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44部分

,或许她不喜欢本.....在下,而我也需要跟下属商量一下。这毕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想甄公子能理解?”
方志文结结巴巴的说着说着,终于理顺了思路,不管如何,先来个缓兵之计,其实如果双方都愿意,联姻并不一定不好,至少,双方有婚姻基础,有维系婚姻的动力,而且,在方志文的印象中,当然还是觉得原住民的女孩比较可爱,唯一不爽的是,这个女孩也许只是dúlì的虚拟智能而已,没有属于自己的灵魂?
可是灵魂又是什么呢?现在原住民有自己的三观,有自己的选择,也有自己的坚持和抗拒,甚至有自己的爱憎,这样还不能算是灵魂么?
有时候,方志文也糊涂了,不过玩家都能接受娶个N,似乎作为N的自己更应该接受,只是心里总是有点别扭的感觉,也许是因为甄二公子的原因,一个跟他长得一样的女孩,如果两人站一起,那是什么感觉啊!?
甄二公子略微低下头,似乎在思考,又似乎在平复自己的心情,等他抬起头的时候,脸已经没有那么红了,不过脸颊还有两坨淡淡的红霞。
“这事就按照大人的说法,我先回去问问妹妹的想法,但是一旦我问出了口,并且妹妹答应了下来,大人就一定要接受啊!不然,让我妹妹情何以堪?”
志文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话反而将自己给套牢了,他刚才说的顺溜,却忘记了古时女子重名节这点,万一人家甄姜满心欢喜的答应了嫁给方志文,方志文反倒拒绝了,甄姜还怎么做人?甄家的脸面有该怎么办?
这还真是一个麻烦事啊!
“要不,等我先跟属下商量一下,然后再决定是否征求令妹的意思,这样如何?”
甄二公子的脸沉了下来,方志文这话就有些推脱之嫌了,不过甄二公子也没有再行相逼,毕竟这个事情是两厢情愿的事,如果是逼出来的,倒时候倒霉的还是自己的妹妹。
方志文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甄二公子,早知道在甄二公子一提起这个话题,方志文就应该干脆的拒绝,方志文都觉得自己有些无耻了。不过,一个良心太好,顾忌太多的主公,恐怕也成不了事,说到底,方志文所作所为还是要贯彻自己的意志,如果不能实现自己的意志,那么他所做的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只有角落里的计时水漏发出轻微的流水声,潺潺而过的,仿佛是两人略显纷乱的思绪在发出响声。
“甄公子,我是认真的,并非是推脱,所谓的联姻不但是男欢女爱,这里面还牵扯到两个势力之间的合作与妥协,这事肯定不能由我一个人说了算,你那边我相信也是一样的,在征求令妹的意见之前,我想,我们双方都需要先征求家人属下的意见。说老实话,窈窕淑女谁不喜欢呢?我也没有理由向外推,只是觉得这事很突然,一时间无法接受,特别是对待自己将来的妻子,不应该更加慎重一些么?”
方志文觉得没有必要将好事弄成了坏事,特别是现在甄家的势力对于密云塞虽然说不不可或离,但也是相当重要,没有道理为了自己心里的一点不甘就弄僵了两家的关系,更何况,方志文对于传闻中的甄家美女难道就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甚至,娶了甄姜,甄宓可就是自己的小姨子了。
因此,方志文想了想,还是从原则同意了cāo作这个事情,当然了,首先要双方的势力内部能接受,再征求甄姜本人的意见,方志文毕竟是现代人的灵魂,不希望娶个别别扭扭的妻子。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九章战云密布
【继续,努力、奋力、费力的求个票哈】
甄二公子眼神一亮,明白了方志文所要表达的意思,特别是他话里对娶妻一事的尊重和郑重,这让他心里舒服了许多,静下心来仔细一想,方志文说得确实很有道理,于是抬起头笑了笑,不知道是不好意思还是别的原因,甄二公子的脸颊又有些红晕,清澈的眼神看着方志文点头道:“那就依大人的意思,我这次回家就征求家父与族老的意见,在此之前,请大人尽快与属下商量一下,我就等着大人的好消息了**泡!书*”
方志文再次躲开了甄二公子的眼神,特别是在听到甄姜的样子长得跟甄二公子很相似之后,方志文加的不敢多看甄二公子那张秀美的有些过分的面庞,一个不小心将他想像城甄姜,露出什么不好的神sè那就太丢人了
“甄公子安心,这事明天我就会问清楚他们的意见”
甄二公子放心的呼了口气,在他看来,现在甄家与密云的合作正是天作之合,对双方都很重要,此刻提出联姻,双方势力都应该是支持的,如果真有障碍,那么也是来自于方志文自己,因为甄二公子觉得,方志文实在是一个不大一样的主公,似乎他不是那么现实的人,很多时候,他都会在乎感受,包括下属的感受
这样一个忽然而来的,带着一点强迫xìng质,还有一些交易xìng质的联姻,或许很难一下子就让方志文接受,而作为始作俑者的甄二公子,是已经仔仔细细的考虑了一段时间的,现在看到方志文这么短的时间能明确的作出表态,甄二公子已经很满意了
甄二公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向方志文告退,走了两步,忽然回头妩媚的笑了笑道:“大人,我妹妹可是既漂亮又能干,你一定不会后悔的呵呵”
方志文被甄二公子的媚笑晃得有些发晕,等他回过神来甄二公子的人早就消失不见了方志文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男人真是妖孽啊不过甄姜的容貌若真的跟他很相似,那绝对是一个传说级别的大美女,有些让人期待啊
可是,这事......
方志文很想现在就找人商量一下,不过貌似大家都休息了,而且,自己的那些个下属,能有什么好主意每次劫掠了草原部族之后这些家伙一定将最美的女人送到自己面前,只不过那些草原美女实在没有特别出sè的,所以都被他赏给了下属,身边一个都没有留,但是这样的行为也代表了他们对女xìng的态度{///书友上传}
若是自己要娶妻他们除了叫好根本就不会有别的意见,甚至自己说想要娶大汉公主,估计他们也会觉得理所当然然后立马开始策划怎么才能将公主抢来,所以方志文心里能商量这个事情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李雪音,另一个是田畴
方志文的心里有些乱糟糟的,既然静不下心来,只好拿出噬魂铁矛狂舞了一个时辰,满身大汗之后,似乎心里的情绪也安静了下来
方志文将刚才与甄二公子之间的对话,和自己的想法,仔仔细细的写了一大张纸,拜托那只苗条的鸽子给李雪音送去,看看鸽子脚下的那个巨大的信筒,方志文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
第二天早上,当方志文召集了部属将想要与甄家联姻的事情一说,果然开心起哄的人占了大多数,还没等方志文说话,大家都计划着什么时候迎亲,该用什么样的规格,到时候的酒宴用什么酒,闹洞房该怎么闹
这都成了什么了
香香的表现很奇怪,刚一听到这个消息她的小嘴张着,一脸的惊鄂,愣了好半天,才将表情换成了恍然大悟状,然后转着眼珠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不时的露出奇怪的笑容,最后归结为一个十分兴奋和高兴的神情,与那些武将一起,挥舞着小拳头兴奋的喊着:“结婚,结婚”
至于田畴,则一本正经的拱手道贺:“恭喜主公此事甚好,一来可以稳固与甄家的关系,获得甄家的全力支援,二来可以给其他犹豫不决的商人、世家吃一个定心丸,再者,主公无后可是大忌,所以主公成婚乃是大好事”
“这么说你是赞成的了?要知道一旦与甄家联姻,甄家的势力就会在密云城迅的滋长起来,你们这些元老不会觉得权力被分走了”
方志文有些促狭的看着田畴问道,对于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心腹干将,方志文向来是不会隐藏什么的,田畴也不会认为这是主公的试探,因为主公根本就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
“主公不是说过么,中下层的多极化才是一个势力稳定的关键,权力这个东西,并非越多越好,畴也怕功高震主呢”
“切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就将你封到天边去,自己爱干嘛就干嘛”
“呵呵,多谢主公赏赐,我喜欢东边,到时候主公就将我分到东边去”
“别人都喜欢西边,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你怎么喜欢东边?”
“自从主公说了海上的事情之后,我就想到海边去看看”
方志文深深的看了田畴一眼,笑着答道:“肯定有机会的”
一个重要的议事会议,变成了像菜市场一样热闹非凡的婚礼习俗讨论会,有香香在里面煽风点火,场面是热闹非常,方志文也颇为无奈,但是大家的态度方志文算是明白了
事情似乎解决了,方志文的心里有点不知道啥滋味的感觉,让方志文纠结的是,自己给李雪音写了一封长长的飞鸽传书,在忐忑的等待了整整一夜之后,天亮了才收到李雪音的回信,而让他郁闷不已的是李雪音的回信很简单,居然只有一个字‘哦’
方志文冥思苦想想了半天,也不明白李雪音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自己的智商忽然下降了?方志文又不好意思继续追问,既然李雪音这次只写了一个字再问的话恐怕连一个字都没有了
虽然始终不的明白这个‘哦’代表了什么深刻的意思,但是至少李雪音应该是不反对这个事情的或许她的意思是没啥意见,至少她明白,如果不是方志文有这个意思,甄家也不可能将甄姜硬塞给他
既然现在属下们的意思也都是赞成的,呃,至少没有反对的,方志文也不再犹豫,联姻就联姻
甄二公子得到方志文肯定的答复自然是十分的开心,看着甄二公子兴奋的样子方志文甚至有些怀疑,这个甄姜妹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甄二公子将她嫁出去了难道就能让他这么兴奋,甚至有种送走了灾星一般的感觉
虽然甄二公子的意思挺急切,不过这事至少得明年开chūn之后才行了因为,方志文现在要出塞准备拉开光和四年的秋冬攻势的大幕了
..................................................
方志文带着八千骑兵,出塞后没有急着向北进攻蹋顿的地盘而是先向西,冲着楼班的地界而去李元志则带着四千部队,从岭西寨出发,沿着沼泽和沙漠向西运动,然后在折向南方,监视并牵制鲜卑人的兵力
折罗带着四千骑兵,在濡水以东游弋,一方面觊觎着濡水两岸的乌桓部族,另一方面,也牵制着蹋顿的五万部队,给赵龙的部队,以及玩家渗透出关的小股部队尽量创造出有利的环境,同时,也准备接应赵龙掳掠的收获
秋天的草原一片金黄sè,站在山坡高出,仰头能看到辽远的天空上飘荡的朵朵白云,低头能看到在草原上游动的白云黄云,嗅着那久违的味道,方志文带着大队骑兵,隐匿行迹,从楼班与蹋顿接合部穿插而过,准备突袭丰宁营地的乌桓大型部族
金鹰这种战略道具是很稀少的,方志文在草原上纵横了两年,灭掉的草原胡族没有十万也有八万,整队的万人队都有好几队,但是,获取的金鹰一共的三只,所以,方志文才始终将部队分成三个部分在草原上活动,为的就是要充分的利用金鹰的能力,当然,也是要避免被携带金鹰的敌人为围杀
而且据李元志的情报分析表明,蹋顿手下的十员四阶武将,四名五阶武将,他本人是六阶武将,常备作战部队十万,奴兵八万,战时征召可得共四十万的作战部队,整个部族人口一百三十万占据的地盘东到昌黎西部,北到濡水北岸数百里,南至右北平卢龙塞,西到上谷以北的草原,占地面积巨大,相对来说,人口分布非常的稀疏
其实这也是游牧民族的固有特点决定的,大批的牛羊,是不可能聚集在一起放牧的,尽管蹋顿也想尽量将人口和部队聚集起来,抵御越来越猖獗的汉人马贼,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密云城塞的升级,让蹋顿意识到,整个密云的战略斗争,开始向着汉人倾斜了,密云城塞挡道而立,密云以南就会成为汉人出击草原的大本营,越来越多的汉人和异人军队,开始扫荡密云要塞以北的密云山区,蹋顿知道,决定生死的战斗就要开始了,除非他现在就壮士断腕,大举向北迁移,甚至投向鲜卑,否则,就只能跟汉人死磕,用手里的刀剑来决定双方的命运
蹋顿不甘心他的大乌桓梦想眼看着一步步的接近,却忽然杀出个密云要塞的方志文,毫不留情的将他的美梦粉碎,他真的不甘心,无论如何,他都要争一争,哪怕撞的头破血流,哪怕赌上整个乌桓族的未来(未完待续)
第一百六十章大战序幕
【感谢‘ygr5917’‘fbgy’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还有‘白雲飛仙’大大的更新票。以及,以及各位手里的各种票票,谢谢!】
蹋顿很清醒,他明白,在他的地盘里,那些神出鬼没的马贼多数都是汉人干的勾当,在濡水以东,更是有大队的汉军骑兵公然的出没,在外围策应那些钻进自己肚子里烧杀抢掠的马贼。
对付这些马贼不是没有办法,不管是速度还是战术,这些小股的汉人马贼都不是乌桓人的对手,只是,这些讨厌的苍蝇却是越打越强,从开始时非常容易被歼灭,到现在,他们即使被咬住,也就是牺牲个五十或百人的小队,大部分却扬长而去。
汉人有多少人口?乌桓人又有多少人口?蹋顿耗不起,他明白,想要彻底消灭掉在乌桓草原出没的马贼,就必选先灭掉在外围游荡的大队汉军,因为那些汉军牵扯了过多的乌桓jīng锐部队,导致内部空虚,才给了那些马贼可趁之机。
夜幕再次降临,濡水以北两百里左右,一队几千人的部队正在缓缓的行军,因为是黑夜,所以速度不可能快得起来,更何况,他们的部队里还有大量的奴隶。
“将军,咱们赶得汇合的时间么?这次的两千多奴隶拖慢了脚步啊!”
被称作将军的人抬起头,赫然正是星光的会长大人赵龙,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喜欢了将军这个称呼。
“没事。赶天亮之前能汇合就行,反正交易能完成就好去后面问问,追着我们的乌桓大队有没有跟丢了。”
“将军莫非是想驱虎吞狼?可是没有了密云城的部队在外围牵制。我们的rì子恐怕也不好过?”
“切!你以为这些乌桓人真的能够威胁到密云城的部队?他们比我们更油滑,你用得着替他们担心!见势不对,他们不会跑么?”
明白了,原来将军是要让他们鸡飞蛋打。”
“嘿嘿.....当然了,不能我们辛苦他们捞好处,这些奴隶被乌桓人抢回去,我们还可以再去抢来卖一次,多好的生意啊!”
“将军英明!”
“少拍马屁。赶紧去盯紧部队,现在千万不能松懈,我们可是在敌人的肚子里,斥候一定要按时派出和收回。”
“是!将军。”
那年轻的将领拨转马头。踏拉拉的蹄声向队伍后方奔去,一边听到他那颇具异人特sè的喊话:“大家都ld住了,就快到目的地了,不能有任何松懈,这次任务完成。!。轮流休假一天。”
赵龙嘿嘿的笑了笑,侧头看了一眼身边跟自己并辔而行的老婆,她那有些僵硬的面容表明,此刻她是跟随状态。将近一个月的高强度战斗。星光行会的玩家的作息时间全都乱了,赵龙也是心疼老婆。这才趁着这点时间,将她哄下去休息一下。再过一个时辰,等到汇合密云城部队的时候,她就会回来了。
老实说,这种高强度的战斗生活确实很刺激,但是也真的很累人,如果说有人喜欢这样的生活,赵龙原本没有真正见识过这种生活的时候,恐怕是会相信的,但是现在,他绝对不相信会有人喜欢这样的生活,这种rì子根本就不是人过的。
赵龙回头看向星光下黝黑的草原,在后面看不见的地方,有一支大概一万两千人的jīng锐乌桓骑兵跟着他们,这是赵龙故意泄漏了行踪,让对方远远的跟了自己,赵龙实在是不甘心自己辛辛苦苦战斗之后,最大的好处却给密云城弄走,不得不说,他这么做有些意气用事,不过现代的年轻人都这样,不冲动就不叫年轻人了。
...................................................
漆黑的天边微微露出一抹青sè,那是阳光的先驱,透过大气的折shè,绕过了地球的曲率,投shè到了大草原的东方。
折罗坐在马,看着对面这对异人夫妻,那女子看去娇媚而不失英气,眼神中正平和,男子俊朗强壮,神sè有些狂傲,眼神里的侵略xìng极强,不过嘴角却有些邪魅油滑,这一对堪称是璧人,折罗也不由得暗暗点头。
交易进行得很顺利,不过是让奴隶排成几队,一路走过去,将人头点算清楚罢了,至于年纪大小,主公似乎并不在意,倒是星光行会还算是地道,交易给密云城的人口青壮老幼俱全,看去没有动什么手脚。
“怎么样,都清楚了?这位折罗将军,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交易了,用得着每次都一个个去数么?难道我们星光行会连这点信誉都没有?”
折罗面无表情的看了赵龙一眼,并没有接这个话,而是开口道:“还是跟以往一样吗?将银两交给贵会在密云城的代表手里?”
“是的,跟以往一样,嘿嘿。”
折罗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忽然远处一骑快马奔了过来,马的小将看了赵龙一眼,凑到折罗身边,低声的说了几句。
折罗撇了撇嘴,斜睨了赵龙夫妇一眼道:“十里外出现了大队的乌桓骑兵,看来是缀着你们的踪迹而来的,两位,有何打算啊?”
赵龙邪邪的笑了笑:“我们已经连续作战一个月了,兵无战心,我们还是先撤。”
谢颖彤瞄了自己的丈夫一眼,说实话,这次的行动谢颖彤觉得没什么意思,不过她也不反对,反正密云城与星光行会本就是竞争的关系,能给对方找点不自在。谢颖彤也觉得没什么不好,只要不撕破脸皮,这些事情根本就没什么。
当然了,实际能够给密云城带来的伤害也不大。最多也只不过恶心一下他们而已,说白了,有点孩子气。
折罗点头:“既然如此,两位请尽快带兵离开,我们要准备战斗了。”
“战斗?你们才四千人,后面可是足足有一万两千乌桓骑兵!你们真的有把握以少敌多?”
折罗冷冷的一笑问道:“你们怎么知道后面有一万两千人?难道你们早就知道后面有追兵?或者这些追兵就是你们故意引来的?”
赵龙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谢颖彤将脸一沉,郑重的说道:“折罗将军慎言。我夫君不过是猜测之言。”
折罗哈哈一笑:“好一个猜测,折罗服了!两位请尽快离开,如果有兴趣,也可以在远处观战。这点乌桓人,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
“土鸡瓦狗?我听说折罗将军原来就是蹋顿麾下的将领?这个土鸡瓦狗是不是......嘿嘿。”
赵龙这话有些过分了,谢颖彤有些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不过折罗似乎不以为意。
“吾乃大汉将官,对面的是乌桓叛贼。赵将军也请慎言!”
“哼!”赵龙冷哼一声,回头用力一挥马鞭:“我们走!”
折罗没有理会星光行会的人离去,而是迅速的发出命令,让一千骑兵护送着交易得来的奴隶先朝东再向北。绕过身后的小山坡,而折罗指挥着剩下的部队。迅速的在山坡正面挖下无数的鼹鼠洞,直到远处传来奔雷似的马蹄声。折罗才收拢部队,全部集中到了山坡面,准备一会儿向下冲击。
追击而来的,是蹋顿手下的大将甘夫,四阶弓骑将,手下有自己本部的一个万人队,还有周围收拢的被赵龙打散的部族散兵,加起来也有两千多人。
当他们追击到天亮,终于看到了敌人的时候,在他们面前的,已经不是马贼部队,而是三千幽州突骑兵,借助这微弱的晨光,甘夫手下的斥候发现,马蹄印在这里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朝西去,看那马蹄的痕迹,应该就是自己一直追击的那两千马贼部队,另一部分朝东去,马蹄比较乱,很可能是那些被掳走的族人,至于最后的一部分,自然就是傲立在对面坡地的骑队了。
甘夫只是稍稍的犹豫了一下,就下定了战斗的决心,与消灭马贼和抢回族人相比,消灭汉军更为重要,这点蹋顿早就在他们几个将领出发之前,就已经交代过了,所以,甘夫很快就将目标锁定在对面凝立不动的三千骑兵身。
“全体都有,准备全歼对面的三千骑兵,杜汗你带两千人从左侧绕击,拉克甘,你带那两千部族兵从右侧绕击,不要让他们跑了,但也不用硬冲,只要咬住就可以,明白么?”
“诺!”
“勇士们!准备冲阵!”
折罗稳稳的坐在马,这个山坡很长,足足有三里多长,折罗他们没有占据坡顶,而是在半坡一点的位置,看着敌军短暂的停顿之后,迅速的分成三队,准备包围吃掉自己的这三千部队。
隆隆的蹄声开始响起,铺天盖地的骑兵开始冲锋了,天边的青sè已经偷偷的变成了青白sè,一抹红sè的光线已经镶在天边那几片云朵下边,折罗微微的露出一个笑容,沉声喝道。
“稳住!稳住!持弓,准备反冲锋!”
甘夫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路紧紧的追击,对方却还有时间在山坡下面挖出了大片的鼹鼠洞,中路的冲锋顿时一片混乱,而山坡的黑sè骑兵却在这个时候,如同倒悬而下的洪流一般急冲而来,到了一百多步之外,那黑sè的洪流忽然转向东侧,同时,一大片遮挡了天光的箭雨倾覆而来,狠狠的拍击在被陷阱和倒下的战马阻挡了冲势的乌桓骑兵头。
‘嗤呜......!’
甘夫看了看距离,刚好在自己部队shè程之外,他知道,自己碰到了一个强悍的对手。
“举盾,防箭!”
“轰!”
‘呃....’
‘啊!...’
‘唏律律......’未完待续。。
第一百六十一章歼灭战
第一百六十一章歼灭战
折罗带领部队沿着山坡向东面疾驰,实际上他要重点打击的是东侧这支负责包抄的两千乌桓骑兵,至于西侧和正面的一万骑兵,有主公来收拾呢!赵龙还以为他的小把戏能让方志文鸡飞蛋打,谁知道方志文正好将计就计,想要吃掉蹋顿的一支jīng锐骑兵。
本来方志文打算偷袭丰宁营地的,但是发现了赵龙的企图之后,迅速赶到濡水以东布置陷阱,就是为了全歼这支蹋顿的嫡系部队。
一队在坡上,一队在坡下,两队骑兵并行向前,这一上一下就造成了shè程的差距,加上折罗的将领加成,突骑兵的shè程优势更加明显,基本上开始时候是明显的一边倒的屠杀,当两队的距离略微靠近了之后,折罗这边才开始出现零星的伤亡,但是交换比仍然是巨大的。
甘夫对包抄部队的‘咬住’命令,完全葬送了这只两千人的部队,事实上也说不清楚是谁咬住了谁,反正最后折罗占据着部队人数的优势,与对方武将交换了第三次武将技之后,终于挂掉了对方的带队武将,然后指挥部队彻底歼灭了这支偏师,大概的点算了一下,自己这边折损不到三百。
山坡的正面,正当甘夫花费了不少代价突破了陷阱地带,准备开始追击折罗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在山坡上又出现了一支同样的黑骑兵,数量似乎更多了,足足有五千以上,甘夫的心沉了下去。
没等他反应,山坡上的黑sè洪流再度爆发,甘夫嘴里发苦,他知道这次麻烦了,他的部队没有速度,而对方距离自己不到两里,又是居高临下。
方志文一马当先,刚一进入shè程,自己最拿手的必杀绝技流火便挟着一道红芒飞了出去,极速的特xìng让那红光显得特别的纤细,仿佛在视觉中产生的幻觉,而在目标甘夫的眼中,那一点红光却正在急速的放大。
甘夫几乎是依靠着身体的本能,急速的从马背上滚了下去,不过,那红芒本就是奔着他的坐骑头部而去,然后剧烈的爆炸,不但将他的战马炸的无影无踪,连周围的亲卫和身后的大旗都不见了踪影。
“敌将已死!冲啊!”
“轰击!”
“箭雨!”
“斩将!”
“换枪!锥形阵起,冲阵!”
乌桓人的战马刚刚起步,根本没有什么阵势,加上听到对面的敌军高喊敌将以死,不由得向主将的大旗看去,却发现战场上根本找不到帅旗了!这下子就更惊慌了,本来士气就已经大降,帅旗不见了更加打击乌桓人的士气,加上铺天盖地飞来的箭矢和技能,轰然爆炸的恐怖情景,乌桓战士的心在动摇。
方志文充当锥形阵的尖端,用一个轰击技能开道,手里的噬魂铁矛发出尖锐的啸叫声,仿佛真的能噬魂夺魄一般,真正的是当着披靡。
黑sè的三角阵型,将乌桓人稀疏的骑兵阵轻松的撕扯开来,方志文直冲到被自己shè落马下的甘夫身前,失去了战马的甘夫只来的及抽出弯刀,就被方志文的铁矛一记刺击轰飞,滚落在不远处,没等他站起来,无数的铁蹄已经滚滚而过。
或许甘夫可以称为最悲催的四阶武将,居然是被马踩死的!
在无坚不摧的骑兵锥形阵面前,即使强如吕布这样的牛人,也不敢说自己能以一当千,何况一个没有听过名字的四阶将领,而且倒在方志文的幽州突骑兵马蹄下的绝不止甘夫一个人,以后,也许还有更多。
方志文的锥形阵破阵而出,随后如同张开的双翼,两边一分,骑兵手上重新换出弓箭,开始绕着已经散乱的乌桓部队飞shè,折罗此时也从东侧绕回了山坡上方,沿着半坡开始shè杀shè程内的每一个乌桓骑兵。
不久,慕容方也解决了西侧的包抄部队,四支黑sè的游龙在广阔的战场上游弋觅食,在二十里之外,借助着金鹰的视线,赵龙长长的叹了口气。
“又被算计了!”
谢颖彤微微的笑了笑:“你又没有损失,乌桓人吃了亏,就更恨方志文,这是好事。”
赵龙苦着脸道:“可是我心里就是不舒服啊!这个方志文实在是太狡猾了,居然算到了我要算计他。”
“嘻嘻,当然不是了,是他们在草原上的情报系统在起作用,毕竟他已经在草原上经营了两年,根基怎么都比我们深厚,而且他还占着原住民的优势,这点不服不行。”
赵龙抿了抿嘴,有些羡慕的说道:“倒也是,说老实话,刚才的场面真是jīng彩,一个小小的坡地,居然被他利用成那样!这点不服也不行啊!”
“用兵之要在因地制宜,用兵之重在细节!”边上的战术参谋淡淡的说道。
............................................................
方志文在战场外围确实布置了小股部队,这是一种惯例或者习惯,一方面是防备被敌人突袭,另一方面自然是为了全歼对手准备的大网,但是这回,在外围的部队接到的命令却是不得阻截从战场里逃出的散兵,但是将领一定要予以击杀。
这场伏击战双方出动的部队人数将近两万五千,战斗持续了一个时辰才结束,一边安排损失小的部队打扫战场,一边开始重新整编部队,不久之后李shè虎的部队也到了,奴隶跟俘虏的乌桓骑兵都交给李shè虎,这些乌桓骑兵送进突骑兵训练营,还能训练成突骑兵,所以不能轻易的退伍。
而李shè虎带来的部队则立刻补充进参战的方志文、慕容方和折罗的部队中,迅速的整理了战利品和部队,李shè虎带着战利品和奴隶折返林西,而方志文则带着大部队向北走了一程,顺便清扫了李shè虎的痕迹之后,再次转道向西,朝着丰宁营地方向前进。
甘夫的大部队在濡水北部遭到伏击的消息是被逃出的散兵带回来的,蹋顿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不用蹋顿安排,前方的将领迅速的派出了支援部队,但是到达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时间已经过了午夜,环境已经刷新了。
根据最后的情报,甘夫很可能已经全军覆没,而这批伏击甘夫的汉军部队,已经向东北方向离开,目标可能是右北平东北部的部族,也可能是想要通过昌黎郡进行修整补给,不管怎样,向右北平增兵已经是必须的,这次被吃掉一个完整的jīng锐万人队,战事已经不再是小打小闹了,而是大战的序幕,蹋顿对这点非常肯定。
于是,一个带着金鹰的亲信将领,带着一支jīng锐的万人队和征兵手令前往右北平东部,在哪里的平泉和凌河营地,集结一个五万骑兵的机动部队,准备应对随时到来的大战。
蹋顿又通知右北平南部的濠山大营,北部的濡水大营,渔阳北的丰宁营地,卢龙北部的热河营地,做好征兵的准备,一旦过冬的牧草收集完成,立刻让部民朝这些个营地以及古柳镇营地集结,做好冬季防御作战的准备工作。
可惜,蹋顿的应对方法是很好的,只是动作稍微慢了一些,在他的通讯兵rì夜兼程赶往丰宁营地的时候,夜幕下的丰宁营地正陷入血与火的噩梦之中。
“伯颜你与我组锥形阵,反复凿击大营内部,不允许有大部队集结。子刚你带游击部队跟在我们后面,进一步打散任何企图集结的部队,shè杀手持武器的反抗者。志忠、折罗在营地外围游弋,截杀逃散的散兵。”
方志文看着已经被大部队凿穿了一次,四处燃起大火的乌桓营地,迅速的分派着任务,最外围有折罗的部队负责打援和扫清漏网之鱼,这边,方志文的一万两千骑兵要彻底清扫这个营地之中的两万乌桓骑兵。
虽然任务有些重,不过由于第一次的成功突袭,给乌桓人一次沉重的打击,而且由于营地的大帐被破,方志文虽然不知道是否击毙了主管丰宁营地的主将,但是到现在营地还没有像样的组织者,这已经充分的说明问题了。
没等惊慌失措的乌桓人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人来突袭,那些黑sè的幽灵仿如来敌地狱的魔鬼,挟着风雷之声再次扑进了四处大火的营地,展开了又一次残酷的杀戮。
由于光线的问题,除了方志文本人用长矛,他身后的锥形阵全部使用双手长刀,一丈长的长刀不用挥击,只要以一个角度横在马背上,靠着马匹的速度就可以杀人了,整个锥形阵的外围,仿佛一个电锯一样,扬起阵阵血腥的雨雾。
阵型内部的士兵则负责shè杀任何视线内出现的活人,方志文事前的命令是尽量的杀伤,一旦让这个营地的青壮整合起来,可是有超过五万的部队,加上原本两万守军,这对方志文的部队绝对是致命的威胁,所以必须大量的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这也注定了丰宁营地今夜将会血流成河。
黑sè的锥形阵如入无人之境,仿如魔鬼的战车,轰隆隆的在丰宁营地的帐篷之间穿梭往复,打散一切企图集结的人群,后面的小股游击部队则进一步进行补刀工作,火越烧越大,血越流越多,人越杀越少,云层遮挡了天上的半轮月光,天更加的黑了,营地却更加的亮了,只是,那里只剩下血红的土地和在那土地上、火光中游荡的黑sè魔鬼。
第一百六十二章紧追不舍
【严肃的求票,没票没jīng神】
丰宁营地的大火带来的直接反应是,丰宁周边放牧的部族连夜收拾四散逃跑,其实方志文也没有进一步劫掠丰宁营地周边的打算,在丰宁营地里,聚集了过十万人口,周边是有过三十万的牧民,蹋顿是不会放任丰宁营地被破而不做出反应的
就算蹋顿的反应会比较慢,如果丰宁周边的部族自发的组织起来,也一样能凑出数万骑兵部队,即使不是jīng锐骑兵,仅仅凭借数量的优势,就能够给方志文巨大的压力,万一被这些民兵咬住,甚至会给方志文带来覆灭的危险
还有西北边的鲜卑人,黑夜里的大火想必他们也看到了,鲜卑人会不会来捡便宜还不好说,但是方志文不能冒险,所以,在狠狠的捅了蹋顿一刀之后,方志文带着部队,押送着战利品和两万多奴隶连夜撤退了
一个过十万人的营地,还有两万部队驻守,居然最后只剩下两万多奴隶和两千俘虏,这个战况有多惨不言可知,所以当天亮之后匆匆赶到的乌桓骑兵看到现场的惨状之后,几乎要疯了
那一夜,侥幸逃出的牧民将方志文食肉饮血的黑魔外号传遍了整个草原,这两个字,能止胡族小二夜啼,能让草原勇士低头,能辟一切邪祟妄语,黑魔所至,血流成河胡族对方志文的名号是又恨又怕,带来的意外好处就是未来方志文与胡族作战中,被俘虏而投降的胡族战士越来越多
当蹋顿听到丰宁大营被方志文攻破,现在那里已经被烧成焦土,往rì繁盛的丰宁大营如同鬼域满目是残破焦黑的尸体,清清的濡水也被乌桓人的鲜血染红的情况之后,目呲yù裂
“追追到天边也要抓住他我要亲手撕了他”
蹋顿亲自带着五万jīng锐出马,走南路,直奔丰宁以西,在哪里,负责追踪方志文的一个乌桓万人队,正小心的咬在方志文的部队后面等待蹋顿的大部队到达,在此之前,他们是没有勇气去招惹凶名赫赫的方志文的
至于方志文为什么会被他们轻易的咬住,当然不是因为他有奴隶和俘虏的拖累而是方志文故意让乌桓人咬住自己的,在袭破丰宁营地的当夜,方志文就让段子刚带着四千人押送俘虏和奴隶向北过濡水,去汇合前来接应的李shè虎,而自己则带队向西并故意露出形迹,吸引乌桓追兵的目光,为段子刚的撤退打掩护泡-书_)
带着身后的尾巴,方志文朝西面前进避开鲜卑人的零星部落跑了两天,终于收到了段子刚发来的飞鸽传书他们两部已经安全的汇合,李shè虎在接收到了俘虏和战利品之后已经踏上了返回岭西寨的路程,而段子刚则请示接下来该如何行动
方志文想了想,决定让段子刚朝东去,在昌黎西部、右北平东部的接合部zìyóu行动,等待进一步的命令,方志文自己也准备加南下进入楼班的领地,利用楼班来摆脱身后的尾巴
但是还没等他下达转向的命令,一只到的信鸽带来的消息却让方志文犹豫了
蹋顿出击了
蹋顿率五万jīng锐乌桓骑兵,从古柳镇赶了过来,预计今天傍晚就会接近到一百里之内,这是个机会一个调虎离山的机会,如果方志文能够将蹋顿一直吸引在自己身后,那么再过半个月,大雪覆盖这片大草原的时候,乌桓蹋顿部族将会处于一个无主状态,这对于丰宁城的建立有着巨大的好处,至少能大量减少建城前期的战损,有利于丰宁城顺利建城
但是,危险也同样是巨大的,蹋顿是六阶弓骑将,带着五万jīng锐部队,方志文能不能在他们的围追堵截之下全身而退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方志文毕竟不是玩家,挂了就不一定能重再来,虽然林西镇的英灵殿就快要建成,但是方志文不敢肯定,所谓的重生,自己的灵魂还能不能单独的存在,或许会被智脑趁机抹杀也说不定,按照智脑的原则,不可控因素应该都予以抹杀才对
如果让慕容方或者折罗来担负这个艰巨的任务,因为他们的等阶差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