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66部分

不大利于骑兵机动的地形,以利于我军以长击短!”
曹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大家一起将目光转向地图,试图从地图上寻找这么一个有利于自己的地方,不过很遗憾,像这样关键的战略节点,一般都是大城池,不符合不是坚城这一点,而且,现在袁绍还在恢复性的开发兖州,所以主要的战线集中在从东到西的三条纵向战线上,相对来说,这是有利于防守的。
这回大家都有些失望的摇头了,荀攸也微微的一叹,袁绍摆出的是三条长蛇阵,如果想要打七寸,那么自己伸过去的手也可能遭到对方的反咬,而且,从任何一个地方动手,都会遭到来自两个方向敌军的夹击,这个态势其实不好大,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也分成三路进攻,一个个的城池打过去,以堂堂正正的战力压倒对方,不过这个代价和时间,可就大了。
曹操皱了皱眉头,看向一直没有出声的戏志才道:“志才,有什么想法么?”
“有一些,不过不大成熟,既然主公问起,那么属下说出来,主公看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吧!”
“呵呵,志才尽管道来。”
戏志才清了清嗓子道:“主公,适才仲德和公达的话都很对,寻找一个敌所必救的位置,形成一个有利于我的战场,然后大量的消灭敌军的有生力量,这都很对。但是这种想法有些想当然,这世上哪有这种好事,除非我们面对是一个笨蛋,或者我们拥有有压倒性的实力。”
曹操点了点头,荀攸有些尴尬,戏志才说的想当然,大概就是指自己吧。
“袁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肯定不是易与之辈,这种捡便宜的想法大概是很难实现的,事实上,我们现在也很难找到他的漏洞。”
“那么志才是说,只能正战了?”荀攸有些不甘的问道。
戏志才摇头:“不,正战糜费时日,消耗甚巨,非是上上之选。”
“哦?那志才可有什么省力的办法击败袁绍?”
“正如公达适才所说,我们在寻找这么一个省力的办法,那么袁绍是不是也在绞尽脑汁的寻找这种办法呢?如果我们不能从袁绍的防御上寻找到漏洞,那么我们能不能主动的给袁绍一个漏洞,想必他也不希望战争旷日持久吧!”
戏志才的话让大家的眼神都是一亮,这就是引蛇出洞吧!
“志才有具体的想法么?”
“这个...属下觉得,可以将公达的后两条反过来用!”
“反过来用?就是...寻找一个坚城,以及适合骑兵作战的地方,这....”
说了一半,曹操抚须沉思,荀攸却是眼神一亮,兴奋的接道:“寻找一个坚城,但是不要强攻,只要围困,对,就用战壕战术围困起来;有利于骑兵的地形,我们也可以人为的将之变成不利于骑兵作战的地方,只要敌军出来了,那么就有了消灭敌军有生力量的机会。”
“对啊,引蛇出洞,那么这个地方最险的莫过于中路的定陶,兵力最多的,是西线陈留,从地形上看,陈留周边水系发达,定陶相对平坦开阔,城池又足够高大,而且是衔接东西的战略要点,属下觉得选择定陶为好。”
曹操眼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他不急着表态,而是任由思路被打开的大家讨论起来,只要思路对了,剩下的不过是利弊的权衡,曹操满意的看了戏志才一眼,却发现戏志才神情严肃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对眼前的讨论并不感兴趣,曹操心里一动,但是却没有追问,想着下来再私下问问。
戏志才想的,其实是更远的问题,如果没有干扰,击溃袁绍其实是一个可能性很大的事件,问题是,兖州到手之后事情会怎么样呢?
袁绍败回河北有没有大伤元气?刘备会不会再次与袁绍联手?司马防会不会眼看着曹操拿下中原?方志文会不会任由曹操在中原做大.....
这些问题交织在一起,如果同时联动起来,那么接下来曹操将会面对一个相当复杂的局面,曹操做好了应对这种复杂局面的准备了么?
一千四百零二章刘备入蜀夺占成都
张松将蜀中的情况,以及成都正在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告诉了刘备,刘备与昨天自己才看过庞元收集的情报一对比,发现张松果然是毫无保留的将蜀中给卖了。
刘备大喜,当即承诺将重用张松为益州刺史,两人把臂而出,开怀畅饮,这时刘备再看张松果然是不再觉得他样貌丑陋了。
众臣见刘备与张松的亲密关系,顿时也都各有想法,最高兴的莫过于那几个聪明人,都猜到刘备定是得了天大的好处,一场欢迎宴竟然在大家的凑趣之下,办的热闹和谐,张松也不由得觉得自己的决定做对了,这下算是得投明主了!
第二天,刘备召开了秘密军事会议,也请张松到场,展示了张松提供的精细地图,又备说张松说动刘璋请刘备入益州的事情,众人都是大喜,顿时觉得昨天的热情果然是没有白费,平白就的了一个益州,这得是多大的好处啊,真是天神庇佑!
大家仔细的商量了一下,决定由魏延为大将、庞元为军师组成军团,刘备亲自带五万骑步兵入成都,名义上就打着为刘焉吊丧的旗号,一路上有张松引路陪伴,至于到了成都之后该怎么办,只有到了再说,无外乎是驱逐刘表取而代之,然后说服刘璋主动让权罢了,只要军队控制了成都,到时候还何愁那些人不低头呢!
刘备担心夜长梦多,这种好事岂能延误。第二天就点起兵马向着上庸急进。
几日后,六百大军经过上庸入巴东,正式的踏上了主掌益州的道路。
刘备忽然率军入蜀中。虽然他是打着来成都吊唁的旗号,但是没有人是傻子,这里面的门道谁都清楚。
异人们的热闹就不用说了,支持刘备的异人更是大张旗鼓的跟随着刘备的大军行动,并且人数越来越多,他们是来看热闹,也是期待能在成都事变中分一杯羹。庞大的异人数量甚至比刘备的部队还多,跟在刘备的后面,热闹的跟过年似的。
这种高调的样子。成都的各方势力没有理由不知道。
有心人纷纷前去劝说刘璋,千万不要引狼入室,可刘璋早就认定了这些人是跟刘表穿一条裤子的,又怎么会听这些人的话呢。于是刘璋干脆闭门谢客。专心的在家给父亲守灵,对成都的事情一副不闻不问的样子。
实际上,刘璋派心腹盯着这些人呢,这些人见刘璋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都很是失望,自然而然的都靠向了振臂疾呼的刘表这边,这下子可好了,刘璋更是死心塌地的觉得这些家伙都不是好人。更加认为他们反对借兵是别有用心了。
刘璋的做法将成都内的臣属大部分都推向了刘表,还有些胆小的都闭上嘴巴看热闹。想要等着事情尘埃落定了再出来站边就是了,一时之间,成都城内的各个势力似乎都投向了刘表。
庞羲率军回到涪城便无法再进了,因为前面的关城都有军队驻守,庞羲自称不是张任的对手,又没有得到刘璋动手的命令,双方只能在涪城下对峙。
刘表虽然得到了严家、黄家的支持,但是这两家也不是笨蛋,刘表说到底也不过是他们益州世族暂时推举出来的一个代表,要说这些人有多么拜服刘表那是不可能的,刘表本身也没有那种王霸之气,更没有相应的名声。
因此,这些世族虽然暂时认可了刘表,但是不代表会为了刘表而行犯上作乱的举动,刘璋没有将他们怎么样,让他们主动动手的话,那可就是犯们上作乱了,如果刘备没来也就罢了,如今刘备已经进入了巴西郡,更多的大军正在向着巴东和涪陵方向集结,一旦现在被扣上造反的帽子,那可是很可能身死族灭的。
从这里,就能看出世族的墙头草本质,他们根本的诉求其实是利益,当外部的危机危及到他们的利益时,他们首先会想到要用武力对抗,但是当他们觉得武力不能对抗的时候,他们又会迅速的转变方向,这种投机的心态造成他们现在左摇右摆的行为,一边他们与刘表商量着如何控制成都,另一边,却有不敢对刘璋下手,然后直接与刘备开战。
刘表现在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刘表在成都就是光杆司令一个,说起来倒是还有汉中杨家一帮子人,不过这些人又能顶什么事呢,要兵没兵要权没权的,刘表只能每天召集黄权、张任等等,摇动着三寸不烂之舌,试图说服他们狠下心来,一举拿下刘璋,然后向刘备宣战。
不过,一个新的消息传来却让他们如坠冰窟。
这个消息据说是从异人那边先传出来的,说是巴郡太守孟达,在刘备路经巴东时与刘备言谈甚欢,私下透露有另投明主的意思。
当然了,这个只是小道消息,当不得真,可是接着巴东郡忽然下令征集民夫,同时也向异人发布任务,修葺从巴东永安城到上庸的道路,说是为了方便商旅往来。
这两条消息放在一起,孟达想要做什么已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再明显不过了!
稍微再想多一点,巴郡的庞羲是刘璋的儿女亲家,这么一来,刘备从上庸直入蜀中的道路就完全打通了,想要再依靠地利与刘备作战的人,都得自己回家去打脸了,一时之间,来刘表这里商议的人都少了许多。
刘表自己也有些害怕了,说到底,刘表就是一个投机分子,想要凭着一张嘴巴,一点小聪明空手套白狼的主,碰到刘备这种穷凶极恶、满手鲜血,从战场上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牛人,天生就心虚啊!
时间就在成都城中的人们摇摇摆摆、犹犹豫豫中过去了,刘备的行军速度快得惊人,原本刘表等人都预料刘备没有一个月是到不了成都的,到时候刘焉的出殡时间可是等不得的,大义名分一失,刘备就不大好办了,到时候刘表胁迫刘璋让位,然后名正言顺的跟刘备玩大义也还有得玩。
谁知道刘备行军速度快得惊人,两千多里的路刘备用了二十天走完,当刘备军忽然出现在涪城之下,守城的张任大惊失色。
刘备与张松亲自到关下,让张任前来答话。
张任带着副将吴懿上城与张松应对。
“张任,我奉少主之命,引刘皇叔入成都,为何你却不肯开关,还将庞太守也堵在关外,不让其入成都吊丧,你居心何在?莫非你也想跟严颜黄权一起造反了么?”
张任不屑的撇了撇嘴,故意不看张松身边的刘备,大声道:“我张任是军人,只知道听命行事,如今我接到的命令就是谨守涪城,不得让任何军队进入,如果庞太守想要简从往成都,末将绝不敢拦阻。”
“你奉的是谁的命令,难道你不应该奉少主之命么?”
“少主并无命令于我,我自然只听将军府黄大人之命了!”
“好,你果然是想要勾结刘表蹿逆背主了,关上的众位将士,如今张任悖逆妄行,将少主亲族,还有族叔都挡在成都以外,好让成都城中的宵小之徒趁机挟制少主,你们也打算跟着这个不忠不义之人一起造反么?造反可是要株连九族的,大家可要想清楚了!”
“胡说,你才是勾结外人呢,刘备雄踞荆州,觊觎我益州已经非只一日,你如今引狼入室作何居心!”
“哈哈哈....真是笑话,这话你自己信么?如果你真是忠于少主,为何将庞太守的兵将挡住,莫非庞太守也是去成都造反的?刘皇叔身为当今皇叔,又是少主的叔父,难道还会害了少主不成?说来说去,你们这些鬼魅魍魉,反倒成了忠臣不成?你当大家都是傻子么!?”
张任打仗厉害,论到口舌之争,那肯定不是张松的对手,说不过了张任直接一挥手:“放箭!”
城上的士兵都有些愣住了,放箭?尼玛下面的是益州别驾,是荆州牧刘皇叔好不好,放箭?!谁敢啊!
张任抢过身边一个士兵的弓箭,张弓就射了出去,弓箭准确的落在刘备和张松马前,张松吓了一跳,反观刘备倒是淡定的很。
“张任,我看你也是个军人,当知道忠义二字,既然你坚持我刘备是来觊觎益州的,那么我不来也罢,只是这里有我那侄儿的亲笔书信,你总要让我那侄儿亲自来解释一下吧,难道你也可以代为谢客不成?这不是僭越了么?”
刘备的话说得客气,但是却话里话外都在暗示张任将庞羲和刘备挡住是别有居心的,这种软刀子配合上张松刚才痛快淋漓的一番痛骂,正好将张任的皮给拔得干干净净。
“哼!我没时间与你等废话,有本事就打上来,否则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此路不通!若是在纠缠,莫怪我箭下无情!”
说罢,张任一甩手,转身走了,吴懿看着张任转身而去,又向城外的张松和刘备看看,一脸为难的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刘备摇了摇头道:“这下该如何是好?”
“主公勿忧,属下今夜就为主公拿下涪城!”张松倒是一脸的笑意,样子轻松的很。
庞元眯着眼睛不出声,慢慢的摇着手里的羽扇,这是张松表现的机会,他是不会抢镜的。
一千四百零三章庞元入城游说吴懿
张松为何这么有把握夸下海口,并非是因为张松有什么秘技能攻陷涪城,也不是张松知道什么密道能直入涪城,实则是因为张松了解吴懿,吴懿这个人是个很聪明的人,不是智商很高的那种聪明,而是善于审时度势的那种聪明,这与张任的一根筋是完全不同的,因此张松认为,聪明的吴懿肯定知道该如何选择。
刘备与庞羲退回了自己的营地,庞羲对刘备的感觉很复杂,一方面,作为刘璋的儿女亲家,庞羲会担心刘备的目的,同时刘璋却又告诉庞羲,这一切都是预定的计划,最终的目的不过是驱逐刘表压服黄权、严颜。
可庞羲有不是笨蛋,自然对刘璋这个相当的天真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议,可他在刘璋往来的书信中感觉到,刘璋的想法相当坚定,而且看成都如今的局面,似乎也是别无选择的,刘备不来,估计就是刘表得了便宜,如果比较一下刘表和刘备,显然刘备更让人放心。
这不但是因为刘备的名声更好一点,关键是刘备的雄心更大,就算万一刘璋被逼着让出益州,一个心胸更广的刘备肯定比善于耍阴谋的刘表更容易包容刘璋的存在,庞羲想得还真是长远啊!
回到营地,张松就到书记官那里发布了一个送信的任务,张松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封长长的书信,在信里将道理和利益说得清清楚楚,想必聪明的吴懿自然能明白张松很隐晦的想要表达的意思。
张松的这个任务可不容易接。任务要求执行者至少要舌辩50级,当然了,奖励也十分的丰厚。跟随刘备前来的玩家数量非常多,其中的能人异士自然是不少,但是有谁能够比庞元更能胜任呢!
因此,这个任务一发出,就被庞元拿去了,此事张松并不知道,庞元悄悄的告诉了刘备。但是却让刘备要保密,千万别被张松知道,不然他面上可能会有些不好过。张松性格偏狭,要是钻了牛角尖可就不好了。
接了任务的庞元直接就从异人出入的小门入城,门口的守卫看到庞元的名帖,顿时就有些傻眼了。这家伙是刘备的手下。进城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可是他也是异人,而且他明说了是要去拜见吴懿将军的,这算是离间计么?
见到守卫为难,庞元露出一脸蛊惑的笑容道:“各位兵大哥,我是异人,同样由这里出入的异人每天都多不胜数,你们可知道其中目的与我一样的人有多少?你们除非将异人都拦住。否则这城里我们要见谁你们是挡不住的,除非我们要拜见的人不肯见我们。这么说你们明白么?”
“可是,可是你是刘备的属下!”
“呵呵,你们看后面。”庞元指着身后远处的刘备营地,可以看见,不甘寂寞的玩家们正在向着周围的山区进发,寻找野怪什么的打发时间,又能煅炼技能以及顺便弄点小钱,不时的有人进入涪城中进行补给。
说到底,双方只是对峙,并没有开战,所以双方的异人还是一个阵营的,在门卫看来,这些异人除了注籍的城市是不一样的之外,在他们眼里这些个异人是没有区别的,而且支持刘备的异人,可不一定都是注籍在荆州的,还有不少是幽州的呢!
庞元的话让守城的卫士们有些凌乱了,这话听着就是有道理啊,怎么想似乎都是这么回事,自己挡不住但是他们要见的人如果自己内心坚定,不想见这些人,他们的目的自然也就达不到了,因此,自己拦不拦其实是没有意义的,不过...
“我们需要请示一下张将军才行!”
“好啊,那快去啊,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要见吴将军,事关重大,涉及涪城的安危甚至是益州的未来,快去,我赶时间呢,呵呵。”
庞元这么一说,以及脸上露出的诡异笑容,忽然让这些卫兵有些迷茫了,这不是真的就是个离间计吧,自己这样朝上面一报,张将军与吴将军会不会因此就生了嫌隙呢?而且正如这个异人所说,自己能挡住一个,可挡不住更多的去见吴将军的人,这人反而大摇大摆的来这里声称要去见吴将军,肯定有古怪,如果刘备真的是有什么重要目的,肯定是悄悄的进行,哪有这样大鸣大放的说是要去跟吴将军密谋的。
“这...还是算了,你进去吧,吴将军忠义无双,谅你也不能得逞。”
说着还得意的斜了庞元一眼,庞元暗乐,自己的蛊惑技能果然是厉害,两下子就将这两个卫兵忽悠的找不着北了,还洋洋自得以为自己看穿了庞元的阴谋。
“呃...真的让我进去了,你们不去汇报了?这样不好吧!”
“快进去,废话这么多!”
“呃,好吧,好吧,那我就进去吧!”
庞元说着慢腾腾的向着城内走去,很快就融入了灯火阑珊中的人群中消失不见了,两个守卫互相看了看,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不过现在人都不见了,想要后悔也来不及了,这事最好还是赶紧的忘掉为好。
庞元入了城,稍微一打听,就找到了吴懿的门前,直接将名帖递上去,守门的卫兵见了大吃一惊,不过还是赶紧的向内通传。
吴懿从城上回来,心里其实也是非常不安的,张松的话他是真的听进去了,如今成都的局势非常诡异,这里面的是是非非也不是吴懿一个地位不是很高的武将能够弄的清楚的,若是真如张松所说,黄权、张任等人在勾结刘表作乱,这个前景似乎是不大看好啊!
刘表是什么人,刘备又是什么人?这其中的高下一看便知,将宝压在刘表的身上显然是有些不大靠谱的。
吴懿心头烦乱,回到家里连饭都没怎么吃,正在书房里苦思,门外就递来一张名帖,吴懿一看之下也是大惊失色,这庞元是谁下面的人可能还不大清楚,可吴懿又怎么会不清楚呢,这家伙是名满天下的谋士啊!以前的名字可是总是跟战神吕布放在一起的。
吴懿赶紧大开中门,让人将庞元郑重其事的请了进来,可是当他看到庞元施施然走来,那脸上的促狭笑容顿时让吴懿大呼不妙,自己一个不小心竟然干了傻事!这事要是传到张任的耳中,自己这勾连外人的罪名怕是洗不掉了。
不过事已至此,再做什么都已经迟了,吴懿苦笑着迎了上去,当先拱手施礼:“吴懿见过庞先生,久仰大名,如今得见,幸何如之!”
庞元不紧不慢的拱手回礼,笑着道:“吴将军名动西蜀,在下也是久仰了。”
“庞先生谬赞了,在下就是个无名小卒,哪里当得起先生夸赞,今日先生大驾光临,在下是蓬荜生辉,请,请进!”
“呵呵,吴将军才是太客气了,不过在下仓促而来,肯定会给吴将军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吴将军不要骂我才是。”
“呃...岂会如此,庞先生请进,入内详谈可好。”
“好,正有要事相商,请!”
二人进了书房,吴懿屏退左右,与庞元相对而坐。
吴懿心里有很多的疑问,可是一坐下来,又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话题了,踌躇着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庞元倒是也不急着开口,而是从怀里摸出一封厚厚的书信,放在地板上推到吴懿面前:“吴将军,其实我今日来,就是一个信使,这是张别驾给吴将军的书信,吴将军且先一阅。”
吴懿疑惑的看了庞元一眼,庞元笑了笑,示意吴懿看信,吴懿拿起那有些厚重的信件,拆开来仔细的看着,庞元在一旁捧着茶杯默默的等着,脸上淡定的很。
室内很安静,四个角落里的烛火将房间照的纤毫毕现,蜡烛芯子不时的发出一声轻微的爆响,彰显着它正在努力的燃烧自己。
良久,吴懿从书信上抬起了头,眼神有些混乱的看向庞元道:“这...张别驾这封信是何意思?这‘益州虽处偏远,而不能独立域外,分则必败,合则大利’,这是什么意思?莫非...”
庞元笑着点头:“正如吴将军所见,就是那个意思,如今天下群雄逐鹿,益州又岂能置身事外,想要闭关自守,也要有闭关自守的本钱,显然,刘表不行,刘璋更不行,吴将军是有大智慧的人,莫非看不出这点么?”
吴懿神情纠结,思考了好一会才涩声道:“刘皇叔此来,莫非也是冲着益州而来?”
“吴将军,刘大人仁德天下皆知,所谓为了益州而来要看到底能给益州的百姓带来什么,你说是不是?如果刘大人入主益州,能给益州的百姓带来安宁,能给大汉的中兴、带来希望,那么,吴将军也要继续为了将益州隔绝在中原之外而坚持么?”
“可是,这....益州原是少主的益州...”
“不,你错了,这益州原是大汉的益州,不是谁的,所谓有德者居之,在下以为谁能给国家、百姓带来好处那么谁就是益州之主,更何况,刘大人是皇叔,是以中兴汉室为念,这天下人皆知,吴将军莫非不知?”
一千四百零四章吴懿设局计赚张任
吴懿算是明白了,刘备这次真的是有备而来,而张松显然已经倒向了刘备,有了张松这个高级内应蜀中怕是很快就会易主了。至于信中的‘仁德’这样的词汇,要换成‘实力’来理解,也就是说,刘备的实力可以碾压刘表、刘璋了,所以....
识时务者为俊杰啊!这个时候早早的选边,将来得到的好处自然也是大大的,至于风险么?吴懿想了想,似乎没啥风险啊,只要抢在张任前面动手,将张任控制住,一切就都成了,而自己暂时也不必暴露,完全可以说是奉刘璋之命行事。
庞元看着吴懿眼珠乱转,就知道他心动了,其实作为吴懿来说,这个时候重新选边无疑是一次不错的政治投机,要知道现在吴懿的地位并不高,若果这次选边选对了肯定会青云直上,如果这家伙依然按照历史上的走向,将自己的妹子嫁给刘备,那可就前程不可限量了。
“庞先生所言甚是,张别驾也备言这是少主的命令,在下虽然不才,也知道大义所在,只是,在下该如何做呢?”
“呵呵,此事吴将军不必惆怅,很快吴将军就知道该如何做了,不过在此之前,吴将军最好悄悄的调些精锐卫士到家中来,另外,涪城北门将军可能控制?”
吴懿眼睛转了转,对于后一个问题,他很清楚,控制了北门不就是要放刘备进涪城么。
“北门的守将今夜正好是在下的部下,只要我手书一封。他们应该就能听命行事。”
“很好,你立刻下令,让他们控制好城门。任何人来接防都不能交出城门,甚至不惜动手,若是万一,那就立刻打开城门引庞太守和刘大人入城!”
“这...会有什么万一,难道张任会怀疑我?”
“当然了,你大开中门迎我入府,张任若是知道了。肯定会来兴师问罪的,因此,我们趁机在这里设下伏兵。幸好我也有战斗技能,能够协助将军一举拿下张任!”
“庞先生,张任可是六阶的将领,比在下高出整整一阶。”
“呵呵。在下正好是七阶的谋士。技能是‘麻痹’,只要张任敢独自进来,将军就尽管动手,在下定能将张任制住片刻!”
“这...好,就听庞先生的。”
不说吴懿这边下定了决心,积极的进行着准备工作,单说张任,张任本人并没有对吴懿起什么戒心。只是白天在城头被张松一说,张任难免的有些心虚。说没有接到少主的命令那绝对是假的。
刘璋确实给张任下达了命令,让张任打开涪城放庞羲和随后的刘备入关,可是张任却认为刘璋这个举动无异于自掘坟墓。
庞羲是刘璋的儿女亲家,如果庞羲带着军队到了成都难免会有一场血雨腥风,张任自然不希望明显跟刘璋已经有了矛盾的黄权和严颜直接跟庞羲打了起来,因此对黄权承诺挡住庞羲,条件是黄权不能用兵逼迫刘璋,当然,这个有点自欺欺人了。
但是站在张任的立场上,黄权和严颜对张任有着赏识提拔之恩,对于这点,出身贫寒的张任不得不有所回报。再者,张任的性格也是一根筋,认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坚持到底,认定了要报恩,他就不管黄权是不是篡上作乱,也不管自己的未来会怎样;认定了刘备来益州是要鹊巢鸠占,他就死也不肯放刘备进关。
但是,张任也不是傻子,他自己做了这样的选择,自己都觉得有些偏执,何况在别人眼里看来,自己的行为恐怕更加是不可理喻,或许有人已经相信了张松的话,将自己归为要造反的那一群人之中了。
有了这种心思,张任就不由得有些担心自己的属下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于是,他悄悄的让心腹盯着手下几个主要的将领,结果,就真的盯出事情来了。
听到副将吴懿大开中门将某个陌生人迎进了府里,张任心里的那根弦立刻就绷紧了,自己的人在吴懿府外盯了很久,那人也没有出来,张任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决定去看看,带上自己的卫队,张任还不放心,又召来一队休班护卫,浩浩荡荡的向着吴懿府上而去。
大半夜的这一大堆军队出动,不免让玩家们都警惕起来。
张任到了吴懿府邸附近,却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召来负责监视的人一问,吴懿府邸倒是没有异常的人进出,警戒也没有变化,看上去一切正常的很,张任微微的松了口气,但是听说那个陌生人还是没有出府,张任终于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如果是误会,那就向吴懿道歉,如果吴懿真的有二心,那就别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张任带着人打上门来,吴懿赶忙迎了出来,张任一见只有吴懿一人,心里不由得更是疑惑。
“将军,深夜至此可是有要紧事?”
吴懿神色有些紧张,这让张任的怀疑更是深重了。
“自然是有事,听说今夜吴将军家里有贵宾驾临,我也很是好奇,因此想要来见见,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吴将军大开中门相迎啊?”
吴懿脸色一沉道:“将军,您是如何知道的?莫非,你派人监视着末将不成?”
“呃...只是有人偶然见到,当作新鲜事讲给本将军听而已,本将军光明磊落,又岂会行那苟且之事?”
“哦,是何人见到啊,末将很是好奇,将军可否告知!”
“这都是细枝末节,不足为论,倒是吴将军,为何对本将军的问题总是避而不答呢?”
“末将并未避而不答,来访的不过是一个朋友,此人颇有才学见识渊博,因此末将非常佩服,故而大礼相迎,倒是想不到惊动了将军,实在是让人意外啊!”
“呵呵,所谓无巧不成书,既然来了,不妨让本将军也见识见识这位高人如何,正好我也有一肚子的疑问想要找人请教呢!”
“这个...似乎有些不方便,也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见将军!”
“哼!不愿意见?那本将军就去见他!前面带路!”
“可是将军....”
“前面带路!”
“这...好吧,可是将军,您这些侍卫是不是太多了,末将宅邸简陋,怕是装不下这么多的人。”
“你们留一半在这里警戒,不许任何人等出入,不听令者,斩!”
“诺!”
吴懿看着张任煞气腾腾的样子,不由的心里很是不舒服,虽然张任是他的上司,但是这样对待下属,也着实让人心冷,不过也好,等下自己下手的时候,也不用顾忌太多了。
吴懿慢腾腾的带着张任等人向中堂走去,没有入正堂,而是向着还点着灯的左相书房而去,院子里很安静,张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但是一时又想不明白,或许是自己疑神疑鬼吧,自己身手不凡,又有数十侍卫跟随,何必疑神疑鬼呢!
不情不愿的吴懿走到廊下,很仔细的脱了鞋子,然后才推开书房的门,只见书房内一个文士打扮的人正在烛火下安坐喝茶,一旁有一个身材玲珑的侍女侍候着,场面很安宁,张任看得也是一愣,莫非还真是自己误会了?
听到门响,那文士并未抬头,依旧侧身对着大门的方向,慢慢的品尝着手里的茶,颇有一些高人雅士的风姿。
“先生,有客人!”
“哦,深夜还有客人?吴将军不曾听说么,夜入宅门必无好事。”
“先生说笑了,来者乃是在下的上官,闻听先生到访,也欲求一见。”
“哦?你那上司的眼线真是精明得很,这样的上司定是很严厉的吧,不让你为难,就请一见吧!”
“多谢先生宽宏!”说罢吴懿扭身看着全副武装的张任道:“将军,请吧!”
张任扭头给侍卫们使了个眼色,侍卫抢在门边站住,吴懿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打着灯笼的老家人道:“你先去吧,这里不用你了!”
“诺,老爷!”
看着老家人蹒跚走远的背影,吴懿有些僵硬的伸了伸手请张任入内,张任却不进去,吴懿摇了摇头,自己当先走了进去,张任这才跟着进了去。
吴懿走到那文士的对面,很恭敬的行了个礼,然后让在一边,张任的手按在腰间的刀柄上,眼角瞄了一眼站在门边咫尺距离的侍卫,然后将注意力紧紧的盯着那文士的脸上,慢慢的从侧面走向正面。
张任自然是不认识庞元的,原住民可不是异人,能够通过论坛的截图和录像,直接认识一个人,因此张任面对着抬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庞元,他也不知道这个就是他的大敌。
看着这个长相略显清瘦,面色有些苍白的年轻人,张任觉得心里越发的不安,引起他不安的,很可能是这年轻人的眼神,他的眼神里面没有拘谨没有紧张,十分的坦然和感兴趣,这种好奇就像是站在栏杆外面看着兽笼里的猛兽那种眼神,这让张任十分的不舒服。
张任停止腰杆,皱了皱眉冷声道:“请教先生高姓大名?”
“呵呵,在下姓庞名元,字复庆,不知道张任将军可曾听说过呢?战技,麻痹!”
一千四百零五章兵临城下进退两难
“什.....”
张任惊讶的张大了嘴,一句惊呼话没有完整的说出口,手中的刀也才抽出一点,整个身体忽然僵直了,连眼珠都转不动了,随后却见站在自己身侧后的吴懿手腕一翻,从衣袖中伸出一柄匕首,干净利落的横在了自己的颈侧,另一只手顺手将张任的腰刀夺下。
张任的僵直就这么一瞬,但是自己的小命却已经落进了吴懿的手中。
“别动!”
吴懿紧了紧手里的匕首,锋利的匕首已经割破了张任颈部的皮肤,一丝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缓缓的沿着刀刃向下滑动。
张任不敢乱动,用眼角向大门看去,希望自己的侍卫能来救自己,可是不知何时已经移动到门边的那名侍女,却忽然一推大门,将书房的半扇门给推上了,正当张任惊讶于她为何只腿上半扇门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弓弦的声响。
“扑哧,扑哧,呃....”
“笃笃....”
一些箭矢从打开的门扇中射进了室内,但是都落在了庞元身后两步开外,扎在地板上,雪白的尾羽兀自颤动着,另一些箭矢钉在了门板上,厚实的门板竟然都被射穿了,箭矢的尖端从门背后透了出来,闪烁着摄人的寒光。
重弩!想不到吴懿竟然在家中布置了埋伏,还动用了重弩,这时张任终于想明白了刚才进入个院子时有什么不妥了,是因为太安静了。安静的充满了杀气,当时自己怎么就没有反应过来呢?或许是因为他自己当时也是满身的杀气,杀人者人必杀之!正是自己的恶念。让他错过了发现危机的机会。
用重弩击杀毫无戒备的侍卫实在是太简单了,虽然张任的侍卫身手都不错,但是这么近距离的重弩射击,他们还是毫无例外的被射杀了。
不一会,外面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和重物拖行,以及补刀的声音。
“将军,敌人都解决了。前院的也一并解决了!”
“很好,进来几个人将这家伙捆了!”
“诺!”
几个军士也不脱鞋直接就走了进来,然后用牛筋索将张任给五花大绑的绑上。
其中一个军士手中的利刃架在张任的脖子上道:“包裹打开!”
张任冷哼一声。不为所动。
吴懿松了口气,看了庞元一眼笑着冲张任道:“将军,何必呢,合作点省的受辱!”
庞元有心买个好给张任。想了想还是算了。吴懿做着这种事,将来跟张任肯定会生矛盾,不管将来能不能同殿为臣,若是庞元与张任交好,肯定会让吴懿心生怨愤,而庞元也不相信自己的小恩小惠就能得到张任的好感,毕竟擒下张任,坏了张任好事的始作俑者正是自己。
张任扭过头不搭理吴懿。庞元笑道:“张将军最好还是合作一点吧,现在尘埃落定。已经是无法翻盘了,你将军符交出,也是为了避免城中守军做无畏的抵抗,徒伤性命,北门今夜值班的可是吴将军的手下。”
“呃...原来早就计划好的,好你个吴懿,竟然早早就生了反心!”
“将军,随你怎么说,末将此心可对天表,在今日之前,并无对将军有任何二心,倒是将军可愿意老实回答末将一句,你是否真的没有接到少主的命令?你是否真的没有派人监视末将等人?”
“呃....本将军....本将军....”
“末将明白了,将军不必说了,谁要造反现在还不清楚么!”
“哼!你懂什么?!我都是为了益州百姓着想,这刘备没安好心,少主年幼无知,你难道也年幼无知么!?”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就算刘皇叔将来真成了益州之主,难道就是益州百姓的大祸了?那荆州百姓岂不是已经祸事临头死无葬身之地了?!可事实恰好相反,末将听说荆州百姓安居乐业,刘皇叔仁德之名更是天下皆闻,莫说刘皇叔不会做那等事情,我怕益州百姓都盼着刘皇叔如此做呢!”
“你,你...无耻之尤!”张任气得大骂。
“将军,你先反省一下自己吧,因私害公的人是你,末将不过是在执行少主的命令罢了,至于你,自然是请庞太守将你带去成都,让你自己跟少主去解释吧!”
“你....”
“张将军,还是将军符交出来吧,莫要为了你一己之私,再害死更多的忠勇之士!”
张任咬着牙纠结了好一会,终于将包裹打开,军士们搜出了军符送到吴懿手上,吴懿接过军符,脸上露出了笑容。
“来人,传令取消宵禁戒严,恢复正常值班,开城迎接庞太守和刘皇叔入城。另着人将张任亲将都看押起来,一同送往成都让少主发落。”
“诺!”
.......................
“张将军,我真是没有图谋益州之心,张将军何必强加于人呢!”
刘备发挥他锲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