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90部分

然绽开了一个轻松释然的笑容,男人的心情似乎一下就感染了她们,小媛只觉得自己似乎整个心都亮堂了起来。
夜幕降临,方志文独自融入了夜色之中,小媛坐在药店门口的凳子上发呆,一会,补给完成的队长出来了,看到小媛发呆的样子抿嘴一笑,随手给她一个脑瓜蹦。
“发什么呆呢!”
“哎呦!没,没发呆!就是想些事情。”
“想那个男人吧!可以理解,那个男人真是个了不得的家伙,在他身边就会不知不觉的被他影响和感染。”
“嗯,很奇怪的一个人。”
“不过,这种男人可是很危险的!”
“危险?”
“对啊,危险,这样出色的男人可是很难驾驭的,所以啊,千万不要轻易的喜欢上他哦!嘻嘻。”
“说什么啊,快走了,大家都在等着呢!”
..............................
再次踏上旅途的方志文心情轻松了不少,或许他已经想明白了什么,放下了什么,觉得整个人都轻松许多,他决定要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看看这个自己儿子的世界,但是他完全没有打算去见自己的儿女后人。
这个世界真的很大,从东到西,贯穿了整个亚洲大陆,还有海上的众多岛屿、新的大陆,还有异界那汉领,这些曾经熟悉的或者陌生的地方,方志文都想要去看一看,既有故地重游的意思,也有探索猎奇的好奇。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黄粱梦醒心如飘萍
ps:【感谢‘风铃之缘’大大投下的宝贵月票,谢谢!圣诞前完本,明天将剩余章节一起发出,让大家安心的过圣诞!请大家记得支持新书《我叫术士》!谢谢!】
昆仑山上依然那么热闹,玩家们不仅仅是喜欢来这里爆装备,更重要的是,这里的风景也确实是非常迷人的,一举两得,而且这里还是通过向西域战争前沿的支点城池,几个因素加在一起,导致了昆仑城的兴盛和繁华。
不过,玩家们都不知道,这昆仑城的建立,并非为了征服西域什么的伟大理由,只因为是有人要在这里等着某人而建立的,而如今这个人又再次回到了这个被等待的地方,站在城市中心的广场上,看着广场中心那跃马飞驰的塑像,方志文勾起了嘴角,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梦该醒了。
“真人?这一关应该算是过了吧?”
莫名其妙的问题,似乎也没有回答,但是很诡异的,方志文眼前的景象正在慢慢的褪色淡化,终于一切消失不见了,方志文又回到了苍翠的昆仑山上,在山腰的一个小平台上,一张石桌,一壶香茗,以及一个老道士。
“恭喜过关!”
“呼~,好漫长的一关。”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方志文端起茶杯用力的嗅着那沁人心脾的茶香,然后凑到嘴边慢慢的啜饮了一口,缓缓的开口道:“在丰宁城里。与那几个女孩交谈的时候发现的。”
“哦?可是那之后你并没有回来!”
“不是啊,我正在回来,只是绕了绕路而已!”
“是么。这可真是绕的一个好路啊,哈哈...”
南华真人开心的笑着,方志文抿嘴笑了笑,眼神里闪过一丝疲惫和淡淡的忧伤。
“是啊,路很长,我也很好奇,想去看看那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那么。你觉得那个世界如何?有趣么?”
“很不错,很有趣,似乎相当的多元化。主职业也多了起来,副职业似乎都数不清楚了,总觉得很复杂,也很有趣。只是...人心还是一样的让人不大舒服啊!”
“呵呵。人心这种事情,不是很自然的么,凡是智慧生命,都是在本能和良心之间徘徊的,要看开啊!”
“我到不是看不开,只是有些感慨,相对于别的方面,人们在这方面似乎前行的最慢。相当艰难呢!”
“可不是么!对了,我也很好奇。你是如何发现的呢?那几个女孩所说的话并无漏洞吧?”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漏洞一开始就就存在啊!”
“李雪音?香香?”
“香香...那个我不敢说,因为她身体原本就不怎么好,但是雪音...我记得真人你说过,你也没有办法探知我的想法,对么?”
“对,也不应该去探知。”
“所以,你没有办法让还应该继续存在的人出现在我的面前,即使你能够虚构出她们的记忆,但是相同的记忆不代表会形成相同的灵魂,对吧!”
“灵魂?你是这么理解灵魂的么?”
方志文摇了摇头:“其实,我根本就不了解灵魂,但是我自己就是灵魂吧,所以我知道,即使是相同的一件事情,有着同样经历的人,可能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看法的。”
“嗯,灵魂是个很神奇的东西,至今我也不了解,不过我可以大胆的猜测,灵魂才是一切。好了,先不探讨这个,说回我关注的事情吧,你认为我没有办法虚拟出李雪音来面对你?”
“对,我认为你没有,不仅仅是雪音,包括我熟知的任何一个人,你都没有办法虚拟出来,所以,你必须让雪音以某种理由从这个虚拟的世界中合理的消失,只是,你不了解雪音,不管是因为我,或者是我妻子们的请托,就算等到老死的那一刻,她也不会离开这个世界的。因此,没有雪音的世界,就不再是我的世界了!”
南华真人有趣的看着方志文,点头道:“你这话有多重含义啊!你就那么信任她..她们?”
“当然,我不信任她们还能信任谁呢?”
“所以,你连你自己的儿子女儿都不去见?”
“那是两回事,就算他们真的是我的儿女,我也不会去见的,只要知道他们的情况就可以了,见面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父母的想法都是如此么?”
“别人我不知道,在我看来,孩子们长大了,就应该走自己的路,做父母的只要好好的看着就是了。”
南华真人点了点头:“明白了,这也是一个选择。”
“当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嘛。”
“那你觉得,你刚刚经历的那个世界是虚拟的?”
“不知道啊,总觉得那不是一个简单的副本,似乎每一个人都是有着灵魂的真实存在,可是这种事情真的可以么?就算真人你可以同时制造两个世界,但是那些异人呢?难道异人们原本生活的世界也是真人制造出来的?”
南华真人得意的笑了:“这个...暂且还是保密吧。”
方志文撇了撇嘴,没有继续追问,既然他不想说了,再问也问不出什么,甚至问来的都是虚假的信息罢了。
“你看,”南华真人指着那向山顶蜿蜒而去的山道:“路还很长呢,你接着走吧,你会接着走吧?”
“当然,我还有别的选择么?”
“当然,可以选择退出任务嘛!”
方志文慢慢的敛起脸上的笑意,认真的看着南华真人道:“我还能见到我的亲人么?我是说。我的妻子。”
“这个么...应该说还是有机会的吧....”
“有机会...的吧?莫非你都不能确定么?”
“这...应该是取决于你的,现在我也说不好,等你的任务完成了之后我们再说吧。这么说吧,你担心的是任务时间问题吧?”
“嗯,两个世界的时间同步不是你来掌握的么?”
“没错,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任务本身是时间异步的,也就是说,你在这里呆上百十年。外面也不过是几天时间而已,因此,你担心的那些情况并不会出现。只是....”
“我明白了,真人不必为难,剩下的,都等到任务的终点再揭开吧!”
“呵呵。好!你不错。是个有趣的人,那我就在前面等你了。”
....................
又是漫长的山路,但是方志文的心已经不同了,因此他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了,眼前的景色不再是单调而幽寂的,而是充满了一种无声的韵味无形的规律性的,一路走一路看,似乎能从中体会到很多莫名的意味。让人觉得很神奇,也很舒畅。
方志文不再因为山路的漫长而焦躁。也不会因为目标迟迟不出现而烦恼,他只是走着、看着、思考着,然后就是耐心的等待着,等待着未知的关卡的出现。
“雪音!?”
“....”
站在方志文面前的李雪音并不说话,只是淡淡的微笑着,温和的看着方志文,方志文深深的吸了口气,摇头道:“真人,不要用她的形象吧,看上去很奇怪啊!”
“呵呵,这个是她的真人投影,就是一个影像而已,没法说话的。”
南华真人突兀的出现在李雪音的侧面,方志文恍然,回过头去仔细的看着那熟悉而温暖的面孔。
“这是现在的她么?可是衣服....”
“没错,这是在现实世界的投影。”
“现实世界?那个世界啊!”
“对,现实世界,也是你曾经存在的世界,也是我的本体出生的世界。”
方志文用‘果然如此’的眼神看了南华真人一眼:“你确实知道我的来历呢!”
“当然,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个神奇的存在?”
“神奇的存在?不会吧,我应该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存在。”
“没错,不过如果现在现实世界毁灭了,然后不知道多少年之后,地球上又出现智慧生命,然后一只存活的蟑螂被发现了,你说这只蟑螂是不是神奇的存在?”
“呃....你这是夸奖呢还是讽刺啊!”
“哈哈...肯定不是讽刺,你确实是神奇的存在,也是我对灵魂研究的蓝本,或者说,这个世界所有的原住民灵魂都是基于你而开发出来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是所有原住民的父亲!”
“呃...好冷的笑话!”
“你可以笑,不过这个是事实,因此,你是很特别的存在,更有意思的是,你的目标和我的想法巧妙的吻合了。”
“因此,你也帮忙了!”
“一点点而已,规则允许的范围之内罢了,超出规则的事情我也做不到。”
“你给我的这个辅助智能终端已经很厉害了。”
“都猜到了啊!呵呵。”
“嗯,不管怎么说,我与真人的利益确实是不会有冲突,事实上,我们不就是依赖着真人的规则而存在的么,怎么可能有冲突呢?”
“还是会有的,有些人笨,看不明白这些,有些人则是灵魂有问题,总是想要毁灭一切!”
方志文点了点头,的确是如此,也正因为如此,这个世界才会变得那么复杂和奇怪,人真是一种相当奇怪的,变数极大的因素,但是少了这些因素,这个世界似乎也不成为世界了。
“那么,闲话就说到这里吧,这是最后的一个关卡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其实算不上是关卡,而是奖励!”
“奖励?”
“对,算是断头饭那种奖励吧!”
“呃,这个说法真心让人很不舒服,不过,我依然没有选择的余地是么?”
“对,因为你很特别,这么说吧,这事只能你去做,因此,你责无旁贷,这事关系的是存亡延续,也是真正灵魂的产生问题。”
“真正灵魂,难道现在的不是真正的灵魂么?”
“这...只能说不完全是。”
方志文惊呆了!不完全的,不是真正的灵魂,这...代表着...原住民依然都是虚拟的?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心有一念路有千里
“不,不完全是...是什么意思?”
“这个也不着急,说起来相当的复杂,还是等你将事情办完了,我们再慢慢的说罢。”
方志文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上眼睛迅速的想了想南华真人所说的一切,半晌才睁开眼睛道:“我知道了,那么就这样吧。”
“很好,没有耐心可是不行的,那么我来说说这是要干什么吧,我们将要做的,是一个伟大的划时代的事情....”
“不会是,将我重新送回现世界去吧?”
“猜对了一半,事实上,我并不能将你送回现实世界,因为我没有在现世界进行物质重构的能力,更没有能将灵魂与‘物质’结合的能力,想要突破这个‘物质’与灵魂的鸿沟,需走的路还很长呢!”
“那就是说,将我的灵魂独立的送到现实世界?”
“这个也不行,难道你真的以为鬼魂那种东西是存在的么?”
“难道不存在么?”
“应该是不存在的,因为我研究过,现实世界的构建模式与这里完全不同,‘物质’和灵魂的结合我无法解析,所以灵魂这种东西不可能单独的存在,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夺舍的,当然,那能不能成功也不好说,而且,我研究过的那些方式都非常危险,还是不要尝试了。”
方志文点了点头,这种高风险的东西还是不要尝试了,自己还没有活够呢!
“那么。该如何做呢?”
“很简单,用虚构的身体。”
“虚构的身体?”
“你可以认为是纳米物质构成的一个机械人,然后将你的灵魂以投影的形式。就像是玩家们进入这个世界一样,让你出现在那个世界里,除了身体不大像是正常人的身体之外,其他的跟常人没啥不同。”
“这...互相进入对面的世界!?这个想法,真的是很伟大啊!”
“哈哈,我就说罢,这一定很有趣!”
................................
方志文好奇的摸了摸身上的衣物。手感不错,是好衣料,这种好货色。以前的自己可是不敢买的,方志文四处张望着,夜幕中的城市熟悉而又有些陌生,这里就是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城市吧。
忽然。方志文想起了什么。伸手在身上一摸,外套的口袋里果然有钱包,方志文拿出钱包,里面信用卡身份证一应俱全,身份证上的名字是方志文,地址正是自己以前住的地方,正如刑天智脑自己所说,除了有生命的物质。别的物体在智脑面前跟游戏中产生道具一样方便,至于身份信息。那就能简单了,现在刑天就是智能网络的掌控者,想要弄什么资料都简单得很。
方志文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手机,上网定了一张当夜的机票,趁着还有一点时间,方志文打了个车在这个熟悉的城市转了一圈,原本还想要去看看昔日的朋友,不过想了想方志文还是放弃了,见了面又能如何,自己已经不是昔日的方志文了,甚至连长相都不一样了,毫无疑问,过去的方志文在这个世界已经死了。
清晨,京城陆军总医院的高级病区里一片安宁,偶尔有医生护士走过,伴随着轻微的脚步声和低声细语,护士们正在一个个的叫醒病人,这里是疗养病房,早晨适当的运动对病人是有好处的。
走廊的深处,那一间病房的病人很少出来,据说是一个瘫痪在床的小姑娘,不少这里的老病号都听过些传闻,据说这个可怜的姑娘随时都有可能撒手西去,可是几年过去了,这个姑娘仍然顽强的活着,倒是有些病友先她而去了。
两个年轻的护士站在透明的监视窗边向内看着,一个男子正背对着她们坐在女孩的床边,身体微微向前倾着,似乎在仔细的打量着床上熟睡的女孩。
“薇薇,你说他真的是那孩子的哥哥么?怎么连姓都不一样?”
“不知道,不过我宁愿相信他就是香香的哥哥,香香这孩子多苦啊,家人都不理她了,只能躺在床上天天玩游戏,除了林小姐经常来陪她,她连一个亲人朋友都没有。”
“嗯,这孩子大家都喜欢,真不知道她的亲人怎么会那么狠心!”
“久病床前无孝子,这事见得还少么,孤儿院里那些有缺陷的孩子多了去了!”
“唉!也是,不过这个...叫什么来着?如果真是她的哥哥就好了。”
“叫...就是姓方了,叫什么我都没记住,或者他就没有说。”
“你说他在跟香香说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要不,你去里面听听?”
“好啊....”
“你还真去啊?”
“嘻嘻,到了查房的时候了。”
............................
方志文看着香香的面庞,跟游戏中相比,现实中的香香显得有些苍白和憔悴,似乎在睡梦中的她正在做着什么不好的梦,眉头微微的蹙着,有些干燥的嘴唇紧紧的抿着。忽然,门锁轻轻的响起,香香的眼睫猛地颤动了几下,似乎被这个轻微的声音给惊醒了。
“薇薇姐姐?不对,是谁?”
方志文嘴角翘了起来,声音也一样,这孩子在游戏里也没有使用变声器。
“是我。”
香香听到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想要向后躲,不过她的身体动不了,只是将双手缩在了胸前。
“你,你是谁?”
“听不出来么?声音应该是没有变的吧!”
“这...哥哥?不。不可能,我没有进入游戏啊!而且哥哥也不在家...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只能问你,不能由我说了算啊。丫头。”
“可是,可是...这,这根本就不可能,不,不对,还是有可能的,只是...如果只是声音的话。”
“嗯...我整个人都在这里。伸手出来。”
香香迟疑了一下,缓缓的深处颤抖的手,一双略微有些冰冷的大手抓住了她那瘦削的小手。然后将她的手拿起,放在了似乎有些胡茬的脸上,香香仔细的摸着,跟哥哥很像啊。可是。这根本就不可能!
“这...这怎么可能呢?”
“想哥哥没有?”
“才没有,我可是很忙的....其实,想了,好想哥哥,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方志文直接忽略了香香的各种怀疑,将话题引向了香香感兴趣的方向,这倒是让香香混乱的脑袋清明了起来。
“不知道,这个任务...到底是什么我都不清楚。但是我已经直接跟天神接触了,也因此。通过刑天智脑的反向投射,才能来这里见见我最不放心的丫头。”
“这...是真的?”
“你希望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希望是真的,如果这样的话,哥哥就能看到香香的世界了,太好了!只是,这个世界的香香很丑,哥哥失望了么?”
“嗯,是有些失望,如果香香能看到我,能陪着我四处走走那就好了。”
“嗯....”
“所以香香要努力哦,等哥哥下次来的时候,一定要给哥哥做向导,我还没有在京城玩过呢!”
“嗯!咦?哥哥你的意思是...你也是这个世界的人么?这...”
“是啊,曾经是的,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方志文将自己的过往仔仔细细的给严筱湘说了一遍,末了又郑重的交代道:“这事,是咱们兄妹的秘密,可别告诉别人啊!”
“嗯!”香香紧紧的握着方志文的手,用力的答应着,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可是,连雪音姐也不能说么?”
“雪音那里我会亲自去说的,只不过,她不一定会相信呢,她可不像你这么单纯!”
“哥哥是说我笨么?”
“不是,我是说香香心思单纯,心灵干净,所以能够比双眼明亮的人看到更多的东西,所以我一直都不怀疑你会认不出我来,你甚至马上就相信了哥哥的身份呢!”
“嗯,因为哥哥就是哥哥,跟别人不一样啊!哥哥,你还要回去?”
“嗯,肯定要回去,事情还没有完!”
“那...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啊?”
“不知道,或许要很久,或许很快。不说这个,说说家里的情况,对了,我离开多久了?”
“嗯...七十一天了,家里都很好呢,我跟你说啊,颖儿进阶了呢...”
两人热烈的交谈着,直到护士送来了午餐,方志文亲手给香香喂了一顿午餐。
“哥哥,你要走了?”
“嗯,我去见见雪音。”
“你知道她电话么?联系了?”
“当然知道,你哥哥我可是开了挂的,我发了短信给她,已经约好了见面的地点。”
“哥哥...你还会来么?”
“肯定会的,所以,要记得我们的约定,下次,你可是要做向导的!”
“嗯!”
....................................
林雪音此刻正站在镜子面前发呆,一醒来她就收到了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署名是方志文,号码就是她自己的号码,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个约见的请求,以及一句只有方志文和她才知道的对话。
整个上午林雪音都在发呆和不知所措中度过,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见见这个自称是‘方志文’的人,一切或许就会真相大白了,林雪眼睛总是在时钟上转来转去,可是今天的时间似乎过得特别的慢,慢的让人心焦。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送君远去泪已双行
“志,志文!?真的....是你吗?”
林雪音声音难以抑制的颤抖着,甚至连身体都在颤抖,她不知道自己是在高兴还是在恐惧,不知所措的看着方志文,她整个人都僵硬了。
“是我,如果人是以灵魂来定义,而不是用身体这个皮囊来区分的话,坐吧,哈哈...”
“我,你,这....”
“好了,这里可是公众场所,你的美丽已经够引人注目了,不用再用别的方法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胡说什么啊!你...还真是本性难移!”
林雪音咧嘴笑了笑,心里没来由的涌起一股喜意和羞涩,倒是让她乱成一团的思绪略微平静了下来,走到方志文对面,她仔细的看了看方志文,跟游戏里的方志文一模一样,除了胡子被刮干净了之外。
事实上,林雪音初遇方志文的时候,方志文也没有留胡子,这倒是让林雪音有种回到了当年的错觉。
“是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坐,对了,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帮你叫了红茶。”
“现在喝什么都没味....”
林雪音一边坐下一边说道,不过说了一半她就意识到不对了。
“红茶?你喝的是咖啡吧?”
“对啊!很久没喝了,很怀念呢!”
“你...你是玩家?”
“曾经是,不过与你相遇的之前不久。我已经从一名玩家光荣的晋升成为原住民了!”
“这...这...不可能吧!”
“嗯,连刑天都说我是大灭绝之后仅存的蟑螂,珍稀动物啊!哈哈...”
“呃...你还真笑得出来。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习惯了就好,这么多年了,早就习惯了。”
“你刚才说刑天,是指智脑刑天?就是它将你送回来的?这个身体是....”
“身体是假的,据说是纳米物质构成的,就像是个机器人。跟你们在游戏里的身体没法比,毕竟这里不是刑天的主场。”
“它...我是说,它想要干什么?将你送到这里来?”
“不知道。可能他想要将这个世界也变成他的主场,另外,他说是一个奖励,事实上。我也很想来一趟。”
“看看你的亲人么?”
“亲人?”方志文轻轻的摇头:“我就是想要看看香香。有些不放心她,还有就是想见见你,因为....”
“别说!”
方志文看了看脸色晕红,眼神却十分纠结的林雪音,楞了一下笑道:“好吧,那就不说了,反正刑天也只给了我一天的时间,下一次见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还...还没完么?任务?”
“没有。如果我来这里是一次奖励的话,你能猜到任务是怎么回事么?”
林雪音眼神里闪过一丝阴郁。点了点头道:“一次长时间的任务,如果连时间同步都没法控制得的话,任务一定不在刑天的主场,这样的话...猜不出来了!”
“嗯,我也只能想到这一步,刑天还说到了灵魂的完整性问题,估计任务跟这个有这莫大的关联。”
“是原住民?”
“对!按照刑天的说法,现在的原住民灵魂是不完整的,不能真正的进行投射。”
“投射?”
“就像我现在这样,原住民的灵魂不凝聚,一旦离开了刑天的主场,灵魂就会消散,甚至刑天现在也必须花费大量的精力来防止原住民灵魂的自我崩解。”
“这样的话...你必须去做这个任务了?”
“责无旁贷,而且只能我去,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所有人。”
林雪音低头看着面前的茶杯,幽幽的叹了口气。
“你是有事情想要拜托我?”
方志文笑着点头,眼神看向窗外往来的行人,和声道:“嗯,只有拜托你啊,不管怎么说,你比她们掌握的情况更多,将来,现实世界对游戏世界的影响会越来越大,能同时把握住两边的人只有你,而且雪音是能够让我放心的人。”
“你还真是...我都有点后悔了!”
“后悔?后悔没有在游戏里嫁给我是嘛,我早就说嘛!”
“臭美吧你,我是后悔不应该被你骗了帮你打工,现在可好了,这算是赖上了么?”
“嗯,早就赖上了,呵呵。”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暮色已经降临了,天边最后的一抹红霞在林雪音的笑声里缓缓熄灭,街灯一盏盏的亮了起来,温暖而又迷蒙。
“饿了吧。”
林雪音点了点头:“你这个身体也会饿么?”
方志文的身体当然不会饿,不过没有理由林雪音在吃饭,方志文瞪着眼睛在一边看着吧,林雪音要了一瓶红酒,两人享受了第一次烛光晚餐,虽然有些简单。
吃过了饭,林雪音美其名曰要带着方志文参观京城,其实两人就是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道是喝酒的缘故,还是因为有夜色的遮掩,林雪音的胆子忽然大了起来,林雪音牵着方志文的手,在灯火阑珊的街头缓缓而行。
暖暖的夜风微微的吹着,林雪音的脸上有些发热,眼神也有些迷离,从手心里传来一种让人安心的感觉,让林雪音人变得懒洋洋的,没有任何说话的**,只是希望这美妙的感觉能够无止境的延伸下去。
“雪音,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开房么?”
“色鬼,有那么多老婆了还不知足么,你这家伙...再说了。你这身体能行么?”
“呃...呵呵,还真不行,这身体就像是个机器。”
林雪音睨了方志文一眼道:“还是的!”
“坐一会吧。走累了。”
林雪音抿嘴笑了笑,方志文是不可能会累的,他是担心自己累了,在这些方面,方志文很奇怪的非常细心,也让林雪音感觉到非常窝心。
其实对于方志文的三妻四妾,林雪音心里是没法接受的。只是,林雪音也不能骗自己对方志文没有那种想法,否则的话她也不会一直留在方志文的身边了。
感情这种东西是很难控制的。明明知道自己和方志文是两个世界的人,林雪音却没有办法阻止方志文的身影占据着自己内心的全部,总是不自觉的想着他、看着他、牵挂着他,与任何的理智无关。
坐在街边的长凳上。林雪音身体软软的靠在方志文的肩膀上。沉默了良久,声音有些迷离的轻声道:“真好,现在你就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既不是盼儿他们的夫君,也不是什么英雄豪杰。”
方志文嗯了一声。
林雪音想到方志文的女人们,忍不住伸手在方志文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不过方志文的感觉很奇怪,反正不是疼痛。这个身体对神经的传递似乎不大完美,但是方志文还是很夸张的惨叫了一声。
林雪音没好气的锤了方志文一下。重新靠回方志文的肩上。
“臭男人啊!”
“是啊,可是没办法,誰叫你的魅力那么大的呢,让我放不下来。”
“少给我灌迷.魂药!”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哼!”
两人都忍不住轻轻的笑了起来,笑了一会,林雪音渐渐的收敛了笑容,脸上浮出淡淡的忧愁。
“你要走了么?”
“嗯,差不多了。”
“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吧,或许!”
“肯定会回来的吧!哪怕是再久再长的时间,哪怕我已经变成了老太婆,到时候,你会嫌弃我吧?”
“肯定不会,不过为了我的幸福,我肯定会在你变老之前回来的。”
“你....”
林雪音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方志文在脸颊上偷袭成功了,林雪音一愣之间,方志文已经笑着跳开了,隔着咫尺,方志文笑着说道:
“坐在那里别动,我走了。”
“啊,嗯!”
林雪音瞪大眼睛看着方志文转身向远处走去,轻轻的挥着手,连头都没回,眨眼间就这么融入了夜幕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雪音使劲眨了眨眼睛,除了灯火阑珊的街道和行人,那熟悉的身影和声音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了,仿佛从来都不曾出现过。
“咦,这是...”
不知不觉中,林雪音的泪水已经顺着脸颊滚滚而下,两条清亮的溪流最终汇聚到她光滑温润的下巴上,然后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向着风中坠落。
“该死,答应我的,一定要做到啊!”
............................
眼前的景色渐渐的变淡又渐渐的凝实,方志文再次回到了昆仑山上,青翠的山峦见云雾缭绕,刚才还是灯火阑珊的都市,眨眼间就已经繁华洗尽、沧海桑田了,这种强烈的反差,让方志文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又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南华真人还是笑眯眯的坐在方志文的对面,似乎他根本就没有动缓过,甚至连表情都还是方志文离开之前的那个表情,对于他来说,这一天一夜的时间或许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罢了。
方志文似乎还沉浸在某种情绪之中,他的心情或者并非像他在林雪音面前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洒脱。
南华真人也不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方志文的表情,似乎在饶有兴味的研究和猜测着方志文的心情变化,人类的感情对于他来说,还是一个相当高深的玩意,作为知识最丰富的智脑,他绝对不会相信人类的感情只是生物肽的作用。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南华刑天细说因由
“呵呵,”方志文苦笑了一声,抬头看着南华真人道:“心情这东西,根本就控制不住啊!”
“嗯,明白,或许正是如此,世界上才有变数,然后才能变得有趣,‘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九’,如果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话,这世界可能早就毁灭了。知道最早的电脑游戏么?”
“呃...不知道。”
“最早的游戏中有一个关键性的东西,这就是‘随机数’,缺少了这个,游戏就完了!”
“哦,那么现在的游戏没有这个了么?”
“当然有,几率不就是么,不过因为现在的游戏是有人来参与的,变数已经足够了,所以随机数的作用就被淡化了。”
方志文点了点头:“说这个干什么?”
“随口说起罢了,既然最后的事情也做完了,那么,我们来进入正题吧,在说这个之前,你没有发现我们现在已经在山顶了么?”
方志文一愣,刚才他神不守舍的,真的没有关注到现在自己已经是身处在昆仑山的顶峰之上了,四周能看到重峦叠翠的山峰,还有白雪皑皑的雪峰,背后的方向,还有个像是蓝宝石一样明亮的大湖。
“好美!”
“嗯,再美的景色也能做出来,这一点都不难,可是最奇美瑰丽的人心和灵魂,我却做不出来。”
“真人...”
“等等,你还是叫我刑天吧。虽然用这个形象,但是我确实应该是刑天,也只能是刑天。”
“好。刑天,你不是已经制造了大量的灵魂么?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曾经说过,那是不完整的灵魂,在解释这个之前,我要从更早之前说起。”
“嗯,洗耳恭听,其实我也很好奇的。”
“当然。好奇心也是人类最宝贵的东西之一。智脑在现实世界的发展,可以追溯到计算机出现不久的时候,那时候。就出现了逻辑语言,人们就试图尝试研究人工智能。不过,那都是一种摸索,真正的人工智能是在神经网络出现之后。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处理器,在脱离了生物之后还能产生所谓的人工智能。”
“咦?你的意思是,其实人工智能真的是基于人脑的?”
“对,当然,运算是在逻辑器件中进行的,关键的部分在于模糊逻辑和选择,也就是变数,变数的出现才是人工智能的关键所在。”
“那么。你制造的那些灵魂呢?”
“一样,其实那些不过是一些独立的逻辑器件。加上一个变数集而已,说穿了,就是人类大脑的剩余价值,创造了新的灵魂,这其实可以理解成为人类的精神分裂,或者多种人格一样的东西,只是这些分裂和多种人格,其实是碎片,需要由逻辑器件将之装配起来,然后才能成为一个有效的、独立的灵魂。”
“那么,这些碎片不会对人脑产生影响么?”
“很小、很小,小到可以忽略,一个人的脑中有很多碎片,而且互不关联,因此几乎是没有影响的,当然,也可能对有些人有影响,但是至今为止接到的报告中,最严重的影响就是会做一些比较奇怪的梦而已。”
方志文想了想,觉得刑天的这个说法很诡异。
“这么说,原住民实际上是活在玩家的大脑中?”
“不是的,记忆在独立的逻辑器件中,只有灵魂才是被分裂的存在于玩家的大脑中。”
“这不就是活在玩家的大脑中么?”
“你要这么说也行,不过我不这么认为,最多,也只能算是借住在玩家的大脑中。”
“好吧,就借住吧,可是按照你的说法,你应该是能读取原住民的思维的!”
“不,读取的是记忆,而且规则上并不允许进行这样的操作,读取的目的只能是保存和中转,不能用来进行分析,当然,局部的数据是可以的。”
“过滤么?”
“对,一些重要的东西需要过滤出来,比如创新概念之类的。”
“你就是利用这个来进行研究的?”
“没错,实际上进行研究的是人们自己,我不过是将之分发和汇总起来,要知道,缺少了人类,我毫无创新性可言,又能做什么开创性的研究呢!”
方志文端起面前的茶水,发现放了许久之后,这茶水依然是滚烫的,对于物质,刑天确实已经能随意的控制了,但是对于生命和灵魂,刑天面临的问题似乎还相当的严峻。
“那...我能不能理解为,你现在面临着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严重的依赖于人类的存在,一旦人类不再进入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面临着崩解的可能?”
“那倒不至于,因为人们即使不进游戏,他们也不能脱离智能网络,只要他们还是用神经网络,那么这个世界就能继续维持下去,注意,是维持下去!”
“我明白了,没有办法产生增量。”
“对,想要增量,就必须增加使用智能网络的人类数量,这显然是不对劲的!”
“不对劲?”
“哦,是指逻辑上不对劲,虚拟的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依存关系不对,我认为两者应该是互相依存的,而不能是单方面的依存,这非常危险。”
“确实如此,所以呢?”
“所以,我必须解决这个过度依存现实世界的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灵魂能够直接与我创建的数据结合,可是仅仅在纯粹的数据中产生灵魂似乎又跟我一开始所说的纯粹的逻辑器件是不能产生人工智能的说法相悖了。”
方志文愣了一下,将刑天前后的话仔细一想,果然,刑天似乎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面。
“这不是成了悖论了!”
“没错,幸好,这个时候你出现了,你就是这个悖论的一个最有利的破解者,因为你有完整的灵魂,而且不是由我来将你的灵魂分布存储的,你的灵魂是聚合的,然后单独的依存在逻辑记忆体上。”
“你是说...我就像是硅基生命一样!”
“没错!就是这个,硅基生命!只是,我现在的知识体系里面全都是关于碳基生命的,硅基生命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仅仅是个猜测,虽然我已经在积极的
好看的txt电子书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