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58部分


方志文认真的看完了鲁肃报告的最后一个字,合上文件,方志文满意的点头笑了。
“子敬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了,你怎么想到要争取军队越境的权力呢?”
“这是为了将来直接介入两个国家内部事务打的伏笔,属下想这两个国家之间的战略平衡相当重要,而这两个国家的高层权力结构都不稳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需要我们来协助呢!”
“呵呵,子敬之才足以进入参谋部,可是外务司也少不得你啊。”
“呵呵,主公谬赞了,属下也是去参谋部询问了之后才这么做的!”
“很好,外务司由你主掌我就放心了!”
“属下不敢有负主公重托!”
方志文笑着拍了拍面前厚厚的文案,抬头看着鲁肃道:“这事办完了,新的事情就来了,接下来,我想让子敬去一趟太原。”
“太原?”鲁肃微微有些诧异,最近他都忙着与刘雁和窦静谈判的事情,对于中原的局势并没有怎么关心,他只是大致的知道中原局势有忽然缓和的迹象,至于参谋部和主公将要如何应对,鲁肃并不清楚。
“对,太原,去见见公孙瓒,去告诉公孙瓒他该怎么做,给他指出一条明路!”
鲁肃好奇了:“主公,怎么忽然想到了公孙瓒,难道是需要公孙瓒南下中原去搅局么?属下该与公孙瓒谈什么?”
“不,不,不是希望公孙瓒南下司隶,恰恰相反,是劝他千万不要去趟司隶那滩浑水,那不是他能玩的转的地方,我们希望公孙瓒能够向西发展。”
“向西?河西、西河、河东?”
“对,西河郡现在已经大部分控制在公孙瓒手里了,我们希望他能进一步的控制河西和北地两郡,这里如今是无人管的地区,已经成了盗匪盘踞的窝点,正在越来越严重的影响着我们的西线商路。”
鲁肃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这显然不是重点,只能是捎带的任务,接下来的恐怕才是重点所在。
方志文扯了扯嘴角继续道:“至于河东....河东的皇甫嵩孤悬在外,人口有不少,如今司马防要关注着司隶,南边要看着汉中,北边有马腾和我们,西边有高原的羌族,此时与其去争司隶那点残羹剩饭,还不如一口吞下河东这块肥肉。”
鲁肃皱了皱眉,这不都是给公孙瓒送好处么?对幽州有何帮助呢?
“主公,属下愚鲁,这对我军有何益处?或者说,我军想要什么?”
“太行山!李元志将会进入太行山,将公孙瓒和袁绍分割开来。”
鲁肃恍然,随即忽然有种怀疑,难道主公想要冀州了?这.....
鲁肃惊讶的看向方志文,方志文脸上神色平淡,带着轻松的笑意,什么也看不出来。
鲁肃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主公莫非是想要图谋冀州?”
方志文呵呵笑着摆了摆手:“哪有此事?就算是,也不是现在这个时机,拿下太行山,是为了将来做准备,或者说是防人之心,也可以说是对袁绍的一个警告!”
鲁肃使劲的想,结果对方志文的意图还是不明所以,鲁肃泄气的摇了摇头,自己毕竟不是参谋部的,而是外务司,没有必要替参谋部考虑,还是先想想如何将自己的工作做好才是,就算主公真的想要并吞冀州,自己也只会高兴而已。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并吞河东皇甫殒命
其实公孙瓒一直对河东有想法,因为河东与太原和上党相邻,事实上,公孙瓒出于战略主动性考虑,早早的在皇甫嵩刚进入河东郡的时候,就抢先占据了河东郡的东部地区,从北部的洪桐,到南部端氏和阳城,都在公孙瓒手里握着。
公孙瓒南下重夺河内郡之后,又出兵越过王屋山,抢占了王屋山西侧的垣县。
占据了这些有利的地形,河东的重镇安邑和临汾都在公孙瓒的攻击范围之内,安邑还好一些,与垣县之间有中条山阻隔,临汾与洪桐是汾水上下游,沿着汾水,公孙瓒的大军随时可至,而且公孙瓒精擅骑兵战术,还可以跨过汾水之后突入皇甫嵩背后,说起来,皇甫嵩的战略态势其实相当不好。
因此皇甫嵩一直都在两面讨好,一方面与司马防保持着从属关系,甚至将自己的子侄都送到长安城里为司马防效力,另一方面,又跟公孙瓒眉来眼去,一起谋划着南下北进,如果不是顾忌司马防,皇甫嵩甚至要跟公孙瓒结成军事同盟关系。
因此,当公孙瓒亲自来到洪桐,准备率领公孙范南下攻打临汾的时候,公孙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大兄,这....这是为何啊?我们与皇甫嵩不是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甚至有着军事默契的么?”
“呵呵,难道你想要说道义的事情么?”
“不,小弟也知道道义跟利益无法相提并论。可是这未免.....未免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出乎意料之外就好啊,这就叫做攻其不备!就算皇甫嵩与我们的关系再好,他也不是我们的人。河东偌大的地盘,人口耕地都不少,又紧靠着我军的要害之地,所谓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如今时机正好,我为何不能取之?”
公孙范皱了皱眉,他当然不是想要反对大兄的决定,只是他不明白。怎么会忽然改变了战略方向,从南边、东边忽然转向了西边,与东边南边相比。西边其实还是很贫瘠的。
河东算是稍好一些,特别是河东郡西边,在皇甫嵩的经营之下,黄河沿岸的城市恢复的还是不错的。不过北边的西河与西北边的北地就更荒凉了。那都是盗匪的乐园,想要经营那里,可真是要有相当的气魄的。
公孙瓒看着公孙范迟疑不解的神色,心里也是有苦说不出,当然了,鲁肃来访时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东边和南边固然富庶,但是此时公孙瓒跟袁绍相比。实力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想要虎口夺食甚至是直接跟老虎开战。都是不大现实的。
想要壮大自己,公孙瓒唯有向西,吞下河东经营西河和北地,潜心经营壮大实力,以图他日有并吞袁绍,南顾中原的实力。
不过,选择西进固然有利,可他这么被方志文摆布着,心里难免有着一种巨大的挫败感和憋屈感,这种没面子的事情公孙瓒自然也不好跟部下说,就算是弟弟也不成。
何况,公孙瓒在向西的同时,也被迫放弃了太行山南麓的西山,这等于是将自己的脖子伸到了方志文的利刃之下,当然,他不放弃也不行,因为鲁肃明着告诉他了,幽州最强的山地骑兵部队将会被调到常山郡,太行山正是他们活动的区域,如果公孙瓒不想跟李元志试试谁更厉害的话,最好还是主动放弃西山的控制权。
这么做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那就是袁绍不可能越过太行山来攻击自己,相比起袁绍,方志文似乎要温和的多。
这里面的门门道道公孙瓒不愿多说,公孙范虽然不大明白大兄的想法,但是大兄已经决定了,就只有执行了!
公孙瓒兄弟俩个,带着骑兵分兵出发,绕过小城平阳,连夜突袭临汾,毫无防备的临汾在天明时分被轻易的攻下城门,然后城内的守军乱做一团,逃跑出城的被包抄的公孙范全歼,城内的守军坚持了不到半天,就彻底投降了。
公孙瓒用微小代价一举夺得了临汾,收到消息的皇甫嵩大惊,立刻率军北上左邑,挡住了公孙瓒南下的脚步,公孙瓒随即在左邑城外结营,准备在这里与皇甫嵩一决胜负。
公孙瓒在左邑黏住了皇甫嵩,而公孙范却挥军西进,一举攻下河津,然后沿黄河南下,一路攻城拔寨,可怜皇甫嵩麾下可用之将不多,加上这几年太平日子过得多了,部队竟然毫无战力。
不几日,就被公孙范拿下汾阴、解县,公孙范从西边绕了个圈,兵锋直指安邑,皇甫嵩顿时毛了,只好放弃左邑,回军安邑。
公孙瓒岂能放弃这个好时机,立刻就用骑兵追上了皇甫嵩,纠缠上之后,公孙瓒的步兵随后追及,两军就在安邑与左邑之间展开了一场野战!
“主公,皇甫嵩的防御跟乌龟似的,攻不进去啊!”
公孙瓒驻马在一个山丘上,总揽整个战场,皇甫嵩的中军也在一个山丘上,跟公孙瓒遥遥相对,部将的汇报公孙瓒也看在眼里,不过他并不着急。
“不急,稳扎稳打,困住他们即可!田楷的部队到哪里了?”
“回禀主公,他们从垣县出发,已经绕过中条山,现在应该在闻喜附近,距离战场三十到四十里!”
“嗯,我们的任务就是困住皇甫嵩,皇甫嵩这次是大意了,居然想要在左邑挡住我军。”
“主公,公孙范将军已经到了,是否立刻参与进攻?”
“不急,令他歇息马力,等到田楷到达之后一同发动总共!”
“诺!”
皇甫嵩也明白自己应该是掉进圈套了,自己真的是太大意了,或许是年纪大了,很多的事情都想不周全了,竟然没想到公孙瓒黏住自己的目的。
皇甫嵩站在山坡上,呼呼的北风冰冷刺骨,身上被汗水濡湿的内衣像是冰冷的金属一样,不断的吸取着他身上的热量,让他手脚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腮帮子也不停的抖动着,牙齿互相撞击,发出咯咯的轻响。
“传令,集结后军和左军,准备向西突围!”
“将军,敌军的骑兵窥伺再则,突围可能会遭到骑兵冲击!不如在此固守待援,等到安邑的援兵.....”
“安邑不会有援兵,他们不敢出城,就算出了城,也会被公孙范的骑兵冲乱!”
“可,可是.....”
“没什么可是,这是个陷阱,公孙瓒的部队正在向这里汇聚,因此现在他不急着猛攻,越等下去,敌军就会越多,传令,突围!”
“诺!”
皇甫嵩军集结了起来,向着西侧的道路猛冲,公孙瓒不得不将自己的预备队投入了作战,双方在西侧反复的冲击搏杀,战况十分的惨烈。
“众位将士,向前生,退后死,杀啊!”
皇甫嵩白须长剑,骑着战马在战线上来回的奔跑鼓劲,洪亮的声音穿过震天的喊杀声,送进了将士们的耳中,让众将士奋起最后的勇气,与敌军舍命搏杀,为自己为同伴,挣一条活路,北风中,那猎猎的战旗分外惹人注目!
“看见了没有,皇甫嵩的大旗靠近了战线了,传令公孙范出击,与我配合合击皇甫嵩的中军,务求击毙皇甫嵩!”
“诺!”
“白马义从!出击!”
“杀!~”
本来就已经快要筋疲力尽的皇甫嵩部队,在最精锐的白马义从发起的冲击面前,防线顿时土崩瓦解了,公孙瓒一马当先,直奔着皇甫嵩的大旗而去!
“敌军上当了,准备,务必一举击杀公孙瓒!”
皇甫嵩将身边的重步兵集中了起来,摆下了一个圆阵,更外围的弩兵阵悄悄的移动,准备围杀公孙瓒!不得不说,皇甫嵩这员老将的能耐真不是瞎吹的,在这种极端不利的局面下,还成功的设计了一个绝地反击。
但是他忽略了公孙范,公孙范的骑兵忽然从山坡后面冲了出来,目标正是那些正在移动的弩兵,这一下就将皇甫嵩的如意算盘给敲的粉碎。
公孙范是生力军,对上的又是毫无近战能力的弩兵,这简直就是虎入羊群的屠杀,皇甫嵩见状,仰天长叹一声:“天不假我!天不假我啊!”
公孙瓒挥舞着手中的长枪,左冲右杀竟然全无一合之敌,白马义从对上皇甫嵩的重甲步兵,竟然毫不犹豫的直冲上来,用自己的身躯和生命,将密集的重步兵撞开撞倒,重步兵也毫不退却,死命的向前,想要挡住骑兵的冲击!
这正是勇者之间的决斗,没有一丝的迟疑和犹豫,没有一丝的动摇和退却,双方的将士都只有一个念头---向前!
“杀!皇甫嵩老儿受死!”
公孙瓒大喝,同时收枪张弓就是一箭射去,皇甫嵩一低头,嗖,一声破空之声擦着他的头皮飞过,扑哧一声射进了身后的旗手胸膛,大旗歪倒了下去,几名卫士冲了上去,将大旗扶住,皇甫嵩仰头看了一眼猎猎飞扬的大旗,猛地扭回头,长剑向前一指,大吼一声:
“杀!”
皇甫嵩纵马向前冲去,向着突破了重步兵阻截的白马义从冲去!
“杀啊!”
“轰!”
在技能的爆炸闪光中,皇甫嵩的大旗跳了起来,然后飘飘当当的落了下去,最终消失在双方所有将士的眼中!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冢虎出山火烧河津
皇甫嵩一是英名尽丧,就这么栽在了公孙瓒的手里,公孙瓒倒是得了不少的声望,皇甫嵩一死,河东郡顿时是群龙无首,公孙瓒骑兵速度又快,不等司马防调兵遣将,早就将黄河边上的浦坂、汾阴和河津尽数攻下,守住了黄河渡口。
等到司马防的援兵李傕与司马懿到达临晋的时候,已经失去了最佳的反击时间,公孙瓒亲自坐镇浦坂,与李傕隔河相望,李傕愣是没法渡河,而公孙范则移军北上驻守在河津,临汾则由田楷驻扎。
皇甫嵩好歹算是司马防的部下,没有就此退出历史舞台,而是挂回了长安,这下正好落进了司马防手里,司马防趁机将自己辖地内这最后一个不安分的军阀也消除了,也算是坏事变成了好事吧。
从司马防的角度看,河东并非是一个战略必须的要点,相反,河东西、北、东三面受敌,属于突出部,而且周围还都是公孙瓒的地盘,这就像是伸进公孙瓒院子里的一只手,迟早就是个祸事。
更重要的是,河东郡贫瘠,人口也不多,这种地方就是个累赘,费心费力不讨好,完全没有争夺的价值。
可是,公孙瓒偷袭河东,这就是打司马防的脸,因此司马防必须要有些反应,否则何以服众,更何况,援军已经派出,没有理由什么也没做就又撤了回来吧,这么丢脸的事情司马防肯定是不能做的。
司马防将自己的想法写了封密信告诉司马懿,对于自己这个年幼的儿子。司马防还是很骄傲的,唯一担心的就是怕他年轻气盛,不够谨慎而犯了冒进的错误。
司马懿这是第一次出征。正憋着一股劲想要建功立业,他现在可真是年轻气盛,与李傕一起,不断的催促李傕快行,李傕是军中宿将,对于这个贵公子颇为不喜,奈何他可是司马防的爱子。就算不屑,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一路上紧赶慢赶,还是落后一步。眼看着公孙瓒夺了浦坂,将黄河上的渡头给封锁了,隔着黄河,李傕徒呼奈何。心高气傲的司马懿则心有不甘。
司马懿眼珠一转。建议李傕在岸边扎下营寨,就与公孙瓒隔河对望,李傕对这个建议到是没有反对,自己受命救援河东郡,如今连河都过不去,先不说立功,首先要想的是如何委责,如今司马懿说要扎营。这正好送给李傕一个借口,连司马懿都说扎营。而不说渡河,那么责任自然是身为军师的司马懿来承担了。
公孙瓒在河对岸,看着李傕带人在河对岸扎营,似乎要打定主意跟自己对耗,公孙瓒也不在意,留下小部队在渡头驻守,时刻盯着敌军,一旦敌军想要渡河,就立刻招骑兵来攻击,他自己返回蒲坂城,开始整顿新的城池,想要将蒲坂城打造成对司马防的重要战略节点。
再说李傕,按照司马懿的建议,在河岸高地大张旗鼓的建设了一个规模不小的营地,同时向异人发布了收集渡河船只的任务,还有渡河侦查,敌后袭扰等等任务,一副准备强行渡河的样子,李傕心下揣揣,虽然现在是秋冬时节,黄河水不丰,可是渡河真的不是一个好主意,黄河不同于别的河水,这个河段的河水与河堤的落差很大,守军占据河岸高地,居高临下,想要渡河那绝对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情。
安排好了一应事宜,李傕正想着要怎么跟司马懿好好的说说,虽然他身份尊贵,但是也不能不顾将士的死活啊!如果他听不进去,那就只好直接向司马防上书了,司马防还是很明理的一个人。
只不过没等李傕去找司马懿,司马懿已经找上李傕了。
“仲达,我正要找你呢!”李傕见到司马懿坐在自己大帐内的小马扎上,抱着一杯热茶烤火,不由得脱口而出。
“哦?李将军找在下何事?”
司马懿说话不紧不慢,在配合上他那一身整齐精致的打扮,还有那挺拔的坐姿,绝对是贵公子点典范。
“呃.....是这样的,我观仲达的安排,似乎有想要强渡黄河的打算,虽然现在黄河水不丰,倒也不是过不去,可是刚才黄河两岸的情形仲达也应该看到了,这种情况下,只要对方占据了地势颇高的河岸,居高临下用重武器轰击,过河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是担心这么做损伤巨大啊!”
“呵呵....”司马懿笑了起来:“如果连李将军都相信自己要渡河那就更好了!”
“咦?莫非仲达并非想要渡河?”
“非也,在下确实想要渡河!”
“那....这.....”
“李将军莫急,在下确实想要渡河,但是却不是在此渡河,而是在此作出一副想要渡河的姿态,吸引住公孙瓒的注意力,然后悄悄的另寻他处过河,只要我们在河对岸占据了一个渡头,情况就不同了!”
“这....确实可行,只是渡河的位置也不容易找,这黄河适宜过河的地方很有限,而公孙瓒肯定都会派兵驻守!”
“李将军所言甚是,所以才需要做出一个在此处强渡的架势,让他们相信,才会放松警惕,给我们可趁之机。”
李傕想了想,这个办法不是不行,就算不行,渡河不成也不会有什么打得损失,自己也算是尽力而为,对司马防也交代的过去了,于是点头赞同:“既如此,该当如何行事?”
司马懿凑到李傕耳边,轻声道:“只要如此这般.....”
.........................
李傕在河边扎下营地,开始收集船只木材,大肆的准备的渡河事宜,河对岸的公孙瓒部队则紧盯着李傕的动静,每天将李傕又造了多少船等等仔仔细细的报告给公孙瓒。
浦坂城内的公孙瓒一边关注着李傕的动静,一边加紧的建设和整顿蒲坂城内的事务,将城内的富户迁移到太原、上党去,将上党和河西抓来的贫民、俘虏,还有流民、雇农等向着河东西部聚集。
同样的事情也在河津和汾阴进行着,公孙瓒要争取这个宝贵的时间,尽快的将西边的防线建起来,这几个重要的节点建好,司马防就不敢在没有拿下这些重要后勤通道的基础上深入进攻临汾和安邑。
只不过公孙瓒并不知道,李傕在浦坂对面的黄河边上大张旗鼓的造船造筏,但是司马懿却已经偷偷的率领一支数千人的骑兵趁夜离开,北上龙门山。
司马懿之所以选择河津对面的龙门山而不是临汾对面的夏阳,主要是出于保密的考虑,夏阳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城中人口众多,人员复杂,难保这其中就有公孙瓒的探子,若是自己数千骑兵出现在夏阳,肯定会引起对面汾阴守将的注意。
而龙门山则不同,龙门山根本就是个山野,没有城镇,只有山下一个小村子,也少有外人到来,司马懿至此,只要控制住这个小村子里的人,自己的行踪就不会被泄漏。这第二个好处则是此处能渡河的地方比较多,这里河东岸有个被洪水冲出的宽阔河滩,长达数十里,如果偷偷的过河,敌军是防不胜防的。
司马懿晓宿夜行,一路上十分小心的绕过城市,偷偷的潜入龙门山,然后控制住村里的人口,砍伐树木打造木筏,当天夜里,司马懿留下看守战马的三百人,自己带着近四千将士,偷偷的来到河岸,趁着天黑先派了几只木筏带着绳索偷过去,在对岸设立了警戒之后,开始沿着绳索大规模的偷渡。
有绳索帮助,将士们只需要站在木筏上用力拽绳索就可以了,不用担心被河水带走,也不用担心木筏倾侧,不到一个时辰,司马懿的人已经尽数度过了黄河。
司马懿带人从南边绕过河津,再回身北上,一直来到河津城北,占据了上风头,然后偷偷的摸近河津,等到司马懿终于被公孙范的暗哨发现时,司马懿的人马已经到了城墙下面了!
战斗突然爆发,沉寂的城池被惊醒了,但是公孙范完全没有防备,城墙上的守军太少,被司马懿趁机冲上了城墙。
“堵住城墙两侧,油罐朝城内扔,快!”
“技能!火攻!”
“风火燎原!”
司马懿的技能发动条件是有限制的,首先必须是适宜火攻的地理环境,其次必须是顺风,最后,必须用火攻作为先导!当这几个条件都凑齐的时候,司马懿的技能就发挥出了恐怖的威力!
河津是小城,城池的建筑结构本来就很紧凑,如今大火一起,那真是风助火势一发不可收拾,公孙范正带着士兵赶来支援,大火迎面而来,仿佛猛兽一样,忽地将公孙范的部队也卷进了火海,公孙范大骇,只好转身而逃,好不容易从城南逃了出来,却遭到了敌军的伏击,黑暗中,公孙范也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只好一路向着汾阴狂奔,等到了汾阴,公孙范才发现自己的部队伤损不大,就是步兵损失比较重。
其实那些埋伏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多是虚张声势,或者是司马懿的技能作怪,倒是将公孙范给吓得够呛,大火烧毁了河津。
李傕接到消息,立刻先让骑兵出发,抢在公孙瓒反应过来之前赶到龙门山,在司马懿的保护下度过黄河,在河津的旧址上重新建造要塞,死死的咬住了这个桥头堡。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刘备贪心百姓迁徙
ps:感谢‘whj_dh’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龙之幽灵’‘寒冷若冰.之冰冻’大大的评价票,谢谢!
光熹十一年十月,定陵易手,关羽和庞元退往舞阳,至此,从颍川通向荆州的倒主要道路已经基本被的阻断了。
幸好,刘备的动作还算够快,颖阳、父城以及舞阳的百姓都已经退往荆州,阳翟的百姓也向北退向中阳,然后再向西往梁县、新成,当然最终的目的还是荆州。
如今刘备已经下定了决心,在中牟、成皋往洛阳方向,在洛阳往新成、梁县方向的道路上,车马人流一眼看不到边,大量的城防部队被动员起来,沿途维持秩序和设立休息点,百姓们扶老携幼,有的哭哭啼啼,有的忧心忡忡,也有的充满希望,但是不管怎样,他们都无法改变自己背井离乡的命运了。
这次迁徙的规模相当大,更要命的是迁徙的路线相当的不好走,需要翻越熊耳山和伏牛山东段,这一段道路直线距离三百多里的道路,在山中盘旋扭曲,距离被拉长了一倍不止,而且还要穿越深山密林,不但山中多野兽野怪,道路状况也不是很好,这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大家尽量走快点,刘大人和将士们在后面挡着曹操的追兵,每多浪费一点时间,就会有更多的将士死在战场上,这里面说不定就有你们的子弟,大家加把劲啊!”
一个将校模样的人一边驱马向前。蹭着人群的边缘向山路上一路向前,一边大声的呼喊着,催促百姓们加快速度!
“听到没有。大家都加把劲,前面不远就是休息点了,到了那里就能吃上热乎饭菜了,完全免费的啊!”
“里长,我们也想快点啊,可是这山道难行,还要担着担子。想要快您给找匹驮马来啊!你看前面那大户可有不少的牲口都是空着的。”
“去,那可是人家的东西。”
“哼,为富不仁。既然如此可就不要拼命的催了,走不动,走不快啊!”
“刁民!一群刁民!”
在迁徙的队伍附近,还有不少的玩家在活动。他们主要是清扫周围的野怪。这种规模的迁徙,一定会引来大规模的野怪,特别是那些山贼盗匪,更是不愿意错过这个发财的机会,因此外围的战斗几乎没有停止过。
玩家对这个现象自然是欢迎的,对付曹操的军队力不从心,对付曹操阵营的玩家风险颇大,唯独对上野怪。玩家们最有自信,虽然收获相对较小。但是收获小也只是相对而言,跟在城池周围扫野怪、清市政任务相比,这已经收获颇丰了。
于是,在这数百里的山道周围,玩家们就相当活跃了,运气好的有大收获,运气不好的被野怪围歼也是有的,更有倒霉的会碰到从山区悄悄渗透过来的曹操阵营的精锐玩家,碰到这些只能当自己倒霉了。
尽管玩家如此多,还是会有漏网之鱼,冲进迁徙的队伍中,烧杀抢掠一番,然后四散逃走,特别是曹操阵营的玩家,那杀起平民叫一个狠,这血腥的事故给原本就对未来充满了担忧的迁徙人群心里,又添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迁徙行动还有更多的连带效应,首先,迁徙不可避免的影响了前线的作战,后勤运输方面首当其冲,其次就是异人流向西侧,在颍川和陈留周边的异人数量大量的减少,这让对抗任务渐渐的陷入不利。
袁绍和曹操阵营的玩家已经渗透到司隶腹地活动,甚至频繁的出现在迁徙的道路周围,给迁徙带来了严重的影响。
还有,迁徙行动不可避免的影响了前线的士气,这些将士的家人都在迁徙之列,他们难免会担忧家人的安全,听到迁徙路上经常会出现大批民众被血洗的血案,大家心里难免会担忧,同时也对战争失去了信心,这表现在战场上,就是战斗力的直线下降。
庞元与关羽先撤退到了荆州,关羽停在舞阴,利用舞阴复杂的地形和漫长的山路来阻挡纪灵的追击,庞元则回到宛县,然后与南阳郡太守廖立一起到了北边山口的雉县,在当地建造了大批的中转营地,接收和分转从北边山区跋涉而来的百姓。
看着饥寒交迫的百姓从山中出来,闹哄哄的一窝蜂涌进营地,在工作人员的大声呼喝引导之下,纷纷围火驱寒、喝着滚烫的汤食,廖立和庞元都是感慨不已,这个时节迁徙真的很艰苦,不过再迟一点,大雪降下,想要迁徙也不可能了。
“复庆,你说能赶在下雪之前将民众都收容好么?”廖立有些不安的紧了紧身上的皮裘,看着有些混乱的场面问道。
庞元不畏寒冷的摇着手里的羽扇,面色淡然的说道:“或者可以吧,公渊的准备工作不错,而且南阳郡道路修葺得很好,有了好的道路,人员的移动就快了,到时候再雇佣一些商会的马车帮忙,迅速的将人口发往安置地,应该能即时完成吧。只是.....”
廖立看着庞元的扇子,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疑惑的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山的那边....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公渊没有走过这段算路,其实这山路很难走,道路狭窄崎岖,又有大量的山贼土匪活动,这段路会成为迁徙的瓶颈!”
“是啊!主公这次似乎有些太贪心了!”
庞元楞了一下,这话庞元敢说,但是刘备的手下恐怕没有一个人敢说,想不到廖立果然如同历史上的描述一般,这张嘴真是无所顾忌啊!
“慎言啊,公渊,这话传到大人的耳中,难免会对你不喜的!”
廖立梗了梗脖子道:“若是主公是明主,又岂会因为一言而怪我,若是主公非是明主,那也是我活该!”
庞元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廖立迟早会毁在这张嘴上。刘备出身底层,或许不大在乎别人说自己坏话,但是刘备身边的人可不这么想,到时候谗言蜂起,廖立自有倒霉的时候。
“说起来,刘大人此举虽有不妥,但是也是无奈的办法,人口的重要公渊自然是清楚的,若是不能将人口尽数迁徙了,此消彼长之下,我军吃得亏就大了!”
“吃亏?未必吧?复庆诓我!司隶于我军来说,不过是个包袱,从收益上看,司隶这两年只是处于恢复的状态,还需要由荆州运粮草接济,唯一能说得过去的,就是提供了不少的军队。但是跟招惹来周边的饿狼相比,这点好处根本就不明显,我军入主司隶是操之过急了,主公这又是一个失误,主公身边的谋臣误主啊!”
庞元差点没一个跟头从寨墙上摔下去,这廖立真是嫌得罪人太少了,这下子将刘备身边的谋士幕僚都一起给骂了!
“呃,公渊啊,这事可就见仁见智了,而且已是既成事实,不提也罢了!”
廖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自然知道庞元在说什么。
“也罢,复庆觉得,主公下一步应该如何做才是?”
“自然是安心发展荆州,提高自身实力,主动袭扰曹操,积极谋求益州了!”
“然也!!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呵呵。”
庞元讪笑了一下,如今情况已经渐趋明了,如果这个时候还看不清楚前路,未免就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廖立的能力是有的,但是也未必如他自己想得那么高罢了,做一个太守就已经是他能力的尽头了。
“呵呵,刘大人想比也明白这点,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的迁移百姓,说起来,刘大人对百姓还真是执着啊!”
“这点正是主公最为值得称道的地方,以民为本嘛!有古圣人之风!”
庞元撇了撇嘴,没有反驳这句话,廖立不会拍马屁,所以这句话是他真实的看法,或许也是很多原住民真实的看法,以民为本就没错了,但是古圣人之风什么的就不说也罢。
“只是.....”廖立还没说完,他的嘴里果然还是要说坏话的:“主公这么做还是有些过了,民众确实重要,百姓也确实可怜,但是凡事适可而止,规模弄得这么大,不但迁徙的过程中造成了大量的问题,甚至还有为数不少的伤亡。这种大规模迁徙本身,也会加速前线的崩溃,不说别的,仅仅是异人大量离开前线,就会让前线骤然吃紧!”
“这....刘大人自有衡量吧,其中的得失不好说,损失都是暂时的,但是这些人口却是活的,他们会繁衍生息,每多一个民众到荆州,荆州未来发展的基数就更大一点,不过是个取舍问题罢了!”
“这倒也是,多说无益,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将这些饥寒交迫的百姓安置好,尽快的将他们送到安置地,希望他们能顺利的度过这个冬天,到了明年春天,麻烦事还多着呢,真正发挥作用,要到明年夏秋之际了,在这之前,最好还是少动刀兵啊!”
“呵呵,公渊此言有理,明年最好还是少动刀兵,但是有些地方却不得不动啊!”
“复庆是说汝南和巴东?”
“嗯,正是!”
庞元说完举目向被望去,莽莽大山显得异常的萧瑟,等到明年春天,这大山将会重新充满生机,明年大有可为啊!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群狼环伺疯狂撕咬
刘备的大迁徙当然会引起周围诸侯的不满,你舒舒服服的将人口都拐跑了,扔下一个空荡荡的司隶那绝对是不行的。
最先动手的不是曹操,也不是袁绍,而是司马防,司马防反复的告诫司马懿,不能为了战功深入河东郡,适当的给公孙瓒一个教训就是了,现在司马防根本就没有夺回河东郡的想法,司马防的目的在于完整的弘农,只有先吃下弘农,才有争夺河东的可能。这其中的先后次序极其重要,断断不能倒置。
见刘备裹挟民众南逃,司马防立刻命令华雄出击,同时派遣张济东进,沿大道攻取涵谷地区,而华雄则直取新成,先要截断刘备南逃的道路。
刘备也不是没有准备,他已经将张飞调回新成,守护道路的安全,华雄到了新成之下,正好撞到张飞的矛尖上,华雄与张飞打了一仗,受了小挫。
华雄立刻改变策略,不理张飞,专注马蚤扰迁徙的民众,袭断当地的道路,发动异人部队抢夺百姓财物,掠夺迁徙人口,这下子张飞麻爪了。
华雄在前面跑,不时的冲击南下的道路和守备的军队,至于异人部队,没有形成有效的规模和进行精密的策划,是不可能挡住穷凶极恶的西凉骑兵的。张飞追来,魏延就跑,张飞如果回头去找长安阵营的异人麻烦,魏延就死命的攻袭新成南边的道路,甚至竟然还一度追进了熊耳山中。将这大段道路杀得尸横遍野。
张飞现在是焦头烂额,没办法,这不是张飞无能。实在是张飞没有办法在高机动性的敌军四处奔袭之下,能够完整的守护好这么长的迁徙之路。
坏消息不只如此,张济的骑兵突袭函谷关,翻山越岭绕过函谷关古道,从东边割断了函谷关的退路,函谷关的守军本来就兵无战心,如今后路被断。洛阳城也差不多是一个空城,眼看着后援无望,这些守军干脆从函谷关西侧逃走。向南进入了山中,一路向新成方向逃去。
张济轻松的占据了函谷关,立刻命驻守弘农、新安的守军入驻函谷关,自己则带着骑兵绕过空荡荡的洛阳。直冲偃师一线。抢夺正在西撤的迁徙百姓,大军背后,还跟着大量的长安阵营的异人,虽然张济下令不准滥杀,但是大军过处,还是血腥一片。
真要追究起来,这场祸事都是刘备的错,他的迁徙行动太仓促。而且也没有充分的保护措施,最后几乎演变成为大逃亡。现在司马防忽然入局,也是因为刘备的贪婪招来的,想将司隶搬空的想法实在是太邪恶了!
司马防的出击,顿时让刘备空虚的后背被撕开一个血淋淋的大口子,刘备不得不抽调大量的兵力回身保护这个重要的生命通道,诸葛瑾和高览分别从陈留和尉氏撤退,大踏步的一路退到阳城和偃师,死死的守住了刘备从颍川到梁县的退路。
这一下等于将铁军给彻底的卖了,铁军的老巢在燕县,让铁军放弃燕县是很难的,现在铁军终于发现,自己有了根基带来的副作用,就是这个根基你该放手的时候,真是舍不得啊!
袁绍的大军不理会铁军,而是一窝蜂的向着中牟、成皋方向冲去,追击已经被刘备甩下,却仍在西逃的迁徙大军。
袁绍军队占领了中牟、尉氏则被荀攸占领,刘备的背后已经有两只饿狼围了上来,刘备这时再不走可就危险了!
于是,刘备的大撤退开始了。刘备一路从许昌撤离,退往阳翟,曹军随后追至,阳翟地势利于防守,刘备依托坚城挡住了曹操,并令魏延向北接应诸葛瑾,命李肃向东牵制尉氏的荀攸,同时下令加速撤离百姓的速度,特别是中牟北边。
另外也向铁军发出了撤离的要求,不过铁军并没有及时的回应,刘备倒也能够理解,司隶之于自己,是一个额外存在,有固然好,没有也不伤根本,但是燕县之于铁军,则是根基问题了,让铁军放弃燕县,这绝对是一个相当肉痛的选择。
........................
燕县城里,铁军的总部之内,清清冷冷的,门口的侍卫都冷的脸色有些发青,没办法,这些异人根本就不怕冷,所以室内连个火盆都没有,典韦也冷得直流清鼻涕,不时的哧溜哧溜的擤着鼻涕,这才让愁绪满怀的宋虎峰回过神来,吩咐人给屋里点上火盆。
火盆的热力慢慢的散发出来,室内的空气也不再清冷,反而显得有些闷热了。
“各位都清楚眼下的局面了,其实这种局面早就有了端倪,只不过我们故意给忽视掉了,不敢正面这个问题。”
“虎头,若是放在以前,这个问题就根本不是个问题!”
“你这是纯粹的废话,以前?时间能倒回去么?现在燕县就是我们的根基,燕县的存在为我们铁军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能够让我们组建和养着多达四万的重甲龙骑兵,我们也在燕县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建设,更是投注了感情的,说放弃就放弃,这....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是做不到。”
“我也做不到,说起来,我们又不是那些死板的原住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