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32部分

什么?”
“什么?”
“最讲究纪律,若是你们有半分差池,必受军法严惩,若是做得好立下功勋,自然会有奖赏!”
“老大你放心,小弟一定能立功!”
“老,老大,我也是!”
茶楼的生意不大好,这种情况下能好才怪了,方志文要了个隔间,与朱桓对坐品茶,这里的视线不错,能够总览大半个县城,远处则能看到连绵的天目山。
“休穆,假若你来做这故鄣令,你打算怎么做?”
朱桓认真的思考了一番道:“主公,故鄣本身价值并不大,只不过,却是与吴郡相交之所,也是宁国、宛陵的门户,以末将看来,只要驻一军于此jǐng备即可,至于百姓,其实更应迁移到宛陵、宁国去。”
“哦?这是为何?”
“主公,故鄣虽是古城,但是您也看到了,这城市想要发挥坚城的作用,还需要大修,甚至是拆了重建才行,这么狭窄的街道根本也不适合大批驻军,一旦敌军大举来犯,此处就无法坚守,故此属下以为应该将百姓迁离。”
“有些道理,休穆的意思是要将这里重建成为要塞了?”
“嗯!正是如此”
朱桓的话没说完,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主公!”
“子安啊,进来吧!”
朱桓(字休穆)
所属:方志文(近卫军侍卫)
等级48
统帅:72
武力:77
智力:82
政治:69
魅力:60
忠诚:100
特长:步兵专jīng
武将技:奋战,潜伏,落石,窥破,辱骂,鼓舞,步兵阵(等级不一)
个人属xìng:
力量:79
jingshén:80
敏捷:71
体质:1000
内力:900/900
战技:会心一击,裂地,挡击,刀术(等级不一)
特xìng:冷静
内功:初级内功(九层)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桀骜少年充作近卫
ps:感谢‘我有菜了’‘逐道居士’‘一世痕’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潘璋和贺齐跟着黄叙进了隔间,黄叙拱手道:“回禀主公,事情都办好了,人也带来了。你们两个快见过主公!”
“草民潘璋见过大人,哦,不对,见过主公!”
“贺齐拜见主公!”
看着潘璋的不知所措和贺齐的拘谨,方志文咧嘴笑了:“刚才还一口一个小爷,现在蔫了?”
“呵呵,那是小人不知天高地厚,主公勿怪,勿怪啊!”
“自称属下,我这里没有小人,你们两个都坐吧。”
“不敢!小.....属下遵命。”
“坐那么远干什么,近前来。”方志文看着这两个少年,贺齐稳重,略显拘谨,潘璋性子跳脱,身上的痞性也大,不是个循规蹈矩的家伙。
朱桓笑眯眯的给两人斟上茶水,贺齐规规矩矩的道谢,潘璋则笑嘻嘻的跟朱桓攀交情。
“你们进来开口就叫主公,看来子安都跟你们说了,你们二人还年轻,自己的前途可要慎重,你们都认真的想好了?”
“主公,属下就觉得主公厉害,如今这大汉说到主公谁不仰慕,能跟着主公是我们的福分。”
方志文收起笑容,认真的看向潘璋,潘璋见方志文如此表情,不由得有些慌张,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眼神飘向黄叙。黄叙却是目不斜视的看着方志文,根本就不理会潘璋。
“文珪,道听途说的事情岂能尽信。你们自己可有认真的看过、想过?”
“这......”
“主公,属下认真的想过,属下自从离家游历,就一直关注天下的大事,这天下纷纷扰扰,百姓流离枭雄并起,建功立业正当其时。属下也想着要择明主而事之,可是何为明主?属下兄弟二人对此也是糊里糊涂,纵观天下。割据一方者众,可是随着时间过去,大浪淘沙之下,答案不用属下想自己就浮现了出来。”
潘璋心有戚戚的点头。看向方志文表示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当然,这或许就是平日里他与贺齐两人商讨的结果。
“哦?那么现在你们兄弟是怎么看待天下群雄的?”
“主公,这孙策自不必说了,我们兄弟二人都是江东人士,原本也倾向于孙策,可是孙策显然不能成为明主。中原的曹操、刘备强横,关中的司马防稳重,至于刘焉、袁绍之流。已经是疲态尽显了。可是与主公相比,这些人又远远不如。主公雄踞草原,纵横四海,已经是占尽了边角之地,而中原虽大,却是割据之局,主公甚至不需参与其中,只要挑拨中原群雄逐鹿,耗尽了中原群雄的气力之后,自可一一逐灭。因此......”
贺齐说完,有些忐忑的看着方志文,方志文咧嘴笑了,贺齐松了口气。
“说得好,每一个人都要慎重的选择自己的道路,我只是希望你们的选择是认真的考虑过的,而不是一拍脑袋就决定了。”
说到这里,方志文看了潘璋一眼,潘璋不好意思的嘿嘿干笑了一声:“主公,属下绝对是认真考虑过的。”
“认真考虑过就好,随随便便的决定将来难免会后悔,到时候错恨难返就容易出大事,因此我在再三的问你们,就是希望你们的选择是遵循本心的,是衷心投入幽州阵营,实实在在的与幽州一条心,当然,你们的理想也将会由此而实现,这个我能保证,前提是你们自己够努力!”
“主公放心,属下会很努力的!”
“嗯!”
“不用向我承诺什么,我只看你们的行动,既然你们慎重的考虑过了,那么从今天开始,你们二人就是我的近卫队中的一员,子安就是你们的顶头上司,至于将来你们能做到什么地步,全靠你们自己努力,我这里的升迁只有一条路,凭积功升迁!没有别的办法,你们也不例外,明白么?”
“属下明白!”潘璋和贺齐一起拱手肃然应道。
...................................
今天天气有些闷热,天上的云层灰沉沉的,像是要下雨的样子,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如果全身甲胄的跑了十里地之后,那呼吸就更困难了!
潘璋大口的呼吸着,那个架势似乎想要将整个肺都撑爆才满足。
“呼.......好累........乎........小贺.......撑得住么?......呼.......”
“呼.......呼.......还.......呼........还好......呼......”
“呵呵......咳咳.......”
喘息了好一会,排在队伍末尾的两个小家伙的气息才算是喘匀了,队伍还在慢慢的走着,潘璋知道,走一刻之后,还会再跑回去的,每天都要跑二十里才结束早上的操练,话说,这可是骑兵啊,为何要自己跑路呢?
“小贺,你说咱们不是骑兵么?为何要跑步啊?”
“你没听老大说么,体力在战斗中极为重要,而提升体力的最好办法就是跑步,骑在马上是不会提升体力的。”
“呃,我忘了!”
“二哥,你可真是记吃不记打,小心老大又收拾你!”
“嘿嘿,不怕,我趁机偷学老大的拳法。”
“呃.....二哥你是故意的?”
“嘘......别瞎说啊!呵呵。”
“二哥,你说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正式上阵啊?每天这么训练挺无聊的。”
“上阵?你现在连马都骑不好如何上阵?你骑术多少级了?”
“十一级......”
“嘿嘿。我十二级了!”
“你知道老大多少级么?”
“多少?你怎么知道的?”
“老大骑术五十一级,在所有的近卫队里面等级最低!”
“什么?!”
“谁在说话!噤声!”
潘璋缩了缩脖子,冲着猛翻白眼的贺齐做了个鬼脸。
“老大真的是等等级最低的?”
“将军确实是等级最低的。”走在前面的朱桓回头小声的说道。前面的几个同僚也回头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脸上一脸的得意。
“休穆,你的骑术多少级了?”
“十五级。”
“也就是说,老大的等级现在不是最低的了,现在小贺的最低,嘿嘿。”
“呃.....”
“哎,休穆。你说咱们什么时候会上阵?”
“上阵也轮不到咱们,听说于潜那边已经打了几次了,主母将来犯的山越都给包圆了。我们这边也太平不了,山越见到于潜难攻,未必就不会来这边马蚤扰。只是我们现在这个水平,留下来守城的机会比较大吧!”
“呃。也是啊!不行。我得加练骑术,不然连上阵的机会都没有,如何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我也要!”
“好啊,晚上可以到小校场去练习骑术,叫上我。”朱桓也不甘落后,他可不想到最后自己成了垫底的那一个。
“准备!准备跑起来,第一曲,跑步前进。跑!”
...................................................
‘哒哒哒......’
当潘璋三人牵着自己的马来到小校场的时候,却发现小校场上已经有人在骑马。而且不止一个人,对方显然也发现了潘璋等人,小小的骑队迅速的冲了过来,潘璋、贺齐和朱桓很自然的摆了个合击防御的姿势。
“原来是你们三个,不睡觉到这里干什么?”
“主公......吓我一跳,嘿嘿......属下是来训练骑术的!”
“训练骑术?哦......明白了,那你们一起组进我的部队吧!”
“主公,您也是来练习骑术的么?”
“呵呵.......”方志文身边的近卫都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切!”
“我有时间就会练习的,他们是负责护卫的,反正也是闲着,就一起练了!”
被方志文带着一起训练,对潘璋他们有些揠苗助长了,不过潘璋三人按照方志文的要求,只是专心的骑马和挥刀,并没有跟着练习马枪和弓箭,看到方志文他们的训练过程,潘璋才知道精锐骑兵到底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在马道的两侧,都有木桩作为靶子,潘璋用马刀,在疾奔的战马上隔二三十步才能出刀一次,能不能砍中另说,更不要说能不能准确的命中那个红色的环状区了。而方志文以及那些骑兵,手中的骑枪左右飞旋,距离五步左右安放的木桩每一个都会被骑枪光顾,而且,他们的骑枪是要穿过木桩侧面或者顶端的圆环,如果速度稍慢,就会被圆环别住骑枪,由此可知他们的枪速有多快,眼神有多么犀利了。
就算如此厉害了,他们还要拼命的训练,看着主公和同僚的认真劲头,潘璋三人哪里还有一丝的懈怠。
练了将近一个时辰,方志文停了下来。
“好了,你们回去休息吧,不能一味的猛练!”
“诺!”
随着换班的护卫,潘璋等人也一起返回住处。
“兄弟,主公为何不回来?”
“主公还会继续练武,直到天明!”
“什么?主公不用休息的么?”
“嗯,听说主公一直都是这样的,主公自己说是一种病,只要不激烈运动就是休息了。”
“嘶,好厉害!”
朱桓和贺齐也一起点头,朱桓有些惭愧,自己进入卫队这么久了,居然还不知道这个小秘密。
潘璋挥了挥拳头道:“我现在才明白主公的近卫为何这么利害了,因为他们比我们付出得更多,看来我们还要加把劲才行,不然不但丢自己的脸,还丢主公的脸。”
“呵呵,小兄弟,明白就好,咱们近卫军的人,出去就是标杆,你们将来肯定也会外放为将的,记住,别丢了咱们近卫军的脸!”
三个少年不约而同的使劲挺起了胸膛,大声应道:
“诺!”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山越来袭贺齐献策
山越真的来了,这说明朱桓的分析还是正确的,于潜和韩县有大批的骑兵驻守,山越吃了几次大亏之后,终于将目标转向了兵力较少的故鄣。
每天出城侦查的侦骑最早发现了山越人的动向,山越人从南边的天目山出动,东边的太湖中有水贼策应,两伙贼人加起来有四五万之众,对于故鄣城里的两千守军来说,这个数量就有些太大了。
“主公,我们可以向乌程的异人求援,不用多,只要有五千到一万的步兵协助我们守城,我们的精锐骑兵就能在城外彻底拖垮击溃这两伙贼人。”
黃叙的意见不错,不过方志文并不想去求张志远,当然,张志远肯定是不会拒绝的,只是方志文不想欠这个人情罢了。
方志文点了点头,看向一侧的潘璋等人,让他们参与参谋部的军议,就是在刻意的培养这三个人,潘璋等人自然是十分的珍惜这个宝贵的机会。
“文珪,你说呢?”
“主公,属下......嘿嘿,属下还没有想好,不过老大......呃,黄将军的说法没错,这样最是稳妥,主公也说过,未虑胜先虑败,我军的数量劣势不容否认!”
方志文赞赏的笑了笑:“不错,文珪能这么想很好,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为将不能总是冒险,也不能只想着对自己有利的一面,也需要想着不利的一面,衡量取舍就是为将之道。那么。我们现在要取的是什么,可以舍的是什么?”
黃叙皱了皱眉:“主公,我们要取的自然是全歼来犯之敌。至少也是击溃来犯之敌,至于能够舍弃的,似乎没有能舍弃的,除非我们能够将百姓都藏起来,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休穆,你的看法呢?”
“主公,黄将军所言无差。我们必须要先保护好民众再谈其他,可是要保护好民众,我们的骑兵就被捆在了故鄣城里。这不但削弱了骑兵的优势,在战术上也非常的被动,而且故鄣城本来就易攻难守,何况在双方数量上我们还处于绝对的劣势。除非有援兵。否则很难在兼顾民众安全的基础上击溃贼人。”
方志文仍然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点点头看向最年轻的贺齐:“公苗,你说说。”
“嗯......主公,属下的看法有些不同,如果我们死守故鄣,或许能坚守到援兵到来贼人退去,可是这样的结果却是毫无意义的,援兵退去贼人还能再来。甚至能通过我们的援军调动来伏击打援,或者声东击西。在整个战略上我们就很被动了。因此,从大局上看,故鄣的百姓是可以舍弃的,否则损伤可能更大。当然,所谓的舍弃还有别的办法,比如将百姓移走,现在向宁国、乌程方向似乎已经有些晚了,但是还有别的地方可以让百姓藏身。”
方志文嘴角一翘,十分感兴趣的问道:“哦?什么地方?”
“山洞!”
“山洞?”朱桓诧异的问道,潘璋则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对,山洞!在南边的山崖上,钱家和沈家当年为了躲避山越的侵扰,曾经在山崖上开凿了一个巨大的山洞,这个山洞内部有水源,只要有粮食,躲在里面十天半个月都不城问题。”
“可是山越不能攻进去么?”朱桓问道。
“不能,进入山洞的洞口狭窄,通向洞口的山梁两侧都被凿掉,是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只要有一组强弩守着,多少人也冲不过去。”
潘璋替贺齐回答了这个问题。
“哦?那这个地方现在还可用么?”
“应该可以,这个地方很多孩子都喜欢去玩,不久前属下和文珪也去过,还很干净,水源也没有问题,只要将粮食运上去,数千人躲在里面完全没有问题。”
方志文点了点头:“这个很有意思,公苗,你似乎还没有说完。”
“是的主公,将百姓暂时保护起来之后,我军就能被释放出来,可以游走在外围,将贼人诱致故鄣城,到时贼人在城内,而我在城外,可以充分的发挥骑兵的机动性,将贼人困在城中,城中没有粮草,又是两伙不同的贼人,到时候内忧外患,必起内讧,待我军的援兵到达之后,则能一举歼灭之!”
“好!好计策!”潘璋兴奋的拍手赞好。
黃叙也点头不已,看向贺齐的眼神都是赞赏。
“此计确实可行,示敌以弱、诱敌深入,最后一网成擒,唯一不好的地方,可能就是这故鄣城被这些贼**害一番,可能要毁了!”
朱桓也投下了赞成票。
“毁了更好,正好要重建呢!”方志文眯着眼睛道。
这话让在场的几个年轻人一愣,随即都若有所悟的看着主公,原来,主公一开始就打着这个主意,想要趁机将故鄣城给拆了,自己动手可能会遭到城内百姓的坚决反对,但是由山越、水贼给拆了,大家就没话好说了吧!
...................................
城南门,百姓们正背着包裹扶老携幼的朝外移动,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很沉重,看向一旁官兵的眼神也有些不善,或许,大家会觉得这些山越和水贼都是官军给招来的。
在一旁维护秩序的潘璋觉得很不忿,不过这些百姓就是这样的,他们喜欢推卸责任,喜欢听信谣言,胆小怕事,欺善怕恶这些毛病都是有的,不过即使如此,他们还是百姓,还是上位者应该承担起责任的子民。
方志文已经派人清理了山洞,并且运送了大批的粮食进去。又在狭窄的山梁上搭起了一条栈道,让百姓能够轻松的进入山洞。
“我说老头,你还挑着这个担子做什么?在山洞里也要做生意么?”
“潘大爷。您可说笑了,这可是小老儿的吃饭家什,难道还能丢了不成,等到山越走了,我还得靠着这个讨生活呢!”
“呵呵,你没听我家主公说么,丢掉的东西都会赔偿的。你将这扔了,到时候我家主公给你陪个新的不好么?”
“不好,这东西还能用。干吗要扔了?再说了,你家大人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能省则省吧!”
“好,呵呵。你这个老头是个明白人。不像那些白眼狼。”
“潘大爷,您这可就冤枉死大家了,大家不就是想图个安生么,如今山越水贼来了,大家丢掉产业土地,心里肯定不痛快,自然会有些怨气了,再说。官军不就是防贼的么,如今贼来了官军没防住......这.......这”
“官军防贼!那也要问问这些人给官军纳了税赋没有啊?你们的税赋都交给谁就该谁来保护你们吧?”
“这。您这不是强词夺理么,税赋交给谁,可是我们说了算的?”
“所以啊,你们有怨气也怨不到我家主公头上吧,我家主公可是一粒粮食都没有从你们手里拿到,相反,以工代赈倒是给了不少,粮田分给你们你们不要,整治城池你们不干,现在有事了,就将责任都推到我家主公头上,做人不能这么没良心吧!”
潘璋的话和鄙视的眼神让民众队伍里的人都低下了脑袋,当然,他们一贯都喜欢低下脑袋,只是不知道是顺从还是无声的抗议。
“潘大爷,您说的都在理,可咱们小老百姓懂什么啊,以前又不知道你家大人仁慈,自然是有各种担心了,所谓日久见人心,将来大家自会知道大人的一番苦心的。”
“希望吧,不要将来人家一说起故鄣人,都要跟忘恩负义挂上关系。”
.................................................
“休穆、公苗,这里就交给你们两人了,做所有的决定之前,先想想你们身后的数千百姓。”
“主公放心,属下必能保得百姓周全。”
“嗯,五天之内见分晓,这五天就拜托二位了!”
“愿为主公效死!”
“好了,我们也要出发了,文珪,这次你要紧跟着子安,战斗就不指望你了,只要别从马上掉下来就行!”
“主公,小瞧人了不是,属下一定不会掉下来的。”
“呵呵,出发!”
骑兵们轰隆隆的远去了,从山崖上的洞口看去,整个故鄣城已经渐渐的陷入了夜幕之中,黑沉沉的没有一丝光亮,回头看看,巨大的洞窟中,百姓们各自聚在一起,席地而坐正在吃着干粮,洞里虽然灯火通明,但是很诡异的相当安静。
“公苗,这样不行,这气氛太压抑了,时间久了难免会出乱子的,必须想个办法才行。”
“嗯,正是如此,我看,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咱们来宣讲官府新政吧,我们拿到手的那些资料内容很丰富的,相信也能让百姓明白新政的好处,一举两得。”
“好主意,那么咱们就轮流,一个人负责警戒一个人来宣讲。”
“好!”
方志文的骑兵去战斗了,两个很有想法的年轻人则在这个巨大的避难山洞里开起了政策宣讲班。
一些孩子们在战后仍然很喜欢来这里游玩,于是有人将当时发生在这山洞中的事情画在了洞壁上,千百年后,这里就是著名的‘洞中传经’的观光景点。
在当时,只是为了防止百姓出乱子而做了这一切的朱桓和贺齐,肯定想不到两人会因此而流传千古的。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故鄣失陷山越围山
费栈带着三万山越从天目山而来,山越兵非全部都是蛮族,那是一种误会,所谓的山越有在历史上各个时期迁入大山中生活的汉人,也有躲进山里的盗贼通缉犯,当然,其中肯定也有蛮族。
不过蛮族跟山外迁来的人相比,在见识上肯定是有差距的,久而久之,山越中做主的,多数都不是纯血的蛮族,而是从山外迁移进去的外来者,这些人或者是出于报复心理,或者原本就是不安分的主,因此他们带领着这些山民,不断的出山掳掠。
一方面,掳掠的低成本让这些山民们尝到了甜头从而欲罢不能,另一方面,当然也是其中有高瞻远瞩之辈,知道随着山外耕地越多,汉人的人口就会越多,之后汉人就是向山地要土地要产出了,到时候山越人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了,因此抗争是必须的。
陈策是太湖的水贼头领,水贼这个行当在太湖这个地区是不大吃得开的,事实上,所谓的水贼大部分时间都是渔民,甚至他们有自己的村落,在湖中自行的繁衍生息,但是,仅仅靠着打渔其实生活很艰苦,何况还要养儿育女,因此他们不得不利用一些副业来弥补自己的家用,这个副业,就是抢劫。
老百姓有时候其实很容易控制,陈策其实只是吓唬这些愚民,说他们一日为贼一辈子都洗不干净,所以必须跟着自己干,凡是不愿意的。不用陈策动手,太湖周边的官府和异人,都等着他们自投罗网呢!
于是乎。这一万多人就被陈策裹挟而来,至于陈策此来,不过是给山越打打下手,顺便分点粮食罢了,在陈策看来,官军在故鄣的两千人实在是太少了,见到三万山越翻山而来。肯定会不战自退,到时候山越进城得了什么好处他管不着,他的目标就是城外田地里那已经快要成熟的水稻。因此他的人不但带着刀盾。还带着镰刀和麻袋,说到底,就是来抢粮的。
不过让陈策奇怪的是,当他带着人马出现在故鄣城外时。山越人似乎还没有到达。而故鄣城里死气沉沉的,明显是一个空城。
陈策很疑惑,于是派了几个头脑灵活的人进城一探究竟。
“大王,大王!”
“如何?城里可有官军?”
“没有,大王!不但官军没有,百姓也没有,可怜老鼠都不见一只!”
“怎么会这样?”
“我们还进入一些房子看过,里面的家伙什都还在。应该是百姓匆忙的撤离了,大王!”
“家伙什......你是说有财货?”
“对啊!大王。我们赶紧的进城吧,刚才在城头,我似乎看到了山越人的影子。”
“等等,再探!多派人手,确定没有陷阱!”
“诺!”
那探子的眼神不错,从西南边山上下来的正是山越人的一部,这山越人之所以这么慢才到,自然是因为被方志文给牵制的。
方志文也没有过分的马蚤扰山越人,只是时不时的派小股部队在山越人周围出现,射杀一些山越人,等到山越人一开始反击,就赶紧的溜了,开始的时候山越人还疑神疑鬼,生怕有大批的官军埋伏,不过看到每次官军都是占点小便宜就跑,山越人的心气反而越来越高,胆子也越来越大。
每次发现有官军出现,山越人就呼喝着追赶,甚至只是数十人的斥候队也敢主动追击官军,而官军则不管是谁来追,一概转身就跑,速度比钻惯了林子的山越人还麻利,山越人气恼不已,心里对自己的特长被敌人羞辱而郁闷,但每次都大声的嘲笑官军胆小如鼠。
尽管官军的战斗力非常的有限,官军的胆子比老鼠也大不了多少,但是官军的出现实打实的影响了山越人前进的速度,等到山越人终于从山出来的时候,却远远的看见东边的水贼们正在朝城里跑。
难道水贼已经将城取下了!这城里的财货岂不是都归了水贼!?
山越人不干了,连在远处出现的官军骑兵都不顾了,直接一鼓作气的冲向了故鄣城。
山越人和水贼们在城里狭路相逢,不过他们没有一点会师的兴奋,只有戒备和仇视,这些人会为了一个木桶爆发冲突,为了一罐腌菜挥刀相向!
很快双方的小头目出现,制止了无谓的争斗,按照实际控制的地区,将城里划分成两个部分,各自搜刮属于自己的这一部分。
原本这些水贼将屋子里的家具用品拿走也就满足了,但是很快,他们发现山越人更狠,连房屋里的钉子都抠下来弄走,木材石头,他们什么都要,一见这种情况,水贼们也不甘示弱,于是一场拆城大赛就开始。
等到大批的山岳主力来到故鄣城的时候,这帮子水贼正在打算将城门也拆掉,山越首领费栈一看几乎惊呆了,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虽然是来抢劫的,但是现在连木材石头也要运走,这能运的走么?难道官军真是摆设么!
“大王,我们发现百姓的藏身之所了!”
“什么?在哪里?”
费栈对百姓更感兴趣,水贼或许没有人口需求,可是费栈有,当然,他也不是要在山里塞更多的人口,而是需要女人,还有,其他的人都可以卖给南边的异人,这也是一注大财!
“就在城东南边的山上!”
“命令所有人停止抢掠,都集合!”
“诺!”
费栈带着人马出城了,陈策才不管这些,而是忙着在建造营地准备过夜,他知道费栈去干什么,事实上他早就发现了那些百姓的藏身之所,只是他对百姓没兴趣,也不想浪费人命去攻打那个十分险恶的山梁,他只想着今晚好好的休息,明天就出城将田里的粮食都收割了,然后就打道回府了。
山越人好不容易集中起来,然后排着稀稀拉拉的队伍出了城,很快就聚集在那山梁下面。
“找些身手敏捷的,从山梁上和山崖上同时动手,别以为躲在那里就能安全,再高的山崖我们也爬得上去。”
“诺!”
山越人在山下聚集,负责警戒的贺齐自然已经发现了,他一边将情况通知了朱桓,一边安排好防御的措施,事实上这些精锐的战士也不需要他过多的指示,只要他将想法说清楚就可以了。
犹豫洞口狭窄,贺齐让战士们排成队列,前面的人负责射击,完成后将射空的重弩递回来,中间的人负责传递,后面的人则负责上弦,那些射术超过了六七十级的,则用弓箭自由攻击。
这些强悍得战士们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命中率和杀伤力强悍得惊人,加上地形险峻,一旦中箭就算是没有伤到要害,但是摔下山梁或者山崖,照样是死路一条。
第一次的进攻山越人很快就扔下了两三百具尸体,费栈看得直皱眉头。
“停下,等天黑,等天黑了再上去!”
战斗停止了,贺齐这事才感觉到有些紧张,不过看到山崖下躺满的尸体,贺齐心里满是骄傲。
到了天黑,山越人又开始行动了,这些山越人胆子够大,而且爬山的本事确实厉害,不过很奇怪的是,守卫洞口的官军也很厉害,因为天黑,根本就看不见他们是如何做得,反正指听到自己人的惨叫声和摔落山崖的闷响,扰攘了半个时辰之后,这回派上去的两三百人似乎又都不幸殒命了。
费栈有些毛了,同时心里也非常的愤怒和不甘!
“再上,分散一些,不要停止,他们还能整夜的守着?”
不过事实告诉费栈,那些官军真的是整夜的守着,这一夜,费栈在山崖下扔下了近千人,到了天明,朱桓和贺齐朝下一看,下面铺满了尸体,看得人直反胃。
闹腾了一夜的费栈终于明白,这里硬攻是攻不上去的,或许只能守着,这个半山上的山洞能躲多久呢?迟早总是会下来的,又或者去弄个巨弩试试。
费栈留下一些人看守这山道,自己带人回道城里,却发现陈策的人正在城外抢收粮食,更远的地方,有官军的骑兵在游走,却只是远远看着不敢上前干涉,费栈觉得很诡异,不过他也不去干涉陈策收粮食,不管他收了多少,反正都得自动自觉的交出一半了,否则费栈跟他没完!
翻遍了全城,费栈愣是没有找到一个巨弩或者投石机,后来还是找到陈策,他手下倒是有木匠铁匠,能造简易的投石机,到了傍晚,费栈高高兴兴的带人推着几架投石机和巨弩出现在山梁下,也是像上面喊话,不过显然这种心理战完全没有用。
费栈得意洋洋的架好了投石机和巨弩,然后意气风发的一挥手。
结果,射出去的巨石的巨弩却根本就够不着那山洞,可怜的费栈自然不知道,人家在设计这个山洞的时候,就精确的计算过投石机和巨弩的射程,能架设这些大型器械的地方,都够不着山洞洞口。
守着洞口的战士们站在洞口呵呵大笑,笑得费栈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丢尽了脸面的费栈怒火中烧,于是想尽了各种办法,烟熏火烧、从上而下,毒虫毒蚁等等,但是结果官军守在小小的洞口,见招拆招,费栈除了不断的收获自己人的尸体,什么也没有得到。
这么折腾了两天,直到陈策来说粮食都收好了,准备要撤走了,费栈才回过神来。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水贼就擒山越奔逃
ps:感谢‘雨中梧桐020’‘美人吟11’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逐道居士’‘a暗夜’‘ff最终幻想’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想起自己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费栈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赶紧的率军回城,幸好陈策没有偷摸的就跑了,否则费栈还不得哭死。
与陈策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甚至差点动了刀子,终于将陈策辛辛苦苦抢收的粮食给瓜分了一多半。陈策虽然心里不满,但是自己的人数比山越人少,只能吃了这个闷亏。
大包小包的装好了东西,陈策又发现自己的部队完全没有运力,幸好他们拆房拆门的弄了不少的木材,自己队伍里又有木工铁匠,这些天也打造了不少的车子,这才能将这些物资和收获弄走。
陈策的队伍从几乎变成了废墟的故鄣城里离开,长长的队伍就像是难民一样,每一个人都扛着大包小包,至于刀枪,枪杆还能当扁担用,至于刀箭那就城了累赘了,早就不知道塞到什么地方去了。
走了二十里不到,问题来了,前面忽然出现了大批的官军骑兵!这不是要命么!
“大王,咋,咋办?”
“咋办?打啊!集结布阵,将车子推倒外围去做障碍,快!”
“快,快点,手脚都利落着,官军过来了,你他吗想死啊!”
“我,我。手脚不听使唤啊!”
“你空着手想用牙咬官军啊?你的弓箭呢?”
“找不着了啊,我的车呢?”
“慌个屁啊!没见官军就那么点.......人马!”
他的后半句话被如雷一般的战马奔驰声彻底淹没了!
“技能齐射!放!”
“箭雨!”
“箭岚!”
“疾风!”
这一次,方志文的骑兵没有用任何的爆炸类的技能。完全选择了针对人员杀伤的技能,别小看了这两千骑兵,这些都是即将达到雄兵级别的精锐,杀伤力那叫一个强悍,而他们的对手就可怜了,大部人都是空着手的,至于甲胄。原本就没有多少,为了搬运东西还都没穿,临急临忙的哪里还找的找自己的甲胄。
这简直就是单方面的屠杀。方志文的箭雨扫过,水贼之中就是一片哀鸿,就像是割麦子一样一茬茬的倒了下去,除了四处躲藏哭爹喊娘之外。这些水贼根本没有丝毫反击的意识。
尽管陈策在疯狂的吼叫着。甚至还砍翻了身边几个乱跑的家伙,但是还是无济于事,没等方志文的骑兵转第二圈,水贼们就轰然崩溃了,连方志文都有些目瞪口呆,这也太扯了吧,对方连一箭都没射出来啊!
在骑兵进攻的时候四散奔逃绝对是最傻的事情,你脚再快能快得过战马。耐力又能跟战马相比?更何况,他们面对的还是一群身经百战的骑兵精锐。
面对四散奔逃的水贼。方志文的骑兵很快就分散开来,以队为单位,张开了大大的网,而且还不是那种单层的网,是来回扯动奔跑的多层网格。
骑兵们利用自己的机动性优势,很快就将水贼们朝着一个方向驱赶,奔逃了五六里,水贼们原本体力就不济,心里恐惧和紧张也会加大体力的消耗,加上之前又走了二十里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何谈战斗。
很快没有死的家伙都被骑兵给围住了。
“我是征北将军方志文,现在命令你们立刻投降,否则杀无赦!”
“降了,降了!别杀!”
“我等愿降,将军开恩啊!”
“扔下兵器,到一旁集中,将头目指出来!若有隐瞒皆杀!”
对付降兵,方志文已经有极其丰富的经验,剩下的事情不用方志文管了,黃叙自然能处理妥当,现在方志文的问题是自己手里有将近一万的水贼,故鄣城里还有三万山越人,自己能用的兵力才两千,又要看管俘虏,又要挡住山越人撤离的道路,这可有些捉襟见肘啊!
“主公,这就是陈策。”
正思考着该如何对付故鄣城里的山越人,潘璋推着一个绑的紧紧的汉子走了过来,这汉子狼狈的很,一脸的泥血,按说他根本就没有战斗,这血是从何而来呢?
陈策垂头丧气,脸上倒也还算平静,大概是认命了。
“你就是陈策?”
“小人正是。”
“太湖里呆的好好的,为何要到故鄣来劫掠?”
方志文高高的坐在马上,给陈策带来强烈的压力,但是的语气很平和,这让陈策心里的恐惧少了很多。
“哎!小人也不想来啊,可是不来,小人的属下就要饿肚子,所以不能不来,小人就想抢些粮食。”
“呵呵,可你还抢了很多的木材和石料,哦,还有那些用品用具。”
“呃......”陈策无言以对,抢东西还分什么该抢什么不该抢么?
“看在你没有伤人的份上,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将你的部属及家人从太湖带来投降,就饶你不死如何?”
陈策猛地抬起头,看着方志文一脸的惊喜:“将军此言当真?”
“自然是当真了,这么说你愿意了?”
“小人当然愿意,有头发谁愿意做癞痢!将军能给小人等洗去污名,小人感激莫名!”
潘璋皱了皱眉头,方志文则翘了翘嘴角:“说得倒是好听,陈策,你那点小心思能瞒得住谁?若是你有心洗白,随时都可以向官府投降,就是吴郡的异人也是欢迎盗贼主动自首的,你不过是恋栈手里的权势。想要裹挟这些可怜的渔民为你取利罢了!”
陈策额头上的汗珠顿时刷刷的冒了出来,他不敢看方志文那锋利的目光,只能低下头默认了这一切。
“陈策。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无可厚非,关键在于你心里有没有底线,能不能在谋求自己的利益的时候,也顾着属下的利益,一个上位者,应该将自己的利益与属下的利益放在一致的方向上。显然,你不是个合格的上位者。我之所以答应你这个条件,就是看重了那些渔民。你的性命与那些渔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