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73部分

谯县的城头了!
而刘备在益州的整顿也趋于完成,人事调整都已经到位,刘备开始将蜀中军队派往江陵西部、上庸、西城一线,组建了第二条防线。
在密云参谋部看来,由于地形的关系,这条防线应该就是曹刘的最终分界线,至于东线,方志文最多给曹操留下汝南城这个口子,其他的地方,方志文一定会全部拿下,这也是与袁绍协议的内容。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谯郡会战曹操犹豫
荆州之战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虽然在宛县、新野和襄阳城下曹军死伤超过十万,但是以十万人的代价,就能拿下荆州最为富庶的南阳、襄阳和江夏三郡,曹操已经非常非常满意了!
但是,所谓人心易变,当曹操以不算太重的代价拿下荆州的精华之地之后,刘备一时半会竟然没有还手之力,这让曹操生出一种错觉,似乎刘备根本就不堪一击,而自己拿下荆州有了后路和支撑之后,似乎在谯郡、陈县、淮南还有一战之力,原本已经打算完全放弃的地盘,曹操又忽然起了别样的心思。
曹操也不是笨蛋,自然知道正面对抗方志文和袁绍的联军可能会力有不逮,但是方志文与袁绍也不是合作的亲密无间的,如果能抓住机会先灭掉袁绍的主力,或许还能让中原之战有所反复。
基于这种想法,曹操开始布局谯郡会战,命令沮授向谯郡撤离就是这个计划的组成部分,让开北边,正是诱使袁绍南下攻打谯郡的必须,同时下令东线死守,想方设法的拖住颜良和方志文的部队,至于黃叙和徐晃,他们基本上不可能来参与攻打谯县这种坚城的。
只要拖住方志文,曹操就有机会在谯县之下,与袁绍来一场硬碰硬,如果能一战灭掉袁绍,那么整个中原的战局或许能有新的变化。
曹操的命令一下去,戏志才就发觉了曹操的想法,虽然没有当面反驳。但是戏志才心里却是极力反对的,曹操这个计划的关键在于对刘备的误判,刘备不是没有战力。刘备的战力绝对不容小觑,曹操之所以能相对的轻松的拿下荆州有三个因素。
一个是关羽的大意冒进,结果将整个南阳郡的局面都破坏殆尽,让曹操没花费什么代价就拿下了南阳郡;至于襄阳,则是因为曹操动用了一个道具,想必这种东西曹操也不是想有多少就有多少的;最后就是刘备当时的重心都在益州,与荆州相比。益州才是刘备的根本所在,因此刘备选择优先保护益州的利益,不敢与曹操在荆州拼死一战。相反,刘备甚至主动放弃了江夏。
不过,现在听说蜀军已经在上庸、西城和西陵集结部署,这说明刘备在蜀中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了。如果此时曹操在荆州的军事力量稍有松懈。说不定就要给刘备打回来,到时候曹操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等曹操结束的军事会议,戏志才跟着大家走了之后,很快又转了回来,曹操听到戏志才求见,知道他肯定是有事情跟自己说,想来是因为自己未经商讨而定下的谯县会战,让戏志才有了不同的看法。
想到这里。曹操的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感觉,难道自己什么事都需要先经过戏志才把关才行么?一旦缺了戏志才就会出漏洞。戏志才就会跑来指手画脚?!
因此戏志才进来的时候,曹操并没有抬头,而是安然的坐在案台后面,握着笔认真的批阅着奏章表文,似乎并不知道戏志才进来。
戏志才躬身行了个礼,并不打扰曹操,而是安静的站在一边等着,以他的聪明又怎么不知道曹操心里有些不痛快呢,曹操之所以不经过幕僚的商讨就将计划付诸实施,显然是对自己的想法相当有信心,而自己来此的目的,就是想要摧毁曹操的自信,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曹操开心呢!
过了好一会,曹操才抬起头,装作才发现的样子,惊诧的看着戏志才问道:“志才,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本相。”
“呵呵,主公正在忙,属下倒是有些时间,因此等等也是应该的!”
“坐吧,有事?”
“确实有事,属下此来,是为了主公刚才在会议上的部署。”
“哦?觉得本相的部署有问题?”
“属下确实觉得有些不妥和不解,所以特来向主公请教一下。”
曹操微微的撇了撇嘴,身体向后靠了靠,抚着胡须道:“志才如此聪明,也有不明白的事情么?”
“主公说笑了,属下也是人,怎么可能是什么东西都明白,属下不明白的事情多得很,不过属下有个好习惯,不明白的事情就赶紧的去将之弄明白,圣人不是也说了么,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志才是来说教本相么?”
“不敢,属下是来请教!”
“那好,你且说说,想要‘请教’什么?”
“属下有两点不解,其一,主公这般部署,又暂停了朝廷撤离的时间,似乎是有意诱使袁绍军来攻,要在谯县形成与袁绍的会战,同时在东线拖住方志文,力求先击溃袁绍,主公的打算属下可有说对?”
“不错,本相就说你一定能猜到嘛!”
“呵呵,属下不解的是,主公为何会认为刘备不会趁机加入战团,在荆州开始反击?主公又如何确定方志文一定不会看出主公的打算,或者是看出来也任由主公先击溃袁绍?”
“这...刘备新败,哪里还有余力与我军再战,如果刘备能战,又何必放弃富庶的荆州东北部,躲到多山贫瘠的西南去呢?至于方志文,他跟袁绍根本就不可能真的一条心,袁绍有些损失他是巴不得的,而且天子尚在谯县城中,方志文不敢来冒这个险,他可不想被人冠上造反的名头。”
戏志才淡淡的一笑道:“主公,关羽与夏侯元让,孰强?”
“呃...关羽强!”
“张飞与纪灵,孰强?”
“这...张飞强!”
“主公,刘备手下强将不少,更有庞元、诸葛瑾这样的智谋之士,南阳之失乃是关羽一意孤行之败,襄阳之失,乃是主公的道具之功,非是刘备军真的不能打,主公莫非忘记了雍阳之败,忘记了临颍之难,忘记了熊耳山之事?刘备军非不能也,而是不为也,如今蜀中已定,属下听说蜀军已经部署到了上庸、西城和西陵,刘备军大至,荆州西部压力渐渐沉重,主公视而不见否?”
曹操的心里很不舒服,眉头也皱了起来,沉思了半晌,理智和情绪在心里翻滚着,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戏志才的话确实难听,而且是专门揭伤疤,可是这些伤疤都是真真切切的伤疤,不能因为伤疤好了就忘了曾经的教训。
“这...本相...似乎有欠考虑,可是谯县城下如能击败袁绍,对我军的局面岂不是更加有利,荆州我军已经完成部署,部队和百姓还在源源不断的进入荆州各地,就算转攻为守,刘备一时半会也耐我不何!”
“属下不敢说荆州之战会如何,主公自有衡量,但是荆州每减少一个士兵,荆州的危险就大一分,这点属下可以肯定,若是一意在谯县会战,主公必须抽调部队,而这些部队原本是要进入荆州的。”
“呃...这个暂且不说,至于对方志文的推测,志才也认为本相错了么?”
“属下不知,属下只是觉得方志文从没有被我们成功的算计过?事实上,我们从来没在方志文的手上沾过一次便宜?每一次,都是我军吃亏,而方志文总是拿走了他想要的东西,属下担心这次也一样啊!”
“这...你这纯粹是猜测之词,哪有什么根据!”
“主公的想法也是猜测吧,又有什么根据呢!”
“本相的根据就是方志文从来没有主动向天子所在的城市进攻,当年洛阳的事情就是明证。”
曹操被戏志才的步步紧逼弄得有些火大,声音也不由得严厉了起来,不过戏志才并不退却,依然不紧不慢的说道:
“主公说得没错,方志文是没有进攻洛阳,但是他的目的依然达到了,这次也一样,谯县会战他也许根本就无需进攻谯县,只要进攻汝阳就行了,到时候谯县西去的道路被割断,主公将何去何从?”
曹操愣住了,伸手从侧面抓起地图卷轴,一把推开桌面上的东西,即将地图铺在了台面上,埋头仔细的看着,手指在地图上移动着,嘴里还念念有词。
良久,曹操的手指僵在汝阳的位置上,慢慢的抬起头来:“我军还可以在汝阳设伏,方志文敢于长驱直入的话,我们正好将之围歼在汝阳!”
“主公,曾经有不少人想要围歼方志文,不过没有人成功过!何况,主公忘记了北边还有吕布,这四万骑兵,我军要用多少部队来围歼?如果调动的军队多了,袁绍该怎么办?”
“这...这左也不行右也不行,这次会战计划岂不是无法执行!?”
“属下不知,主公也知道属下对战术并不在行,只是如果主公能告诉属下刚才那两个问题的答案,属下才能心安。”
“哼...这...本相知道了,志才有话就直说,难道本相是个容不得谏言的昏聩之人么!”
“不敢,属下是真的不知道主公的全盘计划,只是根据自己的理解来瞎猜,又怎么能根据自己的猜测,就妄断主公的对错呢!”
“呃...容本相思之,明日再告诉志才吧!”
“属下明白了,那属下告退!”
“嗯,下去吧,早些休息,勿要操劳!”
“主公也是,路,且长!”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千里奔袭攻取汝阳
ps:感谢‘ominous黑猫’‘星辰清风银月’‘radias’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曹操在犹豫,不过别人可不会等着曹操将一切想明白了才会行动。
方志文没有兴趣继续在砀县城下修养了,当曹操正在忙着攻打荆州时,方志文自然也乐得为曹操稍微缓解一下压力,所以在砀县城下都是颜良的部队在攻击,而方志文则每天在周围游荡,美其名曰袭扰敌军后勤。
同样在打酱油的还有黃叙和徐晃,徐晃还稍微好点,淮南的地方大,徐晃四处转悠总有收获,黃叙却被严令不得深入谯郡,结果只能在符离到山桑一代游荡,这里都是最早进行坚壁清野的地区,数百里荒无人烟,将黃叙郁闷的不行。
等到曹操顺利的拿下荆州东部,方志文还以为曹操会加速撤离谯郡和淮南的速度,谁知道曹操居然忽然反其道而行之,减缓了撤离的速度,甚至原本应该立刻转移到襄阳的朝廷都忽然停了下来,呆在谯县不动了。
“夫君,你不是说曹操得了荆州,肯定会屁滚尿流的跑到荆州区休养生息,舔诋战争的伤口么,怎么曹操似乎赖着不走了呢?”
太史昭蓉绝对是故意的,方志文有些尴尬的看着笑眯眯的太史昭蓉,恨得有些牙痒痒,可惜现在不是夜里,不然直接就地正法了!竟然敢嘲笑夫君,实在罪不可恕。
“呃..这个...人是奇怪的动物。有时候是会犯糊涂的的,曹操也会,聪明人犯起糊涂来更可怕。”
“为啥啊!”太史昭蓉憋着笑。看着夫君如何来掩饰自己的推测错误。
“因为他聪明啊,所以他会给自己找出各种各样的合理借口,来掩饰自己的错误,甚至觉得周围的人都不如自己聪明,又怎么会听得进去别人的建议呢,所以,聪明人犯糊涂很可怕!”
“就像夫君现在这样么?嘻嘻。”
“不乖哦!今晚要好好惩罚。嗯,决定了!”
太史昭蓉的脸颊顿时像个小女孩一样红透了,扭捏的低下头。眼角四处瞄着,口中娇嗔的怨怪道:“夫君!”
方志文心里痒痒的,不过现在可是大白天,又在行军当中。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啊!
清清嗓子。方志文赶走心里的奇怪欲念,正了正神道:“曹操的想法可能是随着荆州的到手有了变化,他可能觉得荆州太容易得手了,损失不大,刘备表现的出奇的弱,另一方面,我们的纵容也让他有一种错觉,还以为我们会乐见他再一次重创袁绍。”
“重创袁绍。这...如何重创袁绍?莫非是要引袁绍往攻谯县,可是他凭什么认为我军不会去协助袁绍呢?”
“我们确实不会去协助袁绍攻打谯县。因为我们不能主动攻击朝廷所在地,之前可以说是报复曹军的袭扰,而直接攻打朝廷,那就是造反了!”
“袁绍都不在乎,我们还要在乎么?”
方志文点点头道:“我们确实在乎,因为那是一种大义,我们不能轻易的踏过那一条线,我们是守规则的人,这点必须从始至终的奉行,不是为了给别人看,而是为了给幽州的百姓们看,让他们对幽州的官府信誉有信心。”
“哦...不大明白,总之,我们不能做违背道义的事情,以免给官府信誉带来负面影响,是么?”
“正是如此,现在大家还尊崇皇权,刘家还是合法的皇族,代表着大汉的正朔形象,因此我们不能轻易的去践踏皇族的尊严,当然,如果是别人做的,我们视而不见,幽州百姓倒是不在意的。”
“呃...呵呵,百姓真好骗!”
“不,百姓不好骗,他们都很聪明,他们知道皇权这种东西就是个象征,适当的尊重皇权,也是对规则的尊重,对自己的一种保护,但是让他们拿出实打实的利益去帮助维护皇权的利益时,他们就需要仔细的考虑了,何况这种皇权只是个象征意义而已,只要我们不太过分,他们倒是不会有什么不满的。”
太史昭蓉皱起了细细的眉头,想了片刻摇头道:“好复杂,搞不明白,这些夫君来想就好了,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真的任由曹操重创袁绍么?”
“当然不行,袁绍到现在为止损失将近十五万精锐,差不多了,将来中原这么大,袁绍的兵不够用可是要被曹操欺负的。”
“那我们去谯县外围帮忙也行啊,不过后勤比较麻烦点。”
“不要,我可不想被曹操给牵着鼻子走,既然他这么贪心,不付出点代价怎么成呢!”
...........................
曹操看着手里的战报,脸上的表情相当丰富,不甘、屈辱、惭愧以及愤怒等等,他手里的战报是来自汝阳李进的战报。
方志文的两只骑兵忽然出现在汝阳附近,根据旗号看,应该是方志文的部队和黃叙的部队,想不到这两支骑兵真的大胆到深入敌境上千里,进行大范围的奔袭,他们难道就不担心自己的后勤么?
又或者,方志文有什么办法来解决后勤问题?
还有,更让曹操心里不舒服的是戏志才又一次准确的猜中了方志文的行动,而自己却又错了,难道自己真的不如戏志才,曹操不由得有些妒忌了。
沉吟了一会,曹操沉声道:“来人,请戏志才来见本相。”
戏志才奉命急匆匆的到来,曹操正埋头在地图上,听到声响,曹操抬起头来。
“属下见过主公,主公急招属下。可是有什么突发变故!”
“嗯,你看看这个,方志文千里奔袭。突袭了汝阳,如今李进情况不大好,这次你又猜对了!”
戏志才从曹操手里接过战报,看了曹操一眼,脸上却并无得色,至于心里有没有就不得而知了。
“主公,方志文四万骑兵趁着我军收缩防御。竟然长驱直入,可以说是大胆至极,不过这个选择却并不像想像中那么危险。汝阳确实是往颍川入荆州的要道,但是并非唯一的道路,我军走陈县、长平,或者走南线新阳也一样可以进入荆州。”
曹操点了点头道:“不错。正因为如此。所以在汝阳我军并没有布置重兵,现在方志文来了,我们如果调集重兵围剿。”
“他们又不会呆在那里等着,主公,我们集结步兵围剿骑兵,他们转头就跑了,谯县的怎么办?而且...荆州南边也...”
戏志才没有明说,但是曹操自然知道戏志才想要说什么。上次戏志才提醒过曹操之后,曹操已经加紧了对荆州西南部的情报工作。根据最新的情报显示,刘备确实在积极的调兵遣将进行准备,特别是受损本来就不严重的张飞部,似乎已经有与夏侯惇会战的**了。
可是曹操还是有些不甘,想要再努力一把,看看能不能将中原的局面给翻过来。
“如果...我们故意让出汝阳,然后再反过来围住方志文,或许能够一举歼灭之!”
戏志才默不作声,他是不知道该如何劝谏曹操了,这种想法是如此的不着调,但是曹操还一本正经的为此谋划,难道方志文真的笨到要死守汝阳?从方志文惯用的战术上能够轻松的看出来,方志文最奉行运动战,从来都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是注重于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曹操的想法太天真了。
曹操见戏志才不出声,心里暗暗的恼怒和尴尬,这种不屑一驳表态,似乎是对曹操的一种鄙视,比直接出声反驳更加让曹操难堪
“哼!莫非志才觉得此策不行?”
“这...方志文一向崇尚运动战,不在乎一城一地之得失,此事天下皆知,主公...”
“唯独本相不知道是么?本相已经愚蠢到那种程度了么?志才这是在奚落本相?”
“不敢,属下绝无此心,只是觉得方志文怕是不会老老实实的呆在汝阳任由我军围困。”
“志才,你很聪明,但是你对人心还是所知甚少啊!方志文为何要攻打汝阳?”
戏志才心说,那还不是想要警告你,让你赶紧的收拾收拾离开中原,可这话戏志才不敢说啊!戏志才忽然有种悲哀的感觉,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在曹操面前也开始顾虑重重了,而曹操似乎也越来越固执了,这是权威造成的么?
“属下以为...可能是想要从侧面牵制我军力量,防止我军全力在谯县围歼袁绍!”
“正是如此,如果本相主动让出汝阳,方志文定会占领汝阳,然后本相会派军增援汝阳,意图夺回这个通向荆州最主要的要道,这是不是正好符合方志文的意图,如果能够将我军从谯县调动走,方志文会不会故意在汝阳不走?然后令袁绍转向,在汝阳附近形成会战局面,来个里应外合中心开花!”
“这...确有此可能!”
“不是有可能,而是相当大的可能,只是这个可能性是建立在对袁绍信赖基础上的,但是袁绍真的会真心与方志文合作么?他不会有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想法么?!这就是人性,只要利用好这一点,我们就有机会先歼灭方志文,然后再回头灭掉袁绍,一举将中原的局势反转过来!”
戏志才惊讶的看向曹操,嘴唇动了动,这种可能性确实是存在的,不过也只是一种可能性,可戏志才能说这种可能性不存在么?!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仲德亲访方远赠
曹操所谓的主动让出汝阳,当然不能不战而逃,那样的话未免也太假了,万一被方志文看出些什么就不好了,于是李进受命死守汝阳以待援军,而从稳强、汝阴和谯县三个方向出发的援军也确实正在向汝阳急进。
从曹操的反应上看,曹操正是一副着急上火的架势,似乎打定主意要拼命的守住汝阳,绝对不让方志文得手,并且援军三面合围,想要将方志文围歼在汝阳地区。
不过曹操越是表现出这种气急败坏的样子,方志文就越不相信曹操真的气急败坏了!如果曹操真的想要围歼自己,根本就不会作出围歼的架势,这岂不是想要将自己吓跑!
方志文看着汝阳城有些发呆,他之所以不急着攻下汝阳城,是因为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攻下汝阳,他只是希望曹操会大举增援汝阳,然后顺势从谯县撤退,方志文则选择一路曹军的援兵吃掉。
可是现在曹操的应对很是诡异,方志文也有些不摸底了,曹操这是想要干什么?真的想要围歼自己,还是想将自己吓走?
“公苗,你说曹操如此布置是为何?”
贺齐正在看着太史昭蓉的骑兵队如何玩蜻蜓点水,如何骗取对手投石机的错误攻击,方志文忽然一问,贺齐不由得愣了一下,不过他也不急着回答,而是仔细的想了想之后才慢慢的回道:“主公,曹操首先应该是想要将我们赶走。事实上,我军即使能赶在援军到来之前攻下汝阳,也不可能据守汝阳。因此,援军到来,我们还是要撤走的。”
“我们不能围点打援么?”
“主公,后勤问题我们不得不正视,虽然我军可以通过一些变通的渠道获得适当的补给,但是并不充足,如果敌军的援军不急不躁的与我军纠缠。我军不一定能够全歼曹军的援军,甚至还可能反过来被对方缠住。就算我们能攻灭其中一路援军,汝阳未下。我军的目的仍然没有达到啊!”
方志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稳强方向的援军是陈纪的两万骑兵,这一路如果不愿接战的话,我军也很难抓住他们。南边的一路是陈登的八万步骑。如果陈登谨慎,我军要全歼这一路也不容易,特别是在汝阳未下,我军补给不足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我军应该向北撤离,争取歼灭陈纪的骑兵,如果不可,则与陈县附近的审配汇合。获取补给。这么一来,确实没有达到吸引曹军主力西进的目的。也不能缓解谯县袁绍所面临的压力,但是曹操的后顾之忧也没有彻底解除,我军还能转而攻击陈县或者长平,甚至是稳强之类的地方,同时也可以让袁绍稍缓攻势,向雍阳适当的后撤,使曹操的打算落空啊!”
贺齐皱起了眉头,这个问题他也没有办法解释,曹操到底在想什么,只有曹操自己才最清楚。
方志文皱着眉头,似乎在对贺齐说,又似乎在自言自语:“这不对啊,我们的目的是告诉曹操,中原根本就是一个四处漏风的破屋子,是守不住的,曹操难道会看不明白?可是他既然看明白了,为何不选择撤退荆州以待天时呢?这不合理啊!莫非曹操真的以为能够全歼袁绍?可就算这次全歼了袁绍,等刘备入局,袁绍卷土重来,曹操恐怕死无葬身之地了!这...这不合理啊!”
贺齐眼神一亮,忽然道:“主公,若是曹操能歼灭我军呢?”
“歼灭我军?你是说歼灭我和黃叙?”
“对,如果曹操能将我军黏在汝阳,然后大军围困,甚至将谯县的大军也加入进来,有没有可能围歼我军!”
“有,只要我们傻的不跑!”
“反过来看呢?我军调动吕布将军、袁绍,能不能在汝阳形成会战,全歼曹操?”
“全歼曹操?这个...有必要么!”
“可是曹操觉得主公有这个必要!”
方志文眨了眨眼,有些哭笑不得,曹操会一错再错,沿着错误的道路走到这么远么?首先曹操先要无视极有可能会出现的三家合攻曹操的局面;其次,曹操为何要认定自己需要全歼曹军的主力呢?自己不过是想要将曹军赶到荆州去而已;还有,曹操还需要确定自己一定不会跑,会组织汝阳会战!...
这得要多么偏执才会形成的一个想法啊!方志文不敢相信曹操的原意回事如此!
“这...太奇怪了!”
“是啊,属下也觉得太奇怪了,不过这个想法却是可能性最大的,如果有办法求证一下就好了!”
“这个简单,我们速攻汝阳,然后看曹军的反应就知道了!”
“这...也对啊!”
“传令,准备一次强攻,命令黃叙和太史昭蓉集结卫队,与我的卫队合组先登部队,珈蓝,你也准备,一会在骑兵的掩护下冲到城下支援我!”
“是的,主人!”
三支已经接近雄兵等级的卫队强攻汝阳城,尽管李进的统帅和智谋都很高,但是在方志文和太史昭蓉这样的强将面前,还是远远不够看的,一面城墙很快就被方志文攻下,李进还想要巷战,但是巷战这种东西在方志文这种拥有大量精锐射手和基层将领的部队面前,就是个笑话。
最后城中的两万守军被全歼,战死一万投降一万,城中百姓一个没逃掉,李进也死在乱军之中。
方志文攻下汝阳,固然缓解了后勤上的尴尬,但是汝阳孤城一座,根本就没有坚守的必要和条件。
可是,当方志文拿下汝阳的时候,曹操的援军却诡异的放慢了速度,相反,从谯县传来消息,曹操的使者想要见见方志文。
来者让方志文挺意外的,因为来的不是方志文的老朋友钟繇,而是曹操的左膀右臂之一的程昱。
“仲德?!稀客啊!曹操也真放心,就不怕我将仲德给扣下,莫非曹操手下的谋士太多了?”
“呵呵,方大人说笑了!”
两人略微寒暄了两句,就转入了正题。
“方大人,在下此来是受主公之命,向方大人要一句话。”
“哦?曹操想要知道什么?”
“主公先要知道,方大人到底想要如何?莫非方大人想要整个中原么?”
“如果我想要,曹操是不是就大大方方的让给我了?”
“呃...方大人说笑了。”
“既然如此,曹操又遣仲德来做什么?反正他知道了和不知道还不是一样么!”方志文有些戏虐的笑着,程昱心里暗道头疼。
“我主的意思是,对方大人来说,得到冀州才是最迫切的需求吧,如果方大人能够与我主合作,一样能得到冀州啊!如今袁绍的重兵都在河南,只要一举将之击溃,大人在大举攻击冀州,则大事可成,总比方大人在中原与我主死战要容易得多!”
方志文似笑非笑的看着程昱:“仲德觉得我方志文就是个出尔反尔反复无常的小人?古人云推己及人,曹操真是奉行如一啊!呵呵...”
“大人慎言,我主秉承上命,匡扶社稷,请大人不要随意污蔑!”
“呵呵,污蔑?天下人皆知的事实而已,好了,说这些毫无意义,仲德回去转告曹操,冀州我是想要,不过不劳曹操来帮忙筹划,他有功夫,还是想想自己能不能过这一关吧!”
“大人三思,若是如此,恐将三败俱伤啊!”
“三败俱伤!哈哈....曹操太高看他自己了,好了,此事休谈,既然仲德辛辛苦苦的来了一趟,我也不能让仲德白跑!公苗,将图纸拿来!”
“诺!”
贺齐站起来,前行几步,将一个图纸卷轴递给程昱,程昱皱了皱眉,伸出双手客气的接了下来。
“方大人,这是何意?”
“你不是衔命而来么,这个就是我给曹操的答复,你打开一看便知。”
程昱疑惑的看了方志文一下,缓缓的解开卷轴上的绳索,慢慢的展开了地图,这不过是一副很普通的中原地图,但是地图上用不同颜色表示的势力分布却跟事实不符,在这个地图上,曹操的势力在中原一地也无,只剩下荆州的那一点地方,而整个中原却标记着袁绍的旗帜,这就是方志文对曹操的回答吧,更奇怪的是,方志文难道知道自己的来意,而事先准备了这个地图?
似乎看穿了程昱的疑惑,方志文笑道:“本来我打算寄给曹操的,既然仲德来了,正好麻烦仲德带回去,顺便告诉曹操,这样大家都好,不要太高看了自己的能耐,若不是有倭人在背后给曹操撑腰,曹操岂有今日局面,同样,也正是因为曹操与倭人不明不白,所以今日要还债了!”
“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
“行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仲德莫要当我是三岁孩童,此事不必再说了,仲德就是如此传话就是,若是曹操不服,我在汝阳等着他。”
“这...在下明白了。”
程昱看着一脸不屑笑意的方志文,心里掀起一片惊涛骇浪,看来方志文是早就猜出了曹操的打算,也知道自己来访不过是缓兵之计,看穿了一切的方志文,还真的打算配合曹操来一次汝阳会战啊!难道他已经有必胜的信心?主公的想法,是对还是错了!?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孟德雄心反噬汝阳
“啪!”
地图卷轴被曹操狠狠的摔在地上,面对曹操的怒火众人都悄悄的垂下头,程昱默默的看着曹操,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没出声,这个时候可不是劝谏的好时机。
“岂有此理!欺人太甚!他方志文当自己是谁!?想要执掌天下么,本相才是丞相,他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幽州牧,岂有此理!”
“主公,方志文欺人太甚,应该上凑朝廷,予以严斥!”
“对,此人狼子野心,不但不尊天子,还擅动刀兵、屠戮百姓,实乃是一个逆臣贼子....”
......
曹操眯着眼睛听着众臣义愤填庸的声讨,忽然觉得很无趣,再看看戏志才和程昱,都是闷着嘴一声不出,这种沉默的态度,是对自己的不满和失望么?曹操忽然觉得心里十分的烦躁,只觉得一股闷气堵在胸口,憋得生疼。
“肃静!”曹操一开口,堂下的各种声音如同关上了开关一样,顿时消失无踪。
“仲德,那方志文还说了什么?”
程昱看了看曹操,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他说道‘昔日得倭人的,今日要还,若是不服,我在汝阳等着’。”
“什么!?”曹操差点没从地上跳起来,他不是生气,而是惊讶:“他真是如此说!”
“就是如此说的!”
曹操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案台后面,脸色灰败。方志文的意思很明白,也就是说他看穿了曹操的计划,但是却不但不走。而是在汝阳等着曹操来攻,用事实告诉曹操,就算曹操用尽心机,在他面前不过是个笑话!
这绝对是蔑视,**裸的蔑视!更是对曹操所谓计谋的一种嘲笑,对曹操不自量力的一个讽刺。
曹操看着堂下众人脸上不明所以的神色,还有程昱和戏志才面无表情的样子。忽然觉得大家其实都在装傻,大家都看出来,自己闹了个大笑话。被方志文就这么狠狠的将脸打得劈啪响,被全天下人耻笑!
一股暴戾的怒气在胸中翻滚升腾,曹操担心一个压抑不住就会当场发作。
“散了!哼!”
曹操二话不说站起来向外走去,侧面一个侍者楞了一下。躲避不及挡了曹操的路。曹操提起脚一脚将之踹倒在地,闷声道:“拉下去,砍了!”
众臣面面相觑噤若寒蝉,直到曹操走远了,大家都还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散去还是该做些什么。
“各位,散了吧,散了吧。该做啥做啥,这个时候不要出什么岔子!”
程昱老成持重。神态沉稳的对大家说道,众人见程昱如此说,也都默默的散去了。
不一会,堂上只剩下了程昱和戏志才,偌大的议事堂里安静的落针可闻,阳光如同花斑一样从窗格里射进来,在地面上默默的爬行着。
“仲德,这是何苦呢!”
“志才,不为尊者讳是为臣之道,隐瞒事实对主公,对主公的大业可有任何帮助?如果有,我自然会冒死隐瞒。”
“我不是这个意思,仲德,这些事情主公难道不知道么?主公智慧高绝,岂能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只是主公现在是将自己给逼到了一个死角里,没有了退下来的台阶,莫非你我一定要逼着主公当中承认自己当初的误判,而后一连串的措施,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
戏志才说着,声音就有些大了,显然这些话积郁在戏志才的心里,也是很难受的,这就是聪明人的悲哀,眼睁睁看着曹操的快马向着悬崖奔去,却偏偏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戏志才每次想起都觉得愤懑和无奈,同时也充满了挫败感。
今日抓住了时机,他终于向着程昱说了出来,话一出口,戏志才就有些后悔,这话,说不得就会传到曹操的耳中,自己这是给自己找麻烦啊!不过事已至此,戏志才反而释然了,自己也是死过一会的人了,岂能不明白曹操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就算他心里对自己不待见,但是在大业达成之前,自己这个走狗还是有用的。
程昱惊讶的看向戏志才,见戏志才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即有清澈如许,不由得暗暗的佩服,不过这话肯定是会传到曹操耳中的,这点程昱敢肯定,所以,他会主动将戏志才的话传给曹操,希望能顺便为戏志才美化一番。
“志才,主公也是不得已啊!”
“我知道,主公权威日重,不能让权威受损,否则易遭人轻忽,朝堂之内本来就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宫中那位也不消停,可是,主公实在是太冒险了,这是一条独木桥啊,一个不小心就会堕入深渊,如果败了失去中原尚可,若是刘备趁机起兵报复,荆州一失万事皆休啊!”
程昱点了点头:“既如此,你我还需向主公谏言,即使这一仗已经不能不打,也不能打成那种情况,志才,如果这仗败了,如何才能不影响荆州的局面?”
“在此之前向荆州增兵,加大移民的速度,作出向南攻打江陵的架势,向刘备传达一个主公是要用汝阳会战拖延时间,争取更多的撤退空间的假象,这样刘备或许会因为疑神疑鬼而迟疑,待到汝阳之战结束,如果...如果胜了,一切都不说了,如果败了,我军必定要大举转进向西,那时候,刘备再想动就迟了!”
“增兵...志才是说陈登!”
“对,方志文既然已经说了会在汝阳等着,那么陈登的包围就没有意义了。”
“可是,陈登可能成为战场上决定胜负的力量!”
“或许,又或许不会,步兵包围骑兵本来就不容易,方志文更不会在汝阳乖乖的等着,一定会迎击主公进行野战。”
“志才,等会与我一起求见主公吧!”
戏志才犹豫了一下,摇头道:“我们分开去吧,一起去主公会觉得我们在逼宫!”
“嗯,也好,那我先去,志才少待吧!”
程昱求见曹操,曹操很快就让人将程昱带了进去,曹操府内的气氛也不好,曹昂轻声的对程昱道:“大人,父亲心情不好,大人当心!”
“我知道,国事维艰,主公身上的压力太重了。”
“是。”
说着两人到了曹操的书房外面,书房门紧闭着,没有一个侍者,至于侍卫守在周围,气氛及其压抑。
“主公,程昱求见!”
“进来吧!”
程昱进了房间,将门关好,回身看时,曹操正坐在有些暗的房间深处,表情隐晦不明,伸手抚着脑袋,看样子似乎头疼病又有发作的迹象。
“主公!”
“仲德,你是来劝本相放弃这一仗么?”
“不,属下知道这一仗必须打,这一仗已经没有退缩的余地,是方志文向主公发出的挑战,主公不能退缩,只能一战,即使...即使...”
“即使明知必败!”
“是,即使明知必败,也不得不战!”
曹操勉强的笑了笑,忽然转了个话题:“刚才本相离开后,众臣如何了?”
“众臣战战兢兢,不知所措,犹如失去了主心骨一样!”
“那,志才呢?可有说什么?”
“志才心中有郁气,对主公一错再错甚是懊悔,后悔自己不能及时阻止主公!”
“啪!”一声脆响,程昱身体一颤,曹操是将身边的长剑连鞘拍在了案台上,身上散发着凛然杀气。
“主公!”
“在仲德眼里,本相是不是一个昏聩之人?”
“自然不是,若是如此,仲德何苦千里来投?志才又岂会一见主公就投效主公?”
“本相老了,老糊涂了!”
“主公秉持国事,事情千头万绪,还要操心战事,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主公每日思虑万千,岂能无错,圣人尚且不敢说自己不会出错,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主公何必如此要求自己?”
“呃...”
“所谓臣属,拾缺补遗者、执役从事者,只为辅佐主公,若是主公事事都做完了,让属下等做什么呢?”
“这...仲德所言有理。”
“再者,主公当初的设想并不一定有错,只不过是当时情势下的一种选择,但是之后时移势易,到了今天这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