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30部分

推进下去,而是希望先将控制在手的地盘做扎实了,再慢慢的向南推进。
果然,参谋部接下的命令就是让折信配合随后到来的顾雍,在宛陵推行新政以及训练新兵。
顾雍从秣陵而来,由于叛军的关系,原本进展缓慢的新政忽然就加快了,在生死存亡的危险面前,原本固执保守的农夫们也忽然变得敢于接受新鲜事物了,所谓穷则变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不得不变的意思。只有到了穷途末路,人的勇气才会爆发出来。
短短的一个月,原本推行起来困难重重的事情一下子变得简单了起来。除了一少部分的小地主还有些抗拒之外,绝大多数的宗族和百姓,都逐渐的接纳了这个新政,并且明白了新政将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
而那一部分坚持不肯放弃自己土地的小地主,按照方志文的意思,根本就不必理会,大势之下岂能顽抗。不久之后,他们就会发现,除了接受并积极的在新的有些规则下发展之外。不会再有别的出路,至于造反,后果会如何事实也已经摆在了眼前。
秣陵、丹阳、石城、芜湖、溧阳等地都先后顺利的完成了新政的实施,顾雍也将新政推行到了刚刚结束了战斗的宛陵。
宛陵的情况也不错。因为大战当前。富户纷纷出售了土地之后向北边安定的城市移民了,宛陵城里是来自南边不愿意被卷入叛军阵营的普通百姓,在得知可以用南边的土地凭证交换在宛陵附近的土地,没有土地的人还能免费获得土地的时候,这些百姓爆发出巨大的热情,很快就顺利的完成了土地分配和补耕工作,整个宛陵城没几天恢复了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唯一不同的是。人们脸上的笑容更多了,还有城市里的孩子们更多了。以往要下地劳作的孩子,现在必须上学了。
一切顺利,顾雍的心情也不错,在府衙内的顾雍还有时间偶尔偷个懒,煮杯新茶喝喝,一边看着最新发来的政府通报和买来的商报。
通报里有某几个新城在雁门和玄菟等地开始建设了,有今年北边夏粮会增产,价格可能会有小幅回落等等官方的内部消息,至于商报上的内容就更多了,不过,可信度也没那么高了。
“大人.......”
“何事?”
“衙门外有个少年求见,说是有重大的事情要跟大人回禀!”
“重大的事情?这少年可有名字来历?”
“回禀大人,来人自称是吴县人,名叫朱桓,字休穆。”
“朱桓?没听说过,打发他去招贤馆......不,让他来见吧!”
顾雍说了一半,想起招贤馆在宛陵似乎还没有建起来呢,于是改口让人将朱桓带进来,虽然只是个少年,但是既然赶到府衙门口来求见,应该不是来捣乱吧,反正自己现在也有空,那就不妨见一见。
年轻的朱桓很快就被引了进来,朱桓边走边四处打量着,一点也不怯生,顾雍远远的通过窗口看到,朱桓坦然的态度,不由的暗暗点头。
“吴县朱桓朱休穆拜见大人。”
“有礼了,请坐吧!”
顾雍笑眯眯的看着朱桓,看样子年纪不到十五吧,身材高达面容俊秀,眼神端肃清明,是个翩翩少年啊!
“多谢大人!”
朱桓很端正的跪坐下来,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衫,然后才抬头看着顾雍。
“休穆是吴县人?为何会来到丹阳郡呢?”
“在下确实是祖籍吴县,吴县之乱的时候,为了避乱,与乡人一起逃到了丹阳,原本在宁国定居,日前叛军作乱,在下又随家人一起到了宛陵!”
“原来如此,那么休穆此来又有何大事要禀报呢?”
朱桓直了直腰,双目毫不胆怯的看着顾雍道:“大人,日前折信将军在城外打破叛军,在下也亲眼目睹了,折信将军威武,一战而击溃叛军的乌合之众,实在是大快人心,可是,折信将军击败叛军之后,却不趁势南下,彻底平定叛军,任由叛军远遁,这岂不是白白错过了大好时机!”
“哦?休穆莫非觉得此事不妥?不过这事休穆应该去找折信将军理论才是,为何找找我呢?”
“大人,于理不合啊!折信将军乃是客军,岂能不遵从主人的意见私自行动,不管怎么说,大人才是宛陵城中的主事者,在下自然应该来找大人!”
“呵呵,说得好!”顾雍不由得的笑着赞道:“不过,不即行追击,或自有道理,休穆所知道的或许并非是事情的全部,因此不能准确的判断此事才有此误会吧!”
朱桓点了点头:“大人所言甚是,在下可不敢如此不自量力,说大人的选择是错误的,在下所说的大事虽然与此有关,却不是此事!”
顾雍一愣,随即兴趣盎然的问道:“哦?那是何事?”
“大人亦是祖居江东,应该知道江东最麻烦的事情有两个,一个是宗族,一个是山越。”
“呵呵......宗族和山越!为何宗族和山越是江东的两个大麻烦呢?”
朱桓淡淡的一笑,知道顾雍这是要考校自己,于是恭声答道:
“大人,之所以说宗族为一个大麻烦,是因为宗族势力在江东盘根错节,已经完全把持了地方事务,这样会让政令不通而私权泛滥,国中有国是为不国。至于山越,与我百姓争地争利,未曾一日得安,自然也是个大麻烦!”
“说得好!能看到这些,殊为不简单啊!休穆接着说!”
“诺,大人,宗族之事如今已经渐渐的改变,宗族脱离开了土地之后,对族人的控制下降,官府的威信得以提高,长此以往,宗族之害可以除矣!但是山越之害,却不能忽视,甚至更加严重了!在下此来,就是想向大人建议,应该尽快的挥军南下平定叛乱,否则这些叛军勾结山越,为害越烈了!”
“勾结山越?休穆觉得这事可能么?”
“当然可能,山越原本就跟各地宗族暗通款曲,否则如何会屡剿不灭?如今这些宗族穷途末路,为了自保,什么事做不出来,如果一旦如此,江东难以安宁啊!”
顾雍看着朱桓略带焦虑的眼神,笑着点了点头:“休穆所言也有道理,不过,这只是一种可能,事实上,摆在叛军面前的路不止一条,他们也可以选择投降,主公仁德,从来没有将之逼往死路的意思,甚至从开始,主公就有没有去讨伐他们的意思。”
“啊?!.......为何会如此?”
“呵呵,这个说起来就复杂了,简单的说,就是主公认为叛乱的根源在于双方对利益的预期产生了冲突,但是这个冲突却是由于误会和沟通不畅造成的,没有必要用血流成河来最终解决,现在死的人已经够多了,因此,我们会尽量用政治手段来解决问题。如果有人执迷不悟甚至勾结山越,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朱桓心里十分非震惊,想不到这事根本就不是自己所想像的那样,人家根本就没有将叛军当回事,方志文的胸怀和眼光,更是让朱桓为之心折,不过,这个年轻人是不会这样就认输的。
“可是大人,万一这些人铤而走险了呢?”
“呵呵,休穆啊,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推行新政,让百姓安居乐业,让江东迅速发展起来,至于山越,他们成不了气候,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山越的存在反而能让我们更顺利的推行新政。虽然叛乱对江东百姓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但是也不能否认,正是叛乱加速了新政的顺利实施,对与老百姓来说,用事实比用嘴更容易说服他们!”
“大人......莫非这........”
顾雍看着朱桓惊讶的眼神,笑着摇头:“这叛乱可不是我们诱使的,估计是江北和荆州,甚至还有南边的那些人在搅和,只不过,他们恰好帮了我们的忙,不然新政的推行至少还有花费两三年的时间才行!”
“原来如此,因此山越在南边闹得越凶,就会有越多的百姓投到北边来,新政也就争取了更多的人口,最终叛军会失去所有的支持者!”
“正是如此!”
“高明!果然高明!征北将军不愧是不败军神!”
“呵呵,我看休穆也不错,可有兴趣从军出仕啊!如果休穆有意,我可以为休穆推荐!”
“这......桓求之不得,多谢大人提携!”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兴霸从军严格训练
天空中晴空万里,湛蓝的天空不见一丝云彩,暴烈的阳光毫无遮掩的炙烤着大地,地面上热气蒸腾,让景物显得有些扭曲。
一大群军人正在酷热的校场上进行着队列训练,黑sè的甲胄在阳光下显得特别的刺眼。
“站好!你为何擂鼓不进?!”
“我累了走不动了!”
“是么?走不动了是吧?记五军棍!”
“凭啥啊!我又不是你们的兵?凭啥要受军法约束!?”
“你忘了,这是你们老大答应的,而且,当你受五军棍惩罚的时候,你们老大也会自愿受同样的惩罚!”
“什么!?你们来真的!?不干!兄弟们,他们这是想要弄死老大,我们不干了,反了吧!”
..
“啪!你个龟儿子闭嘴!老大为啥答应这事?我们是吃饱了撑的来这里训练!你个傻子!啪,啪!”
“站好,谁允许你说话了!还有,不准欺负同僚,这次是jǐng告,下次就是军法了!”
“诺!”
火热的太阳下面,一群穿着甲胄的军士继续来回的跟着鼓点走动,一旦有不合拍的地方,就会被一旁的教官一棍子抽下来,打得叭叭作响,嘴里还叽叽咕咕的骂着,说他们这些水贼连一个老农都不如,要不就是说他们像是娘们,娇滴滴的受不得管束。
这些平rì里zìyóu自在惯了的水贼哪受得了这个,来这里的第一天。甘宁就挨了三四十棍子,打得那就叫一个爽,第二天。看着老大跟他们一样顶着大太阳,穿着被太阳晒得烫手的甲胄训练的甘宁,这些水贼们开始老实了下来。
甘宁其实也是在死撑,想不到幽州军队的训练如此严格,一开始,甘宁还以为这是有人故意针对他们,甘宁为了争口气死撑着。不过随后他发现在同一个cāo场上训练的其他部队也都一样这么训练,一些已经训练了一个月左右的部队,训练量更是比他们还大得多。
甘宁顿时冒出了一个不服输的念头。就算现在不是为了救自己的兄弟,甘宁也不愿意输给那些才放下锄头不久的农夫,他要争这一口气,省的被方志文给小瞧了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一晃眼。甘宁已经在军营里训练了差不多一个月,现在甘宁和他的兄弟们也已经习惯了现在的训练强度和营地里森严的纪律,身上开始散发着一股军人的威严味道,那些江湖气不知不觉的变淡,慢慢的从他们身上消失不见了。
“老大,你说我们还要在这里训练多久啊?”
“这事我问过教官了,一般新兵要训练三个月,不过我们是水兵。所以在陆地上只训练一个月,后面的两个月要在船上训练。”
甘宁说完。将桶里的井水兜头浇在自己身上,一身的燥热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甘宁呼了口气,抹了抹脸上的水珠,从边上的兄弟手里接过一块汗巾,胡乱的在脸上擦着。
“老大,我们这是干什么啊?咱们在水面上混了多久了,就算是那徐盛,咱们在江上纵横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里玩呢?咱们有必要这么被人糟践么!”
甘宁扔下手里的汗巾,扫了周围的兄弟一眼:“你们都这么想?”
“是啊,老大,只要我们赚够了功勋就是了,何必非要接受这个新兵训练,咱们又不是没打过仗,老子打仗的时候,那些眼睛长头顶上的教官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切!”
“就是,这帮家伙就会拿着鸡毛当令箭!”
“我可不这么想,就说徐盛吧,我们在江上纵横逍遥的时候,他确实还是个孩子,可就是这么一个孩子,没有几年,就能将我们这些老江湖轻松的收拾了!你们想过没有,这是为什么?”
“这还不都是因为他们船好!”
“还有我们那些新入伙的兄弟不齐心,又缺乏默契!”
甘宁笑了笑,继续问道:“还有么?”
“这还有我们运气不好!”
“还有么?”
“没,没了吧?”
甘宁扫了大家一眼,众人纷纷的摇头,甘宁收起了笑容,肃然道:“不,我看还有!”
“还有!?”
“对还有,还有就是我的指挥不利,还有我们的纪律太差,还有我们的训练太儿戏,你们想想当时的战斗就明白了,对手的阵型从始至终纹丝不乱,这是如何做到的?其实大家都明白,这就是平时苦练才能做到的!如今我让你们五息之内组阵,恐怕不难吧?”
“那当然!三息就够了!”
“可是不久之前呢?你们能做到么?”
“这”
“如果现在我叫你们保持方阵步行三十里,会不会散阵?”
“不会?”
“那以前呢?”
“这老大,我们明白了,可是”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那些死去的兄弟,其实就是我这个无能的老大害死的,因此,为了在不久之后的战斗中尽量的保住大家的xìng命,尽量少死几个兄弟,所以只能狠狠的训练!除了这个办法之外,我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来保住众位兄弟的xìng命!”
“老大”
“行了,行了,快到饭点了,赶紧的洗完去吃饭,去晚了可没有肉吃,呵呵。”
九江城内的府衙,方志文将正在训练新兵的徐盛召来。
“末将见过主公!”
“呵呵,不必多礼。坐,喝茶吧!”
“谢主公!”
“怎么样,军队训练得如何?”
“按部就班。下月就可以上舰进行训练了!”
“嗯,不错,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因为蔡瑁将军的第五舰队已经连续作战超过一年半了,需要修整一下,所以希望你能去接收瀛洲南部的战事,不知道文向是否愿意!”
徐盛一愣。随即心里大喜,嘴角也不由自主的咧了开来,随即拱手大声答道:
“末将愿意!”
“呵呵。很好,那么你将会受命组建第七舰队,舰队的指挥人员和参谋部就用你现在的这套人马,下月你边训练边出发到小叶岛接收舰队。两个月之后。第七舰队成军往瀛洲南部接防,可有问题!”
“没有!请主公放心,末将必不负所托!”
“嗯,坐下,坐下吧,文向你还没有打过海战,所以事事都要谨慎,特别是要向有经验的人虚心请教。你还很年轻,切不可急功近利!”
“主公教诲。末将谨记!”
“好。另外,甘宁等人如何?能不能老实训练?”
徐盛闻言笑了笑道:“开始的时候也不大适应,总是出现各种问题,不过最近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甚至比别的部队训练得更刻苦,进展也很快!”
方志文闻言笑了笑,想了想道:“这却是为何呢?难道他们想通了只有刻苦训练才能保命么?”
“呵呵,这个不用想通,在训练场边上都写着有,教官们每天都反反复复大声的喊着这个道理,如果这样他们都不开窍,那可真是够傻的,又或者是故意的了!”
“甘宁可不傻,相反,他鬼着呢,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久,论武力,论才智,这个家伙都不差!”
徐盛点头赞同,收起笑容严肃的说道:“主公,甘宁此人不但武勇过人、jīng通水陆战法,而且为人义气忠诚、又能笼络部下,是个大将之才,主公切莫放过此人!”
“呵呵,他可是你的手下败将呢!”
“主公说笑了,那是属下占了他兵将训练不利的便宜,若是认真论起来,属下也未必是他对手!”
“嗯,文向能不偏不倚很好,甘宁此人确实是个人才,我会注意的,你只需要让他好好的将功勋值攒够就可以,可不要因此而克扣他们的功勋!”
“末将不敢,军法如铁,岂能儿戏!”
“很好!你能如此想我就放心了,第七舰队必能成为一支强大的舰队!”
风尘仆仆的朱桓从岳阳的码头下了邮船,左右看了看,码头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远处的水面上帆樯如林,更远处,则能看到一队队整齐的战船在巡逻,侧面水寨上的旌旗招展,在缓缓的江风中慢慢的摇曳。
下意识的摸了摸藏才怀里的推荐信,朱桓仰头看了看炎热的rì头,迈开脚步向着城内走去。
府衙的位置很好找,朱桓问了一次路就找到了府衙门前,看着门口站立的侍卫,朱桓不由的眼神一亮,这征北将军的卫兵好强,连站在门口的卫兵都是四阶武将,朱桓原本自信满满的内心,忽然有些动摇了。
在门口将顾雍的推荐信交给了卫兵,卫兵直接就将朱桓给放了进去,这让朱桓很奇怪,但是走进去一看,里面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各个都是悍勇的勇士,这种阵仗之下,想要干什么坏事那绝对是找死!
“停步,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朱桓闻言抬头看去,台阶上正站着几个人,有男有女,问自己话的人,应该是那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将军,听说征北将军的夫人也是强将,看这几人的打扮,莫非当中那人就是自己想要求见的征北将军?
没等朱桓开口,对方却已经先开口了!
“你就是朱桓朱休穆吧?元叹已经写信来告诉我了,可真年轻啊!”
听方志文这么一说,朱桓立刻确定了他的身份,赶紧拱手施礼!
“吴县朱桓,见过征北将军!”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东流入海天地开阔
ps:感谢‘傲世$苍龙’‘夜如鳕’‘焰虎灬’‘我没记性’‘匿名流氓’‘夜空鹰翔’‘爪子’‘歲月毋痕’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qaz3031’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老,老大,这就是大海啊!?这无边无际的实在是太可怕了吧!要是掉下去估计是游不到岸边了。”
甘宁没说话,或者说他没有说话的心情,他的心思已经都被眼前这无边无际的大海给占据了,这就是大海!大得完全没有边际的大海,在大海面前,甘宁那桀骜不驯的心里,生出了一股由衷的敬畏,同时,也有一种叫做‘惭愧’的情绪在滋生。
甘宁在江上逍遥纵横,自我感觉十分的良好,在洞庭湖里也自称蛟龙,如今看到大海,甘宁终于知道自己的渺小,开始郑重的重新思索自己的过往。
“新兵!在大海里,只能靠自己的同伴,想要游会岸边去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在海船上的兄弟,那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
“在海上行船可真危险!”
“那是自然,所以才叫做勇士的选择嘛,呵呵。”
“这位兄弟,你一直都是跑海的?”
“是啊,以前就是在这片海面上营生。”
“那兄弟你不怕么?没想着会陆地上去过太平日子?”
“有啊,不过不行,太平日子过不惯了。可能人就是这么贱的,所以我又回来海上做个水手长。”
“兄弟以前也是海军啊?”
“不,最早之前就是海盗。在这片海域营生,后来征北将军南下,我们就都投了将军麾下,瀛西战役后由于年龄大我就退役了,在家里呆了半年,不行,所以又回来了!”
“咦?想不到咱么还是同行呢?”
“呵呵。那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做那行当有啥前途啊!改邪归正是好事,就是开始的时候不大适应。对吧?其实在军队里纪律虽然森严,可那都是保命的基础,等你打上一仗就明白了,纪律就是你最好的铠甲和盾牌。”
“真的假的?”
“我诳你这个有啥用。到时候就明白了。你看看这些老水手军人,哪一个不循规蹈矩的,尤其是在大海上,胡来可是会害死自己和兄弟的。”
“是吗?.......咦,那是什么?云彩么?”
“呵呵......那是蔡瑁将军的第五舰队,应该是在护航,中间的是商船队,他们这是又要去仙台吧。给孙策送给养呢!”
“我的天,那是船队啊!?这得有多少船只啊?”
“听说第五舰队有一千条左右吧。运输队就没数了,有时候数千,有时候上万都可能。”
“这.....这是一个舰队?”
“对啊,听说这次徐胜将军要在小叶岛组建第七舰队,到时候你们自己天天都能看见这么庞大的舰队了!你们不知道这个消息么?”
“......知道倒是知道,只是没想到原来一个舰队有这么大!”
“兄弟,你看看这无边无际的大海,像这样的舰队放在大海上,也不过是一片羽毛罢了,听说在时空道标的另一边,舰队动辄都是上万的,还有巨大的浮岛跟随作战,一场战斗打几天都很正常,那才叫大呢!”
“我......我,这下长见识了!”
“哈哈......听人说时空道标的通行证获取难度正在下降,可能不久之后就有机会去时空道标的那边了,到时候我也要去看看,不然这一辈子白活了啊!”
“.......”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传进了甘宁的耳中,这么一个普通的水手,也憧憬着更广阔的世界,反观自己,却一度在那窄窄的江面上,在那池子一样的洞庭里称王称霸,现在连想想都觉得害臊啊!
“准备靠岸!所有将士到甲板列队,下船后列队进入军营,任何人不得擅自离队!”
大船的上层甲板上,传来曲长的大声命令,船只正在减速,缓缓的靠向军港的码头。
....................................
“扬州水军都尉徐盛拜见军师大人!”
“有礼,文向一路辛苦了,请坐。”
华歆上下打量着十分年轻的徐盛,眼神里不由得有些惊讶,看着徐盛,华歆就不由的想起了与周泰见面的情景,那时候,周泰也是这么年轻,脸上也一样充满了朝气和自信。
徐盛有些好奇的看着华歆,这个肤色微黑的文人,看起来很温和,眼神淡定从容,要是在外面碰到,恐怕没有人会相信这个人就是幽州庞大海军的总参谋长,控制着可以翻江倒海的庞大力量。
“见到文向就觉得自己老了!”
“大人怎么会老,是末将太稚嫩了!”
“呵呵,不必过谦,当年大都督周泰也是文向这般年纪,却已经独自在大海上纵横了,英雄出少年,如今我海军又有一位少年英才了!”
徐盛闻言,不由升起一股豪情,同时对周泰也有一种恨不能一见的遗憾和仰慕。
“末将一定尽心竭力,不敢有负大人所望!”
“嗯,想必主公已经跟你说过了,这是正式的任命书,当你接下这个任命书的一刻,你就是幽州第七舰队的指挥官了,身上的责任也更重了,望文向好自为之,勿负主公重托!”
徐盛伸出双手,郑重无比的接过那沉重的任命书,这一刻他心里充满了欣喜和骄傲。当然,还有沉沉的责任,大海。自己还不熟悉,数万将士的生命都托付在自己手里,这些都忽然让徐盛感觉到了压力,徐盛咬了咬牙,抬起坚定的眼神,看着手里的金色的卷轴,肃声道:
“末将遵命!”
“感觉到紧张了。是吧?”华歆温和的笑着问道。
徐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任命书收好,点头道:“是有些紧张。毕竟末将之前可没有试过在大海上航行和作战。”
“嗯,这可以理解,不过也不必过于紧张,海上航行和作战。肯定与江面上不同。但是也有相同的地方,你的副官和参谋都会帮助你的,而且成军之后有一个月的适应训练期,接着是一个月的沿海护航任务,然后才开始正式的清剿海盗野怪,三个月后,第七舰队正式与第五舰队换防,负责支援瀛洲东部袭扰和支援仙台的任务!”
“末将明白了!”
“很好。今天休息一天,将士们也可以放假一天。小叶城内还是很热闹的,该有的东西都有,不过你要约束好将士,不要惹事啊!”
“诺!”
“明天开始正式接收新船开始训练!”
“诺!”
......................................
“老大,这船可真大!”
甘宁仰头看着高高的船桅,有种想要爬上去看看的冲动,这么大、这么漂亮的船,甘宁还是第一次看到。
“甘宁!”
“徐将军!见过徐将军!”
甘宁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眼神略含敌意,周围几个兄弟也不情不愿的行了个礼,毕竟徐盛跟他们可是有点仇怨的,一些兄弟也是死在徐胜手里,虽说战阵之上无私怨,可是他们也不可能与徐盛发展什么良好关系吧。
“有礼了,列队吧!”
“列队!”旁边的队官大声的喝道,正在四处看着新船的士兵们迅速的排列城整齐的队伍,这一个小小的方阵里有三百人,是按照一个两千石大船的标准作战人员训练的,甘宁和他的几个兄弟也迅速的归列,徐盛满意的点了点头。
“诸位,这条就是你们的新船,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各位就将吃住在这条船上,要将这条船看做你们最亲的亲人,在茫茫的大海上,它就是你们的生命,明白么?”
“明白!”
“接下来,我任命!甘宁!”
“末将在!”
“任命你为一二一舰舰长!”
“遵命!”
“肖毅!”
“末将在!”
“任命你为一二一舰副舰长!”
“遵命!”
“甘宁,现在命令你队登舰,带领你们的船员和战士开始学习如何操舰吧!”
“诺!”
....................................
“老大恭喜啊,算他还有点眼光。”
看了一眼向旁边一队人走去准备继续任命舰长的徐盛,甘宁笑了笑:“各位,登舰了!”
“老大,我要做刀盾队的队长!”
“呵呵,好啊,等到熟悉了船只之后,咱们比武定队长,怎么,怕了?”
“怕个球,比就比!”
“这才是我兄弟,好了,这漂亮的大船从今往后就是我们的了!走!”
“呵呵,老大,难道他不怕我们将船给拐走了!”
“这茫茫的大海上,拐去哪里?”
“哪不能去,做个逍遥的海盗也好!”
甘宁收起了笑脸,没有回答,而是一直爬上了指挥台上,深深的吸了口气,抬手指了指停在港口中密密麻麻的船只道:“各位兄弟,你们看过这个之后,还想着要去做个逍遥海贼么?你们还想要与这支强大的舰队为敌么?”
众人沉默,半晌,一个兄弟开口道:“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安心将功勋值挣够了,然后大家仔仔细细的重新选择一个大家觉得好的出路才是正经,就算是做海盗,也得去远离这些海军的地方做吧!”
甘宁的话让这些心思单纯的水贼们的心里泛起了异样的心思,以往没有想过的事情,觉得很麻烦的事情,现在似乎不得不好好的想一想才行!
“好了,时间还很多,我们慢慢的想,总能做出一个好的选择的!”
“我笨,我就听老大的!”
“就是,老大你帮我们想了就是了,我们都听老大的,水贼也好、官军也罢,去哪里都行!”
甘宁笑着摇了摇头大声道:“开始训练!”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人心思定叛军自溃
黟县县城,叛军溃败之后,曾经差点吓得连黟县都直接给放弃了,幸好,他们逃到黟县的时候,从宛陵传来了确切的消息,宛陵的幽州军根本就没有追击,这些已经收拾好了行装,被吓得有些神经质的家伙才终于喘了口气,停下了仓惶的脚步。
提心吊胆的等待了几天,折信的部队终于出了宛陵,不过只是一分为二,走到汲县和宁国就再次停了下来,一边收拾重建汲县、宁国成为军事要塞,一边肃清周围的盗匪和山越,却没有将继续南下的意思,折信的第二陷阵营占据汲县,更像是为了给宛陵增加一个防御圈。
又过了半个月,黟县的叛军终于肯定,折信没有继续南下进攻的意思了,当脑袋上的灭顶之灾暂时的离开大家的时候,许多原本没有时间去想的事情就开始慢慢的泛上心头了。
一阵小雨终于给炎热的天气带来一些凉爽,不过在会议室内,仍然弥漫着一股燥热和让人难以喘息的压抑气氛,每一个人的脑门上,都冒着油汗,即使不停的喝着凉茶,也难以驱散心头的那团燥火。
“各位,幽州军难以为继,这正是我们重整旗鼓的时机,只要我们在黟县加紧建设防御设施,加强将士的训练,就一定能够阻挡住幽州军南下的脚步,阻挡住朱治的野心!”
“当初你们也说,一定能够打败折信的部队,一定能够打到秣陵去。一定能够驱逐方志文,可是结果呢?结果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结果那叫嚣得最响的家伙。已经死在乱军之中,连个尸首都找不到了!”
“那是因为我们缺少经验,非战之罪!”
“这还叫非战之罪?!真是无耻之尤!”
“好了,现在说这些有用么?不如想想如何才能抵挡幽州军的进攻吧,难道各位真的以为幽州军永远都不会南下么?他们现在或许是因为新政的事情而拖住了脚步,将来呢?”
“我们是不是能够联合山越.......”
“绝对不可,这是自寻死路。且不说山越人狼子野心不可信赖,如果一旦勾结山越,就不是反贼这么简单了。而是汉J!方志文早就说过,反贼还可以原谅,汉J必死无疑,想想当年窦家的事情吧!”
“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到时我举家进山!”
“那你现在直接举家进山,做个缩头乌龟岂不是更好,省的还要冒生命危险去跟强悍的幽州军作战了!”
“竖子无礼!安敢欺我!”
“各位,请听我一言,大家有没有想过,幽州军到底为何不继续南下?为何到现在都没有宣布我等为反贼?”
“这个.......不是说了难以为继么?可能是后勤补给跟不上吧,又或者是北人不习惯南方的炎热气候,说不定闹了什么疫病呢?”
“就是。如果能闹疫病的话,最好天气能再热一些才好!”
“愚蠢!再热下去。田里的水稻都会晒死了,到时候你喝西北风事小,这全城百姓能将你给吃了!”
“这种猜测就不要说了,如果有疫病蔓延,消息是瞒不住的,至少需要寻找医者和采购药材,到时候消息就会传的满天飞,特别是有异人在,消息是根本就不可能瞒得住人的。”
“这到也是,说起异人,我倒是从异人那里听到了一个说法,各位想要听听么?”
“什么说法?异人的说法你也相信?”
“一听无妨,且说来!”
“异人中传说,方志文之所以不将我们宣布为反贼,是因为不希望异人大规模的洗劫丹阳、豫章两郡的百姓。”
“这......倒是有些道理,一旦宣布我们为反贼,那些异人肯定会打着大义的旗号,合法的洗劫我们的产业,事实上,在城外的产业中,基本上都不属于普通百姓,而是属于我等亲族的,所以,都会被划进反贼的范畴。”
这句话让大家的思想开始向着另一个方向转移,一直以来,他们的思维都陷入了进亦死退亦死这个窠臼之中,却忘了自己从头到尾其实都还没有被标上反贼的标签呢,而刚才的这个议论话题里,却正是包含着另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如果继续对抗,自家的产业会如何?反之呢?
“这种说法也有些道理,或许方志文是想要自己来从我们手中将财产和土地夺走,而不愿意被异人给分薄了吧?”
“哼,一派胡言!土地是随便能夺走的么?与土地相比,些许浮财有算得了什么呢!如果能够动用异人来摧毁我们,节省下来的战争支出,恐怕就比这些浮财更多,何况土地都失去了主人之后,不是不需要方志文继续掏钱赎买了,这笔花费省得更多了吧!”
“那你说是为什么?难道方志文是傻子,不选择更低成本的方式,非要用花费更多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不成?”
“各位,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或许从一开始,方志文就不想与我们弄得你死我活呢?从始至终,其实都是我们想要攻击方志文,方志文并没有说要将我们如何,至少从秣陵和宛陵那边传来的消息,都说新政是符合实际的,对我们宗族也是有利的,不管是谁说新政是要我们命的,至少方志文没有这样说过。”
“荒谬!他想要咱们的命,难道还会跟咱们说不成?”
“之前或者不会,但是当我们已经彻底撕破脸皮起兵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大义的名分,宣告我们的罪状,然后夺取我们的一切包括生命,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你又该如何解释?从始至终,都是你们这些人在蛊惑我们,说方志文想要我们的土地和性命。可是现在事实证明,至少他没打算要我们的命,至于土地,那也是要花钱来买走的,而不是直接用抢的。”
“就是,现在想来,这事从头到尾都是你们在鼓噪。”
“哼!你说什么!你们这帮忘恩负义、寡廉鲜耻的小人。当初难道是我逼着你们起兵的不成,如今到了这步田地,就想要撇清了么!我告诉你们。晚了,你们做得事情迟早会被清算的,就算是现在不是反贼,迟早也会遭到报复的。哈哈......”
......................................
黟县城东画角巷口。一家临街的茶楼里,这里是玩家的产业,能在这个宗族势力强大的地方拿到这么大的一个临街三层的铺面,说明这家茶楼的玩家还是很有些本事的。
其实这个老板的本事就是起了一个好名字,恰好就与黟县大族向家同姓,于是在登陆的初期就被当作了向家的族人,这个姓氏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少的便利和利益,不过江东叛乱之后。这个老板可是提心吊胆了好一段时间,生怕一个不小心向家被宣布为反贼。自己也逃不脱干系了。
不少整天在这家茶楼流连的玩家都开玩笑,说是一旦被宣布为反贼产业,就抢先将他给洗劫了,虽然是玩笑话,但是却也是个很可能发生的事实。
“老向,今天心情不错啊!有什么好消息?莫非是这家茶楼找到买家了?”
“滚!我才不卖呢!再说,我也卖不出去,这家茶楼的产权有一半是向家的,股权没法出售!”
“呵呵,那就好,我等着到时候来洗劫你,早就妒忌了!”
“呵呵,那可能没有机会了!”
“嗯?什么意思?各位,老向似乎有什么新料啊!快来听听。”
“有料?快说,快说!”
“坦白从宽啊!”
“说,说还不行么!其实也没啥,大家应该能猜到的,叛军内部原本就是一盘散沙,如今遭逢大败,人心更是难以一致,我得到最新的消息,似乎叛军内部分裂了,一些温和派打算主动向朱治讲和,其中包括黟县、韩县、景德、鄱阳等地的宗族,而坚持不肯和解的,是豫章南边庐陵、赣县等偏远的地方。”
“真的?那岂不是打不成了!我的功勋啊!”
“靠!没戏了啊!”
“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啊,老向,这回你又得意了!”
“没有,没有,侥幸而已,侥幸而已,哈哈.......”
消息扩散的很快,不过这消息也是见仁见智,有人信到十足,也有人嗤之以鼻,到了第二天,不少的叛军开始从城外拔营离开,似乎真的是有各回各家的意思了,这下子大家才明白,昨天的消息是真有其事的。
又过了两天,甄翔的骑兵达到南昌,接着折信的部队南下黟县、韩县,中间的景德、鄱阳自然都主动换下了旗帜,归附扬州朱治旗下,轰轰烈烈的反叛,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有了偃旗息鼓的架势,朱治随即下令,对于本次的叛乱,将不进行任何的追究和甄别,这让所有的宗族和百姓都松了口气。
关于新政,朱治也没有急着推行,而是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