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44部分

灵生活在险恶的环境里,恐怕不会温和吧!”
“可是陷阱什么的还是有些不大可能吧,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会来呢?”
方志文诡异的笑了笑道:“他们可能会知道呢!”
太史昭蓉看了一眼自己的夫君。她知道,方志文这么说表示不想在继续探讨这个问题了,或许这里面还有更复杂的东西。或许是夫君自己也没有想好,太史昭蓉微微一笑,不再追究这个问题。
而贺齐和朱桓却对视了一眼,不由得都沉思起来。
战斗又持续了一会。方志文的身边只有不到两百人了。天色也渐渐的亮了起来。
“大人,布置都到位了!”
“好,发信号,攻击!”
“咻~呜!”
一支响箭带着响亮的哨音直冲向青色的天空,对面的精灵似乎停顿了一下,然后不断的传来闷哼和惨叫,以及大声传令的声音,接着方志文就看到正面的树丛中不断的有身影闪现。显然。对面的指挥官也不笨,明白了敌人耍的阴谋。所以直奔着正面而来,一来想要从这里突破,二来则是看看能不能抓住对手的主帅!
“咻!咻!”
“嘣,嘣~!”
密集的射击声顿时响了起来,只见那些身形瘦高动作敏捷的大精灵一个个的倒在了冲锋的路上,用星光射手冲锋,这指挥官也真是够狠的!
“冲啊,对面的敌人不多,杀光卑鄙的人类!”
“杀啊!”
“我们卑鄙么?”
“不知道,他们说卑鄙就卑鄙吧!”朱桓说着,抬手一箭放翻了一个大精灵,贺齐也不甘示弱,嗖地一箭命中了一个大精灵的眼睛,箭矢直透后脑,这力量与他那瘦削的身形完全不相符啊!
方志文更是箭如雨下,对这种程度的对手,方志文连技能都不用,一箭一个轻松得很,近卫队的将士们也是如此,命中率高得吓人,击杀率更是吓死人。
对面不知道躲在哪里的指挥官显然也急了,‘哔哔!’,一声尖利的哨音冲破了战场上吵杂的声响刺向天空,远处传来一声巨龙的怒吼
‘嗷吼!~’
“夫君,有龙呢!希望掉个好东西!”
“是不是想想那丫头又缠着你要龙牙了?”
“呵呵,没有,是我想给勇儿做个龙皮靴呢!”
“龙皮啊?很难掉的呢!”
“听说不损坏龙皮将之击杀就可以!”
“嗯,那我可要试试!”
“大人,来了,东北边,金龙十二头!”
方志文退后了一些,站在空地上,以便取得更远的视线范围,刚抬起弓,一头金龙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高大的树顶上。
“嘶!”
方志文的箭毫不犹豫的射来出去,随后消失于大家的视线当中,这是技能涉空箭!
“嗷!~”
贺齐一眨不眨的看着,一点星光忽然出现在金龙的右眼前,然后迅疾的没入了金龙的右眼,金龙的眼中飙出一束黑色的液体,发出一声惨叫,然后脑袋明显的一震,一股五颜六色的液体同时从七窍中喷射了出来,那情景叫一个恐怖啊!
金龙那巨大的身影一个接一个的摔了下去,看得周围的大精灵心肝直颤,那种诡异的死法甚是让人毛骨悚然,对面的敌人难道不是人类,而是恶魔么?不,他们比恶魔还要凶残诡异!
战场很诡异的安静了下来,那些冲锋的大精灵竟然跑着跑着停了下来,手中的长弓也垂了下来。
“停止射击!”
“放下武器,立刻投降,否则杀无赦!”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庞元用计火烧临颍
曹操天明不久拿下了临颍,但是折腾到中午吃了饭之后,部队才真正的开始进入修整阶段,曹操自己也在下午上床睡了,热闹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临颍城忽然安静了下来,只有巡逻队在街道上来回走动的整齐脚步声响,这种声音,让每一个老兵都会觉得安心。
“喂,换防了!”
“这么快,好像才睡下啊!”
“一个时辰了,快点,轮到我们睡了,困死了!啊~”
这位士兵使劲的打了个哈欠,眼泪都从眼角挤了出来,看样子真是困狠了。
“咦,刚才我还没有发现,这临颍的人生活习惯还真是奇怪啊!”
“啊?你说什么,快让开,我要睡了!”
那刚从床榻上不舍的爬起来的士兵仰头好奇的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已经趴在床榻上进入沉睡状态的战友,无奈的摇了摇头向外走去,外面的巡逻队正在集合。刚才引起他好奇和注意的事情,很快就被抛诸脑后了。
那么,他刚才到底看到了什么呢?其实不过是整齐的摆在房梁上的一排罐子而已,从罐子的大小和粗糙程度看,那可能是一些装干货或者腌菜的罐子,不过他们放到房梁上去干什么呢?是防止小孩子偷吃?
如果他有机会到周围的民居中都去看一看的话,就会发现这种情况很普遍,或许真的是生活习惯也说不定呢!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临颍城里传来阵阵饭菜的香味。看来,曹军字准备饭食了。
城外树林里,几个玩家正聚在一起。展开任务内容。
“咦?用投石机攻击临颍城,如遇对方追击,即可撤离!这,这是什么任务啊?马蚤扰任务么?”
“不,攻击任务,上面写的很清楚。”
“为何选择这个时候啊?深夜不是更好么?”
“现在曹军还在分批休息中,这不就是深夜么?”
“可是就算是攻击也没啥效果吧?难道刘备还想反攻临颍城么?”
“谁知道。好了,出发吧,时间挺紧的。”
接到类似任务的玩家数量不少。其中还有狙杀曹军斥候的,很快玩家们就在城外的野地里架起了投石机,城里似乎已经有了一些警觉,骑兵的马蹄声已经在城门口响起。
“快。快速射击。能打几发是几发,然后毁掉投石机撤退!”
“知道了,发射,发射!”
“目标呢?”
“最大射程,随便了!”
“砰!”
一颗巨石从黑暗中飞起,从城北城西顺风向着临颍城飞去,在漆黑的夜幕中,不知道有多少同样的石块正向着城中飞去。
“轰!轰!”
“哗啦!轰!”
巨石落地的巨响。房屋被轰塌的声响连成一片,但是认真说起来。这个造成的伤害是非常有限的。城内的曹军很快就离开了攻击范围,向着城内或者城墙方向撤去。
第二轮的攻击中,不但有巨石,还有不少的火球,不过这点数量,也不可能引发大火。
可是,结果却大大的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甚至连成外的攻击者都大吃了一惊。
“轰!轰!”
忽然,城里爆发出巨大的声响,然后冲天的火光燃烧了起来,在呼啸的西北风助威之下,大火迅速的向着城里蔓延,并且不时的爆发出一阵阵的爆燃声,城外的玩家们都愣住了。
“尼玛,这曹操用火油泼街来着?”
“不知道,我靠!烈火焚城啊!别说就这么着,临颍就被我们一把火给烧没了,不知道曹操会不会给烧死啊!”
“不会吧,曹操很能跑的!”
“就算他能跑,那些士兵也能跑么?一场惨败啊!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曹操当然没有二到用火油泼街,那么这引发了大火的火油到底从何而来呢?
这事说来可就话长了,从一开始,庞元就一直坚持认为临颍是曹操的心头刺,所以临颍可能很难守住,临颍不像许昌,许昌是巨城,只能围困不宜强攻,临颍这个城市很可能被攻陷。所以,庞元偷偷的建议刘备,在城中布置一个废物利用的陷阱。
刘备当时虽然不喜,但是仔细想想,这确实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一旦临颍失守,对刘备肯定是十分不利的,如果早有准备的话,能让曹操落进陷阱,说不定是个反败为胜的大好时机,于是,刘备最后采纳了庞元的计策。
刘备撤退之前谎称是军事物资,要分散隐藏在民居中,然后将这些密封的火油罐子放在了民居的房梁上,当时大家都忙着逃命,谁还想过要弄明白这里面装了什么呢?
结果,异人的投石机攻击不但打垮了房顶,也打碎了这些密封的油罐,于是当火球从天而将的时候,顿时将这一大片的城区都给点燃了,加上强劲的西北风,火势蔓延得极快,不断的将更多的房屋以及藏在房屋里的火油灌卷入大火,火势也越发的猛烈,眼看着就要席卷全城。
曹军疯狂了!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试图去救火,但在这无情的大火面前,很快他们就发现根本就无能为力,想要活命,只有一条路,那就是逃出城外去。
于是将士们扔掉了手里的武器,丢掉了身上沉重的甲胄,不去管器械粮草,也不顾不得队友建制,大家一股脑的向着城南跑去,想要在大火追来之前,跑出城去。
不过大火蔓延得极快,而且,城池的结构一般都是中心的建筑规模大,建筑相对稀疏,而周边的建筑更加密集,并且建筑多用木材,于是,火场从城市周边蔓延,从空中看,就像是两个大大的火钳子,似乎想要将正在奔命的人群给死死的钳住。
城内街道上的情况相当的混乱,将领们大声的喝骂着,企图尽快的疏通通道,而实际情况是人马争道互相推拉抢道,谁也不肯让着谁,一旦发生争斗,就将后面给彻底堵住,后面的人群心中焦急,不由得推搡起来,幸好大多数人都将武器扔了,不然非发生大规模的械斗不可,不过倒霉的孩子还是有的,被推倒在地踩死的也不少。
城东北五里左右的山坡上,刘备和庞元等人骑着马伫立着,顶着呼呼的寒风向临颍城望去,虽然很冷,但是刘备的脸上却是一脸的兴奋,在这个角度并不能十分清楚的看到城中的情形,只能看到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
“主公,让我出击吧!趁着这个机会,截击从南门出来的曹军正是大好机会!”
“这......”刘备看向庞元,这个计策的成功,充分的证明了庞元的能力和价值,刘备的心里,庞元的分量更重了。
“可以,不过曹操非是易与之辈,景元(李肃)莫要大意,不要反中了曹操的算计,那可就真是笑话了!”
李肃神色一凛,想想倒也很有道理,曹操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绝对不能认为曹操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
“末将谨记!”
“景元只要马蚤扰就可以,不必急功近利,若是曹军未乱不可燥进,曹操想要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返回稳强,我们的机会肯定还是有的。”
“诺!”
刘备看着李肃率骑兵向南而去,抚着胡须满脸笑容的说道:“复庆啊,你这一个妙计就将曹操的心血毁于一旦,让我军得以转败为胜,功莫大焉!”
庞元矜持的笑了笑,轻轻的摇着手里的羽扇道:“大人谬赞了,不过是雕虫小技,侥幸成功罢了!这也只能说是曹操从来没有想过引火物是可以放在房梁上的。”
“复庆不必过谦,这个功劳是跑不了的了,不管计策是不是简单,只要好用就好,与其说曹操想不到,不如说复庆敢于想前人所未想,能过人一步,那便是高明之所在啊!哈哈......”
庞元躬身示意了一下,没有继续接这个话题,刘备这么高调的赞扬自己是打算干什么?捧杀么?还是要将自己竖靶子给诸葛瑾和孙乾来打?
“只是可惜了城里的百姓......”
“大人,之前我们已经尽力了,百姓被抓回去的本来就不多,说不定还能有很多逃出火场呢,而且真要怪的话,就只能怪曹操,这一切不都是曹操造成的恶果么!”
“我明白,可是想到无辜百姓,心下还是恻然啊!”
“大人仁义无双,百姓自会感念。”庞元忍着恶心凑了一句,这种拍马屁的感觉很真不好,可是刘备喜欢,你有什么办法呢?
“这把大火,即使不能让曹操伤筋动骨,至少能让他无力再攻,如果云长能在汝阳打开局面,翼德在北边趁势而为,说不定能够一举扭转眼下的被动局面!”
“大人,这个稍微乐观了,属下估计,曹操损失的主要是粮草和士气,他可能会退到稳强重新调整一下,但是战略上的相持短时间是不会改变的,当然,如果关将军和张将军能大量的消灭曹军的有生力量则又两说!”
“嗯,确实如此!我是有点太乐观了,好在有复庆提醒!复庆惊才艳艳,还望以后要尽力辅佐与我,我必以国士待汝!”
“敢不从命!”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曹操祭宝天降甘霖
“主公,主公!快醒醒,快醒醒!”
“呛啷~当!”
曹操睡觉的时候去将他叫醒,可是件高风险的事情,不过曹休有着丰富的经验,只要在手里提着一面盾牌就行了!
曹休的手刚一碰到曹操的肩膀,就听到钢刀出窍的轻吟声,随后寒光一闪,曹操翻身的一刀被曹休准确的接住,这一刀势大力沉,在厚实的盾面上留下了一条明显的斩痕,曹休虽然有所准备,但是还是被巨大的力道击退了几步。
“主公,城内失火,快快醒来!”
曹操清醒了过来,一把将手里的刀扔到脚边的地上,曹休挥了挥手,躲得远远的侍卫赶紧上前帮曹操穿戴衣甲!
“怎么回事?”
“城外有敌人偷袭,向城内抛掷石块和火球!”
“那也不可能引起大火,难道所有的人都睡觉了么?值守的部队呢?”
“值守的部队都在,可是大火烧得太快,刘备似乎在房内预藏了火油!”
“什么?火油?之前检查的时候为何没有发现!”
“这个......火油灌被放在房梁等不易发现的地方,房屋被投石机砸垮,火油泄漏了出来,随后的火球将之点燃,北风急剧,火势便一发不可收拾!”
曹休几句话就将事情说得明明白白,曹操心里已经基本有数了。
“狡诈的大耳贼,立刻让部队撤出南门。小心敌军的突袭!”
“已经在撤了,不过火矢蔓延的太快,末将有些担心!主公。快走吧,万一火势将南门堵上就糟了!”
“嗯!”
曹操心里虽然着急,但是脸上可不能着急,迅速的穿戴好甲胄,戴上长剑头盔,迈出房门走了几步,曹操仰头看着漫天的红光。忽然又停住了。
“主公......”
“跟我来!”
“主公,时间紧迫啊!”
“跟我来,怕死你就自己走!”
曹休咬了咬牙。带着卫队赶紧跟上,曹操没有向大门走去,而是走到了府衙内墙边上的角楼,当先爬了上去。站在这里。基本上能看到大半个城池的情况。
北边的火焰已经是火海滔天的架势,这种火肯定是救不了了,再看南边,街道上人流汹涌,车马横陈,隐约的还能听到人喊马嘶的吵闹声,再向西南个东北看,火势正在如同奔马一样的蔓延着。这汹涌的大火如同有了生命一样,正在两面包抄。企图将曹军二十万大军一起吞没其中。
“传信给曹纯,让他在城外结阵自守,传信给乐进,缓缓的退出城内,不得慌乱,搅乱者杀无赦!”
“诺!”
“主公,快走吧!”
“走不了啦,你看看那火势快如奔马,再看看街道上拥挤的样子,本相掌军十数年,自诩身经百战,还以为已经能如臂指使的指挥部队了,如今看来,还差得远啊!”
“主公,那是因为主公在休息,都是末将等无能所致!”
“哼!刘备用的好计,好一个先死后生的妙计!藏在房梁上的火油,投石机和西北风,哈哈......好啊!可是你想要就此反败为胜么?!怕是不能遂了你意!哈哈......”
曹休看着曹操仰天哈哈大笑,样子极为畅快,忽然有些害怕,难道主公知道自己陷入死地之后,已经疯了么?曹休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盾牌。
“主公......”
.................................
“将军,大火正在向着南门蔓延速度极快,城墙上已经是待不住人了!”
“主公呢!”
“还未见,不过应该还是安全的!”
“废话,刚才我还接到主公的命令呢!”
“呃,将军,刘备的骑兵还在不远处徘徊!”
“不用管他,将出得城来的部队都归拢,不管原本所属,按照人数临时组成列阵,不听命令者,斩!”
“诺!”
南门,乐进正站在城门楼上,在这里,他清楚的看见大火蔓延的速度有多么惊人,刚才还距离很远,但是眨眼间就到了不远处,那逼人的热浪已经让他满头是汗了。
但是,大批的部队还在城中没有出来,更要的是主公还没有出来,万一主公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就糟了!
这曹休是怎么搞的!真是该死!
“将军,不行了,我们下去吧!”
“滚开!让城下的兄弟坚持住,维持好秩序,让更多的兄弟能出城,主公还没有出来,我是不会走的!”
“将军!”
“这是军令,违者,斩!”
周围的侍卫都不出声了,只是沉着脸默默的陪着乐进站在城门楼上,看着大火呼呼而来,仿佛怪兽一样将最后的一条通道彻底的封闭了,乐进浑身颤抖,心里满是恐惧和震惊,绝望的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思考了!
难道,主公就这么死了?主公的西征大业就这么完了?
忽然,从城中心府衙的方向,一道蓝色的光芒贯通天地,随后在黝黑的天空中,一圈圈的脸色光晕向着天边扩散,像是一圈圈的涟漪,诡异而美丽。
...........................
“那,那是什么?”
庞元看着那神奇的景象,心里忽然勇气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刚才那喜悦自矜的心情顿时变作了满腔的不甘和愤怒。
“这,这是.......”刘备也仰头惊讶的看着天上的异象,他身后的陈到等等将士。都呆呆的看着天上那巨大的蓝色涟漪,不由得心中充满了敬畏和无力。
“主线任务......”庞元喃喃的嘀咕着,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在这种必死无疑的状况下,曹操能改变自己失败结局的唯一手段,就是逆天的道具,而这种道具只有一个任务能够拿到,那就是主线任务!
庞元曾经看到并亲自建议吕布使用了一个这种逆天的道具,自然知道这些道具的威力,现在自己精心策划的绝妙计策。恐怕就要被这个道具给轻轻的破除了!
“雪,下雪了!”
“主公,走吧。立刻撤退,让李肃也撤退,这场雪小不了,那是道具形成的。目的是要灭火!再不走。我们也走不了了!”
庞元使劲的压住心里的怒气,尽量平静的建议道!
刘备深深的看了庞元一眼,废然长叹了一声:“传令撤军!”
..............................
“我靠!作弊啊!有这么大的雪么?”
躲藏在城外看热闹的玩家满脸兴奋的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雪能下到伸手不见五指那会有多大。
“是雨!你听!”
“是雪,你看!呵呵,城内的高温将雪融化了,因此变成了大雨,更妙的是这雪能给火场降温。快速降温有助于阻止火势的蔓延,看来曹操获救了!”
“是啊。这家伙真是命不该绝,这是智脑在帮忙吗?”
“不好说,智脑不是不干这些事情了么?”
“那倒也是,孙坚、董卓、袁术之死,吕布之败,电脑都没有帮忙,这轮到曹操就要帮忙了么?”
“谁知道,根据史册记载,现实中的曹操也被老天救过几次呢!”
“尼玛,这是天命加持的节奏么!”
“历史是作假的不行么!靠,你们没看到刚才那诡异的蓝色涟漪,那分明就是一种道具,就像是呼风唤雨的技能一样,虽然这面积实在是有些太大了,雪也下得有点夸张,但是这肯定就是一种天象技能!”
“嗯,有道理,不过这道具牛逼啊,要是能弄一个就爽了!”
“做梦吧你,这种东西能左右一场战役的胜负,甚至能改变历史的进程,那是能够轻易得到的。”
“那曹操是如何得到的?”
“如果按照任务原则,曹操从一个小小的顿丘令,做到如今的丞相高位,占据了大半的中原地区,你觉得他应该能到什么奖励?”
“呃.....也对啊!照你这么说,方志文踏平鲜卑横绝草原,东征西讨再加上跨海征伐,那方志文手里不是有更加逆天的东西?!”
“谁知道呢!或许真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靠!玩来玩去,还是玩不过原住民啊!”
“不一定,你看天地会那帮家伙,恐怕也不简单!”
“也是啊!好了,走吧,这会没有热闹看了,大火都快灭了!”
“走吧,好一场虎头蛇尾的大戏啊,哈哈......”
........................
“主公,这是.......雨?!”
曹休惊喜的看着从天而降的雨点,从一开始的点点滴滴,迅速的变成了滂沱大雨。
“避雨!”
“啊?!”
“传令所有将士避雨,这一热一冷会生病的!”
“诺!”
“下雨了,下雨了!太好了,我们有救了,有救了!天不绝我,天不绝我啊!”
“谢谢天神庇佑!谢谢天神庇佑!”
“不用死了,不用死了,呜呜......”
“大家都到周围的宅子里避雨,快点,不想活了!”
“大家赶快避雨,小心感染风寒,不要没有被大火烧死,倒是被大雨淋死了”
城外的骑兵和已经出城的将士们也纷纷的向城内躲避,城门楼上的乐进脸上的表情极为丰富,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
“主公,那,是什么啊?”
“呵呵,不该问的就不要问,就当是技能好了!”
“哦,明白!”
“大雨很快就会停歇,立刻让各部清点损失,然后收拾城内残局,清理残存的油罐等物,命令军医预备预防风寒的姜汤。”
“诺!”
“快去吧!”
曹操笑呵呵的看着曹休走了,心里虽松懈了下来,脸上的笑容却渐渐的隐去,这次算是侥幸逃过一劫啊!这刘备真是丝毫小觑不得,一旦大意,就会栽跟头的!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神意晦涩前途迷茫
ps:感谢‘悲伤阴影’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和评价票!感谢‘烟易戒书难断’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神庙里一片空寂,窗外的月光被建筑挡住了半边,只能投射到神庙的后部,阴影中,艾拉雅一个人默默的跪在巨大的龙神雕像前面,她十分虔诚的在向龙神祈祷,祈求着伟大龙神的指引,面对诡谲复杂的局面,她已经无法自行思考了。
当初她以及众长老接到那个神谕的时候,也是难以置信的,但是神的意志不容质疑,神的指示不容亵渎,或许只有神知道,精灵的未来在何处,中立,或许就是保证精灵一族能在阿维利长存的唯一出路。
经过慎重的考虑之后,精灵们决定接受神的指引,从战争中撤出,用实际行动保持中立。
至于艾拉雅为何不去信与盟友们说明真相,一则是神谕的要求,二来,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或许这么不清不楚的拖下去,大家自然心里有数就是了。
只是,这个幻想很快就被事实给打破了,阿维利的人族议会现在是无暇顾及精灵的事情,他们面对伊欧弗的攻击已经是焦头烂额了,就算对精灵有意见或者愤怒,也没有力气来找精灵讨说法。
但是,汉人部队的出现,却让艾拉雅明白过来,凯瑟琳这分明是要来兴师问罪了,更可恨的是,王庭的命令是驱逐人族和野蛮人部队,而军部的实际做法却是消灭人族和野蛮人部队。这要是真消灭了也就罢了,到时候说他们不配合,先行攻击自己就是了。
可是现在不但没有消灭掉人族的部队。相反,还被人族的部队打得丢盔弃甲,不得不向德珈的亡灵求助,这种行为本身,已经可以被判定为与德珈结盟了,幸好,这事没有被广泛的传播。没有任何证据。
如果想要继续保持这种中立的策略,就必须将这支部队灭杀,否则。精灵中立的想法就化作了泡影,跟那些与生俱来就厌恶的恶魔,还有散发着令人作呕气味的亡灵为伍,这种事情任何一个精灵都做不到。如果这事被宣扬开来。王庭的威信必然坠落尘埃,精灵部族从此四分五裂也说不定。
这就是龙神为精灵选择的道路么?难道龙神已经厌倦了对精灵一族的庇护?难道精灵的做法让龙神愤怒,要以此来惩罚精灵?又或者是自己根本就看不清未来,不知道这其实是对精灵一族最终的庇护?
艾拉雅迷茫了,自从她数十年前登基以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那么迷茫和无助,以往的信心已经彻底崩溃,曾经的信仰也开始动摇。
“伟大的龙神啊。请原谅我的动摇,可是。您无知的追随者再也无法看清眼前的道路了,请您慈悲的赐下指引吧,让这些虔诚的、迷茫的信仰者得以找到正确的道路。”
在暗淡的光线之下,巨大的金龙雕像似乎正在用不耐的目光俯视着面前这个渺小的身影,为这个人类卑微的祈求而感到厌烦。
艾拉雅双手合握在胸前,仰头用纯澈的眼光看着高高在上的巨龙,渴望着那不知道在何方的伟大,赐下一言半语的指引。
忽然,黑沉沉的雕像上方凭空出现了一滴金色的水滴,在艾拉雅惊喜的目光中,这滴水滴无声无息的滴落在巨龙雕像的头顶,然后迅速的蔓延了下来,霎那间就将整个巨大的雕像染成了辉煌的金色,映照的整个神庙金碧辉煌。
那荡漾的如同液体一样的金色光芒,让巨大的雕像活了过来,那威严的眼神正注视着眼前的卑微的信仰者,一个恢宏的声音直接传递到了艾拉雅的心里,在她的脑海中鸣响。
“卑微的信仰者啊,请坚定你的选择,不要再有任何的迟疑,任何对神的怀疑都是罪恶的!”
“伟大仁慈的龙神啊!请您宽恕我的无知,正是因为我们的无知和卑微,才需要您的指引,请千万不要抛弃我们这些卑贱的精灵,让我们得以在您的荣光下存活下去吧,伟大的龙神,请不要放弃我们!”
她口中伟大的龙神并没有回答她,忽然,光芒猛地一晃,一股若有若无的蓝色星光从窗户的缝隙里渗透进来,那金色的光芒似乎是在躲避这什么,忽地一下消散得无影无踪,那蓝色的光芒散落在空寂的神庙中,也随即消失不见了。
艾拉雅惊讶的看着窗外,刚才她似乎听到了一声冷笑,那是什么?难道是自己的幻觉?还是......不,不,任何怀疑龙神的想法都是罪恶的,自己绝对不能怀疑龙神的指引,坚定信念,一定要坚定信念,无论如何,都要将那只汉人的部队彻底覆灭,绝对不能让精灵与亡灵勾结这件事暴露出来。
..................................
最近靠近的西北部山地的玩家们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似乎有大批的部队在向着西侧调动,难道西侧出现了什么问题?德珈已经在西侧的森林里发动了攻势么?这是精灵从东部撤军的理由么?
好奇心是一种强大的动力,何况这个谜底的答案是那么的吸引人。
“珍妮,你确定这个方向没错?”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欣长的女人,一头金发编成了一条粗麻花,两只尖尖的精灵耳朵很是有趣,身上的甲胄像是亚马逊女战士,看上去性感矫健,如果不是她脸上的雀斑有些碍眼,倒也是个不错的大美女。
“劳拉,肯定不会错,虽然这些精灵很会掩藏踪迹,可是枯木战士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你看这里。”
珍妮说着,用手拨开了地面上的草丛,露出了下面的一个个深深的坑洞。
“呵呵。这个也太明显了,好了,我们赶紧的追。”
“别急啊,他们在后面可定留有断后的部队,不要像上次一样,又被赶走。”
“这事还真是神秘,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好说啊。我还是倾向于德珈可能已经入侵了。”
“这不合理啊,德珈入侵应该会共公开的,并且会王庭肯定会发出征召令。”
“征召令。现在东线的征召令似乎也到期了,新的任务也完全没有,王庭这是在做什么啊?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呵呵,这句东方成语用得好。”
“嘿嘿。我室友教我的。”
“不废话了。快走吧,让小仙子在前面做斥候,万一被发现,就说是在扫野怪。”
“ok!”
两个女孩运气很好,或者说运气很不好,跟到了深夜十分,她们在一条河边失去了目标的痕迹,不过随即。她们发现了更要命的目标,那是一大队亡灵部队。仿佛充斥了整个森林的骷髅,还有飞翔在林间的吸血鬼,散发着恶臭的僵尸。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嘘!别出声。”
两人胆战心惊的看着滚滚洪流一样的骷髅慢慢的消失在眼前,看着被他们践踏的光秃秃的地面,两人相视无语,半晌,劳拉才开口涩声道:“这么多.....怎么跑来的,难道边防军都看不见么?”
“或许,边防军已经被击败了!”
“没道理啊,边防军若是已经败了,更应该发出征召令了,可是......”
“我们跟着的大部队,或许就是冲着这些家伙来的!”
“啊!那我们赶紧去找大部队,向他们报告这些亡灵的动向。”
“可是,到哪里去找啊?”
劳拉扣了扣眉毛,这确实是个问题。
“要不,我们叫更多的人来!”
“你是说将刚才的录像放到论坛上?”
“对啊?我想咱们精灵族的人肯定不会坐视的。”
“可是这事太诡异了,连王庭方面都不出声,我们擅自发布消息,会不会弄巧成拙啊?”
“这个......那我们先跟上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再说!”
“好!”
两人担心自己的部队暴露了自己,所以将自己的部队都打发回城堡去,留下几个小仙子做斥候,悄悄的跟上了大队的亡灵,其实跟踪亡灵实在是太简单了,他们走过的地方像是被坦克群压过一样。
一天后,她们发现了更惊人的事实,亡灵部队与精灵的部队竟然碰头了,但是她们期待的大战并没有发生,双方相安无事,甚至营地距离不到两公里,互相之间隔着山谷对望,似乎完全看不到对方存在一样。
这个事实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两个女孩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两个天生对立的种族,居然能够和平共处。
“这...这...这个是假的吧?”珍妮结结巴巴好一会,才将话给说囫囵了。
劳拉似乎在仔细的思索着,半天没有反应,末了终于有些神不守舍的说道:
“珍妮,你说是亡灵假扮了精灵部队,还是精灵部队假扮了亡灵部队呢?”
“呵呵,一点都不好笑,怎么办?发消息么?”
“发什么?说精灵和亡灵成了好朋友?”
“可是这是为什么啊?该死!”
“是啊,这太奇怪了,奇怪的我都忍不住了,不行,绝对不能发消息,这后面还有更大的秘密,我们一定要将这个更大的秘密给挖掘出来。”
“更大的秘密,什么秘密?”
“我怎么知道,要知道了还叫秘密?不过这精灵和亡灵都能抛弃成见成了好朋友,那个秘密一定是非常厉害的了!”
劳拉的眼神贼亮贼亮的,兴奋的满脸通红,脸上的雀斑也越发的明显了。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精心谋划伏击张飞
关羽出击拉开了新一年战争的帷幕,接着曹操狠狠的给了刘备当头一棒,谁知道刘备早有准备,竟然在临颍城里给曹操准备了一份大礼,关键时刻,曹操只手逆天,竟然力挽狂澜与即倒。
颍川东南和汝南北部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的攻防转换,其变化激烈诡异跌宕起伏,让所有的围观者和参与者都为之屏息,最后的结果,双方完成了一个交换,关羽拿下汝阳,而曹操拿下临颍,论起损失,纪灵的骑兵全灭让曹操的损失稍微大一些,但是论起战略地位,临颍的战略地位却比汝阳要重要得多,更何况,关羽现在可是孤军深入,尽管占据了汝阳城得到不少的粮草物资,让关羽暂时没有后勤之忧,但是四面皆敌却让关羽有种难以为继的感觉。
不管曹操和刘备是什么样的心情,临颍和汝阳方向,暂时的消停了下来,而在北面,张飞也不甘落后,在关羽突袭汝阳的同时,张飞袭击了己吾,但是张飞只有骑兵,因此对己吾的攻击只是歼灭了一支曹军的后勤部队,消灭了一些外围的堡寨,将己吾周围的曹军都赶回了城中。
随后张飞忽然调转方向直奔扶乐、阳夏一带,一直缀在张飞身后的梁兴也随着张飞追去,梁兴的任务不是与张飞战斗,而是盯着张飞,有机会就打一打,没机会就看着张飞,让张飞不能放手进攻,这招盯人战术对张飞很有效。直接废了张飞一半的武功,现在张飞能做的也就是在荀攸的后勤线上游走,满世界的企图破坏后勤运输。但是他走到哪里背后都有个大尾巴,自己的行踪暴露的清清楚楚,又怎么能够达到突袭的目的呢?
想要寻找机会攻城时,梁兴也阴恻恻的在背后游走,张飞又不敢放手去攻城,而且他也只有两万多骑兵,如果不具备突然性。想要攻陷像样的城池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一般的小村镇,就算攻下了对曹操也没有什么影响。
于是在战场上。张飞显得有些边缘化,好像无足轻重的样子,对于这种状态张飞自然是非常不满意的,但同时。荀攸也一直没有放松对张飞的注意。围攻许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先解决外围的机动兵力显然是最正确的战术,因此,荀攸让梁兴盯着张飞,可不仅仅是给张飞装个大尾巴,更是在想方设法的要灭掉张飞。
扶乐东北方向七十里左右,这里有一小片山地,方圆有十里左右。有几个小山头,最高的一个也不过二三十丈。山上有树林,原本是周围村落的柴火来源,不过现在周围的村子早就荒废了,山地里只有野怪出没,山下的丢荒农田都是野兔灰狼的天下。
这里有一条等级不高的直道,连接着阳夏和己吾,如果张飞想要去扶乐一带,走这条路无无疑是最近的。不要以为骑兵就能不走大道,随便的翻山越岭,如果这样的话,骑兵的速度会大大的降低,战马的耐力会消耗的更快,一天的路程会变成两天,因此,有大道的情况下,张飞肯定不会选择走荒野。
当张飞从己吾掉头转向西南的时候,荀攸那边就迅速的选择了这个地方作为伏击的地点,不过荀攸并没有打算派出自己的精锐部队,事实上这也是不可能的,荀攸的部队集中在鄢陵和扶沟,想要前出到这个位置,从时间上来说,是无论如何也赶不到的。
因此,荀攸召集的是正在这些地区执行反渗透和侦查任务的异人部队,异人在东阿一战上大放异彩,特别是对骑兵的马蚤扰和牵制作战,让荀攸想出了这么一招对付张飞的办法,当然,异人的目的就是牵制和马蚤扰,真正的杀招就是一直跟在张飞屁股后面的梁兴!
“看地图,都看地图,诸君,我们的目标是在这直道的两侧尽量的设下陷阱,陷阱技能、鼹鼠洞、刺马钉、半埋竹签等等,尽可能将陷阱的面积做大。”
“这是个猪胆瓶嘛!”
“是的,这就是个口袋阵,前面的道路上不设陷阱,而是在道路两侧设置,延长两里之后,将道路截断,然后在两旁大范围的设置陷阱,陷阱的范围尽可能的厚,希望能借助这个陷阱迟滞骑兵的速度,然后在南侧山坡上架设巨弩、投石机攻击被阻挡的骑兵。”
“南侧山坡,那边肯定会有斥候侦查的!”
“我知道,所以要等侦查的斥候过去之后我们再返回来占领。”
“还是不行吧,难道斥候会发现
第二书包网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