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74部分

了今天这一步,方志文将主公逼到了角落,退无可退,必求一战,那么就战好了,但是在那之前,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战胜了,该如何?若是不幸败了,又该如何?这都要充分考虑好了,这也是属下的职责所在。”
曹操看着程昱,心里也渐渐的冷静下来,程昱说得不错,谁都会犯错,自己也会,这正是需要众多人辅佐的原因所在,曹操有些汗颜,自己这段时间真是糊涂了,竟然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高高在上的地位,滋长了自己的骄傲,让自己有些不知所谓了。
“哦,既然如此,那仲德说说,胜了如何,败了又该如何?”
“这个...属下并无全盘的考虑,适才听志才说,应该先将陈登部派往荆州,并加快向荆州的移民,使刘备产生误判,防止刘备此时入局...”
“既如此...来人,速请志才前来议事。”
“诺!”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正面牵制突袭侧背
ps:感谢‘懒人一一个’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汝阳城内。
对于方志文汝阳城的百姓是抱着好奇的心情来看待的,事实上,方志文占领汝阳城之后什么都么做,连城墙都不休,对百姓纯粹放羊,除了墙头换了一面旗帜之外,汝阳城里一切都如常。
如果实在要找出点不同,那就是城内的异人少了许多,在曹操的腹地,能够跟上方志文脚步的异人确实不多,相反,城外的异人可是不少,曹操阵营的异人都想要尝试一下推倒这个游戏中最厉害的boss之一的伟大壮举。
“主公,异人的因素不能忽视,如果曹操将异人都有效的组织起来,对我军的影响将是极大的。”
方志文点了点头,贺齐的说法没错,异人的力量现在绝对不可以忽视,身为最了解异人的原住民,方志文当然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嗯,公苗所言甚是,异人的力量不容忽视,尤其是我军现在能调动的人异人数量很少,在战场上对抗可能要吃亏的,曹军毕竟是主场作战,但是我依然主张以野战来决胜负。曹军从谯县方向来的援军已经暂缓了进度,第二批由曹操亲自率领的援军也已经出发,算上陈纪的骑兵,曹军共有步骑十五万,如果被他们给围在汝阳,那可不是一个有趣的事情,何况这里是曹军的腹地,随着时间过去。敌军只会越来越多。”
“可是主公,只要我们能够吸引住曹军的主力一段时间,我军就有可能会攻陷谯县、陈县、砀县等要地。届时我军援兵大致,曹军有可能被全面围歼在汝阳周围,一战而定乾坤,这个机会也相当难得啊!”
“呵呵,曹操也正希望我们这样想,问题在于,我们根本就没有彻底歼灭曹操的意思啊。曹操占据荆州,从长远来看对我军极为有利,我们为何要将曹操给彻底消灭呢。那不是白白的便宜了袁绍和刘备?”
“这...主公,可是您故意逼着曹操来汝阳决战,不是就是想要歼灭曹操么?”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要将曹操从谯县调动出来。然后击败他。真正的目的是谯县,是想要彻底打破曹操的幻想,撕碎曹军的防线,将曹操尽快的赶到荆州去。”
贺齐恍然,主公的打算原来是如此,看来战略上不清楚,就很难对战术作出准确的判断和计划啊,贺齐感触颇深。
“属下明白了。主公的意思是将曹操调动出来,然后相机夺取谯县。可是袁绍如果不尽力攻打谯县呢?”
“那对他有什么好处,如果袁绍不出力,那我们就撤呗,谁规定一定要打出个胜负来呢?或者我们也可以选择绕过曹操直接攻击谯县,到时候我们在后面督战,我倒要看看袁绍出不出力。”
“可是那样的话曹操也会返回谯县!”
“是啊,那就说明咱们的计划失败了,只能再想办法了,呵呵。”
贺齐有些惊奇的看向方志文,想不到方志文对这一仗的胜负看得如此淡,如果那些开了盘口的赌场知道了方志文是这番打算,估计撞墙的心都有了,谁能想到声威赫赫的方志文,根本就不以胜负为念,更不会顾忌自己的名声。
他一边用名望将曹操逼到墙角,一边自己却随时准备放弃战斗,从头到尾,方志文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为自己达到自己的战略目标而努力,其他的都可以先放到一边去,至于胜负和虚名,那真的不重要。
.............................
曹操与前期赴援汝阳的部队在陈县以南六十里汇合,这个位置距离汝阳和陈县的距离都差不多。
方志文并没有老老实实的在汝阳等着曹操,而是出城迎击曹操,不过出城的距离有些远,直接到了曹操营地面前,虽然曹操也并没有幻想方志文真的会呆在城里等着自己围城,不过看到方志文出现在自己面前曹操还是有些失望。
曹操在营地外列阵,准备与方志文来一场堂堂正正的阵战,方志文也没有弄什么花样,只是将自己和黃叙的两支骑兵整齐的排列在曹军对面,等着曹操布阵,很快曹操就完成了衡木阵的布置,这是一个以重步兵为骨干,以车阵为壁垒的相对保守的阵法,防御强过攻击,当然了,用步兵去攻击骑兵这种事情本来就很扯。
曹操虽然有两支骑兵在身边,但是曹操对骑兵战一点信心都没有,还是用重步兵比较安心!
战斗很快就开始了,方志文的应对很奇怪,他将自己的骑兵分成两队,在正面到侧面的大范围来回的扯动,只用重弩攻击,效果自然十分的有限,而黃叙则完全分散到了外围,在整个战场的巨大范围里游动,根本就不管曹军,而是去追杀在外围的异人部队。
曹操有些郁闷,自己这八万步兵,根本就追不上方志文的骑兵,想要逼迫方志文就范,就只能出动骑兵,方志文故意分兵,甚至将黃叙分到外围,不就是想要引诱自己出动骑兵么,只是自己的骑兵一动,恐怕在外围的黃叙就会汇集而来,像狼群一样将自己的骑兵撕碎。
曹操一咬牙,既然方志文不着急,自己更不能着急,现在可是自己的主场,没有任何后勤问题,而方志文想要取得后勤,就得撤到陈县以北去,那样的话,方志文这场仗就败了,自己的面子也算能找回来一点了。
一整天的时间,交战的双方像是在演习,双方的伤亡,不对,事实上,伤亡的只有曹军一方,曹军除了车载的巨弩,几乎没有反击的余地,方志文的部队射程太远了,有时候箭矢会越过重步兵命中其后的弩兵阵造成一些伤亡,还有就是方志文的技能齐射,会对车阵和重步兵造成伤亡。
另外,就是曹军累得半死,方志文不断的扯动,曹军要全神贯注的戒备,还需要不时的调整阵型,穿着一身重甲光是站着就已经够累的,何况还要移动呢。
更让曹操着恼的是,外围准备来占便宜的异人倒了血霉了!异人就是喜欢心存侥幸,以为能有机会推倒方志文这个**oss,谁知道,不用方志文,就是黃叙的部队他们就应付不来,而且黃叙的部队还是按曲分开活动的,战场周边十几里的范围内,曹操阵营的异人部队几乎全灭,大家只能远远的躲在曹操军营后面,甚至干脆躲进营地里不出来了。
一个白天的闷战就这么过去了,夜里,曹军小心的谨守营地,方志文则在外面游荡袭扰,弄得曹操一夜都没有睡好。
到了第二天,天下起了雨,曹操大喜,这真是天假其便啊!一下雨,地面变得湿滑泥泞,弓弦会因为雨水而松弛,这都是对方志文不利的,曹操兴冲冲的催着将士们吃了早饭,然后出营列阵,谁知道方志文根本就不理会曹操,只是呆在营地里不出来了。
曹操无奈,干脆去攻打方志文的营地,结果冒着方志文的箭雨和技能轰炸,好不容易到了营地前面,方志文直接从后门跑了,然后绕到了曹操的背后袭扰,曹操干脆下令将方志文的营地都摧毁,物资抢走了事。
这一天,又这么无聊的过去了。
夜里,雨还在下,方志文的袭扰更是不会停,曹操很奇怪,方志文的武器难道不受大雨的影响么?
好不容易曹操睡得迷迷糊糊,然后被拿着盾牌的曹休给摇醒了!
“主公,主公,谯县急报!”
曹操忽地坐了起来,这回倒是没有攻击曹休,而是急声问道:“什么急报,谯县如何了?”
“主公请看!”
曹休急忙将手里的信筒递上来,标记着十万火急的信筒还未打开,曹操睡得眼睛有些眼屎,帐内光线又差,弄了好一会焦急的曹操才将那个信筒打开,曹休赶紧的将烛火拿近,曹操展开信件看去。
一扫之下,曹操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急声道:“速请志才来议事!”
“诺!”
戏志才匆匆而来,脸色还有些疲惫,曹操已经披挂整齐,一副准备出战的样子了。
“主公,谯县情况如何?”
“仲德来信称,昨夜,高干部忽然到达谯县,然后与袁绍一起,趁夜发起了猛攻,吕布也参与了攻城,虽然我军奋力抵抗,但是仍然被敌军夺下了外城北门,战事不利。”
“方志文的目的果然还是谯县!”
“不错,看来他就是想要将本相骗出来,想不到袁绍也这么听话,竟然不惜代价的猛攻谯县。”
“主公,现在我军应该立刻回军接应,将朝廷撤离谯县!”
“方志文这边呢?”
“天雨路滑,加上方志文已经持续作战了两天,补给定然不足,估计他们会趁势北撤。”
“你是说,方志文会给机会让我们顺利的从谯县撤走?”
“正是,朝廷他要来何用?只是个累赘罢了,所以他肯定愿意让我们顺利离开谯县,只是陈县就比较麻烦了。”
“陈县...只能死守到底了,那袁绍呢?”
“袁绍?袁绍若是敢追,正好给他一个教训!”
“也罢,来人,传令拔营,前军、中军虽虽本相返回谯县,后军天明之后向汝阳前进,配合陈纪驻守汝阳。”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文丑冒进水淹三军
曹操的选择并没有错,但是他不应该太低估了方志文的恶劣,方志文固然不不会干扰曹操从谯县撤走朝廷官员和家属,但是却不容他这么轻松的就离开,错了就需要付出代价,而曹操的代价,就是他的后军和陈纪的骑兵。
方志文不但没有因为下雨而撤退,反而利用下雨行军不便,一举围歼了陈纪和曹操的后军步兵。
曹操闻讯之后,除了不甘也只有无奈,方志文回身又将汝阳给占了,迫使曹军撤退也只能走南线汝阴这一路。
曹操一边赶回谯县,一边下令砀县的乐进全面后撤,东线的各城守军也纷纷放弃防地向西撤退。
谯县外城北门城门楼上,袁绍正站在向城内的一侧看着正在向内城推进的巷战情况,巷战很艰苦,曹军非常的顽强,在异人的协助下,双方几乎是一个一个建筑的争夺,每推进一条街,那都要用尸体将街道铺满了才行。
“主公,最新的情报来了!”
“念吧。”
逄纪展开手里的卷轴,先看了一下才开口念道:“主公,曹军的主力已经到达谯县以西五十里范围,正在继续加速向谯县赶来,方志文已经结束了对曹军后军的围剿,但战斗结束需要修整,计划战后回军重夺汝阳。”
“这个方志文,真是狡猾啊!故意放曹操回来,是要让我们继续跟曹军血战么?”
“属下觉得确实如此,否则。吕布的部队为何不去阻击呢?”
许攸斜了逄纪一眼道:“我倒不是这么看!”
“哦,那子远觉得方志文为何放任曹军回来?莫非是想要放曹操回来加以围歼?”
袁绍的话里满是讥讽,许攸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捻着自己的山羊胡子不紧不慢的说道:“本初自己也不相信这种可能吧,事实上,方志文放曹操回来是为了让曹操撤退。”
“撤退?!”
袁绍诧异的问道,逄纪皱了皱眉,迅速的思考着许攸的话,随即眼神一亮,似乎想明白了许攸的意思。
“不错。谯县城里朝廷仍在,若是曹操不回来,朝廷怎么办?”
“朝廷怎么办?自然是....”袁绍忽然愣住了。对啊,如果自己逮住了朝廷,将天子怎么办?杀了?供奉起来?不管怎么着,都是个麻烦啊!
“呵呵。本初想到了?没错。这朝廷对我们来说就是个大麻烦,还不如让曹操接走,然后我们再从后追击,如果是在路上失散了,下落不明什么的,那跟我们就没关系了,想必方志文也是不想惹这个大麻烦。至于吕布,吕布可曾经是天子的腻臣。又岂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将天子给...所以他不动是有原因的,本初要小心。说不定他还会来扯后腿呢!”
袁绍恍然点头:“原来如此,难怪,难怪!照这么看,我们似乎应该少缓缓攻势,等着曹操到了,他们就会主动地撤出去了,在城外野战也好过现在这么个打法!”
许攸笑着点头:“正是如此,等他们出去了,我们再从后追击,另外,砀县那边还有个围攻乐进的机会,本初也可以考虑一下,或者建议吕布向东去协助颜良围攻乐进。”
“这个建议好,本官这就去跟吕布商量,去攻打乐进想必吕布不会不愿意的。”
袁绍去吕布那里一说,吕布就同意了,吕布面对着谯县的天子确实心里是有些疙瘩的,至于不去狙击曹操,那既是方志文的命令,吕布自己也明白,曹操是来接天子的,方志文不想得到天子,也不想天子被袁绍所害。
吕布这边才走,曹操那边就到了谯县,曹操了解了一下谯县的情况,其实现在曹操拼力反击,或许还能夺回北门,可是夺回来又有什么用呢,谯县外围的防御几乎都没了,若是陈县再失守,谯县将会面临被四面包围的境地,现在再不走,可能真的没有走的机会了。
曹操返回谯县,立刻召开紧急朝会,宣布迁都襄阳,大撤退的命令一出,大部分的朝臣,包括天子都松了口气,虽然在曹操的挟制之下,天子就是个傀儡,但是好歹好吃好喝的供着,还能在后面玩点小小的阴谋诡计。若是落到袁绍的手里,天子的生活会如何简直不敢想象,说不定直接被咔嚓了也有可能。
朝廷的撤退行动很快,袁绍似乎也想明白了这里面的门道,放缓了攻势,任由曹操有条不紊的组织撤退。
曹操撤退很有条理,先是朝廷主要人员和家属在曹操的保护下缓缓南下,奔着城父而去,接着是后勤部队保护着辎重以及一些愿意跟随曹操南下的富户,最后才是沮授的断后的部队。大量的部队沿着南下的直道排成长龙,在绵绵的细雨中缓缓南下。
袁绍先占据了谯县,这里面可是有大量的人口和财富的,不先占据下来,都会便宜了方志文。牢牢的控制住谯县之后,袁绍才派出追击的部队,由文丑为先锋,向着曹军追了下去。
沮授的部队走得并不着急,由于下雨的缘故,直道两侧的田地里都是泥泞一片,文丑想要绕过沮授的部队追击前方的后勤部队的打算没法实施。
文丑只好在沮授的部队后面跟着,不时的尝试冲击一下,看看能不能将沮授的部队冲乱,但是沮授又哪里是这么好对付的,文丑用尽办法,也没能给沮授的部队造成混乱,战果是稍微有一些,但是也不足为道。
开始的时候文丑还小心翼翼,双方打打走走,闹腾了大半天之后,文丑发现沮授就跟一个乌龟一样,慢慢的走着,任由自己攻击,根本没有丝毫反击的意思,文丑也不由得慢慢松懈起来。
前面的沮授看着文丑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己,眼神却越来越冷峻了。
“回禀将军,张勋将军已经到位,一刻内就能掘开河堤!”
“好!传令,所有部队将重载沙石的马车放到直道东侧,将士们用绳索相连,准备承受洪水冲击。”
“诺!”
文丑的看到沮授又停了下来,以为他又想阻击自己一阵,因此也没有在意,正当文丑准备组织进攻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一阵隆隆的闷响,随即天边出现了一条白色的亮线,文丑大惊,顿时明白了沮授掘开了河堤,再向四周一看,才发觉这里竟然是个洼地。
中计了!!这沮授也真够狠的,煞费苦心的将文丑诱进低洼地,然后一举掘开河堤,将自己和文丑的骑兵给一起给淹了,难道他不知道骑兵坐在马上更难被淹么?
不等文丑反应,决堤的河水轰隆隆的迅若奔马,很快就冲到了面前,惊骇欲绝的文丑只来得及让部队调整方向,正面面对洪水结阵,洪水就已经当头冲击而至。
洪水其实并不深,基本上还没有没过人的头顶,更别说高踞战马之上的骑兵了,但是翻卷的洪水冲击而过力量巨大,不少的战马都被冲倒在地,文丑的阵型顿时乱了,水中的战马挣扎嘶鸣,穿了甲胄的将士们更惨,虽然水不深,但是激流冲击之下他们很难站立,落马之后基本上就被卷走了。
文丑心下惊慌,抽眼向南边看去,却发现沮授的部队虽然也是乱糟糟的,但是却以一排马车为砥柱,形成了一块块的牢固阵势,在洪水冲击中岿然不动。
很快洪水缓和了下来,文丑扭头四顾,自己的部队已经是七零八落了,但是这里地势低洼,积水却不能散去,水面周围到处都是杂物,战马受到惊吓四处乱跑,不时有战马踏进了田野的坑洞沟渠,然后摔进水里,人马挣扎呼叫着,文丑残余的部队已经彻底的乱成了一片!
而沮授的部队这时候却开始趟着深水,一队队的向着文丑的骑兵发起了攻击,可怜文丑的骑兵根本就移动不起来,随即被沮授的重弩射杀,被长枪捅死,文丑在卫队的拼死保护下,终于退出了水淹的地区,回头一看,水面上都是自己人马尸体,自己身边不过千余残兵,文丑仰天长叹,只能颓然退走。
沮授的反戈一击,虽然彻底消灭了文丑的骑兵,但是对整个战局于事无补,倒是让曹操的撤退安稳了不少,曹操与撤离的人员得以顺利的到达城父。
撤离砀县的乐进则遭到颜良和吕布的夹击,乐进虽然能力不错,但是在这两个强将夹击之下与之野战,下场可想而知,乐进最后打散部队向南突围,几乎是只身回到城父与曹操汇合,乐进向曹操请罪,曹操只是安慰了几句,也没有多说什么。
曹操达到城父之后马不停蹄的继续南下汝阴,计划再转向汝南城,进入荆州。汝阴成了曹操全面撤离谯郡和淮南的最后要塞,大量的曹军聚集在此,随后徐晃和袁绍的部队也到达汝阴附近,不过却没有对汝阴展开攻击,只是在外围游走清剿。
于此同时,陈县的曹洪虚晃一枪,然后向西退向颍川,但在长平被方志文截住,随后审配也率军追来,将曹洪给围在了长平,颍川的李典不敢来援,稳强的李进无兵可援,曹洪成了孤军,最后的下场估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至此,曹操丢掉了经营了多年的老窝谯郡和淮南,庐江北部也完全放弃,虽然曹操败相难看,可收缩了防线之后,曹操的态势倒是相对好一些了,但颍川、汝南、戈阳最终能不能守住现在也没人敢下结论。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血战新城尸横遍野
再将目光转向西边,曹操与方志文、袁绍打得火爆异常,益州的露背其实也急得心急火燎,他是生怕错过了这个通达落水狗的机会啊!
原本以为曹操会一股脑的撤到荆州,那么情况将会演变成为双方在荆州西南形成对峙,这时候能否彻底歼灭曹操,就要取决于袁绍和方志文的态度了,不过按照庞元的说法,方志文是肯定不会继续进攻曹操的,相反甚至会反过来拉准备乘胜追击的袁绍的后腿。
刘备也以为重夺荆州东北的机会可能已经相当渺茫了,可如今,不知道是曹操犯糊涂,还是出于什么别的考虑,曹操竟然暂缓了西进的脚步,在中原与方志文和袁绍打了起来,这就给刘备争取了宝贵的时间,让他能从容的将蜀中的部队东调,同时将原本向西配置的部队重新调整到东边,做好了反攻荆州的准备。
援军不断到来,让新城的张飞渐渐有了底气,加上他原本的损失就不算太大,补充了损失的部队之后,基本上回复了最强的战力,不过诸葛瑾却将张飞企图反击的举动给压住了,毕竟那时候北边关羽还处于十分被动的状态,南边的江陵也在积极的部署防线,就算张飞能够将夏侯兄弟击退,能起到的作用也相当有限,若是万一战事不利,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防线就有再次崩溃的可能,那样的话,会将关羽的侧翼给暴露出来,而且背后的上庸也还没有做好防御准备。
好不容易等到关羽在南乡站稳阵脚完成防御。上庸的部队也补充到位,正好曹操还在中原与方志文纠缠,这个机会张飞不想错过。诸葛瑾也一样不想错过。
于是新城之战顺理成章的爆发了。
反观曹军方面,夏侯兄弟以及荀攸的部分部队合共七万步骑,战力还算相当可观的,可与新城中张飞十万步骑和三万民兵相比,就处于劣势了。原本按照计划陈宫的部队会到达襄阳,接替荀攸的部队防御襄阳,荀攸的部队向西推进。与夏侯兄弟汇合,力求将战线推到上庸去。
可惜的是,陈登的部队没有及时到位。而张飞的后续部队却已经到达了,这个小小的时间差,促成了新城之战一爆发就进入了最激烈的阶段。
双方的战场就在城外五里左右,由张飞先发动攻击。双方形成野战。
夏侯惇和荀攸统帅五万混合兵种。摆下了防守的圆阵,夏侯渊的弓骑兵在外围牵制游击。张飞则从正面摆了一个三角阵,两侧复合步兵,中间重步兵,作出一副决死突破的架势,张飞自己亲自率队攻击,骑兵交给副将率领。
张飞的优势在于异人的数量,在战场上。张飞这边的异人的数量比夏侯兄弟这边多出两三倍不止,这个优势在战斗的前期看不出来。但是到了后期,这个优势就会让夏侯兄弟痛不欲生。
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肉搏战,双方的骑兵都成了摆设,只能在外围互相纠缠,没法对步兵形成支援。
开始交战之后,曹军的步兵开始变阵,从圆阵向方阵变化,并企图从两翼压迫张飞,张飞也不甘示弱,将中军后后军的重步兵一起向前推,坚决从中间突破,双方在局部势均力敌,竟然打成了混战。
诸葛瑾皱起了眉头,混战对张飞是不利的,因为张飞这边的将领少,混战要求基层将领的指挥能力越高越好,而这点,显然是对手更有优势。
诸葛瑾见状,只能将重弩后撤,放到原本中军的位置上集结,集中使用重弩来弥补基层将领不足的短板。
对面的荀攸也不甘示弱,将后军的重步兵全部投向右翼,企图用一侧突破来压垮张飞。
双方的战线完全绞在一起,正面战线拼杀得极为惨烈,两军的士气都很高,带来的后果就是伤亡数字直线上升,整个战场上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让人喘不过来气。
荀攸站在高车之上,看着已经彻底缠在一起狠杀的双方将士舍命厮杀,骑兵奔跑追逐扬起的灰尘渐渐遮掩了战场,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朦胧起来,但摇动着地面的隆隆马蹄声,鼓荡着热血的咚咚战鼓声,令人疯狂的喊杀和惨叫声,还有那渗入骨髓中的,让人浑身汗毛直竖的金属撞击声,却一丝不落的清晰传入耳鼓之中,传进荀攸的心里。
荀攸心里不由得叹息,本来这场仗不应该是这样的,如今的战术虽然是也是预先计划的,可这也是无奈之举,原本说好的援军不能及时到来,夏侯兄弟又不能退,这一退就会将北边纪灵部的侧翼给暴露出来,所以,荀攸的选择只能是死战,就算将自己的部队打残了,也要将张飞进攻的力量给消耗掉遏止住,只要自己的后续援军上来,那么一切就好了,希望主公不要继续犹豫了。
激战仍然在继续,双方都拼尽全力,能用上的手段都用上了,两边都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战斗从早上一直打到中午,然后又打到傍晚,这个时候,张飞阵营中异人更多的优势慢慢的发挥了出来。
先倒霉的是夏侯渊的骑兵,异人们开始在战场周围配合张飞的骑兵四处弄陷阱,夏侯渊一不小心就会掉进陷阱里,当然这些陷阱的级别也不会高,最多就是牵制一下夏侯渊的速度,影响不是很大,可是等到战马的体力下降的时候,这些小手段发挥出来的效果却越来越强,经常能让夏侯渊的部队混乱一小会,然后张飞的骑兵会抓住机会反冲一下。
次数多了,夏侯渊渐渐的发现自己吃的亏越来越大,不得不分出精力去防备和追逐异人,可这么一来。张飞的骑兵却又活跃起来,一来二去,夏侯渊竟然渐渐的被逼的向步兵退缩。以求得重弩的支援。
骑兵的不利让战场外围的主动权落进了张飞之手,诸葛瑾立刻指挥异人部队上前,用重弩和纸符支援步兵作战,从外围向曹军的步兵阵进行袭扰攻击,曹军本来步兵数量就略少,此消彼长之下曹军的阵型有些坚持不住了。
天色渐渐的暗淡下来,曹军开始后撤了。张飞趁势猛攻,将后面的预备队也一下子投了进去,一时间张飞的部队士气完全爆发了出来。不过曹军是极其顽强的,在牺牲了断后的部队之后,曹军步兵终于完成了脱离,在骑兵的保护下慢慢的向后退去。一直退到十里之外的营寨。曹军缩进了营寨之中。
张飞冲了一下,发现曹军还是相当顽强的,只好在不远处也结下营寨,然后发布了大量的任务,准备连续作战,这也是张飞的作战习惯,不一口气将敌军打垮,张飞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但是曹军真的很顽强。就算张飞动员了大量的异人在外架设远程阵地猛轰,曹军的营地依然岿然不动。甚至曹军的骑兵还会不时的冲出来袭击那些缺乏保护的异人部队。攻了大半夜,战士们已经筋疲力尽,但是曹军仍然在抵死反抗,虽然营地内四处着火,但是曹军营地里的反击的箭矢却依然绵密如雨,这让张飞怒火中烧,却又无可奈何。
“三将军,收兵吧!”
诸葛瑾找到了刚刚才从寨墙下退回来的张飞,张飞一身的血腥气,正在大口的喝着人参露,咕嘟嘟的像是在喝水一样。
张飞听到诸葛瑾的话,放下手里的瓶子,等着溜圆的眼睛向着诸葛瑾吼道:“收兵?!军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当然知道了,我是来建议三将军守兵的,将军看看你身边的士卒,他们还有力气继续打下去么?体力不足士气低迷,再打下去只能徒增伤亡,若是敌军在我们筋疲力尽的时候反击,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张飞挥舞着醋钵大的拳头,不甘的吼道:“累?谁不累,敌军更累!你累么?你们累么?你打不动了?还是你?!”
张飞瞪着的将士都纷纷的摇头,虽然眼神里满是怒气和不甘,但是却不敢说半个不字。
“三将军,何须他们回答,你身为主将,难道看不到部队将士的真实状态么?”
“哼!敌军更累!如果我们能一举将营地攻破,曹军必然全军尽墨!”
“三将军啊,就算敌军全军尽墨又如何,难道我们还能用这些残兵反攻襄阳不成?最多也就是迫使纪灵收缩回宛县,曹军的后续部队一到,很快又会回复到原本的战略态势。”
“照军师这么说,我们这一仗不是根本就不该打!”
“不,该打,一来能稳固新城的防线,二来,如果以比较小的代价击溃曹军之后,我们确实有可能反攻襄阳,至少要尽最大的能力消耗曹军,以拖延其向南向西进攻的步伐。可现在,我们这仗打得并不理想,损失太大了,三将军,我们没有连续再战的力量了。”
张飞气急败坏的看向诸葛瑾,这不是说自己指挥失误、作战无能么!!诸葛瑾毫不示弱的与张飞对视着,张飞虽然怒火高炙,但是却也不敢将诸葛瑾如何,诸葛瑾可是跟他平级的官员,又是刘备的左膀右臂。
“三将军,请你正视现实!”
“哼!军师....或许再攻一次就能攻破营地了!”
“我知道,但是或许攻不破,或许会损伤更多,问题在于攻破了我们的利益也不大,还不如就这么将曹军迫退,三将军别忘了,襄阳城里还有五万曹军精锐,而曹军的援军也会随时到达,到时候我军状态不好,随时会被对手反击,白白的扔掉眼前的胜果。”
“这...哎!~”张飞重重的将手里的瓶子摔在地上,垂头丧气的闷声道:“收兵,收兵!我回去休息,军师做主吧!”
诸葛瑾松了口气,目送张飞上马头也不回的走了,诸葛瑾下令收兵,并发布了打扫战场的任务。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弃守汝阴放弃汝南
ps:感谢‘焰虎灬’‘玲珑星辰’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新城的一场血战给曹操敲响了警钟,这也是曹操下定决心撤退的一个重要原因。
张飞没能乘胜将夏侯兄弟的大营攻破,不过随后夏侯兄弟就主动撤退到了中庐,与襄阳互相依持,张飞虽然追了过来,但是却无力继续攻击襄阳,正想要转道北上攻打纪灵的时候,陈登的部队终于到了襄阳。
援军到来情势立刻就变了,张飞在诸葛瑾的力劝之下,不得不退回了新城,原本露出的一丝战机就这么错过了,或者说被夏侯兄弟和曹军不计代价的舍命抵抗给挡了过去,替曹操堵住了一个可怕的漏洞。
曹操如今驻军汝阴城,一边继续收拢各地陆续撤来的部队,一边也挡住了企图追击的袁绍部队。
曹操放下手里的战报汇总,长长的舒了口气,抬头揉了揉有些昏花的眼睛,灯火之下,曹操觉得眼睛模糊的厉害,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因为年纪大了。
送来战报的戏志才安静的坐在曹操对面,脸上也是一脸的疲惫之色。
“志才,仲德已经护送天子以及朝臣们到了汝南,本相已经下令不必停留,直接进入荆州直赴襄阳。”
“主公睿智!”
曹操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侧头看着侧面挂着的巨大地图,微微叹了口气:“谯郡、淮南、庐江,就这么没了。”
“今日失去。明日或者又能拿回来,这些地盘没脚,走不了。”
“呵呵。如今也只有这样想了,心虽不甘,可是却没有办法啊,志才,汝南、戈阳、颍川能保得住么?”
“主公,戈阳这个地方是个鸡肋,道路不好走。西面的江夏也没有足够的城池支持大规模作战,水道我们又走不通,不过反过来一样。方志文未必会认真的去攻打戈阳,袁绍也不一定会在乎。”
曹操点了点头,这个判断应该是没问题的,戈阳确实是个没啥意思的地方。自己守着也只能徒耗军力。所以抛弃戈阳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汝南和颍川可就不一样了,这两个地方是走向中原的跳板,特别是颍川,还有汝南城,这同时也是进入荆州的两个门户。
“再说汝南,汝南地界大,防线也长。现在确实不宜坚守,以属下之见。现在我军的重点是荆州,应该先将刘备打回益州,夺下江陵、武陵甚至上庸、西城,最差也要拿下江陵,然后将战线推进到南乡、新城、西陵一线,这样我军在荆州才算安稳,然后才能再想其他。”
曹操皱了皱眉:“志才是说放弃汝南?”
“嗯,至少放弃大部,只需要坚守汝南城这个门户即可,这么一来,我军在汝南的负担就很小了,能够将力量完全投入到西侧与刘备争夺荆州。”
曹操沉默了,半晌才涩声开口道:“这...也罢,汝南太大了,守住确实需要太多的兵力,荆州对我如今是命脉所系,不容有失!”
戏志才悄悄的松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戏志才对曹操的信心似乎没有那么足了,他刚才生怕曹操又生出什么不对劲的念头,非要死守汝南,那可就真的糟糕了。
接着戏志才的视线投向颍川:“颍川非常重要,地形也好,北边如今没有敌人,有一军守住阳翟即可,但是东边许昌和东南边的稳强却需要重兵驻守才行,属下估算了一下,我军想要稳守颍川,至少需要二十万军队,两位大将一位军师来主持,也就是说,沮授军团、曹洪或者曹仁军团同时驻扎才行。这还只是驻扎,他们能不能挡得住袁绍和方志文联军就不大好说了。”
“这...”曹操也早就思考过,自然之道戏志才说得没错,驻守和守住是两个概念,特别是对手是方志文和吕布的时候,能不能守住就太不好说了。
“关键是方志文的态度,主公!”
“这个...本下个明白,志才还记得...那副地图么?”
“地图?哦,主公是说方志文让仲德带回来的地图么?”
“正是!”曹操暗暗的叹了口气道:“那地图上所标,汝南郡只有一个汝南城是我们的,颍川不全是我们的。”
“不全是?”
“对,方志文将颍川从定陵分开,将定陵、昆阳、舞阳归给了我们,算上汝南城,方志文是将通向中原的两个门户都留着给我军,他这可是没有安好心啊!”
“不错,是为了让袁绍继续与我们死掐!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问题是,我军根本就不惧与袁绍对战,只是现在背后的刘备还没有解决掉,所以....”
“志才的意思是接受方志文的这个设想?”曹操的眼神中精芒闪烁,意味不明的向戏志才问道。
戏志才心里猛地一突,不过脸上可不敢有任何的不对,嘴里也不敢迟疑,立刻回道:“属下觉得可以接受,如果我们配合,方志文可能会立刻减缓军师行动,我军在东线的压力越轻,就可以越快的将兵力投降荆州西南,越早的解决刘备的窥伺。到时候再回头与袁绍争争谁才是中原之主吧。”
曹操又沉默了,房间里灯火轻轻的摇动着,几只无知的小虫子向着火苗飞来,它们完全不知道,这个让它们趋之若鹜的光明之地,可是足以致命的危险之所。
“好吧,本相明白了,颍川没长脚,走不掉的,呵呵。”
“主公睿智!”
“既然决定了,那么就不要再犹豫,志才立刻按照这个思路进行计划,最重要的是百姓、人口。这些可是将来我们能不能回来的关键!”
“主公但请放心,这些工作一直在做,现在就是加快速度而已。而且荆州东北都是开发好的熟地,就是土地与人口有些不般配,还需要将江陵广阔的地盘取下才行!”
“呵呵,那就取下就是,武陵的地盘更大,听说那里水系也很丰沛,如果开发出来。也是个宝地!”
“是的主公,而且,刘备已经在开发。我们正好夺下来接着开发!”
“好,那就夺下来!”
................................
谯县被曹操放弃,方志文没有理会撤退的曹操,而是挥军北上将陈县最后留守的曹洪给堵在了长平。曹洪哪里是方志文和审配的对手。最后的下场与乐进一样,全军溃散,曹洪自己也被黃叙给追杀于乱军之中。
随后方志文没有继续向许昌前进,而是以补给不足为借口返回汝阳城里,现在这里是方志文的大本营了,没几天,灭了乐进的吕布也率军赶到,颜良部也在向汝阳方向前进。但是颜良被安排驻军地方的是南顿,接下来颜良军团将会向平舆方向进攻。
方志文亲自到城外迎接吕布。吕布人马如龙,看那赫赫气势绝对是已经打出了王牌部队的信心了。
见到方志文迎出城外,吕布远远的就下马带着部属步行上前,拜见方志文拱手行礼缴令。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