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68部分

难而上,不能因为畏惧而退缩
此时已经天光大白,赵云的金鹰在天上飞翔,周围五十里的情况很快就会被侦知,自己后面十里,还有李shè虎的部队,赵云不再犹豫
拿出自己的铁胎弓,赵云抽出一支重箭,抬手向对面shè去,箭矢直飞出了将近三百步,才插在了随风摇曳的草地上
“一群跳梁也敢言斗将,既如此,就让尔等见识一下汉家儿郎的勇武,回去告诉你家将军,一刻之后,以此箭为准,列阵斗将”
对面的传信使者也不答话,抚胸行了个胡人的礼节,调转马头扬尘而去
赵云眯了眯眼睛,手里的龙胆枪一扬:“退后三百步,列阵斗将”(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最最全的小说///
第两百五十一章无一合之敌
“子龙这小子也不老实,不过我喜欢!”李shè虎看着赵云传来的战报,嘿嘿的jiān笑着。
“李大哥,赵大哥说什么了?”
“呵呵,鲜卑人提出斗将,子龙答应了,让我趁机赶上去,潜行到侧翼准备,一旦我们准备好了,就两面夹击鲜卑人。”
“李大哥,要用那招?”
“嗯,就是要用那招,嘿嘿。”
这两人所说的‘那招’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为了对付胡族的飞鹰,方志文以及他的部下一直都在琢磨,飞鹰飞得很高,想要用弓箭shè下来不现实,用自己的鹰去驱赶是一个办法,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用伪装。
鹰的视力是很厉害,几千米的高空能看到老鼠,但是,金鹰不是普通的鹰,金鹰本身是不会侦查预jǐng的,关键在于cào作金鹰的人,所以,真正用视觉侦查的是人,而不是鹰,对地面的情况人不可能看得那么仔细,特别是不动的东西,因此,针对飞鹰侦查的特点,方志文的部队也练就了一种应对的办法。
斥候前出的时候会十分注意飞鹰的踪影,一旦发现,立刻用响箭传递示jǐng,然后大部队就原地进行伪装,伪装用的道具是渔网,然后在上面就地取材chā上草茎,一张渔网可以遮住十数人,冬天则用白sè的布料,这个办法用自己的金鹰反复测试完善,如果不是特别细心的人,还是有很大的可能躲过对方的侦查的。
当然了。一个战术欺骗能否成功,谁也不能保证,李shè虎和赵云的打算是能欺骗到敌人的话,就进行两面夹击的战术。不行的话,也没有损失,李shè虎部本来就是要去支援赵云,那边有赵云盯着,也不怕对方反过来设伏。
不提李shè虎这边正在努力说服田豫留下来管理伤兵和降兵,单说赵云这边的状况。
双方以赵云的那只重箭为中心,隔着一千多步的距离列阵,双方都是列出一个横阵。所谓的横阵就是一个扁平的长方形,这种阵其实算不得阵,只能算一个出发阵列,这种横阵的妙处在于可以在出发之后。很方便的变化成多种阵型,包括锥形阵、锋矢阵、箕型阵等等,所以横阵也可以算作母阵。
双方对圆,都是训练有素的jīng锐骑兵,战阵之上安静的很。除了呼呼的风声和猎猎的旌旗作响,只有马匹偶尔发出一两声响鼻。
“某家丰宁偏将赵云,谁来一战!”
赵云没有让别人出战,他手下的战将虽然数量不少。但都是方志文从各个部队里调整过来的年轻将领,超过两阶的一个也没有。所以,赵云也不用别人出战了。只有自己能上。
其实这也是方志文对赵云的优待,原本部队里的强将,都被方志文给调到了周醒新组建的部队里,那些将领都是老兵,方志文是怕赵云不好下手调教,所以干脆都给调走,剩下的都是比较嫩又有潜力的将领,正好让赵云培养
“汉家小儿,吾乃纳罕丹,大汗帐下万夫长,待吾替大汗取尔首级。”
对面一声如雷爆喝,奔出一位将领,只见他面黑如鬼,披发虬髯,身着黑铁甲,看一身的气势应该不到五阶,手持一把巨大的狼牙骨朵,也就是长柄的狼牙bāng,坐下一匹黑sè的战马,看上去体形比较大,但是应该不是名马。
再看赵云,坐下一匹黄彪马,身上穿的是黑sè的锁子甲,头上是黑sè的铁盔,脸面被自己头盔的铁挡遮住,手里一杆一丈六的银sè长枪,半尺长的枪尖后面,是猩红刺目的缨穗,身材修长tǐng拔,凝立在战场中间,岳峙渊停,杀气莹然。
那鲜卑将领似乎根本就不管阵前斗将的规矩,居然驱马直奔赵云冲来,赵云微微的一笑,旋即明白了对方的打算,赵云不在意的轻轻磕了磕黄彪马的马腹,坐下的马轻轻的小跑起来,却并不加速。
双方骑马对战,马匹的速度会带来巨大的力量加成,这个是任何一个武将都明白的,所以赵云不加速显然会失去速度的优势,但是赵云如果全力加速,一会双马jiāo错,赵云的冲力一时停不下来,就会很靠近敌军的战阵,如果这个时候敌军发动冲锋,赵云很可能会被敌军给淹了。
但是如果赵云看透了这一切,不敢加速的的话,在斗将的时候,自然就落在了不利的地位,说不定会让对方有机可趁。
鲜卑人所谓的斗将,原来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可惜,鲜卑人不知道,赵云从来都不是以力量见长的,赵云的必杀绝技百鸟朝凤,靠的不是力量,而是速度和技巧,而练成这一绝技的基础,就是过人的敏捷。
狼牙骨朵的马战招数最好用的就是刺和扫,狼牙骨朵势大力沉,加上伤害面大,使用重兵器在马战中确实会占些便宜,当然前提是你能使得动那么沉重的兵器。
说时迟那时快,几百步的距离眨眼就越过了,纳罕丹又占着马速的便宜,加上兵器沉重,那狼牙骨朵一招扫刺,夹带着隐隐的雷声,散发着黑sè的光芒,显然,这是一招技能。
赵云稍稍用力一夹马腹,黄彪马不愧是名马,突然一个小跳,发动了疾速的技能,赵云嘴角含笑,手里的银sè长枪似慢实快的在如蛇信一样的狼牙骨朵下方轻轻的一挑,纳罕丹只觉得自己手里的狼牙骨朵不受控制的向上一扬,本来被自己巨大的武器守护的中mén立刻大开,赵云连技能都不用出,长枪一划,枪尖光芒闪烁,轻柔的刮过了纳罕丹的咽喉,枪杆随后再次撞击到被扬起的狼牙骨朵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当!’
沉重的狼牙骨朵居然脱手飞起,打着旋向后飞去,赵云轻轻的一带马,黄彪马前蹄抬起,后蹄旋转,居然凌空转了半圈,划了一个很小的弧度,向回跑去。
与赵云错身而过的纳罕丹在奔跑的马背上摇晃一下,向一侧倾斜下去,轰然摔落马下,赵云追上去,一枪划断了软马镫的绳索,顺手在黑马的屁股上chōu了一下,黑马吃痛,唏律律的叫了一声朝汉军的阵地跑去,被迎上的汉将上前抓住。
赵云不紧不慢的圈马回转,枪尖下垂斜指地面,嘴角上的得意笑容别人看不见,但是从声音里也可以听出赵云的不屑。
“还有谁敢上前一战?!”
战场上安静极了,虽然纳罕丹不是这队鲜卑军中最强的悍将,但是,只一个照面,人家汉将连技能都没用,轻轻巧巧的就将平时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纳罕丹刺于马下,所有的鲜卑人都被镇住了,看来昨天的战报绝对没有虚言,有这个汉将领军,能以少胜多就不奇怪了。
这些鲜卑将领中,也有听说过吕布大名的,如果不是这人上来就报名叫赵云,他们甚至认为这位就是草原上的战神吕布呢!
赵云等了一会,见鲜卑人没有出声,撇了撇嘴再次喝道:“还有谁敢上前一战?!莫非鲜卑人已经没有勇士了?!”
“休要猖狂,待吾罗洛与你一战!”
“鲜卑勇士图稳来取你首级!”
赵云看了看对方阵中冲出的两骑,两人身上的气势飞扬,显然都是五阶的中阶将领,想来应该是对面部队的主将了,赵云不屑的摇了摇头,扬手给身后的属将们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在赵云看来,两个与一个没有区别。
赵云催马上前,直奔着两名敌将的中间而去,他根本就不惧对方以二敌一,否则赵云可以选择一侧,这么一来对方就只能进行梯次攻击,而不能做到同时进攻,赵云心高气傲,显然是要给对方一个同时攻击机会。
鲜卑的两个将领一个是双手长刀,一个是长柄大斧,胡族战将偏爱重兵器这点很明显,但是他们不用弓箭这点却让赵云有些奇怪,其实胡族的将领也并非人人都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好shè术,大部分的将领弓箭水平也就属于过得去的状态,而赵云碰到的这三个,正是箭术很一般的武将。
在双方数万人的注视下,三人的战马越跑越近,两员胡将一左一右,手里的武器一上一下,都是使出了横扫的技能,带着风雷之声,闪烁着森寒的杀气,将赵云的去路封死。
横扫的技能杀伤面大、力量足,防御起来自然也就比较困难,但是也有一个坏处,如果敌人用的是刺击的技能,则会比横扫的技能先命中,只是他们现在有两个人同时出手,所以摆明的是要以命换命。
赵云能透过面挡的缝隙,清楚的看到自己右侧的鲜卑将领罗洛脸上决绝与平静,还有左侧图稳眼神里的悲壮和慨然,赵云嘴角微微勾起,手里的长枪一晃,刹那间,一朵银白sè的巨大枪huā猛地炸了开来,仿佛无数根刺目的白sè光线同时绽放,顿时让大家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耳边同时传来一声脆响。
等大家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双方已经错马而过,赵云的黄彪马快速的刹住脚步,用一连串的小碎步正在急速的转弯,而两名鲜卑将领的战马则还在高速冲刺,继续冲出几十步之后,速度才慢了下来。
然后,在大家紧张的注视下,那两名将领的身体晃了晃,轰然栽倒在马下,两个黑影划过天空,‘噗通’一声摔落尘埃,原来是那两人的武器,不过现在这两把武器现在距离它们的主人足有百步之遥。
战场上很安静,只有赵云坐下黄彪马踢踏的蹄声,少顷,汉军忽然不约而同的举起兵器大声的欢呼:“吼!吼!吼!”
第两百五十二章歼灭
“锥形阵布阵冲阵杀”
“杀”
赵云高高的举起手里的长枪,闪亮的枪尖如同星光一般璀璨,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指向了对面有些慌乱的敌军
“冲”
顿时蹄声如雷地动山摇,卷起的尘土如怒涛倒卷,毁天灭地的煞气轰然冲向对面的鲜卑军阵,让刚刚失去了主将的鲜卑士兵,神为之夺
几乎在赵云趁着对方主将陨落士气低落,发动了冲锋的同时,在鲜卑人的侧后方的山丘后,也出现了一支汉军骑兵,隆隆的蹄声滚滚而来,狠狠的撞向鲜卑人的侧后,顿时让刚刚起步冲锋的鲜卑军阵混乱了起来
赵云看着正在冲刺的敌将,抬手拿出铁胎弓,看也不看就是一箭,然后收起弓箭,擎出龙胆枪,枪尖快的吞吐,在自己的身前猛地绽放出一朵放shè状的枪雨,一马当先灌进了鲜卑人的战阵,掀起一蓬飞溅的血浪
赵云的冲击力极强,面前是没有能稍稍阻挡他的敌人,鲜卑人略微有些混乱的战阵被赵云轻松的划开,然后万马奔腾而来的汉军,将鲜卑人的战阵彻底撕裂,锥形阵阵表的长柄环首刀如同一把链锯,阵中箭矢飞shè,喷洒着恐怖的杀伤力,势不可挡的在鲜卑人的战阵中一冲而过,留下一条开阔的血肉道路
侧后方,李shè虎的部队并没有冲进鲜卑人的骑兵阵而是紧紧的咬在鲜卑人的侧后不断的用箭雨洗刷鲜卑人,当赵云的部队透阵而出的瞬间,李shè虎忽然集结部队,组成了锥形阵再次从侧后扎进了鲜卑人的骑兵阵,从另一个角度再次给鲜卑人的阵型开了一条宽阔的通道
赵云大声的赞了一句,只不过这个时候蹄声如雷,人喊马嘶根本就听不见他说什么,指挥部队回转,赵云的部队用一轮箭雨开道,再次冲进了鲜卑人的战阵
这个时候鲜卑人的骑兵阵已经是混乱不堪了,被汉军连续两次贯穿战阵,部队的指挥已经全部打乱了,何况开始的时候被赵云秒杀的三名主将本来就是万夫长少了主将的辖制,部队的统帅本来就不足
“子龙,围起来,围起来”李shè虎大声的喊道,带着自己的部队与赵云错身而过,向着战场的外围奔去,李shè虎手里只有五千部队,根本就围不住这么多的散兵
赵云也不答话,长枪一指,与李shè虎背道而驰一个奔左一个奔右,穿过乱哄哄的鲜卑士兵,绕到战场的外围一边奔驰一边飞shè
如蝗的箭雨收割着鲜卑将士的生命,在有组织的战阵面前,混乱的部队数量再多,也只是被屠杀的对象,死在赵云枪下的鲜卑主将不是三人,而是五人,在冲阵的过程中,赵云自然是奔着对方的主将而去的而后的李shè虎与赵云的轮番冲阵,都是奔着敌军的指挥核心而去,被反复摧毁了指挥核心和将领,终于彻底的失去部队的控制
一边倒的屠杀进行了一刻之后,绝望的鲜卑将士先后投降战役在开始一个时辰之后终于结束了
赵云与李shè虎,以一万三千人迎战鲜卑五万jīng锐骑兵最后的结果是以两千多的损失,全歼对方五万骑兵,其中战死两万七千,投降两万一千,失踪两千
这无疑又是一场辉煌的胜利,赵云之威从此在草原上传扬,与吕布并称草原上的两位战神
...............................................................
当天夜里,距离早上发生大战的地方东南三百里之外,李shè虎于赵云终于跟李元志的部队汇合,获得了兵员的补充和粮草补给,顺便将俘虏交给李元志带回北关塞进行甄别和训练
“子龙老弟,我李元志除了主公之外,一向不服人,不过我是真的服了老弟,这么酣畅淋漓的战斗,也只有子龙这样的强将才打得出来啊”
赵云白皙的脸在火堆的映照下有些红,听着李元志的夸赞,赵云忙笑着回道:“元志大哥谬赞了,我也就是凭着血勇冲杀,主公推崇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其实我最佩服各位兄长的本事,说起来,这两战的战损恐怕比两位兄长一个冬季的损失还大”
李shè虎嘿嘿的笑着,尴尬的说道:“比我的损失小多了,嘿嘿.....”
“哥,你那个不能算,你那是中计用主公的话来说就是‘笨’,呵呵”
“扑哧”
“你小子也敢笑我”李shè虎一巴掌呼过去,不过田豫头向下一点,就让李shè虎的巴掌落空了
“做了还怕人笑?嘻嘻,主公说过,你的战例要人人都知道,人人都要从中吸取教训,李大哥,您就不用藏着掖着了”
“嘿那是,反面教材那也是教材,不过子龙啊,你那绝活能不能传授一点啊”
“呵呵,当然,大家互相切磋啊,不过各位兄长也不能藏私,要将战术经验教导给小弟啊”
“那是,那是”李shè虎呵呵的笑着应道,李元志也赞同的点头
“我明天就带队返回北关塞,可真羡慕你们啊”
“切,你不是已经在外面打了差不多一年了,主公也是体恤你,就算你不领情,你的部下也是要修整的”
“这些我还不懂?不过不打仗浑身不得劲,而且只有在战场上才会进步得比较快啊小田豫,是不是?”
田豫苦着一张小脸道:“我都是跟着溜的,没上过战场呢”
“呵呵,不用灰心,主公已经让你到我这边来做副将了,以后不怕没仗打”赵云笑呵呵的安慰,方志文的打算赵云很清楚,田豫之前没有经历过战阵,所以一开始先让他跟着李shè虎行动,熟悉一下军中的规矩和经验,然后再送到赵云身边,跟着赵云学习武技和部队指挥,主公这是很看重田豫,要花大力气培养他啊
说起来,赵云对田豫也是很看好的,田豫跟赵云一样,都是全能型的将领,与赵云相比,田豫除了武力比较差,经验少一些,在内政和智力的潜力上,甚至比赵云好,特别是内政方面,在李雪音和方志文的调教下,田豫的内政能力很强,现在已经是接近五阶了,比崔林的内政水平还要高
“真的太好了”田豫几乎要跳起来,终于能上阵了,而且还是跟着主公麾下最强的将领赵云一起,这实在是惊天之喜啊
李shè虎不满的一抬手,这回田豫因为分心而没有避开,‘啪’的一声轻响,田豫郁闷的揉着后脑勺,李shè虎不满的抱怨着:“小家伙,跟着我就那么委屈啊?”
“嘿嘿”田豫躲了躲,不动声sè的向赵云靠了靠,没有反驳李shè虎的埋怨,这个话题是说多错多啊
李元志呵呵的笑着摇头,田豫跟李shè虎最亲厚,因为他于李shè虎一起在林西呆的时间最长,基本上,军事方面的事情,都是李shè虎手把手教他的,与李雪音这个大姐姐一样,李shè虎就是田豫的亲哥哥一样的存在
“下一步行动如何?主公可是已经有定论了?”
赵云摇了摇头,脸上的神sè正经起来:“据吕将军那边传来的战报,似乎柯比能不战而走,吕将军在西线,包括定襄的战事可能会快的结束,这么一来,留给我们的时间就不多了,主公的意思恐怕是趁着吕将军没有回师,让我们尽量多占些便宜”
“和连的部队现在在什么位置?”
“嘿嘿,都缩回去了,元湖的营地已经被放弃,现在和连在且如和弹汗山周围布局,并且召唤了慕容、阙居部落的援军,加上他自己部族招募训练的士兵,兵力上已经有将近四十万部队,不可谓不多而且都猥集在弹汗山狭小的地域中,这是一场攻坚战”
李shè虎说起战事,jīng神头立刻就来了,这也是李元志挑起话题的初衷
田豫想了想道:“那么是不是应该动员步兵和异人参战,不说别的,异人能携带巨弩是攻坚的好办法,特别是像弹汗山和且如这样防御薄弱的地方,我觉得鲜卑人收缩防御简直是在自绝生路”
赵云点点头:“嗯,收缩防御对于鲜卑人来说,是以己之短,攻我所长,不过.....元志大哥,你觉得鲜卑人真的那么笨么?或者他们有什么其他的打算?”
李元志沉吟了一下,略带不确定的说道:“鲜卑人里面聪明人肯定是不少的,像柯比能、慕容涵、宇文德远,哦......听说还有个窦汶,都是智谋深远之辈,现在柯比能选择远遁,而不是投靠和连,显然是不看好和连在弹汗山的未来,至于慕容氏为何援助弹汗山,或许慕容氏是另有所求,所以弹汗山现在内部很可能出了问题,和连收缩防御,乃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赵云于田豫都是眼睛一亮,对李元志的话非常的认同,而且也对他们很有启发,李元志接着说道:“其实我们不用瞎想,看看主公接下来的命令就明白了,我想主公一定比我们想得周全,而且还有大小姐的参谋部那些家伙,那些小家伙的想象力可是很大胆的,呵呵”
李shè虎哈哈一笑:“行了,别想那么多了,等明早主公的命令到了,你们就知道主公的打算了,现在喝酒吃肉”(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最最全的小说///
第两百五十三章吕布的烦恼
第两百五十三章吕布的烦恼
“香香,怎么样,你们参谋部觉得和连在打什么主意?吕布又有什么想法?”
方志文将指挥部设在兴和县城以南十几里的山地,这里原本是一个土匪寨子,方志文将之攻陷,然后将这里作为临时大本营,之所以不在兴和县城里面驻扎,是因为方志文不想让自己的部队闲着。器:无广告、全文字、更
在城里,自己的部队只能呆在城外的军营里,做一些基础xìng的训练,而在这里,则可以每天寻找野怪,甚至是玩家的部队进行战斗,实战永远是最好的训练,毕竟方志文的卫队里最近补充了新兵,还是有些缺乏训练的。
至于方志文驻扎的地点是十分隐秘的,连吕布也不知道,只知道方志文就在兴和附近。
“哥哥,弹汗山的情形很好猜,柯比能弃和连远走西北,其实是一种无奈的苟延残喘,而和连一直抱着做鲜卑实权大汗的幻想,所以放弃弹汗山和连是绝对舍不得的。我们猜测慕容和阙居派来的援兵,恐怕不是来支援的,而是在关键时候捞好处的,毕竟汉军主战部队的数量成问题,最后肯定会有大量的异人部队参战,慕容和阙居如果有心,将自己的部队接应出去应该没有问题,那么顺便来捞些好处也就情有可原,而且在面子上,也可以说是维护了鲜卑王庭的荣耀的。”
方志文点头对参谋部的说法表示认同,这个道理实在是太明显了,所以只要将事实摆开来,这些小心思就如同和尚头上的虱子一样明显,而且,方志文觉得,他们图谋的好处,可能不是人口财货,而是和连!
“香香,你们觉得,弹汗山最有价值的是什么?人口?财物?”
“嘻嘻,当然是人口了,哥哥,我们缺的胡族也一样的缺。”
“没有比人口更重要的东西了?”方志文意味深长的笑着问道,一边将换了新茶的茶盏推到妹妹的面前。
香香愣了一下,皱着细细的眉头想了半天,无奈的苦着脸道:“想不到了,哥哥,你告诉我嘛!”
“呵呵,好吧,我觉得,弹汗山里面最重要的东西是和连,或者说是鲜卑汗王的位子,当然了,是名正言顺的位子!”
香香眨着眼睛,脸上升起两朵红霞,思考的时候会脸颊发红,这个妹妹可真是可爱!
“哥哥,我懂了!挟天子以令诸侯!不,不对,和连算不上天子,应该是挟汗王以令诸部,对不对哥哥?”
方志文温和的笑着:“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不管怎么说,鲜卑人想要对抗我们汉族的攻势,联合是唯一的出路,而联合的唯一契机,就是鲜卑的汗王,虽然和连不足以成为真正的汗王,但是却可以成为傀儡。”
“这事有些玄乎吧?鲜卑人会因为名义上的汗王而团结起来么?”
“不一定不行,关键是看如何cào作,如果运用得好,还是有可能的,其实说穿了,还是利益和权力分配的问题,只要鲜卑人能解决这个问题,形成一个比较紧密的军事联盟还是有可能的,只是,这事既然我们知道了,就不能让他们成事。”
“哥哥,你的意思是干掉和连?”
“干掉了他们会扶持另一个,檀石槐的子孙又不止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和连这个家伙拥有实权,这样反而会阻止鲜卑人的联合。”
“我明白了,干掉阙居和慕容氏的援兵,将和连赶走,最好是赶到阙居的底盘去,让他去吞并阙居闹内讧。”
方志文既欣慰又无奈的笑了笑,自己的小妹妹终于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纯真nv孩,变成了一个心狠手辣的合格战略家,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看着妹妹真诚的笑容,方志文有些mí惘了。
“哥哥,怎么了。”
方志文轻轻的抓住在自己眼前晃悠的小手,略微失神的笑了笑:“没事,在想吕布的打算,最近他的动作慢了许多,我想,是不是丁原那里有问题,或者是并州的世族有什么想法?”
香香mí茫的摇了摇头,这些事情可不是有想象力就能想出来的,是要依靠大量的信息和资料进行分析才可以的,可惜,在并州,丰宁城的情报系统是一片空白,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信息来源,毕竟甄家的商业网络可是遍布整个大汉的,在并州不可能没有,而且李雪音也可以通过玩家商人来打听这里的消息。
“呵呵,不着急,我已经向你嫂子和雪音询问了,她们应该会知道点什么,吕布的rì子恐怕也不大好过了,形势好了,摘桃子的人就都来了。”
香香显然是站在吕布这边的,噘着小嘴有些不满的埋怨:“那些世族最贪婪了,难道想要将天下的土地都装进他们自己的口袋才满意么?”
“人知止而不知足,香香,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如果从这个角度上看,异人即不知足也不知休,似乎他们比世族更可恶呢,呵呵。”
“异人本来就更可恶!”香香气呼呼的说道:“大部分!”
方志文抿着嘴笑了,知道补上这一句,自己的妹妹就真的长大了。
吕布最近比较烦,至于原因,自然是方志文猜测的那样,有人看中了吕布现在的地盘了,这就叫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当吕布辛辛苦苦将雁mén北和定襄郡重新收回自己手里的时候,那些并州的世家的眼睛就红了。
在之前吕布准备战争的时候,这些世家因为消息滞后,原本准备囤积粮草赚一大笔的,结果却被消息更加灵通的秦晋会、甄家和李雪音给赚了一票,甚至最后还借此机会,打垮了几个小世家的粮店,争取了并州的一部分粮食市场份额。
当丰宁郡在草原上的盈利模式被广大世家知晓之后,草原上放牧和种植带来的收益并不比传统的种植稍差,这点立刻就引起了世家大族的关注,只是丰宁郡已经由攻转守,而土地也已经被方志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瓜分干净。
所以,想要占据水草丰美的草原地盘,大家纷纷将目光盯在了公孙瓒、吕布和董卓身上,他们可是正在跟胡族打得火热,地盘正在不断的扩大之中。
相对于公孙瓒的强势,与凉州那边的荒凉,并州北方五郡距离中枢不远,离繁华的中原很近,人力调配也合适,又处于yīn山南麓,黄河之滨,气候和水系都很适宜,所以,不但并州本地的世族,连中原的世族都盯上了这里。
“文远,这些人哎!”
吕布用力的将手里的丝帛做成的信笺掼在台面上,脸上一脸的晦气,这种事情不像战场上真刀真枪,人家抢你的地盘都是光明正大的,循着正常的途径,完全符合规矩的来抢,而你吃了这个闷亏却还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郁闷。
张辽也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这事的根子还在丁原的身上,如果丁原不那么循规蹈矩的,这些世族又怎么会用一条条的法理将丁原绑架了呢?这事再延伸到吕布身上,吕布也是顾及丁原的想法,否则根本就无需理会这些世族的无礼要求,完全可以无视他们,难道他们还敢动手不成?而且现在吕布的军需都是通过丰宁郡和异人来完成的,这些并州世族就是想要卡吕布的脖子也不可能,吕布根本就无需怕他们。
只不过,事情现在就是这样了,丁原被世族绑架,吕布也不敢造次,但是吕布又很不甘心自己辛苦打下来的地盘被人肢解,有些地盘甚至都还没有打下来呢,就已经给人家内定了,这口气憋得吕布想要吐血。
可惜张辽和吕布虽然都很聪明,但是那是在军事上,在政治上想要跟并州的那些老jiān巨猾的世族斗,还是不够看的。
“吕大哥,要不,我们问问那些异人,看看他们有什么好办法?”
吕布眼睛一亮,随即又摇头:“不妥,这些异人也未必安着什么好心,他们肯替我们谋划,还是为了自己的地盘和官位,这事问异人,你不怕他们与世族联合起来图谋我等,我看,不如找志文问一问。”
张辽笑了笑道:“那吕大哥不怕志文也在打咱们的主意?”
“他确实在打咱们的主意,不过他都放在明面上,他跟我说了,来并州,他就是冲着胡族的人口和牛羊来的,地盘他要不过来,另外,就是对你我的情谊,这点也不容抹杀。”
吕布咧嘴笑了笑,对于方志文的坦诚,吕布还是很喜欢的,在他看来,军人就应该是这样的,想要什么就摆在明面上,靠实力去取,即使自己败了,也心甘情愿,如果老是玩yīn谋诡计,那实在是让人讨厌。
“既然大哥决定了,那我就写封信去问问志文,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好建议,说起来,在这方面,咱两加一起都不是志文的对手。”
张辽这话倒是老实话,在政治上,忠正的张辽和直爽的吕布,都是菜鸟啊菜鸟!
吕布苦笑着点了点头:“不必,这信要我来写,省的他又说我总是借你的口说些不好的事情,黑锅都让你给背了,我这做哥哥的显得特别不地道,呵呵”
张辽一愣,摇头笑道:“这个志文”
第两百五十四章胜势已成
第两百五十四章胜势已成
方志文收到吕布的信之前,就已经从甄家的情报网络和李雪音的情报以及推测中,知道了吕布所面临的问题。
其实如果吕布知道未来两年内会发生什么的话,他一定不会为了现在这些来占地盘的人而苦恼,说不定还会高兴的喝酒庆祝,在方志文看来,这些来吕布地盘占便宜的世族,到了黄巾乱起,都是给吕布送人口送财货的运输大队。
到时候就没有什么大义不大义的问题,靠的是军队说话,是属于军阀的时代,而不是世族门阀的时代。
倒是给吕布的回信,让方志文踌躇了一番,到底要不要给吕布出这个主意,还是让吕布现在就跟世家闹翻?
理论上,吕布与方志文是不会有什么直接的关联的,就是将来,吕布也不会将目光盯在丰宁郡,盯在方志文的身上,而方志文也没有图谋并州,甚至中原的想法,所以根本也不会与吕布起什么冲突。
方志文之所以热心的结交吕布,甚至帮助吕布打下并州北部的地盘,一方面是因为想要认识和结交吕布这个人,纯粹有点追星的意思,当然,吕布本人也确实是一个值得结交的英雄人物。
另外一个意思呢,自然是想在吕布攻伐鲜卑人的过程中捞取好处,这个好处包括人口财货,也包括了部队和将领的煅炼。
最后一个原因自然是为了让吕布分担鲜卑人对丰宁郡的压力,否则以丰宁一个郡,对抗整个草原上的胡族,方志文还没有狂妄到那种程度。
从这些理由看,方志文与吕布的交往,是一种可有可无,但是有比没有好的合作关系,至少合则两利,至于分是不是两害到不好说。
而未来吕布是否能够站稳并州北部,为将来中原的争霸留下一条退路,对方志文本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利益,但是本着肢解三国未来大势力的想法,吕布的势力的长期存在是很有意义的,更有意思的是并州这个位置,将来是在袁绍的侧背,于幽州一起,形成对袁绍势力的俯视姿态,在大汉东北部,会形成一个并州、冀州、幽州三分割据的小格局,这种多元化的格局,却是方志文所追求的,所以,吕布势力的稳定从长远来看,对方志文有利。
在仔细的衡量了得失之后,方志文给吕布写了一封简单的回信,并邀请吕布尽快回兴和一聚,商讨攻伐弹汗山的战略。
...........................................................
“文远,你看志文这封信是何意思?‘土地尽可许之,唯兵权不可轻授,积聚实力,以待天时’,志文的意思是不是说这大汉要变天啊!?”
其实大汉皇权rì渐没落,任何一个长眼睛的人都知道,问题是知道又能如何,如今世族门阀的权势熏天,根本就不可能推翻这些占据了大半个江山的世族门阀,因此方志文的以待天时,吕布很容易理解,并且一点也不会觉得方志文危言耸听。
张辽并未立刻回答,而是仔细的思索着,帐篷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有火盆里的木柴燃烧发出的轻微吡啵声。
吕布也不着急催促,在吕布帐下,行军作战的人还是有几个的,但是能跟自己商量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的,却只有张辽,吕布也想找个谋主来帮忙,只是人才难得,而且吕布才获得了开府的资格,招募幕僚也是要时间的。
“大哥,志文的后面那句话的意思很明确,就是你所想的,如此一来,反推前面的意思就容易了,如果志文认为这天下会有大变,那么大哥,你觉得天下若是一旦翻覆,我们何以立足?”
吕布眼神一凝,蹙眉道:“乱世当以强勇立身,提雄兵成不世之功!”
“正是!但是强兵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从民众中招募,通过艰苦的训练,还需要有充足的钱粮器械养之,而这些都离不开两样东西,人口和地盘,志文的意思恐怕是让我们暂且养肥世族,当乾坤颠倒之时,就将这些人口和资源一举收归己用。”
吕布一愣,随后眼神闪亮,仰头哈哈大笑:“如圈中之豚!志文真是好心思啊!可惜,可惜!”
“大哥可惜什么?可惜志文不能为大哥所用么?”
“呵呵,文远啊!你这是奉承大哥么?志文何等样人,岂能说什么为我所用!我只是可惜志文似乎没有并吞天下之志,否则以他的眼光胆魄,未必不能逐鹿中原啊!”
“大哥何以知之?”
“呵呵,当然是他自己告诉我的,志文曾言,他之愿望,安身,立命而已。”
“安身?立命?”张辽用力的皱着眉头,思索着方志文的志向,张辽相信方志文比自己和吕布,更能看透这个世事的本质,否则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也无需去向方志文讨教了,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智者,说出什么‘安身、立命’的志向,这实在让人觉得奇怪!这就像一个绝世高手说自己的志向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一样让人怀疑。
张辽看了看吕布,也许吕布这个比较直爽的人会相信方志文,但是张辽却不大相信,聪明的人都比较多疑。
.....................................................................
柯比能的突然消失,以及匈奴内部的混乱,对鲜卑王庭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和连原本很高的心气,现在也已经基本消失了,现在他考虑的不再是击溃吕布的并州军,重新将汉军压制回长城以南,而是要如何保住弹汗山的老巢。
柯比能的离开,让弹汗山的侧翼完全暴露在吕布面前,吕布以武要、定襄为基,在弹汗山的西侧建立好了前进基地,而正面,是以兴和县为基地的汉军攻击集团,另一个侧翼,因为元湖营地的放弃,也暴露在丰宁郡永宁县的异人部队之下,换而言之,现在弹汗山是三面受敌,即使汉军不发起强攻,仅仅以武要、定襄、兴和和永宁为根基,逐渐的蚕食并吞,弹汗山迟早也坚持不住。
和连虽然是个志大才疏的家伙,但是这点基本的眼力劲还是有的,现在想要保住弹汗山不失,除非团结整个鲜卑部族,但是如今鲜卑的现实是东部完全被丰宁郡割裂,西部却被凉州汉军牵制,大家都是自顾不暇,谁还有jīng力来管弹汗山呢?这也难怪柯比能悄然远走了,现在和连也在打着北撤的主意。
撤退到yīn山以北,并且以yīn山作为防御阵地,抵御汉族的北侵,这个主意在和连的大帐中被反复的提起商讨,和连很清楚自己的属下是什么意思,但是yīn山以北是阙居的地盘,想要在yīn山以北立足,要么和连吞掉阙居,要么就是阙居吞掉和连。
和连连番催促阙居派兵协助守御弹汗山,并非是真的要死守弹汗山,而是想要消耗阙居的实力,至于慕容,不过是陪绑罢了。
但是阙居和慕容涵也不是笨蛋,和连的小算盘又不是很复杂,谁都能看得明白,阙居和慕容肯派兵前来,也没有安着什么好心。
在鲜卑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这些鲜卑大头领之间还是在耗尽心思勾心斗角,内讧闹得不亦乐乎,且不说让汉人看了笑话,柯比能悄然远走,恐怕最大的原因还在这里。
.............................................................
吕布听从方志文的建议,将定襄郡除了定襄城之外的武要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7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