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35部分

,那么颜良的任务就达成了。
颜良的选择当然是很正确的。不过,曹cāo的布置如果仅止于此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曹cāo用兵,向来是目标明确,并且肯投入,在决战的时候,喜欢在局部投入尽可能多的战力,夏侯惇的北进,就是要彻底将颜良拖住,同时,也适当的解放沮授的部分兵力,不仅如此,曹cāo还继续向北线投入重兵,许褚军团和曹纯军团两支王牌也悄然出动了
许褚驻马在一个小丘上,看着自己的骑兵默默的在黑暗中向前行进,眼神里跳跃着兴奋的战意。
许褚在战场上,可能是挂掉次数最多的八阶将领了,当然,他进入八阶还是在最后与吕布一战时完成的,虽然挂的次数多,但是许褚很努力,不但实力未减反而能迅速的跨入八阶水平,别的不说,光是这份毅力就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虽然曹cāo阵营中的人都公认许褚是曹cāo手下的头号大将,大家对许褚的败绩没有嘲笑,只有钦佩,但是许褚心里还是渴望能用更多的胜利,来洗刷自己脑袋上那不大好看的记录,因此,好不容易有了出战的机会,许褚是十分庆幸和珍惜的。
“命令将士们加快速度,再赶一程,争取天亮之前到达富城!”
“诺!”
“跟大家说,这次是洗刷我们身上污名的机会,千万不要错失了战机!”
“诺!”
东阿,韩遂的指挥部里灯火通明,尽管指挥部四面的窗户都已经打开,但闷热的天气还是让人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在灯独边上,许多蚊虫不知疲倦的飞舞着,发出嗡嗡的响声,吵的人心头烦躁不已。
“岳父大人,让成公将军撤回河南吧,不管怎么说,先将当面之敌击退才是。”
“糊涂,河北退下来容易,想要再北上就难了,一旦如此,我们之前的打算就全盘落空了,这不是舍本逐末么!当初我应该听致先的,放弃东阿在河北与袁绍周旋才对!可惜哎!”
阎行想了想道:“曹cāo不是说援军很快就到了么,只要我们集中兵力将文丑和潘凤吃下,河北之地处处漏洞,当可一举翻转局面。”
“哎,希望如此吧!只是我有些担心曹cāo”
韩遂的眼神里的担忧很深重,对于曹cāo,韩遂的戒心是极大的,如果曹cāo早发援兵,而不是只派一个不轻不重的桥蕤,当时就能一举击溃文丑和潘凤,整个战局也就不是如今这个四面楚歌的情况了。
如今曹cāo大军北进,到底是来抵抗袁绍的,还是来先将自己灭掉的都说不明白,韩遂的心里难免会七上八下的。
“岳父大人,难道曹cāo这个关口还会自毁长城不成?若是我军崩溃。袁绍雄踞河北,又握有济北、东平、鲁郡等地,完全掌握着进攻的主动权。这对曹cāo难道会是好事?”
“自然不会如此,我只是担心,曹cāo会让我们流尽最后一滴血,待到我郡与袁绍两败俱伤,他就可以坐收渔利。”
“这”
“曹军的行止可有消息?”
阎行迟疑的摇了摇头,韩遂叹了口气道:
“你看,曹cāo对我们戒心甚重。连军事部署不到最后关头都不告知我等,谁知道他打着什么主意呢?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不得不慎重啊!”
“可是我们要如何慎重?不管如何。击败文丑总是没错的吧,难道我们还能坐观曹cāo与袁绍火拼?”
“肯定是不行的,只是要留个心眼,不要轻易的相信曹cāo。”
“我明白了!”
八月十二rì夜。晴!
天上的月亮很亮。照理说不是个偷袭的好时机,不过韩遂从来都不在乎,因为白天天气太热,西凉骑兵不习惯在这么炎热的天气下作战,战马也不行,所以,韩遂将进攻都放在晚上进行。
文丑的营寨周围已经建起了土垒,韩遂晚上将土垒打破。白天文丑就会将之修复,双方的拉锯战消耗的是人命。另外,文丑的补给也相对困难,不过有潘凤的重步兵掩护,还有大批的异人帮忙,现在文丑的补给勉强还能支持。
文丑其实也知道,一旦沮授的援军大至,自己这边恐怕多数是顶不住的,最后还是要退会平yīn、临邑一线坚守,但是在沮授的援兵到达之前,文丑是绝对不能退的,为的就是死死的黏住韩遂,给袁绍争取攻取顿丘的时间。
颜良的传信文丑已经收到,徐邈认为,这是沮授援军北上的信号,文丑也赞成这个看法,因此做了相应的准备,一旦事有不顺,就立刻撤退。
“将军,今夜敌军攻势更强了,我怀疑敌军城中的守军可能也参与了进攻!”
“这敌军的援兵到了?”
徐邈苦笑着点了点头:“恐怕是的,将军要早作决断!”
“命令斥候控制东侧道路,发布任务,让异人探索整个战场!传令潘凤,让其准备好引火物,准备放敌军进来,传令各部,准备撤退!”
“诺!”
“寨墙破了,冲啊!”
“杀!~”
一处接一处的寨墙被攻破,文丑军似乎没有了战意,正在且战且退,韩遂眯着眼睛看着,脸上却没有喜sè。
“传令,不得冒进,检查周围有无陷阱!”
“诺!”
韩遂的话音未落,营地里已经四处燃起了大火!
“哼,果然如此,传令,骑兵出击,绕过营寨追击敌军!”
“诺!”
隆隆的骑兵奔驰起来,整个大地似乎都在颤抖着。
“将军,敌军的骑兵接近了!”
“摆车阵,命令潘凤断后,保持速度!斥候前出二十里!”
“将军?最好让部队向北前进!”
文丑愣了一下,接着摇曳的火光,看着徐邈年轻的面孔,沉思了一下道:“听你的。下令部队向北前进,直奔临邑!”
“诺!”
韩遂紧紧的追着文丑,可惜文丑的部队防守很严谨,韩遂追着用弓箭攻击了一下效果不好,又尝试冲击了下,效果更差,轻骑兵对上重步兵车阵,完全没辙。
韩遂只能无奈的跟着,希望文丑会出点错,或者去偷袭谷城的许褚能发现自己做了白工之后能尽快的赶来夹击文丑。
“岳父大人,让我再冲一下吧!”
“不要浪费兵力了,对方这么严谨,能占什么便宜。”
“愚蠢的许褚,竟然去占什么谷城,打一个前后夹击,当文丑是笨蛋么?如果再有一支骑兵,一定能撕开对手的防线!”
“呵呵,愚蠢?他是聪明得很那,不费一兵一卒就占据了谷城!”韩遂想了想:“传令,停止追击,打扫战场结束战斗,明rì北渡黄河!”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袁绍决断火烧顿丘
ps:感谢‘寒山微尘’‘爪子’‘我没记性’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子远、正南......”袁绍坐在灯火明亮的大帐中,身着甲胄,却没有戴上头盔,他是刚从床上被拉起来的。
许攸一脸的困倦,虽然有些怨气,但是事情的轻重他还是拎得清的,审配则精神奕奕,也不知道他是没有睡还是已经睡足了。
“本初,到底怎么了?”
“文丑败了!”
“什么?败了!不对,不对......曹操终于动手了......”
许攸喃喃自语着,眉头也皱了起来,刚才的困倦一瞬间就消散的干干净净了。
审配也略显焦急的问道:“主公,战果如何?”
“文丑的大营被攻破,文丑和潘凤主动撤退往临邑,随后打算依托临邑和平阴与敌军缠战。”
审配松了口气,只要文丑军团没有崩溃,那么于大局就无伤,现在的问题就是,要赶在韩遂抽出部队北上支援顿丘之前,拿下顿丘城,拔掉韩遂的这个钉子!
“子远,子远?”
许攸从沉思中抬起头,看着袁绍道:“本初,曹操动手的时机很有意思,文丑的战报中可有说道曹军的参战情况。”
“这个情况不大准确,据文丑推测,参与攻击营寨的有一部分新到的曹军,景山还认为,曹军可能突袭了谷城。这部分应该是曹军的骑兵,只是还没有证实。”
“果然,果然!曹操是要一手摘两个桃子!”
“一手摘两个桃子。这......”
“资源莫非是说曹操想要坐观韩遂崩溃,然后接手韩遂的地盘和人手,然后再将已经大损的我军赶出河南?”
“没错,就是个!”
袁绍抚着胡须点了点头:“就算如此,我们又该如何?”
“本初,下决心立刻拿下顿丘,然后将河北的韩遂军赶向平阳。当韩遂在河北只剩下只一个平阳之后,他根本就没有办法面对我们的围攻,因此只有退回河南一途。这么一来,曹操驱虎吞狼的计策就失败了,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总之。将来也必先灭韩遂是肯定的。曹操也会为我们制造机会。”
袁绍皱着眉头看向审配,他也知道应该尽快的拿下顿丘,可问题是,顿丘能一夜就拿下么?最迟明天傍晚,韩遂的部队就可能会出现在顿丘周围,到时候就更麻烦了,说不好,真的是要跟韩遂在顿丘会战。
或许。韩遂正是要这种局面吧,希望在绝境中。进行一次事关命运的赌博,可是袁绍却没有这种赌博的勇气,或者说没有这种必要,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就是这么回事么!
“主公,子远说得对,可是顿丘城坚固高大,城中兵将俱全,想要在一天时间内拿下可是很困难的。”
许攸摇了摇头道:“未必!”
“未必?子远可有良策?”
“良策没有,损招倒是有一个!本初,你忘记了,如今城里没有异人在帮助成公英,而我们城外的大营里,却有数量庞大的异人群体。”
袁绍茫然的点了点头,不大明白许攸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审配却若有所悟的说道:“子远是想要效仿张颌将军?”
“对,不过我们不用石头,用火油!”
“嘶!”
袁绍和审配几乎同时倒吸了口冷气,如果在夜间用无差别的火攻,说不定还真是的能成功的,特别是在自己手里有大量的异人,能够同时组织海量的投石机进行攻击。
“可是火油......有那么多么?”
许攸满意的笑了笑,袁绍没有说什么城中百姓无辜,至于火油,这可是必备的军资,或许不会有想像的那么多,但是异人手里也不会没有,只要在第一波尽最大能力将之投射进城,那么火烧顿丘的可能就相当大了,别忘了,现在可是秋天,风高物燥啊,而且很不巧的是,许攸的军师技正是改变风向的技能。
“不用太多,关键是一次性投送的数量,只要他们来不及扑灭就可以了。”
.........................................
“致先,袁绍的军营怎么半夜忽然动了起来?”
成公英一边穿着甲胄,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肯定主公击败了文丑,袁绍急了,只要我们能够坚持到明天晚上,大事定矣!”
张横和程银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喜色:“太好了!”
“别高兴的太早了,接下来的战斗才是最艰苦的。”
“明白!”
“报!~”
“说!”
“禀报将军,敌军在城北结阵,正在准备攻城,城东和城西有骑兵活动,正南方向没有动静,不过我军斥候已经失去联系了。”
成公英想了想道:“张将军,你去城南,那边估计有些古怪,程将军你坐镇城中,掌握预备队,我亲自去城北!”
“诺!”
张横带着部队在南城墙上布置好了,却没有发现敌军的动作,不过在月光之下,似乎能看到远处影影绰绰的有敌军在活动,只是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张横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他不喜欢这种被动的情况,并且还完全不知道敌军在干些什么。
从北边,传来阵阵的喊杀声和战鼓声,虽然是顺风,但是能在城南听到城北的声音,说明城北的战斗是十分激烈的,城北的战斗越是激烈,城南的安静就显得越发的诡异。
张横使劲的向外张望着。可是黑夜遮掩了真相,而危险正在降临!
忽然,在城外燃起了一条火线。竟然从东到西横贯了整个南城,在那些火把的照耀下,张横骇然发现,自己面前竟然是一大片吓人的投石机!
“攻击,投石机攻击!”张横疯狂的大喊着!
不过已经晚了,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响声,一大片的火星从城外的黑暗中升起。然后迅速的向着城中飞来,张横仰着头,看着这些火星越过高高策城墙。向着城内扑去。
“轰!~轰!~”
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伴随着一阵阵的火光,熊熊的大火一下将城南靠近城墙的这一大片区域都烧了起来,张横目瞪口呆。敌军这是想要干什么。竟然一次性聚集这么多的火油,这片火海虽然看着吓人,事实上,对于整个城市来说,不过是一条线而已。
“救火!救火!让民兵和百姓都去救火!”
“城上将士小心戒备,防止敌军攻击,注意防范砲石和火球!”
张横在心里庆幸,今天可是北风。这些火场虽然很宽,但是深度不大。而且风向不利于火场的扩大。
仰头看了看旗帜,张横却发现风不知道何时停了,刚才还能感觉到火海带来的热度,现在却似乎缓解了很多,让人误以为大火已经熄灭了。
“呼!~”
一阵风从张横的脸上滑过,张横骇然惊醒!风向!风向变了!完了!
“呼呼~”
风越来越大,张横扑向城墙内侧,城内的火场在大风的作用下,忽然一变,猛地向着北面一斜,顿时将救火的人群吞没了不少,看着被火烧成了火人的百姓,还有那凄惨的嚎叫生,张横心里直颤!
“将军,小心!”
“砰!砰!哗啦~”
碎石仿佛下雨一样从天而降,将城上被大火给惊呆了的守军砸的哀鸿一片!
成公英干才是被副将提醒,才发现身后的城池大火已经失控了,在强劲的南风之下,火势狂猛,将整个城市都照的透亮,火焰的高度甚至比城墙还高,看得极是骇人,这时,刚才猛攻北门的敌军却有条不紊的撤了回去,只剩下投石机有一下没一下的发射着,士兵则在远处列阵,一副隔岸观火的架势。
成公英苦笑不已!
“撤,立刻从东门撤退,打开城门让百姓自散!”
“诺!”
从东门出来的成公英早到了袁绍部的追击和围攻,不过成公英的部队损失并不大,指挥也得当,袁绍也不敢不顾一切的猛攻,毕竟战役的目的已经达到,剩下的就是捡便宜,没有必要去拼命,战争还长着呢。
袁绍的追击从顿丘一直延续到平阳附近,幸好,第二天中午韩遂的援兵赶到,这才将又累又饿,行将崩溃的成公英给救了,韩遂自己也是拼命赶路而来,不敢在这个时候与袁绍大战,袁绍也是见好即收,摆出了一副戒备森严的架势,看着成公英和韩遂向平阳退去。
袁绍一边派人来接收顿丘被烧之后的烂摊子,一边将张颌、麴义都调来,三面合围向着平阳逼近,做出一副要跟韩遂决战的架势。
平阳城中,韩遂愁眉紧锁,如今平阳就是孤城一座,虽然麴义、张颌提兵来攻,导致了元城和安阳方向的空虚,但是韩遂却不敢再去赌博了,一旦韩遂以攻对攻,平阳随时都有被袁绍攻破的可能,到时候,韩遂就成了无根的浮萍,失败只争迟早罢了!
韩遂也知道,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撤退,从河北撤出去,尽量的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但是,这么一撤,自己原本的战略构想就全部落空了,退回河南之后,北边有袁绍的重压,西边被铁军堵着,南边偶曹操拱着,自己只能老老实实的去跟袁绍血拼,最后只能落得一个被曹操轻松肢解的下场。
可是不退又能如呢?难道在这里死守,看看显得空落落的城池,再看看城外蚂蚁一样的异人,不用说,袁绍是又要祭出远程武器攻城的法宝了,自己却偏偏没有应对之策,这个时候韩遂才深刻的认识到异人的重要性。
不知不觉中,异人已经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的、不可分割的一个因素了,而自己却可怜得连一个支持者都找不到,这是必败的节奏啊!
撤!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管将来如何,活下去才有想头。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濮阳易手河北复得
袁绍的一场大火将韩遂烧出了河北,也让不少的百姓对袁绍的狠绝有了深刻的认识,在那一场大火中,被烧死的无辜百姓有数万人之多。
韩遂只在平阳坚守了三天,就开始有序的撤退,最后都退过了黄河,聚集在东阿,至此河北的战事完全结束,以韩遂惨败告终。
在韩遂忙着去救援顿丘的时候,濮阳同样也陷入了苦战之中。
梁兴虽然很顽强,濮阳的城墙也很高很结实,濮阳城中的百姓也多达二三十万,可征用的民兵将近十万左右,城中的仓库中也存着大量的粮食和物资,在韩遂看来,即使是没有援兵,濮阳坚守个三个月绝对不成问题。
可是事情真的如此么?韩遂再次严重错估了异人的力量,包括铁军,以及站在铁军阵营那面的零散异人。
城里的难处只有梁兴自己知道,他发布的任务根本就无人接领,梁兴只能依靠自己的部队,和训练不足、士气也不高的民兵守城。
而城外,却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异人,他们用远程武器日也不停的向着城内射击,似乎根本不在乎那些武器的耐久,也不在乎会有什么战果,他们的目的就是不停将碎石头扔进城墙上和城里。
所有在城墙附近活动的将士和民兵,都必须空出一只手来拿着盾牌,尽管如此,还是不时的有人被打得头破血流乃至脑浆迸裂,不过。将士们似乎都麻木了,只是将这些死去的战友迅速的拖下城头或者推到一边,等着民夫将之收走。
开始的时候。铁军还经常的攻一下城墙,不过发现守军抵抗的十分顽强之后,铁军开始改变策略,居然将瀛洲战场上的壕沟战搬了出来。其实对付壕沟破城还是很容易的,一个是用水灌进壕沟,可惜梁兴现在失去了城外的全部控制权,因此这个做不到了;再就是用投石机吊射。犹豫投石机的弹道曲率很大,因此可以直接轰击壕沟内部,可惜。梁兴的投石机一有动作就会遭到对手的集中轰击,因此这招也被废了;剩下的就是用纸符了,遗憾的是,梁兴这边基本上没有异人助战。因此有纸符也没人扔。更别说,以韩遂的财力,能有多少纸符储备呢?
铁军的壕沟终于挖到了百步之内,梁兴开始的时候还能用重弩吊射的方式来干扰对手,但是很快,异人们顶着盾牌将纸符的威力发挥了出来,于是梁兴的部队在城头上也呆不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个纸符扔了上来,或许杀伤不大。但是就算是只杀伤一个人,耐不住对手的纸符数量够大啊!
梁兴现在也是很无奈,这么打下去,一天下来都没见着敌人,自己这边就战损千八百,自己手里这点兵又能有多少个千八百呢?更可怕的是,敌军的攻击是不分白天黑夜的,持续不断的战斗、完全的被动挨打,这些因素导致自己这边的士气不断的降低,或许没等到士兵死亡殆尽,士气就先归零了,然后这些将士们就会主动打开城门投降了,到时候,自己的也会被他们绑了作为投名状吧。
梁兴实在忍耐不住,又从东边的城门出来,率领骑兵想要袭扰一下,至少也要打出点成绩,鼓舞一下士气。
谁知道铁军已经在周围挖得到处都是陷阱,原本平坦的路面竟然找不到一尺平地,这战马根本就没法跑,一跑起来就可能扭断了蹄子,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敌人二话不说就是一阵重弩射击。
灰头土脸的梁兴只好狼狈的退了回去,这仗没法打了!
....................................
成公英手指死死的按在地图上,神色沉肃的看着韩遂道:“主公,必须放弃濮阳,现在濮阳对我已经没有了战略意义,相反,还成了累赘,如果我们将濮阳扔给铁军,铁军就必须面对离狐的曹军,而我军则可以成功的摆脱来自西侧的威胁!”
韩遂似乎有些走神,神情郁郁的盯着地图半天没有出声。
“主公,主公......”
“岳父大人......”阎行伸手拽了拽韩遂的衣袖,将恍惚的韩遂惊醒。
“呃......什么?”
“岳父大人,致先的看法您觉得如何?”
“哦......什么,撤离濮阳么?那就撤吧,哎!”
“主公......”
“彦明、致先,你们......觉得我们还有继续支撑下去的意义么?如今大势已成,我们就像是夹在两片磨盘中的麦子,回天无力啊!”
成公英皱了皱眉道:“主公何出此言,没到最后一刻,谁又知道结果回事什么样的呢?若是人人都如此想,那么什么事情都不必做了,人生下来就是会死的,人们努力的挣扎,就是为了活下去,活得更好,能做一些与别不同的事情,能让别人认同自己、记住自己!如果主公什么都不做了,那跟生下来就放弃了挣扎的人有什么不同?”
韩遂一愣,随即眉头皱紧,想了一会忽然飒然一笑:“致先说得对,人无外乎一死而已,死且不惧,何惧生焉?”
见韩遂恢复了精神,成公英和阎行都松了口气。
“致先刚才说让出濮阳之后,我军的西侧就无忧了,此事怎讲?”
“主公,铁军的力量并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强,根据情报,铁军的主战部队只有四万左右,一军是典韦率领,一军是宋虎峰所率,守城的那些就不说了,如今铁军有三座城池一个港口,若是再得濮阳。他们会有四个城池,防御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他们拿下濮阳之后,濮阳成了他们的突出部,距离离狐很近,必须面对曹操的压力,因此基本上已经无力继续向郢城进攻。”
韩遂点了点头接道:“如此一来西线既安,我们就能集中力量先解决东线!”
“对,从东线目前的情况看。我军的战线也不长,只有临邑和平阴这个方向,不到百里的宽度。许褚占据谷城正好帮我们遮挡了袁绍的攻击面。这就给了我们一个机会......”
“防御压力减轻,攻击的灵活度就大了,致先是想说这个?”
成公英笑着点头:“没错,防御的压力现在都落在了曹操的身上。而我军就能发挥机动性强的优势。想方设法的消灭袁绍的有生力量,摧毁他的战争潜力,这才是我军的长处!攻城夺地显然不是我军所长!”
“对!小婿也这么觉得,我们就应该是去打击和马蚤扰敌人的,绝对不应该是躲在城墙后面死守的人,岳父大人,您下令吧,我们主动出击。将袁绍的后方打个七零八落,搅个天翻地覆!”
阎行情绪激昂的说道。韩遂想了想,重重的一圈砸到台面上:“好!那就让袁绍看看我西凉铁骑的威风!”
成公英笑了笑道:“主公,既然如此,那就将富城、刚县都放弃了,交给沮授来守御,我军只留下东平、范县、郢城、东阿和无盐这五座城池就可以了!”
“这......”
“主公,敢于舍弃才能获取,眼前的问题是袁绍,只要击败了袁绍,地盘多得是,如果不能战而胜之,那么我们现在手头有多少的地盘也是守不住的。”
韩遂皱了皱眉头,脸上有些纠结,不过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就是心里难免的有些肉痛!
“好吧,就如致先所说,下令放弃刚县和富城,将守军聚集在无盐,令李谌谨守东平,令程银前往无盐,令杨秋驻守范县,张横驻守东阿,你我三人准备出击!”
“诺!”
..................................
袁绍拿下平阳,心里十分的畅快,终于将失去的河北重新的拿了回来,自己的霉运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令吕旷进驻安阳,令朱灵进驻荡阴,令蒋义渠驻守平阳,着陈琳主持顿丘重建事宜,焦触协助。”
“末将等领命!”
袁绍踌躇满志的扫了帐下众将一眼,得意的抚着胡须道:
“令张颌部、麴义部、潘凤部,以及其他各军整顿军队、补充粮草器械,克日南渡进驻临邑!”
“诺!”
众将领命而去,大帐里只剩下了谋臣,袁绍施施然坐了下来,看着许攸道:“子远,此次我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南下,可能一举扫平韩遂?”
许攸捻着山羊胡子歪着脑袋笑道:“本初太没出息了,本初应该问能否一举击败曹操,韩遂不过是跳梁小丑,何足惧哉!”
“呃,哈哈.......说得对,我们的对手只能是曹操,还有刘备!”
“正是,主公,韩遂败走河南,接下来我军对抗的主体将是曹操,不过韩遂也不能小觑了,他肯定不甘心失败,而是会再次祭出游击战的法宝!”
“那么正南以为应该如何应对?”
“他们游击,我们就挖掉他们的根基!属下以为,我军应该暂时不理会曹操,而是集中兵力猛攻东阿,东阿既下,韩遂的进攻路线就会被关闭,相反,我军却能觊觎东平,将枪尖顶在了韩遂的后心上,这就是攻敌之所必救,届时韩遂是进攻呢还是回防?”
“哈哈.....好,好计策!只是,曹操真的会做壁上观么?”
许攸笑着点了点头道:“何妨一试?”
八月二十日,袁绍大军渡河到达临邑,第二日,浩浩荡荡的袁绍大军开始沿着黄河向东阿进逼!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人口为饵换取安全
钟繇这个打酱油的孩子这回又被派到连云港了,不过钟繇在连云港是不可能得到有价值的回答的,于是,钟繇再次坐船南下,与北上相比,南下的距离似乎能稍微短一点,当然,钟繇也有假公济私顺便到江东看看的想法。
钟繇乘船一直到鄱阳才上岸,一踏上陆地,与水面上的那种忙碌的感觉立刻就不同了,鄱阳不过是一个小港口,因此来往的人员和货物都不是很多,与长江上的那种繁忙程度肯定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
一出鄱阳,钟繇就有种到了幽州的感觉,路很宽,路上的马车和驮队时不时的从眼前经过,然后就是一望无垠的田野,即使这里是江东丘陵地区也是一样。此处跟自己熟悉的江淮地区最大的却别是,一旦离开城市圈之后,道路的两边都是野地,没有农田、没有农庄、没有人烟,这跟幽州的情形倒是一模一样,想不到只是短短的时间,方志文已经将宗族观念根深蒂固的江东改造成这样的了。
马车在宽阔的道路上跑了一整天,当眼帘中映入了一眼看不到边际的农田时,钟繇知道,自己快到了。钟繇一直都没有弄明白,为何在江淮曹操的地盘上自己见到的农田都是小块小块分割开来的,而在方志文的地盘上,农田总是大片大片的连在一起,要不是有水渠和一排排的树木,钟繇怀疑这些农田会不会变成一整块,难道这些耕作的农夫能够有别的办法来分辨自己的田地范围么?
钟繇自行入城。没有人来迎接他,负责护送的士兵将钟繇送到了驿馆之后也离开了。钟繇也不着急,他知道方志文的习惯。只要没有人限制你,没说哪里不能去,那你就可以自由行动,至于什么时候能见到正主,驿馆方面自然会将你的请见要求报上去,然后你就慢慢的等着吧。
钟繇安顿好了之后,就带着两名从人上街逛逛。驿馆方面也安排了几名侍卫远远的跟着,但是并不会干涉钟繇的行动。
钟繇以前没有来过抚州,不知道抚州其实已经大变样了。人口也越来越多,有归化的山越人、分散到这边来居住的太湖和鄱阳水贼,还有从周围的村镇移居过来的普通百姓,更有从南边偷偷逃来的贫穷雇农。
跟连云港相比。抚州自然显得相当的寒酸。更别提密云了,这里的百姓脸上也不像连云港的人逢人都笑眯眯的,充满着自信和友善,抚州的百姓还显得有些胆小以及卑微,但是脸上的笑容也很常见,这跟曹操领地上的百姓还是有明显区别的。
钟繇看到一个摆摊卖木制日用品小摊贩,正愁眉苦脸的不时仰头看着天色,有些好奇的走上前去。从摊子上拿起一个做工相当普通的笔架。
“摊主,这个多少钱?”
“五文。”
“这么贵?”
“不贵了。这可是上了漆的,耐用!”
这摊贩嘴有些笨,不会巧舌如簧的推销自己商品,神情还有些不耐,但是仍然耐着性子与钟繇搭话。
“摊主,你这坐立不安的是为啥啊?”
“呃,这位先生,不瞒您说,我这是担心天色渐暗了,东西没有卖出几个,这一家子都还等着我吃饭呢。”
“摊主是靠这手艺吃饭的?”
“是啊!”
“没有种田么?”
“自然是有的,先生是外地人吧,不知道咱们抚州的事情?”
“嗯,我从中原来。”
“怪不得,不过这事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我一家是才来抚州的,这田种得如何也不可能就有收获,因此趁着空闲,用手艺挣点钱补贴家用。”
“原来如此,官府只给你们田地,不会先赁些米粮给你们么?”
“呃,这个也是有的,可是有手有脚为何要借贷啊?”
“这.....”钟繇被问住了,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呢?可问题是现在这个摊贩明明在担心自己赚不到钱而一家人要挨饿啊!
“这不是你说担心一家人要挨饿么?”
“挨饿?不,不是,先生您误会了,我是担心时间晚了,那收货的店铺上板关门,这些货就换不成钱了,我还答应儿子买肉回去呢!”
“哦,是这么回事啊,那收货的价格是不是比较低?”
“呵呵,正是,所以自己才来这里摆摊,能卖一些是一些,卖不掉的,就都担去货店里一并卖了就是。”
“摊主以前是哪里人啊?”
“是南边赣县那边的。”
“为何会来抚州呢?”
“嘿嘿,不是听乡里人说,这里官府有田地分么。”
“这倒是很吸引人的,呵呵,这里与赣县相比如何?”
“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在这里只要肯干肯定是不会恶肚子的,早前来的坊里邻居们可是顿顿有白米饭吃的,隔三差五就能吃肉,您看我白天种田,晚上做做木匠活,我家里的那位织布裁缝,也能赚些,咱家虽然不是隔三差五能吃肉,可是一个月也总能吃上两三回了,知足了!”
钟繇拎着个笔架告别了这摊主,心情有些复杂。
第二天,钟繇又拎着这个笔架拜见了方志文。
“元常,你拿这么一个礼物来是什么意思?看上去做工很普通嘛,难道是元常的手制?”
“非也,呵呵.....这就是我在抚州街边买的。”钟繇将昨天在街边发生的一幕说了一次,末了,颇有些感慨的说道:“方大人虽不说泽被苍生,但是也确确实实的造福一方,繇钦佩之致。这个礼物,乃是百姓安居乐业的证明。”
方志文看了身边的太史昭蓉一眼,笑了笑道:“这个礼物不错。那我就收下了,元常此来所为何事?”
“大人,如今中原战乱又起,眼看着百姓有将陷于战火之中,大人莫非要熟视无睹么?”
“呵呵,元常说笑了,如今朝廷有曹操调度操控于内。外有悍将强兵鏖战于外,我这等外臣,也就是做好自己的本分。能够安定一方、造福一方就是最大的能力了,至于中原,那可不是我能够置喙其中的。”
钟繇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大人。刘备包藏着什么想法我们就不猜度了。但是袁绍一向不服朝廷,已是天下共知,曹公挥军攻伐,乃是顺天应命,大人何不共襄盛举?”
“元常啊,此事休提了,袁绍如何,那都是大家猜测。不能说他有造反的能力就硬说他造反吧,何况曹操高踞丞相职位。这恐怕也不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天下人都说曹操勾结外人,祸乱天下呢。”
“这,这是血口喷人,可有证据?”
“对啊,就是没有证据,要是有,我早就高举义旗先灭了曹操了!”
“呃.....可是袁绍不同........”
“元常,我知道你的性子,有许多事情都不想你想像的那么简单,你还是直接告诉我,曹操到底想要什么吧。”
“呃.......这个.......好吧,曹公有言,幽州地广人稀,正需要人手开发,而中原之战会有很多的俘虏和失去家园的流民,希望大人能够替朝廷分忧解困。”
“哦?人口啊!”方志文的眼睛亮了起来,这曹操的诱饵还真是诱人。
“正是,这些人口朝廷也是无力处理,朝廷的府库如今是光可鉴人,想要救济也是力不从心,大人也正好需要人力,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么!”
“倒也是,不过,曹操想要得到什么。”
“无他,粮食物资而已!”
“呵呵,这个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们是不会直接接手这些事情的,我听说广陵的异人城市颇有实力,元常转告曹操,或者可以与彼处交易。”
“这.....在下明白了,在下一定会转告曹公的。”
...........................................
送走了钟繇,方志文笑眯眯的想着什么,一旁的贺齐忍不住问道:“主公,不是要消弱曹操么,为何要答应曹操的交易,这不是等于暗示曹操,我们不会对曹操采取实质性的行动过么!”
“呵呵,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曹操用人口为饵,想要得到的也是这个默契,只要我们不动手,曹操就能放手去对付袁绍,但是我们虽然不对曹操动手,却没有说不去帮袁绍的忙,最关键的是,人口这种东西,那是绝对不能错过的,人口越少,中原就越安定,能从中原抽走人口的事情,我们都愿意干。”
“看来,曹操是看透了我们的想法呢!”
田稚肃然说道。
方志文笑着挥了挥手:“看透了很正常,看不透那才奇怪呢,曹操能从群雄中脱颖而出,又岂是易与之辈!小稚,不要总想着瞒着、欺骗你的对手,应该想着堂堂正正的打败他,谋士绝对不是阴谋诡计的代名词。”
“哦,我记住了!”
“好了,我们在抚州的事情也差不多了,收拾收拾,我们准备北上秣陵。”
“北上秣陵,主公,南边的那些人不管他们了?”
“不是还有折信他们么,南方的那些人还能坚持多久啊,你看这个。”方志文举起手里的笔架:“等南方的雇农都跑到抚州来了,他们还闹什么闹啊!”
“如果他们也采用与我们类似的政策呢?”
“那更简单了,我直接行文表彰,给他们加官,感谢他们替我们推行了政策改革!呵呵。”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张飞首战李典扬名
ps:感谢‘汤姆狗’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刘备终于动了,不管怎么看,刘备的动作都显得有些慢了,当然,或许刘备也有他的小算盘,希望韩遂与袁绍死磕,接着是曹操跟袁绍死磕,自己最好能冷手捡个大便宜,虽然这个想法有些不切实际,但是刘备的心里依然无法抑制的存着这样的想法。
刘备的动作看上去更像是试探,张飞率五万步骑出陈留直奔济阳,济阳是济阴郡的门户,济阳背后就是冤句,冤句过去就是定陶。似乎为了配合张飞的行动,铁军同时出兵离狐,一起向济阴郡施压。
不过,刘备的手段也仅只如此,这对曹操来说,有点挠痒痒的意思,刘备这种首鼠两端正好迎合了曹操西守、东和、北攻的战略意图,因此曹操对此兵没有作出进一步的调整,而是将济阴郡方向的战斗完全交给了荀攸来负责。
张飞走得不快,因为他屁股后面还跟着不少异人的部队,与曹操开战的消息一传出来,就有大批的异人集结到陈留,张飞的本队加上辎重营也不到七万人,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