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40部分

,刚刚轻松下来的田畴顷刻间就被海量的工作给淹没了。
无奈之下。田畴只好向李雪音求救,幸好林西镇这段时间已经进入了三级城镇平稳期,加上田豫终于开始可以帮忙分担一些内政事务,李雪音干脆带了十名书吏来到密云要塞帮忙,在密云呆五天。然后在回林西呆三天,就这么两头跑,这才没让田畴直接累死。
至于刘虞派来监视密云要塞的孙谨。一来他本身的能力就比较有限,二来这家伙一直被边缘化,事实上也根本就不大肯出力帮忙,他是打算为刘虞尽忠的,所以,他不担心得罪密云城的方志文,大不了回去找刘虞就是了,现在就安心做个监视者,老老实实的将密云城的一举一动向刘虞回报就可以了。
当方志文在蓟县以南的河道边大战猛将张飞的时候,密云城接收人口的工作,以及交接物资和特殊人才的工作基本上进入了尾声。
随着第十七家玩家实力的入驻,在密云密道这个小小的山区里,已经先后出现了二十二个二级城镇,其中天下会、星光公会、战神、铁骑团、风云会都转移了两个二级镇,其他的公会则保持了一个二级镇。
而提前了一个月入驻的天下会的二级镇,已经差不多达到了升级的条件,但是受到协议的限制,在密云要塞正式升级为密云城之前,他们是不能升级三级镇的,所以天下会的人一方面加紧建设自己的城镇,一方面在催促着密云塞升级。
只不过,升级城市真的那么容易么?
“李姐,为何不能利用升级学舍和学院等级来提高文化值?这两种功能建筑上一级提升的时候,增加的文化值相当不错啊!?”
田畴口中的李姐就是李雪音,这个称呼自然是李雪音要求的,她不喜欢李城主的称呼,既显得陌生,又缺少了被历史名人叫姐姐的成就感,不过田畴倒是从善如流,反正李城主与李姐不过一字之差。
李雪音右手托着左手手肘,左手轻轻的托着自己的下巴,一边看着面前的城市建设面板,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这个只是我的推测,我觉得在三级城镇的情况下,应该会出现普通建筑的升级加成的瓶颈,在城镇没有提升到一级城市之前,一味的提高普通建筑的级别就能得到城市软指标提升,你不觉得这是个漏洞么?”
对啊!”
“你想想我们这次接收人口的事情,从集中运输,到分散运输,系统为我们制造了多少困难,即使我们想尽办法,也不过接收到了将将五成的人口,整整五十万人口就这么凭空蒸发了,你觉得系统会有这么大的漏洞给我利用么?”
“那为何不干脆禁止我们提升这些建筑的等级呢?”
“为何要禁止呢?系统的原则是没有妨碍秩序的行为不会禁止,你自己愿意去huā冤枉钱,去浪费自己的时间,系统才没那么好心来提醒你呢!”
李雪音自信的笑了笑,轻轻的歪了歪头,眼神忽然亮了起来。
“这样啊,但是现在我们的文化值陷入了瓶颈,即使是浪费钱,是不是也要尝试一下?”
“嘿嘿,你这个想法如果被志文知道了,肯定要收拾你一顿,现在他恨不得将每一个铜钱都换成粮食,你还敢浪费银子?”
李雪音回头,玩味的看着田畴,田畴看着李姐似笑非笑的眼神,不由得有些头皮发麻,想到主公上一封信里再三的强调储备粮食,田畴觉得,主公对于粮食渴求已经陷入了一种病态之中,所以对于李雪音的说法,田畴还是认同的。
“那怎么办?”
“呵呵,特殊建筑!我们必须在特殊建筑上打主意!”
“特殊建筑?那种特殊建筑?”
“刚才我看到了一条最新的提示,有个异人在城里开了一个古玩店!虽然只增加了十点文化值,但是,这个古玩店很有升级的潜力啊!”
“异人?古玩店?”
“对,异人,古玩店!开古玩店是需要特殊人才的,而这个特殊人才就是‘鉴定师”也就是说,我们城里来了一位异人鉴定师。”
“鉴定师?道具店和武器店,还有拍卖行不是都有这个职业的原住民和异人么?又不是什么出奇的职业。”
“这个你就不懂了,鉴定师是有分支的,比如武器店和道具店的鉴定师就不大一样,一个jīng于冶炼评定,另一个则是jīng擅器物分析,拍卖行里面的大概也是属于这两个范畴的鉴定师,而开古玩店的鉴定师,要博学,不但要jīng通琴棋书画,还要懂陶瓷、金石、钱币等等,更要jīng通历史,所以开古玩店的鉴定师都是博学者,你说,他们的潜力大不大?”
李雪音说得头头是道,其实这些知识来自与李雪音的爷爷,作为一个华夏的古文学者,对收藏的门道多多少少的是懂一些的,所以当李雪音看到新出现的这个古玩店的时候,就想到了这点,如果真的有一位博学者开了这个古玩店,那么将这个古玩店升级起来,并开始接收学徒之后,给城市带来的文化值一定是非常可观的。
“原来如此,这种鉴定师其实不逊于学者对么?”
“对,而且,城市里出现古玩店,城市的声望也有增加,还能加大对文士的吸引力,增加城市奢侈品税收等等,好处多多啊,绝对值得大力投资。”
田畴佩服的看了信心十足的李雪音一眼,自己跟李雪音在见识、统筹和魄力方面还是有相当差距的,这点不得不服,不过田畴清楚,自己还很年轻,只要抓紧时间学习,一定会有一飞冲天的那一天的。
田畴心下暗暗庆幸,有李雪音这样一个能力全面,又敢于任事的朋友,是主公的福气,自己能有这样一个亦师亦友的大姐,也是自己的福气。
“可是有一个问题,我们对古玩店进行投资,必须得先说服那个异人吧?”
李雪音深深的看了田畴一眼,郑重的说道:“对,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非你莫属了!”
田畴抽了抽嘴角,刚刚从心里涌起庆幸变成了不幸,每次碰到磨嘴皮的麻烦事,都会落到自己的头上,因为李雪音不方便出头lù面,在原住民中,女xìng的官员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阻力;而在异人面前,李雪音根本就不想lù面,因为不论是方志文还是她,都还不想让人知道,她现在在替方志文,替密云要塞工作。
苦着脸看了看李雪音,李雪音一脸的义正严词,田畴无奈的点了点头,李雪音的脸上如同chūn风化雨,瞬间就绽开了美丽的笑颜。
“这就对了,等志文回来,一定让他大大的奖励你!呵呵,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都到了家门口了,还磨磨蹭蹭的,难道被甄家的”
李雪音及时守住了脱口而出的话语,田畴低着头看着手里的交接清单,仿佛没有听到李雪音的话,李雪音偷偷的舒了口气,扭过头去继续看着不断刷新的城市管理界面,田畴偷偷的抬起头,看着李雪音窈窕的背影,无声的咧开嘴笑着。!。
第一百四十四章瘸脚的猛将
第一百四十四章瘸脚的猛将
‘阿嚏!’方志文用力的打了个喷嚏,揉了揉痒痒的鼻子,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流感这种东西也被智脑弄进游戏来了?真是够猥琐的!
香香与林老头奇怪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无奈的摇了摇头,香香与林老头对视了一眼,都有些不得要领,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两人不约而同的互相怒视了一眼,从鼻孔里喷出同样一个助词‘哼’,然后同时扭开了脸。
甄二公子轻笑着摇了摇头,顺道扫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权当没有看到,而跟在甄二公子背后的小宁,则掩着嘴像个小姑娘似的笑着,真的是有其主就有其仆么!
香香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顶宽檐的大竹笠,竹笠边沿有黑sè的薄纱围着,真是遮阳的妙品,配上香香身上的束腰襦裙,还颇有些侠女的样子,甄二公子看得眼神一亮,微微的瞄了方志文一眼,略微遗憾的咂了咂嘴。
林老头的眼里则全是**裸的羡慕妒嫉恨!早知道在城镇里自己也买一顶了,现在的太阳真的很毒啊!
不知道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还是想要打发旅途的寂寞,林老头踢了踢马腹,催马赶上方志文,与他并肩而行,侧头笑嘻嘻的问道:“方太守,张飞勇武难当,您竟然能取得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真是让人吃惊啊!”
方志文侧过脸,认真的打量着林老头,然后一本正经的问道:“林老先生的意思是,我应该惨败才符合情理?”
“咯咯......”香香放肆的大笑起来,甄二公子也不由得莞尔,小宁也捂着嘴扭开脸嗤嗤的笑着,宇文伯颜等人则紧绷着脸,方志文知道,他们在拼命的忍着笑意。
林老头晃了晃脑袋,似乎不以为耻:“那是!张飞的勇武难道方太守不承认么?我看张飞与吕布也有一拼!”
“切!三个张飞也顶不上一个吕布!吕大哥......”香香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其实在香香心里,也是喜欢吕布更多一些,至少吕布看上去很亲和,人也很正派,而张飞看上去太油滑了,像个痞子!当然了,如果说吕布更帅一些也是可以的,不过香香是不会承认这点的。
“嗯?!”林老头奇怪的看向香香。
“怎么了,吕大哥怎么了,是他同意我这么叫的!”香香一梗脖子,反正已经说漏嘴了,再说了,这事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吧。
“你真的见过吕布?他长啥样?厉害不?”
“当然,吕大哥嘛,人中吕布,你说他长啥样,当然是高富帅了!至于厉害么,刚才不是说了么,三个张飞也顶不上一个吕大哥。”
林老头不信的摇了摇头,方志文插嘴道:“这点香香倒是没有说错,张飞现在大概八阶的样子,奉先已经九阶了,而且,跟奉先这种完美型的猛将相比,张飞就是一个瘸脚的猛将!说一个吕布相当于三个张飞,那是抬举张飞了!”
“嘶!”林老头倒吸了一口凉气,香香这么说,林老头还不大信,虽然这老头的智商很高,只是对于战争上的事情,还是非常小白的,但是他知道,方志文是不说大话的,既然方志文说一个吕布顶三个张飞还多,那肯定是有道理的。
不单是林老头,周围其他人也都惊讶的看向方志文,眼神里尽是掩饰不住的惊讶。其实除了香香和林老头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吕布与张飞在后世的威名,还有他们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但是,张飞的厉害刚才他们也都亲眼见到了,且不说阶位的差距,方志文那一记惊天动地的红sè流火,在场的人谁敢说自己挡得住,而张飞就能轻松的接下来,其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但是这么厉害的张飞,放在吕布面前就是一渣,方志文的这种说法难免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世上真有这么厉害的人?!
众人之中只有香香例外,香香已经听哥哥说提一次瘸脚猛将的说法了,当时因为有些小兴奋,所以给忘记了,现在方志文重新提起,立刻再次勾起了香香的好奇心:“哥哥,刚才你都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张飞是瘸脚武将,快说,这次不能再蒙混过关了!”
方志文笑呵呵的看了一眼娇憨的香香,点头到:“好,这就说。”
方志文扫了大家一眼,见大家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满意的翘了翘嘴角,有些得意的说道:“大家回想一下刚才的对战,开始的时候张飞可能顾忌我的身份,也自视过高有些轻敌,所以没有出全力,但是我也没有出尽全力啊!所以近战的时候张飞并没有将我一击毙命的本事,而且我跟他近战,本来就是试试自己的矛术,也见识一下他的矛术而已,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必要跟他近战。”
见大家都点头赞同,方志文咽了口唾液继续道:“之后你们也看见了,一旦拉开距离,张飞没有远程的攻击手段,骑术太烂又追不上我,我跟他可是差了三阶的,他都耐我不何,虽然我也拿他没办法,但是如果他的对手换成shè术尤在我之上的吕布,你们说,三个张飞真的够吕布shè杀的么?我看一百个也是白搭!”
众人恍然,香香嘴最快:“哦!明白了,机动力不足就只能被动挨打,即使防御再强,近战再厉害,但是在对手高机动的优势下,迟早是个死,我记得哥哥说过,一味防守必败无疑,是不是啊?”
方志文赞赏的冲香香笑了笑:“没错!他是个瘸脚跑不动,我们可是健康的,磨也磨死他了。”
“那么带上部队呢?”林老咂摸了一会,品味着这些战争的艺术,忽然插嘴问道。
“那要看具体情况,在这里的平原地形上,张飞这种将领领军与我对阵的话,他绝对没有活路,我们弓骑兵就是专门克制他这种瘸脚的步兵将领的。”
方志文信心十足的说道,然后正了正脸sè又补充道:“若是在山地,情况又不同,那时候估计跑得就是我们了,呵呵。”
林老头露出一副品味到了绝世美酒一样的满足神sè,抚着长髯道:“长见识,长见识啊!果然处处皆学问。”
“呵呵,才知道啊?您老!”香香得意的仰着脖子,仿佛所有的荣光都是属于她的。
林老翻了个白眼,不满的反驳道:“怎么地?难道你的学问比我还丰富?那你怎么不是大学者呢?”
“呃!”香香眨了眨眼睛,憋了半天没说话,气哼哼一扭头:“大学者又如何,顶不住我一个小指头,那时候就只剩下死掉的大学者,哼哼!”
方志文权当没有听见,这一老一小每天都不厌其烦的重复进行着同样的对话,不嫌腻么?
甄二公子忽然扭过头轻轻问道:“那方大人的意思是不会弓箭的武将,都算是瘸脚的武将了?”
“不会弓箭至少速度要快,否则只能被动挨打,可不就是瘸脚的武将么!”
“怪不得方大人对张飞那样的猛将也没什么招揽的热情,想必是因为他的缺陷太明显了吧。”甄二公子点了点头说道。
方志文摇了摇头,耐心的向甄二公子解释道:“那到不完全是,在我看来,这世上没有没用的人,只有不会用人的人,张飞这样的猛将自然具有极高的价值。我之所以对他没什么兴趣,是不喜欢他的xìng格,人不可以没点痞xìng,否则很容易吃亏,但是全身都是痞xìng的话,那也太没意思了。”
林老虽然在跟香香拌嘴,但是却支着耳朵在听方志文与甄公子的对话,方志文话说得是张飞,林老想得却是刘备,刘备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痞子,他身上的痞xìng也很严重,所以,他的成就跟贵族出身的曹cāo一比,就显出了差距,虽然最后刘备在三国能占据一席之地,但是格局与曹氏相比,还是差的太多的。
如果按照方志文的说法,其实一开始,刘备就注定了要失败的,虽然汉高祖刘邦也是痞子,甚至更痞,但是刘邦有一好,就是大气!刘备虽然也具备了刘邦那种百折不挠的jīng神与执着,但是气量还是太小了。
甄二公子想了想,抬头笑着说道:“我明白了,就像做生意一样,商场上不能缺少斤斤计较的jīng神,但是却不能局限于斤斤计较之中,一个没有大气大格局的商人,就始终只能做个小商贩。方大人是做大事的人,张飞只是一个武夫罢了。”
方志文微微的躲开甄二公子略微有些炙热的眼神,压下心里怪怪的不适感,看来自己还是不能接受这个啊!
“呵呵,世间的道理都是相同的呢,是不是啊,林老先生?”
林老头幸灾乐祸的看着方志文,装作没有听见,他才没有兴趣去帮助方志文摆脱尴尬呢,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非常仁义的了。
香香扭脸看了看哥哥,在薄纱后面的神sè有些模糊,但是方志文觉得香香好像也是在幸灾乐祸啊!
至于宇文伯颜之流,在就躲到后面去了,方志文无奈的摇了摇头,瞄了一眼笑得很得意的甄二公子,大声道:
“好了,我们加快一点速度吧,马力休息的够了,赶紧到蓟县,洗个澡喝点冰镇酸梅汁,这种鬼天气,热死了!喝!”
方志文用力一磕马腹,他的坐骑泼剌剌的跑了起来,众人都莞尔一笑,催马跟了上去,一时间河道边的小道上尘土飞扬,仿佛一股横放的龙卷,向着北边急驰而去。
第一百四十五章再见刘伯安
【刘虞此人历史评价颇高,但是本人对刘虞是持有怀疑态度的,如果这人真的有本事,也不会在公孙瓒这种二把刀的货sè面前不堪一击了。】
上次见到刘伯安,方志文记得好像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不过一年未见,刘伯安似乎老了不少,鬓角的白发已经很显眼了,他应该不到五十吧,看来他这个州牧做得也不顺心啊。
厅堂里的光线有些暗,不知道是不是刘伯安个人的喜好,大热的天气,窗户都不开,但是略微显得有些空旷的房间里却很yīn凉,不得不说古代的建筑还是很适合人类居住的,而现代社会的鸽子笼,真的不是人类居住的好地方,而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刘虞高踞首座的案台之后,样子有些懒散,不知道是不是公务做得太累了,有些不自觉的伸手轻轻揉了揉额角,眯着眼睛打量着下首跪坐的方志文。
方志文今天没有着甲,而是穿了一身的玄sè便服,看上去安安静静的到有些文官的养气功夫。
“方志文,你可知罪?”刘伯安淡淡的开口,只是这轻轻的一句话,却犹如惊雷一般,随着他的话音落地,站在房间角落的四名shì卫齐齐踏前了一步,右手也纷纷的握在刀柄上,只等刘伯安一声令下,就冲上来将这个看上去很文静的官员拿下。
方志文侧着头瞄了一眼距离自己不远的两名shì卫,眼神里冰冷的杀意肆虐,让那两个杀气腾腾的shì卫愣了一下,他们也是从军中选出的低级将领,自然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方志文那种森冷的眼神他们很熟悉,那是杀意。是对敌人的蔑视和决绝,看来,这个穿着文官服饰的官员,也是一个杀场老人!
两个shì卫对视了一眼,不由得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方志文回视着刘伯安,忽然咧嘴笑了笑:“老大人。下官一向兢兢业业。也许算不得功勋卓著,但也是谨守本分无愧职守的,不知何罪之有?老大人可不要吓唬下官啊!”
刘伯安皱了皱眉,冷哼了一声,缓缓的说道:“你擅离职守,不在边塞驻守,反往洛阳买官!此非罪焉?”
“老大人谬矣!下官并非擅离职守,去冬,下官率部下于塞外与蹋顿鏖战。奈何蹋顿封锁古柳镇通路,下官征战rì久,兵疲将垒,自思yù回返密云修整,奈何道路不通。只好绕了绕路罢了,至于买官之事,不过是顺路所为罢了。当然了。也是为未来塞外攻略做好准备,老大人,下官若是占据了乌桓草场,难道老大人可以扩大渔阳郡的版图不成?”
方志文半真半假的一番说辞,气得刘虞脑仁生疼,明明是擅离职守,到了方志文的嘴里,居然变成了战术机动,这一个机动,就跑去了洛阳,这人还能更无耻一些么。
“无耻!”
“什么?大人说无事啊!那就好,老大人,下官这个丰宁郡太守之职虽然现在还是个空头职位,但是也是老大人的下属,将来幽州的第十二个郡也是老大人的辖地,我想老大人一定能理解下官的一番苦心。”
刘虞无奈的看了一眼方志文,这个方志文又是一个公孙伯珪啊!想不到一年过去,这人就已经势大难治了,真不明白他是如何能在短短的一年内做下这种局面,要早知道他有这种能耐,应该早早的将他发配到乐浪或者玄菟郡去,到时候头疼的就应该是公孙伯珪了,后悔啊!
“哼,空言无益!不知方太守何时能划定丰宁郡辖地?又何时能上解税赋?”
刘虞不冷不热的刺了方志文一句,心里泛出一股子懒懒的疲乏感,身体微微的侧了侧,靠在身旁的扶手上。
跪坐在刘虞侧面的程绪略微低着头,微微的侧脸看向方志文,这个在他心目中的粗鲁军汉,想不到居然又是一个公孙伯珪之流,程绪此刻与刘虞的心思一样,那就是后悔,可惜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方志文不在意的摇了摇头:“老大人既然见问,那远就试言之。当初在洛阳,陛见时陛下亦曾问起,下官对陛下说,这丰宁郡的疆界么,当然是下官打到哪里,就划到哪里,若有一天,下官兵马据有弹汗山,难道弹汗山就不是大汉的疆界了?不是我丰宁郡的疆界?老大人以为如何?”
刘虞抽了抽嘴角,好不容易忍下了想要跳起来暴打一顿方志文的想法,他确实能更无耻,也许还能更更无耻!
陛见!?见鬼去吧!
刘虞虽然远在幽州,但是对京城的事情也一样了如指掌,否则又如何能安心的做他的幽州牧,没有人内外帮衬,在外为官也是个高风险的事情。
所以,方志文在京城的事情刘虞是一清二楚,方志文没有见到陛下他自然也是知道的,但是现在方志文就在他面前大言不惭的说谎,刘虞却没有揭穿谎言的勇气,陛见时没有见到天子,那是天子失仪,不是方志文的过错,难道他要揭天子的短么?
再说了,即使揭了也不过是空口白牙,到时候反倒被方志文指责自己污蔑,若要真的去找陛下对质,难道陛下还会自揭其短不成!
方志文正是看准了这点,故意在刘虞面前撒谎,那么,他刚才所讲的对陛下说出的那番话,就很有意思了,刘虞既然不敢说那是假的,那么就等于承认方志文的那番话确实是陛下认可的,方志文就是要通过刘虞,来间接的证明这并不存在的一番君前应对,这真的太无耻了!
虞按了按有些闷痛的xiōng口,深深的吸了口气,缓声道:“那么何时可上解税赋?”
程绪看了一眼刘虞,不由得佩服老大人的涵养,他也不是笨蛋,自然知道方志文的这一番话到底是什么目的,估计等方志文一离开州牧府邸,他与老大人的谈话内容就会传遍天下,即使知道被利用了,老大人却不能反驳,这人原来如此的狡猾,其害之烈恐犹过于公孙伯珪。
看来老大人也是有见于此,所以才按下了怒气,恐怕此时也不得不重新评估对待方志文的策略了,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让方志文与公孙伯珪对上,或许,坏事能变成好事呢!
“上解税赋啊!说到这个,老大人,密云要塞就要升到一级城塞了,辖地的城镇税赋应该上缴到密云要塞,然后由密云要塞向渔阳郡转解了。密云要塞常年处在抵挡入侵的前沿,需要的物资数量巨大,仅仅是当地的税赋怕也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恳请老大人能免去密云塞转解税赋,如果可以,最好能增加密云要塞的钱粮供给”
“够了!”刘虞怒声打断了方志文滔滔不绝的话语,他这边还没伸手朝方志文要钱,方志文就已经将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这种人,刘虞已经不对方志文的人品抱任何希望了,方志文的贪婪简直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
“那老大人是同意了?可以每年供给一百万石粮草么?这不算多吧!”
“方大人,幽州全年的税赋只有三百万石,你的要求未免太过分了吧!?”程绪实在看不下去了,刘虞可能不好说这些话,但是程绪作为掾吏却正是做这个用途的。
程绪虽然是对着方志文说话,但他的眼角却时刻留意着刘虞的神sè,一发现不对他就会立马调整策略,这是做幕僚的起码能力。
此刻刘虞脸上的神情微微有些宽解,头也微微的点了点,显然是对程绪的不请自来非常满意,作为州牧,作为一个皇族,有些话他是不能说的,但是程绪就可以说,所以程绪有些后悔了,他应该更早的看出这一点。
也正因为如此,程绪这个人始终只能是一个幕僚掾吏,而不是一个谋臣,老实说,刘虞手下没有人才,刘虞的儿子也是个笨蛋,由此也可以看出,刘虞本人其实也没啥本事,虽然刘虞本人很聪明,甚至可以说是狡猾,但至少妒贤嫉能这点他是跑不掉了,否则他手下为何无人呢?
方志文吃惊的瞪大眼睛,他是真的吃惊,不是假装的。密云塞的田地很有限,不过折算放牧的牛羊之后,密云塞不到二十万原住民人口,农牧税率又很低,每年的税赋折合粮草也有五十万石了,一个偌大的幽州,收到手里的税赋居然这么少,那么向zhōngyāng上解的呢?
原来天子买官也是无奈之举么?由此可见,当时世家大族的力量有多么强大,这还是已经被乌桓侵蚀的已经没有多少大世家的幽州,土地税赋都只有这么点,中原那些膏腴之地,恐怕都给世家占完了吧,税赋?!有屁的税赋啊!
方志文怜悯的看了刘虞一眼,怪不得这货最后被公孙瓒轻松的推倒,怪不得他只能对选择对外族怀柔的政策,没钱没粮何来的兵?
刘虞的手下无人啊!他缺乏一把快刀,因此未能将当地世家大户压服,他缺乏一个jīng通商业的助手,没能将农税转移到商税中去,他还缺乏一个高效的幕僚班子,不能为他的长远战略进行谋划。
说起来刘虞真是一穷二白啊!如此一来,如何能不败!?!。
第一百四十六章两分比独占好
【感谢‘GGQ’‘llge’‘海平面’‘QJ传奇’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还有‘ngtne’大大的更新票,今天怎么降低要求了?今天还是三更,至少坚持到下周。】
“啊!?果真如此!那,那给二十万石好了,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好过没有,这总可以了!?”方志文顿了顿,将视线重新转回程绪的脸,一脸肉痛的说道,仿佛他被程绪占了老大的便宜一般。
方志文可以同情乃至怜悯有点可怜的刘虞,但是也仅止于同情而已,该干的事情还是要干的,该榨的好处还是要榨的,至于帮助刘虞与公孙瓒对抗,那不是不可以的事情,只不过,没有合适的利益,方志文才不会去做呢,他跟刘虞又没有什么亲密关系。
程绪看着方志文的神情,也很无语,胸口已经被一口恶气憋得生疼,他这才体会到刚才老大人的感受,怪不得老大人现在看起来无jīng打采的,这都是给方志文气得。
“方大人,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作为下属,方大人未能为老大人分忧已是不该,何必再贪得无厌得寸进尺呢!”
“呵呵,程大人倒是说得轻松,没钱没粮,难道程大人你会亲自到塞墙去,饿着肚子空手抵御如狼似虎的外族入侵么?嗯?!”
方志文扬了扬眉头,冷笑了一声。一脸义正严词的反问道,程绪顿时怔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方志文的诘问。
转了转眼睛,偷偷的瞄了瞄低着眼帘没啥表示的刘虞。程绪一咬牙,豁出去了,你无耻就莫怪我无赖。
“方大人,大家都是聪明人,不用绕着圈子说些没用的话,说实话,要钱要粮我这里一个没有,如果你觉得抵御不住外族。那就不要抵御,我到不信了,原来没有方大人的时候,这幽州还是大汉的幽州。难道现在有了能干的方大人,这幽州还能变成了外族的幽州不成?”
方志文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程绪要耍赖皮了!但是,他这个赖皮耍的还真是jīng彩,方志文确实没有将乌桓人和鲜卑人放进渔阳的想法。尽管这只是一个游戏,方志文也不容许外族进入大汉的地盘烧杀掳掠。
“程大人果然聪慧啊!不错,我方志文什么事都敢做,就是不敢背叛自己的国家!行。既然你说没有钱粮,那就没有了。但是免除密云塞的解税赋势在必行,不能给边塞支援钱粮。难道还想要从边塞抽取不成?”
“这个......”
程绪可不敢做这个主,眼神不自觉的转向刘虞,刘虞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声,这个程绪还是不顶事啊!方志文这明显的是在扰乱视线,他这是真的要索取钱粮供给么?分明是要免除密云塞的解税赋。说什么免除密云塞的解税赋,其实密云塞能有多少解税赋?这分明是要为将未来丰宁郡免除税赋做好准备。
而且这都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刚才刘虞盯着追问方志文如何才能让丰宁太守名副其实,实际是想从事实否定丰宁太守的合理xìng,但是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被方志文胡搅蛮缠的偷换成对幽州拨付密云钱粮的讨价还价了。
这个方志文着实可恨!不解税赋,不听号令,这分明是要行割据之实,但是自己却偏偏没有办法制服此人,师出无名啊!
虽然刘虞很想直接将此人拿下,可是一旦此人被扣在州牧府邸,谁敢保证密云塞不反,一旦密云塞造反,乌桓人和鲜卑人克rì即可攻到蓟县城外,到时候,幽州又是一场大劫,早知道就不应该让公孙瓒去辽东,要不然现在将他调回来,让他跟方志文打擂台?
只是万一这两人联手怎么办?说起来,这两人联手对付自己的可能xìng相当大!
刘虞的头又开始痛了起来,心里一阵阵的烦恶,身觉得燥热异常,不由得冒出一层毛汗,身粘腻难忍,这鬼天气。
刘虞再次叹了口气,坐直了身体,看着方志文问道:“税赋之事乃是小事,现辽东战事已缓,吾yù调伯珪再任渔阳太守,张纯守右北平,合力攻伐蹋顿部乌桓,志文有何建议?”
刘虞忽然换了个称呼,表示他对方志文的态度从抵触开始转向拉拢,这也是一个善意的信号,代表着想要什么大家‘可以谈’。
方志文淡淡的一笑,对于幽州的大战略,方志文早有腹稿,对于刘虞的这个试探和拉拢,他早就能预料得到,刘虞是希望自己的公孙瓒相争,但是又害怕自己与公孙瓒合作,刘虞的这种担忧是因为他不能准确的判断方志文的需求,也未能准确的判断公孙瓒的打算。
“哦,这是好事啊!公孙伯珪大才,必能助下官一臂之力,老大人坐镇代、谷、范阳和燕国,张纯据守右北平,幽州局势定能安稳。但是下官听闻公孙伯珪与张纯有隙,万一两人之间起了争端,下官也不知道帮谁好啊!”
方志文的话是要告诉刘虞,你那点心思人人都能看得出来,问题是,公孙瓒会这个当么?如果公孙瓒拿下了张纯呢?张纯在历史为何会勾结乌桓人?难道不是被公孙瓒逼的么?
还有,如果方志文也与公孙瓒勾结呢?那么刘虞这个做法,等于将老虎放到自己的身边来,简直是自寻死路。
刘虞的脸一僵,显然,自己的打算都被方志文看透了,不过方志文的话里却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他在待价而沽。
“志文此话怎讲?尔等皆是幽州将官,本应一力同心。当以和为贵。”
这话是问方志文,能不能在公孙瓒的问题,站到州牧府这边,一起压制公孙瓒。使其不敢打击吞并张纯。
“呵呵,老大人教训的是,以和为贵,和为贵,呵呵,只要各取所需了,自然就和了。”
方志文的话很含糊,各取所需是谁各取所需?包不包括方志文自己?如果包括的话。那么是不是说方志文本身也有诉求,那么如果公孙瓒出得起价,他就会倒向公孙瓒?但是,在根本利益。方志文又似乎不愿意彻底扳倒州牧府,所以他最后的要求还是‘和’。
“哦?志文也觉得应该和为贵?”
“那是自然,一家独大不如左右逢源。”方志文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这是为了安刘虞的心,方志文绝对不会觉得让公孙瓒主掌幽州是个好事。公孙瓒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一旦公孙瓒在幽州做大,恐怕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自己了。
所以在方志文的构想中,幽州应该是一个分裂的幽州。刘虞居西而公孙瓒居东,自己则占着北边。或者再占点南边也好。当然了,这个构思的实现还需要努力。而且这里面还有玩家的因素,说实话,玩家的影响可能比刘虞的影响还要大,如果这样的话,方志文也不会拒绝在公孙瓒和刘虞之间,再出现玩家的势力,总之多极化才是王道。
“如此说来,志文愿意为本侯排解纷争?”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远亦不能免俗。”
刘虞深深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的意思他自然是很明白了,虽然未必完全相信,但是可信度还是很高的,如果方志文希望刘虞与公孙瓒并存的想法是真实的,那么,刘虞就不能视方志文为敌人,反而要多方设法拉拢。
即使他明知道方志文玩得是左右逢源,但是却没有办法拒绝方志文的这种投机,反过来,其实刘虞也可以玩这种左右逢源的游戏,当然,公孙伯珪也可以玩,所以说,‘三分幽州’才是最稳定的啊!
刘虞的眼神亮了亮,第一次,他仿佛清晰的看到了未来自己的路,他忽然有了斗志,看来,人只有看清楚自己的目标,才会有奋斗的动力。
这么说来,能让他看清楚自己未来道路的方志文,他应该怀着感激之心的,当然,如果方志文不是那么无耻的话。
“志文说笑了,志文有志于为大汉开疆拓土,本侯定会全力扶持,若能让幽州从此免除胡人袭扰,此皆志文之功也,届时本侯定表朝廷以求封赏。”
“下官一定全力以赴,为幽州争取一个安宁和平的发展环境。”
说完,刘虞与方志文对视一笑,算是达成了一个大致的意向,至于将来要怎么合作,那就看具体的事情了,三分幽州,乃至多极化的幽州,势力之间的关系可不是敌人或者盟这么简单了。
能不能最终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全看自己的本事和能耐,现在说什么都是空话,双方交换的话语,只是承认了对方的策略,对幽州未来的发展达成了比较一致的看法,有了这个基础,就不会一味的敌对,更不会产生无谓的意气之争。
刘虞会支持方志文北开拓地盘,拓展实力,而方志文会支持刘虞的大义名分,与公孙瓒对峙,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幽州,这就是双方今天达成的默契。
临出门,方志文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冲着端坐在案台后目送他的刘虞大声道:“老大人,公孙伯珪勇武异常,听说他麾下的白马义从更是悍勇难当,老大人应当要有所防备,光靠嘴皮子怕不能说服他的,最终还是要用手里的刀剑说话。”
说完,方志文不理会身边送自己出来的程绪,嘿嘿的笑了笑,大步走了出去,一片厚重的云彩遮住了阳光,整个大堂忽然暗了下来,程绪的脸若明若暗,望着那远去的背影百味杂陈,心里也有千头万绪翻涌着,方志文的最后这句话似有所指,让程绪似乎想到了一些东西,又总是觉得自己没有抓住要点,不由得怔在门口沉思了起来。
刘虞低头沉思,一时竟四顾怅然,‘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他有些明白他老祖宗的感慨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四十七章回家了
甄二公子每到一个城市,一件必做的事情就是去甄家的店铺视察,也因此,方志文才知道,甄家在同一个城市里,一般会有两三个店铺,打着不同的商号名称,至于为何要这么做,方志文好奇的向甄二公子打问的时候,甄二公子却笑而不语。
甄二公子的第二个爱好就是逛街,比女人更厉害,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香香才喜欢跟他混在一起,甄二公子对商品的价值,以及各种商业手法都十分的了解,所以跟着他逛街不但能买到又便宜又好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能学到很多东西,体会到真正的购物乐趣,这个是香香的原话。
当方志文去跟刘虞勾心斗角的时候,香香自然是拉着甄二公子去逛街,林老头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