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55部分

姥姥家去了,重要的是,丢人事小,而失去原住民的信任,现在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大好局面,就可能会付诸东流
看着巨大的地图上,正被参谋们不断的插上各sè的小旗帜,标识着各个部队的位置和状态,即使不大懂行的赵伯阳也能看出,这些个小旗帜形成了几个箭头,正指向难楼的心脏现场严肃的气氛让几个行会的头领和代表心里,都有些沉重,但是谁也不愿意表现出来,表面上都作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只不过从一些不起眼的小动作中,大家都能看出彼此的心境,只不过心照不宣罢了(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最最全的小说///
第二百零一章战争没有停止
原创第二百零一章战争没有停止
【感谢‘贪睡的炫风’和‘~’大大的慷慨打赏,以及‘迷失之随风
’投下的宝贵月票(求魔,谢谢了!继续求票!】
难楼一直以为,楼班是自己碗里的肉,但是让楼班却作出了让难楼敲破脑袋也没法相信的选择,直接内附了大汉,然后打包了自己的金银细软和美女嗣,跑去蓟县做富贵闲人了,每当想起这事,难楼都有种想要砍人的冲动&1&原创首发]
楼班的举动等于将难楼东面的屏障一下给搬开了,不,不是搬开了屏障,而是将屏障变成了汉军手里的利刃,直直的顶在了难楼的脑门上,但是当难楼以为自己也该差不多随着蹋顿的脚步,泯灭于大草原上的时候,太宁城的汉军忽然莫名其妙的撤退了,太宁城的进攻姿态随即变成了防御姿态,这让心脏已经提到了嗓眼的难楼大大的松了口气。
难楼回过神来,一边赶紧派人向鲜卑人示好,希望能求得鲜卑人的援兵,所谓的示好当然不是想要并入鲜卑的某个部族,因为鲜卑人现在也不团结,一个个的部族各自为战,难楼的地盘与弹汗山的和连,以及慕容部族交界,要投靠就只能在这两个部族中选择,问题在于,难楼自己并不看好这两个部族的状况,特别是和连,就是一个空头的大汗。
至于慕容部,蹋顿生死存亡之际,慕容部也未见派出一兵一卒,显然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如果自己贸然去投,说不定就是一个身死族灭的下场,那还不如跟楼班学,去大汉做个富贵闲人算了,至少还能保自己一世富贵。
汉军暂缓了攻势,让难楼有了重考虑和部署的时间,一方面向东面派出了十万常备部队,另一方面则集结部民招募勇,先摆出一个积极防御的势态,至于后如何选择,难楼还想再看看,能在草原上做个zìyóu自在的草头王,谁又愿意被圈养起来做富贵闲人呢。
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难楼是不会轻易选择投向哪一边的,但是这种不见兔不撒鹰的想法,往往会将迟疑不决的选择者送上绝路,可惜难楼没有好好的学过历史,否则一定不会作出这种选择的,所以说,没文化真的很可怕。
当难楼布置好防御的部队,终于松了口气,以为战争暂时远离了自己的时候,战争的yīn影却已经将他以及他八十万部民牢牢的笼罩住了。
战争的脚步似乎一点声息都没有,然后,突然就降临到了难楼乌桓人的头上。
折罗正在消磨鲜卑人的意志,方志文正在不紧不慢的赶路,并州铁骑正在冒雪东来,而早早进入了作战位置的太宁城的玩家部队,已经趁着夜sè,开始向难楼乌桓的兵营发起了全面的进攻。
四个玩家行会能够凑出多少部队?
这个数量可以是相当大的,但是这次要求的是骑兵部队,所以部队的数量就大大的打了折扣,但是四个行会还是凑出了将近六万骑兵部队,这个数字虽然有些吓人,但是这些部队其实是良莠不齐的状态,真正的jīng锐部队不到两成,其他的都是招募的,或者临时买来的杂牌军。
这样的部队如果进行整队的大会战,只要对手有超过一万jīng锐骑兵,一定会输得很难看,这原因么,一方面是以为统帅的问题,另一方面则是战斗经验的差距。
但是在这次的战役中,参谋部充分的利用了每一个兵员,这些杂牌军自然有杂牌军的用途,在黑夜里,敌人是分辨不出哪里是jīng锐部队,哪里是杂牌军的,而且乌桓人的营地不比汉军的营地,乌桓人的营地占地面积大,这也为作战兵力的展开提供了良好的机会。
各不统属的玩家部队虽然不能形成合力,但是却能充分发挥狼群战术的威力,巨大的战术正面,可以一次xìng的投入大量的小股玩家部队。
而这些玩家部队的进攻,却不是以杀伤为目的的,这些零散部队的主要目的是sāo扰,只制造混乱,然后在遭到打击的时候,诱敌远离乌桓营地,同时,也为潜入营地的杀将斩首小队制造机会。
元月四rì的凌晨,难楼乌桓东部的南北两个大营同时遭到了汉军的疯狂打击。
玩家们很有耐心的潜伏到非常近的距离,突然上马开始冲击,然后是弩箭和弓箭,还有火矢投石,以及各种各样的技能,几乎第一时间,所有的进攻部队隔着木栅栏,将自己能发挥的大进攻能力全扔了进去。
然后是干脆利落的转身撤退,五息左右,第二波攻击再次到来,黑夜中的营地仿佛在举行一场烟火盛会,从空中俯视的话,在黑暗的淡淡月光映照下的原野上,一个闪着各sè光芒的火圈突兀的出现在大地上,火圈的内外,无数的人头涌动,震天的马蹄声、巨浪一般的呼喝声、密集的箭矢飞行以及刺入各种物体的响声,为这个盛大的晚会,作出为生动的注解。
攻击到现在为止都是成功的,这种表面上看上去乱糟糟的,毫无秩序的混乱场面,其实就是玩家为擅长的战术微cāo作,按照现代的管理和指挥手段,特别是现代军事指挥系统,对这些小部队的战术战场指挥已经是一种驾轻就熟的东西,如果真的在战场上比微cāo,胜利的一定是玩家。
黑暗中,在后面不远处的作战参谋正在不断的传达着攻击或者撤退的命令,当有乌桓骑兵追击出来的时候,玩家就会向后撤退,然后利用陷阱迟滞敌军的追击,如果是数量比较少的追击部队,则会招来玩家的jīng锐骑兵进行围歼。
整个战场混乱中有着条理,虽然可能有局部的失误,但是对大局的影响不大,整个战局牢牢的掌控在玩家攻击部队的手里。
消息不断的传回太宁城的指挥中心,但是由于一来一回的差不多要半个时辰的通讯时间,所以,指挥中心不会对战场的局势作出任何的指导,只是单纯的记录战况,并且评估战术实施的效果。
指挥中心的参谋们对战况基本上表示满意,这让在场观战的几位公会领导和代表稍稍的放下不少心里的担忧,实际上,如果让方志文现场看看这场jīng彩的战斗,也只能是叹为观止,这种作战方式,是建立在优秀的参谋和基层指挥制度上的,原住民想要学,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是也不是说这种战术就无敌了,因为通讯的缘故,所以这种战术怕缠战,一旦进入了缠斗阶段,由于通讯不畅,这种战术基本上就破产了,所以,对于战局的控制非常重要,绝对不能与敌军真正的混战,而是要将主力部队保持在交战距离之外,并且要力保自己通讯系统的畅顺。
震天动地的马蹄声,还有山呼海啸的吼叫声,看似激烈的近乎狂暴的战斗,其实都是一种假象,真正的战斗损失根本就不大,不久之后,乌桓人就发现了这个情况,各处的战损一一报上来,乌桓军中的主将立刻就明白了,玩家是雷声大雨点小,只要自己不慌乱不混乱,对方的攻击手段是很有限的,说穿了,这不过是袭扰战罢了,就是声势比较骇人而已。
但是,如果你认为玩家的手段仅此而已,就实在是太小看玩家了,大量的通讯兵暴露了乌桓指挥中心的位置,数支由十数人组成的杀将斩首小队已经慢慢的接近了中军大帐。
‘嘣!’‘咻嘶!’
“呃!”
几乎是同时,从中军大帐周围帐幕或者围栏的暗影中,发出了弓弦的震响声,锋利的弩箭几乎在响声发出的同时,扎进了周围负责jǐng戒的卫兵的咽喉或眼睛。
弩箭飞出的同时,无数黑影已经跟着扑向中军大帐,这些人黑衣黑裤,连脸上都涂了黑sè的油墨,手里的武器也都是暗sè的武器,不过技能的光芒是无法遮掩的,没等中军大帐里面的人反应过来,牛皮做成的帐幕已经被豁开了几个巨大的口,这些黑sè的身影扑进大帐的同时,后方的黑暗中,如同长了眼睛一样的弩箭也呼啸着飞进了大帐。
先接触的居然是后发先至的弩箭,看到这些粗大的弩箭就知道,这是三石以上的重弩shè出的箭矢,中阶以下的武将没有强横的内力,根本就挡不住这种重型弩箭的攻击,没等大帐内的乌桓将领们弄清楚是怎么回事,那些黑衣人的攻击技能也到了。
几乎一进入大帐内,黑衣人就通过手势和简短的、意义不明的词汇分配了目标,三五人一个,开始围杀大帐内的五六个将领。
骑兵将领没有马,没有擅长使用的弓箭shè击的空间,也没有长兵器挥舞的距离,只能拔出腰侧的弯刀匆忙应战,对于斩首战术尚不熟悉的乌桓人吃了大亏,虽然他们多多少少也会防备着刺客的偷袭,但是这种计划周密,而且用大规模突袭战作为掩护,jīng心布局的斩首战术以及手段,都是现在这个时代的人没有见识过的,这种超越时代的战术第一次出场,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指挥系统失灵了会怎么样?所有对战争有认识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混乱,意味着失败,虽然后参与斩首行动的玩家几乎都挂了,但是乌桓中军大帐中的将领确实都被击杀,只是乌桓军营的大混乱并没有出现,这也让在大营外指挥战斗的作战参谋困惑不已。
他们忘记了,这里始终是游戏世界,虽然主将被杀乌桓将士确实混乱了一小会,但是随即高级别的将领立刻自动成为了军队的指挥者,这些乌桓的万人将本身就不比中军的主将差多少,刚战斗时他们在前线控制部队,所以反而逃过了一劫,现在增补成为主将之后,乌桓营地的将士也迅速的稳定了下来。未完待续
第二百零二章难楼之难
第二百零二章难楼之难
虽然最后的结果不是那么完美,但是,这次的突袭和斩首无疑是成功的。
首先,玩家利用了由纯玩家组成的jīng锐斥候小队,吃掉了对方的斥候,然后顺利的完成了最后的战术运动,于近距离发起了突袭,实际上第一轮进攻的效果确实是很好的,大量的jǐng戒士兵被第一时间shè杀,不少的乌桓人被击杀在帐篷里。
随后的扰乱行动也非常的jīng彩,包括细节的指挥也十分的成功,并且为将来推广这种战术模式提供了宝贵的参考。
核心的斩首行动也是成功的,南北两个大营的斩首小队都成功的完成了任务,唯一不大好的就是斩首的效果远远没有预期的那么好,虽然乌桓部队确实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但是这个时间很短,玩家没有能利用这个机会扩大战果,反而因为对方迅速的恢复指挥而增加了自己的损失,毕竟玩家部队的实力还是太差了,攻击力实在是拿不上台面。
但是就算玩家的攻击力再差,在先期苦心争取到的优势之下,也实实在在的大量的杀伤了乌桓士兵,两个营地合共歼灭了大约两万乌桓士兵,这已经让乌桓感到了极大的压力,而且由于两个大营的主将被击杀,两个大营立刻向难楼发出了请求支援的要求。
其实仔细的想想就能明白,这个请求支援是很有些意思的,或许这里面有着推卸责任的意思,也有着暗示难楼进行正式任命的意思,反正真正的要求支援的意思并非那么大,但是这时候的难楼根本就没有可能这么冷静的分析手里的情报和求援信。
所以,他单方面的认为,南北两个大营正面临巨大的防守压力,随时都有被攻陷的可能,因此,慌乱的难楼立刻发出了紧急征召的命令,临时征召了五万部队,并且还要继续征召五万临时部队,为了赶时间,难楼立刻将大本营的五万守军分拨了四万,分别拨付给两个大营,当然了,两营的临时主将也都给转正了。
这么算下来,难楼的大营里现在有六万守军,今天一早出发,天黑之前就能急行军到达南北大营的四万增援部队,加上原本两大营剩下的八万部队,今天夜里,难楼手里会有十七万部队,到了明天,从其他营地赶到的五万部队到达之后,难楼手里则会有二十二万部队,几乎达到了难楼部的征兵上限了。
至于分布在地盘内的其他营地,现在难楼已经顾不上了,只是催促他们加快向大本营集中,但是这个过程中,这些移动的部民将却没有任何部队保护,如果有小股的汉军出现,甚至是马贼出现,对这些迁移中的部族来说,都将是一个灭顶之灾。
难楼的军事调整很迅速,说不清楚算是果断还是随意,难楼此刻更多的心思,其实是放在对未来的选择上,现在汉军忽然发力,让他想要缩着脑袋躲过这个冬天再决定的愿望破灭了,显然汉军想要趁着优势明显的冬季获取更多的利益。
那么,难楼就必须在这个时候,作出一个艰难的选择,是坚决的抵抗到底,同时卑躬屈膝的向鲜卑人求救,还是光棍的干脆向汉军投降,不,是内附!?
优柔多疑的难楼实在很难决断,毕竟是关系到自己后半辈子的事情,关系到自己子子孙孙的事情,在想得头晕脑胀之后,仍然是左右为难,加上不断传来的消息表明,汉军今夜可能会继续加强在东部的攻势,难楼心里更加的烦恶。
于是干脆不想了,回到后帐到女人们的身上去发泄一下心里的压力,或许明天吧,明天脑袋清明一些之后,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只是,当霉运开始之后,事情总是会向最糟糕的一面发展。
............................................................
乌桓大军的调动根本就瞒不住人,虽然作战指挥部承认,他们在战术安排中错误的计算了斩首行动的威力,最终导致昨夜的战事取得的杀伤效果比预期的要小,但是,当难楼从大本营再次加派了四万部队之后,战役计划的发展脉络就重新的回到了参谋部的掌握之中。
原本再次紧张起来的四位旁观者,也终于再次将跑到了嗓子眼的心脏又放回原处,一切都还在计划之中。
而正在雪原某处修整的方志文,接到的战报相对的简单,只是简洁的描述了昨夜玩家采用的袭扰战术,以及成功的实施了斩首行动,然后就是双方的伤亡数字的预估,接着是难楼的军事调整情报,最后的结论是昨夜的攻击行动完全达到了预期的目的,成功的调动了难楼的主力部队。
方志文几眼就看完了这份简单的战报,这战报虽然简单,但是里面包含的信息却是很丰富的,随手将战报交给了身边的香香,香香看过之后,又交给了甄翔和周醒。
“香香,异人的军事技能真的不能小看啊!以那样战力的部队,居然能达到1比2的战损比,而且消灭了两万多乌桓骑兵。”
“嗯,这里说采用的是小分队突袭诱敌,优势兵力歼灭的战术,数百只小分队指挥起来有多难啊!”
“呵呵,是啊,能够指挥这种战术,需要将领、指挥、通讯的完美配合,难以想象这些之前没有经过多少演练的部队,居然能完美的完成这种战术,这就是异人的过人之处吧。”
“理论上,增加作战参谋的人数就能做到吧。”香香歪着头一边想一边说道。
“或许,参谋部的组建是迫在眉睫了,香香,哥哥可就靠你了。”
香香一拍颇有些味道的小胸脯,坚定的答应道:
“交给我了,哥哥。”
方志文笑着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发,让香香组建参谋部并非是一个玩笑,而是一种尝试,即使失败也不怕,至少能学到经验,更有意思的是,香香天马行空的思维,对参谋部这种需要创造力的部门,应该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当然了,参谋部的另外一部分职能,方志文已经有了人选,那就是曾经被方志文在清河口追杀并刺伤的马征,这个甄家的武将是学士出身,非常的正统,有这个比较稳重的将领负责军队管理、训练,和命令下达,再加上将来史阿的情报收集、分析以及特种作战,参谋部的架子就算搭起来了。
方志文又转头看向甄翔道:“注意到那个斩首战术了?那就是你们两个的问题了,如何防御这种战术你们两个下功夫研究一下吧。”
“主公,您是不是已经知道有这种战术,所以身边一直有一个属将组成的卫队?”甄翔秉承着傻大胆的xìng格,有问题就问,不过这正好对方志文的胃口,所以方志文是很喜欢这个心思单纯的甄翔的。
“嗯,知道。不过对于这种斩首行动,还是需要去研究的,不能因为有了准备就以为万事大吉了,战术上的事情是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的,如果你有这种想法,那就非常的危险了,不管你是进攻方还是防守方,一成不变意味着会被敌人摸到你的想法,然后会形成针对xìng的措施,接着就是惨败了。”
甄翔恍然大悟的点头:“兵势如水,也有这个意思吧!我懂了。”
“呵呵,多思多想吧,兵势如水也不仅仅是这个意思,战术千变万化,方法永远都是死的,但是人是活的,能将战术的变化发挥到没有极限的境界,这才是兵势如水的意思。”
“多谢主公教诲!”
周醒与甄翔一起应道,周醒这个人比较少话,但是喜欢思考,如果要下派的话,周醒比甄翔更适合独当一面。
“嗯,根据这份战报,今晚的行动将会如期展开,你们去安排士兵休息,设置jǐng戒和斥候,然后再去召集将校,将晚上的行动仔细的研究一下,学学人家异人,多想想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想想应该怎么应对,这些好的东西都要学过来,以后也要在我们军中推广。将来总有一天,你们都会出去独领一军,现在都努力的给我学!”
“诺!”
“哥哥,我也去!”香香吃掉最后一点烤的酥脆的面饼,站起来认真的说道。
方志文笑着点头,他知道香香的想法,她是要从现在就开始准备她的参谋部了:“好,去吧。”
同时收到这份战报的,还有折罗和吕布,两个人看着这份相同的战报,想法确是完全不同的。
折罗对异人取得的战果非常的惊讶,同时也非常的jǐng醒,对于异人的所谓小分队战术有了极高的戒备。还有斩首战术,折罗也非常忌惮,实际上,异人是因为不熟悉胡族的部队应变机制,所以才没有获得最大的成果,如果在刺杀中军帐的同时,刺杀主战部队的主将,才能达成摧毁对方指挥系统的目的。
至于吕布,看着这份战报只是略微点了点头,就将战报交给了张辽,在吕布看来,异人以有备攻不备,居然才取得了这么一点战果有些难看,至于斩首行动,这种行动也就是对付那些五阶之下的将领,五阶以上的将领,靠这些异人的能力,所谓的斩首完全就是一个笑话。
第二百零三章闪电战
原创第二百零三章闪电战
【感谢‘谢烟の沉默的by’和‘龙海天’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求魔!渴求大家手里的宝贵推荐票啊!谢谢!】
闪电战这个名词是有二次大战时候的德军创造的,其核心的内容是瘫痪敌方指挥通讯,速集中的打击敌军战略要点,争取一战定乾坤,这就是所谓的闪电战,它的要旨是、准
其实在华夏数千年的战争史里面,你很容易的发现很多类似的战例,不过那个时候,这种战术不叫闪电战,而叫做突袭战,闪电战就是为了区别与古代的突袭战而搞出来的一个名词而已,你完全可以认为,闪电战就是突袭战略要点的战术专有名词。
现在我们可以来公开在太宁城中临时组建的作战指挥部,所制定的这次难楼部闪电战的具体内容了,因为,经过两夜一天的战术准备,闪电战已经开始了。
完全由异人组成的这个作战指挥部,所制定的闪电战其实是一个分进合击的突袭战,战术准备就是调虎离山,利用太宁城的异人部队,以及难楼的惯xìng思维,将难楼的主力部队吸引在难楼控制区域的东部地区。
然后由吕布、方志文和折罗所组成的速突击集团,采用分进的形式,利用夜sè的掩护,急速突进难楼的大本营,并利用大本营战力空虚,而且毫无防备的时间窗口,实施致命一击。
简单的说,整个的战役过程就是这样的,战役本身难度其实并不高,难点一个在于战术准备时难楼会不会上当,另一个则在于各部的协调,是不是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差内同步到达攻击点。
用吕布的话来评价,这个战役部署能获得‘不错’的评语,所谓的不错就是巧妙的战术欺骗以及速的集中打击。
然后,还要说说各方妥协的代价。
方志文的价码是俘获人口的三分之一,以及战利品的四分之一。
吕布的要求则是将属于他的三分之一人口卖给方志文,获得相应的粮草,以支撑未来在雁门和定襄的连番大战,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天下会等异人行会,必须对弹汗山作出实际攻击姿态。
铁血战旗则跟天下会联军瓜分剩下的利益。
而雄兵会获得一个县治的地盘,付出的代价自然是大量的钱粮以及人口,基本上,天下会联军这次是捞不到好处的,除了那个县治之外,不过这个县治已经是大的好处了,甚至不会比一个完整的难楼部族差,因为难楼部的位置实在是太好了,四战之地啊,玩家喜欢。
若是只计算装进口袋里的收获,那一定是方志文拿得多,虽说付出一个县治的地盘,但是那个地盘本来也不是他的,仔细考量,甚至有点空手套白狼的味道,而那数十万人口将给方志文带来长久的收益和好处,至于付给吕布的钱粮,其实都是从天下会联军那里来的,方志文事实上一粒粮食都没出。
而吕布呢,则获得了未来一段时间内,这几个合作方的优先合作承诺,还有就是征战并州北部所需的大批钱粮,有了这些,相信至少雁门和定襄能够拿下,只要雁门和定襄这两个人口多的郡治能够拿下,相信并州的世族应该会改变那种继续观望的态度了。
“主公,斥候已经发现了来自难楼大营的斥候队,这表明我们已经距离难楼的大营不远了。”
周醒从前面赶回来向方志文汇报了的情况,方志文略微思考了一下,立刻下令道:“停止前进,休息一刻,喂食马匹,将士进食,不得举火,一刻之后马裹蹄人衔枚潜行,加派三倍斥候前出。”
“诺!”
“香香,联系吕布,告诉他我们现在的位置,并询问他的位置,定远,联系折罗,同样是告知他我们的位置,并询问他的位置。”
方志文自己也一边吃东西,一边写了的战报,准备向参谋部报告,想了想,还是决定迟一点再发出,必定还是要留个心眼,虽然等自己的战报到了指挥部,自己的攻击行动恐怕已经展开了,但是出于小心的原则,方志文还是决定推迟一点发出战报的时间。
“主公,刚刚收到指挥部的战报,今晚在东部南北大营的战斗已经开始了,从太宁斥候小队的情报看,难楼暂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不能轻易相信这些情报,毕竟不是我们自己获取的,所以,攻击不能盲目的展开,一定要我们自己的斥候获得了真实情况之后,我们的攻击能展开,这点也告诉折罗。”
“诺!”
“哥哥,你说吕布能如约赶到么,他的奔袭距离远了。”
“当然能!他可是吕布啊!”方志文肯定的回答,在方志文心里,这个战神在战场上没有做不到的事情,想要击败他,只能在战场之外。
“嘻嘻,哥哥到是对吕布很有信心啊!”
“那是,你哥哥的眼光准的很呢!如果我没有计算错,吕布目前就在我们西南方大概八十里之外,鸽来回飞行的时间大概是一刻,或许等我们出发的时候,就能收到他的回信了,咦?有鸽飞过来,对了,文远很细心,应该是他们也碰到了难楼大本营的斥候,所以也主动联系我们了。”
方志文的猜测没有错,信是张辽发来的,不过不是发现了难楼大本营的斥候,而是发现了一万多连夜正在向大本营前进的乌桓骑兵,这些骑兵应该是难楼临时征召的部队,这伙部队挡住了吕布前进的道路,吕布决定先出手歼灭这伙骑兵,然后再向难楼的大本营进发,希望方志文的进攻能够稍微延缓一下。
不过,方志文却皱起了眉头,按照难楼的动员能力,紧急征召的部队绝对不会仅仅只有一万人,而难楼的部族主要分布在他大本营的南面和西面,北面是没有的,所以方志文与折罗这一面是安全的,但是南面和西面正在赶来的部队,万一会在关键时刻出现在战场上,那可就麻烦了。
所以,方志文觉得不是要延缓进攻的时间,而是要加进攻的时间,同时应该让吕布搜索南面的援兵,并分兵向西,挡住这两面的援兵,对突袭难楼的大营可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方志文思索了一下,立刻将自己的意见回复给张辽,不过他没有催促部队,因为必要的休息永远是骑兵战术的关键之关键。
当方志文的部队结束了休息开始加速向南潜行的时候,方志文收到了折罗的回音,折罗那边的进程很顺利,应该能够按时发起进攻,稍后,张辽的回音也到了,吕布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他也是一个优秀的将领,所以知道方志文的顾虑是对的,虽然不知道何时到达的乌桓援兵,并不一定能对攻击行动造成致命的影响,但是先消除战场上的不可控制因素,是正确的。
所以吕布终同意了方志文的意见,但是却没有完全按照方志文的意思行事,他将会向西派出一支两千人的阻滞部队,然后在南面也留下两千人的阻援部队,然后自己在击溃面前的一万乌桓骑兵之后,继续直捣难楼的大本营,他可不想千里迢迢的从雁门赶来,结果没有见着正主。
方志文对与吕布的坚持哑然失笑,这个吕布还是那么要面。
时已过,方志文与折罗进行了后的确认,折罗负责东面,方志文负责北面,南和西面就不用管了,如果难楼从这两个方向逃跑,也由得他,方志文则会在背后尾随着追杀,这种在轻骑兵面前逃跑的行为,其实基本上是找死,除非对方的兵力不足,有可能被你逃掉。
对付轻骑兵的好办法是固守以及对攻,可惜,难楼现在还有没有这种固守的胆量呢?特别是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汉军突袭闪击。
吕布的回音还没有到,说明他暂时还没有到达攻击阵位,不过现在不能等了,越等变数越多,万一乌桓人有所jǐng觉,攻击的代价将会大很多。
仔细看了看远处的大营,有些yīn沉的浮云遮挡了月,这正是月黑风高杀人夜啊,方志文毫不犹豫下达了命令。
“甄翔,率队突击,破门。周醒,清剿寨墙上的巡兵,其他人跟我准备冲营,香香火箭两支,命令折罗行动!”
“诺!”
‘咻咻’两声清脆的尖啸声中,两支明亮的火箭被香香用连珠箭的手法斜斜的shè向了黑沉沉的夜空。
‘轰隆隆、轰隆隆’
惊雷似的马蹄声顿时打破了寂静的夜晚!
“敌袭!敌袭!呃”
寨墙上的巡逻兵纷纷被jīng准的shè击命中,尖利的报jǐng声嘎然而止,紧接着,如雨的箭矢跨越不是很高的寨墙,向着营地里面飞去,如同一滴掉进油锅里的水,难楼的庞大营地顿时沸腾了起来。
惊呼声、吼叫声、怒骂声、哭喊声、马蹄声、嘶鸣声,还有中箭之后的惨叫声,整个大营里充斥了各种各样的声音,总结成一个字,那就是‘乱’!
没有怒吼没有嘶鸣,方志文的马队安静的跟在甄翔队伍后面百步左右,甄翔的任务是破门,这个看似艰难的任务,在甄翔这个五阶将领的率领下,那些本来就是临时征募的乌桓士兵根本就没有像样的组织和抵抗,守门的部队被杀散之后,在人推马拉之下,巨大的寨门很就被向外推开。
方志文手里的长矛一指,低吼了一声:“冲!”
顿时万马奔腾势如天河倒泄,狂猛的攻势让营地里的乌桓将士和部民们心胆俱寒,哪里还有半点抵挡的勇气,洪流之中黑sè的骑兵俱都放下了面挡,一个个形如来自地狱的魔鬼,洪流卷过血液碎肢横飞,留下一条宽阔的黑红sè的血路,那面猎猎作响鬼脸大旗,仿佛在狞笑着注视着这一切,这一夜,又将血流成河。未完待续
第两百零四章迟来的战神
【祈求票票从天而降谢谢扔票的过路大神】
难楼的大本营面积相当大,不到两万突骑兵其实扔进营地里根本就看不出什么,但是作战经验极其丰富的方志文一进入营地,立刻将部队分成两支主力作战部队,十来支袭扰部队,在营地里来回奔驰,见到活人即予以斩杀,一边高呼着:“出营帐者死”
方志文的意思很明确,他是要摧垮乌桓人的战斗意志,另一方面,主战部队的方向是直奔难楼的金帐,或者将其斩杀,或者迫其逃亡
方志文已经远远的看见了折罗,他正准备与一名敌将交战,方志文催马向前,二话不说一个穿云箭技能,将折罗的对手shè杀,这个时候时间紧急,没时间去找对手练习战斗技能,干架扫除一切障碍,以击杀难楼为第一要务
“折罗,向南,我向西,围攻金帐,不要缠战,来回冲击”
“遵命,主公”
“甄翔,别冲得那么快,弓箭水平还要提高啊”方志文跟折罗交代完,一边调整方向,一边又朝着想要向前冲的甄翔说道
甄翔的脸在火光中显得有些红,他自己也知道,因为弓箭水品太次,所以他总想冲到近前去近战,但是方志文的部队现在不是在强攻冲阵,而是要快移动制造大范围的混乱,同时对敌军集结部队的打击主要以远程的攻杀为主,不能跟对方比战损
散乱在大营内制造混乱的部队点燃了一些帐幕,为的是制造恐怖气氛以及提高营地内的可视度,方志文的部队自然不会傻的站在火堆边上但是乌桓人的骑兵却会朝着火堆聚集,于是这就大大的方便了在周围巡游的汉军,将汇集过来的乌桓散兵一一shè杀,这也是经验,方志文的部队袭营的经验实在是太丰富了
难楼的金帐周围,已经集结了过三千骑兵,这些都是难楼的jīng锐骑兵不是那些临时征召的,不靠谱的老弱骑兵,难楼不肯走,因为他还有数量可观的老婆孩子,还有运不走的金银细软,到了最后的关头难楼终于发现了自己的xìng格原来是一个守财奴罢了,早知如此,何必去争什么草原霸主,老老实实的做个富家翁不好么
金帐的外围已经传来了马蹄声和火光,显然,汉军的部队离此已经不远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犹豫了难楼的亲信将领互相使了个眼sè,将难楼架起来硬是托上了马匹,然后裹挟着难楼,已及能行动起来的难楼的老婆儿女,一大群人,夹杂着还在不断汇集过来的乌桓骑兵,向着南边冲去
因为他们知道,离这里最近的援兵应该就在南面
当吕布急匆匆的率领着六千骑兵赶到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四处火起的难楼营地不由得苦笑不已,紧赶慢赶还是迟了可惜了一场千里奔袭,到头来只成了看客,这实在让人有些郁闷
不过到了五里之外,吕布还是让队伍停了下来,既然已经迟了,那就不怕再迟一点,毕竟一路急行军赶来,马匹的耐力已经很成问题,不休息一下,一会没法发挥战斗力了
虽然情绪不是很好,但是吕布首先是一个合格的将军,不会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忽略战场上的法则
“大哥,斥候说看到营地南边有大批乌桓骑兵,队伍中还有些穿着华丽的男女”
曹xìng急匆匆的打马奔来,一边用力圈住战马一边气喘吁吁的汇报道,语气里充满了兴奋,曹xìng对草原上的胡族是十分了解的,能混在骑兵中的非战斗人员,只能是部族的贵人,而这个方向上,是吕布等人碰到的第一批逃离的乌桓人,周围的乌桓骑兵数量过三千,显然他们护送的不是普通人,或许,大功就在眼前啊
吕布眼神一亮,曹xìng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
“骑兵数量多少?方向呢?”
“骑兵数量大致过三千,不到五千,方向是西南,正是冲着我们而来的”
“哈哈,天助我也,他们这是去汇合援兵的,命令将士们上马,准备作战”
“诺”
从大营的南门奔逃而出的难楼,现在也没有心情再埋怨将他强行带走的属下了,既然已经跑出来了,那就赶紧跑,能活命再说其他
幸好营地够大,汉军一时半会没有追击上来,难楼回头看了看静悄悄的南门,眨眼之间,大批的乌桓贫民和散兵忽然出现在大门口,显然,他们的王逃走的消息泄漏了,所以营地中的部民和散兵开始逃跑了
难楼苦笑着回过头,看了看身边数量不多的女人和自己的儿女,顿时悲拗不已,正当这些乌桓人以为能够逃出生天的时候,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队大汉骑兵正在安静的站立着,除了人马口鼻出冒出的气雾显示他们还是活物,这些在黑夜中凝立的士兵,仿佛雕塑一般
吕布侧耳仔细的听着对面传来的蹄声,判断着对方的队伍的阵型和数量,当然,还有距离,过了一会,吕布慢慢的翘起嘴角,露出一个略微兴奋的笑意,一声大喝,打破了沉静的黑夜,宣告着难楼灭亡的最后一幕开始了
“锥形阵,起阵,冲击”
突然爆发出来如雷鸣一般的马蹄声,顿时将正在亡命奔逃的乌桓人打蒙了,这个时候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可能是援兵,那么就只能是汉军了,原来,围三缺一,汉军早在南边设下了伏兵
“吾命休矣”
难楼仰天长叹,后悔莫及,早知如此早早的投降汉人,做一个富贵闲人是多好的选择啊可惜现在对面的黑暗中,那夺命的骑兵冲锋已经开始了,就算难楼现在想要投降,他都不知道找谁说去,至少能在这次冲击中活下去再说
身为锥形阵尖端的吕布,长戟上闪烁着技能的光芒,嘴角挂着一丝傲然的笑意长戟挥出,‘陨星’技能非常的绚丽,尤其是在黑夜之中,无声的艳红sè的轨迹,仿佛慢镜头一样没入了乌桓骑兵阵中,然后轰然爆开如烟花般灿烂
随后吕布的锥形阵撞进了乌桓的骑兵队伍,仿佛一辆高行驶的坦克,撞进了一堆自行车骑手之中,没有被碾碎的都被撞飞起来,吕布手里的长戟化作一个银sè中带着红芒的光球,凡是碰到这个光球的活物,都化作了纷飞的血雨和碎肉见到这个凶神,乌桓人别说抵抗了,连企图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仿佛一把炙热的长刀,正在切割nǎi油一样,刀锋所致,密集的骑兵阵立刻被分割开来,然后被后续的轻兵继续切割碾碎,锥形阵过后乌桓人惊讶的发现,侥幸在锥形阵两侧躲过一劫的战友们居然没有几个人,即使这几个人的身上和马匹身上也都插着几只羽箭
吕布的眼神好的很,自然是盯着乌桓人阵中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