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33部分

渔民相比,实在是不能相提并论,只要你将渔民带来,你的命就保住了。”
“小人明白。小人明白。多谢将军宽宏!”
“嗯,这事不着急,等几天你再回去,文珪,你负责看着他,带他下去,不要让他跟其他人见面。”
“诺!”
“主公,俘虏都处理好了。那些头目也单独看押了。这些物资和俘虏怎么办?”
“先回到战场,将战死的贼人都掩埋了。然后让他们继续搬运物资,向宁国方向运动,让宁国那边的守军派两千来接收俘虏,另外,昭蓉到什么位置了?”
“还有半日路程。”
“半日啊?一会你带着一千骑去故鄣城下,只在外游弋,不要进攻。”
“如果他们出城呢?”
“跟他们纠缠就是,不过我觉得他们不会,他们只会疑神疑鬼,只要他们将这半日耗过去,就走不了了!”
“诺!”
...............................
黃叙带着部队回道故鄣城,山越人果然正在忙着打包准备离开,不过官军骑兵的出现却让费栈犹豫了,费栈其实面临着跟陈策一样的问题,那就是要运输大批的物资,战力下降是肯定了,还有行军速度也成问题,虽然此处距离进山的位置不远,可就是这个短短的距离,如果处置不好,也很容易被官军给造成巨大的损失。
费栈不得不扔掉一些占地方而且价值不高的东西,然后重新调整部队,留出足够的作战部队,折腾完了,时间也到了中午,于是又得忙着做饭、吃饭,等到山越人开始从城里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过了头顶了。
黃叙见山越人出来,立刻主动的纠缠上去,目的就是要迟滞他们的动行动,官军的骑兵开始攻击,山越人似乎还占着心理优势,以为只要自己一冲上去,官军就会像以往一样的跑开,谁知道这回往上一冲,立刻就遭到了官军猛烈的打击,山越人死伤那叫一个惨重。
而且人数不多的官军且战且走,一边还不断的回射,山越人追有追不上,打也打不着,除了扔下满地的尸体,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将官军赶开了一些。
惨重的损失很快就让山越人清醒过来停止了追击,随着山越人退回城里,官军又逼迫了过来。
费栈见此,眉头也皱了起来,官军这明显是要迟滞自己,难道有援军到了?算算时间,说不定于潜的官军真的过来了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费栈更急了!
不久,山越人又从城里出来了,这回他们倒是有准备了,都带着厚厚的木盾,小心的向着官军逼近,等差不多到了射程的时候,山越人忽然像是炸了窝的马蜂一样,呼喝着向着官军冲来。
黃叙撇了撇嘴,用这个战术对付骑兵有屁用!
“变雁行阵,自由射击,点杀!”
官军准确的夺命弩箭让山越人明白了自己跟官军的差距,不过这种战术的好处就是用相对少的损失,将官军逼退,让出了道路。
“出城,快,快!”
费栈抛弃了所有能抛弃的,只带着宝贵的粮食,趁着官军让开了道路,山越人向着山区急速撤退,这一下就表现出山越人的优势了,他的步兵行进速度真的很快。黃叙想方设法的不断跳跃到前面去马蚤扰,但是费栈不断用出断尾战术阻挡黃叙的纠缠,而被打散的山越人,则自行向着山区撤离。
眼看着费栈的部队就要进入山口了,黃叙也急得不行,奈何自己的兵力实在有限,又没有发现敌军主帅的位置,想要玩斩首战术都不行,难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山越逃走了?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生擒费栈以利诱降
正当黄叙焦急不已的时候,忽然从山脚的树丛中冲出一彪骑兵,看那旗帜分明就是太史昭蓉的近卫军!
黄叙大喜,立刻调整了方向向着山坡方向切去,想要将即将溃败的山越人赶向远离山区的方向。
不过黄叙显然是高估了山越人的战斗精神,一见声势骇人的大股的官军骑兵到来,又见到是那面熟悉的大旗,山越人顿时发一声喊,直接扔掉手里的各种累赘,一窝蜂的向着山林冲去,完全没有一丝要战斗的意思。
黄叙见到这种情况,不由得苦笑不已,如今这个局面,就是自己有三头六臂也挡不住啊!
太史昭蓉选择出击的时机和方向都很简单明确,直接就是一个迎头击溃的架势,一轮重弩洗地,然后就是太史昭蓉一马当先的骑兵冲阵,山越人都知道大批骑兵冲阵的恐怖,不少人还吃过太史昭蓉的苦头,见状顿时做了鸟兽散,不过太史昭蓉率领的近卫军,可都是精锐,见到敌军散开,骑兵也立时分成了许多股小队,狂涛一般的骑兵在山越人的乱军从中穿过,留下了满地血肉模糊的死尸。
后面的山越人见势不妙逃得快了,不要命的冲进了山林,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大山深处,太史昭蓉紧盯着一股始终不散的山越人追去,射倒了这些看上去更精壮的山越人之后,终于露出里面被重重保护的费栈,费栈是欲哭无泪。眼看着自己就要进山林了,却被背后的官军追了上来。
费栈回头一看,太史昭蓉的战马已经追近。不由得心下大骇,再看自己的身边,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较急之下,费栈大吼一声,一扬手,将手里的大刀用武将技甩了出去。厚重的大刀打着旋,发出摄人的厉啸声,化作一团乌光。照着太史昭蓉兜头兜脸的砸了过去。
只见太史昭蓉手中红色长枪一抖!
“当!”
一团火星爆出,仿佛烟火般灿烂!
“呜呜~”
那大刀被一挑而飞,带着啸声飞上了半空。
“来而不往非礼也,吃我一枪!”
太史昭蓉手臂一曲一扬。那红色的长枪‘嗖’地一声消失了。再扭头追看时,红色的长枪已经穿透了费栈的胸膛将他钉在了不远处的树上,枪尖穿过了大腿粗的树干,从另一边透了出来,由于长枪是带着角度的,所以费栈只能踮着脚站在地上,想要挣扎退出来,可是枪尾高高的翘起。一时半会他根本就退不出来。
太史昭蓉手上已经换上了雕弓,弓箭连发顿时将已经冲到树林边的几个健壮的山越人射倒在地!
“将他擒下疗伤。”
太史昭蓉驱马上前。一用力将自己的长枪拔了出来,抓着枪尾一旋,将抢上的血迹甩掉,一拉缰绳,转头有冲向了战场。
这场突袭战半个时辰就全部结束了,连战场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
“辛苦了,夫人!”
“嘻嘻,我不辛苦,夫君。”
“听说你活捉了敌酋?”
“嗯,运气好,差一点就被他逃了,不过还是逃走了不少山越人,如果妾身早些到就好了。”
“没事,山岳人多的是,不要想着毕其功于一役,这城里都毁了,只能委屈你住在城外了。”
太史昭蓉到故鄣的时候,方志文正在组织那些故鄣的百姓在城外搭建帐篷,材料什么都是现成的,就是那些水贼和山越人拆毁房屋带不走的材料。
故鄣百姓见到故鄣城毁了,却也没有话好说了,现在不重建也不行了,幸好,征北将军已经发了公告,官府出钱出粮重建故鄣,这些百姓不但会得到免费的新房,自己给自己造新房子还能得工钱粮食,这种好事也算是难得。
再说了,故鄣不毁都已经毁了,现在再说什么都没有用,自己等人在山洞中也听了朱桓和贺齐的宣讲,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期待的,因此大家的情绪还算不错。
“跟着夫君哪有委屈。”
“嗯,先歇歇,让人将费栈带来,顺便将陈策也带来。”
方志文就在城墙外边不远的空地上,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太史昭蓉笑眯眯的坐在他身侧,陈策和五花大绑的费栈被带了来。
“给他松了绑。”方志文指了指费栈,一个亲卫上前将绳索解了。
费栈揉着酸麻的手臂,狐疑的看着方志文。
“我是方志文,想必你也听过我的名字吧,坐下说吧!”
方志文指了指自己对面的石块,费栈和陈策老老实实的坐了,看着方志文等着他的下文。
“你叫费栈,应该不是蛮人吧?”
“祖上也是汉人,在下也识字!”
“呵呵,识字是要用来明理的,光识字可不够,好了,不说这个,那么你跟汉人有仇?”
“无仇!”
“那就是跟江东的宗族有怨?”
“即使有,我也早就清算了!”
“哦,那么为还要在山中称王,不愿意到山外定居呢?不要说你没有洗白的方法。”
“这......山中自在,所谓宁为鸡头不为凤尾。”
“那你想过你的后代么?”
“后代?”
“对啊,你是希望自己的后代继续在山中做土霸王,还是做个识字明理的汉人?我看你也是明白人,应该知道山越迟早都是要归化的,既然迟早要归化,为何不选择一个最有利的时间、方式,为自己、为后世子孙挣一个光耀门楣呢?”
“将军此言太过,山越依山而生,这江东以南、以西都是连绵的大山,为何一定要归化?”
“呵呵,明知故问,别的不说,我只需断了你的盐铁,你该如何?”
“这......”
“我可不是那些没有远见的宗族,想要断你盐铁,绝对说到做到。而且我还可以利用这些盐铁令你们自相攻伐,纵观千年以降,从来没有听说过山大王能成事的,由此可知,山大王并非久远之计,如果你是蛮族见不及此也就罢了,可你明明是汉族,还识文断字,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啊!”
费栈低头不语,人都是这样的,在没有撞到南墙之前,很少人会主动的检讨自己的问题,所以兴衰千年循环往复,大到一国一族,小到一家一户,可知认清自己,检讨得失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了。
陈策停了半晌,却从中听到了一点意思:“将军,谁不想光耀门楣啊,可是我等出身低贱,被世族盘剥打压,想要出人头地,哪有那么容易!”
“呵呵,这事从来都不容易,以往如何不说,别人如何也不说,两位过去不管如何,但是现在却已经有了光耀门楣出人头地的机会,就看能不能把握了!”
“将军宽宏仁德,小人自然是希望能有这个机会,还请将军给小人指一条明路!”
“我跟陈策你说过,你若将你部下的家属都带来投靠与我,我就饶你性命,若是你能将太湖中其他的水贼也带来投降,那么就记你军功,一人投靠就记你一个斩获,积功可升官职,也可以换钱粮,这不就是明路么?”
“将军此言当真!”
“这还有假?”
“小人愿为将军效力,这太湖水贼小人都熟识,定能说降不少。”
“嗯,这事我早就答应你了,你放心,我说过的话肯定会兑现,我堂堂一个幽州牧,还不至于对你撒谎。”
“多谢将军恩典!”
“起来且坐吧。费栈,你考虑得如何,我这条件也给你,不过就不用你拿什么来换命了,来人,给他一匹马。”
一旁的近卫果然牵了一匹战马过来。
“费栈,我就不留你吃晚饭了,你就走吧,记住了,我刚才说的策略,很快就会开始,你若愿意光耀门楣,可就别错过了这个机会,而且这个政策同样也会向所有的山越人公开,机会难得,切莫错过,否则你的头颅有一天被人当作投名状送到我面前,我也不会奇怪。”
打发走了一脑门心思的费栈,方志文有招来几个陈策的小头目,让他们跟着心急火燎的陈策立刻赶回太湖,陈策也是担心方志文的政策一出,太湖水贼又因为有自己覆灭在前,而主动出湖投降自己可就没了进身之阶了!
第二天,方志文开始规划新城,而那些被抓住的山越俘虏就成了最好的苦力,方志文的经验丰富,又有故鄣古城的底子,不到三天,一个新的故鄣就初具规模了,虽然大部分的地区都还是空空的,但是城墙和主要的街道与公共功能建筑都起来了,百姓也都住进了新房。
接着方志文将工钱和缴获来的粮食按照原本的土地租种比例分发了下去,又为各家各户免费配置了基本的生活用品,这故鄣城里的百姓,如今对方志文可是言听计从了,很快,主动上门来要求分地的百姓就将衙门给挤满了,这下连朱桓和贺齐也要一起上阵了,如今大家都是要抓紧时间,准备进行第二季的耕种呢!
等到从故鄣离开的玩家们重新回道故鄣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故鄣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更让人惊讶的是故鄣居民的面貌完全不同了,似乎人们的脸上都多了笑容和自信,而少了以往的那种卑微和愁苦。
玩家们不得不承认,这方志文不但打仗厉害,治政也是很有一套的。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南下抚州大兴土木
光熹十年七月,宛陵的新兵完成训练,补充进故鄣、于潜等地,加上太湖上的水贼大批的投效,故鄣以东的威胁基本消除,而南边的天目山中,山越人也开始被方志文的软硬两手分化瓦解,费栈最终还是选择了将山越人卖给方志文这条路。如今故鄣和于潜安稳,方志文的部队可以抽身了。
七月中,方志文率军到达抚州,这么一来,抚州就有四万多强悍的幽州军,南边那些态度不明的宗族,已经是惶惶不可终日了。
“主公,您终于来了,是不是要攻打庐陵了。”
方志文用了的拍了拍折信的肩膀:“小子,打得不错,你老爹恐怕做梦都要笑醒了,这回不会再骂你忘本了吧!”
“嘿嘿......我爹那个榆木脑袋,跟他掰扯不清,反正他就是认定了除了骑兵都不叫兵这个死理了!”
“胡说,哪个父亲不会为儿女骄傲,如今你年纪轻轻就独当一面,在南边打下偌大的威名,这都是假的么?就算他嘴里怎么说,心里也是偷着乐的,等过年回去的时候,灌点酒下去,他就什么心里话都说了,说起来不满还是有的!”
“啊?是啥啊?”
“当然是不满你还不成亲,他是等着抱孙子呢!”
“呃.....这个,再说吧!”
“不能再说,等明年你换防会去就用心这事了。”
“呵呵,好吧。主公。你还没说是不是要打庐陵呢?”
“打什么打哦?你带兵过去他们就跑了,哪里用得着打,问题是现在我们没有那么多的人手去管理。与其缺乏管理而被人诟病,还不如先放在他们手里,我们先弄好了自己手里的地盘再说!”
“哦。”折信有些丧气,黃叙偷偷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折信这才发现黃叙身边还跟着两个更年轻的将领,方志文身边也有个不认识的年轻小将。
“主公,这是.....”
“哦。这几位都是江东的才俊,朱桓朱休穆,潘璋潘文珪。贺齐贺公苗,这个是折信折永山,你们年纪差不多,以后多多交流。”
折信等人赶紧互相行了礼。说着话。已经到了抚州的府衙,方志文仰头看了看,这府衙有些陈旧,跟整个城市一样,显得没啥生气,让折信治理地方,显然只能算是勉强维持。
见到方志文的脸色不是很好,折信很是尴尬:“主公。都是末将无能......”
“哪里无能了?”
“就是没有将城池管理好啊!”
“哈哈......你可是武将,冲锋陷阵的陷阵营主将。治理城市是你的职责么?”
“这......”
“我本来也没有让你治理城池的意思,你能维持到现在这个样子就不错了。”
“主公,末将会继续努力的。”
“嗯,不过不要不务正业!”
“诺!”
进了府衙内,太史昭蓉和田稚很快就准备好了茶水和地图,方志文的地图显然比折信的内容要丰富得多。
一边喝着茶,方志文一边给大家讲解下一阶段的战略意图:“天目山的山越人崩解之后,丹阳郡已经进入了稳定发展期,接下来我们要解决的是豫章的问题,如今抚州、清江、宜春都在我手,这一线就是我们如今能够控制的极限,我并非是说军力,而是管理的能力,再向南,我们是可以轻易的从军事上攻下来,但是政治跟不上,无法形成有效控制,还不如不要。”
顿了顿,方志文翘了翘地图:“清江是小城,人口也不足一万,宜春有两万多人口,又是与长沙关联的重镇,必须有效的控制起来,因此,我命令,折信部即日出发,驻扎宜春,尽快打通扩宽醴陵的道路。”
“诺!”
“命令黄旭、朱桓率一军进驻清江,打通扩宽到醴陵、抚州、南昌的道路。”
“诺!”
“我军接下来在豫章的行动,以政治民生为主,军事行动为辅,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绝对不能忽视道路的问题,甚至要将之作为最重要的问题,军队这段时间,要保护和协助修建道路为第一任务。”
“主公,这是为了军队调动方便?”贺齐开口问道。
“没错,但不仅仅如此,还有别的意义,那就是加强各地的物资和人**流,交流越多,整个地方就越安稳,同时,道路对经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经济的发展,将是我们对南方那一小撮顽固宗族分子不战而胜的关键。”
“不战而胜?主公,那不打了?”
方志文瞥了折信一眼道:“公苗,你说打好还是不战而胜好?”
“当然是不战而胜好,成本低又不会造成更多的仇恨。”
“折信,你在学校学得东西都交回给老师了?”
“呃.......”
“折信,你要记住,军人是以战争为本职,但是军人却是以消灭战争作为目的的,好战必亡这个道理你要谨记!”
“诺!”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停留在抚州,在这里扩建抚州城,将抚州建成豫章郡中部的核心城市,并将周围的人口向抚州聚集,同时,也会向武夷山方向延伸影响力,必要时,会在贵溪地区建城。”
....................................................
“休穆,主公似乎更看重武夷山方向,对南边倒是不大在意,难道山越人比南边的汉人更有价值么?”
“当然不是了。”朱桓喝了口酒。看了一眼对这个问题也十分感兴趣的黃叙、折信和潘璋,慢慢的说道:“主公的意思是南边的汉人跑不掉,迟早是囊中之物。但是武夷山方向的山越人,却有人抢呢!”
“有人抢?......异人?”
“对啊,会稽的异人对人口也一样十分的渴求,最近从瀛洲运来不少的人口,都集中在武夷山东侧的乌伤和丽水一带,明显有向武夷山发展的趋势,这武夷山中有数十上百万的山越。主公肯定会盯着的。”
“原来如此啊!这活适合我们陷阵营干啊!”折信眼神一亮,抢着说道。
黃叙笑了笑道:“主公说适合谁就谁来做,不过你似乎忘了。明年你就轮调了,因该是去涿郡,于禁将军会与俞涉将军对调,太史慈将军会接替赵云将军。所以。去攻略武夷山的,很可能是赵云将军啊!”
“啊!?”折信苦着脸不出声了,其他人都是莞尔一笑。
潘璋安慰道:“折大哥,怕什么,仗还多着呢,按照这个节奏,后年你不就可以去瀛洲了,听说那里的战斗动辄百万人。那才叫过瘾呢!”
“也是啊,我说小潘。不如你到我这里来,将来我们一起去瀛洲耍耍!”
“我倒是想呢,不过骑兵也很好,左右为难啊!”
“呵呵.....左右为难什么,折大哥的陷阵营可是步骑通吃的!”
“老大,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肯定跟着老大,绝无二话!”
“哈哈......”
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来,干一杯,下一次见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到时候再论论功绩啊!战功最多的人请吃饭!”
“好,我必不甘人后,来,饮胜!”
.....................................
抚州城里开始热闹了起来,盖因这里出现了许多回报率很高的任务,这自然都是方志文放出来的建城任务,与本地的民众相比,玩家的建设效率更高,因为他们都是专业人士,相关的建造技能和城市完成任务的能力都要高一些。
因此,尽管雇佣异人的成本较高,方志文还是采用了这个办法,越快完成抚州的建设,就能越早的产生回报,就能远早的向武夷山方向前进,综合算下来,就一点都不吃亏了。
方志文正坐在府衙的大厅里,不断的看着任务列表,一边结算任务,一边思考着发布新的任务,忽然发现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不由的惊喜的叫出声来。
“雪音,你怎么来了?”
看着方志文欣喜的样子,李雪音很是满意,矜持的笑了笑坐在方志文的侧面,侧着头道:“我就不能来了?路过不行么?”
“行,太行了!呵呵。欢迎路过,最好每天路过!”
“贫嘴!怎么样,听说你在南边弄得不错啊!”
“怎么样你还不知道,你这忽然跑来,我总觉的不大安心,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真没有,我就是到南方看看粮食的情况,明年估计又要开战了吧,粮食储备要先行,特别是今年江南地区的粮食产量很重要,不但要满足本地的供给,还要给孙策提供支援,任务很重啊!”
“哦,没事就好,今年北边粮食不是丰收么,粮食压力应该不大吧!”
“都说了是明年了,按照年景的推测,明年的气候不会太好,所以北方的产量可能会有所缩减,若是中原全面开战,明年的夏粮就比较紧张了。”
方志文点了点头:“明年中原肯定开战,他们都不会容忍对方安心发展的,从今年夏粮的价格就能看出来,收购储备粮食的人很多啊!”
“是啊,所以我要看看,还要到南边的会稽和交趾看看,到底南方现在能提供多少粮食,这个情报对我们很重要,甚至影响到战略决策!”
方志文抬头看着李雪音,眼神里暖暖的:“雪音,辛苦你了!”
李雪音故意的撇了撇嘴,搓了搓手臂到:“肉麻死了!少来这套,我就是看你一眼,还要去找昭蓉说几句话呢,走了!”
说完,也不等方志文出声,李雪音起身向外走去。
“哎,今晚别急着走,一起吃饭啊!”
“嗯!知道了。”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顾雍荐才程秉出仕
ps:感谢‘美人吟11’‘雨寒020’‘leonecat’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黑龙破天’‘sky轻松’‘逐道居士’‘towny’‘小鲨’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程秉是汝南人,年轻的时候曾经跟随郑弦,后来黄巾起事,郑玄散了学生,程秉因为牵挂亲人就回了家乡,谁知道汝南更乱,程秉只能狼狈的一路向南,最终到了交州才停下了脚步。
随后求才若渴的士燮征辟程秉出仕,程秉也无不可,这也算是学有所成吧,虽然这个选择其实相当的无奈,而士燮本身也不是什么雄才大略的人,撑死不过是一个地方军阀。
程秉没有看错,随着大批的异人南下交州,士家的地盘被迅速的瓦解,开始异人还留下南海郡作为缓冲区,之后异人的脚跟站稳,这个缓冲区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蚕食瓦解之下,士燮也终于崩溃了。
光熹八年,士燮与异人达成协议,成了一个被架空的交州刺史,如果不是异人们不大团结,难以找到合适的刺史人选,估计士燮也早就滚蛋了,士燮成了傀儡,程秉也没有了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的打算。
于是在第二年,也就是光熹九年,程秉终于带着家人乘船北上,这个时候江东已经大定,暂时也看不出有大打的迹象,程秉乘船到了秣陵,然后不为人知的低调隐居了下来。
程秉并非是不想出仕。只不过有士燮的前车之鉴在前,程秉的选择自然是要小心一些才好,至于他为何到秣陵而不是直接北上乐南寻找老师。其实也是想要先看看,幽州到底是不是自己所需要的选择。
另一个到秣陵的原因,在于程秉与顾雍有些交情,当时顾雍受孙策之命南下与士燮结盟,期间就是程秉来招待的,顾雍见程秉博通五经,甚为敬重。相谈之下也是相得,于是也常有书信往来,交流切磋学问。得知士燮被架空。程秉离职之后,顾雍就力邀程秉北上,这也是程秉至秣陵的初衷。
不过让程秉奇怪的是,到了秣陵之后。身为孙策重臣的顾雍却不替孙策招揽主动程秉。也不建议程秉出仕孙策,只是让程秉帮忙做些文案之事,通过阅读孙策收集的各个诸侯的资料,来了解天下大事。
直到方志文忽然南下,江东易帜,程秉才明白,闹了半天自己还是不小心上了幽州的战船,这回顾雍是诚心的邀请程秉出仕了。可程秉却反而犹豫了。
“德枢,你到底要考虑到什么时候。这眼看着又是半年时间了,如此蹉跎,殊为可惜啊!”
程秉缓缓的放下手里的茶杯,看了看相对而坐的顾雍,笑道:“元叹,如今我在这里帮你忙不好么?莫非元叹吝啬给我的那些酬劳!”
“呵呵,我家虽然不如甄、糜,不过也不差这点,说来说去还是怕耽误了你的前程,德枢有千里之才,奈何屈居与尺寸之室,埋首与案牍之中,如此屈才,我是怕将来被你的那些同窗戳着脊梁骂啊!”
“你是说季珪、子尼他们?”
“可不是么?如今他们都是一方牧守,能施展自己的抱负,可德枢却屈身与一个掾吏,这......”
程秉叹了口气道:“元叹,不是我不想出人头地一展抱负,而是心中困惑,这天下豪强并起,各领风马蚤,以我等才智,也就是追随骥尾之能,惟恐一个差错,蹉跎了光阴还是事小,害了身家性命可就事大了!”
“德枢之虑我也能理解,不过德枢,我也是一大家子,身家性命也一样的矜贵,莫非德枢觉得我的选择是随意而为,甚至为了这个选择,还要冒险屈身侍奉孙家?”
“这......”
“就算德枢不相信我的眼光,莫非也不相信崔琰、国渊、赵商等人的眼光?连康成先生都说征北将军是幽州之幸,莫非德枢觉得老师的话也不可信么?”
“这......”
“德枢,这一年多来,我一直让你接触这些情报,其实就是想让你看清楚这大汉的形势,如今汉室衰微已难有中兴之能,天下纷乱,群雄并起,不过是一个建立新秩序的过程,这其中各方枭雄所代表的阶层和政治利益,我们平日也反复讨论过。德枢也是博通五经的大才,难道看不出什么是大势所趋,什么是民心所向么?”
程秉面色纠结,拿起茶杯举到一半有放下,心里的极度矛盾彰显于外,顾雍猜测,其实他还是有些心理阴影,对自己缺乏信心,生怕又找错了主上,既然如此,自己就直接推他一把吧!
“好了,德枢不要犹豫了,主公如今正在抚州建城,需要治政干才,我已经书信与主公,推荐德枢出掌豫章郡丞兼抚州令。”
“什么?怎会如此?”
“德枢,想必主公的征辟令今明两天就能到了,到时可就不由得你再犹豫了,我主虽然大度,不过对人才那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这事你大可以去问问荀文若和徐元直,看看他们是怎么被主公征辟的,呵呵。”
“你......咳!”
程秉苦笑摇头,他现在有种被人绑上了贼船的感觉。
...................................
程秉乘船由秣陵出发,然后沿长江至九江,然后进入鄱阳湖,直至鄱阳。
船只靠岸,负责护送的水军将领朱匀陪着程秉出了船舱,在专用的码头上,一队精悍的骑兵正整齐的排列在栈桥后面,周围的要点。也都有精兵警戒,戒备的十分森严。
“程大人,末将只能送到这里了。码头上是甄翔将军的部队,他将护送您到抚州。”
“多谢将军,一路辛苦了!”
“大人客气,这是末将本分。”
朱匀与甄翔交接之后,船只也不停留,随即出港护送着一批商船北返。
“程大人.....”
“甄将军客气了,称呼在下表字即可。”
程秉虽然有着士人的傲气。不过从政多年,自然也知道官场的门道,甄翔乃是方志文夫人的族弟。又是多年方志文的亲卫将领,这人资格老身份高,在这人面前,还是低调点比较好。
“呵呵。如此我就不客气了。我就喜欢爽快人,德枢你不错,元直也是这么爽快的,对了,那你也叫我的表字好了。”
“恭敬不如从命,定远请!”
“同行,同行,对了。德枢能骑马么?”
“这......为何不坐马车,莫非道路不好?”
“当然不是。主公最是注重道路的建设,一到抚州就全力建设抚州至南昌、鄱阳的道路,这道路好的很。不过坐在马车里说话不方便,而且哪有骑马看到的风光好!”
“这倒也是,那么就骑马好了,只是在下马术不精,怕是快不起来。”
“无妨,咱们慢慢走好了!”
一行人没有在鄱阳停留,而是直接上马南行,鄱阳到朵汗再到抚州的道路确实已经修建好了,这都是异人的功劳。
路上行人不算很多,但是一会功夫,程秉就碰到了几个大小商队,从来往的马车情况看,多是商队,运送的货物有粮食也有各种物资和商品。至于异人那就更多了,在道路两侧的荒野上,经常能看到异人围猎野怪的身影。
“这里怎么如此荒芜?连个农庄都看不到。”
“呵呵,因为人口都集中到大城市中去了,这里自然就没什么人了。”
“大城市?”
“嗯,主公喜欢将人口集中到大城市,这样能迅速的提高城市的规模和等级,大城市的出现具备极高的战略价值,以此为节点,则能有效的控制周围变的大片区域,德枢你在宛陵、秣陵一带之所以没有发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那里已经有了固有的发展模式,主公不想去将它一下子打破。”
“怪不得,怪不得宛陵和秣陵不断出台那些吸引人口的政策,城市节点,呵呵,好办法!”
“那是,这套办法在幽州就被证实非常有效,而且相对空旷的野外,能够养出更多的野怪,对异人也是一种吸引力,同时也是军队的训练对象,在幽州,甚至有不少人以打野怪为生,主公说这叫‘野怪产业链’呵呵。”
“打野怪为生?野怪产业链?这......怎么可能,百姓如何能打野怪?”
“呵呵,德枢你忘记了,幽州的军制可是要退役的,大批从军队中退役的士兵,就是打野怪的主力。”
“原来如此,环环相扣啊,这还真是一个产业链,主公睿智啊!”
“呵呵,偷偷告诉德枢,这里面可是有李姑娘的功劳的,还有林老头也总是说这是他的主意,嘿嘿。”
“林老头?”
“昂,就是西林学宫的那个老不修!林闻之,听说过么!”
“呃,听说过,大学者呢!”程秉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受天下士人尊重的林闻之,在甄翔嘴里就是个老不修!
看到程秉的神色,甄翔得意的说道:“我当着面就这么说他,你是不知道,这林老头蔫坏,一不小心就被他作弄,还喜欢吹牛,到处混吃混喝,脸皮特厚,容不得别人说他不好,反正,不是个好人,要不是看在李姑娘份上,我......”
“将军,这话小心被主公听到哦!”甄翔身边的副将诡笑着提醒道。
“呃......德枢,咱们是朋友吧?”
“当然。”程秉莫名其妙的答道。
“那你可要替我保密啊!”
“呃......当然,呵呵......”
程秉畅快的笑着,原本心里的一些不安和不甘,也都随着笑声消散无踪了。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秋收在望韩遂抢粮
七月中的黄河沿岸,正是秋收的时节,一眼看去金黄|色的麦浪实在是喜人,韩遂看着这丰收的景象,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担心。
高兴的自然是粮食进仓心里无忧了,担心的,则是自己丰收了,袁绍想必也丰收了,自己不过是在几乎被战争打烂了的土地上恢复耕种,而袁绍的在河北,可是有着广袤肥沃的土地,用脚指头想也能想到袁绍的收获一定比自己多得多。
韩遂不是笨蛋,相反,他很聪明,而且他明白,现在他在夹缝中生存,必须保持着高度的敏感性。去年半年的和平,以及今年的丰收,代表着大家粮仓里的粮食又满了,原本因为缺乏钱粮而稍稍收敛的野心也就会重新的高炙起来,而韩遂,很不幸的就处在这些个野心家的围观之中。
“丰收在即,主公却面有忧色,这是为何?”
韩遂扭头看了成公英一眼道:
“致先,我等丰收,袁绍、刘备又何尝不是丰收,这东郡周边,都是滥战之地,我收的三五石,袁绍等人却能百倍于我,仓粮具足,则野心泛起,恐祸之将至矣!”
成公英尚未开口,另一边的阎行却道:“岳父大人,如今我们是夹缝之中,不能独存,不若依附曹操,待到势、力皆壮,则无忧矣。”
“正是,主公,曹操既然许了大都督的职位,那么我们就要用好。主公或者担忧曹操会过河抽板,可我军若是能击败袁绍。未必不能转而倒向刘备和方志文的阵营,这其中的关键,在于我军能不能战胜袁绍。若是不能一切皆休,再言其他也是无用。”
“致先说得对,彦明你则少想了一步啊,曹操乃是枭雄,岂能等闲视之。至于袁绍,之前的战斗中袁绍显得相当保守,若是袁绍性格就是如此。我们到是颇有机会。”
“主公,这事不妨与曹操商量一下,若是曹操能在泰山、任城方向加以配合牵制。或者共同出击,则大事可期!”
韩遂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抬头向着北边看去,这里自然是看不见黄河的。但是韩遂的眼里。却已经看见了那条波涛滚滚的大河。
“致先是说河北?”
“对,河南让沮授、夏侯惇牵制,我军主战河北,若是将来得势,以黄河为界,则可南拒曹操!”
“铁军和公孙瓒又该如何?”
“主公,曹操不会见眼看着刘备攻灭我军,所以刘备应该会被曹操牵制。铁军是异人,有很多的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我们是不是主动与铁军接触一下,看看铁军的真实想法,若是有必要,将铁军的力量吸引在黄河以南。至于公孙瓒,可以诱使公孙瓒一起瓜分袁绍啊!”
“可......”
“主公,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冀州原本就不是我们的,公孙瓒若是真有此心我们也挡不住,更何况,多个朋友总好过多个敌人,对否?”
韩遂想了想,缓缓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不过随即又蹙眉道:
“此言有理,只是首先要说动曹操主动与袁绍翻脸,这个是不是有些困难!”
成公英笑了笑道:“这有何难,只要我们动手就行了,一旦战事开启,曹操岂能见死不救,若是我军被攻灭,已经明确串通一气的袁绍和刘备占了便宜,曹操不能忍受,因此,只要我们动手,曹操就必须参战,还有曹操背后的那些倭人,不是也心急火燎的希望曹操开战,从而减轻瀛洲方面的压力么!”
韩遂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既然如此,要加快秋收了,铁军和公孙瓒方面,也应该派出使者!曹操那里......”
“主公不妨写信去向曹操讨要粮草,就说秋收之后发现粮食不足。”
“这......曹操岂会轻予。”
“呵呵,他不给我们只好自己去抢了!”
“哈哈.....好,好!就是如此!”
..................................
韩遂的打算不能算是很周全,但是也是唯一比较可行的出路,化被动为主动,挑起战争以图一举击溃袁绍,从而争取到自己的生存空间。
只是,这个计策其中风险很大,曹操这边成公英的计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