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85部分

起大规模的进攻,而这也给了敌军以调整和重新部署的时间。因此,京都会战速战速决的想法并不现实,也完全没有必要。”
徐庶扫了大家一眼,见大家的神色都没什么疑问,接着继续道:“联合指挥部预计,进行补给和调整的时间是五天到七天,完成后,部队将分别进入攻击态势,逐步清扫京都外围的敌军阵地,进一步消耗敌军的战斗力。同时,也会想方设法策反城内的原住民,如今倭人大势已去,想必愿意跟着倭人政权一起陪葬的人不会多。”
张志远插了一句道:“这个策反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城内的消息散发,以及城外的宣传战我们都一起负责。”
方志文点了点头:“嗯,那就拜托张会长了。”
徐庶接着道:“本次京都会战,联合参谋部期以一到两个月时间完成,这主要是为了减少我军的损失,京都如今是孤城,时间对我军有利,同时,也能利用京都尽量的消耗倭人可能到来的救援力量。”
方志文看了张志远一眼,张志远道:“我没意见。”
“具体的计划呢?”
徐庶伸手示意张天火继续,张天火站了起来走到地图前面:“具体的计划如下,于禁部与我会的第三步兵军团进驻南丹负责西北方向的攻防;文聘部绕过琵琶湖,至东晋江驻守,我会第二步兵团也配置在此,另赵云将军的骑兵作为机动部队一起部署在此;臧霸部和我会第一步兵军团部署在宗治,负责南部的攻防,另请方大人的骑兵配合作战。根据徐都督的建议,将吕布将军、太史慈将军和李元志将军空出来,向东投入到关东地区自由作战。”
吕布听到这里,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
方志文想了想道:“可以,战役的构想和布置都没问题,我军会全力配合,至于奉先、子义和元志,你们各自自由行动,补给与海军协调,目的是尽量的杀伤敌军的有生力量,给敌军民众造成恐慌,因此手法可以适当的激烈一些。”
“遵命!”
“诺!”
接下来,大家重点的讨论了后勤协调问题,事实上战争很大的程度上就是在打后勤,何况是如此大规模的战争呢!
........................
会议结束,众将也各自返回了军中。
方志文与张志远两人蹲在城门楼上,看着这个正在重新建设的奈良城,城里到处都是工地,玩家们兴奋的来回奔走着,运送物资交接任务,一个新的城市正在眼看着一点点的成长起来。
“志远,刚才会议上,你似乎没有说倭人内部的情报,为什么?”
“呵呵,这个情报对倭人来说很糟,对我们来说大好,我看贵我双方的将领们似乎都心气很高,担心这个情报一说,大家会滋长出轻敌的情绪,所以干脆就没说了。”
“哦?是什么消息让你有这种想法?”
“很糟糕的消息,对于倭人来说!”
“有多糟糕?”
“非常糟糕,倭人城市内的物价正在飞涨,一天一个价格,事实上,市面上也没什么可以卖了,多数的物资都是配给,而且配给的数量严重的不足,女人和老人孩子只能勉强不饿死,青壮劳力也是半饱半饥。”
“这么糟糕?会出现大规模饿死的情况么?”
“不好说,要看倭人的能力了,如果他们肯打开城池,估计百姓都会自发的逃过我们这边来了!因此,我建议我们双方都发布收容灾民的任务。”
方志文眨了眨眼睛:“这当然没问题,这些百姓到了我们手里可都是汉人了!”
“我是想说,接受了也要能运得出来才行,因此,那三位将军是不是可以适当的配合一下,还有,孙策那边是不是也要协调一下。”
“呵呵,还有海军也要协调一下,这个完全没有问题。想不到倭人的情况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
张志远笑了笑又叹了口气道:“规则,你忘记了规则!”
“规则?你是说我大汉天神的规则已经...”
“对,已经渗透影响到了倭人控制的区域,最典型的问题就是粮食的单产正在回归正常的水平,按照正常水平,瀛洲这点地方可养不活这么多的倭人,何况沿海地区已经完全毁了,根本就不可能依靠渔业来进行补充,还有大片适合耕种的地区陷入了战争状态,所以,粮食问题从一开始就是倭人脖子上的吊颈绳,只不过现在被忽然拉紧了,这下子可要了倭人的命了,是真的要命了!”
方志文笑了笑,对于这个他没有丝毫多余的怜悯,对于倭人的死活方志文是不管的,除了那些已经成为汉人的人之外。
“要命?没什么不好,我们都不是战争狂人,没有理由指望着敌人更加耐打,相反,他们越是削弱我们越高兴!”
“这倒也是,早点结束吧,有时候战争也挺累的。”
方志文诧异的看了张志远一眼:“我很想问问你,如果战争结束后你干什么呢?或者说,多长时间之后你会再次开始期待战争?”
“呃?!好吧,是我犯傻!”
“呵呵,本来就是嘛,我们是军人,也是领袖,向前吧,一直向前!”
倭人的局面有多糟糕很快就在汉军的玩家之中传开了,开始的时候大家还当作是笑话说来一笑,随后就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一个抓获大量的俘虏和百姓的机会,于是一个大规模的渗透浪潮发生了。
搞的专业渗透的吕布、李元志和太史慈都有些郁闷了,走哪都是汉人啊!倭人的部队还在八百里之外,情报就都汇集过来了,自己就像是专业打手,专门清理敢于出动的倭人部队,而好处都落进了这些无孔不入的异人手里。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仙境任务意味难明
夜已经深了,营地里一片安静,方志文看着身边已经睡熟的太史昭蓉,轻轻挑起她脸上散落的一缕秀发,借着暗淡的灯光欣赏了一会她那仍如婴孩一般的细嫩皮肤,轻轻的呼了口气,帮她掖好被角,轻手轻脚的挪到一边,穿好了衣服走出帐外。
珈蓝似乎随时都会守在方志文的身边,她和其他大天使都不用睡觉,只是需要晒太阳,方志文一度怀疑她们身体里是不是有大量的叶绿素。
珈蓝一如既往的冲方志文笑着,方志文咧了咧嘴,朝她招了招手,两人向帐篷前的空地走去。
“主人,今天也要练武么?”
“不,今天不练,你看看这个。”
“任务卷轴?金色的!”
“嗯!”
方志文默默的将卷轴递给珈蓝,珈蓝疑惑的接了过来,低头看了一下任务说明。
“仙境任务?扶桑仙境?是什么来着?”
方志文笑了笑,看着珈蓝好奇的蓝色眼眸说道:“扶桑,一个神话中传说的岛屿,在东边的大海上,据说上面一棵大树...”
“这个我知道,十只金乌嘛。”
“咦?这个你也知道!”
“当然!”珈蓝骄傲的扬了扬眉梢。
“好吧,其实我跟你一样,都不明白这个任务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在占领了奈良城之后天神直接奖励的,因此。我总觉得这个任务应该尽快的做了。”
珈蓝皱了皱眉:“这事,跟夫人说了么?夫人怎么说?”
“没说,忘了!”
珈蓝撇了撇嘴。她才不相信方志文会忘记了这事,肯定是不想太史昭蓉担心。
“那...现在就做么?”
“对,如果是不同时间轴的任务还好,如果是时间同步任务,等蓉儿醒来你替我跟她解释一下,不过是个任务而已!”
“就是啊,不过是个任务而已。主人为何不告诉夫人呢,我想夫人肯定不会不让主人去做吧?”
“呃...我怕她瞎操心,连觉都睡不好。”
“我觉得。夫人宁愿睡不好,也不希望你不告诉她。”
方志文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好吧,总不能现在又叫醒她。下不为例吧。”
珈蓝点了点头。方志文招来周围的几名近卫,告知他们自己要做副本任务,卫兵们将周围严密的守卫了起来。
随即,黑暗的营地里一股不算强烈的光线闪了一下。
.........................
方志文发现自己出现在半空中,幸好,他没有恐高症,也没有直接掉下去,而是像只鸟儿一样在空中就这么漂浮着。脚下的云朵似乎是实体,正承托着他的重量。并且慢慢的移动着。
方志文扭头四顾,天空中空空荡荡的,除了云朵之外什么都没有,远处似乎有几只不知名的飞鸟的身影,向下看,则是蔚蓝的大海以及大大小小的岛屿,如果方志文没有看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瀛洲岛的上空,而且应该是很高的上空,不但能看到瀛洲岛的本岛岛屿,更北边的大岛也能看到,还有乐浪和长白沿岸,仔细分辨海面上还有星星点点的船只,不过只有那些大规模聚集在一起的船队才明显的分辨出来。
方志文好奇的张望着,不时有一抹淡淡的云层从下方飘过,让下面的沧海桑田有些虚幻的感觉。
看了半天,方志文发现环境基本上就没有任何变化,难道自己的任务就是在这个云朵上傻乎乎的向下看着,问题是,看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方志文好奇的像云朵边缘移动,当然,他未尝没有跳下去试试的想法,不过那肯定是最后的手段了。
问题在于他一抬脚,脚下的云朵就会向着他移动的方向运动,甚至他忽然启动也没用,最后不得已,方志文真的尝试向下跃去,不过一样没有用,云朵的移动速度明显比方志文的要快得多,总是能及时的出现在企图玩速降的方志文脚下,阻止他干傻事。
方志文无语了,只好老老实实的坐在云朵上等着,然后他发现一个问题,太阳总是在自己的头顶上啊,按照时间看,不是应给已经过去相当长的时间了么,那么太阳一直跟着自己,也是说自己在太阳同步轨道上,方志文赶紧的伸头向下一看,果然啊,现在已经到了全是陆地的地形了。
莫非,这个副本就是乘坐筋斗云环球一日游?
脚下的是中原大地,上面能看到长长的线条,那是河水和道路,还有一个个的城池,那些地表上规则的图形都是人类的杰作,从这点看,人类不管怎么说,还是喜欢秩序啊。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着,方志文已经无聊的在云朵上练习了好一会矛术和刀术了,可是这个任务还是没有结束的迹象,方志文想不明白,这个任务到底是要干什么呢,不过林树也发现了,虽然自己正在重复着环绕地球之旅,不过每次的维度都是不同的。
他已经从密云的上空经过了一次,方志文骄傲的看到了自己对这片大地的贡献,在黄绿色的草原上,一个个深色的巨大城市遍布其上,一条条的黑线连接着这些城池,城池周围有放射状的线条,那些是道路和水利设施。
当然,最让方志文骄傲的,就是巨大的密云城,即使从这么高的高度上看去,密云城仍然是十分清楚的,因为她太大了。
然后时间又哗啦哗啦的过去了,方志文不用睡觉,但是反反复复的看着脚下的地球仪也会疲劳的,只好用各种事情来分心,习武自然也是其中一件,甚至他还在云朵上向下抛出钓鱼钩,希望能钓一条鱼上来么?或许釣一只飞鹰的可能性更大吧。
方志文终于发现,任务肯定不会自己到期就结束的,这个任务肯定是有着某种目的,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而已。
方志文想了半天,觉得想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能够做得事情都做一遍,这话有些拗口,不过,也就是能干什么就都做一遍,看看对这个任务到底有什么影响。
于是,云朵上一个变态在做着各种事情,包括在高空释放污染物之类的无聊举动。
终于,当方志文拉开自己的面板,看到一旁的‘如意地图’的标志时,眼睛一亮,似乎这个任务唯一跟自己拉的上关系就是这个地图了,难道这个任务是让自己绘制全球地图?方志文觉得这个任务相当的疯狂,不过可能性真的挺大的。
这个任务绝对是很折磨人的,而且,方志文完全不觉得这个任务对自己有啥用处,就算自己要征服世界,有没有这地图其实都一样的,至少每一个玩家的心里都有这么一个地图,而且自己有生之年也不可能征服世界。
说起来,自己来这个世界也有十五年了,人生有多少个十五年呢?不知不觉,青涩的少年已经成了一个中年大叔,儿女绕膝妻妾成群了。
画地图并不需要方志文自己在地图上操作,只要他打开地图界面,然后用眼睛看着需要描绘的地方就行了,但是,地图不能凭空画,必须在原有的地图边缘上进行接续才行,于是方志文有不得不耗费时间等着轨道重新从南半球移动回北半球。
然后,方志文确定了,副本任务确实就是这个了,因为他的如意地图的内容正在增加着,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方志文觉得自己的眼睛可能都已经僵硬的不会转动了,任务结束的提示终于来了。
这声音,简直是天音啊!
“叮,任务完成,完成度100%,任务奖励,您掌握了地理技能,等级提升至60级。”
没了!这就没了!?这么折磨人的任务,竟然就这...
方志文彻底无语了,这叫什么事啊?这个任务太莫名其妙了吧!智脑到底在想什么?难道真的是想要自己的统一世界不成?可这个也太不合情理了。
方志文使劲的摇了摇头,一边将自己的脑中的疑惑暂时甩开,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将自己已经变得一团浆糊一样的大脑摇的清醒一些。
光线一暗,方志文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营地中,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正关注的看着自己,方志文想要笑,不过脸上的肌肉似乎都完全僵硬了,颇有些观棋烂柯的那种感觉,不过,这次腐烂的是自己的身体罢了。
方志文艰难的伸着僵硬的手,慢慢的搓着自己的脸颊,然后努力的给了越来越担忧的珈蓝一个难看的笑容,嗓子有些嘶哑的伸手道:“我,没事!”
说着方志文身体一个踉跄,珈蓝赶紧上前一步,一把将方志文给抱在自己的怀里,珈蓝身上的体香立刻冲进了方志文的鼻腔,让他像是掉进了温暖的水中一样,整个身体似乎都苏醒了过来。
方志文很自然的伸手回抱住珈蓝,深深的在珈蓝的颈侧呼吸着她的味道。
“主人,你...你这是怎么了,有人看着呢!”
“没事,让我抱一下,好累,你在这里站了一会,我已经在副本里过了无数日月了!”
“主人...我...好,可是那到底是什么任务啊!”
“呃,不知道,莫名其妙的任务。”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规则逼迫饥荒来临
京都的皇宫里,从大殿的正门看出去,能看到铺着青砖的小广场,广场上有一些鸟雀在蹦蹦跳跳的寻食,想到食物,天皇的腹中一阵蠕动,发出了雷鸣一般的声音,嘴里的唾液分泌似乎也忽然加速了。
用力的咽下一口唾液,天皇努力的想要集中精神,听听这些异人都在说些什么,只不过无论他怎么努力,总是觉得自己似乎被关在一个透明的罩子里面,外面的声音都有些朦胧,似乎是从另一个世界里传来的。
天皇觉得,自己可能是快要饿昏过去了。
“各位,时间越长对我军越是不利,这点有什么好讨论的么?京都如今就是一座孤城,没有外来的补给,就算我们储备十分充分,这上千万人天天都要吃喝拉撒,再多的粮食也禁不住消耗。”
“这个事情人人都知道,而且不是早就计算过了,实行配给制之后可以支撑六个月么!你反反复复的说这个事又有什么意义?显示你特别的冷静、明智么?”
“我那是告诉你们,不要在纠缠于支撑多少时间,那完全没有意义,我军应该主动出击,出击!以必死的决心,以大无畏的信念,给于汉军尽可能大的杀伤,以彰显我大和民族的骄傲和高贵。”
众人表情各异,不过大部分人都是不屑的撇嘴而已,现在叫嚣这些有个屁用,大和民族的骄傲和高贵,有肚子饿更加的骄傲和高贵?
“出击是不现实的。如果出击更有利的话,从战争一开始我们就不会一直以被动防御来作为主要的战术手段了,我们的武器和主力兵种决定了我们没有快速机动的能力。更没有快速进攻的能力。主动出击除了会极大的加剧我军的战损,以及加速火药、枪支、弹丸的消耗,根本就起不到有效的作用。”
“你没明白,我们需要的不是实际作用,而是精神,大和民主不屈的精神,视死如归的精神!!”
“小犬君的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大家都对目前的局势都一目了然,我们的形势相当的困难,不仅仅是在京都。大范围的饥荒正在侵袭着整个国家,现在我们的国民从上到下都弥漫着悲观的情绪,因此鼓舞起大家的精神也是很重要的吧!”
“正是如此,相信大家都明白。京都之战的最后结果会是如何的。大家应该将眼光放得更长远,而不是只盯着眼前的战斗,京都之战不是最后一战,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战,我们还将会继续奋战,直到大和民族的最后一个人死掉,或者将侵略者彻底赶出我们的土地为止!战斗将会是漫长的,因此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才更加重要。我们需要让我们的人民明白,我们抵抗卑鄙邪恶的汉人的战争是正义的事业。是必将会取得辉煌胜利的事业!我们必须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将这个事业推进到最终胜利的一刻!”
口沫横飞的小犬神态狰狞,眼神里冒着诡异的光芒,可是他那充满了蛊惑和煽动的言辞,并没有打动几个人,在座这些人都是老油条了,小犬之所以在这里如此叫嚣,一个是背后的米国人的怂恿和鞭打,另一个则是小犬希望以此来赢得愚昧的国民们的支持。
只是现在情况不同了,这里也不是现实世界,可以叫嚣着恢复大和荣光平汉灭米,登上世界巅峰之类的,然后蛊惑着那些什么也不用付出,只需要投下轻轻一票的选民。在这里,可是面临着战争的,每一个参与者都是要实打实的付出自己的时间精力,承受精神上的一再失败,承受大量的经济损失,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叫嚣着将这场无望的战斗进行到底,又会有多少人坚定的支持呢?毕竟,人是会向自己的肚子屈服的。
不过,与其慢慢的拖延下去,到弹尽粮绝之后失败,还不如主动进攻一下,至少这个痛苦的失败过程可能会相对更短一些,面子上也能更好看一点。
“小犬君说得很好,我支持!”
“既然这样,那我也没什么意见了,既然要失败,就轰轰烈烈的失败吧!”
“为天皇尽忠的时候到了,大家怀抱着必死的信念,鼓起的与敌人皆亡的勇气,战斗吧!”
.........................
方志文悠闲的在后院的池塘里钓鱼,钓的是锦鲤,这个有些煞风景了,不过方志文钓上来之后又直接又给扔了回去,这鱼也不好吃。
郭嘉在一边的石头上懒洋洋的躺着,晒着温暖的阳光。
“主公,前面打得挺热闹的,咱们就在这呆着?”
“咱们是预备队,再说了,现在咱们在利用阵地消灭敌军,我们骑兵去干什么?将倭人给逼回去么?他们肯出来进攻不是好事么?”
“呃...我也知道啊,可是很无聊啊!”
“无聊你不会练习一下别的技能。”
方志文没好气的说着,说完还瞥了一眼身边正在做着针线活的太史昭蓉,和正在看书的珈蓝,人家两个女人都知道不浪费时间,郭嘉这个聪明人却无所事事。
“呃...主公啊,我的技能也没落下啊,平均都六十几了。”
“那是因为你的技能太少的缘故。”
郭嘉扑哧一声笑喷了,主公的怨念是什么啊?难道是因为他的技能列表太长了!
太史昭蓉也好笑的看了夫君一眼,夫君的技能列表真的是长的有些吓人了,而起他平均等级最多也就四十七八级。
方志文自然知道他们在笑什么,还好,忠心的珈蓝没有笑,不过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怜悯么!方志文为之气结。
“我说奉孝,没事你去办公室呆着吧。”
“我去那干什么啊,阴森冰冷的,这里有日头,甚好!”
“你不去等着战报么?”
“我已经叫人送到这里来了,属下露天办公,省了不少的炭火。”
方志文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这个懒人。
正说这话,一个卫兵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给郭嘉递上一个最新的情报卷轴,郭嘉翻身坐起,盘腿坐在大石上,如果再给他一个拂尘,倒是颇有些出尘之意。
“咦,倭人的攻势还在加强,重点都集中在东面,作为预备队的天地会第五军团也调上去了,莫非想要突围么?”
“不可能。”方志文淡淡的接了一句,头都没有扭一下,眼神依然注视着水面上轻轻晃动的鱼漂。
郭嘉点了点头:“嗯,也是,突围可能遭受更大的损失,估计还是垂死挣扎吧,想要轰轰烈烈的战败么?”
“这倒是符合倭人的性格,你可以向张志远他们要一些内部情报,看看倭人内部是如何宣传的,估计这个宣传是很热血的。”
“为了将来的长期抗战做准备么?”
“应该是吧。”
“夫君,他们不是抢在饿死之前想要赶紧的决战么!”
郭嘉和方志文都是一愣,随即两人都笑了起来,方志文扭头看着太史昭蓉诧异的眼神道:“蓉儿说得对,其实就是这么回事,不过为了给这个简单而又有些无奈的决定粉饰一下,倭人肯定会有更多的说辞的,从政治上来看,即使是注定的失败,也是有其价值的,因此,不浪费任何一个获取利益的机会是必然的。”
“呵呵,用林老的话说,这叫做榨取最后的价值。”
太史昭蓉撇了撇嘴,对这些东西,她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反正她知道自己猜对了倭人的心思就行了。
“对了,饥荒的情况如何了?奉先他们有没有消息回来?”
“饥荒啊,很严重吧,现在是冬季,山上连个草根都没有,从奉先他们的战报看,倭人虽然龟缩在城池里,但是还是趁夜出来到山里寻找吃食,而倭人的部队也努力的追剿野怪,为的不是等级,而是野怪身上爆出干粮。”
“通过这种方法么?那么野怪身上爆出的干粮是不是增多了?”
“呵呵,是的,不过杯水车薪吧,事实上,现在敢于在野外活动的倭人部队并不多,而且,我们的散兵和武林人士活动的范围很大,一旦发现,也会召唤奉先他们前往攻击。”
方志文看了看水面上的薄冰,摇了摇头道:“才入冬而已,想要等到明年收成,啧啧...”
“收成?他们能有机会去耕种才行啊,不耕种谈何收成,呵呵。”
听到这里,太史昭蓉有些担忧的问道:“会不会出现大量饿死的情况啊,那可有些...凄惨了。”
“蓉儿,怕饿死他们可以投降,我们又不会不接受投降,呵呵。”
“就怕异人不让他们投降!”
“那就反抗嘛!奉孝,你去跟张志远说说,这方面的工作应该要做一做的,另外,让戴义隆加把劲,大量功勋在等着他呢!”
“呵呵,好啊!”
京都的战场上越发的热闹了,倭人一反常态的主动出击,似乎略略的扳回了倭军低迷的士气,不过,反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特别是用火枪兵反攻汉军的要塞堡垒,在炮火支援不足的情况下,缺乏防御能力的火枪兵损失之惨重可以用尸横遍野来形容,但是倭人的战意却没有被这惨重的损失吓倒,倭人反而显得愈发的疯狂。
于此相反的是,在别的地方,倭人原住民却频频的发生暴动,冲破异人的封锁,逃出城外向汉军投降,以逃避被饿死的悲惨命运。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最后疯狂京都会战
“重弩齐射准备!放!”
“纸符,不用吝惜,用力的扔啊!”
“前排的小心了,敌军就快进入射程了,小心躲避枪弹!”
“观察员指示方位,重弩抛射!”
“狙击手呢,狙击手呢,那边有个小火炮,拿掉它!”
倭军的反击极其悍勇,或者应该用疯狂来形容,不过在汉军重弩的密集火力之下,这种密集冲锋队形是极其愚蠢的,可是进行壕沟战的话,汉军的纸符手榴弹战术却让倭人死得更憋屈,所以,他们选择了这个曾经让他们无比骄傲的一波流战术。
看起来震撼人心,实际上也确实震撼人心,特别是满地的尸体更能震撼人心。
战场上双方的弹丸箭矢飞来飞去,倭人部队中玩家挂掉的白光频频闪现,汉军的阵地上也不时的出现同样的光芒,像是一道道的光柱直通天际,正好应了归天这个词语。
这种场面在整个京都战场的周围上演着,倭人似乎完全抛开了胜负,目的就是要战斗,要杀死更多的汉军,为此,他们不惜付出比汉军更大的多的代价。
“靠,终于退下去了。”一名汉军玩家抹了抹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道。
“这回杀了多少个,我看看!”
“两百一十九个,我刚看过了,其中玩家一百二十一。”
“照这么算,一天死在咱们阵地前面的倭寇就近千了,按照这个速度死。倭人还能有多少兵力可用啊?倭人这是玉石俱焚的节奏么?”
“狗屁的玉石俱焚,明显是鸡蛋碰石头的节奏好吧!”
“呵呵...就是啊!不过他们排队来给我们杀也挺累的,老子的弩弓都快没有耐久了!”
“可不是。弓弦都换了四条了!”
“纸符你还有多少?”
“我看看,还剩五张,最多支撑到下一轮进攻结束了,运送补给的怎么还不来?”
“差不多就来了吧,这么庞大的战场,补给也是个复杂的事情。”
“就是,对了。倭人不存在补给问题么?”
“倭人,他们不用补给啊!”
“不用?为何?”
“他们只要一次进攻的能力就行了,反正攻上来基本上就回不去了。只要随身携带一次战斗所需的物资就行了,要什么补给!”
“呃,也对啊!下面的战场我们去打扫一下吧,虽然火枪弹丸不能用。好歹也是废铁。”
“这个...”
“有任务了。打扫战场的任务,在队长处接取。”
“你说这徐庶还真抠,居然连点废铁都不放过,不过打扫就打扫吧,反正碎米也是米。”
“我明白了,刚才我就发现了,有些倭军在冲锋的时候是空着手的,他们在地上捡起死掉的倭人的武器使用!”
“我靠。倭人不是已经堕落到没有武器的地步了吧!”
“你看这个命令就知道,这绝对不是我们这个地方偶然出现的现象。而是普遍存在的情况,倭人武器已经不足了,而且,你们没有仔细看过战报,我们的杀伤数目每天都在上升,这说明倭人的战力在下降,他们是复活了再出动的。”
“我靠,到最后会不会我们要击杀手无寸铁的疯子!”
“这...”
“草,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只有死的倭寇才是好倭寇,记住了!”
...........................
“板载!”
“杀给给!”
举着各种各样能够遮挡箭矢的东西,倭人再次发起了攻击,只是到了他们火枪射击距离的时候,他们就不得不放下手里的盾牌,火枪可没有办法用单手操作,虽然在游戏中重装火枪被简化了,可以让每一个玩家都轻松做到每四秒一发的速度,但是双手操作是必须的。
当倭人的盾牌放下的一瞬间,汉军的阵地上忽地飞出一大片的箭矢,然后刚才还嚣张的站在用木板和泥土组成的矮墙背后的汉军都不见了。
倭人举枪踌躇,没有目标啊!同时,那黑压压的弩箭飞落而下,像是拍苍蝇一样射翻了一片倭军。
“压制射击,滚动冲击!”
倭军将最前沿的汉军压制住,疯狂的向前冲击,但是汉军的箭雨连绵不绝,在这短短的一百多步的距离上,立刻就铺满了倭人的尸体,再向前的时候,一片纸符从矮墙背后扔了出来,在倭军已经稀疏了不少的队形中爆开一个个的光球和炸点,倭军再次倒下一片。随后,土墙后面的汉军直接用短弩伸出土墙顶端,甚至都不瞄准的一次齐射,将最后没有剩下多少的倭人给射翻在地。
就算有个别的倭人能够冲到汉军的阵地前,等他们企图翻越矮墙的时候,汉军却是一簇长枪刺了过来,最后他们只能含恨倒在笑眯眯的汉军面前,不甘的化作白光而去。
倭人唯一能给汉军造成伤害的武器是大炮,不过那东西已经越用越少了,另外就是在冲锋中忽然发动的献祭卡,只是这玩意汉军也有,汉军还有召唤卡之类的进行补充,更有战阵的集火射击。
因此,尽管倭人已经打疯了,完全不顾死活的猛冲猛打,但是真正能给汉军造成的损失其实很小。
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即使是倭军,也一样逃不出这个规律,当倭军原住民士兵越死越少,当倭军的玩家等级直线下降,当倭军的重武器坏一个少一个,当倭军的轻武器已经做不到人手一支的时候,战争的结局正在向着深渊中滑落。并且越来越快。
倭军在疯狂的进攻,但是汉军的战线却在向前移,这种诡异的情况其实就是倭军已经力竭的表现。
光熹十四年十月中。汉军已经将战线从三个方向上压到了京都城下,站在城外的高地上,已经能看到京都城里的皇宫了。
汉军正在城墙周围筑起土垒,步步为营的向着京都城里压迫。
倭军不肯服输,还是拼命的反攻,一**的人潮仿佛蚂蚁一样,从白天到黑夜。疯狂的向着汉军的阵地冲击。
这个时候,汉军的阵线已经很短了,这给汉军集中轰炸提供了条件。飞龙大队再次出现,缺乏防空的倭军顿时悲剧了,大火在战场上此起彼伏,整个战场上空都是浓浓的黑烟。地上是焦黑的土地和烧焦的尸体。战场上弥漫着烤肉的香气,混杂着浓厚的血腥味,这简直就是火焰地狱,这股浓烈的味道就是久经战阵的幽州将士们闻着都忍不住想要作呕,玩家们更是无一列外的将所有的真实感观都给关闭了,但是眼前这个情景,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战争的惨烈让交战的双方都有些承受不住,到了夜晚。飞龙大队集火突袭了京都南城,汉军趁机发力。将士气几近崩溃的倭军一举赶下了城墙。
随后在飞龙大队延伸轰炸的帮助下,汉军站稳了城墙,开始向城内突击。
战斗更加残酷了,双方是一个建筑一个建筑的在争夺,每拿下一个建筑,都是尸横遍地。
汉军这个时候也不着急了,反正已经进城了,京都被攻陷已经是不可逆转的结局了。
站在城外的山坡上,方志文远远的看着城内四处冒起的火头,飞龙大队很勤快,从昨天夜里开始就一直在轮流出击,不时的给那些占据着坚固的建筑和堡垒顽抗的倭人带去地狱火海,难免的,也会在城市中引发火灾。
不过京都吸取了教训,已经在建筑区里分割了防火带,所以火灾并没有大范围的蔓延。
郭嘉用一条厚厚的布巾围在鼻子上面,只露出眼睛,说起话来有些闷声闷气的:“这种程度了还要顽抗,倭人的韧性确实不错!”
“呵呵,他们除了这个,也就没有别的了。”方志文也一样的装束,这种气味真的很难闻。
太史昭蓉和珈蓝也都是将口鼻捂得严严实实的,甚至还要放上一点脂粉,来掩饰那渗透进来的恶心臭味。
“难道一定要将这个城市的人都杀光了才行?”
“不知道,先将所有的抵抗都歼灭,或许杀光异人就可以,我觉得原住民没有那么坚强,让戴义隆的人上去喊话。”
“诺!”
“夫君,倭人的京城似乎有些...简陋!你看那个皇宫,似乎很小规模呢!”
“皇宫的大小与皇帝的权力成正比,皇宫小说明皇帝的权力也小。”
“既然这样,皇帝没有理由不投降,反正权力不在他手里,他什么也不会失去。”
“或许吧,如果天皇投降,对我们来说自然是个好事。”
“嗯!”
“走吧,我们去城头,那里应该已经肃清了,虽然味道不大好闻,不过将士们能忍受,我们没有理由不能忍受!”
郭嘉眯了眯眼睛,大声应道:“诺!”
........................
京都皇宫,门窗都紧闭着,室内燃着香炉,但是依然没有办法完全驱逐那股难闻的味道,大殿之中众人云集,不过却都默不作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众人的脸色都是阴沉的,不过不少人的眼里却暗藏着一丝解脱的轻松感。
“放火烧毁皇宫吧,国民为天皇效忠,天皇也应该为国家尽忠!”
“这...皇宫一旦起火,所有人的意志可能就垮了,务必请坚持到最后吧!”
“嗨!”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京都全毁天皇投降
天皇虽然脸上很镇定,不过看着那些士兵将火药什么的东西放在建筑周围,天皇心里不害怕就怪了,更让天皇愤怒的是,他们还要将自己一家子都一起烧死,至于将来,随便再找个皇族血脉的人来当傀儡就行了。
听着他们当着自己的面来商量如何用自己和自己一家人的死来激励国人的斗志什么的,天皇就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可惜,他现在是待宰的牛羊,想杀别人之前,还是想想如何不被别人杀吧。
“陛下!”
天皇身子一抖,扭头一看,原来是武田信玄。
“武田君,你,你怎么来了,不是战斗还没有结束么?难道...”
看着天皇那瘦削憔悴的脸变得煞白,武田知道天皇会错意了!
“陛下,并非您所想的那样,战斗一两天内都不会结束,我也不是为此事而来。”
天皇松了口气,随即又苦笑不已,不过是晚死两天罢了,就这么值得高兴么?
“武田君,到时候你们如何离开?他们又如何离开?”
“离开?没有离开的可能,只能复活了,至于他们,到时候会强制下线的。”
“呵呵...这也算是殉国了啊,哈哈...”
“陛下...”
“那武田君是来做什么呢?我这个失去了价值的傀儡还有什么值得你这个最聪明的人在意的地方么?”
武田信玄苦笑了一下道:“陛下,臣并非与他们一条心的人。臣也有自己的想法,只是,有心无力罢了。”
天皇恍然的看向武田信玄。怪不得他在会议上总是寡言少语,天皇还以为他性子如此,原来是因为道不同的缘故,只是正如他自己所说,有心无力罢了。
“那武田君这是来干什么?”
武田信玄扭头看了看,卫兵都在门外站着,于是从怀里摸出一个像是铃铛一样的东西。轻轻的推到天皇面前,并压低声音道:
“臣没有办法保全这个国家,也没有把法保全陛下的尊严。不过,陛下若是还有想活下去的话,臣倒是有个办法。”
“办法?什么办法?”
天皇眼神一亮,警觉的向外看了看。低声问道。
武田信玄示意天皇将东西收起。天皇大袖子一扫,已经紧紧的将那个铃铛抓在手里,就像是落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陛下,那是一个道具,能够让一个建筑保持完整两个时辰,原本是异人行会间互相攻伐的时候使用的,很少见,臣也是花费不菲才弄到的。到时候,陛下提出要一家人进入同一个建筑中殉国。然后禁闭房门,使用这个道具,如果大火在两个时辰之内熄灭,那么天皇陛下就能幸免于难了,皇宫不大,大火应该不会烧那么长的时间的。”
“这...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