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21部分

报念了出来。太史慈眼神一闪,随即明白了海军大举突袭下关,但是却又不占领下关的目的,这次攻打下关,其实就是在逼迫倭军撤退,如果倭军真的按照方志文的意图全面撤出九州岛,那么瀛洲的战役会暂时完成一个重要的阶段,进入一个全面巩固九州岛的阶段,下一个阶段,将是更艰苦的本岛战役了。
不过在那之前,正如刚才方志文所说的那样,瀛洲岛的战事的烈度会下降,直到本岛战场重新开辟完成,战斗才会再次激烈起来。
“主公,倭人的反应呢?”
“呵呵,子义,你也太着急了吧,倭人的反应会如何是需要时间的,或许开始的时候他们更愿意依托福冈工事群死战到底,不过随着他们活动空间的压缩,作战物资的消耗,最后肯定会选择撤退。”
贾诩的说法获得了方志文的肯定,倭人的性子就算再固执,肚子可固执不起来,到时候弹尽粮绝了,他们还怎么打?
太史慈想了想,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倭人最好的选择,如果坚持下去,最后汉军甚至不战而胜,而倭人得到的不过是多拖延了一个月时间而已,说真的,这一个月时间对于汉军来说,是可有可无的,最多也就是耽搁一点整修水利和建设城市的时间而已。
“明年主要是巩固九州岛么?”
“对,九州岛如果能够成为进攻瀛洲的主要支撑,肯定要比用乐浪做支撑更高效,未来本岛的战斗肯定会很激烈的,尽量的降低战斗成本,及时收获战争红利是必须的。”
“战争红利?”
“嗯,九州岛上的土地城池,物产资源、人口等等,这些战争红利早一点利用起来,我们的战争成本就能尽快的降低下去,我们可是用一个幽州的资源在同时支撑两场国战啊!虽然有天下会的鼎力支持,但是这种情况必须尽快的得到改善,否则定会拖累幽州的发展。”
“可是九州岛那么点地方,其中还有不少的山地......”
“没错,不过九州岛上的田地都是熟地,不用再次开发,其次,九州岛上的人力资源被运送到玄菟、雁北等地,这些人口很快就会创造出巨大的收益。换而言之,就是要让倭人来帮我们生产物资粮食,然后我们用这些来击败倭人,获取更多的人口资源,这才是不亏本的战争。”
太史慈恍然。
...........................................
时间进入光熹九年的十一月,又坚持了一个月的山本无敌总大将已经心神憔悴了。汉军并不着急,一方面汉军在福冈周边继续慢慢的零敲碎打的拨除倭人的据点堡垒,另一方面。对别府方向的攻击也在加强。
加上汉军海军在下关周边地区的攻击,基本上阻断了九州岛与本岛的联系,在九州东线日向方向的倭军不得不进行收缩,慢慢的向着别府、中津方向退缩。
只是这么一退,南线的汉军顿时蜂拥而至,中津方向的压力增大,别府的倭军也坐不住了。一旦中津被攻陷,别府的倭军要么等着饿死,要么就只能游泳回本岛了。
九州的整个战事终于落进了郭嘉和李儒的节奏中。等待倭军的只有败亡一途,倭军剩下的选择不多,顽抗战死,或者是趁着还有些物资。赶紧的抱团向北九州撤退。然后不惜代价的冲过窄窄的海峡,回到本岛。
倭人大本营内,关于继续坚守还是撤退的争论已经进行了一个月了,开始的时候坚守的论调无疑是占着绝对上风的,这也是大本营再三向山本无敌下达死守命令的基础,但是随着时间过去,九州岛上的战略态势迅速的恶化,连大本营的人也都逐渐清醒的认识到。如果没有补给,不慌不忙的汉军很可能会不战而胜了。
“各位。最新的战报大家都看到了,山本总大将虽然坚持要战斗到在最后一人,愿意为天皇玉碎,但是基于长远的考虑,我们是不是应该将这些经验丰富的精锐部队撤下来,要知道战争不会很快结束,将来的战争还很长,很残酷,我们还需要他们继续为大和民族战斗下去!”
“难道他们在九州玉碎了就不能就为天皇陛下效忠了么?别忘了,他们是可以复活的!”
“笨蛋,且不说复活之后的损失和重新冲级的代价,光是重新配发装备就是个问题,还有,那些原住民呢?这些原住民现在士气低落,竟然出现了大批投降的情况,如果这些降兵变成汉军的助力,那么......”
“八嘎!不要听信这些谣言,这只是汉军的宣传罢了,我们大和民族的精英怎么会向低劣的支那人投降!”
“你才是笨蛋,这种事情是不是真的你自己不会睁开眼睛看么?不承认就代表不是事实了么,你们这些家伙永远都喜欢自己骗自己。”
“混蛋,你在说谁?”
“够了,每次这么吵有用么!”
“好了,肃静吧,我转达一下上面的意思,如果可能的话,尽量拖延战争的步伐,不要做无畏的牺牲,我们的战略目标是增加汉军的战争成本,拉长战争时间,以时间换取机会,以上!”
会议室里安静了下来,对于上面的意思,这些二三代们还是很尊重的,更何况,这上面还有可能是大洋彼岸的意思,他们更加不敢违背了。
“好了,各位投票吧,是继续坚守福冈还是向下关全面撤退。”
.....................................
山本无敌看着最新的命令,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真的不想承担数百万大军被全歼,或者被全部饿死的惨重后果,如果真的出现那种情况,估计在现实中他都得剖腹谢罪了。
武田信玄倒是淡定的很,对于自己的命运他似乎早就看透了。
“武田君,猜猜这个命令是什么?”
“总大将的脸上已经写上了命令的内容,这是撤退的命令!”
山本摸了摸自己的脸,苦笑道:“有这么明显么?”
“是总大将这些日子太过忧虑,所以就比较明显了。”
“也是......呵呵,岛国没有海军的悲哀啊!”
“总大将,我们缺的可不止海军。”
山本无敌摇了摇手:“这话就不要说了,自取其祸,不管怎么样,事实已经如此,战斗也成了唯一的选择,那么除了战斗以外的东西,武田君就不要想也不要说。”
“遵命就是!”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最上攻心不战而胜
ps:感谢‘老马的天空’‘jerl’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倭人撤退进行得有条不紊,先是将从日向、别府方向的部队收回北九州,然后在北九州和下关的海峡两岸建立了重炮阵地,封锁了海峡的狭窄处,然后打造了各种各样的大小渡船,开始漫长和惨烈的撤退工作。
汉军的海军可不甘心就此被挡在海峡之外,白天的时候,汉军的飞龙沿着海峡中间线,避开倭人的防空火力,来回的穿梭,用爪子上的巨石攻击海面上浮渡的倭人,虽然效果并不很好,但是至少倭人的重武器是过不去的。
到了夜里,汉军开始向岸上渗透和突击,每天夜晚,下关和北九州的沿岸都是火光冲天、爆炸不断。
惨烈的战斗让下关海峡中飘满了杂物和碎片,还有人马的尸体,引来了大量的鲨鱼,这让白天泅渡的倭人倒了血霉。
随着倭人渐渐的退后,汉军的步兵渐渐的逼近了北九州,在逼仄的的地形上,倭人聚集了大量的部队,这些部队随着外围防线的失守,渐渐的涌向了北九州的海岸,大量的倭军聚集在海岸上,背后的敌军步步紧逼,面前的海峡如同鸿沟一样,极度的压力之下,倭军终于爆发了大规模的内讧。
汉军趁机发动了猛攻,一举打破了倭军的最后防线,没有来得及撤退的两百多万倭军与汉军陷入了混战,大量的倭军原住民部队投降。其中毛利家族的倒戈更是让倭军雪上加霜,还有大批的倭军冲进了海里,想要泅渡到对岸。结果绝大部分都消失在冰冷的海水之中。
光熹九年十一月十七日,福冈战役结束,倭军以死亡五百万人次的代价退回了下关,九州完全落进了汉军的腰包,从此以后,九州不姓倭了,而是姓汉。
...........................................
在九州汉军欢呼雀跃的时候。中原大地上也是大雪纷飞的时节,诸葛瑾正从从邺城南下,打算与韩遂在顿丘会面。才进顿丘城,就发现顿丘城里张灯结彩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负责护送诸葛瑾的韩遂部将也搞不清楚状况。诸葛瑾立刻打发自己的从人前去打听。
不一会从人就满脸兴奋的跑了回来:“老爷。这是异人们弄得,听说是要庆祝。”
“庆祝?庆祝什么?距离新年还有一个多月呢?”诸葛瑾疑惑的问道。
“庆祝瀛洲岛大捷!据说昨天瀛洲岛大捷,在九州叫做福冈的地方消灭了倭人数百万军队,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如今我大汉军队已经全面占领的瀛洲岛所属的九州岛,因此异人们正准备今天晚上进行庆祝活动呢。”
诸葛瑾微微的一愣,随即有些感概和失落的点了点头,无趣的放下马车的帘窗。一脸兴奋的从人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诸葛瑾停了一会道:“走吧。别耽搁了!”
诸葛瑾见到韩遂的时候,韩遂的心情似乎也不是很好,想必听到瀛洲岛大捷的消息,这些诸侯的心情都不会好,瀛洲岛大捷,意味着方志文的力量能够逐渐的从国战中解脱出来,而这些被解脱出来的强悍力量肯定不会马放南山的,如果这些力量涌向中原,谁能受得起啊!
两人客气的见了礼,韩遂今天一身的文士装扮,事实上,韩遂就是个士人。
“诸葛大人,一路辛苦了。”
“不敢,韩大人客气了。”
“刘皇叔一向可好?”
“有劳大人问起,我主整天忙着公务,倒是有些过于操劳了。”
“呵呵,身为上位者,肯定要勤勉操劳,虽然本官不过是执掌这小小的地方,整日也是战战兢兢,惟恐有负天子所托,有负百姓所望啊!”
诸葛瑾淡淡的一笑,将话转入正题:“韩大人所言甚是,听闻如今朝廷府库空虚,能有韩大人这样勤勉忠诚的官员,是朝廷之福啊!”
韩遂的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在下听说曹丞相向孙策、韩大人还有袁大人索粮,还好,曹操没有向我主索粮,否则荆州和司隶的百姓将要挨饿了。”
韩遂摇了摇手:“诸葛大人无需绕弯子,诸葛大人从密云一路南下,想必有所为而来,诸葛大人不妨明言。”
“呵呵,韩大人明见,在下奉命出访诸侯,就是为了一个事,曹操当初说吕布挟持天子威临诸侯,吕布是被赶走了,可如今朝廷就清明了么?曹操无耻,居然自任丞相,公然将朝廷的军政大权集于一手,这......这与造反何异?与董卓何异?当年董卓倒行逆施,天下英雄起而讨之,如今曹操不甘其后,我主也希望诸侯能仿效当日义举,起兵讨伐J贼曹操。”
对于诸葛瑾的说辞,韩遂并不意外,不管话说得多么漂亮,核心的意思就是一个,想要联合大家起来一起对抗曹操罢了。
韩遂眼睛转了转问道:“那么,诸葛先生定是问了幽州牧方大人和冀州牧袁大人的意思了,这两位大人可有什么说法?”
“方大人自然是支持我主的想法,事实上,方大人与曹操在泰山和东海发生的摩擦大家都看得见,方大人的态度也不言自明,而且,方大人也亲口对在下说了,遏制和打击曹操是一定的,尤其是曹操不仅挟持朝廷,更在背后与倭人勾结,破坏瀛洲国战,因此幽州与曹操势不两立!”
韩遂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么袁大人呢?”
“呵呵......”诸葛瑾轻松的笑了起来:“韩大人是明知故问啊,袁大人与曹操的矛盾又不是一天两天的,袁大人岂会不支持此事?为此,袁大人已经派遣使者前往公孙瓒处,联络公孙瓒一起抗衡曹操。”
“公孙瓒?”韩遂奇怪的问道,随即明白了过来,公孙瓒跟曹操根本就不接壤,联络公孙瓒不是为了对付曹操的,而是为对付自己,一旦自己表明态度站在曹操那边,铁军、公孙瓒和袁绍定会合力发动攻势,一举灭掉自己。
想到这里韩遂的脸色黑了下来,抬头看向似笑非笑的诸葛瑾,暗暗的咬紧了牙帮子。
韩遂的心思急速的转动着,诸葛瑾如今是威逼利诱啊,听话的话,就可以尝试去瓜分曹操的地盘,不听话的话,就被别人将自己给瓜分了,这个现实可真是残酷啊。
作为夹在袁绍、刘备和曹操势力之间的小势力,韩遂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其中的痛苦,不久前他还能在这个三个势力中间玩玩左右逢源,因为大家都要先忙着消化从吕布身上撕下来的肉,根本就顾不上自己。
现在好了,消化完吕布的血肉之后,这三个大老虎终于又将目光盯上了最弱小的自己。韩遂能想象得到,如果自己答应加入反曹联盟,肯定会被逼着第一个上前打头阵,誰叫自己的地理位置好呢!
可是自己冲在最前面,肯定会遭到曹操的沉重打击,到时候,不是被曹操给灭了,就是被盟友给借道的时候顺手就灭了,对韩遂来说,左右两边都是坑,想要活下去,真难啊!
诸葛瑾看着韩遂变换的脸色,颇有些同情的轻叹了一声,在中原做个小诸侯真的很难,想要做个左右摇摆的小诸侯就更难了,韩遂的想法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最现实的就是老老实实的投靠一家,而诸葛瑾此来的目的,就是想要说服韩遂投效刘备。
“诸葛大人,你可知本官为何从张掖迁来此地?”
“自然知道,长安朝廷那里,自然有刘大人代为说项,当初在张掖的事情也不是什么不解的难题,当时不过是徐庶的J计罢了,徐荣和韩大人之间的误会被马腾利用了,想必朝廷一定会明白韩大人的无奈。”
“这......”
“韩大人,说白了,如今韩大人要么向西,要么向南,与北边合作是不可能的!”
“这是为何?莫非袁大人没有容人之量?”
“袁绍名声很大,奈何心胸却不见得大,韩大人三番两次的坏了袁大人的好事,袁大人岂能忘怀,就算退一步,袁大人能够以大局为重,那么以韩大人手上的实力,袁绍会毫不在意么?”
“莫非刘大人就能毫不在意么?”
“毫不在意肯定不行,但是与袁大人相比,我主实力明显更强,容纳韩大人的胸怀也就更广,虽不说能够完全让韩大人自主,但是给以韩大人足够的权力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本官的麾下弟兄呢?”
“这自然要遵从统一的安排,不过我主仁义之名天下皆知,而曹操狡诈无义世人公认,韩大人宁愿相信谁呢?”
诸葛瑾看着额头上渐渐的渗出汗水的韩遂,心里不由自主的涌起一股得意和自矜,方志文苦战经年,拿下了九州岛,确实是大功一件,如果自己仅凭三寸不烂之舌,说降了韩遂,这东平郡、东郡东部和魏郡南部的地盘,显然比九州岛大多了。
虽然其中的意义天差地别,但是人总是喜欢自己骗自己的,还美其名曰维护心理健康,诸葛瑾这也算是主动的进行自我心理安慰,给自己减压吧。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九州易主联合执政
十二月,九州基本肃清了在岛上残留的倭人余孽,九州落进了方志文和天地会联军的手里,在战斗的时候有很多东西都会被掩盖在击败敌人这个共同的大目标之下,一旦胜利了,很多的问题就会浮现出来。
比如因为战役部署的问题,天地会从南边的雾岛一直推进到了北边的别府、中津一带,占据了东九州的所有地盘,这早就超出了当时与方志文的约定,以rì向为分界线的说法能不能得到落实,这个在论坛上也成了公开的秘密,对天地会和方志文来说,这也是一个考验。
张志远为此还特意赶赴密云与方志文会面,至于他是为了消除不必要的误会而来,还是为了重新分猪肉而至就不好说了。
张志远没有正式拜会方志文,而是通过李雪音单独的以私人身份拜会方志文,会面的地点就在方志文家里的后院,在场的也只有李雪音一人。
方志文是昨天才回到密云的,急急忙忙的赶回来自然就是为了处理九州易手之后的大量问题了。..
方志文的院子里还被洁白的冰雪覆盖着,树枝和檐角都还挂着冰溜子,院子里除了石径之外,看上去都是一片白sè,相当的单调,还好有不少的麻雀在雪地上翻找着食物,让这个冰冷的世界多了不少生趣,穿的像个包子一样的方颖正躲在檐下的走廊上,拉着小弓箭想要shè落这些找食的小家伙。
‘呼啦’麻雀被不知道从哪里shè来的一支弓箭给惊得四散而去,方颖嘟着嘴颠颠的去拾回箭矢。在雪地上留下一串小小的脚印和一个滑倒的小坑。
方志文笑眯眯的看着,又看了看已经坐在廊下椅子上挺着肚子的小宁,脸上一脸的满足。
“世间极乐莫过天伦之乐。方大人,是吧?”
“呵呵,张会长说得甚是,我确实想不到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幸福的。”
李雪音有些酸酸的撇了撇嘴角:“功成名就的时候呢?大权在握的时候呢?”
方志文认真的想了想道:“这些东西从本质上来说,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吧,天伦之乐完全不同,它不需要证实什么。只是去感受。”
“可是一样都需要付出。”
“呵呵,这个世界什么好东西能够不劳而获呢?”
李雪音眨了眨眼睛,莫名的笑了笑。不再纠缠下去:“不说这个,张会长这次来特意用私人士身份拜访,用心良苦啊!”
张志远笑着摊了摊双手:“我这不是担心引起你们的误会么,造成没必要的猜忌可就不好了。贵我双方的合作实在是太重要了。因此双方的良好关系必须小心的维护。现在外面有些居心叵测的谣言,还有些人在非常有计划的企图挑拨离间贵我双方的合作关系,在这一点上,我也想请方大人给于足够的重视,莫要中了敌人的jiān计。”
方志文点了点头:“我会的,不过张会长也不必过于紧张了,我想,分辨事实的能力我们幽州还是有的。只要保持畅通的沟通渠道,误会什么的不必太过担心。人心不可能划一,因此幽州人也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这点我们会加以引导的。”
李雪音苦笑了一下道:“问题是异人的思想是很难控制的。”
“控制?控制思想这个事情很危险,还是引导比较好。”
方志文的话一出口,张志远惊讶的与李雪音对视了一眼,然后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意思,异人们如今的行为,其实就是对官方引导思想的逆反,虽然显得有些幼稚。
“怎么,你们觉得引导这个想法有问题?”
“这个,也说不上有问题,只是一不小心就容易带来逆反心理。”李雪音苦笑着说道。
“你说的是异人吗?”
“对!”
“那完全是因为他们不自信,对自己的智慧不自信,我说的引导是让真相和共有的价值来进行引导,并非是欺骗,所谓的逆反在于对真相的迷茫,如果能看到真实,谁会逆反呢?有必要逆反么?”
“不自信?”张志远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论调,不过听起来倒是很是发人深省。
李雪音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方志文的意思:“你是说,自信的民众会倒逼上位者自律?”
“这不是很自然的事情么,管理一群笨蛋会让上位者偷jiān耍滑,管理一群聪明人,上位者必然会更严谨。”
张志远深以为是的点了点头:“高论。不过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或许需要一代人两代人来完成。”
李雪音呀点头赞同:“没错,不过今天咱们不是要讨论这个吧?”
张志远自嘲的一笑:“呵呵,又扯远了,今天我来一方面是重申我们会依照当初的约定以rì向以南为分界线,其次就是商讨九州的后续管理问题。九州不大,但也肯定是需要个完整的、统一的军政机关进行管理的,难道还要分成两片不成?”
“从行政上来说,也不可能分城两块。”方志文微笑着说道:“那么,贵会的主张呢?”
“赞同统一管理,那么剩下的就是如何来共同管理,以及设置一个什么样的架构了。”
李雪音不再插话,这方面的事情她并不适合开口。
方志文稍微想了一下道:“九州的地位和任务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都是为了瀛洲战役而服务的,这个定位基本上就决定了九州的管理结构,我们先确定管理结构,然后再来分配其中的权力如何?”
“当然,这是最有效率的做法。”张志远笑着说道。
“我的想法是在九州设立一个都督府,让九州实行军政合一的管理,至于归属于异人的城池,则在军事上必须接受直接管理,行政方面则只进行指导规划,但我们双方直接控制的城池则统一行政政策,张会长觉得是否可行?”
张志远几乎想都不想就点头:“可行!”
方志文眯着眼睛笑了笑,看来张志远来密云之前已经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对于九州的考虑也已经相当的深入细致了,这么一来,双方应该能很快的达成一致。
“很好,大方向确定了,那么细节可以留给将来的九州都督府来策划,接下来,我们只要确定九州都督府的权力结构就行了,张会长觉得呢?”
“当然,方大人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张志远笑着回道,方志文的反应确实在张志远的预料之中,不,应该说方志文的各种可能的反应张志远的智囊团都进行了推测,不管方志文如何反应,都在张志远和他的智囊团的预料之中。
当然,现在方志文的选择可以说是最高效、最明智的一种,这对双方来说都是好事。
“那么,接下来我先提议九州都督府的人事安排。”
“洗耳恭听。”
方志文顿了顿,稍微思索了一下道:“九州都督府的大都督人选我觉得郭嘉很合适,司马由李儒来担当,九州贵我双方的dúlì军团归属都督府指挥,参谋部可以有双方共同组建,政务方面,长史的位置以及都督府从事可以有由贵会推荐人选,基本上就是这样吧,再下面的事情,就有都督府自己来决定。”
张志远这回也仔细的思考了一会,就算他的智囊团事先都有推测,不过他还是慎重的评估着方志文这个方案的深意。
都督府一号、二号人物分别是郭嘉和李儒,这表明方志文需要牢牢的抓住九州的主导权,这点很容易理解,毕竟九州都督府的存在是为了进一步攻打瀛洲,将战略选择权抓在手里是很自然事情。
参谋部共同组建,这是想要将双方的军事行动统一起来,以便发挥更高的效率,不过在一号二号都是幽州占据的情况下,参谋部只是个功能xìng的机构,坏处是不能主导战争的走向,天下会可能会失去战略自主权,好处是天下会的战争成本会下降。
至于行政方面的主导权,更应该看做是一种补偿,事实上,方志文在九州直接控制的城池才三座,将来最多也就是五座,因此行政上的主导权暂时意义不是很大,何况行政也是为战争服务的。至于将来,谁知道战争结束之后会是什么情况,从长远来看,如果天地会一直能占据行政主导权,将来可能会成为九州的主导者也说不定。
“方大人,对于郭嘉担任大都督我倒是非常难过赞同的,只是司马的位置”
“明白了,那就将司马和长史的位置换一换如何?”
张志远一愣,随即看向笑眯眯的方志文,这家伙不是本来就是这个打算吧,如今自己提出来想要二号位置,再想要三号就困难了,只能拿四号位置,这么一来,军政两方面的一把手都落进了方志文的口袋。
张志远苦笑着摇头:“方大人本意就是如此么?”
“当然不是,我准备好接受双方能够妥协的任何结果,说到底,瀛洲岛的重要xìng在于它的威胁xìng,而它的威胁xìng来自于民族的矛盾和那边畸形的人口结构,如果这些都不存在了,张会长觉得瀛洲岛的价值有多大?所以张会长不用想那么多,只要选择一个贵会能接受的、我方也能接受的方案就是了。”
张志远摇了摇头叹道:“与方大人相比,在下还有差距啊!”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烹茶论道指点江山
方志文摇头失笑:“哪里有什么差距,只是双方的位置不同,看法也就有了差异,若是咱们两个换个位置,刚才你那番话说不定就该由我来说了。”
“呵呵”张志远笑了起来:“方大人的胸襟我就不如,那么就这样吧决定吧,对于郭嘉和李儒的能力,我们没有什么还好说的,我方的人选是张天火任司马,都督府从事就杨显军吧,这两个人的资料我稍后写信告诉你。”
“可以,让他们尽快到福冈指挥部组建九州都督府。”
“好!”
“等等,两位大人,九州这个名字是不是要改一改,我华夏大地俗称九州,一个瀛洲岛上丁点大的地方也敢叫九州岂不是癞蛤蟆吞天?两位不觉得不合适么?”
“这个”方志文看着李雪音有些为难,起名这种事情方志文是一点都没有自信的。..
“李姑娘说得对,这个名字要改一改,方大人,就请你来命名吧!”
张志远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想看方志文的笑话,还是他真的不知道方志文在命名方面很成问题,只是看着他脸上的笑意,怎么都应该是前者吧。
“这个九州岛在瀛洲的西部,那就叫瀛西岛好了,瀛西大都督府,嗯,这个听起来也不错。”
方志文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个还算过得去的名字,李雪音吃吃的笑了笑道:“那是你的权力。好吧,那就叫做瀛西岛。”
“呵呵,瀛西。不错,那就叫瀛西岛,将来大岛就叫瀛洲岛,北边的叫瀛北岛,这就齐活了!”
方志文呵呵的笑了笑,就算不好听也没办法了,正如李雪音所说。他有这个权力来命名。
“爹爹,爹爹,你看。我shè到了一只小鸟!”
一个清脆的声音伴随着密密的脚步声,向着方志文奔来,方志文站起来迎了出去,一把将兴奋的方颖抱了起来。后面追着的甄姜歉意的笑着。
“来。你爹爹有事情做呢,颖儿跟娘去玩吧。”
“不么,要跟爹爹玩!”
“好,跟我玩,盼儿,一起坐会儿吧,事情都说完了。”
甄姜看了张志远和笑眯眯的李雪音一眼,笑着道:“那好。我给你们煮茶。”
张志远开心的笑了起来:“那可有福了,夫人的茶名闻天下啊!”
李雪音笑了。这个可是有典故的,不是说甄姜的茶艺多好,而是面子够大,甄姜夫人的茶会只请出sè的女xìng,不管是原住民还是异人,唯独男人没份,张志远说得就是这个
下午,方志文与李雪音和甄姜、太史昭蓉一起去林西学宫,这次是林闻之的邀请,难得林闻之发出一次邀请,方志文还是要给面子的。
至于甄姜,她是来上课的,太史昭蓉则是想去考察一下方毅上课的情况,顺便去看看嫂子,太史慈的夫人也是在林西学宫任教的。
进了学宫,几人各奔东西,只有李雪音陪着方志文沿着阶梯慢慢的向山顶爬。
“雪音,你爷爷有什么事啊?”
李雪音抿着嘴道:“不知道啊,怎么,你还不愿意了?不舍得出你的温柔乡么?”
“呵呵,是不舍得。”
“皮厚!也不怕人笑话。”
“谁笑话,你?你也可以进来的嘛!”方志文一语双关,李雪音抬脚踢了方志文一下,方志文没躲,而是夸张的惨叫了一声。
“让你胡说!”
“呵呵,咱的温柔乡随时都向你敞开的。”
“滚蛋!”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就来到了林闻之的竹堂,方志文对于林闻之居不可无竹向来嗤之以鼻,谓之附庸风雅,不过不得不说,这个竹堂的风景真的是不错的。
远远的就能看到在竹堂的廊下坐着三个人,除了白髯飘飘的林闻之和那个风姿卓越的老太太,这里还有个略显富态,面白无须的男人,方志文一眼看去,觉得有些眼熟。
倒是李雪音看到这位老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是他!他也来这里玩”
李雪音的态度让方志文醒悟过来,这位面熟的人似乎自己还真的见过,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方志文这么一想,忽然有种仿如隔世的感慨,人生真是奇妙啊!
“宋爷爷,您怎么来了?”
“呵呵,雪音吧,眨眼就长这么大了!”
“你说的什么话,你都十几年没见过她了,能不长大么?”看来林闻之对这个宋老头的态度不大好,逮住机会就会踩两脚,方志文忽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啊,不过,这么想会不会有些太过自大了呢,毕竟人家可是现实中的大BOSS啊!
不过方志文很奇怪的是,自己原本以为会有些紧张或者激动,结果却屁毛没有,基本上没啥感觉,就像见到张志远一样,只是觉得对方是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和潜在的合作者罢了,这心态,啧啧
“呵呵,也是这位就是幽州牧方远方志文吧?”
“嘿嘿,在这里,你应该称呼他为方大人,你自己只是个草民而已。”
方志文咧嘴笑了:“确实,如果在公开场合,应该如此称呼才符合礼仪,但是私下里林老还这样要求,可就是用心不良了!”
“哈哈志文说得对,这老家伙就是用心不良啊!”
“果然是臭味相投啊。”
方志文瞥了林闻之一眼,又向那笑眯眯的老太太行了个晚辈礼。既然宋老头自己玩自来熟、忘年交,方志文自然将礼节也免了。
李雪音略显拘谨的拉着坦然的方志文在竹子拼成的门廊坐下,幸好还有个软垫。不然这得多难受啊。
“宋老,这样称呼可以嘛?”
“当然,我是沾了林老头的光了,不然我这样的草民想要见你这个幽州之主都不容易啊!呵呵。”
“哦,这么说宋老是有为而来了?”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吧!”
林闻之撇了撇嘴,旁边的老太太拽了拽他的衣袖。示意他不要捣乱,林闻之硬是将到了喉咙的讥讽吞了下去,甚至发出咕嘟一声。方志文差点笑出来,那老太太也是一个白眼奉上。
方志文不介意这老者的现实,身为上位者,都是是现实主义者。方志文自己也算是。因此他也没有资格指责别人的现实。
“哦?有该如何说,没有又该如何说?”
“有,是有为,有为者需要有为的能力和态度,如果没有这些的话,自然也就无所为了,林老头,你的无为或者也能解释成为无能或者是逃避。对吧?”
宋老头的话极为犀利,这倒是符合他一贯的形象。看来这个人还是相当坦然的一个人。
林闻之听到这话,很奇怪的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很平静的点头:“没错,是逃避,因为我做不到你那么现实。”
“这就对了,现实没什么不好,敢承担责任的人必须是现实的,理想主义只会坏事。”
“你在否定理想么?”
“当然不,我是有信仰并且为之努力的人,你呢?”
“道不同罢了!”林闻之淡淡的答道。
宋老头转向方志文:“志文呢?你有理想么?”
“自然是有的,”不等宋老头追问,方志文笑眯眯的继续道:“我的理想是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让亲人也活得更好,是不是有些简单了?”
“简单?理想都是简单的才有可cāo作xìng,呵呵,我的理想跟你差不多,我希望让人们,至少是我的家人们过得更好、更幸福,虽然我的家人数量有些多,呵呵。”
方志文略略点了点头,好听的话人人会说,尤其是这种人更是会说,但是事实如何,光是听其言是不够的,还要观其行才行。
“这么看来,我们还是有共同点的。”
“当然,所以也就有了共同的话题,就算不是志同道合,也是所见略同了。”
“这么说,现在宋老是有为而来了?”
“是的。”
“多谢宋老能看得起在下,呵呵。”
“哈哈志文说笑了。”
“那么,宋老所为何来?”
宋老微微沉吟了一下,似乎在组织词语,接着才微笑着缓缓的问道:
“志文觉得这天下将会如何?”
方志文怔了一下,这可是个大问题,天下?那应该包括大汉,大汉周边,以及未探索的整个世界,还有道标的那一边,说穿了,就是华夏的智脑以及敌对方的智脑,和智脑所创造的一切的看法。
“宋老,您这个问题可问的有些大了,天下?可是很大的,我有生之年恐怕也见不到天下的全貌,至于天下将来会如何我怎么知道!与其说是对将来的看法,或许我应该说是对将来的期望和目标,我期望这个天下是汉人的天下,也必将是汉人的天下,如此而已!”
这一番话很普通,若是在论坛上或者茶馆里说说,大家或者喝一声彩,或者莞尔一笑。但是这话从方志文嘴里说出来可就不一样了,这轻飘飘的话语背后,是数千万民众的鼎力支持,是上百万忠勇将士的浴血搏杀,是毁族灭国,是血流成河尸积如山,是铁与血,是荣耀和哀伤,是势不可挡的历史洪流!
片言只语,竟如九天雷动;点划江山,且看沧海横流。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主线任务意蕴深远
ps:感谢‘泠人’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风铃之缘’‘龙虎啸风云’‘老马的天空’‘yuuujhj’‘叶非飞’‘sky轻松’‘鏅裑’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另祝所有的书友中秋佳节快乐,明月云间游,亲人共此时!
十二月是个忙碌的月度,年底将至,要整理一年来的工作,要规划来年的计划,还有东西南北、军政民俗,乱七八糟的事情千头万绪。
不过,在大家都忙得昏天黑地的时候,方志文却悠闲的坐在办公室里发呆。
方志文当然不是无所事事,而是在思考着一个重要的事情,昨天与张志远达成了瀛西岛的重要协议,开启了瀛西岛的联合执政模式之后,方志文就收到了一个系统任务提示。
这个任务正是才从吕布里接过来的主线任务大汉的命运,新的任务很有意思。
‘任务名称:南下的脚步,任务内容:一年内,获得长江沿岸一郡的控制权。任务奖励:特殊专有建筑图纸一张。’
方志文倒不是觉得这个任务有多么困难,而是这个主线任务背后所蕴含的深远的意义。
方志文不知道是不是凡是接受了主线任务的人都会有类似的连续任务,至少,吕布是有的,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智脑其实并非仅仅是一个看客和裁决者,在某种意义上,智脑一直在干涉着游戏的进程。
主线任务就是一个相当明显的证据,当然,主线任务没有惩罚xìng的措施,主要是以诱导式的方法来引导游戏的进程,这种不即不离不轻不重的参与方式实在是太耐人寻味了。
更有趣的是,智脑给方志文的任务是控制长江沿岸的一个郡。
这里面有两个要点,一个是会不会也给了曹cāo一个类似的,或者对立的任务。让曹cāo来阻止自己的力量南下?
另一个要点是,智脑为何要自己南下?
相比起曹cāo会不会来跟自己唱对台戏,方志文更关心的是智脑为何想要诱导自己南下,从战略上看,方志文现在完全没有必要南下,如今方志文头的两个战场虽然相对稳定,但是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1