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82部分

司马防的情况下拿下汉中,只是这个想法是不可能的吧。
“不知道能不能说服张梁主动放弃汉中,从张梁的角度看,汉中应该是守不住的,因此他们才会积极的向着武都和阴平方向发展,如果将汉中让给我军,我军将会面临刘备和司马防夹击。肯定不会继续向西追击张梁,甚至还会扶持张梁...”
戏志才笑着摇头。阎象的想法是想当然,江汉中让给曹操,固然能得到一个盟友,但是却多了两个敌人,相反,如果对抗曹操,不但不会丢掉汉中,还能多出两个盟友,正常人都会选择的吧。
曹操也是摇头:“这不大可能,或者只能用比较特殊的手段,寻机一举拿下石泉和南城,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取汉中,才有可能完全达成我军的目的,否则就可能演变成一场对我军不利的大战。”
戏志才点头:“主公所言的低烈度战争,莫非是要利用异人?”
“嗯,异人和小股部队的渗透,慢慢的将部队偷运到位,然后发动雷霆一击,或许只有这个办法值得尝试一下,如果不顺利,也可以尽量的先拿下石泉,然后利用石泉的地利挡住可能的反扑,之后再说其他。”
戏志才想了想,似乎现在也只能如此了,不过机会只有一次,因此应该做更充分的准备才行,同时也是要麻痹张梁。
“主公,可以先派遣使者去跟张梁讲和,同时令沮授训练山地作战,至于异人倒是可以先行向对面渗透,一方面可以熟悉地形,另一方面,也做出一个假象。”
曹操抚须而笑:“志才此策精妙,机会难得,一定要尽量的创造条件,做好充分的准备,山地作战确实是我们的弱项,这点在之前的战事中已经暴露无遗,趁此机会进行训练也是必须的。至于使者,哈哈...这个好啊,这事尽快安排吧。”
“还有一个问题,主公。”
曹操楞了一下,看向戏志才问道:“什么问题?”
“上庸方向的攻势应该略微加强一下,这样更能配合出使讲和的行动,又能牵制和吸引刘备的注意力。”
“此策甚好!哈哈....”
曹操开心的笑着。
曹操的使者大张旗鼓的通过石泉进入汉中,很快,张梁和曹操想要媾和结成军事同盟的消息就从南郑传了出来,刘备和司马防也赶紧的派出了使者,张梁忽然之间变得受欢迎了,大家似乎都已经有意无意的无视了张梁脑袋上那顶反贼的帽子了。
于此同时,曹军开始在西城大规模的展开肃清作战,沮授的部队与异人配合,开始在山区积极活动,清剿从上庸渗透过来的刘备军和刘备阵营的异人部队,当然,也有不少的异人部队向着石泉和石泉以西渗透,与黄巾阵营的异人发生了冲突。
刨开异人之间的争斗,西城的情形似乎正在趋向稳定,曹操也没有想西城增兵的打算,反倒是向上庸增兵,大有一举攻取上庸的意思,只是上庸有张飞驻守,想要攻下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恳请大家移步新书《我叫术士》书号:3046511,帮忙收藏一下,谢谢。】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谋攻京都异人主战
一场超级台风,终于让倭人明白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也让他们知道了,‘神风’这种东西,从来都不会专门眷顾倭人。
趁着台风的尾巴,徐庶发动了大规模的攻势,从北边的丰岗到南边的大阪,汉军在雨中发动了如同狂潮一般的进攻。
即使倭人手里有着大量的献祭卡也基本上没用了,火枪火炮在这种大雨天气里面,原本就不能发挥全部威力,何况之前还刚刚被超级台风给洗礼过,此消彼长,使用冷兵器的汉军占尽了天时。
更让广大玩家津津乐道的是,这场大反攻的主角是玩家而不是原住民,在大雨天气里,只有不受天气干扰的玩家还能保持着完整的战斗力,这个特点被徐庶充分的利用起来,将部队打散编制给玩家带领,分成一个个的小队,将战斗任务切割开来,进行十分细致的分解。
这所谓的精细指挥法正是玩家的特长,张天火更是对这个业务驾轻就熟,在漫长的战线上,数不清的战斗小队在同时战斗,无数的战场情报汇总到前线指挥部,然后再反馈到总指挥部,这场庞大的战争竟然进行得如同精密的机器一样精准。
就算是见惯了现代战争那种精密指挥的张天火,也不得不为之惊叹,毕竟这场仗可是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参与进攻的人数更多达上千万人,这种经历足以成为他骄傲一生的谈资。
丰岗西北十几里的地方,战斗正在激烈的进行着。伴随着战斗的是还相当强劲的风雨。
“风太大,狙击手的射击效果不好,准备近战吧!”
“嗯。让大家将纸符都准备好。”
“好嘞!”
“城上肯定是有献祭卡的,估计这一直会持续到战斗最后,因此,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了,阵型不论何时都不能散,一旦发现献祭卡的使用者,立刻集中火力用纸符给我淹了他!必要时可以用召唤卡。不得已就用献祭卡,尽量的减少损失,技能随后能补回来。将士死了就活不过来,功勋可是要被扣掉的!”
“知道了,头!放心好了,大家都不是菜鸟。知道该怎么办!”
“嗯。再说最后一句,保持战线,不得冒进!”
“是!”
沿着事前堆砌的土垒,五十人一队的小队进入各自的位置,等到所有人都到位,一个个的信号传来,带头的大哥手一挥,投石机一次齐射。在大雨中轰向了城堡的墙头,随后攻击部队像是狼群一样扑上了城堡城墙。
蚁附攻城法。只有拥有这个技能的队长,才能接下局部战役指挥官的任务,这个技能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效果,就是能让勾在墙上的抓钩和绳索搭接成功率上升,以及大量的增加抓钩和绳索的耐久值,加快登城人员的攀援速度。
按照事先分配好的任务,负责火力覆盖的小队将纸符不要钱一样的向着城头猛扔,轰轰的爆炸声和强烈的闪光刺破深重的雨幕,向远方传去。
“延伸射击!”
“第二组向墙后投掷纸符!”
“登城!登城!”
“保持队形,别乱!盾阵,盾阵!!”
“这里有个献祭卡,快集中火力压制他!”
“不行,这边也有一个!”
“靠了,老子也来!”
“等等,我先,我这里有召唤卡!我去缠住他,你们清了他身后的部队!”
“好!”
“杀!~”
不宽的城头很快就进入了肉搏战,双方嘶吼着亡命对砍,不过短兵相接是对倭人非常不利的,火枪兵跟重步兵肉搏,那结果是很可怜的,不说装备和兵种天然属性的攻防差距,就是单论身体素质,就差的天差地远了!
加上汉军这边参与突击的都是精锐的步兵部队,步兵盾阵玩得熟极而流,在城头狭窄的通道上,一个的小队就像是杀戮机器,轰隆隆的来回碾压,将面前所有的阻挡者都变成了血肉碎块。
顺着梯道和斜坡,哗啦啦流淌的雨水都是红色的,就像是血河一般,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味,大家都不自觉得奖嗅觉系统给关了。
很快城头被汉军占据了!
“重弩上来!”
“纸符重点压制,准备打开大门!”
“小心对方的狙击手!”
倭人还在拼命的反击,一些建筑堡垒之内还有火枪火炮在射击,对付这些,就要用精确的纸符压制了,直接将纸符扔进这些堡垒的射击孔其实很简单,纸符可是锁定攻击的。
“轰轰!”
一个堡垒中闪起强光,被几张纸符命中的瞬间,一小队汉军已经趁机扑了上去,砸开堡垒的门将里面的残敌肃清,汉军的攻击不急不躁,有条不紊的将一个个的突出部清理掉,将一个个的制高点轰掉,一步步的向着城堡内突击,直到最后一个倭人玩家被干掉,剩下的守军立马就全部投降,战斗到这个时候,守军的士气早就没有了。
“赢了!赢了!”
“哦!胜了!”
“万胜!万胜!”
欢呼声响起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喜悦的笑容,这时没有人还会觉得身边的是异人还是原住民,大家只知道,这是自己的生死与共的战友。
“统计损失和战果,立刻向指挥部汇报。”
“是!”
“如果损失不大,争取进行一次补给再接一次任务!”
“这...战士们会不会太累了!”
“你去问问他们,看他们那样子肯定没问题!”
“好嘞!”
...........................
战役总指挥部中,徐庶正看着参谋们一个个的将地图上标着白色旗帜的要点一个个的被换上红色的标记。代表着已经被汉军攻陷。
张天火也仰着头笑眯眯的看着:“不错啊,进展!”
“是啊,想不到这么顺利。看来台风对敌军的影响很大。”
“嗯,根据我们的情报,城内的建筑被摧毁和淹没的非常多,大量的作战物资都泡在水里了,野外阵地的更不用说了,敌军的士气也十分的低迷,特别是知道了粮食作物被暴风雨摧毁之后。几乎能用毫无战心来形容。”
“呵呵,这点从战报上能够看出来,敌军的抵抗强度、命中率、作战持续时间等等都降低了很多。天诛啊!”
“自作孽不可活,呵呵!”
“雨天还会持续一到两天,按照这个进度,我们应该能拿下丰岗、姬路。正式做好进攻京都的准备。南边的大阪估计还有难度,毕竟这边的投入比较小!”
“大阪能将外围阵地肃清就好,方大人的船队应该三天后到达,届时正好会攻大阪。”
“嗯,我们这边也正好抓紧时间做好进攻京都的准备,另外赵云和太史慈一路已经攻下福井,正在向敦贺推进,他们控制住长滨之后就切断了敌军北面的后勤通道。至于通向名古屋方向...”
“这里可是敌军重点布防的区域,不好弄!”
“嗯。这里只要适当的袭扰就可以了,你认为京都的敌军会撤退么?”
“这个可不好说,按说撤退到名古屋也是很正常的,至少将指挥部和傀儡‘天皇’撤走吧,京都修建的防御工事也不能浪费,京都这一战恐怕是难以避免的。”
徐庶点了点头:“撤走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随着他们控制的地盘越来越小,能够养的住的军队也就越来越少,甚至大量的异人等级都没有办法恢复,野外总不可能无限制的刷出野怪,副本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呵呵,你这是希望倭人光荣的战败么!我看他们不一定有这种决断!你看他们至今为止表现出来的韧性可是相当强的。”
“我记得张参谋长说过,倭人是一个十分崇拜强者的种族,当他们明知道已经彻底失败,完全没有退路的时候,难道不会选择臣服么!”
“这个...原住民当然会,至于异人...”
张天火说道这里有些惭愧了,在现实世界中,倭人靠着米国的支持,愣是将庞大的华夏民族给挡在太平洋西岸,这实在是说不出口啊,不过这回刑天能够一举控制住倭人的核心智脑,也就等于控制了倭人的国内公共智能网络,如果这样倭人还不低头的话,那可就真的不能客气了,要好好的折腾一下这些心存幻想的家伙了。
徐庶眯了眯眼睛:“异人么...那就慢慢的打吧,大局已定,他们也不可能翻出什么花样来,到时候就像瀛北那样的局面,长期剿匪罢了,正好给这么多的异人们找些事做。”
“呵呵,也是!”
张天火尴尬的笑着,心想等下一定要去跟张志远说说,不在现实中彻底摧毁倭人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这场瀛洲之战恐怕是不会最终结束的,华夏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倭人,而是大洋对面的米国,没有必要总是顾忌那么多,而被倭人这个无赖挡住了前进的脚步。
那些头头们总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于游戏中击败倭人,事实上刑天现在已经能全面的压制倭人的智脑‘京’,现在是该他们出力的时候了。
徐庶并没注意张天火的小心思,而是盯着地图继续说道:“那么,我们先按照倭人会撤退,接下来围绕名古屋进行下一次会战的计划来安排吧!”
“呃,好!”
【请大家轻移玉步,前往本人新书《我叫术士》书号:3046511,帮忙收藏一下,谢谢了!】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元志出山噩梦重临
【新书求支持,请支持本人新作《我叫术士》书号3046511,请帮忙收藏一下,这决定着新书的命运。】
这片海域被倭人叫做熊野滩,盖因此处海域海水浅,礁石密布行船不易,不过今夜这里却出现了一只庞大的船队。
陈撼的第六舰队和运送李元志的运输队已经趁着夜色集结到了熊野滩,陈撼每次靠近海岸似乎都是黑夜,这或者跟他契俞营的战斗性质和特点有关系。
“李将军,我契俞营会先在滩头登陆,夺占沿岸的数座哨卡,然后是突击队登陆,站稳滩头之后,您的部队就能上岸了。”
“当然,在海上听你的,辛苦了!”
“李将军客气了,下次的补给地点通过书信再确定吧!”
“嗯,这就好,补给什么的,我们要求不高,不过补给地应该在伊势湾内吧,第六舰队可以任意袭击伊势湾周围的目标,甚至包括名古屋城。”
“明白,参谋长也有交代,命我袭击伊势湾,一来搅浑水,二来也能牵制和威胁倭人,迫使其不敢向名古屋撤退。”
黑暗中李元志咧嘴无声的笑了:“谁都想着将倭人的那个什么‘天皇’给憋死在京都,我的目标是龟山、四日,如果可能也是切断倭人的退路,咱哥俩要加把劲,争取不让天皇溜了!”
“那是!如果成了,可是泼天的大功!”
“呵呵。到时候封爵了!”
“我听都督说,主公要给将军你封青岛亭侯呢!”
李元志老脸一红,嘿嘿笑了笑:“开始了么?”
“已经上岸了。你看岸边的那个灯号。”
“这么快!!”
“呵呵,陆地上是你们骑兵的天下,这海边上,可是我契俞营的天下。”陈撼不无得意的说道。
熊野滩并不适合大规模登陆,更何况是漆黑的夜里,所以倭人的防御相当的稀疏,三个哨卡轻松的被全部袭破。随后李元志部队乘坐的大船在小艇的引导下慢慢的靠岸,天明时分,最后的一匹战马也踏上了海滩。
陈撼有些羡慕的看了看已经整军待发的骑兵队伍:“李将军。就此别过,伊势湾内再见!”
“好!万事谨慎!”
“旗开得胜!”
李元志拱手为礼,翻身上了战马,扬手一挥。一队队的骑兵隆隆的在晨曦中奔向北边。陈撼看着尘土飞扬的道路有些出神,半晌才大声道:“登船,撤离!”
李元志登陆之后,迅疾隐入了北边的大台原山区,倭人无法判断这支部队的去向,以大台原为中心,李元志向西北可以攻击大阪,向北可以攻击伊贺、京都。向东北则可以袭击名古屋,这支一度让倭人头痛不已的山地骑兵忽然出现在京都侧背。顿时让倭人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可惜,这个时候倭人能抽出来的部队不多了,京都面临大战,大阪已经被汉军攻到了城墙边上,北边的长滨也正在遭受汉军的猛攻,貌似安静的名古屋也已经听到了战争的脚步声,倭人现在的局面就是个四处漏风的屋子,局面已经坏的让人绝望了。
消失了形迹的李元志并不着急,他向东北潜伏靠近了龟山,耐心的等了一天,陈撼的船队果然进了伊势湾,第一个目标就是名古屋与京都之间的要道四日城,夜晚的四日城遭到飞龙部队的突袭,大火映红了东边的夜空。
陈撼犹觉得不够,在空中突袭了之后,更是派遣突击队登陆,夺下了沿岸的一些滩头阵地,作出一副大举登陆的架势,吸引倭军来争夺滩头,然后用船上的远程部队,和空中部队协助地面部队以防御方式大量的杀敌。
倭人不明所以,还以为是汉军要大举攻击四日,以切断京都和名古屋之间的联系,于是调动龟山和名古屋的部队向四日支援。
就在这个时候李元志动了,利用骑兵的速度,李元志追击突袭了出城支援四日的倭人部队。
黑夜中,倭人并不知道突袭自己的汉军有多少,不过从第一轮的死伤情况看,汉军骑兵的数量相当多,被打散到道路两边的倭人各自寻找有利地形负隅顽抗,向着有马蹄声响的地方盲目的射击。
不过他们的射程与汉军的射程根本就没法比,特别是在现在无阵的状态下,这种射击基本上没有什么效果,反而会招致汉军的集火射击和骑兵冲击。
直到倭人在指挥官的努力下,将炮兵阵地架起来,然后慢慢的集结部队围绕炮兵阵地形成防御,才渐渐的稳定了阵脚,稍微的一清点,十万作战部队已经去了近半了,损失可谓惨重,更重要的是,汉军的骑兵还在射程之外徘徊,现在倭人是进退不得。
被困在半路的倭人不得不向龟山的守军求援,谁知道龟山的守军才出城没多远,就再次遭到了李元志的伏击,原来李元志早就在倭人形成防御的时候将主力撤出了战斗,重新赶回龟山附近埋伏。
这次救援的部队只有两万多,李元志发了狠,亲自率军突击,将倭军打散之后立刻化整为零反复的冲击切割,不依不饶的将这支援兵彻底歼灭。
虽然得知李元志再次伏击援兵之后,那支被困在半路的倭军趁机向东突围冲向四日城,但是李元志却回身攻击龟山。
龟山的守军只有不到两万了,李元志一边用骑兵袭扰,一边集中数量不多的投石机不断的向城门上抛掷火球和油罐,可惜李元志的投石机数量太少,最终也没有将城门烧毁。
天色微明,李元志攻击龟山没有得手。只好向西退走了,同时陈撼的部队也后撤退回海湾中间。
倭人这才喘了一口大气,还以为是自己击退了敌军的大举进攻。不过算算损失,这一夜之间被数次突袭,死伤超过了十万人,这还不算死在四日城大火中的。
倭人担心汉军会再攻四日和龟山,立刻从名古屋调集部队增援四日,从奈良县南部收缩部队,向龟山和伊贺集结。
谁知道。李元志却忽然转身南下,配合从四国登陆的异人部队,将北撤的两路倭军全歼在路上。本来就兵力不足的倭军更是雪上加霜。
随后陈撼的部队频繁的突袭包括名古屋在内的伊势湾沿岸的城市,李元志的部队也再次北上,不时的攻击伊贺和龟山,以及更北边的甲贺。倭人现在是处处起火疲于奔命。
更糟糕的是。李元志的部队活动的区域都是重要的道路周围,骑兵的机动性让倭人十分的头痛,可是在京都到四日城一百多里的道路两边不可能全部都驻扎上部队吧,就算驻扎上部队,也未必能挡得住李元志的袭扰,况且,现在倭人也抽不出那么多的部队。
李元志的活动迫使倭人放弃了和歌山和奈良两县,敌退我进。大量的汉军异人随即占据了这两个多山的地区,然后向北发展。配合李元志向龟山和伊贺攻击。
..................................
京都,皇宫。
与以往相比,参与会议的还多了一些年纪比较大的老家伙,天皇正襟危坐,似乎在仔细的听着他们的讨论,其实他已经恹恹欲睡了。
“各位,三重县不能丢,一旦三重县丢了,汉军就能以此为基地彻底遮断京都到名古屋的通路。”
“说到这个,我觉得我们应该尽快迁都,汉军围攻京都的态势已经很明显了,那一场台风让我们接下来的后勤会相当困难,京都空恐怕...”
“八嘎,你想要动摇军心么!京都处处都是堡垒,就算汉军能攻下来,也要让他们用死尸铺满京都的每一寸土地,天皇不能轻易动,只有天皇在此,将士们才能浴血奋战,必要时,天皇甚至可以亲上战场!”
“这点我明白,天皇不是已经亲自宣布一天只吃一顿饭,每饭一碗,只配咸菜了么!天皇还捐出了自己的金烛台之类,还亲自率领皇妃修筑工事,这无疑给了我们的将士以巨大的鼓舞,可是,万一,我是说万一京都失陷,天皇不容有失啊!”
“小犬君,现在城中士气并非你想像的那么高涨,相反,因为台风以及连番的失败,城中将士的士气低迷,军需又供应不上,若是这个时候天皇和指挥部后撤,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不错,还有,后撤的目标呢?名古屋么?名古屋现在也不安全,莫非你打算一路退到东京去?”
天皇偷眼看了一眼侧面的地图,东京也未必安全吧,东京北边的宇都宫已经与汉军接战,西北边上越的汉军也正在攻击长野,若是京都不保名古屋失陷,汉军大举东进,东京又能守到什么时候呢?看看现在整个瀛洲地图,似乎大半都已经变了颜色了,北海道已经被割断,九州岛和四国岛没了,本岛东一块西一块都已经进了汉军的口袋,这场国战怕是要败了啊!
想到这里,他忽然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亡国了吧!都是这群自大的蠢货招来的祸事,不过也好,或许结束了也不是坏事,汉人仁德,说不定还能给个逍遥候让自己在大汉安度晚年,省的再做这个傀儡。
“朕不走,就在这里,死也死在这里!”
天皇忽然出声了,众人都愣了。
“誓死守卫京都,誓死守卫天皇陛下!”
不知道是哪个傻子高呼了一声,不过没有人应和,大家都觉得很诡异,或许这也不失为一个有尊严的选择。
ps:感谢‘杜拉斯诺’‘老蚊籽’大打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曹军西进试攻石泉
石泉原本是个很小的镇子,被黄巾军攻陷之后,张梁听从江永的建议,在石泉镇原本的基础上大肆扩建,将地理位置不是很合适的一个小小的山区小镇,硬是给扩建成了一个二级镇,这其中的投入可不是一般的多。
不过这个投入是值得的,首先在攻陷南城一战中,石泉的扩建起到了堵门的作用,其次,在拿下汉中之后,石泉成为堵住了子午谷方向以及西城方向两条入汉中要道的咽喉,为汉中的安全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如今,曹操是盯上了石泉,曹操虽然玩了一手明着讲和暗地里练兵的把戏,不过这套把戏没有瞒过江永,江永早在刘备有意无意的让出西城的时候就发现了刘备的目的,明白了刘备的目的,自然也就知道曹操所谓的讲和是多么无聊的一件事。
不过江永还是亲自从武都返回南郑,向张梁阐述这里面的诡秘门道。
“...因此,曹操与我们媾和结盟,基本上是瞒天过海之计,一方面他要麻痹我军,另一方面他也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比如山地战的训练,比如地形的探查,比如用蚂蚁搬家的形式将部队预先埋伏在出击阵地上,等等。”
众人恍然,张梁眉梢一竖,冷声道:“曹操此人果然是卑鄙小人,既如此,将他的使者驱赶走就是了!”
“呵呵,大可不必,而且他还有用。”
“有用?有什么用?”
“前面属下也曾说过,与曹操结盟将会同时得罪刘备和司马防。不过,这两家其实还是很怕我们会犯糊涂的。”
张梁有些不解的看向江永:“这...又如何?”
“为了怕我们犯糊涂,所以他们派来了使者。既然如此,为何我们不趁机向他们讨要好处呢?想要我们站在他们这一边,总要给些好处吧,多多少少都好,反正是白来的。”
“呃,哈哈....原来如此,军师真是好算计。我明白了,定然不能少了好处,不过曹操这边又该如何应对呢?”
“这不难。曹操的目的还是石泉罢了,只要我们在石泉狠狠的给曹操一个教训,他就不会再有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了,若真是正面进攻石泉。石泉地形险要。我们倒是不怕的。”
“那要如何给曹操一个教训呢?”
“曹操想要攻打石泉,必须出其不意,首先这点现在不行了,我们都知道了,自然会有所准备,其次,他必须将部队运动到合适的距离上埋伏,这点就需要先对地形有个精确的认识。并且必须要花时间将部队送到位,这里面都有我们可以下手的机会。”
“明白了。先发动异人对渗透过来的异人和斥候进行清剿,加大他们探索地形的难度,然后在合适的时机,反过来伏击对方的部队...”
“不,所谓的伏击本身就可能具有危险,曹操非是易与之辈,不要轻易的以为能抓住曹操的漏洞,事实上石泉只要有所准备,根本就不怕偷袭,我们不必冒险伏击曹操,而是堂堂正正的打击他,不让他将部队从山区运动进来就可以了。”
张曼城欲待反驳,不过想想曹操能打下大半个中原,差点就是一统中原的人,岂是易于之辈,自己想着占人家便宜的时候,或许也正是别人算计自己的时候,军师说得对,只要堂堂正正的将曹操跟挡在石泉,曹操就休想踏进汉中半步。
..........................
石泉地形很险要,西南便是汉水,并且河岸的高度很高,从汉水上攻击或者绕过去都是不大现实的想法,至于河对岸,那是陡峭的崖壁,汉水南边更是深山峡谷,地形糟糕极了,能绕路穿过石泉只能走东北边,不过也是深山密林,道路难寻。
正面攻击的话,只有一条相当狭窄的坡道,不但攻击面狭窄漫长,而且石泉城是不规则形状的,在道路的北侧和东北侧可以同时发起攻击,进攻者不但要沿着山坡仰攻,还要面临两个方向的打击,这绝对是一个让人绝望的地方。
因此,想要攻陷石泉,最好的办法就是偷袭,趁夜入城夺占城门、制造混乱,然后一举攻陷。
曹操做得就是这个打算,在派遣攻击部队出发之前,最重要的自然是周围山区的地形了,哪里能够通过部队,哪里能够隐藏部队,饮用水在何处能找到等等,没有这些信息,大部队进入山区那不是去战斗,而是去找死。
曹操发布的任务很隐晦,主要是清剿任务,但是贡献地图的可以额外得到功勋值,曹操就是利用这个来获得周围广袤山区的地形图,当然,曹操为了弥补盲区,以及加速探索的速度,也派遣了自己的精锐斥候部队进入山区。
开始的时候还顺利,虽然也有对面的黄巾阵营的异人做对抗性任务,不过对手的数量不多,对探索行动的影响不是很大,但是不久之后,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样,越来越多的黄巾阵营的异人出现在山区。而且,这些异人部队的实力也越来越高,这也让曹操十分的困惑,他甚至怀疑黄巾军的精锐部队可能也参与了进来。
事实上曹操猜测得没错,黄巾军的精锐确实参与了进来,江永采用将精锐部队租借给异人的方式来提高黄巾阵营玩家的实力,一方面能够获得一些收益,另一方面也能大量的消灭曹军斥候和曹操阵营的玩家,还能给自己阵营的玩家创造不菲的收益,以及提高他们的能力,这办法有这么多的好处不用才叫笨呢!
石泉东北方向的一个山头上,两名黄巾阵营的玩家正潜伏在山顶的一棵大树上,这个位置相当好,能看到山下谷地里面的动静,而他们的同伴则山腰上埋伏,这种要点伏击的战术比四处去寻找要有效率得多。
“有动静,你看!”
“斥候吧,不知道是不是大鱼,嘿嘿,先通知大家准备!”
“嗯...咦,这斥候的数量...有些不对啊!”
“怎么了?”
“一般百人以下的部队会有多少前出斥候?”
“五六个呗!”
“你看,那边也有一组?”
“我靠,真是大鱼了,至少两百人!太好了。”
“别急着高兴,你看北侧的山腰,还有这边的山脚下,都各还有一组,这尼玛至少五六百人的规模,我们这百十号人打不过的。”
“我靠,大部队啊,这怎么会?”
“不知道,或许是曹军想要硬来了!”
“那怎么办?”
“有头呢,你着什么急,头自然知道该怎么办,估计是灭掉对方斥候然后再后退,快去送信!”
“哦!”
.........................
很快,周围发现不少屯级建制曹军的消息就传到了负责防守石泉的张曼城这里,看样子曹操是打算撕破脸了,在山区交手的沉重损失让曹操明白偷袭石泉的可能性基本上没有了,于是,曹操想要打算强行通过山区。
绕过石泉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可以从后方夹击石泉,另一个则是想要切断石泉的补给线,不过张曼城才不着急呢,如果曹操真的想要切断石泉的补给线,那么他自己穿插部队的补给呢?难道曹操真的以为这个山区这么好翻越。
张曼城早有江永的分析打底,一点都不着急,一边他也将部队整合起来,发布更大规模的任务,还是让异人打主力,能打得过曹军则打,打不过就切断他们的后勤,反正自己能由石泉就近补给,而曹军想要补给可就远了去了。
曹军很快就发现,他们对于越过山区的想法过于乐观了,或许没有敌军干扰的话问题倒也不是很大,三几万将士的补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有敌军干扰的情况下,想要运送补给就成了比登天还难的任务。
沮授再坚持了两天,发现这根本就不可能,而且黄巾军和黄巾阵营的异人在山地上的能力更强,不管是速度还是经验差距还是很大的,基本上数量相同的部队遭遇,败得九成是自己的这边的部队。
无奈之下,沮授只好彻底放弃了向敌后渗透,从背后攻击石泉的打算,而是堂堂正正的准备正面进攻一下看看。
沮授的部队正式从西城出发,浩浩荡荡的向着石泉前进,双方表面上的所有和解的假象也彻底的被撕破了。
黄巾军对于曹军的动作,除了大肆谴责一番之外,也马上与刘备和司马防达成了一些秘密协议,其中得了什么好处只有他们三方才知道了。
对于曹军的主动进攻,黄巾军没有利用地形出击的意思,而是打算死守石泉。
黄巾军不来马蚤扰,沮授自然也不客气,很快就将部队运动到石泉东南的汉水边上,寻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扎下大营,营地距离石泉不到八里,沮授可是研究过江永在汉中的所有战役,生怕被江永给坑了,所以十分小心的在周围散布了大量的斥候和异人,在后路上更是留下了足够的预备队。
不过黄巾军什么也没做,真的是打定主意要死守的样子,这让沮授也略微的安心了,心里对黄巾军守将的评价也降低了一层,这么好的地形竟然不思进取,有些太过保守了吧!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等到沮授第二天带着部队来到石泉城下,他这才明白为何张曼城根本就没有出击的打算,有这种雄关坚城,确实不用急着出来袭击敌军,等着敌军自己撞上来更轻松。
沮授看着这一条狭长的坡道,还有两侧都能进行攻击的弯曲的城墙,这种地方,真的能够攻下来么?
沮授观察了半天,绞尽脑汁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或许唯一能用的就是先攻下城墙北边的山头,不过那个山...陡峭的很啊!
看着看着,沮授只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这种仗,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打。
攻吧!总不能来了什么都不做就回去吧!
沮授命令部队沿着东侧的山体向前移动,一边在山体这边开始工事作业,他决定将这个坡地尽量的挖平一些,就算到时候攻城时会造成更大的落差,至少能将远程部队推上去,否则根本就没有可能攻得下来这个城池。
见曹军只是挖土却不进攻张曼城也不着急,他知道沮授想要做什么,只是,即使这样,他能推上来的远程部队又能有多少呢?或者,他觉得自己在城里没有远程部队么?
表面上,沮授老老实实的挖了两天的土,不过暗地里,沮授却向山区里渗透更多的的部队,想要拿下北侧的山头,不过张曼城早有准备,山区里的对抗黄巾军丝毫不落下风,沮授无法,只好继续埋头挖土。竟然将原本狭窄的道路硬生生的挖宽了一倍,不过一倍也没多宽,相对城墙来说。还是很窄的一个正面。
沮授当然不仅仅在挖土,也在做些别的事情。
“将军,斥候回报,沮授营中的人数似乎增加了,营地的范围也扩大了,曹军这些日子经常到周围的山上去砍树,然后运回营地。不知道在做什么?”
张曼城想了想也不得要领:“谁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或许是要制造攻城器械吧。”
“或许吧,可是将军。这种地形做什么器械能顶用呢?”
“不知道,等他们弄出来你就知道了。”
“到时候还不是一把火就给烧了。”
“或许他们会等下雨天进攻!”
“这倒是有可能的,如果那样,我们该如何应对啊?”
“用投石机砸呗。还能如何应对?”
“对了将军。曹军在营地大肆堆积木头,如果我们能进行一次夜袭,准保一把火将他们给少个干净!”
张曼城眼神闪了闪,不过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摇了摇头道:“你觉得沮授很笨?”
“这...不笨!”
“他没经验?”
“不会!”
“那么你为何会觉得沮授会如此大意,将营地里塞满了易燃物等着我们去烧?”
“这...难道是陷阱不成?”
张曼城点了点头:“很可能,现在沮授拿我们没办法,是千方百计的要诱我们出击。只有我们出去他才有取胜的机会,或者那营地里确实堆满了木头。甚至也能让我们一把火给烧了,但是当我们以为大获全胜乘胜追击的时候,他们的埋伏就来了。”
“这样的话,他们营地里增兵或者就是假象,事实上是在减少兵员?”
“呵呵,你可以命令斥候去查证一下,看看在周围是否还有隐秘的营地。军师说过,我们不是要击败曹操,击败曹操我们又能如何?难道还能占据西城不成?所以我们没有任何必要出击,我们的目的是不求战胜,只求不败,利用不败和曹军的压力,向刘备和司马防索取好处。我现在才想明白,军师真是高瞻远瞩啊,似乎早就看到了这场战争的演进一样。”
“原来如此啊!厉害,这么一想,沮授的所有花招岂不是都没有用了!”
“本来就是啊,我们不求胜,沮授能奈我何!”
沮授如果听到这一番话,绝对能气得吐血!原来张曼城根本就没打算打胜这场仗,面对这么一个不思进取的家伙,沮授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将张曼城给骗出来,张曼城不出来,沮授就一点取胜的办法都没有。
事实上在营地里弄得那些花招,确实是沮授的陷阱,他表面上向营地增兵,实际上是减少了士兵,这些被转移出来的士兵在更后面的地方建造了一个十分隐蔽的营地。
他就是在等着张曼城出来烧毁自己的营地,然后自己佯装溃退,将张曼城引诱出来追击,然后再发动埋伏,一举将张曼城击溃,然后趁势攻取石泉城。
但是张曼城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现有烧营的可能,沮授恨不得自己亲自跑进城去告诉张曼城,快来烧我的营地,我保证让你成功啊!
见张曼城无动于衷,沮授又想出了别的花招,在下游用砍伐的木头建造木筏,然后趁夜装模作样的逆流而上,只是当木筏进入石泉城的远程武器射程时,城上的投石机就是一次齐射,射界早就标定了,即使是夜里也一样的准确的将河面赏给完整的覆盖了。
被打散的木筏随着水流冲下,顿时将沮授的部队冲得乱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