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71部分

榭鱿旅挥械玫郊笆钡拿植埂5比灰灿匈鹬莸目凸矍榭霾淮蠛玫囊蛩卦谀凇
总之,在方志文的帮助下,现在袁绍已经缓过气来。更重要的是袁绍正在大规模的向着兖州移民,打定主意要将兖州建设成为自己新的大本营了,整个心态和气势都不一样了,这种心态也一样会忠实的反应在战场上,曹军在接触战中发现,袁绍的部队更顽强了,更具有攻击性了。
袁绍最近的心情可以说很好。也可以说不好,总之,相当的复杂。
他心里的想法外人很难获知。不过想来无外乎是对冀州的不舍,与兖州中原的期待,对方志文的恨和畏交织在一起所形成的复杂心情罢了,再说。现在他是什么心情。其实对大局也毫无影响。冀州世族既然已经认可了这个方案,决心要将自己的身份从冀州世族向中原世族转化,这种大势之下,袁绍也不可能再有别的想法了。
重新回到定陶,这回,袁绍打算将定陶作为自己的老窝了,因此大量的人口向着定陶集中,很快就让原本显得有些萧条的定陶城热闹起来。站在高楼上俯瞰,城里有已经有了一些巨城应有的景象。
“哎!~”袁绍用力拍了拍刚刚漆过的木栏。不知道在感慨着什么,他身后的一干臣属自然也是各有猜测。
“本初为何感慨啊!”许攸嗅着空气中那新鲜油漆的味道,觉得这味道有些刺鼻。
“本官也是不知,只觉得心中有股郁气,不吐不快,子远可知为何?”
“呵呵,迎新去旧,看着新城难免会想起旧城,怀感过去,是人之常情,不过我倒是听异人经常说,老是喋喋不休的说着过去,感怀以往的人,都是老人,这叫做暮气!”
袁绍的脸黑了下来,许攸这是故意恶心自己么!?暮气!?如今自己入主中原,正是大展宏图之时,岂能用暮气来形容,这不是在咒自己么。
“哼!”
“主公,如今我军才入中原,正是开天辟地之时,当奋起精神,努力向前,何来暮气一说,许大人这话有待商榷!”
“商榷?属下觉得,这是胡言!”逄纪毫不客气的直接指责,好不容易抓到许攸一个痛脚,逄纪适时的落井下石。
许攸鄙视的扫视了众人一眼,毫不在意的呵呵一笑:“至于么,我不就是转述一下异人的说法,给大家听个新鲜,诸位不愿意听就算了,本初却不能不听,谁都可以有暮气,唯独本初不行,逐鹿之争不进则退,如今本初正要入主中原,切不可有自满之心,生出保守退缩之意,此时更应奋勇进取,本初却还有功夫在这里缅古怀今,岂不大谬!”
袁绍张了张嘴,原来,许攸是要劝谏自己,不过这个方式实在是让人非常难受,只是袁绍却不能不有所表示。
“子远所言俱是金玉良言,本官受教了!没错,如今正是大有可为之时,哪有时间在此感慨,兖州初定,事务纷杂、千头万绪,各位都去忙吧,无需在此消磨时间,子远且留一下,本官还有要事相商。”
“诺!”
一众臣属纷纷告辞,说起来,大家手头的事情还真是不少,不说别的,光是瓜分定陶城里的物产就要不少功夫,于是大家赶紧的忙乎去了,许攸有些得意的看着这些家伙离开,回头看向袁绍,正好看到袁绍的眼中星芒一闪而逝。
袁绍扭头看向城中的景象,口中漫道:“子远,如今兖州全境已复,是否应该继续向曹军进攻?”
“本初,刚才我不是说了么,这时候绝不能保守退缩,我们等着方志文,方志文也不是傻子,如今他已经拿下徐州全境,却屯兵徐州不进,眼睁睁的看着曹军收缩防御,完善了豫州东、北防线,这不是明摆着不想让我们占便宜么!如果我军不动,方志文也不会动,最后吃亏的难道是方志文么?”
“呃...确实如此,如果战事迁延吃亏的绝对是我军,既然如此,那就要加快后续部队的速度了,尽快将部队投入到一线,展开进攻。”
“这是一定的,我想要说的是,这次的指挥不妨都交给密云参谋部来进行。”
“什么?!这是为何,难道我军不会打仗不成?”
“不,本初误会了,不是因为这个顾虑才要将指挥权交给方志文,也不是因为方志文比我们更能打,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将指挥权交给他们之后,他们就没有了拖延的借口,尽快的拿下中原对我们才是最有利的。”
袁绍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许攸的话虽然不好听,却也是大实话,自己确实不如方志文能打,否则这个军神的名头不是应该落在自己头上么!更让他在意的是后面的那个原因,如果这样能让方志文加快进攻的节奏,自然是好事。
“这...好吧,此事通知方志文吧,就说我们的部队将会在三日内都到位,随时可以投入作战。”
“我算了一下,在陈留方向,我们有审配、张颌合共十万部队,在济阴、山阳、如果本初也参战的话,有本初、文丑合共十五万部队,在鲁郡和泰山,颜良和高干合共十万部队,三日内配备完全没有问题,加上吕布的两万骑兵,北线的部队应该能够与曹操正面对撼,相对来说,东线还是一个突破口,如果方志文真的用心打,应该会选择北线压迫,从东线完成突破,然后摧垮对方的北线,所以本初不必过于担心我军的损失,损失肯定会有,但是不会大到让我均难以接受。”
袁绍狐疑的看着许攸:“子远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想说,既然交出了指挥权,就真的要听令行事,不要顾忌这个顾忌那个,搞阳奉阴违的那一套,到时候不但难看,还有可能给了方志文借口,放缓进攻节奏,那时候损失更大,因此本初要先想清楚了,不要得不偿失。”
“这...可是万一方志文有意让我军去做挡箭牌怎么办?”
许攸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微微的一晒道:“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要看大局,就算方志文将我们这三十五万部队都打光了,我们只要尽快的拿下中原,兵员不是问题,很快就能补充上来,相反,如果战事迁延,本初你自己算算,这其中的得失哪一个更划算?更何况,就算方志文用我们的部队做挡箭牌,你觉得他会将我们的部队都送上去送死么?”
“呃...这个...”
看着袁绍犹犹豫豫的样子,许攸真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这实在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袁绍怎么就想不明白呢,这点道理不难理解吧,袁绍如此犹疑那就不是理解问题,而是心态问题了,如此小家子气如何能成大事啊!
“子远,这个...就不能成立联军指挥部么?这么一来我们也有些话语权,不会完全没有一点主动权!”
“本初啊,你觉得将指挥权交给方志文,他就会完全不跟我们进行协调么?还有,如果成立联军指挥部,那就是双方一个扯皮的地方,每天光讨价还价都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各种各样的小事都能拿出来争执一番,这有意思么?或者本初需要这个结果?”
袁绍闻言沉吟了起来,手指在扶栏上无意识的敲打着,眉头也紧紧的蹙着。
许攸叹了口气:“也罢,我言尽于此,本初慢慢的衡量吧,除此之外,我是想不到什么办法能让方志文尽快的展开军事行动,或者我军抛开方志文,直接开始进攻吧!”
袁绍不满的看向许攸,这是在逼宫么?不过...这个建议也很有道理,可万一方志文使坏,在背后给自己一下该怎么办?
许攸瞥见袁绍的神情,心里的心气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缓缓的舒了口气,抬头看向城池内的景象,没有了继续说话的兴趣。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会战雍阳困守孤城
虽然心有不甘和不安,袁绍最终还是听从了许攸的建议,将指挥权交给了方志文。用方志文的话来说,就是袁绍终于聪明了一会,知道以退为进,失去主动的同时,却逼着方志文不能再磨洋工了。
既然袁绍有决心和觉悟,愿意付出一些代价,方志文自然也愿意给些甜头袁绍,事实上,方志文也未必就不想快点结束中原之战,早收工早建设,对于幽州来说,需要的利益是冀州以及中原的人口,而不是让袁绍和曹操互相消耗,拿下冀州之后,方志文的战略态势大好,对于中原诸侯的态势,已经不那么在乎了。
因此,许攸的这个战略措施,算是一个相当精准和聪敏的做法。
部队到位,战略到位,战争立刻从相持转向了进攻,而且正如许攸所预料的那样,战争不是从相对薄弱的东线开始,而是从北线的中路开始,正是由袁绍、文丑的大军,与吕布配合,掀开了雍阳之战。
而曹军在雍阳这边是沮授为主,以梁兴、李典、张勋为大将的军团,人数是二十万,跟袁绍和吕布军可以说是势均力敌,可问题是吕布这个异数的存在实在是有些不公平。
袁绍的步骑以堂堂正正的路数正面压进,跟随着袁绍的还有大量的异人部队,而吕布则率军在外围游走,并抢先突进到了雍阳以南,企图一举袭断雍阳的后勤通道。
开始沮授还有些不信邪,令梁兴的部队去牵制吕布。梁兴也是心气颇高,谁知道一照面之下,梁兴就被吕布击溃。若不是梁兴油滑,说不定被阵斩了,梁兴的西凉骑兵顿时发挥善于逃跑的技能,就算是如此,还是被歼灭了大半,跑回雍阳的骑兵不足一万。
这一惨败顿时让沮授老实了下来,结果袁绍大军一到。四面筑营,竟然是摆出一副死战围攻的架势,由于有大量的异人助战。没等沮授反应过来,袁绍和异人们已经在城外挖出了沟垒无数,直接将雍阳给彻底围了。
加上吕布在外游走,沮授知道自己应该是等不到援军了。这种情况下。援军少了是给吕布送菜,可数量足够的多的援军曹操也凑不出来啊!
因为这个时候,北线的攻势已经全面发动,东线颜良和高干压迫到沛县周边,相对来说,这一路曹操稍微占优,可问题是,曹操还必须顾虑侧面有昌虑的臧霸。东南边有彭城的方志文,一旦曹操过于激进。就可能遭到这两支部队的侧袭,因此曹操也很头疼,只能先采取保守的防御态势,待看清楚情况再说。
西线则是荀攸、曹洪、夏侯渊对阵张颌、潘凤、审配,势均力敌,双方正在扶乐、阳夏一带对阵,但是袁绍军这边异人占优,所以荀攸的状况概况也不大好,幸好还有纪灵从颍川隐隐窥伺着陈留,让审配也不敢放手进攻。
战局在四月初暂时僵持住了,但是曹操知道,方志文和袁绍犹有余力,而自己已经是出尽全力了,如果不能在北线会战的战场上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自己将会非常的麻烦,绝对非常麻烦!
雍阳城外,袁绍的营地里,在各个方向的主营里面,都设置了任务发放和结算的公告栏以及书记官,大量的玩家匆匆忙忙的进进出出,这些任务可都是按照幽州的习惯来发布的,不但细致而且报酬丰厚,大家都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多赚功勋值呢。
“老牛,老牛,你那队做了多少功勋值了?”
“呵呵,二百多了,我们可有二十号人呢!”
“那也不错啊!你那队可是菜鸟对队,才二十多级的新人吧!”
“那是,不过咱们接的都是力气活,挖沟筑垒!”
“呵呵,那不然你还要做什么,连架投石机都架不起来,就算能架起来,那命中和速度也惨不忍睹。”
“你们精英队呢?”
“两千六百多了,真他么爽!还是方志文大方,怪不得大家都喜欢跟着方志文做任务!”
“呵呵,那是因为方志文手里的资源多,不说别的,高阶纸符、战马、精英投石机、简易巨弩、名将卡、召唤卡他手里多啊,所以才这么大方吧!”
“我们这回就是冲着战马来的,老大不是说了,这回的功勋值都统一换战马,会里会用技能书、装备补偿。”
“切,我这边的菜鸟随便给些装备就乐得屁颠屁颠的,好打发,那些精英谁舍得方志文兑换列表上那些高阶技能?”
“没办法,要取舍啊!不行就自己出钱了,还能如何?”
“好了,不多说,趁着吃饭前我再带人做一轮,走了!”
雍阳城里,不少玩家聚集在城门附近的广场上看着公告牌上的任务,大家并没有城外玩家那种兴奋,每一个人的脸色似乎都相当的沉重,大家都知道,眼下的情况可是不大好,打胜的可能性似乎相当的渺茫,大家都只能祈祷,希望曹操能够奋发雄威,像历史上的官渡之战一样,来个咸鱼翻身。
只是这种期待其实相当的不靠谱,这里可是游戏世界,有各种耳聪目明的玩家,想要玩阴谋诡计真的太难了,而且,曹操的对手不是袁绍,现在大家都知道,战争的指挥权在方志文手里,那家伙可是号称战神,家里还关着一大票的聪明人,想要在这些人面前耍阴谋,那纯粹是找虐。
因此这些玩家只能先做着能不能赚取些实打实的利益,到关键时候大不了就不上线,然后当自杀挂十级,至少不用爆装备。
袁绍抵达雍阳的第三天,就开始进行远程部队的打击。藏在土垒后面的投石机阵地与城内的投石机互相轰击,很快双方投石机部队的差距就出来了,投石机部队多是异人。双方异人的等级肯定是袁绍这边占优了,一天下来,交换比如何不知道,但是城内的反击力度显然是降低,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袁绍很有耐心,用投石机一口气连续轰了十二个时辰,才开始发动步兵攻城。根据密云指挥部的计划,雍阳的攻击虽然不用求快,但是力度不能低。要让雍阳形成一种随时都会被攻破的情形。要知道雍阳下面可就是谯县,雍阳一丢曹操的老巢谯县就会面临战争的威胁了。
压迫雍阳,就是为了诱使曹军增援,然后以吕布和文丑来打援。如果曹军忍住不增援。指挥部希望迫使曹操放弃沛县,撤回谯郡,然后指挥部会调动机动部队,力求在野外击溃曹操这一路,将曹军的士气打掉。
一天的攻城下来,沮授的部队损失不小,其中主要的损失居然都来自袁绍部队里编组的那些狙击手小队,这些由精锐射手和异人组成的小队二三十人一队。躲在步兵联队里面,朝着防御密集的地方抽冷子就是一轮技能覆盖。还有专门盯着基层将领攻击的,总之,这些活跃的小队让沮授吃足了苦头。
作为指挥部的城主府里,沮授看着眼前的战报眉头紧皱,雍阳的局势很糟糕,或者说整个曹军的局势都很糟糕,当然,雍阳可以说是最糟糕的地方,不但袁绍本队在攻击这里,还有昔日的老主家吕布,现在雍阳局面陷入被动,只能死守。
可是从交战两天的情况看来,想要成功的防守似乎也不容易,原本沮授还觉得,自己手里有二十万兵,粮草物资充足,守个三五个月应该没啥问题,可是现在的事实告诉他,能守一个月就是相当难得的战绩了。
沮授思索良久,提笔将这两天的详细战报和自己的判断都写了下来,准备发给曹操,他到不是指望曹操来救援,而是让曹操知道,自己就算是败了,那也是力有不逮,而不是自己指挥失误或者不尽力。
................................
收到沮授的战报时候,曹操正在沛县城墙上看着飞过头顶的巨石,城外的袁绍军只是在沛县城北结营,然后在城北筑起了土垒,于后面布置了投石机阵地,每天不分日夜的向着城内轰击。
曹操尝试用骑兵去冲过,结果在投石机阵地的两侧有大量的陷阱和重弩兵驻守,甚至为了防备曹仁的重骑兵,还配置了不少的巨弩,让曹仁吃了个小亏,曹操无法,只能就这么跟颜良的远程部队对轰。
曹操虽然有心用骑兵绕远一些,袭击颜良的后勤基地邹县,但是又担心反过来被神出鬼没的幽州骑兵给偷袭了,最后也无奈的接受了眼前这种相当沉闷的对峙。
沮授的困境却让曹操忧心不已,雍阳的位置太重要了,或许正是因此,方志文才会用袁绍来主攻,而且早早的就将吕布给放在这里,原本方志文肯定是希望自己去雍阳的,然后他好一举拿下沛县,之后再合兵攻打雍阳。
因此,曹操故意选择自己来守沛县,企图先解决沛县之敌,然后再回援雍阳,不过现在看这个想法也相当一厢情愿,你会变,人家一样会变。
曹操皱着眉头将战报递给身边的戏志才道:“雍阳...很糟!”
戏志才接过战报看了看,到不出乎自己的意料,其实这仗怎么看都很难,从战略上早就已经决定了这是一场注定很难取胜的战争,戏志才犹豫了一下道:
“主公,属下有些下情想要单独向主公陈情。”
曹操一愣,脸色沉凝的看向戏志才,戏志才毫不退缩的看着曹操,曹操思索了一下点头道:“各位暂且退避!”
阎象等人只好远远的退开,连曹休也被赶开了,大家只能远远的看着曹操与戏志才在说着什么,从两人的动作看,似乎曹操很不高兴,大家也不由得有些紧张和好奇。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黄叙先登符离失守
北线战事的胶着不过是一个暂时的现象,大家都知道,胶着的背后往往酝酿着打破胶着的涌动,正如黎明前的黑暗和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一样。
战线的背后三家诸侯的战争机器正在轰轰的高速运转着,曹操的兵员物资正在源源不断的向着北线、东线运送,战线周围的乡村城镇已经成了鬼域,一个个的城池却塞满了人,正在轰轰烈烈的建设着城墙和防御设施。
整个中原大地上,都洋溢着浓浓的一股战争味道,平静了多年的淮南、谯郡,也不复往日的安宁。
黃叙带着骑兵,保持着不紧不慢的速度奔跑着,四野上安静的很,除了骑兵轰隆隆的马蹄声,仿佛天地间就没有别的声音了,这一带靠近徐州边界,此处的老百姓早就跑得干干净净了,就算想要留下来,人家曹军也不让你留,不然啥叫坚壁清野呢!
从取虑一路奔到符离左近,路上除了能看到胆子比较大的异人部队和野怪,几乎看不到活动的东西,因此,黃叙才有种错觉,觉得周围安静的可怕,心里不大舒服的黃叙下令扩大的斥候的范围,增加了频度,结果证明不过是他疑神疑鬼罢了。
符离在望,根据斥候的报告,符离周围并无异常,有小股的敌军侦骑和斥候部队在城外活动,城北和西两个方向并无异常。
但是黃叙还是十分的小心,到了符离城外十里。黃叙集结部队修整,恢复战马的马力,并且将斥候向符离背后渗透。
虽然斥候的回报依然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黃叙还是不急着向符离靠近,更没有想要攻城的样子。
黃叙的淡定让守城的李通有些心焦,盖因李通在城外可是精心的布置了一番,就等着黃叙到来,不说击败黃叙,至少也给黃叙一个下马威,让幽州的家伙们知道中原的人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见到黃叙不紧不慢的四处仔细侦查。李通的心也不由得提了起来,若是被黃叙发现了城外的埋伏,先攻击城外的部队李通可就傻眼了。幸好,自己做的准备工作够多,城外的部队隐藏得很好,黃叙的斥候几次经过部队隐藏的小镇子都没有发现有部队隐藏在其中。
李通虽然稍稍的放下心里的担忧。可是黃叙迟迟不进攻又让李通心里七上八下的。这样下去,隐藏的部队可就受罪了,如果黃叙继续拖延下去,会不会等到后面的异人部队也上来,这些异人跟黃叙的斥候可不一样,他们可是喜欢在空空的城镇里钻来钻去,搜刮任何值钱的东西,到时候自己的部队还藏不藏得住可就不好说了。
就在李通的忐忑不安中。黃叙的部队动了,不过黃叙不是攻城。而是绕城而过,李通顿时傻眼了,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好的攻城么?为什么绕城而过,难道黃叙的目标不是符离?可是不拿下符离黃叙应该是不敢深入谯郡的啊?后面的城池也都坚壁清野枕戈待旦,黃叙根本就拿不到任何补给,到时候甚至有可能被围歼在谯郡之内,黃叙不会这么笨吧?
黃叙很快就告诉了李通他的选择,黃叙并没有真的绕过符离向谯郡深处突袭的打算,而是在符离周围绕圈子,李通暗骂黃叙狡猾,但是他却不知道,黃叙只是按照战场条列,攻城之前务必扫清城市周边,完全熟悉方远二十里内的情况罢了。
等黃叙这一圈转下来,天色也已经晚了,黃叙带着部队找了个空置的镇子准备当作营地,谁知道黃叙好选不选,恰好就选择了李通埋伏了伏兵的那个镇子,这一下有乐子了!
之前斥候侦查,不过是在镇子里外转了一圈,确认没有人活动的迹象然后就离开了,这次可是要宿营,因此必须要仔仔细细的检查,防止有敌军设下的阴险陷阱,甚至连地面地下都要仔细的检查,这在行军条例里面都是有明文规定的,黃叙可不敢不执行。
这一搜之下问题立刻就发现了,黃叙的大部队根本就没进镇子,斥候已经发现了敌军隐藏的部队并立刻发出警告,黃叙弄清楚了状况,立刻带着骑兵将镇子给围了,李通埋伏在这里的也是骑兵,数量不多,只有四千,预先在镇子里挖好了地下藏兵洞,连战马都给藏了进去。
此时一被发现,藏着的部队想要从相对狭窄的藏兵洞出口中出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黃叙发现了这个问题,自己亲自在正面用骑兵堵住,不让对方的骑兵冲起来,两侧迅速的布置重弩兵阵,将这些可怜的伏兵给彻底的堵门了。
李通的伏兵挣扎了一阵,最后发现这根本就是没有指望的行动,而且黃叙还让人在外面喊话,再不投降,他们就要用火油来烧了,无奈之下,还剩下的三千多骑兵只好投降了,黃叙白白的得了几千俘虏和几千战马,笑得眼睛都眯了。
不过,负责检查这个小镇的斥候就倒霉了,这次的军功全部都给罚没了,还额外的被处罚打扫马厩十天。
城内的李通气得想要吐血,原本计划好的种种对付黃叙的计划全都被黃叙这一个误打误撞给破解得干干净净,说起来,李通的计划还是不错的,如果黃叙没有发现,到了夜里,这些伏兵突然出击说不定还真能打黃叙一个措手不及呢!如果真要怪,也只能怪天神似乎有点太过偏帮黃叙了。
李通郁闷的下了城墙回去闭门思过了,再说黃叙,占领了镇子,安排部队扎营之后,黃叙就在镇子里发布任务召集异人部队,打掉了李通布置在城外的后手,黃叙想要尝试夜里突袭符离城,看看能不能趁着敌军还不熟悉幽州军的作战方式,打对手一个出其不意。
.......................
从申时末开始,黃叙的骑兵就开始出动了,夜晚骑兵攻城确实是占据着优势的,李通也是经验不足,他如果先在城外将骑兵活动的地方都弄上陷阱,或者简单的挖烂了地面都好,也不至于夜晚被敌军的骑兵如此马蚤扰。
这种利用黑夜进行的袭扰战是幽州军管用的伎俩,事实上,彭城就是这么被攻破的,李通不是不知道这个情况,只是他之前是希望黃叙来攻城的,所以他故意没有做这些预防措施,谁想到现在反而成了自己给自己套上的绳索。
一听到大批敌军骑兵在城外活动,吓得才回到指挥部的李通赶紧又披挂整齐来到了城墙上,然后他痛苦的发现,敌军的骑兵利用黑夜以及光线的问题,不断的在黑暗中闪现出来,泼洒出一蓬蓬的箭雨之后,又飞快的消失在黑暗中,让守城的将士们十分郁闷,这么被动挨打真是难受。
进攻持续了一会,似乎看到城上的守军戒备森严无计可趁,黃叙的部队慢慢的离开了,随着蹄声消失,沉沉的夜色又恢复了安静,城上的守军也都松了口气
可是没过半个时辰,黃叙的骑兵又来了,随后,黃叙的骑兵就不停的来而复去,去而复来,将李通和守城的部队折腾的不亦乐乎,每次都是一样的用骑兵在东、南、西三个防线上利用夜色进行重弩急袭,而且只用弓弩攻击从不靠近城墙。
这一行动渐渐的麻痹了城上的守军,到了凌晨时分,黃叙忽然突击了一直都没有进攻过的北城墙,而再此之前,接了任务的异人已经悄悄的渗透到城墙附近,配合黃叙的突击,异人暴起发难,几轮技能齐射顿时让城墙上的守军损失惨重。
黃叙趁机开始登城,一马当先的黃叙首先冲上了城头,随后他的卫队跟上扩大战果,骑兵和异人部队重点封锁两端,等到李通火急火燎的赶到,北门已经失守了,黃叙占据了北门,并不着急向城内推进,而是据守北门附近,在有利的位置上布置狙击小组,然后在城外设置投石机阵地,反过来诱使李通来进攻。
李通开始不查,进攻了几次之后就发觉不对了,地形不好部队难以展开,还有制高点上有对方的狙击部队,专门射杀基层将领,攻了几次,李通损失惨重,不敢继续进攻了,更可怜的是,李通也不敢撤退,对方可是骑兵,自己选择撤退肯定被骑兵追着打,结果可能更惨。
白天还信心满满的李通如今有些抓狂了,这个年纪轻轻的黃叙怎么这么难缠,不愧是击败了夏侯渊的家伙,李通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不能撤退,就算战斗到最后一人也不能退。
不过这个决定一样不是什么好主意,天亮之后,巷战开始,有足够数量,并且越来越多的异人支持,再加上幽州军在瀛洲战场上不断完善的、独特有效的巷战技术,让李通吃足了苦头,不管李通用什么办法,敌军很快就会做出有效的应对,并且轻松的将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办法破解掉,这让李通完全绝望了。
李通坚守了三天,最后被全歼,黃叙的损失微乎其微,只是物资的消耗有些大,但是看到满城的百姓,黃叙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了!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窥伺杼丘曹军后撤
ps:感谢‘焰虎灬’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永远的大肚’慷慨打赏,并送上稍晚了一点的生日祝福。
黄叙在符离动手,徐晃也不甘人后,随即在取虑建立了后勤点的徐晃西进虹县,虹县守将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哪里是徐晃的对手,守了不到两天,就被徐晃强行登城打破了城池。
符离和虹县陷落,意味着方志文开始从东线动手了,曹操东线那单薄的防线如今已经是风雨飘摇。
方志文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全面撕开东线防御之后,多路并进围攻谯县,另一个选择则是顺着南路相对薄弱的防线,一路长驱直进,将谯郡和淮南分割开来,然后慢慢的围歼淮南,进而割裂汝南,将曹操彻底的围在谯郡慢慢的收拾。
而方志文也终于从彭城动缓了,方志文的骑兵从彭城西进,目标直指沛县的后路杼丘,其实这就是方志文的权力,杼丘本来就一直被彭城侧面威胁着,曹操要守沛县,杼丘就不能不仔细的防御。
曹操认为方志文手里只有骑兵部队,因此攻坚能力会相对较差,当然,彭城就不说了,让笮融那个笨蛋守彭城绝对是个愚蠢的决定,杼丘现在有乐进守着,想必方志文一时半会也拿不下来。这就是曹操选择在沛县布置防线,而不是退后到杼丘和相县的原因,不管怎么说,曹操的自信心还是有的。不会被方志文的名头吓得惊慌失措望风而逃。
只是信心未必就能代替实力,方志文虽然率领的是骑兵,但是这不代表他没有攻坚的能力。如果曹操知道方志文打破彭城的细节,或许就不会那么有自信了。更何况,方志文在彭城滞留了这么长时间,后续的异人部队已经都聚集在彭城备战了,如今方志文率军出动,这些异人不管有没有接到任务,都纷纷跟了上去。跟着方志文能发财,这已经是异人们的共识了,何况这次方志文似乎要跟曹操正对上了。一场惊世大战啊,绝对不容错过。
大量的异人,加上强力的攻坚部队,对于杼丘这个二级镇来说。绝对是一个相当危险的敌人。危险到乐进只守了一天,就觉得自己不行了,急忙将杼丘的情况向曹操汇报,曹操接到战报,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最后不得不承认,单靠乐进是绝对守不住杼丘的。
曹操决定放弃沛县撤退到杼丘,于杼丘和相县重新建立防线。
曹操是大部队。根本就不可能隐藏形迹,即使是在夜里也一样藏不住。所以曹操干脆就等到大白天出发,大部队集结成阵,然后沿着直道缓缓的向杼丘方向撤离,两侧则是曹仁和阎行的骑兵护着。
虽然道路上已经被异人弄得坑坑洼洼,根本就走不快,不过曹操为了保持阵型,本来就不可能走得多快,所以一边修路一边前行,半日不过走了二十里,这时候,方志文的骑兵到了,身后还跟着大量的异人。
方志文大摇大摆的在前方道路上以及周围,让异人挖开陷阱,然后在道路东侧的小山丘上设立了投石机阵地,摆明了就是要堵路,然后逼着曹操在野外决战,而曹操身后的颜良和高干也跟了上来,他们也不着急,只是在远处跟着,像是两只饿狼窥伺在侧。
曹操跟方志文过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他知道在方志文面前最好别想着出奇制胜,自己几次的失败,都是失败在自以为自己比方志文更聪明上面,因此,曹操决定就这么堂堂正正的打过去,一步步的向前推就是了。
虽然投石机很吓人,但是结阵防御也不是不能对付,损失肯定是难免的,现在的重点是将部队顺利的带回杼丘。
战斗开始了,不过战斗的场面显得有些枯燥,方志文守在投石机阵地的山丘下面,防止曹仁和阎行突击自己的远程阵地,颜良的骑兵也运动到了曹军的东侧,帮助方志文牵制曹军的骑兵,而曹操则用重步兵顶着投石机的打击,向着陷阱区推进,一边填平陷阱一边向前进发,严格说起来,这根本就不是战斗,更像是单方面的袭杀。
等到曹操的军队扔下不少尸体推进到山丘下面,还会遭到更加密集的弓箭打击,幸好曹军的部队加成真的不错,又是重步兵有防御优势,靠着巨大的数量,还是能冲破方志文的封锁的,而方志文似乎并没有不惜代价决战的意思。
于是,投石机阵地撤走了,不过他们并不是退走了,而是退后几里地,又开始布置同样的阵地,曹操痛苦的发现,他每前进一步,都要扔下不少的士兵尸体,这已经不仅仅是代价的问题,更重要的是部队的士气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就这么走走打打,终于天黑了,曹操也走不动了,但是他不敢扎营,因为他知道,就算是扎下营地今晚也绝对不好过,与其被对方无止尽的马蚤扰,还不如连夜向杼丘前进,按照现在的速度,应该天明时分就能达到杼丘了。
不过夜色降临之后,方志文就改变了打法,投石机的攻击仍然无休无止,但是白天不怎么主动的骑兵开始活跃了起来,这些骑兵在周围游荡,曹操是不可能分辨得出哪里是颜良的部队,哪里是方志文的部队,曹仁和阎行只有在进入了对方的射程之内,才知道对手是谁,但是这个时候却会被方志文给狠狠的咬一口。
曹仁白天一直以为方志文的重弩骑兵也拿自己的重骑兵没办法,但是到了夜里他才知道,方志文绝对能对付自己的重骑兵,办法很简单,那就是射马腿,曹仁根本就想象不到,方志文的部队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精准的射手,自己损失的两三千部队九成都是从战马上摔下来是摔死的。
接着,高干和颜良的步兵也开始加入战斗,黑夜中曹操确实不敢出击,虽然他也知道这是一个反噬袁绍军的机会,但是同样,也可能是一个陷阱,对方也正等着自己的跳进去呢!这就是与方志文对阵的悲哀,你不得不将他想象的能看透一切,结果你就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堂堂正正的防御进攻。
“别射,是自己人!”
埋伏在野地里的玩家将自己的同伴挡住了。
“你怎么知道是自己人?这么黑,我们都看不清楚啊,反正看到人影就射嘛!”
“笨蛋,你看自己的小地图不行么,自己人都是绿点,敌军是红色或者不显示的!”
“为啥会这样?”
“我说,你们几个菜鸟能不能好好学学再来玩夜战啊!在战斗开始之前,友军都要互相照个面,这么一来在自己的小地图上就会被标识出友军位置,用绿色的点表示。而未照过面的敌军是没有标识的,如果从我们面前过去一次,再出现,则是红色的标识。”
“哦...原来夜战还有这个技巧,学习了!”
“这是常识好不好,书记官在发任务的时候会交代给你的。”
“我是在公告栏前面接的任务啊!”
“那任务栏里也有说明,幽州的任务说明很详细的。”
“呃,没看!”
“所以说菜鸟就是菜鸟,最烦你们不仔细看看任务说明,那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好不好!”
“知道了,以后看还不行么!又有人过来了,这回是敌军了吧!”
“别射,数量这么多,找死么!”
类似的玩家小队分布在战场上的各个角落,他们的任务就是射冷箭,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成为活的坐标点,方志文正是利用这些坐标点和无所不在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战场上的每一个变化,及时的调动部队出击或者回避,而负责这一切的正是年轻的贺齐。
曹操的头很痛,整个战场就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大乱战,方志文想方设法的将战场弄得更乱,而曹操则想方设法的想要简化战场,两个人就这么不见面的交手着,从现在局面看,显然方志文占据了优势。
“主公,方志文是不怕损失的,这跟我们不同,袁绍的部队损失对他来说根本就无所谓,至于异人就更不在乎了,所以他能放开手脚,我们正好相反,束手束脚自然就不好打了。”
阎象的话是在给曹操开脱,曹操心里也知道,不过听了这话心里还是轻松了不少,戏志才抿着嘴唇没有说话,这场仗其实并不难打,只要死死的抱成一团,方志文这一群野狼最多也就是从自己身上撕几块肉下去,不可能伤筋动骨。
因此,戏志才的注意力一直都没有放在这场仗上,这也不是他擅长的领域,他更关注的是整个战争的大局势,如今曹操的局面很糟,就算这场仗打得再好,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整个糟糕的局势,而戏志才为之冥思苦想念念不忘的,正是应该如何彻底的摆脱眼下这种可怕的局面。
曹操骑在马上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腰臀,扭头四处看着,不过除了星星点点的火把,在这个漆黑的夜晚又能看到什么呢。
曹操的眼神落在戏志才的身上,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来人!传令部队尽量收缩,保持好阵型,不要追击敌军,后军保持防御性质的接战,车阵要用好,注意防火!”
“诺!”
“不远了,告诉众将士,杼丘已经在望了,加把劲就到了,敌军的阴谋必将失败!”
“诺!”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戏忠进言曹操抉择
曹操终于还是回到了杼丘,不过却是被拔了一层皮之后才回来的,二十多万部队,扔在路上超过三万,这还没算别的损失,反正,这一仗打得是憋屈。
回到杼丘,城内守军充足,方志文和颜良合在一起,想要短时间内拿下杼丘也不大现实,到那时曹操担心的不是这个,他是担心方志文再次分兵转进,而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