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29部分

石机的都做好发射准备。
正当甘宁的部队全速冲了起来的时候,敌军却忽然一个转向,原本的菱形阵变成了长蛇阵,甘宁有些莫名奇妙,这么做是干什么,不是更容易被打乱阵型么!难道这徐盛真是徒有虚名,或者是个指挥纸上谈兵的笨蛋。
甘宁这个时候已经没有空再去想这些了,眨眼之间,双方就要进入射程了!
“投石机!放!”
甘宁几乎听到对面船上传来的同样的命令,双方的攻击交错而过,不过甘宁这边射出的是零零星星的几块巨石,而对方射出的,是一片体积不大的圆形油罐,跟在这些油罐后面,是一大片高高飞起的火矢。
火矢?这个射程明显不够啊!
接着,在甘宁的注视下,徐盛的船队继续转向,从侧对着甘宁,变成了屁股对着甘宁,并且逐渐的在行进中变成了雁行阵,而且还在向中间收缩,同时,敌军不停的将油罐、火矢抛了过来。
“砰!哗啦!”
“咕咚咚~”
油罐从天而降,有些砸到了船上,随即碎裂开来,有些掉进了水里,在水面上溅起个水花,随即泛起一股油污。
甘宁回头扫了一眼,见到没啥伤亡,遂放下心来,又注目向敌舰看去,不过自己的攻击似乎也没有任何成果。现在敌军船队已经很整齐的完成了转向,速度也渐渐的提了起来,但是甘宁的船已经追得更近了,能清晰的看到船上敌军的面部表情了,正要下令准备弓箭攻击,忽然旁边的兄弟一声大喊。
“当心,大哥!”
“笃笃!~”
“咻咻!扑哧~”
火矢!
甘宁骇然看向帮自己挡住箭矢的兄弟,怪不得刚才他们是高高的向上抛射,原来是要利用时间差,让自己主动冲进了火矢的射程,真是太大意了!该死!
“举盾!注意防箭!”
“起火了!”
“快灭火,快灭火!”
“小心箭矢,别光顾着灭火,不要跑来跑去。”
“命令阵型散开!”
甘宁大声的命令如同流水一般的传了下去,然后......只见后面的船只乱成了一团,盖因有的向前有的向后,有的向左有的向右。
更可怜的是那些火船,本来就满是引火材料,如今被火矢命中,顿时就烧成了火炬,水贼们立刻跳进水里向着别的船游去,这些船为了救援兄弟,不得不放慢了速度,于是会有更多的火矢命中了这些船只,一边要救火。一边要救人,船队更乱了。
甘宁怒了!
“追!给我追!”
幸好,还有三五十条大船能够跟上甘宁。紧紧的缀在徐盛的船队后面,一边不断的用投石机胡乱的轰击前面不远处的敌军,一边拼命的放箭,当然,在攻击敌人的同时,他们也必须承受徐盛的凌厉还击。
眼神好的甘宁分明看到,自己的攻击基本上没啥用途。敌军的大船就算是吃了一颗巨石轰击,也不会丧失战斗力,甘宁很快就明白了。因为自己的攻击没有集中到一条船上,可是等他明白过来时,再回头看自己这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只剩下不到二十条船了。再看远处的那些小船。甘宁豁然发现,他们的位置不是在自己的正后方,而是在右后,敌军在转弯,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被带偏了!
徐盛看着仍然傻乎乎的追着自己的甘宁,得意的笑了笑道:
“命令第二小队向右脱离,包抄敌军船队!”
“诺!”
“第一小队减速,左满舵。准备接舷战!”
“诺!准备接舷战,挡箭板竖起。刀盾上前,重弩准备!”
甘宁见到敌军的两翼一分,就知道徐盛要做什么了,自己真是太大意了,一开始就中了徐盛的J计,让自己的后队陷入了混乱,随后的追击拉开了自己的阵型,攻击不利防御不行,结果现在是自己成了孤军深入的局面,后队却还乱作一团。
“大哥,情况不妙,撤吧!”
“不能这么跑,我带两只船去挡一下,你们撤!”
“大哥,就算是挡也得我们去啊!你可是大哥,有让大哥去挡箭的么!”
“那有让自己兄弟去挡箭的么?”
“兄弟们,你们甘愿不?”
“甘愿为大哥赴死!”
甘宁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大哥,你无需多言,每一个兄弟都会如此想的,传令,大牛、泡眼和青鱼留下阻敌,其他船只撤退!”
传令兵很快就将命令穿了出去,命令一下,甘宁就看到那三条船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随后被徐盛密集的攻击打成一团火球。
看着着火的大船上的兄弟们纷纷跳进湖水里逃生,甘宁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大哥,敌军又咬上来了,他们的帆大船快,让弟兄们去顶着,大哥咱们先走!”
“不可!咱们去,让兄弟们先走.....如若不然,不如一起赴死好了!”
“大哥,听说扬州官军从不滥杀,船毁了他们就投降,大哥会带着大家去救兄弟们的,对吧?如果大哥也被抓了,他们可没有本事救大哥啊!”
甘宁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回头再看追得正紧的徐盛船队,甘宁几乎要咬碎了牙齿。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暗了下来,风也越发的大了,徐盛抬头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空,犹豫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道:“甘宁,算你这回好运,命令舰队停止追击,先全力救援落水的弟兄和水贼!”
“将军,这可是甘宁啊!”
“甘宁又如何,在我看来,他可比不上我任何一个军中兄弟!去传令。”
“诺!”
‘轰隆隆!’天空中传来了沉闷的雷鸣,震得人心里直颤,一场暴雨似乎就在眼前了。
“大哥,他们不追了!”
甘宁扫了一眼一脸庆幸的兄弟,忧心忡忡的看向天空,喃喃的说道:“要是雨大,那些落水的兄弟性命难保啊!”
刚刚逃出生天的说贼们都沉默了下来,一起回头看去,不过水雾莽莽,哪里还能看到什么,只能从远处的一些红光中,知道刚才战场的方位。
“此仇不报,誓不罢休!”甘宁狠狠的一拳砸在指挥台边上的栏杆上,粗大的栏杆喀拉一声裂开了两半,甘宁颤抖的拳头上尽是血迹。
“此仇不报,誓不罢休!”
一种水贼看着轻轻茫茫的湖面,一起念出了这个誓言。
哗啦!瓢泼一般的大雨泼洒了下来,轰隆隆的雷声淹没了他们的声音,也掩去了他们落魄的身影,天地间一片白茫茫,仁慈的老天仿佛想要以此洗去人世间所有的爱恨情仇。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谋划劫人反落陷阱
九江码头在城区之外,这里因为码头的缘故而聚集了很多的商户,如果按照正规的城市画线来说,这里肯定不是城市的安全区内,或者有人会说这里是港区啊!不是有军队驻防么!
没错,这里是港区,但是港区也不过是军队望塔和围墙之后的地方,而港口的商业区明显就在围墙外面,属于明显的违章建筑,这些都是原本孙策掌握九江的时候弄出来的破事,某些权贵为了挣钱,所以买通了港区的军队,在道路两边逐渐的建立了一条商业街。
因此,这九江港区的外围,可是一个三不管的地方,也就是说,并非是安全区,想要在这里当街杀人是完全可行的。
九江被朱治接管了之后,这些旧有的东西一时半会也管不过来,虽然在规划中,城市准备扩张港口这边,到时候就能将港区外面的区域也包括进去,但是在新的城墙建设完成之前,这里依然是个十分混乱的地方,各个阵营的人都可以在这里出没,而维持治安的活,只能靠着港区的军营了。
在九州港区外商业街出没的人身份各异,不过闹事的人还真的不多,偶尔发生一次打斗,也是异人居多,不外乎是争抢这片三不管区域的保护费收取权力罢了,其他身份见不得光的人来这里,都老老实实的,谁也不想惹事不是,这么难得的一个好地方,谁也不想将这里破坏掉。
大家都十分维护这个地方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各色人等可以在这里沾沾人气。顺便打探打探各种情报,另一个原因则是这里的地下黑市,据说这里的地下黑市什么都能买到。连两千石等级的战船都有,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小哥,这两天江面上有什么热闹啊!?”
“您太客气了,我一个跑腿的小儿,哪里知道什么热闹啊,要是客官您问昨天这里有人打架的事情小的倒是很清楚的,不满您说。当时我就站在这二楼上看着,热闹极了,那些异人......”
‘啪嗒’一块官府制的长条型银饼子扔在了坚实的桌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那小儿的眼神顿时犀利了起来,笑眯眯的凑近了半步,看着桌面上的银钱说道:“客官,最近的江面上有不少的事情。您这.......”
“我只想知道跟官府有关系的事情。”
“官府?那有两个消息。一个是听说西边洞庭上徐盛将军与那个很牛的洞庭蛟龙打了一仗,结果洞庭蛟龙在兵力对等的情况下完败,逃走的不算,官府公布抓获的水贼就有三千多人,这差不多是连锅端了,不过听说那洞庭蛟龙逃了,真没义气!”
“哼!官府又说要如何处置那些俘虏么?”
小儿眼神一闪,笑眯眯的说道:“这还需要公布。以往抓获的水贼都送去瀛西了,这些肯定也是去那里。”
“瀛西?”
“瀛洲西边的那个大岛嘛。听说那里需要很多民夫。”
“还有呢?”
“这第二个消息么,就是最近有消息说征北将军方志文会来九江巡视,这条街上的商户现在人心惶惶啊,听说征北将军非常严厉,这条街怕是留不住了。”
“没有其他有用的消息了?”
“没有了!”
“征北将军何时会到?”
“您问这个干什么啊?我可不知道,不过这事可别瞎打听,弄不好出大事的。”
小二扭头看了看,低声的又说道:“这事,问异人。”
说完,小儿一伸手,手中的抹布在桌面上一扫,桌面上的银饼子已经不见了,小儿乐颠颠的向楼梯口走去,一边喊着:“楼上时鲜江鱼一尾、卤肉一盘,江南春一瓶!”
下了楼,小儿一拐溜进了柜台后面,将银饼子交给掌柜,笑眯眯的低声说道:“三叔,上面那位估计跟洞庭蛟龙有关系。”
“哦?怎么看的。”
“他那皮肉,穿着那衣服一点也不搭调啊,身材壮硕手脚稳定,一看就是个高手,腰里带着短刀,哦,对了,还有一串金铃,出手就是这银饼子,一看就不是好路数,而且还特别关注征北将军的行踪,这货不是傻的准备对征北将军下手,想要换取那些被俘的兄弟吧?”
“呵呵,那是他的事情,你去,将这事报告给军营里的书记官,肯定还有打赏!”
“三叔,这么做会不会有失江湖道义!”
“狗屁的道义,江湖里何时有了道义,再说咱们也没有坏规矩,江洋大盗人人得而诛之。”
“行了,我懂了,我这就去。”
“回来,走后面!”
........................................
深夜的江面上,一串大船正在江面上缓缓的逆流而上,一串串的灯笼连接在一起,远远的看去十分壮观,靠近了,能够听到从船舱里传出的谈笑声,这么大的声音,肯定是异人聚集的地方了。
几只小船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船队左近,小船非常的灵活,巧妙地额利用大船互相遮掩,挡住了船上护卫的视线,穿梭在大船的阴影之中。
“老大,应该是这里,这船明显是战船。”
“再看看,还有几条战船!”
“好嘞。啊!大哥你看!”
“嘘,噤声!”
甘宁宁神看去,就在距离他不到百步的地方,在大船的顶端平台上,赫然站着一男一女,似乎正在观赏者天上的明月,在这种战船上活动的女人,似乎只有征北将军方志文的夫人吧!
甘宁做了几个手势。四条小船悄无声息的向着大船靠去,不知道是因为夜已经深了,还是因为这一路上实在是太平静了。大船上的警戒极为松懈,甘宁等人成功的穿过了外围的大船,靠近了目标。
小船贴了上去,甘宁伸出手按住了大船的船板,然后慢慢的将小船贴了上去,用锋利的钩子用力的按进大船的木板里,将小船和大船紧紧的连在了一起。然后掏出一个绳钩,金属的钩子被布条细细的缠住,甘宁笑了笑。轻轻一扬,钩子悄无声息的搭上了船舷。
甘宁拉了拉绳子,然后一用力,人就像是猴子一样蹭蹭的窜了上去。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甘宁就爬上了大船,快速的伸头然后又缩回去,甲板上似乎有几个护卫,不过他们都聚集在前甲板上坐着聊天,并没有看向船中部的侧舷。
这其实是由船只的结构决定的,前后甲板开阔,所以警戒的人喜欢呆在哪里,而侧舷狭窄。只有通过来回巡逻警戒,如果稍稍偷个懒。侧舷的漏洞就出来了。
甘宁迅速的一翻而过,毫无声息的落在甲板上,然后一个翻滚,贴在内侧的舱壁上,稍微等了一会,下面的兄弟没有听到任何警报,知道安全,一个个都顺着绳子爬了上去,甘宁等到人手都上来了,才缓缓的抽出短刀,指了指前后,一伙人分开两路,一前一后,准备去解决前后甲板上的警卫。
甘宁屏息看着那四名警卫,听到他们说着关于宛陵战事,蹑手蹑脚的一直靠近到不能再近的距离,然后猛地窜了出去,手里的短刀带着一抹寒光横抹了过去。
“当!”
“嘿嘿,终于来了!”
“掌灯,架弩!”
甘宁惊讶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年轻的小将,实在想不到,自己的偷袭竟然被他轻松的挡了下来,从刚才交击的力度上看,这个年轻人的力量竟然不比自己差多少,这征北将军真是名不虚传啊,一个卫将,竟然如此强悍。
不过,甘宁现在可没有功夫再想这些,这船上忽然打出了无数的灯笼,连周围的大船也都灯火通明,将这船周边的水面照的纤毫毕现,甘宁本来还想下令大家跳水脱离,可是看到周围密密麻麻的重弩,马上闭紧了嘴巴。
“呵呵,你就是甘宁?”
甘宁侧头看去,方志文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战船指挥台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像是看着落进陷阱的猎物一样,甘宁一阵气怒。
“哼!正是老子!”
“锦帆贼,呵呵......如今可是很落魄啊,对了,你的金铃铛呢?是不是做贼的时候不能带着,怕弄出声响啊?那你带着金铃铛的意图是什么呢?”
甘宁气结,这都是什么啊?你就不会问问有意义的问题,问这些鸡零狗碎的什么意思啊?
“哼!”
方志文打量着甘宁,甘宁个头不是很高,行船的人个头太高吃亏,不过看上去很壮硕,眼神像是野兽一样,充满了桀骜不驯的狂傲。
“子安,如何?这位实力比你如何?”
“主公,末将不如,不过再过两年末将一定能打败他!”
“哼!小小年纪倒是狂妄!”甘宁不服的插了一句。
“呵呵,甘宁,让你的人放下武器就绑,否则就杀了!”
甘宁怒视着方志文,不过看到方志文淡然的神情,甘宁心虚了。
“各位兄弟,咱们认栽了!”
甘宁说着扔下了手里的短刀,那些被重弩指着的水贼也纷纷价格兵器让到脚边,方志文的卫兵随即上前,先一脚将兵器踢开,然后有人用弩指着目标,有人上前迅速将人一一绑了,最后只剩下甘宁一人还站在甲板上。
方志文和太史昭蓉慢慢的沿着阶梯走了下来,甘宁死死的盯着,直到方志文距离自己不到一丈了,甘宁猛地一蹲身子,伸手捞起地上的短刀,一个翻滚向着方志文扑去。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兴霸得脱以功换人
‘嘶!’
一股森寒的杀气仿佛一支从冥冥中射出的利箭,直奔着甘宁的额头而来,滚身而起的甘宁手里的短刀还未伸展出去,那深入骨髓的冷气已经顶在了他的额头上,甘宁整个人僵住了,半蹲着的身体不敢稍动分毫,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引发了那悬而不发的沛然杀意。
方志文伸手从甘宁手里将短刀拿了过去,甘宁转动眼珠,发现顶在自己眉心上的利剑,正握在貌美如花的太史昭蓉手中,那凝滞不动的剑尖上渗出的杀意,让甘宁如坠冰窟,这是八阶的顶尖武者!
“这刀真差劲,蓉儿,收了剑吧!”
太史昭蓉手腕一翻,长剑无声的收了回去,呲喇一声放回了剑鞘,动作流畅优美。
“你站起来吧,这么半蹲着不难受么?”
甘宁尴尬的直起了身子,方志文将手里的刀抛了回去,甘宁伸手接过,将短刀插回自己的腰里的刀鞘中,心里不由得一喜,方志文能将刀还给自己,说明他并没有留下自己的意思。
方志文将甘宁的小心思看在眼里,笑着道:“你猜到了,没错,我没有硬留你的意思。你也从过军,应该知道军队是怎么一回事,你们这种人是军队最不喜欢的人,因为军队讲究纪律,你们恰恰没有,在军队里你们这种人,还不如农夫有用。”
“呃.......”
甘宁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你不信?你这二三十号兄弟。我让子安带一个伍就能将你们拿下,你知道你在洞庭为何败了?还不是因为你们没有纪律,指挥混乱么!”
“哼!那是因为徐盛船好!”
“呵呵。船好你不服啊!有本事你也弄好船去啊,徐盛堂堂一个水军都尉,有两万号兄弟,要灭你不过是反掌之间,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念在你为恶不烈的份上,你要想要继续做贼。过那所谓的大碗酒、大块肉的生活我管不着,但是不要在我的地盘瞎搞,你动了我的人我就要你们的命。明白么!”
甘宁竟被方志文的气势所摄,乖乖的点了点头。
“大人,我那些兄弟请大人高抬贵手!”
“战阵之上遭擒,那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你放心。他们不会如何,不过是去瀛西服两年劳役,然后就自由了,你若是不信,也可以跟着一起去,你们不是兄弟么!”
“这......”
“哼,怕我骗你?若是我愿意,现在就能废了你!”
“我不能去。我去了,那些兄弟岂不是白白被抓了!”
方志文扫了甘宁一眼:“随你便。将他们都赶下船去。”
看着自己的兄弟们都被松了绑赶下大船,甘宁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方志文,又看了看太史昭蓉,最后落在黃叙的脸上,黃叙挑衅的扬了扬眉,甘宁咬了咬牙,转身向船舷走去。
“大人不杀之恩甘宁铭记于心,可是我的兄弟也有死在你手里的,这个恩仇总要了结的!”
“战场争锋何来恩怨,要是有,也是你害死他们的,你为何不他们过安稳的生活?你为何不能带着他们战胜敌人?往大了说,你不是个好领袖,你的无能害死了自己的兄弟,往小了说,你也不是个好兄弟,不能带着自己的兄弟走一条康庄大道,却过着这种刀口舔血的日子,死了却还要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甘宁啊甘宁,我还真是高看了你,好了,你走吧!”
方志文的一番话说得甘宁羞愧欲死,甘宁无语低头迅速的翻过船舷,甘宁的身影消失在船舷后面,一阵划水声传来,几条小船穿过大船的缝隙,很快就隐入了黑乎乎的江面。
“主公,为何放他们走啊!”
“玉不琢不成器,现在的甘宁毫无用处!”
方志文咧嘴笑道:“好了,留下正常值守的人,大家回去休息了。”
说完,方志文拉着太史昭蓉的手向着船舱门走去。
黃叙歪着脑袋想了想,笑着摇了摇头,也回身朝着船尾方向走去。
........................................
“老大,要不我们再杀个回马枪,想来他们这个时候肯定没有防备!”
“放屁!他们那个样子像是没有防御?刚才我们能渗透进去,显然是人家故意放我们进去的,我就说这征北将军身经百战,怎会如此不小心,原来却是个陷阱!想来我们早就暴露了意图了!”
“怎么可能,他还能未卜先知不成?”
甘宁仔细的想了想,忽然恍然道:“打探消息的时候,肯定是打探消息的时候露了马脚!”
“该死,那些家伙真是不讲道义!”
“屁的道义,人家跟你可不是一条道,我们是江洋大盗,人家是做生意的。”
“不行,这事不能算完,我去做了他们!”
“你还去做了他们?你现在一露头肯定先被人做了!”
“够了,你们没听到征北将军的话么?如果乱来,会害死那些兄弟的!”甘宁烦躁的说道,临走的时候方志文的一番话让甘宁十分的抗拒,但是却也让甘宁忘记,他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害死自己兄弟的,貌似就是自己。
虽然做这个行当,本来就是刀剑舔血,今日生明日死也是常事,可是他们这么死似乎毫无价值,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的无能和愚蠢,甘宁想到这些,心里就不停的抽紧,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死死的攥着,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老大。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眼睁睁的看着兄弟们被送到瀛西去?”
“不行,绝对不行!”甘宁用力的捏着船舷涩声道:“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将他们救出来!”
“怎么救?难道去劫押解他们的船队。那更难了!”
甘宁烦躁的摇着头:“我也不知道,我们慢慢的想办法,总还有些时间!”
“要不,我们去绑架百姓!”
“你傻啊!要是他们不理会我们,直接杀人怎么办?”
“那就去绑有身份的人,比如朱治的亲族如何?”
甘宁摇头:“太冒险了,成功了不知会如何。一旦失败,兄弟们肯定完了,我们也会被追得无处藏身。”
“大不了投效曹操去!”
“曹操?为何要投靠曹操?”
“曹操跟方志文做对啊!说不定能报仇呢?”
“你龟儿子没长脑子啊!曹操如今这个样子还跟方志文做对。你不看看如今这江北黑灯瞎火的一片,连个人家都不见,到时候方志文一句话,曹操就拿着我们的脑袋来换好处了!”
“那。那大不了我们回巴郡嘛!”
“回巴郡咱们那些兄弟就得救了?滚一边去。少在这废话。”
甘宁看着兄弟们争吵不休,心里也是没有主意。
“大哥,做咱们这行的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换人,还有一个办法是赎人!”
甘宁眼睛一亮:“你是说用钱赎人?”
“这征北将军好像不差钱吧!”
“你别吵,我没说用钱,老大,用钱不行。咱们还有把子力气,不如去找征北将军说说。最多咱们替他干事还不行么!”
“这个主意不错!征北将军似乎对老大也相当欣赏,老大去见征北将军,咱们再去召集一些兄弟,用战功换回兄弟总可以吧!”
甘宁想了想点头道:“这事我看行!”
................................................
第二天,方志文吃了早饭,甄翔就屁颠屁颠的跑来汇报,在城门口抓住了甘宁!
“定远,你确定是你抓住的?”
“呃......主公,其实是他自己来的,嘿嘿。”
“行了,带来吧,不知道这家伙又有什么事。”
“主公,这个......不大安全吧,要不绑了来!”
“行了,小家子气,你站在边上,能让他对我动手?”
“不能!”
“还是的,快去!”
甄翔高高兴兴的跑了出去,黃叙和太史昭蓉都翘了翘嘴角,这甄翔还是真是好哄啊!
很快,甘宁就被带来了,这回甘宁穿得光光鲜鲜的,腰上真的挂着一串金铃铛,方志文暗想,要是香香在的话,肯定会对这串金铃铛感兴趣的。
“草民甘宁拜见大人!”
“呵呵,前倨后恭,必有所求!免礼吧,说说你今天来打算干什么?”
“大人睿智,小民回去想了大人所说的话,真是醍醐灌顶!大人,草民确实有愧于兄弟,不能因为在下的错就让这些兄弟背井离乡远赴瀛洲,所以草民想到一个办法。”
“呵呵,去瀛洲并不一定是坏事,当然,现在他们肯定是不愿意的,那你想到了什么办法,能让我放过他们呢?”
“大人,草民不求大人放过他们,而是请大人允许我们为自己的行为赎罪,你将他们送去瀛西不是也是如此么?草民和兄弟们都做不得普通人,让他们像民夫一样干活,还不如杀了他们,因此,请让我们为大人作战。”
“作战?就你们?”
“大人,草民虽然是贼,可是也知道信义,绝不会趁机逃走的,大人也可将我们打散,只求在一军之中即可。”
“逃走?这个我不担心,你甘宁的名声还没到那种地步,只是你们这种性子,怕是不大适合从军吧!”
“大人,草民保证遵守军纪!否则愿受军法,其中有一人犯错,草民愿意连坐!”
甘宁一脸坚毅的亢声说道,语气铿锵,其中竟无一丝犹豫。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折信出战陷阵威名
黄叙惊讶的看向甘宁,这种话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说的出来的,方志文闻言也赞赏的点了点头:
“好吧,看在你们兄弟情义的份上,我就给一个机会给你们,不过,这个事情必须自愿,毕竟是上阵拼杀以命相搏,那些愿意去瀛西的,你也不能留难,并且要将刚才这番话当众说开,你那班兄弟都愿意了才行!”
“多谢大人!”甘宁大喜道谢,不过随即又有些忐忑的问道:“不知道大人觉得应该如何才算是赎清了罪过呢?”
“简单啊,我军中有军功书记,只要你们平均的军功达到了五百点,就算是完成了!”
“可.......”
“不要将我的部队与黄祖那种人想提并论,我军中的军功乃是用任务形式分记的,有天神作证,难道还能作假不成,若是你发现有假,可找督察院,或者直接来找我!”
甘宁扫视了在场的人一眼,点了点头道:“好,草民相信大人的话,一言为定。”
方志文翘了翘嘴角道:“明日你带你的兄弟一起来,我们乘船去岳阳!”
................................
方志文开始巡视江东的时候,南部的叛军磕磕绊绊的也终于到了宛陵城下,如今在宛陵城里驻守的正是年轻的折信,这个草原上长大的孩子,却抛弃了骑射痴迷于重步兵。作为高顺的的得意弟子,折信坚持将他的部队称为陷阵第二营。
其实认真的追究起来,陷阵第二营与高顺的陷阵营还是有区别的。主要的区别在与折信的属性中有个‘骑兵精通’的属性,这让他的部队机动性和耐力都比高顺的更强一些,因此,高顺更看好这个弟子,觉得他有可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今天,将是折信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此独立大战,整个宛陵战场上。只有折信一支部队,折信就是最高指挥官,包括城防部分。也统归折信指挥。
看着城外乱糟糟的敌军,折信实在是没有办法让自己兴奋起来,这种敌人作为自己的首次独立战斗的对象,显得有些儿戏和荒唐。
叛军从汲县走到宛陵。不到两百里硬是走了七八天。然后在城外扎的营地跟难民营差不多,折信使劲的忍住才没有当天夜里就将敌军的大营袭破,折信也是科班出身,知道战略目的才是战争的本质,不能为了战争而战争。
要将对面的叛军打败很容易,但是要彻底的将叛军的人心击败就不那么容易了,所以折信决定要堂堂正正的打一仗,让叛军知道他们自己距离军队还有多远。将他们的侥幸之心彻彻底底的给打消,让他们以后见到幽州军就腿软。这才是最好的做法。
钱绍等人扎好了营地,当然了,作为一个对军事只有纸上谈兵经验的人来说,他们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休息了一天,大家消除了一路上的疲劳,见到城中的幽州军谨守不出,似乎有些怯战的意思,钱绍决定全军出击,大举攻城。
按照规矩,应该要先去城下搦战才是,于是叛军第二天一早就开始准备,现实吃了早饭,然后开始战前的军事会议,直到日上三竿了,叛军才磨磨蹭蹭的从军营里出来,一队队还算整齐的队伍开始向着城墙方向出发,然后在四里外列阵,排下了一个复合步兵阵,两侧还有数千骑兵,看上去倒也像是那么一回事。
钱绍等人顶着烈日,回头看着浩浩荡荡的大军,胸中充满了豪情壮志,仿佛有种能横扫天下的错觉,可是没等钱绍自我陶醉,只听得对面宛陵城上号角声声,宛陵城门大开,一队队的士兵开始出城列阵。
看到陷阵第二营那重装步兵雄壮威武、肃然有序的样子,钱绍才知道自己自我感觉的那些东西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一队队的重步兵以曲为单位,列成一个个的小阵,然后再合并成一个大阵,在一声声的号令中和旗帜的指挥下,森然的向着敌军推进,直到千步左右的距离停下,然后是异人的部队,开始在两侧列阵作为中军重步兵的护持,最后在外围警戒的骑兵分别回到军阵的两侧,静静的站立。
整个战场上忽然安静了下来,这一个过程前前后后不到半刻,看上去行云流水仿佛一个机械一样的精准有序,整个过程中毫无嘈杂声,只能听到清晰的喝令和隆隆的脚步声。
等到阵成,将士们齐齐的一声怒吼:“喝!”
这一声怒吼如同雷鸣一般,吓得对面的叛军不少人腿脚发软脸色清白,不少人甚至连手里的兵器都吓得失手掉下。
折信鄙视的哼了一声,催马上前,一直到了对方两百步之内,手中长枪一指,大声喝道:“我是幽州陷阵第二营主将折信,奉命讨伐汝等逆贼,可有人敢上前一战!”
钱绍看着对方年纪不大,想必也不会太厉害,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阵中将领:“谁愿上前一战!”
“末将愿往!”
一名钱家子弟挺枪催马,泼剌剌的冲了上去,一身甲胄的钱绍满意的扶了扶胡须,心道还是自己的人靠得住。
“钱钟来领教高招!”
“报过名就去死吧!”
折信咧嘴一笑,啪地放下面挡,双脚一磕,坐下的白马兴奋的蹿了出去,两员战将越来越近,只见那钱钟铁枪缩回,枪尖渐渐的闪出一抹强烈的蓝色光芒,然后挟着风雷之声猛地向着折信刺去,大有一招毙敌的架势。
钱绍看得欣喜莫名,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折信一撇嘴。手中长枪一点,准确的点在对手的枪尖侧面,将对手的大招引偏。然后枪式一滑,顺着对方的枪杆就刺了过去,枪尖上忽地白芒闪烁,直到这个时候,折信才用出了技能。
“扑哧!”
在钱钟惊恐的注视中,折信的枪尖轻松的刺破了钱钟的护心镜,直没入他的胸口。折信手腕一拧一顿再一缩,用了个‘挑’的力量,长枪向外发力一推。轻巧的将对手挑落马下。
双马错身而过,胜负却已经在第一招就分了出来,折信不满的摇了摇头,着对手也太弱了。估计连四阶都不到。这些勒住了战马,回头一甩长枪,枪尖指向敌阵,连看都不看地上已经没气的对手一眼:
“谁来再战!?”
敌阵鸦雀无声,折信背后的将士们也一声不出,这种水准的斗将,他们连欢呼都提不起兴趣。
钱绍的脸色发青,握着马鞭的手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这。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众将,大家纷纷的将头地下或者扭开。秦绍一张脸又忽然变得通红,扭回头看向折信,梗着脖子道:“战阵之上其能呈匹夫之勇,擂鼓,冲阵!”
折信哈哈一笑,不再搭话,转身驰回阵中,等着叛军来冲阵!
叛军在鼓声中,举着盾牌缓缓的向前推进,速度那叫一个慢,不是钱绍不想更快一些,而是他知道,如果再快一点,阵型就会乱掉。
“前队竖盾!”
“枪兵持枪!”
“弩兵齐射准备!技能齐射准备!”
“弩兵抛射,角度三十,放!”
“技能齐射,放!”
‘嘣!’
一声整齐的闷响,随后一片黑云从陷阵营的后队升起,向着正在缓慢蠕动的敌军飞去,紧随其后的,是一片五颜六色的技能光芒!
“举盾!举盾!”
“扑哧~~”
“啊!”
陷阵营的重弩射程超过了叛军的预期,竟然越过了前面的刀盾兵,落在了枪兵和弩兵阵中,顿时给叛军造成了惨重的伤亡,叛军顿时慌了,幸好这些叛军多多少少的还跟山越人打过仗,不至于一见血就崩溃,但是这么惨烈的情景,可不能跟山越那种小规模战斗相比,叛军的士气难免受到严重的打击。
而且,对面的重弩一旦开始就是连绵不绝的飞射而来,接着是技能的爆炸,叛军纷纷左右躲避,队形彻底乱了。
“推进!”
“轰轰!”
在整齐的脚步声中,重步兵迈开脚步向前推进,整齐的声响给人一个错觉,仿佛对面的不是数万人组成的战阵,而是一个巨人,这个如山一样的巨人,正在一步一步的向着叛军靠近,仿佛要将叛军彻底的碾碎一样!那种声音带来的威慑,竟然比漫天的箭矢更让人恐惧!
终于,两军接触了!
“长枪,刺!”
“盾击!开盾,劈!”
“杀!”
“进!”
“长枪,刺!”
“盾击!开盾,劈!”
“杀!”
......
此刻的陷阵营就像是一个杀戮机器,从正面看去,之间一片密密麻麻的枪刺从坚实的大盾中刺出,顺着对方的盾牌缝隙次了进去,然后像是钢铁巨锤一样,大盾猛地轰向对面的敌军,将敌军撞的歪歪斜斜,接着一片刺眼的光芒闪过,吓人的巨大刀刃反射着强烈的阳光劈了下来,将面前的敌人连人带盾分开两片。
叛军的还击稀稀落落,而且这些箭矢落在重甲上,几乎也没有什么效果,何况,陷阵营第一线的士兵还在不断的轮换位置,想要对这些重步兵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并不容易!
“命令骑兵出击,两侧异人的部队向中间合击!”
“呜呜!~”
“骑兵,出击!”
“杀!~”
在幽州骑兵面前,叛军的骑兵就是个笑话,还没有靠近,就被幽州骑兵的重弩突袭射翻了一片,剩下的骑兵竟然转身就跑,直接头也不回的溜了,幽州骑兵顺势从肋部冲进了本来就有些乱的敌阵,仿佛热刀切黄油一样将敌阵轻松的犁开,紧随其后的异人部队立刻跟上痛打落水狗,本来就已经混乱的叛军军阵这下彻底崩溃了。
ps:感谢‘cuoyen’‘龙之幽灵’‘mhtm11’‘暮轩’‘我没记性’‘kotonomius’‘灵邪幻’‘闹闹的宝贝’‘飞雪の宇’‘我有菜了’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一战而溃朱桓求见
宛陵之战,折信以堂堂阵战,轻松的完胜三倍于己的叛军,当场击杀叛军四万余,俘虏七万多,剩下的数万叛军做鸟兽散,钱绍和几名重要的叛军首领都死在乱军中。
这一仗,基本上将叛军的脊梁都敲碎了,原本还占据着汲县和陵阳的叛军立刻逃得无影无踪,其他各地的叛军都是惶惶不可终日,生怕幽州大军南下,将他们彻底的扫灭。
不过折信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继续呆在宛陵,忙着收拾那些俘虏,顺便收购宛陵的土地,分发土地给百姓,似乎一点也没有南下一口气扫平叛军的打算,这让叛军更是惶恐,所谓悬在头顶的刀子比落下来的更加可怕就是这个意思了。
折信到是真有南下的心思,不过他的想法随即被参谋部给挡了回来,至于为何,参谋部没有解释,折信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也大概能够猜到一些,或许参谋部和主公并不想这么快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