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6部分

有成见,可否说来参考一下?”方志文呵呵一笑,大有深意的看了周泰一眼道:“甄公子倒是会找捷径,不错,我是有些打算,今天就是要跟各位商量一下,看看这个方法是否可行。”甄尧有些兴〗奋的期待的看向主公,甄二公子则得意的笑了笑,香香略带傲气的扫视了大家一眼,仿佛有主意的是她而不是方志文。
“大人请讲,我等洗耳恭听,呵呵。”甄二公子笑着拱了拱手。
“其实这事很简单,想要保住清河口唯有建军,我实在想不出除了军队之外,还有什么力量能让清河口牢牢的控制在甄家旗下。”甄尧困huò的眨了眨眼问道:“主公,甄家可没有合适的官职啊!
难道现在去运作此事么?”
志文摇头:“如果能运作到,甄家早就拿到了,既然没有合法的官职,那么就不妨学学我们沿路看到的鼻些山寨。”“你是说控制马贼,不,是假托马贼之名?”甄二公子眼神一亮,这个注意甄家其实未必就没有用过,但是这中盗贼寨子的规模是个问题,另外就是还必须面临官方的打击,一旦被发现与甄家有关,后面的麻烦事还多着呢,算起来有些得不偿失。
但是现在跟清河口将会带来的巨大利益一比,养贼的成本就一下子变低了,这就是甄家的思维惯xìng造成的盲点,方志文则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方法可行。
“不,不是马贼,而是海盗,以及海岛!”
“啊!”甄二公子不由得惊呼了一声,随即将目光转向周泰,周泰的脸已经兴〗奋的通红,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原来还以为自己以后都要去草原上纵马奔驰了,还有些遗憾,却没有想到,主公竟然给自己安排了这样一个机会。!。
第一百二十八章就叫月岛
渤海湾里的岛屿其实主要集中在渤海湾出口的南北连线上,以及靠近辽东郡东南部的黄海海域中,但是在渤海湾内并非没有岛屿,只是岛屿的规模要小得多。
在方志文的计划中,开始的时候只要有一个落脚点就好,实际上,将来组建的水军,或者海军部队的大本营应该是清河口,在外面的基地不过是一个立足点,当然,未来的目标是控制渤海湾的长岛列岛,长岛列岛是渤海脖子上的明珠,也是能直接威慑幽州、冀州、青州的战略要地,如果能在那里建立海军港口的话那就更美妙了,只不过这个是长远的计划了。
现在的水战,主要是弓弩和短兵相接这两种战斗模式,因此是不需要幽州突骑兵这种强力兵种的,但是水军其实也有特殊兵种,那就是因甘宁而出名的锦帆贼,这个在游戏中成为锦帆水兵的兵种,与周瑜训练的洞庭水兵、襄阳的襄阳水兵,并为英雄传说的三大水军兵种。
而周泰作为洞庭水贼,自然能够在他所驻扎的城镇中,建立洞庭水兵训练营,当然,这个训练营的图纸也可以在玩家的拍卖行里购买。
在官面上,清河口镇仍然是属于渤海郡章武县辖下的村镇,方志文也不可能将这里直接变成自己的领地,甄家虽然成了此处的大族,甚至暂时的把持了清河口镇的建设管理权限,但是这都是暂时的,章武那边很快就会派来流官进行管理,所有的管理权限也就会被收回了,甄家正是要赶在这之前,将能建造的系统建筑都给建起来,包括一个sī人的造船厂、sī人港口,以及一大片适宜建造码头的地盘。还有就是一座洞庭水兵兵营。
方志文在玩家势力的视线中消失了,在章武最后出现一次之后,大家都以为方志文的下一站是泉州,但是在泉州却一直没有见到方志文出现,那些准备找方志文接洽的玩家势力不由得有些焦躁。因为这个时候时间可是很重要的。
天下会与密云要塞的人**易已经开始运作了,虽然这是个秘密的交易。但是很难瞒住有心人。特别是天下会购买来的村落,很容易就将消息泄漏了出来,这些玩家势力都有些担心,如果天下会在密云密道取得了时间优势,会不会将好处都占尽了,甚至挤占后来者的发展空间。
于是这些焦急的玩家势力直接找上密云要塞,希望方志文已经秘密回到密云要塞,但是方志文是没有见到,却发现了田畴已经办公开的在按照天下会、星光以及战神公会、铁骑团等先例。开始以一种标准的形式提供出一个合作协议,这一发现顿时让那些焦躁的玩家势力获得了解脱,同时也忘记了追究方志文的去向了。
十天时间,周泰只能从这个低级别的兵营里招募了两百多名水军,然后将方志文带着的精锐突骑兵也一起进行训练。不练别的,就训练在船上吃睡,还有就是游泳。
想要靠这些骑兵去打水战。那是不现实的,但是只要骑兵能适应船上的生活,用船将骑兵投送到岛屿上,与占据海岛的海盗们打陆地战才是周泰的初衷。
船只是朱七公子由海路带来的,为了稳妥起见,朱七公子完全沿着海岸航行,白天航行晚上宿营,刮风下雨就躲着,这样花了二十天时间,才走完这两千多里的水陆,如果海船顶用的话,这点路程只要五天就能跑完。
一到了清河口,朱七公子自然又去纠缠甄二公子了,方志文也乐得如此,将他的船只水手以及sī兵都借去让周泰训练,只要骑兵们能适应船上活动之后,方志文就打算让周泰去占据一个海岛,趁着清河口镇的官员没有派下来之前,先建立好一个隐秘的军事基地。
到时候清河口内有甄家的sī军,外有周泰的水军,谁还敢在清河口称老大,就直接灭掉了事。
“主公,明天天气应该晴好,明天就出发吧?”周泰站在轻微摇晃的船头,看着西边的晚霞说道。
“你才是丰宁水军都尉,是水军的主帅,这个事情有你决定,我给你的命令只是让你占据一个足够大的岛屿,其他的过程我不管,作战的时候也是你指挥,我就是你手下的一个兵。”
方志文一边跟香香摆弄着船头那座半固定的巨弩,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周泰眼里闪过一丝感动,大声的答应着,转身又去狠狠的操练他那一点水军去了。
“哥哥,周泰就不说了,孙明你交给周泰有啥用啊!这家伙基本上算个废物。”
“谁说的,这世界上就没有没用的人,只有不会用人的人!孙明善于指挥弩兵,虽然统帅值不够高,但是至少他能训练弩兵,并且能为主帅提供弩兵加成,现在的海战主要以弓弩互射为主,正是孙明的用武之地,只要多参战,统帅值也是可以提起来的。”
方志文抬头看了看另外一条船上正在指挥弩兵的孙明,暗暗点了点头,这个孙明在接到任务之后,还是很努力的,现在唯一让方志文不大放心的,就是周泰能不能吃得住孙明,如果不行的话,到时候只好将孙明带走,由周泰自己训练和提拔将领了。
这一路下来,有希望进阶的顶级突骑兵士兵是有的,不过都给方志文压住了,他现在需要的是水军低级将领,骑兵将领暂时是够用的,所以不想让骑兵将领过多的占据名额,而且他现在也养不起那么多的骑兵,周泰的水军还是甄家出了大头的。
“知道了,哥哥。这个巨弩转向不怎么方便啊,要是能有个万向座就好了。”
“呵呵,这个不是想想就能做出来的,要工匠有这个水平,还有材料问题,没那么简单吧,能这样暂时就够用了。不过是些海盗而已,渤海的航路稀疏,海盗的生存环境也不好,想必他们也没有什么像样的船只,就是直接用这些一千石的大船去撞。估计也能打赢。”
香香皱了皱鼻子,不服的反驳道:“不可能。船小好掉头。大船哪里能撞的上小船,要不我们将周泰叫来问问!”
不用叫周泰,旁边一直陪着他们兄妹两的船长,或者这个时代应该叫船老大,忽然出声道:“小姐说得对,小船灵活,如果有浆手配合的话,短距离速度比大船快,这些大船又不是战船。没有浆手和排浆,也没有撞角,所以基本上不可能撞沉小船的。”
方志文脸sè臭臭的,心说这个船老大的AI这么高干什么,自己哄哄小女孩都不行。
香香得意的扬了扬下巴。鼻子里高兴的哼哼着,看着哥哥吃瘪了,脸上笑得极为开怀。银铃似的声音在海面上快活的飞扬着……这次出海,甄二公子和朱七公子都没有跟来,以往带着他们战斗是不得已,现在这个情况,就不需要他们去冒这个险,对于夺取一个海岛的事情,方志文没有打算瞒着朱七公子,甚至还想借着他的嘴将这件事传递到江东大族那里,让他们充分的重视,甚至希望他们能模仿复制自己的行为,这样才能有效的遏制玩家势力在海上的恶xìng膨胀。
甄尧倒是主动的要求跟着船队行动,林老头也不消停,非要去看看水战的场面,他也不怕一个不小心被流矢挂掉,辛辛苦苦练上来的等级可是会掉级的。
一般情况下,生活技能玩家是不会被卷入战争的,但是如果是自己主动进入的话,那么对不起了,该挂的时候一样会挂掉的,死亡惩罚与战斗类的玩家一样,没有特殊待遇。
渤海湾并不大,一天时间就足够船队横穿了,即使是当地的村民,对渤海湾里面的小岛也不甚了了,方志文他们也没有固定的目标,只是按照半日航程的范围内来搜索,反正他们的要求也不高,能容得下几千水军驻扎就可以了,水军的补给会由清河口镇的甄家帮忙,占据的岛屿不需要考虑发展问题。
等到周泰的水军训练完成,就会设法在长岛列岛中寻找一个大岛占据下来,那时候才会建立正式的水军营寨。
渤海湾虽然不大,但是海岛可真的不少,这个跟现实情况是不大相符的,幸好智脑弄得岛屿规模都不大,就算碰到比较大规模的海盗,因为有金鹰在天上监视,方志文他们也能及时的避开,尽管方志文的船队有十条千石的大船,但是能战斗的正规军对才两百,另外有两百是朱家的sī军,至于方志文的突骑兵,勉强能在甲板上射射箭,不过这个准头就没谱了。
所以那些一两条小船的海盗,周泰敢于上去吃掉,至于拥有大船的海盗,周泰统统的避了开去,直到傍晚,方志文终于从金鹰的眼里发现了一个大小合适的小岛,从天空中看去,这个面积不大的岛屿像一轮弯月一样,静静的挂在海面上,岛屿上有些稀疏的树木,还有一个寨子,应该是海盗的巢xué。
方志文先指明了方向,让船队调整航向,又将金鹰转移给周泰,让他根据小岛和岛上海盗的情况,来布置登岛的战役,岛上的海盗人数不少,那么战斗的规模肯定不是先前那些小打小闹了,怎么样避开海盗的海上优势,迅速的将战斗发展到岛上去,这才是这次战役的关键,当然了,这个头疼的事情,现在方志文已经交给周泰去烦恼了,他自己则站在船头,远远的看向已经被他命名为月岛的岛屿,在海天一线的位置上,那月岛还只是一团小小的yīn影,那里将是方志文走向大海的一个跳板。RQ!。
第一百二十九章后路就交给你了
周泰制定的战术很简单,那就是直冲上岛,不与海岛在海面纠缠,直接从月岛的弧形内弯处的沙滩上,强行搁浅登陆,因为这次来的都是平地的货船,正好适合这种冲滩的战术,作为一个水贼,周泰对于这种孤注一掷的打法非常有心得,或者说,他认为打仗就是这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考虑船只损失什么的,是不可取的。
方志文对与周泰的战术决断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仔细的问了周泰几个细节问题,比如船队以什么队形冲击沙滩,如果有海盗船上冲来纠缠怎么办,冲上沙滩之后是先在船上防御,还是主动登岛出击等等。
其他的将领都三缄其口,因为海战的事情他们也是一窍不通的,方志文还能想到这些问题,完全是因为方志文的来历,毕竟曾经生活在那个信息爆炸的年代,就算不懂海战,也知道些常识。
方志文的问题并没有让周泰赶到惊讶,因为方志文问得这些不一定要懂得海战才能问得出来,只要是对战争熟悉的人,细心的思考过,都可以问的出来。
周泰仔细的安排好各船的任务,主要是保证能顺利的冲滩,冲上沙滩后,所有人都下船,将海盗吸引到岛上歼灭,如果海盗不上当,就先端掉海盗的老巢,至于船只搁浅之后,海盗也没有办法能快速的将船弄走,所以不必担心,要是海盗想要占领船只,那正好成为周泰手里突骑兵的箭靶子。
周泰没有直接奔向月岛,而是在海面上绕了一个弧形,根据风向选择了一个可以直线航行的位置作为出发点,这才趁着剩余的一抹天光朝着月岛直扑过去。
“竖盾!注意防火,船头弩箭和弩兵优先攻击距离近的船只。”
“稳住!稳住!保持航向。”
‘咻咻’‘笃笃’
‘啊!’
‘嗯!’
进攻的船队排成两行直列。不管不顾的朝着逐渐围拢过来的二三十条大小海盗船只直冲过去,双方迅速的进入了交战的距离,除了传令官在大声的呼喝,双方都默默的按照传令官的命令做着动作,偶尔有被流失射中的士兵发出低沉的闷哼声或者一声短促的惨呼。耳际能听到的只有如飞蝗一般的羽箭划破空气的‘咻咻’声音,那一声声冰冷刺骨的尖利啸声。正在拼命的夺取着人类的生命。
方志文就站在打头的那条船上。站在船头临时改装的射台上,方志文根据周泰的指挥,或者自己的判断,优先射击企图靠近进攻的海岛船上的指挥者,不时有一束银sè的光线或者蓝sè的光芒闪烁,技能的闪光往往代表着敌人的又一条生命被轻轻的夺取了。
方志文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熟悉他的人才知道,没有什么表情的时候并非表示不满意,也可能正是一种满意的表示。
对于周泰选的这个时间点。方志文非常的满意,想起自己与周泰相遇的那次,似乎也是夜战,但是因为这次的水手和士兵水平都还不行,所以他没有完全选择夜战。而是选择在天黑前的那一会,视线能大致的看清楚岛屿,但是看向船只就有些模糊了。所以双方攻击的杀伤效果都非常的有限。
“降帆!降帆!保持航向!”
“注意,注意,抓稳身边的绳索,抓紧绳索!船只即将搁浅。”
一阵沉闷的响声,伴随着有些刺耳的摩擦声,高速航行船只仿佛被一直看不见的手猛地拉住了,船上所有的人的身体都猛地向前冲去,幸好在士兵和水手们身边,在就准备好了固定的绳索,这才没有造成重大的伤亡。
一只接一只的大船先后冲上了沙滩,海盗们不甘心的追了上来,却没有直接向沙滩上冲击,只是在射程内不断的放箭,指望能对已经动不了的敌人造成伤害。
只是,这个打算直接的破产了,站在已经不动的船只上,方志文的幽州突骑兵立刻发挥了恐怖的射速和精准优势,海盗那边的伤亡顿时直线上升,竟一时人仰马翻,无奈之下海盗只好向后退了回去,暂时离开了幽州突骑兵的射程范围。
而另一部分突骑兵已经在方志文的带领下,完成了集结,向着岛上唯一的人工建筑冲去,在十几名将领的配合下,本来就没几个人驻守的营寨很快就被方志文轻松的攻陷,方志文直接选择将之占领,顺势也占据了海盗的码头和码头上的箭塔,防止海盗从这个港口反扑。
海岛见老窝被攻陷,顿时急了,或许这跟系统设定没有什么关系,而是一个简单的生存问题,没有了老巢他们要么散伙要么投靠别的海盗,显然,这不是他们想走的路,而且,单从人数上来说,这些海盗的数量还比方志文的部队数量要多,于是,他们选择了全力反扑。
只是这回方志文据寨而守有了地利,加上码头侧面的几座箭塔,以及由将领组成的骑兵小队,而海盗却由于没有稳定的登陆场,造成兵力不能集中使用,最终的反扑也在一个时辰之后被彻底扑灭,还平白送了几条大小船只给方志文。
方志文带着香香和林老,骑着马在不大的岛上转了一圈,这里是不适合建城的,实在太小了,就算是建立玩家城市也不大合适,完全没有战略缓冲,易攻难守,能建设港口的位置也很小,最多能系泊三五十条船,也就是三五千人的规模,不过作为临时的基地勉强合用。
“周泰,留下谁由你点将,我不建议你留下太多的将领,你的水军将领最好还是由你的水军士兵中提拔比较好,这个你来考虑,我只是建议。”
方志文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这个竹木结构的大厅,实在是有些简陋,万一有个台风什么的,不知道能不能顶住。这个可不是方志文瞎说,朱七公子已经证实了,海上是有飓风的。
“主公”周泰的眼神在火光中有些闪烁,他知道这是主公在给他加权,也是对于他的充分信任:“就让孙明大哥和志然大哥留下帮我吧。”
“孙明。你愿意留下么?”
“孙明遵命!”
孙明赶紧跪起答道,虽然他也想一直跟着主公。但是他也知道。军中之人最终还是要看本事的,自己在这里还有点用武之地,跟着主公恐怕永远会被人看不起,而且水军初建,将来也算是水军元老吧,这点得失他还是想得很明白的。
“嗯,志然,就留下帮帮周泰,军事上以他为主。不得有违!”
“诺!”
“周泰,你年纪不大,却要你担起这个重任,不过我相信你的能力,平时多思多想。集思广益,但是作战时不能犹豫不决,更不能顾虑重重。要有信心,在咱们丰宁军中,只有你才是水军将领。这里经营得好,便是丰宁的一大臂助,即使经营不好,也要为丰宁留下一个退路,明白了么?”
看着方志文郑重的神sè,周泰跪坐起来略有些jī动的亢声拱手道:“属下明白,定不负主公所托。”
“很好,我们的后路就交给你了,钱粮你不必担心,若清河口有变,则速报与我,我会直接遣人给你提供补给……睡不着啊?”
方志文慢慢的回头,从来者声音就知道,是林老头,被海风吹得晃动不已的火把,将摇动的光线投射到林老头的脸侧,半明半暗的样子有些诡异,加上他有些奇怪的笑容,让人觉得有些yīn森。
“啊!睡不着,刚才练习武技来着,累了就站这吹吹海风。”方志文笑了笑扭回头继续看着黝黑的海面和灿烂的星空随意的回答道。
“为何要那么拼命的练习呢?你是个统帅啊!”
“我也是武将,武将不就是靠手里的刀枪么?”
“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你对未来没有信心,所以会拼命的习武,尽量让自己多一点保命的手段。”
“呵呵,这很正常,我们不是异人,不能复活的。”
“不是有英灵殿么?只要你投效异人之后,就能复活了。”
“哦?那可以考虑一下。”
林老眼神闪烁了一下,嘴角的笑意更浓,晃了晃头,抚着长髯道:“方太守对将来有什么长远的打算么?”
“你是指什么?”
“就是对未来的打算,你到底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为大汉开疆拓土,为自己名留青史,为子孙积累福荫,这还不够么?”
方志文很认真的回答道。
林老头嘿嘿的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一脸的不相信。
“我看着不像啊。”
“哦?此话何解啊?”
“呵呵,方太守为何要引异人往塞外?又为何要点醒江东世家注重海贸?周泰留在此地经营后路又是为何?”
方志文似笑非笑的看了看林老头,玩味的反问道:“那林先生以为呢?”
“哈哈引异人前往塞外是为了尽快提高异人的实力,点醒江东世家是为了提高江东世家的势力,联合幽州冀州的本地世族,是为了提高世族的实力,等他们实力都提高了,自然要打得更热闹,而方大人担心引火烧身,自然也要留条退路。”
“你这纯粹是瞎猜!呵呵。”方志文轻轻的反驳了一句,语气里很轻松,似乎并不在意林老头的胡乱猜测。
林老头也无意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因为这确实是猜测,同样的事情,从不同的角度就能得到不同的看法,他这么说只是想看看方志文的反应,或者说是一种试探。
林老头笑了笑,略微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
“方太守的家族一直都是居住在密云要塞的么?”RQ!。
第一百三十章围城
【谢谢‘ngstone’大大的更新票,大家有空闲最好在品论区冒个泡,精华送不出去都浪费啊!】
方志文吸了口略微有点腥咸的海风,想要压住自己发痒的牙根,这种对身体的细致感觉跟真实的身体几无区别,唯一有别的就是肌体的耐力。当然了,方志文并非是虫牙,也不是因为上火,完全是因为林老头的那句话感到牙根又痒又疼。
这个老狐狸!
林老头感兴趣的真的是方志文的身世来历嘛?或许,在游戏之初,方志文的AI水准会让人觉得有些不同寻常,但是游戏进入新的阶段之后,AI高的NPC比比皆是,甚至大部分玩家都很难说清楚,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人工智能,还是真实的人类,若非有这种错觉,也不会有越来越多的玩家在游戏里娶老婆了。
而且,林老头的言下之意,显然并非是关心方志文的家族,而是质疑他这样的一个在历史籍籍无名的人物,为何会影响历史的进程,掀动幽州塞外的风云,这种质疑说白了,就等于在问方志文,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在提出这个疑问的同时,也变相的告诉方志文,他为何会投效密云,因为他想要知道方志文身上的秘密,那么,林老此时追问方志文的,真的只是想要告诉方志文,他来密云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么?
如果仅仅如此,方志文用一个学宫的收获,换来一个监视自己的人,而且这个人还能大大方方的告诉自己,他是来觊觎自己的秘密的,这种交换方志文当然是愿意做,可是。事实真的就这么简单么?以林老头的狡猾,又怎么会这么简单的暴lù自己的身份和目的,但是你也不能否定这可能就是真的,正是因为林老头狡猾,才可能做这种自曝其丑的事情。用来混淆视听。
所以,方志文才对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觉得牙根发疼。这林老头实在是太可恨了!
方志文。缓缓的吐了口气,头也不回的答道:“林先生觉得呢?”
“呵呵,方太守似乎跟红颜工作室有着密切的关系呢?只是不知道为何会闹僵了呢?”
“原来你都知道,那又何必问我呢?”
林老得意的笑了笑:“我也是听闻,所以求证一下,实际上我只是对太守的目的有兴趣。”
“目的?既然林先生问了我半天,那我也问林先生一句,你们异人来这里又是什么目的呢?”
方志文回头看着林老头,在晃动的光线下。方志文的神情同样显得有些莫测。
“呃!异人的目的?这个我倒是没有仔细考虑过,来游戏?来寻找?来发泄?又或者来躲避?”
林老头皱眉苦思,半晌才长叹了一声道:“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或者说没有回答的意义,每一个人来此或者有不同的目的。不过大致上他们来这里,是因为这里能做他们想做的事情,能实现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实现不了的目标”
“简而言之。他们是来寻找梦想的!林先生,我没说错吧?”
“也可以这么说罢。”
“所以啊,你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的梦想呢?难道我就不能为大汉开疆拓土?不能为大汉扫灭北方边患?不能让这普天之下皆为汉土?”
林老头看着方志文极为认真的神sè眨了眨眼睛,用力的拽了拽自己的胡须,完全没有办法反驳方志文的话,但是对于方志文话,他一个字都不信。
方志文只在月岛上停留了一夜,之后就扔下周泰、段志然和孙明三人,以及周泰的两百多水军,和这次战斗中投降的几十名海盗,差不多三百人,形成了月岛的新势力,正好还俘获了两条五百石的大船和几条小船,暂时够周泰调度了。
回程走直线,一早出发,太阳当头的时候,就回到了清河口镇,只不过,迎接他们的不是甄二公子和朱七公子,而是临时在清河口管事的甄家掌柜以及一群士兵。
“三公子,不得了啦!马贼围城了,二公子出事了!”没等船停稳,跑上栈桥的胖掌柜就扯开嗓子大喊起来,方志文摇头不已,这种货sè在战时就是属于扰乱军心,被用来拉出去斩首祭旗的。
“住嘴!城既还在,有什么好慌乱的。”甄尧一边下船一边厉声喝道,让那满头大汗的胖掌柜听得脸sè发黑,身子不由得有些瑟缩。
“不,不,是,是二公子跟朱七公子被绑架了,现在生死不明啊,三公子!”
胖掌柜硬着头皮低声说道。
“什么?!混账!你们”
方志文在后面听得微微皱起了眉头,甄二公子和朱七公子为何会跑到城外去了?马贼为何又这么凑巧的过来围城了?而且,以清河口现在的城墙和人口,正常的马贼都不会跑这里来撒野,如果是城镇考验任务的话,是不是有些太过凑巧了?
“何处来的马贼?何时围城的?二公子和朱公子又是怎么回事?”
方志文看着有些错愕的甄尧,轻轻的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示意他向外走,不要挡住了别人下船的通道,一边用平和的语气问着猛擦汗的胖掌柜。
这位胖掌柜知道方志文的身份,赶紧躬身行了礼,然后恭敬的回道:“马贼应该是从南边过来的,有几个头领,是今天卯时过后出现的,二公子和朱七公子一早要去上游看看可以耕种整治的土地,他们出发没有多久,这些马贼就忽然出现了,我们只好禁闭四门,但是不久前收到二公子的求救信鸽。然后就没了联络”
方志文一边走着,一边安慰道:“别着急,二公子与朱七公子都是聪明人,何况这些马贼没有攻坚能力,只要你家二公子和朱七公子能找个农庄据寨而守。稍微拖延一下,我们这边的援兵就到了。”
方志文又扭头冲着忧心重重的甄尧道:“这事必有内应。而且他们可能是冲着你兄长去的。不过不必担心,必无xìng命之忧。”
“主公,尧有些心乱了。主公,无论如何不能让家兄落在贼人的手里,否则”
方志文看着甄尧异乎寻常紧张的样子,不由得感慨这兄弟二人的感情深厚,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甄尧的情绪才会这么jī动吧。
“我明白,亲人受难又怎么会不紧张。不过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乱,否则一步踏错,恐追悔莫及啊!”
“是!还请主公做主,尽快让我兄长脱离危险。”甄尧面带焦sè的答道,一边的胖掌柜也用力的点头。这两人焦急的样子绝不是装出来的,看来这甄二公子非常的得人心啊。
“伯颜,立刻集合队伍。去取回马匹装备,准备随我出城,林先生,您是跟我们还是”
“我自然要跟去了,这么大的阵仗我还没有见识过呢!”
“嗯,好!甄尧,你谨守城镇,稽查内jiān,请朱七公子船队的人照看一下码头这边,告知他们我们会很快将朱七公子找回来的。”
虽然方志文说得xiōng有成竹,但是,对于甄二公子和朱七公子的现在的遭遇,方志文可没有自己说的那么乐观,既然对方处心积虑的要抓甄二公子,而且还围城阻挡追兵,显然,甄二公子一行的形势很不乐观,但是这个时候着急也没有用,方志文坚信,这些人的目的不是杀死甄二公子,对方的目的,很可能是清河口镇的产业或者更大的图谋。
趁着宇文伯颜在南城门后面的道路上集结和准备,方志文带着香香等人一起上了城墙,清河口的镇的城墙已经有三丈高,想要攻城没有器械是不可能的,至少云梯什么的一定得准备,而且,清河口就在清河边上,自然是有护城河的,所以攻城一方的难度提高了很多,仅仅靠城外的三五千马贼,堵堵门尚可,攻城那绝对是天方夜谭。
但是方志文看到的不是这些,而是看在城门口对面不到五百步的一个坡地上,驻马在那里说话的几个马贼将领,方志文的眼神非常好,那居中的将领从气势上看,明显是四阶的武将,周围的几个武将里面,居然有几个明显是玩家的身影,这事,又有玩家搀和在里面了?
方志文顾虑的不是玩家马贼群体的问题,而是玩家行为的不可预测xìng,如果在劫持甄二公子的人里面,也有玩家参与,甚至是玩家来主持的话,甄二公子与朱七公子的境遇就有些不大好说了,杀掉这两人也许对冀州大族来说绝对没有好处,但是对玩家就未必没有好处,别的不说,至少能成名!
想到这里,方志文的没有微微的皱了起来,清河口的攻略,包括未来塞上塞外的攻略里面,都少不了甄家的参与,虽然未必是一定要有甄家,但是缺少了甄家对方志文的设想影响是非常大的,这些该死的玩家!
“外面的马贼有个四阶武将,一会我们要将这人拿下,其他的马贼会不会散去我不知道,但是即使他们散去了,甄尧你不得带部队追击,也不用你接应我,只需谨守城池,切记!”
“诺!主公”甄尧咬了咬牙,大声的应道,正想继续向主公求恳,方志文却已经出声打断了他的话语。
“放心,我必救出你的兄长,他也是我的朋友。”
“一切拜托主公了!”
甄尧不再说话,面sè沉重的拱手说道。
方志文点了点头,转身当先朝城下走去,沉重的城门缓缓地打开,在甄尧有些凶戾的声音指挥下,城上的守兵齐齐举起手里的大弩,以最大距离准备进行抛射射击,防止马贼趁势冲城。!。
第一百三十一章各怀心思
距离清河口镇西南一百多里地之外,一个外表看上去极为普通的农庄,不过只是外表看上去普通,如果进入到农庄里面,则会发现,农庄的寨墙内尽是尸体和血迹,看这些倒在地上的尸体衣着,应该是这个庄子的农人,尸体中不乏fù孺老人的身影,显然这又是一次灭门的惨祸。
在寨门边上的房舍侧面,几个玩家正在yīn凉处低声说着话,周围的一些服装凌乱的士兵,看上去散乱的分布,其实却挡住了所有向这里靠近的通路。
“老大,你什么意思?难道打算不交任务了?”
“东子,你说说,我们这次任务如果顺利完成,能得到什么?”
那个叫东子的家伙眼珠转了转,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同伴,有些疑huò的说道:“二十万两银!不是很丰厚么?”
“丰厚么?你知道我们这次任务绑架是谁么?还有那个意外多出来的肥羊是谁你知道么?”
“不就是一个姓甄,一个姓朱的两个公子哥嘛,看架势还是一对背背山下来的弟兄!嘿嘿。”
“呵呵……周围的同伴善意的笑了起来,老大一抬手,笑着一巴掌抽在东子的后脑勺上,发出‘啪’地一声脆响,东子委屈的揉着后脑勺,嘴里低声的嘀咕了一句什么。
“平时教你没事看看三国你就是不看,这个可是大型历史游戏,有点历史常识好不好!憨货!甄家,冀州巨商!朱家,江东大族!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嗯?!”
“代表什么?”东子不满的问道。
“代表大把大把的银子,绝对不是二十万,即使是两百万也没有问题!”边上一个一脸精明的同伴yīn笑着答道。
“没错,冀州甄家是巨商。即使在整个三国时代都算是排名前三的商业世家,他们有多少钱,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而江东朱家也是江东前几的大世家,并且还把持着江东的造船业。嘿嘿,这次我们真的抓住了两头肥羊!”
老大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自己心里的喜悦。在玩家中。有多少人玩土匪职业,有好事者曾经统计过,大概有超过八十万玩家,在大汉境内的各个名山大川中打游击,开山门。
而这八十万名玩家之中,为了肆无忌惮的游戏的居然占了八成以上,当然了,剩下的两成是希望通过土匪来练兵和提高等级,以及武将技能等等。最终的目标自然是等黄巾乱起就转正的。
相比起领主类玩家,山寨玩家的发展潜力几乎等于零,最大的资本,就是训练一支强力的队伍和善战的将领,而好处是投入低。山寨玩家的投入,只相当于领主类玩家投入的一成左右,可以说是相当经济的一种变相领主玩家。
但是山寨玩家的缺陷也是很明显的。会遭到官军的围捕,还有官方悬赏,领主类玩家也会拿他们当肥羊,一旦他们的山寨被发现,往往就是覆灭的下场,因为山寨的防御力实在是太差了。
所以,土匪类型的玩家流动xìng很大,行事更是肆无忌惮,这次这伙人接下这个秘密绑票任务,并不知道绑架的目标,等他们轻松的完成了任务之后,才知道要绑架的是这么两个大家族的后裔。
他们应该庆幸,幸好这两人都不算是历史名人,没有系统的强力保护,所以在遭到绑架之后,没有直接遭到通报坐标发布救援任务的待遇。
但是当他们停下来在这里休息,有时间仔细想想这事的时候,才发现,那发布任务的家伙实在太小气了,这么两个重要的人物,居然才这么一点报酬,连个渣滓都算不上,实在是让人气愤难平,更何况这些无法无天的土匪玩家呢,如果就这么忍气吞声,那还用混?!
“啊!?他(哔)的,这群(哔哔)的居然当我们是傻子耍,不行,干他(哔哔)的!”
一句话里大量的屏蔽音,让周围的同伴再次忍不住笑了起来,要不是老大给他解说,这傻子肯定回去高兴的数那二十万两的银票,憨货!
“嗯,肯定要干这一票,这边带队的那个NPC应该是三阶,我们这里六个人,他们两个,他们有两百骑兵,我们有五百马贼,堆也堆死他们,至于事后如何勒索,我想那两个肥羊会帮我们想出好办法的,嘿嘿……将军,那些异人聚集在寨门边似乎在谋划着什么,似乎没有来交任务的打算,要不要属下去看看?”
“不用,想都能想到他们要干什么,不外乎是想干掉我们独吞这两只肥羊。”
被称作将军的人,自然不会是土匪,至于他的身份,那些土匪玩家不知道,被绑架的两个肥羊更不知道,从头到尾,这两个负责监督和指挥的人都没有出面,为的就是不让被绑架的两只肥羊发现他们的存在。
此刻将军的脸上lù出似笑非笑的笑意,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这次行动中异人的价值也就没有了,如果他们老老实实的拿走那二十万也就罢了,如果他们不老实,那么正好连那二十万都省了。
不过现在看来,这些异人果然是有异动了,这不能怪异人无义,而是这两只肥羊的价值实在是太高了,这位将军相信,任何一个土匪知道自己绑架的是甄家的人,都会起心思,更何况还多了一个朱家的添头,那就更要起贪念了。
“将军,我们人数少,是不是……嘿嘿,蛇无头不行,到时候将那六个异人干掉,有再多的部队也是废物。”
将军说完,身上散发出一股摄人的气势。他不是三阶,而是五阶的武将,只不过他一直尽力的压制着自己,甚至连说话都要尽量的避免,所以在行动中。一直都是由他的副手在说话和交涉,为的就是在关键时刻。打对方一个出其不意。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