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9部分

的左手搂着朱七公子的脖子,还算高大壮实的朱七公子,此刻就像一只小鸡似的被勒住了脖子,短刀横在他白皙的颈侧,在皮肤上压出一道红痕,显然,使刀的汉子是个老手,在这种情况下手腕纹丝不动,连朱七公子的油皮都没有划破一丝。
朱家的几名仆从手持着短弩,在船头和船尾方向围住了那黑壮汉子,弩箭都已上了弦,处于随时可以ji发的状态,目标自然指着那黑壮的汉子,黑壮汉子箍紧了朱七公子的脖子,背靠在舸舟中部的船篷上,不时的左右看着,防备对手的突袭。
再看看这个黑壮的汉子,身高比朱七公子还高半个头,估计得有一米八,也就是八尺多,身材很壮实,看看他lu在衣袖外面的粗壮多毛的手臂就知道,这是位力量型的选手!壮汉身上穿着黑sè的短衫,布质相当不错,应该是丝帛,头上扎着一方逍遥斤,面型园厚,脸sè黝黑,粗眉大眼,留着一脸的络腮胡子。
那黑壮汉子左手箍着朱七公子的细脖子,右手拿着一把长柄环首刀,这个在后世叫朴刀,不过这加长的环首刀在汉子的手里,却显得有些过于细小了,关键是他手臂太粗。
“放开我家公子,准汝离开!”发话的是朱七公子身边的那名老仆,现在他站在船头指挥着所有的朱家下仆,只不过这个缓兵之计似乎瞒不住那貌似粗豪的大汉。
“哈哈呸!快将舟楫靠岸,等某上了岸再与尔等计较!”
看着那黑大汉咕噜噜乱转的眼睛,方志文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粗疏憨厚。一定是个睚眦必报刻薄狡猾的家伙。
方志文二话不说,在甄二公子和林老头诧异的眼神中。拿出落雁弓抬手就射!
那黑壮汉子忽然觉得一股凉气咻地从尾椎直窜起来。想都不想右手的长刀回手朝身后挥去,人也似受惊的兔子一样向右旋移了半步,但是他却不肯放开被挟制的朱七公子,份量不轻的朱七公子被他像提小鸡一样挥了半圈。
m/31/31854/">龙神战歌全文阅读)!咻嘶’
一声脆响。那黑壮汉子手里的长刀撞上了那道如电芒一般飞射而来的箭矢,但是一声脆响。精钢打造的长刀断为两截,那箭芒带着一缕恶风,从黑壮汉子的颈后掠过。ji得他寒毛直竖。
‘噗通’断刀掉进了河水中。河水泛起一个小小的浪花,转眼消失不见。
“好箭!”那黑壮汉子大喝了一声,如雷鸣一般的巨响震得朱七公子直翻白眼,汉子凌厉的眼神射向高踞于战马上的方志文,他手里的黑sè长弓暴lu了身份。
方志文稳稳的坐在马上,马匹似乎受到那黑汉子气势的影响。略微有些不安,但是主人有力的双tui让它很快安稳了下来。看着那黑汉子慢慢的转过身体正面自己,方志文并没有再出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偷袭的状态下轻松的挡住了自己的浮空箭,厉害!
“这位好汉为何伤我贵客!?”
“嘿!他是你的客人?”
那黑汉字圆圆的眼珠滴溜溜的转了转,忽然扬声道:“也好,此间谁对谁错不提了,见尔也是武将,某家自幼好武,想要会尽天下英雄,想要解决此事易也!就与吾比一场,不管输赢都先放了这位贵客!如何?”
那黑壮汉子不理会方志文的问题,反而直接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显然是不想在言辞上与方志文纠缠,说穿了,其实还是他无理在先,再看方志文背后的骑队,显然是正规军,那么方志文很可能是官身,要知道,官大一级就压死人了,何况这黑壮汉子只不过是一介草民罢了,即使能耐再大,也没有必要为了几坛子酒跟官家死斗吧!?
所以,黑壮汉子不敢跟方志文纠缠,而是直接就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如果方志文不敢跟他单挑,那么,方志文的气势自然就先弱了一筹,也不好太过为难这黑壮汉子,如果方志文接受单挑,这黑壮汉子可是对自己很有信心的,最多到时候不下死手,大不了再说几句软话,方志文也不好直接翻脸。
等今天这个危机过去,黑壮的汉子早就远走高飞,他又不是本地人,到时候这当官的即使想找自己,怕是也找不着了。
短短的一瞬,这黑壮汉子就想好了退路,谁若敢说他是个莽汉,那绝对不是眼瞎就是脑残,方志文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在马上欠了欠身,嘴角微微的翘了翘,问道:“请问好汉高姓大名?”
张!”
黑壮汉子转了转圆圆的眼睛,有些狡猾的只说了个姓氏。
“张?张飞张翼德?”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方志文身侧响起,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被香香轻轻的说了出来。
方志文看了一眼香香惊喜莫名的表情,还有林老头兴奋不已的神sè,以及甄二公子有些淡淡担忧的眼神,也ting期待的将目光转向停在河中的舸舟。
“张翼德!涿郡屠户,颇有勇力,平日好勇斗狠名扬乡里。”林老头开心的抚着自己的长髯,仔细的打量着这个长项粗豪眼神狡猾的汉子。
根据史书记载,张飞是个面白无须的人,但是在三国演义里,张飞却是一个豹头环眼的黑大汉,看来外貌方面,智脑倾向于演义的描述。至于xing格,史书中张飞是个儒将,稳重多谋,但是在演义中,张飞是个莽汉,偶尔有些狡谲,现在看张飞的xing子,乃是一个外表粗豪,心机深沉之辈,看来在xing格上是两者的优化组合,那就是被加强了许多,但是却更加让人讨厌了。
“某家正是涿郡张翼德,莫非尔等也曾闻得某家大名!哈哈”!
第一百四十章战
【求票呃!】
张飞一边状似嚣张的大笑,一边抬头仔细的看向方志文身边的人,这才发现,先后说话的两人,似乎都是异人,什么时候,异人已经成为官家的幕僚了!
对于异人张飞自然是熟悉的,因为自己就是一个受到异人追捧的目标,为了弄清楚异人为何对自己感兴趣,张飞自认要去认识和熟悉异人,所以,他知道,异人是很难成为正式的官吏的,因为原住民都不信任异人,只是眼前的这两个异人,似乎深得那汉官的信任,看他们所站的位置就知道。
不过张飞此刻心里更在意的是方志文的态度,刚才自己扣住朱七公子之后,才发现自己似乎惹了祸,本来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一跑了之,谁知道自己的身份居然被异人给认了出来,这回是想跑也没地方跑了。
万一手里的这个朱公子真的是江东大族,虽然江东离幽州远得很,但是也很难保证朱家不会找到幽州当地的世族帮忙,到时候以张家那种无根无底的屠户是不可能与之相抗的,那可真的是闯大祸了。
方志文微微的摇了摇头,不是对于张飞的不屑,这样的强者面前,他又有什么资格可以不屑,他之所以摇头,是因为智脑对张飞这个历史名人的xìng格塑造表示无奈,不过也能够理解,智脑的选择是将张飞这个人物向着更强的方向推动,而不是向着更受人欢迎的方向推动,很明显的现实主义风格,非常的符合智脑大大的xìng格。
方志文感慨的是,很可能这个风格会被广泛的应用,所以,在郤月港碰到以忠厚老实见称的文聘时。这家伙也动着利用自己的心思,现实主义!?真是让人又恨又爱,却有离不开的主义啊!
“原来是张翼德,口气倒是很大,你是想跟我切磋一下。对么?”
方志文将自己有些纷乱的心思抛开,看着一脸嚣张像的张飞淡淡的问道。张飞愣了一下。在方志文清澈的眼神的面前,张飞觉得自己的表演似乎有些失败,出丑了么?
“正是!请问阁下可是身有官职?该如何称呼?”
张飞慢慢的收起自己的狂态,略微松了松勒紧朱七公子的手臂,他感觉到朱七公子的呼吸有些急促,还以为自己的力气用大了,其实却是朱七公子见到甄二公子,觉得自己的丑态再落到甄二公子的眼里,觉得非常的羞愧和气愤。所以有些羞愤yù死的感觉,心跳呼吸自然就加快了许多。
“本官是幽州刺史部丰宁郡太守方远,你放掉朱公子吧,我保证你不会受到伤害,至于之前的误会。本来就是些许小事。朱公子,这位张翼德乃是幽州豪杰,观其身手。别说是你了,就算我在那么近的距离内,恐怕也是难以幸免,幸好没有造成伤害,你们之间的过节就此揭过如何?”
方志文之所以这么客气,自然不是因为张飞太厉害,而是因为张飞是受智脑保护的动物,老实说,即使张飞再厉害,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方志文不顾惜朱七公子的死活,完全可以将张飞击杀当场。
但是智脑是不会轻易的让这么重要的历史人物死于非命的,到时候还不定搞出什么幺蛾子,与其如此,方志文宁愿不要太过得罪智脑大大,反正现在张飞顾忌自己的身份,想要息事宁人,自己就顺坡下驴,顺便切磋一下,试试自己的新技能也不错。
朱七公子也不是笨蛋,虽然他平时很傲气,但是也知道轻重缓急,见方志文给自己铺好了台阶,自然立马就顺着下来。
“好,放下弩弓,将船靠岸,尔等不得与张壮士为敌,任凭方大人处置。”
“诺!”
张飞也哈哈一笑,翻了下手腕,将手里的短刃收起,断掉的长刀随手一扔,丢进了河水,斜了一眼退开的朱七公子,有些不屑的扯了扯嘴角,微微的眯了眯眼睛,看向神情淡定的方志文。
方志文的实力如何,张飞自然有个大致的判断,从方志文身上散发的气息看,他肯定是个中阶的将领,从刚才那偷袭的一箭看,实力应该不到六阶,不管怎么计算,张飞都不觉得方志文比自己厉害,但是,看他淡定的神情,难道真的有战胜自己的把握不成?
方志文自然不敢说自己有战胜张飞的把握,张飞毕竟是三国时期排名前十,甚至有人认为应该是排名前五的猛将,即使张飞现在年纪还轻,大概二十三左右,没有达到鼎盛时期,现在大概八阶不到九阶,那也不是方志文能够力敌的,更何况敢言必胜。
但是,张飞勇则勇矣,弱点却也是很明显的,别看他也能马战,但是他实打实的是步兵将领,对骑战完全没有加成,而方志文恰恰就是步兵的克星,如果方志文完全按照弓骑兵的打法,而不是死板板的打格斗战,靠着自己的速度放风筝,张飞绝对拿方志文没辙。
再加上张飞根本就不敢真的得罪方志文,所以仅仅限于切磋,方志文知道张飞的厉害,并不介意自己失败,张飞又不敢伤害方志文,方志文又有什么好紧张的呢?
“多谢方大人成全!”张飞抱拳施了一礼,大大咧咧的向方志文道谢,说老实话,他对方志文的观感还是不错的,至于刚才与朱七公子的冲突,纯粹是喝的晕晕乎乎的时候,想要顺便讹点好处罢了,幸好有方志文出面,否则还真不知道如何下台。
“无需客气,一会张壮士不要故意容让就当是谢我了!”
方志文晃了晃手里的落雁弓,然后收起落雁弓,又拿出了噬hún铁矛,显然是要告诉张飞,他与张飞的切磋,就是拿张飞来试招,算是索取自己的帮助张飞的回报。
张飞咧嘴一笑:“敢不从命!”
林老头有些愕然的看向方志文,不知不觉抚着长髯的手变成了拽着长髯,或许方志文不知道张飞的厉害,但是每一个异人可都知道张飞的厉害,或许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吧!还是说方志文胆大包天呢?那可是张飞啊!!
香香的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好几次都yù言又止,她当然希望看到自己哥哥与张飞这种绝世凶人斗将了,那得有多么jīng彩啊!而且,能跟这样的绝世名将对战本身,就值得大书特书。但是,她虽然知道双方约好的是切磋,还是担心自己的哥哥受到伤害,毕竟张飞这种怪兽级别的猛将,还是很具有冲击力和威慑力的,而且,张飞那家伙在演义里的记录可不大好,经常会做些不顾后果的事情。
朱七公子则一边揉着脖子,一边恨恨的看着不远处的张飞,但是张飞的眼神一转过来,他马上就将视线转向方志文,对于方志文与张飞的切磋,朱七公子当然是无任欢迎的,他甚至觉得不应该搞什么切磋,而应该决斗,这两个家伙都应该去死!当然,刚刚他还是希望最好死的那个是张飞,但是看到甄二公子看向方志文那满是忧虑的眼神,他的诅咒对象立马换成了方志文,只可惜,朱七公子学艺不jīng,诅咒术基本上连门都没进,所以效果等于零。
至于甄二公子,对于这场切磋也是充满了担忧的,张翼德这个名字他也听说过,虽然不知道张翼德的实力如何,但是他够聪明,既然香香与林老头能认出张翼德,显然这个张翼德不是普通人物。
香香脸上的担忧,以及林老头脸上的惊鄂,这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在他们的心里,张翼德的实力肯定是远在方志文的实力之上的,甄二公子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要是早点要来那本十二经练气术就好了,至少,方志文的实力能多点提高。
虽然河边除了道路,就是大片的麦田,但是不必担心会破坏麦田,因为战斗的时候拉开的战场其实是另一个空间,除非在非战斗的情况下特意去破坏环境,否则是不会对大地图上的环境造成破坏的。
这个游戏是不存在切磋模式这种东西的,战斗就是战斗,都是真实的战斗,除了战斗双方自己主动留手,否则伤就是伤,一样得花钱治疗,死就是死,一样的掉经验掉级。
所以,尽管说好是切磋模式,不管是场内的方志文,还是场外的众人,心里其实都是有些紧张的,而且随着两人各自催马走到出发位置,这种紧张甚至都扩散到了周围的空气里,让观战的众人都觉得压抑了起来,似乎连炙热的阳光,都有些冰冷了。
方志文与张飞是一南一北对峙的,这样的话,阳光造成的影响是一致的,谁也不会占便宜,至于战马,两人都用的鲜卑战马,只是武器上面,显然是方志文占了大便宜,张飞手里的只不过是一支普通的铁矛,并非他赖以成名的丈八蛇矛。
方志文单手提着长矛,幽蓝的矛尖斜斜的指向地面,他坐下的马匹有些不安的刨了刨地面,似乎感受到了对面那个凶人的气焰,方志文眯着眼睛看去,张飞在马上似乎很放松,将近两丈的长矛单手提着夹在腋下,一只手在眼睛上搭着遮阳篷,正瞪着眼睛看着准备发令的宇文伯颜手里的长矛。
风似乎忽然停了,整个战场上安静异常,连河边柳树上的蝉声不知何时也停了下来,强烈的rì光炙烤着地面,热气从地面上升腾起来,扭曲着人们的视线,远处的两个身影也微微的晃动着,有一种虚幻的感觉。!。
第一百四十一章战斗
‘咻,宇文伯颜手里的长矛带着尖锐的啸声朝着战场中间飞去,这是古老的决斗礼,在长矛落地的一瞬间,就是斗将开始的信号。
“驾!”
“喝!”
两人几乎同时喝了一声,马匹也开始起步,这一动,两人骑术上的差距就看了出来,张飞的马略微有些迟疑,迈步的动作也有些晃动,这是因为人与马的配合不好造成的,而方志文坐下的马匹却是轻轻的一蹿就冲了出去,显得轻盈自然。
这么一来,两匹马的情绪就大大的不同了,这并非是开玩笑,在斗将的过程中,马匹是很重要的,如果是差不多水平的战马,御者的能力直接决定了马匹的优势,甚至能决定马匹的情绪,令战马爆发出更高的水准。
两人相距不到三百步,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两人的距离就到了交击的范围了,方志文与张飞都是右手持矛,所以都选择了左侧马位,其实以方志文的马术,确实可以在最后的关头转向右侧马位,使张飞处于相对稍差一点的攻击位置,但是这样做的坏处也会令自己处于不习惯的攻击位置上,仔细的论起来,肯定是武力高的武将适应xìng更强,当然,也有可能是经验高的适应力强,不过不管从哪一个方面看,方志文都不能占优,所以,方志文并没有选择这样做。
说时迟那时快,双马交汇只是一瞬间.不管场边的观众们都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反正这一刻都不约而同的摒住了呼吸,乃至摒住了心跳!
张飞并没有急着出手,他的长矛稳定的指向方志文,不知道是出于谦让.还是他就喜欢这样的战术,直到方志文手里长矛的蓝sè矛尖轻轻的绽放出一朵小小的蓝sèhuā蕊,张飞才猛地将手里的长矛刺了出去。
枪huā越小越要命!枪huā越小,说明使用者的控制力越强,手臂和手腕的力量,乃至腰腹的力量也就越强,因此枪尖的晃动范围小,枪的速度和力量都会比较强。
枪huā并非是使用者故意造成的.枪在刺出之前.手臂发力.由于枪杆长,加上枪杆的韧xìng,以及马匹奔跑中的晃动,所以枪尖自然就会颤抖一下形成了枪huā,当然,也有人故意的晃动枪huā,来干扰对手的防御。
但是在张飞这个层次的强者眼里,晃动长枪制造枪huā是一种舍本求末的傻瓜行为,这只会降低长枪的速度.并且容易被对手格挡自己的虽然方志文的噬hún铁矛晃动极小,但是张飞的铁矛还是准确的刺进了枪huā的中间,显然,张飞真的是抱着切磋的打算,没有拼命的架势,否则这个时候他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敏捷和力量优势,选择以攻对攻,而不是防守反击。
方志文的长矛被张飞的铁矛搭上,顿时一股巨力传来.方志文迅速的一缠,但是技术上张飞又怎么会输给方志文,他的矛术足可以当方志文的老师。
张飞手腕轻轻的一颤,瞬间就连续几次击打在方志文企图晃开的矛杆上,力量一次比一次大,角度一次比一次准确,这就是经验和实力,这种小范围的崩颤,迅速的找准了方志文铁矛的动向,然后在角度最佳的位置上张飞发出一个大力的崩架。
‘”地一声脆响,其实只有方志文知道个中的滋味,高频率的多次击打,方志文手里的矛杆似乎像是通了电流一样,让方志文的手掌到前臂都开始发麻,最后的一下,半边身子都麻了,户口也裂了开来,不过这一下的剧痛,倒是让方志文的手掌重新掌握了本来已经感觉不到的矛杆。
其实并非是矛杆已经脱离了方志文的手掌,而是急剧的颤动让方志文的手掌神经产生了错觉,以为矛杆已经不再手里了,若单论力量的话,张飞此时还没有到达巅峰状态,还不足以一下就让方志文兵器撒但是不论方志文是否还能够掌握住jī振的铁矛,张飞的崩击确确实实的打开了方志文的防御,他手里的铁矛无声无息的,如同一个幻影一般,奔着方志文的右肩急袭而来,那黝黑的矛尖仿佛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吸引着方志文的视线和心神,有一种晕眩的感觉,在方志文的眼中,那尖锐的矛尖似乎越来越大,几乎充满了他的视线,似乎除了矛尖之外,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别的东西。
不对!这是技能!!方志文应该庆幸他有两个大脑,当一个大脑被那神秘的技能吸引住的时候,另一个大脑却对这个现象作出了准确的分析。
没错,这就是技能,张飞的专属技能‘灭hún”由急速震颤的枪尖,产生一种超声bō,干扰人的大脑思维,或许古人不知道什么是超声bō,但是知道这个技能就可以了,这个技能的前身,其实是矛术中的通用技能‘夺hún“夺hún,这个技能是在长矛刺击的过程中,高速震动矛尖产生尖利的啸叫声,干扰人的心神,当这种震颤再进一步,就变成了听不见的超频震动,超声bō!
当方志文判断出这是一个技能效果时,张飞的长矛已经距离他的肩膀不远了,张飞的嘴角也慢慢的向外咧开,只要到时候及时的收回长矛,给方大人一个轻伤,自己的这次比武切磋就算是完美的完成了,今天的麻烦也算是解决了。
古人重承诺,既然朱公子已经承诺由方志文解决问题,事后肯定也不好追究了,张飞的这场祸事就算是躲过了。
但是,就在张飞这么一晃神之际,那本来应该接实的矛尖却走空了,当手上的长矛穿过方志文的身,却完全没有实感的时候.张飞知道,那个身影不过是自己眼中的假象,马背上,已经没有了方志文的身影,刚才自己的走神让视觉没有跟上方志文的动作.但是,张飞不得不承认,方志文的动作真的很快。
张飞没有停顿,长矛毫不犹豫的横扫,不管方志文现在在哪里,这个横扫都是攻守兼备的动作,方志文去了哪里呢?
东汉时期有没有马镫?答〗案是有!不过,不是现在这种马镫.一种是单边马镫.便于上马.一般战士都不用,另一种的是用绳索制成的软镫,这种马镫就是弓骑兵最喜欢使用的,但是也非常的危险,因为人堕马的时候,这种马镫往往无法解开,而造成堕马者被马匹倒挂拖行的悲剧,所以使用的时候要非常的小心,近战骑兵更是慎用。
方志文的战马上就用了这种绳索制造的马镫.到不是他不知道后世马镫的形式,而是城市的骑术科技树没到,装备不上去。但是即使是这种马镫,还是可以玩出很多jīng彩的骑术的。
比如此刻方志文就利用这个马镫,在关键时刻迅速的侧身翻到了战马的左侧,仰面朝天的吊在战马身侧,这个角度上,张飞是看不到方志张飞错马而过的时候长矛横扫,防止方志文的背后攻击.他人也始终扭头看着方志文的战马,想要弄清楚方志文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方志文此时也不会闲着,虽然心里感叹着张飞实力雄厚与技巧的高超,但是方志文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方志文手里的长矛也在横扫,带着‘呜呜,的啸声,方志文手里的长矛由马头的方向,横扫向马尾方向,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
张飞眼角一晃,似乎看到了那幽蓝sè的矛尖在方志文的战马一侧闪了一下,一阵低沉的啸声隐隐传来,然后从方志文战马的屁股后面,忽然shè出一条泛着蓝光的黑影,然后尖利的破空声传来,方志文居然将长矛脱手shè了出来,原来他人在马匹的另一侧,真是jīng彩的马术!
张飞感叹了一声,长矛一抖,仿佛在身前打开了一个黑sè的盾牌“的一声将势大力沉的噬hún铁矛格挡了出去,正想勒住缰绳圈马回头追击已经失去武器的方志文。眼角却看到方志文已经翻身回到马背上,右手里已经多了一张黑sè的大弓,这才想起,方志文可是弓骑将,拿长矛纯粹是玩玩,此刻他手里的长弓才是真正要命的东西。
红sè光芒一闪,在张飞的眼里,方志文右手持弓左手拉弦,一点耀眼的红芒一闪,然后在张飞的视线里,那红点忽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朝着自己直扑了过来,张飞知道,这是技能,心下惊叹着,但是手脚却一点都不慢。
“好!”
张飞一声如雷的爆喝,长矛急剧的划了一个圆弧,整条长矛似乎都变成了湛蓝sè的,长矛画圆,在张飞的身后形成了一个蓝sè的盾牌,然后矛尖一振,点击向急速飞来的火球中心,这是张飞的专属技能‘铁壁”
‘轰”火球猛地爆发了开来,强烈的冲击力让张飞坐下本来已经慢下来的战马不由自主的向前奔出几步,坐在马上的张飞身体也晃了晃,心下暗暗骇然,自己可是出了全力防守的,xiōng口还是被震得发闷,他身后更是尘土飞扬,一时竟看不见方志文的身影,不过听着马蹄声却已经是跑远了。
正要放下有些发麻的手臂,忽然耳边传来一丝异响,张飞毫不犹豫的挥矛向下猛扫,‘呜,地一声扫过了马匹后面,但是却没有碰到任何东西,正当张飞疑huò不已的时候,一支支如电芒一般的箭矢已经穿过漫天的灰尘shè向了自己。
张飞虽然能一一的将箭矢挡下,但是却要huā费不少的力气,别看这些箭矢没有使用技能,但是支支都是势大力沉,听到那沉闷的响声,就知道这箭矢有多大的力量,倒不是张飞耗不起这点力量,而是他手里的长矛耗不起,现在那长矛已经在张飞大力挥击之下,已经有些变形了,再这么下去,非折断了不可,张飞不想一味的被动挨打,立刻双tuǐ用力一夹马腹,想要跑出方志文的shè程之外。
但是,战马却没有动!?!。
第一百四十二章战平?
第一百四十二章战平?
张飞现在终于知道了,他犯了一个大错!无论如何,在与弓骑将对战的时候,千万不要将战马减速,停下来更是找死的行为!这是张飞用亲身的经历获得的教训,深刻的教训!
张飞一边抵挡着毫无节奏,角度刁钻的箭矢,一边困惑的用眼角扫视了一下自己的战马,却发现在自己的战马后腿关节处,一支黑sè的羽箭赫然钉在上面,这支穿透了战马后退关节的羽箭,虽然不会让战马致命,但是却让战马的马腿无法弯曲,从而限制了战马的行动。
现在,张飞明白了,自己此刻就像是一个箭靶子一样,完全丧失了进攻的能力!这......这也太欺负人了吧,不带这么玩的!!张飞yù哭无泪!
“好!哥哥,加油,虐死他!”
香香兴奋的声音远远的从场外传来,这丫头的嘴之所以这么毒,自然是因为哥哥的缘故,在香香看来,凡是与哥哥做对的,都是敌人,都应该被诅咒,所以即使张飞的名头再大,香香的毒嘴也不会放过他,当初吕布都被香香喷过,何况这个黑炭头呢。
刚才方志文与张飞双马交错的时候,香香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紧张的浑身僵硬了,心里也沉积了巨大的压力,所以,趁着现在方志文占优的时候,香香大声的吼了出来,也是一种情绪的宣泄。
只是这种宣泄进一步加深了张飞的尴尬和羞惭,被一个异人小女孩给羞辱了,张飞心里很生气,一股无名火直冲胸臆,却是无法发泄出来,憋得他胸口生疼,只是将长矛舞得更快了,呜呜的声音显得更加清亮,重重的矛影将张飞的整个身形都遮蔽了起来,不时有飞shè来的羽箭被磕飞出去,或者干脆被凌空击碎,飞出老远。
方志文的羽箭连绵不绝,张飞就是想要下马去帮战马将那黑sè的羽箭拔掉,方志文也不给这个空闲给他,而且从箭矢飞来的方向看,方志文已经绕到了他的左侧后的方向,这里正是张飞使矛最不舒服的位置。
其实单单计算血量的话,张飞甚至敢于空手抵挡方志文的羽箭,然后硬吃几箭也能将马腿上别住关节的羽箭拔掉,但是拔了之后方志文就没有办法再shè上去么?张飞心里很明白,自己的短板被方志文发现了,或者应该说一开始方志文就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一旦方志文发现近战差距太大,而采用现在这种典型的弓骑兵战法,张飞除了挨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破解这个能把人气得吐血的憋屈局面。
时间实际上只过了一会而已,等流火爆炸扬起的尘埃落下,方志文看着张飞手里已经有些弯曲的长矛,还有那别扭的防御姿势,不由得有些好笑,更多的是一种自豪和明悟,好笑的自然是张飞现在尴尬的局面,自豪的当然是能够与张飞打成这样不胜不败的场面,至于明悟,是对于三国时代顶尖武将排名缘由的明悟,是对于武将综合实力评价的一种明悟。
三国武将第一人,九chéngrén认为是吕布,还有一成认为应该是黄忠,不管这两个人到底是谁拿第一,无可否认的是,没有人能跟他们二位争第二这个位置。
他们千多年来能被后人反复评说,认定是三国时期武将的巅峰,他们有一个重要的共同点,那就是两人不但近战无敌,而且还都是shè术高手。
黄忠的箭术大家都清楚,其实吕布的箭术也是十分高超的,方志文甚至觉得,吕布的箭术绝对不会比黄忠差。
不说演义中的辕门shè戟时吕布表现的高超箭术,方志文本人可是见过吕布的,吕布对自己的shè术非常有信心,甚至比对自己的戟术更有信心,只是不知道,后来吕布为何不喜欢用箭术,三英战吕布固然让刘关张扬名,也印证了吕布的强大,但是那个时候如果吕布善用shè术,估计三英都得折在当场。
今天方志文凭借这自己的速度优势和箭术,足以跟绝世猛将张飞打个不胜不败,张飞身上的短板,将两人之间的三阶差距完全抹平,这个结果不但让张飞羞愤不已,也让方志文明白到,所谓的武力值里面的水分有多大,也深刻的领会到箭术和骑术,在武将对战中占据着多么重要的位置。
方志文停止了攻击,打到这个地步,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再打下去的意义了,张飞颓然的将手里的长矛用力的掼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响声,扬起一片尘土,张飞轰然跳下马来,绕到自己的战马背后,一手扶着马腿,一手攥紧那支shè穿了关节的黑sè羽箭,猛地一用力将箭矢拔了出来,那战马疼得嘶鸣了一声,猛地向前窜了几步,哀哀的低头嘶声鸣叫着。
张飞觉得很丢脸,也有些后悔,毕竟自己以强凛弱居然败了,张飞或者能找到很多借口,比如开始的时候他顾忌方志文的身份而留了力,如果一上来就全力以赴,方志文在第一回合就得躺在马下了;又比如即使现在张飞被动挨打,其实方志文也没有战胜张飞的手段,而一旦他不能继续开弓,张飞绝对能反败为胜,别忘了张飞是体力奇高的变态,曾经与马超整天整天的打斗。
虽然张飞是个不肯服输的人,但是脸面还是要的,自己比方志文强上几阶,不能胜也就是败了,只是他心里尴尬的要死,心里的憋屈与愧意堵在胸口,张飞大口的喘息着,但这认输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将一张黑脸都憋得通红。
方志文拍马走近,笑呵呵的道:“张壮士的马匹和兵器都不堪用啊!不过张壮士矛术jīng湛,足以为师啊!”
张飞此刻要庆幸自己的肤sè够黑,不然一定能跟关二哥比一比谁的脸更红。
“呵呵,还好,还好。大人的箭术也不错!”
张飞脸sè急速的变了变,终于压下心里的羞怒,挠着头咧着嘴傻笑着,用貌似憨厚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方志文轻轻的摇了摇头,张飞这个家伙确实是属于死鸭子类别的,嘴特硬,就是不肯认输,这也是他xìng格上的明显缺陷。
想想刘跑跑哥仨,似乎都有着鲜明的xìng格缺陷,这些缺陷或许成就了他们的xìng格魅力,但是,在生死存亡的争霸之路上,特别是在玩家加入进来之后,这样明显的短板,随时都会被人加以利用,看来刘跑跑的割据之路会变得更加艰难。
不过方志文倒是完全不介意张飞的装傻,既然他喜欢,那就继续保持这种毛病好了,张飞又不是他的属将,他才没有jīng力来教训他呢。
“再厉害也伤不到张壮士一根汗毛!张壮士如此勇武,为何不到军前效力,也好博一个封妻荫子?如果张壮士有意,丰宁郡以偏将之位以待!”
方志文大有深意的看着张飞,想知道他要怎样了拒绝自己,会不会受到偏将职位的诱惑。
张飞眨了眨他那对豹眼,咧着大嘴拱手道:“多谢大人看重,在下家中父母在堂,某乃独子,不忍弃父母于不顾,请大人勿怪!”
方志文笑了笑:“原来张壮士还是位孝子,既如此,本官也不敢不让人子尽孝。此间事了,吾等还要赶去蓟县,张壮士,就此别过,后会有期,如果张壮士想要建功立业时,尽可到丰宁郡来寻。”
张飞点头应了,方志文不再多言,拨转马头朝着远处观战的众人而去。
张飞目送方志文走远,使劲的跺了跺脚,‘嘿’地低喝了一声,快速的跑了两步,追上自己的马匹翻身上马,用力的在马屁股上怕了一下,打马离去。
香香的白马迎了上来,远远的就听到她银铃似的笑声:“哥哥,你真棒!连张飞都拿你没辙!哥哥以后也算是大大的名将了,嘻嘻。”
方志文带了带马缰绳,将速度控制了下来,与妹妹并辔而行,看着香香因兴奋而红红的脸颊,笑着摇头道:“只是扬长避短,互无胜负而已,而且张飞的矛术确实很厉害,可惜了。”
“可惜什么啊!?是不是你招募他了,他不肯?”
香香好奇的眨着眼睛问道,方志文再次摇头:“不是可惜这个,而是可惜他是个瘸脚的猛将。”
“瘸脚?有么?”香香奇怪的想了想,有些不明所以的咬了咬嘴唇,方志文见她困惑的样子可爱极了,不由得压住了本想告诉她的答案。
“好了,大家整理一下继续上路。”方志文回到队伍中立刻下达了命令,这大太阳的站在这里也够热的,没见到甄二公子都被晒得满脸通红,眼泪汪汪了么,方志文心里暗思,这甄二公子在外风吹rì晒的居然还这么好皮肤,真是难得啊!
朱七公子有些失望的看着远处张飞消失的背影,又看了看方志文,见他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朱七公子带着自己的仆从重新回到船上去了,他现在也不好意思缠着甄二公子,毕竟他也是要脸面的。
林老头用炙热的眼神笑眯眯的打量着方志文,不知道是因为方志文刚才的战斗表现,还是因为方志文对待张飞那种淡然的态度,反正他那种过度热情的眼神让方志文很不舒服,但也没有理由不让林老头这么研究自己,只好选择无视了。
第一百四十三章忙碌的密云塞
跟方志文香香的悠哉悠哉的旅程相比,田畴这三个月来几乎已经忘记了chūn风的味道,忘记了夏rì阳光的暴虐,他整天面对的只有两个字‘工作’。
开始的时候,是因为一种因为主公远离,独自担负重任的谨慎,其实在主公纵横在大草原上的时候,田畴就已经与慕容方独当一面的支撑着密云要塞,并且抵挡住了蹋顿以及鲜卑人的围攻。
也正是经过了乌桓人与鲜卑人的洗礼,慕容方与田畴才真正的成熟起来,能够成为替方志文撑起一个巢xué的大将,特别是慕容方,这个几乎没有什么特别出sè特点的武将,经过长时间的煅炼,他的属xìng已经渐渐倾向于统帅和智力,向着帅才方向发展,更让方志文满意的是,慕容方的xìng子沉稳不喜冒险,非常适合坐镇老巢的任务。
不过比起那些,自己培养起来的将领,能够跟得上自己的脚步,才是真正让方志文高兴的事,慕容方是方志文的第一个属将,他与方志文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包括田畴、李shè虎、李元志、段子刚,段志然和宇文伯颜等等第一批将领,方志文希望他们都能跟得上自己的步伐,能够在这个辉煌的时代里,留下属于他们的传说。
大量的内政以及后勤统筹工作,给田畴带来了巨大的内政经验值,他的内政点数也已经封在了79点的瓶颈上,等待着突破的契机,不像武力型武将。他们突破五阶的契机,一般意义上是身体的突破,所以高等级内功是有效的方法之一,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但是对于内政将领来说。突破的契机到底是什么,别说田畴。方志文自己也不清楚。只能不断的去mō索,或许,这次找到了林老头,是田畴的一个机会也说不定。
方志文刚离开草原的时候,田畴是以一种十分谨慎的态度来对待自己肩上的重任,谨小慎微的过了两个多月,终于开始适应的时候,方志文与天下会达成了合作协议,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