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8部分

僮伸出脑袋幸灾乐祸的龇了龇牙,马征很无奈,连个小僮都能嘲笑自己了。
“你的意思是方太守让你给‘甄二公子’带话,还是让你给你的主上带话?”
“给老爷和二公子!”
甄二公子脸上苦笑不已,这回算是坐实了自己的罪名了。
“哦,那让你带什么话?”
“方太守让属下给老爷带的话是‘小心玩火**,小看了异人必会吃到苦头’。”说完,马征偷偷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甄翔,看到他脸红的跟红布似的,心里不由得好受了不少,人就是要看到比自己更倒霉的人,才能对自己的不幸释怀。
“还有呢?”
“让属下给二公子带的话是‘我会在附近等到明日天黑,需要帮忙就通知我。’”
甄二公子脸上飘过一抹喜sè,翘起嘴角想了想,明白了方志文的心思,脸上的凝重立刻就放松了下来。
“天黑后你们收拾一下。做好准备,我通知方大人过来清理掉周围的玩家。然后我们立刻离开。目的地都准备好了没有?”
“这个早就准备好,在西面两百里外的一个秘密坞堡那里都已经安排好了。”甄翔立刻回答道。
“幸好方大人没有怪罪,你们这些人总是自以为了不起,今后要记住了。切莫小看了天下人,到时候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甄翔与马征对视了一眼。惭愧的应下了。
根据马征所说,方志文距离此处应该不到百里,天黑前肯定能赶到。甄二公子迅速的放飞了一只鸽子。将自己的尴尬情况详细说明。同时也向方志文道歉,并恳请方志文尽快赶过来帮忙,弄好这一切,又仔细的叮嘱了小宁一句,让他注意不要在朱公子面前漏了。风,这才对甄翔说道:“送我回厢房吧。一会向朱公子勒索五万金。”
“嘶!会不会太多了?”甄翔被吓了一跳,不由得追问了一句。
“不狮子大开口怎么解释甄家为赎我huā费的巨额赎金?”
“我知道了!”
“嗯。不要跟他讨价还价,一口咬死,然后让他立刻写信回家。”
“诺!”
甄二公子走了两步,忽然又回过身来,看着甄翔和马征道:“你身上的伤都是矛伤吧?”
“是的。”马征楞了一下,奇怪的回答道,不知道公子为何要问这个事情。
“方大人最差的就是矛,如果他用弓箭,恐怕你早就死了,甄翔,你别做多余的事情。”
甄翔脸sè红了红,尴尬的点了点头,他刚才确实想要帮马征报仇来着。
“甄二公子没有说他不知情。”方志文随手将手里的信纸递给了香香,然后回头冲着宇文伯颜道:“现在就用晚餐,吃完后立刻出发,好像目标离我们很近啊!”
“是的,按照主公刚才所说的位置,应该距离我们不到五十里。”宇文伯颜答道,现在他终于知道主公为何不急着回清河口了,原来是算到甄二公子可能会有麻烦,所以在外面多停留一下。
“史阿,送封信给甄尧,告诉他我们已经缀上了劫匪,他哥哥安然无恙,对方只是要赎金,不会伤害人质。”
“诺!”
“哥哥,甄公子到底是知情还是不知情啊!?”香香反反复复的看着简短的信纸,上面更多的是描述现在他所面临的困境,对于这件事,只说了一个深感愧疚和见面请罪,其他的都没有说,所以她想要知道的答〗案还是没有。
“呵呵,他自己不解释就是表示他虽不知情,但是他愿意承担这件事的责任,因为毕竟是甄家人所为,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至于事实如何,那要你自己去选择。”
方志文咬了一口手里的烤的有些发脆的面饼,用力的咀嚼着,一边有些含糊不清的解释道,他不会将自己的判断强加给香香,也不想影响香香的判断,所以只是说了纸面上的理解。
“嗯!甄公子肯定是不知情的,他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虽然他很聪明,但是一定不会在背后搞鬼的,对吧哥哥?”
“那我可不知道了,你对他就那么信任?”方志文的话里有些酸酸的味道。
“没有啊!我最信任哥哥了,哥哥既然愿意继续帮助他,显然是相信他是值得信赖的,对不对啊?”
香香看了哥哥一眼,甜甜的笑着,伸手抢走了哥哥手里的面饼,高兴的大口啃着。
方志文哭笑不得,这丫头完全理解偏差了嘛!!
第一百三十六章需要你信任
夜战对于方志文以及他的属将来说并不陌生,甚至应该说相当的有经验,而且方志文本人还有夜袭这种专有技能,这个技能附加属xing就是部队在夜里的视力范围被隐xing的增加了。.
方志文作为部队长,自然对整个部队都有着夜视的加成,而且这回对付的玩家从数量和质量上都比较差,做土匪的玩家除了小规模战争经验比较好,部队的精锐程度和自身的等级技能,都要比领主类的玩家略差。
方志文将队伍分散开来,像梳子一样将甄二公子给出的农庄周围梳理了一遍,遇见玩家不管三七二十一统统干掉,方志文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队伍会误伤一般玩家,因为他们现在都隐藏着身份méng着脸扮马贼,马贼没有盟友只有敌人。
将甄二公子从窘境中捞了出来,剩下的事情就无需方志文操心了,方志文也相信甄家应该明白该怎么补偿自己,甚至连甄二公子都没有见,方志文直接就带着自己的部队连夜赶回了清河口镇。
甄尧见方志文并没有将甄俨带回来,一时紧张不已,后来方志文告诉他事情已经有甄家的人跟进谈判,不日即会达成赎回的协定,并且再三保证甄俨一点问题都没有,甄尧才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
这个黑锅让方志文相当的不满,决定要在甄家亏欠自己的账本上多加一笔,同时也有些同情甄尧,这位兄弟情深的弟弟。居然被自己的亲哥哥给瞒着,白白的浪费那一片苦心,到时候一旦让甄尧知道了真相,不知道甄二公子要如何向自己的弟弟解释呢?
清河口的气氛比较凝重,甄家的人紧张。朱家的更加紧张,如果没有方志文这个太守大人在这里强力的镇压着。说不定两家人能打起来。尽管有方志文的一千精锐看着,两家人还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整天闹点小冲突出来,幸好,两天后甄二公子与朱七公子一起回到了清河口,一天的乌云终于散了……清河口甄家的大宅一直作为方志文驻扎的地方,不过,毕竟要有个主次。作为客人,方志文带着自己人居住的是东跨院,后宅则是甄二公子的居所,朱七公子带着朱家的人住在西跨院。
后宅方志文还是第一次来,以往大家会面都是在会客的大堂。今天的时间有些晚,甄二公子回来之后要四处安抚有关人员,解释自己的遭遇和甄家付出天价赎金的缘由。所以与方志文的会面被一直推到了深夜,幸好甄二公子想起方志文一向很晚才休息(实际上基本不休息),甄二公子实在不想将与方志文的会面推到第二天,那样的话显得自己非常的没有诚意,所以尽管他自己累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但是还是让仆人去将方志文请到后宅的会客室来。
方志文到得时候,甄二公子已经将无关的人都打发走了,因为谈话涉及到非常隐秘的事情,会客室里只上下甄二公子,和已经靠在桌案上流口水的小宁,方志宁脸蛋红扑扑的睡得正香,不由得莞尔。
甄二公子一脸的疲惫,见方志文到来,忙招呼他进来坐下,见小宁睡得口水直流,也不唤醒他,亲自给方志文倒上茶水。
方志文让宇文伯颜和史阿在门口守着,注意不要让人接近,自己则跪坐在甄二公子的对面,距离很近,这样不用大声交谈了,不好的是,这么近的距离,方志文能闻到甄二公子身上散发的幽香,让他觉得心里有些不大舒服。
坐下之后,方志文与甄二公子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都没有说话的,方志文是等着甄二公子开口,因为他是被请来的,自然要等着主人说话,甄二公子则是心里乱糟糟的,加上忙碌了一整天,实在有些心神俱疲,一时间脑袋有点短路,两人就这么尴尬的玩对眼了。
过了一会,甄二公子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了一本金sè的书本,放在面前的地板上,轻轻的推到方志文的面前。
“十二经练气术!?甄公子,这是什么意思?”方志文没有伸手去拿,而是惊讶的看向甄二公子,这个东西的价值是非常珍贵的,或许很多的npc和玩家都不知道,这种金sè的内功秘籍代表着什么,方志文现在的武力值是79点,并且已经停留在这瓶颈上很长时间了。
提高武力值的方法不多,一个是稀有的一次xing药品或奇珍异草,一个是习武突破境界,还有吃名将卡,当然这个仅仅是传说,最后一个就是内功,其他的途径也还有,比如提高基础力量值和敏捷,但是这些都不容易。
虽然看上去方法不少,但是一来相关属xing的提升是很困难的,二来,进阶本身就很困难,四阶进五阶更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与生活类玩家的中阶进高阶一样,那是要实打实的真实能力支持的。
四阶基本上是将来所有玩家都能达到的一个水平,五阶才是名将的入门阶级,七阶算是独当一面的强将,八阶以上就都是天下扬名的名将了,九阶的武将在历史和演义中,只有个位数。
所以,升阶难,升五阶尤其难,方志文自己也被五阶的瓶颈卡了许久了,然后综合了从张辽吕布那里得到的经验,方志文确认,突破五阶瓶颈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内功,只是中级和高级的内功在游戏中极难获得,方志文自己没有打到过,从市面上也收购不到。却没想到,今天甄二公子将这么一本珍贵至极的高级内功,放在了他的眼前。
“这本内功秘籍,乃是一个复本,只可以使用一次。十二经练气术又叫做开山功,大成者据说力可拔山。当然了。可能有些夸张。这本秘籍是我甄家的家传秘术,只可惜并非人人能学,所以我甄家学而有成者也只有寥寥数人。家父的意思是这次给方大人添了许多麻烦,我甄家上下感ji莫名,金银财货方大人未必看得上眼,如果方大人愿意,这本内功秘籍倒是很适合方大人,权当我甄家的赔罪,万望方大人不要嫌弃。”
甄二公子清澈的眼睛认真的看着方志文。一番话也说得有礼有节,虽说甄家这次的做法略微有些不地道,但是势力与势力之间,原本就是这样既合作又利用的关系,如果事事都那么较真。根本就没法合作了。
从甄家的角度,在东泰山的行动,可以说是一个试探。方志文展现了自己的实力和决心之后,甄家决定了全面与方志文合作,顺便,就策划了这次的绑架,利用方志文来背这个黑锅。当然,这种事情甄家也没有强加给方志文,这起绑架勒索的事件发生后,只是有心人会不由自主的产生这样误会,当然了,甄家也在里面扮演着不大光彩的角sè。
除非方志文主动去想办法澄清这个误会,否则策划这一事件的幕后黑手就很可能被栽在方志文的头上,现在甄家主动的拿出这个好处,一方面是对前期行为的一种歉意,另一方面,也是跟方志文的一个交换,让方志文在此事上保持沉默。
“这么说,这是代表甄家的代价了,倒是说得过去。”
方志文拿起面前的金sè技能书,看了一下属xing说明,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十二经练气术,又名开山功,甄家家传内功秘术,共分十二层,习之可增长内力和基础力量。’
很明显,这是一个偏向力量型的内功秘籍,倒是很符合方志文的神力特长,神力特长是增长力量值,间接的也增长武力值,配合上这个内功,则有互相增益的效果。
“方大人满意就好。”甄二公子微微的笑了笑,提起的心也稍稍放下,对于方志文能够坦然接受甄家的歉意感到很满意,方志文收下这本技能书,代表密云与甄家产生的小小裂痕已经完全修补上了,这就是独裁的好处。
“呵呵,说实话,甄家强悍一些我并不排斥,不过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够有一个信任的基础,如果总是勾心斗角的,合作的基础会逐渐破坏,相信甄公子也明白,在塞上乃至塞外的发展过程中,我们合作的利益会有多大,我想,甄家也不想仅仅做一个普通的合作者。”
方志文身体略微向后仰了仰,似笑非笑的看着甄二公子,通过这件事情,方志文看出来了,甄二公子在甄家的地位极高,否则也很难解释那巨额的赎金。
“嗯,俨明白,所以请方大人相信甄家,也相信在下,或许甄家有些事情在下还不能完全控制住,但是俨是需要方大人的信任的。”
甄二公子的说法有些隐晦,但是方志文还是能听懂,认真的看了甄二公子一会,直到甄二公子有些不自在了,方志文才笑着说道:“我会信任甄公子的,也会支持甄公子,这点请放心。”
甄二公子楞了一下,颇有些媚意眼神的斜了方志文一眼,他知道方志文误会了他的意思,还以为他要在甄家争夺继承权,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不过他并不解释,误会就误会吧,如果方志文认为自己有需要依赖他的地方,这种信任也会比较稳固,而事实上自己确实需要依赖方志文,虽然并非是依赖他来支持自己夺权。
第一百三十七章晋阶五阶
方志文一边走回自己居住的东跨院,一边回想着与甄二公子的对话,总觉的自己似乎弄拧了什么,但是又没有什么头绪,甄二公子所谓的要求信任,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投靠,希望甄家成为密云要塞的核心伙伴,进而分享塞外发展的利益,但是,在他完全能够统一甄家的声音之前,这个暂时只是他们两人之间的默契。
甄家需要依赖密云要塞摆脱冀州大族的长期打压,也需要依赖密云要塞开拓塞外的生存和发展空间,甄二公子需要依赖自己全面掌控甄家,而自己,则需要甄家的财力物力乃至于人力资源,来加速密云要塞的发展,并且将来能利用甄家遍布大汉的商业网络,将瘸tui的塞外势力支撑起来r/>
即使现在汉族羸弱,塞外民族也一直没能击溃汉族的原因,其实就在于塞外势力天生瘸tui,缺乏稳定的粮食资源,同样,也正因为缺乏粮食资源,才促使了塞外胡族频繁的南侵,而方志文要在塞外拓展势力,必须解决这个瘸tui的困境。
原本方志文是寄希望于异人的供应,但是现在看来,异人之中安心种田的人不多,所以粮食资源在异人之间也是紧俏资源,因此,方志文再次将主意打到了原住民势力上,现在看来,进展似乎还算顺利。
但是从长远来看,一旦黄巾起义爆发,原住民势力的粮食也会成为紧俏的战略资源,想要彻底的解决这个粮食问题,只有迅速的拿下右北平乃至辽东郡,占据东北平原之后,或许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是。这个想头未免太大了一点,公孙瓒和刘虞也不是吃素的,那么退而求其次,在密云城和丰宁郡加大粮食生产力度也能缓解一些粮荒,长远来看。还是要找到一个稳定的粮仓才行。
在这个角度上看,方志文与甄家的合作其实算是很牢靠的。互相之间的依存度越大。合作的基础也就越牢固。
加上方志文对甄二公子的这个人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虽然甄二公子也很聪明甚至狡猾,但甄二公子确实是一个重信然诺的人,方志文又对他有救命之恩,所以,方志文还是愿意信任这个甄家未来的主事者的,至少,在他真正成为甄家的主事者之前,他都是值得方志文信赖的。
事实上。方志文首先是与甄二公子合作,其次,才是与甄家合作。
回到自己的住处,方志文让宇文伯颜和史阿下去休息,自己则兴奋的拿出那本内功秘籍。颇为ji动的看了好一会,那眼神真的很缠绵,然后才点击了学习。
高级内功与低级内功的技能书一样。都不会直接将内功的内容和效果直接的体现在身体上,而是将内容灌注在记忆里,然后就需要自己按照内功的方法来练习的,只不过练习的方式相当的游戏化,绝对不是正儿八经的练气。
方志文甚至有些怀疑,这种游戏化的锻炼方法,就是为了避免最终让玩家在现实中也练出了内力,当然,暂时也还没有这样的案例报告。
高级内功与初级的内功相比,其具备有完整xing和严密的因果关系,而且里面有详细的经脉效能的解释,结合自己的领会的潮生功,方志文才发现,初级内功其实修炼的都是一两条中线经脉,也就是常说的任督脉,而自己得到的这本高级内功,修炼的是十二正经,几乎遍布全身,难度自然也高了很多。
不过这毕竟是游戏,如果难度高到没法玩了,相信玩家也不会玩这个游戏了,所以,适当的降低修炼的难度是必须的,正常的修炼中,最难的是气感和内视,另一个就分心,而游戏里,内视与气感直接就没有难度了,修炼的时候只要克服分心这个大敌就可以了。
修炼时只要专注的按照练气的方法,控制住气的流注,完成一个完整的循环,则代表着一次成功的修炼,就能积累出修炼值,当然了,如果这个过程中你分心了,导致循环中断,那么对不起,重新来过吧。
初级内功与高级内功的差异,也就在复杂程度和持续修炼时间上,其他的并无不同。
进入修炼状态之后,方志文能清楚的‘看’到自己身体内的经脉图,内力被很形象的变成一个银sè水滴,仿佛失重一样的悬浮在足少yin胆经的起始位置上,这个淡淡的银sè水滴之中,有两个金sè的小球,不断的以不规则的速度和方向试图从银sè的水滴中冲出来,这两个金sè的小球的运动不断改变着银sè水滴形状,一旦这两个金sè小球拉扯着银sè水滴变形到某个极限时,银sè水滴则会破裂,化作点点银屑消失不见,只有退出修炼状态,重新进入才会再次出现那银sè的水滴。
而修炼,其实就是用一个无形的乒乓球拍一样的东西,慢慢的驱赶着这个银sè水滴沿着经脉进行一次完整的循环,期间不能让那金sè的小球将银sè水滴弄破,否则就得重新来过,至于修炼的成果,可以在内功菜单的进度条
修炼内功并不难,就是相当的考耐xing,事实上你可以用比较大的力量,将银sè的水滴驱赶得飞快,但是那金sè的小球运动速度也一样的会加快,所以,修炼时必须保持一个很稳定的速度,yu速则不达,很是能磨练人的心xim/19/19715/">新封神道最新章节)。
幸好方志文从来都不缺乏耐xing,原本修炼潮生功的时候,只有四条不完整的经脉,那时他还不知道都是些什么经脉,现在有了完整的十二正经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潮生功真的很乱搞,居然是由几条正经的局部凑成的四条由丹田通向手脚的经脉,居然这样都行,没有炼出毛病绝对是因为这里是游戏,而智脑对人体似乎不像对树叶那般执着的追求完美。
方志文原本还想发展潮生功,现在赶紧将潮生功扔了,这种功法简直是胡搞,还是不要闹了,至少自己在了解所谓的内功原理之前,不要妄想去胡乱弄出个什么功法。
其实在真实的人体中,十二正经是对称的,一共有二十四条经脉,不过在修炼的时候,是不可能心分二用的,所以,只修炼一条,另一条如同镜像一样,不需去理会,不过即使如此,按照流注顺序,完成一次十二正经的修炼,那密密麻麻的经脉和xué位,还是十分的吓人的,这些经脉xué位一条条单独画在平面的纸上还不觉得怎样,但是当这些经脉一起出现在人体中,形成一个分布在全身的管网时,就不得不让人有种叹为观止的感慨,希望那些鄙视中医的人都能看看这个立体管网图,仰视和缅怀一下两千年前建立这个系统的华夏先祖吧,然后才知道自己的无知和鄙薄。
方志文很快就沉浸在与两个金sè小球和银sè水滴搏斗的乐趣中,驱赶着这几个不安分的家伙,沿着并不光滑的经脉,按照一个透明的红sè箭头的方向移动,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一切,这就是入定的状态吧,智脑很聪明,利用了这个小小的游戏,将人的注意力高度的集中起来,解决了修炼中容易分心的问题。
经脉的管道中是不光滑的,方志文早就知道这点,在修炼初级内功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点,不过,经脉内的那些毛刺,会随着修炼次数的增多,被银sè的水滴逐渐的磨平,最后变得十分的光滑,修练起来就会快得多了。
另外一个,就是修炼的次数问题,修炼的次数并非越多越好,越往后面,修炼获得经验就越少,方志文尝试过了,所谓的36周天,或者49周天都是不合适的,最合适的数字是九次,再多就就基本是浪费时间了,假设你一天不眠不休的修炼了360周天,那么九次之后的351周天,加起来的经验值也不如第九次的多,而第九次的不如第八次的多,以此类推。
不知不觉,方志文完成了一次周天修炼,看了一眼变成淡淡银sè的经脉管网,颇有一种成就感,退出修炼状态看了看放在屋角计时的水漏,差不多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想不到眨眼就过了这么久了,再看看进度条,第一层的修炼进度填满了四分之一。
方志文毫不犹豫的再次进入修炼,这次修炼似乎又快了一点,完成后不到半个时辰,修炼进度则快要到达一半了。
完成了第九次修炼之后,进度条终于到达了满值,系统提示也即时到达。
‘叮,恭喜你完成了十二经练气术第一层的修炼,你的力量和内力值获得了提升,力量值由95提升至105,内力值由100提升至200。’
‘叮,恭喜你武力值获得提升,达到了81点,进入五阶。’
‘叮,恭喜你进入五阶武将,获得一个专属技能,请选择专属技能获得方式,一:由现在拥有的技能中自动派生,形成战技或者必杀技;二:由本人选择一个以上三个以下的原有技能进行组合和延伸,形成新的战技或者必杀技。提示,本人选择的战技有可能创建失败,失败后不可重来,请慎重选择!请选择一
二。’
巨大的喜悦灌注在方志文的心里,然后满溢出来,充塞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那种快乐,让方志文恨不得大声的喊出来,其实,那可能是系统在进行身体的改造,但是那种舒适与幸福感,给他一种略微虚幻的感觉,误以为是自己的情绪ji动而带来的身体错觉。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第一百三十八章专属技能
终于进入五阶了!!
困扰了几个月的瓶颈就这么突破了!!
终于不再是庸庸碌碌的龙套武将了,终于向着名将的目标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从此以后,在这个英雄辈出,群星璀璨的故事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从此以后,自己也有资格与那些名流千古的英雄一起逐鹿天下,一起书写属于各自的传奇。
这一刻,方志文心里再也没有怀疑与不安,那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一点自我怀疑,终于被眼前的事实干脆利落的清洗了出去,那压抑在心头几个月的阴霾,终于被系统的提示的清脆声音,驱赶得干干净净。
从身体,到心理,方志文终于迈进了强者的行列,争锋天下,舍我其谁!
兴奋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可惜这时候没有人跟他分享这一切,他的一腔热情也无处发泄,他那睥睨天下的豪情,纯粹是瞎子点灯、锦衣夜行,白费表情。
压抑住心里让人沉迷的兴奋感,没有急着去看自己的属性菜单,这种阶位的突破并不会给属性菜单带来巨大的变化,实际上变化的应该就是系统送到辅助终端上提示的这些数据,所以数据上是不会有什么惊喜的,倒是这个创建专属技能要好好的想一想。
首先要弄清楚什么叫做专属,方志文见过的技能有通用技能,专用技能,和专属技能,通用技能不用说了·只要是个武将都能学习的就叫通用技能,专用技能则是给固定群体使用的技能,比如弓系技能,比如npc专用技能,而专属武技·则应该是完全属于个人的武技,只有一个人能够使用,像赵云的枪技‘七探,和‘暴雨,,吕布的‘陨星,和‘断空,都属于专属技能。
也就是说,每一个进入中阶(五阶)的武将,都会拥有自己的专属武技,至于有多强,那就要看你之前的技能有多厉害了·基础好、技能多的武将·在突破五阶之后·自然比较容易获得更好的专属武技,可惜,这个设定方志文现在才知道,否则应该多多的购买技能书给自己打技能,即使不能用,也可以在这个时候来衍生专属技能啊!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式了,后悔也来不及了,现在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形成专属技能。
如果让系统自动生成·按照说明里的意思,应该是不会有失败的可能,但是出现什么技能就不好说了,因为在方志文的技能列表里,不但有弓系技能,还有枪系的技能,弓系技能又有强攻、急袭、群攻等几个分支,最后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专属技能还真不好说。
如果是由方志文自己来选择,方志文希望能有一个弓系的单体强攻技能·穿云箭是不错,但是穿云箭由于穿透力过强,所以对命中的要求很高,一旦没有命中要害,基本上穿云箭就没啥用处,只能造成轻
所以穿云箭一直被方志文当作偷袭的技能来用,而浮空箭也有这个毛病,虽然速度是够快了,但是伤害力却不够高,连穿甲的特性都没有,纯粹是靠速度取胜,还是一个偷袭技能。
群攻系里倒是有一个新领悟的轰击,但是那是武将技,在没有战阵的情况下,武将技的效能就会大打折扣。
所以,方志文希望用这三个技能,能够延伸出一个强力的必杀技,当然,这只是理论上可行,因为这几个技能之间并不矛盾,速度、破甲能力、爆裂,这就是方志文追求的技能。
扭头四顾,深夜的房间里安静极了,只有水漏带发出轻微的流水声,房间外风过树梢,发出哗哗的响声,想要身边的人给点意见也不可得,事实上,也没有人能给他意见。
进阶五阶的人并不多,进阶六阶、七阶的更少,方志文有些后悔,当时遇到张辽和吕布的时候,为什么不多问一点,至少要知道六阶、七阶还有没有获得专属技能的机会啊!万一只有这一次,这样冒险到底好不好呢?还有,衍生武技的规则又是什么呢?
这些问题应该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方志文身边的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方志文无奈的摇了摇头,仔细的回忆着与吕布和张辽之间对话的过程,在他们提到的有关武技的话题里,确实没有说过任何关于专属武技的事情,那些都是属于自己的秘密底牌,没有人会随便说出来的。
思来想去,方志文发觉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判断的依据,要么就老老实实的听天由命,要么就搏一搏自己的人品值,貌似自己的人品值还是不错的,从副本的收获来看,似乎可以证明这点。
咬了咬牙,所谓生能有几回搏,不搏一搏将来肯定会后悔,即使赌输了,好自己也曾经尝试过,要是连尝试都不敢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干脆隐姓埋名做流浪武将去,何必要冒着巨大的风险与异人和原住民争锋天下呢。
“选择二!”
方志文颤抖着手指,虚空点在‘,的选项上,面前忽地拉开一个菜单,三个空白选项,显然是填入候选技能的,下面一个金色的扳手开关,右侧则是一个暗金色的空荡荡的画框,成功或者失败或许就将会显示在那里吧。
既然已经选择了,方志文就不在犹豫,按照速度、穿甲、爆裂的顺序,将浮空箭、穿云箭和轰击技能分别填进空白的方框,金色的扳手发出幽幽的光芒,显示已经可以开始了,方志文一闭眼,一把将把手拉了下来。
半晌,没有任何声音!
方志文的心脏不争气的砰砰的跳着,今晚的连番刺激可真要命,微微的睁开一点缝隙,好像有不少字写在右侧的方框中,方框下面多出来一个按钮。
方志文猛地张大眼睛,看向面前的虚拟面板,到了这个时候,躲躲闪闪也没有意思了,面对现实吧!
‘未命名必杀技:射程提高50%,初始攻击加成1,撕裂伤害视具体情况而定。技能效果急速、穿甲、爆裂,消耗内力冷却时间:无。,
成了!!万岁!!
方志文无声的呐喊了一声,用力的握紧拳头,狠狠的朝着空处猛挥了几下,释放着充斥在胸中的快意和兴奋,好一会,才压下心里无比的喜悦,开心的反反复复的看着这短短的一行字,仿佛看着绝世美女一样,心里美得直冒泡,这就是游戏的魅力啊!游戏??不是,这就是人生的魅力啊!!
太好了,人品果然坚挺!!衍生的必杀技能完美实现了方志文的预想,事后想想,其实这里面有着一定的必然性,方志文所选的三个技能特点都很单一,当然被抽出来的延伸效果也就比较稳定,更重要的是互相没有冲突,而且某种程度上还有继承和因果关系,所以,成功的可能性自然就大了很多。
方志文喜滋滋的总结了一下经验,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次利用这个经验,不过至少能传授给别人,知道了晋升五阶的关键,自己的属下能晋升五阶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下面的那个按钮是演示效果,方志文在欣赏了那一行单调的文字半天之后,终于点了点那个红色的按钮。
一道暗红色的箭芒飞射而出,速度不是很快,当然了,这是有意放慢的,实际上有了急速这个属性,射出的箭矢绝对超过音速,红色的箭芒撞击在竖立的箭靶上,箭头穿透箭靶之后,整只箭矢猛地爆裂开来,将箭靶炸得四分五裂飞射四散,如一个红色的焰火一样,绚烂而刺目。
可以想像一下,这个技能的效果,急速,会让敌人无法有效反应,穿甲则可以充分的破防,而爆裂,即使敌人敏捷很高,及时的躲开了要害,但是爆裂的属性足以造成残酷的撕裂伤害,即使命中了要害附近,也一样能产生命中要害同等的效果,强!很强!
虽然以方志文现在能力只能射两箭,但是由于没有冷却时间,完全可以连珠箭的手法施放,方志文终于具有了一个能够越阶挑战的强力手段,再也不用靠着死缠烂打、以命换命的手段去越阶挑战了。
到了五阶之后,每一阶的战斗力差距可能会进一步的加大,造成强者恒强的情况,但是因为强力必杀技的存在,即使是九阶的强者,也不能完全小觑五阶的武将,否则很容易阴沟里翻船,这也是一种平衡强弱的手段。
方志文满意的反复看了几次,然后在更改名称的选项上填上了‘流火,这个名字,从此以后,自己的专属必杀技就叫做流火了。
望了望窗外黑沉沉的天空,方志文有些遗憾的摸了摸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手里的落雁弓,真想去试试箭啊!
本来突破了五阶的瓶颈就已经很兴奋了,现在又成功的合成了一个专属必杀技,这一夜对于方志文来说,显得有些漫长,自从他进入游戏以来,这似乎是一个最为漫长的夜。
迟迟不见天光,方志文干脆继续练习内功来打发时间,虽然一开始不大容易集中精神,不过依靠着自己坚韧的心志,方志文终于沉浸在内功修炼之中,漫长的一夜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试箭的
从清河口乘船,走清河,向北拐进澡水,即可一路溯流而上直达蓟县,如果沿着清河向西进入浇水,一日夜可以直达中山国无极县,那里就是甄家的大本营,由此可见,一旦海贸大兴,清河口镇的重要xing。
京津水系在后世的某段时间是非常发达的,现在还处于méng昧的阶段,河道大多没有经过修整,用大船运货或许还有些勉强,但是载人的小舟却是很方便的。
若是方志文单人匹马,或许乘船沿着澡水直上蓟县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一队千人的骑兵是不可能乘船的,只是朱七公子想要考察澡水河道情况,所以带了一只舸舟在河道上行驶,本来想邀请甄二公子一起,但是甄二公子却宁愿骑马,说是北人不惯舟楫。
方志文对河道也很感兴趣,于是河道边上一队骑兵,跟着河上的一叶舸舟,一路向北而去。
香香其实是很想去涿郡一趟的,涿郡三英乃是宰割天下的牛人,在洛阳没有见着曹氏、袁氏,在广陵也没有找到孙坚的踪影,涿郡就在近前,顺便去看看刘跑跑和他兄弟也好啊!可惜,方志文对这些人完全没有兴趣,首先这些人不可能投靠方志文,让方志文去投靠这些人更是扯淡;其次,既然大家都有宰割天下的志向,将来只会是敌人和对手,还会是什么关系呢?所以见面不如不见。
说老实话。方志文本人打心里是不喜欢这三兄弟的,虽然这三兄弟用他们的坚韧也打下了一方大大的天地。但是这三兄弟身上的xing格弱点也太明显了。而且这些弱点让人有些倒胃口。
只不过,有时候你不想见,他却偏偏要蹦到你面前来。
“哇呀!喂!那是谁的鸟船!碰洒了某的美酒了,赶紧停下来赔偿与我。否则定不与你甘休!”
由于河道较低,河岸边上又有柳树遮住了视线。方志文的骑兵队虽然离开河道不远,但是河道里面的具体情况根本就看不见,倒是刚在那一声如雷的吼叫。以及随后的巨大喊话声。震得河边的树叶都瑟瑟作响,除非是聋子,否则肯定能听到。
“明明是你的小舟未曾管好,自己撞到了我家的舸舟,你倒是恶人先告状!我家可是堂堂的江东朱家,想要讹钱也先看看自己的身份!”
“气煞吾也!看某的酒坛!”
“砰!”“啊!”
“噗通!”
“快将阿贵救起。那汉子,你好不晓事!怎地不讲道理就动手。某非以为朱家好欺不成,阿成,弩箭准备!”
“本就是你们的不是,撞翻了我的美酒,岂能不赔!管你什么朱家牛家,某还怕你不成!”
“好贼子!如此折辱我朱家,真当我朱家易欺么!杀之可也!”
这个声音方志文熟悉,不就是朱七公子吗?!平时也没见他这么跋扈啊!怎么突然转了个xing子似的,动辄取人xing命了?其实这货一向心高气傲,只不过在甄二公子面前,才会表现得风度翩翩甚至近乎谄媚,所以让方志文产生了这样的误解。
“小心,公子!”
“啊!”
“呃!”
“噗通”“噗通”
“放开我家公子!”
方志文带着一众好奇的跟班跑上河岸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一个僵持的局面了,掉下水里的问题不大,朱家的下仆都是江东人士,水下的能耐精着呢,何况现在那个黑壮的汉子正用一把短刀挟持着朱七公子,这些下仆在水里似乎更能发挥作用,关键时刻可以翻船啊!估计那黑壮大汉也不会水吧。
舸舟其实不大,长度三十尺左右,宽有七八尺,船帮不高,离水面大概六尺有余,那汉子的小舟就靠在舸舟边上,小舟里装满了酒坛,船头的位置上摆着一张小几,不过已经是杯盘狼藉了,撑船的汉子此刻已经吓得不知所措,手里举着小几权当盾牌,蹲在船头瑟瑟发抖。
而那个黑壮的汉子,应该是攀爬上了舸舟,此刻正用持着短刀的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