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3部分

ng和方法。
“方太守下得好大一盘棋,在老夫看来,太守的计划中有几个要点,一个是人口,一个是人才,一个是粮食,一个是政策,如果能解决好这些问题,太守的计划实现的可能xìng很大,毕竟塞外的地盘刘伯安和公孙伯珪应该暂时都顾不上,你正好咬住了他们无法抽身的时间段。”
方志文点了点头没有出声,因为林老的这番话只是个笼统的说法,虽说没有错,但是也没有具体的意义,这些内容不用别人说,凡是了解密云要塞情况的人都能说出来,方志文更是一清二楚,如果林老见仅及此,那么在谋略方面,他也就那么回事了。
“人口,即使你抢光了乌桓和东鲜卑东部地区,乃至你完全控制住东部三国,实际上仍然不可能很快的改变地广人稀的局面,要想改变这个局面,就必须将政策这个利器充分的利用起来。”
说道这里,林老就不在往深说这个问题了,因为他跟方志文也不过是初次见面,说的太多岂不是交浅言深了,现在这个程度点到为止刚刚好。
方志文仍然是点了点头,开口道:“先生高见!那么粮食和人才呢?”
“呵呵,粮食么,你身边这位小哥不是正帮你解决了么,而且,这个问题与上一个问题是一而二、二而一的问题,至于人才,人才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己培养的才靠得住吧,方太守不会寄希望于从郑玄这个宅神处挖走什么宝贝吧?这些人都猴精着呢!呵呵”
林老对自己的玩笑似乎很满意,笑得十分的开心,方志文无奈的撇了撇嘴,这个评语应该让陈氏兄弟给宣传一下,不过看这个林老的架势,在郑乡似乎混得很好的样子,或许这家伙的习xìng郑玄的弟子早就领教了,自己还是不要妄作小人了。
眼神闪了闪,方志文有些夸张的赞叹道:“先生智慧如海,在下受教了,按照先生的说法,最后其实都归结在政策这个环节上,那么能不能请先生再给解释一下,政策到底是指什么呢?”
林老得意的笑了笑,抚着自己的长髯道:“法不轻传!”
说完似乎有想到了什么,补充道:“我凭什么告诉你呢?”
方志文楞了一下,倒不是因为林老的话,而是李老为何要补充上一句?想了下才明白,法不轻传的这个典故是佛教中的,汉代还没有佛教这个东东呢。
幸好自己愣了一下,正好掩饰了这个漏洞,不然,这里就要lù出破绽了,别看这老家伙表面上嘻嘻哈哈的,眼睛可贼着呢,方志文可不想让他看出自己的什么马脚来。
“哦?那先生觉得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告诉在下呢?”
“嗯,这个条件吗,方太守,你觉得郑乡这个地方如何?”
“这个地方?很好啊,学风浓厚,是个求学的好地方。”
“对,郑玄这个家伙别的不行,做学问和教学生的本事还是不错的,这点不得不承认,虽然这老家伙脾气是臭了点,运道似乎也差了点,而且还经常被人当枪使,不过这个郑乡镇,倒是一个做学问教学生的好地方啊……林老不知道是在赞赏,还是在羡慕,反正语气里多多少少的透着那么点酸味,方志文眼珠一转,心里有些不大相信自己的判断,不过还是迟疑的说道:“先生,不如由在下在密云塞为先生也建造一座学宫吧,密云塞虽然有两间学院,三十间学舍,但是由大学者主持的学宫还是没有的,不知道密云塞的二十万百姓有没有这个福分呢?”
“此话当真?”林老眯着的眼睛忽然睁大了,闪着精光盯着方志文。
方志文用力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个老头还真的是想要入伙的?!不过,这事靠谱么?事实上,一个生活类的玩家,不会对方志文的领地安全产生任何影响,最多他就是个间谍,但是有这样一个能够主持学宫的间谍,方志文觉得自己还是大赚了。
“我保证!并且可以担保,学宫的一切都是属于先生的,包括收益以及决策权。”
“哈哈一言为定,学宫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西林学宫’!嘿嘿”
方志文看着林老姓高彩烈的样子,再次低头看了看身侧的那张名帖,这张名帖不会是假的吧?一个大学者就这么到手了,真是不敢相信啊!
林老的眼角扫了一眼有些发傻的方志文,嘴角勾出一抹狡猾的笑容,得意的抚着长髯。RQ!。
第一百一十七章空手而归
方志文心下难道没有怀疑么?自然是有的,一个从天而降的大学者,就这么掉到自己的手心里,这种事情,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恐怕都会再三的怀疑一下吧。
所以方志文虽然做出一副高兴傻了的样子,但是却在留心着林老的一举一动,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是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么是不是因为他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方志文就拒绝他的投靠呢?
如果方志文真这样想,那格局也太小了点,既然要利用可以利用的力量,这个位送上门的大学者,绝对是一个值得去huā心思利用的力量,方志文不管他sī下里打得什么主意,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只要他能将密云要塞的学宫建起来,大大的加快密云要塞培养内政人才的速度,一切yīn谋诡计方志文都大大方方的接着。
方志文伸手揉了揉脸颊,顺便看了看辅助终端里的系统提示,林老的大致属xìng很厉害,林原(闻之)
职业:学士称号:大学者武力:2
智力:95.
政治:90.
魅力:92
特长:教育(20级)
特xìng:增智(32级)
技能:慧眼(7级),书法(82级),鉴定(71级),棋艺(65
级),乐器掌握(26级),雕刻(17级),画艺(69级),教学(55
级)
真正的九阶人才,就算在三国时代群英璀璨,此人跻身其中也不遑多让,可惜只是个生活技能,不是将领,而且绝对多才多艺!多得让方志文看得挢舌难下。
“能得先生帮助,远幸甚!”方志文诚心诚意的行了一个大礼,不管这家伙有什么想法,这人本身的能耐确实令人尊重。
“呵呵,不必在意,各取所需罢了!我也一直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学宫,方太守愿意为我提供便利,而且方太守想要做的事情我也很感兴趣,想要看看方太守能不能成事,在这个前提下,提供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与我研究学问、教育学生的想法不相抵触,确实是个两利的事情。”林老笑呵呵的答道,一点也没有趁势抬高身价的意思,这倒是让方志文有些犹疑了,如果这个林老先生真的有什么想法的话,尽量在方志文面前提升自己的地位不是更便利么,或者他所图甚大,还需要隐藏得更深!?
“先生过谦了,不论如何,先生能到密云塞开办学宫,都是我本人以及密云塞百姓的幸运,而先生本人的能力,也完全当得起我们的尊重!”“呵呵,不说这些,方太守此次来郑乡是有所期待的么?什么时候离开,又会向哪里去?”方志文摇了摇头,眼睛朝着窗外的街道扫了一眼,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老实说,肯定是有些期待的,不过我也知道,这似乎不大可能,但是能留下一个香火情也好,将来会怎样,谁也无法保证。”林老点了点头,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方志文继续说道:“至于什么时候离开,我想如果康成公不想见我的话,我们明天就离开,既然人家不欢迎,我们也没有必要死乞白赖的赖着不走。”
林老继续用力点头,似乎对郑玄的臭脾气非常不感冒,方志文略微有些好笑,摇了摇头道:“离此后,我打算直接北上,经青州、乐陵,至渤海郡北部大清河,汇合甄家的先遣人员,在清河口附近建造码头商栈,以及造船厂,当然,我们不会停留多久,然后直上燕国去蓟县拜访刘伯安,之后就回返密云要塞。”
说到清河口大家可能不知道是什么位置,其实就现在天津附近,当时天津应该还是一片滩涂,大清河就是海河的入海口。
林老默默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才有些遗憾的说道:“这一路还有两千多里吧,可惜我这老骨头怕是走不动啊,要不然一路看看风光多好啊,我还是直接坐马车直达密云吧。”方志文愣了一下,闹了半天这老头是在犹豫要不要跟着马队旅行啊,正想回答“扑哧!”一声香香在方志文身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丫头,有什么好笑的?”显然,香香的男装在老头面前完全没有意义,似乎遭到香香的嘲笑之后,林老一瞪眼,报复xìng的将香香的身份给揭破了,看来这个风轻云淡的老头也有孩子气的一面啊!
香香对于林老装出来的凶样毫不在意,对于自己的身份被揭破更不在意,笑嘻嘻的说道:“老头,你可是异人!知道什么是异人么?异人的身体是不会衰老的,衰老的是你的心!懂?”
林老愣住了,张着嘴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半晌才“啪,地一声拍在自己跪坐的大tuǐ上,满是兴〗奋的惊呼道:“对呀!我的身体是不会衰老的啊!受教,受教!这么说来,我老人家也可以“聊发少年狂,了?哈哈”
“嘻嘻,那老头你拉的动强弓不要不要试试射天狼啊!?…香香撇了撇嘴,不屑的讽刺了句。
“呃,你怎么知道我拉不动呢?”林老气鼓鼓的问道。
方志文倒是知道的,2点的武力值肯定是拉不动强弓的,至于他跟香香之间的斗嘴,方志文完全不想管,虽然这个林老是个牛人,但是也不会将方志文镇住,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了解一下这个老头的xìng格。
“看你那个样子就是拉不动的,不是都说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嘛!”
“切!你懂什么,真正的学士都是要学习六艺的,御和射都是六艺,这驾车和射箭之所以成为六艺,绝对不仅仅是个礼仪,而是射猎的技能,古时射猎其实就是战争演习,读书人为何要进行战争演习,这就说明军训这个东西春秋时就在学士中流行并自觉的奉行,怎么能说读书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呢?这是误解,知道不?小姑娘。”
林老说着说着就进入了状态,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香香居然有种被说服的样子,居然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听着,林老的嘴角lù出一丝得意的窃笑。
方志文撇了撇嘴,在他的辅助终端里,鼻统告知方志文,林老正在施展“教学,技能,中了技能的状态叫“受教”就是现在香香和甄二公子,以及他身边小僮小宁这种老老实实的状态。
方志文也不揭破,微微的转了转眼神,却正好从窗口看到,陈氏兄弟带着两个穿着文士杉的人正朝着茶舍走来。
林老眼角扫了一眼方志文,眼神里掠过一丝惊讶,要知道他的教学技能等级可是非常高的,方志文居然完全的无视,难道说方志文的智力、学识水平很高,要知道武将的学识是隐藏属xìng,根本就看不见,如果仅仅的看笼统的智力和政治水平,是很难知道武将的学识水平的,但是,还是可以通过一些技能的反应,来测试出武将的学识水平,例如对教学技能的反应。
林老顺着方志文的眼神一扭头,也看到了陈氏兄弟的身影,略微笑了笑,将技能解除了。
“哎呀,老头你真赖皮,居然用技能。”香香不满的叫到,如果不是方志文在前面挡着,香香甚至想冲上去揪那个老不修的胡须。
“呵呵,技能也是能力,有本事你也用啊!”
“好,我是武将,就用武将技!”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不是君子,是女孩,还有,刚才你不是说了么,古时的君子都要军训的,随时准备战斗,怎么会只动口不动手?你个老骗子,自相矛盾了吧!”
方志文笑呵呵的伸手按在企图爬过去的香香的脑袋,溺爱的揉了揉,却不说话。
林老看了一眼,眼神里满是笑意,对于香香揭破自己为了自己论点而自相矛盾说法,老头一点的不在意,反而开口道:“呵呵,反应倒是很快,孺子可教也,不如做老夫的学生吧,对了,丫头你叫什么啊?”
“我才不告诉你,女孩的名字都是秘密,秘密你懂不懂,老头!再说了,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本事不怎么样,我才不做你的学生呢!
哼。”方志文将香香拉在自己身边坐好,笑着道:“为什么不学呢?林先生确实是多才多艺的人,学了才能好的打败他。”
“哼!”香香固执的扭了扭头。
甄二公子好笑的看着这一老一少的表演,还有方志文的处理方法,他身边的小僮也惊讶的看着这一切,眼神里都是羡慕。
“你等的人来了,看他们的脸sè,似乎没有什么好结果吧!”林老呵呵的笑了笑,对与香香的小脾气完全不在意,反而兴趣十足的打量着这个小姑娘,又看了看方志文,忽然将话题转了开去。
方志文不在意的摇了摇头:“不要紧,只要留下一个种子就行,康成公门下弟子众多,总有眼光和胆识都不差的人,能够看出塞外存在的机会,我不相信,那么大的一个革原,难道还不足以让他们挥洒能力和抱负?”“好!说得好!这就是我要说的政策,我们搭台,他们来施展能力,控制规则才是真正的控制!”
林老很干脆的夸了一句,香香白了林老一眼,轻轻的哼了一声,骄傲的扬了扬眉毛,满是欣喜和自豪的看了看自己的哥哥,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让甄二公子忍不住窃笑。
门扉一响,陈氏兄弟出现在门口,还没有进来,陈锋就满面惭愧的抱拳道:“锋惭愧,有负大人所托!”
方志文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呵呵一笑道:“正锋何出此言,本官能于郑乡一观于愿已足,难得二位又为本官奔走,求见康成公,本官感谢还来不及,又怎能见责,二位如此说可是责骂于我嘛?”
“不敢!大人,这两位乃是我学兄,对大人的想法非常感兴趣,因此同来一会。”
“孙乾孙公估”
“崔琰崔季佳,见过方太守,见过林师!”!。
第一百一十八章待到明年春暖花开
众人叙了礼,又回到房间里分宾主坐下,老实说,方志文对崔琰和孙乾这个两个名人自然是好奇的,但是也仅仅是好奇而已,这两人的身上都背负着重要的历史剧情,一个是刘跑跑的忠诚心腹外交部长,另一个则是被袁氏和曹氏争抢的大才,又是历史上有名的正直士人,最后被冤死更是在史书上重重的留下了一笔,。
这样的两个人,即使再有才干,方志文也是捞不着的,或者应该说越有才干方志文就越捞不着,所以当这两个年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自我介绍一番之后,方志文只是好奇的看了一会之后,对这两人就再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了。
倒是香香和林老,都对方志文的态度有些好奇,因为方志文对陈氏兄弟的态度尤好过对带那两个大名人的态度,难道方志文真的认为陈氏兄弟的能耐要比崔琰和孙乾还要好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方志文的眼光未免就有些太差了吧!
崔琰算是青州清河东的世家,虽然这个世家的级别不是很高,但是后来却越来越厉害,他之所以对方志文的塞外拓地感兴趣,自然更多是处于家族的立场来考虑,毕竟清河东属于已经高度开发的地区,这些地区的资源大都被老牌的世家把持着,新晋的世家想要出头很是不易,所以以崔琰的能耐,自然能从方志文的计划中,看到一个世家曲线崛起的机会,虽然这事看上去困难重重,但是至少是努力之后就有可能获得巨大的收获,而不像继续在清河东与老牌世家争夺生存空间,同样的努力,可能只是为了维持现有的地盘而已。
相对于崔琰的想法,孙乾的为何对自己的设想感兴趣方志文暂时还没有弄清楚,。孙乾这人忠诚精干,但是家世却非常一般,也就是在北海的小小地主而已,方志文的计划即使可行xìng再高,如果他不能亲身参与。实际上是没有族中子弟能够往塞外开拓家业的,那么他来次的目的又何在呢?
在座的四位郑玄的弟子似乎都认识林老。而且对林老也一样的执弟子礼。听说林老要前往密云塞建立西林学宫,四人互相交换了一阵眼sè,倒是没有特别的惊奇,只是崔琰的眼里有些遗憾和惋惜。
“老师说林师要走了,果然!”崔琰是这四人中年龄最大,于是还是由他来作为代表。
林老抚了抚长髯,淡淡的笑着道:“这里连镇名都姓郑,总非我的乐土,将来康城有郑乡。我也要有西林,岂不美哉!”
“是,以林师之学,足以开宗立派,我师亦钦羡之。”崔琰俊秀的面上一直带着宽厚的微笑。说话的时候速度很慢,似乎要想透彻了才说出来,有一种四平八稳的感觉。与他的年纪有些不符。
“有什么好羡慕的,康城已经自成一派,开宗乃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我要跟他比一比,谁教出的弟子更有能耐,哈哈”
看着林老得意的样子,方志文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多疑了,这老头似乎就是纯粹的一个学者,敢放话与郑玄叫板,比一比谁的学生更有能耐,那他除了拼命的教学生,还有精力干别的事情么?这种人做间谍?想来也不大靠谱。那么还会有什么图谋呢?为何他会lù出那种得计的狡猾笑容呢?他那种超然的态度,与现在张扬的xìng格,还有与香香争执时的孩子气,这个老头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真若如此,想必我师与林师必能传为千古美谈。”
“呵呵,不说此事,你们两个跟着陈家兄弟此来是为了方大人吧?季珪你的想法容易猜到,无非是想让崔家分支到塞上试试,可是公佑此来又是为何?难道公佑有心到丰宁出仕?”
崔琰的想法被林老点破,他也不在意,为自己家族牟利本来就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而崔琰之所以到来,更多的是因为陈氏兄弟嘴里甄家的态度,既然甄家能下决心与方志文展开密切的合作,甚至派出主家的血脉出仕丰宁郡,甄家人素以善于经营和眼光独到著称,崔琰又不笨,自然也想自己的家族搭个顺风船,。
不过,林老的问题却是对着孙乾来的,大家的目光自然都转向了孙乾,孙乾直了直腰,冲着方志文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林老恭敬的答道:“学生此来并非为了家事,而是想来见见在塞外与外族血战,披坚执锐开疆拓土的豪杰之士,顺便了解一下塞外胡人的事情。”
被人夸奖了,方志文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插话,还是由得林老来主持谈话。
林老点了点头,转向方志文道:“说起来,我对这些事也很好奇,方太守能不能给大家说说塞外的事情,传说中塞外胡族全民皆兵,呼啸来去谓之强贼,方太守如何有信心击溃这些胡族,开拓疆土?”
方志文tǐng了tǐng腰身,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去,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在心里思索整理着,随着思绪回溯,方志文身上不知不觉的散发出淡淡的杀气,仿佛又回到了那尸山血海铁马金戈的日子。
方志文的气势让在座的众人都凌然起敬,此刻穿着华衣端坐凝目的方志文,给人的感觉已经不再是亲和大气的太守大人,也不是沉稳如山的一方诸侯,而是一个散发着血腥气息的彪悍将领,正当室内的气氛渐渐凝重的时候,方志文的眼中神光一敛,气氛猛地一变。
“其实胡族并非全民皆兵。”方志文淡淡的开口说道,沉重的气氛顿时活泛了起来:“真正有战斗力的大概也就占部民的四成左右,春夏之际,胡族部民分散放牧,秋冬时节则聚拢过冬,胡族不事耕作,一年口食皆自牛羊。我汉族农户,一人耕种可活四五人。胡族放牧,一人放牧只可养活两人,若有灾害,胡族便是饿殍遍地,即使是平常年景。不劳者也不得食,只能往草原自生自灭。因此。秋冬之际。胡人常常南下掳掠,无他,求生耳,!”
方志文侃侃而谈,从胡族与汉族的生存竞争谈起,一直说到自己去年冬天在草原上的冬季攻势,当然了,林西城的事情是不能说的。
方志文的口才不错,加上都是他亲身体验的事情,他的详细介绍让在座的人仿佛经历了一场场的生死决斗。仿佛亲眼看见了两个民族为了自己的生存而舍生忘死的战斗场面。
“因此,结束汉胡之战很简单,那就是由我们汉族彻底的统治草原,这不但是大汉的福祉,也是草原上胡族的最终福祉。”
林老用一句话将汉胡的未来概括了出来。只是这个过程,在历史上是用了两千多年的时间才完成的,但是在游戏里。胡族赖以躲避农耕民族的机动xìng优势已经丧失了,而在现实世界里限制农耕民族的交通问题,在游戏里也不复存在,所以,方志文的构想成功的可能xìng相当大。
更妙的是,这个构想仅仅靠玩家没法实现,仅仅依靠原住民也没法实现,但是两者结合起来,却是实打实的能够实现的,而这个契机,曾经是玩家现在是原住民的方志文一眼就发现了,并且开始身体力行的加以实现。
崔琰和孙乾等人都没有急着开口,而是在消化方志文与林老的话,半晌,孙乾才朝着方志文问道:“敢问大人,幽州刘候一力主张汉胡共存,大人觉得不可行么?”
“呵呵,汉胡共存,当草原上蝗灾来临,白灾降下的时候,当那些胡族生死存亡之际,何来什么共存一说?刘伯安不过是苟且偷安,寄望在他的任上幽州安安稳稳,州牧大人可是一向以仁善著称的,只是不知,乌桓两百万部民,刘伯安大人是否养得起?”
方志文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讽刺,他固然对刘伯安没啥好感,对公孙瓒方志文也一样没啥好感,公孙瓒对胡族虽然主战,但是却是为战而战,并没有长远的打算,或者说,打乌桓是为了稳固他在幽州的地位,对于乌桓的未来,公孙瓒是抱着养寇自重的态度的。
“刘候未必没有以乌桓人为大汉屏障,隔绝鲜卑人的想法,。”孙乾用商榷的语气反驳了一句,不过这个理由其实在去年乌桓人与鲜卑人联手进攻辽东郡时就已经破产了,但是这并不能否认刘虞就没有这种打算。
方志文赞赏的点了点头,看向崔琰,崔琰想了想道:“刘候是被钱粮所限,或者说是幽州本地的大族不愿倾力与乌桓相斗。”
方志文眼神一亮,赞道:“即使不是全部,这也是刘伯安妥协政策的主因,季珪高见!”
“那么大人是支持公孙大人的论点了?”陈铄也插嘴问了一句。
方志文咧嘴道:“公孙大人在辽东倾力阻止胡族南下,我在丰宁郡全力清剿乌桓人,正锋以为我支持哪个论点?”
崔琰的眼神闪了闪,却没有出声,孙乾则点了点头,陈铄眨了眨眼,似乎明白又似乎不明白,甄二公子则大有深意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林老将几人的反应都收进眼里,神神密密的笑了笑。
众人有围绕着幽州与胡族的情况,探讨了一番,从交流中,方志文能看出,陈氏兄弟长于民政,对时事和战略都没有什么长才,崔琰则对民政、行政和战略都有独到的见解,但是略显稚nèn,而且不喜出头,至于孙乾,对势力之间的关系有着很精到的看法,并且能准确把握执政者的心态,也很健谈。
消磨了一下午,虽然大家交谈甚欢,但是到了方志文也没有捞到任何一个人才,崔琰、孙乾方志文本来就没有指望,重点关注的陈氏兄弟则答应了明年春天完成了学业之后,必定往塞上一游,这是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了,他们是想看看今年冬天,方志文的冬季攻势能取得什么样的成果再说。倒是崔琰很坚定的答应方志文,随后就联系家里,看看能不能与方志文进一步的合作,而且崔家子弟也还有几个堪为掾吏的年轻人,这也算是个意外收获吧,如果方志文知道崔琰的一个从弟崔林后来曾出任过幽州刺史,怕是会笑歪了嘴。RQ!。
第一百一十九章第二次会面
方志文在刚开始的时候,可以说是走一步看一步,那个时候以他的实力,其实想得太多也没有实际意义,因为根本就不知道能否实现,但是随着责年冬季的攻势结束,方志文不但依靠密云要塞和大量的玩家成功的阻挡了乌桓和鲜卑人南下的通道,同时还秘密的建立了林西镇,整个计划的雏形便慢慢的展现了出来。
但是想要完成,或者说正式展开这个计划,还需要方方面面的准备和支援,其中必然离不开原住民的支持和玩家的参与,相比起吸引玩家参与密云塞的计划,如何吸引原住民的资源投向塞外本来就是一个难题。
原本方志文希望自己在洛阳买下空头官职的事情会引起有心人的关注,从而主动的找上自己,但是结果却有些让人失望,从与田畴的日常连络中得知,去密云主动塞联系田畴的原住民势力,也同样寥寥无几,即使田畴连番的提高密云要塞收购粮食的价格,愿意长期为密云要塞提供物资的原住民家族仍然只有小猫三两只。
不过意外的与甄二公子相遇之后,这个困局终于被慢慢的打开了,为何凡事都是开始的时候比较困难呢?那是因为没有榜样,没有现成的道路,会让许多有意前行者望而却步,但是一旦有了先行者之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这就是榜样的力量。
当甄家决定与方志文全面合作之后,等于给方志文的计划做上了一个标签,告诉所有对这个计划有兴趣的人,这是一个可xìng行很高的,值得大力投入的计划,现在崔家的决定就已经说明了这点,相信当甄家的商铺在密云开张的时候,一定会吸引更多的中小家族参与到密云要塞的拓地计划中来。
来郑乡的收获有些出乎慈料之外特别是正在与郑玄依依惜别的林老头,方志文没有继续纠缠于林老头投奔自己的真〗实目的,反正时刻小
心着就是了,至于郑玄,这家伙完全当方志文是透明的,倒是对甄二公子还算客气这种先入为主看不起当兵的臭脾气,让方志文对郑玄的印象大坏。
想起郑玄后来死在袁氏的军营里方志文就有些幸灾乐祸,这不知道算不算是因果报应。
方志文只是开始的时候跟郑玄见了个礼,之后就完全不再理会郑玄,而是自顾自的在站在一边看热闹并且在郑玄的子弟中,寻找着名人的踪影只可惜这个场合不大合适,不然在陈氏兄弟和崔琰的帮助下,还是可以结交一番的。
离开郑乡,方志文打着甄家商队的旗号直上北海国治所平寿,在那里与自己的骑兵汇合,从广陵到平寿,那一千骑兵都是乘坐系统驿站的马车,为的就是躲避玩家的追踪,不过在与天下会会面公开了身份之后,方志文也不打算再隐瞒自己的身份等汇合了骑兵之后就亮出旗号行军,到时候那些玩家自然不会再明目张胆的来打劫,同时也是向那些原本对自己有敌意或者企图的玩家组织发出一个信号,自己正等着玩家组织前来接触。
方志文的这个想法是在路上形成的并且不断的用信鸽与李雪音和田畴商讨此事,昨晚更是将自己已经成型的想法整理了之后告知了二人李雪音全力赞同方志文的想法,而田畴则有些担心步子过大,对于林老的投效,田畴是欢喜鼓舞,李雪音的反应则比较冷淡,让方志文觉得很奇怪,又不好追问,只好将这个问题留到见面时再问。
昨晚方志文与林老先生谈了大半个晚上,不过,林老今天的精神头还是出奇的好,可能是因为第一跟着马队行动,显得比较兴〗奋吧,在马队偶尔遭遇山贼时,老头子居然还想跟着方志文冲阵,吓得甄二公子赶紧将他拉住。
一行人才走到安丘,距离平寿还有半日多的行程时,天下会的人就找了上来,方志文见到天下会的人时,心情大好,他们这么快能出现,说明自己的要求他们很可能已经接受了,那么,自己的庞大计划终于可以开始正式起步了。
“林老,天下会的人来了,要不要一起听听他们说什么?”方志文侧头看着精神有些兴〗奋过头的老头问道。
林老愣了一下,有些狐疑的看了方志文一眼,随即笑道:“如果可以的话当然好,你想将我的身份放到台面上来?”方志文轻轻的翘了翘嘴角:“是啊!您老的榜样效应是很强的,不能浪费了,说不定还能招来更多的人才呢?”
“呵呵,天下会许了你什么好处,你忽然这么大张旗鼓的开始招募人才了,不怕异人对密云塞别有所图么?”“呵呵,我上次跟他们说过,要谈合作没问题,但是前提条件是给我弄一百万人口。”方志文得意洋洋的扬了扬眉头答道。
“哦!?一百万人口,你是要升级一级城市,然后形成城市势力圈,从刘伯安的手里分走税收权限啊!”老头立刻明白了方志文的打算,只是他还是小看了方志文,因为他迹不知道林西城的存在,如果这一百万人口能分出一半达到林西镇,林西镇就变成了林西城,草原攻略的两个重要支点就完成了。
接着,方志文就要在密云与林西之间,打下一个钉子,用来消耗乌桓人的实力了,或许到了明年春天,蹋顿部基本上就差不多了,如果能顺利的收拢蹋顿部的人口,在丰宁建立的城市很可能也能达到一级城市的规模,成为草原上真正的战争堡垒。
“正是,不然只是给刘伯安做嫁衣我可不愿意。”说着话,天下会的两个熟人已经走到近前,方志文一行下马见了礼,会谈的地方天下会已经安排好了,就在前面的酒楼之中。
“运位茄”
“这位是林闻之老先生,大学者,乃是我密云要塞新延聘的学宫祭酒。”“嘶!”天下会的人倒抽了一口凉气,林闻之是谁也许方志文不知道但是天下会的人却是一清二楚的,因为都在京城讨生活,而林闻之在京城的文化界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除了脾气出了名的古怪执拗,还有就是他的学术水平,号称是古文化研究的旗手人物。
“晚辈见过林老荣幸之至!荣幸之至!”赵伯阳与张志远再次恭敬的行了个礼,张志远是军人出身跟林老没啥关系,但是赵伯阳是京城大学毕业出来的,勉强也能算是林老的学生,因为他确确实实上过林老的选修课。
“什么晚辈不晚辈的我的学宫还没有开张呢。说正事吧,我就是来旁听一下凑个热闹,呵呵。”林老的话很明白,就是游戏是游戏,现实是现实,不想将现实的关系带到游戏里面来,这两位也不用凭此拉什么关系,对于天下会的背景,林老还是有所了解,所以知道他们可能会在自己身上打主意,先将这个口子封上林老又不欠他们的也不想从他们哪里获得什么好处,自然不想与他们纠缠不清。
方志文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他并不在乎这些,因为林老想要做什么与林老想要帮助天下会做什么,对方志文来说根本就没有区别所有,林老替谁做事都没有问题,只要将学宫办起来、办好,那就一切没问题。
而方志文正想要借助天下会的人,向广大的玩家发出邀请,邀请生活类的玩家到密云塞去投资,参与方志文的庞大拓地计划。
方志文等林老说完,立刻将话题引向正事:“伯阳与志远这么快又找上我,显然是对上次的会谈结果有了回应?”
赵伯阳点了点头:“方大人,我们天下会经过研究,决定接受你上次的合作先决条件,一百万人口没有问题,但是不知道大人有没有想过,这种做法是否能得到朝廷的认同,是否能得到系统的认同?”赵伯阳的系统二字,在方志文与甄二公子的耳朵里,听到却是“天神,二字,甄二公子听到这两个字,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这里面有着一个很深的暗示,就是方志文的计划是否被天神所接受?
不能责怪甄二公子对天神的顾忌,那是因为原住民心里对天神的绝对服从,所以没有人回去仔细思考天神的取舍根据,而方志文却是一直在研究和评估系统的调控和运作方式,所以对自己的计划,方志文非常有信心。
因为系统是不会直接否定什么的,它是通过规则来进行调控的,只要自己的行为不违反规则,一切都是可行的,自己在塞外的行为,没有直接干涉主干剧情,所作所为完全是符合所有的游戏规则的,所以,自己的行动不会遭到系统的直接干预,最多就是系统会提高塞外胡族的实力,来增加自己计划实施的难度而已。
方志文淡淡的笑了笑:“有这个准备,你们的意思是不是只管发出这个数量的人口,而不能担保我收到多少?”
赵伯阳微微的愣了一下,仔细一想,不由得惊讶的看向责志文,方志文的意思是他已经考虑了系统的反应,这说明什么?说明方志文与系统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个体,而不是在系统控制下的一个傀儡!
“甄公子你认为呢?”林老忽然插了一句,居然是向甄二公子提问,赵伯阳与张志远立刻注目到甄二公子的脸上,他们都明白林老这个问题的关键,那就是林老也想证实,方志文到底是一个特例,还是所有的NPC都是独立的个体。
方志文撇了撇嘴角,他自然知道他们想要的答〗案,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回答了,方志文故意暴lù这点,就是要让天下会准确的判断自己的势力和想要做的事情,省的这里面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方志文端起面前的茶碗,慢慢的啜饮着,甄二公子望了望方志文,笑了笑缓缓的开声说道。!。
第一百二十章星光的决定
,什么,你说那队黑骑兵是渔阳偏将的部队,我们上次根本就是在袭击官兵?!”
赵龙的语气很吃惊,这个消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了,既然那队黑骑兵是官军,为何自己却没有被宣布成为反贼呢?随后他忽然想到,当时黑骑兵并没有打出旗号,所以,自己也不算是攻击官兵啊,这个也许就是自己没有被宣布成为反贼的原因。
谢颖彤笑了笑道:“庆幸?吃惊吧?”“有点。”赵龙苦笑着摇了摇头,忽然抬头问道:“这个消息确实么?是怎么得到的?”
“天下会,我们的人跟踪天下会,然后发现天下会的副会长和外事部长正在与对方接触,似乎在谈判合作的事情,但是具体的事情我们还不知道,于是我让密云要塞的人去接触了密云要塞的官方,他们似乎愿意与玩家势力接触谈判。”“密云要塞?那么渔阳和蓟县呢?,…
“这两个地方还是保持着一贯的政策,只有密云要塞出现了政策上的变化,说不定刘虞是要将密云要塞作为一个试点,又或者密云要塞已经不在刘虞的控制之中,这个目前还不好说。”
赵龙砸吧砸吧嘴,似乎在品味着什么,然后忽然笑了起来:“老婆,你说咱们是不是很傻,居然想干掉一个渔阳偏将以求名声远扬?呵呵……”
“咯咯是有点,不过这也是一个机会,俗话说不打不相识那渔阳偏将既然能跟天下会谈,自然也能跟我们星光谈,天下会能做到的条件,我们未必做不到。”
谢颖彤笑着回答道想到自己的行为确实有点傻,当时被掉的怨气,似乎也没有那么大了。
“嗯,现阶段玩家的实力很难快速的提高,主要原因在于大型战争频度太低,还有就是人才难得,如果能与密云塞达成协议,或者可以直接出塞练兵,即使仅仅在密云密道内建起一个二级镇,恐怕能捞到的功勋都不会低确实值得去谈一谈。、,
谢颖彤点头赞同:“娶不要开个会研究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