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78部分


公孙瓒一点都不恨方志文,不知道为何,公孙瓒恨不起来,按说以公孙瓒的性格不应该如此,但是事实却连公孙瓒自己都惊讶,当然,公孙瓒肯定是希望能够干掉方志文的,自己做不到,也要日日祈祷着方志文早日倒霉,但是他本人真的不恨方志文,或许是已经被方志文打压得麻木了,所以觉得理所当然了。
尽管公孙瓒也很明白,自己不是方志文的对手,不管自己怎么担心怎么害怕,该来的事情自己阻止不了,所以也不用担忧和害怕,可是想明白不代表能做到,公孙瓒也是个枭雄,也有野心,他又岂能轻易服输,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早就投降给方志文了,说不定现在也是方志文麾下的一个封疆大吏呢。
不知道何时,公孙范已经念完了,情报汇总被呈送到公孙瓒面前的案台上,公孙瓒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缓缓的抬起头道:“对此,诸位有何看法?”
众人面面相觑,该说的这些天也都说得差不多了吧,可是事实上,大家这些天讨论来讨论去,最后还是莫衷一是,关键是大家心里都知道,就算如何加强上党、太原的防御,恐怕也挡不住方志文的强攻。除非放弃河东郡,全军回转上党太原,抱着决死之心与方志文拼个你死我活,或许方志文会因为顾忌损伤过大而撤军。
可是,撤了就不会再来么?如果多折腾几次,公孙瓒甚至都不用打了,直接就财力枯竭、军备耗尽而不战自溃了。
这些话众人心里清楚,但是却不能说,能说的不外乎是那些毫无营养的废话,这种讨论会开再多少次,照样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关靖看着公孙瓒平静的面庞,心里微微一叹。每次碰到方志文都是没辙啊,不过,关靖还是想要尝试一下。他也不甘心就这么失败。
“主公,方志文新得冀州,心思肯定是放在建设上面,趁着这个时间,我们也应该在太原、上党等地建设要塞堡垒,或许我们总体实力比不上方志文,但是我们可以尽量的提高他攻取并州的难度。另一方面。也必须获得外力的配合,如此双管齐下,或许能够遏止住方志文的野心。”
公孙瓒眯着眼睛想了想。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外部是指什么?士起?”
“就是其他诸侯,如今方志文雄踞草原,又有冀州、青州、江东之地,实力发展必将一日千里。这对每一个诸侯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因此,形成一个反方志文联盟应该是有可能的。”
公孙瓒扫了大家一眼,大家都深以为然的点头,不过这种深以为然或许只是一种附和,甚至公孙瓒自己都觉得这个说法有些自欺欺人。
“公仁,你以为如何?”
“主公,属下觉得方志文一时半会不会打过来的。”
“呃...这个,并不是说他就要打过来。而是他...就像伏在我们身边的猛兽,莫非它不动我们就可以认为是没有威胁的么?”
“主公所言甚是。既然它暂时不动,为何我们要去撩拨他呢?曹操也去撩拨了,结果呢?”
“这....”
“也有道理啊,事实上,方志文虽然强横,却并没有主动攻击谁的先例。”
“谁说的,他不攻击,却有盗贼来攻击,你忘了常山郡是如何易手的?”
“这个...只是你猜测罢了!”
“猜测,那你说事实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盗贼所为么?”
公孙瓒扫了一眼议论纷纷的众臣,心里也是很矛盾,他当然知道主动撩拨方志文那绝对是找死,所谓的建立反抗方志文的联合阵营,恐怕这事一旦曝光,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典型的引火烧身啊!
可是什么都不做难道就对了么?那不还是等死么!
公孙瓒皱着眉头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出路,不过董昭既然这么说了,是不是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呢?
“公仁,”公孙瓒一开口,大家立刻闭上了嘴巴,所谓的讨论,不过是说说话表现一下而已,说实话,他们真的没啥想要认真讨论的意思。
见众人安静下来,公孙瓒继续道:“既然不能去撩拨方志文,那么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方志文不断壮大,直到有一天,方志文兵临城下,我们再奋起抵抗么?”
“主公,方志文独占草原,横绝北疆,如今又有了富庶的冀州,还有青州、江东等地支持,我军却只有相对贫瘠的上党、西河、河内部分和还没有恢复生气的河东郡,不论是军力、人口、地利想要与方志文抗衡那是非常不智的!”
“哼!照公仁的说法,难道我们就应该直接投降么?”关靖居心叵测的说道。
“呵呵,在下没有此意,以我一军之力,肯定不能抗衡方志文,这个结果大家都知道,士起若是没有这种认识,为何又有联合诸侯一说呢?”
“这....”
“公仁不必忌惮此事,这是事实,毋庸讳言!”
“主公睿智,既然不能独力相抗,自然是要联合了。”
“可是,刚才公仁不是也说了,如果搞反方志文联盟,等于是撩拨这头正在睡觉的猛兽啊!”
“不错,可是联合并不一定就是要反抗方志文啊,也可以是对抗别的什么人,比如汉中的张梁之类的,或者勾结外族的曹操什么的。”
“哈哈....联合起来对抗张梁、曹操?公仁你说笑么?”公孙瓒虽然在笑,但是神情却很是不悦,如果董昭就这样胡乱出主意,公孙瓒可是不能接受的,你没有办法可以不出声,但是不负责任的胡说八道,那就不行了!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各怀鬼胎盟约达成
“主公,属下可不是在说笑,请主公想想,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又在顾忌什么,然后如何才能在这两者之间取得一个可以兼顾的方法?”
关靖眼睛一亮,不过随后又有些妒忌的看了董昭一眼,懊悔自己为何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自己明明已经走了九十九步,可这最后一步却不是自己迈出去的,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就像是有个小虫子在心里不停的咬着。
公孙越暗暗的点头,董昭的想法确实是很巧妙的,这种办法既能达到结盟的实质,又能避免刺jī方志文,确实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公孙瓒的眼神也渐渐的亮了起来:“公仁是说,先达成节结盟的实质,又不会给方志文动手的口实?可是他会不会用非正常的手段,比如盗贼。”
“主公,我军与袁绍不同,我军与方志文接壤的地方本来就是重点防御的区域,只要不是方志文大军齐至,我军有何畏惧?些许盗贼难道还不能灭之?再者,如果真的出了盗贼,我们正好可以借机索取太行山的控制权。”
公孙瓒展眉点头:“有道理,甚有道理!”
关靖却皱了皱眉插嘴诘问道:“公仁,这只是你一厢情愿,袁绍和司马防未必会配合,相反,如果司马防抱着与方志文一起瓜分我们的想法,甚至会趁机将我们卖给方志文。”
董昭笑了笑,这就有点无理取闹了,刚才不是你说的要结盟么?现在我给你找了个结盟的有效办法,你到反而说起结盟的危险来了!不过,董昭并没有被关靖的反诘给难住。
“在下以为不会,chún亡齿寒的道理难道司马防不懂?何况刚才士起不是也说了么,方志文的强大是所有诸侯的威胁,司马防就算跟方志文一起瓜分了我们的地盘,难道他就有了与方志文对抗的本钱了?在下认为,这不但不能增加司马防对抗放方志文的本钱,反而会进一步提高方志文的实力,司马防能够以一己之力收复董卓部下,驾驭长安朝廷,岂是如此目光短浅之辈?”
关靖张了张嘴,自己似乎干了傻事,成了董昭的垫脚石了,心里泛苦的关靖干脆闭上了嘴巴,不想再为董昭搭台子了。
“那么袁绍呢?”公孙越接着问道。
“袁绍稍微麻烦一些,袁绍这人的想法虽然比较多,可现在他的大敌无疑是曹cāo,我军在其腹背,结好我军先全力解决曹cāo对其是有利的,同时,袁绍对于方志文之害应该是最有切身体会的,他不会不明白与我们结盟的好处。”
公孙瓒闻言心下苦笑,这切身体会最多的恐怕不是袁绍,而是自己,不过董昭说得对,袁绍与方志文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即使在击败曹cāo之后,袁绍也一样会回过头来对抗方志文,因此,三方确实有结盟的基础,至于刘备,现在刘备虽然跟方志文不接壤,但是刘备也不会不明白方志文的危害,至少,他会乐见其成。
想明白了其中的得失,公孙瓒心里有了主意,腰杆子似乎也tǐng得更直了,声音也显得洪亮有力。
“士起的建议很好,公仁的补充更是jīng妙,本将军决定采纳这个建议,就请两位分别往长安和谯县一行,务必说服司马防和袁绍,结盟共抗曹cāo!”
“诺!”
..............................
“荒唐!”曹cāo将手里写着情报的白缣扔在了案台上,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似乎是在嘲笑,又似乎是在偷笑。
戏志才好奇的看向台面上的白缣,曹cāo抬了抬手,示意戏志才自己去取。
戏志才上前,捡起案台上的白缣,仔细的看了一遍,眉头微微的蹙着,稍停,扭头看向正看着窗外枯树上鸟雀的曹cāo道:“主公,这是...意在幽州!”
“呵呵,可不就是么,这些人可真有意思,竟然能想到这个办法,本相也很想看看,方志文到底吃不吃这一套。”
“主公,方志文从来都不吃亏,而且还要占住大义,只是这次人家是联合起来对付我们的,他方志文能如之奈何?”
“军事同盟一成,凡是与这三方做对的,不都是他们的敌人么?方志文会不明白这点?”
戏志才微微一笑:“他当然明白,可是明白归明白,却没有动手的名分,想出这招的人确实是聪明啊。”
“本相看未必,以为自己聪明的人,往往都会倒在更聪明的人脚下,你我且放长眼量看着,方志文这人,从来都是不吃亏的主,明的不行肯定会来暗的。”
“暗的?是盗贼那一套么?这招对公孙瓒未必好用啊!”
曹cāo眯着眼睛看着在树枝上梳理着羽毛的鸟儿,嘿嘿的笑了笑:“志才,你也太小看方志文了,方志文是什么人,他是恶鬼,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情,没有他做不出的,本相敢担保,这回公孙瓒难肯定要倒霉。只是这些家伙拿我们来当踏脚石,辱及本相名声,必须要予以谴责。明天上朝,本相会请旨惩戒这些不尊天子的狂悖之徒。”
“惩戒?哦,主公是想要下诏让方志文出兵讨伐公孙瓒么?”
“正是!不管他接不接旨,那公孙瓒等人肯定都要寝食难安了,呵呵....”
................................
今年的冬天似乎冷的特别早,密云参谋部里已经点上了火盆,房间里有股淡淡的碳香,略微有些燥热的空气,呆久了让人鼻子干干的,不大舒服。
田丰总是不自觉的伸手去揉有些痒的鼻子,细心的田稚叫人端了一盆水放在屋内,缓解十分干燥的空气,一边又给每个人都斟上一杯新茶,让热乎乎的蒸汽湿润大家的鼻腔。
“....接下来,是...呃,关于公孙瓒、司马防和袁绍结成军事同盟共同打击曹cāo的事情,大家有什么看法么?”
“这不是明摆着么,对抗曹cāo是假,想要对抗我们才是真!看来公孙瓒很害怕啊!”李儒抿着茶水,声音有些含糊的说道。
“能不害怕么?太原、上党都在我军的刀锋之下,他要是什么都不做才奇怪呢!”蒯良点头同意。
“也就是说,两位都认为这三家的组成军事同盟的目的在于我们,那么这个军事同盟的目的是防御还是进攻?”
“防御,袁绍现在无力进攻,公孙瓒躲都躲不及,司马防,嘴里喊的响,手上却不动缓,各怀鬼胎,如何能进攻?最终的目的就是威慑我军罢了。”
田丰点了点头,提笔在这份文件后面写上了参谋部的意见,写完之后,田丰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忽然笑道:“你们猜,主公会如何应对此事?”
“主公肯定先要问我们有什么想法,元皓还是先想好参谋部的建议。”
“轮到从左开始了,异度,你的建议。”
“我觉得可以让异人和盗贼之类的活动活动,关键是,不能让公孙瓒产生我们拿他没办法的错觉,这将会对我们接下来向西推进的战略产生不利的影响。”
“稚儿?”
“大人,蒯大人说得没错,不能让公孙瓒产生误判,否则我们逼迫公孙瓒重心西移就难以实现了,不过仅仅使用异人和小规模的盗贼活动,恐怕很难产生预期的效果,毕竟太原和上党东部本来就是军事化的地区。”
蒯良想了想,点头道:“确实,可是动用军队是不可行的,师出无名啊!”
李儒笑了笑道:“未必会师出无名,曹cāo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肯定会给我们送上出师之名,只是,主公是不会同意出兵的,这有违我们征北将军府的一贯行为准则。”
众人一起点头,动用军队确实有些过了,但是不动军队想要给公孙瓒适当的jǐng告还真不容易。
.....................
方志文将手里的木刀交给一边的太史昭蓉,让她继续跟方毅练习,自己接过小宁递过来的毛巾随便的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向着田丰走去。
“今天的情报汇总么?怎么亲自送来了?”
“因为有件我们也拿不准主意的事情,我想要听听主公的意见。”
“哦?这可是难得啊,是什么?”
田丰指了指方志文手里的卷轴,示意方志文自己看,方志文带着田丰走到一侧的亭子里,小宁给两人斟上热茶,田丰双手捧着,一边取暖一边嗅着茶香。
方志文展看卷轴看了起来,他看得很仔细。
“公孙瓒肯定以为自己很聪明,不落口实的完成了军事同盟,我军想要动他可就会面临一个军事同盟的压力了!”
“嗯,确实tǐng聪明的,呵呵,至少我们参谋部暂时还想不到有效的办法来给他一个适当的教训。”
“军事方面不行,不能用别的办法么?”
“这个,我们不大可能同时针对三家进行经贸封锁,相反,这种做法可能会加速他们的经贸关系升级,而且,这三家的地域广阔,人口众多,很难有什么能卡住他们脖子的地方,所以我觉得用贸易战得不偿失。”
“贸易战?不,不,那个是两败俱伤的玩意,现在经济形式严重依赖土地,其实有土地你就奈他不何,贸易战这东西就是说说而已,别当真。”
“那主公说的别的方法是....”
“这个么...先不着急,等我确定一下再说。”
方志文诡异的笑着,田丰诧异的看向方志文,心里不由得好奇起来。RS!。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史阿发动王门蒙冤
晋阳城,太原郡的郡治,原本是公孙瓒的大本营,但自从方志文取了常山郡之后,公孙瓒就先将治所搬到南边的中都城,后来干脆就直接搬去了安邑。
而太原郡的太守开始是田楷,后来田楷南调,太守就成了王门这个半吊子,太原郡的整个路线也从民政转向军事,王门接到的命令就是大力的在东、北边建立坚固的要塞堡垒,积极的训练将士备战,至于备的是谁,王门心里一清二楚。
同时他更清楚,自己就算再怎么戒备,想要挡住兵强马壮的幽州军,基本上就是不现实的,雁门关的郝昭,井陉关的于禁,太行山里名满天下的李元志,还有在雁北草原上的田豫,这些人他一个都挡不住。
因此,他只能寄希望于方志文不会主动进攻,结果他如愿以偿,直到冀州忽然易主,幽州大军汹涌南下,填充进了富庶的冀州平原,这意味着什么王门很清楚,幽州这只恐怖巨兽带来的压力压得王门几乎崩溃。
终于,公孙瓒的三方军师同盟签署了,可情况没有朝着王门预期的方向改善,反而变得更糟了。
“大人,今天在晋昌靠近楼烦关的道路上,我军追截逃民的部队失踪了。”
王门的眉头皱了起来,本来就难看的脸色更阴沉了,伸手接过原平城守送来的急报,王门匆匆的看了几眼,就扔在了台面上,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不是王门不着急。而是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自从十月公孙瓒签订了三方军事同盟之后,这种事情如今在原平、阳泉、汾阳等地就天天发生着。弄得王门不得不下令军队不得出城超过十里,可是今天的报告显示,十里太远了,他们是在距离城池五六里的距离上被截杀的,这简直是欺人太甚了!
“命令部队不得离开城池射程!”
“这....”
“现在是冬季,又不用耕种,不出城也行吧!还有。弄清楚是什么人做得么?”
“这个,似乎是异人,不过异人有这么强么?”
“有。在编的幽州异人骑兵小部队有将近三四万,据说这些小部队的战斗力极其强悍,甚至能在战场上与曹军正面对撼。”
“那...难道我们就缩在城里,百姓都会逃光了!”
“逃就逃吧。我们有什么办法。你看看如今这晋阳城里,大户早就逃光了,市面上萧条了许多,要不是还有不少的异人,这城就快要变成鬼城了。”
“可是大人,这事若是主公知道了,定会斥责大人治理不力的!”
“哎!我有什么办法,兵力不如人。战力也不如人,大部队出击找不到目标。小部队野战不能胜,就只能依托据点坚守,除此之外,你有更好的主意么?”
“呃...没,没有。”
王门烦躁的挥了挥手道:“好吧,将这些情况让长史都详详细细的写好,给主公汇报吧!”
“诺!”
这位副将才走,门外的卫兵又进来了:“大人,门外有客人求见。”
“客人?什么人?”
“这是名帖。”那卫兵的脸上有些古怪的神色一闪而逝。
王门原本是有些不耐烦的,想要直接打发了,不过看到卫兵的神色,王门反而好奇了起来。
‘甄豫,甄家商社晋阳分社掌柜’
王门手一哆嗦,差点一扬手就将名帖给扔了,这张名帖分明是烫手的啊!再看向卫士,却只见他一本正经的躬身站立着,等待着王门的决定,这...见还是不见呢?
见了,这事说不定就传到公孙瓒的耳朵里去了,公孙瓒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大度的人,自己这个时候与甄家的人密会,这不是掉进裤裆里的黄泥么!
可是不见...难道他们会就此罢休,会不会用什么更恶心的招数呢?而且王门也很好奇,他们到底想要跟自己说什么呢?
“这个...请他进来吧,顺便将长史、主簿也叫来,一起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诺!”
甄豫是个瘦削的中年男子,穿着绸缎面料的深衣,显得有些奢华,脸上带着职业性的和善笑容,眼神却精芒四射。
见到会客室里有三个人,他不过是略微一愣,随即就笑着向几个晋阳城里最有权势的人行礼如仪。
“不必多礼,你求见本官有何要事?速速道来。”
甄豫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一封书信道:“小人是来送信的,这是通过商路发来的一封征北将军的亲笔信,请大人收阅。”
“征北将军的亲笔信?”
“正是。”
王门迟疑的看着那一封很普通的信件,卷轴信件的外面上用绳索捆着,绳索的结节上有漆封,上面征北将军印的字样王门似乎都能看到。
“呈,呈上来吧!”
一旁的卫兵赶紧上前接过信件,双手递给王门。
王门接过,犹豫了一下还是拆开来,仔细的看了一遍,王门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将卷轴递给了身旁的主簿,然后抬头看向甄豫。
“信件的内容甄掌柜不知道吧?”
“小人自然不知,不过,小人收到的信件一共有很多封,可能是怕弄丢了吧,所以小人那里还有同样的信件,当然,小人是不会去看的,大人尽管放心好了。”
王门脸上的肌肉一抽,这分明是威胁,这就是威胁吧!
旁边的另外两位也同样错愕以及惊讶,甚至还有些想要笑的冲动,不过想想这种事情也可能随时落到自己身上,他们又笑不出来了。
“你这是何意?”
王门森冷的看着甄豫说道,甄豫却仍然是面不改色的笑着,说实话,他心里不可能不害怕,不过想想自己背后还有整个幽州那强悍的身影,他的胆怯也渐渐的淡去。
“没有什么意思,就是将事实告诉大人而已。”
“你胆子不小,莫非真以为本官不敢杀人不成!”
“小人决无此意,大人是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将领,军威赫赫,小人自然是敬畏有加的。”
甄豫嘴里虽然说着敬畏,可是眼神却是丝毫没有半分的退缩,王门心里暗恨,但是却不敢真的将他如何,因为他的背后站着的可是方志文这尊大神,他可不想将来被方志文惨烈报复,甚至毁家灭族都有可能啊。
几句话的时间,方志文的书信已经到了长史的手中,书信的内容不多,长史很快就看完了,在信中,方志文简单的分析了幽州和并州的现状,然后劝说王门弃暗投明,封官许愿自然是少不了的,同时也暗示,如果王门执迷不悟的话,或许会有严重的后果,盖因公孙瓒的疑心病也不小。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这信的末尾却没有署名,不过送信的人是甄家商社的人,又言明是方志文的亲笔信,他们也不能不信。
王门暗暗的叹了口气道:“两位以为如何?”
“这...”
“大人,信件既然已经送到,那么先赏了信使再说吧。”
王门恍然惊醒,立刻将甄豫给打发了,然后才郑重的与二人商量。
“大人,这信还是赶紧送给主公过目吧...”
“这是应该的,我就是担心这信已经先到了主公手里了?”
“先到了...这....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还是要送的吧,至于主公如何想,也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
“主公睿智过人,一定不会中这个简单的离间计的!”
王门苦笑着点了点头,这事还真不好说,但是自己还是先老老实实的将信给公孙瓒送过去再说吧!
只不过王门不知道,这甄豫说的话是不可信的。
摆在公孙瓒面前的两封信一前一后送来的,一个是通过公孙范的情报系统截获的,另一个就是王门自己送来的,这两封信的内容是完全不同的,更重要的是,公孙越截获的那封信是有方志文署名的。
“二弟,这事你怎么看?”
“大兄,我比较倾向于我们自己截获的这封信,后一封很可能是烟雾。您看这封信里,上来就劝说王门投诚,这显然不大符合人情道理吧,同时也没啥说服力,反观这一封,似乎是对王门试探的一种回应,是在讨价还价,这似乎更接近事实吧!”
“可是...若是离间之计呢?”公孙瓒迟疑的说道。
“大兄,这封信得来不易,为此我们还折了两个死间,这封信先于另外一封半日得手,后面的信件很可能是伪造的,所以没有署名,目的就是为了混淆我们的视线,正是为了掩饰这封信的真实性。”
“嗯,也有道理,从王门最近的举动看,他在太原的应对相当的被动保守,倒是却跟信中的说法暗暗相合,难道王门真的已经有了二心,他可是老人啊!”
“大兄,时事逼人啊!此时我军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步踏错可就万劫不复,宁肯错杀也不能放过,至少先将其调离吧!”
“这...”公孙瓒犹豫了,这事情正如公孙范所说,不能不防,就算明知道是敌人的离间计,在公孙瓒患得患失的心里作用下,公孙瓒还是不敢任由王门继续呆在太原郡,抚须沉吟了一会,公孙瓒抬头凝目道:
“好吧,让田楷任太原太守,令王门立刻来安邑述职,即刻传令!”
“诺!”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太原归附公孙无奈
ps:感谢‘观众朋友刚刚打开电梯’‘我有菜了’‘影子风风’‘kotonomius’‘jinshansibao’‘ragnar’‘沈杨’‘暮轩’‘五百肥人’‘无言の泪’‘txs_001’‘月星远’‘夜空鹰翔’‘蝎.翼.狮’‘悲伤阴影’‘十仔辉’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公孙瓒的命令第一时间就发到了王门手里,王门看着手里的命令,心里凉透了,这个情况相当的明显,自己已经失去了公孙瓒的信任。
虽说公孙瓒没有直接表示要将王门拿下,但是方志文一封信就将王门给调职,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大家都不是傻子,难道能看不出来公孙瓒对王门的态度么?王门以后在公孙瓒的阵营里恐怕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当然,这还算是好的,谁能保证这样的信不会再来一封?如果方志文还留有后手的话,王门下一个要面对的问题就不是丢官了,而是丢命,甚至还是全家老小的身家性命!
不,没有如果,那甄豫当时曾经说过,他手里还有好几封信件,这分明就是针对眼前的情况做好的套子,自己和公孙瓒的每一个反应都被对方准确的预估到了,所以那个警告,绝对是有的放矢,自己若是不听从方志文的劝说易帜倒戈,说不定,身死族灭的下场正在不远的前方等待着自己呢!
王门纠结了,他不能不纠结。一方面是对公孙瓒的忠诚以及公孙瓒对他的不信任,另一方面,则是自己的身家性命。亲族的存续和未来,这...左右为难啊!
.............................
从安邑到晋阳的道路,是沿着汾水沿岸修筑的直道,到了霍县到界休这一段,因为穿过太岳山区,道路复杂了起来,太岳山区常年都有土匪山贼活动。因此这一百多里的道路上,往来商旅都是结伴而行。
田楷带着两千亲卫,自然不惧什么山贼盗匪。也不可能跟着商队一起行动,他可是赶时间的,谁知道王门收到主公的命令后会不会铤而走险呢!
田楷甚至有些奇怪,主公为何先将调职的命令发给了王门。而不是自己亲自到晋阳再宣布。就算公孙瓒再怎么掩饰,大家也都知道王门的调职跟方志文的来信有着直接的关系,王门被主公怀疑了。
与其如此作态而让王门有了准备时间,甚至有可能真的举旗易帜,还不如秘而不宣,让自己直接将王门拿下来的干脆。
“将军,天色已经不早了,今晚肯定走不到界休。不如我们在前面的霍县小城里休息一晚,明日再去界休吧!”
田楷想了想摇头道:“不可。不能休息,时间紧迫,我们直接越过霍县不能停留。”
“可是,太岳山中向来有土匪出没,这夜间赶路...”
“我们是精锐骑兵,还怕几个山贼土匪,莫要再言,立刻执行!经过霍县的时间要放在天黑之后,不要露了我军行藏!”
“诺!”
田楷的部队提前在野外吃了干粮,歇息了马力之后,天擦黑出发,经过霍县进入了太岳山区。
虽然田楷说得豪气,可是进入山区之后,田楷还是很小心的派出斥候,山区的道路实在是不好走,有的地段右侧就是陡峭的山坡,左侧就是河谷,这样的地形之下,就算有斥候侦查,也很难控制住道路的安全。
更何况,如果来的对手不是一般人呢?
站在不远处的山头上的两个人确实不是一般人,而是密云情报局的两位大头头一起出马,在太岳山里这个叫做滚石坡的地方给田楷设下了死亡陷阱。
有刘晔的潜伏技能,田楷来来去去的几波斥候,愣是没有发现在滚石坡上布置好的巨弩和投石机阵地,当田楷的大部队到了滚石坡下面的时候,一声锣响,万石齐发,可怜的田楷连反抗之力都没有,直接就被轰下河谷,冬季的河水不丰,靠近河岸的地方已经结了冰,河岸两边裸露出嶙峋的石滩,从河谷上方的道路摔下来,能活着的不多,而思虑缜密的史阿还在这里埋伏了狙击手,史阿更是亲自出马,将漏网之鱼一一捕杀。
连已经过去的斥候,史阿都安排了专人对付。
一阵喧闹过去之后,山谷道路上再次恢复了宁静,但是空气里浓烈的血腥味却让人难以承受,山路下方的河谷里不是还有几声战马嘶鸣的声音,那是被摔断了腿的战马在最后的挣扎,远处有野狼的嚎叫,这血腥味已经顺风而去,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野兽。
“局座....”
“呃,子扬,你能不能别叫这个,主公从李姑娘那里学来调侃我,你也跟着起哄。”
“呵呵,我觉得这个称呼挺好的,坐在局里第一座上的,自然应该叫局座了。”
“好吧,说正事吧!”
“你这些人都是从哪里来的?我看了行动组的资料,并州一共才不到两百人吧?”
“呵呵,我们局里不少人都是从军队退下来的,平时就在祥云、甄氏、荀氏、糜家、田家等等商社中任职,在经过这个山区的时候,让他们脱离大队在行动组的据点聚集,一个月内商队来来去去,每个商队留下几人,就凑了这一千多人了。”
“幸好田楷大意,如果他白天与商队一起行动我们岂不是不能得手。”
“那就用备用方案,直接在商队中暗杀!”
“如果他们戒备森严,恐怕不好行动吧!”
“那就双管齐下啊,这边攻击那边暗杀。我就不信,田楷的命真能从我手心里溜出去,你看。为了保险,我连子扬都叫来了,不成功都不好意思啊。”
刘晔笑了笑,他还是第一次参加情报局的行动,觉得也挺有趣的,跟战争相比,情报局的行动就像精密的器械。情报、策划和配合,整个行动过程行云流水丝毫不乱,而且方方面面都考虑的极为细致。甚至连投石机的弹道和巨弩射界都仔细的测算过,绝对不会被大树挡住,偷袭的过程就像是一个精美的表演,给人一种十分愉悦的感觉。
虽然刘晔对史阿这个江湖汉子十分佩服。可嘴里仍然为难道:“若是田楷率大部队行动呢。那不就不行了。”
“如果那样的话,整个计划都不一样了,或许我们要杀的就不是田楷了,而是晋阳城里的那些人。”
“晋阳城里,那些制衡王门的人么?”
“对!到时候王门全身是嘴也说不清了,只不过那样会让王门心怀怨恨,所以是最后的选择啊!”
刘晔点了点头。
“大人,战场已经打扫完毕。痕迹都清除了,也制造了预定的假象。前后的斥候也都确认清理了。”
“很好,撤退!”
................................
田楷在太岳山遭到不明部队的伏击,全军尽墨,这个消息让公孙瓒大吃一惊,那里可是自己的腹地,竟然有人在那里伏击自己的大将,敌军的是从哪里来?这跟问题很简单的被归到了王门的脑袋上,如果没有他的配合,敌军是不可能渗透到这种程度的。
甚至,动手的根本就是预先知道了田楷行程的王门自己!
公孙瓒仔细的询问了挂回安邑的田楷,然后公孙范的人也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发现了一些对王门极其不利的证据,比如一些巨弩箭矢的残骸上有晋阳某个异人工坊铸造的证据之类的。
公孙瓒得到消息的同时,王门通过界休那边的驻军也证实了这个甄豫送来的消息,甄豫派了个车夫给王门捎了封信,王门见信大惊失色,立刻向界休守军询问,结果,他只是比公孙瓒稍微迟一点就得到了证实。
而公孙范在第二天才取得的决定性的证据,王门却早就知道了,因为甄豫的信里已经写得很明白了,王门此刻真的是满身张嘴也说不清了。
王门也是战场上厮杀出来的将领,做事从来也不缺乏决断,见到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公孙瓒那边也出奇的保持着沉默,这都说明了事态的恶劣,若再犹豫下去,那可就真的害了亲人和亲随部属的性命了。
王门一边下令部队待命,一边请人去请了城中诸官和甄豫到府衙中议事。
众人来到府衙,却发现府衙戒备森严,内外都是重兵把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再看到站在大堂里的甄豫,许多人都明白了,王门这是要造反了!
用什么借口已经不重要了,反正王门需要做的就是将所有的责任朝公孙瓒的疑心病上面推,然后备言幽州的好,事实上幽州确实好,不然太原的百姓何苦要想北逃亡呢?
这些官员多数没有军权,就算有个别的人有军权,现在被控制在这里,想要做什么也做不了了。
王门也不为难大家,直说自己等到征北将军大军到来之后,就放大家自由离去。
王门心怀忐忑的宣布了易帜,早有准备的幽州大军立刻从楼烦和阳泉两个方向进入太原,郝昭军团进驻界休,李元志进驻沾县,甄翔进驻汾阳,迅速的控制了太原西南边的各个关卡城塞,没等公孙瓒反应过来,太原就已经易主了。
得到消息的公孙瓒气怒欲狂,想要将王门在安邑为质的家小杀了泄愤,但是被董昭等人拼命的劝住了,如果是王门自己造反,杀了也就杀了,可是王门现在依附了方志文,如果公孙瓒杀了王门家小泄愤,正好给了方志文借口大举入侵,到时候别说太原了,可能连立锥之地都没有了。
说到底,这事就是方志文对于三方军师同盟的一个反制,只是这个反制来的实在是有些凶猛了,让公孙瓒有些承受不起啊!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冬去春来耕田为重
公孙瓒被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打得他是头晕目眩颜面无光,可是这个亏说到底也是自己的招来的,正如当时董昭所说,人家好好的睡着,你偏要去撩拨,现在好了吧,吃亏也白吃了,若是还不服气,说不得还有更大的亏在后面等着呢!
公孙瓒气得快要吐血,回家去又胡乱杀了几个侍者出气,等到他终于平静下来,还是接受了关靖和公孙越的建议,将王门的家小秘密送到太原,然后跟方志文讲和,这个亏,公孙瓒认了。
王门满心欢喜的迎来了自己的家小,然后王门被任命为昌黎都尉,算是荣归故里了。其他被王门扣押的官员则自己选择去向,这些不大不小的官吏多数选择了留在太原为为方志文效力,他们可不敢赌公孙瓒的胸怀。
方志文完全是计划之外的拿到了太原,田豫顺理成章的南下太原做第一任太原太守,晋中平原是个好地方,虽然现在人口不多,但是发展潜力可是巨大的,更何况人口现在似乎不大成问题,很快晋中的人口就会多起来的。
...................................
时间转眼就到了光熹十三年的春天,惊蛰时分,要举行开耕仪式。
这天很早,少年天子刘协就起来准备了,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当年的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天子,如今已经是翩翩少年了。看着铜镜中有些苍白的自己,刘协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父皇当年的那种感受。他现在也是深有体会,父皇为何那么荒唐,其实是因为那巨大的绝望给逼迫的啊!
或许自己更幸运一些,父皇还要为了一点点不大可能的希望而拼命的挣扎,自己则完全不用挣扎了,因为他的小命捏在曹操手里,挣扎或者企图鼓动他挣扎的人。都已经进了黄土之中了。
现在就连王允、陶谦等人,也都像是死了心一样,要么呆在家里闭门不出。要么就在朝堂上做个石雕木人,小天子自己也就不敢再给自己什么希望了,能活一天算一天吧,就算做个傀儡。也总好过做死人吧。他还那么年轻。
襄阳城外的田地里,已经堆起了一个祭天的祭坛,周围有重军戒备,旌旗招展兵戈林立,祭坛下面众臣都盛装站立着,祭坛上面只有曹操和几名侍者,在等着天子登坛。

第二书包网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