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60部分

马放南山么?”
审配闻言,立刻肃然出声道:
“主公,属下以为许大人所言甚是,我军与曹军之战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最后确定谁是中原之主的必然一战,因此,我军必须要抓紧时间做好充分的准备,曹操留给我们的时间不会很多,最迟明年夏收之时,战事就会重启。”
“不错,正南非猜测应该不会差多少了,所以与铁军讲和正当其时,招安铁军一方面避免我军无谓的战损,又能牵制住公孙瓒,而我们什么都不用拿出来,甚至还能向铁军收税,这何乐而不为呢?”
许攸和审配一唱一和,顿时让袁绍的心里有点动摇,对于铁军,袁绍心里其实很不以为然,特别是曾经被铁军和公孙瓒摆了一道的旧仇,袁绍可是还不曾忘记的,说起来,袁绍是个挺记仇的人。
不过。身为一个上位者,纠结于这些细枝末节显然是不智的,袁绍干笑了一声强辩道:“本官不过是担心铁军出尔反尔罢了。铁军易帜的次数太多了,这实在是难以让人相信他们的忠诚!”
许攸闻言呵呵一笑,面带不屑的说道:
“呵呵,哪里需要忠诚!本初太抬举异人了,异人又何来半分忠诚,只要利益所在,他们就义无反顾。对于我们开说,异人只要能够合作就行了,将来整个中原都是本初的。利益所在,铁军又能如何呢?”
这话袁绍爱听,闻言袁绍心里大喜,颚首含笑:“这也有道理。那么就让....仲治去一趟吧。务必晓以大义,让铁军易帜归顺!”
辛评出列拱手应下!
........................
铁军的分裂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原铁军的副会长老姜拉走了将近一半人马,分走了两万重甲龙骑兵,另外,老姜等人还纠结于燕县、白马、汲县、朝歌这几个地方的受益权,但是宋虎峰态度很明确,你要想要。那么就将汲县和朝歌分给你,想要受益权。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结果,老姜等人得了汲县和朝歌,可是他们主力已经准备南下了,这两城就算在他们手里也保不住,想要卖,却又不知道应该卖给谁。最后还是白素馨出面,低价将这两个城买了下来,其实老姜也知道,这两个城转了个圈,还是会回到宋虎峰的手里。
老姜带着大笔的财富和人马匆匆的南下追随刘备去了不提,却说宋虎峰,如今他手里的四城真的成了绑住他手脚的绳索一般,想要城就得向袁绍低头,否则,就得跟老姜他们一样,甚至还不如。老姜出售城池还有人接手,自己再出售,可还有人敢要么?
宋虎峰与坚定支持自己的会员们一商量,大家决定还是易帜,投靠袁绍并没有什么问题,也不必担心将来会不会被袁绍给吞掉自己的城池,因为袁绍能不能成为真命天子还难说呢!至少先过了曹操这关,然后,再去面对方志文吧。
辛评的到来算得上是瞌睡遇到了枕头,双方在大方向上完全一致,合作成功的基础相当的牢固。
送走了成功签下协议的辛评,宋虎峰只要等着袁绍正式行文,将任命书送来,自己将城头上的旗帜已换,这事就算大功告成了,铁军将会再一次完成华丽的转身,成为游戏中的易帜之王,墙头草的典范。
“哎~”
宋虎峰站在议事堂的阶梯上,望着早就已经消失了人影的门口方向长叹了一声。
“咦,宋会长有不少感慨啊!是成功的喜悦,还是登上高峰的寂寞呢?”
“白会长?你怎么来了?你这是在笑话我么?”
“呵呵,开个玩笑罢了,你可是我的金主,我怎么敢笑话你!”
“其实也没啥,我们铁军频繁易帜,确实有让人嘲笑的本钱了,呵呵。只是....这也是无奈啊!”
“呵呵,游戏玩得很无奈,这说明你们不是在游戏了,而是在认真的谋求着什么?我能问问你,以及你身边的那些兄弟,你们在谋求什么呢?”
宋虎峰摇头苦笑:“我不知道!以往似乎在追求畅快的游戏,激|情的战斗,或者还有想要扬名的心思,可是现在想来,那些东西也不过是一时的刺激,长久不了,当我们都认认真真的思考我们在这个世界中的一切之后,发现战斗不是一切,带给我们更多感受和温暖的,似乎并非战斗。比如这个城市,站在这里,看着这个城市,我就会觉得温暖和有成就感,有种不舍,这难道就不值得珍惜么?”
白素馨笑了:“我可不知道,不过既然值得珍惜那就珍惜好了,何必唉声叹气的徒做小儿女状呢!追求战斗也罢,追求别的也罢,只要去执着的追求了,那就没有什么好让人耻笑的!”
宋虎峰一愣,随即笑道:“呵呵,那我执着的追求你也可以么?”
“当然,但我也会执着的踹你!呵呵。”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潜心发展欲图西蜀
襄阳城里也降下了大雪,这似乎预示着明年会是个好年景。城里城外,都被洁白的冰雪覆盖,树枝上也挂着细细的冰溜子,松柏的枝叶上堆积着雪花,像是琼花玉树一样,孩子们在雪地上追逐笑闹,互相抛掷着雪球,忘情的玩耍让他们混不在意一身的泥水,回家之后肯定是一顿好打。
襄阳的鹿门学院开设之后,襄阳城里的文士也多了起来,各种文会隔三差五的也在各个酒楼园苑中召开,像今天这个情景,肯定又是文人雅士们围炉赏雪的好时节了,连庞元和诸葛瑾也接到了不少的邀请,不过,今天他们没有时间去那些地方消磨。
刘备正带着他们往房陵而去,那里是安置移民的一个重要的地区,昨天晚上大雪降下,刘备就一晚上没睡好,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一大早,刘备就将幕僚们都召集来,然后大家一起去移民安置点视察。
刘备想好了,这次既然去了,就将所有的安置点都走一趟,这个想法可是相当的有魄力,荆州的移民安置点从北边的西城到南边的沅陵、衡阳,想要一一走到,那可是个相当耗时间和精力的事情。
不过,刘备是主君,他决定的事情,底下人也没有办法,还好,刘备自己亲自带队,大家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就是在这种天气里骑马比较遭罪,骑在马上冷风灌进口鼻,让人呼吸都不畅顺,用力吸气。那如同刀子一样的冷空气让人胸腹发疼。
坐在颠簸的马上奔跑一会,身上就微微的出汗,被冷风一吹。那叫一个难受啊!这个时候大家就有些羡慕庞元了,这货在马上左顾右盼,神情轻松愉快,完全是一副出行赏雪的架势。
中午时分,距离房陵还有一百多里,大队人马找了个镇子进去休息,镇中的百姓听说刘备到来。都纷纷的前来迎接和围观,也有玩家来看了看热闹,打听了一下原来不是有什么战斗。而是普通的巡视,大家也就失望的散去了。
刘备感激的喝下当地父老们送来的热酒,然后与当地的父老们热烈的进行了交流,嘘寒问暖。关键是询问大家有什么困难之类的。庞元在一旁看得有些眼晕,这个场景怎么这么眼熟呢?怪不得刘备出身低、运气差的情况下,还能在东汉末年三分天下而有其一,原来刘备在政治方面早就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度,跟两千年后的那些亲民领袖没啥不同。
中午陪着当地的父老喝了点酒,下午上路的时候刘备就显得有些兴奋,话也多了起来,就算在马上。顶着寒风,也没能让他闭上嘴巴。不过,与刘备应答的这个艰难的任务,就交给对气候环境完全不敏感的庞元了,其他人就算有什么想法,也暂时先隐忍不说了。
“复庆,多好的百姓啊!”
“是啊,咱们的百姓最朴实,只要吃饱穿暖了,他们就感恩戴德,很少有过分的想法,如果能让他们过得好一点,他们就记你一辈子好!”
“呵呵,是啊,所以我是真的希望能为他们做些什么,能让这些朴实的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想让他们远离战乱饥荒,这,过分么?”
“一点也不过分,大人!正是因为您的这个理想,您看,您身后这些人不都无怨无悔的一直追随着您么?”
庞元的这个马屁不但拍得刘备舒服,更重要是将众臣也一起捧了,顿时收获好感度一大片,动动嘴皮子,就能有好处,这种事何乐而不为。这个道理如此浅显,但是在现实中绝大部分的人却背道而驰,究其原因,是因为现实中缺乏好感度这个量化指标,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庞元也不由得想像,如果现实中也有游戏这些设置,人活得是不是更有意思一些呢?
刘备闻言呵呵的一笑,自我陶醉了一会之后,刘备的眉头习惯性的皱了起来:“不知道这场大雪会不会给新移民们带来麻烦。”
“大人,问题多多少少都会有...”庞元的话让刘备身后的众臣心头一紧,不过庞元马上话锋一转,让大家都送了口气:“不出问题就奇怪了,就是因为有问题,才需要我们这些人的存在嘛,不能因为有问题就觉得不得了了。”
“说得好!说出了为政者的本质啊!”
“大人过奖了!”
“复庆,你说这天气还整修水利、清理田亩会不会让百姓觉得我们太苛刻了!”
庞元认真的想了想道:“应该不会吧,一则,出工是会有工钱的,为了赚钱,辛苦一点也是应该的,这天下就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二则,修葺的水利设施,清整的田亩土地,可不都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么?做好这些,明年就有了丰收的基础,难道这些道理他们会不明白么?只要地方上的官员能够将大人的政策落实好,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那就不会出大问题。”
“嗯!这也是我这次巡视的主要目的,政策是好,就是怕下面的人给执行岔了。”
“呵呵....”
稍顿了一下,刘备很快又将话题转向大局势。
“今年我军恐怕无力他顾了,想要整顿好内部就耗尽了精力了,而且安顿这些移民也花费了大量的钱粮...说来说去,打仗还是打的钱粮啊!”
“是啊,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夯实了我军内部的基础,才能为将来的战略发展铺路。”
“复庆也赞成西进?”刘备的眼神闪了闪问道。
“自然,西进的好处多了,大人想必也很清楚,关键是,西进的难度低,这个才是最大的好处。”
“嗯,可是,益州牧刘焉可是我的兄弟,这样做,岂不是同室操戈,这种不仁不义的事情,定为天下人所耻笑。”
“大人说得极是,这种不仁不义的事情我们当然不能做。”
庞元的话让刘备一愣,同时刘备身边的诸葛瑾、孙乾等人也都是一愣,庞元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改变了主意不支持西征了么?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这...复庆也认为我想的没错!”
“没错,大人仁义无双,所顾虑的也十分的周全,但是,道义上的取舍,并不能改变西向发展对我军最有利这个事实!”
“呃...可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呵呵...”庞元得意的笑了笑道:“未必不能兼得啊!”
刘备的眼神亮了,众位幕僚的眼神也亮了、连周围的武将们也都看向庞元。
“复庆有办法!?快快道来!”
“大人,咱们主动去攻打益州自然是于理有亏,但是若是益州主动来攻打我们,然后我们反击呢?这是其一。”
“嗯,接着说!”
“其二,若是益州内部叛乱,或者遭到外敌入侵,他们主动请我们的话,那又当别论,还有...”
“还有?”
“对啊,还有,如果当地的百姓不堪官府盘剥世族压迫,主动归附,难道大人还能将他们赶走不成?”
“这,这...自然是不能!”
“所以啊,只要这三种可能性出现,那么我们向西发展就顺理成章了,而且,这三种可能性有可能同时出现哦!”
庞元笑眯眯的说着,一脸引人犯罪的诡异表情,不过刘备却面带笑容,显然,他已经被庞元给引诱了。
诸葛瑾翘起嘴角笑了,孙乾则有些妒忌的看向庞元,这个难题在庞元面前眨眼就给解决了,而且办法还不止一个,照着庞元的计划执行,恐怕用不了几年,益州就会变成主公的了,这个庞元真是不容轻视啊!
“此事...希望益州不会如此吧,毕竟倒霉的还是百姓!”
庞元心里一阵无力,这刘备的无耻真是无所不在啊!好吧,要无耻大家一起无耻吧。
“是啊,大人仁德,悯恤百姓,只是这事恐非人力能够阻止,再者,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为了益州的百姓,大人还需更加努力才是!”
刘备展颜笑了,满意的看了庞元一眼,这话说到他的心坎里了,表子要做,牌坊不能不立,这就是刘备的本性!
“复庆所言极是,不过不是我需要努力,是大家一起努力,呵呵。”
“正是!”
“那复庆认为,接下来我军该如何行事?”
“若是如此,今年我军应该以灵活的主动主动防御来牵制曹操,一方面能干扰曹操的发展,另一方面能分散其他势力的注意力,北边则小心防御即可,如今司隶几乎成了白地,问题不大,南边则积极缓和局势,内部则大力发展生产积蓄力量。同时也应该积极的打击张梁,清理西南山区的蛮族。对外,积极谋求和解,特别是跟袁绍、公孙瓒,如果能形成反曹联盟那就更好了!”
庞元的话简明扼要,但是基本上涵盖了整个战略发展的核心问题了,如果能将这些事都做好,那么荆州的实力肯定能再上一个台阶,至于打击张梁,那绝对是反话了,积极支持张梁入主汉中,甚至向南侵袭益州才是正解!
刘备听得连连颚首,诸葛瑾仔细的想想,也找不出任何可以补充的地方,心下暗暗的一叹,庞元果然还是比自己厉害啊。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磨刀霍霍袁曹并立
中原之战落下帷幕,时间也接近年终了,大家都要好好的盘点一下今年的得失,以及计划一下明年的规划了。
曹操严格的按照预定的计划,拿下颍川之后只是在颍川北边的出口阳翟驻兵,摆出一副对河南尹和洛阳毫无兴趣的架势,同时,大批的精锐部队开始调动,纪灵部向南调动,准备攻打阳安和安城,曹洪部南下归陈宫调动,准备攻略汝南城周边。
汝阳的李进因为处事得当,兼且文武具备,被调任颍川太守,张勋配合他作为颍川都尉。
荀攸部则放弃陈留境内的所有城池,退至陈县布防,夏侯渊部进驻梁国,夏侯惇仍然防御沛国、彭国,曹操的大军则回返谯县。
如此收缩之后,曹操在北边的防线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三个强战军团完全不惧袁绍的压力,西南边有纪灵和陈宫,逐渐的收复汝南西部也并非十分的困难,至于东边、南边,那个就暂时不说了。
曹操的一番调整,从表面上看,是收缩兵力从战略进攻转向战略防御,有息兵止戈休养生息的意思,但是仔细的想想,却有收回拳头准备再次轰击出去的态势,只是目标何在就颇为耐人寻味了。
再看袁绍,袁绍确实很想拿下洛阳,毕竟洛阳城上写着个‘袁’字呢!因为洛阳曾经是仲氏的都城,在袁绍的心里,随人不迟袁术,但是那也是袁氏的皇帝。洛阳同样也是袁氏的都城。
可惜,就算没有许攸审配在旁极力阻止袁绍也明白,现在占领洛阳那绝对是自找麻烦。是自己朝着泥沼里面跳,是愚不可及的行为,但是袁绍心里的念想始终也不能熄灭。
退而求其次,袁绍退到了中牟就再也不肯退了,按照袁绍的说法,曹操留了一个阳翟在手,刘备还在熊耳山中建造要塞。司马防占据着宜阳、涵谷,自己怎么就不能占着中牟了!
审配倒是觉得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占据中牟作为将来的一个跳板也好。作为开封和陈留的战略纵深也行,总之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许攸则甚为不屑,如今袁绍的问题是地盘大而空,手里的兖州是不小。曹操甚至主动的将陈留郡的部队全部都撤走了。但是同时也卷走了人口,现在整个兖州的人口不到一百五十万,要知道全盛时期,兖州的人口多达七八百万,是整个大汉人口是十之一二,是最富庶的地区之一。
如今这么大的地盘落到袁绍手里,这个原本开发度极高的地区,只要恢复性的发展就能创造出巨大的利益。这点不但许攸能看到,那些世族老爷们更能看到。他们对土地的执着是十分惊人的,因此,他们对发展兖州抱着坚定不可动摇的信念。
在这种信念面前,不但许攸不能反对,连袁绍也不能反对,正因为如此,大规模的恢复性开发兖州就成了袁绍眼下的第一要务,而要大规模的恢复开发兖州,解决周边的防御安全问题则是重中之重。
西北边,铁军的易帜解决了大问题,再考虑太行山如今已经被方志文从公孙瓒手中夺走,袁绍的整个西线从赵国到魏郡漫长的防线几乎不用担心了,与河内交界的地方也有铁军防守,西线可以说是无忧了。
东线,东线一向没有什么问题,只要袁绍自己不犯糊涂去招惹孔融,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剩下的就是漫长的南线了,从泰山到鲁郡、山阳、济阴、陈留,一千多里的漫长防线就是袁绍现在最大的软肋!
看看曹操的部署,陈县有荀攸、李典,梁国有夏侯渊军团,沛国、彭国有夏侯惇军团,都是战力强悍的主战军团,兵力充足战力强大,每一个都是让袁绍头疼的存在。
袁绍的部署呢,颜良在泰山,高干在鲁郡,潘凤在山阳,张颌南下济阴南部,袁绍亲自坐镇陈留,表面上看实力与曹操的不相上下,防御南线问题不大。
可是仔细一想,曹操的背后都是开发成熟的地方,交通便利人口密集,不论是物资补给还是人员补给都是非常方便的。反观袁绍,身后都是一片白地,西线算是比较好的,可以通过濮阳一线进行补给,算是勉强说得过去,但是中部和东线,都是满目疮痍的白地,数百里见不到人烟也是常有的事情,在这种地方进行补给,不但需要大批的部队护送,更是沿途就会被吃掉一大部分的补给粮草,还要防范大批的野怪,以及曹军阵营可能的渗透部队,真要打起来的时候,袁绍肯定吃亏。
现在袁绍面临的问题相当的矛盾,想要恢复开发兖州,就需要南线防御安定,先要防御安定,就需要兖州的交通和人口得到一定的恢复。
许攸等人冥思苦想之下,最后终于给出了一个先恢复三条线的建议,西线就是顿丘、濮阳、定陶、陈留一线,中部则是东阿、东平、任城、山阳,东线是奉高、鲁县、南武阳和邹县。
“本初,这就是计划的全部,需要从河北迁移的人口将近两百万左右,初期至少要一百六十万,才能将这几条线维持起来,等到这几条要道正常了,在向周围扩张,以点带面,全面恢复兖州的生产。”
这些城池有的还有些人口,有的已经完全是军事要塞,现在要做的就是从冀州转移人口南下,西线要好一些,能够将陈留和司隶弄来的人口集中到这几个城市中,基本上能完成西线的部署。
另外两条通道,则需要从北边迁移人口南下了,趁着冬季农闲,这件事必须赶紧的做好,以便在明年开春时能够赶上春耕。
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不简单了,幸好有大批的异人可以帮忙,但是付出的代价,以及移民所需的粮草物资等等,袁绍掏得可就有些心疼了!
袁绍皱了皱眉头道:“这...需要的钱粮物资,还有农具、耕牛、种子都匡算过了没有,我们需要付出多少?”
许攸眼睛转了转,看向郭图,郭图会意的出列道:“主公,已经是匡算过了,折合了以西啊,大概要两万万七千万钱。”
“什么?!”袁绍差点没从地上跳起来,将近三万万钱,自己打下兖州这一仗也没有花这么多,现在建立几条城市带,对兖州的防御形成支撑,竟然需要花费这么多?建设比战争要更花钱么?
郭图笑了笑道:“主公,这个我们反复核算过,不过差太多,不过...”
“不过什么?”袁绍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七千万里面,流进这些人腰包的恐怕一半还要多吧,袁绍心里暗恨,但是对此却也无能为力,世族的力量袁绍现在也是让着三分才行。
“不过主公不必担忧,或者有更好的办法,主公一个钱也不必花。”
袁绍眼睛顿时一亮,不过他还是尽量不急不缓的问道:“哦?什么办法竟然可以省下这么大的一笔钱。”
“很简单啊,用土地换就是了!”
“用土地换?!”袁绍眉头微微一皱,这就是说,他们看上了兖州的土地么?兖州的土地可大得很啊!
“这个可是怎么个换法呢?”
郭图扫视了大家一眼,笑着道:“这个简单,只要谁开发土地就归谁不就行了!”
袁绍心下暗叹,这到也是个办法啊,只是这郭图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一些了,不,这不是郭图的胃口,而是整个冀州世族的胃口,不过,袁绍也不会任由他们肆无忌惮的吃得如此难看的。
“这,岂不是将来真个兖州的土地都没了?”
“这...不大可能吧,现在只是开发沿线城市而已,将来官府缓过气来,剩余的土地开发还多着呢!而且,这些土地也不是不交税的,主公,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啊!”
“呵呵,是好事,不过税赋...诸位的税赋是如何缴交的呢?”
“主公,我们可是都按时按量的缴交完税的!”
“是啊,主公,这事都是有据可查的!”
袁绍的一句话顿时激起了千层浪,袁绍顿时有些后悔,自己没事说这个干什么啊。
“好,好,此事我已经知之,不过谁开发属谁是绝对不行的,除非这里面有个比例!”
“比例?主公是说,开发者需要向官府交出一定比例的开发田地?”
“对!我看,就三成吧!”
“主公,官府一钱不出,就拿走三成,这不是与民争利么!再说了,官府还要收税,如果这样的话,肯定会严重的打击百姓南下的积极性,这不是得不偿失么!”
“是啊,主公三思啊!”
“主公,圣人说与民生息.....”
“够了,这就是最后的决定,三成,剩下的都算是开发者的,照此执行!”
袁绍生气了,许攸笑眯眯的看着不出声,其实这些家伙也未必真的要全拿,分个三成也照样得利丰厚,土地可是会持续产出的啊!袁绍也不过是想要分一杯羹罢了,也没有真的与世族翻脸的意思,所以,这两边不过是讨价还价罢了!
许攸不担心这个,他更关心的是曹操到底正在做什么。
一千三百八十一章太行冬猎西望太原
热热闹闹的光熹十一年终于快要过去了,这一年里,中原风起云涌,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纷呈的好戏,当这一切的纷纷扰扰终于在冬雪下落下帷幕的时候,都不免让参与者和围观者感慨莫名,但是所有的人都不得不承认,这是十分精彩的一年。
冬雪一下,方志文又开始了今年的冬猎行动,这次又是全家出动,连再次有了身孕的甄姜也没落下,虽然她身子已经显怀了,不过坐着马车还是很舒适的,她实在不愿意错过与夫君一起的时间,她知道,过了冬天,夫君说不定又呆不住要出去了。
这次冬猎的目的地是太行,明面上应该是常山郡,也算是方志文对常山郡的巡视之旅,跟随方志文的不但有近卫军将士,还有那一群正在逐渐成长起来的童子军,以及林闻之的高级知识分子军团。
在常山郡,方志文只设立了两个官方的城池,一个是北边山口的南行唐,一个是南边的真定,还有一个军事要塞井陉关也归驻守真定的于禁管辖,而常山郡太守梁习则驻跸南行唐。
方志文的冬猎队伍由北边的代县南下,阎志一路护送到了南行唐才返回代郡,方志文巡视了南行唐,对梁习的工作赞赏有加。
梁习果然是个人才,最重要的是梁习的责任心很重,所以每一件事他都做得很认真,很难找到疏漏的地方,看来历史上曹操夸梁习政务次次第一。难有出其右者还是有道理的。
说实话,目前的常山郡政事并不是很繁忙,问题在于人口太少。城池外围,特别是道路沿线的治安环境比较差,还有就是不断的有外来的人口,比如从瀛洲、从北边草原、从南边山地送来的人口,而这些人口素质低,种族习惯又各不相同,由此而产生了各种矛盾。南行唐就像是一个大大的集中营,这里面的问题肯定是少不了的。
也亏得是梁习坐镇,能文能武。做事又极其负责,才将这如同乱麻一样的南行唐治理得井井有条,更将这些纷乱的关系处理得很好。
实地看过了梁习的能力,方志文算是放心了。接下来。向常山郡的移民速度看来是可以稍微加快一些,常山郡在应该将薄吾、灵寿、石邑几个城池都建立起来,才能形成完整的城市链条,否则,从代郡广昌一路南下到太行南端距离太远,李元志的后勤就会成为大问题,就连于禁部队的后勤也会有问题。
随后方志文一行南下真定,然后在于禁的陪同下前往井陉关。这里可是个名气十分大的地方,战国时期。这里也曾经爆发多次大战,汉初,韩信更是在这里完成了攻灭赵国的关键一战。
方志文当然不是来这里缅古怀夕的,井陉关如今可是重要的军事要塞,是通向并州乐平国的要道,是南下南太行地区的关隘。
如果仅仅是来观光的话,井陉关确实没啥好看的,这里就是个大型的兵营,有数的几个店铺也主要是为了异人提供服务的,这里不是城池,不能注籍,也不对外开放营业性的设施,除了一个副本广场之外,也没什么热闹的地方。
不过那群老头和孩子们还是很兴奋,不停的从这个山头的哨所爬向另一个山头的哨所,乐此不疲的样子让方志文和几位夫人都叹息不已。
不过爬不动的人也还是有的,比如蔡邕。
“蔡先生,怎么不去登高啊?”
蔡邕的眼睛似乎始终追着自己那宝贝女儿,看到宝贝女儿活力十足的样子,蔡邕就笑眯了眼睛,不过蔡琰年岁渐长,蔡邕有开始担心起她的婚事来,这事方志文还是听林闻之无聊的时候聊起,说这事的时候,林闻之嘲笑蔡邕,说自己的孙女快三十了他都不着急,蔡文姬才十四,蔡邕就坐立不安了。
“老不以筋骨为能事,爬不动了!”
方志文相当无语,甄姜和太史昭蓉使劲的忍住笑意,糜贞却忍不住嘻嘻的笑出声来,小宁赶紧轻轻的拽着糜贞的衣袖,提醒她有些失礼了,糜贞赶紧扭过脸,捂着嘴抖着肩膀,样子很是可爱。
方志文呵呵一笑,指了指那一群老头老太道:“这话该跟他们去说。”
蔡邕也笑了起来:“他们不怕风雪,老夫可是很怕的,其实爬上去也看不到什么吧?”
蔡邕说着极目向西边看去,只见峰峦如涛风雪如海,苍苍茫茫哪里有个尽头呢!
方志文点点头:“是看不到什么,估计也就能看到一片大山,西望是太原啊!”
蔡邕看了一眼方志文,揣摩着方志文是不是又开始打太原的主意了,不过随即他自己也失笑了,方志文是不是在打太原的主意跟蔡邕没啥关系,蔡邕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文人,年轻的时候或许还忧国忧民,年纪大了之后,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忧国忧民的能力,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学问比较好,因此对于政治,他是敬而远之,甚至连出仕都不愿意,还是在甄姜的劝说下,勉强在教育司担任一个闲职,算是为幽州的教育开发度增加了一点贡献。
“太原是个好地方。”蔡邕笑着接了一句。
方志文有些好奇的看向蔡邕:“蔡先生为何说太原是个好地方?”
“太原四面皆山,中有平原大泽,土地肥沃山川险峻,太原不是个好地方么?”
“呵呵,说得也是,太原是个好地方啊!东有太行为界,西有吕梁阻隔,南有群山为屏障,北有长城可以倚重,是个关起门种地的好地方。”
“莫非大人准备取之?”
蔡邕的问题让方志文一愣,同时身边的于禁也眼睛一亮,于禁自投方志文以来,虽然深受重用,但是却没有捞着建功立业的机会,眼看着俞涉、文聘都在瀛洲大放异彩,于禁也不由得很是眼热,如果主公有意攻下太原,自己可就能派上用场了。
“呃?!蔡先生合适也开始关注这个了?”
“哪有关注,就是随口一问罢了,我观大人巧夺常山控制太行,莫不是想要拿下太原这处宝地么?”
“哦?志文又看上太原了么?照我说啊‘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随便找个借口,将太原拿下就是,哪里需要顾忌那么多。”
方志文的身后响起了林闻之那老无赖的声音,蔡邕听到这句名诗,眼神却是一亮,脱口赞道:“好诗句,不过怎么是七字呢?不如五言铿锵,倒是颇为婉转!”
“呵呵,这可不是我写的,我也不研究诗词。说正事,志文想要图谋并州了么?为何不先拿下冀州呢?”
方志文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说了要拿下并州了,更没有说要拿下冀州,林老你这纯粹是想像。”
林闻之挤开方志文身边的于禁,站到方志文身边向关塞西面的狭窄道路看去,嘿嘿的笑着说道:“不打并州冀州的主意,要太行山来做什么,你那参谋部里的一群聪明人难道都是没事干了闲得发慌么?”
于禁苦笑着向后退了退,想起甄翔对林闻之的评价,不由得深以为然,这家伙就是个倚老卖老的老不修。
方志文很细心的给了于禁一个安慰的笑容,然后才看着林闻之答道:“拿下太行不一定是为了进攻,也是为了防御,甚至是为了阻止公孙瓒与袁绍发生冲突。”
“阻止公孙瓒跟袁绍发生冲突,是为了让袁绍放心的去跟曹操死磕么?这个如意算盘未必就能打得响啊!”
“哦?林老莫非也有高见?”方志文撇了撇嘴,林闻之的战略水平,也就是纸上谈兵的水平罢了,跟参谋部里的聪明人相比相差甚远,可能还不如田稚。
“高见没有,浅见有些,不过先不忙着说中原的事情,你入主太行,固然可以说是避免了公孙瓒东向的可能,甚至公孙瓒向西攻陷河东也是你在背后撺掇的吧?你的目的是让公孙瓒与司马防去死磕?这公孙瓒明显不是司马防的对手吧?司马防潜心发展多年,可谓是兵精粮足,正有东出中原的打算,你鼓动公孙瓒西进,不正好送到了司马防的刀口上去了么?现在中原抵定,公孙瓒西边有司马防,东边有铁军,恐怕正是进入了危亡之际了,取太原,正其时也!”
方志文不屑的笑了笑:“公孙瓒真的那么差?铁军刚刚分裂,还有能力跟公孙瓒硬碰?司马防真的需要河东郡么?您老真的明白这些么?”
“呃...啥意思?你是说公孙瓒不会输给司马防?”
“不是,我是说,司马防根本就无意河东郡,因为那里太贫瘠了,拿下河东郡,北边是北地,东边是西河和河内,不是三面受敌么,河东郡能安稳?不能安稳又怎么能够安心发展,不能发展要来何用?”
“这...那司马防派李傕和司马懿占据河津,又命张济屯兵焦县准备北渡黄河,这不都是想要图谋河东郡的意思么?”
“谁说的,这样就是图谋河东郡么?不能是马蚤扰河东郡,不让公孙瓒发展河东郡的意思么?只要河东郡不能正常的发展,就不可能对司马防形成威胁,甚至还能成为公孙瓒的流血之地,这才是司马防的真正打算吧!”
林闻之眼睛转了转,虽然认为方志文的说法在理,但是他嘴上可不认输:
“那,司马防兵强马壮,难道不想有所作为么?”
“当然想了!”方志文十分肯定的说道。
一千三百八十二章冰峰观雪纵论中原
ps:感谢‘风极轩’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堃水’大大的慷慨打赏,还有‘780102294’大大的评价票,谢谢!
林闻之得意的伸手想要抚摸自己的胡须,只是这关头上迎面风不小,呼地将他引以为傲的长髯吹了起来,盖了他一脸,这个样子就有些好笑了,关墙上顿时响起一边闷笑声,等到林闻之将胡须拢住,扭头怒目相视的时候,大家的脸上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只有方志文笑嘻嘻的看着林闻之,林闻之为之气结。
“哼,既然你都说了司马防将要有所作为,为何他就不能有向东发展,重回中原的想法呢?”
“我没有说他没有这个想法啊?假如您是司马防,中原的局势如此,你待如何入局破局?”
“这...”
“您也明白中原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事情,必须慢慢来,用坚实的基础,一点点的蚕食才是正途。”
“可是,中原豪强也不会坐视吧!”
“呵呵,您这是在狡辩,我只是说,司马防不能大鸣大放,而是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的慢慢向东走,拿下一点地盘就消化好巩固好,然后再迈出一步,司马防这个人从来都不缺乏耐心,何况还是如此重要的一件事,更应该谨慎小心了。”
“那你认为,司马防会先将吃下去的弘农消化了,然后才会图谋河东。拿下河东才会图谋西河、太原、上党,而中原却是要放在最后的?”
“对啊,我就是这么想的。司马防的性格谨慎,绝对不会冒险,就算看到曹操或者袁绍拿下中原,他也不会因此乱了分寸,毕竟他现在是关中、西凉在手,已经有了稳固的根基,着急反而是大忌。”
林闻之揪着自己的胡须。眨了眨眼睛道:“这么说你的看法跟我相近了!”
方志文撇了撇嘴,于禁瞪大了眼睛,这家伙果然是脸皮极厚的。蔡邕也是莞尔一笑,方志文的几位夫人都是抿着嘴直笑,只有靠后一些的珈蓝眼神不善的看了林闻之一眼。
“是嘛,那刚才林老您似乎对中原的局势另有看法。现在可以说说吧!”
“呵呵。当然,不过在我说出意见之前,我想要先问问你的看法,省的一会你绕来绕去又将我的想法说成是你的想法。”
“呃...这样也行?”
“当然!”林闻之很肯定的点着头,一脸的大义凛然,其实肚子里都笑烂了。
“好吧,”方志文无奈的说道:“我对中原的看法是会消停一段时间,或者到春耕之后吧。曹操重新整顿好军队,或许会有新的动作;至于袁绍。他现在是最希望中原安定的人,好争取时间努力的恢复发展兖州;刘备方面,应该会在汝南维持一个低烈度的战斗,而将重心转向汉中吧,其实从张梁忽然朝汉中出手就能看出,有人在将刘备的目光吸引向西边,这人希望给刘备找一个坚实的根基。”
“就这些?”
“就这些!”
林闻之得意的扬了扬眉梢,笑道:“好,司马防和公孙瓒就不必说了,未来一段时间,这两人的重心都在对方身上,刘备你说的也不错,至于是谁将刘备向西面引导其实不难猜,不就是庞元和江永么!对张梁来说,西边的天地开阔,如果能依托汉中,逐步踏上高原,则张梁的天地开阔,对于刘备来说,有了蜀中,不但有了一个坚实的根基,更重要的是,关进时刻还能向西南两个方向发展,如果早有准备的话,这也是一个可行的后路。”
方志文点了点头,对此表示赞同。
“再说曹操,曹操经过连番的大战之后,其实战力损伤不大,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到全盛状态,拿下颍川之后,曹操的西线基本无忧,汝南西部有桐柏山阻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