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24部分

选择,张昭还是十分欣慰的,他知道孙策的刚烈性子能作出这个选择有多难,但是不能忍辱负重,一切都会化作流水,只有留下有用之身,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虽然那机会其实也渺茫的很,可毕竟还是机会。
张昭是没有看到当时的情景,事实上,当时孙策一旦决定与方志文全面开战,恐怕大半的官员和将士都会叛逃,孙策的选择并没有张昭想像的那么艰难。
对于周瑜的到来,张昭心里则有些复杂,他明白,周瑜不是来谈判的,而是来替孙策看看自己的的态度的,同时,也是来监视自己谈判的。
尽管心里清楚,但是张昭还是很高兴的将周瑜迎进了府邸。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张昭明志刘备担忧
张昭人老成精,如何能看不出来周瑜的心情不好,张昭更能猜出原因,肯定跟外面那个鲁肃有关系,据说这两人曾经是好朋友,只不过现在是各为其主了。
“公瑾,主公可有什么安排?”
“安排?”周瑜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张大人,主公已经委托你我为全权特使,也就是说你我谈的结果,主公都会认,主公是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和江东将士万民的命运和福祉都交到了你我二人手里,主公还需要什么安排么?”
张昭对于周瑜的咄咄逼人毫不在意,端起茶杯抿了口茶缓缓的说道:“主公才是决策者,而非我们,主公决策之后,我们去尽力的实现主公的意图而已,我等决定主公的命运!公瑾何出此言呢?”
周瑜愣了一下,抿了抿嘴,这话可不好辩驳,都是刚才心里有气,才说错了话,周瑜眼睛转了转,拱手道:“是在下失言了,子布先生勿怪。”
“哪里,那么,主公打算如何呢?”
“子布先生,如今形势非是我们可以选择的,方志文势大,主公只能避其锋芒,众臣也都赞成这个决定,大家都已经表示愿意跟随主公东渡另创局面,子布先生.......”
“公瑾无需如此,当年先主去时,将主公托付给我等,未能保住江东基业,已经是让老夫惭愧无地,主公既有雄心,老夫虽然年迈。但是也不甘人后。”
周瑜笑着点头:“子布先生果然是君子!”
张昭摆了摆手道:“主公的决定虽然无奈,但是也是可行的,瀛洲岛虽然远离中原。但是却也没有外敌之害,只要将倭人击溃,即可从容发展以待时变,这种策略跟现在主公的战略并无差距,差的只是一个地点而已,还有就是江东世族的态度。”
看了周瑜一眼,张昭顿了顿接着说道:“当时。老夫就以为这是一个机会,以公瑾之智当知主公的心腹之患为何吧?”
周瑜皱了皱眉:“心腹之患?子布先生莫非认为江东世族是真正的大患?”
“当然,世族的势力越大。主公的权力越小,这事在先帝身上不是已经一览无遗了么!当年我与先主奏对,充分的利用江东世族坐稳江东,之后就要想方设法的削弱江东世族的力量。谁知道主公大业未竟。竟然先驾鹤西去了。主公年幼,又逢新登,岂能仓促行事,于是反而让世族趁机得势,这等危害还不是腹心之患么?”
周瑜的脸色变了变,说实话,周瑜确实一直都将曹操和刘备当作头等大害,一没有看出孙策的根基其实捏在幽州手里。二没有看出世族的问题已经尾大不掉,这确实是致命的失误。周瑜原本自视甚高的心理,忽然有种慌乱的感觉,莫非自己真的那么差么!
鲁肃北上,成了胜利者,自己南下,差点就是阶下囚,孙策是自己的拜兄,在自己的帮助下地盘越来越小,如今竟然要去国别乡,鲁肃却凭着自己能力,毫无根基的情况下成为幽州高层。
这么一比较,周瑜的骄傲和自信顿时垮了。
“子布先生,这......真若是如此,子布先生所言的机会是.......”
“呵呵,到了瀛洲岛上,大家都算是没有根基的人了,土地会重新划分,权力会重新分配,规则会重新制定,这不就是主公重新建立功业的机会么?甚至,一些势力过大的世族,完全可以抛弃掉,或者他们本身就不会真心的追随主公。”
“这.....这......也未尝不可,只是其中具体过程需要非常慎重,需要徐徐图之才是。”
“自然,莫非公瑾以为登陆以及站稳瀛洲可以一蹴而就么?”
周瑜的额头不由得有些冒汗,跟张昭比起来,周瑜在战略上的眼光,在政治上的积淀还是差的太多了,张昭一番话说下来,顿时将周瑜的傲气打消得干干净净,让周瑜老实了下来。
张昭如此做也是为了谈判做准备,他可不希望周瑜在谈判中总是出状况,张昭以为,既然已经下了决心,那么越早完成谈判就越是有利,节外生枝夜长梦多的事情对孙策最是不利,如果这些节外生枝还来自内部,那可真是要郁闷死了。
.......................................
第二天,张昭就主动的到秣陵的刺史府拜会鲁肃,正式展开了谈判,既然大原则已经定下,他们之间唇枪舌剑的讨价还价,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来看看周围的诸侯对这事又是如何想的。
孙策的决定异人们是不可能知道的,这么秘密的事情知情者本就不多,这些知情者也不会主动泄露情报给异人,但是刘备和曹操却是瞒不住的。
将来江东名义上是朱治管理,但是肯定会执行幽州的政策,这跟青州一样,朱治就是个表面上的代理人罢了,背后肯定还是方志文在主导一切。可是幽州的政策让很多的江东世族有恐惧感,所以他们如果不准备死心塌地的跟着孙策东渡瀛洲的话,就应该好好的想想自己的退路了,比如投靠刘备或者曹操。
于是,刘备和曹操没花费什么功夫,就轻易的得到了他们最想要的情报,孙策已经决定跟方志文媾和了,准备退出江东东渡瀛洲。
刘备得到这个消息时比较晚,毕竟情报送到洛阳是需要时间的,在昏暗的油灯下看着情报,刘备脸上的皱纹也越发的深刻,像是刀刻的一样,被招来的庞元和诸葛瑾等人静静的等待着。
“哎~方志文这是想要干什么?”
刘备的问题很关键,孙策的去向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方志文要江东来干什么。
诸葛瑾想了想,却没有出声,而是看向孙乾,孙乾皱着眉头正在思考,诸葛瑾又看向庞元,庞元玩着手里的羽扇,一脸的成竹在胸,诸葛瑾淡淡的一笑,也不急着说话。
“主公,方志文的目的恐怕在曹操身上。”孙乾终于开口了。
刘备闻言一振:“这么说,方志文是担心孙策与曹操勾结,所以将之赶走,是想要彻底围堵曹操啊?!”
“应该如此,方志文并没有向江东投入重兵,也没有从吴郡、会稽借兵,所以取江东军事上的意义不大,更大的是政治上的意义。”
孙乾的思路还是很明确的,如果方志文想要在江东动手,就不会找朱治来做代理人了,更不会仅仅带两万骑兵做威慑之用。
刘备点了点头,看向诸葛瑾,诸葛瑾抬头道:“属下也赞同公佑的看法,还要补充一点,方志文想要借助孙策的战力,来分担瀛洲战场的压力,同时也能将政治态度摇摆不定的孙策从江东挪走,彻底的封锁了曹操的南向商路,如此一来,曹操就被彻底的关在了笼子里,长此以往,曹操必定衰败。”
“难道曹操有偌大的地盘,还不能自给自足么?”刘备问道。
“肯定不成,如果仅仅是吃饱肚子或许可以,但是没有了正常的商贸战马从何而来?纸符从何而来?甚至铁料、毛皮、动物筋腱等等都会成为问题,最终曹操的军力衰落是肯定的,若是曹操不奋力反抗,最后只有死路一条。”
刘备展了展眉头:“这么说,曹操要糟糕?”
“嗯,属下认为如此。”
“未必吧......”庞元忽然开口说道,而且一开口就跟诸葛瑾杠上了,诸葛瑾皱了皱眉头,没有急着争辩,而是看向庞元等着他的下文。
刘备也好奇的看向庞元,他对庞元其实还是很看重的,但是同时又深深的戒备着。
“大人,方志文会如何对待曹操,其实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方志文的最终目的固然是消灭曹操,但是同时,也需要消灭袁绍和大人,曹操就是用来最大限度消耗我军和袁绍的,因此绝对不能仅仅认为方志文只是单纯的围堵曹操,方志文的做法将是逼迫曹操向我军攻击。”
“嘶!”
众人一愣,刘备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事如果说别人刘备不敢肯定,但是方志文绝对就是这么想的,想到这里,刘备不由得赞赏的看了庞元一眼。
“复庆所言甚是,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应该反对方志文伸手进江东呢?”
庞元笑着摇头:“这事我们反对不了,也不应该反对,一旦我们反对就可能让曹操与方志文媾和,对于方志文来说逼着曹操打我们,或者逼着我们打曹操效果是一样,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方志文名义上站在我们这边至关重要。”
“那.......难道就只能看着方志文的阴谋得逞?”孙乾不甘的问道。
“那不是阴谋啊,是阳谋,对付阳谋我们只能堂堂正正的去获取胜利才是。”
“复庆的意思是......”刘备有些紧张的问道。
“在军事上击败曹操就是了,方志文总不能亲自操刀上阵吧?所以我们与方志文的盟友身份绝不能丢!”
刘备思索了一会,展颜笑了起来:“复庆果然惊才艳艳,说得好!只要我们堂堂正正的击败了曹操,方志文又能如何,难道他还能公然扶植曹操不成!呵呵......”
“大人明见,我们还可以利用舆论,堵住方志文与曹操媾和的路!”
“妙!妙计!”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顺江而下拜见方远
ps:感谢‘xiaoshi’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张昭和周瑜在秣陵与鲁肃基本上就所有的细节都谈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孙策最后的确认了,孙策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自己应该亲自去一趟秣陵,至于为什么,孙策对自己的臣属的理由是,既然是双方的协定,自然应该由双方的首领来盟誓了。
当然,孙策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孙权私底下告诉不久之后就将会去密云读书的妹妹,大哥去秣陵是因为大哥要告诉天下人,自己根本就不害怕方志文。
吴夫人抹着泪将孙策送上了东去的大船,送行的将领们脸色沉重,孙策甚至也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大船顺江而下,第二天早上就到了秣陵,码头上没有什么大张旗鼓的场面,鲁肃和朱治代表方志文前来迎接,还有就是周瑜和张昭。
张昭见到孙策是相对无语,百般滋味在心头啊!孙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两人相对长叹一声之后,孙策倒是展颜笑了,拱手一揖:
“蒙先生不弃,还望以后能尽心辅佐!”
“为主公效力,属下分所当为!”
朱治看着一副君臣想得的样子,嘴角翘了翘,与鲁肃上前见礼,孙策和黄盖对朱治怒目相视,朱治则是一脸的坦然,甚至对孙策的胸怀略有不屑。
“在下鲁肃,代表我家主公迎接大人。孙大人一路辛苦了,请先回驿馆歇息吧,会面安排在明日。”
“驿馆就算了。某就暂且居于子布先生家里吧。”
“那就主随客便了。”
黄盖冷哼一声,声音颇大的嘟囔着:“方志文好大的架子。”
朱治撇了撇嘴当作听不见,鲁肃笑眯眯的继续在前引路,根本就不搭茬。
张昭摇了摇头,不管是从官职还是从辈分上来说,方志文都没有到场的可能,如果从名望上看。方志文就更不用到场了,黄盖这么说有点自讨没趣了,幸好人家也不屑与黄盖计较。
孙策拉住黄盖的手腕。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惹事,黄盖闷哼了一声。
..............................................
当天,孙策到达秣陵的消息就传开了,孙策达到秣陵。等于是给秣陵事变画上了一个阶段性的句号。代表着孙策与方志文达成了妥协,只要与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妥协,玩家们有各种猜测。
消息传到曹操的耳朵里,曹操知道自己的什么想法现在都迟了,自己派去九江的使者估计也只能无功而返了,曹操现在必须开始面对这个现实,南边的商路也将要彻底的断绝了,自己面临着一个空前危险的局面。
第二天。孙策仔细的收拾了一番后,在周瑜和张昭、黄盖的陪同下前往扬州刺史府邸拜会方志文。
方志文站在阶梯的一半位置上。身边只有太史昭蓉,鲁肃和朱治则站在阶下,算是给足了孙策面子,这点表面功夫,方志文是不会吝啬的。
“侄儿孙策见过方伯父、伯母,两位大人可安好!”
“好,好着呢,贤侄免礼,令母和家人可好!”
“多谢方伯父记挂,家母和弟妹都很好。”
“贤侄英姿勃发,尤胜乃父当年,若是文台在世,定会无比欣慰。”
“方伯父谬赞了,小侄无能,将父亲的家业都丢光了,想到当年的胡言乱语就惭愧至极。”
“呵呵,贤侄年方弱冠,不过才刚刚开始,没必要妄自菲薄,更不能就此定论,所谓事在人为,路在脚下,将来如何,谁又能肯定呢!请入内再叙吧。”
“方伯父教训的是,方伯父、伯母先请。”
众人入内分主宾坐了,朱治赫然坐在方志文的下手位置,其后才是鲁肃,孙策看得不由得有些不是滋味。
“贤侄,我们还是闲谈正事,私谊过后再叙吧。”
“方伯父说得极是,先公而后私,理该如此。”
“呵呵,子敬,你开始吧!”
鲁肃恭声应是,取出一份卷轴,递给对面的张昭。
“孙大人,这是经过双方协商之后定下的最后的协议草案,我会逐条解读,若是有意见请随时提出。”
“我明白了,请吧......”
鲁肃花费了半个时辰,将文本一条条的解读清楚,这些协议相当细致,毕竟是几个聪明人折腾了好长时间的东西,想要再抠出点什么漏洞也不容易了。
“方伯父,小侄没有什么意见了,方伯父还有什么意见么?”
方志文笑着摇了摇头,扫了孙策以及身边几人一眼道:“这份协议很完善了,不过协议再完善也是要靠人来执行的,能否忠实的完成协议,比协议本身要重要得多。我知道,贤侄,以及贤侄的部属心里大概都觉得很不甘、不满,甚至是委屈和愤怒,我想告诉贤侄的是,这些情绪可以有,但是绝对不能任由这些情绪蔓延到行动中来,那将是灾难性的。”
孙策脸色一暗,微微低了低头,想要隐藏自己眼神里的不屈和愤怒。
“贤侄可能觉得我这话很不地道,有说风凉话的嫌疑,甚至是在威胁贤侄。如果这样想,你就错了,现在我没有必要威胁贤侄,更没有闲工夫去说风凉话,贤侄不是一个人,你必须为身后的千万人承担责任,因此,这个忠告你需要仔细的想想。”
“方伯父说得甚是,小侄一定会仔细体会的。”
“呵呵。贤侄还是心有不甘,既然今天说了,我就将话说开吧。江东从来都不是孙家的,以前不是,以后也不是,因为贤侄你没有能力掌控江东,一个人的能力有多大,就承担多大的责任,江东太大。贤侄担不起,不管你心里有多少不甘,这都是一个无法辩驳的事实。如果你真的有能力,这个事实也不会形成,所以,不要做能力之外的事情!言尽于此。贤侄好自为之。”
孙策抬起头。看着神色平淡的方志文,眼神里仍然满是不甘,不过他决定不再躲避了,不甘就是不甘,最大的不甘不是丢了江东,而是被天下人小看,如果想要洗脱这一点,就只能用行动来说话。用嘴实在是没有意义的。
“方伯父教诲字字如金,小侄铭记在心。不敢或忘!将来,也必定传于子孙后世,当为戒训!”
方志文洒然一笑:“很好,签字用印吧,坐而谈不如起而行!”
....................................
协议签署了之后,孙策也没有了停留的心情,当即带着周瑜、张昭等人登船返回九江进行渡海的准备工作。
送走了孙策一行之后,鲁肃风尘仆仆的回来向方志文复命,方志文正在案台上写着什么,太史昭蓉和黃叙都不在。
“主公.......”
“子敬啊,人送走了?”
“送走了。”
“辛苦了,不过接下来子敬还需要去一趟洛阳,与刘备见见,商讨封锁曹操的事情。”
鲁肃笑了笑道:“这事属下的本职,不敢言苦。”
鲁肃想了想还是说道:“主公不担心孙策有所反复么?”
“子敬觉得他们会有所反复?”
“不好说,尤其是本地世族,让他们背井离乡恐怕不容易吧!”
“你小瞧了孙策了,这次说不定他正要借此机会摆脱世族的掣肘呢,不愿去的人要么被清洗,要么就扔给我们。”
“若是如此,将来江东怕是不太平呢,靠朱大人一军,恐怕是力有不逮,主公又不能常驻于此。”
“嗯,我已经下令汉升和定远南下,还有折信也调来丹阳,如此一来就不怕江东不稳了,说实话,我倒是很想看看江东会如何不稳。”
方志文笑眯眯的说着,但是眼神里却闪过一丝森冷的煞气。
“主公,这事恐怕还是要跟天下会那边也沟通一下,如果南边的异人有意插手,也是个麻烦事。”
“南边?他们自己都忙不过来呢,中南的事情越闹越大,他们哪里有功夫顾着北边。”
“那刘备和曹操恐怕也不会袖手旁观吧?”
“所以你才要去洛阳,就是从明面上堵住刘备插手的可能,至于曹操就随他了,他不来折腾我们,我们还要去折腾他呢!而且我军控制了江东之后,基本上彻底包围了曹操,曹操若是指想着来江东搞点小动作那可太让人失望了!”
“主公是说......那这次属下去洛阳可是需要高调一点!”
“自然,顺便在襄阳停留一下,与刘备达成一些长江航道的控制协议什么的,可以大张旗鼓的弄!”
“呵呵,属下明白了!”
方志文呵呵一笑:“曹操是聪明人,响鼓不用重锤敲,期间的分寸子敬自行把握吧!”
“属下理会得,请主公放心。”顿了一下,鲁肃又问道:“属下还有个问题,主公为何要故意激起孙策的心气呢?”
“没有心气在瀛洲不出力怎么行,他想要洗脱身上无能的名声,就只能在瀛洲战场上证明自己,这不是挺好的么!”
“可是,他可能会记仇!若是仇恨绵延后代......”
方志文随意的挥了挥手,脸上一副轻松的样子:
“呵呵,子敬想得太多了,子孙的事情子孙去处理,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何况人生若没有竞争对手是很无趣的。”
鲁肃一怔,随即感慨的点了点头:“属下明白了!”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幼虎服输准备东渡
跟孙策一起返回九江的还有方志文的几名军中将领,他们的目的是为孙策提供尽量详细的倭人战斗的手法和特点,还有就是做为联络官和监查官,为将来的后勤补给做必要的评估,这些东西显然不可能是由着孙策来说。
孙策返回九江,立刻开始了针对性的训练,准备东渡的作战。
孙策心里怎么想没人知道,不过他怎么做大家都看在着,特别是那些心里怀着别样心思的人,事情发展得很快,现在孙策已经做了选择了,那么剩下的人也该选择了,至于当初的表态,肯定不代表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
孙策玩的手法是大势所趋,想要营造一个从上到下众志成城准备跨海的气氛,然后用这个大势将尽量多的人绑上自己的战船。
这一招对没啥根基的臣属,或者是底层的将士还是很有效果的,特别是底层的将士,他们比较感性,而且比较容易受到周围的战友情绪的影响,但是对于一向将家族利益放在自己利益之上的人,孙策啥招也没有用。
二月初的傍晚还是很冷的,周瑜从外面进来,深深带着一股子冷气,倒也给有些闷热的室内带来一些清新的味道。
“主公。”
“公瑾,快来坐下吧,子布先生刚离开。”
“还是为那些人的事情。”
孙策捏了捏眉头,苦笑道:“是啊!”
周瑜在侍女的帮助下,解下甲胄的绊带。将甲胄收了起来,换上一身常服,才走进内室坐在孙策的对面。
“主公无需为此担忧。子布先生早有想法,对付这些世族势力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如今时移势易,世族的作用也远没有当初那么大。”
孙策精神一振:“公瑾也觉得子布先生的看法是对的?”
周瑜点了点头:“属下认为子布先生的看法是正确的,先主在时,有不少政策原本属下也有些不解,现在看来。先主对待世族是既要利用,也要限制,并且限制的力度也越来越大。而先主恰恰在这个时候就出事了,这里面弄不好还有些什么更深的秘密呢!”
孙策脸色猛地一沉:“会有此事?”
“不好说,我们可以这么揣测但是肯定找不到任何证据,此事主公就放在心里好了。”
孙策沉吟了一下。点头不语。
“属下想说的是。先主其实已经发现了世族势力做大的危害,如今子布先生要做的其实是一样的,不过与先主的做法相比,主公现在的机会更好,而且要好得多。”
“此话怎讲,如今这样的情景还叫好机会?”
周瑜正色道:“主公,所谓祸兮福所倚,任何事情都是有得有失的。有所得必有所失,反过来也一样。有所失必有所得。我军被迫东渡表面上看是很糟糕,但是仔细分析一下就能得到一个截然相反的结论,这绝对不是属下的安慰之词,而是却是如此。”
“截然相反到也未必吧,某也承认,东渡自有东渡的好处,并不完全是坏事而已,谈不上比留在江东更好吧!”
“不,东渡的好处绝对比留在江东大,不说别的,只说两个好处就已经值得远赴他乡了,第一个就是主公一族的延续,留在江东的最好结果是臣服于曹操或者刘备,坏的就不必说了,而东渡最好的结果是成为一个外番,逍遥于东海之外,将来能否重返中原虽然尚未可知,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主公以为然否?”
周瑜认真的看着孙策,孙策皱眉想了一会,点头道:“公瑾所言有理。”
“主公,这个是生死存亡的问题,岂能仅仅用有理两个字就涵盖了?”
“某明白了,公瑾且说下去。”
“第二个好处就是彻底摆脱世族对主公的掣肘,一旦完成了东渡行动,世族失去了权力的基础,主公的声望将会达到一个顶点,这个时候正好开始重新制定新的政治结构,一劳永逸的解决反反复复的世族问题。”
“新的政治结构,这个......公瑾有想法么?”
“属下也没有全盘的考虑,但是现在应该是开始考虑的时候了,不管怎么样,加大学馆学宫的投入,从普通的学子士子中拔擢人才,从而阻止世族包揽官吏应该是个可行的方法,当然,这仅仅是以一个方面,能做的、需要做的、需要考虑的还很多,属下以为,主公更应该将心思放到这里来。”
孙策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周瑜的一番话,让孙策完全走出了失去江东,有负先父所托的沮丧和不自信的情绪,人只有在看到未来的时候,在充满了希望的时候,才会有力量,才会有自信。
周瑜话里的意思也很明确,那就是向前看,让孙策放下对过去的,已经无法改变的事实的纠结,将眼光放到未来上去,将心思和精力也放到更远大的事情上,才能摆脱脚下的羁绊。
“那么,公瑾以为,我们应该如何摆脱世族的掣肘呢,难道将他们都排斥在外?”
“当然不可,如今世族在江东的影响是很大的,特别是族人之间的那种团结的关系,在百姓那种依赖家族才能生存的想法被彻底打破之前,彻底的摒弃世族是不智的。但是,主公的态度却可以更强硬了,同时也必须坚定不移的从家族生存体系中,从世族的手里争夺民众,一点一定的将世族的权力夺走。于此同时,世族也可以选择去留,这比先主在时压力更小。”
“公瑾所说的压力是指什么?”
“当然是指世族的压力,当时先主的问题是必须掌控江东,同时又要从江东世族的手里夺走权力,这就成了你死我活的关系,对世族的压力大的惊人,所以他们的反应比较激烈也就能理解了。”
孙策眼神一亮:“现在他们多了一个选择!”
“对,多了一个留下的选择,当然,留下来是要面对更强硬的方志文,还是投靠向曹操刘备这已经不是我们的问题了。我们的问题就是将能够接受我们、认同我们的世族带走,将百姓尽量的带走,将将士全部带走,这就是我们的问题,其他的问题,我们不用关心。”
“那......能不能.......”
“当然能!主公是想要给方志文留下一个大难题,或者说一个大陷阱对吧?其实主公不做,这个陷阱也自自然然的存在,方志文想要完全控制江东,就根本没有办法避开江东世族这个陷阱,我们也理所当然的可以给他加把火。”
孙策笑了起来:“那么,这把火该如何烧呢?”
“当然是大力的宣传幽州的政策了!”
“那不是帮方志文的忙么?”
“谁也没有说要宣传完整的政策,我们需要宣传的就是幽州不允许大量的拥有土地,并且不允许土地自由流转这两个政策,至于其他的咱们完全可以不了解嘛!”
孙策怔了一下,随即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一段时间一来,孙策还是第一次这么畅快的笑了,这一笑,似乎将心理原本淤积的郁气都发泄了出去,心情轻松了很多。
周瑜看着孙策笑了很长时间,才慢慢的平静下来,心里也轻松了不少,至少孙策心里能平静下来,作出错误决策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此事可行,我这就找人召子布先生前来,这事......”
“主公,这事不能让子布先生来做,子布先生的名声主公也要替他珍惜才是。”
孙策再次一愣,随即看向周瑜,见周瑜目光清澈,孙策不由得欣慰的笑了,周瑜能这样为张昭着想,说明周瑜已经摆脱了那种生怕被人小瞧的心理,能够放开胸怀面对一切,能够站在全局的高度行考虑问题了。
“公瑾说的对,是某考虑不周,这事.......让陈端来做吧,他的文笔也相当好!”
“主公明见!”
“呵呵,公瑾不必奉承某,咱们可是兄弟,这段日子,某心思不清,多得公瑾在旁周全,今日得闻公瑾妙论,某才能拨开眼前的迷雾,看到未来的道路,才知道自己之前的狭隘和错失,某在这里多谢公瑾了!”
“主公太客气了,不论公私,这都是属下分所当为。”
“说的对,好了,某也饿了,公瑾留下来用餐吧。”
...........................................
九江城里很快就从官方的、半官方的渠道,还有各种各样不知来路的渠道,传出很多的消息,官方的消息主要是宣布孙策军将要加入征战瀛洲的战事,号召民众将士们支持官府的决定,为大汉的国战尽力。
至于小道的消息则不同,孙策有可能会被调往瀛洲,江东将会归属于朱治,或者说背后的幽州来管理的消息开始扩散开来。
更多的还有幽州的各种政策,这才是老百姓最关心、最切身的问题,只不过这些消息真真假假的,各种说法都有。
很快孙策就发现,自己只说了自己想说的,可是在市面上流传的消息远比自己放出去的的要多得多,而且有些更是互相矛盾的,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周瑜和张昭也有些傻眼,很显然,有人伸手在里面搅局了,而且,还不止一个两个,江东如今就像是一个大浑水潭一样,让人十分的无奈。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离乡背井断无退路
俗话说乱世人命贱如草,这个时代,就是一个人命贱如草的年代,当然,这话对原住民才有用。
人命都贱如草了,人们对于背井离乡、生离死别这种事情也就有相当的心理准备,虽然离别的时候依然是那么心痛,但也不会弄得太凄惨。
孙策亲自来送妹妹登船北上,陪着孙尚香一起北上的有一位孙坚的遗孀,当时吴夫人甚至要亲自带着孙尚香北上,后来孙策后说歹说才将母亲说服,不过代价是一大船的各种物品,以及一大群的侍女侍卫,吴夫人恨不得将整个孙府都给孙尚香带走。
孙策没敢跟妹妹多说什么,因为他担心自己没有办法回答妹妹的问题,他没有办法像吴夫人那样对孙尚香谎称过几年就接她回家,所以孙策干脆就躲在了后面,任由她们哭哭闹闹了一会终于将孙尚香送到了船上,看着大船慢慢的扬帆远去,孙策久久不愿离开。
吴夫人心情不好,扫了大儿子一眼无语的上了马车离去,孙权、孙翊站在哥哥身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孙翊还不大懂事,但是孙权知道,妹妹北上去做质子,其实是代替自己或者弟弟的,她帮助自己的哥哥弟弟承受了那悲惨的命运。
孙权一直想要说自己替妹妹去,可是却一直都没有能说出口来,看着妹妹终于远去,孙权心里似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但是却又莫名的烦躁。甚至有种想起妹妹就烦躁的奇怪感觉,这种困扰孙权绝对不敢跟别人说,当孙策凝视着远去的大船时。孙权却低头看着涌动的江水。
“二弟,三弟,你们先回去吧。”
“哦,那大兄你.......”
“我还有事。”
码头上的人渐渐散去,只剩下孙策和周瑜两人默默的站在栈桥的顶端,看着江面上往来的帆樯长时间的发呆。
“公瑾,你说......我是不是个好哥哥?”
“主公.......若是尚香已经懂事了。知道眼前的情况,你说她会如何做?”
“尚香虽然平日里很顽皮,有时候也有些任性。但是却是个懂事的孩子,她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去密云。”
“正是如此啊!主公想要做个好哥哥,尚香也会想要做个好妹妹,不论是主公还是尚香。出发点还是为了江东的百姓和大业。所以,属下觉得主公是个好哥哥。”
孙策苦笑了一下,周瑜偷换了概念,孙策是知道的,不过孙策和孙尚香都不是普通人,所以他们的身上都担负着普通人所不曾担当的责任,任何试图将这个责任割裂开来,单独评价孙策和孙尚香所作所为的做法。肯定都是不对的。
“哎......公瑾说得是,我们的身上都有无法摆脱的责任。有时候也真想学着异人那样浪迹天涯快意恩仇,呵呵。”
“人与人是不一样的,主公。”
“说的对!公瑾,你觉得方志文为何会同意让尚香去密云,而不是仲谋或者叔弼?”
周瑜沉吟了一下回道:“主公,属下现在想来,当时应该是子敬有意的引导我们提出了尚香去密云的想法,至于真实的原因可就不得而知了。”
孙策微微的一皱眉:“也就是说,方志文的本来目的就是尚香?这是为何?”
“主公,此事属下也琢磨过,估计有两个原因吧,一个可能是不希望与主公的关系太僵,因为这个求质本身只是一种象征......”
“公瑾是说某会不顾尚香的安危?”
周瑜愣了一下,随即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在涉及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个人荣辱都是小事。”
孙策自失的一笑:“是某想多了,公瑾继续说。”
“主公,既然质子只是一种象征,那么就应该尽量用个影响比较小,身份又合适的人,所以,尚香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原来如此,这么说,尚香应该不会受什么委屈?”
“想来如此。”
“可是,尚香年龄渐长......”
“这正是属下要说的第二个可能,随着尚香年龄渐长,方志文就可以根据当时双方的关系和态势,来随时的调整尚香的身份,比如......联姻!”
孙策默默无语,眉头微微的皱着,似乎在思考着周瑜的说法。
.........................................
“母亲!”
“........”
“母亲!”
“好了,你去忙你的吧,不用来管我。”
孙策老老实实的跪坐在吴夫人的寝室外,似乎打定了主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吴夫人长叹了一声,终于开口道。
“进来说吧,你们都出去。”
孙策入内,却见吴夫人双眼红肿,吴夫人育有四子一女,可想而知对这一个女儿的喜爱程度了,如今,在这个宝贝女儿却要被长子送到遥远的北方去,在陌生的地方,敌视的环境中,年幼的女儿要遭受多少的委屈,吴夫人一想到这个就想哭,对孙策的怨恨也就越发的难以抑制。
“母亲,孩儿知道母亲舍不得尚香,孩儿也一样舍不得妹妹......”
“舍不得你还要将她送到密云去,那么远,她还那么小........你可真是狠心啊!”
“母亲,非是孩儿狠心,你可以骂孩儿无能,孩儿也无话可说,但是孩儿的心跟母亲一一样,都是会疼会流血的。”
“那......”
“母亲,尚香不去。仲谋、叔弼就要去,您觉得他们去更好一些?”
“这.....它们身份为兄长,难道不应该么。”
“应该。但是方志文却指定要尚香去密云,母亲,您明白这其中的含义么?”
吴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困惑的看着自己的长子,老实说,孙策真的很能干、很出色了,虽然现在江东情势不大好。但是内部还是很稳定的,他一个还没有到弱冠的孩子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是让人惊讶了,或许自己不能要求太多了。何况现在这种紧要关头。
想到这里,吴夫人不由得有些惭愧,擦干了眼泪,吴夫人坐直了身体。强打精神看着孙策道:“策儿想说什么?”
“孩儿巷告诉母亲。尚香去密云是不会受委屈的,方志文选择尚香而不是选择弟弟,显然是不想与我们弄僵了关系,所以尚香肯定是不会受委屈的,他让尚香去密云,更多的是为了在我们和密云之间建立一个桥梁。如果将来双方的关系缓和,母亲甚至可以去密云探视尚香。”
吴夫人眼神一亮:“这......可能么?”
“可能!我方若是顺利东渡,将来想要在瀛洲站稳。必须切实的与方志文合作,虽然孩儿心里很是不甘。但是却不得不主动或被动的缓和双方的关系,因此改善关系是肯定的,若无意外,有个一年半载,双方的关系就会完全恢复正常,到时候母亲就能北上探视尚香了。”
“那就好,那就好。策儿,母亲这里你不必担心,外面的大事要紧。”
“母亲也一样要紧,孩儿可不想母亲因此而影响了身子。”
吴夫人勉强的基础一个笑容:“母亲没事,若是想念尚香,会写信给她的,策儿不必担心,如今诸事繁杂,策儿无需担心母亲,策儿自己也要注意身子。”
孙策咧嘴笑了:“孩儿身体强壮着呢。”
“那也要注意,”顿了一下,吴夫人又道:“策儿,这江东原本也不是咱们孙家的,你父虽然将江东的基业交给你,但是你也不必将这些看做是负担,母亲觉得,你父亲要交给你的,绝不仅仅是一片土地,而是人!还有他的志向,只要策儿明白这点,就不会因为眼前的挫折而迷茫了。”
孙策一愣,随即恍然的点头应道:“母亲教训
第二书包网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