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47部分

字旗,这个看上去像鬼脸么?搞不明白这些名声、声望的到底有什么用,轻轻的摇了摇头,用力的一挥手,站在山脊上的将士们用力的将手里的雪球推了下去,隆隆的一大堆雪球从高高的山脊上滚了下来,巨大的震动将整个山坡上的积雪都推了下去,形成一个小范围的雪崩,彻底将下方的山谷掩埋了。
“呵呵,行了,赶紧下山出发,直奔乌桓人的营地。”
“诺!”!。
第一百七十章连番突袭
【继续求票票,各位翻翻箱底,看看有没有漏网的票票哦】
巴罕带着五千乌桓骑兵,向南跑了一天多,才购买到了勉强够用的粮草,巴罕跟着蹋顿很多年了,老实说,这次的万里追击算是跑得最远的一次行动了,不过,现在目标似乎已经被逼入了死路,乌桓人的兵力又足足有对方的十倍,似乎敌人已经像是被剥光了躺在床上的美女一样了,但巴罕下意识的觉得,这次事情怕是没有那么顺利
就象现在,明明距离营寨只有不到百里了,偏偏被一场风雪延误了时间,只好露宿在这渺无人迹的雪原上,巴罕心里的不安不能向别人解释,但是仍然很小心的派出了轮班的斥候,在草原上,夜晚的斥候就是生命的保障
折罗的侦骑其实一直跟着这两支南下去征集潦草的乌桓人,西边的那一队在天刚黑正忙着吃饭的时候,遭到了折罗九千骑兵突袭,以微弱的损失将那几千毫无准备的乌桓人全歼,迅的收拾了战场之后,折罗立刻在侦骑的引导下猛扑巴罕这一队运粮的骑兵
方志文的侦骑一直跟在蹋顿的屁股后面活动,这些侦骑都是由武将组成,穿着香香建议的白袍骑着白马,两人一组吊在蹋顿部队的屁股后面,随时向方志文汇报蹋顿部队的动向,方志文能在度劣势的情况下,拖着蹋顿跑了万里之遥却没有被逮住,这十几名侦骑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
草原胡族的宿营习惯折罗一清二楚先派出小队悄悄分散围上去,插进营地与斥候之间,然后分兵向外搜索,剿灭所有的斥候即使有漏网的,也还会有在营地五里左右的阻击部队挡住他们回营报讯,当然了,如果运气不好刚好撞见对方换防,那就算你倒霉了
战场的事情有时候你是不可能完全把握住的,所以,折罗带着大队在后面缓缓的向前推进,一但派出去的清剿部队暴露自己这边就强攻
巴罕的运气不好,他派出的斥候正好在最远的距离上撞上折罗的大部队,回身想跑的时候,正好被清剿部队堵上消灭了所以当折罗的将近九千骑兵冲进巴罕的营地时,巴罕的人还都躺在营帐里熟睡呢,这种情况下,面对突袭而来的大批骑兵,那绝对是一个惨剧大部分的乌桓人,其实是被战马给踩死的
折罗甚至没有找到对方的领军将领,或许被突袭时的第一轮技能雨给灭了,也可能是受伤后被战马踩死了反正这次突袭轻松的不得了,关键是这些乌桓人心里根本就没有戒备
轻松的战斗结束折罗命令士兵点起火把,赶紧的打扫战场搜集粮草和箭矢兵刃,他们今晚还有两场战斗,折罗一点都不觉得疲劳,反而充满了兴奋,任何一个军人被赶羊似的赶了上万里,心里都会憋着火,而这股怒火,今晚将会释放到原本追击他们的乌桓人身上,所以折罗显得特别兴奋,将士们也jīng神十足,一点也不觉得连番战斗的劳累
....................................................
与折罗这边的轻松不同,当折罗在雪原上准备埋伏乌桓人的粮队时,丰宁城下正展开血腥的战斗,四丈高的城墙上,被慕容方让人泼了水,城墙外侧结着冰层,滑溜溜的,乌桓奴兵享用抓钩爬墙那是不可能的了,至于云梯,这里是茫茫的雪原,到哪里去找木材?
即使乌桓人的辎重中携带着一些木材,也做不出太多的云梯,在一整天的攻防战里,云梯差不多都已经损毁,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乌桓人在城下的攻势一点不见减缓,反而加紧了攻势
站在成头上,看到是黑压压一片的乌桓人,跟每次进攻一样,奴兵们推着木板做成的盾车,或者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木板或生牛皮当作盾牌,顶着丰宁城上密集的巨弩shè击,还有从城墙后方如同飞蝗一般遮天蔽rì的弩箭,每一步都扔下许多的尸体
一支巨弩的弩箭shè中了一架盾车,巨大的冲击力将盾车击碎,碎片四散飞远,巨弩还带着余力,shè穿了几名躲在弩车后面的奴兵,这几个奴兵还没有死去,但是身体被粗大的弩箭穿过,却只能在弩箭箭杆上扭动哀嚎,这样的创口只能等着流血和撕裂效果逐渐耗光他们的体力值之后挂掉
旁边的奴兵们似乎没有看到一样,继续埋着头拼命的向前,天上的弩箭是有死角的,只要冲到城墙下面,就不会在遭受这种恐怖的打击了
但是城墙下面也有城墙下面的危险,要不然,城墙下面也不会倒着层层叠叠的尸体了,当奴兵靠近城墙的时候,城墙上的民兵们就会顶着乌桓骑兵shè来的稀疏箭矢,将一块块用雪压实之后做成的巨大冰块给扔了下来,将成群的奴兵砸死在城墙脚下
当后面的乌桓骑兵进入shè程的时候,城墙后的弩箭开始将目标放到了正在实施奔shè的骑兵身上,其中还夹杂着一蓬蓬碎石和冰块,那是投石车在shè击,骑兵阵前顿时一片人仰马翻,不过乌桓人似乎不在乎损失,仍然拼命的打马冲锋,临死也要将手里的箭矢shè出去
丰宁城的伤亡,前两天并不大,开始的两天,乌桓人只是在试探进攻,一每天折损三五千人的代价,摸清楚丰宁城的防守虚实,在今天乌桓人开始全面强攻,乌桓人不计代价的强攻,也给丰宁城带来的巨大的伤亡,仅仅一个白天,丰宁城就倒下了五千民兵,消耗的物资是不计其数
太阳渐渐的落到了地平线之下,双方的攻防扔在继续,乌桓人大有不眠不休的架势,每一瞬间,双方都有人倒下,无数的生命在这里终结,城墙周围已经完全看不到地面,除了已经铺满地面的人马尸体,就是如同茅草一样密集的弩箭,偶尔露出一块地面,那也不再是雪白或者枯黄,而是鲜红的,被鲜血反复浸透的冻土
许多年以后,丰宁城周围的泥土都是黑sè的,或许就是因为浸透了太多的血液的缘故,而今天,这仅仅是草原胡族的第一滴血
站在丰宁城城头,不仅仅是丰宁城的守军和指挥的将校,还有来自密云密道里面的玩家势力代表,应该叫战场观察员,当然了这个时髦的名词是异人传给慕容方的
慕容方瞥了一眼这一群异人,实际上到现在,他也不大明白主公的打算,为何要让这些异人进城来观战,也不明白这些个异人又为何对这场战斗感兴趣,甚至不惜花费大量的战略物资来买这个‘门票’,对,主公说这叫门票,难道这些异人的脑袋都有些问题
站在城头生牛皮搭起的遮箭棚下,挢舌难下的各家势力的代表们,自然不知道身边的NPC将领正将他们划归到神经病的行列之中去,此刻,他们已经被冷兵器时代的残酷血战给镇住了,一天几乎没有间歇的战斗下来,倒在城下的乌桓人,最保守估计也有三万人左右,即使乌桓人在丰宁城外至少聚集了二十万大军,但是照这样消耗下去,不用十天就死得干干净净了
反观丰宁城,虽然今天也战损了五千士兵,但是这些都是民兵,主力的弩兵部队并未受损,也就是说,攻击力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要说有什么不利的地方,就是防守用的器械消耗得十分厉害,店铺里、仓库中的弩箭消耗得比较多,而这些异人要进城观战,方志文提出的要求就是物资,他们从冰面上越过濡水进城的,顺便也带来了大量的守城物资
现在丰宁城有八万居民,三万弩兵以及八千骑兵,骑兵现在由段子刚带领着在外围sāo扰,白天分出小部队阻击来自南边的乌桓后勤队伍,夜里则大举sāo扰乌桓人的营地,不但每天让乌桓人不得安眠,如果顺利地话,还能干掉不少乌桓士兵
而今天夜里,从林西训练完成的一万弩兵也会达到,这一万弩兵是骑着马赶路,下马战斗的特殊兵种,应该叫重弩龙骑兵,这是林西城攀骑兵科技树的第一个成就,这个看上去没有什么特点的兵种最有意思的就是shè程远,达到两百五十步,另外就是自带了火矢的技能,今夜,这支重弩龙骑兵将会用烈火,来装饰他们出现在游戏世界中的首战
夜幕降临之后,乌桓人打着火把又组织了一次进攻,但是他们很快发现,在夜sè中,对防守方的好处要比进攻方大得多,于是只好不甘心的结束了今天的惨烈战斗,一天下来死掉三万多士兵,即使在生存条件十分艰苦,部族人民相当悍勇的草原上,也是一种难以承受的痛
战场上终于安静了下来,偶尔传来一声战马临死前的低鸣,城头上的火盆里,熊熊的火焰被北风吹得猎猎作响,晴朗的夜空里,一轮明月升上了天空,如霜的月光下,静谧的战场上如同鬼域一般,所有站在城头的玩家那复杂的眼神里,都有着沉重和明悟,仿佛被洗礼了一番,整个人都有些不一样了
几乎是同步的,丰宁攻防战的实时影像,通过玩家的视角,传递出游戏,然后被专业的制作公司迅的剪辑制作,在全国范围内做了直播了,谁也没有想到,经过了剪辑配乐制作之后,那种震撼人心地残酷战争场面居然这么唯美和壮观,节目收视率频频创下高,于是,许多影视公司开始大举向游戏内进发,引发了的一轮影视热cháo(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一章袭营
【票呢?】
“主公大小姐”折罗的声音有些激动,毕竟主公在林海中亡命,折罗还是非常担心的,现在见到主公好好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心里自然是非常欢喜的
“折罗,做得不错”方志文笑着夸了一句,对于折罗这次的表现,方志文非常的满意,也终于确定,折罗确实可以独当一面了
“多谢主公夸赞”
“呵呵,休息一刻,补充食物并喂马,计划好先攻哪一个营地?”
“主公,东边的营地比较近,先攻东边的”
........................................................
被堵在山谷北面的蹋顿看到这个被雪崩塞住的山谷,就知道了方志文的打算,这家伙沿着原路返回,很可能是想要突袭自己设立在林海外面的营地,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干,蹋顿认为是因为方志文的粮草紧缺,所以不得不冒险攻营,以获取粮草救命
说实话,蹋顿对于方志文进攻自己的营地倒是真不担心,他临走的时候吩咐过留守的将领,伐木为营,这种规格的营地,加上上万的守兵,只要守将不犯糊涂,无论如何以方志文手里现在不足四千的残兵,是不可能攻得下来的,反而会进一步折损人手
蹋顿已经放出飞鹰,命令两个营地的将领遇攻则稳守,另外一营则倾巢而出,突击方志文的侧背,不惜代价也要拿下方志文
至于他自己这边的两万部队他没有选择立刻绕路,因为道路不熟,万一迷路花费的时间多,所以只能先派出斥候探路,大部队则驻扎在山谷的北面,等待斥候探路的结果,即使蹋顿心里有些焦急,但是他也知道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只能相信在营地的将领了
另一方面,他也在等待来自丰宁城的消息,今天他的属下将全力开始进攻丰宁他是知道的或者说,根本就是他的命令,虽然他知道以汉人守城的能耐,想要一天就攻下丰宁城是不可能的,但是心里还是有着隐隐的期盼期盼奇迹的出现
仰望着爬上树梢的一轮明月,蹋顿的心里越发的焦躁不安,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代表着什么,如果知道的话他就算冒险爬山,也要带着麾下的人马拼命的朝南飞奔
...............................................................
淡淡的月辉之下一大片黑呼呼的影子正在快的朝着雪地上用巨木搭建的营寨接近,在暗淡的天光下飘忽得仿佛是来自地底的魔鬼,不过大地却轻轻的颤抖着,似乎在散发着深沉的恐惧
“敌袭”
值夜的卫兵凄厉的吼叫着,随即,一支无声无息的黑sè箭矢穿越时空而来,从他的咽喉穿过,直透进大脑里,再从后脑勺穿透头盔,露出了一个幽蓝的箭尖,卫兵的身子顿了一下,从高高的望塔上跌了下去,发出噗的一声闷响
黑sè的骑兵已经奔到了营地的木栅外面,如雨的箭矢毫无目的的抛shè进营地,但是听着栅栏内传来的惨叫和闷哼就知道,这些盲shè的箭矢还是非常有效果的,不管营地里发出的各种呼喝声,几名武将迅从马上跳了下来,将木栅外面做斜面支撑的巨木一刀一根,全部砍断,然后前排的骑士纷纷扔出手里的抓钩,勾住了木栅之后,齐齐转身驱马,这一段十几丈宽的木栅轰然倒下
同样的事情在营地的另外两个方向同时发生,围三缺一乃是袭营的铁律,方志文带着自己的四千骑兵,安静的等待在营地外面,很快,前面负责破营的部队向两侧让开,由宇文伯颜组建的锥形阵发动,仿如一支利箭,又如一股黑sè铁流,汉军骑兵猛地向营地的缺口冲去,轰然的马蹄声震碎了帐篷顶上的积雪,飘扬的旗帜在暗淡的夜光下,仿如一张狰狞的鬼脸
“黑魔是黑魔来啦”
“黑魔不是在林海里嘛”
“集合祸乱军心者斩”
黑sè的骑兵,黑sè的铁流,黑白相间的大旗,还有大旗上那狰狞的鬼脸,这不是黑魔又是谁?
方志文的锥形阵左穿右插,凡是有部队聚集的地方,方志文的锥形阵就冲上去将之冲散,实际上,方志文的这个锥形阵的人并不多,不过八百骑,但是跟在锥形阵后面,还有一队队一百人一队的骑队,专门收拾已经北打散的乌桓士兵,真正造成杀伤的是后面的部队
熊熊的火光,在黑暗中豁呼闪现的黑sè骑兵,雷霆般的蹄声,嘈杂的呼喝声,刺耳的惨叫声,燃烧的牛皮帐篷的臭味,中之yù呕的血腥味,烧灼皮肉的诡异香味,松木燃烧的松香味
吵杂的营地里,仿佛是一个混乱的聚会,只不过,聚会的是刀枪和鲜血,聚会的目的是你死我活,杀戮还在继续着,夜正深沉
营地的中间大帐,驻守的四阶武将已经纠结了大概千人的部队,但是没等他们出击,方志文的突击部队就已经冲了过来,方志文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组织部队的将领,这要感谢的他的视力加成和夜袭技能,方志文几乎毫不犹豫的在自己发出的轰击技能爆开的血雾中,施放了流火技能,对于偷袭一个四阶武将的这种行为,方志文一点都不在意
不过,这回补刀的是宇文伯颜,下半身都被炸掉的敌军大将,宇文伯颜仁慈的给了他一个痛快在暗淡的火光下,宇文伯颜看得很清楚,他那临死的眼神里,除了惊讶和不甘还有解脱和感激,顺带着,宇文伯颜也好人有好报,自己也攀上了四阶,成为继折罗之后方志文麾下第二个四阶武将
方志文敏感的发现了宇文伯颜身上发出的光线,笑着看了一眼,顺便对自己身后的香香道:“香香,注意一下伯颜他在升阶”
“真的?我知道了”
两人匆匆的交换了一句,骑队是无法停下的,虽然锥形阵是语文伯颜组的,但是领头的却是方志文所以整个阵型是跟着阵尖的方志文行动的,现在宇文伯颜在升阶,暂时没有了反应,只能被动的跟着阵型移动
不过好在后面已经没有硬茬子了,在营地的驻守大将被杀之后整个营地再也没有组织起像样的防守或者进攻,有些士兵居然想要从没有遭到攻击的方向逃跑,但是,围三缺一的那个缺其实一般都是最为危险的地方,从那个方向逃走的骑兵先是享受了一轮陷阱,然后被骑兵衔尾追杀几乎一个也没跑掉
战斗不到一个时辰就结束了,看了看已经偏西的月亮,方志文留下五百人打扫战场以及处理投降的两千多乌桓士兵,之所以这次有这么多的士兵投降,要感谢这个黑魔的名头,以及那面凶神恶煞一般的旗帜
方志文现在没有时间深究这些,迅的下达了命令之后,就招呼折罗带着部队立刻朝西而去,那边还有一个营地等着他们
奔出了大概十多里,方志文命令斥候前出,然后部队全部躲到了一个山丘后面,一边休息,一边等着猎物进入自己的陷阱
“折罗、伯颜,恭喜你们两个进入四阶啊”方志文一边往嘴里塞着肉干,一边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
“多谢主公”
香香好奇的在宇文伯颜身上看来看去,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嘛,看了一会觉得无趣,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苹果,递到雪夜面前,雪夜挣扎了一下,还是抵挡不住苹果的诱惑,伸出嘴来啃着冻得有些硬的苹果,香香趁机抓住了雪夜的两只耳朵,使劲的揉着,不时的发出咯咯的笑声
“主公,收拾了这两个营地之后,要不要再弄一下蹋顿”折罗现在对于他以前的主人蹋顿的敬畏已经完全没有了,誰叫他这个号称乌桓英雄的人物,放在方志文面前就像爱一个小丑一样不断的被耍呢所谓的大乌桓之梦,其实从一开始是不切实际的,即使汉人真的无动于衷的让你实现这个想法,鲜卑人也不会同意的,蹋顿的战略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而方志文出现之后,乌桓就已经注定要成为方志文攻略大草原的踏脚石了,折罗现在早就看清楚了,乌桓人想要延续下去,只有融入汉族一条路可走
“这是必须的天予不取必受其咎蹋顿在失去了这两个营地之后,粮草会陷入困顿,估计他们进入林海前会携带最大限度的粮草,也就是十天的粮草,在林海中与我们周旋了五天,加上山谷的被堵之后,他们会多耽误一天,也就是说,在后天他们走出林海的时候,身上的余粮还剩三天,只要我们迟滞他们三天,蹋顿的部队不攻自破”
方志文轻松的笑着说道,仿佛在说一件很随意的小事,其实到了这一步,蹋顿失败的命运已经基本上注定了,就算蹋顿本人灵醒能够及时逃走,他的部队可是走不掉的,只要留下这些部队,方志文的目的就达到了,这可是乌桓常备军的一半数量啊
“主公,我觉得我们歼灭了这两个营地之后,应该进林海迎接一下蹋顿”
方志文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呢?”
“嗯?然后?然后属下就想不到了,主公还有后手么?”
“然后,在营地里给他们留下一些粮草,当然了,要加点料的那种,我们派出sāo扰部队迟滞蹋顿,蹋顿反而会加出林海,然后我们装作措手不及撤离营地,顺手放把火,当然不要真的烧掉了营地”
“主公,在残留的粮草中下药是好事,但为何要留下个营地给他们?让他们睡雪地不好么?”折罗困惑的问道
方志文忽然宁神不语,少顷笑着道:“自己想想,敌人来了,准备战斗”(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二章再袭
【祝所有的读者中秋快乐但愿人长久是永恒的祝福感谢‘白石小子’‘tianKNOW’‘白雲飛仙’‘老虎在咆哮’‘悄然落地’‘江南浅海’‘战城南’‘hallliana’‘ragnar’‘叶非飞’‘rocky_stone’‘南方的过客’‘mnbv102’‘markfu’等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还有‘arttp’‘tianKNOW’两位大大的慷慨打赏,当是过节费了呵呵】
李shè虎带着林西城的八千突骑兵,还有一万重弩龙骑兵,从北边与段子刚的八千突骑兵汇合,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段子刚并没有停止每天晚上的例行sāo扰,只不过今天他减小了规模,三天来的连续sāo扰,其实也是为了今晚的突袭做好准备
“子刚,预设阵地的陷阱都做好了么?”
“都好了,一会让龙骑兵的几个将领先去看看地方,别到时候黑灯瞎火的跑错了地方”
“你不是留下了接应的人吗?”
“小心无大错嘛”
“呵呵,不错,北大营是我的了,这回要将乌桓人的营地烧成白地才行”
“嗯,东边的阻援就交给我,这边完事后你放三支火箭,我就撤退”
乌桓人今天猛攻了一天,就算明知道晚上会有汉军sāo扰,但是也抵挡不住身体的困乏,再说了不是有轮班值守的部队么
到了下半夜,忽然如雷的马蹄声惊醒了熟睡的乌桓人,只是没等他们从营帐中出来,天上如同流萤一般的火箭已将当头落下夹杂在其中,是汉军骑兵的弓箭
由于火箭连绵而下,使救火工作十分的困难,加上里面夹杂了大量的弓箭箭矢,救火可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冬天可是风干物燥的时节,即使周围有大雪铺地,但是在营区里为了地面的干爽,大雪已经被铲除了的,现在想要找积雪来灭火,也是不可能了想要挖土灭火,土地却冻得跟铁块似的
北大营的守将哈塔一看这样被动的救火也不是办法,立刻组织了部队准备冲出去,在他的意识中,能施放火箭的部队都是步兵只要追出去能消灭这些该死的步兵,那就赚了
只可惜黑灯瞎火的,在冲出营门的时候,就遭到了对方骑兵的堵门攻击看那弓箭的密度,汉军的数量就不在少数终于冲出了营门之后,哈塔指挥骑兵向着雪原上星星点点燃着火把正在快撤退的步兵部队冲击,至于游弋在他部队周围的弓骑兵,现在他顾不得那么多
可惜当他带着三万骑兵冲到步兵阵两百步之外的时候,便遭到了步兵重弩的打击,看着身边成批的骑兵落马,哈塔只能紧紧的咬紧了牙关,只要冲过去,就能为这些牺牲的勇士们报仇了
哈塔拼命的打马,他身边的骑兵也一样拼命的催马,一边施展镫里藏身,防备遭到弩箭的强力打击,突然冲在前方的骑兵一阵人仰马翻,高冲击的骑兵队伍顿时撞做一团,一些骑兵被高高的甩飞,又狠狠的摔在地上
借助着微弱的火光,哈塔发现,平坦的地面上已经被弄出了一道道的门槛一样的冰棱,里面还有许多腰高的倒马桩,当然了,小小的鼹鼠洞也是少不了的,这片陷阱的宽度并不是很大,想必是因为时间的关系,但是这道陷阱实实在在的挡住了骑兵的疯狂冲击,现在停顿下来的将近三万乌桓骑兵,成了两百步之外重弩兵的靶子,身后的突骑兵也正在用奔shè不断的消耗着后方以及两侧的部队
哈塔目呲yù裂,他明白这个时候不能犹豫,想要破开这个死局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冲’
“冲给我冲过去不惜一切代价”哈塔声嘶力竭的吼道
这短短的几息时间,重弩兵的弩箭一直没有停止过,重弩兵是采用了三段shè击的模式,一来提高火力的持续xìng,二来增加覆盖面
正当哈塔要亡命的冲击重弩兵的防线时,李shè虎发现了这个战机,立刻下达了冲击的命令,现在对方的骑兵已经丧失了度,李shè虎的骑兵换了长枪,从敌军的两肋猛插了进来,由于天黑,大家的视线其实都不好,但是攻击方却占据了优势,因为发起冲击的一方只要保持阵型,跟着队友猛冲就行了,但是被攻击的一方却有些麻烦,因为他们不知道谁是队友谁是敌人,不敢用弓箭攻击,乌桓人又不配长枪,弯刀冲锋的时候还凑活,被冲锋的时候,可真的不大好用
重弩兵放低了shè击角度,几乎是平shè,即使如此,重弩的威力也一点没减弱,前排试图冲击陷阱带的乌桓骑兵像割草一样一茬一茬的倒下,即使能藏在马腹下躲过弩箭,但是马匹可是躲不过这种重弩的弩箭的,战马倒下,骑士在骑兵冲锋中,在黑夜里视线不良的情况下,就算不被踩死,对面shè来的密集的弩箭也不会让他们生还
重弩兵阵一边shè击一边滚动后退,很快就接近了他们放在后面的马匹附近,shè出重弩中最后一根箭矢之后,重弩兵纷纷上马,打马转身就跑,哈塔看得分明,但是那两百步的距离,始终没法突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重弩兵上马扬长而去,气得哈塔差点吐血
而自己的后续部队,此刻已经被汉军的突骑兵穿刺而过,即使现在哈塔能够猛追上去,能跟上的部队数量也非常的有限,而且,如果他再不回头,后面的乌桓骑兵能被对方的突骑兵屠杀干净
哈塔只好回身汇合后续的部队,好不容易将汉军的突骑兵驱离但是这些汉军突骑兵却并不急着撤退,反而窥伺在一旁,有机会就趁着天黑冲上来撕咬一口,直到哈塔明智的退回了营地汉军骑兵才退到了shè程之外
三只火箭在夜空之中非常醒目,正在东面营地援兵周围游弋shè杀敌军的段子刚露出一个笑容,大声的招呼自己的属下撤退
哈塔回到营地,很快东大营的援兵也到了,汉军却已经趁着夜sè消失不见了
哈塔一番清点,除了物资帐幕损失无数,奴兵被shè死烧死了三千多,自己带队冲击对方弩兵阵却足足损失了八千多骑兵这一次夜袭,加上白天攻城损失的一万多,原本北大营将近十万部队,现在就只剩下七万出头了
要命的是乌桓人现在还没有办法对付那些重弩龙骑兵,如果他们每天都来打一下就跑,乌桓人根本就追不上,这一马平川的草原上,设伏又是不可能的事情再说了,外围现在是汉军和异人最为活跃的地方,设伏的部队少的话随时会被对方直接就给吃掉,设伏部队多又如何能隐藏行迹?
所以重弩龙骑兵的出现,让乌桓人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境地这种情况不改变,乌桓人别说攻城了先想想如何避免在睡梦中被烧死
哈塔在头疼的时候,李shè虎和段子刚可没有闲着,而是绕了个圈子,又再次袭击了乌桓人的南大营,这次因为没有了东大营的援兵,李shè虎在击退了出营清剿的乌桓部队之后,再次用重弩龙骑兵进行了二次攻击,由于乌桓人此刻都正在营地上整理营地,龙骑兵造成的伤害尤其巨大,再次出击的乌桓清剿部队劳而无功的追了一阵,除了被李shè虎在外围shè杀了不少,什么也没有追到,好在终于天亮了,汉军这才施施然的退走了
天亮之后,南北两个营地都一副凄惨的模样,不但帐幕被烧了七七八八,营地里是尸体横陈,点算下来,一晚上两个营地竟然损失了快三万人,这个损失跟白天的攻城损失一样巨大,这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乌桓人的攻势第二天就缓了下来,或者说,是根本无力进攻了,现在乌桓人要认真的考虑一下,是不是找鲜卑人来帮忙了,一天一夜之间,乌桓二十多万部队,死掉了四分之一,这个仗没法打了
城中的玩家并不知道方志文的部队是用什么办法进行了夜袭,但是从当晚乌桓营地的大火,还有第二天看到的景象,乌桓人在昨天夜里恐怕是损失惨重
乌桓人撤掉了南北两个方向的营地,全部集中到东面,这么一来,呈品字形的三个营地倒是让李shè虎不大好下手,不过不要紧,根据现在的情形,李shè虎要南下了,他的任务是攻破蹋顿在古柳镇北草原上的营地,那里有过四十万人口在等着他去抢掠
跟段子刚交换了四千龙骑兵,豪情满怀的李shè虎带着一万两千突骑兵和六千龙骑兵悄然南下,他第一才带领这么多的突骑兵部队,重要的是,他带领的这些部队,是去终结蹋顿这个草原枭雄的,从此以后,草原上就不再需要这位枭雄的存在了
乌桓人将部队集结在丰宁东面一面,等于是放开了对丰宁城的包围,系统驿站已经开始重运作,丰宁城所需要的物资也源源不断的运来,段子刚也能将俘虏送回城里,并且补充战损和粮草器械
由于丰宁城已经全面对玩家开放,加上前一天全国传媒的疯狂轰炸,系统驿站里不断的有玩家出现,然后在城里补充了物资之后,快的带兵离城,前往草原上,建立自己的功勋,丰宁城里现在战斗任务非常多,袭扰乌桓、袭扰鲜卑、劫掠胡族、清除胡族散兵、搜集战略物资等等,从空中看去,丰宁城犹如一个巨大的怪兽,不断的吞吐着,又仿佛是一个强力的心脏,为征战草原的汉家儿郎提供强劲的动力(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三章战事逆转
【本月的最后一天啦,可惜都放假了,票票都收齐了?】
这个冬天,渔阳塞北的草原上如火般炎热
渔阳北部的乌桓人倾全族之力,集结了将近二十五万大军围攻丰宁城,丰宁城下,乌桓人进行了一场堪称是近年来乌桓人最残酷、最英勇的战争,但是,战争的结果却让所有的乌桓人失语了
一rì之间进攻方死了六万人,这个仿佛天方奇谈一般的数字彻底的摧垮了乌桓人的脊梁,乌桓人收缩撤围,实际上是一种无奈,之所以还流连在在丰宁城下,只是为了乌桓人最后的尊严
攻守易势就在一rì一夜之间,这让在战前与论坛上叫嚣的所有砖家叫兽全部闭上了他们的嘴巴,丰宁城下的血肉磨盘居然残酷到这种程度,不但有着切肤之痛的乌桓人没有料到,就是那些闲的蛋疼的砖家叫兽们也没有预料到,在几百里外看热闹的鲜卑人没有料到,在大汉境内怀着各种心情关注着这场战事的人们也没有料到
丰宁城下被染红的土地,还有那些在北风中呜咽哀嚎的冤魂们告诉了所有人,丰宁城的凶残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把插在胡族胸口的利刃,前所未有的锋利和酷毒
丰宁城的战士们用他们震惊世人的战绩告诉所有人,想要与丰宁城为敌,就要有着流干最后一滴血的准备
正当大家为丰宁城下的战事震惊不已的时候,又一个震撼的消息传扬开来,蹋顿部古柳镇北部大营被方志文的麾下大将李shè虎攻破,过八万军民被屠杀,剩下三十多万人被掳走,参与此事的还有将近十万的玩家势力,当然其中出力最大的自然是最早立足密云密道的十七家玩家势力,这次,他们收获了自己的投资红利
当晚参与夜袭的汉军,包括李shè虎的一万八千主力部队,以及玩家凑出来的十万多骑步军只用了不到两个时辰,就彻底攻陷了乌桓人的大营这期间虽然有些不和谐的声音但是在李shè虎强力镇压之下,大家还是迅的瓜分完了资源和人口,连夜远扬千里
而李shè虎则将俘虏来的二十万人口,全部送进密云城,驻守古柳镇的乌桓部队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大队的部民被掳走,而不敢出城,因为驻守古柳镇只有五千骑兵,其他三万奴兵根本不能野战
甚至他们已经预料到了,等密云城安置好这些奴隶接下来,恐怕就轮到古柳镇了
消息传到丰宁城下的乌桓大营,要不是将领们强力的镇压,恐怕军队直接就散了,为了防止部队闹事乌桓人将仇恨转移到了丰宁城上,当rì进行了一次报复xìng的强攻,但是结果仍然是丢下了近万尸体毫无建树的撤退了
..........................................................
“志忠,想不到这场仗居然打成了现在这样”
李雪音揉了揉额头,连续几天的高强度工作让她有些疲惫了,只不过,这丰宁城里缺了她还真不成,所以她还得继续坚持着,现在战事的逆转已经让她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李shè虎得手的消息是让她对战事的前景充满了乐观,而方志文传来的逆袭蹋顿的消息,则解除了她最后的一点忧虑
“嗯,是有些出乎预料,全赖李城主之功,重弩龙骑兵的作用让人吃惊,有些期待重弩突骑兵啊这种兵种占着shè程优势,完全是欺负人的兵种”
“呵呵,你可别将功劳都推到我身上来,林西城能够出这种兵种,那是志文的功劳,我不过是做具体事务罢了”
李雪音笑着摇手,李城主这个称呼也就是慕容方才这么叫,其他人都是叫李姐的,慕容方还是太过方正了一点
“主公讲究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就是不知道主公要如何奖励李城主了”
“奖励什么啊越奖励我就越多工作,你们主公最会压榨劳力啊”
慕容方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雪音,一个女人,应该奖励什么呢?这事还是让主公头痛去
“李城主,我一直不大明白,主公为何对异人放权越来越厉害,主公不是说异人不能信用只能利用么?当然了,您除外”
“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来,草原上的胡族势力还很强大,我们必须要异人来分担压力;第二,人才问题,我们手里能用的人才实在是太少了,否则,这次丰宁城也不用我这么辛苦了,现在丰宁城里,我连个副手都没有”
李雪音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实话,丰宁城完成之后,方志文快发展的步伐就不得不缓慢了下来,还有两年多,黄巾之乱就要爆发了,真正的乱世来临之前,方志文必须要好好的消化现有的地盘和力量,积攒人才和战争潜力
“人才啊不知道西林学宫何时才能出人才?”
“西林学宫?至少两年之后,还有第三呢,你认为刘伯安与公孙伯珪会任由咱们在草原坐大?看着,不用多久,渔阳塞和卢龙塞那边都会动手,现在就是乌桓人最虚弱的时候,我们在这里牢牢的吸引住乌桓人的战力,不但能让shè虎放开手脚收复古柳镇,也能让公孙伯珪和阎柔向乌桓伸手捞好处所以,志文是要用异人的力量穿插在草原上,形成一个缓冲带,防止咱们这三家起了直接的冲突”
“难道,主公还要许官给异人?”
“我估计可能会的,毕竟草原太大了,志文他也从来没有想着能独霸草原”
“那岂不是养虎成患了?这可不行,李城主,你得提醒主公”
“呵呵,志文怎么会想不到这点?养成了老虎之后,不一定会来咬我们,即使他要来咬,你觉得他们会比鲜卑人厉害?”
“异人联合起来的话,肯定比鲜卑人厉害”
“你不了解异人,在异人看来,原住民比异人要可靠得多,所以,从威胁的等级上看,我们是排在最后面的,没有吃掉其他的异人之前,他们不大会动我们如果他们真的能联合起来,我们与公孙伯珪和刘伯安也能联合起来,所以,你说的只是一种可能xìng,我们不能因为这种可能xìng就不做事了”
“可是我们可以慢慢做,不需要异人的参与,我们慢慢的也可以将草原扫平”
“哎你不懂志文,他觉得草原只要在汉人手里就行,在哪一位汉人手里,他未必会在意,而且,我们慢慢的扫平草原,也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你觉得汉军只有我们能出塞么?一旦我们丰宁城立城成功,我看中原的世家肯定会有所动作,就像我刚才说的,刘伯安和公孙伯珪都会忍不住,同样的,他们为了分散出塞的压力,一样会引入异人即使再退一万步,异人的崛起也不是我们能够阻止的,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应该顺应和支持异人的崛起,这也是志文的想法”
“这却是为何?”
“没有异人,就没有原住民,志忠,你要记住这点只有明白了这点,你才能跟上志文的思想”
“哦”慕容方用力的点了点头,虽然他还不是很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是他相信李雪音对主公的认知,主公也曾说过,李雪音是他的知己
.............................................................
李shè虎故意带着大批缴获从古柳镇下经过,就是想引诱城里的守军出击,谁知道他们居然闭门不出,眼睁睁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