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39部分

看!拿出名帖,以免自误!”
成公英苦笑了一下,这些在外游荡的侦骑和斥候最是麻烦,一方面很难辨别他们的身份,另一方面,他们却很在意你的身份。
不过,这里是战场,成公英也不能怪人家,放着自己的斥候也是一样的作为。
看了一眼正在周围小跑的那些斥候,成公英还是老实的拿出了自己的名帖!
“成公英?成公将军,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你们不知道阎行投靠了曹操么?”
“知道啊,所以才问你,你不是一起投靠曹操了么?”
“谁说的?曹操还是阎行?”
“这个......好像是阎行说的,又好像是传言!”
“你们是幽州军?”
“对!”
“幸好,不然咱们就只能打一场了!”
“将军是何意思?”
“你能不能通知一下你的上司,就说成公英前来投效了!”
“这,这......好!”
.............................................
在斥候的引导下,成公英等人继续向着东边前进,大山在望,忽然远处传来了一片闷雷声,是骑兵!
招展的旗帜上是一个大大的‘徐’字,成公英立刻知道,是徐晃来迎接自己了。
两千骑兵从远处奔来,先向南偏移,因为是东北风,所以先到下风方向,防止让对方吃灰这是一种礼节,成公英忐忑的心情顿时安定了不少。
很快,整齐划一的骑兵队在东南方停了下来。一停下来,刚才那雷鸣般的声音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静下来。落差十分的明显,让人觉得非常的别扭,也不由得悄悄的震撼,这数千人如一人的本事,即使是西凉精锐铁骑,恐怕也很难做到。
“东莞骑都尉徐晃徐公明前来迎接成公将军!”
“不敢,成公英有礼了。徐将军辛苦了!”
“呵呵,不辛苦,对了。告诉成公将军以及各位一个消息,各位的家人已经离开了东平,正在前往濮阳方向,随后会乘船到都县港口。不久之后。各位可以到平寿与家人团聚。”
“多谢徐将军和征北将军了,在下等感激不尽!”
“呵呵,客气了,主公向来细心,各位不必担心家人安全。”
两人互相客气了一番,又上马并辔而行。
“徐将军......”
“以后大家就是袍泽了,叫我公明即可。”
“那好,公明也称呼我致先可好!”
“乐意之至。哈哈.....”
“公明,当日我急急忙忙离开东平。对东平所发生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原委,公明可知道其中详情?”
徐晃诧异的看向成公英,随即佩服的说道:“致先真是当机立断啊,如果是我,肯定做不出这么明智的决定。”
“呵呵,我是比较胆小,所以先跑了再说。”
“呵呵,先生常说未虑胜先虑败,看来说得没错!”
“先生?”
“哦,就是军师大人徐庶。”
“为何称呼为先生呢?”
“因为在军事学院里,他就是我的先生啊!”
“军事学院?”
“呃,这个慢慢再说,我还是先告诉你在东平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成公英不好意思的一笑道:“公明请说!”
其他跟着成公英的近卫们也都竖起了耳朵,对于东平城里的事情他们也是好奇的很!
徐晃的口才不错,声情并茂的将东平城里的事情讲了一遍,从情报人员搜集的情报角度,还有异人们的说法,以及最后参谋部的看法,都说了一遍,这才让大家对整个事情有了一个大致清晰的认识。
“这么说,主.....韩遂大人真的是自尽的?”
“应该是,他的遗书也是真的,不过阎行在其中担当了什么角色可想而知了。”
成公英低头不语,半晌才长叹了一声道:“主.....韩遂大人是求仁得仁罢了,其实......挣扎下去迟早也是兵败身死,让韩遂大人学那韩馥、陶谦和刘岱之流,恐怕他的性子是不行的。”
“那有什么,我倒是觉得,人就得有自知之明,不行了就要服输,我不是贬低韩遂,看看吕布将军,最后不是也归附了主公,在主公面前,诸侯枭雄什么的,都如同天上的浮云,哈哈......”
成公英笑眯眯的看了徐晃一眼,对徐晃的说法,成公英倒是不敢轻易的否定,至少韩遂在方志文面前,真的是狗屁不是,方志文甚至都没有干什么,就轻易的将韩遂从西凉给赶到了中原,而当时连败成公英,以及设计韩遂的,正是徐晃的先生徐庶。
见成公英不出声,徐晃得意地一笑:“致先现在不信,以后一定会相信的,你这次的选择,绝对是人生中最明智的选择!”
成公英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面露喜色的众人,点头道:“哦,希望如此吧!”
......................................
成公英的去向一直不大明确,事实上玩家们关注成公英不过是出于好奇,至于曹操,当方志文明言要将成公英和属下的家属带出东平城的时候,就明白了成公英的去向,曹操虽然恼怒,不过为了不跟方志文闹僵,还是忍了一回。
再说,在韩遂身死这件事中,曹操已经是得了大便宜了,阎行、梁兴、张横、程银、杨秋,六万多骑兵,将近十万步兵,与成公英一个人相比,所获远远大于所失,让方志文捡了个便宜也就罢了!
这事很快就被曹操与袁绍的战事给掩盖了,直到成公英再次以幽州军师身份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玩家们才大吃一惊,原来在当时的东平事变中,还有个这么有趣的故事。
这都是后话了,如今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东平城,因为这里,即将上演曹操和袁绍争霸的一场大战。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鏖战东平异人出彩
ps:好久没冒头了,求个票呗!谢谢!
东平城下大军聚集,东平城里的风云突变并没有给袁绍任何机会,不过韩遂的身死也可以说是袁绍的胜利,至少,袁绍不用再担心这个家伙又跑到自己的背后捣乱。
但是曹操几乎完整的接手了韩遂的实力却让袁绍很不爽,趁着阎行等人才投靠曹操,心里上难免还有不安的时候,袁绍听从审配的意见,开始发起对东平城的全面进攻。
曹纯的部队并不适合守城,对于出城策应防御曹纯也不大感兴趣,他的任务就是将阎行等人的家眷护送南下,对于这个做法,阎行等人也是有苦自知,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由于东平遭到袁绍的猛攻,郢城的梁兴和富城的许褚接到曹操的命令,一起率军向东平驰援,袁绍手头虽然有本部、张颌军团和麴义军团,但是来援的许褚和梁兴两部一旦到达,对袁绍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梁兴和许褚都是骑兵,富城和郢城距离东平也不远,一日之内就能到达,接到命令之后,梁兴就安排好郢城防御,自己带着两万骑兵出发了,走到半路,梁兴就碰到麻烦了,其实从出发不久,梁兴就发现有不少的异人跟在自己左近,到了中午十分,梁兴正要停下来吃饭休息,周围的异人就开始发起了马蚤扰。
不少异人的小队骑兵先是出现在外围,攻击斥候和警戒游骑。这些斥候和游骑原本也不大将异人放在心里,遭到马蚤扰立刻就予以还击。
“来了,发信号。鱼儿上钩了!”
“好嘞!”
“快撤,加速,急速!”
“甩几个技能去迟滞他们!”
数十骑玩家轰隆隆的在前面跑着,后面则有数十骑西凉骑兵在追赶,玩家不时的向后甩出纸符,虽然不能造成直接的伤害,却总是能打乱追击者的阵型。迟滞他们的速度,后面的追兵一边跑一边尝试用弓箭攻击,不过距离上有些远。异人的血又长,一时半会也没有成果。
忽然,异人一个急转,绕向了右侧土丘后面。西凉骑兵毫不犹豫的追了过去。可是才一转过去,迎面就是一蓬箭雨射了过来,接着,光顾着挡箭的骑兵就觉得身子一矮,轰隆一下连人带马就摔倒在地!
“成了,围杀!”
“弩箭,弩箭攻击!保持距离,不要浪费纸符技能!”
“坦克上前。小心反扑!”
这埋伏在小丘后面的一两百人三下五除二就将这几十个从战马上率下来的西凉骑兵解决了,瓜分了战利品。这些玩家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开始的时候梁兴并没有在意,不过很快负责警戒的将领就发现了不对,自己的手下追敌之后竟然都不回来了,显然他们不是做了逃兵,而是被人给灭了!
梁兴大惊,忙派出大队骑兵到周围搜索,却只找到了不少的尸体,梁兴得报之后纠结了起来,这样显然是不行的,自己的斥候都被异人解决了,自己就变成了瞎子聋子,万一袁绍在半道再布置一个伏击,自己可就完了。
“传令,命令前军以一屯为单位,控制周围十里的范围,其他部队立刻进食休息,稍后轮换!”
“诺!”
五百骑兵可不是数十骑兵的十倍那么简单,五百骑兵就是一个强力的战斗部队,能用出很多战阵和战术了,特别是武将技的威力一下大了很多,其整体战斗力绝不是十倍那么简单。
不过,在玩家面前,对付这些骑兵也不是没有办法,那就是更大的陷阱,集中更多的人数,一次打不垮,就多打几次好了,连环设伏、精密小分队作战,正是玩家最精通的技术。
梁兴作出这个反应,绝对是个错误的选择,而导致他选择错误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低估了玩家的战斗力,以及低估了玩家的数量。
事实上,袁绍这次很大胆,动员了超过两万玩家来围攻和迟滞梁兴,这还不算玩家所带的部队,这些玩家知道自己面对的是大队的西凉铁骑,态度还是很谨慎的,加上麴义亲自在战场外围发布命令,梁兴一不小心就吃了大亏。
“轰!”
又是一个巨大的陷坑出现在骑队面前,骑兵们反应不错,立刻勒住了马缰绳,后面的骑兵向两侧散开,避免冲撞自己的队友,但是没有等他们庆幸,从天而降的重弩箭矢已经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接着两侧的异人没头没脑的一阵技能和纸符也飞了过来。
“撤,撤!”
弩兵放了一箭之后,立刻从藏身的树林后面溜走了,周围的异人却还在不停的扔着纸符和技能,夹杂着零星的弩箭,以便为自己的步兵撤离争取时间。
等到这一队骑兵从侧面绕过陷阱,异人步兵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周围的异人骑兵却还远远的盯着,时不时就有一支冷箭射来。
带队的屯长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看损失了上百人的部队,一咬牙喝道:“追!”
第二次的伏击更阴损,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鼹鼠洞被掩盖在枯草之下,骑兵一个不小心就摔得人仰马翻,然后一蓬箭雨适时而止,接着技能和纸符也不落后,那带队的将领这辈子最后的一个感觉就是,这些异人的数量怎么会这么多!
等到梁兴吃完了饭,却发觉周围似乎过于安静了,不安的梁兴叫过部将一问,才发觉那些本应该回来换班的骑兵都消失无踪了,梁兴顿时毛了,那可是五千多骑兵啊,加上之前损失的一千多,自己平白无故的就少了三分之一的战兵,这......
“上马,我们加速向东平去!”
“将军,那......”
“传令!”
“诺!”
梁兴现在明白了,自己的周围肯定有大量的敌军,或许还不止是异人的部队,敌军很狡猾,利用异人部队做饵,诱使自己分兵,然后加以分割歼灭,自己绝对不能分兵,更不能继续纠缠,应该快速的通过这片敌人预设的战场。
可是没走多远,前锋就回报说道路已经被布满了陷阱,这就是异人的另一个本事,挖陷阱的能力强悍。
“绕路,绕路,边上的田野不都可以走么!”
“将军,敌军在田野里也一样挖了陷阱,而且,田地上沟渠纵横,跑不起来。”
“跑不起来就慢慢走,赶快绕过去!”
梁兴的速度一慢下来,后面的异人就追了上来,他们学着幽州重弩突骑兵的战术,举着重弩冲进射程,发射了之后就回转退去下马重装重弩,然后另一些准备好的同伴手里拿着上好的重弩,再次发起攻击。
虽然异人们的杀伤很有限,但是毕竟还是有杀伤的,梁兴的部队忍受不住前去追击,他们就四散着向后退,梁兴却不敢将部队分得太散,就这么追追打打,梁兴憋屈的不行,一个多时辰也没走多远。
另一边的许褚也遭遇了跟梁兴一样的问题,许褚比梁兴更骄傲,梁兴自己才六阶,所以心态还是很低调的,许褚可已经八阶了,对上异人简直不屑一顾,随后,他就吃了大亏。
因为张颌的骑兵就夹杂在异人的部队里面,躲在外围作为伏击的主力,特别是这回张颌放下身段,给自己的骑兵都配上重弩,用的就是幽州的重弩龙骑兵战术,许褚的骑兵开始时没有戒备,结果给张颌打了个措手不及,许褚损失惨重,恼怒的许褚一时头脑发热,竟然率部猛追,在张颌预设的战场上与张颌纠缠,这下张颌高兴了!
无数的陷阱,到处都是的异人部队,无所不在的冷箭技能偷袭,所有的这些织就了一张大网,将许褚给网在其中,等到许褚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自己身边只剩下不到五千骑兵了。
这时张颌反守为攻,开始追击围歼许褚,许褚一路顶着异人的冷箭和陷阱逃回富城时,只剩下不到两千人了,许褚丢人的再次惨败了!
再说梁兴,被如同蚂蚁一样的异人部队纠缠的梁兴,直到天黑也没有走到东平,在这种情况下走夜路那绝对是找死,梁兴只好就地结营,异人们很快就在外围将梁兴给围住了,随后梁兴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异人身上别的没有,远程武器从来都是不缺的。
遭受远程武器密集打击,梁兴醒悟过来,率领骑兵冲出营地,随即遭到了埋伏在侧的麴义重弩部队的突袭,梁兴没有丝毫迟疑,埋头猛冲,等他率领残部突出异人的围困,身边就几个卫兵而已
到达东平的援兵竟然只有个位数,袁绍重用异人,将这两仗狙击战打出了彩,也将东平城里守军的士气给打没了!
第二天,袁绍乘胜追击,对东平城发起了大规模的攻击,在远程武器遮天蔽日的打击中,袁绍的步兵对城墙发起了强攻,加上混杂在其中的玩家支援,士气如虹的袁绍军一举攻上了城墙,坚持了一会之后,随着城门失守,西凉军的士气终于崩溃。
阎行等人率领骑兵疯狂的从南门撤离,将步兵和民兵都给抛弃了!
失去了指挥的守军很快就全面溃散,投降的投降,逃走的逃走,东平城半日内就失陷了,袁绍一边整顿东平城的俘虏,一边令张颌衔尾追击阎行,将阎行一路追到宁阳。
随后袁绍带兵攻打富城,许褚不敌,退向汶阳。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人民战争曹操溃退
“老猫,交任务呢?”
“昂,交任务,你呢?也是交任务?”
“是啊,这回收获还不错!”
“曹操现在应该在哭吧!做汉J可是没有好下场的!”
“呵呵,说起来,这无限制劫掠任务还真是爽啊!可惜,那边的百姓带不走,只能驱赶进城!”
“这才是袁绍恶毒的地方,这些百姓一无所有了,曹操得养着他们啊,如果抓回来,得袁绍养着,你算过没有,可能一天就会有差不多十万百姓被洗白了赶进城里,曹操不哭都不行了!”
“也是啊,这么说,从一开始,这个任务的目的就是这样么?”
“应该是的,不知道是谁的主意啊!够损的。”
“管他呢,这就是曹操自作自受,谁叫他跟谁合作不好,偏偏要跟倭寇合作呢,这就是作死!”
“嗯,自作孽不可活啊!”
如今曹操的领地就像是四处漏风的筛子,袁绍这边别的不多,就是异人多,支持曹操的异人数量一直都是呈现递减的趋势,加上曹操的领地扩大,异人的分布密度更低,此消彼长,袁绍那边的异人数量却呈现不断增长的势头,特别是袁绍发布了无限制掠夺任务之后,异人们更是疯狂的涌到兖州北部接受任务。
无限制掠夺,那就是合法的打劫啊,而且还能获得功勋奖励,这种好事可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有的。
虽然曹操随后也发布了相应的命令,但是效果却不大好。因为曹操的领地缺乏战马,异人想要搞战马就能难了,机动性不好还想去劫掠。那简直是去送菜的!
相反,袁绍的地盘上,战马的价格居然诡异的下降了。
曹操不得不庆幸刘备这个笨蛋用名声将自己的手脚给绑住了,若是刘备也这么干,自己可真是受不了了。
可就算只是袁绍这么干,曹操如今也有些受不住啊!
从泰山郡到济阴郡,数百里长的战线。广阔的土地上,数十上百万的一无所有的百姓被赶进了城里,这些饥寒交迫的百姓。曹操不能不管,可是管了这些百姓,曹操的战备粮食就不够了。
而且,东平、富城失守之后。汶阳、梁甫的优势被拉平了。原本的大好形势荡然无存,相反,袁绍正在向宁阳集结重兵,一旦宁阳有失,鲁县就危险了,一旦鲁县被遏止住,沮授就不得不放弃北边的梁甫和汶阳,夏侯惇也只能向蒙阴撤退。
可以说。在兖州北部,如今曹操的形势大坏。归根到底,就是因为阎行丢掉了东平,再追究的话,就是许褚和梁兴的惨败。
曹操盯着地图,使劲的按着自己的太阳|岤,头疼啊!
西线如今已经很被动了,荀攸在济阴郡打得很被动,只是凭借着坚城一味的死守,虽然一时半会不会崩溃,但是时日久了也难免有失。
自己也一样,被花样百出的庞元给困在陈县城内,魏延在外围倒是活跃的很,配合刘备,迫使纪灵不得不放弃召陵,退到稳强坚守,夏侯渊也被高览缠住,基本上没什么作为,能守住武平就很不错了。
再看北线,被袁绍反过来占据了主动不说,那如同蚂蚁一样的异人部队,如今已经将曹操的身体弄得千疮百孔、血流不止,再这么放血下去,那是相当的危险啊!
“志才......”
“主公,我们低估了异人的力量,低估了异人的力量啊!”
“呃,志才无需为仲康辩解,他轻敌之失是一定要受到严惩的,包括梁兴、阎行等人兵败失地,都要予以惩罚。”
戏志才轻轻的咳嗽了几声,显得有些气力不足。
“主公误会了,属下并无替他们辩解的意思,军中赏罚分明,本来就是应该的。属下的意思是说,我们从战略上低估了异人的能量,在大好的形势下,竟然由于异人的因素给翻盘了,而且,现在异人的力量已经大到我们都觉得棘手了。”
戏志才喘息了一会,继续道:“当初瀛洲战场上,传闻奉孝用散兵战术,歼灭敌军数百万,属下一直当是以讹传讹的夸大之词,如今看来,这都是真的,当异人的力量被充分的发挥出来之后,实在是相当的惊人的!”
“我们也有异人......”
“数量差距大,而且我们两面作战,在局部也没法形成数量优势,一时半会也难以改变如今的被动局面。”
曹操放下双手,手指在地图上无意识的敲打着,眉头皱成了一团。
“那.......如今我们该当如何?”
“主公,如今的办法就是缩短战线,集中优势兵力先拿下一方才对!”
“这个我也知道,可是该如何缩短?如今是我们退一步敌军就进一步,根本就不存在缩减地盘集中兵力这种情况。”
“主公,属下的意思是必须结束两线作战的态势。”戏志才双目闪亮的看着曹操说道。
“结束.......志才是说跟袁绍媾和?这......”
“主公,能伸能缩方为大丈夫!”
“这......志才觉得我们做到什么地步袁绍才能停战?”
“威逼、利诱罢了,用任城、鲁郡、泰山三郡为饵,诱使袁绍停战,同时威胁袁绍与之玉石俱焚。得到了这偌大的好处,相信袁绍一定会希望我军全力与刘备开战,而他一来要消化到手的地盘,二来可以坐观虎斗,这种好事,袁绍不会不要吧!”
曹操缓缓的点了点头,眉头却没有舒展开,而是迟疑的说道:“可是这三郡......岂不是白白的便宜了袁绍。也助涨了袁绍的实力,若是明年袁绍休养生息一年,那......”
“主公。这事.......如今袁绍发布了无限制的劫掠任务,百姓恐怕会被抢得一无所有,这些饥寒交迫、嗷嗷待哺的百姓留给袁绍,也是他的沉重负担,养他们一冬一春,袁绍难道不用付出么?而且想要恢复生产,还需要投入更多。再者.......那些劫夺的财货,也可以适当的帮补我军。”
曹操眼眉一跳,沉声道:“这事怕是有损声名啊!”
“主公。属下闻西凉军一向纪律很差,又没有接受我军整编,作出这些让人遗憾的事情来也是在所难免,只要事后主公严加整饬就是了。这对那些西凉将领也是一种鞭策和信任!”
曹操的眼珠子转了转。戏志才隐晦的说法曹操完全理解,这个主意可真是一举数得,而且够黑够狠,对于一向温文尔雅的戏志才能为自己出这个主意,曹操很满意,这足以证明戏志才对自己的忠心。
曹操点了点头:“此策可行,不过前提是袁绍能接受停战的建议。”
“主公一向说袁绍此人干大事而惜身,这说明袁绍思想保守。容易见利忘义,这么大的利益放在眼前。属下相信袁绍一定不会放过的,至于他吃下去之后会如何不重要,只要他吃了这个诱饵,就等于跟刘备离心了,届时我军大举西进,刘备必然会跟袁绍交恶,若是经营得好,说不定能诱使袁绍与我合攻刘备。”
说了这一大通过话,戏志才有些接不上气,大口的吸着气,脸色有些发青。
“有理!甚是可能,这......就让阎象跑一趟。”
“阎象......主公睿智!”
......................................
袁绍陈兵宁阳城下,意气风发,最近这段时间,袁绍打得很顺手,那这个节奏,取回泰山和鲁郡或许不是难事。
阎象的到来袁绍颇为不喜,阎象也曾经是袁家家臣,后来却先投吕布又投曹操,说起来,也是个三姓家奴了,对于这样的人袁绍很是不齿,曹操故意派这么一个人来,难道是要嘲笑自己么!
好面子的袁绍差点直接阎象给砍了,不过想想不斩来使的惯例,袁绍决定还是先见阎象一面,若是阎象稍有不当,立即杀了祭旗。
“公车属侍郎阎象参见袁大人。”
“哼,罢了,想不到你还有胆来见本官,胆色不错啊!”
“大人说笑了,下官是衔命而来,奉的是天子之命丞相之托,职责所在与胆色无关。”
“呵呵,好一个与胆色无关,你身为袁氏门徒,却先背主投吕,吕布兵败,又转而投曹,一个无耻之徒说什么职责所在,真正是无耻之尤!”
袁绍切齿冷声斥道,阎象老脸一红,袁绍的话他无从辩驳。
“大人斥责的对,下官或于心有愧,但是主上身死,下官也已经尽力而为,转而向天子效忠有何不可,至于吕布曹操,都是天子之臣,同殿为臣的同僚而已,何来无耻一说。”
“狡辩!无耻的狡辩,说说你的来意,赶快说明白了,也好让我为袁家除一叛逆!”
阎象背后冷汗直流,心里怨死曹操了,不过表面上却还得装作镇定无比,脑袋里更是猛转着念头,想着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哈哈.....下官何曾狡辩,这都是实情,倒是大人,口口声声说着要给袁氏雪恨,却跟害死自己兄弟的刘备狼狈为J,与为袁氏复仇的曹丞相为敌,这岂不是恩将仇报、见利忘义么!大人自身尚且不正,又有何道理指责于我!”
“你!.....哼,好一张利嘴!也罢,先说你此来何意!”
阎象藏在衣袖里的拳头攥得紧紧的,脸上却不屑的冷笑一声道:
“嘿,大人,下官此来,是为大人带了一个天大的好处,只不知道大人想不想要,敢不敢取。”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袁绍贪心曹操脱险
袁绍不屑的笑了笑,堂中的众臣也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如今曹操自顾不暇,阎象还来危言耸听,又能够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呢。
“天大的好处,本官以为天大的好处就是曹操自请下野,那时就天下太平、海晏河清了!呵呵.....”
阎象悄悄的松了口气,立刻接口道:“大人谬矣,若是曹丞相自请下野,这天下肯定是太平不了的,那野心勃勃的刘备,能看着大人做大席卷天下不成?”
“呃.......”
这句话如同精准的利箭,准确的命中了袁绍心中最隐秘的那一部分,席卷天下,是袁绍的终极梦想,所有阻挡这个梦想的人,都将是袁绍的敌人,曹操是,刘备也是!
“你无需在此挑拨离间,曹操究竟意欲何为,速速道来!”
“大人,曹丞相遣在下前来,是想要与大人讲和!”
“讲和?这就是天大的好处?哈哈......对曹操来说是天大的好处吧!”袁绍抚须大笑。
“呵呵.....”
堂下众人也一起笑了起来,阎象不为所动,笑眯眯的迎着大家的嘲笑和鄙夷,等到袁绍笑得查不多了,阎象才缓缓的开口。
“大人,曹丞相自然是有条件的,大人不想听听曹丞相将要允诺的条件么?”
“条件,难道曹操还能退避三舍不成,不过。现在本官也无需曹操退避三舍,本官自己自然会去取!”
“大人,曹丞相不是退避三舍。而是完全让出三郡,百姓、城池纹丝不动的让给大人管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天大的好处呢?”
“哈哈.......呃!什么?三郡!?”
“对,三郡,泰山郡、鲁郡、任城郡,若是袁大人签下停战协议,接受天子任命的兖州牧职位。曹丞相将会完全退出以上三郡,不留一兵一卒,从此以后疆界永固。贵我双方罢兵言和互不侵犯。”
阎象的话音落下,堂上一片安静,曹操的这个让步可真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个协议一旦签订。袁绍可是真的占了天大便宜。首先是白得了大片的土地人口,接着从战略上也有了足够的纵深,地理上也更加容易防御,更重要的是还名正言顺的得到了兖州牧的职位,从大义上获取了对兖州的合法统治权。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啊!袁绍的心思动摇了!
“主公,无事献殷勤,必有阴谋!”
许攸捻着山羊胡子淡淡的插了一句,阎象眼神刷地看向许攸。笑着说道:“阴谋谈不上,子远所担心的。不过是不解曹丞相为何愿意作出如此大的让步而已。”
“那么曹操又是为何忽然那变得这么大方了?”
“无他,曹丞相中计了而已!”
这下众人都好奇了起来,想不到曹操竟然会承认自己中计了,那么中了谁的计呢?
“此话怎讲?”袁绍也好奇了!到底谁让曹操公开承认自己中计了?
“是刘备!刘备挑拨韩遂攻击大人,拖曹丞相下水......”
“等等,韩遂攻击我军不是曹操的指示么?为何变成了是刘备的挑唆?”
“大人,您不觉得此事很奇怪么?如果是曹丞相指示,为何在开战之初曹丞相按兵不动,错过了最好的攻击机会,若是那时曹丞相大军全力北进牵制大人,大人能在河北连连告捷么?能在东阿黏住了韩遂么?”
“这.......”袁绍心里也确实有这个疑惑,如今阎象一说,袁绍的疑惑自然又被勾了起来,不由得也信了一半。
“哼,巧言令色罢了,当初曹操不动手,是因为想要坐观虎斗,消耗韩遂。”
“子远此言差矣,韩遂何德何能也?需要曹丞相如此算计!你看如今,曹丞相不过是几封书信,韩遂手下就分崩离析倒戈相向,由此可见韩遂根本就不可能威胁到曹丞相,曹丞相又何必处处防备韩遂?再者,若不是曹丞相反正韩遂的部署,恐怕至今东平之战也不能结束吧?”
“哼,狡辩而已。”
“是非曲直如今大家都看在眼里,何来狡辩一说?再看曹丞相事后所有的应对,完全是针对袁大人的军事部署而做得应变,相反,曹丞相自己却在西线抵挡刘备的猛攻,两线开战于曹丞相何益?既如此,曹丞相为何要挑起兖州这场战事呢?”
“这......”
这回许攸也没词了,他当然不知道,这场战事的始作俑者,其实是韩遂而已,曹操确实是被动参战的,虽然,曹操一开始也乐观的以为能够顺利的吞下韩遂,然后再击败受伤的袁绍,至少短期能隔河而治,然后在回过头集中兵力猛攻刘备。
谁曾想到,曹操的如意算盘前面打得都不错,到了最后,却被异人的精彩表现给打得粉碎,曹操现在就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于是将策动战争的罪行轻轻一撇,给扔到了刘备的身上,算是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吧。
袁绍思索着,似乎阎象说得也十分有道理,当时的种种古怪不合理的地方,这么一说倒是都合情合理了。
“那么此事又跟刘备有何关系?”
“当然有,虽然下官拿不出什么证据,但是任谁都知道,谁受益谁才嫌疑最大吧?”
“谁受益......现在本官也收益了!”
“袁大人收益,那是因为袁大人用人得当、将士用命,所以才能在小损的情况下就完败了韩遂,若是袁大人稍有差池,战争旷日持久,或者是曹丞相没有即时发现刘备的阴谋,放任韩遂继续将战火越烧越大,战事迁延下去,请问,大人能得益么?曹丞相又能得益么?那么到底是谁得益了?”
阎象的一番话连捧带蒙,说得袁绍心里洋洋得意,前面的话好听,后面的话可就是误导了,问题是,谁又能每次都将糖衣吃了,然后将炮弹打回来呢!
“这......是刘备!”
“大人睿智!”阎象斩钉截铁的赞道,这个结论可不是阎象说出来的,而是袁绍亲自说出来的,阎象立刻就咬死了这点,坐实了这点之后,双方就有了合作的基础,袁绍也就被绑架到了曹操的阵营这边了。
阎象心里再次松了口气,危机重重之中,阎象单骑闯营,一举拿下了袁绍,心里也不由得有些得意。
阎象言辞犀利能言善辩固然是很重要的,更重要的是曹操,曹操选派阎象前来,从一开始就将袁绍的注意力给引偏了,如果袁绍有十分的精力,原本这十分精力都是戒备着曹操的,可阎象的出现却让这十分精力有五分转到了私人恩怨之上。
这时,阎象巧言舌辩,不断的用各种手段分散袁绍的注意力,然后云山雾绕的从韩遂那边将战争倒因为果,最后成功的让袁绍相信,是刘备挑唆韩遂起兵,随后韩遂绑架了曹操参战,而自始至终,曹操都是在被动应战,最后的渔翁得利则是刘备!
现在就剩下最后一击了!
“大人,下官还有一问,大人与刘备相比,大人觉得孰强孰弱?”
“这.....刘备略强!”
“如此,若是曹丞相被逼至退无可退的绝境,应该选择哪一边作为突破口?想必大人也无需下官在多嘴了!曹丞相诚意十足,既然是上了刘备的当,就要付出代价,这三郡之地,就是曹丞相的代价。双方缔结和解协议之后,曹丞相将集中兵力对抗刘备,如今刘备势大力雄,稍有不慎,此獠就可能流祸天下!”
袁绍沉默了,皱着眉头苦苦的思索起来,曹操的话很明确了,如果袁绍合作,吃下三郡之后老老实实的,那么曹操就会全力去攻打刘备,否则,曹操只能先捏袁绍这个软柿子,舍得一身剐,先将袁绍彻底解决。
阎象见袁绍犹豫,笑了笑道:“袁大人,如果您愿意与曹丞相合作,那么双方合攻刘备也是不错的选择,如今曹丞相主力在陈县、汝南,未来的重点将是荆州,而袁大人可以重点攻略兖州和司隶。”
“主公不可,出尔反尔会被天下人摒弃!”审配立刻就出声反对。
不过听到审配的反对,阎象却不惊反喜,微微的笑着不说话,等着袁绍的说法。
许攸心下暗叹,这个阎象真是伶牙俐齿,而且三番两次的用到这招分散注意力和进三退一的招数,当袁绍在犹豫是否接受和解的时候,阎象又提出了军事同盟,而审配虽然明言反对军事同盟,却等于默认接受了和解,袁绍的心里也会被审配的这个无意识的言辞给影响。
不过许攸思来想去,似乎接受和解也不是坏事,关键是能不能在曹操将重点转向西线,与刘备死磕的这个时机内,将到手的地盘消化好,然后视情况重新展开新的战略。换而言之,就是吃下曹操的诱饵,然后再回顾头来狠狠的咬曹操一口。
有了这个想法,许攸也不再反对和解的提议。
许攸不再旗帜鲜明的反对,让众臣的态度都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堂中的气氛已经渐渐的向着和解方向转化,实话说,袁绍已经被这个巨大的诱饵给晃花了眼睛,他唯一担心的是其中的风险,不过现在看来,风险其实根本就微不足道。
阎象小心的观察着众人,心里的最后一点担忧也终于退去,这下小命保住了,还能立下大功,不过,以后在曹操面前,可真是要夹紧了尾巴才行啊!
第一千三百零零章徐晃出击进占蒙阴
ps:感谢‘书君’‘读书ht’大大的评价票,谢谢!顺便召唤各种票票,谢谢!
徐庶最早接到了来自各城座探的密信,当然这些密信还会同过史阿、甄姜、李雪音的渠道传回密云和方志文那里,之所以要发一份给徐庶,就是因为徐庶是直接负责这个方向事务的人,而且距离最近。
曹军的诡异动向立刻就引起了徐庶的警觉,徐庶当机立断,立刻召来了徐晃。
“公明,你立刻率全军出发,直奔蒙阴,将蒙阴城彻底控制下来,然后在周围警戒,接收各地灾民,防止溃军、盗匪作乱,动作要快,见到身份不明的武装力量,一概歼灭,见到袁绍和曹操的部队将之驱逐。”
“诺!”徐晃兴奋应了一声,随即又有些不解的问道:“先生,咱们这是要跟曹操开战么,可为什么见到曹军只是将之驱逐呢?”
徐庶从地图上抬起头,笑着摇头:“不是开战,而是去占领这个不设防的城市,曹操正在从蒙阴撤军,应该是正在从泰山郡、鲁郡等地撤军,很可能他跟袁绍达成了什么协定,这回刘备要遭,我们也顺便去捡点便宜。而且蒙阴的位置很好,不占白不占啊!”
“哦,明白了!可是这跟百姓有什么关系,军师所说的灾民又从何而来?”
徐庶眼神一闪,看了一眼在旁边也是一脸困惑的臧霸道:“曹操这人从来都不是什么实诚君子,因此肯定会在撤退之后玩一回乱兵暴乱。这种事情他以前又不是没干过,他是想要留给袁绍一个烂摊子,绝对不是想给袁绍一个聚宝盆。”
徐晃和臧霸恍然。臧霸有些兴奋的说道:“军师大人,那我们应该更积极主动一些啊!人口对我们来说可不是累赘。”
“呵呵,人口对与袁绍来说也未必是累赘,曹操这回可能想岔了,如果袁绍聪明,就应该趁机将人口北移,多些雇农估计冀州的世族也是很欢迎的。所以我们如果太过分了,袁绍就会跳脚了,而且袁绍现在是我们的打手。我们不急着消弱他。”
“哦......”
“那我们在蒙阴也能做些事吧?”徐晃琢磨着说道。
“对,宣高随后就组织粮草给你送去,我会令各城的细作鼓动流民向蒙阴城来,所以你要有所准备。宣高也配合运送流民。”
“诺!”
“好了。赶紧出发,其他事情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