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88部分

笑了。
果然就是曹操,看来这一关将会是一场大会战,只是不知道自己这边能出多少人马。
“闯关者,接受我们的挑战吧!”
“有什么规则么?”
“我方战将谋士如你所见,并会有八万骑兵,二十二万步兵,据守两座三级镇规模的城池,你可以选择一军不超过两万两千骑兵,或者五万两千步兵,以及一名军师,不超过四名副将,需要至少攻下两座城池的其中一座,时间不限,每日补给自动回满。”
两万对三十万,还是进攻一方。拿下一座三级镇,这个难度可真不是一般的高了,智脑对方志文的战力评估可以说是高的有些离谱了。要知道,曹操对部队的加成也不低,跟方志文相比绝对不是十几倍的差距,何况曹操还是守城。
只不过,智脑给出了不受时间限制这个条件之后,在双方兵员无法得到补充的情况下,胜负的天平就被拉平了。方志文完全可以选择小刀锯大树的精神,一点点的将曹操的兵将磨干净。
有了这个选项之后,原本稳操胜券的曹操就不能再学乌龟缩在城里不出来了。如果曹操不能对方志文造成有效的杀伤,那么失败将会随着时间的过去而降临到他的头上。
所以,曹操也必须主动起来,要想方设法的消灭方志文的兵力。这么一来。双方的战斗就好看了,一番斗智斗勇是少不了了。
方志文慎重的思考之后,选择了郭嘉作为自己的军师,又挑选了徐晃、张辽、李元志和李射虎作为副将,打的就是快速运动游击战的主意。
战场拉开,方志文的地图是一片漆黑的,竟然连地图都不给,只能自己探索。不知道曹操那边的情况如何,不会曹操对自己的情况是透明的吧。
想到这里。方志文立马行动起来,将自己的斥候向四周分发了出去,现在自己的位置不明确,对地形也不摸底,更加不知道曹操在自己的什么方向上,所以方志文不敢轻举妄动。
没多久,斥候就传来了周围的情报,地图一点点的被打开,根据斥候的报告,曹军果然对自己的情况是知道的,而且地图对他们也是开放的,斥候在三个方向上都碰到了曹军的斥候,双方稍微接触后,方志文的斥候成功的渗透了曹军的信息屏蔽圈,然后发现,三个方向上的曹军骑兵都是重骑兵。
“奉孝,怎么看?”看着神情肃然完全没有情绪波动的郭嘉,方志文的感觉很奇怪。
“敌军的意图是用重骑兵监视驱赶我们,压缩我们的活动空间和战术灵活性。”
方志文点了点头,这个战术确实很有效,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战场的宽度够不够,能不能让方志文的部队在其中穿插。
曹军三支骑兵的距离不大,相距也就十里左右,不过这个空挡确实足够方志文穿插过去,现在方志文必须在曹军到达之前,在地图还没有弄清楚之前,尽快的作出抉择。
或许,曹军将自己驱赶的方向是陷阱,也可能,曹军的来路上才是陷阱,一旦自己穿插过去,这三支部队就会调转方向,一举将自己围住。
“奉孝,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应对?”
“撤退,适当的撤退与敌军保持距离,敌军的速度远不如我军,而我军的危险在于对环境的不熟悉,因此,我们必须争取更多的时间来了解周围的环境,在此之前,不适宜做出重大的决定。”
方志文笑着点了点头,自己身边的这个‘郭嘉’思路似乎更加迅捷了,但是却缺乏了一份跳脱,他的选择是中规中矩的,可如果是本尊在此的话,郭嘉肯定还会留下一支精锐来尝试将敌军的斥候灭了!战场遮断也是很重要的,顺便还能占点便宜。
“射虎、元志、公明,你三人各率一曲,分别向三路曹军骑兵靠近,务必将对方的斥候侦骑具皆捕杀干净。”
“诺!”
“记住,不得与敌军主力接战,若是敌军派出骑兵驱赶,你等可以适当的退却,将之吸引出来,届时我会再派援军!”
“诺!”
“去吧!”
方志文这招非常的阴损,追击的曹军果然非常困扰,方志文的部队肯定不会在原地停留不动,因此斥候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只是在三名强将率领的精锐骑兵面前,斥候小队根本就不可能渗透过去,即使偶尔有渗透过去的,基本上也回不来了。
派出骑兵队去驱赶,这些重弩骑兵却又转身跑了,曹军也不敢追得太远了,生怕中计被埋伏,无奈之下,曹军干脆将部队分成几个部分,轮流加速上前追击,想方设法的要咬住方志文的尾巴。
幸好,方志文也没有急于脱离曹军视线的想法,毕竟方志文也不知道自己前进的方向上是不是有着曹军的埋伏和圈套,方志文的当务之急正是扫地图。
整整一个白天,方志文在前跑,曹军在后跟着,双方除了偶尔有斥候小队之间的接战,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斗。
一天下来,方志文也基本上能确定了不少东西,首先,这里的地形可能是仿照汝南地区的地形复制的,环境不算特别复杂,但是丘陵和平原相间的环境,对于野战来说,还是有很多布置陷阱的机会的。
另外就是战场的范围大概有百里方圆,城池的方位方志文大致能推断出来,但是并没有看到城池的情况,从已经扫开的地图上看,两座城池距离不到二十里,都集中在地图的中心位置,自己实际上是在绕着圈子跑。
而出城追击自己的就只有这六万重骑兵,在城外除了分布在地图各个角落的侦骑斥候,似乎并没有别的大规模的部队,当然,曹操的潜伏技能很高,其他谋士也不差,或许将部队藏在了某处也说不定,因此,方志文一直小心翼翼的躲开那些地形复杂的地区。
眼看着天色渐暗,方志文必须慎重的选择是宿营,还是继续转移。宿营的话,方志文将会承受被曹军悄悄围上的可能,继续战斗的话,夜里视野不好,如果曹军这个时候发动了自己没有发现的潜伏部队,很可能成功的将自己赶进陷阱里面去。
如果从体力上看,方志文的部队体力保持的还算不错,加上方志文还有节省体力和加速恢复的道具,继续战斗下去也未尝不可,相对来说,曹军的体力更成问题。
仔细的衡量之后,方志文决定继续战斗下去,争取在午夜恢复体力之前将曹军甩开。
“报!主公,前方二十里发现大量敌军斥候!”
“前方?向左右两侧扩展侦查!”
“诺!”
“主公,敌军可能是发动了伏兵了?”郭嘉淡淡的插了一句。
方志文有些困惑的问道:“他们是怎么估计到我们会运动到什么位置上呢?”
“准确的位置肯定不行,但是根据我们避开险要之处的走法,以及后面追着我军的部队掌握的情报,提前一个时辰左右预算我军的位置是可行的,如果稍微大胆一些,提前两个时辰预测也行,反正就算是错了也没损失!”
“哦,原来如此,就是押宝嘛,这倒是符合曹操的性格。”
“是,可是敌军能快速运送的部队数量不能很大,此处距离城池大概六七十里,就算用马车运送重步兵,一次性也不可能太多,或许,还要加上他们事先埋伏在某些地方的部队,能集结起来的,估计最多也就五六万的样子。”
“我们可以选择绕过去。”
“向南绕行,我们将会进入丘陵地区,向北绕行,正好有一条不算深的河流,估计对方也会有所准备,敌军还有一支骑兵没有出现,如果属下没估计错误的话,这支骑兵定是在重步兵身后。”
“准备等着堵路么!”
“正是。”
方志文想了想,咧嘴笑道:“不愧是曹操,竟然能将战场精算到如此地步,或许从一开始,他的目的就在于此吧!”
“或许,毕竟战场对于他是透明的,能够从容的布置埋伏,事实上如果仔细的推算,完全能够从一开始就大致的推测出晚上我们会在什么位置,因此伏击点的选择其实很宽裕!”
“哦?对啊,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就这么点大的地图,随便猜都能有很大的机会猜中,何况我们跑了一整天,足够他们对计划进行修正了,这么说这个陷阱我们是躲不开了!”
“恐怕是的。”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谋略无双态势诡谲
陷阱必须从外围形成,然后像是一张大网一样悄无声息的包围过来,那才能在不惊动猎物的前提下成功的锁定猎物,当猎物发现不妙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躲不开了么?如果你是曹cāo,想要成功的围猎我军,会如何做呢?”
方志文似乎并不着急,而是耐心的思索着事情本身,似乎对事情本身的兴趣比对结果的兴趣更大。
“如果是属下,根本就不会在这里设置陷阱,陷阱的位置应该在城池附近,至少先有不败的准备,才能去争取胜利的。”
方志文笑了笑,郭嘉的xìng格虽然机变百出,但是却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战争是力量和智慧的碰撞,而不是赌博。
“为何不在野外设置陷阱?”
“主公,任何一个计划都存在着被对方反制的可能xìng,就像格斗一样,挥拳的同时也存在防御降低,而被对方趁机攻破的机会。”
“呵呵,不是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御么?”
“那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进攻确实能牵扯敌军的力量,从而限制敌军投入进攻的力量,但是进攻时防御降低也是必然的,如果敌军充分的利用这点,就能形成有效的反击了,到时候可能会因为力量分散在外,而形成局部极为不利的局面,换而言之,主动进攻本身就是一场运动战,运动战对机动xìng更强的一方有利,机动xìng更强的一方,无疑是我们。”
“所以,奉孝的想法是在城池周围设置陷阱,限制和消弱我军的攻击效果,并寻找机会完成包围歼灭。”
“嗯,距离城池越近,步兵运动速度慢的弱点就越不明显,曹cāo想要出奇兵,将步兵运送出来,奇就够奇了,但是被反制的可能xìng也大大的提高了,曹cāo这是太小瞧了主公了。”
方志文笑着点头,不过郭嘉却面无表情,有些不大和谐啊。
“那么奉孝你认为的机会又是什么呢?”
“机会有很多,比如可以选择在此处寻机歼灭曹军已经出城的部队,或者也可以尝试奔袭城池,yòu使敌军动起来寻找歼灭的机会,又或者....从曹军已经出动的部队来看,或许城池的防御漏洞也相当大。”
“城池?你也真敢想啊!曹cāo还没有到孤注一掷的时候,曹cāo虽然喜欢冒险,可也没有那种不顾一切的疯狂。每一个统帅最后一定会被xìng格所左右,这点是无法改变的。”
“所以,主公打算如何选择呢?歼灭出来的敌军,还是...”
“奉孝的建议呢?”
“属下...建议攻击城池。”
“哦?这这样啊!”
............................
曹军如同一张大网,随着时间的过去,正在慢慢的变得越发的绵密,将方志文的骑兵给网在其中。
事实上,曹军是按照预定的运动方位和速度来移动的,期间虽然进行过微调,不过大致的过程几乎都按照曹cāo的设想在进行着,如果这个曹cāo是曹cāo本尊的话,想必现在的心情一定非常复杂,一方面有着即将击败方志文的兴奋,另一方面也自然有着对方志文积威的担忧。
不过,现在的曹cāo正在冷静的指挥着自己的部队,仔细的计算着每一个可能的因素和变数,誓要将方志文滑溜的骑兵给围在网中。
“禀报主公,敌军继续向东移动,距离车阵十里!”
“车阵维持不动,催促重步兵尽快到位!”
“诺!”
“禀报主公,夏侯惇部骑兵按计划开始转向东北方向,已经脱离了与敌军的接触!”
“命令许褚部提高速度,将敌军的游击部队向本队压缩!命令夏侯渊的骑兵部队向东南方向就爱苏,务必于两刻之后封堵住东南边的唯一退路!”
“诺!”
“乐进回报,重步兵前军已经达到预定位置!”
“很好,曹纯的位置呢?”
“曹纯将军还没有回报,根据之前的战报计算,曹纯将军将会在一刻之后到达指定地点待命。”
“主公,网已经基本结好了,方志文现在已经成了笼中鸟,就算他再能打,也不可能毫无损伤的逃出包围圈。”
“不错,现在只剩下车阵东南方向的一个缺口,如果方志文真的向那里突围,我军就可以全歼敌军了。”
“想要实现这个并不容易,想要将敌军逼向那里实在太明显了,敌军没那么容易上当。”
曹cāo看着荀攸和戏志才,摇头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越是明显,方志文才越是容易上当,因为他是聪明人,总是比别人想得更多。”
虽然曹cāo嘴里说得很自信,但是这种事情始终还是推测罢了,至于方志文的xìng格什么的,说实话,在这三个聪明人的数据库中,基本上没有什么定论,方志文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风,为了实现战略目的,几乎无所不用,基本上没有什么轨迹可循,也没有十分明显的个xìng化、习惯xìng行为。
所以,方志文究竟会怎么选择,确实难以预测,而且曹cāo也不认为这样的陷阱就能困住方志文。
“将步兵集中到左城去,右城城墙上布置稻草人。”
“主公实现想要用空城计?”
“空城计?不...只是以防万一罢了。”
..........................
“禀报主公,战场上忽现大雾,我军各部已经失去了敌军主力的行踪。”
“扩大战场侦查范围,加强城池与战场之间道路的侦查,务必尽快的将敌军行踪重新掌握住!”
“真的跑出来了,想不到还有这一招!”
“不好说,或许只是虚晃一枪,最终的目的是调动我军的部署,然后从中寻找战机!”
荀攸和戏志才的意见产生了分歧,不过,两人的推测各有道理。
“你们说得都不错,因此,命令各部按照原定计划继续进攻!”
“主公...这...万一敌军已经脱出包围圈,如果不及时调整的话....”
“即使现在进行调整,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调整,如果他们放开速度全力奔袭城池方向,我军在外的部队会确实被拉出两个时辰左右的空挡。可如果我军在情况不明的时候仓促应变,或许反而落入了对方的圈套,使其有机会各个歼灭我军回援的部队!”
“可是城池方面,我军现在完全没有骑兵支持,两个城池内各有五万守军,守住这么大的城池相当的困难!而且主公还...”
曹cāo沉默了下来,眯着眼睛仔细的思考和盘算着,从一开始,曹cāo就知道不能打一场中规中矩的战争,因此一上来曹cāo就是要搅浑水,然后利用制造最复杂局面的办法,来抵消方志文所具有的优势。
而且这个机会只有一次,在方志文不熟悉地形,以及曹军可以有限度的预制战场态势的情况下,利用这种战场信息的不对等,打乱方志文的思路。
不过可惜的是,方志文反倒是沉稳异常,对于曹cāo有意无意的lù出的许多破绽竟然完全视而不见,始终抱定了稳字当头的方针,小心翼翼的避过各种陷阱,甚至连曹cāo布置的最大的一个陷阱也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
并且,在最后的关头利用一场大雾将双方的信息差距彻底的扯平了。
现在战场的复杂局面固然是曹cāo做出来的,但是曹cāo本人也已经渐渐的对这种复杂局面感到力不从心了。
“禀报主公,距离车阵以西五里发现敌军部队活动,数量不详!”
“急报,夏侯惇将军与敌军小规模接战后敌军主动脱离,向东南遁去!”
“禀报主公,许褚将军急报,与敌军部队彻底脱离,失去敌军踪迹。”
“主公,这...敌军似乎分兵了?”
“嗯...烟幕,各种佯攻和佯动,倒是通向城池的道路异常的安静,这显然是不正常的!下令两城守军提高戒备!”
“诺!”
..................................
距离城池还有十里左右,方志文的主力在此集结,方志文利用郭嘉的技能成功的制造了雾区,并趁着夜sè化整为零突出了包围,然后在距离城池不远的地方重新集结,一边等着后续部队陆续集中,方志文一边派出了斥候侦查两个城池的情况。
“奉孝,两座城池看起来都戒备森严,你觉得攻打那一座比较好?”
“当然是东边这个右城了。”
“哦,这是为何?”
“斥候回报左城城头巡守正常,灯火也正常,右城却已经战士上城了,这显然是假象,战士怎么可能长时间在城上等着未知的敌人呢?”
“呵呵,也就是说右城是空城计,目的是将有限的部队都集中到左城去?”
“对!”
“不会是一个陷阱么?或许就是为了yòu使我们攻打右城呢?”
“如果是那样的话,陷阱一定在城里,而不能在城墙上,对,主公?”
“很对,所以我们占据城墙城门,然后缓缓的向着城里探查,若是有陷阱,则利用有利地形大量杀伤敌军,或者可以选择攻击从左城来援的敌军?”
“对,只要我们不急不燥,不要贪心的以为能一蹴而就,敌军能奈我何!”
方志文看着黑沉沉的夜空lù出一个自信的笑容,曹cāo这是一环套一环,到处都是陷阱,战场更是复杂的不得了,可是,这也让曹cāo的力量变得十分分散,这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呢?RS!。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除却曹操还有司马
“主公,敌军突袭右城,已经攻陷了右城的西城门。”
“禀报主公,敌军正在沿着城墙向南北拓展,并占据了西城门内侧的建筑构筑阵地!”
曹操沉默了,盯着地图半晌不语!
方志文实在是太狡猾了,方志文攻击右城,这无疑是正中曹操的下怀,只是剧本只是开了个好头,接着就向着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发展了。
现在曹操也很尴尬,在右城的城主府周围,确实埋伏着曹军最精锐的五万重步兵,曹操的指挥部也设在这里,曹操就等着方志文打上门来,到时候左城援军出动,配合曹操亲自指挥的重步兵,利用城内的复杂地形限制方志文骑兵的威力,然后内外合击,即使不能将方志文全歼在城内,也能重创方志文,为以后的战役打下基础。
只可惜,方志文竟然不急着向城内进攻,而是在城门附近建立了牢固的阵地,然后慢慢的向城内推进,一旦方志文发现了躲在城主附近的伏兵,方志文选择主动退却,或者是转头去攻打左城,又或者是占据有利地形与曹操打阵地战这都是有可能的,而曹操则会被动多了,这最后的底牌被掀开,曹操故意布置得十分散乱的部队,就有可能会被方志文趁机吃掉不少。
可是,现在曹操什么都做不了,到了这一步,曹操才发现,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最后的石头终于还是砸在了自己的脚上。
曹操最终还是选择了稳守。发动了城主府周围埋伏的重步兵,与方志文隔着街垒对峙,然后下令出击的各部向城池方向撤军。企图将方志文驱赶走。
不过方志文随即就分兵,留下少量的部队牵制曹军,主力忽然向左城发动攻击,左城的守城部队虽然有将近六万,但是骑兵在夜间攻城,四面城墙都需要防御,让守军的防守压力非常大。
而且现在双方的底牌都已经翻开。曹操已经没有了继续玩花样的可能,方志文当初选择的折信作为亲军的底牌这个时候也能打出来了。
在方志文和郭嘉亲自率领之下,一举攻陷了左城的东门。随后左城的战斗向东门集中,见势不妙的曹操不得不亲自率领右城守军来援,却被李元志在半路偷袭,曹操身边没有高阶将领。行军中的重步兵又没有着甲。虽然没有被全歼,但是却已经无法对左城形成有效支援了。
最后,方志文赶在曹军回援的部队到达之前,成功的攻陷了左城城主府完成了闯关任务。
曹操之败,就是败在了他的策略上,出奇制胜固然好,不过出奇而没有胜,则肯定败得很惨。当然了,曹操的选择未必就是错的。就算他选择稳重的打法,最后失败的很可能还是他,毕竟这只是一个副本而已,不会是不可能完成的,也不会有太多的变数。
副本结束,方志文看着眼前的曹操和他麾下的众将,却没有什么战斗胜利的快感,即使对面是真正的曹操,方志文一样不会觉得有多自豪,曹操在方志文手下确实没有胜过,对于击败曹操,在方志文看来只不过是一个理所当然的事情。
“恭喜你,可以过关了,不过你情绪似乎不高啊!”
“你又出现了?为什么不亲自参与战斗呢?”
“呵呵,你也太自信了吧,如果我亲自参战,你觉得你能赢?”
“不知道啊,不打过怎么可能知道!”
“我可是连你想什么都知道,你怎么可能赢呢?”
“你真的连我想什么都知道么?”
方志文很感兴趣的看着曹操,当然,那不过是曹操的一个外壳。
“你以为呢?”
“我以为你肯定不知道,因为那样的话非常的无趣,你不是认为有趣才是最重要的么!”
‘曹操’叹了口气,笑着点头道:“你很聪明,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甚至所有人在想什么我都不知道,这个规则是必须的,你知道为何么?”
“那样的话,估计会很累吧!”
“哈哈....不错,不错,那样的话会累死的!那就太没趣了,好了,跟你聊天很高兴,不过不着急,还是先完成任务比较好!”
说完,曹操脸上的表情迅速的退去,方志文看得十分有趣,这些站在自己面前熟人都是些空壳,那么,人是不是他自己,其实根本就不取决于外在的这个壳子,最终还是要看灵魂,灵魂,也只有灵魂才是人的本体啊!
方志文摇了摇头,不再理会这些空壳子,继续沿着漫长的阶梯向上攀登,心里也在猜测着自己的下一个对手,莫非是刘备?或者司马防?
..............................
出现在第四关上的也是一群人,司马防以及他的武将谋士,看着这一群相对来说比较陌生的人群,方志文比较关注那个最年轻的文士,虽然司马懿的样子更成熟了一些,但是那熟悉的神态一下就吸引了方志文的目光。
“本关任务,攻陷我军防御的巨城长安,我军有守城军队五十万步骑兵,你可以自行选择两万两千骑兵,或者五万两千步兵,时间不限,补给、体能在午夜自动回复。”
既然指明了是长安城,地图也不会再像上一关那样是全黑的,除了少部分地区,地图几乎是全打开的,从地图上看,长安城周围除了几个卫城之外,司马防并没有安排守军,周围也没有友军。
方志文的部队位置在潼关以西不远的地方,虽然周围没有敌军,司马防也是一副据城死守的架势,不过出于安全考虑,方志文还是先按兵不动,派出大量的斥候侦查整个战场的详细情况。
司马防确实秉承了他一贯的性格,那就是谨慎,在长安的外围,司马防确实没有布置伏兵,看来他是准备依托坚城打一场正儿八经的防御战,不过,方志文知道司马防不会死守,毕竟他手里还有至少十万西凉铁骑,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西凉铁骑给淹了。
方志文这次挑选了李儒作为自己的军师,部队使用了最强的步兵高顺的陷阵营和文聘的步兵营,又特意选了步骑皆能的田豫、黄忠和慕容方、宇文伯颜为副将,组成了手里最强的步兵军团。
战斗开始,摸清了战场的方志文不紧不慢的逼近长安,在长安城外二十里左右的位置上就早早的扎下了营盘,然后方志文大肆的开始建造营地,似乎他就不是来攻城的,而是来建城的!
这点其实也很好理解,在方志文考虑着如何攻打长安之前,先得解决自己被敌军大股骑兵冲击的问题,如果司马防集中十万骑兵趁方志文不备发动攻击,那可是一个相当糟糕的局面啊!
得知方志文在二十里之外就结营,司马防不由得直摇头,原来还计划在十里左右的时候进行一次大规模的骑兵突击,却想不到这个方志文如此的狡猾,居然早早的就扎营了,用骑兵去攻击敌军的营盘,而且还是有着防御大师称号的方志文守御的营盘,司马防确实没有信心。
“父亲,孩儿以为应该让骑兵出击,至少要看着方志文,一边随时能够作出应对!”
“嗯...派出多少骑兵合适?”
“四万吧,这样可以三军轮转,又有足够的战力!”
“可行,就这么安排吧,第一军由张绣率领,第二军李傕,第三军郭汜。”
“诺!”
“等等,”司马防叫住转身要走的司马懿:“告诉他们,凡事不得自作主张!”
“可是父亲,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战场上瞬息万变,若是事事请示,岂不是贻误战机?”
“战机?我们不需要什么战机,我们需要的是不能让方志文抓住战机,骑兵的目的是牵制,而不是进攻,有长安这座巨城,有五十万守军,我不相信方志文能够凭着手里的五万步兵攻破长安。”
“可是,兵员再多若是只是单方面的屠杀,也会死光的。”
“单方面的屠杀?这可是巨城,城墙的高度和城池的加成,足以抵消方志文的优势,单方面的屠杀根本就不可能。”
“这...遵命!”
虽然司马懿还有些不同的意见,不过没有了情绪的干扰,司马懿还是严守他谨慎的性格,以及对父亲的尊重,没有继续争辩下去。
方志文自然不知道司马防给骑兵下达了只能远观和牵制,不能进攻的命令,他还是很小心的防备着司马防的骑兵,毕竟那些可不是摆设,而是穷凶极恶的西凉骑兵。
方志文的办法就是将营地滚动向前,反正补给能在半夜补充完成,方志文每天将营地向前推进,并将放弃的营地拆毁,材料用到前面的营地里,结果是营地越建越坚固,到了营地与长安遥遥相对的时候,方志文的营地已经跟一座城池一样坚固了。
在城上观看的司马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方志文的营地就像是有生命一般,不但会走,还会长大,这种情况真的是很诡异,如果继续执行司马防的方针,等待着方志文来进攻,真不知道方志文会不会将营地直接的建筑到长安城边上来,到时候城墙互相靠在一起,那可就好玩了。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以力破巧司马战败
当然,两边城墙靠在一起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方志文还没有傻到那种程度,自己这边毕竟是要塞营地,城墙怎么可能比对方的更高,若是距离太近,怎么看都是对方占便宜吧,甚至还能顺势发动反击。
方志文的营寨停在城墙的三里之外,然后,方志文开始挖掘壕沟了,对付坚城,这种东西最管用。
一开始,方志文只是在营地周围挖,目的是防止司马防的骑兵随意靠近营寨,特别是晚上,这些骑兵没事总是在营寨周围跑来跑去的袭扰,很是烦人,一贯喜欢用骑兵去袭扰敌军的方志文也终于被敌军给袭扰了一把。
壕沟挖成之后,敌军的骑兵很难再靠近了,特别是黑夜之中,你不会知道这些纵横交错的壕沟里面,什么地方会埋伏着要命的狙击手,在吃了不小的亏之后,敌军的骑兵终于不敢靠近了,方志文在夜里也能消停一点。
接着壕沟开始向着城墙方向延伸,方志文构筑壕沟的水平非常高,壕沟的布置不但能有效的防御从天而降的巨石、巨弩,甚至连油罐火攻也都做了相当的准备,至于普通的弩箭,是很难攻击到躲在壕沟中的目标的。
开始的时候,司马防尝试用骑兵来破坏和阻止方志文的壕沟蔓延,不过很快他就发现,除了自己不断的损失骑兵之外,几乎达不到任何的效果。
接着司马防出动了重步兵,企图夺占方志文已经挖好的壕沟。甚至打算顺着壕沟反攻方志文的营寨。
不过方志文依托壕沟稍作抵抗,就一股脑的将将士都撤回了营寨,放任司马防的步兵占据了壕沟和周围的地面阵地。方志文则利用寨墙的高度袭杀地表的敌军,在黄忠、方志文、文聘这样的高级射击指挥技能面前,任何成建制的部队暴露在射程内都是极为悲剧的一件事情。
至于壕沟内的部队,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方志文只用了很少的投石机,向着固定的几个地方不断的用火油火球攻击,就成功的截断了司马防企图顺着壕沟反击的企图。就算有部分不怕死的冲了过去,后面还有狙击手和敌将的技能在等着他们。
白天撞了个头破血流,到了夜晚就更糟了。方志文的狙击手神出鬼没,从壕沟、地面向着任何暴露的敌军偷袭。司马防发了狠,尝试趁夜大举进攻了一次,结果发现方志文那不规则的营地设置得非常诡异。自己的部队根本就没法展开。能投入进攻的部队相当有限,进攻损失极为惨重,一次进攻就在方志文的营地前面丢下过万的尸体,特别是损失的基层将领数目更是惊人,谨慎的司马防再也不敢尝试反守为攻了。
而方志文则坚定不移的挖着壕沟,任凭司马防父子出尽法宝计策,方志文就只有这一条,挖沟、杀人!
司马防仔细统计过。不管自己用什么办法,只要自己进攻。损失都超过了十比一,这种结果让司马防父子百思不得其解,方志文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其实道理很简单,关键就在于司马防的进攻,进攻与防御方的交换比取决于双方的将领、士兵和防御设施,千万别小看了地面上这些简单的壕沟,这些壕沟用得好比高大的城墙更有用,而方志文在瀛洲战场上已经是大师级的壕沟战专家了,对付没有经过壕沟战训练的司马防,自然是占尽了便宜。
这里面的关键就在于伤害比的问题,司马防的进攻确实能给方志文的部队造成一定的伤害,可是,由于壕沟的存在,给了方志文自由撤换受伤战士的主动权,伤而不死,在游戏里等于白搭。而司马防却没有这样的便利了,事实上,方志文部队的基层指挥力量很强,他们的经验也很丰富,从来都是追着受伤的敌军朝死里打,这就是双方高交换比的秘密。
因此,战场的情况就变成了方志文一方老老实实的埋头挖沟,司马防心急火燎的智计百出,但是结果占尽了便宜的反而是什么都不做、以不变应万变的方志文,战斗打得非常精彩的司马防,却是损兵折将。
无奈之下,司马防也消停了,他干脆打定了主意,我看你能将壕沟挖到城里来不成?要知道长安城可是有着护城河的,到时候壕沟靠近了护城河,司马防打算直接用水灌进壕沟里,看看方志文还能怎么办?
不过方志文并没有将壕沟挖得那么近,距离城墙三百步,距离护城河也还有两百步,方志文的壕沟还是向着两侧蔓延,转眼之间,在长安城宽阔的东城外,一眼看去全部都是纵横的沟壑。
为何是三百步呢?因为在这个距离上,方志文的基层将领的技能已经能够射到城墙上的守军了,阶位高的甚至能射到城墙后面去,不过那只能盲射了。
接下来司马防就知道什么叫做只能挨打不能还手了,方志文一共有五万两千将士,其中的基层将领将近两千名,这两千名将领分成两班,轮流到壕沟前面朝着墙头的目标扔技能,就算一个技能只能杀死一名守军,一天下来,司马防这边也得损失数千好不好,这可怎么行!?
这无疑是个相当笨的办法,可是这个办法却切实有效的在一天一天的消减着司马防军队的数量,司马防剩下的四十多万部队,也不过是一两百天的事情,反正又没有时间限制,方志文淡定的很,慢慢磨就是了,不着急。
相反,司马防父子很着急,可是急也没有用,方志文四平八稳的,根本就无懈可击,这就是堂堂正正的好处,你很难找到漏洞,可是这么实打实的进行交战,最后的交换比司马防又不能接受。
司马防除了每天只能无望的朝着城外扔石头和弩箭之外,能做的事情相当有限,司马防逼急了,组织了一次反攻,暂时将壕沟夺了一部分,然后迅速的挖通了护城河,企图将方志文的壕沟都给淹了。
可是直到水灌进去之后司马防才发现,原来这些壕沟还能随时变化通道,最后的结果就是护城河水顺着壕沟一路流了过去,穿过方志文的营地,然后汇入了东边的灌溉水渠中,看来方志文早就做好了准备啊!
司马防发了狠,不断的投入兵力与方志文争夺壕沟的控制权,夺下一段就放水淹掉一段,方志文似乎也不着急,反正每次司马防抢夺壕沟都是需要付出将士生命为代价的,而方志文需要付出的不过是时间和体力。
直到整个东侧的城外数里都已经被纵横的河沟给淹没了,方志文又将营地给移到了南侧,然后重复着一样的事情,可怜的司马防发现,自己的骑兵已经丧失了在东侧活动的空间了,而自己倒在东城墙外的步兵超过了十万人。
同样的战术,只不过战场从长安东侧搬到了南侧,司马防面对的还是一样的局面,仍然是束手无策,仍然是每天被方志文一点点的将自己的部队蚕食掉。
这副本里没有季节和气候的变化,否则到了冬季河水结冰司马防就更没辙了,不过就算是如此,当方志文将阵地从城南移到城西的时候,司马防手里的部队只有不到二十万了,随着部队数量的下降,司马防的战损反而在增加,原因在于方志文在战斗中优先击杀对方基层将领的策略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
虽然方志文的整个战术看上去很笨,但是其实战斗得非常精细,如果认真的分析一下就能发现,方志文的部队是利用很多的细微之处,一点点的将优势扩大,然后锁定胜局的。
在撑了一百三十六天的时候,长安城的城门终于陷落了,原本应该变得激烈的战斗竟然还是四平八稳,方志文这边就不必说了,司马防也完全没有了战胜的信念,只是按部就班的打好最后一仗罢了。
城门被攻下四天后,皇宫陷落,漫长的长安攻防战终于结束了。
...................................
“有趣么?”
顶着司马防壳子的智脑似乎一点也不介意方志文这个略带调侃的问题,笑着点头:“很有趣,你不觉得这里面智慧的碰撞很有意思么?”
“智慧的碰撞是有意思,可是人性的碰撞不是更有意思么?如果是真人交战或许更有趣!”
“那个...还是算了,让他们知道得太多了,就不好玩了,而且,真人交战难道不会给你造成什么心理负担么?杀人毕竟不是一个有趣的事情!”
“我又没有说将士兵都给换成真人。”
‘司马防’笑着摇了摇手:“差不多了,真人的故事我不是也在看这么。”
“那这个任务岂不是多余了?”
“呵呵,不用试探我,到了山顶你自然就知道答案了,到时候你就知道是不是多余的了,加油攀登吧,少年!哈哈....”
随着笑声,司马防的神情渐渐的冷漠下来,方志文无奈的摇头,眯着眼睛有些神思不属,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良久,方志文才慢慢的迈步向阶梯走去。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关张上阵西蜀攻略
ps:感谢‘老马的天空’‘xxxxxxjj’‘聂北凌’大大投出的宝贵月票,谢谢!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