越大越好看、越有气质。如果注意护理,四十岁时保持现在这种面相也不是太难。”
“哎!真是羡慕你们啊,再过两天我就又老了一岁了!”赵贞雅略带苦闷地说道。
“……”金圣元无语地看着赵贞雅片刻,然后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忘记的,即便人不到,生rì礼物也会送到!”他来这里的原因就是因为突然想到再过两天就是赵贞雅的生rì了,他对这方面很细心。
“生rì礼物到了就行。”赵贞雅立刻笑着说道。
金圣元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赵贞雅这是在告诉他不需要特意为了她的生rì更改行程,但也绝对不能忘记。比起上下级,两人反倒像是很好的朋友关系,而且,随着年纪、经历的增长,如今两人也不再像当初那般好似两块**的石头一般的朋友关系。
“jessica的锁骨很xìng感。”赵贞雅突然调出一张洁西卡露着小半边肩膀的照片,说道。
“嗯”金圣元点点头。
“Tiffany的腿部线条很优美。”赵贞雅的眉头微微一挑,继续说道。
“嗯”金圣元依然点头。
“Yuri的身材很棒!”
“嗯。”
……
“你是男人吗?”终于,赵贞雅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打量着金圣元说道。
金圣元终于不再点头,黑着脸看着赵贞雅。
“我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你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天天和她们随意地相处,肢〗体接触更是已经习以为常,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动心过?”赵贞雅似乎是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摘下眼镜,盯着金圣元问道“别用你只喜欢泰妍一个人来蒙混我,男人的本能和感情无关。”
“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大好奇心!”金圣元小小地嘀咕了一句,惹得赵贞雅立刻竖起双眉瞪着他,女人几乎没有不在意自己年龄的。
“你也说了,那只是男人的本能而已”金圣元不疾不徐地解释道“我有自己的理智,不会被本能支配。”
“切!”赵贞雅不屑地努努嘴,说道:“我见过很多认为自己的理xìng强过本能的男人,结果却都没有逃过本能的支配。而且,就算你没问题,那她们呢?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尤其是在娱乐圈中,青涩褪去后,她们的择偶标准就会渐渐变得现实,你这样一个男人天天在她们身边出现……”
金圣元皱了皱眉,他还真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
“应该不至于吧?我可以说在她们还是半大孩子的时候就……”金圣元有些迟疑地说道,不过却越说越没有底气,他和她们终究不是亲兄妹“那我要怎么办?和她们保持距离?这也不可能啊,将近四五年的兄妹朋友关系……”
“我怎么知道?”赵贞雅却是一摊双手,说道:“我只是因为好奇而随口问的几个问题而已,根本没有你想的这么复杂!而且我只是担心你影响到她们的择偶观,谁知道你会想到自己身上?看来男人的理xìng果然都不怎么可靠。”
金圣元脸上的表情瞬间凝结,这不是挖坑让他自己往下跳吗?
“贞雅姐,你生rì那天我一定会送你一个三十三层的蛋糕和三十三根蜡烛!”金圣元咬牙说道,今年是赵贞雅的三十三岁生rì。
“三十三层的蛋糕?你以为是楼房吗?”赵贞雅笑着说道“对了!圣元,听说你买了一幢别墅?”
“嗯?”尽管知道赵贞雅是在转移话题,但金圣元还是奇怪地看着她。
“需要你的时候到了!”赵贞雅一拍双手,说道“虽然现在有各式各样的布景,但终究不如身临其境地拍摄真〗实。你那奢华的房车、别墅都是不错的外景。”
“什么时间?”对于工作上的事情,金圣元从来不会吝啬什么,而且在豪华别墅区,即便曝光也没什么,完全不用担心被人知道后偷拍、跟踪。
“明天早上!”赵贞雅似是早已料到金圣元会同意,说道“我已经和她们的经纪人约好。”
“好!”金圣元点点头,他明天早上的行程不太重要,可以推掉。
不过,回到房间后,他却还在思量着赵贞雅之前的那段话。这样一细想,Tiffany、洁西卡、侑lì……甚至允儿,好像都对他有意似的——这就是异xìng朋友的缺点,平时大大咧咧不觉什么,可是一旦细细琢磨,很容易让人自作多情、捉摸不清。
而且,这种东西越想越是容易令人混乱,金圣元本身就是喜好思考的xìng格,此刻突然被赵贞雅拐带进入一个误区,思绪好像一团乱麻也似,半天整理不清。
“我真是个笨蛋!”思量半晌之后,金圣元忽然骂了自己一句“我和泰妍的关系她们都知道,甚至就连我们突破最后一层关系的事情相信也不可能瞒过她们,那我还胡思乱想什么?真是庸人自扰!”
“贞雅姐!你等着,我一定会送你一个三十三层的蛋糕!”对于罪魁祸首,金圣元的怨念颇深。!~!
第两百八十章专治不服
方志文很感兴趣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十二个将领,这些人的名字是:张曼成、波才、赵弘、彭脱、韩忠、孙仲、褚飞燕、张牛角、杨凤、周仓、卜己。
这几乎涵盖了黄巾起义初期太平道的主要将领,如果方志文现在大开杀戒,不知道会不会黄巾起义就此夭折呢?
被方志文的眼光看得身上直发毛的太平道将领们,对于这个长相普通,却名扬大汉的将军还是很怵的,更何况,一方是贼一方是官兵,天生就是对立面啊!
他们这些人,在来清河口港之前,都被师尊张角叫第两百八十章专治不服去一一训话,给他们讲述了他刚刚领悟的对敌策略问题,告诉他们现在太平道处在什么样的斗争阶段,就应该集中jīng力解决什么样的敌人,团结什么样的势力,要抓住主要矛盾放开次要矛盾。
这些将领们悟xìng有高有低,像后来主掌一方的张曼城、波才、彭脱、褚飞燕和孙夏,基本上能够明白师尊的意思,也明白了现在师尊是要跟方志文合作,也就是说在现阶段,方志文不是敌人,尽管他是官军,但是现在还不是挡在太平道面前急需搬开的石头,也就是次要矛盾。
但是其他的将领,多是些只会打打杀杀,或者只会老老实实执行命令头脑简单的汉子,让他们明白为何要跟官军合作,比拧掉他们的脑袋来得更加的困难,没办法,张角最后只好让这些人都必须听命与脑袋比较灵活的张曼城和彭脱。
这些个将领化身流民。来到清河口投靠正在清河口友好访问的方志文方太守,这种事情太正常了。一点也不会惹人注目,至于大批的太平道委托方志文训练的士兵,则需要在渤海的第两百八十章专治不服各个地方,跟随赵云搜集的流民,一起先前往钦岛,然后转船到乐南。
在那里,以他们会与自己的头领们汇合,开始进行整训以及战训。
“张曼城!”
“小人在!”
应声而出的汉子不到三十,身高七尺有余,方脸大眼。一脸的络腮胡子。肤sè倒是挺白的,不像是农夫出身,说起话来声音洪亮,语气不亢不卑,眼神里透着一股子桀骜。
张曼城是全能型将将领。除了魅力63,其他的属xìng都超过70,最高的统帅76,是四阶将领。
“不要称自己为小人,我的手下没有小人,只有属下,虽然你不是我们军中兄弟,但是以后自称属下吧,你每次用这种自贬的称呼想必自己心里也不舒服。说不得,有一天,我们战场相遇,你还要讨回这个场子呢,哈哈.....”
“大人说笑了,属下不敢。”
“嗯。我认住你了,波才。”
“属下在!”
波才三角脸配上三角眼,脸sè偏黄,个头不高,身体有些偏瘦,从面相上看,这个人就是一个私心很重的小人,方志文略微皱了皱眉。从数据上看,这个人是统帅型将领,统帅74点,三阶,不足为虑。
“嗯,不错。彭脱!”
“属下在。”
彭脱是个黄脸堂的大汉,身高快八尺了,腰围也很够看,脸上横肉坟起,眼睛眯缝着,眉毛也细细淡淡的,数据上看,这人是统帅和武力型武将,三阶。
“嗯,退下吧。褚飞燕!”
“属下在。”
褚飞燕就是后来鼎鼎大名的黑山黄巾首领张燕,褚飞燕长得相貌堂堂,身量中等,丹凤眼,斜剑眉,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显得这个人很有自信,给人的感觉也颇值得信赖。
褚飞燕也是武力统帅型将领,武力值刚进入五阶82点,统帅78点,算是黄巾中相当不错的将领了。
方志文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个历史上的大名人,只不过,现在历史已经变得乱七八糟了,不知道今后他还有没有机会占着黑山待价而沽。
“好,周仓!”
“属下在!”
周仓绝对是个汉子,不说他那魁梧的身材,以及已经进入五阶的战力,但是他的那份忠义,就绝对当得起汉子的评价!
周仓身量八尺有余,国字脸,脸膛略黑,浓眉大眼,膀阔腰圆,这位帮着关二哥抗大刀的家伙,没点子蛮力显然是不行的,再看他的眼神,忠直不屈,看向方志文的眼神里一点怯意都没有,反而带着一丝傲气和怒气,还有三分挑衅。
周仓的武力84其他的属xìng都不值一提,方志文咧嘴笑了笑,指着周仓道:“你很不服,在军中,我就喜欢不服的人,不服就打到你服为止,你准备一下,等我认识了我这些新的属下之后,咱们下场较量较量。”
“哼,有何不可!”周仓大剌剌的直起身子,直视着方志文应道。
“跳梁小丑,也敢言勇!主公,待属下教训教训他!”甄翔在方志文身侧插言,说得虽然义愤填庸的样子,不过方志文不用看也知道,不过是他自己手痒罢了。
“除了这人,其他的人你都跟他们比试一下,先杀杀他们的威风,让他们先学会服从,我方志文的军队专治各种不服!”
“嘿嘿,交给俺吧主公,保证让他们变得跟兔子一样乖!”甄翔一脸的笑意,心里雀跃不止,好久没打架了,一直被赵云和主公虐,实在是郁闷啊!
另一侧隔着香香站着的赵云,斜眼瞄了蠢蠢yù动的主公一眼,其实主公与甄翔的心情恐怕是一样的,平时与赵云交手,完全是被赵云压着打,而与甄翔交手则是压着甄翔打,所以,对于对武力追求相当迫切的主公来说,有了新的对手,肯定是非常高兴的。
接下来的这些人,虽然在历史上都有名有号,不过只能算是龙套的角sè,区别只在于龙套的大小而已,方志文当然不会仅仅凭着历史上的记载或者演义中的说法,就给一个人定xìng,问题是,这些人暂时的效忠自己,忠诚度虽然只有五十,但是属xìng确实实打实的能看到。
方志文自然能分辨得出,这些人的潜力有多大,实际上这些有点名号的家伙,潜力都不高,除了前面几个方志文比较看重的家伙,其他的虽然也都是三阶将领,但是,潜力却不值一提了。
当然了,这个是游戏世界,潜力可以通过名将卡来提升,问题是名将卡这种东西岂是那么容易弄到的?至于这些潜力不大的将领,方志文的兴趣自然不大。
其实这些人多是太平道的死忠,将来根本就不大可能会投到方志文的阵营里,除非黄巾如历史上那样迅速的消亡,问题是,方志文是不希望黄巾如此迅速的消亡了,他现在做得事情,不就是为了让黄巾从一个毫无远见的准军事组织,向一个正规的军事组织蜕变么!
所以,方志文对这些太平道将领的兴趣,基本上来源于上一世的记忆,觉得这些是名人,所以愿意深入的探究一番,这纯粹是爱好,与利益和计谋无关。
当然了,顺便能分化这些将领的话,方志文也是很乐意的。
将剩下的太平道将领一一点名,混了个脸熟,方志文立刻兴冲冲的带着大家来到小校场,方志文知道周仓不会马战,也没有打算用马战来欺负他,还特意让人找来一柄专门打制的大刀,不是那种骑战用的长柄环首刀,而是类似关二哥用的冷艳锯那种大砍刀。
可惜,周仓用管了自己的重型环首刀,不大喜欢方志文推荐的那种砍刀,他自带的重型环首刀是重步兵用的普通环首刀,非常厚重,刀身有半尺宽,重达七十多斤,这就是后来唐代横刀的前身,也是重步兵为了对付骑兵的武器,也只有周仓这种有神力特xìng的将领,才会使用这种笨重的兵器。
方志文踌躇了一下,自己也选择了同样的重型环首刀,方志文也一样有神力特xìng,经过持续不断的煅炼,现在方志文的神力特xìng已经27级,加上三层的高级内力,七十多斤的重型环首刀在方志文手里跟普通的手刀一样的轻灵。
随意的挥舞了一下,立刻让原本有些傲气的周仓郑重了起来,这么轻巧的舞刀姿势,连周仓自己都做不到,这其实是周仓自己吓自己了,周仓的神力特xìng一点也不比方志文低,方志文要练习的技能多,而周仓就是专练这个,是真正的专jīng!
但是方志文从赵云那里学会了不少的技巧和理论,已经对力量的理解上了一个层次,所以对力量的把握非常到位,如果说周仓只能发挥自己力量的八成,那么方志文就能发挥十成的力量,达到了赵云的那个层次,绝对能发挥120%的力量。
所以即使是同等的数据之下,层次高的名将还是有这巨大的优势的,像上次赵云与颜良和文丑的较量时,层次的差距就很明显,据赵云自己说,单对单,他有把握完败那两个猛将。
方志文与周仓拿着同样的兵器,进入小校场的场地zhōngyāng,来围观的将领们立刻自发的围成一个圈子,不过却泾渭分明,一边是方志文的属下,另一边则是刚刚来投的太平道的受训将领,双方互相不爽的对了一会眼神,然后将注意力都集中到场中已经准备战斗的二人身上。
方志文嘴角噙着微笑,右手里的刀轻轻的搭在地面上,而周仓则面sè严峻,双手持刀,立于身前,赵云微微的摇头,光是这份气度,周仓就已经输了。!!!
第两百八十一章旋刀式
双方都在盯着对手蓄势,所谓的蓄势是非常高深的武学理论,开始的时候,大部分的武者其实是在下意识的蓄势,蓄势的真相在于不断的微调自己的身体和心理状况,使之更加强悍、稳定和灵活。
那种武侠小说里什么气势不断高涨云云都是臆想出来的,真正的武者蓄势的表现形式是越发的沉凝,仿佛一座大山一样,变得越来越厚实、越来越沉稳,给人一种无法逾越只能叹为观止的感觉,这就是势。
在实际应用上,更偏向于实战之前的心理战。
周仓越来越紧张,相反,方志文却很轻松,一直都是如此,这样下去,不用打,周仓就要输掉了,因为他的心理会先第两百八十一章旋刀式行被方志文击败,实在是因为方志文表现得太轻松和自信,而周仓一上场就如临大敌,顿时落了下风,随后被方志文抓住这点穷追猛打,周仓想扳回来却是束手无策。
不能再等了,周仓怒吼一声,微微下蹲,腿脚发力,合身猛扑而上,身后竟然卷起一阵小旋风,那是因为他的迅速移动造成的空气急速流动而形成的,由此可见他的身形运动的速度有多快。
周仓手里的巨刃微微一斜,闪着一溜乌光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冲着方志文的左肩斜劈而下,似乎想要将方志文一分为二。
方志文嘴角一翘,眼神里jīng芒四shè,身体不退反进。左脚踏前一步。右手向上一提,撩刀式。
会用刀的人都知道,劈的时候既要一定的力度又不能用老,得用活力,否则极易将力用老,撩的时候却要又快又刁,因为撩刀的后续变化技巧极多,只要配合好步伐,就能对陷入防御的对手一阵穷追猛打。
周仓气势力度都不差,大有将一座山峰劈开的气势。只可惜,他没有一上来就用技能,这毕竟是切第两百八十一章旋刀式磋,又不是拼命。哪有一上来就拼技能的呢?
在战场上极其冷静,这是方志文最强悍的地方,在战斗中能够冷静的思考,绝对是巨大的优势,以有心对无心,胜战可期。方志文的进步撩刀极为jīng准,甚至可以说妙至毫颠,早一步,周仓还没有进入撩刀的攻击范围,反而会在撩刀走空之后遭受周仓的强势攻击。晚一步,周仓甚至可以用以伤换命的打法,先将方志文剁翻。
这就是所谓的高手过招只差一线,在旁人看来,这种巧妙的招数像是事先演练过一样jīng巧,谁又知道实际上高手就是争的这一线呢?
周仓心里暗叹,一个沉刀封山挡下了方志文又快又刁的一记撩刀,‘噹’的一声悠长的脆响,完全不像是两柄巨刃发出的声音,仿佛是一只玉碗被轻巧时发出的声音。轻灵而空澈。
方志文脚下迅速移形换步,手腕一转,被阻挡的巨刃反转了九十度,左手在刀背上一搭,刀随人走。撩刀式变成了抹,这招是草原胡族使用弯刀时最喜欢用的招数。现在被方志文用重型环首刀使出来,居然一样的赏心悦目。
周仓巨刃继续下压,想要破坏方志文的后招,但是方志文的脚步移动,刀刃的方向却在随着周仓的用力改变角度,从开始时的横抹,现在又变成了斜抹,原来是冲着腰腹,现在则朝着脖颈而去了。
周仓急退,方志文迅速的旋身,巨刃贴着身体急速的旋转,当周仓仓促停住脚步重新守稳门户的时候,方志文的一招旋身横斩已经带着清爽的破空声到了眼前。
“噹!”这回是一声巨响,因为周仓的防守位置不是很好,周仓完全是靠力量硬抗下来的,所以这次发出的声音如同洪钟大吕一样,当然,这个力量,主要有周仓自己来承担了,被挡住了刀势的方志文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
方志文再次利用被反弹的力量反向旋身,这也是胡族的战法,这种旋刀式一般都是用弯刀比较顺手,因为弯刀的弧度大,特别适合抹和旋刀式,而重型环首刀又长又重,想要用旋刀式,没有足够的力量和技巧,绝对不行,而且这刀本身就不适合走这种轻灵的路线,风阻太大,如果对上顶尖的高手,比如赵云这样的对手,方志文敢用这种重型环首刀玩旋刀式,绝对是找死的行为。
为了加速旋刀式的速度,方志文必须将刀背贴在身上旋转,这就要求方志文旋转的步伐必须要大,否则怎么能及时将刀身贴在自己腰上呢。
“噹!”
“噹!”
“噹!”
连续的三声巨响,周仓一步错步步错,完全陷入了被动,只是他想要变招都来不及了,必须先将方志文的连绵攻势挡住,才有可能进行攻防转换,但是敏捷显然不如方志文周仓想要在变招上快过方志文,自然是不大可能的,周仓唯一的出路,就是防守反击,看看能不能利用力量,在方志文的连绵攻势中撕开一丝裂隙。
只是,方志文的力量虽然略有不如,但是能用一柄重达七十多斤的重刀,使出这种轻巧而又厚重的刀法,力量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周仓心里其实隐隐知道,自己多数是要输了,只是他没有明白,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就输了。
一开始周仓在蓄势的时候陷入被动,其实就是方志文在逼迫周仓先攻,周仓选择的强攻招式,正是方志文能够加以利用的地方,强攻的招式都有个毛病,那就是比较注重力量,变化较少,这就是方志文需要利用的地方,当周仓强攻的时候,方志文则迅速的运用自己的敏捷优势,将周仓的节奏彻底打乱,从而让战斗节奏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里。
周仓连接了三次重击,手臂手腕都有些许发麻,虎口更是隐隐作痛,他知道,不是自己的力量不济,而是方志文每次都打击在他最难受的位置上,令他必须付出更多的力量来维持防御的完整。
方志文再次旋身,不过这次的刀身不再是水平状态,方志文右手手肘上提,搭在刀背上的左手手掌下压,这次不再是旋斩,而是旋劈。
周仓从方志文的肘部动作就能看出方志文的打算,巨刃猛地横空,左手托住刀背,一式霸王扛鼎,这是要硬抗了,不是他不想退,实在是方志文的动作太快,巨刃又长,根本不可能及时的退出攻击范围,与其那时候再仓促防御,还不如此刻认认真真的原地防守呢。
‘呲!嚓!’
没有预料中的脆响,方志文的巨刃居然将周仓手里的巨刃一刀两断,在场的人除了几个五阶以上的将领,都没有发现,原来方志文刚才的四次旋斩都是斩击在周仓巨刃的同一个位置上,因此,那里已经被崩开了一个缺口,这次方志文再次劈击在同一个位置,这柄普通的重步兵刀自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