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7部分


将军冷笑着向寨门的方向看去。目光中透lù着不屑和森冷……甄二公子和朱七公子这对难兄难弟此刻到没有受到什么为难,甚至甄二公子的那个小僮,也依然在身边shì候着,朱七公子的那名老仆也一样站在厢房的门边,除了朱七公子的脸sè有些灰败,似乎跟平时没什么不同。
事发的时候很突然,但是甄二公子一发现不对,立刻带着仆从向附近的庄子奔逃,可惜的是。对方早有预谋,这个庄子已经被他们事先攻破了,于是在已成瓮中之鳖的情况下,甄二公子很光棍的选择了投降,让仆从家丁都放下了武器。乖乖的被绑了起来,既然他们这么配合,那些土匪似乎也没有想要杀人的想法。
随后这些土匪带着他们狂奔了两个时辰。不断的变换方向,分兵合兵,终于到了这个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庄子,屠光了庄子里的人,暂时停留了下来,估计是要等天黑,否则这样怪异的一队人马很容易暴lù行踪。
两位公子哥在那些异人土匪异样的眼神中,被关进了这个院子的厢房。
“甄公子,你说他们绑架我们就是为了求财么?”
朱七公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仿佛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老虎,焦躁而又敏感。
甄二公子安闲的坐在一隅,那个秀气的小僮也乖乖的跪坐在他身边,脸上虽然尽量想要保持着平静,但是他微微颤抖的身子却暴lù出他的真实状态,而甄二公子却坐的安稳如山,仿佛对自己被绑架的事情毫不在意,这种超然的心态,朱七公子实在是难以理解。
“可不就是为了求财么!朱公子不必担心,这些人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知道他们的身份?他们可是异人,异人行事肆无忌惮,根本就不能相信,我是没什么了,但是你是哎!”
朱七公子恨恨的挥了下拳头,颇有种虎落平阳的感慨,甄二公子不在意的笑了笑
“异人?你真的认为这是异人所为?异人又怎么知道我们的行程,还知道我们带了多少人,我敢说现在还有人在围攻清河口,防止有援兵来救我们,这些是异人能做到的么?”
“什么?!内jiān!你是是冀州本地的大族……很有可能,当然,也许是江东的大族,见不得我们两家合作。”
“不会,不会!陆家和虞家我们都谈好了,不会做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实质好处,不值得这么做的。”
“呵呵,嗯,冀州的大族更有可能,要知道,他们一直都在觊觎着我们甄家的田产,或者说,一直在致力于打压我们甄家的发展空间。”
甄二公子有些无奈的说道,眼神里满是愤懑。
“怪不得,怪不得!”朱七公子恍然大悟,似乎自言自语的低声道:“怪不得你会这么热衷于与那个什么方太守合作,即使希望再小,也总好过在冀州被吃的干干净净要好,那,那甄公子,为何不考虑下江东呢?”
“呵呵,这话从你朱公子嘴里说出来可是非常不合适的啊!”
甄二公子略微有些感动的看了朱七公子一眼,不过随即脸上又挂上淡淡的讥讽的笑容,因为朱七公子的脸sè已经变得十分的尴尬,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话非常不合适,绝对是一种白痴的想法,甄家去江东可能被吃的更快,如果这只是自己无心的说法就罢了,如果是有意的,那这个想法可就值得玩味了。RQ!。
第一百三十二章内讧
朱七公子呐呐的有些不知所措,其实站在他的角度上,对于甄家的事情确实不大好插嘴,如果是个人立场也就罢了,问题是他无法撇清他与朱家的关系,一旦上升到家族与家族的利益,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
朱七公子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我那只是个人意见。”
甄二公子优雅的笑了下:“我知道,我并没有责怪朱公子的意思。”
“看来,与方太守的合作,还是最有可能的。”朱七公子不得不承认,其实这些事情不需要他承认的,不过他挽回一些刚才的失分罢了。
“嗯,所以我跟他合作。”
“你觉得......方太守这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就是,就是你觉得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值得信赖么?”朱七公子有些紧张的看向窗户外面,发觉似乎外面的贼兵比刚才多了一些。
“不值得信赖我又怎么会跟他合作呢?”甄二公子肯定的说道,他身后的小僮也赞同的点头,至于他是如何判定方志文值得信赖的,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你说,他会来救我们么?”朱七公子目光有些闪烁的问道。
“不会吧!他现在还在海上呢,怎么会来救我们?再说了,我们根本就不需要谁来救,有人来救更危险。”
“呃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
......................................................
方志文看着已经化作白光消失的玩家尸体,又抬头看了看跑得老远的那个四阶武将,不解的皱着眉头,至于残余的那些失去了指挥的马贼,方志文已经不大关心了。
原本打算看好戏的林老头有些失望的咂了咂嘴,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香香看了一会。见哥哥一点头不着急,不由得有些奇怪的催促道:“哥哥,还不出发么?”
“这事有些奇怪,林先生,你觉得那马贼头子为何不战而退?难道他们不需要拖延我们追踪救援的时间么?”
方志文扭头看向林老头问道。既然这家伙送上门来,那么就不用白不用了。用了也不心疼。
“嗯。不好说,反正这事有些蹊跷。”
“那你说,谁会动劫持的心思?江东大族?冀州大族?刘伯安?异人?”
方志文看了看正在肃清残敌的部队,又看了看已经不见人影的马贼头目,若有所思的问道。
“从得利者中寻找么?江东肯定不会,因为犯不着,朱家不可能垄断北方的贸易线,所以必定已经有了妥协。冀州大族么,倒是有这个可能。按照甄二公子的说法,毕竟他们一直都在致力于全面掌控甄家,所以利用这个办法损人肥己是有可能的,只不过这个时机选的有些......”
“如果他们此时再行逼迫,反而会加速令甄家倒向密云。是吧?”
“嗯,是有这个问题。那么再说说刘伯安,如果是他的话。杀掉甄二公子不是更好,直接让你们之间的合作破产,不是对他更有利么,如果是那样的话,何必找这些马贼来围城,既然已经掌握了甄二公子的行踪,直接击杀就可以了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
“异人呢?”
“异人能知道这城镇是谁家的?又能准确的知道甄二公子的身份?还能准确的获得他的行踪?并且早早的策划好这一切?”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嫌疑人全都给你否定了!”
“不,还有嫌疑人呢!”林老头得意的抚了抚长髯,意味深长的看着方志文笑道。
香香拼命的眨着眼睛,哥哥与这个讨厌的林老头似乎不是在简单的探讨问题啊,怎么话里似乎还有话呢?他们到底再说什么呢?难道现在探讨绑架甄公子对谁有利这么重要么?不是应该先去将甄公子救出来么?
只不过看哥哥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所以香香也不好插嘴,只好在一边干着急,她心里真的在替甄二公子的安全担忧不已。
方志文有些奇怪的看了香香一眼,不知道她为何对甄二公子这么上心?难道那个甄二公子的人格魅力那么大?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林先生的意思是说我?不过也很有道理,如果这次甄二公子能平安归来,这件事情对我是最有利的,不过,我需要用这么冒险的方法么?或者说,林先生你觉得我喜欢玩这些阴谋诡计?”
林老呵呵的笑着,仿佛很开心的样子。
“这到也是,我不知道方太守是不是喜欢阴谋诡计,不过却知道方太守一向不大老实,我不相信你没有想到这事对谁最有利,呵呵,老夫累了,回家睡觉去。”
说完,林老头拨转马头,冲着香香挤了挤眼睛,得意的笑了笑,转身朝着城门跑去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
方志文看着林老头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低声嘀咕了一句:“老滑头!”
“哥哥,怎么回事啊!?我们还去不去救甄二公子了?”
方志文抬头看了看那个马贼头子消失的方向,笑道:“去,当然要去,不去的话,别人会认为我们无情无义的!”
香香放心的呼了口气,脸上露出些许笑容,不过随即又被担忧所取代,方志文摇了摇头叹道:“香香你不必替甄公子担忧,哥哥我保他无事!”
“真的?”
“真的!”
“那就好了!”香香拍了拍挺翘的胸脯,大大的松了口气,似乎哥哥保证过了,就一定会没问题,这种信心也不知道她从何而来。
“伯颜,收拢部队,缀着那个马贼头子身后追击,不用太快。他们跑不远。”
“诺!”
香香不解的看了方志文一眼,至于宇文伯颜和史阿,虽然也还不大明白,但是也从主公与林老头的对话中多少品出了一点味道,知道主公有了决断。自然也不废话,只要执行就可以了。
................................................
‘咻。噗’‘呃!’
一个站在院墙后面木架上。正朝外射箭的马贼面门中了一箭,从木架上栽了下来,‘噗通’一声摔在院子里,激起一蓬尘土,旁边的马贼连看都不看一眼,继续机械似的朝外射箭,不时的有射高了箭矢越过院墙,从厢房的窗口射了进来,朱七公子害怕被射到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只好站在窗户的侧面,斜斜的向外看着。
甄二公子也换了个角落坐着,但是他似乎对外面的战况不感兴趣,倒是他身后的小僮脸色发白,看样子是被吓住了。这次出门,他可真是够担惊受怕的,只是自己的公子一副轻松的样子。做下人的,即使再害怕,也不能丢了主人的面子,只好硬撑着。
甄二公子略微歉疚的回头看了一眼,低声安慰道:“没事,小宁,不用害怕。”
“哦,我不怕公子!”
“呵呵,那就好!”
朱七公子回头看了看甄家的主仆二人,回头看了看面带焦虑的老仆,不由得摇了摇头,不知道心里想到了什么。
“甄公子,你说是他们内讧还是有人来救我们了?”
“自然是内讧了,要是来救我们的,一言不发就进攻,不怕害死我们么?”
“倒也是!希望他们狗咬狗都死光了才好!异人无义,果然!”朱七公子恨恨的说道,要说不恨这些异人是不可能的,不说别的,光是自己的仆从死了几十个,朱七公子就有了恨他们的理由,更何况,他们可是大大的削了朱七公子的脸面,尤其是在甄二公子面前让自己丢脸,这实在不可饶恕。
“异人不畏死,朱公子,不必与异人生气,你拿他们没办法,所以跟他们生气一点都不值得,由得他们闹去。不如趁着有时间,我们谈谈将来造船厂的事情吧。”
“嗯?......那也好!反正他们一时半会也打不完,打完了也跟我们没啥关系。”
......................................................
“将军,为何我们不主动出击?”
“你看他们分得很开,这是为何?”
那将军抬手射出一支羽箭,射倒了一名敌人喽兵,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口回答道
“这,难道他们想要调虎离山?”
“嗯,他们的目的是那两只肥羊,只要抓住了两只肥羊,我们就投鼠忌器了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不欲伤害那两只肥羊的?”
提问的副将举起钢盾,‘当’的一声当下一支流失,一边继续着他的问题。
“哼,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可是我们人数少,一味防守也不是办法吧。”
“着什么急,我们有地利,着急的是他们,等他们强攻的时候,就是我们动手的时候。”
说完,将军又射出一箭,再次放倒了一个喽兵,这种程度的箭术,若是让方志文看见了,一定大摇其头,但是他自己倒是挺满意的样子,看看外面倒下的马贼喽兵的数量,他就很满意自己的决定。
“要是他们不强攻却一直又不肯退却呢?我们也不可能长时间的滞留在这里,如果不趁着天黑离开,行踪很可能会暴露的。”
“放心,这会儿他们已经损失了超过百人了,你认为他们有几个百人可以损失。”
看着自己再次命中一个喽兵,将军满意的笑着,他仿佛已经看见了远处房角那里躲着的玩家那发青的脸色,这些异人的士兵等级真的不怎么样啊,精兵都没几个,不过马贼的战损率一向很高,这也说得过去。
第一百三十三章适可而止
方志文自身的速度属xìng本来就算是中规中矩,加上他打到的,以及李雪音帮忙收购的加成速度的战略道具,方志文的速度在密云要塞的将领中,算是最快的一个,其次就是李元志了。
前面的马贼虽然先起步了一刻,他却没有时间再清除自己留下的痕迹,再说方志文的金鹰还在天上盯着他,这一点恐怕他也没有料到,但是,方志文在后面缀着自己,他是知道的,不过他却没有全力奔逃,而是保持着一个不快不慢的速度,带着自己的五百部属,大方向朝南,哪里荒凉就往哪里走,似乎并没有一个固定的目标。
方志文也不着急,就这么跟在这些马贼的后面,白天的时候有金鹰在,这些马贼是跑不掉的,到了夜里就不好说了,方志文最怕他们分散逃跑,在夜里分散逃走的话,方志文是不可能抓住那马贼头目的踪迹的。
看着香香有些焦躁不安的样子,方志文心里有些微微的吃味,不过追了大半天,应该差不多了吧,这些马贼也是给脸不要脸,不知道凡事都要适可而止么,想要闹到什么时候去?不给他们点颜sè,他们还真有点将自己耍到底意思,这就很无趣了。
“伯颜,你带八百人朝东绕击,我带剩下的人朝西绕击,我们保持十里的距离,将他夹住,不过那个家伙的阶位较高。注意避免近战,如果你这边先接战,就缠住他,等我过来合击,不许贪功冒进。”
“诺!”
宇文伯颜迅速的传令下去。这些都是精锐士兵,根本无需停顿。就在奔跑中分出两队。加速朝东西两侧飞奔而去。
先追上那马贼头目的是方志文,毕竟他有金鹰在指引方向,当目标在望的时候,方志文示意传令兵吹响了号角,再派出一个传令兵向东去通知宇文伯颜,自己则朝着目标直追了过去,他与那马贼同阶,自己这边却多出两名二阶将领,还有五名一阶将领。数据上稳胜,那还怕什么呢!
谁知道那名马贼头目一发现方志文追来,居然加速逃跑,而不是回身战斗,方志文不屑的笑了笑。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老实,难道还真的以为能跑出自己的手心不成。
方志文没有计算错误,自己部队的速度确实比对手要快。很快就追了个首尾相接,到了这个时候,即使想要回身战斗也不容易了,因为一旦被追击的人降低马速,后面追击的从背后急速冲击,这个后果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有多糟糕。
所以骑兵一旦形成首位相接的追击是非常不利的局面,最好的办法就是依赖速度脱离,如果没有速度,那么就断尾,然后脱离才能掉头转入攻击。
可惜的是,追击来的乃是玩弓骑兵的大师,弓骑兵是不会直线追击的,而是在左侧后方追击,方便自己开弓,右侧后也是可以的,不过没有左侧后顺手,一旦进入了射程,方志文这边的箭雨就毫不犹豫的放飞了出去,那群马贼顿时人仰马翻的倒下了十来个。
更恶毒的是,方志文的目标不是最后面的马贼,而是略微靠前一点的马贼,结果,倒下了十几个之后,还阻挡了后面十几二十个骑兵的路,立时有绊倒了几个,迟滞了十来个,这一下就有将近五十个骑兵脱队了。
那马贼头目回头看了一眼,脸sè铁青,他知道自己碰上了劲敌了,对方不但士兵精锐,而且对马战更是精熟,加之骑射功夫惊人,距离一百多步就能轻松的集火攻击在十几个目标身上,自己带着的这些枪骑兵虽然也是精兵等级的,但是跟追兵一比就什么都不是了,早知道刚才冲一下,说不定还好看点,可惜现在被咬住,想要进攻都难了。
正在沮丧,又一个提示将他彻底打进了深渊,又有一支敌对的部队加入了战场,显然,这是对方分兵夹击,刚才他看到追兵不到五百,就知道肯定是分兵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追了过来。
宇文伯颜也是经验丰富的将领,没有当头去阻挡,而是稍稍绕了一下,转到了马贼的右侧后,继续用箭雨洗刷奔逃的马贼,这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为啥会打得这么难看,这就是所谓的一将无能累死全军了。
一开始,马贼头目甚至连敌人的特点都不知道,就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战术,结果就陷入了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
“回头冲阵!”马贼头目大喝了一声,自己却带着几十个亲卫继续向前奔去,这是要断尾了?可是这个尾巴比身子还大呢?怎么看都像是要逃跑吧。
方志文根本就不理会那些正在向左侧减速转弯的马贼,而是跟宇文伯颜做了一个交叉换位,宇文伯颜的部队继续划着弧线缀在后面放箭,方志文的队伍稍微拐了一下,又缀在了那几十个马贼右后侧不远的地方。
看那架势,不一会就会再次追到射程之内,那马贼头目见跑不掉,干脆减速停了下来,想要回身冲阵,但是方志文对这个家伙似乎有些怨念,决定用放风筝放死他,所以根本就不给他近战的机会,划了个弧线,一阵阵的箭雨过去,将那马贼变成了光杆司令。
“汝等欺人太甚!可敢与我一战!”那马贼头目狠狠的将手里的角弓扔到地上,用的力气不小,居然直接将角弓给摔折了,不知道是愧于自己的一手滥射术,还是对方志文戏耍一般的攻击感到羞辱。
方志文抬起手,身后的部队整齐的停了下来,很快就重新布好阵势,马匹都在剧烈的喘息着,从口鼻中喷出阵阵热气,停下来之后还有些躁动的划着马蹄,看上去整个队伍显得非常的兴奋。
“斗将啊!报个名字,看看值不值得我打一场?”方志文对于与对手战斗,还是有些渴望的,不找到实力相当的或者稍微比自己强的对手,想要进步也很困难啊!
“我一马贼,有什么名字,不敢战就罢了,何必弄这些虚头八脑的说辞来给自己找借口!”
那马贼不知道从哪里拽出来一条铁枪,随着他的话语,那铁枪的枪尖遥遥的指向方志文,马贼头目嘴里虽然不愿意报名,但是他的脸上却隐隐带着傲气,方志文撇了撇嘴,收起手里的落雁弓,从包裹里拿出了噬hún铁矛。
“说得好!战场上本来就不该用嘴来说话,你这个手下败将更加没有说话的权力,不过,拿来练练手还是不错的,哈哈”
方志文打马向侧面跑去,这时宇文伯颜已经收拾掉那些马贼,整个战场上,就只剩下这个孤零零的马贼头目了。
马贼头目看了一眼留在原地一脸戒备的骑兵部队,向着另一侧走去,准备与方志文阵前斗将,或许刚才他还有趁机冲击方志文部属的打算,但是看他们一直都非常戒备,另外一队队伍也汇合了过来,让他以一敌千,而且还有十几二十个将领,他可没有这么狂妄,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一千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方志文与马贼头目开始对冲,看着马贼头目枪尖上闪烁的红sè光芒,显然是在发动战技或者必杀技,方志文没有与他以伤换命的打算,他要正正经经的试试回合战的格斗技能。
红sè的枪尖看似缓慢的划了一个圆圈,随着马匹颠簸,这个圆圈一点都不圆滑,反而更像是一个花朵,怪不得叫枪花呢?原来不是刻意的做成这样的,而是被马匹的运动雕琢成这样的。
方志文不用技能,只是将内力灌注到手臂上,蓝白sè的矛尖闪电一般的刺向那朵红sè枪花的中心,同时手腕微微的用力,准备着根据枪杆传来的触感,决定格挡的方向,眼神却死死的盯住对手的肩膀,随时注意对方变招,不过这么快的速度,除非是真正的高手,想要变招却已经来不及了。
红sè的枪尖确实是必杀技,带着锁定的属xìng,但是格挡是可能的,长矛刺进枪花的中间,在接触枪杆的一瞬间,方志文就必须要准确的判断出自己长矛与对方长枪的相对位置,并且立刻决定格挡的方向,以及作出动作,这一瞬间是真正的电光火石,这就是武将所需要比拼的一个最重要的能力,敏捷!
在双方武器交接的瞬间,从接触的位置、力度,双方都会对对手有个大概的认识,马贼头目的枪一撞到方志文的铁矛,立刻知道自己的力量不如对手,此刻他硬要压住长枪完成‘夺命刺’这个必杀技的可能xìng很小。那么,他在这一瞬间面临的选择有两个,一个是继续技能,一个是放弃技能寻求变化,只不过,后者对他来说太难了,毕竟对手的力量要比他大,想要以巧破力那需要比对手高明得多才行。
对于方志文来说,交击的瞬间他就知道,对手的力量不如自己,如果对手继续强力执行技能,自己的力量则可以获得一个最大的应力,甚至将对手掀下马去,那么他在这瞬间可以选择也有两个方法,一个选择是稍稍的延迟一下,当对手的力量完全发出之后,自己则逆着这个力量用力的崩出去,另一个选择则是用适度的力量,提前将对手的枪崩开,打开对方的中宫之后,自己的铁矛趁虚而入。
第一百三十四章真相
双方的战马急速的交错而过,那短短的交击时间,大概不到一秒钟,但是双方却已经都是心思百转,观众想要看清楚双方的瞬间反应确实不大容易,武将还凑和,小兵一般都是看不清楚的,这里面看得最清楚的是香香。
因为对玩家的厚爱,智脑为玩家提供了慢动作回放,所以,当双方交错而过的时候,香香却已经打开了回放,欣赏着自己哥哥那霎那的风采。
方志文在武器交击的瞬间,选择了一个难度较大的方案,轻轻向上崩开对方的枪尖,自己的长矛向下一点,刺向了对手的xiong膛,对手也非弱者,立刻将技能取消,右手下沉左手前推,腰身也加力扭动,想要用枪杆将长矛格挡开来。
这个时候,方志文长矛却猛地向前一刺,‘刺击’的技能这时才发动,时间的卡位真的是妙到毫巅,马贼头目惊骇不已,只能尽量的加快手里的动作,身体也急速的后仰。
‘扑哧!’‘噹!’
血花飞溅,方志文急速收矛,双马错身,几滴血液打在方志文的脸上,方志文铁矛回扫,对方似乎也打着一样的主意,双方的枪矛在空中交错而过,方志文手腕一抖,长矛‘嗤’地划过对方的右手手臂,将对方的回击顺势打断。
双方错马而过,鲜血飞溅,马战的凶险由此可见一斑,由于速度太快,所以马战往往都是一招见血,除非双方都没有死拼的觉悟,或者实力太悬殊。一方有意的放水。
方志文拨转马头,那马贼头目也刚刚拨转马头,方志文这才看清了自己的战果,一处伤口在右肩下一点,由于给格挡了一下。入肉不深,但是却一直狠切到手臂处。有几寸长度。流出的血液已经浸湿了半边的皮甲,黄sè的皮甲外面,有一大片黑sè的血痕。
另一处伤口在右前臂,铜制的护臂已经被噬hun铁矛的碎甲技能打碎,手臂上的伤口深可见骨,鲜血正顺着他低垂的手指滴滴答答的落下去,这种程度的伤虽然不致命,但是已经能影响到战斗了,继续打下去。这家伙必死无疑。
何况刚才方志文已经放水了,如果刚才方志文不是及时收矛,而是改用投矛,估计能撕裂他半个肩膀重伤对手,又或者方志文在回扫之后再加一个回射。也足以要了他的小命,甚至回身一次投矛也足以致命。
方志文没有继续战斗的打算,对方已经输了。虽然同是四阶,但是在力量和敏捷上自己都胜过对手,技能似乎也比对手多,战斗射术就更不用说了,真要杀掉他的话,方志文宁愿让史阿或者宇文伯颜出手,至少还有一个能够进阶的希望,自己杀掉他,却一点好处都没有。
没等方志文发话,那马贼头目已经滚鞍下马,扔掉了手里满是血迹的铁枪,站在地上垂头道:“我输了,任凭大人处置。”
方志文催马上前,低声道:“你是甄家的人?”
马贼头目惊鄂的抬头看向方志文,却正碰到方志文不善的眼神,尴尬的低下头没有说话。
“先疗伤吧,你也是奉命行事,不过甄家的人可真是够狂妄的,是不是做世家做久了脑子有问题。”
马贼头目尴尬的咧了咧嘴,这种话他没法回答,掏出些伤药在自己的伤口上涂抹着,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方志文,或许方志文也根本就没指望他能回应,他能缄口不语,继续维护甄家,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表现了。
“你走吧,告诉你家主子,玩火者必**,小看了异人必会吃到苦头,告诉你们家二公子,我会在附近等到明天晚上,若是需要帮忙就通知我。”
说罢,方志文也不等他的回答,拨转马头冲着香香等人跑去。那马贼头目呆呆的看了一会,颓然的叹了口气,拾起地上的长枪收进包裹,不顾伤口还在流血,利索的跃上战马,打马狂奔而去。
“哥哥,为什么放他走了?刚才你跟他说什么了?”
香香催马迎了上来,好奇的问道,或许哥哥已经问到了甄公子的下落。
方志文抬手蹭了蹭自己脸上的血迹,笑着答道:“我让他去告诉甄二公子,小心玩火烧到自己了。”
“什,什么啊!?哥哥,你是这是自导自演的苦肉计!?”香香惊讶的瞪大得了眼睛。
方志文伸手揉了揉妹妹的脑袋,缓缓的解释道:“是啊!开始我也没想到,后来看到这家伙在城下不战而走,就开始怀疑了,再结合上次在东泰山的劫道,那些山贼也是进攻乏力,看上去更像是在做戏一样,还记得林老头说得话么?”
“哥哥是说最后得益的不仅仅是哥哥,对呀!还有甄家也能得益,如果这个绑架勒索是甄家自己做的,甄家什么也不会损失,反而名正言顺的处置了家产,然后转移到密云去发展,冀州的大族也无话可说,说不定他们还要怀疑到底是他们中的谁得到了甄家的浮财呢。”
香香拍着手说道,为自己的智商能破解这么复杂的谜题而感到非常的高兴,随即,她的情绪又低落了下去,女孩的心情转换得可真快啊!
“哥哥,你说这事是甄公子安排的?”
“不知道,也许不是,不然的话,他的演戏功夫就太好了,居然完全扮演了一个受害者的角sè,厉害!”
方志文有些感慨的说道,心里还有一丝窃喜和希望,希望这事就是甄二公子的安排,这样自己的妹妹对他的印象就坏掉了,至于甄二公子这么yin险会不会影响与密云塞的合作,方志文一点都不在意,合作的对手聪明点更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方志文并不担心自己被算计,因为他并没有将底牌都亮出来。
香香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史阿和宇文伯颜则是一脸的恍然大悟,不过随即又开始困huo了起来,既然已经知道甄二公子无事,为何还要在追出来呢?难道仅仅是给甄三公子和甄家的人做个样子?
“史阿,你带五百人去西面二十里的马贼寨子,将之夺取下来,我们随后就到,今晚我们就在那里宿营。”
史阿与宇文伯颜对视了一样,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疑问,不过,两人都没有问,如果能让他们知道,方志文自然会告诉他们的。
庄子里似乎安静了下来,不过仔细听得话,似乎在寨子外面还有战斗,刚才在院子周围似乎有一次比较ji烈的战斗,随后,战斗的声音就渐渐消失了,院子里又恢复了安静,要不是外面还有马贼兵在巡视,朱七公子会以为这些马贼已经内讧死干净了。
“看来有一方已经取胜了!”
“没有,这回这些人麻烦了。”甄二公子淡淡的说道,眉头也微微的皱了起来,似乎在担忧着什么。
“哦?怎么麻烦了?”
“那些被击退的异人没有走远,既然不肯走也没有被击杀,现在这里的马贼就不能无声无息的趁着黑夜遁走,异人是非常顽强的,有时候甚至是没有理智的,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也会做得出来,所以,一旦被异人缠住,说不定会招来更多的异人马贼,我们两个恐怕真的要成为了财神了!”
还真的有点麻烦,万一乱起来,对我们不一定是好事,我们身边连个人手都没有啊!”
朱七公子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现在他似乎也没有心情去向甄二公子献殷勤了,反而在房间里焦切的来回走着,好像一只无头的苍蝇。
忽然,由远及近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直到了院子门口才停了下来,然后一阵压抑的交谈,朱七公子伸长了耳朵也没有听清楚,不久,一个头领打扮的马贼走了过来,打开锁住的房门,冲里面说道:“甄公子,请出来一趟,我们大哥要见你,谈谈赎金的事情。”
“等等,我也要去!”朱七公子一脸的紧张,到不似是装出来的。
“有你什么事,甄公子谈好了,自然就到你了,着什么急,嫌你家里钱多的放不下了么?再多钱我们那里也放得下,嘿嘿!”
“不行,我们是一起的,要谈就一起谈,不能撇下我!”朱七公子横身挡住了门口,不让已经站起来的甄二公子出去,同时挤眉弄眼的冲着甄二公子使眼sè,让他配合自己的说法。
甄二公子却摇了摇头,他明白朱七公子的想法,不过,这是没有意义的,不说马贼是不会同意的,而且既然是谈赎金的事情,甄二公子也不希望朱七公子在一旁听着,或许在谈判中会涉及甄家的一些秘密,有外人在场,这对甄家是不利的。
“多谢朱公子关心,不过你放心,只不过是谈谈赎金,这也是应有之意,不用紧张,请公子让开吧。”
那武将一巴掌推开挡在身前的朱七公子,力量不小,让朱七公子踉跄了几步,被老仆扶住,朱七公子怨恨的看向那马贼头领,谁知道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只是微微朝甄二公子点了点头,示意他赶紧出来。
甄二公子完全没有迟疑,拉了一把已经吓得有些失神的小宁,朝门外走去。!
第一百三十五章骑虎难下
甄二公子由那名马贼头领引到正厅,一进门,却看见两名武将正站在房内,一个武将半边身子都是血,褐sè的皮甲一大半都是黑sè的血迹,半条手臂也都是血痕,样子很是狼狈,神情也有些尴尬,但是跟对面的那个身上颇有些气势的武将比起来,他的神sè还算是不错的,另外一个武将的神情可以说用惭愧无极来形容。
见甄二公子进来,两人一起躬身施礼。
“甄翔,马征拜见二公子。”
甄二公子的眼睛忽地瞪得大大,脸上一脸的惊鄂,半晌才回过神来,神sè复杂的看着两人,有些艰难的轻声说道:“没想到竟真是这么回事,无须多礼,甄翔,我早闻你大名,却一直都没有见过你。”
“是的,我与马征一直在渤海郡行事,所以没有见过二公子,这次让二公子受委屈了。”
“是谁的命令?我父亲么?”
“”两人对视了一眼,甄翔咬了咬牙道:“是族老。”
“东泰山那边的事情呢?”
“那些事情小人不知!”
“哎!他们这是干什么啊?让我怎么去跟方大人解释啊!”
甄二公子觉得委屈的很,自己夹在族人和方志文之间,真的里外不是人了,真不知道族老们是怎么想的,即使想要利用方志文,也应该先跟人家打个招呼啊,想来以方志文那种xìng格,也不会拒绝此事,现在弄成这样,再想要瞒住方志文恐怕是不大可能的,他可是聪明得紧呢。
一旦被方志文知道甄家在背后利用方志文行事,自己想要摘出去是不可能的。而且自己也不能摘出去,因为自己货真价实的是甄家的人。怎么又能说跟这事自己无关呢!?可是。他一想到方志文会认为自己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心里就觉得特别委屈,自己是真心愿意与方志文合作,也非常的佩服方志文。愿意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的,绝对不仅仅是报恩这么简单。可是,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不过现再想这些已经没有用了,本来按照族老的剧本。是不需要自己知道这些事情的。现在他们将自己招来并且告诉自己真相,肯定是事情有了变故,他们已经无法掌控了,所以才直接找到自己拿主意,毕竟在甄家,真正主事的人其实是甄二公子。
收起自己的复杂的心思。甄二公子正了正神sè,尽量温和的问道:“将事情的计划和变化都跟我说说吧。甄翔。”
“遵命。太老爷原本让人向异人发布了任务,我二人分开行事,我带一些异人去截住公子,马征则带人堵住清河口镇,防止那边派出援兵。本来计划在接到二公子之后,就让异人结束任务打发他们离开,这样罪名栽到了异人头上,却又不会让他们知道我们最后是如何行事的。但是,来到这里之后,这些异人似乎从下仆那里获知了公子二人的身份,于是就有了非分只想。”
说到这里,甄翔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公子,原来他也以为自己能够掌控一切,但是
“当时为了麻痹这些异人,属下没有带太多的人手,发现了异人的异动之后,属下想要吸引他们来强攻这个院子,然后聚而歼之,谁想到这些人一发现我的真〗实实力之后,就四散跑了,但是他们又停留在寨子外面,显然是想盯住我们,然后召集人手。属下手里兵力有限,根本就没法一一追击。”
甄二公子叹了口气,刚才他被关在厢房的时候,就已经推测到了这个事情,果然现在事实就是这样,甄翔虽然已经是五阶的武将,但是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说到这个甄翔,其实是甄家远支的弟子,倒不是甄家有意打压,而是冀州的大族在合力打压,不能让他正常获取军职,而且这个甄翔的xìng格有些刚愎自大,所以为一将尚可,想要作为甄家在军方的代理人是不行的,不被人害死就算好的,所以只好让他到渤海郡弄了一个山寨,作为甄家的隐藏sī兵,也不用他出去打劫和管理,只是练兵掌兵而已。
甄二公子想了想,并不急着回答,而是转向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的马征问道“马征,你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属下的伤是方太守所伤,辰时末的时候方太守带兵从清河口出,我让那几个异人上去阻挡,自己先向南撤离,想要引他追向错误的方向,谁知午时刚过,就被方太守分兵合围了,方太守伤了我之后将我放走了,让我给二公子带话。”
马征一脸的惭愧,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技不如人,还是因为自己自作聪明,如果他早早的跟方志文实话实说,或者一开始就拼命逃走,也不用搞到现在这个样子了,实际上,他当时确实有试试方志文本事的想法,只是想到了开始没有想到结果。
甄二公子眉头拧了拧,一直躲在他身后的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