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57部分

之事并不简单,如果张梁只是一个调虎离山的卒子,那么接下来,刘备的大军就可能由江陵进攻巴东、涪陵,进而图谋巴陵和成都,我军将被迫两线开战,若是此时再策动南方部族叛乱,则益州可图。”
“嘶!”刘焉倒吸了一口凉气,若真是如此,自己精兵尽入汉中,说不定真让刘备得手了也说不定啊!刘焉犹豫了一下,问道:“那子乔以为该当如何呢?”
“主公不可出兵汉中,同时还要大张旗鼓的遣重兵驻守巴东、涪陵,则刘备必不敢轻举妄动。”
“可汉中一失,蜀中不宁啊?”
“谁说的?不说汉中是不是会丢掉,就算是汉中丢了,葭萌关在我手,黄巾贼如何南下袭扰,相反,应该是我北上袭扰吧?再者,刘表真的如同他自己所说的无兵无将么?属下听闻,刘表已经整合了张鲁旧部以及杨氏诸将,潜心练兵数载,想必也是能战的吧,请主公下令刘表率军与战,而我可代为驻守南郑要地!”
“妙!此策一举两得,主公正该用之!”
黄权听到这里,也不由得赞了一句,这张松之计连消带打,将刘备可能的阴谋,与刘表那并不如何难以看穿的小把戏都一起消弭于无形!
刘焉看了看众臣,又仔细的想了想,想明白其中的关窍,自己也舒展眉头笑了起来,似乎看着张松的丑陋样貌也不觉得那么难看了。一旁的刘璋也一脸的兴奋,不知道是想明白了其中的要义,还是跟着父亲傻笑,臣属中虽然还有人有些怀疑,但张松已是得意非凡。
“子乔言之有理,本官已有决定了,即着孟达领兵五万驻守巴东,着张翼领兵五万驻守涪陵戒备,命高沛接替张任驻守散关,命严颜驰援南郑,命刘表出南郑复夺石泉,令张任率军五万入汉中助战!”
刘焉下定了决心,众臣皆凛然应诺。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许昌失守司隶堪忧
ps:感谢‘liyanping119’‘sky轻松’‘z.liu’‘小鲨’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黑龙破天’大大的慷慨打赏!!
深秋已至,万物萧瑟。
许昌城里的街道边,满天的落叶随着风飞舞着,最后寂寞的落在地面上,铺成了一层,看上去也别有一种味道,幸好,这里是游戏世界,不用有人来专门清扫,过一段时间,落在地上的落叶会被自动刷掉,只留下薄薄的一层,像是天神留给大家的装饰物。
与城市深处的安宁截然不同,靠近城墙边上,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情况,这里激烈的战斗已经打了大半年都不曾停止,城内,投石机一刻不停的向外抛射着巨石,城外也有巨石和火球越过高高的城墙,落进城里,发出轰轰的骇人声响。
不过,这种情况显然已经吓不倒任何人了,不少人在巨石落下的不远处匆忙走过,对这些恐怖的夺命巨石,完全视而不见,从他们脸上平淡的表情上,一点也看不出紧张和恐惧。距离战斗区域不远的地方,还有不少的百姓在摆摊所生意,给正在战斗的异人们提供吃吃喝喝和补给药品、器械零件等等,这种情景看上去极其诡异。
从城墙算起,向城内方向走四百步,这个范围内已经完全没有建筑物了,即使原本有,现在已经被彻底砸垮或者烧毁了,在这片区域里。只有不少投石机阵地,和半埋在地下的藏兵洞,如果遭到敌军的集火攻击时。那些操作投石机的异人就会躲进藏兵洞里,等攻击过去之后再出来进行还击。
当战斗不激烈的时候,这些异人就会嘻嘻哈哈的跑到不远处买点零食小吃,来给自己解解馋,同时也舒缓和调剂一下枯燥紧张的情绪。
一个卖油炸臭豆腐的小吃摊前面,正聚集着几名好这口的玩家。
“哦.....好吃!这东西百吃不厌啊!”
“如果有辣椒酱就更好了!”
“呵呵,那东西据说是南美洲的玩意吧?什么时候咱们大汉的船只才能开到那里啊?”
“鬼知道。现在才进入马六甲附近,向南还没有越过南边的爪哇群岛,南美?还很遥远的说!”
“呵呵。知足吧兄弟,在外面,这东西吃着就害怕,还不知道是不是粪水浸泡出来的呢。至少这里吃着安心。不怕吃坏肚子!”
“呃,别说那东西行不,正吃着呢!”
“呵呵.....”
“说起来,你们觉得这许昌还能打多久,最后谁能赢啊?”
“论坛上说法各异,说实话啊,曹操在许昌战场上的优势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我比较赞同一个观点。那就是许昌不会被攻破,但是可能会被主动放弃。”
“你是说如果定陵失守。曹操会继而围攻颖阳和阳翟,彻底切断许昌的后路,迫使刘备不战自退?”
“嗯,这个可能性相当的大,虽然纪灵在定陵吃了关羽一个小亏,但是并无大损,纪灵军团的步兵数量最多,多达十二万人,其中三万重步兵,现在再加上许褚的骑兵护驾,攻陷小小的定陵应该只是时间问题。关羽再厉害,也不是三头六臂,没办法将自己掰开几瓣来用,再说了,关羽最近是流年不利么?竟然连连失败,这种状态下再丢了定陵也不奇怪!”
“这个跟运气无关吧!再说了,定陵不是还有庞元么!但是兵力的差距确实难以用战力和智力来抹平的,我也比较赞同定陵守不了多久,如果定陵易手,颖阳几乎是肯定会成为下一个目标的,因此刘备放弃许昌到也不是没有可能!”
“嘿嘿...诸位或许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张梁突袭石泉,向汉中进发!”
“嗯?这事跟许昌之战有关系么?”
“原本我也以为这事跟许昌之战没啥关系,但是仔细的想想,张梁原本在熊耳山是为了牵制三辅和弘农的司马防,如今张梁西进,那么谁来牵制司马防?仅仅靠居延海的黄忠么?我觉得不大可能。因此,刘备顾虑到司马防可能被曹操说动入局,放弃许昌与曹操正面的死磕,选择保存实力也是很有可能的。”
“这...也只能是一种可能性,实际上司隶一直被群雄环伺,刘备如果担心的话,根本就不应该跟曹操大打出手。”
“不是他想要跟曹操大打出手,而是不得不打,刘备不主动攻击济阴,曹操击败了袁绍之后也一样会回过身来挟大胜之威猛击刘备,那时情况将会更糟糕。这些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说了也没意思,还是说说眼下的事情吧。”
“没错,刚才我所说的只是一个方面,而且只是一种可能性,那么再加上另外一种可能性的时候,刘备的选择就基本上就能猜出来了!”
“哦?你发现什么了?”
“刘焉在向巴东和涪陵方向增兵,这个代表什么各位想过么?”
“这...刘焉莫非想要出荆州?不对,刘焉哪有这种魄力,应该是防备刘备吧!”
“呵呵,没错,刘焉或许是为了防备刘备,可是万一不是呢?谁能保证刘焉就一定没有出荆州的想法?还有,就算是刘焉开始的时候是打算防御来着,结果发现刘备这边空空荡荡的,你觉得他会不会选择主动防御呢?”
大家都停下了嘴里的动作,互相看了看,忽然觉得这个可能性相当大,司隶对于刘备来说是新地盘,而荆州则是刘备的老巢,司隶丢了刘备不会怎么样,但是荆州丢了。刘备就成了丧家犬了,因此,一旦有人打起荆州的主意。刘备就可能会立马抓狂,哪怕只是一种可能性,刘备也会慎而重之的再三考虑的。
再配合之前所说的司马防的问题,还有在陈留方面不断加大力度的袁绍,刘备很可能选择退回荆州也说不定。
............................
在玩家们议论纷纷的时候,身处颖阴的刘备也确实在头疼着这个问题。
刘备最近的心情不好,这点人人都能看出来。袁绍心情不好就会登高望远,曹操心情不好就会躲在屋子里搞女人,刘备心情不好最喜欢召集众臣商量。
一脸苦大仇深的刘备让大家的心情都有些沉重。尽管刘备也知道自己这样情绪外露不好,但是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掩饰自己的心情。
“主公,属下觉得刘焉增兵巴东和涪陵,其目的不过是防备我军与张梁配合图谋益州罢了。并无东进的意图。再说以刘焉的军力,也没有东进的能力啊。”
孙乾的话刘备也心知肚明,但是知道不代表就会心安,荆州北部就是刘备的禁脔,绝对不容他人染指,谁在旁边看两眼,刘备都会跳起来挥舞着拳头将之赶走!
因此,孙乾的话并不能让刘备信服。他只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脸上愁苦的表情毫无变化。
陈震微微皱着眉头道:“公佑所言有理。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刘焉东进的可能性,刘焉此人心志未必如其所表现的那么小,属下曾听到传言,刘焉当年之所以没有去交州做州牧,而选择了益州,是因为有术士称,益州有龙气,乃是福地,所以才转而选择了益州。前一段时间,在成都也流传着刘焉想要自立的说法,这未必不是刘焉故意放出来测试大家反应的。”
“这...这也只是说明刘焉这人是有野心的,跟眼下的局势无关吧!”孙乾有些勉强的反驳道。
“非也,恰恰是有关,如果刘焉有这种野心,那么东进夺取荆州,进而争夺中原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特别是他有益州山川之险,有蜀中土地之肥沃,拿下荆州作为益州屏障,同时也是向中原迈进的桥梁,这有何不好?”
“这......”
孙乾有些语塞,刘备的脸更黑了。
“孝起,我那堂兄就算有这雄心,但军力不足也不能成事吧!”
“主公,人很难一直遵循理智的,否则人就不会犯错了!其次,江陵和上庸西部,都是山区,易守难攻,就算刘焉不打算一鼓作气,也可以逐步蚕食啊!”
“这...果然还是有可能的!此事非同小可,如今我军的战力都在颍川司隶,就算上庸、江陵有警,我军也难以及时反应。”
刘备的话里已经显示出他内心的动摇了,这也难怪,毕竟刘备部署在上庸和江陵的军力实在是太空虚了,刘焉的人不用多,有几万军,就能横扫江陵和上庸西部,自己想要再打回来,费得劲就不是一般大了。
更重要的是,一旦刘焉动手,南边的异人会不会也趁机向北扩张呢?若是曹操再趁机从江夏、戈阳方面动手呢?刘备越想越怕,黑黑的脸色有些发青,额头上不由得渗出一层毛汗。
陈震似乎并没有看到刘备的脸色越来越差,他既然开口了,就要将心里的话说完,哪怕是斧钺加颈。
“主公,张梁的西进还会带来另一个后果,那就是将华雄给解放了出来,如今我军在涵谷方向也相当的虚弱,这难道不是大好的时机么?”
陈震的最后一击似乎彻底击垮了刘备的信心,刘备踌躇道:“这,看来确有可能啊!而且眼看着定陵也难以坚守,若不趁着这个时机将部队撤回荆州,一旦事起,则急不可制了!”
“主公!这事最好还是跟子瑜和复庆商讨一下吧!”孙乾还是做着最后的努力,一旦刘备决定了,颍川之战不败而败,司隶也不妙啊!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志才深谋瓜分司隶
刘备的心念一起,就很难被改变了,其实刘备也是一个相当固执的人,否则他又怎么会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不死小强呢!
因此给诸葛瑾和庞元去信询问不过是一个形式,以及一个完善自己计划的措施,熟悉刘备的诸葛瑾和更加熟悉刘备的庞元都明白,刘备的决心已经下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怎么样才能让事情尽量的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
事实上,现在这个情况下,丢掉司隶并非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司隶乃是四战之地,当初拿下就有些冒险,维持起来也是大不易,现在更是像一块大肥肉一样被一群狼盯着,附带的效果就是刘备也成了这群狼的眼中钉。
如果放弃了司隶,固然会失去一大块地盘,甚至会损失不少的人口和声望,但是也避免了成为众矢之的的不良局面,其实庞元和诸葛瑾,都认为应该将目标看向西边,而不是北边。
因此对于刘备的询问,两人都配合的加以支持,并提出了各自的完善意见,刘备自然是很满意,心情也好了不少。
..........................
颖阴城下曹操的大营里,曹操也正关注着刘备可能的反应,陈震能想到的东西,曹操自然也能想到,何况,曹操身边不乏谋士,重生的戏志才也已经回到了曹操身边。
重生之后,戏志才的身体倒是好了不少。至少痼疾被消除了,但是代价则是所有的技能等级都被归零了,有些学来的技能甚至直接被洗掉了。不过还好。失去的只是技能等级,而不是人的聪明才智和经验,有了这些,技能等级很快就能回来吧。
曹操盯着台面上的情报,这是一个汇总情报,由阎象整理之后拿来的,现在这些事务性的东西。有阎象帮着戏志才分担,戏志才虽然分少了点经验,但是却有利于他的身体。他的痼疾是除去了但是不但表他的体质也改善了,如果长期操劳,难免又会重蹈覆辙。
大帐内很安静,甚至能听到远处投石机发出的轰轰声。还不时的伴随着将士们的呼喊和欢呼声。这些声音传进大帐里,变得有些飘渺,似乎那些战争和杀戮,都不是真实的存在,只是一种幻象。
良久,曹操呼了口气,将视线从台面上抬起,抚着胡须露出一抹笑容。看了阎象一眼,然后转向戏志才道:“志才。这情报你看了?”
“属下已经看过了,主公!”
“那你怎么看?”
戏志才看着曹操笑了笑道:“与主公的看法一致。”
曹操笑了:“本相都没有说出想法,志才如何知之?”
“主公面露轻松的笑容,说明主公也认为许昌可得,颍川定矣!”
“呵呵.....不愧是志才啊!不错,本相以为刘备去意已升,颍川不日可下!”
阎象有些不解的皱起了眉头道:“主公,刘备可以走,也可以适当的调兵回荆州,防备刘焉即可,也不一定会直接放弃颍川啊?许昌城高,就算是只有魏延一军坚守,我军怕也难以速下!”
“呵呵,这个不重要,许昌下不下都不重要,只要刘备敢于从颍川战场上抽调军力入荆州,那么我们就可以顺势而下定陵、颖阳乃至于阳翟,到时颍川都是我军的,许昌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戏志才很耐心的解释道,曹操抚须点头,眯着小眼睛有些志得意满的样子。
“接下来,我军的目标是南边全取汝南,北边攻袭河南尹......”
戏志才摇了摇头,立刻将曹操的意滛给打断了:“主公,真的要入司隶么?”
“呃?为何不可入司隶?”
戏志才笑问:“主公入司隶是为何?”
“这.....自然是为了扫平天下!”
“可是司隶有主公需要扫平的对象么?”
曹操愣住了!对象?司隶有需要扫平的对象么?如果没有,那么得到司隶将会得到什么?人口?地盘?以及周围环伺的群雄!
阎象诧异的看了戏志才一眼,一方面他是为了戏志才的大胆而有些惊讶,另一方面,则是对于戏志才冷静犀利的眼光而惊讶,在这个时候,戏志才没有沉浸在即将获得的胜利喜悦之中,而是清楚的看到了未来的道路。
怪不得曹操将戏志才视为左膀右臂,这戏志才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顶尖人才,是一个能让曹操避免犯错的重要存在。
曹操脸上并无不喜,而是默默的思索着戏志才的话,然后点了点头道:“志才所言极是,司隶并没有我们需要扫灭的对象,那么我们就不进入司隶了么?”
戏志才道:“主公,司隶就像是异人弄的格斗场,纵观黄巾之乱以来,司隶这里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可谓好戏连场了!只是这些来此唱戏的人,却是你来我去,各领风马蚤一两年,呵呵,不见长久啊!”
曹操恍然:“志才是说,让他们斗去?然后我们趁机取事?”
“正该如此,我军若是全取司隶,司隶成为我军的软肋,被群雄环伺,明日的我军就是今日之刘备,何况地盘大了,我军需要更多的军队和将领,主公,这些从何而来啊?”
曹操频频点头,阎象小心的看着,默默的不出声。
戏志才顿了顿,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继续道:“相反,如果是袁绍一脚踩进去了,这尴尬的局面不就应该由袁绍来承担了么?再者,司马防、公孙瓒未必没有来分一杯羹的想法。还有,刘备难道就甘心乖乖的退回荆州去?等到荆州安稳了,刘备控制着熊耳山的通道,随时可以侵入河南尹,司隶,就是个永远都难以停歇的战场啊。”
阎象仔细一想,这些年来的情况可不正是如此么,在司隶这片热土上,已经栽倒了不少人了,谁要进去之前,最好都先想想这个后果,与其进入这个大斗场去打混,不如站在外围,看看有没有更大的好处可以获取。
曹操心有戚戚的说道:“既如此,那我们就不图谋河南尹了?”
“不,我们要图谋!”戏志才笑着说道。
阎象奇怪的看向戏志才,刚才他还说不要进入司隶,现在却怎么又得出了一个相反的结论呢?这太奇怪了吧!
“志才是说我们进去了,别人才能进去,才敢进去?”
“呵呵,主公明见,正是如此,如果我们不敢进去,别人也有类似的想法,岂不是白白的便宜刘备了,如果时间充分,刘备甚至能将司隶的百姓都骗去荆州,这可是刘备的拿手好戏,而且荆州地广人稀,正有大量的土地等着开发呢!”
“呃.....原来如此!所以我军不止要引导群雄进入司隶,更要跟刘备争夺人口?”
“确实如此!属下以为,主公应该尽快的与周边的群雄进行沟通,绝对不能留给刘备太多的时间,同样的,我军也应该适当的加大对定陵、颖阴的攻击力度,同时命阎行和梁兴向西北渗透,马蚤扰颖阳和阳翟地区!”
曹操闻言抚须而笑,戏志才的想法正好将曹操的思路完全贯通了,一个清晰可见的整体策略在他心中已经完全成型了。
“哈哈...志才妙计!此乃一举两得好事!来人,传令!”
..............................
曹操严令纪灵加强了对定陵的攻势,定陵虽然有关羽和庞元驻守,但是兵力却是相当有限的,而且定陵是一级镇,这种小城显然也不适合面对这种大规模的攻城战。
纪灵不计代价的猛攻,顿时让定陵风声鹤唳岌岌可危了!
同时,梁兴和阎行的骑兵却频频大规模的深入到颖阳和阳翟地区,大有突袭刘备后路,割断颍川的想法。
刘备不由得有些着急了,这种情况下,刘备即刻下令刘封率军入驻西城,令关平率军驻守上庸,令李严率军驻守巫县,令吕义率军驻守酉阳,令关羽退往舞阳,主持颍川西部的大撤退工作,庞元继续坚守定陵,为撤退争取时间,另外,连带着河南尹东部的撤退工作也摆上了台面。
刘备要撤离的不仅仅是军队,还有百姓,以及尽可能多的物资,如果不是怕被人骂,刘备也想学着方志文当年在广陵郡做过的事,当然了,时间上也不大允许。
这一连串的动作,已经基本上暴露了刘备的想法,不论是正在颍川与曹操作战的异人,还是许昌、颖阴城里的百姓,还有袁绍、宋虎峰、公孙瓒、皇甫嵩和司马防,甚至是张梁,都需要因应刘备的策略,好好想想自己的对策,认真的调整自己的做法了!
在颍川局面急转直下的时候,最为关注和焦心的人是袁绍,如果刘备主动放弃颍川,将重心转向荆州,那么陈留会如何呢?刘备还会不会死守陈留?接下来,司隶的局面会如何变化,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最让袁绍头疼的,其实也是戏志才向曹操提出来的问题,戏志才看到了司隶的可怕之处,许攸和审配一样也看到了,可是,司隶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肥肉,没有理由放在嘴边不吃吧?而且你不吃,曹操也不吃么?司马防和公孙赞也一样不吃?
那岂不是便宜了刘备!这绝对不行!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袁绍踌躇难以兼顾
让袁绍犹豫的自然是眼前的大肥肉吃不吃和怎么吃的问题,袁绍的问题在于,他控制的地盘突然间大了很多,地盘的质量却没有及时的跟上,兵力被稀释了,这就有了一点左右为难的意思,换而言之,就是孰重孰的问题。
袁绍的老巢在冀州,主要经营的区域是渤海、河间、平原和乐陵地区,后来几乎是完整的拿到了韩馥的地盘,韩馥的地盘原本就是冀州的jīng华地区,不过后来给张角闹了一下,受到一些摧残,但是整体上不会比冀州东部稍差。
最后到手的张角的地盘,就相对比较贫瘠了,经营了几年下来,只能算是逐渐恢复的一个过程。
冀州不管从人口,还是从土地开发情况来说,都已经相当的不错,基本上恢复到了黄巾起义之前的状态,特别是接收了从泰山等郡转移了大批人口之后,冀州的整体状态,已经相当不错了,别说跟战乱不断的兖州相比,就算跟曹cāo着力经营的淮南地区相比也丝毫不差,甚至犹有过之。
从这种情况看,袁绍应该将重点放在冀州上,然后逐渐的控制住兖州的东北部,慢慢的发展实力,等到彻底消化了兖州东北部,然后再向南或者向西发展才是比较合理的一个选择。
只可惜袁绍和许攸等人,只看到了眼前大好的机会,用极低的成本就一口吞下了东郡和济yīn,甚至陈留也唾手可得了。接着,还有诱人的司隶,于是袁绍被这些利益引诱着不断的西进。地盘越来越大,潜在的问题却越来越严重,空心化的危机已经初现端倪了。
许攸无疑缺乏了那种冷静而深远的目光,他并没有清醒的意识到袁绍跟曹cāo、刘备之间的战斗,最终不是看谁的地盘更大,谁的兵马更多,谁的战将更强。而是看谁的战争潜力更足,谁的人口更多,谁的生产能力更强。许攸片面的认为。只要在军事上不断的取得胜利,不断的击败以致彻底摧毁敌人,就能最终解决一切的内部以及外部的问题。
而许攸这种想法,在袁绍这里却非常有市场。几乎成为了袁绍幕僚的主要战略思想。这里面就算偶尔蹦出个冷静的想法,也会被迅速的湮灭掉,究其原因,恐怕是因为不断的战争和不断扩大的地盘,对于所有的人都是有利的。
战争给军队系统的将士们带来了功勋和掠夺收益,战争给世族带来了更多的土地,更多的劳动人口以及更强大的家族影响力,因此袁绍势力上上下下。已经沉迷在战争之中了,或许从客观的角度。一眼就能看出袁绍的问题,还有很多玩家会嘲笑袁绍的愚蠢,但是身在其中,袁绍被各怀心思的部下所裹挟着,根本就不可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根本问题所在。
因此,在袁绍召开的会议上,讨论的焦点一直都围绕着如何吃下司隶,而不是如何稳固和回补现在不大文档的兖州东部的问题。
“本初,司隶的问题在于司隶周围有一群窥伺这司隶的饿狼,谁独得司隶,就会面临着今天刘备所需要面临的局面,司隶从某种程度上看,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陷阱,栽倒在这个陷阱里面的明显不止刘备一个人。”
许攸的话基本上不会有人反对,因为不止一次的事实都说明了这个问题。
“以子远之见,如何才能避免这个问题呢?”
“这并不难,先击败了曹cāo,在回头来看司隶,问题就不大了。”
“呃”
先击败曹cāo?!这个前提可真是说得轻巧,可惜的是,如何才能如同上下嘴皮子一碰那般简单的,就能将曹cāo击败呢?
堂下众人一起用鄙视的眼神看向许攸,许攸毫无所觉一般的捻着山羊胡子自信的笑着。
“许大人的意思,是现在并非是入主司隶的时机?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曹cāo吞下司隶,要不然,我们先拿下陈留之后,再与刘备对峙?”
审配心中不解的问题和想法,袁绍也颇有同感,不自觉的直点头,这个问题,他也很想知道许攸是如何看的。
“然也!现在绝非入主司隶的最佳时机,注意,我所说的是入主司隶,刚才我所说的一切,前提都是‘独得’司隶,各位还没有想明白么?”
这一下,大家才恍然,原来,许攸在话语里还暗藏着这个玄机呢!
原来关窍在于独得和瓜分!
袁绍的眉梢一扬,思路顿时开阔了不少,如果将司隶割裂瓜分,确实能解决入主司隶之后被四面群雄围观的尴尬局面,而且瓜分司隶之后,各个势力各有所得,对现状也会比较容易满足,从而避免了继续为司隶大打出手。
事实上,现在司隶也确实是被瓜分的,河东和弘农现在在司马防的手里,河内则在公孙瓒手里,将来河南尹南部估计会被曹cāo占去。
如果自己与曹cāo不起冲突,只求占据陈留、东郡以及河南尹北部,然后进一步图谋河内,或者反过来与刘备联手,共同对付曹cāo,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可取的策略。
许攸扫视了大家一眼,又得意的看了看袁绍,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因此,我军只要不打着独得司隶的主意,专注于眼前的失利,首先保证拿下陈留和东郡,全取兖州全境,然后视情况攻取河南尹北部乃至洛阳,进而可与司马防联手图谋河内,或者转而与刘备合作攻打豫州,则能有效的避免被围攻的下场。”
袁绍微笑着抚须点头,众臣虽然也还有些议论,但都属于细节了,在大方向上。众人都认可了许攸的看法
密云参谋部,今天在密云的参谋部人员基本上都到齐了,说起来。密云参谋部绝对是名士聚集的场所。
田丰、李儒、贾诩、蒯良和成公英,还有新加入的年轻人田稚和香香,这次的会议是全面评估中原局势的会议,因此能来的人都来了。
田稚代替父亲,用她那清脆的声音将中原各方的情报详细的介绍了一番,让大家心里对中原各方的情况都有个清晰的认识。
等田稚坐下,端起香香推过来的茶杯大口的喝水。方志文笑了笑开口:“各位都清楚中原如今的局面了,张梁的意外行动,很微妙的影响了整个中原的态势。所谓的人算不如天算,人总归还是不能光用理智来指引的。”
“呵呵,主公的意思是张梁西进有些不理智?属下倒不觉得,此时西进的时机或许不是最好的。但是也不是最差的。关键在于张梁已经隐忍了很久了,许多现实状况也可能在逼着他选择。”
贾诩笑眯眯的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听了这话,有人点头,也有人摇头。
李儒道:“不然,主公看得没错,张梁是不理智了,他恐怕是被想当皇帝的心情给烧昏了头。正如文和你所说,不是最好的时机。那么为何不稍微等等呢,等到刘表与刘焉斗起来的时候,汉中那绝对是唾手可得!”
“李大叔说得对!”香香见李儒在挺哥哥,立刻就跳出来支持了,李儒咧嘴笑了,大家也都莞尔一笑。
方志文也笑着冲香香眨了眨眼,然后摆了摆手道:“这个问题见仁见智,不说也罢,关键是局势已经开始变化了,而且越来越快,中原的战争很可能马上就会结束了,这与我们的利益是不符的!”
蒯良点了点头:“主公所言甚是,刘备已经开始撤退军民,从他撤离的方向看,似乎连司隶也在放弃之列,如果刘备主动让出司隶,为了免于重蹈覆辙,司隶估计会被几家瓜分,最终形成一个暂时相安无事的对峙阶段,战争将得以终止!”
“不错,战争停止对我是不利的,不过这只是短期的情况,停战只是休息而已,根本矛盾并未解决,因此不久之后重燃战火也是肯定的,因此主公到不必担心,有了这个时间,正好让我们重新调整一下部署,将来中原必定还是要大打的。”
“文和说得对,司隶瓜分之后,中原四巨头的矛盾仍在,他们之间也不存在和解的可能,因此重新开战也只是时间问题,对于我们来说,中原之战就是出售战争物资,收购流民俘虏的大好机会,但是这并非幽州的全部,而且相对于瀛洲战场和异界战场,中原战场对幽州产业的影响是最小的,主公大可不必担忧。”
方志文眨了眨眼睛道:“我没有担忧啊,我只是觉得少赚了而已,呵呵!”
“哈哈”
大家都轻松的笑了起来,室内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笑了一会,田稚忽然有些不大自信的开口道:“主公,如果张梁的举动是有预谋的呢?”
“嗯?有预谋,田稚是说张梁的背后有人推动,目的就是要终止中原的大战?”
“对啊?”
田稚的话让大家都沉思起来,这些个聪明人一起开动脑筋,场面很是有趣。
“曹cāo!”成公英首先说道。
李儒点头:“得益原则,这里面得到最大好处的就是曹cāo!”
贾诩和田丰互相看了看,都轻轻的摇头,方志文也没有出声,蒯良想了想道:“未必是曹cāo,张梁的军师是异人江永,这里面或许还有别的事故。”
“有道理!”李儒点了点头。
众人沉默了一会,田丰笑道:“其实这其中得利最大的不是曹cāo,而是刘备!”
香香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这刘备被迫放弃颍川,乃至整个司隶,明显是大损,怎么会反而得益呢?田丰大叔是不是糊涂了!香香有些担心的看了田丰一眼,又看向田稚,却发现田稚的双眼灼灼,竟然是一脸的恍然和兴奋,再看众人,俱是一脸的恍悟神sè。
难道,田丰的确没有说错么?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鲁肃出访公孙西向
田丰确实没有说错!
眼前中原的局面,表面上看去,似乎是曹操胜了,袁绍、公孙瓒、司马防也跟着占便宜了,但是从战略层面仔细的看看,曹操得了颍川,基本上关闭了从司隶进入汝南的大门,如果曹操出于防御方面考虑,占据颍川等于大大的收缩了自己的防御面,顺便,还能将汝南南部彻底清理一下,如果能争取到桐柏山的控制权,那么曹操的战略态势就相当的主动了。
但是从曹操的东线看,曹操在兖州的地盘几乎全部失去,而这些地盘都落在袁绍的手里,先不说袁绍能不能有效的将这些地盘利用起来,单单从交换的意义上看,曹操只能说是打了一个平手,略微占点好处,虽然西面战略态势向好,但是东面就显得比较恶劣了。
再看袁绍,表面上看,袁绍无疑是个大赢家,不但将韩遂这个倒霉孩子给灭了,还顺势将河南失去的都拿了回来,额外的还多了山阳、东平、东郡、任城、济阴,还有即将到手的陈留,甚至还有一部分的河南尹,这大片的地盘在地图上看着就喜人,唯一不大好的就是这些地方的人口似乎太少了点,这六郡合起来,人口才不到两百万,而且其中大部分都被袁绍给迁移到河北去了,现在偌大的兖州,就是个空心团子。
因此,袁绍实质上得到的也并非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美好,甚至一不小心。还会成为巨大的包袱,就算将袁绍的战略水平尽量的拔高,袁绍现在也很难一下就能消化这偌大的地盘。所以袁绍的得与失,真的不大好评价。
至于司马防和公孙瓒,现阶段基本上就是打酱油的,最多也就是趁机稍微调整一下自己的战略态势,想方设法的试图在即将到来的瓜分司隶的盛宴中分得一杯羹,算不上什么最终得益者。
那么纵观近一年整个中原战争,发展到如今的局面。到底是谁受益了呢?
田丰的结论是刘备!
刘备出荆州开始,到即将退回荆州为止,这一段时间刘备得到什么?失去了什么?只要仔细的一衡量就会发现。其实刘备失去司隶并非什么了不得的损失,相反,没有了司隶的刘备潜力更大,负担更小。战略上也显得更加的主动和坚固。未来不管是选择西进还是东出。都比被司隶拖住了整个战争潜力更加有利。
而善于鼓动民众的刘备还将从转移司隶的人口中获得巨大的利益,就算不能将司隶的人口搬空,但是大量的人口南移,还是能充实地广人稀的荆州。
再看荆州的战略形势,南边的异人主力在中南半岛方向,而且荆州南部多山,易守难攻,刘备的防御压力很小;东边。朱治就不用说了,他没有进攻的能力。除非方志文要并吞荆州,但不管怎么看,方志文应该先并吞冀州再说南边的事吧;最后就是江夏和桐柏山方向的曹操,桐柏山如今在刘备手中,汝南城也在刘备手中,曹操想要打通桐柏山,刘备还想要入侵汝南郡呢!北边有熊耳山挡着,西边则是汉中和蜀中,那两个地方对于刘备来说,将会是吞并的对象,而不是威胁。
因此,当中原尘埃落定之后这么一看,发现原本丢了司隶吃了大亏的刘备才是战略态势最好的那一个,再往下数也轮不到曹操,所以田丰才得出了这么一个与众不同的结论。
田丰的话启发了大家,方志文几乎瞬间就将庞元和江永给联系了起来,不会是这两个家伙合伙搞的动作吧?!玩家的能量还真是不能小觑啊!
方志文微微的皱了皱眉道:“有人在开新棋局啊!”
参谋部的一群聪明人一起点头,李儒道:“大人,恐怕西南从此多事了!”
“不错,我们也应该将重点西移,主公以为呢?”田丰点头接道。
方志文沉吟了一下,抬头看了看贾诩,贾诩会意的开口道:“主公,他下他的,我们下我们的,没有必要按照他们的步调走,相反,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步调来调动他们!”
“呵呵,文和的看法我喜欢,大家想想,下一步我们该怎么走。至于西南,西南好啊,天地广阔,高原上天高地远,越过高原还有肥沃的土地呢!呵呵。”
众人都是一愣,这.....主公想得也未免太远了吧!
香香偷偷的笑着,田稚一脸的向往,田丰撇了撇嘴道:“主公的意思是将所有的势力都向西压缩,闭着他们西进可对?”
“对,就是这个意思,我们所有的战略都围绕这个展开。孙策去了东边,南边有异人,北边有黄巾,西边么,情况最复杂,环境最恶劣,当然要最强大的人去了,听说曹操当年想要做征西将军的,老实说,我觉得这个位置比丞相更合适他。”
“呵呵.....”
众人笑了起来,贾诩有些感慨的说道:“主公这是要逼着大家为大汉开拓万里疆域么!”
“哈哈.....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我们汉人的足迹将会遍布整个世界,不过,这种事情,还是等我们的子子孙孙来做吧,我们就是开个头,并将之传承下去!”
“主公宏愿!我等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
鲁肃与太平和北夏两个国家的交涉不算难,毕竟他有左右逢源的有利位置,有背后强大的幽州军。
这两个新国负责来幽州交涉的分别是窦静和刘雁,大家都是聪明人,事情就好办多了,各取所需,加上他们对自己的地位都有着准确的定位,谈判的进度也很快。
三方双边的协定很快就达成了,方志文当初设想的目标鲁肃完全都实现了,还额外的争取到了军队越境的权力,如果从双方的实质关系看,有点从属国的意思。
事后刘雁通过李雪音,单独与方志文见了一面,才高高兴兴的返回太平。
鲁肃则将所有的后续事情都做好落实了,才将整个事情向方志文做了完整的结案述职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