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25部分

母亲教训的极是,孩儿明白了!孩儿一定不会坠了父亲的志向!”
“明白就好,你去吧,母亲没事,至于吴家的人,母亲也会与他们说的,背井离乡谁都不愿意,但是当年江东诸家的前辈,若是没有披荆斩棘的勇气,又如何能在这江东之地开辟田地、扎下根基?若是失了进取之心,江东百姓就没有指望了!”
“母亲所见甚远,众人不及!”
...............................................
像吴夫人这样有见识的人不多,但是也不会少,江东世族能够屹立江东,也不是仅仅靠着祖辈余荫的,若是没有见识,脑袋不好用,恐怕也早就被淘汰了。
只不过想归想,真要做的时候,谁能轻松的将自己的家业土地放弃,跟孙策一起奔向未知的前途呢!人心难齐古来如此。
何况,还有很多的有心人在从中搅和,各种各样的人士也纷纷的带着目的奔赴江东,想要从即将崩解的江东获取更多的好处。
孙策的目的相当的明确,那就是军队方面要绝对的控制住,孙策、周瑜、张纮的主要精力就放在这个方面,通过仔细的调整将领,将那些心思不坚定的将领都排斥了出去,牢牢的把握住了军队这个重中之重。
至于民政方面,则完全放手给张昭和孙贲、吴景负责,争取所有能争取的支持者,当然,重点是老百姓,张昭甚至将密云的分田地那一套也给搬了过来,军属就不用说了,肯定会分得土地,连答应移民的老百姓,也可以获得土地分配,这一政策确实厉害,直接从宗族的手里挖走了大量的支持者,毕竟世族是不可能将土地分给雇农、佃农的。
还有些世族中人,因为不受重视或者土地过少的原因,也渐渐的倒向了孙策这边,所谓穷则变,到了穷途末路,人们就有了背井离乡破釜沉舟的决心了!
江东,就在这初春时节略显混乱的热闹气氛中发酵着。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城外踏春偶遇二乔
ps:感谢‘sky轻松’‘永远的大肚’‘a暗夜’‘真田幸村’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方志文一时半会是离不开秣陵的,黄忠、折信和甄翔的部队即使部署到位了,在孙策没有完成东渡这之前,在江东没有完全稳定下来之前,方志文恐怕都离不开秣陵城。
不过这也不代表方志文必须一天到晚的呆在秣陵城里,这天,天气晴好,方志文将正在军营里训练新兵的太史昭蓉拉了出来,将训练扔给了黃叙,两人换了装束,带着几个亲兵就出了城。
整天闷在军营里的太史昭蓉一出了城就放开了马蹄,一通猛跑,人跟马都出了身汗,整个人都畅快了很多。
“夫君,你看那边的山坡上有桃花。”
方志文也早就看见了,不过,太史昭蓉注意的是桃花,方志文注意的是山坡下面停放着的车马,看起来这里似乎有不少的人来游玩呢,可能也都是被这桃花给吸引来的。
“看到了,那里有不少游人,咱们也去凑凑热闹。”
转过一个山坡,才发现这里的桃林有一大片,开得极是灿烂,山坡下的道旁,停着一串马车,看来到这里赏花的人真的不少,收起了马匹,方志文拉着太史昭蓉沿着一条石阶拾级而上。
太史昭蓉脸颊红红的,却不挣脱,忍着羞意任由夫君拉着,事实上。周围有不少的男女也是这么干的。
两人都是武将,体力好的很,一路上边赏花边闲聊。很快就走到了左侧的山顶,这里不知道是谁给修了个竹亭,顶上用简单的箬草盖着,站在亭子里,清风习习送来阵阵花香,暖暖的阳光昭示着春的来临。
唯一不大完美的是人稍微多了点,还好。山头坡度很缓,随便在哪个方向上的风景都不错,方志文寻了个人少的地方。掏出马扎茶炉,摆开阵势占据了一块地方。
太史昭蓉到周围去捡拾来枯枝,说是要用桃树的树枝来煮茶,茶水才倒出来。就有人闻香而来了。
“好茶啊。这茶香气清冽,莫非是北方的茶?”
方志文一扭头,原来是个穿着文士杉的中年人,样貌清正,留着一把不是很长的漂亮胡须,一脸的笑容很亲热。
“这位兄台鼻子倒是灵的很,若是不嫌弃,不如品鉴一下在下这茶如何?”
“抱歉。唐突了。”
那人一脸的歉意,特别是看到还有家眷在场。不过他似乎对茶叶更感兴趣,老实说,方志文对这些茶叶基本上没啥了解,这都是甄姜给他的,他就收下放了起来,至于是什么茶,什么级别的茶,他就不清楚了,只知道是自己老婆的作坊里生产的而已。
“无事,在下姓方,这位是拙荆。”
“在下姓乔,就是这东边的乔家庄人士,祖辈务农,打扰贤夫妇了。”
“不客气,我夫妇二人是幽州人士,来秣陵行商,偷的半日清闲,也来做一回逍遥游。”
“呵呵,方老弟可不像是商人,倒像是世家子。”
“哦?乔先生是如何看出?”
“看看你这几个从人就知道了,这都是健者,普通人家哪有如此精明强干的侍从呢!”
“呵呵,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军人,这在幽州也很常见,因为幽州有退役制度,一些从军退役的军人喜欢做这些保镖护卫的职位。”
乔先生恍然的点了点头,接过方志文递来的茶水,忙不迭的道谢,然后慢慢的嗅着,半天才开始小口的品尝。
“好茶,好茶啊!香气清新透彻、沁人心脾,淡而不疏,轻而不散,真是好茶,这茶是什么名目?”
“这个......夫人,这叫什么茶?”
“夫君,这是去年的新品,叫长白雪顶茶。”
“雪顶!好名字,好名字,当真有冰雪暗香。”
方志文笑了笑,冰雪真的有香味么?这些文人到是有趣。
“乔先生也有趣的紧,怕也不是专心务农之人,倒是有些像是荆州的庞德公,专心读书,闲时耕作么?”
“哈哈......好一个专心读书,闲时耕作,方老弟妙语!只不过在下就是个蝇营狗苟的农夫,每日都为了田亩产出忧心,为了粮价浮动烦恼,哪有庞德公那种胸怀啊!方老弟谬赞了。”
“呵呵,乔先生不必客气,在下也是个商人,锱铢必较是本分,蝇营狗苟也不是罪啊!”
乔先生开怀大笑,这人见识学问且不说,豁达的心态还是让人喜欢的,两人倒也聊的投机,说了一会南北轶事,两人慢慢的说起了最近秣陵发生的大事。
“方老弟自秣陵而来,又是在幽州营生,在下有些事情想向老弟打听一下不知是否方便。”
“自无不可,乔先生请说。”
“在下听闻秣陵新主朱治朱大人想要行幽州之政,不知可有此事?”
“却有此事!”
乔先生闻言一叹,脸上不由得浮现一抹忧色,方志文见状笑着问道:“乔先生为何担忧啊?”
“无他,为生计耳。在下没有什么经营之能,只是守着祖上传下的田亩度日,若是真的被官府收回土地,怕是要饿死一家老小了。”
“哦?乔先生有家口几人?”
“只有夫妇子女四人,还有几个下人而已。”
“田亩又有几何?”
“三五十亩而已。”
“平时都是自己耕作还是赁与他人?”
“都是下人与在下在耕作,若是赁与他人,租子高了难免被人诟病,租子低了。我这一家子就要喝西北风了!”
“按照幽州的规定,一人可以拥有耕地二十亩,男女皆一样。那乔先生家的耕地还不够,不过这里周边的土地太少,恐怕官府也不可能立刻补足土地数量。若是在幽州,乔先生还能多得些土地。”
“啊?!怎么会如此?”
“呵呵,乔先生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你家里的下人会不会因此想要自立门户。”
“呃......这个倒是有可能的,谁不想过得更好呢!幽州这种政策是如何推行下去的。这么一来,谁还会帮人耕作呢?恐怕连下人都找不到了,若是家中没有劳力。岂不是要守着土地饿死?这不都乱套了!”
“怎么会乱套呢,能耕作多少就耕作多少,如果自己耕不过来可以跟邻人乡里合作,原本一个人只能耕作二十亩。但是十个劳力却是可以耕作四五百亩的。”
“那怎么可能?”
“当然可能了。幽州的田地都是大块大块的连在一起,用马耕作速度很快,田亩边上就有水渠,除了收割的时候需要雇人,其他时候都没有问题的。”
“若是完全没有劳力呢?”
“那就只能尽量做力所能级的事情啊,人不能总是靠着别人来养活自己吧,真要是没有自理能力,就去官府求助呗!”
“官府还管这个?”
“管啊。鳏寡孤独总是要管得吧。”
“真是如此?”
“当然,这些你也可以亲自去幽州看看啊。来回不过一月而已。”
乔先生有些半信半疑的看了看方志文,想到自己的下人可能会自立门户,顿时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像在这样的,若是没有下人帮忙耕种,岂不是没法养活家人?”
“乔先生这么说未免有些妄自菲薄了,读书识字就是一种能力,不说别的,就算是帮着别人写写算算,或者去学馆当个老师,养活一家人也没有问题吧,再者,先生家人也不是弱不禁风吧,幽州鼓励女子做事,我这夫人还能跟我走南闯北呢,有手有脚、有田有地岂能饿死?”
乔先生眨了眨眼睛,摇着头苦恼的说道:“若是一切不变岂不更好,何必要弄这些呢?岂不是劳民伤财!”
“呵呵,乔先生可知黄巾?”
“自然是知道的。”
“黄巾由何而来呢?”
“这......可是荆州还有江北,也没有这种政策啊!”
“幽州的政策谋的是万世太平,刘备和曹操......怕是过不了两三代,还得来一次黄巾之乱,我们普通百姓还知道要为自己的后世子孙着想,给他们挣田挣地,挣权势名声,何况一个官府,更应该为百姓的万世福祉考虑啊!”
方志文顿了顿,看着一脸纠结的乔先生笑着说道:“人说劳者有其食,莫非乔先生以为不劳而获才是王道?”
乔先生一愣,随即摇头苦笑,人天生都是懒惰的,都是害怕改变的,所以尽管道理都知道,但是肯放弃懒惰、勇于改变的人还是少数。
“老爷,老爷!”
“爹爹在那边!爹爹......”
乔先生闻言看去,脸上的纠结顿时消散得干干净净,站起身来招手:“靓儿、宛儿,这里来。”
方志文和太史昭蓉也站了起来,只见一大一小两个梳着丫髻的女孩正高兴的奔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妇人和几个男女从人。
两个女孩像是两只欢快的小鸟,不过见到父亲身边有陌生人,脸蛋有些红了,害羞的躲在父亲身后。
“莫要失礼,来见过方先生伉俪,这是小女,大的叫乔靓,小的叫乔宛。”
方志文怔了一下,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似的,这两个女孩大的一个十一二岁,小的**岁,看上去很是活泼可爱,绝对是两个小美人坯子,方志文觉得,这两孩子恐怕跟蔡琰、甄宓和阿丑不相上下。
想到这里,方志文自己也有些惊讶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小乔?!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人心求稳政策易缓
两个孩子很羞涩的给方志文和太史昭蓉行了礼,太史昭蓉一见就喜欢上这两个孩子,从包裹里翻出两个幽州的雪狐耳朵做成的魅力加一的头饰一人送了一个作为见面礼,两个女孩欢喜极了。
大家叙了礼再次坐下品茶歇息,两个女人和女孩们凑在一起低声的说笑,方志文则继续与乔先生聊刚才没有说完的话题,方志文也确实想要知道当地的世族富户,到底是如何看待即将要实行的新政的。
“一见面就让方老弟破费,真是不好意思!”
“那有,不过是小小的礼物罢了,你这两个孩子真是出色,羡煞旁人啊!”
“有什么用,将来都是要嫁出去的,到老了连个养老的人都没有。”
乔先生低声的说道,显然是不想被自己的妻女听到。
“呵呵,谁规定女儿不能养老了?在幽州,女孩可以上学,可以入仕,你这两个女儿如此优秀,将来招个女婿恐怕也不是难事。”
“那个就不想了,只要她们能够嫁个好人家就好了,做父母,图个啥啊!”
“嗯,可不是么。”
乔先生一脸欣慰的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回过头来又是一脸的沮丧:“只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无能啊,方老弟你现在明白了,如果实行新政,我这一家子没法过了,实在不行,我也只好渡江北上,要不就去荆州境内求个活路。”
“呵呵。江北就不说了,不久之后,江北必然生乱。还是乔先生觉得到了荆州就能有活路?”
“江北会升乱么?莫非老弟是说幽州有意攻略江淮?”
“这个不好说,但是曹操不会坐视自己被团团围住,隔绝商贸吧?”
“这......倒也是,那只能去荆州了。”
“哦?乔先生在这里觉得不过下去了,难道到了荆州就能生存了?这是为何?”
“这还不简单么?在这里我无力耕种,到了荆州可以雇人啊!”
“那乔先生可就错了,荆州地广人稀。而刘备还在力主屯垦,雇农的价格甚至比幽州还高,而且乔先生你又人生地不熟。在荆州能比现在更好,显然是不大有说服力啊!”
“那,那可如何是好啊?”
“这有何难,若是乔先生不善经营。大可试试出仕任官。如今朱治大人正在广招贤才,以乔先生的学识,定能量才录用。若是乔先生觉得不行,还可以做个教书先生,再不济,就将土地入股,与人合作耕种好了,总有劳力富裕的家族对吧。”
“这......行么?”
“我在幽州认识一个朋友。她是孤儿寡母,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大的十二岁,小的才三四岁,三个人有六十亩地,根本就没有办法耕作。于是她将土地与人合作,一年能收一百石左右的粮食,自己日常嚼用勉强够了,她自己有裁缝技能,平日接些作坊的活计,照样能将两个孩子养的壮壮实实的,大的孩子还在西林学宫上学。一个孤儿寡母尚且能自食其力,我实在看不出乔先生有什么好担心的。”
乔先生想了半天,似乎还真是没有办法反驳方志文所说的事实,看了看自己的妻女,莫非也让她们为生计奔忙么。
方志文看到乔先生的眼神,立刻明白了他在想什么:“乔先生,不瞒你说,要说到做生意,我是远不如我夫人的,所以家里的生意都是她在管理的,千万不要小看了女人哦,既然是家里的事情,不妨与尊夫人商量一下,急着背井离乡,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乔先生惊讶的看向方志文,见方志文一脸的坦然,不由得颇为敬佩。
“方老弟所言在理,在下会仔细斟酌的。”
“呵呵,不客气。在下奔走南北,认识的朋友也多,若是乔先生需要帮忙尽管来秣陵寻我,这段时间我都会在秣陵居住,若是乔先生想要出仕,我也能略加援手。”
“如此多谢方老弟了,改日必定前往拜访,今日难得相见,不若到舍下盘桓一二,尝尝在下自酿的浊酒如何?”
方志文看了太史昭蓉一眼,太史昭蓉笑着轻轻颚首,方志文这才答道:“那就打扰了。”
“方老弟是贵客,在下荣幸之至,呵呵。”
乔先生很高兴的笑着,对于方志文与太史昭蓉的交流,他是清楚的看见了,果然方志文是十分尊重夫人了,看来方志文刚才所言应该都是真的,真看不出来这个方夫人还是个商场女将呢!
........................................
方志文和太史昭蓉是在乔先生家吃了晚饭才返回秣陵的,赶夜路对与方志文自然不是问题,而且黃叙也已经带兵到了附近接应,顺便当作夜行军训练。
第二天一早,太史昭蓉就带着田稚神神秘秘的不知道溜去哪里了,方志文招来朱治和顾雍二人,就自己这几天在市井中的见闻与两人交流意见。
将自己这些天的实际见闻与朱治和顾雍仔细的说了一边,朱治和顾雍都是敬服不已,作为一个上位者,能够仔细的去倾听底层的声音,并且能够真正的站到当地人的立场上去衡量和考虑,这种做法令朱治和顾雍都觉得有些惭愧,至少,他们就只关注了世族、士人和商户这些精英人群,从来没有想过那些小农和雇工的想法。
“我考虑了一下,幽州的政策对与大户,特别是商业大户的影响无疑是有利的,因为他们手里有资本,可以组织规模化的生产和商贸,还能大规模的租种土地,幽州的政策和稳定的环境也对大户是有利的,他们应该比较容易接受这个政策。”
朱治缓缓的点头:“主公所言甚是,这些日子,属下与江东的大户沟通的结果也证实了主公的猜测,他们虽然开始时比较担心,但是仔细了解之后,已经纷纷派人出发前往幽州实地考察,相信他们亲眼看了之后,肯定会赞同幽州的政策的。”
“不错,幽州政策对资本的限制和保护是一体的,因此从长远看,长期稳定的利益比短时暴利更有吸引力。还有幽州的教育和官吏体系,这些都是吸引精英的地方。倒是主公所说的普通富农农户,还有雇农等等,可能会面临更大的压力。农户和富农会担心雇农成本上涨,最后影响他们的利益,雇农是不了解政策,担心官府不能有效的兑现诺言,还有他们对风险的承受力等等。”
“没错,人心思安,那些勇于冒险的往往是少数,当然,也是很重要的少数,这一部分我们自然要首先争取,但是,整个属地的稳定却是取决于那安于现状的大多数的,因此,我们的政策宁愿在稳一些、慢一些,务必要想办法让这些人口数量最多的人理解我们的政策。”
“主公,我看可以从分发土地开始,将原本属于官府的土地,还有没收的、赎买的土地,尽快的分发下去,后面加大对大族土地的赎买,富户地主等等先放一放。”
朱治眯着狭长的眼睛一边思索一边缓缓的说道,顾雍随即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必须调拨足够的耕牛、种子和农具租赁给农户,让他们能够尽快的开始生产。”
“没错,不能仅仅是将土地分下去,而是要让这些新农户能够从土地上顺利的产生受益,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方志文听到两人的意见,满意的点头笑了:“那么,我建议将适应期延长到两年,两年后才正式强制推广幽州的土地政策,现阶段先冻结土地的自由流转,但是允许保有现在的土地,当然,自愿出售给官府可以获得一些好处,比如减税之类的。”
“这个等属下仔细算算吧,毕竟我们也不希望江东还要有幽州救济,到时候回密云开会时会被鄙视的。”
顾雍笑着说道,方志文点点头:“呵呵,也是,不过我不大担心这个,君理和元叹都长于政务,江南又是水土肥美之地。”
“主公谬赞了,属下定不让主公失望就是,还请主公多多操心军事,属下现在可是连政务这边都忙不过来了。”
“君理勿忧,汉升等人几日后就到了,军事上没有问题,你的水军副统领徐盛我看不错,将他升为水军都尉吧。”
“属下代文向多谢主公了!”
“不用谢,这是量才而用,是他的能力为自己争取来的,你转告他,我希望他将来是第七舰队的主将!”
“诺!”
“哦,对了,孙家的船似乎明天就到了吧?”
“是的,孙尚香小姐和她的姨母,还有从者百人,主公想见见她么?”
“不是,不过昭蓉想要见见她,还有香香也会特地赶来,今晚应该能到了,让徐盛在秣陵停留一天。”
“遵命!”
中午吃饭的时候太史昭蓉也没有出现,直到下午太史昭蓉才回来,神神秘秘的笑着向方志文汇报了行踪。
原来她今天邀请了乔氏姐妹来玩,自己做了半个主人翁招待她们母女三人,期间说起了密云的西林学宫,还有即将北上密云读书的孙尚香大小姐,乔氏姐妹也是极为羡慕,于是,太史昭蓉将乔氏母女留了下来,准备明天一起见见孙尚香。
方志文倒是不会反对,只是觉得这事很怪,历史上原本的姑嫂相见,会是个什么场面呢?这乔氏姐妹,还会成为幼虎和周郎的爱妻么?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春季开战陈撼先登
北海的二月还是很冷的,夜里就更加的寒冷了,凛冽的寒风如同刀子一样,不过这风对于陈撼来说却有着异样的亲切感,因为他总是在这种黑沉沉的海上活动,漆黑的大海就是契俞营的主场,凛冽的寒风就是陈撼的忠实伙伴。
陈撼的船队如同传说中的猛兽,在黑暗的海上四处奔掠,广阔的大海就是他们的猎场,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就是他们的天幕,契俞营在黑夜中出没,已经成为一个传说,成为倭人的梦魇。
“将军,根据计算,我们应该已经到了第一出发海域了。”
“命令各船按照指北针的指向,排成一列横阵,面朝南边海岸,搜索侦查小队的信号。”
“诺!”
“传令契俞营做好出击的准备,蔡将军,你也做好第二波攻击的准备!”
“诺!”
蔡中用力的答应道。
很快一个不显眼的光芒在海岸线上被发现了,仔细的辨别了通讯的密码之后,契俞营纷纷登船,用木浆划着消停迅速的向着海岸线而去。
蔡中看着小船消失在黑乎乎的大海上,计算了一会,下达了调整阵型的命令,将登陆船摆在了前面,准备作战的将士们开始用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战斗将会在半个时辰之后开始。
长门,是下关的侧翼。
从目前的态势来看,汉军攻打本岛的选择很多,不过最有效的自然是攻陷下关了。下关与九州一线之隔,不管是补给还是人员输送无疑都是最高效的地方。因此,倭军在下关布置重兵。特别是针对可能到来的登陆战。
在福冈的堡垒战虽然最后失败了,但是却也证实了堡垒战是迄今为止对付汉军最有效的手段,因此整个冬天,下关周围的沿海都在忙着修筑堡垒群,下关周围的山体几乎都被挖空了。
郭嘉能不知道对方在干什么么?不说海军每天的抵近侦察和马蚤扰,就算是站在北九州海边,也能清楚的看到对面的倭人正在忙乎着什么。因此,去撞这个堡垒群显然不是个好主意。
于是,郭嘉再次祭出了蛙跳战术。准备从侧后开辟战场,对下关的腹背形成威胁,迫使倭人主动撤出下关,取得登上本岛的桥头堡。
当然了。郭嘉的选择其实很多。甚至开辟主战场的主动权也完全在他手里,比如进攻四国,或者远跳到东海东部去攻击本岛的北部,或者干脆先攻瀛北大岛也行,那边可以获得永明港的支撑。
而郭嘉最终选择由南到北逐次开辟战场的策略,一方面是出于降低后勤组织难度考虑,另一方面,则是希望能大范围的调动倭人。郭嘉已经再三的确认,倭人在战略应变能力上真的是先天不足。
倭人的民族性格很有意思。如果说鲜卑人的性格是跳脱和情绪化,那么倭人的性格是呆板和极强的纪律性,这种性格容易团结,容易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但是同样,这样的性格也失去了临机应变的灵活性。
郭嘉的想法是通过不断变化的战略措施,打乱倭人的既定战略,让倭人始终处于战略混乱的状态,身为统帅,郭嘉的第一任务就是从战略上击败敌人,至于战术层面,那就要交给具体执行的将领了。
陈撼,就是负责开局的人,第六舰队及其突击队,将会突袭长门,在长门的侧背打开一个缺口,随后,赵云和俞涉会大规模登陆,争取攻陷长门,从侧后将刀子顶在下关的后心上,迫使下关的倭军后撤,或者将主战场从下关向北转移,废掉倭人的岸防堡垒战企图。
寒冷的黑夜中,陈撼的契俞营极为有耐心的慢慢向长门靠近,这里是下关的侧翼,到下关还有七十多里,这个距离在如今这个靠脚走路的时代还是挺远的,倭军还是在这里小心的建立了严密的防御阵地,虽然没有下关沿岸那么夸张,但是两里一个堡垒还是有的,这些堡垒在外围保护着长门的安全。
“咻!”一声轻微的响声,惊动了在堡垒顶端值班的异人,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在灯笼的光影下,似乎有黑影在闪动,他想要张嘴喊叫,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完全发不出来,伸手向有些僵硬的喉咙抓去,却发现那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支冰冷而纤细的弩箭。
“咻,咻!”
又是几只弩箭,准确的射进了这名异人的双眼和心脏,然后只见两个黑影一分手里展开一张黑幕,将异人的尸体一下遮得严严实实,转生的白光一丝都没有泄漏。
一个黑影很快就出现在原来哨兵的位置,其他的黑影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汇报情况!”
“第一队得手。”
“第二队得手。”
“.......”
“发信号,让突击队登陆,我们不要停留,继续向预定的目标渗透,争取在敌军发现之前拿下更多的堡垒!”
“诺!”
.....................................
“纳尼?小林君,你看!”
“死亡的光芒!糟糕,是敌袭!快鸣钟!”
“当当......”
急促的警钟声打破了黎明前的黑暗,契俞营的攻击终于曝光了,各个堡垒的倭人们纷纷进入了战斗岗位,但是却不敢出击,诡异的是,偷袭的敌军也没有来进攻,凌晨十分最深沉的黑暗中,除了警钟的声响之外,居然没有别的任何声音。
“汇报最新的情况!”
“嗨!已经确认已经失去了联系的堡垒一共十七座,集中在西北方向。敌军显然是在那里登陆的,现在没有发生任何战斗,别的地区也没有发现敌军活动的迹象。”
“登陆场么?”
“恐怕是的。将军。”
“立刻下令集结城内部队,各个堡垒抽出一半守军,趁着汉军立足未稳,将他们赶进海里!”
“将军,是不是......稳妥一些为好!”
“八嘎!我军在长门的部队不多,下关和周南方向的援军需要一日才能到达,如果让汉军站稳了滩头阵地。整个战役的重心就会北移,下关周边的布置全部都白费了,到时候。下关周边的守军是继续戒备,还是向北集结?还有,若是从广岛、浜田方向调集部队,这些地方就可能成为汉军的下一个登陆点。所以。我们必须冒险。必须将汉军企图在侧背开辟战场,威胁下关的企图击败!去传令!”
“嗨!”
.........................................
“快,依托这些堡垒群建造土垒,形成一个城池的雏形,用小船立刻组成临时码头!”
“突击队在土垒和堡垒布置阵地,让异人的远征部队上去布阵!”
“优先卸下飞龙和油罐,小心不要打破了油罐!”
“这里地形开阔,城主府就造在这里!开工啊!”
此时。在海边已经是灯火通明,大批的汉军和异人涌上了滩头。因为码头太小,人员根本就是划着小船直接上岸的,有的性急的玩家直接就跳进海里游了过去,然后按照预先已经领好的任务开始工作。
“靠!建筑技能又升了一级!老子六十级了,建筑匠师,让开,看老子的技能!”
只见一阵光芒闪过,原本堆了一地的材料顿时消失无踪,一个高大结实的望塔建了起来!
倭军忙着集结部队的时候,汉军正在忙着建立一个临时的城镇,准备在这里挡住倭人可能进行的第一次反扑!
不远处的海面上,郭嘉的指挥舰也正在这里。
“张参谋,西面的攻击支队到位没有?”
“已经到达,赵云将军和孙明将军在请示下一步的指示!”
“命令西路待命!”
“斥候的消息呢?”
“倭人正在组织部队,应该会在半个时辰内展开攻击!”
“战斗交给陈撼指挥,建议他将火龙突袭稍微拖后一些,等敌军的火炮阵地布置好再说。”
“呵呵,同意!”
“俞涉的部队登陆没有?”
“还没有,现在是邢道荣的部队。”
“让他们加快速度。”
“是!”
............................................
“轰轰~”
“八嘎!又是飞龙!注意防空,防空!炮兵阵地疏散!”
“轰轰~”
“砰砰!~”
火枪发射的声音,火炮的轰鸣,还有飞龙的吼叫,油罐爆炸和火药殉爆的声响充斥着每一个人的耳膜,事实上,指挥官的声音即使是大声喊,传令兵也未必能听得清楚。
“小心!”
“咻!噗!”
倭军指挥官推开自己身前挡箭的副官,眯着眼睛看了看汉军已经摇摇欲坠的土垒,嘴里觉得有些发苦,只有不到一百米了,硬是攻不上去,汉军的投石机和纸符像是下雨一样,还有那狙击手神出鬼没的夺命箭矢,已经有多少基层指挥官倒在偷袭的箭下了?
“将军,将军!不好了,不好了!”
“八嘎,慌慌张张做什么!到底什么情况?”
“汉军,汉军从城西发起了攻击,城西的堡垒已经被全部突破,汉军正在猛攻城门,你看!”
指挥官骇人扭头,果然,在西面冒出了一股浓重的黑烟!
“八嘎!中计了,声东击西!”
“撤退,撤退!”
“倭军撤退了,命令邢道荣和俞涉的重步兵突击!”
“诺!”
“飞龙进行二次攻击!”
“诺!”
“全歼倭军!!契俞营突骑兵!出击!”
“杀!杀!杀!”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赵云开路元志进袭
ps:感谢‘噬尐澈’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子龙,辛苦了!”
郭嘉笑眯眯的看着赵云,伸手拍了拍赵云的肩侧,不过拍在甲胄上手给拍得有些痛,赵云咧嘴笑了。
“军师大人,叫我回来是不是有新的布置?”
郭嘉搓了搓手,笑着说道:
“嗯,如今长门城已经被我夺下,下关之战将会变成长门之战,长门地形逼仄,骑兵施展不开,而且,倭军正在大规模的向着长门、下关方向集结,所以,这正是我们另辟战场的时机。”
赵云眼神一亮,兴奋的看向地图,郭嘉笑着伸手指了指地图:“这里,上越,关东中部北岸,这里周围都是山区,你的任务是沿北岸的城池群,任意攻击,孙明和蒋钦的舰队会负责给你补给和配合。另外,你打开一个缺口,让元志的部队进入山区,那边的战区就由你和元志负责,以你为主。”
“军师大人,为何不是四国方面呢?”赵云有些奇怪的问道。
“呵呵,四国那么点大的地方,哪里用得着我们的上将军,那边陈撼会负责,然后用异人的散兵就能慢慢的将四国拿下,不管是对我们还是对倭人来说,如今四国在战略上都是不重要的。”
“原来如此,那么我们北进的目标呢?”
“没有目标,你若是能打到名古屋和京都也随你,不过我是不建议的。走沿岸最好,倭军会无所适从,如果能够夺取坚城。那么我会将俞涉派过去。”
“明白了,尽量开辟第二战场!”
“嗯,尽量,但是不必勉强!”
“军师大人放心,末将明白!”
“很好,修整一天后出发,孙明的船队会送你们过去。”
“诺!”
........................................
“子龙。为何要选择上越?我觉得取下糸鱼川更合适,这里南边都是大山,适合我们遮断。倭军只能走东西两侧的海岸,防守相当有利!”
“呵呵,防守什么,我们是来进攻的!”赵云笑呵呵的说道。
“进攻!?军师不是说如果能取下城市就派俞涉过来......等等。我懂了。动态防御是么?”
“没错,骑兵不就是适合动态防御么,而且,我们开辟第二战场一来是为了减轻下关、长门方向的压力,二来是为了第三战场做准备,所以消灭敌军的有生力量也是一个重点。如果我们选择糸鱼川,敌军在两侧一堵,战场就有些僵化了。”
“嗯。确实如此,看来还是军师厉害!”
“元志。你这不是废话么,要是你厉害,军师就该由你来做了!”
“呵呵!”
“计划是这样,我先登陆,然后对上越发起围攻,你就不用管我了,直接南下进入山区,第一个目标是袭断妙高,之后就随你行动了,我会随时跟你联系,我的活动区域会集中在东边,反复在这一个城市群中穿插,寻找适当的时机拿下上越或者别的城市。”
“明白了,我会策应你的行动。”
........................................
二月十九日,九江,孙策的指挥部。
指挥部里挂着一面巨大的瀛洲地图,不管下面的将领们有多么不甘或者忐忑,征战瀛洲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实了,日日看着这幅地图,军方将领们心里也慢慢的接受了这个自己即将要征战的地方。
“根据幽州方面这几天发来的战报,我与子纲先生已经整理出来了当前双方的态势图。各位请看,如今在瀛洲本岛上,形成的战场有两块,另外,在四国地区的战斗,是低烈度大范围的散兵战,这一部分我们只能视作一定的牵制战场,或者干脆说是郭嘉给那些无所事事的异人寻找的游乐场。”
“呵呵.....”
孙策也抿嘴笑了笑,点头示意周瑜继续往下说。
“主战场上,在长门、下关一带的战场是二月二日展开的,以水军运送部队突袭登陆,站稳了脚跟之后声东击西一举夺取了长门城,倭军被迫从关西地区各城抽调部队,并配合下关的主战部队向北运动,以长门为中心,展开了阵地争夺战。原本倭军在下关沿海布置的大量堡垒,现在都成了摆设,倭军被迫在一个并非主场的位置开始了一场决战。从这点上看,郭嘉的战略意图取得了成功。”
下面的将领小声的议论了几句,周瑜顿了一下接着道:“接着,郭嘉在倭军开始大规模的进行战略调动的时候,忽然大步跃进,在更北边的上越地区投入了两只高机动性、高攻击力的部队,并且在三天前迫使倭人主动放弃了上越,俞涉的部队今日到达了上越,并开始在上越周围建立防御,建造港口,随后会有大批的异人部队进行支援,第二战场成功开辟。而倭军的反应很奇怪,居然在向名古屋方向集结部队,以弥补部队向西抽调的空挡,更北边的部队则正有向西岸调动的意图。”
“公瑾是说,倭军的调动相当的被动,而且速度慢?”
“不止,在选择上也很怪,为何集中在名古屋方向的部队不能先向北,趁着幽州军立足不稳攻打上越,反而要用更远的部队来围攻上越,却放着近处的部队不用,这点不是很奇怪么?”
这种情况确实有些奇怪,不但周瑜觉得奇怪,张纮也觉得奇怪,现在一说。大家都觉得奇怪了!
“这......莫非是有什么阴谋不成?”
“不好说啊!”
周瑜也沉吟不语,他也没有想清楚这其中的关节,反正这么看着。就像是倭人故意在迎合郭嘉的战略意图,难道倭人是有意放水?莫非整个瀛洲战争根本就是一场戏?这也太荒谬了吧!
孙策见众将莫衷一是,自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开口道:“公瑾和子纲先生可有合理的解释?”
“属下无能,暂时也是不知所以!”
“那么这个事情可以问一问蒋宪。”
周瑜微微皱了皱眉头,点了点头道:“好吧,来人。去将蒋宪将军请来。”
蒋宪是方志文的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