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31部分

是保持着现有的推广范围,先将这些地方的新政做踏实了。对于刚刚平定了叛乱的地区,朱治没有任何新的举措,只是慢慢的加大了政策的宣传力度,只要没有战争阻隔,这距离不远的地方很快就会消息互通,到时候他们自然就会明白新政的好处,特别是那些雇农,很快就会被北边来的粮食商行给挖走的,到那时候,南边这些顽固宗族不变也不行了。
至于豫章南边的那些残军,方志文仍然保持着一样的态度,还是不理不睬,似乎打定了主意要看着他们自生自灭了。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折信南下鄱阳遇贼
抚州城中的宗族主动上表效忠,希望官军能够尽快到达抚州,方志文的部队正在从宛陵南下,很快就会接管黟县、韩县和故鄣,而折信接到了命令,将会率部南下驻扎抚州,以抚州为中心,将豫章南部的叛军隔离开来。
折信带着部队一路经过景德,打算取道鄱阳、余汗然后到达抚州。
折信担心这周围的宗族势力太敏感,容易闹出矛盾,因此自己亲自带了亲卫做前锋,给大部队打前站,一路上铺路搭桥,向当地宗族解释部队过境,并且购买粮食物资。
这一天,折信带着部队才过了鄱阳不久,就被后面追来的几个信使给赶上了。
“将军,将军!”
“你是何人?为何追赶于我?”
“将军小人是鄱阳城中小吏,鄱阳县令命小人来给将军送信,县令接到情报,鄱阳湖中水贼彭虎等人数万众,正朝着鄱阳城而来,请大人看在城中数万百姓的份上,施以援手!”
折信看着单膝跪于马下的信使,又看了看那匹打着官府印记的马匹,伸手道:“可有书信凭印?”
“有,有!县令的手书印信在此!”
折信接过书信仔细的看了看,和声道:“起来吧,我这就回鄱阳,不过鄱阳城墙残破不利坚守,贼人情况也不清楚,我这两千人也不能守的一城周全,你且回城。告知县令,我会令中军加速赶路,尽快到达鄱阳。请县令先组织人手修葺城墙。维持治安,我带兵去会会这个彭虎,至少拖延一下他们的时间。”
“这将军,贼人至少也有三五万人,将军才两千多骑”
“呵呵,无须担心,你又不知道如何打仗。速速回去报信。”
“将军,小人使同伴回去报信,小人给将军做个向导吧!”
“哦?你叫什么?你不害怕危险?”
“小人叫黄贵。将军尚且不怕,小人是鄱阳城中人,家人老小都在城中,若是有个万一。小人也不忍独活。若是能舍了xìng命保住亲人,死了也值了!”
“好,好汉子!就依你所言!”
折信的前锋随即转向北,向着鄱阳湖方向奔去。
“黄贵,这彭虎是何人?有何本事?”
“彭虎啊这人原本是个地主,据说就在鄱阳湖东岸有一个农庄,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与当地的宗族起了冲突。结果是家破人亡,彭虎亡命鄱阳湖中。几年后,彭虎纠结了大量的水贼,将原本与他有仇的宗族屠了个干净,随后就盘踞在鄱阳湖中,势力越来越大。孙策在时,也曾经围捕过他,不过鄱阳湖这么大,终究是没有抓到。”
“这样啊,这彭虎啸聚数万,应该不难找到踪迹啊,这么多的人要吃药喝,怎么可能没有形迹可查?”
“这或许跟鄱阳周边的宗族有些关系,这些宗族都”
“明白了,被迫或者是花钱买平安,对吧?”
“将军睿智!”
“可是这次为何又会主动的攻击鄱阳呢?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么?”
“从来没有,这或许跟朱大人正在推行的新政有关系,小人思量着,如果鄱阳周边的土地所属有了变化,他们的生存怕是会越发不易,所以”
“有见地,黄贵你不错!”
“将军过奖了,小人也是道听途说,加上自己瞎想而已!”
“呵呵,你不必如此,在幽州,不少的城令高官都是出身小吏,将来扬州也会实施一样的政策,有本事人终会出人头地的,切不可因为身份而妄自菲薄!”
“将军金玉良言,小人谨记在心!”
折信的骑兵行动很快,大概一个多时辰,已经能看到一些水面了。
“这就是鄱阳湖么?”
“回将军,这些不过是鄱阳湖的一些分支湖汊水泽,再向前,这种地形更多,将军还是不要再向前去了,不利于骑兵行动!”
“彭虎若是想要攻击鄱阳,最好的路线如何?”
“最近的路线自然是再北边一点陆家庄一带,从那里上岸,距离鄱阳城不到三十里了!”
“那就去那里,杨智,你带一曲,从东面加速绕向陆家庄,我则沿着湖岸向北,以防他们在别的地方上岸。”
“诺!”
“将军,还分兵啊”
“放心,分兵是为了先敌发现,我们的目的不是击败敌军,而是牵制,当敌军发现我们的存在之后就会疑神疑鬼,我们的行动越是诡异,对方就越是不敢大意,等到他们明白我们没有多少人的时候,最宝贵的时间却已经被浪费了,我的中军就会赶到鄱阳,到时候全歼彭虎都没问题了。”
黄贵似懂非懂的点头,实际上,不管他怎么说,折信自然有他的主意。
两刻之后,飞鹰发现了敌军的踪影,不久之后杨智也传来了情报,折信催马急赶,终于在距离鄱阳城二十里左右的地方赶上了彭虎的部队。
两支官军骑兵的出现让彭虎有些紧张,根据鄱阳城里的消息,应该不会有大批官军才是,彭虎正是想要趁着官军接管鄱阳之前攻陷鄱阳。这都要怪折信,他不想进城去打扰城内的居民,因此只是简从进城购买了粮食草料,让人按时送到城外,所以城中的人基本上都不知道有大批官军要过境。
倒霉的彭虎正是被折信的行为给坑了,当然,彭虎自己的眼线层次太低也是有的,事实上。彭虎之前主要是经营九江和彭泽两地的眼线,因为那才是水丰油厚的地方,鄱阳这种穷地方。要不是现在被江面上朱治的水军追得无处可去,彭虎才不会到这边来呢!
彭虎其实已经跟南边的叛军里联系好了,原本叛军起兵的时候,就有人找到了彭虎,鼓动他一起造反,说不得,将来也能混个光宗耀祖。只是等彭虎下定了决心,做好了准备,叛军却已经溃败自解了。
但是南边的叛军还是发出了诚挚的邀请。请彭虎南下赣县共商大事,自从朱治大力的开始推行新政之后,彭虎的生存也是越发的困难,因此他才有了上岸南下的打算。
当然。攻打鄱阳也是一个试探。如果顺利的话,就继续向南进攻,彻底的上岸了,如果不顺,那就继续退回鄱阳湖中,到时再谋他途。
只不过,才登陆了没多久,就碰上了两股官军骑兵。这让彭虎心里十分的不安,虽然官军的数量不多。但是鄱阳这个地方忽然出现官军骑兵,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彭虎将自己的部队猥集起来,想看看情况再说,一边向城内的眼线去信询问,打听一下有没有什么确切的消息。
折信驱马跑上一个小丘,看着聚集在道路周围乱糟糟的水贼,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也叫水贼,这是难民吧!
这不能怪折信,真的!在北方草原上,所谓的马贼、土匪都是野怪,那都是正儿八经的部队,虽然战斗力并不特别强悍,但是纪律和指挥却是跟军队没有差别的。
可这彭虎却不是野怪,而是正儿八经的历史人物,他的部队也不是智脑给刷出来的,而是自己招募的流民和劫持来的村民所组成的,他们的装备和粮食,也都是自己抢来和打造的,包括那些鱼叉和木棍,姑且算是装备吧。
“黄贵!”
“小人在!”
“你确定这就是彭虎?”
“对啊,他们打的那个旗帜不就是鄱阳王彭虎么?”
“可这是水贼?这明明就是一伙难民嘛!没有装备,没有武器,没有阵型,什么都没有,这能叫做部队么?”
黄贵尴尬的笑了笑,在他的眼里,这些人虽然像是难民一样,可是确是不折不扣水贼,凶恶可怕的水贼。
“将军,这就是水贼!”
“鄱阳湖里的水贼都是这样的?”
“呃小人不知,不过这些的的确确就是鄱阳水贼,那中间穿着铠甲拿着大刀的,就是彭虎!”
折信摇了摇头,不屑的撇了撇嘴道:“传令兵!”
“在!”
“传令杨智,命他向西前往湖边,若是发现水贼的船只将之摧毁焚烧!”
“诺!”
“将军,您这是”
“黄贵,今天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部队,什么才是幽州的jīng锐!跟紧了,别离开我身边!”
“将军,您,您不是要冲阵吧!”
“呵呵,冲阵,那也得有阵可冲才行啊!你看看下面这些人乌合之众,他们真的以为这么排列在一起就是战阵了?”
“这”
“呵呵,放心,我可不是去送死,这种人呵呵。组阵,锋矢阵!陷阵营,出击!”
“杀!杀!杀!”
一千人,吼出的声音却如同九天惊雷,震得众贼双脚都有些打摆,随后才发觉,原来是隆隆的蹄声在摇动着地面。
“组阵,组阵!刀盾兵上前,其他后退,别乱!”
“你娃去哪?尼玛你是刀盾兵,给我上去!”
“左右两边上去包抄!骑兵没啥可怕,一但停下来,就是被宰的份!”
“重弩急袭,预备,放!”
“转向!”
‘隆隆~’
“嗤嗤嗤”
飞蝗一般的强力弩箭没头没脸的向着水贼shè来,装备防御力几乎是没有的水贼立刻倒了血霉!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以一敌十彭虎授首
PS:感谢‘泪海皇’‘无言の泪’‘陆压真真人’‘大胸ぅ罩’‘月星远’‘蝎.翼.狮’‘我没记xìng’‘五百肥人’‘十三月飞雪’‘神话之龙’‘永远的大肚’‘onecat’‘歲月毋痕’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在彭虎看来,官军的骑兵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吓得水贼们小心肝碎了一地,但是在进入重弩shè程之前,却忽然拐了个弯,向着右侧驰去,一边飞奔一边不断的将箭矢抛shè过来,虽然造成的伤害也相当的严重,但是官军不敢冲阵,却让彭虎差点崩溃的信心重新建立了起来。
“干你娘,冲上去,快冲上去,只要堵住骑兵的路他们就完了,他们才那么点人,用牙咬也咬死他们了!快给老子上!”
彭虎疯狂的叫嚣着,手里的大刀闪烁着刺目的寒芒,他自己也在向前奔跑着,不知道是想要追击官军的骑兵,还是想要去拦截,不过从他那个速度上看,不管想要做什么,恐怕都赶不上趟。..
折信很轻松,对方是一群完全没有组织的乌合之众,更可怜的是连装备都没有,在武装到牙齿的jīng锐重弩突骑兵面前,这些人基本上没有任何威胁,这不是战斗,而是单方面的屠杀。
折信在外围绕着水贼转圈,不断的调动水贼奔跑追逐,两条腿的人不可能跟四条腿的马比速度、比耐力,没过多久。这些缺乏训练的水贼就已经气喘吁吁的跑不动了,折信可不会让他们休息,在战场上跑不动就意味着死亡。这绝对不是儿戏。
折信的jīng锐骑兵很流畅的shè击、重装,在颠簸的马背上,准确的将重弩激发,将对面的靶子无情的shè杀,这些从修罗场上出生入死的将士,在战场上心中是完全没有任何怜悯的,倒是第一次见识战场的黄贵看得于心不忍。不过他可没有出声的资格,他也没有那么笨。
这时候,看到自己的手下死伤枕藉的彭虎终于明白了。这种企图追截骑兵做法就是一个笑话。
“停!收拢,布阵,布阵!”
“快去布阵,你个混蛋还忙着发死人财。不想活了!”
“滚!快点去布阵!”
“将盾牌都捡起来。想要保命就赶紧的布阵!”
折信见水贼收缩回去,也不急着追击,跑了半天战马也要稍微休息一下,折信的骑兵就站在不远处看着水贼们闹哄哄的跑回去,然后围绕着彭虎布阵,不过这个效率就很成问题了,等到折信的马力都休息的差不多了,水贼们的阵型还是没有最终布好。
折信摇了摇头。一挥手中的长弓:“攻击!”
“杀!~”
骑兵们又是一声怒吼,然后如雷的马蹄声再次响起。折信还是没有选择冲阵,而是不慌不忙的绕着彭虎的大阵来回的奔驰,只是将箭矢不断的shè进阵中,直到消耗完了身上的所有箭矢为止。
“哈哈官军没有箭了,这些轮到我们了!”彭虎观察了半天,终于确认了这个大好消息,能用人命将敌军的箭矢耗光,这也算是一种战术吧!彭虎兴奋地大吼着,不过奇怪的是周围似乎没有回应他的声音。
“大王,我们死了差不多一万人了,还是趁着这个机会撤吧!”
“什么!?”
彭虎骇然四顾,发现遍地的尸体,水贼们个个一脸死灰的蹲在盾牌后面,或者用同伴的尸体来做挡箭牌,看看他们痴痴呆呆的表情就知道,别说战斗了,如今能不能顺利的撤走都成问题了!
彭虎的脸扭曲着,虽然心里满是不甘,耗费了那么多的人命才能将敌军的箭矢耗光,如今正是反进的大好时机,可是,自己的部下士气几乎完全崩溃了,真的没有办法再战了!
“撤,撤退,回湖上去!”彭虎颓然的说道。
“诺!大家伙,官军没有箭矢了,都站起来,我们撤退,撤退!回湖上去”
“大王,那,那是什么?”
彭虎转头看去,西边的天空上,不知道何时冒出了一团团的黑烟,远远的看去,像是在扭动的鬼影一样。
“火船!我们的船!刚才离开的那支骑兵”
“没有退路了!这回死定了啊!”
“我不想死啊!”
“呜呜死了,死了!”
见到远处的浓烟,这些水贼们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现在他们的退路已经断了,想要靠两条腿跑赢四条腿那根本就不可能。当这些水贼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绝境之后,最后的那点士气也终于荡然无存了!唯一阻止他们四散奔命的理由,就是腿软了!
“彭虎,你听着”折信驱马上前,站在一个小丘上大声的喊着:“某是幽州第二陷阵营主将折信,你们已经被我断了退路,我的数万大军也即将赶到,尔等现在放下兵器投降还来得及,若是执迷不悟,等待尔等的,只有死亡一途!”
“不要听他的,不要听他胡说!官军不可能很多,我们有眼线在城里”
彭虎目呲yù裂的大声的吼着,他不能投降,绝对不能!
“大王,城里的座探回信了,说是听说大批骑兵正在向鄱阳而来”
彭虎愣住了,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当众就将这个消息说了出来,这是故意的吧!是故意的吧!彭虎噬人的眼神看向这个家伙,来报信的家伙悄悄的向后退着,企图躲进人群里。
“你敢乱我军心谎报军情,去死!”
彭虎猛地向前冲去。刀芒如电,一刀将这个可怜的家伙给分尸了,炙热的鲜血四溅开来。周围的水贼们都是一哆嗦,看向满脸是血的彭虎,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深深的愤怒。
“一群胆小鬼!胆小鬼!谁跟我一起,去将那官军将领擒了!”
没人出声,彭虎胆寒了、害怕了,不过他知道,他是个恶贯满盈的大盗。被抓住那是要被车裂的,就算是穷途末路了,也不能被活捉了!
彭虎提着低着鲜血的大刀。缓缓的向前走着,水贼们纷纷的让开道路,终于也有几个忠诚的部下跟着彭虎一起,向前走去。彭虎没有回头。速度越来越快,终于走出自己的战阵,他的身后跟随着十几个亡命之徒或者是忠义之士?
折信冷哼了一声,一磕马腹,黑sè的战马如同一团黑影,忽地向着彭虎冲去。
“呀嘿!”
彭虎大吼一声,刀光旋转,如同一轮烈rì。向着迎面而来的黑影全力横斩,折信胯下黑马一跃而起。折信的长枪在刀轮上一点,发出一声脆响,枪式借助反弹之力猛地向上撩起,银sè的枪尖仿佛幻影一般,在空中一闪而逝。
大黑马四蹄翻飞,已经是与彭虎错身而过,折信的长枪左右翻飞,仿佛一条扭动跳跃的亮线,在彭虎身后的水贼之中跳动飞旋。
战马一冲而过,然后迅速的减速回转,水贼们这才看到,可怜的大王上半身已经被一分为二,恐怖的在地上分成两处,空中还飞舞着两个硕大的头颅,折信的身后竟然形成了一大团的血雾,看上去极其骇人,在血雾中,几个身影一怪异的姿势继续奔跑着,然后轰然倒地。
“贼首已死,投降不杀!”
“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轰隆隆”
随着官军震天的喝声,一阵阵低沉的闷雷声从远处传来,接着尘土飞扬中,一队队的骑兵从天际奔来,是官军的援兵到了!
“将军饶命啊,我等愿降!”
“降了,降了!”
水贼们纷纷扔下兵器,跪在了地上,竟然连一个逃跑的都没有。
黄贵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折信以一千骑兵,完败三四万水贼,当场格杀贼首彭虎,还抓了数万俘虏,这这不是真的吧!
不久之后,折信的威名开始在江东流传,竟然有单人匹马万军从中八进八出,阵斩彭虎镇服群贼的版本,虽然有些夸张,但折信的勇名确实吓得各处的贼伙胆寒不已,竟然纷纷离开江东,另寻生路去了,这也是折信始料未及的。不过折信的威武,幽州军队的强悍,确实让江东的百姓安心,让一些有别样心思的人都老实了下来。
却说折信这边,这数万俘虏让折信裂开了大嘴,不过却也很烦恼,因为他的任务不是剿贼,而是到抚州驻防,现在这些俘虏也不能交给鄱阳县来处置,他们也处置不了,无奈之下折信只好分了两千兵马出来,一路押送这些俘虏步行到南昌去,虽然有三四百里的路程,不过事先通知甄翔的话,那边能出来接应,问题不大。
水贼们就地掩埋了自己同伴的尸体,然后在幽州骑兵的指挥下,老老实实的排成队列,向着西南边走去,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些水贼现在排出的队列,居然比战斗时的战阵还要整齐。
“黄贵!”
“小人在,将军有何吩咐!”
“诸事已毕,我们就不回鄱阳了,你这次送信、领路有功,我会向上面给你请功的,你自回去吧。”
“这将军,连番征战将士们都疲乏了,不若回城休息一下再南下不迟!”
“呵呵,任务重要,我们已经耽误了一天。再说这种程度的战斗我们以往是天天都有的,怎么会劳累,好了,你且回去复命把,记住,莫要妄自菲薄,好自为之,将来必有一番作为!”
“多谢将军提点,小人铭记于心!”
“陷阵营,出发!”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兵进故鄣不平则鸣
方志文带着卫队到达故鄣的时候,故鄣城里人差不多跑了大半,剩下的都是些穷人了,这些人极为老实,对外界也充满了担忧和恐惧,因此即使在城里传言征北将军会屠灭故鄣的时候,他们也不肯离开,宁愿等待着让人绝望的命运到来。
不过,他们是幸运的,因为那只是一个谣言,方志文到来之后,并没有屠城,甚至连戒严都没有,只是将谢、沈两家的土地房产等等没收了,这两家的直系亲属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可惜的是土地房屋没法带走。
接着,方志文就发布告示,让城中没有土地的百姓可以到官府申领土地,愿意租赁城中房产店面的人,也可以到官府办理,只不过,这故鄣城里钱、沈两家的余威犹存,基本上没有人敢去领取这些好处,生怕将来两家的人回来秋后算账。
方志文也不着急,这些事情他们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方志文也不会去催促,只是这大片的土地空着有些浪费,只好让北边新组建的粮食公司出面,将土地全部租赁过去,然后反过来雇佣当地的贫民耕种,到时候多给雇农一些工钱就是了。..
方志文手下现在无人可用,从西林学宫和郑乡学宫,以及从小吏中提拔的官员才开始适应江东的民情,正在由北向南逐渐的填充大量的官职空缺,至于这个形势十分复杂的小城,方志文只好自己亲自来处理了。
太史昭蓉并没有跟着方志文,她带着田稚坐镇于潜。与故鄣相比,于潜这边的形势也不见得好,特别是南东边还有连绵的山区。是山越人活动频繁的地区,方志文有意如此,就是想要给田稚一些煅炼的机会,如果田稚能处理好山越的事情,那么就会是一个合格的参谋了。
五月的天气很是炎热,走在故鄣颇为残旧的街道上有些气闷的感觉,主要还是因为这街道过于狭窄。不通风。
方志文手里拿着一把羽毛扇子,他不是想要冒充军师,这把扇子就是在前面的货摊上买的。灰sè的鸭羽做成的,看上去有些粗糙,不过用起来还是一样好用。
方志文一边走着,一边琢磨着该如何处置这个地方。按说这个地方人口太少。不值得太过重视,可是这里却是会稽的边界,南边是天目山区,山越活动虽然现在好了很多,但是还是有山越的踪迹,而且与天地会的关系也还没有好得不设防,所以这里作为一个军事重镇倒是可行的,不过需要大改造才行!
忽然。前面一阵喧闹声打破了方志文的思路,方志文皱眉向前看去。
“老家伙。不就是欠你几个钱么,至于么,等小爷我发了财,连本带利的还给你就是,你看你这幅嘴脸,莫非以为小爷想要赖账不成!”
“潘爷,潘大爷,您就行行好,将欠账还了吧,小人真的不是怀疑潘大爷您的信誉,只是,如今这城里人少,生意难做,小老儿如今也是揭不开锅了啊,要不是没有办法,小老儿也不敢向潘大爷您开口啊!求求您了!”
“滚!要是有钱小爷我会欠你么?你哭死也没有用,小爷我现在就是身无分文,要不,你将我这刀拿去顶账,不过,我这可是祖传的宝刀,没有一千也得值八百,如何?”
“小老儿不敢,潘大爷您就行行好吧,行行好吧!”
方志文停下脚步奇怪的看着,这个姓潘的怕是个游侠儿,虽然痞赖了一些,不过倒还有些意气,知道欠账还钱天经地义,这老头苦苦相求,恐怕是确实有难处,而且知道这姓潘的游侠儿还是能弄些钱财的。
至于周围远远的围观者们,显然是因为熟悉这姓潘的xìng情,所以不敢近前出声,不过,倒是有一个略显瘦削的少年站在一旁,似乎想要劝解,但是又有些犹豫。
方志文身边的黃叙和朱桓都有些看不过眼,这一个老人跪下来求肯了,姓潘的小子却还嘻嘻哈哈的耍赖皮,这就过分了!
“主公”
黃叙低低的唤了一声,方志文不等他说什么就点了点头:“去吧。”
黃叙兴奋的一点头,朱桓有些后悔自己迟了一步,黃叙已经冲了上去。
“喂,你这家伙好不晓事,没见长者都跪下求恳了,既然你说能当刀,那就自己去当铺当了,拿钱来还给老人家就是!老人家,起来吧,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何须大礼相求,他这种痞赖受不起。”
“咦!小爷在故鄣行事,还没有人敢出头架梁,想不到今天到是碰到一个,看你人模狗样的到也有些架势,来来,只要你将小爷我打服了,你说啥是啥,就是让小爷抹脖子上吊小爷皱一下眉都不是好汉!若是不成,你乖乖的哪来回哪去,不要说我欺负外地人!”
黃叙将跪在地上的老人扶起,指了指老人的小吃货担:“老人家,将货担挑开些,小心打翻了可就不好了,等我将这痞子收拾了,替您将欠账都讨回来。”
“谢谢这位公子,不过您别跟他打,他可是故鄣一霸,厉害着呢,可他讲道理,我只用心求他就是了!”
“呵呵,我知道,不过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见不得这些有点本事就会欺负老实人的家伙,就算不是为您,我也得教训教训他!”
“呦呵,你这是癞蛤蟆吃大蒜,口气不小啊!教训小爷是吧,好好,你来,看看谁教训谁,小贺,你帮我拿着宝刀,待我收拾这个目中无人的外来客!”
被称作小贺的清瘦少年伸手接住了姓潘的小痞子抛出的短刀,无奈的摇了摇头,向后退了退,站到了一旁的阶梯上,看他那架势,似乎也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士人,朱桓眼睛也是一亮。
姓潘的小痞子卷起了衣袖,拉开一个架势,招了招手道:“来啊,不来的是孬种!”
黃叙冷哼一声,大步上前,行进中已经提气调息,到了近前,吐气开声一声轻叱:“看打!”
黃叙的拳法直来直去,这不是武林中人的打法,而是战阵之上的武艺,看上去简单,但是讲究的就是力量和速度,更有一往无前的气势,这一拳在黃叙这个六阶顶端的武将手里使出来,那威势竟然让姓潘的小痞子有种心惊胆跳的感觉,在一旁旁观的小贺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惊呼一声:“小心!”
姓潘的小痞子赶紧的收起玩闹的心情,向着旁边一侧身,左手下沉想要叼住黃叙的手腕,同时右手由下向上兜击黃叙的腋下,这招连消带打倒是有些门道。
“来的好!”
黃叙赞了一声,右拳忽然由直拳变成了横扫,同时脚步搓动,向着对手的怀里撞去,这是个靠打,小痞子识货,左手加力,脚下一弹想要后退,双方手臂相触,黃叙猛地一崩,小痞子大骇,想不到对手竟然如此强大,这一下的力量差点没有将向后弹跃的自己给掀翻了出去。
黃叙得势不饶人,搓步进击,左手又是一个黑虎掏心,小痞子双手封架及时挡住了黃叙的虎爪,不过却被沉重的力量打得失去了重心,落地之后蹬蹬蹬连退了五六步才将身子一沉,扎住了弓马。
黃叙没有趁势再追击,而是收了势子站在当地,撇了撇嘴角不屑的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现在认输还能留点面子,怎么样?”
“哼!不到最后岂能说输赢,看拳!”
姓潘的小痞子忽地跳了过来,脚步纵横变换,但是很有些意思,拳头更是迅如风雷,鼓荡有力,黃叙站在原地,见招拆招,双手封架格挡,还能频频反击,迫使对方不时的后退避让,而黃叙的双脚却像是钉子一样钉在地上,这其中的高下就算是不懂武技的人也能看得出来了!
方志文笑着点头,黃叙的这个打法很有意思,既让周围的人看得出来那小痞子不是对手,又给这小痞子留了脸面,黃叙自然不会担心这小痞子会找自己的麻烦,他是担心这小痞子若是丢了脸面,事后会找那老人的麻烦,要是事情变成了那样,好事就做成了坏事了。
朱桓也看得暗赞不已,对黃叙的做法更是佩服,能为一个素不相识的老人想这么多,朱桓觉得自己也未必能做得更好。
两人噼噼啪啪的打了半天,虽然没有分出胜负,但是谁都能看得出来,那小痞子比黃叙还是差了不少的,不过大家都不敢叫好,生怕那痞子恼羞成怒。方志文自然一眼能看出来,这小痞子恐怕有四阶上的实力,与朱桓不相上下,想不到这个小城里,还有这等少年。
“哼!”
小痞子闷哼了一声,再次被黃叙击退,这次他没有立刻再冲上去,而是退后了两步,搓揉着自己又痛又麻的手臂,看向黃叙的眼神也变得复杂了起来,连旁观的人都知道自己不是黃叙的对手,身为武者的他又如何不知道自己远不如黃叙呢!
只不过,一来他不肯服输,输了在这城里可就混不下去了,二来,他也想试试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在这个小地方,能让他放手进攻的人,除了眼前这个外来客,绝对找不出第二个人!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痞子潘璋游侠贺齐
黄叙有些好笑的看着对面的家伙道:“怎么,还死不认输?”
“哼,有什么好得意的,只要你接的下小爷这招,小爷就认输,看拳!虎咆!”
那少年纵深扑上,这一拳隐隐有龙吟虎啸之声,拳头周围包裹着一层犹如实质般的光芒,这是战技!
“不可!快闪开!”pángbiān的瘦弱少年急声道,显然他是知道同伴这一拳的威力的,当然,他并不知道黄叙乃是六阶的强将,还以为黄叙不过是个武林中人”“。78小说要知道战技跟武技那可是截然不同的,威力要大上很多,他生怕黄叙接不下来而受到严重的伤害。
黄叙却微微一笑,不急不忙等到拳风临身,才猛地一侧身,左手一叼一压,右手一抄,托住了身体不受控制向前冲的潘姓少年,身子一扭,一个大旋身将他的冲力化解掉,然后将他朝着来路给甩了回去。
潘姓少年蹬蹬蹬的向前冲出十好几步才停了下来,骇然的转过头来看着黄叙,然后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飞快的跑了回来,到了满脸戒备的黄叙面前,恭恭敬敬的一拱手,一个大礼施下,口中称道:“老大,小弟服了,以后就跟你混了!你说东小弟绝不朝西,你说撵狗小弟绝不抓鸡!”
黄叙也是一愣,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那潘姓少年已经一躬到地,这一下礼节算是全了!
“谁,谁是你老大了!”
“老大。你可不能反悔啊,这众目睽睽之下,你当街受了小弟一礼。这老大可不能不认啊!”
“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你也不知道我是谁,谁是你老大啊,少攀关系!”
“哎呀,都是小弟无状。”潘姓少年在头上用力的敲了一下,恭敬的说道:“小弟姓潘名璋,表字文珪。不过不大喜欢读书,嘿嘿,是溧阳人。今年虚岁十六了。老大你怎么称呼,自哪里来,往哪里去啊?”
“呃,去去。少攀关系。扯这些有的没的,你先将这长者的欠账清了才是正经!”
“老大有言,小弟一定照办,只是只是小弟真的是囊中羞涩、身无分文啊!”
“你不是有把宝刀么?”
“那哪里是什么宝刀,不过是一把普通的短刀,还是从山贼手里抢来的。”
“没钱?没钱你敢赊账,自己有手有脚不会去挣钱啊!”
“原本也是有些钱进账的,不过这钱家没意思。非要造反,现在城里没人管了。想要做点事都没人请,哪有什么钱银可赚呢!”
“官府不是在招募修路的劳工,你为何不去?”
“大丈夫岂能做那些蝇营狗苟之事!”
这时方志文已经带着朱桓走了上来,好笑这看着一脸得意的拍着胸脯的潘璋,笑着问道:“你欠这老者多少钱,我倒是可以替你还了,不过你得替我干活还账,如何?”
“干什么活?”
“当然不是你所说的蝇营狗苟的活了!”
“那行,但是杀人越货的事情我可不干!”
“杀的是山贼蛮族,越的是他们的财货呢?”
“那我肯定喜欢,呵呵!”
潘璋乐了,这种活好,他就是喜欢干这种活!方志文的话很是对潘璋的胃口,他对方志文的态度立刻就亲热了起来。
“那你到底是欠了人家多少钱啊!”
“这个老头二十个大钱,还有包子铺签了三十五个,鞋店签了两百文”
方志文赶紧将他的话给截断了:“得了,我对你欠了谁没兴趣,你说一共欠了多少吧!”
潘璋搬着手指头算了半天,似乎有些算不大清爽了,一边站着的瘦弱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声提醒道:“一共是七两又三十二文!”
“啊,对了,就是七两又三十二文!”
方志文随手拿出一张银票,递到潘璋面前:“这是十两,立刻去将旧账结清,我在前面的茶楼等你,这位小哥也是你的同伴?你们一起来可好?”
“是,这是小贺,贺齐贺公苗,会稽山yīn人,今年虚岁十五,是我兄弟。”
“好了,你们先去将欠账还了,其他事等会再说。”
“哎,我说这位先生,你就不怕我们拿着钱跑了?”
“哦,这样啊,子安,你跟着他俩,敢跑就打断腿抓了来!呵呵。”
“诺!”
“呃”
pángbiān的围观者也是窃笑不已,潘璋翻了个白眼,看了看手里的银票,又咧开嘴笑了:“老头,看到没,小爷我有钱了,我这就去换了散钱,你跟着来。”
“哎,哎!”
黄叙无奈的跟着这两个倒贴上来的小弟在城里转了一圈,才将旧账清完,这两人似乎将能欠账的店铺和商贩都欠了个遍,黄叙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的本事。
“我说,你两个可真能干,欠了这多钱还不跑!”
“不能跑,欠钱是没有办法,跑了可就失了道义了!”贺齐很认真的说道。
黄叙点了点头:“你们一个溧阳人,一个山yīn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
“小弟是出来游学的”
“游学?这里有什么好学的?”
“其实是去秣陵的,谁知道走到此处就病了,后来碰到大哥,都是他仗义疏财帮我延医用药,这才欠了一屁股债,债务还不清,我们自然就走不了,后来又发生了钱、沈两家造反,这就更走不了了!说起来,这都怪我!”
黄叙恍然,不由的对一身痞气的潘璋刮目相看。
“嘿嘿,一世人两兄弟。说这些干什么,难道当初我应该见死不救不成,呵呵!”
“你这家伙别的一无是处。也就是有这么几分意气,不过既然你叫我老大,以后若有半分差池,小心你的狗腿!”
“遵命,老大!呵呵。”
“说起来,老,老大。你是跟着那位先生一起的么?”
“什么先生,那是我主公!”
“主公!?那是哪位大人啊?莫非是新来的城令?”
潘璋一脸的兴奋,他觉得自己要走运了。怎么着也不用再为了几文钱而发愁了!
贺齐则是如有所思的看着黄叙,微微的摇头道:“大哥”
“叫二哥,老大在呢!”
“呃,二哥。我看那先生威严摄人。怕不是城令这等小官,老大,对吧?”
“呵呵,你们想破了头也想不到的,我主公乃是幽州牧、征北将军,威名赫赫的不败军神方志文!”
“啊!”
“啥?!”
两人同时停住了脚步,张大嘴看向黄叙,黄叙得意的笑了笑:“吓着了吧!”
“真。真的!?”
“当然了,主公刚才说了。让你们两个做事还债,怎么样,做不做啊?”
“做!做!傻子才不做!再说了,咱们还要跟着老大呢!咱么是去打叛军么?”
“当然不是,你没听主公说么,要去打山越。”
潘璋兴奋的搓着手:“太好了,太好了,出人头地的机会来了,呵呵。”
贺齐也是兴奋的跃跃yù试,这方志文的名头现在是大得很啊!这些大汉的热血少年,谁不是以开疆拓土的征北将军为偶像的呢?
“你们两个这么兴奋做什么,以你们现在这等身手,哪里能上的战阵,还是好好的训练吧!打仗的时候搬运箭矢倒是可以的,还出人头地呢,呵呵。”
“老大,我们真的那么差?”
“切,说了你还不信,主公身边随便一个人都能轻轻松松的收拾你,你们连主母身边的那些女兵都不如!”
“不会吧!”潘璋哭丧着脸,信心大受打击。
贺齐则暗暗的咬牙,握紧了拳头,现在不行不代表将来不行,只要努力,抓住眼前的机会,总有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机会的!
“好了,快走吧,主公还在等着呢!”
潘璋的沮丧来得快去得也快,眨眼之间,刚才的情绪就消散一空,小跑了两步追上黄叙道:“老大,你家学渊源,教两招给小弟呗!”
“那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看你们的表现了!”
“老大放心,小弟一定好好表现!”
“表现可不是用嘴说得,我是军人,你们知道军人最讲究什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