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68部分

想要继续冷静的在外围盯住曹操,另一方面,又想要寻找和制造战机,以解定陶之围,同时,他的心里又不免存在幻想,希望能寻找机会对曹操形成致命打击,说不定到时候就能反守为攻了。
这就是为将者的矛盾,战场上,各种选择其实看上去都是有利有弊的,事后诸葛亮人人会做,但是当时能在纷乱的表象下作出正确选择的人其实不多。
正在沉思,逄纪与郭图走了进来。
“主公,属下奉命运送补给,已经安全到达,特来缴令!”郭图拱手禀道。
袁绍抬起头,笑了笑摆了摆手道:“很好,一路上可还畅顺?沿途的状况如何?”
“主公,路上很顺利,除了偶尔碰到一些小贼,没有任何意外。沿途的村镇都在春耕了,状况还算平稳,只是大家心里难免有些不安,生怕曹军打了过来,将大家的心血都给毁了。”
“哼!有本官在,曹操休想越过定陶半步。”
郭图笑了笑道:“属下也是这么对大家说的,只是百姓无知,定陶距离不远,因此难免心有不安啊。”
“嗯,你且先坐坐歇息,元图,你可是有事禀报?”
逄纪点头道:“正是,属下接到一份最新的情报,特来向主公禀报。”
“哦?你且道来。”
“诺。主公,今日从雍阳、己氏、成武一线传来情报,敌军的异人部队活动似乎在增加,不过奇怪的是并没有大批的物资北上,只有与往常一样的补给部队活动。”
“增加是什么意思?数量还是活动范围?”
“是数量!正是这点让人觉得奇怪,按说现在定陶城下战事正紧。正是需要大批异人前往支援的时候,为何曹操反而会在补给线上增加人手呢?我军也没有相应的行动啊?这点很让人奇怪。”
袁绍闻言抚须沉思,郭图则翘了翘嘴角道:“这有什么奇怪。兵法有云‘能示之以不能’,又有言‘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曹操之所以增加这些地方异人的活动,正是想要告诉我们,他们在加强对后勤线的防御,但是事实上,很可能是因为后勤线上的兵力在减少。”
“减少?!”袁绍若有所思的问道。
逄纪眼神闪了闪。看了看一脸轻松的郭图,看起来,郭图也就是随便一说。他刚从河北过来,又不了解情况,是不可能对整个战场态势有着准确的判断的。
逄纪想了想问道:“可是曹操后勤线上为何会减少兵力呢?难道他兵力不足么?”
“呵呵,元图这话可就奇怪了。兵力哪有什么充足的时候?战场上的兵力不可能源源不绝吧。如果那样还不如一起集结以行雷霆一击呢!如今曹操减少后勤线上的兵力,自然是为了将兵力投向第一线了。”
“公则又如何知之?”
“自然是猜的,我才从河北运送物资回来,又不了解战场态势,自然是猜测了,由此也可以猜测,曹操在定陶剩下的伤亡还是比较重的,可是如此?”
“呃...确实如此!”
“所以啊。曹操攻打定陶,定然是有围点打援的意思。谁知道被主公窥破,主公只是在一侧虎视眈眈,却不着急上前与战,这不免让曹操着急了,想要将主公调出来,那么就需要制造定陶危急的状况才行,要让定陶出现随时可能破城的危急,那么增兵不是一个必然的选择么?”
袁绍点了点头,抚须接道:“所以曹操为了掩饰这一点,也为了保障自己的后勤安全,不得不调动战力稍差的异人部队南下,来虚张声势?”
“嗯,这点其实很容易证实,那就是看看这些异人部队的实战能力到底如何,如果这些都是战力比较低的异人部队,那么情况就比较明显了!”
逄纪看向袁绍,袁绍点头道:“这个策略可行,只需要下达一些任务,让异人部队去那出活动一下,就能知道真相了。”
“主公,或者还有更简单的办法!”郭图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办法?曹操调动军队肯定是极为隐秘的,己氏和成武又不让外人随意出入。”
“呵呵,不用去那里,若是后勤线上的士兵被调往前线,那么曹操营地的规模和军帐数量都会变化,这个很容易就能发现,曹操的兵总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吧,如果前线的兵多了,自然就是后勤的守军少了!”
“公则,难道不能是从后方调动的么?”
“元图,难道曹军从后方调动部队,你都不知道么?”
“这...”逄纪被问住了,确实如此,最近雍阳周围并没有大股部队活动,也没有从周边的地区查获有部队调动的情报,那么,郭图的推测应该是对的,他的办法也确实是可行的。
袁绍皱了皱眉头,略微提高了一点音量:“元图,立刻进行这两件事,务必查清曹军是否将后勤守卫部队向前调动,如果是,不惜代价弄清楚是从何处调动的,或许我们尽快结束这场战争的机会来了!”
“这...属下遵命!”
逄纪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受了命令,不管怎么样,先弄清楚事实再说,总不能因为担心而什么都不做吧。
结果很快就有了,从各方面汇总的消息看,郭图的猜测被证实了,曹军在前线的数量增加了三四万,而在后勤线周围活动的异人,战力确实有些不堪,另外,一支数量五万的援军,正在从谯县向雍奴进发,按行程算,将会于两日后到达。
虽然许攸、审配等人的看法还不是很一致,但是袁绍认为,击败曹操的机会来了!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袁绍中计张颌遭殃
冤句距离己氏一百里左右,昌邑距离成武六十里,定陶到成武五十里,到己氏一百一十里。
如今袁绍已经探明,曹操调离了己氏和成武的守军,这两个城塞的守军各自只有一万,剩下的都是民夫之类的,总数也不到三万,这正是偷袭己氏和成武的大好时机,如果能顺利得手,曹军的后勤全无,军心士气必然大受打击,自己再用优势兵力合围,必然能一举拿下曹操。
到时候曹操的机动兵力全灭,别说进攻了,能不能守住梁县和沛国都是问题。
反复的核对情报,一次又一次的计算了兵力、距离、时间之后,袁绍终于下定了作战决心,突袭己氏!同时,昌邑的文丑突袭成武,以牵制曹军回援。
时间紧迫,袁绍下了决心之后就不再迟疑,立刻下令部队连夜出发,一百多里的距离,刚好能在明日早上赶到己氏。骑兵先行出发,封锁路面清扫对军的散兵游勇,步兵随后跟进,并且出动了不少马车装运大型器材物资,袁绍这回是重拳出击,务求一举拿下己氏,断了曹操的归途。
凌晨时分,算好时间的文丑率先对成武发动了攻击,不过文丑的部队只是牵制性质的,因此只有骑兵没有步兵,攻城上相对要弱不少,所以对着两三万死死顽抗的守军和民夫,文丑居然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
天明时分,袁绍的大部队达到了己氏外围。这个时候袁绍的整个布置都已经曝光,战局已经成型了。
一路上,袁绍不断的收到各种情报和战报。综合来看,之前获取的情报都没有问题,己氏周围的异人部队果然是不堪一击的。
“主公,张颌将军禀报,曹军骑兵一支,数量两万,已经向着成武支援而去。曹军大军已经拔营南下,目标很可能是己氏,张颌将军请示是否追击牵制!”
“命令张颌确认曹军确实撤离之后。随后追击牵制,务必延缓曹军南下的步伐!”
“诺!”
“禀报主公,雍阳座探传来消息,雍阳守军两万出城。正在向北移动。另外。从谯县来援的步兵正在加速想雍阳进发。”
“嗯,好!看来己氏确实很空虚啊!”
袁绍略显得意的笑着说道,眼神里已经充满了对胜利的渴望,审配皱眉思索着,从现在整个战场局势看,似乎双方所有的招数都已经亮了出来。
曹操明显是在进行补救,不过从时间上看,袁绍军已经占据了有利的地位。只要在一日内拿下没有多少守军的己氏,那么战场的态势就定格了。接下来,袁绍可以选择先南下吃掉两万援军,也可以以逸待劳准备击溃曹军的主力,不管怎么说,曹军的粮食物资肯定是没了,接下来战果如何,要看袁绍打得怎么样了。
左思右想,实在是想不到曹操还有什么翻盘的手段,审配的眉头才渐渐的舒展开来。
不一会,己氏的城头已经在望了!
袁绍扬起马鞭,指着己氏城道:“正南,本官给你半日,拿下己氏!”
“诺!”
袁绍大军到达己氏,稍做修整,吃了干粮之后,立刻就对己氏城发动了攻击,一级城镇的己氏墙不算高,也不够厚,但是守军的意志相当顽强,战斗很快就陷入了白热化的城头争夺战。
让审配有些吃惊的是,这些曹军居然都是重步兵,不过曹军的重步兵比例很高,审配也没有觉得特别奇怪,尽管曹军很顽强,但是数量上的差距是不能抹平的,再加上审配的大型器械开始越来越多的投入战场,己氏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哦!万胜!万胜!”
袁绍笑眯眯的坐在战马上看着,听到欢呼声,他笑着对身边的许攸道:“城破了!”
“禀报主公,我军已经攻下城门,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城墙后面还有城墙,敌军只是后撤一段距离,然后继续顽抗!”
“哼!增兵,继续进攻,本官倒要看看,这个小小的城池能有多少面城墙!”
“诺!”
正当城内打得血肉横飞的时候,忽然,从东北方向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闷雷声,袁绍皱起了眉头。
“禀报主公,东北方出现一支敌军重骑兵,数量两万,正在奔着己氏而来,距离十里!”
“什么?重骑兵?从哪里来的?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袁绍大怒,怎么会有一支重骑兵忽然出现在战场上,这不可能啊!
“这...小的也不知,不过从敌军来的方向看,很可能是从单父城而来,那里原本是个荒城,或许他们之前一直藏在那里!”
“混账!现在说还有个屁用,传令,立刻....不,加紧攻城,后队结阵,准备拖住敌军的重骑兵!”
“诺!”
“本初...”许攸才开口,袁绍就抬手阻止了他的话,袁绍知道,一直不大主张出战的许攸,现在肯定是想要袁绍立刻撤军,从现在的情况看,这个己氏很可能就是个陷阱!
“子远,只要我们拿下己氏,就能依托己氏抗击曹操,以有持对无持,他们在野外,没有后勤,而我们在城中,城中还有....”
“不可能有的,本初,如果是个陷阱,城中什么都不会有,更何况,曹操的目的不是我们!”
“什么?不是我们?”
“对,曹操的目的是张颌与文丑两位将军,恐怕在成武也是一个陷阱,如果成武守军故意放文丑将军入城,然后在后面一堵,文丑将军夹在城中,骑兵的威力发挥不出来,恐怕要糟糕!”
“那,那张颌...”
“曹操在路上肯定会假装赶路,故意露出破绽,诱使张颌追击,然后可以利用逐渐派遣的办法,将伏击部队分批次派出,寻机将张颌包围起来加以歼灭。”
“这...”
“我军这两支部队若是有失,昌邑和定陶都将危险了,我想,曹军的粮草如今肯定都在成武,即使我军现在全力攻下己氏,只要成武的粮草能够支撑几日,曹军一定能攻破昌邑,取得粮草补给。至于定陶,缺乏守将的情况下能不能守住还不好说,本初也不敢不顾定陶,与曹操对攻,势必要回军支援,曹操还可以选择再次在野外截击本初,到时候双方力量对比逆转,我军恐怕...”
许攸的一番分析说得袁绍后背冷汗直流,想不到曹操用计如此之深,竟然将袁绍千辛万苦的骗出来,实际上是要吃掉张颌和文丑这两个牵制部队,然后再回头来收拾袁绍。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这支忽然出现在己氏的重骑兵,就肯定只是牵制自己的,只要一会看看这支骑兵的做法,就能知道个大概了。
一旦事情变坏了,那么事情总是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曹军的重骑兵出现之后,果然不急着进攻,而是缓缓的调整位置,寻找袁绍后队的漏洞,见到没有机会,他们也不急着进攻,而是好整以暇的看着袁绍军攻城,似乎对城中自己的战友的死活都毫不在意。
袁绍的心彻底的凉了,他看了看忧心忡忡的许攸,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子远...现在,该当如何是好?”
“撤,尽快的撤回定陶,先守住定陶,则大局还有一丝挽回的机会。”
“可是,曹军如果转攻济阳和陈留呢?”
“那就只能由得他们了,我们只能被动的防守了,争取时间恢复前线的兵力!”
“可是,曹操岂会给我们时间喘气?!”
许攸苦笑:“不然还能如何?”
袁绍心里羞恼交加,脸上铁黑一片,败给曹操,真是让他非常的难受,特别是本来就已经胜利在望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掉进了曹操精心布置的陷阱里,这个滋味可真是太难受了。
“那...那就撤,来人,传令审配,撤军!”
袁绍涩声下着命令,整个人显得有些颓废,连挺直的腰板都缩了下下去。
袁绍军干脆利落的后撤,让曹军很是不忿,原本的计划可是拖延一日的,谁想到竟然才半天,袁绍就跑了,率领重骑兵的曹纯很不服气,数次企图冲阵马蚤扰,不过都被审配谨慎的击退了。
没走多远,坏消息相继传来。
文丑果然是攻进了成武城中,谁知道城中早有准备,守城的曹军利用街垒建筑拖住文丑,随后赶到支援的不是两万骑兵,而是四万乘坐马匹的步兵,这些步兵在后面堵住了文丑的后路,结果文丑的部队在城市街巷内被全歼,文丑也被曹昂率军击杀。
张颌也一样,正如许攸推测的办法,曹操利用这简单的办法,轻易将张颌诱入伏击圈,然后重兵包围张颌,鏖战半日,用不菲的代价竟将张颌全歼。
袁绍的这两支机动战力一毁,战局立刻变得被动了,曹操没能及时的在路上堵上袁绍,只好回军定陶,同时让曹昂转攻昌邑,曹操一边猛攻定陶,一边等着袁绍来自投罗网。
袁绍侥幸安全的回到冤句,看着曹操回过头去猛攻缺乏守将的定陶,袁绍纠结了,现在定陶真的是危险了。
第三天,昌邑失陷,曹昂挟战胜之威转向定陶,定陶城破似乎指日可待了,兖州战局对袁绍极为不利,袁绍的战线支离破碎,已经陷入了全面崩溃的边缘。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病急投医落井下石
光熹十二年三月,袁绍因定陶频频告急,不得不率军支援定陶,结果在半路上,被曹操偷偷的掘开济河,虽然济河不是丰水季,但是河水淹没了道路,让袁绍的骑兵陷入泥泞,不得不在直道上集结时,遭到了曹军重骑兵的突袭。
骑兵被击溃,袁绍的步兵不得不向后退回冤句,沿路被曹操反复的追击包抄,最后被重骑兵打破阵型,袁绍大败,一路仓惶逃回了济阳。
定陶内无强将,外无援军,数日后陷落,曹操随即兵指濮阳,一旦濮阳陷落,袁绍等于被围困在陈留了!袁绍大骇,立刻率军放弃陈留一路经过燕县、白马奔回濮阳,陈留随即被荀攸收复。
袁绍缩在濮阳不出,曹操大军的压力随即向东碾压,高干和颜良二人,已经是独木难支,眼看着山阳、任城、东平都相继陷落,兖州竟然大半已经落尽了曹操手中,袁绍败相已现,颇有些日暮西山的感觉。
濮阳城中,袁绍的议事堂里吵成了一锅粥,大家互相指责、推卸责任,至于现在该怎么办,似乎大家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了这个话题。
袁绍烦躁的将众臣都赶了出去,只留下自己的幕僚班子,袁绍心里此刻已经不能用忧心来形容了,应该用忧心如焚才对。
这一场失败军队不仅仅是军事上的失败,更是将袁绍重建兖州所有的投入都打了水漂,一个国家势力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一场局部的失败看似不能影响全局,但是这里遭受的惨重损失,人口的损失。信心的损失等等一系列的影响,都将影响到这个政治势力的全局。
兖州西部丢了,随着而来的是东部和北部也难以坚守,乃至于青州西部都可能不保,如果一直撤到黄河以北去,那倒是能够缓一口气,可是退回去想要再回来。那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而自己建设了一半的兖州,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元气的青州西部,都会白白的落进曹操的口袋里。此消彼长之下,袁绍再想翻身,无异于痴人说梦。
这个结局是袁绍绝对不能接受的,因此袁绍着急。急得心急火燎。急得寝食难安,急得嘴里都起了大泡。
“各位,眼下局面维艰,如何才能改变眼前的局面,各位可有良策!”
审配、许攸、逄纪、郭图、荀谌是面面相觑,若是有办法,谁还藏着掖着,早就说出来了。这场战争不但关系到袁绍的前途利益,同样也关系到大家的前途利益。谁也不希望失败。
袁绍沉着脸,满怀期望的看着大家,半晌没人说话,让袁绍的心里腾地窜起了一把火!
“哼!不是都很聪明么!平时说得头头是道,关键时刻怎么都哑了?!嗯?”
众人再次互相看着,终于许攸叹了口气道:“本初,不是大家没办法,而是大家都知道这个办法恐怕很难让本初接受,所以都不敢说罢了!”
“哦?莫非是让本官全面退回河北去?这个也叫办法,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
袁绍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气得额头上青筋直跳,袁绍死死的忍耐着,他很怕自己一个忍不住,跳起来挥剑将这些混账家伙都给砍了。
“非也!”
许攸慢悠悠的一句话将袁绍给说愣住了,一腔怒火‘唰’地消散无踪。
“嗯?不是,那是什么办法?会让本官难以接受!”
“很简单,向方志文求援!”
“什么!?”
袁绍一怔,不过他没有说话,而是仔细的想着这事的可能性,过了一会,袁绍深吸了口气,尽量用平缓的语气道:“这个建议不是很正常么,虽然之前方志文拒绝了我们合作攻打曹操的建议,现在再去,就算被他再次拒绝,这个建议本身也不是什么让本官难以接受的建议吧!”
“本初啊,如果仅仅是拒绝也就罢了!当初两家谈判的时候,方志文就曾经提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用中原换冀州,当时是本初主动拒绝的,如果这个时候再去,估计方志文还是这个条件,甚至更苛刻,本初能接受么?”
袁绍泄了口气,无奈的沉默了下来,手指在案台上无意识的敲打着。袁绍一直以为,方志文的那个所谓的条件不过是为了拒绝自己想出来的花招,不过现在许攸郑重的旧事重提,或许,方志文当时就是认真的。
堂上众人都关注着袁绍,袁绍的决定将会涉及到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
如果袁绍拒绝了这个建议,那么与曹操在兖州之战的结果大家都不大看好,最终的结局恐怕还是乖乖的退回河北,大家在兖州的投入都没了,将来还要承受一南一北两个强大诸侯的压迫,最终沦为一个二流势力,乃至于被吞并。
如果接受了,那么方志文会开出什么条件大家都不敢说,就算方志文维持原来的条件,在场诸位的切身利益也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因此,袁绍的为难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个建议之所以迟迟没有人提出来,就是因为大家也还没有想明白其中的得失。
袁绍思考了很久,终于抬起头,眼神坚定的沉声道:“本官决定了,退回河北,那是苟活,我袁绍还没有要苟活于世的想法,用冀州换中原,虽然感情上很难接受,但是利益上我们是赚了还是亏了?”
“赚了!”许攸很简洁的回道。
“没错,就是赚了,既然赚了为何不做,既然能向前走,为何要向后缩!本官决定了,立刻派人北上谈判,就...公则、子远,麻烦两位辛苦一趟,去跟方志文好好谈一谈,用冀州换中原,我们干了,最好还要包括徐州!”
“诺!”
....................
清河口港,许攸已经是很久没来了,清河口港已经变得很陌生了,庞大的港口让许攸有种很虚幻的感觉,这一切变化实在是太快了,昔日的一个小港口,现在变成了一个巨城,上百万人口居住,无数船只商贩往来,彰显着幽州的繁荣和昌盛。
这情景跟他离开濮阳港时那种日薄西山的气氛实在是有着太强烈的对比,让许攸的心里有种酸酸的感觉。
邮驿码头外面,已经有一小队卫兵在等着许攸和郭图,前来迎接的正是幽州外务司的鲁肃鲁子敬。
大家很客气的见了礼,这里人来人往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三人站在一起,已经引来了不少异人好奇的目光,鲁肃赶紧带着两人离开。
“二位远来辛苦了,要不要先休息一日,明日再去拜见我家主公?”
二人都知道现在时间紧急,自然不想因为些许劳累就耽搁了正事。
“无妨,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希望尽快能见到方大人,兖州的事情紧急,耽搁不得。”
鲁肃笑了笑:“也好,那就直接去府衙,看看主公能不能尽快安排时间会见两位。”
“有劳子敬了!”
“不必客气,两位自濮阳来,那边情况如何?曹操已经开始进攻濮阳了么?”
“嗯,已经肃清了外围,开始在城外筑垒了。”
“铁军没有出战的意向么?”
“这个...铁军说部队都在汲县、朝歌一线,因此没有办法赴援,若是这时候公孙瓒再动手,那岂不是更糟了!”
“哦,东线呢?高干和颜良将军的部队未损,应该还能一战吧?”
“这个...二位将军的部队数量有限,要防御的区域又大,现在是西、南两面受敌,只能收缩战线,如今已经退到了东平、巨平一线,但是曹军沮授部正在沿着黄河南岸向东阿推进,企图截断东平的后路,因此,高干将军近日可能会退向东阿,随后或许会以临邑和卢县为最后的防线。”
鲁肃皱了皱眉头:“定陶一败竟至于此?”
“呵呵,子敬是不明白,我军在兖州的布局没有完成,实际上兖州现在大部分的地区都是无人区,因此根本就不可能用城池节点来拖延分散敌军,而我军的主力部队被消灭,是需要时间来恢复的,曹操正是紧紧的抓住了我军的弱点,穷追猛打,趁着我军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时候,一举夺下重要的战略要点,我们不能不撤啊!”
许攸苦笑了一声,轻声的为鲁肃解释着,他不相信鲁肃不知道这些,鲁肃之所以问,是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清楚自己败在什么地方,以及对兖州的局势有没有正确的认识,说穿了,就是不希望自己有一个猪一样的队友,所以先要考察一下。
“原来如此,那么贵军想要重新站稳需要多少时间呢?”
“至少半个月,只是这期间已经足够曹操将河南的战略要点全都拿下,到时候我军即使补充上来,也要面临着背水与曹军争夺战略要点的尴尬局面!”
“可是,曹军不是也要面临后勤线漫长的局面么?”
“呵呵,就算他后勤线漫长,可是我军没有合适的节点支撑,根本也不可能去马蚤扰这条后勤线,就算是异人,也是需要补给的!”
“哦,那么子远和公则此来是要求援了?”
许攸看了笑眯眯的鲁肃一眼,觉得他年轻的面容下,藏着的是一颗老J巨猾的心啊!许攸微微翘了翘嘴角,语气很坚决的笑着说道:
“不,不是求援,而是合作!”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合力破曹冀州为酬
清河口港的府衙很漂亮,但是一点都不宏伟,盖因这里原本是甄姜的别院,建造的时候本来就是奔着漂亮雅致的目标而去的,后来转为府衙用途之后,也没有改建,结果就出现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府衙。
许攸和郭图经过廊桥花苑,也觉得有些怪异,这里明显不像是府衙倒更像是sī宅。直到鲁肃为他们解释了其中的缘由之后,两人才恍然,将心理的奇怪想法赶紧的散去了。
方志文会见许攸和郭图的地方是个小院子,房间的窗门大开,能看到院子里面的景致,让呆在房间里的人有种心境通透的感觉。
众人叙礼坐下,方志文这边在座的只有鲁肃和太史昭蓉,双方相对而坐,方志文并不急着开口,而是上下打量了许攸一番,笑着道:“子远有些见老了。”
“rìrìcāo劳,想不老也不行,倒是大人风采依旧,让人心折啊!”
“呵呵,秘诀在于别太在意,好了,不说笑了,子远此来是求援么?”
“主公,子远是来谈合作的,不是求援。”
“哦,合作啊!合作好啊,如果大家都能坐下来谈,这仗也能少打一些,那么袁本初这次想要合作什么呢?还是瓜分曹cāo么?”
许攸看着这君臣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直接就将自己想要说的话都给说了,许攸简直是哭笑不得,这还让自己说什么?
郭图憋着笑一旁看着,郭图知道,自己的任务不是来谈判,而是来监督许攸的,现在袁绍对许攸是越来越不放心了。
“大人,您依然是睿智过人啊,的确,在下这次来正是要谈与大人合作驱逐曹cāo之事,冠冕堂皇的话在下就不说了,曹cāo背后有什么人支持大人比在下更清楚,长此以往曹cāo必成祸患,所谓防患于未然,若是曹cāo得了整个中原,势必越发难制,大人还是趁早图谋为宜!”
“图谋?我为何要图谋曹cāo,就算曹cāo一统中原,想要动幽州,恐怕他一时半会也没有这个胆量,若真是将我惹急了,征战瀛洲的大军不是不能撤回来的。”
许攸笑道:“确实如此,不过瀛洲征战已经是渐入佳境,难道大人不担心因此功亏一篑么?这岂不是让人扼腕!”
方志文笑了笑点头道:“子远说得甚有道理,那么子远说说现在动手我们能有什么好处把,公则比较熟悉我,知道我很实在的,呵呵。”
郭图撇了撇嘴角,‘实在’这个词太美化了,应该叫现实才对,心里虽然有些嘀咕,但是郭图脸上依然笑道:“大人说得是,人实在一些好,虚头八脑的东西最是让人糟心。”
许攸捻着山羊胡子笑了笑,郭图说这种恭维话最是自然,简直是本能一样,许攸这点是学不来的。
“大人若问能得到什么好处,能消灭隐患保住东征瀛洲事业的顺利进行,这还算不上是巨大的好处么?”
方志文笑着摇头:“算,不过不够,因为要保证这点,在我看来并不难。其次,我对中原的地盘也没啥兴趣,征战中原与曹cāo硬碰硬,得到的只是一种能够通过更容易的手段得到的东西,那也是在是太过儿戏了。”
“大人上次说过,可以用冀州来交换中原的土地,不知道大人现在是否还有这个想法?”
许攸想了想,还是直来直去的比较好,玩心眼确实是玩不过方志文的。
“哦?本初这次倒是想明白了,其实这个提议当时来看,明显是本初有赚头,却没想到他竟然一口就回绝了,真是让人困huò不已啊,或许是因为本初对冀州的感情太过深厚,所以才有此决定。”
许攸点头道:“本初确实是一个念旧情的人,对人对事都是如此,相信大人也是能够理解的。”
“呵呵,人之常情,能理解,能理解,那么现在本初忽然想明白了,是不是应该感谢曹cāo将他给打醒了呢!”
许攸苦笑,方志文的言辞还是那么犀利啊:“这...也算是,有时候选择是被迫的,这对大人来说也算是好事,该感谢曹cāo的是大人才对!”
“子远说笑了,我感谢曹cāo作甚?感谢他给了我一个机会与本初合作么?现在想要合作的是本初才对,不是我,我们幽州要打的仗多得很,不过不会在中原!”
“大人说的是,是在下失言了,那么大人还没有回答在下的问题,大人是否愿意旧事重提呢?”
方志文眼睛一转,看向鲁肃道:“子敬以为我们应该旧事重提么?”
鲁肃装模作样的想了想道:“主公,所谓时移势易,此一时彼一时啊!当时我们已经与曹cāo形成事实的交战冲突,军事部署和战争需求都比较需要一个盟友,因此才有了以冀州换中原这个一举数得的办法,只是没有想到袁大人的眼光如此...呃。现在情况已经不同,我军与曹军已经全面停火,达成了新的默契,如果此时我军再出尔反尔,声望受损不说,以现在袁绍的情况,我军也不一定能顺利的实现预期的目标,恐将得不偿失,还请主公三思。”
方志文转过头看向许攸道:“子远,子敬的话也很有道理,如今本初形势不妙,想要重新夺回战场主动权,我们势必要投入更多的兵力,付出更多的代价,反观本初,前线部队的补充和恢复还需要时间,这个时间恐怕也是要由我们来争取。成本提高了啊!子远,你觉得我应该如何选择呢?”
郭图脸上的神sè凝重起来,他是准备听方志文狮子大开口了,不过方志文却将开口的权力交给了许攸。
许攸想了想道:“在下没有做过生意,但是也知道生意不过是平衡之道,双方只要各取所需,那么生意就能达成,对于预期的差距可以同过协商妥协来解决,关键在于,对方手里确实有你需要的东西,不是么,大人?”
“呵呵,子远一向睿智,不错,关键是要对方手里有你需要的东西,以及,对方也期望从你手里得到东西,剩下的不过是讨价还价罢了!”
“正该如此,本初的手里,有...冀州!大人需要么!”
“需要,那么,本初需要我们出兵对曹cāo实施打击。”
“不,是需要大人出兵彻底将曹cāo赶出中原,乃至是直接攻灭,永绝后患!”
“那好,子远说得对,既然双方都有需要的东西,也都愿意为这些东西付出点什么,接下来就应该是讨价还价了。”
“正该如此!”
许攸松了口气,方志文这句话,算是将大方向定了下来,虽然这是许攸早就有所预料的事情,但是落实了之后,许攸还是有松了口气的感觉,这事多半是能成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艰苦的讨价还价了。
方志文笑着看向鲁肃:“子敬,这事情就交给你了,冀州,我确实想要,至于需要付出什么,且谈谈看,希望本初这次能聪明一些,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
鲁肃会意的拱手应下。
...............................
战争正如火如荼,时间不等人,这个背景是有利于鲁肃的,许攸也明知这点,但是谈判依然很艰苦,特别是郭图这个生意人在场,更是将谈判经常拖入细枝末节的扯皮上。
鲁肃确实是有外交方面的天赋,即使再艰苦的谈判,鲁肃也不着急,总是那么一副淡定的样子,不紧不慢的与对手周旋,为幽州争取每一分利益。
不过,战争真的不等人,所以许攸再怎么掩饰也不能改变整个事实,每拖延一个时辰,袁绍就可能遭受更大的损失,曹cāo就会获得更多的利益,将来想要挽回局面就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而这些代价,可都是要算到袁绍的脑袋上的。
因此谈判虽然艰苦,但是进展也非常快,经过一天半的谈判,双方基本上达成了一致。
根据这个秘密协议,方志文将会出兵若干,帮助袁绍扭转中原的被动局面,直至将曹cāo击败,全面控制兖州、豫州和徐州为最终目标,而这三个州郡在战后,除了琅琊郡、连云港和广陵城之外,将会全部归属于袁绍所有。
而袁绍需要付出的是冀州全部,以及青州西部的二郡,让青州完整的属于孔融,除此之外,袁绍额外还要付出中山郡的人口作为代价,其中的大户和富户可以迁走,另外,在中原之战中,方志文所取得的一切人口和浮财都是属于方志文的。
这个协议虽然袁绍稍微亏了点,但是从长远来看,袁绍确实是赚大了的,中原三洲的地盘,显然要比冀州大很多,而且,大都是富庶的熟地,稍微恢复xìng的开发,就能产出大量的财富。
而对于方志文来说,虽然他打了曹cāo,可是他并没有拿走中原一块土地,至于冀州,那是人家袁绍自己不要了,所以算是勉强过了不窥伺中原这关。而得到冀州,从实际上解决了幽州目前熟地匮乏的瓶颈,为幽州的发展争取了时间。最后,就是得到冀州之后,方志文的战略态势大好,防御压力降低,还跟青州连成了一片,若将连云港和广陵也算上,其实跟江东也紧密的联系了起来。
可以说,冀州对幽州的整个布局都将起到一个承前启后的转折作用,为将来幽州的大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RS!。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刘璋警觉游说庞羲
让我们将目光暂时离开热闹的中原,转向西边山川纵横的西蜀。
刘备到蜀中已经有些日子了,刘焉的葬礼也已经举办完了,刘璋已经正式的登上了益州牧的位子,说起来,刘璋现在算是志得意满了!唯一让他比较烦恼的,就是刘备似乎并没有离开大打算,而是寻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比如雨季山路难行了、比如酷热难当不好走了、比如将士水土不服多有病患之类的,总而言之就是不走。
刘璋就算再笨到现在他也渐渐的明白了点什么,何况他原本就不笨,只是有些迂腐和不大会思考而已。
当眼前的迷雾渐渐的散去,刘璋也逐渐的看出了躲在迷雾后面那羞答答的真相,真相当然不会好看,事实上,真相往往是相当恶心的。
被真相吓了一跳的刘璋开始认真的关注起刘备以及他带来的其他人都在干些什么,然后刘璋惊恐的发现,刘备做的事情跟刘表当时做的是一模一样的,不过刘表当初可是空手套白狼,难度可以说还是蛮大的,而刘备现在可是有五万精锐就驻扎在成都,那可是实打实的威胁啊!
刘璋顿时慌了,举目四顾,现在能获得自己信任的,似乎只有自己的儿女亲家庞羲一个人了。至于黄权、严颜之流,早就已经离心离德了,而张松之辈,他给自己出了这个请狼入室的主意,恐怕更是没安好心。
于是,刘璋急招庞羲入府商议。
刘璋屏退左右。与庞羲在密室中相对而坐,将自己的发现和担忧一说,庞羲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个少主终于开窍了啊,虽然有些迟了,不过也好,省的糊里糊涂的被人给杀了都还不明所以。
“季玉啊,这事...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啊,益州正如孩童手中捧着的重金,先主在时。还能勉强自守,如今众人离心,事情已经难以挽回了。若是还有别的办法,属下也不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刘璋大骇,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一脸的肥肉哆嗦着。惊恐的目光看向庞羲。嗫嚅着半晌竟然连句囫囵话都没说出来。
“子...文,这...怎会,怎会如此,我蜀中还有雄兵数十万,还有,还有...”
“季玉啊,这事从一开始就是张松那厮的阴谋,引虎驱狼确实能将狼赶走。可问题是这虎本来也正要登门入户呢!”
“该死的张松,我。我要诛他九族!!”刘璋气急败坏的叫到,声音显得有些尖利,但是明显的底气不足。
庞羲摇了摇头,等到刘璋稍微安静下来,才接着说道:“季玉的这个想法恐怕是行不通的,如今张松被刘备保护着,我们动不得他分毫,一旦起了冲突,局势就乱了,届时恐将对季玉不利。”
“你是说,刘备那厮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