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4部分

个会研究一下?”
“这点小事就开会?等我们先接触一下再说,如果他们提出的条件我们决定不了,才有开会的必要吧。
误,对了,这个渔阳偏将叫什么名字啊?”
“不知道还没有查到,天下会兼并了怒火红颜工作室,所以得到了这个渔阳偏将兼密云尉的身份,我们暂时还没有得到消息,迟一点应该就知道了。听说怒火现任当家已经被开革出天下会了,理由是天下会不收背盟之人真是搞笑!”
“这有什么这肯定是为了讨好那个渔阳偏将不然人家干吗要跟他们谈,一点诚意都没有。”赵龙撇了撇嘴,伸手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支香烟,点上惬意的吸了一口谢颖彤微微的皱了皱眉。
“我是说那个怒火的当家搞笑,听说那个小白脸这次耍了白家的丫头不知道会被怎么收拾?”“管人家呢?不过那个疯丫头这回算是吃了苦头了,现在躲家里不敢出门了吧?哈哈俟,对了,你不是认识林雪音吗,我记得原来红颜在幽州的负责人是她啊!她应该知道渔阳偏将的情报,去联系一下她试试。”
赵龙忽然一拍桌子,想到了这个重要的情况,实际上,他们这些游戏界有名的工作室和行会,大家都有些关系,至少也是听闻过。
谢颖彤斜了赵龙一眼,扇了扇蔓延过去的烟雾,将身体向沙发的另一端移去:“还用你说,我早就打电话找过她,不过她说暂时无可奉告,所以……”
“等等,你确定她说的是“暂时,?”谢颖彤皱了皱眉,回忆了一下道:“确实是暂时!”
“那就对了,林雪音现在绝对与密云要塞还保持着关系,因为她没有得到密云方面的授权,但是她本人认为密云迟早会跟我们有接触,所以她才会用暂时这个词,没错,一定是这样!”
谢颖彤赞赏的看了看自己的老公,不得不说,赵龙的脑袋真的很好用,就是有些太傲了。
“那我们只要等就行了?”“呵呵,不用等,我们甚至可以直接找上那个渔阳偏将,我相信他一定会欢迎我这个不打不相识的老朋友,我可是记得,他还踹了我一脚的,嘿嘿。”
“那你打算跟他合作,不想报仇了?”“合作也是为了报仇嘛!这个世界是一个疯狂的世界,是一个争霸的世界,今天的合作者,明天就有可能是敌人,后天又可能合作,真是有意思的地方啊!想想就让人兴〗奋,老婆,要不我们现在那啥……
“去!这里是办公室!”
不过办公室也是有休息室的,半推半就之下,夫妻两个享受了一会突发的jī情,云收雨散之后,躺在老公的怀抱里,谢颖彤想起了刚才没有说完的话题。
“老公,你说密云要塞为啥忽然转变了政策,居然开始想要跟玩家实力合作?”
“不清楚,一个可能是来自塞外的压力,一个可能是他们有什么更大的计划。”“他们就不怕养虎为患?就像你刚才说的,玩家从来就是以战争和争霸作为玩点的,就算没有战争,他们还会刻意的制造战争呢!”赵龙抚mō着谢颖彤光滑的肩膀,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不是这个渔阳偏将太笨,就是他太有信心,觉得能控制得住玩家,纵观人类的历史,祸患都是被养出来的,那你说说,既然人人都知道养虎为患的道理,为何还反复的重复发生养虎为患的事情?”
“这个……”“那是因为每一个养护为患的人,都觉得自己能够控制得住自己养的那些个老虎,呵呵,可惜,最后总是被反噬了,但是后人仍然乐此不疲,想来这位渔阳偏将也是如此,我们现在形势比人强,只能先从老虎做起。”
“先从老虎做起?”
“是的,先从老虎做起,直到有一天,我们有能力反噬他的时候,嘿嘿……”谢颖彤在赵龙的xiōng口轻轻的掐了一下,有些不屑的说道:“你们男人怎么都喜欢搞这些yīn谋诡计啊!”
赵龙用力的揽住老婆,笑道:“这可不是yīn谋诡计,密云敢于走这一步就应该明白,每一个被养大的老虎,将来都可能反噬于他,所以,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比的就是谁发展的更快,谁的实力增长的更快,最后可能是养虎为患,也可能是我们变成了他们圈养的肥羊,这是一个公开的竞赛,现在就看我们敢不敢下场了?”“难道没有别的选择么,我们完全可以采取全面合作的态度,然后以此为基,在其他的地方开辟战场!”
赵龙深深的看了倚在自己怀里的女人,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聪明了,而且某些方面比自己更大气,但是,有时候固执也是一种力量,自己被黑骑兵打败,自己被黑骑士羞辱,这个场子不找回来,自己还怎么做一个领袖?!面子有时候确实比里子更重要啊!
“也许别人可以,但是你老公我却不可以这么想,因为我们是仇人,一日是仇人,永远都是仇人,我们双方已经没有了信任的基础,懂吗?不是我不想这么做,而是不能这么做,不然迟早会被他吞掉。”
谢颖彤暗暗的叹了口气,这种想法完全是很自我的想法,实际上,谢颖彤也曾经与渔阳偏将对阵过,虽然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说了一句话,但是谢颖彤能够明确的感觉到,人家并不将赵龙和星光行会当一件事,你想成为人家的仇人,也要人家看得上才行啊!
不过赵龙的想法也并不会对大局有即时的影响,反正先期都是以合作为主,至于将来如何,正如赵龙自己所说,要看谁的发展更好,或者,到时候事实就能告诉赵龙,正确的道路是在哪里?
并非谢颖彤认定了密云的发展一定会比星光更快,关键是密云掌握着主动权,星光能否下场参加这个阳谋,还要看人家密云的脸sè,如果密云敢于让星光下场多赛,就不怕会给密云招来对手。
如果开始的时候谢颖彤还不大肯定,但是当赵龙揭破了林雪音与密云的关系之后,谢颖彤就知道,如果林雪音在背后给密云支招,让星光忙于与对手争斗的情况是必然会出现的,至于赵龙想要挑战密云,真的有些渺茫。
“行,我明白了,根据我们的情报,那位渔阳偏将一行明天会到达平寿城,我们要不要去哪里见见他们?”
“可以,不过在此之前,尽量收集关于这个渔阳偏将的情报,还有他与天下会之间到底在谈什么,又有了什么样的协定,这个有可能么?”“呵呵,不是不可能的,天下会也是一个组织,一个组织就会有各种各样人,有人就有不同的想法,我们可以尝试一下的。”
谢颖彤得意的笑了笑,天下会的高层成分极为复杂,所以,弄些消息还是有可能的。
赵龙眯着眼睛,眼神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嘴里喃喃的念叨:“敢养虎为患嘛!到时候一定咬死你,不,踹死你,嘿嘿!”
谢颖彤翻了个白眼,看着一脸孩子气的老公,无奈的叹了口气。!。
第一百二十一章达成协定
或许抱着跟星光行会一样打算的人还有不少,但是,在他们作出进一步的决定之前,肯定要先看看天下会与密云要塞方面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再说,这不得不说是天下会的一个悲哀,因为天下会的xìng质,决定了天下会的构成非常的复杂,所以有些秘密在某个层次上根本就保不住。
“在下不知道天下会如何将百万人口汇集到密云要塞,但是运送如此多的人口不可谓不困难,这其中有些阻滞乃至损失,都是可以理解的。至于两位担心的事情,只要官府的驿站接受了你们的运送请求,自然就代表着他们对待此事的态度。”
甄二公子的声音很中xìng,略微有些偏向女声,特别是说话的节奏,幸好方志文早就已经熟悉了,不过赵伯阳和张志远还是很很奇怪的注视了甄二公子一会,不过他们两的好奇心也就是这么一会而已。
此刻他们的心思正放在甄二公子所说的话上面,他们的大脑正在高速的运转,分析着这短短的一句话里面所包含的信息,以及甄二公子说这番话的立场和角度,这个更加重要。
林老则抚着他那宝贝的长髯笑而不语,显然甄二公子的回答没有超出他的预想,甚至是完全复合了他的预想,所以他的笑容里有少许的得意,方志文扯了扯嘴角,对林老这么容易满足有些不屑。
“那么,是不是说我们提供了一百万人已经发出的证据,就代表着我们完成了与大人的约定呢?”方志文点头:“是的你可以这样理解,当然了,我不建议你们搞突然袭击,其实慢慢来更好,你们的动作越大,才越容易引起反弹如果这事是悄无声息的完成的,只要不违法大汉的律法我相信没人会找你们的麻烦。”赵伯阳眼神闪了闪,方志文的说法给了他们了解智脑的一个重要指向,那就是遵循规则和利用规则,同时也告诉天下会,NPC也是规则的执行者和利用者而并非是智脑的傀儡,更不会是游戏背景,理论上,NPC与跟玩家没什么不同,只是利益和立场不一样而已。
“明白了,不过,这样一来,我们的合作进度会受到运送人口计划…
的影响,这似乎对我方有些不利,不知道方大人可有什么解决的力法?”方志文奇怪的笑了笑道:“这不是你们的问题么?为何要我来提供解决的办法?”
甄二公子莞尔林老更是有点肆意的笑了起来赵伯阳有些尴尬,张志远却不在意的笑道:“方大人所言极是,这个问题先放放,我们是否可先商讨一下双方合作的范畴和方式?”“当然今天我们不就是谈这些的么。”方志文看了张志远一眼,肯定的答复道。
赵伯阳正了正神抹去了心里的那丝别扭,开口道:“那么,方大人,我们两家的合作基础应该是在于双方能在密云密道的发展中获得收益,并且建立在共同对抗乌桓人、鲜卑人的基础上,这点方大人可以认同么?”
方志文略微想了想,点头道:“可以,不过我必须先声明,合作的基础还必须在于天下会能完全遵守密云要塞以及大汉的各种法律规章之上。”方志文为何强调这点,因为在游戏中,智脑给玩家也做了很多的限制,比如攻击系统建筑会遭到通缉,在安全区攻击任何人视为反贼等等,这些规则对方志文有利,更重要的是,在城市体系中,下级城镇,包括玩家的城镇,不但要每上级城市上交税收,还需要执行一定的合理的行政指令。
比如现在已经宣布了战争状态,如果上级城市命令称出兵与敌人作战,你级必须遵守,如果你sī下与对方达成协议,一旦有比较明显的证据,上级城市可以立刻将你定为反贼,号召矢下加以讨之。
同样,在上级城市要求你讨伐反贼的时候,如果你消极怠工,可能会遭到系统扣除功勋值等等的处罚。
当然,方志文现在说这个有些画蛇添足的意思,但是一旦三年后黄巾乱起,这个协议里出现的条款,则将对方绑在了大汉律法的条款下,方志文以密云塞城市圈的主掌者,始终占据了大义的立场。
赵伯阳与张志远对视了一眼,他们并不觉得这个条款有什么问题,但是,这个条款的前瞻xìng未免有些让人不安,难道这些原住民NPC也能预见到黄巾之乱?只是这个怀疑却没有办法问出口,因为一旦问了,就表示天下会将来会有二心,还没有开始合作,就先想着将来如何撕破协议,这种事情sī下想想就好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到台面上来说吧。
“这没有问题,我们肯定会遵循大汉的律法,天下会是合法组织,又不是反贼。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认为,密云要塞与天下会是某种程度上的军事同盟关系呢?…,
方志文咧了咧嘴:“在律法范围内,贵会在密云范围内的军事力量,应该视为密云军事力量的一部分,并不存在军事同盟一说。至于异人之间的争斗,只要不违反大汉以及密云的法律规章,那与密云完全无关。”这是第二个原则问题,那就是密云不会直接插手玩家之间的斗争,当然,这个态度对于天下会是好还是不好,需要天下会自己去评估了,但是对于方志文来说,绝对不会与某个玩家势力有特别的关系,如果想要伸手进玩家的争斗中,方志文完全可以利用马贼来行事。
“明白了!”赵伯阳对于方志文这个答复一点都不意外,NPC一般都不会掺乎玩家的事情,他们可能觉得那是一潭浑水,而且NPC对玩家势力的了解很少,不可能准确的把握住其中的关键只不过,林老参与了密云的决策层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就不好说了,虽然林老只是个学者,但是不代表他身后没有别的存在。
“那么,密云塞会给矢下会提供什么样的合作条件?”赵伯阳问的就是具体的条款了。
“可以同意天下会两个二级镇的移城申请位置可以由你们指定,当然前提是这个位置是空的,或者所有者同意易帜。”
方志文的条件还是不错的,当然,如果方志文同时也同意了别的玩家势力的同等条件那么这个条件就不怎么样了,不过二级镇确实已经很不容易被攻破了像上次古柳镇的那种情况,完全是一个悲剧。
“那么,能不能让这个条件提前生效呢?或者能不能承诺别的城镇进入密云的时间受到限制?”“可以提前生效一个,第二个也保证是属于天下会的,但是期间的间隔不能超过一个月,否则视同贵会娄约。”
赵伯阳对这个条件就很满意了,也就是说,天下会将有一个城镇获得一个月的领先时间,这一个月可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至少提升等级是有可能的当然是没有可能将二级镇升级到一级城市的,因为城市圈的压制原则,密云要塞的城市圈之中,不可能出现第二个一级城市除非密云城升级到二级城市。
“密云城是否能够在我方攻击密云密道内的乌桓人,乃至攻击古柳镇的时候提供给支持另外,如果我方意图攻占古柳镇,密云要塞能否提供支持?”
“当然,情报方面我们会充分的支持,但是,实质xìng的支持我方会自行决定,至于古柳镇的事情,我再次声明,古柳镇是属于密云城的官方设施,即使贵方攻下,也必须交与密云城管理。”
“方大人误会了,我方并非是觑觎古柳镇的归属,而是希望得到主动攻击的权力。
“这个没有问题,但是一旦贵会在大汉的所属区域之外作战,将不受密云城的管辖,也就是不承认贵方是大汉的军队,也不承认所取得的功勋值,当然,你们取得的东西密云塞也不会管,包括人口,这点请贵方注意。”
方志文嘴角翘了翘,这话里的意思很有趣,也就是说,如果天下会的部队到了塞外,密云城的军队对其加以攻击也是合法的,当然了,如果反过来,天下会的部队偷袭密云城的部队,也不算是反贼,只要天下会的军队有这个实力。
其实这个就是一个陷阱,用极高的自〗由度,引yòu天下会以及其他的玩家势力向塞外发展的陷阱,因为玩家不可能很快的集结大部队出塞,所以开始的时候玩家小规模的出击塞外,更多的是帮方志文分散塞外胡族的注意力,等玩家有能力集结大部队出塞的时候,方志文早就在塞外建立了郡治,靠近渔阳的大片地盘,都会变成了大汉的疆域,结果,玩家仍然要受制于大汉的律法,受制于方志文的控制。
想要获得更多的好处,布就只有向更远的地方进攻,这个就是方志文设计的政策。
张志远深深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的打算他现在还不可能知道,但是这个思路还是能揣摩一二的,如果方志文太守的身份一旦揭lù,方志文的谋划…便大白于天下,但是即使如此又能如何呢?难道玩家会放弃开疆拓土带来的巨大利益么?
就像赵龙所说的,这就是方志文设立的一个游戏场,一个养虎为患的游戏,只要你想参加,就必须接受这些规则,而且这些规则看起来是很合理的,一点都不过分,密云要塞不过是占据了一个大义的名分,如果你实力足够,完全可以造反的。
大方向和原则确立,剩下的就是细则了,讨论这些的时候,甄二公子与林老也加入了进来,于是一条条的合作细则很快被制定出来,当然双方不可能当场就签订下来,双方都需要下来再冷静的过滤一遍,然后再找时间正式签署,不过,双方合作的意向已经基本是不会再逆转的了。!。
第一百二十二章泰山贼
【今天心情不错,三更好不好,不过大家能多投点月票不?不是条件,就是这么一说,肯定会三更的。】
沂山,在东汉又称为东泰山,方志文从安丘向营陵只不过是从沂山的边缘地区穿过,但是,这里确确实实的属于沂山范围,也就是东泰山的范围,所以出现些泰山贼是很正常的,泰山贼,之所以不叫山贼或者盗贼,完全是因为臧霸的缘故。
臧霸虽然是个山贼出身,但是在史上,曹操对他的评价极高,而且他后来是青州刺史,那是割据一方的大员,所以他当初出身的泰山贼在游戏里变成一种特殊的兵种,甚至在青州、兖州的城镇中,如果运气好,能得到泰山贼的兵营图纸,就能建造建筑后招募这种特殊兵种。
泰山贼基本上算是山地战的强力远程兵种,与无当飞军、板盾蛮军、山越蛮军并称四大山地兵种。
在东泰山边缘碰到泰山贼不奇怪,但是碰到数量如此巨大的泰山贼就很奇怪了,更奇怪的是,居然还有首领级的人物出现,泰山贼的老大是臧霸,不过这个时候臧霸因官司刚刚逃进泰山为贼,应该还没有做大,除了臧霸,泰山贼还有有孙观、孙康一股,昌郗一股、吴敦一股,还有些没有名气的小贼。
方志文要面对的至少两千山贼,占据了山谷两侧的山贼,正挡道而立的显然是个贼军将领,带着两百骑兵,这伙泰山贼兵强马壮,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一股山贼。
方志文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甄二公子,甄二公子略带紧张的神sè点了点头,示意方志文来处理,方志文冲着史阿一歪头。示意史阿上前交涉。
实际上,史阿现在是很惭愧的,因为作为一个斥候头领,自己居然没能提前发现山谷中的埋伏,直到大队靠近了山谷。史阿才意识到不对劲,在陷阱的边缘上终于发现了山谷中的埋伏。于是伏击战变成了正面接战。
“来者何人。为何拦截甄家商队?难道不知道规矩么?”
史阿所说的规矩是确有其事的,这个时代,商队一般会给有势力范围的山贼上供的,当然,上供的数额完全看山贼的实力。类似甄家这种涉及了冀州许多豪族势力的商队,其实在固有的商路上都是很安全的,一方面自然是因为上供的原因,另一方面,当然是这些山贼也不敢轻易的触碰代表冀州豪族的甄家商队。
“哈哈。某拦的就是甄家商队。”
对面的山谷中的山贼哈哈大笑,似乎一点都不将甄家的名头放在眼里,如果这人是个愣头青,或者才在泰山落草的贼头倒也可以说得过去,但是刚刚落草就有这么大的势力了么?既然不可能是刚刚落草的贼寇。那么从他的话里,不管是方志文还是甄二公子都能确认,这家伙就是奔着甄二公子来的。
可是。又是什么人要针对甄二公子呢?甄二公子出了问题又是谁得利呢?
“甄公子,有什么想法么?”方志文有些促狭的问道。
甄二公子狠狠的瞪了方志文一眼,不过方志文到没有感觉到凌厉,反而有点jiāo俏的感觉,恶寒!
“还不是因为大人的缘故!”
“未必吧,没有我,甄家一样要求生存、求发展呢,呵呵。”
“不外乎袁家、高家、沮家、韩家这些人,不过害命怕是不会的,只是警告一番吧。”
“呵呵,害你的命他们当然不会,不过我们的命他们倒是很想试试呢!冀州大族是吧,我记住了,你是不是觉得很高兴呢?”
方志文这话显然还有别的内容,不过甄二公子几乎毫不犹豫的开口回答道:
“嗯,你跟冀州大族交恶我自然高兴,至少我们在同一条船上了,不是么?”
甄二公子毫不退缩的看着方志文,方志文暗暗点头,甄二公子确实算一个识时务又有决断的聪明人,可惜是个娘娘腔。
“我也是这么想的。”
甄二公子猛地转头,凝视着方志文,半晌才叹了口气,很好看的笑了笑:“谢谢!”
一边的林老莫名的笑了笑,对于方志文坚决的拉拢甄家,林老是非常赞成的,冀州的大族再厉害,对方志文也没有任何的好处,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那些没边的事情不用去期待,还是好好的抓住手里既得的利益为好,再说了,甄家绝对值得方志文倾心结交。
香香左看看,右看看,不大明白哥哥与甄公子之间的那几句话有什么深意,不过看上去甄二公子对哥哥的态度更加亲密了,香香自然就开心了,至于林老的诡异笑容,香香肚子里正在鄙视着。
“林先生,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咦?方太守,你才是将领,打仗的事情不该问我吧!”
“呵呵,我不是看你每次都会对战斗有意见么,所以先问问。”
“呃,我那是说着玩的,你可别当真!”林老有些尴尬的眨了眨眼,之前每次战斗林老都会胡说八道一番,当然了,主要是跟香香斗嘴,要是真的出主意,他可不会乱说,战斗的事他确实不懂。
“史阿,还有别的路么?”
“没有了,主公!”
“志然,你去试试他们弩兵的射程。”
方志文并不着急,在骑兵面前,步兵只能挡道,但是没法追击,所以主动权都在方志文的手里捏着呢,完全不需要着急的。
不一会,段志然领着十个将领向前冲去,奔到射程之内放了几箭就回转了回来,一直奔到方志文的近前,才从身上的锁子甲上扒下一支带血的弩箭,伸手交给了方志文。
“先敷药。”方志文说着话,接过弩箭,仔细的看了一会,点了点头道:“一百五十步?”
“是,在山上抛射有一百五十到一百八十之间。直射最大一百二十。”
“哦,两石弩,并非精锐弩兵。”方志文自言自语道:“那将领呢?”
“五名将领,都méng着脸,最强的大概比我高一阶。其他的都跟我同阶。”
一下子出现一名三阶、四名两阶的武将,这还是泰山贼么?这些人到底是何来路?会不会是冀州军?又或者青州本地的军队?
方志文抬头看了看挡道而立的那几个得意洋洋的山贼。笑着问道:“山上有没有将领?”
“左右各有一个。山谷中三名。”
“好,伯颜、志然,各带两人,对付那两名二阶的将领,史阿、周泰,护着我侧后,我们冲上去近战,香香,你带其他人护住甄公子和林先生。先杀了首领,看看他们退不退?”
“知道了,哥哥!”
方志文擎出噬hún铁矛,慢慢的催动马匹上前,被点到名的将领也缓缓的上前。自动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锥形阵。
“伯颜,起阵冲锋!”
“诺!锥形阵,冲阵!”
九人组成的小小锥形阵。如同疾风一般卷向里许之外的山谷,急促的马蹄声犹如奔雷一般在山谷中回响,由于速度太快,敌军的射击出现了抛射失误,完全落在了锥形阵的后面空地上,想要再次射击却已经来不及了,显然左右两边的将领配合有问题。
“轰击!”方志文将刚刚学会的技能轰在了前面几十步开外的地面上,成天的挖陷阱害人,方志文又怎么会不防着敌人的陷阱,何况还有史阿在一边提醒,对方在阵前的那些个陷阱立刻被方志文的技能打开了一个四五丈宽的通道。
没等méng着脸的贼将以及身后的亲兵反应过来,方志文的丈六长矛已经递到了敌将的面前,一点一颤,矛尖划出一个小小的蓝sè花朵,那贼将由于没有预料到方志文会用技能破开陷阱,他的马匹刚刚起步,速度太慢,手里的长枪只能先做防御姿势,向外一崩,企图将方志文的长矛挡在外门。
但是方志文用的是‘刺击’技能,还有神力特xìng加持,加上马匹的速度,以及等阶的压制,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方志文在力量和速度上大大的占优,那贼将手里的枪刚一接触方志文的长矛,立刻发现了不对,手里的长枪直接撒手,身体猛地向下一趴,方志文矛尖刮着他的头盔,沿着脊梁一路切开了他的铠甲。一股子凉飕飕、**辣的感觉才涌上大脑,方志文的马匹已经跟贼将交错而过,方志文想都不想,压低了角度直接一个回扫。
‘扑哧’一声,方志文从传来的手感上知道,自己的矛尖刺进了人的身体,不过似乎不深。
方志文无暇多想,长矛横扫着收回,顺势划断了一个贼将亲兵的脖子,再顺手连刺,解决了几名亲兵,这个时候锥形阵却已经透阵而出,方志文急速收起长矛,换出落雁弓,扭身回头,搭箭便射,那名被重伤的贼将还没有反应,后脑上已经被方志文一箭透过。
段志然和宇文伯颜等人的动作如出一辙,都是回身挽弓,不过他们的对手早就已经栽在马下了,他们射击的是那些没有受伤的贼将亲兵。
一个冲击,方志文手中的矛解决了六个敌人,手里的弓射倒了主将以及七名亲卫,锥形阵继续奔出两百多步,跑出了对方的射程之外,缓缓的回转,这时,贼兵挡在道路上的两百多骑兵,以及三名将领,已经只剩下不到五十名骑兵还完好无损,三名将领都已经倒在马下。
这个过程不过是几息时间,那些山上的弩兵才刚刚上好弩箭,但是敌人却已经跑出了他们的射程之外,而他们的大首领却已经被杀。
“好!”林老用力的挥了挥拳头,兴奋的满脸通红,香香鄙视了一眼,不搭理他。
甄二公子虽然已经见识过方志文的很多次战斗了,但是像这样精彩的雷霆一击却是没有见过,刺jī、惊险,充满了铁与血的美感,让人不禁心旌摇动,他也兴奋的脸颊发红,心脏剧烈的狂跳不已,要不是顾着自己的身份,恐怕也要出声叫好了,他身后的小僮也是一脸的崇敬,捂着嘴睁大了眼睛,看得兴奋不已。RQ!。
第一百二十三章抓住一个
见方志文的骑队回转,那些在刚才的冲阵中逃得一命的骑兵知道,这次再冲过来,自己绝对不能幸免了,忽然发一声喊,这些骑兵居然冲着留在山谷口的香香冲去,方志文只是淡淡的看着,并不着急,那边还有十三名能战的将领,这些骑兵分到人头上,不过一人四个,他们冲不到香香等人面前,就会被全部射杀。
果然,连香香都能施展连珠箭,这些骑兵真的不够看,这回林老头看向香香的眼神也不一样了,想不到这个jiāo滴滴的小女孩,居然也是一员战将,而且杀起人来毫不手敕,一点都不比那些人高马大的武将差。
香香发现了林老头的眼神,得意的翘起小脑袋,三十度角看天,天上白云游dàng,蓝天如洗。
甄二公子见两人之间无声的交流,掩嘴偷笑。
“右边的敌人由得他们撤走,左边的盯住了,史阿、志然、周泰,咬在他们身后,将他们赶出山外去。”
方志文的命令当然不是要抓住那些小兵,而是左边山上的将领,史阿答应了一声,带着段志然和周泰跳下马将战马收进了马牌,转身向左侧的山上跑去,那些弩兵纷纷射击,但是由于树木的阻挡,根本就不可能命中。
右边的山贼一见如此,立刻超机撤退,方志文只是挡道站立这,完全不管,甚至从左边山上逃下来的几个小兵,方志文也放任其跑向右侧的山坡,然后翻过山脊溜掉了。
看了看左侧的山头,那些强弩兵已经有些动摇了,因为史阿三人就快要接近他们的战阵了,一旦近身了,那些弩兵的强弩就变成了废物,然后忽然不知道是怎么了,那些强弩兵噪杂了起来,然后纷纷转身朝着山脊跑去,显然是溃散了,很可能是将领先溜了,那可是一千弩兵啊,这个将领真光……
方志文轻轻的磕了磕马腹,向着香香所在的位置跑了过去。
“甄公子,你刚才说冀州袁家,可是说四世三公的袁家?”
“哼,除了他们还有谁?”“袁家的势力不是在汝南么?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冀州了?”
甄二公子翻了个白眼,对于方志文在世家情报上的缺失实在有些无语。
“早就在冀州落地生根了,汝南是本家,冀州是分支,现在虽然仅仅是经营一些农庄和店辅,但是由于袁氏的名望巨大,所以虽然人口不多,但是却非常有号么力。”
“甄家与袁家有合作?、“甄家与冀州的主要家族都有合作,你可以当做甄家是冀州大族的商事代理。”
“明白了。”
方志文见林老频频点头,好奇的问道:“林先生莫非也对袁家在冀州的势力有所了解?”“不是,我只是觉得这样才合理。”
“什么合理?”
“不可说!”“呃!那就算了。
甄公子,你为什么肯定他们不敢伤害你?只是因为他们还要依赖甄家帮他们经营么?说句难听的话,即使你有什么万一,甄家也还有其他人主持吧。”
方志文之所以不再追问林老头,是因为他知道他没说出来的意思,袁绍就任渤海郡没有多久,就起兵反董,但是随后袁绍杀韩馥收冀州实在太轻松了,而且,冀州随后几乎是死心塌地的跟着袁绍,这些都是很奇怕的地方,如果没有事先的布置,这些都是说不过去的。
至于袁家为何跳过青徐兖三州,很可能是因为青、徐、兖州的世家势力实在是太强了,所以袁家有意的避开这里,而将手伸向了世家势力在中枢并不鼻悍的冀州。
甄二公子不满的瞥了方志文一眼,眉头微微的一扬,颇为自负的说道:“我是甄家年轻一代中最有名望和能力的人,他们为何要伤害我,在没有丧失所有的手段之前,他们肯定不会伤害我的,而且,我们甄家与密云合作,也不是就不跟冀州大族合作啊?冀州大族也可以从密云合作之中分享利润嘛,当然,也要承担风险。”
“呵呵”方志文笑了笑,大有深意的看一眼面带得sè的甄二公子,对于风险这个词汇,他有深刻的了解,只是这个风险想要释放给冀州大族的话,甄家本身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
“你算人,人亦算你,事不密谋不成,方太守善行阳谋,此为正道,甄公子从商日久,思虑艰险,此不可取。”
林老摇头晃脑的插了一句,正正敲打在甄二公子的敕肋上,吓得他脸sè刷地一片煞白,再仔细想想,冷汗不由得都冒了出来。
“林先生危言耸听了,甄公子不妨就这么告诉冀州大族,与密云贸易,若有风险,你甄家担之,如有利润,如常分润,你觉得他们会如何?”方志文瞟了一眼林老头,这个林老头果然有意思,不但喜欢跟香香闹小孩子脾气,还喜欢恶作剧,整个一个腹黑老头,不过,每每行事言辞却似乎若有深意,仔细想想有意无意之间又不好判断,颇有些羚羊挂角鸿影渺渺的意思,高人作风啊!
甄二公子听到方志文的说法,再一思量,自己的yīn谋诡计只需一句话,就变成一个堂堂正正的阳谋,等于是甄家挟制着冀州的财富去帮助密云,而冀州的这些出资者,出于对利润的期待,以及风险极低的yòuhuò,自然不复他言。
若果投资密云不利,甄二公子对此也早有觉悟,这些损失甄家又不是担不起:若是有大利,其实最利的乃是甄家在密云张开的根系,到时候基础扎实了,甄家随时都可以跳出冀州奔赴密云,这不是借鸡生蛋,而是借牛开田,其利更大。
想通了这点,甄二公子在马上端正的行了个礼,清澈的目光望向方志文,嘴里略带磁xìng的声音诚恳的谢道:“方大人高见,林老指点,俨感jī不尽。”
方志文摇了摇手,示意甄二公子不必客气,林老头则毫不客气的生受了,反正他的年纪在那里摆着,就算是倚老卖老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有香香不满的瞪了林老头一眼,反正香香对这个神神秘秘的老头很不感冒,特别是这个老头总是挑衅自己。
一行人也不急着赶路,就这么坐在马上谈谈笑笑,似乎完全忘记了刚才的那场战斗,宇文伯颜早就带着几人将战场打扫了一下,找了几件装备和一本技能书,方志文按照惯例一一看了之后,将东西分配了下去,只是将那本“强弩,的技能书留了下来,这个要配合有训练能力的武将,正好留给林西锁的突骑兵营地使用。
又等了大概半个时辰,史阿一行才从山坡的另一端出现,这回是骑着马的,看来他们确实将这伙泰山贼追出了山林,远远的,方志文就看到史阿的马匹上横着一个被捆起来的家伙,看来他们是完成了自己交代的人物,抓住了对方的一个将领。
方志文到不是刻意要俘虏武将,只是想要知道这次劫道背后的事情,想要弄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下手,不怕对手强,就怕不知道谁是对手。
史阿等三人奔到方志文的马前,史阿轻轻一掀,横在他身前的俘虏“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扬起一阵尘土,由于他双手被绑着,控制不了姿势,所以摔得不轻,不由得闷哼了一声,又被扬起的尘土呛住,狠狠的咳嗽了几声。
“主公,幸不辱命!”“三位辛苦了,伯颜,记下擒将之功。”本来这个记功应该是军中长史的责任,但是这回出来,身边没有这个人物,只好统一由宇文伯颜来记功。
“诺!”史阿眼神里闪过一丝欣喜和得意,周泰脸上也兴高采烈的,只有段志然一脸的平淡。
方志文在马上微微的俯下身体,冷冷的看着正奋力扬起头的敌将,这人年纪不大,留着八字胡,面容清古,眼眶比较深,肤sè黝黑,身量看起来也不矮,不过有些偏瘦,眼神有点游移不定,看上去并非意志坚定之辈,不然刚才也不会丢人的不战而逃了。
方志文并不急着开口,而是打量了好一会,让那俘虏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更加不安,眼神也越发不敢跟方志文对视。
“败军之将,可敢报个名姓来?”
“有,有何不敢!我姓孙名明,泰安人士。”
“哦?孙观跟你是何关系?”
……哼!孙观乃是我的从兄,既然识得我大兄名号,还不将我放开。
“你大兄名号?他有个屁的名号,不过一个贼头而已,今日你敢劫夺甄家商队,袭击大汉军人,你,还有你那个什么大兄,离死都不远了。
“你……端”“想要活命么?”“”“投效于我,可保你一命。”
方志文不直接问他今日的幕后情报,而是直接压服他投效,只要他肯投降,效忠之后他还敢隐瞒么?如果他不肯投降,想必也不肯实话实说,那就杀掉了事,正好是二价的,让周泰动手说不定能捞到个好处呢。
用力的扬起头,孙明瞪大眼睛仔细的看着方志文,又在周围的人身上扫视了一圈,暗暗的吞了。口水,他也不是今天才做泰山贼的,别看这厮年纪不大,也是积年老匪,别的没有,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
况且,打劫甄家商队的事情确实很严重,没有暴lù身份也就罢了,现在被拿了一个现行,想要活命怕是不易了,即使逃得了今日,甄家为了名声必定会重金收买孙家兄弟xìng命,想要活命只能亡命天涯了。
或者,投降也是一条出路,刚才这位年轻的将军也说了,他们是汉军,这也算是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