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45部分

太多,度上必然居于严重的劣势,根本就跑不了多远就会被蹋顿追上,与其让这两个干将白白送死,还不如现在就远远的遁走
可如果放过这个让蹋顿远离部族的机会,方志文能够想像得到,当丰宁城建立时,丰宁城下的血战会有多么残酷,到时候会有多少属将阵亡还真不好说,而蹋顿,迟早都是方志文需要要面对的一个对手,不将蹋顿踩在脚下,如何能扫灭乌桓?如何能在草原上取得立足之地?又如何能正面抗衡强大的鲜卑人?
与其在坚守丰宁时与蹋顿碰撞,还不如选择现在,现在就是一个一举多得的机会
方志文咬了咬牙,立刻回复了侦骑属将一只鸽子,命令他想方设法的估算出蹋顿部队的度属xìng,另一方面,方志文当即下令自己的部队加向西偏北方向出发,准备西渡濡水,然后沿着东部鲜卑和匈奴人的缝隙向北,至少在自己作出最后的决定之前,先要与蹋顿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
如果真的决定要拉着蹋顿跑路,方志文就宁愿朝远了跑,朝着已经下雪的漠北跑,看看蹋顿是不是真的有追下去的勇气
蹋顿前进的方向略微偏向南边,就是怕那一队汉军转向向南跑回长城内,如果能将这些汉军逼向北边,蹋顿相信在草原自己的主场上,一定能最终抓住这些可恶的汉人,重要的是在那队汉军中,密云之主方志文正在其中,如果能将他解决了,蹋顿所面临的困局也自然就解除了所以,即使他明白自己离开驻地可能会使自己的地盘陷入暂时的混乱,可能会让正在自己地盘里肆虐的马贼加猖狂,但是这些跟消灭方志文比起来,都是小事
只要灭了方志文,自己回师一击,地盘就能安定下来,而消除了来自密云城塞的致命威胁之后蹋顿才能真正腾出手来整合乌桓部族,朝着自己大乌桓的理想大步前进
因此,蹋顿在收到方志文行踪的消息之后,几乎是立刻就下定了作战的决心他的决定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族人被屠杀的怒火做出,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结果,目标也非常的明确,那就是不惜代价的干掉方志文
鸽子在夜里也是可以飞行的,这个情况在现实中也是如此只不过鸽子能准确的找到目标人,这个神奇的技能当然是智脑赋予的,入夜之后,方志文终于等到了那只让他心焦的鸽子侦骑判断蹋顿的军队‘巡航’度三十五左右,这跟方志文的部队度相差仿佛方志文的部队在经过道具的加成之后,度是三十三那么可以推算,巡航度是最高度的六成,那么蹋顿部队的最高度是五十九,方志文的则是五十五
当然了,这个也可能是蹋顿故意放出的烟幕,来麻痹方志文,具体如何判断和选择,则要看方志文自己的决断了
可以计算一下,在追击的过程中,蹋顿是不可能全前进的,在全状态下,战马只能跑半个时辰就必须休息了,而用巡航度,战马可以连续奔驰两个时辰,然后休息半个时辰,可以再次奔跑两个时辰,如此往复,所以,长途追击只能用巡航度
当然了,还有一个提高度的办法,那就是一人双马,在这种情况下,两匹马轮流用八成的度奔驰,累了就换马,这样倒是可以提高一些度,但是一天两天还行,持续如此,战马的状态会严重的下降,所以长时间的追逐战,最好还是用巡航度进行
蹋顿与方志文的巡航度相差二,代表着每个时辰两部的距离会缩短十里,从太阳出来到天黑,蹋顿一共有六个时辰来追击,期间还必须休息半个时辰吃饭如果用双马轮换,一个时辰大概能缩短十三里多,但是要至少要休息一个时辰
这么一算,现在距离方志文至少百里之外的蹋顿,想要在一个白天之内追上方志文完全是不可能的,而到了夜里,由于没有了金鹰在天上指路,追踪痕迹也不好查找,方志文是可以趁着夜sè拉开距离,所以蹋顿直接追上方志文的可能xìng不大
但是由于草原上是蹋顿的主场,可以方便的获得补给,所以蹋顿采用的将会是一种逼迫追击的战术,在某个方向上拉开一张网来轮番冲刺追赶,将方志文朝着北面的沙漠逼迫,让方志文断绝粮草补给,无法停下来有效修整,最后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要么回身拼死反扑,要么最后被追到无反抗之力被歼灭
不明白草原上骑兵战的人,是不会知道,这才是真正的狼群战术,将敌人追疲追死,才是狼群战术的jīng髓
方志文在充分计算了蹋顿的追击度之后,很快就明白了蹋顿能采用的战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方志文决定,跟蹋顿赌了,看看最后到底是谁被追疲追死
让方志文下定决心的关键原因在于时间,现在已经是深秋,再过半个月,塞北草原上就可能普降大雪,而在北的地方,应该已经开始降雪了,一旦方志文穿过大漠,在漠北草原上,蹋顿就会陷入跟方志文一样没有补给的境地,到时候,部队数量多反而是一种累赘了
即使方志文有了这样的决断,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方志文还需要留出另一个后手,以便在情况危急的时候,能够成为最后的稻草,不管是救命的稻草,或者是压垮对手的那根稻草(未完待续)
第一百六十三章分兵
第一百六十三章分兵
“什么?分兵!不行,主公,即使真的要分兵,那也是您先走,我留着吸引蹋顿的注意力。”
慕容方听到方志文的让自己带两千骑兵先行,脱离乌桓人的视线,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坚决的不同意。
慕容方虽然不知道主公的全盘打算,但是他也知道,分兵的目的在于从现在的不利局面中,硬生生的分离出一支游走在敌军视线之外的部队,这支部队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肯定会比被敌军盯死的主力部队要安全得多。
对于主公一而再的主动以身犯险,慕容方是既感动又激愤,若是主公都没了,自己这些属将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方志文扭头看了看香香,这几天连续的战斗,小丫头一点不见憔悴,容光焕发的很,看来是已经逐渐的习惯了这种艰苦的生活了,方志文微微的笑着摇了摇头,阻止了香香已经到了嘴边的话。
“志忠,你要弄清楚了,蹋顿是我们主动引来的,他的目的是我,而不是你,如果我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他还会追来么?好不容易做成这个局面,难道要功败垂成么?再说了,我让你分兵出去,就是让你在关键时刻,成为袭杀蹋顿的那支利箭,并不是让你脱离战斗,难道你明白的道理我就不明白么?”
方志文说话的速度不快,声音也不大,但是非常的严厉,或许方志文平时给属下的感觉很随和,但是到了战场上,方志文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战争机器,可以有意见,但是绝对不能违反军令,这就是方志文的原则。
慕容方抬头与主公对视了一会,他是主公的第一名属将,对于主公的xìng情自然是最为了解的,他能够从方志文的眼睛看到,方志文这是要将自己的xìng命托付给他。
“主公,属下遵命!”
“嗯,很好,你带一千人,分散走,装作是溃散的逃兵,先朝北脱离集结,一方面偷偷的袭击一些草原上的小部落,抢得粮草之后埋藏好,我们会按照你的记号去取,记住,不要都埋在一个地方,而是分布成一个区域,万一我们偏离了路线也不会完全失去粮草供给。还有,抢劫时候不要过多杀戮,以防引起鲜卑人和匈奴人的强力反弹,只抢粮草牛羊。另一方面,要给我们指明前进的方向,这个要非常用心,仔细的计算调整你我两部之间的方向和距离,既要配合我不断的分兵过去,又不能让后面的蹋顿追了上来。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漠北,上次元志已经探查了这一条过沙漠的道路,这次正好用上。还有,随时用飞鸽传书与我保持联系。”
“诺!”
方志文指着地图,反复的指明自己打算走的路线,当然,现在只是打算,因为不知道在这条路线上,会不会有鲜卑或者匈奴人挡路,或者有什么自然环境过不去,如果有的话,就必须要绕行,而具体的行进路线的计算,就要看慕容方了,他一方面给方志文打前站,另一方面,则是要完成一个偷梁换柱的计划。
在游戏里,一人双马是可行的,确实可以有效的提高行军的速度,事实上方志文与蹋顿双方,现在都是一人双马的状态,而且方志文当时为了迷惑乌桓人的追兵,自己特意还多带了不少的马匹,伪装成随队的俘虏,所以现在方志文手里的马匹是有多余的。
就算一人三马都足够,问题是在游戏中,一人三马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只能徒耗粮草而已,方志文之所以不肯放弃这些战马,就是要在将来做粮食来用。
方志文给慕容方挑选的都是状态好的马匹,趁着夜sè掩盖,慕容双拜别了主公,带着一千骑兵转向向北疾驰而去,方志文一点都不担心蹋顿会怀疑自己这边少了一千人,在长途的追击战里面,掉队的情况是很常见的,而且自己这边有大量的战马多出来,晚上方志文有派出很多小队四面制造痕迹,加上慕容方的部队是以五十人一队的形式分散离开的,就算蹋顿再jīng明,也猜不到自己要用这么长时间,玩一个偷梁换柱的把戏。
蹋顿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rì夜不停的追,他不相信汉军在草原上持续作战的能力会比乌桓人更强,加上自己的部队数量多,完全可以采用轮换跃进的方式,这种草原灰狼采用的捕猎方式,能将猎物活活的累死。
可惜对手似乎也不容小觑,追了两天之后,蹋顿就发现,前面的汉军非常熟悉草原上的作战方法,他们用陷阱、假痕迹和下了毒的水塘之类的,不断的迟滞背后的追击,甚至他们非常熟悉金鹰的活动规律,总是会在两只飞鹰交接的当口,失去踪迹,让金鹰花费更多的时间才能重新找到他们。
蹋顿的部队隔着十里一个万人队,保持着一个扇面,这才牢牢的网住了方志文的踪迹,没有让他成功的跑掉,蹋顿相信,只要这样不眠不休的追下去,很快方志文的部队就会垮掉。
只是,他这个‘很快’很快就又过了三天,算下来,他已经追击方志文六天了,差不多跑出了两千里,而方志文却仍然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晃荡,虽然看着随时都像要崩溃的样子,但是却一直也没有真的崩溃。
“大王,汉军,汉军进大漠了!”
蹋顿楞了一下,其实这些rì子,他追得也很累,虽然他们还能轮流的休息一下,但是这种程度的休息肯定是不够的,他不知道方志文的汉军是如何保持体力的,现在居然还敢以残兵冲进大漠。
“他们还剩多少人?”蹋顿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在追击的过程中,方志文的部队不断的有零星的士兵掉队,他们也抓到并击杀过几个,不过这些小兵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只是知道,方志文部队掉队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开始的时候一天几十上百个,现在可能一天下来会有几百士兵掉队,夜里走散的可能更多,根据汉军的痕迹和天上金鹰得到的情报,方志文的部队开始时有一万到一万两千,现在只剩下不到五千人了。
“四千人不到,大王,而且,马匹已经不到一万了,看来他们粮食已经不够了,从留下的痕迹上看,杀了不少的战马充当食物。”
“今天一整天他们跑了多远?”
“比昨天少了五十多里。”
“可恶!眼看就追上了!”蹋顿恨恨的骂了一句。
从汉军每天跑出的距离可以看出,他们的状态下降得很快,眼看着就要到了崩溃的边缘,居然跑进了大沙漠。
“大王,我们还追么?眼看着大雪就要下来了。”
“粮草情况如何?”
“还有十天份量。”
“漠北又不是没有人居住,虽然我们跟漠北的鲜卑人来往不多,但是多多少少也会卖点面子的,少量的粮草应该还是能买到的,如果不追,这个方志文始终是根心头刺,迟早也要做个了断。与其将来去攻坚城要塞,不如这次不惜代价的将他拿下。”
“那,大王......”
“追!追到天边也要追!我不信他能不吃不喝,即使他能,他的士兵能么?追!”
“诺!”
.....................................................
方志文这几天完全是不眠不休的,不过这种程度他还是没有问题的,香香也完全没有问题,因为她完全可以设置跟随,无聊的时候还进了两次旅程副本,只是方志文没敢跟着进去。
至于麾下的士兵,方志文采用的也是一种类似轮换的形式,派出去汇合折罗的士兵,在休息一两天之后,再在前面等着汇合方志文,更换其他的士兵出去,每次回来的少,出去的多,甚至有时还要故意抛弃一些士兵在路上给后面的追兵。
这里面的技巧在于路线的选择,即使在草原上,也不可能一条直线的飞奔,因为草原上也有河流湖泊,还有山川沼泽,这些都会让前进的方向发生变化,而慕容方所有做的,就是充分的计算这些因素,然后找出最佳的前进路线。
从而实现方志文的轮换休息的计划,还能逐渐的将士兵偷换出来,现在折罗那边已经有将近六千人,下一站,将会在漠北设立埋藏粮食的补给站了,至于慕容方,已经于前天率部绕道南下返回丰宁营地。
“下雪了!”香香忽然惊呼了一声,一小团毛绒绒的雪团黏在了香香的脸上,冰冷的感觉让正在写飞鸽传书的香香惊觉了起来。
方志文仰头,从天际而来的大雪,仿佛汹涌而来的海浪,这么看起来真是壮观极了,只是这种磅礴的感觉,在雪团接触皮肤的一霎那,就变得无比的温柔,因为它一点的力量都没有。
“是啊,下雪了,不知道蹋顿敢不敢追来了,丰宁草原上,估计还得等几天才会下雪,让后面的侦骑确认蹋顿的行踪,如果他真的追来了,通知慕容方、李shè虎、段子刚,三天后准备筑城!不,不管他是否追来,都在三天后开始筑城。”
方志文回头看向身后显得有些yīn沉的大草原,枯黄的牧草已经倒伏在地,铅sè的云层重重的压迫在黄褐sè的大地上,仿佛要将大地压碎,那种沉闷和压抑的感觉,能将人的呼吸都给堵住。
一阵阵的寒风卷过枯草,发出低沉的呜呜声,预示着暴风雪的来临,方志文身后的战旗发出猎猎的声响,正是这面大旗告诉蹋顿,他追踪的目标没有混在散兵中溜走。
“哥哥,如果蹋顿不追了呢?”
“那简单啊,换我们去追他!呵呵。”方志文用力的吸了一口清冽的空气,大声的回答道,听到他的答案,宇文伯颜等一众将领,都挺直了自己的腰杆,风尘仆仆的脸上眼眸晶亮,里面闪耀着自信和骄傲的光芒。
第一百六十四章奇怪的地方
【保佑票票不求自来,谢谢,谢谢】
“谁能告诉我,这沙漠里为何会有这么大的一片湖泊?还有,为何这里没有积雪?”
方志文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浅蓝sè的巨大湖泊,虽然这里是游戏,出现任何奇怪的东西都不奇怪,问题是,忽然在沙漠里出现这么大的一个湖泊,而且这个湖泊周围还有自己的小气候,这实在很不科学
香香好奇的扭着头四处看着,蓝sè的大湖,倒映在如镜面一般湖水中的一弯明月,还有那些在湖面上空星星点点的应该是萤火虫,这个场景实在有些魔幻,如果再有个jīng灵美女出浴什么的,那就完美了_泡&书&
方志文的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回身看去,身后不到一里之外,漫天的大雪如同帷幕一样,将这个神秘的幻境包围了起来
这种天气,方志文一点都不担心蹋顿会连夜追击,同样的道理,自己也走不了,因为根本就无法辨别道路,虽然香香的小地图上有指南针,但是在沙漠里,偏离了预定的路线,可不是一个好事情
方志文碰到的并非什么神秘而奇幻的副本空间,这就是所谓的沙漠中转站,或者你也可以叫这里是沙漠绿洲,本来就是这样的环境,只不过刚好周围的沙漠里下了大雪,所以这里看起来格外的玄幻罢了
方志文自然不知道这些,因为他还是第一越过沙漠只是按照折罗留下的标记行进,到了这里就是折罗指定的宿营地,折罗自然是知道什么是沙漠绿洲的,只不过他忘记了自己的主公却是完全不知道沙漠绿洲这种神奇的地方
香香好奇的打开录像机一阵猛拍,然后又急匆匆的下线去了一会,也不知道她是从论坛上找到的答案,还是在服务区询问了游戏开发商的客服人员
“哥哥,我知道了”香香一脸兴奋的上了线:“这只是普通的沙漠绿洲,在沙漠中零星分布,是穿越沙漠道路上的休息点,并不是什么神秘的地方”
方志文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属将们自己不知道也就罢了,自己的这些将领,大多数都是从塞外胡族中起家的,怎么也不知道这个常识这回是丢人了
属将们其实都很无辜,从他们有记忆起,都是跟着主公南征北战,主公不知道的事情,他们就不知道了{///书友上传}
“原来如此啊还真是少见多怪了吩咐将士们就地扎营补充食水伯颜,派人绕着这个湖水转一圈,看看有没有别人也在这里扎营”
“嘻嘻,哥哥这里可真美啊,要是能到湖水里游泳就好了”香香看着那晶莹的湖水忽然蹦出了一句
“香香,现在可是冬天不冷么?”
“呵呵,哥哥,你没有注意么,那些湖面上飞的可是萤火虫,萤火虫生活的地方是不会寒冷的,所以呢,这里是一个dúlì的小环境,自然是不冷的”
香香不说方志文还没有注意,一说起来,方志文才觉得身上逐渐的燥热起来,看来身体终于对环境温度的变化反应过来了,方志文解除掉身上铠甲下面的皮衣,幸好是游戏,穿衣脱衣不用去除铠甲,很方便
“还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要是没有这样的休息场所,现在外暴风雪下面宿营,那可真够呛,不知道后面的乌桓人是不是正在享受暴风雪的洗礼?”
“哥哥,人家比你熟悉草原和大漠,而且他们还能找到向导,又怎么会不知道沙漠上有这些绿洲的存在呢?”
“呃.....”今天方志文状态不佳,频频被小丫头挤兑,不过方志文一点都不在意:“也是啊,你要游泳的话,等斥候检查完绿洲,然后你走远点去游泳,不过你会游泳么?”
“嘻嘻,哥哥真笨,湖水那么浅,就是去玩水啦”香香说完,驱马跑向湖边,跳下马来,脱了靴子光着脚在水边跑跑跳跳
这种行为若是让经常来往沙漠的商旅骑队见了,非闹起来不可,这些水可都是沙漠旅人的生命啊,他们爱护这些水就像爱护自己的眼珠子,就差将绿洲当作神明顶礼膜拜了,香香将脚泡进湖水里,那可是大罪
将士们很快的建立起营地,在草原上立营,不可能像小说里那样弄个木栅什么的围起来,而是树立起帐幕,围成一个一圈圈的梅花状营地就可以,帐幕之间留下几条路径,然后是在外围用地桩圈住马匹,至于防御,靠的是远放的斥候
将士们点起火堆准备烧烤马肉的时候,地面上忽然传来隐隐的震动,这是马队奔跑的声音,正当方志文与众将惊疑不定的时候,斥候已经赶过来汇报了
“主公,有一群野马正奔此处而来,估计一刻之后就会到达”
不用方志文招呼,香香早已跑了回来,方志文举目四顾,这个绿洲的范围是很大的,自己三四千人,不过占据了绿洲的一小片地盘而已,再看看绿洲周围的生长的牧草,方志文忽然明白了,这些野马到底是如何过冬的,很可能这些野马就不断的在这些绿洲中游荡,从而度过严寒的冬季
只是为何那些胡族人却不会占据这些绿洲来过冬呢?这里面恐怕还有什么讲究
其实任何一个生活在大漠边缘的牧民,或者经常来往与大漠的商旅都知道,这些个绿洲的产出是很有限的,一个小部族在绿洲过冬也许是可行的,问题是,既然小部族能来,大部族没有理由不能来,如此一来,这些绿洲就剩下一个被破坏的结局
所以为了保护这些天神赐下的珍贵所在,大漠周围生活的胡族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救命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到沙漠绿洲过冬,还有就是,在绿洲里面不允许战斗,换而言之,这里是安全区,不能长期驻扎
“确定是野马群而不是部队?”
“确定”宇文伯颜也从另一个方向奔了过来,显然,从别的方向上,斥候也传来了消息
“派两个百人队,在营地两侧jǐng戒别让野马冲进了咱们的营地,还有,我听说冬季草原上的野狼有时会围捕马群,注意一下这群野马后面有没有尾巴”
“诺”宇文伯颜赶忙下去安排人手至于野马群后面有没有尾巴,宇文伯颜早就打发了斥候前去观察,他到不是担心野狼群,而是担心有胡族的部队在后面,虽然这种天气里应该不会有部队行动,不过世事无绝对,小心驶得万年船,特别是作为主公的近卫将领一切都要小心再小心
很快,隆隆的蹄声就奔近了一匹匹五颜六sè的野马仿如从虚空中奔跑出来,鱼贯的跃入了安详的绿洲震得湖水都颤抖了起来,将水面上的倒影打碎,变成了一片银sè的鳞光
野马一奔进绿洲,就发现了有人类在绿洲扎营,带头的马儿头一偏,忽然改变了前行的方向,向着湖的另一边跑去,紧随其后的野马们立刻偏转了身体,跟着改变方向,那灵活彪悍的样子显示出一种野xìng的美感
“主公,那头马不简单,可能是名驹,我们......”
宇文伯颜的眼神不差,草原上的儿郎,对马好坏有种几乎直觉的本能,当然了,会相马的也不在少数,方志文手下的属将里,就有相马特长的人
方志文自然也喜欢好马,但是名马跟名将一样,都是很难得的,这个年代,一匹好马就像现代一部装甲战车一样,绝对能大大的提升武将的能力,方志文评价武将的时候曾经说过,除了格斗能力,武将应该具备远程打击能力,以及高的骑术,而名马,就是高骑术的基础,否则你骑术再高,碰到对手有一匹AI高的名马,那差距,不是靠骑术能弥补的
“哦,你也注意到了,让马汉偷偷去看看,如果真的是好马的话,想办法抓了”
晚餐还是抹了盐巴的烤马肉,为了节省谷物给战马吃,方志文下令所有的士兵只能吃肉,幸好游戏里没有维生素平衡这些东西,否则这样吃很容易生病的,而且底层士兵基本上没什么AI,所以也不会抗议天天吃马肉,反正吃饱了jīng力体力回复满了,他们就不会降低士气
等方志文吃过了晚餐,有相马属xìng的马汉已经回来了
“回禀主公,那匹头马有九成可能是名马,那匹马浑身雪白,唯有脸上和四蹄是黑sè的毛发,头面方圆,眉高眼大,筋肉峻削,膝圆蹄壮,刚才属下正好看到它小便,居然抬起一只后腿,像雄犬那样,这都是名马的特征”
方志文闻言眼睛一亮,终于见到了一匹名马啊
实际上方志文看到的名马并不少,比如上次见到吕布的时候,他骑得那匹踏雪就是名马,不过那匹马算是入门级的名马,还有在洛阳也看到了几匹名马,不过那也都是有主的,这个时代名马用钱是买不到的
名马之于武将,那就是一条命,所以再多的钱,都很难让人放手,在草原上的那些牛人手里,偶尔也能看到几匹名马,像蹋顿之流肯定是有好马的,不过好极也有限,不然,他早就追上方志文,不用像现在这样骑虎难下的跟在后面了
“身若白犬,黑头,见之则飞”香香看着面前别人看不见的内部论坛,摇头晃脑的说着,念到这里停了一下,看了一眼周围疑惑的眼神,得意的接着念到:“是为天马”
方志文翻了个白眼,神话传说啊还见之则飞呢?
“呵呵,大小姐说的是传说,属下说的是相马的原则,从这马的形貌看,多数是名马盗骊”(未完待续)
第一百六十五章名马盗骊
【票票自动增加中,背后默默出力的各位大大,谢谢了】
英雄传说中有多少种名马?答案是不知道,估计会有很多很多
盗骊,这个名字有些怪,其出处来自《水经注》:湖水出桃林塞之夸父山,其中多野马造父于此得骅骝、绿耳、盗骊、骐骥、纤离乘以献周穆王,使之驭以见西王母
所谓的盗骊,据说‘盗’就是浅的意思,‘骊’则是黑sè,也就是浅黑sè的马,当然了这种说法不一定是真的,否则马汉也不会说这匹浑身白sè,只有脑门子和马蹄是黑sè的马叫做盗骊
按照马汉的说法,白底黑斑的名马,都可以叫做盗骊,盗骊的意思是:有部分黑sè的马
这个很牛气很神秘的名字,解释开来却这么俗气,所有有些的东西不能深究,反正盗骊这个名字看上去挺神秘、挺牛掰就好了
闲话休提,不管这个名字如何,那匹在这暴雪的夜晚相遇的头马,到底是不是名马,可要抓住之后才知道
方志文没有打扰士兵休息,而是动用了所有的将校,这四千部队里,可是有着四十位将校,加上方志文自己的属将亲卫小队,足足有将近七十名将领,围捕一匹野马应该足够了
这七十个将领,分成几个小队,从绿洲外面的暴风雪中绕行过去,不得不说这群野马的运气真的不怎么好,为了躲避暴雪跑进了这个有人类驻扎的绿洲,还被人类看上了它们的头领,惨的是,现在这个环境对野马非常不利,却十分有利人类的偷袭
当那匹疑似盗骊的名马,发现自己族群的外围不知何时已经被人类给围住了顿时长声嘶鸣了起来,马群仿佛接受到了命令,朝着一个方向轰然奔跑,这个架势跟骑兵冲锋没什么不同,不过这几千匹马的马背上,可不会shè出致命的箭矢也没有危险的刀枪
而且野马其实是很胆小的,见到骑在战马上的人类手里拿着的明晃晃的刀枪,都会不自觉的避了开去,偶尔有不长眼的野马,也会被三三两两分组站位的武将们用战技轰杀即使没有伤及要害,但是摔倒的马匹被后面野马的踩也踩死了
名马盗骊在传说中xìng子狂野,而且非常的骄傲,所以,盗骊选择的方向其实正是方志文所在的方向野马很灵xìng,谁的实力强它们是能够感觉到的
方志文的噬魂铁矛在马匹的正前方轻轻的颤抖,幽蓝的光芒在明亮的月光下显得分外的诡异,正前方不到二十步的地方,一匹被方志文shè倒的野马挡住了道路被野马头领驱赶着向方志文冲来的野马群,仿如碰到了礁石的流水,纷纷从方志文的两侧绕行而过狂奔而去的野马群,挟雷带电一般,从近在咫尺的地方奔过,有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很是刺激这跟骑兵冲阵的时候不同,冲阵的时候注意力都集中在前方,集中在手里的刀枪上,集中在对面快冲过来的对手身上,很少人会注意身边的声响和动静
本来,那匹盗骊也可以借助野马过境的混乱,夹杂在马群中趁机溜走,如果这些野马就这么跑进风雪中,方志文也是拿它们没有办法的,不过这个盗骊非常的骄傲,见自己的同伴没有冲倒那名带头的人类,它自己则如同一道白sè的电芒一般,奔着方志文直冲过来
方志文还是第一次面对具有AI的名马,见那名马仿佛名将一般,居然想要跟自己单挑,方志文挥了挥手,示意身旁的宇文伯颜和马汉不要插手,方志文则死死的盯着两百步外正疾驰而来的骏马,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在方志文的视线里,这匹眼睛黑黑大大的,眼神里满是挑衅和狂野意味的野马,跑得并不是一条直线,而是忽左忽右,方志文很难判断在交错的一瞬间,这匹聪明的野马会从自己左边还是右边穿过,不过看不出来却可以限制它的路线,方志文很简单的将长矛摆在了顺手的右手侧,这样的话,盗骊只能从自己的左侧通过
同样的,方志文这么做等于放过了用长矛拦截盗骊的机会,百步的距离在盗骊的蹄下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方志文不由得感慨不已,这名马的度真的是够快啊
方志文的长矛根本没有时间回收,一人一马四目相对,方志文能从那野马的眼神里,看到十分的得意和不屑
方志文没有多想,左手用力一按马背整个人已经腾空而起,仿佛想要趁机翻跨到错身而过的野马身上去,不过从度和角度上看,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野马在错身而过的瞬间,身体用力的一侧,狠狠的撞到了方志文的坐骑身上,那匹乌黑的鲜卑马被一家伙撞飞了出去,这里固然有方志文的马没有跑起来,所以冲撞的时候有些吃亏的因素,但是,也不能抹杀盗骊强悍的体能和巨大的撞击力,以及对撞击角度和时间的把握
如果方志文还在马背上,这一下子就会被撞倒在地,被后面的狂奔的野马踩踏而过,不死也得掉层皮,已经闪到一侧的宇文伯颜和马汉,还有稍远处的香香,看得直抹冷汗,想不到这匹野马静狂野至此
只是事实就是事实,没有‘如果’,方志文人在空中,长矛横扫,借助长矛旋转,人也跟着旋了过来,在盗骊错身的一霎那,方志文手里的黑sè长矛已经脱手而出,带着尖锐的啸叫声直奔盗骊的后腿而去
盗骊的后脑勺没长眼睛,但是,马匹的眼睛视野比人的要开阔,微微的侧头,盗骊已经看见了自己身后袭来的长矛,在急的奔驰中,盗骊轻轻的一个小跳,仿佛横移一样,神乎其技的躲开了方志文的回马枪
不过没等它眼神里闪现出得意,方志文手里已经出现了一张黑sè的大弓,方志文身在半空,直接拉弓便shè,刺眼的红sè异芒一闪而逝穿过了盗骊的身影,直接飞向前面的一匹灰sè的野马没等那野马感到疼痛而嘶鸣便轰然爆开,将那野马炸的四分五裂
方志文根本就不管自己的技能有没有命中,手里的黑sè羽箭再次一闪而逝,不过这次没有用流火技能,而是用的浮空箭
连续的两次横移,盗骊已经是四蹄腾空的状态,想要再做出反应已经很难了,但是盗骊还是用力的扭动身体避开了那只无声无息,甚至根本就看不见的羽箭只是,已经腾空并失去了重心的盗骊,再也躲不开方志文最后的一记普通的shè击
方志文的羽箭准确的shè入了盗骊的后腿关节,三只腿的马能跑么?答案是不能
巨大的惯xìng,被别住的关节失去重心的身体,这对骄傲的盗骊来说,绝对是一个灾难用连滚带爬来形容最为恰当,盗骊摔得很难看,当然,别在关节的箭矢已经断裂,同时也给盗骊带来了巨大的疼痛,翻滚的身体撞倒了几匹野马之后停了下来,这是一次惨烈的交通事故
等这匹野xìng而又骄傲的野马晃着脑袋睁开眼睛的时候,它大大的眼珠子前面,正被一支尖锐的,闪着幽蓝光芒的长矛顶着
与那对矛尖后面冰冷的眼神对视了一会,盗骊颓然的放松了颈部肌肉,整个脑袋完全放松,躺在了草地上
‘叮,恭喜你俘获名马‘盗骊’,您可以使用包裹内的马牌收起俘获的战马’
野马群似乎安静了一下,随后轰隆隆的沿着方志文的属将们让开的道路,顺着湖岸跑去,似乎没有重冲进风雪的打算,至于此刻正在奋力从地上挣扎着企图站起来的前任首领,已经转眼就被遗忘了
方志文收起手里的噬魂铁矛,来到盗骊后退的位置,用手按住不断乱动的马腿,盗骊立刻安静了下来,方志文握紧了已经断裂的黑sè箭杆,猛地一用力,盗骊抽搐了一下,扬了扬脖子,似乎想伸过脑袋了看看自己的伤处
方志文满意的看了看盗骊壮硕的身躯,退开了两步,盗骊猛地一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恨恨的看了看在远处悠闲的吃草的族群,伸长脖子大声的嘶鸣了一声,然后抖了抖脖子,用力的喷了个响鼻,一副不屑的神情,让香香看得咯咯直笑
盗骊乖乖的走到方志文身边,方志文伸手摸了摸盗骊低下的头脸,盗骊额头上的黑斑颜sè很深,仿佛油墨一样,与它身上雪白的毛发形成鲜明的对比,而它的眼珠近看则是红褐sè的,看起来显得特别诡异和野xìng
香香啪嗒啪嗒的跑过来,伸手就想抱抱盗骊的脑袋,盗骊不满的一仰脖子,龇着牙低声的嘶鸣了一声,仿佛一种恶意的嘲笑和威胁,看起来傲气十足
“哼”香香小脸一扬,怒视着盗骊道:“你的主人是我亲哥哥,我也算你半个主人,你敢给我脸sè看,我让哥哥收拾你”
盗骊无奈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好笑的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盗骊见状,只好老实的低下头来,无奈的让香香软软的小手开心的抚摸着它的脑袋,香香高兴的掏出一把黑豆,递到盗骊的面前:“乖哦姐姐给你吃好吃的对了,哥哥,它叫什么名字?”
“呃,原本就叫盗骊,不过这个应该是通用的名字,我看看能不能改?还真可以,要不叫小白?摇头?就是不喜欢?那小黑?也不喜欢......”
“哥哥那都是什么名字啊不如叫......叫,它是大雪之夜与哥哥你相遇的,叫雪夜”
雪夜属xìng:
度:65
体力:200000
负重:600
耐力:1200
特殊属xìng:对部队度加成10%,战场脱离几率提升
技能:横移22级,小范围横向移动,移动距离2.2尺,威压30级,对同类产生威吓,疾25级,十息内提升25%冲刺度(未完待续)
第一百六十六章朱七与刘虞的交易
第一百六十六章朱七与刘虞的交易
当方志文与雪夜相逢于暴雪中的绿洲时,在遥远的蓟县,刘虞的州牧府中,朱七公子与甄二公子一起拜访了刘伯安。
安排在夜晚来拜见这位幽州名义上的老大,并非是朱七公子的主意,而是刘虞的幕僚程绪约定的时间,或许,这也代表着刘虞的想法。
至于一起出现的甄二公子,是甄二公子主动提出来想要与朱七公子一起拜会刘虞,对这个要求朱七公子自然是欢迎的,至于刘虞,不同意的话甄二公子也进不来州牧府的大门。
最近刘虞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公孙瓒果然乖乖的到渔阳郡任职了,虽然他在辽东郡还留了个尾巴,不过刘虞并不是很担心,一旦昌黎郡和右北平被控制住,公孙瓒的军队被割断两地,对公孙瓒来说绝对是弊大于利的。
另外,阎柔与张纯的动作都很快,已经基本上能掌握住右北平和辽西郡的地盘,昌黎郡的异人果然也很配合的上钩了。
这一切说起来还都是出于方志文的启发,说起这个方志文,刘虞的心里是很复杂的,一方面,他不大喜欢这个扮猪吃老虎的军汉,另一方面,又不得不佩服这个家伙的聪明大胆,据说他现在已经在草原上与蹋顿杠上了,这对刘虞来说,也是一个好事,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对刘虞都不是一件坏事,或者是,不会更坏!
若是方志文在草原上大胜,那么方志文的势力增长这是肯定的,但是同样,他的目光也会放在草原上,而且,更要防备比乌桓强大的多的鲜卑人,以及乌桓人残余的势力,到时候,恐怕他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再来关注幽州南部的事情了。
如果方志文败了,那么自不必说,受到削弱的方志文会与乌桓人攻守异势,到时候他忙着对付乌桓人,哪里还能管南边的事情。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