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37部分

害么?就算厉害,这回也要你喝洗脚水!
“军师,咱们这是在干什么?”
“如你所见,正在挖掘壕沟。”
“呃,我知道,我是想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文长,你觉得曹操亲自到陈县来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那还能有什么,抵抗.......不对,是想要击败我们吧?”
“击败,躲在城里就能击败?还是等我们不战自退?”
“这.......军师的意思是,曹操来陈县的目的只是为了稳定防线。”
“没错,就是为了稳定防线,如今曹操两线开战,必定要有所侧重,现在他明显将主战部队都调往北线,西线就只能是以守为主,等到北线解决了,再回头打西线,这种招数他已经用惯了。”
“那我们更应该猛攻了!”
“呵呵,猛攻也要看位置啊,避实击虚才是上上策,哪有非要去撞硬石头的!”
“哦,原来如此......等等,军师是说我们要绕过陈县?”
“对啊,你的部队里主战兵种可是骑兵,困在这里不是浪费么?”
“也对啊!那我们直接走就是了,为何要挖沟?”
“我们走了,曹操就会咬住我们,挖沟就是为了将曹操困在这里,然后文长你就能充分发挥骑兵的机动性了。”
“太好了!”魏延兴奋的搓了搓手:“军师,打哪里?”
“不急,总有合适的目标的,现在我们先将曹操耍一耍,让他老老实实的呆在陈县城里。”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进攻不足坚守有余
定陶虽然没有被刘备军攻击,但是聪明的荀攸已经从种种的迹象感觉到,定陶距离战争也不远了,因此荀攸正在积极的训练民兵并且征召百姓进行城防加固。
李典虽然在济阳成功的遏制了张飞的进攻,铁军也正在受阻与离狐,但是许攸仍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现在的问题是自己手里缺乏机动打击部队,缺乏一锤定音的强军,这些主战的部队现在都在泰山和济北与袁绍鏖战。
荀攸从一开始,接受的任务就是守住济阴,牵扯住刘备的主要战力,从现在这个情况看来,荀攸基本上还是称职的,张飞没有能顺利的突破济阴,铁军也没有南下,战事呈现胶着的状态。
开始的时候,荀攸觉得自己进攻虽然明显不足,但是守城应该算是有余,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这个估计有些乐观了,因为刘备还动员了大批的异人,如今这些异人俨然成了左右战争胜负的主要力量,曹操阵营也不是没有异人,只是这些异人的数量上,以及战斗力上都跟对方有差距。
张飞在济阳受挫之后,很快就利用异人为困住了济阳城,然后抽出了主力部队,尝试绕过济阳向冤句进攻,同时,大批的异人接到命令向着济阴郡无限制的渗透袭扰,很快就就将济阴西部、北部城池都变成了一个个孤岛。
就算之前荀攸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如今这些城市被割裂开来。最后的下场基本上就是被一一攻破,这个结果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拖时间自然是荀攸乐见的,但是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拖时间。荀攸还是觉得很肉痛。
..............................
“兄弟,新坐标发过来没有?”
“没呢,还是原来的坐标。”
“这个任务可真奇怪啊,这个坐标就是个荒山吧,我们去那里做什么啊?”
“你傻啊,这明显只是个中间坐标,不过就是担心泄密罢了。”
“泄密?会有人泄密么?这个时候向曹操泄密还是向鬼子泄密?”
“切。林子大了啥鸟没有,你就敢保证没有人吃里扒外?”
“呃......”
“你们说,这次攻击的目标是哪里?”
“不好说。这个地方距离离狐、句阳、冤句、东明的距离都差不多,谁选的这个地方,能将荀攸脑袋抓破,呵呵。”
“呵呵。就是啊。如果现在这个情报已经放在荀攸面前,可以想象到他的纠结。”
“或许,这个根本就是一次大忽悠也说不定,嘿嘿。”
“也有可能,不管你怎么样,只要能领到任务奖励就行了,老子差一点就能升级了。”
“升级?几阶啊?”
“升级,技能升级。升阶还早着呢,四阶到五阶就是个坎。五阶到六阶那就是要看天赋了!”
“屁的天赋,是看你够不够刻苦,那是需要实打实的苦练的,告诉你们一个事,上次我们去真人pk......”
“就是去打汉J那次?”
“嗯,有个老兄猛啊,一个人轻松的撂翻了五六个痞子,那身手叫一个利落,后来我一问才知道,人家在游戏里六阶!告诉你,游戏里的武技是可以带出去的,那是实打实的本事!”
“切!”
“去喔!”
“早知道了!”
“老子要是有那个耐心天天练几个小时的武技,也早就六阶了。”
“哈哈......”
“来了!来了!新坐标来了!快看!”
“我去!真的要干啊!上马,上马,出发啦!”
“出发!哈哈.....”
.....................................
“外围已经清理了,不过城里的守军应该也有了准备,你看城墙上。”
宋虎峰和典韦一起看向句阳的城墙,城墙上已经灯火通明,城墙下面的火堆也点了起来。
“嗯,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部队都准备好了没有?”
“没问题了,射击阵地正在布置,估计十分钟左右就能开始!”
“很好,运送火油和石头的玩家呢?”
“已经到达了,正在交任务!”
“立刻将物资分发下去!”
“好!”
“大哥,我们在两侧前出一点,这些火油燃烧的很快,而且只有一轮,随后是三轮巨石攻击,然后向城内延伸,我们就趁着这个空挡冲上去登城!”
“没问题,二弟放心,今夜一定拿下此城!”
“大哥,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担心你又向内追击,千万不要如此,异人很顽强,而且集火攻击力很强,莫要冒险!”
典韦咧嘴一笑,看上去有些狰狞:“二弟放心好了,俺又不笨!”
“嗯,占领了城墙左近就可以了,小心敌军的技能齐射和投石机!”
“知道了!”
“好,我们兄弟分头行事,城里见!”
“呵呵,城里见!”
..................................
“射击数据装定,复查装定!”
“完毕!”
“准备,点火!射击!”
“砰砰~”
“呼呼~”
随着投石机的动作,一大片带着火星的油罐,夹杂着一些火球向着城墙飞去。
“小心,敌军的火攻!组阵,盾击!”
“轰!”
虽然城上的守军很顽强的用盾击阻挡了一部分油罐,但是还是偶大量的油罐在城头内外爆裂燃烧起来。城上的守军忙着灭火,但是,城外的第二轮攻击很快就发出了。这时,城内的投石机才开始还击!
“轰隆隆~”
这回是巨石,这一下顿时让城上的守军哀鸿一片,同时城门楼和墙角望楼上的警钟急促的响了起来,是敌军的步兵开始进攻了!
“不要乱,组阵,组阵!”
“辅兵。民兵救火!”
“将尸体、石头移开,重弩兵集结!快!”
“冲啊!~”
轰轰~!重步兵前进的脚步声越发的整齐急促,像是无数的巨兽正在从黑暗中奔来。那种越来越快的节奏,让城上的民兵和辅兵心里充满了莫名的惊慌。
“杀!~”
一声如雷的爆喝,吓得城上不少人将手里的武器和物资都给扔在了地上。
“登城,登城!”
“冲啊!”
“快!快扔擂石!技能纸符。快啊!”
城上乱哄哄的反击着。不过却惊讶的发现城下似乎完全没有反应,难道这一下就将敌人全灭了么?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就是刚才敌军的登城其实是假的。
正当城上的守军疑神疑鬼的时候,一个个的云梯搭上了城墙的垛口!
“来了!来了!这次真的来了,快!擂石!火油!”
“技能齐射!放!”
这回轮到城下的技能齐射了,正好城上的守军向外侧靠近,城下的技能齐射发挥了令人吃惊的效果,在技能的爆炸光影中。无数的守军被从城墙上下向外抛了出来,狠狠的摔在城墙下的热土上。
“冲啊!”
这回是真的登城了。只是,城头上的守军经过一轮火海,三轮巨石,再加上最后这一次的技能齐射,数量已经降低了很多了,而从云梯上冒出城头的,却是一个个浑身装甲的重步兵,站在城头上的残兵一个个的都觉得浑身无力了,这怎么打啊!
这些重步兵可不客气,抬手就将手里的轻弩激发了,然后挥舞着重兵器就向着敌军扑去,简直是虎入羊群。
“快,集结重步兵!顶住,顶住!”
“卫队随我来!击溃敌军的重步兵!”宋虎峰左右一看,就带着自己的卫队冲向敌军的重步兵,有将领率领比没将领率领的部队要差很多,何况,宋虎峰还是七阶的强将。
摧枯拉朽一般的摧毁了敌军数量不多的重步兵,宋虎峰的部队迅速的占领了城头,向着两侧发展,随后轻弩兵上城,稳住了城头阵地。
“将登城车靠上去,远程部队分批前移!”
“重弩兵占据城外阵地!”
铁军的攻击有条不紊,一点也不着急,一步步的稳住了夺下的城墙,典韦和宋虎峰则一边一个率领突击队向两侧攻击,占领了城门楼和角楼,到了这个时候,句阳已经是守不住了。
“撤退,向东门撤退,各部不要乱,不要乱!”
曹军果然很顽强,还有不少异人协助,最后撤出东门的时候虽然还是有些乱,不过好歹还是保持着阵型,不过才出东门没有多远,前面忽然燃起一排火把,只见在火把暗淡的光线下,一员满面钢须,瞪着一双豹眼,手持一条丈八蛇矛,骑在一匹黑马上的将领伫立在骑兵阵前!见曹军汹涌而来,哈哈一笑大声喝道:
“燕人张翼德在此,放下兵器投降饶尔不死!若有不从,杀!~”
“杀~!”
这些残兵败将也算有骨气,竟然向着张飞的骑兵发起了决死冲击,不过结果当然是很悲剧的,剩下的民兵辅兵自然都老老实实的投降了,张飞意犹未尽的带着人马冲进了城里,追杀着还在城里顽抗的异人和残兵。
到了天明时分,句阳的战斗完全结束,两万多守军被全歼,估计有数千异人被挂,至于百姓肯定也有损伤,但是伤亡不算大,铁军很自觉的没有进城,张飞也算是厚道,该给的战利品都分了,另外又从府库中分了一半粮草给铁军,宋虎峰这才带着铁军两万重步兵骑上战马离开。
句阳的失陷让荀攸的防线破了个大洞,离狐城也成了腹背受敌的状态,荀攸当即下令放弃离狐,守军退往东明,然后再汇同东明的守军退向冤句,同时又下令济阳的李典退回冤句,以定陶为支点,以西边冤句、东边的乘氏、南边的成武为外围,重新构筑防线,挡住铁军和张飞的进攻。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蒋琬求见毛遂自荐
秣陵城的府衙门前,一个风尘仆仆的年轻人仰头看了一会台阶上的守卫,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头上的方巾,弹了弹衣衫上的灰尘,这才精神抖擞的朝着台阶走去。
年轻人在守卫那里递上名帖,说是要求见方志文,这守卫可不敢轻易的推拒,虽然这个求见有些不合规矩,但是他还是将名帖送了进去,不一会一个年轻的将领从府衙内出来,一眼扫去,锋利的目光一下就盯上了一身士子打扮的年轻人。
“阁下就是蒋琬蒋公琰?”
“在下正是。”
“你来求见征北将军?”
“正是!”
“好,你随我来!”
蒋琬微微一愣,他是想不到这么顺利就能进去了。
“这位小将军......”
“停,我可不是小将军,还有,我不是让你停下,呵呵,走啊。我叫潘璋潘文珪,只是个普通的军士而已。”
“军士?你不是武将么?”
“是啊,不过寸功未立所以只能是个普通的军士。”
蒋琬恍然,再仔细的打量一下走在自己身前的潘璋,虽然潘璋很年轻,也显得有些浮躁,但是身上的气度仍然是不凡,这家伙竟然只是个普通军士,蒋琬原本满满的信心忽然有些动摇了。
“我说蒋琬,你为何要来求见我家主公啊?”
“这个......我是零陵湘乡人,后来关羽与孙策打起来。我一家人逃到了庐陵,这次来,也是受庐陵乡老所托。”
“哦?莫非是来谈判的?”
“呃。也说不上,来陈情,陈情的。”
蒋琬的嘴很严实,就算是对着这个普通的军士,他也不能落人口实,潘璋转了转眼珠,无所谓的笑了笑。带着蒋琬进了一间会客室。
“请进,现在这里稍坐坐,主公还有事情没有做完。一会就会过来,着我先陪一陪客人。”
“多谢了。”
等蒋琬坐下,潘璋正要出去张罗茶水,贺齐已经提着炉子水壶和茶具来了。蒋琬好奇的看着年纪更轻的贺齐。他也是一身普通军士的打扮,蒋琬有些好奇了,这方志文身边怎么尽是这些出色的年轻人。
“呦,小贺你怎么来了?”
“给客人送茶水啊,呵呵.....”贺齐说着,眼神却在蒋琬的身上打量着。
潘璋奇怪的看了贺齐一眼,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那东西给我,你忙你的吧。”
“我没事。就帮你煮茶吧!”
“呃,随你了。”
潘璋转向蒋琬:“我兄弟小贺。呵呵,喜欢凑热闹。”
蒋琬客气的笑了笑,正要说话,门口却又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军士:“咦,这位就是客人么,果然风采雅致啊,在下是朱桓朱休穆,近卫军的军士,主公让我来说一声,稍迟才会过来,客人且安坐。”
“这位兄台有礼了!”蒋琬赶紧起身回礼,看起来这个年轻的军士也是不凡,而且年纪似乎也没有自己大,这征北将军麾下真是人才济济啊!
朱桓在潘璋困惑的眼神注视下也跑到一边坐下,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大家才寒暄了两句,门口又出现了两个年轻人,正是黃叙和田稚,两人也是扯了一个借口,就在会客室赖着不走了,潘璋这回终于明白了,感情大家都是来围观蒋琬的,这个蒋琬到底是什么人啊,自己刚才跑得太快,没有听到主公后面的说法,想到这里,潘璋也好奇起来。
蒋琬很尴尬,自己就像是被人围观的稀奇物件一样,这些年轻人的眼神里满是好奇和探究,尤其是还有一位英气而漂亮的姑娘,这些人的年龄看上去都不如蒋琬大,这更让蒋琬被看得的很不自在。
“公琰,你这次来秣陵就是为了陈情?”朱桓笑眯眯的问道,这个陈情自然是蒋琬自己说出来的,不过很显然,除了比较老实的潘璋,似乎没有相信这个说法。
“呃......主要是陈情,如今庐陵城里的百姓和乡老都不明白征北将军,呃,应该是不明白朱治朱大人到底是什么打算,心里惶恐无主,于是就请在下来见见朱大人,大家也好有个章程。”
蒋琬强自镇定的说道,不过这话说完之后,他面前的五双眼睛有四对半写着怀疑。
在众人眼神的压力下,蒋琬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吧,其实我自己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让庐陵、赣县的百姓自动自觉的向北边跑,也想看看为大汉开疆拓土拒敌于国门之外的征北将军的风采,这样总行了吧!”
“呵呵.....”
“嘻嘻......”
看到大家笑成一团,蒋琬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公琰一路北上,可都看明白了么?”黃叙收了笑声问道。
蒋琬正色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明白,也不是很明白,表面上的东西当然都看到了,不过内里的东西还有很多不解的地方,这次求见大人,自然也有当面请益的想法。”
“哦,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现在有空,不妨说说可好?”朱桓很好奇的问道。
“我猜蒋公琰定是在困惑关于土地的问题,土地禁止买卖会怎样呢?越来越多的人口不能有越来越多的土地怎么办?是吧?”
田稚的猜测正中蒋琬的心思,他惊讶的看了田稚一眼,自己的那点小骄傲彻底的被粉碎了,在乡里,自小蒋琬就被乡人称为神童,到了庐陵城,蒋琬也一样鹤立鸡群,这无疑养成了蒋琬自视甚高的性格。
不过自从北上以来,蒋琬已经有所收敛。至少他看到各城的兴盛繁华,看到人们的不同面貌,接触了各种各样的异人之后。蒋琬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可是在心底里,蒋琬还是觉得自己是个出色的人,注定是个要出人头地的人。
可是当他面对着眼前这一群年轻人之后,才明白像自己一样出色的人还有很多的,眼前这些个年轻人应该是各有长短,单论聪明的话。贺齐、朱桓都不在自己之下,黃叙和潘璋是典型的武将,自己肯定没法比。而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既有洞察人心的敏锐,又有极其聪明的头脑,自己似有不如啊!
再想想幽州出名的那些文臣武将。蒋琬的那一点可怜的骄傲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田姑娘说得是。在下正是困惑于此,还请田姑娘不吝赐教。”
摆正了心态,蒋琬正色向田稚讨教,态度十分的坦然,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
田稚等人看得暗暗点头,不说别的,光是这份气度就很有意思了,看来主公说他有万里之才还真不是瞎说呢!
“赐教可不敢当。我也是听别人说起,这个问题在西林学宫曾经争论过很长一段时间。到现在也没有定论,主要有两个观点:一个是土地增加论,也就是因应人口的增加,去征服更多的土地,根据现在所知,在西凉西边,草原北边,还有十分广袤的土地,想要将这些土地都占据下来,所需要的人口是相当惊人的。还有,在时空道标另一边的世界,据说也是广袤无垠,因此现在根本就没有必要担心土地的问题;另一个观点是人口平衡论,说人口是不会无限制增长的,到了一定程度,人口的增长会自然缓慢下来,控制人口自然平衡的因素包括自然灾害、战争、以及人们生育愿望的降低等等。还有城市居民因经商和务工而自行放弃土地等因素,所以对土地的需求并非是无极限的。”
“等等,人们的生育愿望为何会降低呢?”
“很简单,生育原本是为了防老和延续两个目的,如果官府能够保障老人的养老,相对公平和安定的生活环境也不会让人有延续的担忧,那么一个家庭生育的数量就可能降低,因为生儿育女其实也是一种负担和投入。”
蒋琬听得目瞪口呆,又仿佛是被打开了一个新的窗口,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喜出望外的表情,还有一种向往,向往的自然是田稚口中那个学术圣地西林学宫了。
蒋琬消化了好一会,才喃喃的说道:“长见识了,不过,这两个观点并不矛盾啊,可以并存的吧?”
“呵呵,所谓的观点不过是对现状的一种解释和推测,将来如何将来才知道,林师总是喜欢说‘先朝前走,走了才知道问题,不走永远只能原地踏步’!”
“说得好,说得好啊!田姑娘说的林师就是林闻之老先生么?”
“正是!”
“真羡慕啊~”
“呵呵,羡慕什么,公琰可以北上游学嘛,要不干脆就学子泰大哥。”
“谁?”
“田畴田子泰,主公的身边的老臣,他是一边出仕为官,一边在西林学宫进学的,我最佩服他了!”黃叙笑着说道。
“这样也行?”
“为何不行?学无止境嘛,要不公琰你到招贤馆去试试,以公琰的才学一定没有问题的。”朱桓语气十分肯定的说道。
“不用去招贤馆了,若是公琰有意出仕,我直接将你推荐到政务司去,我相信文若定会量才录用的。”
方志文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大家一起转头看去,方志文与太史昭蓉相携而来,正笑眯眯的看着屋内一众年轻的才俊。
“那可太好了,恭喜啊!公琰!”
“恭喜,恭喜!”
“呃......同喜同喜......”
蒋琬傻了,嘴里胡乱应着,这是怎么个情况,自己咋糊里糊涂的就成了来毛遂自荐的了?
蒋琬(字公琰168年出生)
所属:方志文
等级72(近卫军书记)
统帅:56
武力:43
智力:89
政治:92
魅力:81
特长:政略专精
武将技:破陷,谣言,落石,鼓舞,天文,步兵阵(各种步兵战阵),必胜信念(专属技能,提高军队士气)
个人属性:
力量:30
精神:93
敏捷:21
体质:900
内力:600/600
谋略点数:1450
战技:致盲,激怒,迷惑,舌辩,说教,文学,训政,建造,耕作,水利
特性:灵慧
内功:浩然正气(六层)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奔袭梁甫乐进建功
ps:感谢‘傲世$苍龙’‘z.liu’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曹操在句阳吃了一记闷亏,紧接着庞元利用陈县城外的壕沟困住曹操,然后魏延突然回身向南,趁夜将纪灵布置在西华的军塞给拔了,纪灵的处境比较糟糕了,如果魏延继续在这个地区活动,将汝阳到稳强的后勤给切断的话,稳强就不好守了。
曹操大怒,第二天就出城,与庞元争夺城外的壕沟,不过庞元的壕沟战可是从瀛西战役学来的,各种门道曹操则不大熟悉,结果还真是喝了庞元的洗脚水,损失较重之下曹操退了回去,没有充足的兵力和机动力量,以曹操之能也一样没有办法转变眼前的被动局面。
相对于西线的被动,北线的沮授和夏侯惇则打得相当的灵活。
许褚前出谷城并非是昏招,而是一个牵扯拉开袁绍军的妙手,加上夏侯惇在东南方向的牵制,中间汶阳一代则变得相对空虚了,而这里,正是颜良的要害,沮授从一开始就是瞄着这里在部署,如今时机成熟了。
“这个任务......是要化整为零吧?”看着布告栏上的任务,一个聪明的玩家恍然道。
“是个人都知道,不过任务报酬有些低啊,难道不需要我们参与进攻么?”
“或许只是隐蔽运送部队而已!”
“可是运送到什么地方有没写!”
“傻子才会写吧!你可真聪明!”
“任务都不写明谁去接啊?”
“爱谁谁呗!这个任务只有前一百名可以接,最低军职是屯长。这一百个人还找不出来?”
“一百人,这么说运送的部队不到五万?”
“嗯,应该是这么回事。人数不多,可能是要去某个战场作为奇兵,北边和东边都有可能。”
这些玩家不知道的是,这宁阳城里的任务只是其中的一环,在平阳城还有另一个配套的任务,而那边的任务是运送重步兵甲。
沮授用这种极为隐蔽的方式,让对面的颜良和文丑相信。自己是准备用奇兵突袭在东阿的文丑,或者平阳方面的颜良。
九月,温度已经相当低了。特别是夜晚,在梁甫城东南十里的野地里,接受了任务的玩家们经过不同的路线最后在这里汇集了起来,这时候大家才知道。他们的目标既不是文丑。也不是颜良,而是梁甫城!
不过,这五万轻步兵,真的能够攻下梁甫城么?
“好了,任务结束,各位请向南撤离,不要在此地停留或者跟随部队,否则会被视为J细击杀!”
“草。过河抽板啊!”
“走你的吧,咱们就是拿钱干活。人家是雇主!”
“走了,走了。”
“哎,你说这个消息现在还值钱不?”
“值个屁钱,就算现在你直接告诉颜良文丑,他们也是鞭长莫及了,这里距离梁甫不到十里,半个时辰就开战了!”
等到玩家们离开,乐进才抬起面挡,露出那冷峻的面容:“命令,成行军队形向西移动,尽快汇合辎重部队!”
“诺!”
半个时辰之后,戒备森严的梁甫城下已经黑压压的站满了曹军的士兵,虽然算不上奇袭了,但是现在梁甫城在一定的时间内,就是个孤城,文丑太远,肯定是来不及支援的,而且,在谷城的许褚现在成了牵制住文丑的重要力量,颜良则被夏侯惇死死的缠住,唯一能进行支援的,只有在鲁县的高干,可是高干一旦离开鲁县,鲁县就可能被沮授攻陷。
城里的守军如今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死守,至于援军从何而来就不知道了,反正他们收到的命令就是坚守待援,相信援军总是会来的吧!
“进攻!”
乐进冷冷的说了一声,手里的长刀一指城墙,自己带头冲了上去。
没有远程部队支援,乐进用了散兵队形,冒着城中的投石机和巨弩轰击,直接向着城墙冲击,损失是在所难免的,但是面对这些防御力很强的重步兵,城内有限的远程武器所创造的战绩也难以左右大局。
“登城!登城!”
“擂石!放!”
“技能,纸符,快!”
乐进第一次的大喊显然是欺骗性质的,连云梯都没有搭上,如何登城呢,可是梁甫城内的民兵和守军还是上当了,借这个机会,乐进成功的进行了一次技能齐射!
“搭梯!”
“弩兵掩护!”
“准备,技能准备,放!”
“登城!”
乐进身先士卒,第一个登上了城墙,曹军士气如虹,疯狂的向着城墙上涌来,守军吃亏在没有强将,也没有重步兵来抵挡对方的重步兵,而乐进这里可是五万重步兵,其强大的攻防属性完全压制了守军。
“杀,杀!”
“保持阵型,保持阵型!”
“重步兵,突击!”
“杀!”
“沿着城墙内侧向两侧发展,尽快占领甬道、坡道和城门楼!”
“纸符!纸符!”
“草!效果这么差!”
“那是重步兵,小心!”
乐进专门瞄着对方的将领和异人,这些都是敌方抵抗的中坚,只要摧毁了这些人,守军的抵抗就不足为惧了!
“呼!”
“扑哧!”
乐进手中的大刀闪烁着光芒飞了出去,像是一个巨大的光轮,横扫了一大片,头颅和残肢夹杂在喷射的鲜血中喷薄而起,场面极其骇人!
“冲!”
“杀啊!~”
...............................
颜良接到梁甫附近出现大批曹军的消息之后,顿时明白自己被沮授算计了。眼前自己被夏侯惇给黏住了,就算是明知道梁甫遭袭,自己想要回援却也不容易脱身。纵观整个战场,唯一能找到的援兵就是鲁县的高干,可是一旦高干离开,鲁县......
沮授这是让颜良选择呢,要梁甫还是要鲁县,鲁县在手,能牵制住沮授的大军。可梁甫失守,就可能让鲁县汶阳都成为孤城。
颜良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下令高干集结重兵。放弃鲁县转进梁甫,依托梁甫和汶阳继续牵制沮授。
而他自己则率骑兵向梁甫急进,当然,颜良的意图是引诱夏侯惇追击。看看能不能趁着夏侯惇大意而打夏侯惇一个措手不及。如果夏侯惇不追,那么正好自己去解梁甫之围。
颜良接到的消息其实有些不尽不实,这个不尽不实的消息让颜良误以为突袭梁甫的是五万左右的轻步兵,殊不知,现在梁甫城中的守军,正面对着铁罐子一样的重步兵束手无策。
夏侯惇见颜良忽然拔营而走,立刻召集了骑兵跟了上去,而步兵则继续坚守营地。同时发布了任务让异人搜索周围的地区,生怕是颜良的阴谋。
如此小心翼翼的夏侯惇。让颜良基本上无计可施,颜良可不希望带着这个尾巴回到梁甫,若是梁甫的曹军再跟夏侯惇配合来个阻敌打援,自己可就吃大亏了。
于是颜良改变了行军的方向,原本的一切打算都落空了,只好跟夏侯惇在平阳附近兜圈子,看看有没有可以利用的机会。
...............................
另一边的高干,则在匆忙的收拾行装,他的手里可是有将近八万步兵,其中两万重步兵,还有两万左右的辅兵,高干还不舍得鲁县的五万民兵,于是将这五万民兵也转成辅兵,然后全城搜刮,也不当这些都是他们自己治下的百姓了,反正自己一离开,这里就变成曹操的了。
装满了大车小车,以及满城百姓的怨恨,高干浩浩荡荡得出城向梁甫方向驰援,沮授一方面白捡了城门大开的鲁县,另一方面则赶紧的率军在后面追着高干。
高干带着这些坛坛罐罐,速度自然也快不起来,很快就被沮授给追了个首尾相接,不过高干也是经验丰富的战将,不会在行军时露出太多的破绽,沮授也不着急,只是率军跟在后面,很快,接到了任务的玩家也慢慢的聚集过来,在沮授部队的周围越聚越多。
高干看得有些发毛,立刻下令抛弃了一些辎重,稍微的加快了行军的速度。
....................................
“将军,城门已经拿下,向城内进攻么?”
“不,守住城门,稳固阵地!”
“诺!”
乐进用力的吸了口气,胸口有些火辣辣的,刚才的激烈战斗让他有些劳累了。
看了看还在城墙下争夺的双方将士,乐进冷冷的笑了笑。
“命令中军除甲,全部持弩,在城墙上组阵!”
“诺!”
“传令后军由城门进入,以小队形式轮番推进,令前军退下修整!”
“诺!”
“将军,为何不乘胜追击,见敌军一举驱赶出去!”
“不急,敌军的援军正在朝着梁甫而来,我们要的不仅仅是梁甫,还有敌军的援兵,所以梁甫不能这快攻下,而且前军鏖战太久,体力已经不行了,先稳一稳,黑夜打巷战对异人最有利,若是燥进损伤必巨。”
“哦!”
“去传令各部,不得冒进,小心敌军的陷阱和偷袭!”
“诺!”
梁甫城的战斗扩散了开来,虽然没有开始的时候那么血腥和激烈了,但是残酷的拉锯战和巷战每时每刻都吞噬着双方将士的生命,乐进的这个命令,让梁甫城的守军和异人产生了一个错觉,以为曹军的攻击已经后继无力了,只要坚持下去,甚至不用援兵,都可能将曹军给赶出城去。
守军的士气得到了一定的回升,战斗也更加的残酷了,这个错误的信息也同时传向四方,让颜良、高干都因此而产生了误判。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完败高干曹纯杨威
高干的所作所为其实相当的危险,不过高干之所以敢这么干,是因为他基于自己的经验,这么多年来的战斗经验告诉高干,自己这种行军队形以及数量,即时遇上两三万敌军骑兵也没问题,而曹操的骑兵如今在哪里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高干才敢这么放心大胆的浩浩荡荡的在大道上行进。
不过,高干所算的曹军的几支骑兵分别是夏侯渊、夏侯惇、许褚、曹洪和曹仁,可是他唯独将曹纯的虎豹骑给忽视了,在高干的心里,曹纯的虎豹骑是曹操的宝贝疙瘩,肯定是放在身边的。
这个想当然的结果就是当虎豹骑出现在他面前时,他足足愣了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曹纯的虎豹骑就集结在大道上,保持着密集的队形,向着高干的前锋冲了过来,这可是真正的钢铁洪流,高干的先锋就是些轻步兵,就算他们有顽强的意志和悍不畏死的精神,又如何能用自己脆弱的**与着了重甲的战马抗衡!
“轰轰~”
战马奔驰的蹄声惊心动魄,震颤的地面传递着如潮的恐惧,压抑的空气猛地刮起了一股狂风,钢铁散发的腥咸气味顿时充斥了每一个人的鼻腔,冷!那风刺骨的冷,冷得将士们不由自主的颤抖。
“布阵!布......啊~”
凄惨的嚎叫声眨眼就淹没在滚滚洪流之中,狂暴的钢铁洪流无可阻挡的沿着宽阔的直道一泻而下,将高干的部队一支接一支的冲垮。腿脚快的人都向着道路两侧的荒地冲去,由此逃过被洪流碾做泥血的命运,但是紧跟在重骑兵后面。还有上万的轻骑兵,在道路的两侧横扫而过。
高干傻傻的看着自己的部队,他现在根本是毫无办法!
“卫队,卫队!向一侧突围,突围!”
“杀!杀!”
这时,跟在高干部队后面的沮授也发起了攻击,摆出一个巨大的雁行阵。准备一口将高干的部队彻底吞下。
原本就是被裹挟而来的民兵和辅兵顿时崩溃了,这些人扔掉手中的东西,哭喊着四处奔逃或者跪伏在地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乱跑的溃军彻底将高干最后的阵型冲乱。灭绝了高干唯一逃命的机会,这一担搁周围的曹军骑兵就已经堵住了高干的去路,曹纯更是亲自带着一支重骑,一下将高干的卫队冲散。随后而至的轻骑兵立刻将高干给淹没了。
战斗在一开始就结束了。可怜高干十多万部队,能够战斗的部队被分散在四周裹挟这中间那些毫无战力的部队,前锋部队被曹纯一举击溃之后,主战部队无法集结,就这么被溃军反过来裹挟,然后被沮授了曹纯轻松无比的击溃俘获。
高干这一败,败得那叫一个惨,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完败了。
十多万部队战死不到两万,其他将近十一万被俘虏。其中有四五万士兵,是来自河北的。
高干的惨败让颜良企图在汶阳、梁甫一线构筑防线的打算彻底破产,而颜良自己也已经陷入了非常不妙的境地。
....................................
这次奉命渡江来见方志文的是满宠,满宠的名头在玩家中也是很响亮的,方志文对他也有些好奇。
满宠身材不高,略微有些胖,脸圆圆的,却总是很严肃,与他那个身形不大搭调。
满宠对方志文也是很好奇,当然对方志文身边的两个年轻人,还有对英气逼人的太史昭蓉也一样的好奇。
双方寒暄了几句,说了些没有营养的话之后,方志文将话题转入正题。
“伯宁此来所为何事?”
“大人,下官此次前来,是根据上次的协定进行交涉的。”
“协定,哦,是关于人口换物资的协定?”
“正是,我军在梁甫大败袁绍军,因此手里有了不少的俘虏,这些俘虏都是河北人,留下也不堪用,反而容易造成麻烦,因此,想要用这些俘虏来交换,不知是否可行。”
满宠倒是很爽快,直来直去的简单明了,当然这不是满宠笨,恰恰相反,因为他知道没有必要、也没有条件跟方志文讲价钱兜圈子,所以还不如直来直去简单省事!
方志文笑了笑:“这个完全可以,具体操作也已经有了协定,只需贵军将俘虏交到我军的手上,就能从广陵淮浦城接收物资,此事一封书信就可以,伯宁何须亲自跑一趟?莫非是对之前商定的细节不满么?”
满宠摇头:“绝无此事,我主言出必践.......”
“呵呵.....这个笑话不好笑!”方志文毫不客气的打脸,他也很想看看,这个被曹操称赞胸有锦绣的满宠到底如何。
太史昭蓉听到方志文这么一说,也忍不住轻笑了起来,方志文身后的黃叙和蒋琬使劲的忍住才没有笑场。
“呃......下官这次来主要是为了这四万多俘虏的去向,我主亦知大人仁慈,不过这些俘虏都是军士,大人若是将之直接送还袁绍,说不得这些人又会被送上战场,我主希望大人能以仁德为念,让这些人卸甲归田,安居幽州为宜。”
方志文抿着嘴,似笑非笑的看着满宠不出声,满宠在方志文的注视下心里也有些紧张,方志文的脸上总是挂着闲散的笑意,与比较阴沉曹操比起来似乎缺乏威严,但是跟方志文相处了一会之后,满宠觉得,自己更不喜欢看到方志文那莫名的笑意,被方志文这么看着,有一种被看穿、被鄙视、被轻忽和不屑的感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