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52部分

五阶一个三阶,一个脑袋一根筋,一个却十分的灵醒
“各位,首先本官对各位的到来,和对本官的支持表示感谢,经过我们的分析和筛选,一一对比了各位提交的标书,最后,我们确定了以下的选择”
方志文一站到主位上,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着上面的这位甲胄齐全的武将,方志文的形象大家还是第一次在正式场合见到,老实说,如果排除环境造成的附加效果,方志文的长相看上去普通了一些,但是有了现场环境和其他人的衬托,方志文站在上面讲话的时候,还是很有威势的
方志文开门见山,简单的客气了一句,就将内容引向了核心内容,说到确定了入选的目标时,方志文有意的顿了一下,让大家的心不由得都提了起来,尽管大多数的人都知道,中标的应该不是自己,但是仍然忍不住紧张
“我们选定的隆化县治人选是......红颜工作室的白馨予白姑娘”
“轰.....”
下面的顿时热闹了起来,因为这个结果实在是太出乎大家的预料了,且不说红颜工作室什么时候又死灰复燃了,单说这红颜当初背叛密云城,而遭到毁灭xìng的打击,红颜的剑风是作为牺牲品和投名状让天下会给开了,还公开说不收留背叛者,这种已经臭了大街的行会怎么又冒出来,并且还成了大赢家
奇怪的是现在,方志文本人,作为当时的受害者,居然再次接纳了红颜,并且给了红颜一个如此珍贵的机会这是一个姿态么?这是一个信号么?方志文通过这个信号到底想告诉大家一些什么信息?
方志文轻轻的翘了翘嘴角,对于这些不知道内幕的人老说,方志文此举肯定让他们大费思量,这没什么不好,正好让他们觉得自己高深莫测,其实方志文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所有的异人都不可信,那么只能用相对熟悉的,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
至于当初红颜的背叛,不过是简单的利益选择而已,方志文可以肯定,现场所有的势力,在当时的那个情况下,所做的选择都会跟剑风一样,所以方志文对他们是没有什么苛求的,方志文可不会幻想这里还会有第二个李雪音
“至于......”方志文一开口,下面的嗡嗡的议论声顿时消失了,仿佛被按下了静音开关一样灵敏:“至于伟昌,我们选定的是......天涯联盟的张震岳”
这回场下不是议论了,而是集体失声了,也许是太过惊讶,也许大家都在忙着从这两个人选中,仔细的品味丰宁城的思维脉络,从中找到一些可以利用的东西,这次是不行了,但是还有下次呢
方志文再次停了一会儿,得意的笑了笑,接着说道:
“另外还有一个事情,本官要在这里宣布,近rì在濠山营地,将建一个县治,县令人选是甄逸,待以上三个城池建立起来,本郡将会在西面发动攻势,战役目标在濡水源头左近驱逐鲜卑慕容部,并建立濡原县,西南方向攻略乌桓楼班部,建立太宁县这两处战事,依然要仰赖各位的支持”
方志文说道这里就算是结束了,多的话不必说,要让他们自己去想,自己想得才会比较丰富,至于他们会想到什么地步,那可不是方志文能控制的,按照方志文意思是想得越多越好
场下的人们再次开始议论了起来,开始的时候,甄逸是谁大家还没有想起来,后来不知是谁提起了甄宓这才让大家明白,甄逸也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当然是父凭女贵而已,不过这人忽然进入了丰宁掌权圈子,显然有着重要的意义
看来这些天传来的方志文与甄家联姻的消息是真的了当然了,多数在场的人关注的是冀州巨商与方志文联手之后的重大意义,也有人关心的是,方志文娶得据说是甄宓的大姐不知道这个女人漂亮不漂亮,是不是也是三国大美女呢?
“等等方志文你就是个胆小鬼”
忽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将大家的注意力全都拉了过去这种彪悍的宣言确实比较能吸引人的注意力,大家也都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牛掰,他就不怕得罪了方志文,以后再也不可能得到地盘和官位了
出声的人身边似乎有种无形的斥力,迅的让出了一个小小的空挡,于是大家都看得分明,说话的是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身边还有一个非常典雅的大美女,这不是星光行会的赵龙么
已经转身准备离开的方志文缓缓的转了回来,淡淡的看着赵龙挑衅的眼神,有些戏虐的说道:“我是不是胆小鬼不需要你来界定,不过,赵子云啊,你绝对是个傻子,我记得当初在青州会面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我不是异人,所以不要用异人的那一套来对待我,否则我会当你是我的生死大敌来对待你口口声声的到处宣扬要与我为敌,将来要吃掉整个丰宁郡,你觉得我还应该给你提供一个地盘,让你发展壮大,然后再灭掉我?你真的觉得我们都是傻瓜,还是你自己是傻瓜,看在来者是客的份上,我今天不与你计较”
方志文后面的话没有说,如果星光还不识趣的话,方志文不介意宣布星光行会是丰宁郡的敌人,是大汉的反贼,因为赵龙的行为确实已经有造反的嫌疑,整天公开宣称要吞掉丰宁郡,不是反贼是什么?
“对不起,大人,我夫君只是情绪有些激动,并没有针对您或者丰宁郡的意思,请您谅解”
谢颖彤死死的拉住了赵龙的手,赶紧抢在满面怒气的赵龙前面,先向方志文道歉,赵龙愤怒的回头看着跟自己唱反调的妻子,实际上,他确实有些激动了,因为星光行会三番两次的错失机会也就罢了,重要的是丢了面子,赵龙这人,太好面子了
方志文淡淡的看了这对夫妻,摇了摇头,轻笑一声转身离去
在场的各个势力代表,绝大多数都是幸灾乐祸的看着这场最后的附加戏码,觉得星光的赵龙真的有些傻,这么看起来,方志文还是相当的大度和冷静的,否则真给星光套个反贼的帽子也不为过
当然,还有一小部分人心有戚戚,这部分人多多少少的都打着跟星光一样的主意,如果他们的小算盘也被方志文看透,今天的星光,就是明天的自己啊
谢颖彤非常的无奈,星光在密云的投资至此可以说基本上完全失败了,虽然那在这次的草原盛宴中,星光也煅炼了队伍和人手,也获得了不少的人口和物资,但是最为关键的地盘却没有拿到,甚至将来都不可能拿到
对于星光行会来说,当竞争对手们有了各自的地盘时,星光却在被原住民排斥和戒备,这就是最大的失败,而这个失败的根子,就在自己的丈夫身上,看来,星光是时候退出密云势力了,自己的丈夫也应该暂时从主导地位退下来,好好的冷静一下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章崔林
【感谢‘无聊小蛤蟆’‘白石小子’‘冰冥夜雨’‘ygr5917’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继续向大家求票谢谢】
在丰宁城里,并不算很热闹的,只有一个小圈子才知道的出售地盘和官帽的事情暂时落下了帷幕,或者说,帷幕正在拉起
丰宁城外,慕容胜的五万鲜卑骑兵在冰天雪地里根本就施展不开,主要是自己的粮道随时受到汉军骑兵的威胁,所以,慕容胜根本就不敢在丰宁城附近停留,从最近的鲜卑营地到丰宁城,足足六百里
在冰雪覆盖之下,六百里的路程要走两到三天,来回就去了六天,全军能携带的粮草如果不作战能支持十天,作战的话,只能支持七八天,也就是说,从营地出来直奔丰宁城,然后停留战斗一天,赶紧就得往回走,否则就等着饿死在雪地里
何况,还有汉军神出鬼没的在后卫sāo扰,战斗虽然不激烈,但是几乎一出营地,战斗就随时随地可能展开,所以,所谓的十天粮草,能支持六七天就不错,因此慕容胜其实距离丰宁城最近的时候,也在几十里外
他也害怕啊,万一他这边跟丰宁城的大部队黏上了,家里的族人要是不发兵来救,那怎么办?那些孙子可是真的敢作出这样的事情的,爷爷的年纪已经大了,所有的人都盯着爷爷屁股底下的那个位置呢,誰叫自己这么出sè这回有做了出头鸟呢
慕容胜唯一不明白的是,为何汉军敢于远离丰宁城远距离作战,难道他们就没有粮草的问题么?
答案是有汉军一样有粮草的问题,其实这里面主要是马匹的粮草将士们食用的主要是肉干,所以不那么占地方,马匹食用的干牧草和豆类则非常占地方,而且使用的量有非常大而汉军之所以比鲜卑人的持续战斗能力强,完全在于豆类的比例,由于大量的携带体积小重量大的豆类,这就增加了粮草的携带量,因为将领的包裹和马匹包裹都是体积比重量紧张的这也是木料的运输费用远远高于矿石运费的原因
另外,由于马匹食用豆类的比例大,豆类的能量自然比牧草要大得多,所需的粮食自然就少了这两个方面一加起来,汉军的优势就出来了,根据方志文的部队总结的经验,豆类与干牧草的比例最大可以到七比三,这么一来汉军的一次补给持续作战时间是二十天,正正是鲜卑人的一倍
而且,汉军这边是李元志与折罗轮流出击,所以慕容胜的部队周边就随时随地都有汉军的身影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说丰宁城的周边现在其实是一种基本上没有战事的情况,即使有也是玩家们以丰宁城为基地,向周边主动进攻形成的战事,当然,这个清剿两百里范围的命令,是为了即将开始开放玩家领地申请做准备
丰宁这个位于最前沿的城池的玩家领地,现在很多玩家都有些纠结,到底要不要申请到这里创业,这里可真的是风险与收益并存的地方,现在虽然鲜卑人因为季节的关系没有大举出动,但是难保到了明年chūn天,鲜卑人会不会倾巢而出,而那个时候,正好是玩家领地的保护期结束的时候
方志文安排好了濠山、隆化和伟昌县的事情之后,就将目光盯住了楼班,中部乌桓人中硕果仅存的这个楼班,原本有蹋顿遮挡着,现在却已经凸显了出来,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了
实际上,方志文跟楼班有过接触,知道这个家伙优柔寡断,也没有什么大志向,所以方志文倾向于去劝降他,如果可以的话,楼班的部族六十多万人口和将士,能够完整的接手岂不是好,一场仗打下来,就算再怎么减少杀戮,死掉一半的人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像蹋顿倒下之后,落到方志文手里的人口,前前后后也不到六十万,但是蹋顿去年刚刚吞并乌延和丘力居部的时候,可是足足有一百六七十万的人口啊
劝降是个很不错的选择,但是,方志文的手里一个外交人才都没有也是事实,正当他为这事烦恼的时候,一个意外的人选出现了,那就是崔琰的从弟崔林
老实说,方志文在崔林拿出崔琰的书信之前,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什么来头,虽然看上去长得相当英俊,气质也沉稳敦厚,但是稚嫩的容貌还是很难让人信任
看了崔琰的书信之后,方志文大喜,这是上次到郑乡的另一个意外之喜,本来还以为要到明年chūn天崔林才回来,没想到现在崔林就出现了
方志文对崔林的认识,乃是来自崔琰的推荐信,信里崔琰对崔林的稳重和大气十分的推崇,至于能力,崔琰自然不会介绍一个没有本事的族人来丰宁郡打天下,那样的话,丢得可是他崔琰的脸面
方志文看完了崔琰的书信,轻轻的放在面前的案台上,打量了一下坐在客座位置年轻人,只见他身体挺直的坐着,眼神正平静的看着方志文,当然了,一点点的紧张还是有的,不过在崔林的眼神里,方志文看到的多的是好奇和探究,显然崔林对方志文这个年轻的主公有着很大的兴趣
“德儒,你一路北来也算对丰宁郡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丰宁郡初创,最缺乏的就是人才,所以对德儒的到来本官是非常高兴的,不过,本官还是先要问清楚,德儒是否准备在丰宁郡出仕呢?”
方志文对崔林在历史上的履历并不了解,如果他知道崔林在历史上曾经是魏国的幽州刺史、安乡侯恐怕就不会这么淡定了,至少这样的一个在历史上有着浓重笔墨的人,怎么会自动自觉的跑到自己这里来出仕?
或者说,智脑认定自己将来必定被曹魏所败,自己的人也就成了曹魏的人自然就回到了历史原本的轨迹之中?
“大人,林虽不才,自认为也有百里之能,丰宁郡初创,似乎有些前途未明的感觉,但是俗话说,雪中送炭强于锦上添花,能与大人筚路蓝缕开创基业岂不是能显示自己的价值”
崔林似乎得到过崔琰的告诫,知道方志文喜欢人坦诚,所以说得话很直白,果然方志文脸上露出一缕笑意
“呵呵,雪中送碳也未必就容易,这需要好眼光、好魄力,不是谁都能做得出的,德儒是智者有德儒相助乃是本官之幸也”
“林敢不效命”
“好,德儒的职务么......我想问问德儒,以你对丰宁郡当下情况的了解,觉得丰宁郡现在最迫切需要做的是什么?”
崔林知道这是方志文要考考自己,看看自己的能耐才能决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任命,这可是关乎自己的未来的崔林不得不慎重的对待
“主公,属下对丰宁郡的情况都是道听途说得来,未免有失偏颇,可否请主公为属下讲解一二?”
方志文暗暗点头,这个崔林不是凿凿空言之辈,没有张口就胡说,而是慎重的先问清楚真实的情况再说,这点也让方志文十分的满意
方志文招了招手,让崔林坐到他对面来,让身后的甄翔在案台上铺开一副地图,方志文仔细的给崔林讲解了现在丰宁郡以及密云密道的情况,还特别介绍了与异人合作的进展和计划,当然了,对于自己的下一步行动计划,方志文是只字未提
这种详细的介绍,连甄翔和周醒也是第一次听到,自然都很仔细的听着,在这张不大的图纸上,方志文重现了密云城蛇吞象的过程,以及当前的态势,让在场的三人都对主公的能力和计划心折不已
大概用了两刻时间,方志文才将今年冬季攻势的战略构想、执行的过程以及当前的形态解说完毕,然后方志文端起茶水润了润喉咙,抬头看着正在盯着地图上沉思的崔林,等待着他的见解
良久,崔林才从沉思中醒来,见方志文并没有因为自己忽略了时间而有任何不耐,心里也越发的钦服这个年轻的主公
“主公,以属下所见,现在东边由赤峰与凌河一南一北完全扼住了东部鲜卑与东部乌桓的西进之路,可以说是比较稳妥的,剩下的就是加快建设这两个要塞城池北部,由于靠近大漠和沼泽,所以人烟稀少,在西路畅通的情况下,暂时鲜卑人也不会想到从北边进攻所以现在的关键在于西路,而整个西路又可以分成南北两个方向,北边的慕容氏族现在用小部队与我纠缠,显然还不想在冬季大规模的进攻,但是南路,却是一个非常不确定的因素属下对乌桓人了解不多,请问主公,这个楼班是丘力居之子,其人可有大志?”
“不曾有楼班其人优柔寡断,志不大才也疏,丘力居死,北方空虚,未见其进取,反而将草原拱手让人”
方志文缓缓的将自己对楼班的认识说了出来,既有自己的看法,也有事实佐证,他之所以这样说,就是希望让崔林以及身后的甄翔和周醒熟悉这种说事的方法,要习惯用事实说话
崔林的眼神一闪,挺直了腰身充满了自信的说道:
“既如此,主公当迫降此人,以一富贵闲侯许之,收楼班之民众以充城塞,属下以为,丰宁郡当下最紧迫的问题不是别的,乃是人口太少造成的有地无人守的困扰不知属下之言可对?”
崔林字德儒:内政将,方志文属将
统帅:21
武力:20
智力:72
政治:74
魅力:73
技能:舌辩10级,劝农18级,建造5级,鼓舞5级(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一章敢去出使么
【求票】
方志文微笑的看着崔林,对这个下属的回答十分的满意,同时也有小小的疑惑,对于崔林的属xìng,刚才他抽空看了看,发现崔林现在已经是三阶顶端的内政将领了,按照他这个年龄,将来的能耐肯定不会小,怎么自己似乎对这个人没有印象呢?
其实这很好解释,因为这个崔林被他的从兄给遮掩住了光芒,崔琰可是八阶的内政将领,与崔琰一比,崔林就什么都不是了,而且崔林是后来在魏国渐渐的爬起来的,可以是说大器晚成的那一类所以,只看三国演义,不看三国志的方志文,是没怎么留意崔林这个人的存在的,不过不要紧,香香与李雪音都会很快的将崔林的真实身份找出来的,只不过,她们要如何讲给方志文听才是大问题
“德儒所言甚是丰宁郡最大的问题乃是地广人稀,其次就是人才匮乏,以往,我们汉人会认为草原上比较贫瘠,其实这个观点是错的,水系丰富的草原地区是可以耕种的,而且放牧牛羊的价值也并不一定比耕种差,胡族之所以不能依靠放牧丰衣足食,一是因为胡族头领盘剥过甚,二是因为与汉族的交易渠道不畅,导致交易成本过高如果草原掌握在我们汉人手里,其创造的价值要比在胡人手里高得多,问题是这个好处现在明白的人不多,所以草原上对汉族人口的吸引力是有限的但是在异人眼里,对草原的价值是有着充分的认识,从他们对开发草原的热情上就能看出来也因此丰宁郡面临的第三个问题是原住民与异人人口比例倒挂的问题这,基本上就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全部紧迫问题了”
崔林仔细的听着方志文的话,同时在心里急的思考,方志文是在从本质上分析丰宁郡问题的根源,这与他刚才分析问题的角度不同,或者说,层次不同
崔林的分析看上去是很有道理的而且得出的结论也没有问题,但是跟方志文的说法放到一起一对比,就发现方志文的说法加接近本质,是从源头上找问题,同样的,获得的解决方法当然也会比崔林的思索加的深刻与准确
从这点上看,崔林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方志文的面前,还是显得肤浅了一点,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脸红,同时对方志文的敬服也从心底里慢慢的涌起
“属下明白了,主公的分析非常深刻,从中可以看到很多问题的根源,同样的,也能从中找到不少解决问题的办法”
方志文的眼神闪了闪,十分感兴趣的问道:“德儒有什么想法?”
“刚才主公说到,胡族的头领对牧民盘剥过甚那么属下有两个建议,仗要打,但是生意也可以做,我们可以将牛羊相关的交易直接做到牧民家里去,这点可以用......用甄家,主公与甄家联姻应该不假?”
崔林一边思考一边将自己的想法如实道来他现在已经不再害怕说错话,因为他将自己是来面试的事情早给忘到一边去了,现在他只是非常着迷的与方志文探讨草原攻略
“不假,这个事情可以做远交近攻、釜底抽薪嘛”
方志文笑着点头,这个主意李雪音也提出来了她建议的是用投靠的鲜卑族人,或者乌桓人来进行,可以暂时给这些人一个虚假的部落,让他们方便行事,不过距离远的,用甄家也无妨,因为战争是战争,贸易是贸易,胡族人也不会傻的拒绝商队进入草原,因为那等同于自杀
方志文的态度显然鼓励了崔林,崔林的神情加的亢奋了一些,语也不知不觉的加快了,毕竟还是年轻人,有时候会有些忘乎所以,方志文微笑的看着崔林继续发表他的建议,心里下意识的为崔林找好了借口,只是他似乎忘了,其实他自己也是年轻人
“嗯,属下也是这个意思,还有一点,就是可以离间低层牧民与胡族头领的关系,以类似流言的形式传播开来,这点主公麾下有众多的胡族降兵,都是可以加以利用的,不用别的,只要他们自己去现身说法就可以了”
“不错,这个主意也很好,现在所有的战俘和奴隶,已经都予以释放,转变成了普通的居民,享受着跟大汉百姓一样的三十稅一的赋税,半成的商税,这种程度的税收,与胡族内部的严苛盘剥有着天壤之别,现身说法确实是个有效的方法,这样能自然吸引牧民来投,等于是釜底抽薪之策,是先进文明与落后文明战斗的根本之策,非常好”
崔林非常的兴奋,脸都因为兴奋而有些发红,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主公对他的赞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与主公的谈话,如同一个棋逢对手的棋局,充分的激发了崔林自己的潜力,爆发出闪亮的思想火花
而站在主公身后,默默的听着两人之间对话的甄定远和周静峰,已经有点瞠目结舌的架势,这两人的对话让他们两个武将觉得非常的惭愧,为什么自己就想不到这些呢?他们一说出来,自己只觉得如同醍醐灌顶,整个人都通透了,但是他们没说之前,自己是完全想不到的,这个,就是差距
“先进文明与落后文明的战斗,主公这个评语真是jīng确我大汉的先进文明,一定能从根本上战胜胡族的落后文明,同样的,落后文明的民众,也应该会向往先进文明”
“呵呵,是的,但是我现在缺少一个人,去将这些东西告诉乌桓人,告诉楼班,德儒,你可敢去会会楼班?”
崔林有些惊讶的看向方志文,不过方志文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异的表情,只是在就事论事,崔林相信,即使自己不答应这个请求,方志文也不会因此而看低自己,崔林不知道他自己为何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这一刻,他确实就是这样想的
其实,这中想法来源于方志文对崔林的赞赏和看重,让崔林有了这种信心,不过这还是不够的
“这不是命令,只是征求你的意见,不过德儒愿意前往的话,我一定会保证德儒的安全,你的身后有数万大军,楼班不敢将你如何的”
崔林哑然笑了笑,跪坐起来朗声道:“主公,属下并非害怕且不说楼班现在弱势,他不敢轻易激怒主公,即使退一万步来说,我此去乃是为了楼班的前程而去,怎么说也是对他有好处的,他即使不能接受,也未必不知道好歹再说了,属下自负有自保的能力,主公无需为属下的安危担心”
方志文赞赏的点了点头,老实说,去见楼班确实没有什么风险,关键是能不能有便给的口才说服那个优柔的家伙
“如此甚好,你可跟楼班只谈内附之事,不谈投降,以德儒之能必能建功”
崔林恭敬的应下,只谈内附一方面给足了楼班的面子,另一方面,也是崔林本身安全的保证,对于一个来劝降的人,乌桓人可以充满恨意,但是对一个来谈部族未来的人,乌桓人必须给于尊重
“主公,按照大汉定例,外族头领汗王内附,最高可以定县侯,属下应该如何去许诺?”
崔林的这个问题关键不在于许什么诺,关键在于方志文能否让这个诺言成为现实,大汉的定例还能不能如约实现是一个问题,朝廷会不会承认方志文单方面的许诺又是一个问题
“至少保他一个乡侯,这点德儒无需担心,此事刘伯安大人已经知晓,并且同意的重要的是,朝廷里的人应该也希望见到这个结果,大汉的北边都是草原啊,地方大着呢”
其实让刘虞同意这点方志文一点代价都没有出,因为楼班内附成功的话,这个功劳可是要记到刘虞的头上,再怎么算,也算不到方志文的脑袋上,因为从原则上来说,方志文根本就没有外交的权力,这个权力在刘虞的手里攥着呢
没有权力自然也就不会有功劳,不过,方志文要的不是功劳,而是实惠,是楼班的那六十万部民和部队,至于功勋,以前很重要,现在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方志文自己的数据面板上,功勋值已经足可以拜将军了,就是东南西北的四镇将军职务,但是,现在方志文是太守,乃是行政等级,跟功勋值无关
至此崔林已经完全明白了,主公的意思是在说,现在丰宁郡其实就是一个样板,一旦丰宁郡成功的在草原上打开了局面,丰宁郡的模式就有可能被朝堂上的巨族世家所复制,所以,楼班也就成为了一个样板,乌桓的大部族内附,足以震慑整个草原上的胡族,同时也为处理汉胡关系,树立了一个的模式,不管是对哪一方面,都是有好处的
想通了这点,崔林不由得有点小激动,自己刚刚来丰宁郡,就捞到了一个能够名留史册的任务,从中也可以看出主公对自己的重视,而自己一旦完成了这个事情,自然也就能够正式获得丰宁一系元老的认可,也算是在丰宁站住了脚跟,没有辜负大兄的托付(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二章纠结的楼班
【看完记得投票啊!谢谢!】
兴奋的崔林匆匆安置好了住处,以及跟他一起到来的从人,就带着有关的书信凭印,拜会了慕容方,领了一队护卫士兵,准备先行出发。跟我方志文这边也立刻重新部署部队,调回折罗加上他自己亲自出马,凑足了两万骑兵,一方面是给楼班施压,另一方面,也是准备在事情顺利完成之后,能有足够的部队控制场面。
同时方志文也给宇文伯颜下达了命令,让他尽快拿下古柳镇,抽调出机动兵力,准备配合西面的军事行动。
至于香香和李雪音,当她们被告知了崔林的存在,并且还是自己不远千里的前来投奔时,都有些梦幻的感觉,总觉得自己似乎在做梦,要知道,这崔林可是实打实的名将名人,来不得半点虚的,智脑这是怎么了,这样需要重点保护的人,怎么就生生的落到了方志文的手里,而且还是自己找来的。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不是完全不能解释,这崔林是大器晚成的代表,要到三国中期才会在魏国任职,所以,将来崔林的际遇如何还真不好说,说不定到时候人家主动跳槽呢?
只是,关于这个崔林的底细,如何才能正确的传达给方志文呢?
李雪音琢磨了半天,只好将正在忙着准备集结部队的方志文给抓来,纠结了良久,才郑重的说道:“崔林这个人不简单。”
方志文当然知道崔林不简单了,他将崔林的属xìng共享给李雪音一看:“这年纪轻轻的都三阶顶端了,能简单么?!”
李雪音长叹了口气,然后认真的说了一句:“崔林有一州之才!”
方志文悚然动容!
李雪音不知道该如何向方志文准确的传递崔林的未来,但是实际上方志文是能够充分的理解李雪音的意图的,虽然李雪音没有明说,但是有这一句话,就已经让方志文明白了,这个崔林的未来是一州之长啊!这种人怎么跑自己这里来了呢?多疑的方志文立刻开始了深刻的思考,想弄明白智脑大大又在搞什么名堂,这里面是不是有些什么陷阱。
方志文想了想,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是幽州这么大的州么?”
“就是幽州!”
原来历史上崔林会出任幽州刺史,如果是这么一回事的话,崔林来到这里就有些合理了,因为自己布局产生的影响,将来幽州很可能会处于长期的三强鼎立,甚至是多极化的状态,所以,一个统一的幽州很难出现,因此,智脑早早的将崔林弄到这里来,可能是因为对幽州的未来不好预测,或者也暗暗符合了崔林的未来之路。
至少,大方向上没有错,那么照此推论,凡是将来会出现在幽州的人,都有可能投靠到幽州现有的势力手下求得发展,以应天机?!
这么说,赵云大大捏?管宁呢?邴原呢?国渊呢?赵商呢?
一旦有了这种yòuhuò,方志文就很难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东西,只是他现在哪里有时间关注这些呢?他要忙着对付草原胡族啊!
“雪音,这么看来,我们丰宁还是tǐng有吸引力的,连这样的人才都能吸引来,不过我这段时间抽不出空挡,麻烦你跟香香多多注意这方面的事情,看看,还有没有新的人才出现在幽州,包括我们丰宁,我也会给史阿一个命令,让他特别关注这方面的消息。”
李雪音美目一凝,方志文的话让她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崔林的出现是不是代表着什么更重要的意义,比如来自智脑的态度?
再结合方志文的话,李雪音顿时醒悟过来,不能用固定的眼光来看问题,必须与时俱进,当幽州的局势已经渐渐的摆脱的原本的轨道时,智脑作出了让步,让这种自自然然的改变继续向前发展,最终甚至会影响整个三国的历史,也就是说,智脑已经不再囿于固有的历史痕迹,可能仅仅会保证那些历史xìng的事件仍然发生,而发生之后的后果,却不在执着于原本的历史结论了。
所以,可以推测,人才的流动和出现,以及效忠的对象等等,都可能发生变化,唯一让人不解的是,这其中的变化是依循什么样的规则的?
虽然现在不知道,也不大可能知道智脑的规则,但是,却能够通过对人才流动模式的观察,来推测这其中的规则,方志文想要做的难道是这件事?
李雪音疑huò的看这方志文,方志文与李雪音对视着,良久才贼贼的笑着道:“你要一直这么看我,会引起误会的。”
李雪音大窘,羞啐了方志文一口赶紧将方志文赶走。
“你赶紧忙你的去!刚才说的事情,我会注意的。”
楼班最近比较烦!
原因嘛,是个人都知道,今冬汉军大举出塞,以摧枯拉朽之势彻底的摧垮了强大蹋顿部族,那个曾经耀武扬威,曾经大言炎炎,曾经被父王认为是乌桓的希望的蹋顿,据传闻,已经回归了天神的怀抱。
本来这对与楼班来说绝对是个好事,因为即使有汉人与乌桓人种族产别,楼班还是更恨蹋顿多一些,汉军能干掉蹋顿,楼班心底里是非常高兴的,所以当时蹋顿派了使者求援的时候,楼班坚决的不出兵,眼睁睁的看着蹋顿庞大的基业轰然倒塌,真的很有快感啊。
但是问题在于,自己是乌桓人,汉军是汉人,汉军出塞的目的正是消灭乌桓人,抢夺乌桓人的地盘,貌似,自己就是要被消灭的那个目标之一。
所以,楼班纠结了。
西边的难楼已经派了几bō使者过来,想要说服楼班与难楼合并,双方合力抵御来自汉人的威胁,不过楼班都没有急着表态,虽然楼班资质平平,而且xìng格有些优柔寡断,但是不代表他是个傻子。
汉军只不过一个密云要塞的方志文,就横扫了蹋顿两百万部民,打下了偌大的地盘,周围的胡族更是噤若寒蝉,对于方志文在丰宁,也就是渔阳北部草原上的做为竟然毫无办法,楼班自觉在武力和能力上,他是远不如蹋顿的,蹋顿都挡不住的人,自己更是没有什么办法能挡住。
更何况,汉军可不仅仅是密云要塞才有,离自己大营不到五百里的上谷要塞也有,难楼之所以现在还能安稳的存在,正是因为有楼班在东南面挡着,汉军想要拿下难楼,恐怕第一个就得向自己举起屠刀。
至于鲜卑人,没见鲜卑人到现在都没有向丰宁郡派出军队么,他们也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在他们的南边,也有大量的汉军,现在丰宁郡的汉军打出了威风,打出了成效,更是打出了榜样,很难说,一旦鲜卑人大军出动,南边的汉军不会趁机杀出,到时候,就不是一个丰宁的问题,而是无数个丰宁的问题,草原,可能要变成汉人的草原了。
别的胡族怎么想楼班不知道,在楼班看来,汉人与胡族的区别其实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权势地位,还有优渥富贵的生活,从这点上来看,其实投靠汉人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只要自己投靠之后,能继续保有现在的地位,他是不介意投降的。
于是,楼班想起了当年自己的父王向刘虞示好结盟的事情,觉得自己似乎也能够这样子做,但是他派去蓟县的信使带回来的消息却让楼班更加的纠结,按照刘虞的意思,投靠结盟是不可能的,因为已经出塞的丰宁郡是不会承认这种表面上的盟约的,想要保住自己的xìng命和富贵,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内附大汉,让楼班带领自己的部族,完全投向大汉,而楼班自己将来只能做一个富贵侯爷,当然,另一条路就是等方志文带着军队来。
这天下确实没有不需付出就能得到好处的事情,想要活命富贵,或者权势地位,还是要有所取舍的,当年父王告诉他,好男儿自会用手里的刀弓去博取富贵权势,现在看来,父王的话显然错了,刀弓只会将自己送进地狱。
正当楼班纠结不已的时候,丰宁大军出动,距离自己的地盘已经不远的消息传到了他的大帐之中,楼班顿时麻爪了,现在他的念头里面,居然没有抵抗的想法,只冒出投降还是向北逃走这两个选项,不得不说,楼班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
幸好,第二个消息也紧跟着汉军到来的消息到达,汉军的一个使者来了,想要与自己会谈,楼班终于可以暂时缓一口气了,既然派出了使者,就说明汉军不会立刻发动进攻,这让楼班有种险死还生的庆幸感觉。
事实上,斥候的消息很准确,汉军只出动了大概两万骑兵。楼班手里可是有超过二十万的能战之兵,但是面对打垮了蹋顿的黑魔,楼班居然完全的丧失了斗志,拥有十倍于敌人的力量,却不敢言战。
对于汉军为何要派出使者,楼班自然是认为自己跟刘虞的那点事,刘虞已经告知了方志文,所以方志文见自己有意投降以保富贵,于是战前先派出了使者,可惜楼班一点都不了解幽州内部的事情,如果他知道了刘虞与方志文的关系,就一定不会这么想了,刘虞是巴不得方志文与楼班死掐的,怎么会将楼班有意乞降的事情告知方志文呢!只不过楼班的事情涉及汉族根本利益,所以刘虞没有从中作梗,从这点上看,刘虞还是一个有底线的人。!。
第一百九十三章富贵险中求
第一百九十三章富贵险中求
俗话说富贵险中求。
但是对于崔林来说,到楼班的大营里走一圈,其实跟去踏青没有什么区别,崔林很清楚的知道,楼班不敢动自己,何况崔林对自己的口才也很有信心,他相信凭借着自己的口才,就算不能说降楼班,至少自保是没有问题的,所以‘险’未必有,但是‘富贵’,却是可以预期的!
当然了,崔林求的富贵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富贵,他所求的一是名留青史的富贵,二是得主公信重的富贵,三是的同僚认可的富贵,有了这些富贵,崔林以及崔家,将来在丰宁郡的地位自然不会差。
崔林的护卫很少,只有一个百人队,不过这些护卫都是慕容方的亲卫队,跟慕容方出生入死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个个都是厮杀的好手,虽然楼班在营地里也摆上了jīng锐部队,刀枪出鞘,想要给使者增加一些压力,但是在这些护卫看来,这些明晃晃的刀枪除了好看之外,没有别的用途。
刀枪再利,也要看刀枪主人的心够不够强大,刀枪本身是没有力量的。
崔林略微有些好奇的走进楼班的金帐,这大帐真的是镶金嵌银的,说明楼班确实是一个注重享受的人,这种人不适合在草原上生存啊!
“大汉丰宁郡郡府从事崔林见过楼班头领!”
“大胆!为何不口称大王?!”一旁的一个将领按刀怒视,声若奔雷,倒是颇有些气势。
崔林微微的笑了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