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77部分

,令纪灵南下转攻武当,这一下又打在了关羽的痛处,小城武当是通向杨县要塞的必经之路,也是南向连接新城的中转地,如果此处失守,关羽的后勤就彻底的断了,南乡也真正的成为孤城。
虽然这个结果关羽早有所料,但是真到了这种境地,曹操只需围而不攻,关羽迟早是一个失败的结局。
得到战报的刘备这次采纳了诸葛瑾和庞元的意见,直接给关羽下达了撤退到杨县要塞的命令,同时下达的还有张飞撤到上庸,严颜撤退到巫县。
虽然关羽心有不甘,却不敢违背刘备的命令,只能率军抢先南下武当,随后,杨县要塞交给了关平驻守,关羽被调到武陵任太守,与樊稠、李严、廖立一起,图谋反攻江陵。
光熹十二年九月底,曹操占据了新城和南乡两地,将这两个县合并成一个郡,称为新城郡,交给沮授署理,纪灵部返回南阳郡,驻守宛县。
至于上庸和杨县要塞,曹操仔细的看过地形之后,就决定暂时放弃了进攻,在这种地方打仗,已经不是比拼战斗力了,而是比拼谁的地形更好,漫长的崎岖山道还极度考验后勤保障能力,在异人数量劣势的情况下,曹操暂时不想去碰这个石头。
相反,南边的武陵似乎相对来说稍微好一些,而且武陵郡能得到来自益州的支援也更少,于是,夏侯兄弟和荀攸三个军团被调往江陵,从零阳、充县两个方向朝武陵郡进击。
曹操自己则返回襄阳,居中指挥调度。
.............................
刘备的迅速退缩让袁绍很失望。
幽州军早已经没有了继续作战的意思,吕布在西平修整,正在四处搜刮准备打包撤退,方志文本人在稳强,刚刚将稳强与高干进行了交接,他自己则返回了汝阳,也是大包小包的准备撤军,徐晃比较积极,正在庐江戈阳四处出没,不过他的目标也是劫掠,袁绍生怕徐晃太过分,赶紧的让蒋义渠带着一支骑兵赶赴戈阳,让吕翔赶去庐江,不过估计哪里也不会剩下什么了,希望徐晃不要将房子都给拆了就好。
幽州军如此作为,袁绍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这是之前的军事协议中写的明明白白的事情,袁绍吃惊的发现,当初的作战计划被方志文完美的实现了,说剩下定陵和汝南,还真的就是剩下了这两个城池,其他都已经落进了袁绍的手里。
方志文熄火,袁绍本来寄希望于刘备,甚至紧急派出了使者出使益州和长安,想要联合刘备、司马防合击曹操,结果司马防直接拒绝了,而刘备虽然满嘴答应的好好的,关羽和张飞却跑得比兔子还快,稍微好看一点的就是武陵了,可那里根本就不影响大局。
至于袁绍自己,围着定陵打了半个月,曹洪、李进、李典三人各守定陵三城的一城,审配和张颌、麴义用尽手段结果也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双方的死伤倒是都不少。汝南也是一样的情况,汝南城原本就是黄巾军的要塞,现在更是被建的高大结实,颜良、文丑两人联军,愣是拿汝南的陈登、李通毫无办法。
战争打到这个份上,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打不下去了,刘备和袁绍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加上屁股后面还有一大堆的破事,一时半会根本就抽不出精力来对付曹操,而曹操刚刚爆发了一轮,不但被方志文砍得浑身是伤,自己也因为爆兵而有了内伤,虽然气势汹汹的压迫刘备,其实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虽然局部战争仍然在继续,但是,战争其实应该结束了!
袁绍将自己的驻跸之地定在了谯县,不但因为这里已经是巨城,也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是曹操的老巢,他呆在这里有成就感,更因为这里就是豫州、兖州、徐州三洲的中心。虽然治所是现成的,节省了袁绍不少的钱粮,可他也不得不面对自己战胜之后的一个巨大的烂摊子,一个空白的、满目疮痍的中原,所谓的百废待兴,正是袁绍此刻最好的形容。
汝阳城外,方志文看着最后的一个车队沿着直道缓缓的向着东边而去,回头看向汝阳城上光秃秃的旗杆,嘴角露出一个莫名的笑容,太史昭蓉好奇的问道:“夫君,你笑什么呢?”
“嗯...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再回到这个城市,这一天会不会遥不可及呢?”
太史昭蓉、珈蓝和黃叙、贺齐等人一起向汝阳城看去,在朝阳中,汝阳城显得特别的鲜亮,仿佛浴火重生了一般。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中原抵定冀州换主
ps:感谢‘卧听松籁’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我有菜了’‘龙之幽灵’‘龙虎啸风云’‘永远的大肚’‘ff最终幻想’‘风铃之缘’‘landmax’‘汤姆狗’‘神伤心绽’‘就爱Se情’‘夜如鳕’‘我有菜了’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袁绍忙着重整山河,其实移民的工作更早的时候就开始了,特别是兖州东北部,袁绍采纳了荀谌的建议,采用滚动式的移民,就是将冀州最北边的民众转移到最靠近黄河的东郡、东平郡和济北郡,然后以此类推,最后济南郡和乐陵郡的民众将会被转移到庐江郡和广陵郡。
因此,方志文出兵将曹军压迫回豫州境内之后,荀谌就跟郭图、辛评、王匡、桥瑁等人开始进行了大移民行动,幸好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春夏之交,兖州的城池和村庄虽然不少都被荒置,可是毕竟建筑还在,只要稍加修葺就能住人,勤劳的百姓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耕种,还能抢种出一季作物。
到了方志文和袁绍将曹军压制到颍川和汝南之后,大批的民众进入兖州境内,这回就更好了,只需要准备收割就行了,整个城市几乎没啥变化,就是主人家换了人而已。
这次波及整个中原的大规模移民潮分成三个梯次,首先,荆州的百姓到了益州,那可是去开荒的,最为辛苦,背井离乡重头再来。刘备的压力山大;其次,豫州、徐州的百姓到了荆州,土地变少了。大家有些不满,但是大量的青壮被征兵,种地的人少了,这个矛盾也就不那么明显了,曹操压榨了倭人,没有向百姓加赋,百姓稍有怨言。不过并不激烈;最后是袁绍,土地扩大了许多,官员地主都发了大财。老百姓分得稍微少点,但是也不吃亏。
最后就是幽州了,幽州从中原拐走了差不多百万百姓,还有大量的浮财。可以说是赚的盘满钵满。特别是相对于幽州军的付出来说是赚大了,参谋部的人碰到政务司的人都高高的昂着头,实在是因为这次参谋部真的打了个极其漂亮的高性价比战争,收益那真是没的说。
事实上这些还不过是顺手牵羊的好处,幽州真正获得的好处是整个冀州。
方志文将于禁的部队推到安阳,将宇文伯颜的骑兵放在邺城,将文聘部署在阳平,将武安国的部队推进到济南历城。然后将阎柔的部队放在平原。
基本上之是增加了地方城防部队,主战部队并没有增加。只是将防线向南向西推进了而已,这种低成本的扩张,却给幽州带来了一大片开发成熟的土地和众多基础不错的城池,能够发展成为大城市的候选城池多达三十多个,初步能容纳的人口就超过了六百万,这将会为解决幽州面临的人口扩张过快的问题争取最关键的时间。
金秋时节的冀州,却像是盛夏一样的热闹,像是仲春一样充满了活力。
平原最后一批百姓已经度过黄河南下,他们的目的地是淮南,等待他们的或许是更加美好的未来,或许不是,但是平原城里迎来的新主人们,却显得信心十足,因为他们的生活正如方志文所承诺的那样,只要自己努力了,就能变得更好。
平原城外的农田已经收割了,这是方志文答应了袁绍的,袁绍割走了冀州最后的一茬收成,从幽州南下的百姓看到的是空空的原野,不过,他们并没有因此而遗憾,那原本就不属于他们的东西,他们从来都没有奢望,幽州人的信念从来都是用自己的双手来创造和保护自己的生活。
城内的几个广场上人潮汹涌,大家都在公告栏上寻找着适合自己的任务,包括原住民一样,有的不识字的,只好向周围的人询问,现在平原城就像是一个超大的工地,阎柔一上任,就下达了重建扩建平原的任务,因为他接到的命令是,平原要按照一级城市的规模规划,原本规划逼仄的平原城显然是不能满足这个要求的。
“这位小哥,能不能麻烦您给念念公告栏上的任务呢!”
“嗯?这倒是可以的,听着啊...”
其实这位一脸憨厚的大叔问过之后才发觉,自己似乎搭错人了,这位明显是个异人,不过让他奇怪的是,这个异人似乎很和气,不但不生气,还真的帮他一条条的念着公告栏上的任务。
“可以了,可以了,这些都是高级任务,我接不了的,谢谢这位小哥了!”
“哦?这位老叔,你是什么特长,什么等级啊?”
“我,我就是个木匠,不过只会粗工,四十一级了。”
“哦,那你得去那边,上面有红黑二色的榜单上接任务,那边的才是建筑木工,你这等级能接中级任务了,工钱不错。”
“谢谢小哥了,那我过去了,谢谢。”
“不客气!”
这位玩家笑着送走了这个憨厚老实的原住民,身边一个年纪更小,似乎还没有成年的男孩好奇的看着,等到那大叔走远了,他才好奇的问道:“哥,那是个npc吧?你怎么对他这么客气,难道那是什么高人?有什么神级任务不成?”
“呵呵,你小子不懂,那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原住民,不过你千万别当他们看作是npc,那都是有血有肉的真人,以后你就明白了,再说了,咱们是非战斗类型的玩家,目的就是来游戏里享受游戏或者来讨生活的,所谓和气生财啊,你小子学着吧!”
“哥,你花那么多钱在这里预定一个宅院,就不怕打仗给打烂了?”
“呵呵,怕啊!不过应该打不到的,首先,靠近城墙边的宅地在幽州是不发卖的,另外,幽州的城池被攻击的可能性极低,而升值的比例却相当大,再说了,咱们是平原人,为何不在平原买宅院?”
“切,又不是真的宅院!”
“呵呵,你个傻子,等到城市升到一级城市你就知道宅院是多么美好的东西,再说了,你一天有差不多四十八个小时在这个世界里,比在现实世界还长,如果没有人告诉你这是游戏世界,你能区分的出来么?”
“呃...”
少年不说话了,虽然他还不是很相信哥哥所说的那些东西,不过他也没有反驳的根据,但是看到从广场边的街道上吵吵嚷嚷的走过的一群佣兵,少年的眼神里闪过了羡慕和兴奋的光芒。
“哎!我也知道,战斗可能更有趣,不过...为了你明年的学费,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做生活玩家吧。”
“我知道的哥哥,只是有些羡慕,其实你不是说过么,西山的猴子总是看着东山好,做生活类玩家自然也有好玩的地方,我一定争取做一个工匠大师,咱爷爷教的手艺那也不是假的。”
“呵呵,没错,你哥哥我的精细木工等级已经六十九级了,相关的漆匠、皮匠、雕刻师也都快五十了,好歹也能做精英等级的弩弓了,发大财不敢说,但是小康指日可待,等游戏里的营生都上了轨道,你的学费就稳定了!”
“嗯!”
广场的另一边,红黄二色的公告栏前,聚集的人们一看就知道是农夫了,农业类的任务一般都是城市内政的副本任务,不过现在也有城外开荒、修渠和复耕的任务,因此聚集在这里的人也不少。
“张家三叔,您说这官府为何不用里长衙役来派劳役,非要我们自己来接任务啊,我不识字呀!”
“呵呵,就你傻!不识字你不会学啊,不会问啊!听说,劳役因为不分能力都是统一劳作的,结果工作效率太低,你看现在,能力高的人能得更多的工钱,能够跟相同能力的人组成一队,高效的完成任务,这就是有本事吃肉,没本事喝粥了!”
“我也不差啊,三叔,我农耕和种植都四十多级了,照您刚才说的,我能接中级,对,中级任务对吧!”
“对啊,这里有不少的中级任务,城东南西北都有,你自己选一个,然后按照任务时间和地点去报道,一起出发去开工。”
“您看,您看我不识字,您就好心的给我说说,您帮我选一个,告诉我什么时间地点,都要带什么东西,好不?”
“你啊,我可是听你家小二子说了,你整天叨咕他上学的事情,说什么上学没有用,你看看你,要是没有人帮你,你就等着饿死吧!自己不学,还不让孩子学!”
“我,我错了还不行么,您老就行行好,帮我一次!我回去就叫我那两个小子教我识字还不行么!”
类似的一幕幕在城市内各处的广场和公告栏前面反复的上演着,这是政务司最新的政令,据说在丰宁、密云、乐南和高丽、鸡鸣塞等地都进行了实验,最后推出的这一个简化政务的措施已经相当完善了,可是阎柔这里的士子还不够,所以没有办法安排足够的解说员,而异人们对解说员这个任务兴趣不大。
阎柔自己亲自到城内转了一天,第二天将讲解任务提高了一倍的报酬,这才请到了足够的讲解员,第二天的任务发送率就提高了很多。
同样的事情也在南起顿丘、邺城,北到东平舒、浦阴、高平等地上演着,冀州不但迎来了新的主人,也迎来了新的气象,同样的土地,人不一样了,世界似乎也不同了,这里是历史悠久的冀州,也将是一个全新的冀州。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州牧人选煞费思量
崔林接到政务司的命令,急匆匆的从玄菟赶了回来,崔林并不知道自己被召回是什么事情,现在还没有到年底述职和会议的时间,自己在玄菟郡的任期也还没有到,忽然被召回崔林心里也确实有些忐忑。
难道是督察院的那些人告了自己的黑状?可是自己自问绝对问心无愧,没有任何一点贪赃枉法、以权谋sī的行为,甚至为了避嫌,他还将自己的家族的人都赶出了玄菟郡,不让他们在玄菟郡展业,平时也会经常的询问训诫族中子弟,严厉的jǐng告他们不要做害人害己的事情。
可是,族人多了,难免就会有害群之马,因此崔林也不敢保证是不是有族中子弟打着自己的旗号做些隐sī勾当,心里就难免的有了不安,一旦不安起来,心里就会着急,崔林似乎觉得这路似乎太漫长了,从玄菟到密云的直道通过辽阳、昌黎、平泉、隆化最后才到密云,这个道路确实很漫长。
马车进入密云,崔林也不回家,让护卫解散回家之后,他直接让从人将马车赶往政务司,不弄清楚事情的根由,崔林根本就难以平静下来。
说实话,作为一个封疆裂土的一方大员,崔林现在的表现实在是有些难看,可是,崔林那也是因为太过患得患失啊,他现在正在实现自己人生理想抱负的快车道上,他可不希望因为一些外来的因素,将自己的理想给毁了,幽州是一个千百年来士人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他崔林也一样,希望能够趁着这个机会,为自己铸造一个辉煌的人生,而不是最后惨淡收场。
风尘仆仆的崔林出现在荀彧的办公室,荀彧惊讶的看向崔林,看着崔林那显得十分疲惫的样子,荀彧疑huò不已,闻讯到来田畴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
“德儒,你这是...没有回家歇歇么?”
“呵呵,心中有事,哪里歇得住!”
崔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看看自己满身尘土,衣衫皱褶的样子,也觉得有些难看,不过他的腰还是tǐng得直直的。
“呵呵,主公常说德儒先公而后sī,为百官榜样,果然啊!”
“文若谬赞了,我就是xìng子如此,哪有主公说得那么好,呵呵。”
“坐,来喝口茶解解乏,既然德儒你这么着急,那我也不绕圈子了,说了之后德儒好安心的回去休息!这一路上肯定也是紧赶慢赶?”
“呵呵....”
荀彧和田畴对视了一眼,都是有些感慨。
“这次急招德儒回来,是因为冀州的事情?”
“冀州?冀州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方案不是已经反反复复的研究过了么,我这耳边似乎还听着军方的骄傲宣言呢。”
“呵呵...怎么没问题,问题就是冀州是个州,原则上还是跟幽州同级的行政主体,根据主公的意见,借助冀州这次的归附,幽州将会实行三极行政结构改革。”
“三极行政结构?”
“对,最上一级就是征北将军府,原本的各司各院都并入征北将军府,然后分设二级结构州牧府、都督府,现在初步决定的有雁北都督府、幽州州牧府、冀州州牧府、扬州州牧府、青州州牧府、瀛洲都督府、永明都督府、永汉都督府。别的都好说,就连幽州州牧府都有现成的架构,但是冀州却是个空白!”
崔林的心控制不住的‘砰砰’直跳,手里的茶杯也轻轻的抖着,这么说,自己将是...这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之外了,说起来,自己的才能在征北将军府并不算是出类拔萃的,可是这个任命...
都督府是军管单位,主要是考虑军事方面的问题,一切都围绕这军事目标为主,而冀州州牧府,则是纯粹的行政机构,是行政司下的最高级dúlì政治结构,是所有文官都期待的最高的外部职位了,是真正的封疆裂土的大臣!
崔林虽然认为自己勉强能算上半个元老,也是决策圈里必然的人选,可是,成为外放文官之首,这个确实让崔林有些难以一下子就接受下来。
“这...这,冀州牧?文若不是想要告诉我,召我回来是为了让我就任冀州牧!”
“呵呵,你说的没错,正是要让你上任冀州牧一职,怎么,德儒有不同的看法?”
“这个...这个...我是受宠若惊啊,不过,不过,不论是能力还是资历,我都不算是最佳人选,远的不说,子泰就比我更合适,还有国子尼,赵子声,崔季圭,田国让谁都比我更合适?”
荀彧呵呵的一笑,田畴也是摇头直笑:“我倒是也想去冀州呢,不过,主公已经任命我为幽州牧了,要不,咱两换换?”
“呃...可其他人....”
“德儒不用谦虚,这个任命不但是我们的推荐,也是主公最后确定的,主公的眼光你也怀疑么?”
“这,这...实在是...”
“呵呵,德儒一时难以接受不要紧,反正上任还有半个月时间,暂时冀州还归属政务司直接管辖,你可以慢慢的适应和接受,但是不要再说不合适的话了,这可是对我们政务司以及主公的质疑啊!”
“这...我...”
荀彧笑着摆了摆手:“不要紧,真的不着急,德儒先回家休息,等到养足了jīng神再慢慢的想,然后记得摆酒请大家庆贺才是啊!呵呵。”
崔林有些哭笑不得,田畴却已经在一旁催着他赶紧回家了。
崔林糊里糊涂的从政务司出来,mímí糊糊的走到府衙大门前,从人接住hún不守舍的崔林,见他如此样子,顿时吓了一跳。
“老爷,出什么事了?您这是....”
“我?哦,没事没事,我们...我们先回家,回家!”
“老爷,真的没事?可您这个样子....”
“真的没事,有也是好事,我就是有些措手不及,有些乱,先回家,回家!”
“那...好,回家,回家!快!”
崔林回到家中,又是被家人一番误解,闹了一通之后,大家才知道确实是发生了好事而不是坏事,崔林升任冀州牧,这实在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但是崔林却严令家人不得外传,更不能有什么异动,崔林自己都没想清楚呢,他可不想家人四处嚷嚷,唯恐天下不知似的,这让人见了不是说崔家不知谦逊之道么。
第二天,养足了jīng神,并且仔仔细细的思索了一晚上的崔林再次来到政务司,准备好好的跟荀彧谈谈,这个任命确实让崔林有些受宠若惊,更重要的是,这个任命会不会引起各方势力的不平衡,从而给自己给崔家招来祸患。
“德儒还是心有不安么?其实大可不必,主公的眼光谁人不服,而且德儒自北上丰宁以来屡立大功,治理地方更是出类拔萃,品xìng道德都是众人楷模,主公才会有此任命,德儒万勿妄自菲薄。至于会不会有人不服,这是肯定的,当初在下到密云一步登天,不是也有很多人不服,想必德儒当时也是有看法的,不过,在下也虽然心有不安,却只能用事实来说服大家,证明主公的眼光没错。”
“文若大才,天下皆知,谁人不服,可在下....”
“主公说当年德儒单人匹马北上丰宁,白衣羽扇深入胡营,当时的德儒如今安在?主公信赖德儒,我们也看重德儒,德儒当仁不让,何必为此左右犹疑?”
荀彧的一番话说的崔林一愣,随即xiōng中生出豪气,眼神也锋利起来,不过崔林还是问道:“文若,主公行事神鬼莫测,可文若为何认为我更能胜任,而不是国子尼等人?”
“无他,经验耳!其他人再也没有比德儒更有经验,更加理解幽州政务根基与本质的人了,冀州新创,千头万绪,最需要一个老成、经验丰富的执政,国子尼略微偏软,赵子声过于秉直,你那族兄倒是个不错的人选,不过长白郡也很重要,季珪自己也不想半途而废,而且主公更看好你,想知道主公的原话么?”
“想!”
“季珪心细,德儒量大,州牧,统管平衡地方政务者,非量大者不能为之。”
崔林愣住了,随后直坐而起,郑重的拱手一礼,口中颤声道:
“这...主公慧眼雄心,林深受赏识之恩,敢不以死报之,这州牧,在下当仁不让,鞠躬尽瘁,必不使主公和文若等失望就是。”
荀彧也不避席,淡定了受了一礼,然后回礼,口中道:
“我替主公受你一礼,至于回报我等就不必了,德儒你好好的请我们喝顿酒就是了,呵呵,可惜了奉孝不在,不然最高兴的就是他了。”
“呵呵,等奉孝回来,补回来就是了!”
“呵呵,那是应该的!今rì我们就去贵府上打扰了啊!”
“为何是我府上,去酒店不好么?”
“因为主母会带着公子和小姐一起到来,代主公为你祝贺,这事主母早有交代。”
“这...主公大恩,这...”
“呵呵,主公以国士待我等,我等以国士报之就是,其他的也就莫要再提了!”
“当是如此!哎呀,主母、公子等光临寒舍,我得先回去准备一下,莫要让拙荆劣子失礼了才是!”
“呵呵,速去速去!”RS!。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雄踞幽冀霸凌河北
方志文的部队向东缓缓的撤出豫州和徐州,登船离开中原,饱经战火的中原大地在这个初冬终于安静了下来。
方志文在徐州保留了广陵城,这个是因为异人的缘故,方志文不能抛弃这个城市,但是却将贺齐放在这里任城主,蒋琬调回密云担任政务司第二副司长,潘璋也独立成军,调往琅琊驻守,慕容方调回冀州信都坐镇,作为州牧的军事副手。
冀州的州治将会放在冀州中心位置的信都,这也是通盘考虑了政治和军事因素之后的决定,州牧崔林于十月到位,信都开始组建州牧府,正式行使二级行政机构的权力。
拿下冀州,算上完整的青州和江东三郡,方志文实际控制的地盘已经占据了整个大汉的三分之一左右,不包括异人的人口将近六千万,城池上百座,防军百万,陆军机动作战力量也有八十多万,海军八个舰队合计七十万人,认真的论起军事实力,方志文确实有了横扫天下的底气。
但是如果将玩家考虑进来,横扫天下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若是玩家都站到对立面去,横扫天下就可能是一个找死的行为,特别是天地会的态度,方志文一直都十分的忌惮,所以对于一统大汉鼎革更新的事情方志文并不热衷。
不过,不断壮大的幽州显示出更强的侵略性,因为它的人口发展需要更多的空间,这无疑会成为所有人心头的阴霾。谁也不知道,下一次这些人会不会再袭联合起来,谁也不敢肯定。天地会在瀛洲战役结束之后,会不会跟幽州反目成仇。
这一切都暂时还是未知数,在这个冬天,这个问题或许会成为许多人辗转思考的目标,但是也仅仅能停留在思考的层面上,如今幽州的战略态势太好了,北边有黄河南边有长江。两个大河的控制权都在方志文手上,想要攻击方志文确实是个难题。
还有就是经贸的渗透作用,不管刘备和曹操等人怎么提防。经贸的往来他们都是不敢切断的,可是,不能切断的后果就是幽州的商业体系对他们辖地的渗透十分严重,甚至很多家族。乃是官员重臣的家族。都跟幽州有着密切的利益关系。
幽州表面上是一只恐怖的巨兽,暗地里却更像是勤劳的蜘蛛,在整个大汉织就了一张巨大的利益网,将众多的上位者、有钱人,乃至于普通的百姓都网罗其中。
方志文到青州都县上岸,与孔融汇合,两人准备一起前往济南考察。
孔融在方志文的安排下正式出任青州牧,同时上位的还有朱治这个扬州牧。这回王修终于被放了出来,担当济南相的重任。
天气已经相当寒冷了。孔融躲在马车里,方志文也只好在马车里陪着孔融说话,车厢里点着一只碳盆,与外面的冷风嗖嗖相比,当然是舒适的多了。
“志文,东莞郡和琅琊郡我就不再安排人手了,就拜托臧霸与潘璋了。”
“嗯,臧霸是没问题,不过潘璋治政是不行的,你得派个治政的人给他。”
“我哪里还有人,要不你派一个吧!”
“这你是州牧还是我是啊?”
“我是,不过,我这个州牧不是听你的么!”
方志文笑着摇了摇头道:“好吧,我让文若物色一个吧,文举,青州的重点仍然要向东,西边保持着军事为主的状态吧,毕竟我们与袁绍或许终有一战的,不过乐安倒是可以好好的开发一下。”
“我知道了,今年青州丰收,财政方面挺宽裕的,我准备趁着冬天,将道路和水利都整修一下,文若推进的全任务制工役制度很好用,效率高了不少,今冬应该能将主干道都完成。”
“嗯,道路是重中之重,有了良好的道路,我们就能用更少的兵力守住青州。”
“守?志文你可真是太谦虚了,我对军略虽然不大了解,但是从异人哪里可是听到了,大家认为你已经具备了横扫天下的实力,怎么还这么谦虚的主守呢?”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文举啊,扫平天下,鼎革立新确实是一个相当诱人的宏图伟业,可是,正是因为这是一个宏图伟业,所以其复杂性和难度都非常高,我们不想用强横的力量将大汉重新归于一统就算完事,我更希望能够创造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让中原百姓远离战乱循环之苦的可能性,如果这个目标不能达到,那么鼎革又有什么意义呢?仅仅是为了出名么?”
孔融诧异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既然能将有野心的人都扫除了,又怎么会再发生战乱呢?”
“谁说不会呢?高祖和光武意气风发的时候,谁想到会有今天的景象?当年始皇帝扫平天下又想到会二世而终?这天下自夏启立国,就一直陷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状态,在这些循环中,我们总要学到些什么吧,不能始终在这个循环中不能解脱。”
“呵呵,志文欺我不学习么?我可是研究了西林学宫的众多学术的,按照西林学宫的主流思想,所谓的治乱之变,不过是鼎革的过程罢了,人们要向前走,从蒙昧走向文明,总是要推翻旧的以新的来取代,所以,是避免不了治乱循环的。”
“是么,那么文举也应该看到所谓的改革演进的说吧?如果能不流血、少流血,为什么不选择这种办法呢!当权力和利益不会过于集中,当每一个阶层都能有自由选择发展道路的时候,就不一定要用杀戮来重新制定规则了。”
孔融笑了笑,这个理论他自然是知道的,他不过是想看看,方志文的核心政治思想是什么罢了,现在看来,方志文显然是改革派,而且是十分稳重的渐进改革派,这样,孔融就放心了。
“可是,志文不是一样在中原杀戮么?”
“呵呵,文举是明知故问啊!我倒是想和平解决,不过也要他们同意才行,不是人人都有文举这样的胸怀的。”
“呵呵...,我是支持你的,还有你的理想。”
....................................
巡视过济南,方志文渡河北上平原,然后到信都与崔林见面,然后转向章武,然后返回密云,吕布现在正式驻扎在彰武,作为冀州的总预备队,也是幽州东南的镇守力量,方志文也是顺道去看看吕布。
吕布已经将一家子都接到了章武,当然,只是来探亲罢了,她们还是要回去的,吕布又不会总是驻扎在章武,何况吕玲还要在军事学院上学呢。
方志文第一次看到吕布家里的那一堆姬妾,形形色色的,什么样都有,这吕布确实很喜欢女色啊!同样,他俊朗的外表也很能讨女人的欢心。
吃过了晚饭,两人坐在书房里闲聊,两人都是武将,说着说着又说到了战争上面。
“志文,袁绍不足为凭,我观其暮色沉沉,壮心已老,又听到他属下备言子嗣之争,其力不能齐,这中原迟早也是志文的。”
“呵呵,是咱们的。”
“好,咱们的。曹操倒是个大问题,这次或许应该将之一举歼灭,以免后患。”
“歼灭了曹操,谁来制衡刘备?我们自己亲自上么?”
“未尝不可啊!刘备不过是有几个强将罢了。”
“哈哈...哪有这么简单,能在这个乱世中独树一帜的,哪一个不是人精,何况刘备还占据着蜀中,蜀中地利天下险,不能小觑啊!”
“堵住东向出口,慢慢的蚕食消灭就是了。”
“嗯,不过你还得同时防着司马防,还有南边的异人,他们也未必想要看到一个统一的大汉,或者说,与曹操相比,我更忌惮异人,所以,我宁愿让曹操好好的在荆州折腾,来吸引和分化异人,也不希望异人跑到我们对立面上去。”
“异人?!这个...异人不是跟我们合作甚好么?”
“利益所在,如果他们认为统一是伤害了他们的利益,事情就马上不一样了,从我与他们接触的情况看,他们更希望大汉长期分裂。”
“这是为何?”吕布困惑的问道。
“简单啊,奉先你是希望天下太平,还是相反?”
“这个...各有好处吧。”
“凭本心而论!”
吕布认真的想了想道:“天下太平,我就没有了用武之地,可是,不可能太平的吧,向北,向西还有异界,志文不是说了,天地大得很么!”
“我只问你是希望天下太平,还是相反?”
“这个...不希望太平吧!”
“这不就对了,异人也是这么想的,如果这个世界是每天和和平平的日子,异人一定觉得无趣吧,他们追求战斗、追求刺激、追求未知,所以啊,不能太平。”
“可是...照我们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冀州很快有不够用了吧?”
“不会吧,至少够用几年的,然后北边的开发也更成熟了,又可以转向北边、西边,老实说,我对中原真的没什么兴趣,除非那里没人要了。”
“没人要了?会么?”
“怎么不会,如今河南尹不就是个三不管的地方么。”
吕布苦笑,河南尹还真是这种情况,世事真是很诡异啊!昔日大汉的心脏地带,如今却是没有人要的空白地。
吕布摇了摇头,忽然心有所感的说道:“志文不是看上了这个地方吧?”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公孙胆寒欲合司马
ps:感谢‘九叶’大大投出宝贵的双份月票!
【通报大家一个消息,本书将在12月完本,章节大概在1500左右,明日开始,一日两更,新书将会在近日上传,希望大家继续支持,谢谢!】
冀州归了方志文,最痛苦的要数公孙瓒,自从公孙瓒认识了方志文之后,就开始他悲剧一般的人生,从玄菟郡被赶到中原,公孙瓒也努力了、挣扎了,可是,好不容易公孙瓒得了大半个并州,觉得好日子就要来了的时候,那个叫做方志文的魔鬼它又来了。
雁北都督府的成立就像是块悬在公孙瓒头顶上的千钧巨石,让公孙瓒寝食难安,可是难安又能如何呢,根本就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其根本原因在于公孙瓒根本就没有本事搬走脑袋上边的这块巨石,既然搬不走,那就只能忍着了。
可是,事情也不因为公孙瓒的隐忍而有所改善,甚至连维持现状都不可得,没过多久,太行山被方志文抢去了,公孙瓒不得不硬着头皮去争夺河东郡,幸好,侥幸一举将皇甫嵩推翻,拿下了河东郡,可是,司马防随之而来的对峙又让公孙瓒十分的恼火。
方志文突然与曹操开战,公孙瓒还松了口气,想着这回能消停一会了,谁知道眨眼之间,冀州换了主人,幽州这头巨兽的獠牙已经放在自己的脖子边上了,这已经不是寝食难安能够形容的了,公孙瓒现在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说不定什么时候,方志文长剑一指,公孙瓒的一番心血就化为了齑粉。
这个结果公孙瓒不想接受。也不能接受!
河东郡,安邑城。
公孙瓒将治所搬到这里来,其实就下意识的想要躲着方志文,现在太行山在方志文手里,方志文的军队旦夕之间就可能出现在太原或者上党,所以,公孙瓒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之所搬到了河东安邑。
当然,用公孙瓒的话来说,这是为了就近指挥对抗司马防对河东郡的渗透。
安邑北边的河津城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桥头堡。因为道路和河水的阻隔,李傕和司马懿能够在这里站稳脚跟就很不容易,想要利用这里扩大战果有些困难,反而是大阳城对岸的焦城。那里道路通达。渡口的状况也更好,公孙瓒更关注这里的敌军。
最近司马防还算消停,不管是河津和焦城,司马防的部队都没什么动静,也没有大批物资往来,这两处基本上都是异人部队和侦骑之间的对抗,这种层次的对抗,甚至都不能算是阵营之间的对抗了。
这里的战斗规模甚至比不上幽州北部幽州阵营玩家和黄巾阵营玩家(北夏和太平两个阵营)之间的对抗强度。人家方志文跟这两个国家可是签署了正常关系协议的,所以董昭一直认为。公孙瓒与司马防之间其实也算不上对抗,应该算是和平共处的,至少,公孙瓒与司马防有着和平共处的基础,那就是方志文。
“主公,根据细作的情报,李元志部仍然在太行山中活跃,以林虑和井陉关为两个端点,游走在太行山中,于禁部已经南下安阳,最近安阳建城的动作很大,似乎要将安阳建设成为一个大城。另外,宇文伯颜部在邺城,西线的防御已经成型,南边则由阳平的文聘,平原的阎柔和济南的武安国为主要防御部队....”
公孙范用平淡的声调读着情报汇总,最近几天的议事会上,大家谈论的最多的,就是关于方志文的情报,现在方志文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众人的心弦。
高踞上座的公孙瓒微微皱着眉头,一边无意识的抚着有些许花白的长须,一边思索着,在他平静的外表下,其实是一颗非常不安的心,只是,这话他没地方去诉说,更不能形诸于外,只好自己默默的承受着内心的煎熬。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