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62部分

是啊,是啊!仿佛昨日....当年一起指点江山。如今也不负当年之志啊!”
曹操点了点头,半晌没有说话,似乎在回忆着当年的种种,袁绍眼神一闪。接着说道:“当年孟德说要做征西将军。为大汉开疆拓土,如今却成了丞相,手握权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啊!孟德算是得偿所愿了吧?”
“社稷未平,谈什么得偿所愿呢?如今大汉风雨飘摇,何日才能得偿所愿?当年本初说要匡扶天下中兴大汉,如今所作所为可是无愧于心?”
“哼!自然是无愧于心。于心无愧!只是愧于自己有心无力,不能一扫宵小。还天下一个太平罢了!”
曹操眯着眼睛笑了笑,看来两人是都不会妥协的,那么袁绍叫自己来是做什么呢?
“既然如此,本初约本相来,就是为了告诉本相,本初你还要继续未竟之志么?”
“当然不是,孟德还记得当年归元楼的事情么?”
曹操楞了一下,默默的回忆了一会,心有所感的看向袁绍:“本初是说先除外患、再分羹汤?”
“呵呵,正是如此,这大好的中原花落谁家还不好说,但是知道应该先将外人清除了再谈咱们之间的事情才对吧?”
“哦?本初口中的外人又是何人呢?”
“孟德又岂会不知我所说的外人是何人?此人横桓草原,垄断战马,兵威强盛、威临中原,在北方、在太行、在黄海渤海,在东海广陵,在长江沿岸,在我们周围团团围绕,此人在犹如你我头上悬的巨石、身前面临的深渊,让人寝食难安,孟德岂会不知!”
曹操笑了笑,不紧不慢的抚着胡须道:“可是本初你也说了,此人兵威强盛,并且还占据着道义的高点,若是你我动手,这破坏国战的汉J帽子恐怕就会落在你我头上,这可不是小事。”
“哼,营营陌上野草,岂能左右国家大势,这些声音不必理会,而且,我们也不必真的与他动手,那东海、广陵,岂是幽州所属,那青州泰山,也非幽州辖地,我们只需于此动手,就能名正言顺,若是他公然参战,那有亏道义的就是他了。”
曹操闻言点头不已,这个策略到是可行的,只是将目标对准方志文,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而是老虎头上捉虱子的高危工作啊。
曹操虽然赢得了这次中原大战的胜利,成功的将伸出头来的刘备给打了回去,而且成功的拿下颍川,但是他还没有头脑发热的认为自己已经有足够的本钱能够跟幽州抗衡了,更何况,袁绍这个提议后面恐怕也没有安着什么好心。
他这边怂恿曹操与方志文做对,说不定转身就将曹操给卖了,联合方志文来攻打曹操,到时候曹操可真叫欲哭无泪、欲诉无门了。
眼睛转了转,曹操道:“这个主意也不错,有方志文在身边,确实是让人寝食难安,徐州肥沃的土地,如今大半都给丢荒了,这人确实是一个狼子野心之人,表面上尊奉陛下,其实却脚踩两条船,玩得是左右逢源、实行割据的把戏,既然本初也有先外后内之心,那么我们不妨就结下军事同盟,先一致对付方志文如何?不将方志文打倒,我们之间就永不开战!”
“这...当然好了!孟德有此心甚好,就此一言为定,我们双方再细商同盟细节,然后择日宣布同盟,号召诸侯共讨此贼!哈哈....”
“哈哈....”
曹操看着袁绍兴奋的样子心里哂笑不已,这袁本初真的以为自己是笨蛋不成?
..........................
“主公,袁绍居心叵测,主公为何要答允此事啊?”阎象有些不解的问道。
议事堂中的诸人也多有疑惑的看向曹操,只有戏志才和荀攸若有所思的不出声,曹操的眼神一扫,笑眯眯的说道:“这其中自然是有原因的,袁本初以为本相是傻瓜么?”
“这....主公此言何解?”
“呵呵...公达,你以为本相的应对可还正确?”
荀攸想了想道:“主公的决定自然是正确的,只是操作起来,恐怕还有些周折。”
“哈哈....”曹操抚须大笑:“不错,袁本初当本相是傻瓜,本相却不能当他是傻瓜,想要反过来让他去结怨方志文,确实还需要仔细的谋划。”
堂下众人这才恍然,原来不过是一个互相算计的把戏,袁绍想要拉曹操下水,反过来,曹操也想要利用这个机会将袁绍给推进沟里去,关键就看谁更聪明了,反正现在是冬季,汝南方面和颍川方面都还没有完成部署,军队的修整也还在进行,在这段时间里斗斗心眼,权当打发时间也好。
戏志才摇了摇头道:“主公,这事不简单,只是主公既然已经答应了,就不好反悔了,但是一定要小心了,袁绍之所以敢这么提出来,肯定是有了一整套的方案的,所谓有心算无心,我们仓促应战,务必小心!”
曹操楞了一下,略微有些不喜,戏志才的言下之意颇有些责怪自己决定的太过仓促,似乎也对曹操缺乏信心。
“哦,志才是说袁本初已经挖好了陷阱?”
“应该是,只是不知道他们的陷阱在何处而已,后面的谈判务必要小心加小心了!”
“哼!袁本初何曾有过这等高妙的智谋,本相谋士如云,难道还怕袁本初算计不成,若是那样,诸位可真是让人失望啊!”
曹操这话可就有些诛心了,戏志才一怔,知道自己刚才说得有些过了,可能曹操十分在意与袁绍的对比,自己的话似乎让曹操在袁绍面前矮了半头,所以引发了曹操的反弹。
众人闻言,也都有些挂不住了,大家不由得怨怪的看向戏志才,荀攸倒是笑了笑道:“属下等必不让袁绍得逞,不让主公失望就是。”
“呵呵...好,好。那么此事就交给公达来具体操办,本相的目的,是让袁绍与方志文闹僵,如果方志文与袁绍开战更好,我军就能从中取利谋取兖州了,至于青徐...如果能顺势而为也是不错。”
戏志才暗暗的叹息了一声,虽然有心反对,但是这个情况下再顶撞曹操,难免让曹操下不来台,也不能达到劝谏的目的,戏志才只好先暗暗的忍了,等到曹操的情绪平复下来,自己再找机会单独与曹操说吧。
曹操眼神扫了戏志才一眼,见戏志才低头不语,淡淡的一笑,不再理会戏志才。
荀攸仔细的想了想曹操的说法,这是想要占尽两边的好处,恐怕难度相当大,不过从曹操的话里也能听出来,青徐方向可一直都是曹操的心病,不,应该说方志文一直都是曹操的心病,如果能借此机会拿回青徐,那也算是替曹操出了一口闷气,所以就算是很难,荀攸还是要尽力的尝试一下。一旦成了,那可是大功一件啊!
众人听曹操这么一说,也纷纷的献计献策,不过荀攸和曹操听了半天,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说到底就是想要让袁绍和方志文在冀州大打出手,然后曹操趁机全取中原,包括青徐。
可惜这想法虽然美妙,但是如何才能让方志文与袁绍在冀州爆发全面战争其实谁都没有什么好办法。
戏志才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心思却在想着别的事情,寻思着袁绍给曹操挖的坑到底在哪里。
一千三百八十七章引动异人倒逼曹操
这边荀攸才跟袁绍的人接触,那边就已经有小道消息流传了出来,这个情况很古怪,按说在这次谈判的保密等级可是很高的,但是流传出来的小道消息却是说得像模像样,根本就不像是道听途说的,到有些像是官方故意泄密。
戏志才和曹操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事,反倒是身在谯县的程昱先从异人那里得到了消息,他觉得事情诡异,立刻向曹操汇报,但是事情已经有些晚了,异人找上门来了。
见对方郑而重之的求见,程昱也不好拒绝,而且现在程昱也正好需要异人的情报,特别是袁绍和方志文的情报。
来者是熟人,在曹操的行政体系下,这两个人身份有些奇怪,恐怕现实中也是有身份的人物。
“见过程大人。”
“免礼,两位请坐吧,不知道两位仓促求见所为何事啊?”
程昱神色淡然,不紧不慢的问道,这与这两人脸上严肃的神色,以及眼神中兴奋的光芒相比,显得更有风度和涵养。
“既然程大人见问,我们就开门见山了。”
“请说,不必客气。”
“是这么回事,我们从定陶方向收到了一个明确的消息,说是贵主上正在与袁绍秘密会盟,想要结成反对方志文的军事同盟,不知道可有此事?”
程昱心下一动,果然还是为了这事,不过他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的回道:“二位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啊?这事如果是真的,又怎么会闹得街闻巷知。你们没听说过‘事不密则害成’这句话么?”
“呵呵,程大人不用顾左右而言他,只需回答我们‘是’还是‘不是’就可以了。我们今日来就是为了求证此事。”
“哦?若是你们会如何,不是又会如何呢?”
“若程大人说不是,我们转头就走,再无二话,只是希望程大人没有大言相欺。若是,那么我们就会有所表示了!”
程昱想了想,这句话是个威胁。同时也是一个诱惑。
“有所表示?什么表示?”
“程大人的话我们可以理解为确有此事么?”
“这...还只是一种意向而已,双方正尝试让这种意向成为可能,但是更大的可能。这个所谓的意向,其实是袁绍的阴谋,袁绍希望我军能与方志文交战,从而摆脱被我军北向攻击的危险。他未必是真心如此的。”
“这个只是一种可能。当然,以程大人和贵主上的智慧,肯定能让袁绍真正的参与进来,对吧?否则何必要谈呢?”
“这....就算如此吧,两位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两人对视了一眼,神色更是兴奋了。
“刚才的问题?也就是‘表示’的问题么?我们所说的表示,自然是会向贵军提供大量的物资援助,同时也会号召异人行动起来。协助贵主在青徐方向有所建树,进而再向北一举夺下兖州。完成对中原的统一。”
程昱迅速的想了想道:“你们的好意本官明白了,若是真有这种需要,本官会通知二位的,只不过,二位应该明白,我们现在只是努力去争取做成这件事,并不能保证什么!”
“不,不,可以保证的,也必须要保证!否则,后果会很严重很严重的,我们能帮助贵主上吞并袁绍,也能反过来做,希望程大人能够明白这个道理,甚至只要我们什么都不做,贵主上就会糟糕了。”
“什么?!”程昱有些怒了,这是什么意思,威胁么!
看着面前这两个人得意的笑容,程昱忽然发现,曹操整个事业已经越来越离不开这些身份诡异的家伙了,甚至连程昱都有些怀疑,这种情况是不是对方故意给造成的,特别是异人之间的激烈对立,很可能就有这些人在其中煽风点火,鼓动汉人异人内部的分裂和内斗。
其最终的结果,就是曹操再也无法号召对面阵营的异人,而曹操阵营的异人被相对孤立了起来,牢牢的跟曹操绑在一起。开始的时候程昱还觉得这个情况也并非都是坏事,现在看来,这种情况,直接导致了异人势力在曹操阵营中拧成一股绳,居然渐渐成了能够左右曹操政治决策的一股力量,这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程昱没有手段去解除这种威胁,失去了这些异人的支持,曹操从经济到军事上,将会面临巨大的问题,甚至会导致整个局面的崩溃,当程昱真正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他有些胆怯了,不知道该怎么跟曹操说这个事情了。
这两个异人似乎很满意程昱震惊的表情,他们像是在欣赏自己的杰作一样,眼神里充满了快意和得意,能将天下闻名的程昱,还有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枭雄曹操玩弄于鼓掌之间,这其中的快感真是比什么都让人沉迷。
程昱的脸色渐渐的沉了下去,半晌,才抬头看着对面的二人道:“两位的意思本官清楚了,自会向我主汇报,两位且先回吧,本官有进一步消息会及时知会两位的。”
“呵呵,很好,我们喜欢识时务的人,希望程大人和贵主上都是这样的人,我们会合作愉快的,哈哈....”
目送让人离去,程昱忽然失去了力气一样跌坐在地,仔细的想了半晌,一时哪有什么办法来应对这个忽然发现的大麻烦,程昱不由得愁得心乱如麻。
....................
曹操接到程昱一封简短的加急密信,当时就愣住了,这一段时间以来的好心情也顿时化作了烟云,一阵久违的燥热从胸口中忽地燃起。然后直向上冲去,轰地在脑海中炸响,炸得曹操头痛欲死!
“呃。痛!头痛!”
曹休见状,顿时慌了:“医者,速传医者!丞相头痛病犯了!”
等戏志才收到消息匆匆赶来,曹操已经躺在床上不能起身了。
“主公怎么忽然又犯了病?”
戏志才在屏风外面低声的问着曹休,曹休茫然摇头:“不知,主公收到程大人的一封密信,看过之后就犯病了。可能跟这封信有关系吧。”
戏志才点了点头,恐怕程昱送了什么不好的消息来,这才让曹操犯了病。
似乎听到了戏志才的声音。曹操隔着屏风有些无力的说道:“是志才来了,快进来吧!”
“主公,属下这就进见。”
郭嘉进来与曹操见了礼,曹操挥了挥手。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脑袋。一只手将程昱的密信递了过来,戏志才疑惑的接过一看,顿时脸上也变了颜色,曹操有些不敢看戏志才,他知道,这消息之所以泄漏,就是袁绍故意的。
这就是袁绍给自己挖的坑,袁绍分明看到了自己身边潜伏的危机。并将之充分的利用起来,而自己却尚不自知。还自信满满的要反过来谋取袁绍,谁知道,到头来却闹了个大笑话,在自己的臣属面前丢尽了脸面。
更让曹操头疼的是异人做大这个现实问题,现在曹操才明白,自己确实被异人给挟持了,一旦异人造反,不,一旦异人什么都不做,自己就有大麻烦了。
戏志才心里叹息了一声,果然被自己不幸给猜中了,当然,这个时候在说这些也没有意思了,戏志才更没有在曹操面前显摆自己高瞻远瞩的嗜好,而且那纯粹是找死的行为,曹操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主公头疼的原因是异人?”
“正是,别的事情都是小事,唯独这异人之害,如今成了心腹之患啊!”
“主公多虑了!”
“啊?!多虑了?志才你是何意思?莫非本相不该为此担忧么,他们已经在挟制本相了,这,这....”
“主公,挟制主公的何止异人呢?袁绍也能挟制主公、方志文更能,还有主公辖下的巨商世族,也能在某种程度上挟制主公,还有朝堂中的众臣,主公麾下的战将谋士,都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挟制主公。”
所谓响鼓不用重锤敲,曹操是聪明人,戏志才的一番话顿时让曹操明白了过来,异人现在忽然之间就壮大了,因此让程昱和曹操都觉得不大适应,才有震惊和害怕的情绪,其实异人的力量不过是曹操手下力量的一股,异人虽然能在某种程度上左右曹操的命运,但是实则他们是与曹操在一条船上的乘客,利益并不相悖,这才是关键。
“可是....异人心思莫测....”
“主公的问题别人一样有,难道异人不能左右袁绍、刘备的成败么?不同的是,我们这里的异人似乎被一个组织用利益给扭在一起了,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将这些纽带给打碎,异人争的是利,以利诱之自然就分化瓦解了,并没有主公想象的那么严重。当然,眼前的事情比较急,不能一下跟这个组织翻脸,所以适当的做些让步,行缓兵之策,之后,再上下其手,加以分化就是。”
曹操的眼睛亮了起来,戏志才的几句话就点出了倭人组织的毛病,那就是毫无忠诚可言,说白了就是一个‘利’字,倭人能给的利益曹操也能给,曹操能给的利益,倭人却未必能给的出来,所以,曹操没有理由害怕倭人,只是一开始不察,被倭人钻了空子罢了。
曹操所要担心的,其实就是失去了倭人的资助,自己还有没有足够的财力来连续征战,迅速的一统中原的问题。
死结打开,曹操的脑袋顿时灵活了起来,一下就想到了好几种对付倭人组织的办法,刚才的沉重和胀痛顿时都消失不见了,戏志才,才是曹操的良医啊!
一千三百八十八章突袭广陵黄叙迎敌
新年期间突然发生的战争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包括原住民和玩家都一样。
让所有人吃惊的事情是,曹操竟然趁着新年庆祝期间,出兵突袭广陵,幸好,曹操大军出动总是有人看见,广陵城里不是完全没有准备,因此才没有吃大亏。
抢先到达的是夏侯渊的骑兵部队,后续的步兵由曹仁率领,还在由合肥经过常县向广陵进发,照路程看,落后了夏侯渊一天多的时间,中间有异人的部队衔接。
黃叙见只有夏侯渊一支部队,一边向参谋部和徐庶汇报情况,一边准备出城迎战夏侯渊,城里的玩家也从一开始的震惊中醒悟过来,虽然不知道战争为何会忽然降临,但是它确实已经降临了。
城内的玩家不但不惊慌,相反,更多的表现出了一种兴奋,对战争的兴奋,这些敢于占据空城经营的玩家,绝对不是什么胆小怕事的家伙,相反,倒是冒险精神很足的家伙,原本他们自身的实力让他们不能频繁的混迹于主战场上挣功勋,可好了,这回战场主动找上来了,主场防御战,这是一场不得不打的战争,这已经不是得失问题,而是存续问题了。
原本在外面的战场上捞取功勋的会员也被纷纷召回,所有广陵城内的势力都将要为保护自己的财产而战,也为了争取功勋而战,他们信心的来源就是黃叙以及他背后的方志文。
黃叙要出城迎战,蒋琬没有反对。虽然夏侯渊的名气不小,但是黃叙信心十足,而且不趁着敌军前后脱节的机会打残夏侯渊。后面的战斗会更难打,如果能将夏侯渊击败,黃叙在城外机动,蒋琬在城内坚守,甚至不用援军,蒋琬就有信心击退曹操的入侵。
“公琰,你只要谨守城池即可。唯独需要在意的,就是城内的异人,要小心他们在背后反水。”
蒋琬笑了笑。仰头看着战马上的黃叙:“子安,这里可都是他们的产业,曹操会像主公那么大度?还有,听说曹操阵营的异人与这些异人是不对付的。到时候能相容?所以你不用担心。城中异人只会成为我们的助力。”
“呵呵,我就是提醒你小心一些,异人心思灵动,谁知道他们会怎么想。”
蒋琬认真的想了想,点头应道:“我知道了,我会小心,在外作战也要小心,夏侯渊乃是曹操大将。经验丰富,切不可轻敌冒进!”
“我知道了。咱么一起努力,争取打赢这一仗!”
“呵呵,与君共勉!”
夏侯渊在城外列阵,广陵城城墙虽然不是很高,但城上守军法度森严,挡箭板、挡箭棚、擂石滚木布置得井井有条,夏侯渊可不想上去砰这个硬钉子,当然是希望将敌军引出来打,何况他自己也是骑兵!
结果夏侯渊一叫阵,城上的年轻小将黃叙竟然就应了,夏侯渊大喜,退出三里,等着黃叙出城。
黃叙果然带着两万骑兵鱼贯而出,竟然是打一场正面决战的架势,夏侯渊忽然觉得有些不安,这黃叙虽然名不见经传,可他出身名门,而且幽州每一个能单独领军的将领都不是好对付的,当初越兮、牵召、史路也一样是名不见经传,但是出手都是不凡,自己切莫大意之下阴沟里翻船。
城内的玩家见黃叙出城迎战,纷纷跑上城墙观战,蒋琬也不阻止,趁机将任务都挂在城墙附近的通告栏上,蒋琬给出的任务重点在协助防守和城外的战场侦查,如果是方志文在这里肯定不会这么保守,绝对会先发布袭扰敌军后路的任务。
再说黃叙率军出城,确定夏侯渊身后并无埋伏和后手,这才率军列阵对圆,黃叙看到夏侯渊身后的弓骑兵,不由得翘起了嘴角,用弓骑兵对弓骑兵,看似势均力敌,可是黃叙背后的可是重弩骑兵,或者射速稍慢,但是射程的优势足以完败对面的敌人,唯一可虑的只有速度问题了。
“本将汝南骑都尉夏侯渊,来将通名!”
“在下广陵都尉黃叙,夏侯将军可是想要单打独斗?”
“呵呵,黄口小儿也敢单打独斗,若是不怕,本将倒是乐意奉陪!”
“好,在下正想会一会名扬天下的夏侯妙才,看看是不是徒有虚名之辈!”
“竖子无礼!”
夏侯渊怒喝了一声,驱马就向前冲,黃叙擎刀在手,一磕马腹向着夏侯渊冲了上去。
夏侯渊一看黃叙骑马的姿态就知道这小将不说别的,骑术肯定是相当不错的,至于别的能耐,那就得用手中的枪来称量了!
刀枪相交,夏侯渊只觉得手上一震,接着一股沛然巨力直冲而来,这年纪不大的黃叙在力量上竟然跟夏侯渊不相上下,夏侯渊心里一凛,再也不敢存着一丝轻视之心,中规中矩的枪走中路,想要抢进内门。
黃叙一搭手,发现夏侯渊的力量跟自己半斤八两,恐怕对手也是溜了两分力吧,不过这已经让黃叙的心里多了几分自信。
“当!呲~!”
长刀横磕,黃叙刀柄一旋,巧妙的将刀背绕进了内线,接着刀借马势,腰腿用力,向外一挡,长刀横着向夏侯渊抹去,夏侯渊手腕急转,卸力借力,及时的将黃叙抢进内线的长刀格挡在外,两人身形就要交错。
黃叙长刀一压,顺着夏侯渊的力道直接向着夏侯渊的大腿切去,夏侯渊枪尾一撩,黃叙的长刀却似乎完全没有力量,忽地向外荡去。
夏侯渊心叫不好,自己这一下用力过猛,重心向右侧偏了,果然,黃叙刀锋向外荡去,刀尾的尖端却忽地向着夏侯渊的脑袋扫来。
夏侯渊只来得及长枪一竖!
‘当!’
一声闷响。巨大的力量将夏侯渊向另一侧荡去,夏侯渊腰腿用力,战马也是嘶鸣一声。将这巨大的力量给接了下来,但是黃叙还没有完,借着刀尾这一撞的巨力,黃叙的刀锋已经倒卷了回来,发出撕裂空隙的轻声呼啸声,向着夏侯渊的背后斩去,末了黃叙还再加上一个横斩技能来加速!
好个夏侯渊。只见他头也不回一个背枪式,右手反握长枪,左手从自己肩膀上伸出。准确的接住了长枪前端,身体同时向前倾侧,口中喝道:“加速!”
“当!”
一声脆响,夏侯渊身体一晃。接下了黃叙的蓄势一击。
双方错身而过。夏侯渊一边调整身体和呼吸,一边暗道侥幸,自己这是用尽了办法才接下这狂猛的一击,想不到这年纪轻轻的小将,力量竟然还有保留,若不是刚才自己谨慎的加了一个‘加速’技能,说不得已经受伤落马了!
幽州的将领,哪一个都不能小觑啊!
黃叙被夏侯渊的样子给蒙蔽了。他还以为夏侯渊跟自己的力量是相若的,速度还比自己快上一点。整体上看,半斤八两吧。
如果单看数据,夏侯渊92点武力值,黃叙刚迈进90的行列,两人算是旗鼓相当,夏侯渊略占优势。但是从刚才的交手看,夏侯渊竟然是处在下风,关键是黃叙的力量太大,让夏侯渊的速度和经验没能发挥出来,加上黃叙耍了小花招,差点就得手了。
夏侯渊打起精神,兜转马头再次与黃叙战成一团,夏侯渊再也不敢有一丝大意,黃叙也是初生牛犊,双方你来我往,有攻有防,这回真的是半斤八两了。
打了数十回合,双方不分胜负,黃叙不由得有些心急了,趁着双方错马而过,伸手就捞起了强弓,扭身搭箭张弓就射。
夏侯渊那边的属将惊呼提醒,夏侯渊扭身甩枪,连挡了三箭,这三箭却是势大力沉,不过这三箭也只是个铺垫,等夏侯渊枪式用老,黃叙的第四箭带着耀目的金黄|色光芒直扑而来。
夏侯渊大喝一声,枪尖点地。
“横移!”
战马在夏侯渊长枪的助力下,竟然横着移出了近丈远!
黃叙的追射随之而来,一轮乱射之下,夏侯渊竟然手忙脚乱,幸好都勉强挡了下来,黃叙待要再射,伸手朝后一摸却发现箭囊已经空了,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道:
“夏侯将军果然名不虚传,如此打下去也分不出胜负,我们战阵分输赢!”
说罢,黃叙收起强弓,策马向自己的军阵奔去,夏侯渊冷冷的一哼,也转身向自己的战阵而去,不过他心里却暗暗庆幸不已,刚才他已经是黔驴技穷了,若是黃叙再有几只箭,说不定自己就伤在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了!
双方各归本阵,骑兵呼喝奔驰起来,两只部队都是弓骑兵,都没有冲阵的想法,各自绕着圈子奔跑起来,只不过,黃叙的骑兵远远的就抢先发动了攻击,夏侯渊这才发现自己的射程跟对方比差了一大截,而且黃叙的弓箭技能更高,弓箭的命中率和伤害也是吓人!
夏侯渊唯一能占优的就是速度,冒着黃叙的箭雨冲上去,黃叙就向外围跑,夏侯渊只能追着射击,但是对方的回射比自己追射的效果要好得多。
比骑兵战术,夏侯渊也不占便宜,相反还要吃亏,黃叙充分的利用队形组合,地形乃至风向,不断的让夏侯渊吃下各种小亏,而这些小亏累积起来,就左右了整个战场的胜负。
一个时辰下来,夏侯渊损失了将两千多骑兵,黃叙这边损失不到一千,这个交换比实在是太惨了!
夏侯渊见势不妙,赶紧的撤吧,看来只有跟自己的步兵汇合了,才能对付幽州重弩突骑兵。
不过,夏侯渊想走,黃叙可不肯放他走,黃叙花了这许多功夫,就是为了消耗夏侯渊的马力,当夏侯渊以为黃叙的马力也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其实黃叙还多有余力!
夏侯渊绝对想不到,黃叙从一开始就在这里给自己挖坑,最终,他小瞧了黃叙,结果还是将自己给陷进去了。
一千三百八十九章谋臣束手难解其意
夏侯渊最后的大败在于战马,夏侯渊虽然转行苦攻弓骑兵战术和骑兵战术,但是他始终还是有先天性的不足,幽州战士中,多半都是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的,对于战马的了解那真不是后来学能学得到的。
怎么给战马节省每一点体力,这种东西真要说也说不清楚,包括怎么配合战马转弯了,怎么加速怎么减速之类的,甚至还包括什么时候该快跑什么时候该慢跑,这些东西夏侯渊学不会,也不会有人教他。
于是,当夏侯渊看战马的体力差不多该撤退的时候,却骇然发现,敌军的战马还能频繁的冲刺,这立刻就在战术上将夏侯渊给压了下去,追在夏侯渊屁股后面的黃叙快乐的穷追猛打,付出了不菲的代价之后,现在黃叙终于开始收获了!
后来还是在异人部队的帮助下,夏侯渊好歹算是保住了七八千骑兵,但是帮助夏侯渊的异人就惨了,这些原本接了渗透侦查任务的玩家,多被扒光了免费送回城了,这个结果将会让接下来曹仁攻城战斗彻底走样。
等到曹仁好不容易来到广陵城下,却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攻城,自己有五万步兵,城里守军才两万不到,原本问题不大,可是对面还有一支数量两万,战斗力惊人的骑兵部队,这支部队像是猎食的猛虎一样游走在自己身边,这让曹仁怎么敢放手攻城呢?
退回去也不可能,打都不打就往回跑。这个脸面曹仁真的丢不起,而且没有完成曹操交代的任务之前,曹仁不敢退。
不能攻不敢退。曹仁就只好在广陵城下反攻为守,筑起坚固的壁垒,想要打持久战,不过进攻方打持久战那可是要考验其后勤能力的,从常县到广陵距离本来就两百多里了,常县到合肥还有一百多里,这么长的通道。很快就被幽州阵营的玩家渗透了。
如果不是担心城池守备问题,黃叙也早就渗透过去了,绝对能让曹仁断绝粮草。制止了黃叙动作的是徐庶。他倒不是过于保守,而是不明白曹操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之前,徐庶不敢放手还击,这是身为一个陆军总参谋长的稳重之选。
不知道曹操是怎么想的。即使广陵之战走了样。曹操的三路大军仍然出发了,夏侯惇率十万步骑,从郯城出发向北攻打临沂,许褚率十万步骑,从下邳出发向连云港方向进攻,全面战争似乎忽然之间就爆发了。
密云的新年假期即时终止,所有军政人员归位,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大规模战争。现在幽州参谋部也正在激烈的讨论整个战略形势的变化,这其中最难明白的。就是对手的战略目的,这个弄不清楚,所有的应对就都显得漫无目的了。
耳中听着众参谋你来我往的争论,方志文的眼神似乎有些涣散,身边的太史昭蓉斜了夫君一眼,抿嘴偷偷的笑了笑,其他人似乎都还没有注意到方志文在习惯性的神游太虚,仍然激烈表达着自己的观点。
“我看曹操的目的不外乎是想要消除来自背后的威胁,现在曹操西线安宁,北线袁绍是巴不得和平,曹操腾出手来,肯定是想要去除自己背后的芒刺,大家想得太多,未免有将事情复杂化的趋势了。”
刘晔的想法是典型的简约派,支持他这一观点的还有蒯良、成公英和田稚,而三个老狐狸却都站在另一面。
“不然,曹操老J巨猾,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每一仗也都有着背后的政治诉求,这一仗曹操甘冒奇险,为的就是拿回徐州那点地方?”
“事实上,我军在徐州只有广陵和连云港二城,而且基本没有进攻的配置;再说琅琊和泰山,泰山现在面对的是袁绍,而不是曹操,琅琊也只有慕容方一支骑兵部队,完全是防御性质,根本也不可能对曹操形成实质性的威胁。也正是由于我军部署的兵力太少,才引来了曹操的觊觎,他的目的是趁我不备快速的拿下徐州。”
“可是,他不担心我们随后的凌厉反击么?”
“那就要看袁绍的行动了,说不定他们已经结成了军事同盟!如果袁绍也随着与我开战,我军势必要有个轻重缓急,而徐州正是我军不大在意的地方。”
“子扬的说法纯粹是从军事上考虑的,我们更应该从政治上考虑,这么做对曹操有什么好处?如果袁绍和曹操联军不能击败我军,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事后我军的报复绝对会让曹操损失惨重,这不是得不偿失么!”
李儒的问题简约派都没有办法回答,大家又一次僵住了,这时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方志文,才发现方志文似乎在走神。
“咳咳,主公!主公!”
“啊?!怎么样,你们讨论出什么结果了?”
田丰无语,众人也都没好气的笑了。
“没有结果,曹操的行动太反常了,看上去,曹操就像是明知道前面有堵墙,还埋着头直冲上来,这实在是不合理啊!”
“主公,单纯从军事上好理解,可以看成是曹操的军师冒险,但是政治上....”刘晔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法理解。
方志文点了点头,眨了眨眼道:“各位肯定都有自己的想法,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好吧,现在我们抛开证据,大家放开思想猜测一下,曹操到底在做什么。”
方志文的话让大家都愣住了,这是让大家随便瞎说的意思么?互相看了看,刚才还争论的不可开交的众人忽然都沉默了。
“好吧,我点名,就....田稚最小,你先说!”
“诺,主公!我猜曹操是想要欺骗袁绍与我军开战,如果袁绍真的跟随曹操与我军为敌,甚至连公孙瓒、司马防也加入进来,那么我军的重点肯定在北方,这场战争将会大大的消弱和牵制袁绍,这个时候曹操再行反戈一击!至于事后,曹操完全可以将徐州再让会给我们,甚至让得更多也无妨,反正都是白地!”
“说得好!”刘晔鼓掌赞道,田稚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低下头,眼神却有些得意和兴奋。
方志文笑着点了点头,扫了大家一眼,刘晔和蒯良明显都是支持田稚的,成公英似乎还有点不同的意见。
“致先,你说。”
“诺,属下基本赞同田稚的说法,只是补充一点,如果司马防动手,那司马防对公孙瓒的想法恐怕与曹操对袁绍是一样的。”
“呵呵,很有意思的猜测,如果我反着理解也可以吧?”
田稚眨了眨眼睛,抬起头道:“主公,您是说袁绍也在反过来算计曹操。”
“对啊!”
“这个....也有可能,只是曹操这么笨么?他肯定有手段逼着袁绍动手!”
方志文笑而不语,转向一直都不怎么说话的贾诩道:“文和,别藏着掖着了,好东西要大家欣赏才有意思。”
“呵呵,主公高看属下了,既然主公点名了,那属下就说说,属下以为,曹操就是在故意找失败呢!”
“哦?有意思,这话怎么说呢?”
贾诩笑眯眯的扫了大家一眼道:“属下这是纯粹猜测,毫无根据啊!属下以为,曹操有不得不进攻的理由,就像当年攻打徐州一样。”
“嘶!文和是说他有内部矛盾需要解决!”刘晔惊讶的问道。
“对,我只是猜测!这点可以通过史阿来求证!”
众人的目光再次看向方志文,方志文仍然是笑笑,转向田丰道:“元皓呢?”
“呵呵,如果让属下猜,属下就猜曹操是一石三鸟,一来借助战争解决内部问题;二来,看看能不能让袁绍上当,真的与我军翻脸;第三么,则是寻找一个对袁绍动手的借口!”
李儒接道:“后两者其实是同一件事的正反两面!”
田丰笑着点头。
“哦,这么说曹操其实未必会真的下力气打了?”
“应该是的,这也是他选择这几个方向进攻的初衷,只是没想到夏侯渊贪功冒进,结果被小黃叙给折了马腿。”
“呵呵....”
田丰的话将大家都逗笑了,不过仔细想想,如果夏侯渊与曹仁配合紧密,现在广陵城下应该是一个僵持的局面,会形成一个不会很激烈的攻城状态。
再看连云港和临沂方向,连云港只有陈兰的步兵驻守,没有进攻能力,但是地理位置极好,就算许褚能打,他也打不下来。而临沂方向,则会形成与广陵类似的情况。
曹操兵分三路,却三路都不强,如果这三路其中两路合在一起,不管是临邑还是广陵,应该都能攻得下来,可是他却偏偏兵分三路了。这就是一开始田丰所说的,曹操似乎明知道前面是堵墙,但是也要来撞一撞。
方志文转了转眼珠,笑着道:“好吧,你们猜的都有道理,也不知道曹操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厉害,相关的情报我会想办法证实,那么接下来就要看袁绍的反应对吧?”
“袁绍接下来肯定会进行相关的军事调动,不过是否真的会动手就不好说了。”蒯良抚着胡须说道。
“不管他动不动手,我们都要做好准备,不动也就罢了,一旦他动手,青州方面防御,北边发力,立刻拿下中山、河间和渤海。”
方志文几乎想都不想就决定了,田丰和李儒对视了一眼,都翘起嘴角笑了。
一千三百九十章不论缘由抢了再说
“那么曹操这边要如何应对呢,主公?”田丰不紧不慢的问道。
“那还能怎么应对,将他打回去呗,他想的倒好,拿我们作法可不是没有代价的,这次,我们的洗掠目标是彭国、下邳、东海、淮南、庐江,令蔡瑁沿江随意攻击!”
“诺!不过主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