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58部分

地面上干枯的灌木轻轻摇动起来,这个样子可不像是被风吹的,随后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大,那些零星在荒原上活动的小动物迅速的消失不见,随后,几个黑sè的影子出现在东边的山坡上,驻留了一会,迅速的奔跑了下来,然后穿过开阔的谷地,向北边跑去,原来是一些斥候骑兵。
当慕容智看到远远的看到这片安静的丘陵时,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今夜汉军仍然像往常一样偷袭了南部大营,以往大营的部队只是稍做追赶,将他们逐远就算了,因为曾经遭到过陷阱伏击的缘故,所以现在黑夜里鲜卑人不会对汉军紧追不放。
但是今天白天,出巡的侦骑偶然发现了大队汉军在此处构筑陷阱,所以慕容涵与各位将领商量之后,决定打一个反伏击,趁着黑夜,悄悄的派出了慕容智先行到汉军准备设伏的阵地上,待汉军引yòu追赶的鲜卑骑兵到达时,慕容智从后出击,两面夹击消灭这股yīn魂不散的汉军,一来给慕容胜报仇,二来也给丰宁郡一个狠狠的教训。
但是当慕容智到达这里的时候,除了远远看见几只野狼,什么人都没有,倒是那些陷阱确实存在,慕容智明白了,老族长和诸位将领,可能又上了汉人的恶当,这里不过是一个幌子,是yòu使鲜卑人追击的幌子,而真正的陷阱,很可能在别的地方。
慕容智没有猜错,陷阱确实在别的地方,在大草原上,特别是在黑夜里,方向很难辨别,虽然开始的时候汉军确实是向西南方的预设阵地撤退,但是在撤退的途中,就渐渐的偏离了方向,而李元志选择的真正战场就在离预设阵地三十里之外的西侧。
“各位,这次虽然没有领导者,但是也是联合军事行动,请各位严格遵循命令,若是违背命令,将遭到严厉的惩罚。”
折罗派来进行统一调度的将领,正在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同样的说辞,虽然异人实力分散一些比较好利用,但是集中使用的时候,却因为没有领导者,而显得十分的散luàn和无组织。这里差不多七八千的部队,分属十几个组织,典型的乌合之众。
“知道了严将军,你已经说了八次了。”
“没办法啊!呵呵,我这也是怕各位出了岔子,要知道,这次可是大会战,又是夜战,一个不小心各位的损失就会很惨重,到时候各位肯定会埋怨我家主公的。”
“不会不会,那种忘恩负义不知好歹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做。”
“就是,谁干那种事以后大家一起鄙视他!”
“切!”
“好,好,大家不要闹,轻声!我再跟大家说一次,一会火箭升空,各位就排成一个横排的突击队形,选什么阵型随各位的喜好,我们的目标就是一次xìng的由这边的山坡一口气冲到对面的上坡上,冲阵的过程要如何冲?要不要用弓箭开路?这些各位自己掌握,待冲到对面五里外的山坡上,然后再视情况是否接着继续冲阵。”
“严将军,这个你也重复了八遍了,接下来我说,你看对不对?”
“呵呵,好那你说。”
“由李将军的部队阻挡住敌军的正面冲击,并且进行第一轮远程打击之后,我们就从鲜卑人的侧面冲过去,然后,李将军会进行第二次打击或者直接冲阵,如果李将军发shè两支火箭,我们就再次冲阵,如果没有火箭只有号角,就我们就向北运动,慢慢包围这些鲜卑骑兵,打扫外围防止漏网之鱼。整个战斗争取在半个时辰内完成,然后迅速向北转进,到达第二地点。对不对啊?”
“都对,我补充一点,我家将军给各位冲阵的时间就是数十息时间,随后不管各位是否冲过去了,都会进行下一步,这里面的风险大家可要想好了,如果没有冲过去的把握,就不要接任务,现在退出也是可以的。”
“哈哈,严将军你放心,我们这些人接了任务就不会退出了,我们异人或许有许多máo病,但是就是不怕死,你放心好了,死在冲阵过程里我们绝不埋怨,到了这个时候,不会有人退出的。”
“是啊,现在退出多丢人!”
“呵呵,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大会战啊!冲阵那!打过今晚这一仗,老子也是正儿八经的jīng锐部队了!”
“呵呵jīng锐偷袭部队吧!”
“小声!好像有动静了!”
“各位上马进入阵地吧,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耶!”
“快,快!”
严将军紧张的注视着玩家的反应,没错,他没有关注正在bī近的汉军和鲜卑追兵,而是在仔细的关注着玩家的反应,若是有玩家作出什么奇怪的行为,严将军的任务是及时的向李元志发出jǐng报,永远都要留一手,这就是李元志对待玩家的态度。
战斗的过程一如计划,玩家的战力虽然有些羸弱,不过从侧面冲阵,而且对方的骑兵已经失去速度,即使战斗力再差,这种简单任务也不困难吧!
由于追击的鲜卑人的指挥官在第一轮的打击下重伤,玩家们顺利的进行了两轮冲阵,以微弱的损失全歼了追击的两万鲜卑骑兵,随后李元志命令自己的部队在外围清扫,由玩家迅速的打扫战场,算是对玩家的奖励。
第两百一十三章无原则袭营
第两百一十三章无原则袭营
慕容宣追击汉军一去不返,事先前往埋伏接应的慕容智也没见回来,在忐忑的一夜过去之后,两人的首级被汉军斥候扔进了鲜卑人的营地,四万骑兵一个也没回来,惨败啊!
更严重的是这四万人是怎么失败的?为何一个都没有逃回来?以后还有人敢于出战么?这个莫名其妙的结果,对鲜卑人的士气和心理打击更加严重,这也是李元志处心积虑要yòu使鲜卑人外出的目的。「域名请大家熟知」
狠狠的打击一次之后,鲜卑人只能紧紧的猥集在营地里,这么一来,丰宁郡就能充分的利用玩家的人数优势,进行无限制的袭扰战,或者叫做无原则袭营战。
虽然方志文也很眼馋濡水南部慕容部族的几十万部民,但是,想要啃下这个硬骨头,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慕容氏是有退路的,只要他们肯承认失败,乖乖的退回河北,方志文暂时拿他们也没有办法。
所以在对付慕容氏的这件事情上,方志文更多的是想要依靠玩家来成事,因为其中的利益不足,方志文也没有那么大的心劲,相比起来,似乎从弹汗山方向能获取更多的利益。
因此,李元志接到的任务就是将鲜卑人打怕,让他们不敢出营,至少在夜间不敢出营,然后就是玩家各显神通的时候,随便他们怎么玩,杀人放火、投毒刺杀,只要能打击鲜卑人,袭营的方式不受限制,袭营的时间不受限制,袭营的规模也不受限制,一切都没有底线没有原则,简称无原则袭营战。
而李元志与折罗,则轮流在慕容氏的大营附近游dàng,坚决打击敢于出营的大队鲜卑人,即使在白天,李元志也敢于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与鲜卑骑兵争长短,这么一来,到了夜里鲜卑人就更不敢出营了,只能龟缩在营地里,想方设法的抵御来自玩家huā样层出的袭扰。
几十万人的营地面积是很大的,如果是汉人的城池,一个不是很大的小城,就能住下数十万人,但是鲜卑人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鲜卑人的营地面积是非常大的,面积大代表则防御范围也非常大,也就是说,兵力的密度也是非常有限的。
当玩家在鲜卑营地周围越聚越多,鲜卑人已经有了一种防不胜防的感觉,但是他们白天想要出动主动打击玩家时,玩家立刻做鸟兽散,即使拼命追击,也只能消灭数量很少的一点,对现在的大局完全没有什么意义,而且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李元志缠上,然后玩家蜂拥而至,回来痛打落水狗。
这种事情发生了一两次之后,鲜卑人也不敢死追玩家了,只能将他们驱逐开就算了,但是到了夜里,见鲜卑人根本连营地都不敢出,玩家的行动立马升级,huā样繁多的袭营手法绝对让鲜卑人yù仙yù死,连李元志都看得叹为观止!
比如小型投石机,这种东西玩家武将的包裹能携带一架,这种投石机一般用在守城方面,因为shè程不远,才四百步,抛shè的物件重量也不大,所以在进攻中用途不大,防守的时候也是靠数量取胜。
但是玩家袭营的时候,用这种小型投石车抛掷助燃的火油硫磺,或者投掷装有毒液的瓦罐,虽然目标并不明确,但是这种情况持续上几天,任何住在靠近营地边缘的鲜卑人都遭了殃,不是帐幕被烧毁,就是牛羊被毒死,于是鲜卑人就会向营地内部移动,营地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被压缩了。
更严重的是,玩家层出不穷的手段,给营地里的鲜卑制造了沉重的心理压力,营地里的士气和粮草一起下降的飞快,不少的鲜卑贵族已经打起了撤退的主意,偷偷的将自己的财产向北岸转移。问题是,在这一个不大的地方,你要做点什么,岂会没有人看见?于是,留后路的行为就不是一个两个的问题,两三天过后,整个大营里面,居然是人心惶惶的局面。
这个时候,又一个危险的声音出现了,那就是对慕容涵老族长质疑的声音,为何在慕容涵的带领下,英勇无敌的鲜卑人在汉军面前屡屡折翼,草原上的雄鹰什么时候已经沦落到被汉军随便洗刷的境地了?!
这个责任应该有人出来承担!
这种声音一出现,立刻就获得了大批慕容氏贵族掌权者的支持,一者固然是要为鲜卑人的频频失败找原因、找替罪羊,更重要的是,是心里对权力的渴望在作祟。
可怜的老族长慕容涵却只能眼睁睁的背上这个黑锅,这失败的责任无论怎么样,也是推却不掉的,至于这些人背后到底想做什么,慕容涵自然是一清二楚,但是清楚归清楚,想要阻止或者改变这一切,慕容涵却是有心无力。
思前想后,慕容涵觉得自己失去权力事小,毕竟自己已经做了几十年的族长了,权力这种东西虽然可爱,但是相比起慕容氏的未来,自己的荣辱得失、名利权势还是小事啊!
一旦自己恋栈不去,甚至可能造成慕容氏的分裂,在这个生死存亡之秋,分裂的慕容氏只有死路一条。
于是慕容涵借口慕容部族不仅仅是濡水以南的部族,还有北岸的部族,所以不能仅仅凭着现在大营里面的诸人的意见行事,他要求召开整个部族头人的会议,重新选择族长,慕容涵的退让那些让野心勃勃的慕容氏贵族兴奋不已。
但是,要实现慕容涵的要求,只能先将部族撤回北岸去,否则这些部族贵族一旦离开南部大营,营地里的部民肯定认为他们是逃跑而不是去开会,说不定他们前脚离开大营,后脚这个大营就彻底崩溃了。
慕容涵的这个说法,其实等于强制通过了南部部族撤回北岸的命令,让族中的那些强硬派彻底失去了市场,只是,他取得的这个胜利付出的代价有些过于大了,但是慕容涵决定以牺牲自己的权力为代价,保全南部部族的元气,并且重新给走到分裂边缘的慕容氏一个复合的机会,他自认为这样的牺牲绝对是值得的。
客观的说,这种无原则的袭营有些残暴,因为是无差别的打击,所以最终死掉的大多数不是战士,而是跑得慢的老弱fù孺,特别是孩童,因为不知道如何躲避,在袭击中大量的丧生,不过战争本身就是残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特别是现在这种种族之间的生死之战,没有仁慈也没有怜悯,只有**luǒ的杀戮和掠夺。
实际上,折罗和李元志看到不断的有平民遭到杀伤还是很心疼的,当然不是他们有多么仁慈,而是他们觉得这些人口将来应该都是主公的子民,现在就这么白白的死掉有些可惜罢了,但是通过这样的残酷杀戮,能让鲜卑人知难而退,完成主公的计划,也是值得的。
其实按照去年夏末主公的计划,是需要用一到两年的时间去征服中部乌桓的,现在由于蹋顿意外的配合,而将整个进程大大的提前,一个冬天下来,不但中部乌桓被主公彻底抹除,连上谷乌桓难楼也已经作古,东部的苏延仆在段子刚和李shè虎的压制下,也是惶惶不可终rì,现在丰宁郡更是将目光盯在了称霸漠南草原的鲜卑人身上,这个成就,每一个丰宁人都应该感到骄傲。
现在的慕容部族,就是今年冬季攻势的最后一个要点了,只要能迫退慕容部族,在这里建立主公规划的城池,基本上幽州西北部的局面就安定了下来,丰宁城也远离了一线战火,成为整个草原战线的支点和后方,而整个丰宁郡,也就算是初步的安定了下来,能够全力发展生产,为chūn夏将会到来的疾风暴雨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方志文这些天几乎没有停顿,带着自己的部队在弹汗山东北部四处点火,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草原上掳掠乌桓人的时代,只不过现在掳掠的对象换成了鲜卑人罢了。
虽然掳掠的目标都是不大的部族,关键是鲜卑人在这个冬季到来之前,是绝对没有想到战火会在chūn天到来之前,就烧到了自己的家mén口,所以部族根本就没有收缩,结果分布的地域自然比较宽广,由于部族分散,战士没有能够及时集结,在方志文的快速打击之下,整个东北部地区顿时损失惨重。
李元志和折罗在焦急的等待着慕容部变化的时候,方志文已经从重重的蛛丝马迹确认,慕容部族已经开始做撤离南部部族的准备了。
刚刚结束战斗的方志文收到李元志的最新战报之后,立刻回复李元志,让他注意慕容部族的动向,认为他们应该已经做着北撤的准备,如果李元志想要从慕容部族身上咬一块ròu下来,那就要赶紧打算了,否则慕容部族忽然北撤,李元志措手不及的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慕容部族的人口和牛羊消失在濡水北岸。
方志文的回信到的非常及时,李元志本来还有些疑huò,为何这几天慕容部这么老实,而且营地里面在遭到袭击的时候,似乎也淡定得多,不会在忙着抢救着火的帐幕,而是先将牛羊牵走,人员转移,任由帐幕烧毁。
现在方志文一提醒,李元志立马就认识到,鲜卑人是准备跑路了。
第两百一十四章北撤
第两百一十四章北撤
慕容方因为兵力不足的原因,无法对方志文形成有效的接应,特别是对方志文俘获的大量人口,于是干脆将运送人口这种任务发布给了玩家,慕容方的机动部队只负责运送给养,然后运回物资和战利品,行动缓慢的俘虏则jiāo给玩家分散来运送。书mí群4∴⑧0㈥5
当然了,这些接到了运送战俘任务的玩家,都是有相当丰宁贡献度的玩家,而且还需要jiāo付一定的押金,再加上他们每一个任务要护送的人数并不多,所以慕容方也不担心他们会带着俘虏跑掉。
方志文对这种政策一看就知道,背后有着李雪音的影子,否则慕容方肯定想不出这种主意,而这个方法也不是丰宁城首创,反而是伟昌县的创举,李雪音不过是修改了一下就拿来用罢了。
方志文在弹汗山的地盘上,已经抢走了两三万人口,摧毁了数十大小部落,但是弹汗山似乎没有心思管方志文这边,任由方志文在东北方闹腾,因为弹汗山的主要人口其实集中在东南和西南部地区,也就是吕布和雄兵会负责的区域,怪不得当初的计划里不需要方志文出兵太多,原来是因为分给方志文的战区比较荒凉啊!
不过方志文从来都不是那些只会老老实实循规蹈矩的人,更何况在丰宁郡真正做主的乃是方志文,不是什么雄兵会或者天下会,眼看着慕容部族那边的战事就要结束了,方志文一边指示李元志注意慕容部族忽然北撤,一边悄悄的将折罗也给调来了濡水西岸,准备必要的时候就去摘桃子。
濡水南部的慕容部族确实在准备北撤,他们的动作非常的隐蔽,因为玩家的部队为了方便遭到反击时逃跑,绝大部分玩家都集中在东侧和南侧活动,而慕容部族的人借着南部东部遭到攻击,将营地开始向北侧的河岸扩展,企图直接将营地与濡水靠在一起,然后就能轻松的用营地挡住身后,从容的从河面上撤退。
同时,北岸的慕容部族也开始在对岸建立营地,当然,名义上是要准备南下支援南部部族,但是根据伟昌天涯联盟的情报,南下的部队不到五万,显然是接应xìng质的,而不是支援xìng质。
确定了慕容部族的打算,李元志与伟昌天涯联盟以及已经被sī下暗许了濡原县的群英会,大家经过仔细的思量之后,决定在合适的时机突袭鲜卑大营。
一月二十八rì,慕容部族已经开始向北岸偷偷的转移人口,为了不被汉军发现,鲜卑人在白天出动大队骑兵,驱逐所有企图靠近鲜卑营地的活物,其实这种做法颇有些此地无银以及自欺欺人的意思。
鲜卑人也知道,汉军是有飞鹰侦查的,所以如果没有将汉军赶出五十里之外,都不能保证汉军不会发现他们人马渡河的举动,只不过,鲜卑人已经是没有办法了,白天驱赶汉军,也是为了保证军民能安稳的渡河,只要三天时间,汉军只要在三天时间里没有能集结大队形成有效的进攻,鲜卑人就能顺利的渡河而去。
所以现在鲜卑人只是在尽自己的所能,战争的事情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你企图欺骗对手,对手其实也是在算计你,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只是鲜卑人忘记了,这种思想其实只是弱势一方的借口,所谓的尽人事听天命,换而言之就无法控制局势的发展,曾几何时,在这个广袤的大草原上,鲜卑人已经沦落到无法控制局势的发展了,不管他们承认还是不承认,这都是事实,汉人在草原上崛起已经势不可挡,等回到北岸,慕容氏的人都需要安静下来,好好的想想,该如何面对汉人在草原上的强势崛起?该如何保证慕容家族能够继续辉煌,或者存在下去。
一月二十九rì夜,这是慕容部族北渡的第二天,根据李元志的计算,现在慕容部族在南北两岸的人数基本上差不多,北岸大概有部民三十万,部队有十一二万,南部有部民二十多万将近三十万,部队十万。
虽然鲜卑人的部队数量看起来tǐng吓人的,但是其中真正的常备部队才六万出头,其他的都是临时征召的部队,战斗力嘛,大大顺风仗还行,如果战事不利,或者luàn鲜卑军心的就是这些部队。
今天夜晚,跟以往一样,零散无组织的玩家又开始从南侧和东南侧偷袭已经退后了几里地的鲜卑营地,这些像野狼一样的玩家,正不断的从庞然大物一样的鲜卑营地身上啃下一块块的ròu,虽然不大,但是也够鲜卑人心痛的。
到了凌晨,玩家的攻势忽然爆发了一个小**,铺天盖地的火矢从南面飞进了鲜卑大营,正当鲜卑人四处扑火的时候,贴近濡水的营地东侧,忽然遭到了汉军重弩龙骑兵的强力打击,随后,营地外的木栅被推到,汉军骑兵一反一直一来袭扰的策略,开始了强攻。
在营地的栅栏被打开的同时,玩家的小股部队迅速的渗透进去,开始在鲜卑人的营地里四处开huā,阻止鲜卑人的部队集结,击杀将领乃至贵族。
北岸的大营一见南边营地被突破,本来准备派遣援军,但是这个时候北边营地外面也出现了汉军,开始贴着濡水北岸,向营地进攻,同时,攻进了南岸营地的重弩兵已经利用结冰的河面作为障碍,开始隔着濡水截击企图南下援助鲜卑士兵。
北岸的鲜卑将士自顾不暇,而且想要度过濡水也不那么容易,再说南岸怎么也有将近十万部队,再怎么说撑到天明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等天亮了,汉军打luàn战的优势不在,鲜卑人就可以慢慢的将汉军bī出营地了。
但是,很快这个愿望就破灭了,濡水南岸的西侧,忽然出现了一支攻击力极为强悍的汉军,这支汉军一出现,就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突进了鲜卑人的大营,随后击溃了所有聚集超过千人的鲜卑部队,如同一条黑sè的巨龙一样,将所有敢于抵抗,甚至只是手持武器的鲜卑人击杀当场,踏做ròu泥!这强力的一击,彻底摧毁了南岸鲜卑人最后的抵抗意志和希望,也让北岸隔河相望的鲜卑人的美好愿望彻底掉进了深渊。
原来,方志文提前一点将折罗调来濡水以西,不是要捡弹汗山的桃子,而是要摘慕容部族的桃子。
弹汗山虽然向东南方向派出了援军,重点打击来自永宁县的玩家部队,而对于西南面的吕布,弹汗山却没有急着发兵,方志文猜测,很可能和连已经与柯比能达成了什么协定,柯比能被称为鲜卑人的智者,绝对不能低估,他势必不会坐视弹汗山的覆灭,chún亡齿寒的道理他肯定是明白的。
当初看到雄兵会的计划时,方志文就有些怀疑,雄兵会的这个计划里面似乎有些猫腻,是没有估计到柯比能还是故意忽视了柯比能这点很奇怪,然后吕布也没有提出异议,这让方志文更觉得有趣了,看来吕布与雄兵会后面似乎还有什么隐藏的力量。
而这个攻击弹汗山的计划,实际上真正的目的应该在柯比能的身上,弹汗山不过是yòuhuò柯比能出兵的一个yòu饵罢了,所以方志文对与弹汗山攻略并不那么看重,反而更加注重对慕容氏的攻击,希望能趁着慕容氏北返,从慕容氏身上撕扯下一块ròu来。
当然了,来弹汗山的地盘应应景,方志文还是很乐意的,一方面可以跟吕布jiāo好,另一方面也有实利,至少目前抢到的东西已经很是不菲了,再说还能麻痹雄慕容氏,以为自己仅仅是想将慕容氏bī走,这样的话,等到发动最后一击的时候,或许能取得更大的成果吧。
现在,方志文的目的达到了,南岸营地西侧的虚弱防御,给方志文的突破制造了最好的契机,而突进营地之后,由于夜战和húnluàn的缘故,加上南岸鲜卑人jīng锐一部分已经到了北岸,剩下的都在东面,结果,南岸营地的中军帐迅速被方志文屠灭,然后方志文从背后袭击了正在抵挡重弩龙骑兵攻击的鲜卑jīng锐,战事至此,鲜卑人再也没有翻盘的希望,北岸的鲜卑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三十万同胞被汉军抓走。
天亮,北岸鲜卑人默默的收拾行装,在南岸汉军的注视下,唱着哀伤的歌曲,缓缓的向北离去,回望南岸,战火的烟雾正慢慢的升高,慢慢的消散在yīn沉的天空之中,濡水上游的汉胡战争终于以慕容氏的惨败而告一段落。
方志文坐在马上,眯着眼睛看着正在迤逦北去的鲜卑人的队伍,听着那辽远而哀伤的曲调,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昨晚的战斗是他在这个冬季攻势里的最后一战了,等新城池建立起来,方志文完成城池的移jiāo,就会南下密云去完成他人生中的大事---结婚。
“香香,累不累?”
“不累啊!?”
“呵呵,今年,不,应该是去年以来的冬季作战对我们两个来说已经结束了,过几天就跟我回密云城吧。”
“嗯,结婚啊!好期待啊!一定很热闹吧!”
看着香香兴奋不已的样子,方志文有些疑huò,到底是她结婚还是自己结婚,不过,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对别人的事情总是比自己的事情更兴奋,方志文暖暖的笑着。
第两百一十五章濡原县
第两百一十五章濡原县
“方太守,能见到您真是荣幸!”
群英会的会长又是一个nvxìng,这让方志文有点惊讶,选择群英会基本上是李雪音、田畴、慕容方和崔林的的决定,方志文只是大概的了解了一下群英会以往的所作所为,从群英会的过往历史看,群英会属于半商业半专业的玩家团体,其前身是一个以专业玩家组合而成的工作室联盟,是偏向于商业宣传运作的工作室,不是那些接luàn七八糟小任务的工作室。
后来在这个基础上,慢慢的磨合成了一个由投资人出资,由专业游戏者运作的模式,并且这个模式似乎合作的非常愉快,在英雄传说开服之后的一年里,这个工作室先后得到数次的注资,实力也开始膨胀。
但是总的来说,这个行会的基础并不是特别扎实,所以对原住民的依赖xìng相当高,这就是李雪音等人选择群英会的理由,方志文也认同这个理由。
只不过,方志文确实不知道,这个名叫文肃的玩家居然是一个nvxìng,还是年轻的nvxìng,当然是以现代人的观念看算是年轻,放到东汉时期,那就是老nv人了,三十了嘛。
方志文略微有些僵硬的笑了笑,看了看容貌娇媚,身材丰满tǐng拔,笑容热情而不过分,浑身都散发着成熟nvxìng魅力的文肃,指了指侧面的客座:“请坐,文会长客气了。”
文肃好奇的看了看方志文,从面相上看,方志文的年龄不大,应该不到三十,虽然她也见过方志文几次,但是这么近距离的jiāo谈,却还是第一次,对这个年轻的传奇将军,她还是很好奇的。
“谢谢方太守百忙之中的能拔冗相见。”文佑正不紧不慢的跪坐下来,现代人最大的优势就是谁都不怵,即使面对大汉天子,他们一样的落落大方。
“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去,请你来是尽快落实好建城以及jiāo接的事宜,还有贵会与丰宁郡府达成的协议条件,贵会应该尽快履行。”
“这点请方太守放心,我已经安排人去办理了,很快您就会收到消息,至于筑城的事情,在下还有些不情之请。”
方志文chōu了chōu嘴角,自称在下的nv人,都是比较彪悍的啊!
“请说吧。”
文肃嫣然一笑,缓缓的开口娓娓道来。
“由于我们这次参与进攻所获的人口数量有些偏少,向零散玩家收购来的人口也是远远不足的,而我会距此最近的城镇,也在右北平,人口要迁徙过来是需要时间的,方太守是否能够让您名下的居民分批迁移,先让这些居民帮忙将濡原镇建立起来,这方面的费用我们群英会可以支付。”
文肃的话语不亢不卑,眼神里却充满了恳求的意思,配合上她略带疲惫的笑容,这种请求让每一个男人都不忍拒绝。
方志文再次chōu了chōu嘴角,对于文肃这个人,他基本上不大喜欢,论聪慧娇媚、贤淑坚贞有甄姜在前,论大方睿智、风情优雅有李雪音在上,所以对于略带狡猾与英气的文肃,方志文防范的心理更重一些。
“原则上我同意,不过还要看贵会能给出什么样的代价,而且雇佣这些居民工作,贵会还必须直接向这些居民支付报酬。”
这回轮到文肃chōu了chōu嘴角了,不是说古人都不谈利益的么,这么斤斤计较的古人真的是古人么?虽然从方志文半公开的出售官职地盘这件事上,已经能看出方志文不是一个传统的官员,更像是喜好敛财的宦官,但是这么**luǒ的直接谈钱,确实还是让文肃有些吃惊。
不过文肃绝对不会真的认为方志文是在单纯的敛财,从他出道以来的所作所为来看,这个异军突起的方志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枭雄,将来甚至是能与袁曹孙刘相提并论的牛人,事实上文肃包括她行会里的智囊们,到现在都看不出方志文在草原上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样的一个人,绝对不能用一个守财奴来评价。
“大人放心,有铁血战旗和雄兵会的现成案例,在钱财上,我们群英会也不会落于人后的。”
文肃娇媚的笑了笑,不过方志文似乎没有看见。
“对了,文会长一介nv流,当然,我本人并不介意,但是作为大汉的正式官员,濡原令不能任命给文会长,还请另择他人,文会长,nvxìng为吏为属尚可,为主官则不敬,所以,希望你能接受。”
“在下明白,对于濡原镇的人事安排,在下拟了一个名单,大人请看。”
文肃的眼神略微暗了一下,即使她再心xiōng开阔,对于这种对nvxìng的歧视还是有些不喜,其实方志文明白,这事也就是到黄巾起义,到时候nvxìng不能为主官的戒条也就没有了,不然智脑如何平息nvxìng玩家的怒火呢?
“不知道文会长对濡原镇的未来有何看法呢?”
方志文接过那张清单,随便的看了看,实际上任命谁做什么官职,这些名单早就报给了李雪音和崔林,不过现在的这张清单是走一个程序,算是正式请求任命了。
文肃眼神一闪,重新打起jīng神,认真的看着方志文说道:“濡原的位置是大人亲自选定的,想必大人比在下更清楚濡原未来所要面对的压力,所以,濡原是需要丰宁郡和大人的鼎力支持的,如果能在税赋上有所优惠,那就更加好了。”
“呵呵”方志文轻笑,一向都是他敲诈别人,现在终于有人想要敲诈到自己头上来了,方志文笑着摇头:“这不可能,税赋没得谈,而且,你们的兵力还需要受到限制,我想你也明白,我不希望养虎为患,更不希望曾经的伙伴翻脸成仇,所以,这是必须的。”
文肃一脸的苦笑,眼神里可怜兮兮的:“大人,您这不是为难在下么?”
“不,我为难的不是你,所有的县治都是相同的条件,常备步兵八千,常备机动兵力四千,不能再多了,至于战时征召的民兵不在此列。”
方志文不为所动的说道,这事一点谈的于地都没有,方志文是在通知她,而不是在跟她商量。
其实这个兵力限制就是一个纸面上的东西,像雄兵会与天下会,还有铁血战旗能凑出六万骑兵,这些兵力难道方志文不知道吗?当然知道,但是这些兵力却不是在编的正规军队,而是属于个人的sī军,这些方志文管不着,但是在城市里面,正规的在编部队就这么多,任命的将领也只有与之相应的数量。
所以,限制地方兵力的根本目的在于控制军职,而不在部队本身。武将玩家很多,现在在草原上hún的数量当然也不少,而且有不少人已经hún到了屯长曲长,但是,想要再进一步,那个功勋值的要求可就是天量了,所以理论上,散户玩家最多到曲长的散职,想要再进一步,那就只能投靠势力了,除非立下了泼天的功绩,或者做了了不得任务。
天下会的联军六万,为何不耐战?不但有jīng锐程度的问题,还有一个不能成军的问题,换而言之,这六万部队都是乌合之众。真正有建制的部队,只有三个城镇各四千,而这一万两千骑兵,就是这三家联军的核心战力了。
“大人真是”文肃神sè复杂的看了一眼方志文,见方志文对自己的态度不骄不矜,文肃也有些不知道从何入手的感觉,不过方志文的条件并非特意针对群英会,因为大家都是一样的,文肃到不是不能接受,她原本也只不过是想要凭着自己的本事多沾些好处罢了。
“嗯,他们都说我很有原则,我也这么觉得。既定的原则,在我看来就是不可改变的,但是”
‘但是’这两个字是十分神奇的字眼,方志文但是这两个字一出口,文肃的眼神就亮了起来,看向方志文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暧昧了起来。
“但是,对于濡原镇所要面对的严峻形式,本官还是很清楚的,如果群英会觉得力有不逮,或者我会重新考虑与群英会的协议,会长是这个意思么?”
文肃大囧!有些恼怒的白了方志文一眼,叹了口气道:“大人咄咄bī人,是不是觉得在下是个nv人容易欺负啊!”
方志文撇了撇嘴:“文会长乃巾帼英雄,本官甚是佩服,况且,本官所言具是事实,并无虚言欺瞒,也没有仗势压人,文会长此言差矣!再者,濡原镇不仅仅是群英会的濡原镇,更是丰宁郡的濡原镇,濡原镇是丰宁郡北方屏障,若群英会力不能守,本官自然要有所打算,并非妄语。”
文肃认命般的叹了口气,有些期期艾艾的道:“那,那大人对于防御鲜卑人可有什么好办法,能教教在下嘛?”
方志文笑了笑道:“刚才我不是说了么,濡原镇不仅仅是群英会的濡原镇,更是丰宁郡的濡原镇,所以,自然不会坐视濡原有失,文会长也可以联络伟昌、太宁、永宁,若鲜卑人大至,我丰宁郡也会出兵协助。”
文肃垂目沉思了片刻,抬头看向方志文:“大人的意思是濡原镇应该致力于防御,将机动打击的任务jiāo给其他县治以及大人?”
方志文点头:“今chūn至秋,鲜卑人必定大举进攻丰宁郡,各镇均应以防御为主,届时,如何退敌本官自会召集各位协商,现在文会长只需致力建城,加强防御,至于文会长的想法和担心,我看大可不必。”
文肃脸颊红了红,她的那点小心思始终也没有瞒过方志文。
第两百一十六章大青山攻略
原创第两百一十六章大青山攻略
【求各种票票,谢谢了!】
永宁镇里,大部分的城区现在还是处于建设阶段,这个永宁镇的规划很有意思,像一个大军营似的,每一个部分都像用尺量过一样,连建筑的样式都是一模一样的,要不是那些招牌上的字不同,还真的不大好区分这些建筑的功能
不过核心区域的县衙倒是很容易找到,沿着城门的大道直走,就能看见。
这段时间频繁出入永宁城的赵伯阳,还有秦晋会的祁襄俨每次来到永宁都觉的不大适应,感觉气氛压抑得很。
他们两个是后的到的,梁志飞和向洪涛早已经在会议室里等着他俩了。
会议室里用案台并成了一个大桌,上面铺着一张巨大的红sè台布,墙上则挂着一张张的地图,这就像是一个作战指挥部,唯一显得非常不协调的是,桌周围没有椅,而是一张张的圆凳,这个年代还没有椅这种东西。
“两位来啦,坐吧。”梁志飞笑呵呵的招呼两位坐下,然后招手叫来门口的一个卫兵,让他去找张天火来。
几个人稍微寒暄了几句,张天火就从外面迈着急匆匆的脚步进来了,似乎他总是这么忙的。
“抱歉各位,稍微有点事情耽搁了。”
“好了,人到齐了,我们现在就开会。”梁志飞清了清喉咙,声音洪亮的宣布道。
“老张,还是你先来介绍情况,然后再讨论。”
张天火刚刚坐下,喝了口茶水又站了起来,点了点头,走到墙边的巨大地图边上,拿起倚在墙角的一根木棍指着地图上弹汗山的东南角道:“先说说我们部队的情况,昨rì,也就是光和五年一月二十九rì,鲜卑和连部的十万骑兵,已经分成三部,分别进占了张北和元湖南部,隔着十里扎下营地,鲜卑人的目的是清扫我们分布在草原上的部队,协助零散的鲜卑部族西撤,预计当鲜卑部族西撤到张北和元湖一线之后,鲜卑人就会以张北营地为支点,向永宁地区进攻前进,迫使我部队集结防御。”
“嗯,说说另外两个战区的情况。”
“好,西南战区,吕布的部队正在向兴和地区攻击前进,暂时还没有碰到对方的大规模抵抗,不过部族向大青山收缩的迹象很明显,从吕布现在的战报来看,吕布这一路的收获不错,由于上谷阎志的配合,后勤和战利品的输送都很畅顺,吕布打算继续向兴和逼近。”
说道这里,张天火微微的停顿了一下,不自然的皱了皱眉头,将手里的木棒指向了弹汗山的东北部,濡水以西的沽湖地区。
“至于东北战区,今早我们收到的战报表明,方志文已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