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22部分

是也一样需要方志文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特别是jīng力进,如果再开辟第三个战场,无疑是一种负担。
而且,方志文在江东完全没有什么诉求,在江东开辟新的战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不能只是为了完成主线任务而进行军事行动吧?或者,这个任务本身就是一个陷阱。莫非智脑又开始玩猥琐了?
当然,方志文也并不会轻易的否决了这个任务,而是仔细的思考这么做的好处,或许,在南边开辟新的战场并非是没有好处的,关键在于,开辟的战场位置在哪里?
方志文想得有些头痛。干脆走出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看到站在门口的黃叙,方志文心中一动,开口道:“子安,你将田丰大人和贾诩大人请来,就我有要事相商。”
“诺!”
黃叙应了一声,飞快的跑了,方志文就在门口的台阶上走来走。不时经过甄姜的办公室,见到甄姜和糜贞正在忙得不可开交,他只是伸头看了看,并没有进打扰,另一侧荀彧的办公室里也一样繁忙的很,见到方志文在外面瞎溜达,荀彧等人直叹气。
不一会田丰就匆匆而来。远远的见到田丰,方志文招了招反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等田丰带着一股冷风进来的时候,一杯热茶已经在等着他了。
“主公何事相召。属下那里可是忙得很呢!”
“呵呵,你是主官,没必要那么忙,事情应该交给下面的年轻人做,我看田稚就不错,香香也很能帮忙吧!还有那些年轻的参谋。”
“好,好,属下知道了还不行么,那么主公到底有什么事情?”
“不急,我还叫了文和前来商议,等他来了再,省得我一会还要再一次。”
田丰只好安心的坐下,端起茶杯慢慢的抿了一口。
“元皓,不打算让田稚到参谋部任职么?”
“啊?!她还太小了吧,而且,参谋部的事情她多数都明白了,可是这些仅仅停留在纸面上、沙盘里的东西真的堪用么?没有经过实战的参谋显然是不可取的,如果主公真的想要用稚儿,就得让她上战场,只是不知道她准备好了没有。”
“呵呵,你这个做父亲的不知道她准备好没有么?还有,子龙最喜欢准备永远都不够,所以不用等准备好,想到就应该做。”
田丰笑了笑:“医不自治,就算我很了解稚儿,但是并不一定能为稚儿作出最好的建议。”
“那好吧,让田稚跟着昭蓉一段时间如何?”
“这我问问稚儿的意见吧。”
方志文看着纠结的田丰,抿嘴笑了笑。
正这话,门帘掀动,一股冷风灌了进来,贾诩一边搓跺脚一边拍打着身上的雪花。
“下雪了?”
“嗯,刚下,看样子还不小,文若他们又有的忙了。”
田丰没好气的道:“我也一样。”
“呵呵”贾诩笑呵呵的脱了鞋走到火盆边上坐下,方志文递上一碗热茶。
“两位,今天请两位来主要是我有一件事无法决断,想要听听两位的意见。”
贾诩和田丰对视了一眼,这是不用的,没有疑难事,方志文断不会找人召集自己前来的。
“主公请,属下自当参详建言。”
“嗯,是这么回事,孙策的事情两位都清楚,如今瀛西岛易,下一步就是本岛的攻略战,这个时候,也是引孙策东渡的好时机,我想问问两位,我这么想可行么?现在是不是让孙策东渡的最佳时机?”
田丰和贾诩闻言都肃容沉思。这可不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是牵一发动全身的问题,按照方志文和参谋部原本的计划,明年,也就是光熹十年应该是围绕着中原展开的一年,但是方志文在这个时候突然将视线盯向江东,同时还要将瀛洲战事连在一起处理。这个想法难免会让两人觉得有些突兀,甚至于这个问题的本身相比,这两个聪明人更想知道方志文冒出这个想法的原因。
“主公为何会有这个想法?”
熟悉方志文xìng格的田丰干脆直接就问了,贾诩也好奇的看向方志文。
“呵呵,你们就当作是一种建议,当然。也不是一定要这样做,只是一个可能xìng,如果合适的话”
“明白了,主公只是想要衡量一下其中的得失?”
“嗯,基本上就是这么回事。”
田丰想了想道:“主公,这事从利益得失上来看,并不存在任何疑问。事情本身我们就已经推演过,孙策到瀛洲岛上征战对我方无疑是有利的,关键的问题是时机!”
“没错!就是时机,我想知道,现在是不是时机。”
“主公,所谓的时机要分成两个方面,第一,是孙策东渡的时机对我们在瀛洲战役来。是否是最恰当、最有利的时间点;第二,则是孙策从江东离开的时机会不会让我们损失在江东的既有利益,这方面更复杂一些,还牵涉到曹cāo和刘备以及异人势力等方面。想要弄明白是否是合适的时机,就看这两个方面是否都能对我有利,或者,我们能让事情的发展对我最有利。”
方志文点了点头。看向贾诩道:“文和你看呢?”
“元皓所言无差,属下更看重主动xìng,如果我们能掌控局面,越早让孙策进入瀛洲战役对我方越有利。因为我军可以大大的降低战争成本。至于江东的各方势力完全取决于我方的控制能力了,或者,在江东投入的力量。”
“江东作战不要成本么?”
“主公是在狡辩,这个成本与瀛洲那边节省下来的成本没法比。”
“可是,如果孙策打死都不出海呢?”
贾诩翻了个白眼:“属下还没见过找死的诸侯,就算他自己打死不走,他的属下也愿意么?明明有一线生机都不争取?这种事情可能xìng太低了,而事实上,孙策并非这么决绝的人,上次他也曾犹豫过。”
“越早参与瀛洲战役对我方越有利的观点属下也同意,至于孙策走后江东如何处置,属下倒是有些疑惑,将这里平白的扔给刘备、异人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
方志文点了点头:“嗯,不过,如果我们要控制住孙策的地盘,恐怕需要再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如果这里控制不好,成为累赘就得不偿失了。”
贾诩摇头轻笑:“主公,刘备这个时候敢跟主公对着干?南边的异人也不会有功夫来折腾我们,东边的天下会更是惟恐与我们有误会,剩下一个曹cāo,我军与曹cāo在泰山、东海已经对上了,还会害怕多一个长江方向的战场?何况,在长江上,曹cāo只有躲避防御的份,何来进攻力量呢?”
田丰笑着轻轻的拍表示赞成:“主公,难点在于我们将战线拉的这么长,到底有什么实质xìng的利益呢?而且,江东民风闭塞,世族势力顽固,属下看来,这整件事的问题就在于此,江东如今的战略地位下降,于我就是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弄明白这个,属下也没有办法给出恰当的建议。”
方志文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无意识的把玩着里的茶杯,眼神看着火苗有些走神,办公室里骤然安静了下来,火盆里的火苗呼呼的烧着,偶尔,竹炭会发出轻微的迸裂声,思考了一会,方志文抬起头看着田丰道:
“元皓,放长远,将目光放长远,如果曹cāo败了以后呢,江东重要不?”
jīng彩推荐: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仿照青州难题可解
方志文的话让田丰和贾诩都楞了一下,随即又有些惭愧,两人刚才都仅仅着眼于当前的局面,而忽视了长远的考虑。
从现在局势来看江东的地位主要体现在在沿海的优势上,而孙策所占据的丹阳、豫章和半个长沙,都是内陆地区,在刘备和曹操的高压之下,在南边、东边的异人围堵之下,孙策的地盘战略地位完全显现不出来,现在孙策的唯一作用就是堵住了曹操南下的道路而已。
可是将来呢?如方志文所说,如果曹操失败了呢?如果曹操的地盘被瓜分了呢?如果曹操被逼着向北、向西撤退呢?
那时候丹阳和豫章的重要性就渐渐的凸显了出来,这两个地方如果能控制在自己手里,就能挡住异人大举北上的道路,最终将异人始终压在南部海岸一带,特别是配合青州来看,若是丹阳在手,则可以将徐州轻松的的收入囊中。
那时候,幽州的左手是沿海直达长沙,右手横压北方直到西域的钳形态势,紧紧的夹住了像是果实一样的中原。
两人在脑海中随便一勾勒,立刻就明白了丹阳和豫章的重要性,对方志文的战略眼光更是钦佩不已。
“主公高瞻远瞩,属下不如啊!”
田丰心悦诚服的说道,方志文赶紧的摇手笑道:“哪有此事,只是我先想了很多,而你们才开始想而已,孙策的地盘对我们来说有着很重要的意义。特别是对异人的关系影响更是重大,如果我们现在不取,我担心最后落得一个划江而治的局面就难看了。”
“划江而治?主公是说异人也有北上的意图?”
“**是实力给养出来的。若是异人有这种实力做基础,为何不北上呢?如果他们能够掌控整个大汉,为何不去做呢?”
“这个......异人掌控整个大汉?属下窃以为是不可能的,毕竟异人之间的团结性实在是.....到时候恐怕战乱更甚!”
“呵呵,那也是他们征服了中原、打倒了我们之后的事情吧!如果有人煽动原住民和异人之间的矛盾,我预想这种局面是完全可能出现的。为了防止这种可能的局面出现,我们有必要将异人的主力军团与中原隔绝开来。然后将异人的战斗力向外围压迫,让他们的战斗始终向外扩张,这对我们、对他们都是好事。”
“属下明白了!”
方志文微微皱了皱眉:“现在的麻烦是我们如何有效的控制住这两个地区。又不能过分的牵扯进当地的矛盾中去,既占据了地盘,又不能开辟出新的战场,这个才是难点。”
贾诩想了想道:“主公担心的是当地庞大的世族势力和周围的诸侯、异人?”
“异人问题可能不大。最多就是摩擦一下。首先一个是孙策本身,我们想要逼着孙策东渡出海,不用点力气是不行的,而孙策会如何反应是一个问题,我可不希望孙策跟我们大打;其次是文和所说的当地世族,在江东,当地世族的力量是很强大的,这也是孙家崛起的根源。将来孙策东渡,这些世族恐怕不能立刻接受幽州的土地政策。”
“那就逼他们接受。”贾诩轻描淡写的说道。似乎他完全不知道,这句话后面很可能是血流成河。
“代价太大,当地的情况与幽州不同,人口是相对分散的,城池之外的村镇都控制在世族手里,更重要的是民众大多愿意接受这种宗族管理的模式,因此想要硬来,可能会失去民众支持,从而导致大规模的动乱,这会给周围的诸侯伸手介入的借口。”
贾诩笑了笑,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田丰道:“主公,我说的逼迫可不是大军出动玉石俱焚的逼迫,而是用慢功夫磨死他们。”
田丰的嘴角一翘,显然,贾诩的说法与他的想法很接近了。
“哦?文和仔细说说。”
“主公,我们完全可以在江东照搬青州模式,用当地人管理江东,在大城市推广幽州的政策,发达的大城市会对生活相对困难的百姓有强烈的吸引力,再加上一些适当的政策宣传,相信百姓很快就会发现我们的政策比宗族管理要好得多,如此一来就能釜底抽薪,使宗族制度彻底崩溃。”
“如果他们狗急跳墙呢?江东世族的聪明人可不少!”
“江东世族的胆子可没那么大,就算是有,我们只需要保持适当的压力,断绝商贸往来,向异人发布袭扰掠夺任务等等形式,用低烈度的战争将之拖垮。”
田丰也开口补充道:“同时,我们还可以拉拢一批,通过以现银、股权交换的形式,来收购城池周边的土地,分发给民众耕种,将传统世族向着工商业家族引导,加大对学馆学院的投入,大批提拔平民入仕等等手段,分化瓦解当地的宗族势力。”
“更重要的是,做这些的都是江东本地人,如此一来,遇到的阻力和反对就会小得多,甚至暂时的失败也不用担心,我们只需要在适当的时机展示一下幽州的力量和决心就可以了,成本应该是能够控制得住的。”
方志文沉吟着,仔细的思考着其中的得失。
青州的模式在于孔融的号召力极为强大,所以青州当地的势力心平气和的接受了幽州的渗透,并且慢慢的从思想观念上接受了比宗族制度更优秀的幽州体制,原本依靠土地和盘剥农夫的宗族制度,慢慢的向着先进的工商业模式转化,青州也就渐渐的融入了幽州的价值体系中去了。
而江东这边的问题根结也在于此,如何能用尽量小的代价。将江东的世族和民众融入幽州的价值体系,将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贾诩的意见归结为两点。一个是通过江东人管理江东,来降低当地世族的抗拒心理;第二点则是通过蚕食分化的手段,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来消灭顽固的宗族势力,彻底摧毁宗族制度。
如果贾诩的设想可行,那么幽州需要的只是在短时间内,打几场低强度的局部战争,就能镇住整个江东。然后通过协助防御的模式,挡住周边诸侯的觊觎之心即可,算下来成本真的不高。
“好吧。元皓,我需要更详细的方案,特别是用最低成本的方式逼迫孙策出海的方式,文和你辛苦一下。协助元皓尽快拿出一个可执行的方案出来。”
“诺!”
“遵命!”
方志文笑了笑。身子向前倾了倾低声道:“另外,两位去找一下史阿,他会有惊喜给两位的,注意保密哦!”
田丰和贾诩一愣,随即想到了这其中的关窍,顿时都笑了起来,如果还有这个手段的话,那么解决孙策的问题似乎就简单得多了。
“主公埋下的好伏笔啊!佩服!”
“呵呵。客气,客气。”
..............................................
瀛西都督府内。成立了没几天的瀛西都督府的架构已经建立了起来,基本能够正常运作了,由于张天火的加入,李儒又身为行政体系的一把手,所以军事方面李儒管得比较少了。
巨大的地图前面,只有郭嘉和张天火两人,而李儒则不在场。
“根据密云最新的命令,明年的战略意图将会围绕着本岛攻略展开,我们的意图是开辟两到三个战场,送一支到两支游击部队上岛,组织数个沿海打击集团以及支援路线,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针对这个战略计划,制定可行的战役计划。”
张天火捏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两到三个登陆点,两个还可以理解,三个的话......我们的陆战力量不足吧?难道还要继续增加陆战力量?”
“呵呵,可能吧,作战力量先不论,后勤力量能支持三个登陆点么?”
“这个问题应该不大吧,奉孝你看,我们现在可用的支援点有很多,在瀛西的港口都能就近提供大规模的船队补给,如果我们之前就大量的向瀛西积攒物资,通过瀛西的缓冲和分发作用,支援三个大军团作战应该不是问题。”
“嗯,如果支援的距离比较远呢?”
“你是说北边?”
“对,跨过海峡攻击四国和关西地区有距离的优势,但是也要面对敌军密集的堡垒和大量的有生力量的抵抗,老实说,这种打法成本太高了。”
“明白,那么同时攻击关东甚至更北的地区,则能有效的分散敌军的兵力,也有利于我军的展开,提高攻击效率。”
“我的意思是同时在下关东边某处,本岛西侧的益田一带,还有更北边的东京湾等地开辟战场,同时建立一些海上补给基地,鼓励异人散兵全面渗透。”
“海上补给基地?奉孝是说类似时空道标附近的浮动码头那样的设施?”
“对,不过规模不用那么大,几只大型货船,一小队的战船就可以组成一个补给基地,然后通过这些补给基地,向岸上运送散兵,敌军每减少一个百姓,每分散一个士兵,对于正面战场来说都是有巨大的作用的,不是么?”
“好计策,奉孝不愧是鬼才之名!幸好我不用跟你做对手。”
“呵呵,张参谋心细如发精于计算,一定是个好对手!”
“算了,我可不想被你累死!呵呵。”
“那么这全盘布局能不能成,首先取决于后勤能不能跟上,至于部队我倒是不担心,岛上的正规作战部队超过四十万,还有大批异人的部队,分成三到四个集团都可以,而且参谋总部的意思似乎是还有新生力量的加入,只是不知道这新生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天火也好奇起来,幽州的那帮子聪明人不知道又在策划什么,等会可要记得让人去好好的打探一番。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南下江口秘密会见
新年很热闹,也很快乐,不过快乐的时间是过得飞快的。
年假才结束,方志文在开过了开年的大会之后就告别妻儿悄然率军南下小叶岛。
这次可不是打猎了,黃叙很兴奋,同样兴奋的还有跟着太史昭蓉一起实习的田稚,她现在虽然还不算正式出仕,但是按照这个节奏,田稚将来肯定是要出仕了,对于这个结果,田稚是非常高兴的,私下里更是跟香香等女孩们大肆庆祝了一番,让吕玲、赵娴羡慕不已。
不过长途的海船一点都不舒服,特别是在初春的冷风中,看到方志文与太史昭蓉亲密的在后甲板上钓鱼,田稚怎么也都觉得很怪,这么大的风,不冷么?
装载着方志文近卫军的船队中途没有任何停留,甚至连青岛和连云港都没有停靠,一路向南,一口气赶到小叶岛。
如今的小叶岛已经今非昔比了,整个小叶岛已经被完全的开发了出来,岛就是城,岛周围都是港口码头和造船厂,商用的、军用的密密麻麻,从空中看去,小叶岛就像是一个多足虫一样。
小叶岛没有农田,或许有些菜地,渔民也有不少,小叶岛大部分的居民都是造船和修船的职业,最差的,自然是在码头做力工的家伙了,不过从这些家伙身上的伤疤和彪悍的体形就能看出来,他们同时也是好水手和战士,这些海盗转行的家伙们很是招人注目。
方志文的船队进入了专用海军军港,部队很快就上岸进行修整。小叶岛的居民和玩家们虽然也注意到了这个规模庞大的船队,但是这种规模的运输队隔三差五的就会出现,所以没有人会想到。幽州的强力军团已经悄无声息的到了小叶岛,即将会搅起江东的漫天风云。
华歆的海军指挥部里,灯火通明,这里整天都有人值守,随时处理各种突发的事件,接受和发送各种情报指令等等。
在东侧的小院子里,显得有些阴暗。这里是很少使用的会客室,主要是接待一些身份需要保密的客人,今天这里也点亮了烛火。如果你能突破层层的明暗哨的防备,放倒守在院子里的太史昭蓉和黃叙,那么你可以看见一幕极其惊人的场面,坐在会客室中的正是幽州的枭雄方志文和海军总参谋长华歆。这一点都不奇怪。奇怪的是在他们对面坐着的,赫然是孙策的干将朱治和顾雍。
“主公此次南下是要有所行动么?”
朱治口中的主公,想必不是指孙策,这一声称呼也解答了所有的疑问,原来,朱治和顾雍早就投效了方志文,怪不得朱家和顾家的海船能够在大海上南北畅通,怪不得朱治和顾雍对于方志文庞大的骇人的海上势力只字不提......
“正是。这些年来辛苦两位了,两位忍辱负重为幽州立下了汗马功劳。幽州百姓和我,都不会忘记两位的功勋的!”
“主公客气了,这是我等心甘情愿的,而且,朱、顾两家已经颇受主公关照了,我等都是感激不尽。”
“君理和元叹的功劳与这事是两回事,功劳是一定会奖赏的。这次行动过后,两位的奖赏会一并下达,敬请期待哦!”
“呵呵......那我们就好好的期待了。”朱治也笑着说道。
方志文笑了笑之后正色道:“这次南下的目的有两个,第一个,将孙策从江东赶走,让他去瀛洲岛为国效力,省的这头幼虎总是思量着如何在江东关起门来当霸王,呵呵。”
“主公高看孙策了,霸王怕是当不成的,如今西有刘备、北有曹操,东南都是异人势力,像是铁桶一般,孙策整日就期盼着不要被这些庞大的势力碾碎,祈祷着能不能发生点什么让这些大势力分崩离析,做霸王,真的很难。”
顾雍有些感慨的说道,他和朱治可是亲眼见证了孙家的兴起和衰亡,说起来,这背后的操手似乎都是方志文,自己跟朱治也是帮凶,如今孙策到了这穷途末路的境地,跟自己也脱不开关系,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孙策自己不争气,如果孙策能击败关羽挡住曹操,则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嗯,元叹说得对,在中原他当不成霸王,那就去瀛洲试试吧,倭人个子小,或者比较好打。”
华歆莞尔:“主公,倭人的人口可是很多的。”
“人口多好啊,将来孙策麾下也多些人口,不过土地就没法多了。”
众人皆笑。
“主公,想要赶走孙策要如何着手,总不能直接将他击败吧,那样的话孙策元气大伤,登陆瀛洲的作用也就小了很多了。”
“嗯,没错,君理的想法极是,所以我们只能将他打痛,然后让他清醒过来,认清眼前的形势,明白自己在江东呆不住了,他的想法自然就会改变了,这事参谋部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难度不大,何况还有两位出手相助,拿下孙策轻而易举。”
“主公谬赞了!”
“我可没有夸大,相对于赶走孙策,彻底的控制丹阳、豫章和长沙东部才是难点,更难的是宗族势力,两位原本也是江东的宗族势力,对土地的迷恋想必也是深有感触的,若是在江东骤然推行幽州政策,两位觉得会如何?”
顾雍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主公所虑甚是,虽然属下与君理早早就投效主公,但是接受和认同幽州的经济理念还是用了很长时间,更何况,朱顾两家本来就是以经商工坊为主,对土地的依赖并没有那么重,观念的转换尚且如此艰难,想必骤然推行新政,必会遭到宗族势力的反扑。”
朱治也道:“正是,观念的转变很难,想要靠一张嘴、一纸公文根本就不可能的,若是靠着刀枪,怕是战乱迁延,让周围的诸侯趁虚而入,主公的计划恐将坏事。”
“嗯,两位说得都没错!所以,不过,这是我们没有办法避开的坎,必须要跨过去,因此,两位肩上的责任只会更重。”
“主公,我等愿为江东百姓竭尽全力!”
“两位可要想清楚了,这期间,两位可是要承受骂名的,甚至一个不好,还会成为牺牲品,从而难以在江东立足。”
“主公无需顾虑我等,这点担当都没有的话,当初属下也不会留在江东了。”朱治淡淡的笑着说道,这里面的风险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但是风险背后确实巨大的收获,骂名可能只是一时的,朱治深信,江东的百姓必将会接受幽州的政策,幽州的政策原本就是对平民最厚,因此,长远看,美名世代是肯定的,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族人,这个险都值得冒。
方志文看向顾雍,顾雍也笑道:“主公,属下也不怕骂名,而且,属下若是斗不过这些宗族,也是自己无能,怪不得别人。”
“很好,两位果然能担得起重任。那么,我来说说孙策离开江东以后的事情......”
......................................
院子里静悄悄的,黃叙慢慢的在院子里来回的走动,眼神警惕的看向四周,太史昭蓉则安稳的坐在檐下的走廊上,眯着眼睛看着天上的繁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
“子安,别走来走去的,你这样会让将士们感受到你的不安。”
“哦,主母,不是,将军!”
“来坐下,还有,你自己也是将军,不要总是觉得矮一头,这都会影响将士们的心态,近卫军是精锐中的精锐,不要因此让左军的兄弟觉得自己矮了一头,呵呵。”太史昭蓉拍了拍身边的木板道。
“诺!”
黃叙坐了下来,手里的刀却不肯放下,而是拄在手里,与主母平起平坐,黃叙心里略微有些紧张。
“主母,您说这次会有大会战么?”
“大会战?为什么这么想?”
“我听将士们说,没有经过大会战的将军都不是好将军!”
“呵呵......迟早会的,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的吃,没学会走就想跑是不行的。至于这次南下会不会有大会战,你自己没有想法么?”
黃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揉了揉鼻子道:“末将觉得可能不会有大会战,只是孙策未必肯老老实实的听话呢!不打服他怕是不行的。”
“参谋长没有教过你‘兵者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么?战争并非战争的全部,孙策服不服不一定只是在战场上决定,更大的原因都在战场之外。”
“哦,我明白了,是战争潜力和战略态势决定这孙策的态度,那我们呢?”
“我们的存在就是要保证既有的态势得以延续,同时告诉孙策,刀尖已经顶到喉咙上了,必要的时候,我们还要负责将不打清醒的敌人打醒,用志文的话来说,我们就是来打脸的。”
“呵呵,主公可真有趣,打脸的!末将明白了,一定要狠狠的将孙策这小儿打醒。”
太史昭蓉抿嘴笑了:“战争是危险的事情,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我们可以在战略上鄙视对手,但是绝不可以在战场上有任何的大意。”
“诺!”黃叙肃容应道。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秣陵事变张昭被扣
ps:感谢‘亡地后存’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龙天辰’‘焰虎灬’‘晨光的悲鸣’‘whj_dh’‘观众朋友刚刚打开电梯’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光熹十年元月二十二日夜,晴。
秣陵城已经进入了沉睡的状态,除了那些似乎不眠不休的玩家之外,城里城外都没有什么人活动了,城外不远处的江面上,倒是灯火点点,川流不息的船只不分日夜,人们的**所带来的动力实在是非常的惊人。
秣陵城墙上巡逻兵的身影在城墙的灯笼光影间出没,城门侧面的小门不时有异人进出,伴随着一两声肆无忌惮的大笑,让城墙上的守将皱起了眉头,这些异人真是很难让人喜欢起来。
“孙进,换防了!”
“换防,这么快?时间似乎还没到吧?你是谁啊?”
孙进警惕起来,对方将灯笼提高了一些,孙进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笑脸。
“你是......”
“朱峻,不记得了?”
“朱峻,你不是水军的人么?跑这里来闹什么?”
孙进看到朱峻背后士兵们端起的重弩,到了嘴边的话语说不下去了。
“呵呵,明白了?我来这里自然是接收防务的,请你配合一下,我可不想秣陵城里血流成河啊!”
“你们......你们要造反?”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再说了。你知道了又能如何呢,等事情尘埃落定,自然就明白了。现在想那么多干什么?老老实实的去兵营里呆着,不要招惹杀身之祸。”
“这.......城里十万守军,难道你们.......”
“放心好了,十万守军里面一半是我们的人,另一半就像你一样,难道还要反抗么?绑起来。”
一群人涌上来,将孙进立刻捆了个结实。接下来,那些士兵都被收缴了武器之后押到军营里与军官分开关押了起来。
“升起灯号,打开东城门。”
“诺!”
吱吱扭扭的声音中。城门慢慢的打开了,正好经过城门的玩家都愣住了,这大半夜的是要搞哪出啊?
整齐的马蹄声中,一队骑兵慢慢的从夜幕中出现。沿着大道缓缓的进入城中。这种悠闲的样子根本就很难让人将这些骑兵与任何不好的事情联系起来,直到第二天城头变幻大王旗了,这些当时目睹了骑兵入城的玩家才知道,当时自己错过了什么。
城门、城墙、码头、卫城、府衙以及官员们的住宅,按照这样的顺序朱治和顾雍的部队兵不血刃的拿下了秣陵的控制权,部分官员的从人想要反抗,但是在重弩之下都变成了死人,零星的战斗甚至连周围的邻居都没有惊醒。
秣陵的大小官员几乎都被堵在了家里。还有孙策部属的家属也都被控制了,幸好孙策的家人都在九江。否则孙策真的是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了。
张昭是在睡梦中被惊醒的,家中的侍从和卫兵看着宅邸周围的重兵,立刻叫醒了张昭,帐号披衣出来一看,立刻就明白了事不可为,至于造反的到底是谁,张昭用脚后跟猜都猜到了,自己早就提醒孙策了,可惜孙策一直都不相信,现在可好了。
事实证明了张昭是正确的,可惜张昭一点也不觉得高兴,他只觉得身体从内到外都冒着冷气,孙策如今形势本来就危如累卵,再闹个内讧,结果如何不言自明,张昭仰天长叹了一声,命令家人和侍卫放弃了抵抗,交出武器。
很快造反的士兵们将侍从和卫兵集中看管了起来,但是后宅却没有进去,只是将张昭的宅邸围的水泄不通。
张昭稍感安慰,回到后宅重新漱洗着装,然后坐在正堂等着,不一会,外面传来的马蹄声,一阵脚步声之后,顾雍和朱治出现在大堂门口。
“张大人,多有得罪了!”
朱治和顾雍很客气的行了个礼,然后才施施然的走了进来。
张昭起身回了个礼,又坐了回去,苦笑道:“呵呵,老夫还是猜对了,可惜,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啊!”
顾雍点头道:“这事确实高兴不起来,子布先生眼光独到,不过却不得其用罢了。”
“元叹是想要劝老夫倒戈么?那就不必了!”
“并非如此,只是略有感触罢了。”
“两位请坐吧,正有些不解之处想要讨教。”
朱治狭长的双眼微微一眯,扭头向门外看了看,翘了翘嘴角点头应下,然后在张昭的对面坐下。
“两位于此作为,是打定主意与主公翻脸了,老夫可以知道原因么?”
“原因?原因很简单啊,孙策当不得明主,也不能带给江东百姓安居乐业的生活。”
“莫非两位就可以么?两位如此作为,恐怕会挑起江东战火,两位也是江东翘楚,不要轻易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啊!如今大错未成,犹可回头,两位三思啊!”
朱治和顾雍对视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张大人误会了,你觉得以我二人之能,就敢于割据江东,与天下英雄对峙?我们可没有孙策那孩子的狂妄和无知。”
“哦?原来是投靠了新主子,世族果然是唯利是图么?”
张昭的讥讽并没有达到与其的效果,反而让顾雍轻笑着摇头不已。
“子布先生此言差矣,首先,我与君理并非是投靠了什么新主子,而是一直都在为主公效力,投效孙坚,不过是受命去协助孙坚罢了,可惜。孙坚的命不好,至于孙策,实在是自视过高了!”
张昭惊讶的看向二人。略一思考就明白了顾雍的言下之意,明白了之后,张昭的心里就更是一片冰凉,怪不得,怪不得那人说自己是个燕雀,自己不但是燕雀,还是瞎了眼的燕雀。那人早早的就在江东布局,江东的变化一直都在他操控之中,自己却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一手创造了割据江东的局面,谁知道,其实都是按照人家的计划行事而已,自己连个棋子都算不上。只能是个傀儡。
张昭颓然长叹:“好。好,好啊!将天下英雄玩弄于鼓掌之间,这也只有他才能做得到吧!”
“没错,主公眼光万里,局面宏大,非是我等可以揣测的,主公用无数的事实证明,江东万民的福祉不在孙策手中。张大人还不明白么?”
“哈哈......君理,江东百姓的福祉。从来都应该在江东百姓的手中,将幸福寄托于别人,显然是不现实的,我们所要做的,不过是尽量能让每一个人都能去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
人随声到,熟悉的声音落下,方志文的身影出现在正堂门口,他身边是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的太史昭蓉。
“主公!”
“方大人!”
屋里的三人纷纷起身行礼,方志文笑呵呵的回礼,很随意的在侧面坐下,太史昭蓉也与三人见了礼,跟着跪坐在一旁。
张昭楞了一下,硬着头皮继续在主位坐下,看着方志文道:“方大人好手段,老夫叹为观止。”
“非是我好手段,而是君理和元叹忍辱负重、顾全大局,原本此事也未必要这么快行动,不过瀛洲岛上的战事已经顺利的完成了第一阶段,如果此时孙策还不入局,将来可能就没有入局的必要了,因此我不得不来催一催了,如果孙策确实不想做个外番,而想要做个将军也可以,待我将他彻底击败就是。”
“大人三思!江东乱战对大人是不利的,我主虽然年幼,但是也不是不明事理的,原先或许还心存幻想,现在想必也应该面对现实了吧!”
方志文满意的点了点头,朝着朱治和顾雍笑了笑,看向张昭道:“子布能如此想就好,不过子布还是在秣陵呆几天,孙策是小孩子脾性,不将他屁股打疼了,他恐怕是不会睁开眼睛正视现实的。”
张昭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再想想孙策和周瑜的心高气傲,不由得闭上了嘴巴,或许真的得撞个头破血流才行,等到那个时候,自己才能从秣陵离开吧!
“大人不担心曹操渡江么?”
“你是说孙策勾结曹操?”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方大人也说我主还是小孩子脾性了!”
“对小孩子脾性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耍耍赖、打个滚就算了,如果敢砸锅倒米,那可是要受到严厉惩罚的,如果他敢于勾连曹操,那就是死路一条!莫非子布觉得我的刀不会杀人么?”
森然的煞气让张昭一震,再次体会到了方志文身上那让人凌然生畏的气势。
“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生死存亡之际,大人莫要逼迫太过。”
“我已经很大方了,给孙策指明了一条明路,东渡,可以继续做他的小霸王,留在江东要门死路一条,要么就老老实实的做个将领,这还不够仁慈么?”
“大人居高临下,谈什么仁慈呢?”
“哈哈......子布,公道自在人心,仁不仁慈不是孙策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将来自有天下万民来评说,我只说一句,我的底线是东渡,或者投降,否则孙家必亡,子布可以转告孙策,不过子布暂时不要离开,让孙策着急一下也好,顺便也看看孙策对子布先生是如何看重的,呵呵。”
张昭心里一黯,这方志文真是让人无语啊。
方志文不管张昭,转向朱治道:“君理,我已经表奏朝廷,请拜君理为扬州刺史,署理丹阳郡,免除孙策扬州刺史职位,元叹为别驾,署理豫章郡,先把名位正了再说!”
“多谢主公拔擢!”朱治和顾雍大喜拜谢。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事起突然孙策惊慌
方志文当着张昭的面说这些,自然是要向张昭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自己的态度已经不可改变了,在原则问题上,孙策没有一丝一毫的讨价还价的余地。
张昭心下暗暗的叹息,自己一番言语试探,方志文很大方的摆出了自己的底线,只不过这个底线根本就没有任何商榷的余地,孙策除了接受只能接受,即使心里再委屈,也没有反抗的能力,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不争气,除此之外还能说什么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