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48部分

睁的看着自己的父老乡亲被汉人掳走,虽然在城头大哭,但是真的没有敢出城作战
李shè虎连夜赶路,第二天,密云城的玩家看到了这壮观的一幕,一条看不到尾巴的长龙,浩浩荡荡的进了密云城,跟在后面的还有数不清的牛羊,以及一车车满载的战利品,密云城里早就收到了李shè虎的飞鸽传书,田畴既喜且忧的与甄尧一起忙了大半夜,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加上还有大批的玩家小吏,以及临时雇佣的玩家帮忙,终于在天黑之前,将这些到的人口安置了下来,这让密云城的人口数量差不多达到了百万,离升级二级城市的要求不远了
大量的战利品到来也给城里的商行带来了大笔的生意,特别是甄家的商行,他们先期到达的毛皮加工场和兵器工场已经开工,正好海量的材料就到达了,甄家的人忙得四脚朝天,其他各个大小商行也能分到一部分收益,整个产业链开始高运转了起来
紧接着,大批大玩家也开始到达密云城交任务,他们都是在攻占乌桓营地时在外围狩猎,抓那些逃散的牧民和士兵,虽然有的人是在丰宁城接的任务,不过密云城也能交任务
实际上,密云密道的其他玩家城镇也都在高价收购战俘奴隶,但是密云城的价格虽然不是最高的,却多出一个密云城的贡献值,将来能在密云城一系的城市里享受购物打折的优惠,并能优先受雇和领取任务,所以大多数玩家选择到密云城来交任务
战争带来的畸形繁荣和战争红利,正在促使密云城急的成长,密云城丰厚的战争红利,足以让大把的人眼红,类似密云城这种情况,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会在大汉的北部城市持续的上演(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四章欲哭无泪
【今天过节,不了,了估计也没有人看呵呵记得半夜前将票票都投了哦】
在密云城中的东南角,西林学宫就坐落在那里,原本那里是一座山,地点是田畴选定的,建起来自然是按照系统提供的图纸,这个设计肯定是不会差的,所有的建筑都环山而建,错落有致,还有山泉溪涧绕行其间,本来就已经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景致了
林老头接手之后,是大肆的修改,这里弄一个石刻,那里搞一个亭子,种树种花,开塘养鱼,现在这个学宫学生没有多少,但是景sè可以说是美不胜收,如果方志文见了,肯定怀疑林老头这是假公济私,其实就是向给自己弄一个大的别墅
此刻,在山顶的亭台中,几个老头正在烹茶闲聊
“老林,想不到你这老家伙连游戏的NPC都能忽悠,居然给你弄了这么大的一个别墅群,牛”
“什么叫别墅群啊这是学宫,西林学宫,要是你想来住也可以啊,诺,那边的那个金sè房顶的院子归你,怎么样?”
“你这是想要让我们给你打工?嘿嘿”
“切爱来不来,明年开chūn我已经邀请了郑玄与荀爽、申屠蟠、襄楷、韩融来讲学,怎么样,够给力?有兴趣没?”
“嘶真的假的?你这货不是诓我们的”
林老头狡猾的笑了笑,没有搭话端起面前的茶杯嗅了嗅,扑鼻的清香满盈与胸臆之间,整个人的骨头都轻了二两,眯着眼惬意的叹了口气
林老头的做作引得周围极为老人哈哈一笑对于林老头的狡猾,他们早就领教了很长时间了,不过说谎的事情,林老头是不屑为之的,刚才的那一串名字,足以让这些热衷于华夏古文化的老人们慎重再慎重的考虑林老头让他们留下来的建议
“我说老林,你这个地方除了风景好空气好,还有什么好的你看看,一出了这个学宫的门,外面不是商人就是军将,这显然不适合做学问?”
“呵呵你还没有做够学问啊我来这里,是因为这里离草原近,想不想去看看大草原?想不想骑着骏马在草原上奔驰?想不想带着大队的骑兵体会一下千骑卷平冈的豪情?想不想实地感受数万骑兵惊心动魄的大会战?”
“想真想不过我们这把老骨头........”
“哈哈......笨蛋,这是游戏,身躯是数据来着强壮的很,如果你还有兴趣,一夜七次都行!”
“呃.....”
“哈哈......”
“真的可以么?我是说一夜七次?”
“我去你个老不修,还真有兴趣”
.........................................................................
蹋顿在早上接到了两个不好的消息第一个是昨rì丰宁城下攻城失败,损失了过三万士兵可谓是损失惨重,不过这个结果也基本上在蹋顿的预料之中除了伤亡的数量有些大,结果还是勉强能接受的
至于另一个不好的消息则是来自留在林海外面西侧的营地,昨夜东侧的营地方向火光冲天,西侧营地担心东侧营地遭到袭击,派出了六千人的支援队伍,但是到了天亮,支援的队伍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前几天派出的征粮队伍也没有了消息,向东面的营地发消息也没有回应
这个消息传来,蹋顿顿时觉得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凉透了,营地是木制的大营,就算汉军攻击力强悍,夜晚不适合骑兵出击,但是要一夜之间将大营攻克,并且还要分兵将来援的几千骑兵吃掉,那么方志文的手里到底有多少可用之兵?而这些兵马又从何而来?
难道从头到尾,这次万里追击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方志文早早的就将兵马埋伏在这林海附近,只等着自己入瓮?这么一想,蹋顿的心神都与之为夺,与这样的对手对抗,实在是太让人沮丧了,可恨的是,现在自己已经完全落进了对手的陷阱之中
深深的无力感瞬间就蔓延到了蹋顿的全身,他忽然觉得身上的力气似乎都被抽空了,整个人有些发软,看着前面正在奋力前行的将士,这些坚贞的下属,仍然在向着对手布置好的陷阱奋勇前进,想一想,蹋顿都觉得心灰意懒
微微的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蹋顿挺了挺腰身,想要给自己鼓鼓劲,毕竟他不是孤家寡人,这里还有几万将士跟他一起,即使这是一个对手安排好的巨大陷阱,即使不再为了消灭这个让人心悸的对手,即使不再为了统一乌桓,仅仅是为了让这数万将士能活着回到乌桓草原,哪怕是回到那里只能再看一眼,蹋顿也必须为了这个小小的目的振作起来
“勇士们,加快度可恶的敌人就在前面与我们的兄弟交战让我们用手里的弯刀,坐下的战马去将他们搅碎”
“吼吼”
将士们的吼声震得树上的积雪簌簌而下,幸好这里是平地,否则非得再来一次雪崩不可,蹋顿微微的舒了口气,觉得jīng神好了一些,就是心里还有点发虚
‘普拉拉’灰褐sè的飞鹰看上去那么招人恨,蹋顿用有些颤抖的手解下飞鹰脚上的信筒,拧了几下,才将信筒打开,缓缓的展开里面的薄羊皮,蹋顿眼神猛地一缩,随后又扩张开来,脸上带着诡异的神情,整个人都呆住了
“大王大王......”
“呃,什么,哦......让将士们原地修整一下,回复体力战斗随时都会到来”
蹋顿被惊醒过来,再次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手里的羊皮信,有些心不在焉的回应了一句
“大王......”
蹋顿看了看身边的几名心腹属将,扬了扬手里的羊皮纸,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顿了一会之后,重重的呼了口气开口道:“东大营被攻陷,西大营前往接应的部队也被歼灭,汉军,方志文正在围攻西大营征粮的部队没有了消息,在围攻西大营的汉军部队过四千人,嗯,就这些”
“大王这不可能,就算他有五千人就算他能将我们征粮的部队出其不意的歼灭,但是强攻东大营,以五千歼灭一万,这根本就不可能我不信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塔基,大王难道不知道这些么东大营驻守的将士难道会说谎?”
“除非方志文手里不止这点人,想要做到这点没有三两万人怎么可......大王,难道这个方志文一早就将伏兵放在这里?这.....这.....”
“太过匪夷所思是不是?”蹋顿看着属下将领脸上的错愕和惊骇,忽然有种卸下了重担的感觉,或许有些东西真的不是一个人能够背负的,包括乌桓的未来
“不会的....不会的.....”
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个猜测,因为一旦这个猜测属实的话,也就是说,此刻蹋顿在林海内外的几万士兵,已经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之中,一下子从追踪猎物的猎人,变成掉进了陷阱的猎物,这个思想转变确实不容易
但是,如果你还想要继续活命,想要从这个深深的陷阱中逃出生天,就必须在思想中承认这点,认清现实,然后作出正确的选择
“大王,您刚才所说的会发生战斗,是说对方会再次进入林海攻击我们?”
“嗯,方志文在连续的战斗之后,我们的勇士即使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也一样给那些该死的汉人造成了巨大的伤亡,所以,他想要迅的拿下西大营可能有些力不从心了,而我们这支队伍,就成了他计划成败的关键”
“那我们应该加赶去啊为何反而要停下休息”
“停下休息正是为了加赶去,别忘了,赶到之后我们可能会立刻投入战斗,没有充足的jīng力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我猜测,方志文会派出sāo扰队伍来迟滞我们的行动,一旦发现sāo扰队伍,塔基,你带领两千勇士,给我去缠住消灭他们,我们必须快的甩开这些纠缠,直奔西大营,如果能适时的咬住那些汉人的话,我们或许能够反败为胜,逆转整个形势,但是万一西大营也被攻占,我们这两万人立刻就会陷入粮草困乏的境地,即使对方只剩下几千人,到最后只需要等我们饿死在路上就行了,连战斗都省了”
“我们明白了,大王”
蹋顿扫视了属将一眼,这些跟随他征战了多年的属下,对自己是忠心耿耿的,只是不知道,这次的这道坎还迈不迈的过去,苦涩的摇了摇头,蹋顿勉强露出笑脸开口道:
“呵呵,每一次上阵,大家都会随时丢掉xìng命,每一次出征,都是一次生或者死的冒险,即使我们这次面临的境况十分危险,但是,不外乎生或者死,记住,想要活下去,相信自己手里的刀,相信自己跨下的马,相信自己身边的兄弟,除此之外,就唯有向天神祈求,其他的也不必多想了,我们的亲人还在乌桓大草原上等着我们回家,诸位,我们只有奋力向前,已经.....没有退路”
“愿为大王驱驰,唯死而已”
“好了,封锁消息,不要将这些内容再扩散了”
“诺”
蹋顿抬头,透过树木之间的空隙,发现天空中的yīn云开始凝聚,天气好像又要变坏了,如果降下大风雪,自己有可能被困在林海之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西大营被灭,然后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将士们冻饿而死,天要绝我吗
不行这绝对不行(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五章刘虞和公孙瓒的动作
【感谢‘tianKNOW’‘mnbv102’‘飞熊道长’‘白雲飛仙’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继续求保底月票,以及各位手里的推荐票谢谢】
蓟县的州牧府,以及渔阳的太守府里面,都在进行着一场紧急的秘密会议,探讨的自然是丰宁城周边的激烈战事,以及急剧的形势变化
渔阳太守府,不但公孙瓒、公孙范、公孙越以及公孙瓒的军师关靖都在座,还有两个最近投效公孙瓒的名将也列席了会议,一个是田楷三阶另一个是严纲四阶,如果刘虞见到太守府里的这些人已经是公孙瓒的全部家底,肯定会想办法挑唆苏延仆进攻辽东的公孙瓒势力,可惜,刘虞并不知道公孙瓒已经悄悄的将实力都集结在渔阳
“仲钰,先说说现在的情况”公孙瓒的脸庞在摇曳的灯光下显得有点发红,眼神是熠熠生辉,像是发现了猎物的野狼一样
“诺根据最的消息,方志文麾下的大将李shè虎袭破蹋顿古柳镇营地之后,已经率兵围了古柳镇,参与此事的还有大批的异人部队在丰宁城下,据说今rì慕容方再次挫败了乌桓人的全力进攻,但是损失惨重的乌桓人仍不肯轻易撤军,现在乌桓人有两条路,一是会军南返,回到渔阳北部草原上苟延残喘,另一个则是坚持围攻丰宁城,同时派人向鲜卑人求助”
公孙越面无表情的解说着最收到的消息并非他心里对现在情况一点都不兴奋,只不过,他的xìng格就是如此冷峻的,所以只有熟悉他的大兄和从弟才知道,现在的公孙越很兴奋
“二将军,为何情报中没有出现蹋顿和方志文的消息?”严纲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个事情很是蹊跷,在一场生死大战中,双方势力的首领居然双双不见了
“不知从这次战争开始,方志文在屠杀丰宁营地时曾经露面,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蹋顿则是在丰宁营地被屠之后率军北上,随后也失去了消息很可能,这两个人正在某个地方纠缠,又或者方志文给蹋顿设下了一个陷阱而丰宁营地的屠杀,不过是这个陷阱的诱饵而已”
“二哥,刘伯安那边可有什么行动?”
“最近,燕国的兵力有向右北平集结的迹象,还有上谷郡也在加紧募兵”
公孙瓒摆了摆手道:“阎柔兄弟守成尚可进攻不足,上谷是防守姿态,进攻的应该是右北平,很可能刘伯安的目标是卢龙塞收回卢龙塞,对右北平的安定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甚至将来,方志文在草原逐渐做大的情况下卢龙塞的重要xìng加的突出相反,刘伯安没有与方志文在草原上争锋的勇气,也没有这个能耐”
“大兄的意思可是我们趁机兵出渔阳塞,拿下渔阳塞两百里外的蹋顿濠山营地?”
“嘿嘿,刘伯安害怕,我公孙伯珪可不害怕,拿下濠山建城,方志文又能奈我何?”
公孙瓒得意洋洋的笑着,老实说,刘虞对方志文是又恨又怕,公孙瓒对方志文多的是拉拢利用,要说怕,公孙瓒一点都不怕方志文,自己在草原上跟乌桓人鲜卑人放对的时候,他方志文还不知道那哪个山旮旯里面混呢?
公孙瓒再怎么说也是卢植的弟子,名门之后,虽然也没上几天学,不过名头在那里放着不是,他方志文不过是一个运气好的军汉,趁着公孙瓒与刘虞相斗,他则从中取利,又碰上乌桓老王丘力居病死,中部乌桓分裂的时机,在异人的帮助下趁势而起,说道真实的势力,公孙瓒一点都不怵对手
公孙瓒这绝对是大大的轻敌了,不说地盘和经济实力,单说将领,公孙瓒自己是六阶武将,公孙越、公孙范、严纲是四阶,田楷三阶,再看方志文,他本人是五阶,折罗和宇文伯颜是四阶,李元志、李shè虎、慕容方是三阶,其他如段志然、段子刚是二阶,纯粹比将领的话,公孙瓒根本就不占优势
如果比部队人数,可能也是半斤八两,唯一比方志文好的地方,就是公孙瓒手里控制了两个城市,一个是渔阳,一个是辽东郡的襄平,靠着这两个城市的供血,公孙瓒现在觉得自己的势力稳压方志文一头
实际上呢,方志文有一个密云城,密云城的下属有大量的二、三级城镇,税收是比较荒凉的襄平城一倍有余,而随着丰宁城的建立,方志文手里的第二个城市很快就会出现,还有一个躲在大山里面的林西城也快要升级城市了,接着古柳镇回归,方志文手里的筹码就越来越多,相反,公孙瓒手里的那点筹码却还需要跟刘虞斗智斗勇
只是现在,公孙瓒这边的人都还没有真正的意识到方志文的势力已经与公孙家的不相上下,虽然公孙瓒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对方志文的实力估计不足,但是时机却是非常的好,有点歪打正着的意思,从这点上看,公孙瓒的势力中最缺乏的其实是谋主
为何说歪打正着呢?因为现在方志文的所有力量都被乌桓人纠缠着,蹋顿部的濠山、热河、凌河三个主营地,以及北边的一个中型营地赤峰,现在方志文确实是无力顾及的,而公孙瓒选择现在摘桃子,方志文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旦公孙瓒建城成功,方志文总不能撕破脸皮去攻击,那不成了造反了?
相反,如果现在公孙瓒不敢对濠山营地动手,方志文缓过手来,就会对濠山营地动手,事实上,围困古柳镇是假,李shè虎此刻确实在带着异人军队向濠山营地进发古柳镇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根本就翻不出浪花,只要将蹋顿的营地覆灭,古柳镇自可不战而下
而且古柳镇里只有几万士兵根本就没有什么油水,相反,濠山营地那里可是有三十多万部民以及大量的牲口等物资的,选择哪一个作为目标,还用考虑么?可惜因为距离的关系,如果公孙瓒下定决心立刻出兵,度上要比李shè虎快
.....................................................
蓟县的州牧府,同一时间刘虞的麾下将领鲜于辅、鲜于银、阎柔、阎志、魏攸、赵该、程绪等文武皆在
“大人,塞外风云变换,蹋顿生死未知,乌桓人于丰宁城下折戟沉沙古柳镇营地是被彻底袭破,正是吾等重振汉家声威之时,属下以为,应该出上谷、夺卢龙,与方太守合击乌桓”
魏攸的声音铿锵有力不过却有些过于理想化了,虽然魏攸治政能力不错,但是军略和政治上却差了很多,他没弄清楚方志文未必会真心与刘虞合作,同样刘虞也没有给方志文做嫁衣的心情
刘虞并不出声反对,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阎柔,鲜于兄弟就算了,这两个只会打仗而已,而赵该这人心思yīn沉与刘虞不是一路的,程绪,则不适宜开口
阎柔很有眼sè,这是混江湖混出来的本事,见刘虞的眼神看向自己,他立刻明白了刘虞的意思,既然刘虞没有对魏攸的话表态,反而让自己来说话,显然是对魏攸的话不大满意,那么到底是什么地方不满意呢?阎柔正在迅的思量,一边的阎志却已经忍不住出声了
“魏先生此话不妥”
刘虞微微一笑:“哦,源清的话有何不妥?”
阎志看了一眼神sè坦然的魏攸魏源清,又看了看有些无奈的哥哥,不由得有些后悔,但是现在已经备有退路了,只好梗着脖子用有些僵硬的声音说道:“魏先生,上谷之北乃是乌桓难楼和楼班部,现在遭受方大人打击的乃是蹋顿部,这些乌桓人说起来是一家,但是蹋顿值此危亡之际,楼班与难楼都视若无睹,因此,‘出上谷’不可因为此地乌桓人实力未损也”
阎柔看了眼刘虞的神sè,见刘虞脸sè略带惊讶,但是并没有什么不喜,悄悄的放下心里的担忧,看来,刘虞对出上谷是不同意的,那么夺卢龙呢?这个应该是比较实在的,而且,卢龙在手右北平大安,这对刘虞对阎柔都是好事
“大人,舍弟之说吾亦赞同,上谷应以坚守待变为主,若难楼与楼班东进,可出上谷袭其腹背,至于夺回卢龙,此正当其时,卢龙守军已被大量抽走,夺得卢龙应该不难,据有卢龙之后,右北平退可安心发展,进可北袭热河营地,此要害之地也请大人定夺”
阎柔立刻将话接了过来,生怕阎志再说下去捅出什么篓子来,阎志醒悟过来也偷偷的抹了把汗,赶紧缩了回去
魏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的意见没有被全盘否定,他倒是不会不高兴,而且阎志的话非常有道理,是自己的看法有些偏差,他又不是那种听不得意见的人
刘虞暗暗的点了点头,不管从军事还是从政治上来说,趁机夺取卢龙要塞都是非常正确的,如果考虑得长远一些,卢龙要塞在手,也等于挡住了方志文南下的道路,现在密云密道南下要通过渔阳郡,公孙瓒自然不会让方志文随意的南下,若是方志文扫平蹋顿部,占据了卢龙塞,那么方志文等于获得了另一条南下的道路,这对刘虞是不利的
另外,卢龙塞在手,确实有进退自如的手段,不要说现在北进可以袭击乌桓人的热河营地,将来,也可以成为威胁和制约方志文的手段,卢龙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
“各位可有意见?”刘虞威严的扫视了一圈,熟悉刘虞的人都知道,刘虞这么问,其实表示已经有了决断
果然,刘虞并不停顿,接着命令道:“兹令,鲜于银率本部人马往右北平,协助阎柔攻占卢龙要塞,以阎柔为主将,阎柔率部克rì夺取卢龙要塞不得有误令,阎志谨守上谷要塞,但有异动即刻报来令,鲜于辅集结兵马,rì夜谨慎,严守蓟县”
“诺”(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六章玩家的盛宴
【继续,求票中!】
李shè虎的部队停在了一处山丘背后,距离他们计划攻击的濠山营地只有不到五十里,天已近黄昏,天边的云霞预示着明天也是个好天气,虽然气温依然寒冷。
“李将军,根据我们渔阳郡的情报,公孙瓒的大部队目标很可能也是濠山营地,而且他们今早出发,应该已经进入了攻击位置,如果我们继续执行计划,很可能会跟公孙将军撞上,我们商量了一下,如果可以的话,干脆绕过濠山营地,攻击热河营地。”
李shè虎看了看这个年轻人,公孙瓒的情报他并没有得到,而异人却已经反复落实了这个情报,看来主公所言甚是有理,这异人的能量是很大的,眼光和本事也不差,绝对不能小觑,否则吃亏的定是自己。
李shè虎又看了看周围几个异人的神sè,看起来他们都是赞成这个意见的。
“那热河营地距离卢龙要塞也不远,既然公孙伯珪敢于出塞夺占濠山,你们怎么能保证阎柔不会夺卢龙袭热河?”
“呵呵,阎柔的确要夺取卢龙要塞,但是他不会突袭热河,因为他带着的都是步兵,说老实话,阎柔,不,应该是刘虞他的胆量可没有公孙伯珪这么大,袭取热河!这种事情刘虞不敢做。”
这位异人的话引起了其他异人的一阵轻笑,刘虞的xìng格过于稳重保守,几乎不敢冒险,这点是大家公认的,方志文跟李shè虎等人说起刘虞时,也评价他‘稳重有余,进取不足’。
李shè虎微微一笑,眼睛转了转道:“既如此。那我们就趁夜转道向北,绕过濠山营地直扑热河了?”
“没问题!”
“好!”
李shè虎的嘴角lù出一丝坏笑,就算转道,那也要稍微靠濠山近一点,最好能到他们斥候侦查的范围之内经过。让濠山营地的人有所jǐng觉,公孙瓒想要全部吃掉濠山营地的人就不容易了。而这些逃跑的人只有一个地方能去。那就是热河营地。
休息了一会,大军继续行动,先向北,然后折向东,主要不是为了避开濠山营地的乌桓人,而是为了避开公孙瓒的视线,李shè虎用用保障安全的名义,命令玩家以及自己的斥候前出二十里,击杀所有乌桓斥候。
开始时玩家们还不明白这是为何。直到有聪明人分析了濠山营地可能的变化,广大的玩家们才恍然大悟,不但充分的支持,更是主动的想办法让濠山的乌桓人知道,汉军的大军到来了。同时,玩家们也对李shè虎的狡猾有了新的认识。
热河营地是靠着南边的山依山而建的,东面是河水。现在虽然已经结冰了,但是如果大队人马通过还是有些不安全,所以不用包围,只要堵住西、北两面,就能彻底封锁热河营地。
为了防止万一,东面的河边李shè虎还是派了两千重弩龙骑兵去驻守,如果有军队向这边跑,就灭掉,如果是部民跑过来那当然是抓住了。
“各位,上次攻陷古柳镇营地的时候,由于没有组织发生了多起哄抢和内讧,这次事前大家都已经有了决议,所以希望各位不要再为些许财货生事。另外,现在乌桓人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破营前肯定会有一战,大家先静下心来,打好这一仗。”
“放心吧,这点心xiōng我们还是有的。”
“李将军放心,我们一定遵令而行。”
“那好,我就下达命令了,天下会、风云会、铁骑会、战神公会的骑兵一会在西侧埋伏,掩护重弩兵完成火矢攻击后撤退,如果敌军追出,你们不用冲阵,只在外围袭杀迟滞,如果他们退回,你们就需要配合重弩冲阵。待西面开战之后,星光等其他行会跟我一起从北面进攻,若是敌人出西侧,我们则强攻北面,相反,则西面强攻,若敌军死守不出,用火矢持续放火,逼他们出战。”
“李将军,若是他们从两侧一起攻出来呢?”
“他们有那么多部队么?”李shè虎笑着反问。
“难说啊,胡族全民皆兵嘛!”
“两侧一起攻出来,那我们就慢慢的磨光他们的士兵,唯有一点要特别注意,他们的守将一旦出现,大家必须集中力量第一时间将他击杀。”
“呵呵,这个请放心,我们的杀将小队正等着呢!”
“也就是你们才有这种大手笔,几十个武将去偷袭堆死高阶武将。”
“那是,我们不怕死啊!哈哈”
“好了,时辰差不多了,大家分头行动吧。”
事实上,热河营地的乌桓人确实知道他们被围了,因为天黑之后,所有外出的斥候都没有回来,虽然视野里看不见汉军的影踪,但是所有的乌桓将领都知道,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连续几天,从各地都传来坏消息,首先是丰宁城下的战事不顺,大军已经决定撤回,再有就是继古柳镇营地之后,濠山营地昨天遭到了公孙瓒部的强攻,损失惨重,大批部民不掳,濠山营地丢失。
坏消息远不止这些,接着收到的消息是卢龙要塞遭到汉军的强攻,由于要塞守军被大量的抽调前往丰宁,加上进攻的阎柔带着很多攻城器械,结果一天时间,卢龙要塞就易手,残余的守军正在撤回热河营地。
更让他们担心的是,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受到大王的信息,不知道大王是否追到了丰宁太守方志文,为何今天一整天没有传信?难道是正在战斗么?
到了夜sè降临,乌桓将士们都明白。战斗就要开始了,汉军之所以选择夜晚进攻,就是欺负乌桓人组织能力差,夜晚会更加容易混乱,但是乌桓人即使知道这点。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只能下令所有老弱不得出营帐。
但是。战斗一开始。乌桓的守将就知道自己的命令有多傻,因为汉军一上来,用的就是火矢,即使命令再严格,部民们也不会傻傻的呆在营帐内等着烧死,于是,乌桓的营地顿时混乱了起来,驻守的大将重重的叹了口气,咬着牙下令全面出击。
可惜。他手头能用的部队不到两万,其他的都是临时凑起来的老弱,他的分兵出击再次犯下了致命的错误,李shè虎的经验有多丰富就不说了,经过机场战斗已经逐渐成长起来的玩家。也迅速的发现了乌桓人的进攻后续乏力,再一观察乌桓人的部队组成,立刻发现了乌桓守将企图混水mō鱼的打算。
利用重弩兵反复的消耗了对方的士气之后。西、北两侧的汉军几乎同时发起了进攻,本来就士气不高,击伤又有大量的老弱混杂其间,乌桓人的部队顿时陷入了混乱,不久之后,两边的将领分别被李shè虎和玩家的杀将小队干掉,丧失了斗志的乌桓人在李shè虎背后鬼脸旗帜威慑下,开始大批大批的投降,汉军的部队开始冲击庞大的热河营地。
一队队的骑兵在营地里纵横来去,凡是见到有手持武器的,全部击杀踩成肉泥,凡是聚集在一起的乌桓人,都被反复的冲散shè杀,这次的组织比上次好了许多,事前,玩家在李shè虎的组织下,就已经商定好了各自的区域,进入大营之后,大家迅速的赶往自己的所属区域,镇压住反抗力量,就开始瓜分人口的物资。
整个大营被各sè的士兵迅速的分隔,反而是城外的那些俘虏没什么人管了,李shè虎笑嘻嘻的将这差不多一万多人都收进了自己的腰包,反正里面的区域都是划分好的,难道里面的乌桓人还会乱跑不成。
至于乌桓大营的中军大帐以及其中的公共物资,这也是要按比例分配的,谁呀不敢sī占了,这是要惹众怒的。
李shè虎先收敛了自己的部队,然后看管好俘虏,打扫了战场,这才慢慢的进入了正在被玩家切蛋糕,享受着盛宴的热河大营。
“李将军,唤在下来是否有什么吩咐?”赵伯阳作为天下会的代表,这些rì子一直跟着李shè虎行动,一方面,是了解方志文麾下悍将的一个机会,另一方面,当然也是努力的结好方志文的一个措施,顺便也拍拍录像,完成一下战场观察员的任务,实际上,天下会的部队却不是他指挥的。
现在李shè虎忽然将他招来,而不是找天下会负责军事行动的将领,这事有些蹊跷了。
“赵先生,我刚刚接到了主公的命令,授权我跟贵方谈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当然了,我只是在转达主公的意思,如果贵方不同意,也可以再去密云城找田司马交涉。”
李shè虎的脸上仍然带着他一贯的微笑,这个被称作笑面狐狸的将军,很少能让人看出他在想什么。
“哦,李将军请讲,您也知道,我也只是别人的下属。”
“呵呵,明白。为了永久占据这片草原,防止乌桓人或者鲜卑人回cháo,主公有意在热河建城,但是,我想大家都很清楚,主公麾下悍将不少,但是治政之才却是没有几个,所以”
“莫非方太守想任命异人担任官职?”
“是的。”
“这!”赵伯阳jī动的满脸通红,这个确实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而且还是超级大号的那种:大人有什么条件么?”
“嗯,有两条,天下会公开发表一个承诺,永远不会主动与我主公为敌。其次,热河城将来是丰宁郡的下县,上解税赋不得低于税收的三成。”
会尽快向上面汇报,不过我想应该问题不大。”
“好,既如此,我们就静候天下会的答复了!”
赵伯阳有些浑浑耗耗的从李shè虎的大帐中出来,回头看了看,似乎还有些不大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消息,仔细想了想,又觉得方志文这个做法里面似乎还有深意,不过,这些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还是赶快汇报上去,这个月的奖金应该不会少吧!!。
第一百六十九章鲜卑人的私心
【票
“雪音姐!!雪音姐我,我”
“好了,淑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谁会没有犯错误的时候,你现在知道所有的错误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吧。”
“雪音姐,对不起。”
“好了,我已经说了,事情过去了,现在我找你是有事问问你的意见,我想组建一个工作室,但是,我不方便出面,你愿意帮我么?”
“雪音姐,我当然愿意,只要你还相信我。”
“信任可不是靠嘴来说的,呵呵,既然你愿意,那么找些老人回来吧,听说怒火那边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嗯,都散了。”
“以前二部,四部的人都可以用,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希望大家能汲取教训。”
“嗯,我知道了”
“去联系人吧,明天我们碰一碰。”
挂断了电话,李雪音眼神看向窗外,窗外chūn光明媚,从游戏里出来,人都有些恍惚,那边可是冰雪漫天的严冬季节呢,这边是鸟语花香,那边却是腥风血雨,不过,还是那里的生活比较有意思。
只是,方志文忽然发信过来,让她看看能不能重新组建工作室,然后任命一个县令的职位给这个工作室,李雪音明白,方志文这是要分割草原了,主要还是时间不等人,看看公孙瓒的动作就知道,再拖延下去,草原上会出现更多不受控制的势力,与其如此,还不如由我们自己来布局,这就是方志文的打算。
李雪音主要顾忌的是,这个工作室的人在获得了这么大的一个馅饼之后,会不会再次被利益méng蔽了心灵,作出一些让自己深恶痛绝的事情,因为她在方志文这边已经很忙了,所以根本就没法顾及那边的运作。
或许,应该再去一趟白家,将那个躲在家里养膘的混蛋找出来好好的敲打敲打,不能因为一个混蛋男人就此一蹶不振吧。
其实方志文的想法李雪音是能够猜到的,即使将来这些人再度背叛,方志文也不会在乎,因为方志文反正都是要分割草原势力的,地盘卖给谁都一样,相对来说,或者自己组建的这个工作室能听话的时间更长一些,那就算是方志文赚了。
...
“我想,大家可能都被方志文的烟幕弹给míhuò了,其实他最缺的绝对不是人才,而是人口!草原上地广人稀的局面,不会因为方志文立城成功就能改变,所以,方志文扔出这个条件,其实是在吸引来自中原的人口!我相信,被官印砸中的绝对不仅仅是我们,肯定还会有别的玩家和原住民势力,我看甄家就非常有可能会捞到一个县令。”
“嘶!原来如此,狡猾啊!”
“这个家伙真是不让人省心啊!我一直怀疑这货就是智脑的代言人。”
“答应他的话,天下会就没有可能反悔了,天下会不同于其他的行会,声誉对于天下会实在是太重要了。”
“为何不能答应他?难道他能称霸不成?那根本就不现实,即使他再聪明,根基能跟中原的世家相比么?如果有必要,我们还可以组建天地会、地下会,难道非要被天下会困死么?”
“呵呵,我也赞成,答应他,先将官帽子攥手里,我们就真正的有了一块根据地,热河是个好地方啊。”
“这草原上的天变得可真快,话说,蹋顿这个家伙到底去哪里了?不会是方志文与蹋顿两人找了个地方单挑去了吧?!”
“管他呢,现在幽州渐稳,草原乱起,占地盘的好事我也认为不能错过,即使被方志文当枪使、当盾牌使,最后的关键,还是要看谁发展得更好,看谁的潜力更强,难道我们会怕了不成。”
“就怕到时候被方志文支使着去跟玩家为敌啊!”
“难道你比他傻?还是我们都比他傻?”
“呃”
“”
乌桓人撤退了,不过段子刚并不让他舒舒服服的撤退,至少,在李shè虎将热河俘虏的十几万乌桓人送回林西之前,段子刚是不会让这些乌桓人顺顺当当的撤退的,每天夜里,段子刚都会按时前来sāo扰,就是不想让乌桓人休息好,休息不好了,自然走不动路,闹到最后,乌桓人没办法了,干脆白天休息晚上行军,虽然也走不快,不过好歹比白天走路晚上宿营走得更快一些。
慕容方见到乌桓人走了,心里并没有完全放松下来,一方面是为了远方的主公担忧,另一方面,自然是在担心鲜卑人。
而让慕容方jǐng惕不已的鲜卑人,确实已经收到了来自乌桓人的jǐng报以及最新的战报,对于丰宁城的存在,现在虽然只有乌桓人痛彻心扉,也许不久之后,这种疼痛就会蔓延到鲜卑人身上。
别看丰宁仅仅一城,但是谁能保证不会有第二个,甚至第三个丰宁城,最终,汉人会将城市建满整个草原,到时候,草原上的胡族就再也没有立锥之地了,这并非是危言耸听,而是一个用乌桓人的血肉验证的事实。
所以原则上,鲜卑人是非常赞同乌桓人的说法的,只有摧毁丰宁城,彻底断绝掉汉人的这个疯狂的想法,才能从根本上解除这次危机,但是原则是原则,现实是现实。
渡过濡水南下的鲜卑人,不过是鲜卑大汗和连名下的慕容一族,即使慕容一族之中不乏智略深远之辈,能够清晰的看到丰宁城的存在对草原胡祖的危害,当今慕容氏的族长慕容涵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