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56部分

窦静,六阶顶端的智将。
“主公可是在为东边的事情烦心?”
“是啊!所谓人心不古,诚然如是!如今这太平道已经不姓张了,转眼就要姓褚了!”
“呵呵,主公,人心若此,夫复何言!这种事情我窦家已经用血的教训写在族训之中了,不过主公也无须担忧,人心如水,自然会向着低处流,只要主公实力强大了,这些人自然就知道该如何选择。”
“我是担心他张燕会不会反咬一口啊!”
“他不敢!而且时机也不好,主公与其担心这个,还不如多想想如何才能让那些信众重新回到这边来!”
张宝眼睛一亮:“子恒有办法?”
窦静自矜的一笑:“属下确有一隅之见!”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欲立新国兄弟阋墙
方志文对于漠北发生的事情非常关注,这并非是因为漠北的问题严重的威胁了幽州的利益,而是相对于其他地方相对平稳的战局,漠北的事情显得更加的难以预测,说到底,方志文关注漠北,是因为张角到来带来的新鲜感,以及好奇心。
方勇靠在父亲身上,好奇的眨着大眼睛听着大家说些他听不懂的话,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这个丁点大的娃娃居然有这么好的耐心,不哭不闹的听着这些对他来说完全无趣的话题,田丰看着他那咕噜噜转着的大眼睛,总觉得这孩子很喜欢听这些枯燥的讨论。
“主公,张宝的实力摆在那里,根本就不可能与张燕公然翻脸,反过来张燕一样,漠北地域广阔,实际上太平城到乌兰城的距离很远,张燕也很难短时间击败张宝,如果张宝舍得,甚至能反过来以游击战拖垮张燕。”
“致先,张燕的说法是顾念张宝是太平道元老,双方的百姓又都是太平道信众,所以不已私念为仵,唯以百姓利益和太平道理想为念,希望用非战争的手段来解决双方的分歧。”
成公英嘿然一笑,看着贾诩道:“贾大人,这些话也就是说给老百姓听得,如果张燕能一举将张宝铲除,恐怕他早就这么干了,说穿了还是实力不足,于是还要给自己的无奈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呵呵,致先所言甚是。文和也不必玩笑,漠北二张实力差距导致短时间内双方都没有开战的信心,但是。双方的分歧也是不可弥合的,而且,会越来越大!”
田丰说着,笑眯眯的瞄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无辜的耸了耸肩,无声的咧嘴笑笑,在场的人都是聪明人。自然明白田丰的话里是什么意思,至于为何二张的矛盾会越来来越大这个问题,大家都心领神会笑而不语。
“好吧。那说说正经的事情,二张会如何发展?我们是否对其进行一些必要的干涉?”
贾诩替方志文将要说的话都说了,方志文点了点头看向田丰,田丰捻着山羊胡子慢悠悠的说道:“二张的关系发展。我们进行了推演。觉得有两种比较大的可能性。其一,张宝与张燕各起炉灶、拆伙分家,从政治上彻底形成两个独立的存在,由于双方地理位置上的距离,给了双方足够的安全感,还有黄巾起事的大量元老,这些人也不想刀枪相向,所以。分家是个选择。”
“分家?分家之后就相安无事了吗?张宝能容忍张燕得到了黄巾军大部分的人口实力?张燕又怎能容忍一个分离势力慢慢做大,最终来颠覆自己?”
贾诩有些不大赞同的诘问。没等田丰开腔,成公英就替田丰回答道:“当然不会,因此二张的明争暗斗是少不了的,至于如何争斗这个再说。参谋部的推演认为,二张的实力都不足以吞下对方的情况下,选择暂时隐忍埋头发展是个不错的选择,张宝要忙着并吞周围的部族发展实力,张燕要想方设法的拉拢张角旧部,这都需要时间。”
贾诩点了点头,赞许看着这个西凉老乡,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李儒也笑眯眯的看着成公英。
“哦?那致先说说二张如果选择暂时隐忍,他们之间会如何明争暗斗呢?”方志文接口问道。
“这并不难猜测,手段是多种多样的,离间、谣言、胁迫、诱惑,可以选择的手段多得是,不过从大方面来说,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威逼利诱、感情投资,另一个则是改变政策,吸引百姓支持!”
“改变政策?”方志文有些惊讶的看向田丰。
田丰点了点头道:“根据情报,早年逃亡漠北的窦家一支已经投靠了张宝,有他们辅助,张宝很可能会通过政策变化,来分化和吸引百姓的投效,政策的威力如何,在座的各位想必都清楚得很。”
“如果只论政策水平的话,刘雁的能力应该是很高的,难道会输给窦家么?”
田丰摇了摇头:“刘雁的见识确实很广,设计的政策也是非常严谨,但是,主公可曾听说过‘劣币驱逐良币’的说法?”
“林西学宫的重要理论,听过!”
“劣币驱逐良币的根子,在于人性!人性这种东西,想要改变是难之又难!刘雁所做作为,就是要改变人性,如果张宝向后倒退,大家觉得谁会争取更多的民众支持?”
田丰的问题让大家都沉默了下来,忽然的安静让方勇有些不安,他小小的身体用力的朝着父亲身上挤了挤,方志文伸手将他揽住,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小家伙安心的笑了。
田丰的问题相当沉重,这就是传说中的道魔之争,道长一尺,魔高一丈啊!虽然大道迢迢,终是滚滚向前,可是人心诡谲,往往自甘堕落。
能懒谁会勤快?能自私谁会无私?自己过得好,哪管他人死活?......
事实上,方志文自己对这个问题是有深刻理解的,因为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正是一个道德大溃退的年代,人类总是在崩溃和重建中艰难前行,人心也一样,总是在道德崩溃和重建中成长。
可是,社会生产力在艰难的蹒跚前行,人心却无半分进步,甚至有时还在倒退,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如果让方志文来回答田丰的问题,方志文会十分肯定的认为张宝会赢,其实争取百姓只有一个简单的原则,那就是诱之以利!
张燕辛辛苦苦的弄公平分配,建立一套套严密的结构,但是耐不住张宝一个财富效应,只要一千个人里面有一个发财了,有一个出人头地了,那么这剩下的九百九十九个人,都会趋之若鹜的去博取第二个发财和出人头地的机会。
相比起张燕的管理成本,张宝的成本要低得多,这个算术其实很好算。
一万个铜钱分给一千人,一人可以得十个,负责分配的张燕自己也得十个,现在张宝将一千个金币分给一个人,然后剩下的人每人分五个,不会饿死,自己还吞了四千,最后的结果是大家都跑张宝那里去了,因为张宝那里有可能得到更多,而在张燕这边,得到更多的机会要渺茫的多,这就是人性!
方志文苦笑了一下道:“这些个理论在西林学宫吵得沸沸扬扬,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张宝如果改弦更张,很可能是会成功的。”
贾诩等人互相看看,都是破围感慨的叹了口气,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啊!
“好吧,元皓已经说了第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二张分家,各过各的,私底下勾心斗角互相拆台,积蓄实力以图一朝得意吞并对手,这我们都明白了,再说说第二个可能出现的局面吧。”
田丰端起已经冷了的茶水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道:“第二个可能性,则是继续保持这种名义上的统一,私下里各自为政,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始终保持一个统一的形象,将来实力足够的时候,也能比较顺利的统一权柄!坏处是,张宝不能改变政策,必须执行由张角定下来的根本政策。”
贾诩叹了口气道:“张宝必选前者,如果没有窦家,或许张宝还会做着扳倒张燕夺回权柄的美梦,但是有窦家在,一定会想明白这两种做法的得失,替张宝选择最合理的道路,二张分裂应该再无疑问,现在不能确定的只是他们选择什么形式来分裂罢了。”
“什么形式?贾大人以为他们会爆发战争?”
“不,我是说以什么名义和形式,是独立成两个组织,还是分别建国?”
“建国?这个.....可能么?”
方志文笑了笑,对于建国这种事情,他远没有在座的几位那么激动,在他看来,建国什么的就是个形式而已,袁术不是也建国么?那有意义么?或者是为了在史书上留下一个皇帝的名字?
方志文看了看一直都不怎么出声的李儒,笑着问道:“文优今日惜字如金啊!”
“呵呵,大人,属下是不了解情况,所以只带着耳朵来听了!”
“那么文优觉得,二张会如何发展?会建国么?”
“建不建国有什么重要呢?高句丽不是也建国么!如今又何在?”
李儒的话让大家都一愣,随即恍然,立国不过是一种手段,也是根据实际情况而产生需要,平心静气的来看待这个事情,张宝有必要立国,立国才能改弦更张,才能顺理成章的推行新的政策。
而张燕也需要立国,以使自己站在同样的高度上对抗张宝,张宝是主动,而张燕则是被动,但是不管如何,这种局面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
在座的人几乎都能想象到这个结局,大家心思就有些复杂了,或许还有些羡慕和不甘。
方志文扫了大家一眼,笑着道:“要不,咱们也立一国?”
“不可!”
“万万不可啊,主公!”
“哈哈.....”方志文看着一脸急切的众人大笑不已:“既然如此,尔等为何面上都是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啊!”
“呃....主公说笑了!”田丰苦笑白了方志文一眼:“属下等也是人,难免会有私心杂念,不过却不会被私心杂念扰乱了理智,吞没了道德。”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黄巾分裂东西两国
ps:感谢‘我有菜了’‘逐道居士’‘原动天’‘永远的大肚’‘ff最终幻想’‘a暗夜’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永远的大肚’‘汪汪.心高’‘∑话々梅↑~’大大的慷慨打赏,以及各位送上的祝福,谢谢!!
光熹十一年秋,张宝在乌兰城立国,国号北夏,意为改弦更张、复古图治,接着又宣布了一系列的人事任命和新的政策,正式成为大汉之外的一个独立的国家级别的政权。
几天之后,张燕在太平城宣布立国,国号太平,继承太平道的理想,成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政权。
长安和谯县的两个大汉朝廷随即宣布不承认这两个国家,仍然将视之为反贼组织,并继续保持双方的敌对战争状态。
幽州方面与这两个新冒出来的国家接壤,因此幽州的态度就非常重要了,两个国家都不约而同的派出了使者前来密云,想要与密云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而在这之前,如何对待这两个国家,密云方面必须先有一个策略才行。
“子敬,原则我们早就确定了,剩下的就看你能够在这原则下为我们争取多少利益了,现在这两家可是都求着我们呢!”
鲁肃点头道:“属下明白,那么主公希望我们能从他们两家,呃,两国那里得到什么呢?”
方志文咧嘴笑了,扭头看了看院子里满地的枯叶:“我们需要得到什么?其实取决于我们的百姓需要什么。”
“这.....百姓需要?安居乐业、富贵绵延、出人头地。等等。”
“呵呵,说白了,就是更好、更安稳的生活。因此,我们对我们的邻居有什么需求呢?不外乎是和和气气的不要打仗,能够自由的往来做生意之类的吧,我们可是很善良的。”
鲁肃笑了笑,点头道:“属下明白,我们当然是善良的,而且还是负责任的。也就是说。我们需要自由贸易的权力,需要稳定互信的双边关系,那么就是说要结束战争状态?这会不会受到朝廷的干预?”
“不。不用结束战争状态,但是官方不参与战争,由得异人之间去打,这样也能堵住朝廷的嘴。”
鲁肃皱了皱眉。想了想明白了方志文的打算:“那么为了保护商人。以及方便商贸的开展,我们应该对北部边境的雁北城、康保城和都射要塞加大投入,增加防军和骑兵。”
“呵呵,子敬所言甚是,参谋部和政务司已经有了计划,令甄翔北进都射要塞,将之扩建为城池,主要承担西面的防御。并成为与北夏国贸易往来的重镇,另外折罗驻守康保、田豫北进雁北。同时下令林西城开建穿越鲜卑山的道路,打通往太平城的商路。”
鲁肃惊讶的张大了嘴,这一连串的举措都不是小动作,其中的深意更是耐人寻味啊!自由贸易、保护商队、异人之间的战争状态,这些东西合在一起,总是让人觉得不简单啊!
“属下明白了,双方军队建立互信和沟通机制,防止出现军事摩擦;双方开放边境允许自由贸易,保障双方的商队利益和安全;双方保持名义战争状态,异人之间的战争互不干涉;要不要允许百姓之间的自由迁徙?”
“呵呵,这个打死他们也不会同意的,还是算了吧,只要能将前面三条谈好就行了,另外,还可以建立官方交换贸易渠道,以及开通正常的邮驿设施。”
“主公,官方贸易渠道是为了平衡这两国的军事实力吧,可开通邮驿会不会引起朝廷的说法!”
“这个可以民间去弄嘛,委托异人弄不行么?”
“异人的车马行?这....”
“进行专项授权就是了,比如康保到太平城邮驿通行权,雁北到乌苏城这样!”
“明白了!属下一定将这些事情都办妥!”
方志文满意的笑了笑:“很好,两个国家.....呵呵,有很有意思啊,有些期待他们能打到什么地方去呢!”
鲁肃想了想道:“主公不担心他们越打越强,越发展越大?”
“这个嘛,我们在温暖富庶的南方如果还发展不过他们,那只能说我们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主公,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温暖富庶未必就一定能比寒冷贫穷更强!”
“所以,我们必须有忧患意识,必须有不断进取的意识,必须有敌人,必须保持战争,子敬,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一次长久的生存竞争,所以,我们不会寂寞,呵呵。”
听到方志文充满自信的说法,鲁肃笑了。
...........................
现实世界,京城某个商城楼上的休闲区。
“我说馨予,你有事就不能在游戏里说,时间效率多高啊!”
“切,你很忙么?还时间效率呢!”
“当然忙了!事情一大堆呢!”
“呵呵,以前没见你这么积极,再说了,那里始终是游戏世界,就算它多么真实,也不是你的根!”
林雪音愣了一下,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到宁愿生活在那个世界里,比这里有趣多了!”
“呵呵,那样的话你就能成为方夫人是吧!”
“胡说什么呢!撕你嘴啊!”
白馨予怕怕笑了笑,不再纠缠这个问题,省的有人恼羞成怒。
“好吧,其实就是想叫你出来溜达一下,省的总是呆在游戏里身体都发霉了!”
“发霉?你搞错了吧,你在游戏里不习武么?我的身体可是很好的。要不要试试,咱现在算不上武林高手,但是还是能打的!”
“呃.....这.....你无聊不?”
“不无聊。实际上,可以美容、纤体以及保持活力!”
“什么?!真的?”
“嘻嘻,落后了吧,土包子!”
“这个是真的么?”
“你看看我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你这不是被爱情滋润的么?”
“滋润你个头!”
“好吧,我就信你一回,我也要开始习武了,凡人们。准备颤抖吧!”
“呵呵,颤抖还需要准备?!你到底什么事啊?请我喝咖啡这不符合你的性格吧?”
“嘻嘻,被看透了。我今天是受人之托呗!”
林雪音疑惑的看着一脸得意的白素馨问道:“受人之托?谁能请的动你这位大神啊?”
“过奖了,其实本小姐很容易被打动的,比如美女就很容打动我!”
“呃,你还好这口啊!那么是哪一位美女呢?”
“刘雪雁!”
林雪音皱起眉头想了想:“刘雪雁?没听说过。刘雁倒是听过!”
“可不就是她喽!悄悄的告诉你。这丫头的背景也不简单。”
白素馨说着,深处嫩白的手指头朝着上面指了指,林雪音心领神会。
“呃.....还真是她,这么说,她是为了即将开始的谈判而来的了?找我有啥用啊,这事都是鲁肃负责的,我又不管外务司的事情。”
“嘻嘻,可是你能管方志文的事情。这不就......”
“去,一边去!”
“呵呵。恼羞成怒了不是!咦,来了.....”
刘雪雁的容貌跟在游戏里的大不一样,在游戏里刘雁的容貌相对平凡,显得精明强干,但是在现实中刘雪雁的脸型相当柔和,显得有些妩媚,怪不得白素馨说她是大美女呢。
一开口更不得了了,她的声音温婉动人,真的是太有女人味了怪不得她在游戏里要修改容貌、改变声音,这个样子出去谁都先将她当成一个大美人,都会朝着床单方面想像,而不是将她看做一个政治人物。
“你好,雪音小姐,你可真漂亮!”
“呵呵,别提这个词,在你面前,我们要自惭形秽啊!”
“呵呵,客气了,我们不用互相吹捧以获取自信吧!”
“当然,你们两位可都是名动天下的人物,呵呵,坐吧,我这个中人还想赖着听听情报,可以不!”
刘雪雁妩媚的笑了笑:“当然,感谢都来不及呢,哪能过河拆桥呢。”
“那就好,呵呵。”
“雪雁小姐这次专门约我出来,所为何事呢?”
“其实就是想要认识一下你,都在一个城市里生活,又闻名仰慕已久,自然想要结识一番了,顺便的,想要打探一些情报。”
刘雪雁笑着说道,对于自己的小心思完全不加掩饰,加上温润软语笑面如花,倒是一点也不让人讨厌。
“能结识雪雁,我也很高兴,不过想要打探消息可找错人了,我又有什么消息呢!”
“呵呵,听素馨说,你跟方志文那.....”
“停!这种八卦就不要传了,谣言止于智者!”
“我不过是想说你跟方志文是好朋友,这个也是谣言么?”
“呃.....牙尖嘴利啊!呵呵。”
“还好了,这次谈判我会亲自去,面对的可是大名鼎鼎的鲁肃,还有个拆台捣乱的对手,情况相当的被动啊!我也是心里揣揣,想要向雪音你打听点小道消息,来稳稳阵脚啊!”
林雪音翘了翘嘴角道:“那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我也能利用某些消息,乱了你的阵脚,你就不担心么?”
“嘻嘻,有这个可能,不过我会分辨的,如果你的消息是假的,我反过来理解不就行了。”
林雪音有点诧异的看向这个相当自信的女孩,她今天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
“雪音,其实我想说,我们毕竟还是这个现实世界的人,没法脱离,因此,我才请素馨约你在现实世界碰面,就是想要告诉你,我们更应该为现实世界里的人想一想,他们也是我们的同胞,因此,在大原则上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你说呢!”
林雪音恍然,闹了半天,刘雪雁与天地会一样,都是官方背景的,可是似乎不是一个系统呢!
“哦,这话应该对张志远说才对啊!”
“他们是军方的,我们是政府方面,各有各的做法,不过目标是一致的。”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张梁眼馋江永进言
张梁这些天情绪有些低落,张曼城、赵弘、刘辟、廖化、龚都等人都吃了排头,所以大家都有些小心翼翼的,今天张梁又召集会议,众将济济一堂,可是竟然鸦雀无声。
大堂外面的的老树上,一群山雀叽叽喳喳的吵闹不休,与堂内的气氛正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咳咳.....大家今天都安静的很嘛!这是为何啊?难道都吃了哑巴药不成?”
“呃.....三将军,我等.....”
“呵呵,三将军,三将军,我那二哥如今应该叫做皇帝陛下了吧?三将军,哼!”
张曼城刚叫了一声,都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堵了回来,这张梁的怨气得有多大啊!众将抬头看了看张梁黑黑的长脸,谁也不敢再开口了!事实上,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啊,难道开口也就叫陛下不成?
不过这些将领不敢开口,还是有人敢开口的,那就是一直在一旁研究包裹里的新道具的江永了,似乎他终于将包裹里的东西研究完了,呼了口气,江永抬起头向高高在上的张梁看去。
“三将军,这个称呼让您很不舒服么?要不,咱们也开国立号好了,以后咱们也管您叫陛下,我们也能混一个开国功勋当当,说不得,那也是历史留名,且不管是好名还是笑名,大家觉得我这个建议如何啊?”
鸦雀无声,这回大家连呼吸都屏住了。张梁的脸更黑了,江永的话里分明就是在讽刺,张梁虽然郁闷。但是也不会有事没事的朝着属下胡乱发脾气,归根到底,他也就是希望有人能主动提出这个茬,说不得,其实他也真是想要过一过做皇帝的瘾。
张宝做得,张燕这个野小子也做得,我为何就不做得?这就是张梁最近心情不好的原因了!一切都源于嫉妒啊!
“军师。你这是何意?莫非本将军就做不得皇帝么?这做皇帝,还需要什么条件不成?”
“当然不需要,关起门来。我在家里也能做皇帝,只要我家里的人都称呼为为陛下,咱就可以关起门来称孤道寡,只是。那也只能是关起门来成一统。当不得真的。若是被别人知道了,或许还要来向您告黑状,说我意图不轨,想要篡权夺位啊!三将军,您说是不是啊?”
“呃.....这个.....”
“三将军,末将以为,军师的话有道理,二将军和张燕兄弟之所以敢开天辟地。那是因为他们远在漠北,关起门来成一统。没人管得着,只要幽州牧方志文不管,谁还能奈何他们不成?可是我们不同,说起来,三将军自然也能登基上位,有咱们众位兄弟的支持,难道不成么?何况,兄弟们谁不想弄个开国元勋当当,正如军师大人所说,那也是青史留名呢!可是,咱们这里的情况不允许啊,西有长安朝廷,东有刘备大军,若是咱们公然立国,那还不是惹火烧身啊,袁术前车之鉴未远,三将军三思啊!”
张曼城趁着张梁情绪有所缓和,赶紧的将心里话都说了出来,他可不希望张梁真的一意孤行,到时候倒霉的可是大家,如今在熊耳山中,黄巾军发展的虽说不是一日千里,但是也确实在成长,如果按照军师的策略,慢慢的壮大,最后向西并吞汉中乃至益州,说不定还真的有一天能登基建极呢,现在可不能因为妒忌而行差踏错啊!
“呃....曼城说得也有道理,可是.....我倒是没有什么,只是委屈了大家啊,都是一起提着脑袋起事的,现在他们也算是修成正果了,我们却还在这山中做着山大王,真是.....哎!”
江永撇了撇嘴,也不揭破张梁给自己找的台阶,笑着说道:“做皇帝未必不可,大家也可以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将来三将军登基,咱们也都是开国功勋,一起流芳百世才是正经,众位说是也不是?”
“正是!”
“军师所言甚是,咱们就以这个作为目标。”
“说得对,老子有一天也是开国元勋呢!呵呵。”
大家纷纷发言,气氛顿时热闹了起来,这些天来的压抑,让这些平日里无拘无束的汉子们都有些耐不住了。
张梁心里也松快了不少,虽然不能真的跟风登基,但是从众将的态度中能看出,若是条件成熟,这些人都会义无反顾的支持自己登基,这就够了!正如江永所说,现在是需要忍耐的时候,是需要为登基继续创造条件的时候,再者,现在不登基,却也能给大家一个盼头,大家只要努力的朝着这个方向用劲,总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尝尝身登九五的味道。
仿佛已经能预见到那一天的到来,张梁的脸上渐渐的浮现出一种神往的笑容,江永见了,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讽的笑意。
等大家闹哄哄的发泄了一会情绪,张梁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军师,既然有了目标,我们就该有个计划才是,军师以为,我军当前应该如何行事,才能实现这个宏伟的目标呢?”
“三将军,我军的战略早定,不管之前我们有没有明确这个目标,其实也是在向着这个目标努力,熊耳山固然非是良地,但是却是个相当有利的位置,此处易守难攻,兼且雄视司隶、长安和荆州,同时又堵着汉中的大门,乃是一个用兵的好所在,这也是当时我力主三将军答应迁徙来此的原因。”
“虽然如此,可是这里也是处于刘备和司马防的夹击之中,难免两边受气。”
“不错,想要免除两面受气,并且解除粮草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取下汉中!汉中天下粮仓,乃是汉室龙兴之地,由此可见此处的好处,汉中四周都是大山,乃是天然的屏障,能够阻挡外地的入侵。反过来,只要三将军雄心不灭,我们向南可以攻取蜀中,向北可以出凉州,向东可以袭扰三辅,荆州,若是不利,甚至还能西去高原,天高地远,任我驰骋!如此宝地,如今却落在刘表这个蠢材手中,刘表心高命薄,汉中更是无可用之将,这简直就是为我军准备的宝地,所谓天予不取必受其咎。三将军,我军筹措粮草、训练士兵,准备至今不就是为了汉中么?属下以为,攻取汉中,此正当其时也!”
江永的一番话,说得众人都有些跃跃欲试,这段时间以来,张梁部其实都在做一件事,那就是马蚤扰三辅和弘农,为的就是从刘备那里骗更多的粮草来,当然,其实张梁也未必就真的敢出力马蚤扰司马防,相反,华雄稍微给点好处,张梁也就是做个样子就撤了。
这段时间里张梁部连像样的仗都没打过,最激烈的战斗,不是打野怪就是扫灭吞并山贼,同时黄巾众也都节衣缩食,为的就是储备战略物资,准备着西进攻取汉中,从而彻底摆脱如今这个风箱里的老鼠的命运。
听到江永说时机已至,大家的心情立马就兴奋了起来,这其中最高兴的,自然就是张梁了,拿下汉中,就有了登基的根基,只要到时候再拿下蜀中,则大事济矣!
“好!众位将官,军师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我军卧薪尝胆隐忍备战,如今时机已至,正是我军奋发神威攻取汉中的机会,太平道未来的大业如何,各位未来的成就如何,就看这一仗了!”
“愿为三将军效死!”
“哈哈......”
...............................
九月,汉中。
张梁忽然举兵西进,从熊耳山西进秦岭,占据了子午谷道两北段,随后突袭石泉,并向南攻占了米仓山山口,从西南两侧,扼住了汉中的咽喉。
刘备听到消息也是大惊失色,想不到张梁竟然孤注一掷,抛弃了熊耳山的根基,举兵西进,意图染指汉中,这时候刘备才明白,当他在算计张梁的时候,张梁也在算计他,刘备自以为能用粮食卡住张梁的脖子,谁知道张梁省吃俭用,竟然积攒了大举攻袭汉中的资本。
张梁西进,让刘备牵制司马防的手段彻底的报废了,相反,若是张梁取下汉中,那刘备真是有点如芒在背的感觉了,不说别的,这石泉其实就在西城两百里左右,正是荆州与汉中的门户所在,如今却落在了张梁手中了。
只不过刘备现在再不满,也没有精力去管张梁了,他自己在陈留和颍川正焦头烂额呢!
事实上,对张梁西进最为惊恐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在低调玩随风潜入夜的刘表,好不容易在汉中慢慢的建立了自己的根基,正要算着如何将刘焉的人马给弄出汉中去,却想不到情势突变,大好的局面竟然突然翻覆了!
刘表自己手里有兵么?其实是有的,但是这些几万兵也只能守住南郑和沔阳等几个要地,而且这些士兵的战力也很是堪忧,基本上,他们都没有经过大战,而且为了消除以往张鲁的影响,刘表还对军队进行了清洗,战力损失是难免的。
其实就算是有战力,刘表思来想去也不会让自己的兵去打先锋,这里不是还有刘焉的人嘛么,不是还有张任、严颜之类的强将么!如果这两方能够两败俱伤的话.....
于是刘表一封书信,声泪俱下的向刘焉求援了。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汉中无将刘表求援
成都城是一级城市,也是蜀中益州的郡治,西南地区广袤地区的唯一一级城市,也是西南地区玩家聚集的中心。
蜀中在历史上就是个多民族聚居,并且叛乱不断的地方,这种地方很受玩家的喜欢,任务多内容丰富啊!
不过蜀中的战斗规模却一直都不大,反叛的次数是很多,不过多是几千上万人规模的叛乱,一群异人冲上去,直接用脚踩也给踩平了,最重要是的这些战斗都是平乱的战斗,玩家不能选择对面的阵营,除非你打算从此之后就做叛贼了。
因此,在这种一边倒的状态下,虽然益州很大,特别是南边云南地区叛乱频繁,但是却总是这边起那边就被灭了。
到了北边方志文开始了南征北战,玩家们的眼光直接被吸引到了北方,随后各地的战斗越来越激烈,规模也越来越大,蜀中这个地方不知不觉就成了刚进游戏玩家练手的新手村一样,只不过这个新手村有些大而已。
玩家的水平低,原住民的统治基础就牢固,因此益州倒是继承了那个时代固有的特点,那就是封闭而且安稳,小事不断,但是却没有大乱子,特别是刘焉到来之后,虽然刘焉的性格比较保守,但是能力还是有的,至少他的身份能够将益州本地的世族都摆平并团结起来,政治军事的团结,导致了统治强度的提高,益州也越发的安稳了。
随后汉中的张鲁也被刘表借机除去,刘焉趁机出兵汉中。从军事上控制了汉中,刘焉手里完整的控制了整个益州,除了南部永昌、建宁、牂牁(zangke)、云南等地不时的闹点暴动之外。益州还是很安稳的,加上蜀中气候不错,连年盈余,仓禀也丰足了起来,说起来,也是兵精粮足,只是放眼看去。东边是刘备,自己的亲戚,北边是长安朝廷。刘焉颇有点英雄无用武之地,而天下乱象丛生,刘焉也颇有些想要自立的想法,于是刘焉准备向南推进。意图打通南方几郡的道路。加强对南方的控制,也算是给家国立个功勋,做下千古留名的好事。
正在这时,张梁忽然西进,一举打破了益州平稳的局面,掀起了向益州进军的战争。
汉中虽然是刘表的治下,但是在南北两个关口,驻扎的可都是刘焉的部队。唯独东边,原本想着是刘备的地盘。应该是安稳的,谁知道张梁正是利用了刘焉的大意,从熊耳山入秦岭,出子午谷,一举偷袭拿下石泉,打开了从东边沿江进入汉中的通路。
刘表的紧急求援信第一时间就送到了刘焉的案头,刘焉觉得事关重大,立刻召集众臣商讨此事。
刘焉将刘表的求援信给堂下众人看了,黄权当先说道:“主公,汉中乃是要害之地,如果汉中被张梁所得,则其退足以自守,进则可以袭扰蜀中,如此,则蜀中永不得安宁矣,刘表手下无兵无将,根本就无法抵挡蚁贼入侵,主公今当尽发强兵击之。”
庞羲也出列建言:“主公,黄大人所言甚是,汉中乃是蜀中门户,断不可落入贼手,否则永无宁日!如今应尽快征兵进击,趁其立足未稳,尽快将之击退,稳妥起见,还可以联络刘备一起讨伐。”
刘焉闻言默默的点头,觉得联合刘备也是一个办法,而且刘备从西城出兵石泉,距离比刘焉从散关或者葭萌关出兵要近得多,还有,听说刘表今年也在整顿军队,也需要刘表出兵配合才是。
整思索未定之时,一个身材矮小,样貌丑陋的臣属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刘焉眉头皱了皱问道:“子乔因何发笑?”
“我笑主公被人出卖了尤不自知罢了!”
张松扫视了一眼堂下众臣,眼神里颇为不屑的答道。
张松样貌丑陋,也因此,行为甚是偏狭,平时行事张狂,不休品行,虽然才华为众人承认,却常常被人鄙视,越是如此,张松的性格就越是偏狭,对待同殿为臣的这些名人族子都一副看不起的样子,甚至连自己的哥哥张肃也一样看不起。
同样的,张松这种性格和态度,也让别人看不起他,因此张松在刘焉的属下实在是一个另类,连刘焉都有些讨厌张松,不过刘焉也知道张松有才,而且张松的存在就像是一个搅屎棍,能将许多平时看不见的东西搅起来,还能让众臣找到一个攻讦的目标,所以张松才能继续在这高堂上存在。
“子乔此言有些危言耸听了吧?本官被何人所卖啊?”
“当然是刘备和刘表了!”
“嗯?此二人皆为本官同族,又是同殿为臣,这话岂能乱说,子乔慎言!”
刘焉有些不喜的沉声说道,虽然刘焉心里越不大喜欢这两个人,尤其是刘表,自以为聪明,偷偷摸摸的在汉中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那那套对付张鲁那个笨蛋也就罢了,难道还想将这一套用来对付自己?
不过,刘焉能这么想,却不希望外人来掺乎刘家自己的事情,特别是张松这一番话已经近似挑拨离间了,刘焉很不高兴。
张松一直偷偷的注意着刘焉的表情,见刘焉神情不虞,张松不但不怕,反而有些高兴,所谓先抑后扬,想要语出惊人,那是技巧的。
“主公,属下并非胡言。想那张梁,原本就与刘备有着不清不楚的瓜葛,否则他何德何能先在桐柏山立足,随后还能平平安安的跑到熊耳山,夹在司隶、荆州、弘农之间,竟然一直相安无事,相反还过得滋润的很?主公试想,那熊耳山可有粮食产出?可有军械制造?”
“这.....没有吧!”
“呵呵,既然如此,那张梁何来征战所需的粮草?他又拿什么来攻打汉中?莫非用木棍作战,嚼着草料活命么?”
“这......”
张松的一番话不但将刘焉给问住了,同时也将堂下的众臣给问住了,大家不由得面面相觑,没错啊!张梁的军粮器械从何而来?如无人赞助,这熊耳山中难道能够凭空掉下这些东西来不成?若是有人赞助,那么张梁西来的行为可就值得玩味了!
张松得意的扫了大家一眼,鄙夷的撇了撇嘴,在他眼里,这堂上的衮衮诸公不过是些尸位素餐的废物罢了。
“主公,张梁的背后必有刘备!张梁图谋汉中?不若是说刘备图谋蜀中!”
“这.....刘备在中原大战未歇,何来图谋蜀中一说?”
“无他,给自己留后路耳!”张松晃着脑袋得意地说道。
话音一落,堂上众人顿时议论起来,有人赞同也有人反对,说法自是莫衷一是,刘焉的心里也有些乱了!
张松惬意的看了一会,见刘焉的眼神回道自己身上,张松才胸有成竹的咳了一声道:“若是主公早听属下之言,趁着刘备与曹操大战,攻取上庸和江陵,何来今日之忧!”
“此话休提,许他不仁,我却不能不义!前事莫提,还是讨论当下。”
张松看了看须发花白的刘焉,又看了看坐在刘焉右手下痴肥的刘璋,不由的轻轻摇了摇头,这两父子都非雄才大略之人啊!做事总是畏首畏尾,如此只能处处被动,时时慢人一步,处处受制于人!
“也罢,当下之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