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5部分

安吧!!。
第一百二十四章仇人相见
香香不喜欢这个孙明,因为他的眼珠子转得实在是太频繁了,给人一种毫无信义的jiān猾感觉,这种人即使投效了也难保忠诚度,还不如不要呢。
不过方志文的想法不同,在方志文的概念里,一直认为每一个人都是有用的,只不过看你放的位置对不对,而作为一个领导者,主要的工作应该就是做这件事,说起来,领导就像一个修理和维护机器的人。
因此对于孙明的人品如何,方志文完全不在意,这种人只要有个强力的上级压着,老实得很,而且绝对听话。
“将,将军!这是招安吗?”
方志文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这家伙纠结的是这个事情。
“没错,就是招安,本官是丰宁太守,投降于我之后你就是汉军了军官了。
“那卑下愿降!”“丁,恭喜您获得泰山贼孙明的效忠,声望埋,现为声名赫赫。,方志文随便拉出孙明的菜单看了看,步弓将,属xìng有些难看,勉强武力值能上二阶,其他的都一塌糊涂,内政更是个位数,真是惨不忍睹,统帅也在二十几,这家伙真的是武将么?怪不得刚才那些泰山贼那么容易就溃散了,他根本就统帅不了一千兵马嘛。
技能也很烂,除了一个箭雨的技能比较有用,其他的完全是可有可无的东西。特xìng特长干脆就没有,显然这个家伙是被硬拔上来的,资质太差,所以连特xìng和特长都没有领悟。
史阿这时已经主动上前割断了孙明身上的绳子,孙明正讨好的向史阿道谢这家伙被史阿抓住,很可能还被史阿折腾过,心里可能已经有些yīn影了。一边讨好的向史阿笑着,孙明一边偷偷的看向方志文,他对自己的能耐可是有自知之明的,要不是大兄弄来的几本技能书和名将卡他这种废物想要成为将领根本不可能。
没投降之前方志文是不可能知道孙明的能耐的,投效之后孙明担心方志文因为自己是个银样蜡枪头而放弃自己,不过他对此也有思想准备,只要不杀了他,他就跟着新拜的主公混呗将来如何谁知道呢?
按照他本来的能力,做个小兵都没人要现在能混成武将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所以孙明有一点好,那就是容易满足,该贪的时候他也贪,但是不该贪的时候,他绝对不贪。
方志文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即使孙明的属xìng差的让人无语,但是孙明还是有用处的,这点方志文一点都不会怀疑。
“嗯,既然你已经投效与我暂时跟着我身边做亲卫属将吧。”“谢谢主公属下定效死力!”孙明这话到不是说谎,连自己的大兄其实都看不起自己,一个不会鄙视自己的主公真的让他很欣喜,也下了决心要效忠主公。
方志文听到系统的提示告知他孙明的忠诚度上升到7,这回才真是无语呢自己到底说了什么?直接就让孙明提高了刀点忠诚度,难道自己的语术已经达到了春风化影的水平了?
“好,伯颜给他一匹战马,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再拖延下去,天黑都到不了平寿城了。”众人都已经整理好了,就等着史阿等人回来,现在方志文的命令一下,部队立刻就可以出发了。
“孙明,说说你们这次打劫是怎么回事?”
“主公,老实说我也不大清楚,前两天,有三个人,就是被您阵斩的那三个骑兵将领,他们忽然来到了我们寨子,给我大兄密谈了一晚之后,我跟孙政就被派来协助他们,在主公不,在甄公子出现之前,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要打劫的目标是什么人。”孙明有些紧张的跟在方志文的身边,生怕自己的情报因为没有价值而让主公轻视了自己,不过他确实知道的不多,说完之后心里不由得有些抱怨,自己怎么当时就不去跟那三个人搭搭讪,说不定还能知道点什么。
方志文将孙明的懊恼尽收眼底,轻轻的咧了咧嘴继续问道:“那么那三个人什么口音?”“嗯?口音,他们是河北口音,对呀,他们应该不是当地人,还有他们来的时候,马匹上都驮着大包裹,不过现在都没有了,说不定那些就是他们给我大兄的报酬。”“他们还说过什么嘛?”“他们很少开口,一般都是发布命令才说话,对了,他们在战斗开始之前说了,不能伤害姓甄的公子,其他人都可以杀了。”
方志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又问道:“你那大兄有没有可能被招安?”“这个,属下说不好,大兄的眼光很高,怕是”孙明一边说一边偷偷的注意方志文的表情,生怕自已的话惹恼了主公,不讨方志文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这个事情。而是接着问道。
“嗯,那么你大兄的手下有多少兵马将领?”“我大兄的山寨有五千贼众,其他家属和抢来的fù女有一万两千多人,将领有七名,包括属下在内,不过只有我大兄是四阶的武将,擅长使长刀,马战不大行,其他都,都跟我差不多”
孙明生怕自己说明的不够详细,恨不得将孙观山寨有多少间厕所都汇报一下,方志文知道了主要情况后,抬手打断了孙明的叙述。
“孙观的山寨不在青州吧?”
“主公如何得知,我大兄的山寨在兖州境内。”孙明有些惊讶的问道,回想了一下,自己确实没有说过山寨的位置。
“如果他躲得不够远,又怎么敢接这笔生意,这里是谁的地盘?”
“主公英明!这里没有谁的地盘,这个地方太靠近大城镇,谁敢在这里立竿子啊!”“那么离这里最近的人呢?”
“哦那是昌鄱的地盘。”
“昌鄱啊!甄公子,等到了平寿,你传信回去,告知家里我们在东泰山遭到昌鄱的打劫,重赏昌鄱的人头。”方志文侧头跟右边的甄二公子交代道,这个语气似乎是对自己人下命令而不是对待客人的语气,不过甄二公子却毫不在意甚至还有些高兴。
“知道了,要夸大损失么?”
“不用,就说我们将劫道的山贼击溃,主将全部击杀了。”
“好!”
“主公明明是我”孙明有些不明所以的插嘴问道,不过才说了半句似乎又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去质疑主公的决定,有些讪讪的闭上了嘴。
方志文不在意的笑了笑,回头看了看,找到周泰的身影,略微提高的声音问道:“周泰,你说为我何要这么做?”
周泰tǐng了tǐng腰身,大声道:“主公是想泰山贼起内讧,昌鄱平白无故的背上这个黑锅肯定会心有不甘,到时候昌鄱找孙观理论,而其他的贼伙会找昌鄱麻烦这么一来泰山贼必起内讧。”“还有呢?”林老抚着长髯笑嘻嘻的问道。
周泰眨了眨眼有些尴尬的张了张嘴,腰身也塌了下来,丧气的说道:“其他的属下就不知道了。”
甄二公子温和的开声道:“还有一个目的自然是要安抚那些收买孙观行动的人,让他们以为我们对真〗实情况一无所知以免他们狗急跳墙,或者作出对我甄家不利的行动。”
周泰眼神亮了亮直起身子冲甄二公子一拱手:“多谢甄公子教诲!”“不谢谢我啊!”林老瞪了周泰一眼不满的说道。
“谢你干什么?你自我感觉倒是非常的良好啊!”香香似乎觑觎着林老头的小老虎,一旦林老头出现破绽,香香立马冲上去撕咬一番,然后得意洋洋的收兵回营,林老翻了个白眼,不与小丫头一般见识,因为刚才说急了,小丫头居然要动手揪林老头的宝贝胡子,林老头可打不过武力值快七十的香香。
周泰不知所措的苦笑了一下,两边都惹不起,那就躲着。
孙明眼睛在香香与林老的身上一扫而过,已经将绝对不能得罪的两个人的样貌深深的印在心里,想要混的好,就要眼睛亮啊!不过最可怕的还是主公,动动嘴皮子就能将泰山搞的一团糟,还能兼顾甄公子的利益,将幕后的黑手也玩弄于鼓掌之间,这种心智谋略,不服不行啊!
当一行人赶到平寿城的时候,城门正要关闭,其实晚上也是可以出城的,但是要走城门侧面的小门,而且要接受士兵盘查,基本上玩家没有必要的话,晚上是不出城的,大部分都会在城里练习技能或者打副本。
只是一进城门,方志文就被一男一女给拦在了路上,方志文一看,这不是被自己踹了一脚的手下败将,曾经的武将榜第一人,现在仍然是武将榜第一人的赵龙赵子云嘛!
看来自己与天下会的接触已经曝光了,不过这个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双方见面一点都不隐密,反而都有种昭告天下的意思,天下会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名望,方志文是为了招来更多的合作者,现在眼前这二位,不就是这个策略的成果么!
方志文见两人只是微笑着挡着路,却不出声招呼,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称呼呢!
“赵龙赵子云,我没有记错吧,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记得上次你还说要找我报仇来着。”
赵龙重重的从鼻孔里喷出两道粗气:“哼!你杀了我夫fù一次,难道我不应该找你报仇么!或者是你害怕了!?”!。
第一百二十五章你敢接受挑战么
【今天还是三更吧。】
方志文在马上微微的俯下身子,在落日的余辉中,看着赵龙犹如雕塑一般线条分明的脸,居高临下的笑着问道:“哦?那你准备如何报仇呢?也杀我一次么?”
“切,杀你有什么意思,我要将你的势力彻底覆灭才算是报仇!你就等着吧!”
赵龙用力的挥了挥手臂,做了一个下劈的动作,似乎这一斩,就将方志文的势力彻底从这个游戏世界里抹杀了。
方志文撇了撇嘴:“好了,不跟你胡扯了,你要注意我不是异人,所以你刚才说法我会认为你是在向我宣战,不死不休的宣战,这种话要慎重。你是来找我谈合作的事情吧,去前面的客栈里面谈谈吧。”
赵龙眨了眨眼,xiōng口一阵憋闷,仿佛一拳打在了空气中,难受的很。
赵龙苦笑着看了谢颖彤一眼,谢颖彤好笑的咧了咧嘴,耸了耸肩跟在方志文的马队后面朝前走去。
这次与星光的会面,只有方志文自己与赵龙夫fù,似乎其他人对这种没有什么新意的谈判已经没有兴趣了,只要事后知道一个结果就行了,至于需要讨论细节的问题,有了天下会的范本在哪里,修修改改的就可以了。
见大家都没有兴趣参与,反而对出去逛街更加有兴趣,方志文也没有强迫大家的理由,于是甄二公子带队,带着香香与林老出去游览平寿城了,连老实的周泰都被拉走了,方志文只好叫了宇文伯颜来充场面。
方志文特意坐了主位,宇文伯颜站在他的身后,将赵龙夫fù放置在客人的位置上,方志文虽然不大了解赵龙。但是这个热衷于占据榜首的人物,肯定是心高气傲的,所以,方志文此举有些打压他的意思。
“两位,我们也算是熟人了。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有什么就直说吧。请问贤伉俪今天此来有何打算呢?”
赵龙对自己的座位比方志文的要低一点显然不大满意。因为说话的时候要微微的抬着头。仿佛低人一等一样,他当然知道这是方志文故意的,谁叫他刚才在城门口那里惹恼了这位渔阳偏将呢!他根本不像便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大度,从上次战场上的遭遇就知道,这家伙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妾身谢颖彤,还未请教大人名讳?”谢颖彤见赵龙似乎有些闹别扭,笑了笑抢先开口问道。
方志文看了谢颖彤一眼,这个女人tǐng有意思,首先她的自称。沿用的是NPC的习惯,说话的方式也完全不似异人,另外,在这种场合还能抢到自己丈夫前面说话,赵龙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喜。看来在某种程度上,她能替赵龙做主,这个女人不简单。
“本官姓方。方远方志文,渔阳偏将军,兼理密云塞。”方志文缓缓的回答道,一边注意着两人的神sè,见两人神sè并没有什么变化,明白自己太守的职务暂时在玩家中还是个秘密,这个秘密现在还是不揭开的好,省的玩家会产生不必要的联想。
“原来是方将军当面,幸会!”
方志文淡淡的点了点头:“请说明来意吧。”
谢颖彤略微迟疑了一下道:“妾身听闻方将军与天下会达成了合作协议,不知可有此事?”
方志文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贤伉俪是想与密云塞合作?那么直接说你们希望如何合作就好,至于本官与天下会之间的事情,跟两位的打算有关系么?”
谢颖彤笑了笑:“怎么会没有关系呢,如果他们也跟大人达成了协议,一者可以作为参考,二者将来大家就都是密云的合作者,也可以互相帮助。”
方志文的眼神闪了闪,心下暗暗赞叹,却不在这个话题上跟她继续纠缠:“据我所知,星光行会是在辽东郡吧?为何想要到密云发展呢?难道辽东郡的发展前景不好么?”
“自然不是,但是我们觉得密云的地理位置很好,易守难攻……赵龙忽然打断了谢颖彤的话,大咧咧的说道:“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说穿了其实很简单,你们密云要塞现在需要更多的异人势力来牵制天下会的一家独大,而我们也确实看好密云密道的地形优势,加上密云面对的中部乌桓日渐衰弱,正是我们取利的时机,合,则两利。方将军觉得呢?”
方志文赞赏的看了赵龙一眼,这个赵龙果然也不简单,看上去脾气直爽,其实却是一个相当自信,并且也一样喜欢阳谋的强势领导者。
“好!既然说开了,那么我也不妨明言,密云是需要平衡天下会的势力,但是为什么是星光呢?直说吧,你们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来进入密云密道?”
赵龙斜睨着方志文,自信的笑着:“天下会能拿得出的条件,我们也能拿得出,想要什么你直接说就是了,我这人喜欢爽爽快快的,讨价还价是娘们的事情。”
“呵呵,那就好,一百万人口,放弃对古柳镇的占有权,我会批准你们的两个移城申请,位置你们自己选。”
赵龙的脸上先是lù出一丝不屑,随后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对方,不由得有些气愤的说道:“这恐怕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条件,方将军是要耍我们么?”
“你觉得我有那么空闲?我明白你的意思,天下会可能可以顺利的筹集百万人口,但是此事可一不可再,肯定会遭到系统的阻止,所以你认为你们是不可能达成这个条件的,对么?”
“不是这样么?”
“那么我们可以以此作为基础,来折算这些人口,比如一个特殊人才折算多少个平民之类的,或者一个特殊的建筑图纸又能折算多少等等,实在不行了,就直接算银子也行啊!我是很有诚意的。”
方志文坐在主位上,很有诚意的笑着,跟个等着肥羊上门的笑面虎似的。
谢颖彤苦笑了一下,暗暗的摇头,现在主动权都在方志文的手里,虽然方志文也很需要有势力进入密云去平衡天下会的势力,但是,愿意进密云的玩家势力,可是非常多的,而能够拿得出方志文所要求条件的也许不多,不过,既然那个条件是两个城镇,那是不是还有一个城镇的对应条件呢?如果是那样,能满足条件的玩家组织可就多了。
“如果我们只需要一个城镇呢?”
方志文翘了翘嘴角:“那就条件减半,50万人口。”
赵龙撇了撇嘴,不满的抱怨着:“你这个生意可真好做啊,比抢钱还来得快。”
“没办法,谁叫我是密云城主而你不是呢?”方志文摊开双手,很招人恨的皱眉说道:“如果二位觉得这条件比较难以接受,可以慢慢的考虑,反正我也不着急,另外,如果能帮着我将这个合作条件在异人中扩散开来的话,我会很感谢的。”
“仅仅是感谢啊!?”
“就是感谢!”
赵龙咬了咬牙,对方志文的恨越发深重了,这个家伙确实可恶。
“你就不怕放这么多的异人势力进来,到时候养虎为患?”
“养虎?说不定养出来的是肥羊呢?”
方志文不在意的笑笑,有本事你们就与乌桓人一起来围攻密云塞,那时候密云塞早就升级到了一级城市,方志文也想看看攻城者在城下折翼的样子。
谢颖彤赞赏的看了看方志文,又看了看自己的丈夫,这两个男人都是那种非常自信的人,而且两人都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又都崇尚阳谋,正像赵龙所说的,方志文就是制定了一个规则,然后在玩一个看看谁更强大的游戏,虽然大家都知道最后可能是互相撕咬的结局,但是所有的参与者都不会退却,都相信自己才会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
这就是男人的游戏么?
其实在谢颖彤看来,她更喜欢避实击虚,既然密云方面这么强势,那么不如与密云密切合作,在密云密道内积累实力,然后在别的地方另辟战场,比如辽西或者乐浪。
不得不说,领导者的xìng格决定了这个组织的xìng格,从另一个层次上,也就决定了这个组织的命运,只不过,在最后时刻没有到来之前,谁都不知道,到底那种领导才是更好的。
赵龙与方志文无声的对视了一会,嘿嘿的笑了笑道:“很好,那我们来商谈细节吧,我想即使是天下会的那一百万人口,能真正落到你手里的,恐怕也不会超过五十万。”
“我有这个觉悟。”
“有觉悟就好,那么一个五阶木匠顶替一千人口,我们将这个作为基准来计算如何?”
“最多只能顶替一百,五阶木匠才中级而已,培养的费用不到一万两。”
“照你这么说,你打算一个人口按一百两计算,你别忘了,奴隶市场的价格是一个贫民二十两。”
“那你直接买平民给我好了。”
少只能按九百算。”
“最多只能按照一百零一个计算…百五十个……方志文狠狠的鄙视了一番赵龙,还说不斤斤计较,现在这算是什么?!虚伪!
“一百零二!”
“你丫怎么这么无耻,我可记得你踹我的那一脚!”
“踹你怎么了,我还想再扎你一矛呢!”
谢颖彤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两个无耻的男人,不是说男人都很大方吗!?RQ!。
第一百二十六章人也要钱也要
赵龙与谢颖彤夫fù离开的时候已经半夜了,方志文一向擅长打持久战,在谈判桌上也是如此,在饿着肚子的情况下,方志文最后以200平民等价于一个中级特殊人才为标准,定下了详细的合作条款。
不管赵龙走得时候如何咬牙切齿,其实能达成协议,就代表着双方心里都是可以接受这些条款的,至于赵龙表现出来的这些情绪,或者是他的感xìng与理xìng分家了,或者就是他有意的做给方志文看,不过方志文对这种表演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宁愿多欣赏一下谢颖彤典雅大气的气质。
这一夜,对于在平寿城中休息的方志文等人,是一个平静而安宁的夜,但是在其他的地方,乃至于游戏之外,更多的人却在为方志文忙碌着,方志文与天下会合作的消息才模模糊糊的传开,星光行会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与方志文达成了合作协定,虽然,这个合作的消息也是模模糊糊的,但是已经足够了,要是等消息都落实了才有反应,那才真是黄huā菜都凉了。
方志文真的那么重要么?密云要塞和密云密道真的无可取代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游戏里的好地方多着呢,可以尝试合作的大汉官员也不是只有一个两个但是为什么玩家中的大势力都盯住了方志文呢?
其实很简单,因为有榜样,前有天下会后有星光行会,大家不会傻到会以为这两个大行会都在做傻事,他们肯huā费精力与代价跟密云合作,肯定就是认为密云有这个价值,而且密云的战略地位以及战略态势都非常好,对于玩家而言尤其好。
更妙的是。密云方面已经跟两个玩家行会达成了协议,那么就能跟更多的行会势力达成协议,虽然没有能抢到头啖汤有些可惜,但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未必就是吃的最多的那个,而且。并非所有的行会都跟天下会与星光行会一样,抱着将来撕毁协议的心态来签订协议。有些行会是鸽派的。想要寻求一个立足的根基而已。
密云对玩家势力最大吸引力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密云常年处于战争状态,可以捞取足够多的功勋和战争经验,当然还有附加的战利品什么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安全,由于有密云要塞挡在前面吸引火力,玩家在密云要塞以南的城镇相对来说是安全的,聪明人自然能看出,那些méng面马贼的来路。相对于右北平或者辽东郡那种开阔的地形。密云密道是非常安全的,这么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好位置,自然有实力有野心的人,都会喜欢,都会认为这里是一个非常有潜力和前景的地方。
因此。不管长远的打算如何,至少目前来说,密云密道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那些与天下会或者星光行会有着竞争关系的势力,更加不能错过现在这个机会,敌人的成长就是自己的危机,所以,必须要竞争。
这也是方志文不稀罕星光的真正原因,因为天下会本身就有大量的竞争者,方志文才不怕没有人来掺乎这件事呢,现在方志文要担心的,就是赶紧催促田畴加紧学宫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特殊建筑的建造,以便为升级一级城市做好软硬件方面的准备,另外就是,能不能想办法多弄一些人口和人才到林西镇去,林西镇的升级也十分的重要。
第二天,方志文从城外的军营中领到了自己那一千零七名精锐幽州突骑兵,堂堂正正的打出了自己的旗号,当然,是渔阳偏将军的旗号,一行人浩浩dàngdàng的继续北上。
按照行程,今天将在青州州治临淄宿营,平寿到临淄两百多里地,骑兵全力奔跑半日就到,但是用普通的速度的话,需要整整一天,必要时还需要赶一赶,比如现在,一千骑兵就在平原上急速奔驰,从正面看去,奔驰的一千骑兵,就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只不过,带头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还穿着一身文士杉,一边半伏在马背上随着马匹起伏,一边挥舞着手臂大呼小叫着,享受着这种千骑卷平冈带来的豪兴,可惜真正的战斗老头没法上场,每次都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也就只能在这个时候享受一下骑兵兵团冲锋的那种震撼人心的jī昂和快感。
在这样的平原上,正是骑兵能够全面发挥实力的地方,路上偶尔碰到的野怪也都是马贼,方志文的精锐骑兵给从来没有见识过骑兵战术的周泰以及林老头,好好的上了一堂骑兵战术课,让他们见识到了号称天下第一骑兵兵种的强悍,狼群战、卷袭战、驱逐战、破袭战、突袭战各种战术轮番上演,方志文也有意借助野怪训练武将,每战都尽量让部下指挥,战术更是随着他们的意图天马行空,只是每战之后都要总结和复盘,让这些武将能深刻的领会战术的精要,以及骑兵战术的精髓。
几场战斗下来,林老头显然已经被这种恢宏大气、雄壮jī昂的战斗所感染,情绪有些过度的亢奋了,加上他这把年纪了,能在游戏里获得一个畅快活动的机会,自然也非常的希望能体会一把滚滚铁流的威武感觉,可惜他的武力值实在是拿不出手,结果他不停的后悔,要知道在游戏里可以有这样自〗由活动的能力,应该玩武将才对。
可惜他忘记了,进入游戏创建人物的时候,以他这个年龄,即使由智脑分配属xìng,也不会给他什么好的武力值的,你以为所有白头发老头都是黄忠么。
一路上除了野怪之外,没有别的麻烦发生,现在方志文亮明了旗号,玩家即使有心,也要衡量一下自己的势力。能不能跟系统叫板,能不能顶着个反贼的帽子继续玩下去,当然,也要考虑一下,能不能击败那一千精锐突骑兵。
傍晚时分。一行人带着征尘进入了临淄,临淄是州治。属于巨城级别的城市。人口超过两百万,这还不算玩家的人数,如果计算上玩家注籍在临淄的人数,临淄已经是超过五百万人口的超级城市了。
只是,方志文现在恐怕是没有时间去游玩这个大城市了,因为有人已经找上门来了,这回找上门来的势力不是一个,而是三个,甄二公子这次终于讲义气的没有溜掉。林老头也被方志文抓了壮丁。
不过,已经有天下会与星光行会的协议样本在前,除了那些秘密条款,其他的到没有什么不能公开的,只是方志文提出的人口策略。多数的行会代表都清醒的认识到,这事被方志文做过一次之后,想要再复制这种奇思妙想恐怕已经是不行的了。系统才没有那么傻。
于是,双方,应该是多方会谈的原则是围绕着人口的比价来进行的,事实上方志文在昨晚与星光行会所做的事情是一样的,而且这次有星光行会的协议打底,参与会谈的各方代表也不好执意纠缠,所以谈判进展的很顺利。
其实不管是方志文或者甄二公子,以及他们的对手都清楚,方志文向天下会索要人口的目的是什么,那么也就很轻易的能推测出,为了加快密云要塞升级到一级城市所需要的资源,而这些资源则很快成为了他们谈判的筹码。
虽然他们不能完全决定这些资源的价格走势,但是,却能够在小范围内影响这些资源的价格,这样他们手里也就有了能跟方志文叫板的筹码,所以,最后的谈判中心逐渐的转移到了资源与人口的兑换比例上。
方志文最大的优势就是不在乎他们来不来,虽然方志文升级密云塞确实手头比较紧,但是有了甄家的支持,最多也就是多huā点钱的问题,而钱这个东西,方志文是不需要立刻向甄家支付的,完全可以到冬季之后,用掳获的战利品来偿债,至少现在因为汉胡大战,牛羊和毛皮的价格还是很高的,这点时间成本甄家以及背后的冀州大族应该还是能接受的。
尽管方志文占尽了优势,但是方志文并没有顺风使尽帆,到不是因为害怕得罪这些玩家势力,而是密云塞仅仅是一个开始,或者说是一个yòu饵,吸引玩家前来开发塞上乃至塞外的yòu饵,将来方志文的发展重心慢慢的向塞外转移,玩家的势力也自然会慢慢的转移出去,至于将来在草原上谁为霸主,就要看谁的本事更大了,当然,方志文对此是很有信心的。
最后达成的协议人口基本上不提了,主要是用特殊人才和相关的资源进行交换,交换的内容除了批准二级城镇的移城申请之外,还有在密云要塞的商铺,以及多方的情报共享和在军事上的松散合作,当然,还有密云塞对玩家城镇的保护以及商业行为的维护。
只是大家都知道,这协议再美好,该撕毁的时候谁都不会手软,所以后面的漂亮话也就是大家互相认为,或者说期望能欺骗对方的废话。
结束了会谈,方志文站起来伸伸懒腰,甄二公子侧目看着方志文忽然问道:“大人,为何不要求双方对合作进行保密呢?难道大人不担心被刘虞或者其他世族干扰或者阻止么?”
张志文用力的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腰,嘿嘿的笑了笑道:“正是想让他们知道,他们不合作还有人肯跟我合作。”
“呵呵,公孙瓒挟幽州平民的民意与刘伯安对抗,方太守是想挟异人的意志来跟刘伯安对抗,如此而已。”
林老撇了撇嘴,不屑的笑了笑,转身摇摇晃晃的走了,骑了一天马这老头的屁股不疼才怪了,这家伙被方志文抓来在这里跪坐了一晚上,心里的怨气也不小啊!
方志文翻了个白眼,回头看了看嘻嘻笑礐aouā枝乱颤的甄二公子,打了个寒颤,赶紧撤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荒凉的清河口
后世的天津方志文也很遗憾的没有去过,说起这个,方志文觉得很惭愧,自己在交通极为便利的时代生活了二十来年,去过的城市用一只巴掌数还有余,但是在这个交通极为不便的时代里,方志文硬是坐在马背上,huā费了几个月的时间,绕了半个华夏一圈,这种情况真是让人费解啊!
天津应该不是现在的清河口,这个时代的海河似乎更宽阔一些,
这是林老头说的,他认为,后世的天津在更东面一些的地方,只不过现在天津所在还是一片淤泥滩涂,当然了,这些话都是他跟香香说的,方志文并不知道。
沿着渤海海岸,方志文一行用了五天的时间才从临淄走到清河口,这主要是因为这一路相当的荒凉,开始时让方志文极为不解,在出了乐陵国之后的平原上,居然没有像样的城市,除了零星分布的农庄,这将近八百多里的距离,一共只有一座三级城镇章武,也就是系统的小县城。
实地走过一回之后才发现,原来因为黄河入海口改道的缘故,渤海郡的沿海大部地区都是无法利用的广阔滩涂,所以才造成了人烟稀少的局面。
即使渤海郡的地理位置再好,没有系统城市做支点,玩家的势力还是发展不过来,如果真的想向这边发展,那么只好占山为王,于是,在渤海郡内,大大小小的马贼盗匪横行,有系统刷出来的野怪,也有当地NPC假扮的贼匪,还有不少是异人的势力,喜欢玩土匪的玩家也是不少的。
只是土匪不同与领主玩家,领主玩家是有着充分的发展前景的,但是土匪不行,山寨的发展受限的地方太多,发展到大型山寨之后就很难更进一步了,除非有官方身份的人来将山寨收编成村镇。
方志文当时在林西就是用自己的官方身份建村,因为他那时没有收编的权力,但是建立还是可以的,本来密云要塞在达到三级城镇时,就自动拥有了建立四个卫寨的资格,但是却被刘虞将申请给驳回了。
所以方志文才想到在域外行使这个建立卫寨的权力,然后利用这个漏洞,将完整的村寨转移给香香,完成了林西城的华丽变身,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钻空子的行为,只是不知道,这种行为今后还能不能再实行了。
说回清河口,这里原本是有一个系统的渔村存在的,这就为甄家在此地建立据点提供了便利,另外一点就是,清河的运载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方志文也曾一度想着,要不要到时候将后世的运河体系提前开发出来,现在这个时代的水资源看上去要比后世好得多,这个想法也得到了林老的大力支持,当然,即使要实施,那也是甄家去鼓动那些大族来做,跟方志文的关系不大。
甄家的人比方志文一行速度要快,据说就是从清河上利用船只过来的,由于人力比较到位,方志文他们到达清河口的时候,在南岸的村子已经升级成为一级镇了,并且,这个镇子基本上是被甄家买下了,属于甄家的势力范围。
在这个年代,世家的能量和人力资源都是很厉害的,不说别人,就是投靠刘跑跑的糜竺糜家,就一次xìng给刘跑跑赞助了两万壮丁,这个数字吓人吧!何况比糜家更加牛的甄家,清河口镇的人口里面,九成以上都是甄家的人,即使将来这里被渤海郡置县安排流官,这里仍然是甄家说了算的地方。
看到几万人热火朝天的样子,方志文就知道,甄家已经确认了海贸的未来,将要全力打造属于自己的海上贸易路线了,当然了,或者这个也是冀州大族的想法,只不过,现在甄家的动作极快,已经在冀州大族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前,将清河口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里,不过,这是远远不够的。
“这是我幼弟尧,这位就是丰宁太守方大人。”
方志文看着面前这个只到自己鼻子高的年轻人,心里不由得有些犯嘀咕,自己身边的文官似乎都是年纪小小的孩子,大量的任用童工啊!
甄尧好奇的打量着面前这个有些傻气的高个将军,心里原本的忐忑的紧张逐渐的消失了,看起来自己这个主公应该不是那种很难相处的人,虽然从甄俨的来信中,他已经知道了方志文的大概xìng情,不过还是在见了面之后,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尧见过主公。”甄尧乖乖的上前给方志文一丝不芶的行礼,看看甄俨严肃的表情,方志文就知道这个弟弟是长期受到哥哥的欺压的,不过也只有在这些时候,甄俨才表现出相当强势的一面。
“丁,恭喜您获得甄尧的效忠,名声万,现为声名鼻赫。”“不必多礼,真年轻啊!以后还需要你鼎力相助呢,来,进去说话。”“尧定会尽心尽力辅佐主公!”
“哈哈,好,好。”
方志文并没有急着着甄尧的属xìng,他相信这个出身名门世家的公子,再差也不会比孙明之流差,以甄家的实力,堆也能堆出一个人才出来,何况这个甄尧一看就是一个聪明听话的小孩呢。
随着甄尧的介绍,方志文才知道,这里的主事人居然就是甄尧,虽说有不少甄家的老仆和掌柜在旁帮衬,但是能将清河口顺顺当当的建立起来,并且一切看起来都井井有条,不能不说这个甄尧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方志文也不由得对这个跟田畴年岁差不多的童工大感兴趣。
“不错,甄荛年纪轻轻想不到已经能独当一面了,这个清河口就是你的试金石啊!不错!”
“主公谬攒了,其实这也是因为有不少老人的帮助,而且这些民夫都是甄家的庄户,所以才能如臂指使,此中功劳尧可不敢独占。”“嗯,不骄不矜!对了,甄尧没有字么?”“尧尚未及冠,长辈也没有赐字。、,
“哦,是我失礼了,甄家大族,谨守礼仪。”方志文有些汗颜,这个时候确实有不少人很小就有了字,但是这些人无一列外的都是小门小户,豪门大族是要行了冠礼之后,才会由长辈赐字的,方志文这么一问倒是有些得罪人了。
甄二公子温和中略带戏虐的笑着,他是很了解方志文的,一个军卒出身的人,对世族以及礼仪的了解都非常有限,这是甄二公子在方志文身上发现的不是弱点的弱点吧。
不过甄二公子对这点倒是没有什么在意,身为世族中人,他已经对世族的黑暗与蛮横有了深刻的认识,所以,如果方志文也是这样的人,他可能反倒会与方志文拉开距离了。
“呵呵,无妨,这些事情说明不了什么,不过是个习俗罢了。”方志文略微尴尬的笑了下,撇开这个事情,正了正神sè扫视了一眼在座的各人,现在在座的有香香、甄俨、甄尧、宇文伯颜和方志文,林老头都被摒弃在这次会面之外。
整理了一下思路,方志文缓缓的开口道:“甄公子,清河口是海路的出发点,又是清河航路的本质所在,甄家为冀州大族理财,这个清河口将来必然会引来冀州世家的关注,甄家想要如何保住清河口的控制权?”甄俨愣了一下,皱起了眉头,甄尧看了看主公,这个问题他也考虑了很久了,甄家想要独占清河口其实很困难,但是在清河口始终保持一定的地位倒是不难,只不过他也明白,没有实力的地位其实都如同沙砾之塔,一碰就倒。
但是如何拥有这个实力,说穿了就是军队,甄家一直以来也尝试谋求官方的身份,却总是被人干扰,这其中的目的不言而喻,所以,甄家除了一定规模的sī军之外,根本没有能放在明面上的实力,也就是说,只要对手通过官方施压,不管是强行占夺,或者是慢慢蚕食,清河口迟早都是别人的嫁衣。
甄二公子思来想去不得要领,苦恼的摇了摇头,忽然看到方志文含笑的嘴角,不由得恍然大悟:“俨愚鲁,不知道该如何保住清河口,但是方大人定有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